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坤輿典/第001卷

曆象彙編 庶徵典 第一百八十八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方輿彙編 第一卷
方輿彙編 坤輿典 第二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坤輿典

 第一卷目錄

 坤輿總部彙考一

  易經說卦傳

  禮記月令

  周禮地官

  素問異法方宜論篇

  山海經海外南經 海外東經

  書經緯旋璣鈐 考靈曜

  春秋緯元命苞 說題辭

  孝經緯援神契

  河圖緯括地象

  管子山國軌 山權數 山至數 地數

  淮南子墬形訓

坤輿典第一卷

坤輿總部彙考一编辑

《易經》
编辑

《說卦傳》
编辑

「坤為地,為母,為布,為釜,為吝嗇,為均,為子母牛,為大 輿,為文,為眾,為柄」,其於地也「為黑。」

本義《荀九家》有「為牝、為迷、為方、為囊、為裳、為黃、為帛、為漿。」大全徐氏曰:《坤》積陰於下,故為地。物資以生,故「為母。」動闢而廣,故為布;為均虛而容物,故為釜。靜翕而不施,故為吝嗇。性順,故為子母。牛厚而載物,故「為大輿。」坤畫偶,故為文;偶畫多,故為眾;有形可執,故「為柄。」純陰,故於色為黑。臨川吳氏曰:地之土色有五,若《坤》之所象,則於地為黑土也。

「《兌》為澤,為附決。」其於地也「為剛鹵。」

大全徐氏曰:附決潤極,故為剛鹵。陽在下為剛,陰在上為鹵,剛鹵之地,不能生物。鹵者水之死氣也,坎水絕於下,而澤見於上,則足以為鹵而己。項氏曰:剛者出金,鹵者出鹽,雖不生五穀,而寶藏興焉,此天地之仁也。

《禮記》
编辑

《月令》
编辑

孟冬之月地始凍,仲冬之月地始坼。

《周禮》
编辑

《地官》
编辑

《大司徒》「以土會之法辨五地之物生。」

訂義項氏曰:「總計天下山、林、川澤、丘陵、墳衍、原隰,定其數,然後分其所生,或以為計土物多寡,或以為計貢稅之法,此皆土宜,非所謂土會也。」賈氏曰:「方以類聚,物以群分,及民之所生,皆因地氣所感不同,故形類有異。又民之資生,取於動植之物,故先言物後言民。」

一曰「《山林》,其動物宜毛物,其植物宜皁物,其民毛而 方。」

鄭司農曰:「植物,根生之屬;皁物,柞栗之屬。今世間謂柞實為皁斗。」 項氏曰:「方者,堅勁貌。山林之人,習於風霜艱阻,宜其堅勁也。」 史氏曰:「生於山林,得山林之性。林麓陰翳,雖野而充盈也。」

二曰「川澤」,其動物宜鱗物,其植物宜膏物,其民黑而 津。

鄭氏曰:「鱗物,魚龍之屬。膏,當為櫜,字之誤也。蓮、芡之屬,有《櫜韜》。」 鄭康成曰:「津,潤也。」 史氏曰:「生於川澤,得川澤之性,水氣所薰,雖黑而潤澤也。」

三曰丘陵,其動物宜羽物,其植物宜覈物,其民專而 長。

鄭氏曰:「羽物,翟雉之屬;覈物,李海之屬;專,圜也。」 史氏曰:「生於丘陵,得丘陵之性,窟宅所比,雖跼而修直也。」

四曰「墳衍」,其動物宜介物,其植物宜莢物,其民晳而 瘠。

鄭氏曰:「介物,龜鱉之屬。水居陸生者。莢物,薺莢,王棘之屬。」 史氏曰:「生於墳衍,得墳衍之性,平土所滋,雖白而癯勁也。」

五曰《原隰》,其動物宜臝物,其植物宜藂物,其民豐肉 而庳。

鄭康成曰:「叢物,萑葦之屬。豐,猶厚也;庳,短也。」 史氏曰:「生於原隰,得原隰之性,濕氣所濡,雖肥而清悍也。」 《鄭鍔》曰:「土地各有偏,則生物各有宜。嘗考五地之所生,而參以五行之性,知五地之所宜,無非五行之所偏勝也。山林,木也;川澤,水也;丘陵,火也;墳衍,金也;原隰,土也。土會之法,辨為五等,殆亦五行之性歟?」

以「《土宜》之法辨十有二土之名物,以相民宅而知其 利害,以阜人民,以蕃鳥獸,以毓草木,以任土事

鄭鍔曰:「《職方氏》之所載者九州也,土宜之法所辨者十有二,何邪?」 余聞之師曰:「天有十二次,日月之所躔;地有十二土,王公之所國。是故分野之占,則星紀為吳、越,元枵為齊,娵訾為衛,降婁為魯,大梁為趙,實沈為晉,鶉首為秦,鶉火為周,鶉尾為楚,壽星為鄭,大火為宋,析木為燕。」 司徒之所辨者,殆亦以分野所繫而辨之耳。王氏曰:「名所以命,其土則丘陵、墳衍、原隰之屬;物所以色其土則青黎、赤埴、黑墳之屬。」 鄭鍔曰:「物生於土,而土性各有所宜;因土所宜,立為一定之法,則名物皆可得而別。土所以居民,然民之宅於此土,則有利害之不同。所居之利,如公劉遷豳,民則庶繁順宣而無永歎;所居之害,如晉遷新」 田,民則沈溺重膇而有癘疾。辨其名物,以相其陰陽,知其利,使之安土而勿遷,知其害,使之違害而就利。以之阜人民,則處其地者阜而盛;以之蕃鳥獸,毓草木,則生其地者蕃而茂;以之而任土事,則土地所任者得其當。

辨「十有二壤之物,而知其種,以教稼穡樹藝。」

鄭康成曰:「壤亦土也,以萬物自生則言土;土猶吐也,以人所耕而樹藝則言壤。壤,和緩之貌也。」 鄭鍔曰:「壤所以樹藝。然穀之種於此壤,則有宜有不宜。如兗之黑墳、青之白墳,徐之赤埴,揚、荊之塗泥,豫之墳壚,梁之青黎,雍之黃壤,則有宜稻者、宜麥者,宜五種者、宜三種者,不知其所宜,何以教民稼穡?周人辨之以土宜」 之法,既別其名,又別其物,此所以有「土壤」 之殊也。

以「《土均》之法辨五物九等,制天下之地征,以作民職, 以令地貢,以斂財賦,以均齊天下之政。」

王昭禹曰:「生出之宜否,物產之有無,道里之遠近,貢賦之多寡,非有法以均之,則不足以正之,此土均之法所由立也。以辨五物則山林、川澤、丘陵、墳衍、原隰之所宜皆可知,以辨九等則九州之田賦上中、下之不同而美惡、高下皆可知,然後可以制天下之地征。」

《卝人》,「中士二人,下士四人;府二人,史二人,胥四人,徒 四十人。」

賈氏曰:「金玉出於地,故在此。」 鄭康成曰:「卝之言礦也,金玉未成器曰礦。」 易氏曰:「金玉之函於石者謂之卝,取玉則破卝而得,取金則煆卝而成。」 怪石黃金,非卝所出,總名以《卝人》者,舉其類言之。

掌金玉錫石之地,而為之厲禁以守之。

劉執中曰:「全地之道以養五行。」 《易氏》曰:「天地之寶,生於山澤,金玉錫石之貴,飢不可食,寒不可衣,先王不盡以予民,設之官為厲禁以守之,非私之也,上以資邦用,下以使斯民之棄末厚本而巳。」

「若以時取之」,則物其地圖而授之。

王昭禹曰:「天之財,地之利,盛衰消息,不能常齊。取之者,適其盛衰消息之時也。」 曹氏曰:「物其地者,乃示所當取之處,不使之廣肆其鋤鑿也。圖而授之者,乃示以所宜取之品色,不使之縱意旁搜也。」

巡其禁令。

《易》氏曰:「利孔所在,姦弊百出。既禁之,又令之,又從而巡之,然後卝人取之,而入於職金。職金受之,而入其金錫於為兵器之府,入其玉石丹青於受藏之府。所以待邦之大用,玉府所以共王之玩好者也。」

《素問》
编辑

《異法方宜論篇》
编辑

黃帝問曰:「醫之治病也,一病而治各不同,皆愈何也?」 岐伯對曰:「地勢使然也。故東方之域,天地之所始生 也。」

言天地始生之氣,由東方之九野,以及於宇內之九州也。《金西銘》曰:「首言地勢使然,繼言天地之所始生,地氣通於天也。」

魚鹽之地,海濱傍水,其民食魚而嗜鹹,皆安其處,美 其食。魚者使人熱中,鹽者勝血,故其民皆黑色疏理, 其病皆為癰瘍。

此言五方之生物,所以養生,如偏於嗜食,皆能致病也。地不滿東南,故多傍水。海濱之地,利於魚鹽,傍水,故民多食魚,近海,故嗜鹹,得魚鹽之利,故居安食美也。

其治宜砭石。故砭石者,亦從東方來。

砭石,石鍼也。《山海經》曰:「高氏之山,有石如玉,可以為鍼」 ,即此類也。東方之地,人氣發生於外,故其治諸病,宜於砭石也。夫春生之氣,從東方而普及於宇內,故砭石之法,亦從東方而來,以施及於九州也。

《西方》者,金玉之域,砂石之處,天地之所收引也。

地之剛在西方,故多金玉砂石。天地降收之氣,從西北而及於東南。

其民陵居而多風,水土剛強,其民不衣而褐薦,其民
考證.svg
華實而肥脂。故邪不能傷其形體,其病生於內。

《高平》曰陸,大陸曰阜,大阜曰陵。依山陵而居,故多風。金氣堅肅,故水土剛強。不衣,不事服飾也。褐,毛布也。薦,茵褥也。華,濃厚也。謂酥酪膏肉之類。飲食華厚,故人多脂肥。水土剛強,膚腠肥厚,是以外邪不能傷其形,惟飲食七情之病生於內也。

其治宜毒藥,故毒藥者亦從西方來。

「天地秋收之氣,從西以及於九州」 ,故毒藥治病之法,亦從西方來也。

《北方》者,天地所閉藏之域也。其地高,陵居,風寒冰冽, 其民樂野處而乳食。

地高陵居,西北之勢也;風寒冰冽,陰氣勝也;野處乳食,北人之性也。

藏寒生滿病。其治宜艾焫。故艾焫者。亦從北方來。

夫「秋收之氣收於內。冬藏之氣。直閉藏於至陰之下。」 是以中上虛寒。而胸腹之間。生脹滿之病矣。

《南方》者,天地所長養,陽之所盛處也。其地下水,土弱, 霧露之所聚也。

地陷東南,故其地下而水土弱,低下則濕,故霧露之所聚。

「其民嗜酸而食胕。故其民皆緻理而赤色。其病攣痹。 其治宜微鍼。」故《九鍼》者。亦從南方來。

南方之氣,浮長於外,故宜微鍼以刺其皮。夫鍼有九式,微鍼者,其鋒微細,淺刺之鍼也。

「中央」者,其地平以濕,天地所以生萬物也眾;

「中央」 ,土之位也。「地平」 ,土之體也。濕者,土之氣也。「化生萬物」 ,土之德也。位居中央而氣溉四方,是以所生萬物之廣眾也。

其民食雜而不勞,故其病多痿厥寒熱。

四方輻輳,萬物會聚,故民食紛雜。化養於中,故不勞其四體。四支為諸陽之本,痿痹者,手足之氣逆而痿弱不用也。中土之民不勞其四體,而氣血不能灌溉於四旁,是以多痿厥寒熱之病矣。

其治宜導引按蹻,故導引按蹻者,亦從中央出也。

中央之化氣,由中而及四方,故導引按蹻之法,亦從中而四出也。莫子晉曰:「由東南而及西北,由西北而及東南,故曰來;由中央而及四方,故曰出。」

故聖人雜合以治,各得其所宜,故「治所以異而病皆 愈」者,得病之情,知治之大體也。

《山海經》
编辑

《海外南經》
编辑

地之所載,六合之間,四海之內,照之以日月,經之以 星辰,紀之以四時,要之以太歲,神靈所生,其物異形, 或夭或壽,唯聖人能通其道。

《海外東經》
编辑

帝命豎亥步,自東極至於西極,五億十選九千八百 步。一曰「禹令豎亥」,一曰五億十萬九千八百步。

《書經緯》
编辑

《旋璣鈐》
编辑

有神人名《石年》,蒼色大眉,戴玉理,駕六龍出地輔,號 「皇神農。」始立地形,甄度四海,東西九十萬里,南北八 十一萬里。

《考靈曜》
编辑

「地有四游,冬至地上行北而西三萬里,夏至地下行 南而東三萬里,春秋二分」,是其中矣。地常動移而人 不知,譬如人在大舟中,閉牖而坐,舟行不覺也。

《春秋緯》
编辑

《元命苞》
编辑

「地」者,《易》也。言萬物懷任,交易變化也。自東極至於西 極,五億十萬九千八百八步。

地所以右轉者,氣濁精少,含陰而起遲,故轉右迎天 佐其道。

《說題辭》
编辑

「地」之為言媲也,承天行其義也。山陵之大,非地不制, 含功以牧生也。

《孝經緯》
编辑

《援神契》
编辑

計九州之別壤,山陵之大,川澤所注,萊沮所生,鳥獸 所聚,凡九百一十萬八千二十四頃,磽埆不墾者千 五百萬二千頃。

《河圖緯》
编辑

《括地象》
编辑

「天有五行,地有五岳,天有七星,地有七表,天有八氣, 地有八風,天有九道,地有九州,天有四維,地有四瀆, 天有九部八紀,地有九州八柱。東南神州曰晨土,正 南卭州曰深土,西南戎州曰滔土,正西弇州曰幵土, 正中冀州曰白土,西北柱州曰肥土,北方元州曰成 土,東北咸州曰隱土,正東揚州曰信土。」崑崙山為柱 「氣上通天。」崑崙者,地之中也。地下有八柱,柱廣十萬 里,有三千六百軸,互相牽制。名山大川,孔穴相通。 天不足西北,地不足東南。西北為天門,東南為地戶天門無上,地戶無下。

「《八極》之廣,東西二億三萬三千里,南北二億三萬一 千五百里。」夏禹所治「四海內地,東西二萬八千里,南 北二萬六千里。」

《管子》
编辑

《山國軌》
编辑

桓公問《管子》曰:「請問官國軌。」管子對曰:「田有軌,人有 軌,用有軌,鄉有軌,人事有軌,幣有軌,縣有軌,國有軌。 不通於軌數,而欲為國,不可。」桓公曰:「行軌數奈何?」對 曰:「某鄉田若干,人事之准若干,穀重若干。曰:『某縣之 人若干,田若干,幣若干,而中用,穀重若干而中幣。終 歲度人食其餘若干,曰:『某鄉女勝事者,終歲績其功 業若干,以功業直時而櫎之,終歲,人己衣被之後,餘 衣若干。別群軌,相壤宜』』。」桓公曰:「何謂別群軌相壤宜?」 管子對曰:「有莞蒲之壤,有竹箭檀柘之壤,有汜下漸 澤之壤,有水潦魚鱉之壤。今四壤之數,君皆善官而 守之,則籍於財物,不籍於人畝。十畝之壤,君不以軌 守,則民且守之;民有過移長力,不以本為得,此君失 也。」桓公曰:「軌意安出?」管子對曰:「不陰據其軌,皆下制 其上。」桓公曰:「此若言,何謂也?」管子對曰:「某鄉田若干, 食者若干,某鄉之女事若干,餘衣若干,謹行州里。曰: 田若干,人若干,人眾田不度,食若干。曰田若干,餘食 若干,必得軌程,此調之泰軌也。然後調立環乘之幣, 田軌之有餘於其人」食者,謹置公幣焉。大家眾,小家 寡,山田、閒田曰終歲其食,不足於其人若干,則置公 幣焉,以滿其准重歲豐年,五穀登。謂高田之萌曰:「吾 所寄幣於子者若干,鄉穀之櫎若干,請為子什減三 穀為上,幣為下。高田撫閒田,山不被,穀十倍。山田以 君寄幣,振其不贍,未淫失也。高田以時撫於主上,坐 長加」十也。女貢、織帛,苟合於國奉者,皆置而券之,以 鄉櫎市准,曰上無幣有穀,以穀准幣,環穀而應筴。國 奉決穀反准,賦軌幣,穀廩重有加十,謂大家委貲家, 曰上且修,游人出若干幣,謂鄰縣曰有實者皆勿左 右。不贍,則且為人馬,假其食民鄰縣四面皆櫎穀,坐 長而十倍上《下,令》曰:「貲家假幣,皆以穀准」幣,直幣而 庚之。穀為下,幣為上。百都百縣,軌據穀坐長十倍,環 穀而應假幣。國幣之九在上,一在下。幣重而萬物輕, 斂萬物應之以幣。幣在下,萬物皆在上,萬物重十倍。 府官以市櫎出萬物,隆而止。國軌布於未形,據其已 成,乘令而進退,無求於民,謂之「國軌。」

《山權數》
编辑

桓公問於《管子》曰:「請問國制。」管子對曰:「國無制,地有 量。」桓公曰:「何謂國無制,地有量?」管子對曰:「高田十石, 閒田五石,庸田三石,其餘皆屬諸荒田。地量百畝,一 夫之力也。粟賈一,粟賈十,粟賈三十,粟賈百。其在流 筴者,百畝從中千畝之筴也。然則百乘從千乘也,千 乘從萬乘也。故地無量,國無筴。」桓公曰:「善。今欲為大 國,大國欲為天下,不通權筴,其無能者矣。」

《山至數》
编辑

桓公問《管子》曰:「請問國勢。」管子對曰:「有山處之國,有 汜下多水之國,有山地分之國,有水泆之國,有漏壤 之國,此國之五勢,人君之所憂也。山處之國,常藏穀 三分之一;汜下多水之國,常操國穀三分之一;山地 分之國,常操國穀十分之三;水泉之所傷,水泆之國, 常操十分之二。漏壤之國,謹下諸侯之五穀,與工雕」 文梓器,以下天下之五穀,此准時五勢之數也。 桓公問《管子》曰:「今有海內,縣諸侯,則國勢不用已乎?」 管子對曰:「今以諸侯為」公州之飾焉,以乘四時,行 捫牢之筴,以東西南北相彼,用平而准。故曰:「為諸侯 則高下萬物以應。」諸侯遍有天下,則賦幣以守,萬物 之朝夕調而已。利有足則行,不滿則有止。王者鄉州, 以時察之,故利不相傾,縣死其所。君守大奉一,謂之 國薄。

《地數》
编辑

桓公曰:「地數可得聞乎?」管子對曰:「地之東西二萬八 千里,南北二萬六千里,出水者八千里,六十七山,出 鐵之山三千六百九山,此所以分壤樹穀也,戈矛之 所發,刀幣之所起也。能者有餘,拙者不足。封於泰山, 禪於梁父,封禪之王七十二家,得失之數,皆在此內, 是謂國用。」桓公曰:「何謂得失之數皆在此?」《管子》對曰: 「昔者桀霸有天下而用不足,湯有七十里之薄而用 有餘。天非獨為湯雨菽粟,地非獨為湯出財物也。伊 尹善通移輕重,開闔決塞,通於高下,徐疾之筴,坐起 之費,時也。」黃帝問伯高曰:「吾欲陶天下而以為一家, 為之有道乎?」伯高對曰:「請刈其莞而樹之,吾謹逃其 蚤牙,則天下可陶而為一家。」黃帝曰:「可得聞乎?」伯高 對曰:「上有丹沙者,下有黃金;上有慈石者,下有銅金; 上有陵石者,下有鈆錫赤銅;上有赭者,下有鐵。此山 之見榮者也。苟山之見其榮,君謹封而祭之。距封十 里而為一壇,是則使乘者下行,行者趨,若犯令者,罪 死不赦,然則與折取之遠矣。」修教十年,而葛盧之山發而出水,金從之。蚩尤受而制之,以為劍鎧矛戟。「是 歲相兼者,諸侯九。雍狐之山,發而出水,金從之,蚩尤 受而制之,以為雍狐之戟、芮戈。是歲相兼者,諸侯十 二。故天下之君,頓戟一怒,伏尸滿野。」此見戈之本也。

《淮南子》
编辑

《墬形訓》
编辑

墬,形之所載。六合之間,四極之內,照之以日月,經之 以星辰,紀之以四時,要之以太歲。天地之間,九州八 極。土有九山,山有九塞,澤有九藪,風有八等,水有六 品。何謂九州?東南神州曰「農土,正南次州曰沃土,西 南戎州曰滔土,正西弇州曰并土,正中冀州曰中土, 西北台州曰肥土,正北濟州曰成土,東北薄州曰隱」 土;正東陽州曰申土。何謂九山?會稽、泰山、王屋、首山、 太華、岐山、太行、羊腸、孟門。何謂九塞?曰:「太汾、澠阨、荊 阮、方城、殽阪、井陘、令庇、句注、居庸。」「何謂九藪?」曰:「越之 具區,楚之雲夢,秦之陽紆,晉之大陸,鄭之圃田,宋之 孟諸,齊之海隅,趙之鉅鹿,燕之昭余。」何謂八風?東北 曰炎風,東方曰條風,東南曰景風,南「方曰巨風,西南 曰涼風,西方曰飂風,西北曰麗風,北方曰寒風。何謂 六水?曰:河水、赤水、遼水、黑水、江水、淮水。」合四海之內, 東西二萬八千里,南北二萬六千里,水道八千里,通 谷。其名川六百,陸徑三千里。禹乃使太章步,自東極 至於西極,二億三萬三千五百里七十五步。使豎亥 步,自北極至於南極,「二億三萬三千五百里七十五 步。凡鴻水淵藪自三百仞以上,二億三萬三千五百 五十里,有九淵。禹乃以息土填洪水,以為名山。掘崑 崙虛以下,地中有增城九重,其高萬一千里百一十 四步二尺六寸。上有木禾,其脩五尋,珠樹、玉樹、璇樹、 不死樹在其西,沙棠、瑯玕在其東,絳樹在其南,碧樹、 瑤樹」在其北。旁有四百四十門,門間四里,里間九純, 純丈五尺。旁有九升玉,橫維其西北之隅。北門開以 內,不周之風,傾宮旋室,縣圃涼風樊桐在崑崙閶闔 之中,是其疏圃。疏圃之池,浸之黃水,黃水三周復其 原,是謂丹水,飲之不死。河水出崑崙東北陬,貫渤海, 入禹所導積石山。赤水出其東南陬,西南「注南海。丹 澤之東,赤水之東,弱水出自窮石,至於合黎,餘波入 於流沙,絕流沙,南至南海。洋水出其西北,陬入於南 海。羽民之南。凡四水者,帝之神泉,以和百藥,以潤萬 物。崑崙之丘,或上倍之,是謂涼風之山,登之而不死。 或上倍之,是謂縣圃,登之乃靈,能使風雨。或上倍之, 乃維上帝,登之乃神,是謂大帝之居。」扶木在陽州,日 之所曊。建木在都廣眾帝所自上下,日中無景,呼而 無響,蓋天地之中也。若木在建木西,未有十日,其華 照下地,九州之大,純方千里。九州之外,乃有八夤,亦 方千里。自東北方曰大澤,曰無通;東方曰大渚,曰少 海;東南方曰具區,曰元澤;南方曰大夢,曰浩澤;西南 方曰渚資,曰丹澤;「西方曰九區」,曰泉澤;「西北方曰大 夏」,曰海澤;「北方曰大冥」,曰寒澤。凡八夤八澤之雲,是 雨九州。八夤之外,迺有八紘,亦方千里。自東北方曰 和丘,曰荒土;東方曰棘林,曰桑野;東南方曰大窮,曰 眾女;南方曰都廣,曰反戶;「西南方曰焦僥」,曰炎土;「西 方曰金丘」,曰沃野;「西北方曰一目」,曰沙所;「北方曰積 冰,曰委羽。凡八紘之氣,是出寒暑,以合八正,必以風 雨。八紘之外,乃有八極。自東北方曰方土之山,曰蒼 門;東方曰東極之山,曰開明之門;東南方曰波母之 山,曰陽門;南方曰南極之山,曰暑門;西南方曰編駒 之山,曰白門;西方曰西極之山,曰閶闔之門;西北方 曰不周之山,曰幽都之門;北方曰北極之山曰寒門。」 凡八極之雲,是雨天下;八門之風,是節寒暑。八紘八 夤八澤之雲,以雨九州而和中土。東方之美者,有醫 巫閭之珣玗琪焉。東南方之美者,有會稽之竹箭焉。 南方之美者,有梁山之犀象焉。西南方之美者,有華 山之金石焉。西方之美者,有霍山之珠玉焉。西北方 之美者,有崑崙之球琳琅玕焉;北方之美者,有幽都 之筋角焉;東北方之美者,有斥山之文皮焉;中央之 美者,有岱嶽以生五穀,桑麻魚鹽出焉。凡地形,東西 為緯,南北為經,山為積德,川為積刑,高者為生,下者 為死,丘陵為牡,谿谷為牝。水圓折者有珠,方折者有 玉,清水有黃金,龍淵有玉英。土地各以其類生,是故 「山氣多男,澤氣多女,障氣多喑,風氣多聾,林氣多癃, 木氣多傴,岸下氣多腫,石氣多力,險阻氣多癭,暑氣 多夭,寒氣多壽,谷氣多痹,丘氣多狂,衍氣多仁,陵氣 多貪,輕土多利,重土多遲,清水音小,濁水音大,湍水 人輕,遲水人重,中土多聖人,皆象其氣,皆應其類。故 南方有不死之草,北方有不釋之冰」,東方有君子之 國,西方有刑殘之尸。寢居直夢,人死為鬼,磁石上飛, 雲母來水,土龍致雨,燕鴈代飛,蛤蟹珠龜,與月盛衰。 是故堅土人剛,弱土人肥,壚土人大,沙土人細,息土 人美,耗土人醜。食水者善游能寒,食土者無心而慧, 食木者多力而「食草者善走而愚,食葉者有絲而 蛾,食肉者勇敢而悍,食氣者神明而壽,食穀者知慧而夭,不食者不死而神。」凡人民禽獸,萬物貞蟲,各有 以生,或奇或偶,或飛或走,莫知其情,惟知《通道》者,能 原本之。天一、地二、人三,「三三而九,九九八十一一主 日,日數十日主人,人故十月而生。八九七十二二主 偶,偶以承奇,奇主」辰,辰主月,月主馬,馬故十二月而 生。七九六十三,三主斗,斗主犬,犬故三月而生。六九 五十四,四主時,時主彘,彘故四月而生。五九四十五, 五主音,音主猿,猿故五月而生。四九三十六,六主律, 律主麋鹿,麋鹿故六月而生。三九二十七,七主星,星 主虎,虎故七月而生。二九一十八,八主風,風主蟲,蟲 故「八月而化。鳥魚皆生於陰,陰屬於陽,故鳥魚皆卵 生。魚游於水,鳥飛於雲,故立冬燕雀入海化為蛤。」萬 物之生而各異類。蠶食而不飲,蟬飲而不食,蜉蝣不 飲不食。介鱗者,夏食而冬蟄。齕吞者八竅而卵生,嚼 咽者九竅而胎生。四足者無羽翼,戴角者無上齒,無 角者膏而無前,有角者指而無後。晝生「者類父,夜生 者似母,至陰生牝,至陽生牡,熊羆蟄藏,飛鳥時移」,是 故白水宜玉,黑水宜砥,青水宜碧,赤水宜丹,黃水宜 金,清水宜龜,汾水濛濁而宜麻,濟水通和而宜麥,河 水中濁而宜菽,雒水輕利而宜禾,渭水多力而宜黍, 漢水重安而宜竹,江水肥仁而宜稻,平土之人,慧而 宜五穀。東方川谷之所「注,日月之所出,其人兌形小 頭,隆鼻大口,鳶肩企行,竅通於目,筋氣屬焉,蒼色主 旰,長大早知而不壽,其地宜麥,多虎豹。南方陽氣所 積,暑濕居之,其人脩形兌,上大口決。」「竅通於耳,血 脈屬焉;赤色主心,早壯而夭,其地宜稻,多兕象。西方 高土,川谷出焉,日月入焉,其人面末僂,脩頸邛行,竅 通於鼻,皮革屬焉;白色主肺,勇敢不仁,其地宜黍,多 旄犀。北方幽晦不明,天之所閉也,寒水之所積也,蟄 蟲之所伏也,其人翕形,短頸大肩下尻,竅通於陰,骨 幹屬焉;黑色主腎,其人蠢愚,禽獸而壽,其地宜菽,多 犬馬。中央四達,風氣之所通,雨露之所會也。其人大 面短頤,美鬚惡肥,竅通於口,膚肉屬焉。黃色主胃,慧 聖而好治。其地宜禾,多牛羊及六畜。」木勝土,土勝水, 水勝火,火勝金,金勝木。故禾春生秋死,菽夏生冬死, 麥秋生夏死,薺冬生中夏死,木壯水老,火生,金囚土 死,火壯木老,土生,水囚金死;土壯火老金生,木囚水 死;金壯土老水生,火囚木死水壯金老木生,土囚火 死。音有五聲,宮其主也,色有五章,黃其主也;味有五 變,甘其主也,位有五材,土其主也。是故鍊土生木,鍊 木生火,鍊火生雲,鍊雲生水,鍊水反土;鍊甘生酸,鍊 酸生辛,鍊辛生苦,鍊苦生鹹,鍊鹹生甘;變宮生徵,變 徵生商,變商生羽,變羽生角,變角生宮。是故以水和 土,以土和火,以火化金,以金治木,木復反土,五行相 治,所以成器用。凡海外三十六國,自西北至西南方, 有脩股民、天民、肅慎民、白民、沃民、女子民、丈夫民、奇 肱民、一臂民、三身民。自西南至東南方,有結胸民、羽 民、讙頭國民、裸國民、三苗民、交股民、不死民、穿胸,民 反舌,民豕喙,民鑿齒,民三頭,民脩臂。民自東南至東 北方,有大人,國君子,國黑齒,民元股,民毛,民勞。民。自 東北至西北方,有跂踵,民句嬰,民深目,民無腸,民柔 利,民一目,民無繼,民雒棠。武人在西北,陬硥魚在其 南,有神二人連臂為帝候,夜在其西南方,三株樹在 其東北方,有玉樹,在赤水之「上,崑崙華丘在其東南 方爰有遺玉,青鳥視肉,楊桃甘樝,甘華,百果所出,和 丘在其東北,《陬三桑無枝》在其西,夸父耽耳在其北 方,夸父棄其策,是為鄧林。昆吾丘在南方,軒轅丘在 西方,巫咸在其北方,立登保之山,暘谷摶桑在東方, 有娀在不周之北,長女簡翟,少女建庇,西王母在流 沙之瀕,樂民」拏閭在崑崙弱水之洲。《三危》在樂民西, 宵明燭光在河洲,所照方千里。龍門在河淵。湍池在 崑崙,《元燿不周》。申池在海隅。《孟諸》在沛,少室太室在 冀州。燭龍在鴈門北,蔽於委羽之山,不見日,其神人 面龍身而無足。后稷壟在建木西,其人死復蘇其半。 魚在其間。流黃沃民在其北,方三百里。狗國在其「東。 雷澤有神,龍身人頭,鼓其腹而熙。」江出岷山,東流絕 漢入海,左還北流,至於開母之北,右還東流,至於東 極。河出積石,睢出荊山,淮出桐柏山,睢出羽山,清漳 出楬戾,濁漳出發包,濟出王屋時泗,沂出臺台術,洛 出獵山,汶出弗其,流合於濟。漢出嶓冢,涇出薄落之 山,渭出鳥鼠同穴,伊出上魏,雒出熊耳,浚出華竅,濰 出覆舟,汾出燕京,衽出濆熊,淄出目飴,丹水出高褚, 股出嶕山,鎬出鮮于,涼出茅盧,石梁,汝出猛山,淇出 大號,晉出龍山,結給,合出封羊,遼出砥石,釜出景,岐 出石橋,呼,池出魯平,泥塗,淵出樠山,維濕,北流出於 燕,諸嵇,「攝提,條,風之所生也;通視,明庶,風之所生也; 赤奮若,清明,風之所生也;共工景,風之所生也;諸比 涼,風之所生也;皋稽、《閶闔》」,風之所生也;「隅強、《不周》」,風 之所生也;「窮奇《廣莫》」,風之所生也;生海人,海人生 若菌,若菌生聖人,聖人生庶人,凡容者生於庶人。《羽 嘉》生飛龍,飛龍生鳳凰,鳳凰生鸞鳥,鸞鳥生庶鳥,凡羽者生於庶鳥。毛犢生應龍,應龍生建馬,建馬生麒 麟,麒麟生庶獸,凡毛者生於庶獸。介鱗生蛟龍,蛟龍 生鯤鯁,鯤鯁生建邪,建邪生庶魚,凡鱗者生於庶魚。 介潭生先龍,先龍生元黿,元黿生靈龜,靈龜生庶龜, 凡介者生於庶龜。《煖》,濕生。煖濕生於毛風,毛風生 於濕元,《濕元》生羽風,《羽風》生暖介,《暖介》生鱗薄,《鱗薄》 生煖介。五類雜種興乎外,肖形而蕃。《日馮》生陽閼,《陽 閼》生喬如,喬如生幹木,幹木生庶木,凡根拔木者生 於庶木,《根拔》生程若,《程若》生元玉,元玉生醴泉,《醴泉》 生皇。《皇》。「生庶草,凡根茇草者,生於庶草。《海閭》生 屈龍,屈龍生容華,容華生《蔈蔈》生萍藻,萍藻生浮草, 凡浮生不根茇者,生於萍藻,正土之氣也。御乎《埃天》。 埃天五百歲生缺,缺五百歲生黃埃,黃埃五百歲生 黃澒,黃澒五百歲生黃金,黃金千歲生黃龍,黃龍入 藏生黃泉,黃泉之埃上為黃雲,陰陽相薄為雷,激揚 為電,上者就下,流水就通,而合於黃海。」「偏土之氣御 乎青天,青天八百歲生青曾,青曾八百歲生青澒,青 澒八百歲生青金,青金八百歲生青龍,青龍入藏生 青泉,青泉之埃上為青雲,陰陽相薄為雷,激揚為電。 上者就下,流水就通,而合於青海,牡土之氣御於赤 天,赤天七百歲生赤丹,赤丹七百歲生赤澒,赤澒七 百歲生赤金,赤金千歲生赤龍,赤龍入藏生赤泉,赤 泉之埃上為赤雲,陰陽相薄為雷,激揚為電。上者就 下,流水就通,而合於赤海。弱土之氣御於白天,白天 九百歲生白礜,白礜九百歲生白澒,白澒九百歲生 白金,白金千歲生白龍,白龍入藏生白泉,白泉之埃 上為白雲,陰陽相薄為雷,激揚為」電。上者就下,流水 就通,而合於白海。「牝土之氣,御於元天,元天六百歲 生元砥,元砥六百歲生元澒,元澒六百歲生元金,元 金千歲生元龍,元龍入藏生元泉,元泉之埃上為元 雲。」陰陽相薄為雷,激揚為電。上者就下,流水就通,而 合於元海。音演。人之先人也。按《字典》無此字。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