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曆象彙編/歲功典/第041卷

曆象彙編 歲功典 第四十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曆象彙編 第四十一卷
曆象彙編 歲功典 第四十二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曆象彙編歲功典

 第四十一卷目錄

 清明部藝文三

  蝶戀花          南唐馮延己

  越溪春           宋歐陽修

  清平樂             張先

  玉樓春乙卯吳與寒食     前人

  小鎮西犯            柳永

  木蘭花慢清明        前人

  南歌子             蘇軾

  浣溪沙寒食初晴對酒     毛滂

  前調寒食初晴見牡丹     前人

  蝶戀花寒食         前人

  鶴沖天            杜安世

  蝶戀花寒食        趙令畤

  清平樂清明         前人

  感皇恩寒食        晁沖之

  倦尋芳             王雱

  玉樓春寒食         謝逸

  應天長寒食        周邦彥

  瑣窗寒寒食         前人

  三臺            万俟雅言

  謁金門             陳克

  滿江紅            趙師俠

  念奴嬌             前人

  漁家傲            張元幹

  采桑子清明         曾覿

  端正好清明        辛棄疾

  行香子             前人

  滿江紅             前人

  春光好            葛立方

  謁金門            呂勝己

  菩薩蠻             劉儗

  淡黃柳             姜夔

  極相思             陸游

  十二時寒食         謝懋

  渡江雲清明         劉鎮

  水龍吟清明         前人

  謁金門            盧祖皋

  端正好清明        史達祖

  釵頭鳳寒食飲綠亭      前人

  陽春曲             前人

  祝英臺近寒食        韓淲

  水調歌頭清明嚴瀨      前人

  滿江紅             吳潛

  蘭陵王            李昴英

  應天長            方千里

  虞美人            沈端節

  前調              前人

  南歌子清明         黃昇

  玉漏遲            吳文英

  瑞龍吟清明競渡       前人

  蘭陵王            陳允平

  鷓鴣天清明         周密

  前調              前人

  柳梢青清明夜雪       張炎

  慶春宮都下寒食       前人

  喜遷鶯            何夢桂

  大酺寒食         劉辰翁

  曲游春清明湖上       施岳

  訴衷情寒食         釋揮

  沁園春            葛長庚

  浣溪沙           媛李清照

  六么令京中清明      元李琳

  清平樂             盧摯

  風入松清明日海子上即事   張翥

  多麗清明上巳同日會飲樂壽園 前人

  滿庭芳清明        明劉基

  浣溪沙寒食         楊基

  驀山溪寒食        陳子龍

  滿庭芳            周世臣

 清明部選句

 清明部紀事

 清明部雜錄歲功典第四十一卷

清明部藝文三编辑

蝶戀花        南唐馮延己编辑

六曲闌干偎碧樹,楊柳風輕,展盡黃金縷。誰把鈿箏 移玉柱,穿簾海燕雙飛去。 滿眼游絲兼落絮,紅杏 開時,一霎清明雨,濃睡覺來鶯亂語,驚殘好夢無尋 處。

越溪春         宋歐陽修编辑

三月十三寒食日,春色遍天涯。越溪閬苑,繁華地傍。 禁垣珠翠,煙霞紅粉,牆頭鞦韆,影裏臨水人家。 歸 來晚,駐香車,銀箭透窗紗。有時三點兩點雨霽,朱門 柳細風斜,沉麝不燒金鴨冷,玲瓏月,照梨花。

清平樂           張先编辑

青袍如草,得意還年少。馬躍綠螭金絡腦,寒食乍臨 新曉。 曲橋斜度鸞橋,西園一片笙簫。自欲賸留春 住,風光無奈飄飄。

玉樓春乙卯吳與寒食   前人编辑

龍頭舴艋吳兒競,筍柱鞦韆游女並。芳洲拾翠暮忘 歸,秀野踏青來不定。 行雲去後遙山暝,已放笙歌 池院靜。中庭月色上清明,無數楊花過無影。

小鎮西犯          柳永编辑

水鄉初禁火,青春永老。芳菲滿柳汀。煙島波際,紅幃 縹緲,盡杯盤,小歌祓禊,聲聲諧楚調。 路繚繞,野橋 新市裏花穠。妓好引游人競來,歡笑酩酊,誰家年少, 信玉山傾倒。家何處,落日眠芳草。

木蘭花慢清明      前人编辑

拆桐花爛熳,乍疏雨,洗清明。正豔杏燒林,緗桃繡野, 芳景如屏,傾城盡尋勝賞,驟雕鞍,紺幰出郊坰。風暖 繁絃脆管,萬家競奏新聲。 盈盈,GJfont草踏青,人豔冶, 遞逢迎。向路傍往往,遺簪墮珥,珠翠縱橫。歡情,對佳 麗地,任金罍罄竭玉山傾。GJfont卻明朝永日,畫堂一枕 春酲。

南歌子           蘇軾编辑

日薄花房綻,風和麥浪輕。夜來微雨洗郊坰。正是一 年春好,近清明。 巳改煎茶火,猶調入粥餳。使君高 會有餘清。此樂無聲無味,最難名。

浣溪沙寒食初晴對酒   毛滂编辑

小雨初收蝶做團,和風輕拂燕泥乾。鞦韆院落落花 寒。 莫對清樽追往事,更催新火續餘歡。一春心緒 倚闌干。

前調寒食初晴見牡丹   前人编辑

魏紫姚黃欲占春,不教桃杏見清明。殘紅吹盡恰纔 晴。 芳草池塘新漲綠,官橋楊柳半拖青。鞦韆院落 管絃聲。

蝶戀花寒食       前人编辑

紅杏梢頭寒食雨,燕子泥新,不住飛來去。行傍柳陰 聞好語,鶯兒穿過黃金縷。 桑落酒寒杯嬾舉,總被 多情,做的無情緒,春過二分能幾許,銀臺新火重簾 暮。

鶴沖天          杜安世编辑

清明天氣,永日愁如醉。臺榭綠陰濃。薰風細,燕子巢 方就盆。池小新荷蔽,恰是逍遙際。單夾衣裳,半籠軟 玉肌體。 石榴吐豔,一撮紅綃,比窗外,數修篁寒,相 倚有箇關心處,難相見,空凝睇,行坐深閨裏,嬾更妝 梳,自知新來憔悴。

蝶戀花寒食      趙令畤编辑

欲減羅衣寒未去,不捲珠簾,人在深深處。紅杏枝頭 花幾許,啼痕止恨清明雨。 盡日水沉香一縷,宿酒 醒遲,惱破春情緒,飛燕又將歸信誤,小屏風上西江 路。

清平樂清明       前人编辑

春風依舊,著意隋堤柳。差得鵝兒黃欲就,天氣清明 時候。 去年紫陌青門,今宵雨魄雲魂。斷送一生憔 悴,只消幾個黃昏。

感皇恩寒食      晁沖之编辑

寒食不多時,牡丹初賣。小院重簾燕飛礙,昨宵風雨, 尚有一分春在。今朝猶自得,陰晴快。 熟睡起來,宿 酲微帶。不惜羅,襟搵眉黛。日長梳洗,看著花陰移改, 笑拈雙杏子,連枝戴。

倦尋芳           王雱编辑

露晞向曉,簾幕風輕,小院閒晝,翠徑鶯來。驚下亂紅 鋪繡。倚危樓,登高榭。海棠著雨臙脂透,算韶華,又因 循過了,清明時候。 倦遊讌,風光滿目,好景良辰,誰 共攜手。恨被榆錢,買斷兩眉長GJfont,憶得高陽人散後 落花流水仍依舊,這情懷,對東風,盡成消瘦。

玉樓春寒食       謝逸编辑

弄晴數點梨花雨,門外畫橋寒食路。杜鵑飛破草間 煙,蛺蝶惹殘花底霧。 東君著意憐樊素,一段韶華 天付與。妝成不管露桃嗔,舞罷從教風柳妒。

應天長寒食      周邦彥编辑

條風布暖,霏霧弄晴,池塘遍滿春色。正是夜堂無月,沉沉暗寒食,梁間燕,社前客,似笑我。閉門愁寂。亂花 過,隔院芸香,滿地狼籍。 長記那回時,邂逅相逢,郊 外駐油壁。又見漢宮傳燭,飛煙五侯宅。青青草,迷路 陌強。載酒細,尋前GJfont,市橋遠,柳下人家,猶自相識。

鎖窗寒寒食       前人编辑

暗柳啼鴉,單衣佇立,小簾朱戶。桐花半畝,靜鎖一庭 愁。雨灑空階,夜闌未休。故人剪燭西窗語。似楚江暝 寞,風燈零亂,少年羈旅。 遲暮,嬉遊處。正店舍無煙, 禁城百五。旗亭喚酒,付與高陽儔侶。想東園,桃李自 春,小脣秀靨今在否。到歸時,定有殘英,待客攜樽俎。

三臺          万俟雅言编辑

見梨花初帶夜月,海棠半含朝雨。內苑春不禁,過青 門,御溝漲,潛通南浦。東風靜,細柳垂金縷,望鳳闕非 煙非霧。好時代,朝野多歡,遍九陌,太平簫鼓。 乍鶯 兒百囀斷續,燕子飛來飛去。近綠水,臺榭映鞦韆,GJfont 草聚,雙雙遊女。餳香更,酒冷踏青路;會暗識,夭桃朱 戶。向晚驟,寶馬雕鞍,醉襟惹,亂花飛絮。 正輕寒輕 暖漏永,半陰半晴雲暮。禁火天,已是試新妝,歲華到, 三分佳處。清明看,漢宮傳蠟炬,散翠煙,飛入槐府,斂 兵衛,閶闔門開,任傳宣,又要休務。

謁金門           陳克编辑

柳絲碧,柳下人家寒食。鶯語匆匆花寂寂,玉階春蘚 濕。 閒憑熏籠無力。心事有誰知得。檀炷繞窗燈背 壁,畫簷殘雨滴。

滿江紅          趙師俠编辑

煙浪連天,寒尚峭,空濛細雨。春去也,紅綃芳徑,綠肥 江樹,山色雲籠迷遠近,灘聲水急忘難阻。挂片帆,掠 岸晚風輕,停煙渚。 浮世事,皆如許。名利役,驚時序。 歎清明寒食,小舟為旅。露宿風餐安所賦,石泉槐火 知何處。動歸心,猶賴翠煙中,無杜宇。

念奴嬌           前人编辑

斜風疏雨,正無聊,情緒天涯寒食。煙重雲嬌,春爛漫, 卻得輕寒邀勒。柳褪鵝黃,池添鴨綠,桃杏渾狼籍。亂 山深處,尚留些子春色。 海燕未便歸來,踏青GJfont草 誰,與同尋覓。杜宇多情,芳樹裏,只管聲聲歷歷。似勸 行人,不如及早作,箇歸消息。休教腸斷,夢魂空費思 憶。

漁家傲          張元幹编辑

寒食西郊湖畔路,天低野闊山無數。路轉岡斜花滿 樹,絲吹雨,南枝占得春光住。 藉草攜壺花底去,花 飛酒面香浮處。老子調羹當獨步。須記取,坐中都是 芳菲侶。

釆桑子清明       曾覿编辑

清明池館晴還雨,綠漲溶溶,花裏遊蜂,宿粉棲香錦 繡中。 玉簫聲斷人何處,依舊春風,萬點愁紅,亂逐 煙波總向東。

端正好清明      辛棄疾编辑

軟波拖碧蒲芽短,畫樓外花晴柳暖。今年自是清明 晚,便覺芳情較嬾。 春衫瘦東風翦翦,過花塢香吹 醉面,歸來立馬斜陽岸,隔岸歌聲一片。

行香子           前人编辑

好雨當春,要趁歸耕,況而今已是清明。小窗坐地,側 聽簷聲,恨夜來風、夜來月、夜來雲。 花絮飄零,GJfont燕 丁寧,怕妨儂湖上閒行。天心肯後費甚,心情放,霎時 陰、霎時雨、霎時晴。

滿江紅           前人编辑

可恨東君,把春去,春來無GJfont。便過眼,等閒輸了,三分 之一。晝永暖翻紅杏雨,風清扶起垂楊力。更天涯,芳 草最關情,烘殘日。 湘浦岸,南塘驛。恨不盡,愁如織。 算年年辜負,對他寒食。便恁歸來能幾許,風流早已 非疇昔。憑畫闌,一線數飛鴻,沈空碧。

春光好          葛立方编辑

禁煙卻釀春愁,正繫馬清淮渡頭。後日清明,催疊鼓 應在揚州。 歸時元巳臨流,要綺陌芳郊,恣遊三月, 羈懷當一洗,莫放觥籌。

謁金門          呂勝己编辑

嗟久客,又見他鄉寒食。流水斷橋春寂寂,孤GJfont煙火 息。 白去紅飛無GJfont,千樹總成新碧。醉裏傷春愁似 織,東風欺酒力。

菩薩蠻           劉儗编辑

吹簫人去行雲杳,香篝繡被都閒了。疊損縷金衣,伊 家渾不知。 冷煙寒食夜,淡月梨花下。猶自軟心腸, 為他燒夜香。

淡黃柳           姜夔编辑

空城曉角,吹入垂楊陌。馬上單衣寒側側。看盡鵝黃 嫩綠,都是江南舊相識。 正岑寂,明朝又寒食。強攜 酒,小橋宅,怕梨花落盡成秋色。燕燕飛來,問春何在。 唯有池塘自碧。

極相思           陸游编辑

江頭疏雨輕煙,寒食落花天。翻紅墜素,淺霞暗錦,一 段凄然。 惆悵東君堪恨處,也不念冷落,尊前那堪,更看漫空,相趁柳絮榆錢。

十二時寒食       謝懋编辑

池塘綠遍,王孫芳草依依。斜日游絲捲晴晝,繫東風 無力。 蝶趁幽香蜂釀蜜。鞦韆外,臥紅堆碧,心情費 消遣,更梨花寒食。

渡江雲清明       劉鎮编辑

和風乍扇,又還是,去年清明重到。喜見燕子巧說千 般,如人道。牆頭陌上青梅小,是處有閒花芳草。偶然 思想前歡,醉賞牡丹時早。 當此三春媚景好,連宵 恣樂情懷,歌曲縱有,珍珠難買。紅顏長年少,從他烏 兔茫茫走,更莫待花殘鶯老,恁時歡笑。休把黃金換 了。

水龍吟清明       前人编辑

弄晴臺館收煙,候時有燕泥香墜。宿酲未解,單衣初 試。騰騰春思,前度桃花,去年人面,重門深閉,記彩鸞 別後,青驄歸去,長亭路,芳塵起。 十二屏山遍倚,任 蒼苔點紅如綴。黃昏人靜,暖香吹月,一簾花碎。芳意 婆娑,綠陰風雨,畫橋煙水。笑多情司馬,留春無計,濕 青衫淚。

謁金門          盧祖皋编辑

閒院宇,獨自行來行去。花片無聲簾外雨,淺寒生碧 樹。 做弄清明時序,料理春酲情緒。憶得歸時停櫂 處,畫橋空落絮。

端正好清明      史達祖编辑

細風微月垂楊院,記年少春愁,一點棲鶯。未覺花梢 顫,踏損殘紅幾片。 長安共日邊近遠,況老去芳情 漸減,屏山幾夜春寒淺。卻怕因而夢見。

釵頭鳳寒食飲綠亭    前人编辑

春愁遠,春夢亂,鳳釵一股輕塵滿。江煙白、江波碧、柳 戶清明,燕簾寒食,憶、憶、憶。 鶯聲暖,簫聲短。落花不 許春拘管。新相識,休相失,翠陌吹衣,畫樓橫笛。得、得、 得。

陽春曲           前人编辑

杏花煙、梨花雨,誰與暈開。春色坊巷曉,愔愔東風斷。 舊火銷處,近寒食。少年蹤跡愁,暗隔水南山北,還是 寶絡雕鞍。被鶯聲喚來香陌。 記飛蓋西園,寒猶凝 結驚醉耳。誰家夜笛,燈前重簾不挂,殢華裾粉痕曾 拭。如今故里,信息賴海燕,年時相識,奈芳草正鎖江 南夢,春衫怨碧。

祝英臺近寒食      韓淲编辑

館娃宮,采香徑,范蠡五湖側。子夜吳歌,聲緩不須拍。 崇桃積李花間,芳洲綠遍,更冉冉,柳絲無力。 試思 憶,老去一片身心,辜負好春色。古往今來,時序惱行 客。去年今日山中,如何知得,卻又在,他鄉寒食。

水調歌頭清明嚴瀨    前人编辑

今古釣臺下,行客繫扁舟。扁舟何似雲山,千疊亦東 游。我欲停橈一醉,與寫生平幽憤,橫管更清謳。小上 客星閣,短鬢獨搔頭。 風乍斂,雲未起,雨初收。一年 花事,數聲鶗鴃欲春休。弔古懷賢情味,只有浮名如 故,誰復識羊裘。賴得元英隱,相望此溪流。

滿江紅           吳潛编辑

柳帶榆錢,又還過,清明寒食。天一笑,滿園羅綺,滿城 簫笛。花柳得晴紅欲染,遠山過雨青如滴。問江南,池 館有誰來,江南客。 烏衣巷,今猶昔;烏衣事,今難覓。 但年年燕子,晚煙斜日。抖擻一春塵土債,悲涼萬古 繁華GJfont。且芳尊,隨分趁芳時,休虛擲。

蘭陵王          李昴英编辑

燕穿幕,春在深深院落,單衣試,龍泳旋熏,又怕東風 曉寒薄。別來情緒惡,瘦得,腰圍柳弱。清明近,正似海 棠,怯雨芳蹤任飄泊。 釵留去年約,恨易老嬌鶯。多 誤靈鵲,碧雲杳渺天涯各。望不斷芳草,又迷香絮,回 文強寫字屢錯,淚欲注還閣。 孤酌,住春腳。更彩局 誰忺,寶軫慵學,階除拾取飛花嚼。是多少春恨,等閒 吞卻。猛拍闌干,歎命薄,悔舊諾。

應天長          方千里编辑

嫩黃上柳,新綠漲池,東風豔冶天色。又見乍晴還雨, 年華傍寒食。春依舊,身是客,對麗景,易傷岑寂。悵凝 望,一帶平蕪,翦就茵籍。 前度少年場,醉記旗亭,聯 句遍窗壁。調笑映牆紅粉,參差水邊宅。蘆鞭嬾,過故 陌,恨未老,漸成陳GJfont。漫無語,立盡斜陽,懷抱誰識。

虞美人          沈端節编辑

去年寒食初相見,花上雙飛燕。今年寒食又花開,垂 下重簾不許燕歸來。 隔簾聽燕呢喃語,似說相思 苦。東君都不管閒愁,一任落花飛絮兩悠悠。

前調            前人编辑

臥紅堆碧紛無數,春事知何許。斑斑小雨裛梨花,又 是清明時候不歸家。 傷春減盡東陽帶,人道多情 態。青春留下許多愁,分付與君今夜一停休。

南歌子清明       黃昇编辑

天上傳新火,人間試裌衣。定巢新燕覓香泥,不為繡 簾朱戶說相思。 側帽吹飛絮,憑闌送落暉。粉痕銷淡錦書稀,怕見山南山北子規啼。

玉漏遲          吳文英编辑

絮花寒食路,晴絲GJfont日。綠陰吹霧,客帽欺風,愁滿畫 船煙浦,綵挂鞦韆散後,悵塵鎖,燕簾鶯戶,從間阻,夢 雲無準,鬢霜如許。 夜久繡閣藏嬌,記掩扇傳歌,翦 燈留語,月約星期,細把花鬚頻數,彈指一襟怨恨,漫 空倩,啼鵑聲訴,深院宇,黃昏杏花微雨。

瑞龍吟清明競渡     前人编辑

大溪面,遙望繡羽衝煙。錦梭飛練。桃花三十六陂,鮫 宮睡起,嬌雷乍轉。 去如箭,催趁戲旗遊鼓,素瀾雪 濺。東風冷濕蛟腥,澹陰送晝,輕霏弄晚。 洲上青蘋 生處,GJfont春不管,懷沙人遠。殘日半開一川,花影零亂, 山屏醉纈,連悼東西岸,闌干倒,干紅妝靨,鉛香不斷。 傍暝疏簾捲,翠漣皺淨,笙歌未散,簪柳嬌桃嫩,猶自 有,玉龍黃昏吹怨,重雲暗閣,春霖一片。

蘭陵王          陳允平编辑

古堤直,隔水輕盈颺碧。東風路,還是舞煙,眠露年年 自春色。紅塵遍京國,留滯,高陽醉客。斜陽外,千縷翠 條。髣GJfont流鶯度金尺。 長亭半陳GJfont,記曾繫征鞍,頻 護歌席,匆匆江上又寒食。回首處應念,舊曾攀折,依 然離恨遍四驛,倦遊尚南北。 惻惻,怨懷積。漸楚榭 寒收,隋苑春寂。顰眉不盡相思極。想人在何處,倚樓 橫笛。閒情似絮,更那聽,夜雨滴。

鷓鴣天清明       周密编辑

燕子時時度翠簾,柳眠猶未褪香綿。落花門巷家家 雨,新火樓臺處處煙。 情脈脈,恨厭厭,東風吹動畫 鞦韆,刺桐開盡鶯聲老,無奈春風祗醉眠。

前調            前人编辑

相傍清明情更慳,閉門空自惜花殘,海棠半拆難禁 雨,燕子初歸不奈寒。 金鴨冷,錦鴛閒,銀缸空照小 屏山,翠羅袖薄,東風峭獨,倚西樓第幾闌。

柳梢青清明夜雪     張炎编辑

一夜凝寒,忽成瓊樹。換卻繁華,因甚春深,片紅不到, 綠水人家。 眼驚白晝天涯,空望斷,塵香鈿車,獨立 東風,曲闌惆悵,莫是梨花。

慶春宮都下寒食     前人编辑

波蕩蘭觴,鄰分杏酪,晝輝冉冉烘晴,GJfont索飛仙,戲船 移景,薄遊也自忺人。短橋虛市,聽隔柳,誰家賣餳,月 題爭繫,油壁相連,笑語逢迎。 池亭小隊秦箏,就地 圍香。臨水湔裙,冶態飄雲,醉妝扶玉,未應閒了芳情。 旅懷無限。忍不住,低低問春,梨花落盡,一點新愁,曾 到西泠。

喜遷鶯          何夢桂编辑

留春不住,又早是,清明楊花飛絮,杜宇聲聲,黃昏庭 院,那更半簾風雨。勸春且休歸去,芳草天涯無路。悄 無語,倚闌干立盡,落紅無數。 誰愬,長門事,記得當 年,曾趁梨園舞,霓羽香消。梁州聲歇,昨夢轉頭今古, 金屋玉樓何在,尚有花鈿塵土,君不顧,怕傷心,休上 危樓高處。

大酺寒食       劉辰翁编辑

任鎖窗深重簾閉,春寒知有人處。當年笑花信,問東 風情性,是嬌、是妒。冰柳成鬚,吹桃欲削知,更海棠堪 否,相將燕歸後,看香泥半雪,欲歸還誤,漫低回芳草 依稀,寒食朱門封絮。 少年憤羈旅,亂山斷攲樹,喚 船渡,正暗想雞聲。落月梅影孤屏,更夢衾千里似霧。 相如倦遊去,掩四壁,凄共春暮,休回首,都門路。幾番 行曉,箇箇阿嬌深。貯而今斷,煙細雨。

曲游春清明湖上     施岳编辑

畫舸西泠,路占柳陰,花影芳意如織。小楫衝波渡麴 塵,扇底粉香,簾隙岸轉斜陽,隔又過盡別船。簫笛傍 斷橋,翠繞紅圍,相對半篙晴色。 頃刻千山暮碧,向 沽酒樓前,猶繫金勒。乘月歸來,正梨花夜縞,海棠煙 羃,院宇明,寒食醉乍醒,一庭春寂,任滿身露濕,東風 欲眠未得。

訴衷情寒食       釋揮编辑

湧金門外小瀛洲,寒食更風流。紅船滿湖歌吹,花外 有高樓。 晴日暖,淡煙浮,恣嬉遊。三千粉黛,十二闌 干,一片雲頭。

沁園春          葛長庚编辑

吹面無寒,沾衣不濕,豈不快哉。正杏花雨嫩,紅飛香 砌,柳枝風軟,綠映芳臺。燕似談禪,鶯如演史,猶有海 棠連夜開,清明也,尚陰晴莫準,蜂蝶休猜。 朝來應 問蒼苔,甚幾日都成錦繡堆。念四方賓客,不堪渭樹, 一年春事,已屬庭槐。宿酒難醒,多情易老,爭奈傳杯 不放杯,如何好,看鞦韆戲劇,蹴踘詼諧。

浣溪沙         媛李清照编辑

淡蕩春光寒食天,玉爐沉水裊殘煙。夢回山枕隱花 鈿。 海燕未來人GJfont草,江梅已過柳生綿。黃昏疏雨 濕鞦韆。

GJfont京中清明    元李琳编辑

澹煙疏雨,香徑渺啼鴃。新晴畫簾閒捲,燕外寒猶力。依約天涯芳草,染得春風碧。人間陳GJfont,斜陽今古,幾 縷遊絲趁飛蝶。 卻向尊前起舞,又覺春如客。翠袖 折取嬌紅,笑與簪華髮。回首青山一點,檐外寒雲疊。 梨花澹白,柳花飛絮,夢繞闌干一株雪。

清平樂           盧摯编辑

年時寒食,直到清明日。草草杯盤聊自適,不管家徒 四壁。 今年寒食無家,東風恨滿天涯。早是海棠睡 去,莫教醉了梨花。

風入松清明日海子上即事 張翥编辑

尋春春在鳳城東,羅帊玉花驄。美人半嚲垂鞭袖,遊 塵遠,目斷雲空。淺碧湖波雪漲,淡黃宮柳煙蒙。 相 如多病賦難工,宿酒更頻中。歸來自按新聲譜,憑誰 解,唱與東風。一夜小窗疏雨,杏花明日應紅。

多麗清明上巳同日會飲樂壽園前人编辑

鳳凰簫,新聲遠度蘭橈,漾東風,湖光十里,參差綠港 紅橋,暖雲蘸,鬱金衫色,晴煙抹,翡翠裙腰,罨畫名園, 鬧紅芳樹,蒲葵亭畔綵繩搖,滿鴛甃,落英堪藉,猶作 殢人嬌,漬羅袂,莫揉痕退,生怕香銷。 憶當年,尊前 扇底,多情冶葉倡條,浴蘭女,隔花偷盼,修禊客,臨水 相招,舊約尋歡,新聲換譜,三生夢裏可憐宵,縱留得, 棟花寒在,啼鴃已無聊。江南恨,越王臺下,幾度迴潮。

滿庭芳清明      明劉基编辑

積雨沉春,昏煙酣晝,不知還又清明。榆錢柳絮,相逐 GJfont輕盈。芳徑莓苔漸滿,青蘋與,白芷俱生。疏籬畔,海 棠間竹,有箇鵓鳩嗚。 寬心,應是酒,酒衝愁陣,強似 奇兵。愛星星白髮,知我平生。底用登樓看鏡,誤身世, 只是虛名。空凝佇,落花如雪,雲霧鎖高城。

浣溪沙寒食       楊基编辑

暖雨香雲百五天,玉纖銀甲十三絃。笑移羅幕上紅 船。 照水再簪珠絡索,背人重貼翠團圓,安排花裏 蹴鞦韆。

驀山溪寒食      陳子龍编辑

碧雲芳草,極目平川。繡翡翠,點寒塘,雨霏微,澹黃楊 柳,玉輪聲斷,羅襪印花陰,桃花透,梨花瘦,偏試纖纖 手。 去年此日小院,重回首,暈薄酒,闌時擲春心。暗 垂紅袖,韶光一樣好。夢已天涯,斜陽候黃昏又,人落 東風後。

滿庭芳寒食      周世臣编辑

燕子銜泥,子規啼血,垂楊隔岸煙晴。曉風狂舞,吹遍 杏花零。乍暖乍寒時節,芳堤上,踏草尋青。秦樓內,珠 簾半捲,鴈柱兩三聲。 閉門,看驟雨,金鞭玉勒,未過 旗亭。正籬屏織錦,春水盈盈。問道今朝寒食,桐陰下, 無數飛英。行人望,天涯路杳,何處是歸程。

清明部選句编辑

唐李嶠詩:衍漾乘和風,清明送芬月,林窺二山動,水 見千龕越。

孟浩然詩:GJfont雞寒食下,走馬射臺前。 韋應物詩:禁火暖佳辰,杏粥猶堪食,榆羹已稍煎。 李嘉祐詩:清明桑葉小,度雨杏花飛。

杜甫詩:寒食少天氣,東風多柳花。

錢起詩:梨花度寒食,客子未春衣。

竇叔向詩:電影隨中使,星煇拂路人。幸因榆柳暖。一 照草茅貧。

王建宮詞:寒食內人常白打,庫中先散與金錢。 朱灣詩:旅館尚愁寒食火,羈心嬾向不然灰。

元稹連昌宮詞:初過寒食,一百六店舍,無煙宮樹綠。 白居易詩:寒食非長非短夜,春風不熱不寒天。忽 見紫桐花悵望,下邽明日是清明。寂寞清明日,蕭 條司馬家。留餳和冷粥,出火煮新茶。寒食棗糰店, 春低楊柳枝。酒香留客住,鶯語和人詩。

張燦詩:明日逢寒食,春風見故人。

牟融詩:柳拖金縷拂朱欄,花撲香塵滿繡鞍。

杜牧詩:楚鄉寒食橘花時。

李商隱詩:粥香餳白杏花天,省對流鶯坐綺筵。 趙嘏詩:滿樓春色傍人醉,半夜雨聲前計非。繚繞溝 塍含綠晚,荒涼樹石向川微。

崔櫓詩:杏酪漸香鄰舍粥,榆煙將變舊爐灰。

溫庭筠詩:晚風楊葉社,寒食杏花村。舞衫萱草綠, 春鬢杏花紅。

司空圖詩:人家寒食月,花影午時天。

來鵠詩:落花風裏數聲笛,芳草煙中無限人。

韓偓詩:寒食花枝月午天。

張泌詩:弱柳未勝寒食雨,好花爭奈夕陽天。

宋徽宗詩:茸母初生識禁煙。

王禹偁詩:寒食江都郡,青旗賣楚醪。樓臺藏綠柳,籬 落露紅桃。

歐陽修詩:九門寒食多遊騎,三月春陰正養花。杯 盤餳粥春風冷,池館榆錢夜雨新。

梅堯臣詩:蹴踘漸知寒食近,鞦韆將至小鬟雙。王安石詩:已著單衣猶禁火,海棠花下怯黃昏。 蘇軾詩:北城寒食煙火微,落花蝴蝶作團飛。火冷 餳稀杏粥稠。長憶故山寒食夜,野茶蘼發暗香來。 范成大詩:桃李滿村春似錦,踏歌椎鼓過清明。石 門柳綠清明市,洞口桃紅上巳山。埂外新波綠岡 頭,宿燒紅裹魚蒸菜,把餽鴨鎖筠籠。

楊萬里詩:荔子園園花,寒食日日雨。

元龔GJfont詩:今年石湖好清明,每樹梨花香雪晴。

清明部紀事编辑

《後漢書·周舉傳》:舉遷並州刺史,主太原一郡。舊俗以介 子推焚骸,有龍忌之禁。至其亡月,咸言神靈不樂舉 火。由是士民每冬中輒一月寒食,莫敢煙爨,老小不 堪,歲多死者。舉既到州,乃作弔書,以置子推之廟,言: 盛冬去火,殘損民命,非賢者之意。以宣示愚民,使還 溫食,於是眾惑稍解,風俗頗革。

四民月令:清明節,令蠶妾理蠶室。

《魏武帝集》:操禁絕火令云:聞太原、上黨、西河、鴈門,冬 至後百五日皆絕火寒食,云為介子推。且北方沍寒 之地,老少羸弱,將有不堪之患。令到,人不得寒食,若 犯者,家長半歲刑,主吏百日刑,令長奪一月俸。 《晉書·石勒載記》:時,雹起西河介山,大如雞子,平地三 尺,洿下丈餘,行人禽獸死者萬數。歷太原樂平武鄉、 趙郡、廣平、鉅鹿,千餘里樹木摧折,禾稼蕩然。勒正服 於東堂,以問徐光曰:歷代已來,有斯災幾也。光對曰: 周、漢、魏、晉,皆有之。雖天地之常事,然明主耒始不為 變,所以敬天之怒也。去年禁寒食,介推,帝鄉之神也。 歷代所尊,或者以為未宜替也。一人吁嗟王道尚為 之虧,況群神怨憾而不怒動上帝乎。縱不能令天下 同爾。介山左右,晉文之所封也。宜任百姓奉之。勒下 書曰:寒食既並州之舊風,朕生其俗,不能異也。前者 外議以子推,諸侯之臣,王者不應為忌,故從其議。儻 或由之而致斯災乎。子推雖朕鄉之神,非法食者亦 不得亂也。尚書其促檢舊典,定議以聞有司,奏以子 推歷代攸尊,請普復寒食,更為植嘉樹,立祠堂,給戶 奉祀。勒黃門郎韋謏駁曰:按春秋,藏冰失道,陰氣發 泄為雹。自子推以前雹者,復何所致。此自陰陽乖錯 所為耳。且子推賢者,曷為暴害,如此求之冥,趣必不 然矣。今雖為冰室,懼所藏之冰,不在固陰沍寒之地, 多皆山川之側,氣泄為雹也。以子推忠賢,令綿介之 間奉之。為允於天下,則不通矣。勒從之。於是遷冰室 於重陰凝寒之所,並州復寒食如初。

《鄴中記》:並州俗,冬至後百五日,為介子推斷火冷食 三日,作乾粥,今之糗是也。

《魏書·高祖本紀》:延興四年二月辛未,禁斷寒食。 太和二十年二月癸丑,詔:介山之邑,聽為寒食,自餘 禁斷。

《唐書·百官志》:少府監中尚,令寒食獻毬。

《酉陽雜俎》:中宗寒食日,賜侍臣帖綵毬,繡草宣臺。 《景龍文館記》:四年清明,中宗幸梨園,命侍臣為拔河 之戲,以大麻緪兩頭,繫十餘小索,每索數人執之以 挽,六弱為輸。時七宰相二駙馬為東朋,三相五將為 西朋,僕射韋巨源、少師唐休璟,以老年隨緪而踣,久 不能起。帝以為笑樂。韋承慶應制詩:舊火收槐燧,餘 寒入桂宮。鶯啼正隱葉,雞GJfont始開籠。 《通典》:開元二十年制曰:寒食上墓,禮經無文。近代相 傳,寢以成俗。士庶有不含廟享者,何以用展孝思。宜 許上墓同拜掃禮。

《開元天寶遺事》:天寶宮中至寒食節,競豎鞦韆。令宮 嬪輩戲笑以為宴樂。帝呼為半仙之戲。都中士民,相 與倣之。

《歲時記》:唐朝於清明取榆柳之火,以賜近臣,順陽氣 也。

《雲仙雜記》:洛陽人家,寒食,裝萬花輿,煮楊花粥。 《唐人輦下歲時記》:長安每歲諸陵,當以寒食薦餳粥, 雞毬等。又薦雷子車,至清明,尚食,內園官小兒,於殿 前鑽火,先得火者進上,賜絹三疋、金碗一口。都人並 在延興門看,內人出城,灑掃車馬喧鬧。新進士則於 月燈閣置打毬之宴,或賜宰臣以下酴醾酒,即重釀 酒也。

《秦中歲時記》:寒食節,內僕司車與諸軍使為繩橛之 戲,合車轍道,兩頭打大橛,張繩橛上,高尺許,須緊綁 定,駕車盤轉,碾輪於繩上過,不失者勝,落輪繩下者 輸。皆裝飾車牛賭物,動以千計。

《本事詩》:博陵崔護,姿質甚美。清明日,獨遊都城南,得 居人莊。叩門求飲,有女子以杯水至,倚小桃佇立,意 屬殊厚,崔亦睠盼而歸。及來歲,清明日,往尋之。門牆 如故而已鎖扃之。因題詩於左扉曰:去年今日此門 中,人面桃花相映紅。人面祇今何處在,桃花依舊笑 春風。數日復往,有老父出,曰:君殺吾女,歸見左扉有 字,讀之,入門而病,絕食數日而死,得非君之殺耶。崔感慟,請人哭之,尚儼然在床,哭而祝曰:某在斯。須臾, 開目,半日復活矣。父大喜,遂以女歸之。

《舊唐書·憲宗本紀》:元和元年三月戊辰,詔:常參官寒 食,拜墓在畿內。聽假日,往還他州府,奏取進止。 《全唐詩話》:唐珪,唐末進士。寒食日獻郡守云:人門堪 笑復堪憐,三徑苔荒一釣船。慚愧四鄰教斷火,不知 廚裏久無煙。

《高昌行紀》:高昌國用開皇七年曆,以三月九日為寒 食。

《春明退朝錄》:唐時惟清明取榆柳火,以賜近臣戚里。 本朝因之,惟賜輔臣、戚里、帥臣、節察、三司使、知開封 府、樞密、直學士、中使,皆得厚贈,非賜例也。

志林:黃州俗,清明淘井。東玻在黃州,夢參寥誦所作 新詩,覺而記兩句云:寒食清明都過了,石泉榆火一 時新。夢中曰:火固新矣,泉何故新。答曰:俗以清明日 淘井。後七年,守錢塘,而參寥已居智果院。軾於寒食 之明日泛湖,謁參寥,汲泉鑽火,烹黃蘗茶。忽悟所夢 詩,作應夢記。

《東京夢華錄》:清明節,尋常京師以冬至後一百五日, 為大寒食。前一日謂之炊熟,用GJfont造棗,飛燕柳條 串之,插於門楣,謂之子推燕子。女及笄者多以是日 上頭寒食。第三日即清明節矣。凡新墳,皆用此日拜 掃。都城人出郊,禁中前半月發宮人車馬朝陵,宗室 南班近親亦分遣詣諸陵墳享祀,從人皆紫衫白絹, 三角子青行纏皆係官給,節日亦禁中出車馬詣奉 先寺道者,院祀諸宮人墳。莫非金裝紺幰、錦額珠簾、 繡扇雙遮、紗籠前導。士庶闐塞諸門,紙馬鋪皆於當 街,用紙袞疊成樓閣之狀,四野如市,往往就芳樹之 下,或園囿之間,羅列盃盤,互相勸酬。都城之歌兒舞 女,遍滿園亭。抵暮而歸,各攜棗炊餅,黃胖掉刀,名 花異果、山亭戲具、鴨卵雞雛,謂之門外土儀轎子,即 以楊柳雜花裝簇,頂上四垂遮映。自此三日,皆出城 上墳,但一百五日最盛。節日坊市,賣稠餳、麥糕、乳酪、 乳餅之類。緩入都門,斜楊御柳,醉歸院落,明月梨花。 諸軍禁衛,各成隊伍跨馬,作樂四出。謂之腳。其旌 旗鮮明,軍容雄壯,人馬精銳,又別為一景也。

《吳船錄》:清明日,登學射山,試新火,作牡丹會。

天彭牡丹譜:天彭,號小西京花。時自太守而下,往往 即花盛處,張飲帟幕車馬歌吹,相屬最盛於清明寒 食時。在寒食前者,謂之火前花,其開稍久。火後花則 易落,最喜陰晴相半時,謂之養花天。

《蔡寬夫詩話》:湖州紫筍入貢,每歲以清明日貢。到,先 薦宗廟,賜近臣。紫筍生顧渚,在湖常二州之間,以其 萌茁,紫而似筍。採時,兩郡守畢至。

《乾淳歲時記》:清明前三日,為寒食節。都城人家皆插 柳滿簷。雖小坊幽曲,亦青青可愛。大家則加棗於 柳上,然多取之湖隄。有詩云:莫把青青都折盡,明朝 更有出城人。朝廷遣臺臣、中使、宮人、車馬朝饗諸陵。 原廟薦獻,用麥糕稠餳。而人家上塚者,多用棗薑 豉。南北兩山之間,車馬紛然,而野祭者尤多。如大昭 慶九曲等處,婦人淡裝素衣,提攜兒女酒壺,餚壘村 店山家,分餕遊息。至暮則花柳土儀隨車而歸。若玉 津富景御園包家山之桃關,東青門之菜市,東西馬 塍尼菴道院。尋芳討勝,極意縱遊,隨處各有買賣。趕 趁等人野果山花,別有幽趣。GJfont輦下驕民,無日不在, 春風歌舞中,而游手末技為尤盛也。

《遵生八牋·武林舊事》:清明前後十日,城中士女豔妝 濃飾,金翠琛縭,接踵聯肩,翩翩遊賞,畫船簫鼓,終日 不絕。

寒食日,煮粳米及麥為酪,搗杏仁,煮作粥,以GJfont裹棗 蒸食,謂之棗糕。

用楊桐葉,並細葉,冬青葉,遇寒食,採其葉染飯,色青 而有光,食之資陽氣。道家謂之青精乾食飯。今俗以 夾麥青草搗汁和糯米,作青粉團,烏GJfont葉,染烏飯作 糕,是此遺意。

《金史·董師中傳》:師中參知政事,進尚書左丞。承安四 年,表乞致仕。詔賜宅一區,留居京師。以寒食,乞還家 上塚。許之。且命賦寒食還家上塚詩。

歲華記·麗譜:寒食,出大東門,早宴移忠院,晚宴大慈 寺,設廳曩時寒食。太守先設酒饌於近郊,祭鬼物之 無依者,謂之遙享。後置廣仁院,以葬死而無主者,乃 遣官臨祭之。而民間上塚者,各蟻集於郊外。天禧二 年,趙公稹嘗開西樓亭榭,俾士庶遊觀。自是每歲寒 食闢園,張樂酒壚,花市、茶房、食肆、過於蠶市。士女從 觀。太守會賓僚,凡浹旬。此是府廷遊宴之盛。近歲自 二月即開園,踰月而後罷。酒人利於酒息,或請於府 展其日月,府尹亦許之。

《識小編》:永樂時,禁中有剪柳之戲。剪柳即射柳也。陳 眉公云:宮人以鵓鴿貯葫蘆中,懸之柳上,彎弓射之, 矣中葫蘆,鴿輒飛出,以飛之高下為勝負。往往會於 清明端午日,名曰射柳。《熙朝樂事》:清明,從冬至數至一百五日,即其節也。前 兩日謂之寒食。人家插柳滿簷,青蒨可愛。男女亦咸 戴之。諺云:清明不戴柳,紅顏成皓首。是日傾城上塚。 南北兩山之間,車馬闐集,而酒樽食壘,山家村店,享 餕邀遊,或張幕藉草,並舫隨波,日暮忘返。蘇堤一帶, 桃柳陰濃,紅翠間錯,走索驃騎,飛錢拋鈸,踢木撒沙, 吞刀吐火,躍圈觔斗,舞盤及諸色禽蟲之戲,紛然叢 集。而外方優妓,歌吹覓錢者,水陸有之,接踵承應。又 有買賣趕趁,香茶細果,酒中所需,而綵粧傀儡,蓮船 戰馬,餳笙鞀鼓,瑣碎戲具,以誘悅童曹者,在在成市。 是夜,人家貼清明嫁九娘,一去不還鄉之句,於楹壁 間,謂如此,則夏月無青蟲撲燈之擾。僧道採楊桐葉 染飯,謂之青精飯,以饋施主。

《帝京景物略》:三月清明日,男女掃墓,擔提尊榼,轎馬 後掛,楮錠粲粲然滿道也。拜者、酹者、哭者、為墓除草 添上者,焚楮錠,次以紙錢置墳頭望中,無紙錢則孤 墳矣,哭罷不歸也。趨芳樹,擇園圃,列坐盡醉。有歌者, 哭笑無端,哀往而樂回也。是日簪柳遊高梁橋,曰踏 青。多四方客。未歸者,祭掃日,感念出遊。

虎薈陳氏,家義興山,中夜聞虎當門,大虓開門視之: 乃一少艾。雖衣襦凋損,而妍姿不傷。問知是商女,隨 母上塚作寒食,為虎所搏至此。陳婦見其端麗,諷之 曰:能為吾子婦乎。女謝,唯命。乃遂配其季子。踰月,其 父母蹤跡得之,喜甚,遂為婚姻,目曰虎媒。

北京歲華記:清明日,始賣冰,以兩銅盞合而擊之。

清明部雜錄编辑

陶朱公書:早稻清明前,晚稻穀雨後,稻種須要揀去 粒長而色紅者,以河水浸瓦器內。晝浸夜收。芽長二 三分許,抖鬆撒於田中。撒時須候晴明天氣。GJfont稻草 灰於上,隨用大糞澆之。農書云:以雪水浸種,倍收,且 不生蟲。

五加皮,清明時,取未放葉嫩芽,鹽淖熏乾,翠色可愛, 用以點茶,皮可釀酒。

四民月令:齊人呼寒食為冷節。

《月令章句》:自胃一度至畢六度,謂之大梁。之次清明, 居之趙之分野。

《齊民要術·作寒食漿法》:以三月中清明前夜,炊飯。雞 向鳴,下熟飯於甕中,以滿為限。數日後,便酢中飯,因 家常炊三四日,輒以新炊飯一碗酘之。每取漿,隨多 少,即新汲冷水添之。訖,夏餐漿並不敗,而常滿所以 為異。

穀田:三月上旬及清明節,桃始華,為中時。

清明節前二日,夜,雞鳴時,炊黍熟,取釜湯遍洗井口, 甕邊地,則無馬蚯,百蟲不近井甕矣。

食譜:張手美家,寒食冬凌粥。

柳宗元書:近世禮重拜掃,今闕者四年。每遇寒食,北 向長號,以首頓地。想田野道路,士女遍滿,皁隸傭丐 皆得上父母丘壟,馬醫夏畦之鬼,無不受子孫追養 者。

《劉夢得詩話》:為詩用僻字,須有來處。宋考功詩:馬上 逢寒食,春來不見餳。嘗疑此餳字,因讀毛詩鄭箋,說 吹簫處,云即今賣餳人家物。

五色線:龍安有騎火茶最上,不在火前,不在火後故 也。清明改火,故曰騎火茶。

《墨客揮犀》:鎮陽,於諸節中,尤重寒食。是日不問貧富, 皆製新衣,煥然滿目。云一歲終,惟此日易衣,雖甚敝 不復易,至來歲是日,復圖一新也。余素知北人重此 節,然不聞有易衣之俗。自閩嶺已南,視此節,則若不 聞矣。故沈佺期謫嶺表日有詩云:嶺外逢寒食,春來 不見餳。鎮陽新甲子,何日是清明。則南北異俗,可知 矣。

《嬾真子》:唐人欲作寒食詩,欲押餳字,以無出處,遂不 用。殊不知出於六經及楚辭也。《周禮·小師掌教·簫注》 簫編小竹管,如今賣飴餳者所吹。有《瞽詩·簫管備舉 箋》云:簫編小竹管,如今賣飴餳者所吹也。啟如篴,併 而吹之,招魂,曰粔籹蜜,餌有GJfont餭。些注云:GJfont,餭餳也。 但戰國時謂之GJfont餭,至後漢時謂之餳耳。 《事物紀原》:世俗,每至清明,以菱成秫,以杏酪煮為薑 粥,俟其凝冷,裁作薄葉,沃以餳,若蜜而食之,謂之菱 糕。

《括異志》:嘉興縣西南六十步,《地志》云:晉歌妓蘇小小 墓,今有片石,在道判廳,曰蘇小小墓。凝寒食詩云: 嘉興郭裏逢寒食,落日家家拜掃歸。只有縣前蘇小 小,無人送與紙錢灰。

《周益公日記》:清明斷雪。

《搜採異聞錄》:今之人謂寒食為一百五日。以其自冬 至之後至清明,歷節氣五,凡為一百七日,而先兩日 為寒食,故云。他節皆不然也。杜老有鄜州一百五日 夜對月一篇,江西宗派詩云:一百五日足風雨,三十六峰勞夢魂,一百五日寒食雨,二十四番花信風之 類是也。吾州城北芝山寺,為禁煙遊賞之地。寺僧欲 建華嚴閣,請予作勸緣疏,其末一聯云大善知識五 十三永壯人天之仰,寒食清明一百六鼎來道俗之 觀。或問一百六所出,應之曰:元微之連昌宮詞初過 寒食一百六,店舍無煙宮樹綠。是以用之。

《癸辛雜識》:清明,太學假三日,武學一日。

綿上火禁升。平時禁七日,喪亂以來猶三日。相傳火 禁不嚴,則有風雹之變。社長輩至日,就人家,以雞翎 掠GJfont灰。雞羽稍焦卷,則罰香紙錢。有疾及老者,不能 冷食,就介公廟十乞小火,吉則燃木炭取不煙;不吉 則死不敢用火。或以食,暴日中,或埋食器於羊馬糞 窖中,其嚴如此。戊戌歲,賈莊數少年,以禁火日,飲酒 社樹下,用柳木取火溫酒。至四月風雹大作,有如束 箱,柳根者在其中,數日乃消。又云火禁中,雖冷食無 致病者。

《通考》:清明日,所插簷柳,可止醬醋潮溢。

《暖姝由筆》:大寒前後十日,為陽宅亂歲。寒食前後十 日,為陰宅亂歲。今人不知,但指臘底二十四夜為亂 歲。

《農政全書》:GJfont豆,清明日下種,以灰蓋之,不宜土覆,芽 長分栽。

《本草綱目》:林洪《清供》云:寒具,捻頭也,宜禁煙;用即今 GJfont子也。以糯粉和GJfont,入少鹽,牽索紐捻成環釧之形, 油煎食之。

本草集解:北方寒食,采茸母草和粉食。宋徽宗詩茸 母初生識禁煙者是也。

蒸餅是酵糟發成單GJfont,所造丸藥所須,及寒食日蒸 之,至皮裂,去皮懸之,風乾。臨時以水浸脹,擂爛、濾過、 和脾胃及三焦藥,甚易消化。

《居家必用》:清明日,取戌方上土,剪狗毛作泥,塗房戶 內孔穴,則蛇鼠諸蟲永不敢入也。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