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曆象彙編/歲功典/第042卷

曆象彙編 歲功典 第四十一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曆象彙編 第四十二卷
曆象彙編 歲功典 第四十三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曆象彙編歲功典

 第四十二卷目錄

 夏部彙考

  易經大有

  書經周官

  詩經唐風綢繆章

  禮記王制

  周禮春官 夏官 秋官

  爾雅釋天

  易通統圖南陸

  尚書大傳種黍

  孝經鉤命決時政

  素問四氣調神大論篇 玉機真藏論篇 六節藏象論篇 診要經終論篇 脈要精

  微論篇 藏氣法時論篇

  汲冢周書大聚解

  管子幼官篇 四時篇 五行篇 七臣七主篇 禁藏篇 度地篇 輕重己篇

  尸子夏為樂

  漢書律歷志 天文志

  淮南子天文訓 時則訓 五位 主術訓 汜論訓

  春秋繁露五行逆順篇 五行五事篇

  大戴禮記千乘篇

  晉書律歷志

  陸機纂要連陰綿雨

  梁元帝纂要夏時景略

  農政全書夏氣十八候

  遵生八牋夏三月調攝總類 修養心臟法 四五六月行心臟導引法 夏季攝

  生消息論 夏時幽賞

  直隸志書肅寧縣

  浙江志書紹興府

  江西志書武寧縣 寧州 萬安縣

  湖廣志書茶陵州

  福建志書福寧州

  廣東志書順德縣 新安縣 石城縣 儋州

 夏部藝文一

  夏日可畏賦      唐賈嵩

  夏賦         宋吳淑

  夏雲多奇峰賦    明錢文薦

歲功典第四十二卷

夏部彙考编辑

《易經》
编辑

大有编辑

象曰:火在天上,大有。

集解荀爽曰:夏,火王在天,萬物並生,故曰大有。

《書經》
编辑

《周官》
编辑

司馬掌邦政,統六師,平邦國。

蔡傳夏官卿,主戎馬之事。

《詩經》
编辑

《唐風·綢繆章》
编辑

三星在隅。

心星在隅,謂四月之末,五月之中。

三星在戶

心星在戶,謂五月之末,六月之中。

《禮記》
编辑

《王制》
编辑

天子諸侯宗廟之祭夏,曰禘。

陳注鄭氏曰:此GJfont夏殷之祭名,周則夏曰礿疏。曰禘者,次第也。夏時物雖未成,宜依時,次第而祭之。

《周禮》
编辑

《春官》
编辑

大宗伯,以禴夏享先王。

訂義鄭鍔曰:夏以樂為主,尚樂者,陽氣浸盛,樂由陽來也。

以賓禮親邦國,夏見曰宗。

訂義鄭康成曰:宗尊也,欲其尊王也。

《夏官》
编辑

司馬

訂義薛平仲曰:春官掌禮,所以為厚天下之仁,禮不足而後政及之,所以為正天下之義。仁以起天下不忍,不由禮之心;義以制天下不敢,不由禮之心;政典所以有法于夏。 鄭鍔曰:夏者,南方之時,萬物相見之地。于五事為禮。夏官掌政,欲見政出于禮之意。

《秋官》
编辑

大行人掌大賓之禮,及大客之儀,以親諸侯。夏宗以 陳天下之謨。

訂義鄭鍔曰:夏者,文明之時謨,欲其明顯,然著于耳、目,故取文明之時,以陳之。

《爾雅》
编辑

《釋天》
编辑

夏為朱明。

夏之氣,和則赤而光明。

夏為長嬴。

此亦夏之別號。

暴雨謂之涷。

今江東,呼夏月暴雨,為涷雨。

《易通統圖》
编辑

《南陸》
编辑

夏日行東南赤道,曰南陸。

《尚書大傳》
编辑

種黍编辑

主夏者火,火昏中,可以種黍菽。

《孝經鉤命決》
编辑

《時政》
编辑

夏政不失甘雨時。

《素問》
编辑

《四氣調神大論篇》
编辑

夏三月,此為蕃秀。

蕃茂也,陽氣浮長,故為茂盛,而華秀也。

天地氣交,萬物華實。

夏至,陰氣微上,陽氣微下,故為天地氣交。陽氣施化,陰氣結成,成化相合,故萬物華實也。

夜臥早起,無厭于日。

夜臥早起,養長之氣也。無厭于長日,氣不宜惰也。

使志無怒,使華英成秀。

長夏火土,用事怒則肝氣易逆,脾土易傷,故使志無怒。而使華英成秀,華者,心之華,言神氣也。

使氣得泄,若所愛在外。

夏氣浮長,故欲其疏。洩氣泄則膚腠宣通,時氣疏暢,有若好樂之在外也。

此夏氣之應,養長之道也。

凡此應夏氣者,所以養長氣之道也。

逆之則傷心,秋為痎瘧,奉收者少,冬至重病。

心屬火王於夏,逆夏長之氣,則傷心矣。心傷至秋,為痎瘧。因奉收者少故也。GJfont夏之陽氣浮長於外,至秋而收斂於內。夏失其長,秋何以收。至秋時,陰氣上升,下焦所出之陰,與上焦所逆之陽,陰陽相搏,而為寒熱之陰瘧也。夫陽氣發原於下焦,陰藏春生於上,夏長於外,秋收於內,冬藏於下。今夏逆於上,秋無以收,收機有礙,則冬無所藏。陽不歸原,是根氣已損。至冬時寒水,當令無陽熱溫配,故冬時為病,甚危險也。有云:逆夏氣則暑氣傷心,至秋成痎瘧,此亦邪氣伏藏於上,與陽氣,不收之義相同。但四時皆論藏,氣自逆而不涉外淫之邪,是不當,獨以夏時為暑病也。

《玉機真藏論篇》
编辑

帝曰:夏脈如鉤,何如而鉤。岐伯曰:夏脈者,心也。南方, 火也,萬物之所以盛長也。故其氣來盛去衰,故曰鉤。 反此者病。

心脈通於夏氣,如火之發焰,如物之盛長。其氣惟外出。故脈來盛而去悠,有如鉤象。其本有力而肥,其環轉則秒而微也。

帝曰:何如而反。岐伯曰:其氣來盛,去亦盛,此謂太過, 病在外。其氣來不盛,去反盛,此謂不及,病在中。

來盛者,盛長之本氣也,去亦盛者,太過於外也。來不盛者,盛長之氣衰於內也,去反盛者,根本虛而末反盛也。

帝曰:夏脈太過與不及,其病皆何如。岐伯曰:太過則 令人身熱而膚痛,為浸淫。其不及,則令人煩心,上見 欬唾,下為氣泄。

身熱膚痛者,心火太過,而淫氣於外也。浸淫膚受之瘡,火熱盛也。其不及則反逆於內,上熏肺而為欬唾,下走腹而為氣泄矣。夫心氣逆則為噫,虛逆之氣不上出,而為噫。則下行,而為氣泄。氣泄者,得後與氣快然如衰也。

《六節藏象論篇》
编辑

心者,生之本神之變也,其華在面,其充在血脈,為陽 中之太陽,通于夏氣。

心主血,中焦受氣,取汁化赤而為血。以奉生身,莫貴于此。故為生身之本。心藏神而應變萬事,故曰:神之變也。十二經脈,三百六十五絡,其氣血皆上于面。心主血脈,故其華在面也。在體為脈,故其充在血脈,其類火而位居尊高,故為陽中之太陽,

而通于夏氣。夏主火也。

《診要經終論篇》
编辑

三月四月,天氣正方,地氣定發,人氣在脾。

三月四月,天地之氣正盛,而人氣在脾。辰巳二月,足太陰,陽明之所主也。

五月六月,天氣盛,地氣高,人氣在頭。

生長之氣從地而升,故肝而脾,脾而直上于巔頂也。歲六甲而以五月、六月,在頭者;止論五藏也。故曰奇恆五中。又曰章五中之情。按奇恆之道,論五藏之神氣。五藏者,三陰之所主也。人氣在頭者,厥陰與督脈會于巔,與五藏合而為三陰也。三陰之氣,乃少陽相火所主,相火即厥陰包絡之火也。

《脈要精微論篇》
编辑

夏日在膚,泛泛乎,萬物有餘。

在于皮膚,浮在外也。泛泛,充滿之象。萬物有餘,盛長之極也。

《藏氣法時論篇》
编辑

心主夏手,少陰太陽,主治其日丙丁,心苦緩,急食酸 以收之。

心主夏火之氣,手少陰主丁火,太陽主丙火,二者相為表裏,而主治其經氣,丙為陽火,丁為陰火,在時主夏,在日為丙丁。吳氏曰:心以長養為令,志喜而緩,緩則心氣散逸,自傷其神矣。急宜食酸以收之。

《汲冢周書》
编辑

《大聚解》
编辑

禹之禁,夏三月,川澤不入網罟,成魚鱉之長。

《管子》
编辑

《幼官篇》
编辑

夏行春政,風行;冬政落重,則雨雹;行秋政,水十二。小 郢至德十二,絕氣下,下爵賞十二,中郢賜與十二,中 絕收聚十二,大暑至盡善十二,中暑十二,小暑終三 暑,同事七舉時節,君服赤色,味苦味,聽羽聲,治陽氣, 用七數,飲於赤后之井,以毛獸之火爨,藏薄純行篤 厚,坦氣修通。凡物開靜形生,理定府官明名分,而審 責於群臣,有司則下不乘上,賤不乘貴,法立數得而 無比周之民,則上尊而下卑,遠近不乖。此居於圖南 方方外。

《四時篇》
编辑

南方曰日,其時曰夏,其氣曰陽。陽生火與氣,其德施 舍,修樂其事,號令賞賜、賦爵、受祿、順鄉,謹修神祀,量 功賞賢,以動陽氣。九暑乃至,時雨乃降,五穀、百果乃 登。此謂日德中央。曰土。土德實輔,四時入出以風雨, 節土益力,土生皮、肌膚,其德和平用均,中正無私,實 輔四時。春嬴育,夏養長,秋聚收,冬閉藏。大寒乃極,國 家乃昌,四方乃服。此謂歲德。日掌賞,賞為暑;歲掌和, 和為雨。夏行春政則風行。秋政則水行。冬政則落是。 故夏三月,以丙丁之日,發五政。一政曰:求有功,發勞 力者而舉之;二政曰:開久墳,發故屋,辟故窌,以假貸; 三政曰:令禁扇,去笠,毋扱免,除急漏田廬;四政曰:求 有德、賜布施於民者而賞之;五政曰:令禁罝設禽獸, 毋殺飛鳥。五政苟時,夏雨乃至也。

《五行篇》
编辑

睹丙子火,行御,天子出令。命行人內御,令掘溝澮津, 舊塗。發藏任君,賜賞君子。修游馳以發地氣,出皮幣。 命行人修春秋之禮,於天下諸侯。通天下御者兼和。 然則天無疾風,草木發奮,鬱氣息,民不疾,而榮華蕃。 七十二日而畢。睹戊子土,行御。天子出令。命左右司 徒內御,不誅不貞,農事為敬,大揚惠言,寬刑死緩罪 人出,國司徒令,命順民之功力,以養五穀。君子之靜 居,而農夫修其功力,極然則天為粵宛,草木養長,五 穀蕃實秀大,六畜犧牲,具民足財國富,上下親,諸侯 和,七十二日而畢。

按:行人,行使之官也。舊塗,謂先時濟水處,當設其津梁也。任,委也,藏中委積也。當發用之,即以充君之賞賜也。游馳,謂游戲馳馬也,貞正也。太陽用事,時方長育,故無所誅戮,無責正,以助養氣也。夏時,農事尤盛,順而敬之也,粵厚也,宛順也。天為厚順,不逆時氣也。

睹丙子火,行御,天子敬行,急政旱,札苗死,民厲,七十 二日而畢。睹戊子土,行御,天子修宮室,築臺榭,君危 外,築城郭,臣死,七十二日而畢。

《七臣七主篇》
编辑

夏無遏水,達名川,塞大谷,動土功,射鳥獸。夏政不禁, 則五穀不成。

《禁藏篇》
编辑

夏賞五德,滿爵祿,遷官位,禮孝弟,復賢力,所以勸功 也。

《度地篇》
编辑

當夏三月,天地氣壯。大暑至,萬物榮華,利以疾耨殺 草薉,使令不欲擾。命曰:不長不利作土功之事,放農焉利,皆耗十分之五,土功不成。

《輕重己篇》
编辑

以春日至始,數四十六日,春盡而夏始,天子服黃而 靜處,朝諸侯、卿大夫、列士,循于百姓,發號出令曰:毋 聚大眾,毋行大火,毋斷大木,誅大臣,毋斬大山,毋戮 大衍,滅三大而國有害也。天子之夏禁也。

以春至始,數九十二日,謂之夏至。而麥熟,天子祀 于太宗,其盛以麥。麥者,穀之始也。宗者,族之始也。同 族者,人殊族者處,皆齊。大材出祭王母,天子之所以 主始而忌諱也。

《尸子》
编辑

《夏為樂》
编辑

夏為樂,南方為夏。夏,興也。南,任也。是故萬物莫不任 興蕃殖,充盈樂之至也。

《漢書》
编辑

《律歷志》
编辑

太陽者,南方南任也,陽氣任養物,于時為夏。夏,假也。 物假大,乃宣平。

《天文志》
编辑

熒惑曰:南方夏火,禮也,視也。禮虧視失,逆夏令,傷火 氣,罰見熒惑。

《淮南子》
编辑

《天文訓》
编辑

南方,火也,其帝炎帝,其佐朱明,執衡而治夏,其神為 熒惑,其獸朱鳥,其音徵,其日丙丁。

春分四十六日,而立夏,大風濟,音比夾鍾。加十五日, 指巳,則小滿,音比太簇。加十五日,指丙,則芒種,音比 大呂。加十五日,指午,則陽氣極,故曰有。四十六日,而 夏至,音比黃鍾。加十五日,指丁,則小暑,音比大呂。加 十五日,指未,則大暑,音比太簇。

太陰治夏,則欲布施宣明。

《時則訓》
编辑

夏行春令,風行秋令,蕪行冬令格。

《五位》
编辑

南方之極,自北戶孫之外,貫顓頊之國,南至委火炎 風之野。赤帝祝融之所司者,萬二千里。其令曰:爵有 德,賞有功,惠賢良,救饑渴,舉力農,賑貧窮,惠孤寡,憂 罷疾,出大祿,行大賞,起毀宗,立無後,封建侯,立賢輔。

《主術訓》
编辑

人君上因天時,下盡地財,中用人力,丘陵阪險不生 五穀者,以樹竹木。夏取果蓏,以為民資。

《汜論訓》
编辑

古者,民澤處復穴,夏日不勝暑熱蚊GJfont,聖人乃作,為 之築土構木,以為宮室。

《春秋繁露》
编辑

《五行逆順篇》
编辑

火者,夏成長木。朝也,舉賢良,進茂才,官得其能,任得 其力,賞有功,封有德,出貨財,振困乏,正封疆,使四方 恩及于火,則火順人而甘露降。恩及羽蟲,則飛鳥大 為黃鵠,出見鳳凰翔。如人君惑于讒邪,內離骨肉,外 疏忠臣,至殺世子,誅殺不辜,逐忠臣,以妾為妻,棄法 令,婦妾為政,賜予不當,則民病,血壅腫,目不明,咎及 于火。則大旱,必有火GJfont。摘巢採鷇,咎及羽蟲,則蜚鳥 不為,冬應不來,梟鶚群鳴,鳳凰高翔。

《五行五事篇》
编辑

王者能知,則知善惡。知善惡,則夏氣得。故哲者主夏。 夏,陽氣始盛,萬物兆長,王者不掩明,則道不退塞。而 夏至之後,大暑隆,萬物茂,育懷任。王者恐明不知賢 不肖,分明白黑。于時,寒為賊,故王者輔以賞賜之事, 然後夏草木不霜,火炎上也。夏行春政則風,行秋政 則水,行冬政則落。夏失政則冬不凍冰,五穀不藏,大 寒不解。

《大戴禮記》
编辑

《千乘篇》
编辑

司馬司夏,以教士車甲。凡士執伎論功,修四衛,強股 肱,質射御,才武聰慧。治眾長卒。所以為儀,綴于國出。 可以為率,誘于軍旅。四方諸侯之遊士,國中賢餘秀 興閱焉。方夏三月,養長秀蕃,庶物于時,有事享于皇 祖,皇考,爵士之有慶者,七人以成夏事。

《晉書》
编辑

《律歷志》
编辑

火音徵,三分宮去一,以生其數,五十四,屬火者,以其 徵清事之象也,夏氣和,則徵聲調。

《陸機纂要》
编辑

《連陰綿雨》
编辑

夏樹名連陰,夏雨名綿雨。

《梁元帝纂要》
编辑

夏時景略编辑

夏曰朱明,朱夏,炎夏,三夏,九夏。天曰昊天。風曰炎風。 節曰炎節。草曰茂草,雜草。木曰蔚林,茂林,密樹,茂樹。

==
《農政全書》
==

夏氣十八候编辑

孟夏,立夏節氣,初五日,螻蟈鳴;次五日,蚯蚓出;後五 日,王瓜生。次小滿,中氣,初五日,苦菜秀;次五日,靡草 死;後五日,麥秋至。次仲夏,芒種節氣,初五日,螳螂生; 次五日,鵙始鳴;後五日,反舌無聲。次夏至,中氣,初五 日,鹿角解;次五日,蜩始鳴;後五日,半夏生。次季夏,小 暑節氣,初五日,溫風至;次五日,蟋蟀居壁;後五日,鷹 始鷙。次大暑中氣,初五日,腐草為螢;次五日,土潤溽 暑;後五日,大雨時行。凡此六氣,一十八候,皆夏氣正 長養之令。

《遵生八牋》
编辑

夏三月調攝總類编辑

禮記曰:南方曰夏,夏之為言,假也,養之長,之假,之仁 也。《太元經》曰:夏者,物之修長也。董仲舒曰:陽長,居大 夏,以生育萬物。《淮南子》曰:夏為衡,衡以平物,使之均 也。《漢律志》曰:南者,任也,陽GJfont于時,任養萬物,故君子 當因時節,宣調攝,以衛其生。

立夏,火相;夏至,火旺;立秋,火休;秋分,火廢;立冬,火內; 冬至,火死;立春,火歿;春分,火胎。言火孕于木之中矣。

修養心臟法编辑

當以四月、五月;弦朔清日,面南端坐,叩齒九通,漱玉 泉三次,靜思注想,吸離宮,赤GJfont入口,三吞之,閉GJfont三 十息,以補呵GJfont之損。

四五六月行心臟導引法编辑

可正坐,兩手作拳用力,左右互築,各五六度,又以一 手向上,拓空,如擎石米之重。左右更手,行之。又以兩 手交叉,以腳踏手中,各五六度,閉GJfont,為之去心胸風 邪諸疾。行之良久,閉目三咽津,叩齒三通,而止。

夏季攝生消息論编辑

夏三月屬火,主于長養心GJfont,火旺,味屬苦。火能剋金, 金屬肺,肺主辛,當夏飲食之味,宜減苦增辛,以養肺。 心GJfont當呵以疏之,噓以順之。三伏內,腹中常冷,特忌 下利,恐泄陰氣,故不宜鍼灸,惟宜發汗。夏至後,夜半 一陰生,宜服熱物,兼服補腎湯藥。夏季心旺,腎衰,雖 大熱,不宜喫冷,淘冰雪,蜜水、涼粉、冷粥、飽腹,受寒,必 起霍亂。莫食瓜、茄,生菜,原腹中方受陰GJfont,食此凝滯 之物,多為癥塊。若患冷GJfont痰火之人,切宜忌之,老人 尤當慎護。平居簷下、過廊、衖堂、破窗,皆不可納涼。此 等所在雖涼,賊風中人最暴,惟宜虛堂、淨室、水亭、木 陰,淨潔空廠之處,自然清涼。更宜調息淨心,常如冰 雪在心,炎熱亦于吾心少減,不可以熱為熱,更生熱 矣。每日宜進溫補平順丸散,飲食溫暖,不令太飽,常 常進之,宜桂湯、豆蔻。熟水,其于肥膩,當戒。不得于星 月下露臥,兼便睡著。使人扇風取涼,一時雖快,風入 腠裏,其患最深。貪涼兼汗身,當風而臥,多風痹,手足 不仁,語言蹇澀,四肢癱瘓。雖不人人如此,亦有當時 中者,亦有不便中者。其說何也,逢年歲方壯,遇月之 滿,得時之和,即幸而免,至後還發。若或年力衰邁,值 月之空,失時之和,無不中者。頭為諸陽之總,尤不可 風,臥處宜密防小隙微孔,以傷其腦戶。夏三月,每日 梳頭一二百下,不得梳著頭皮,當在無風處梳之,自 然去風明目矣。

養生論曰:夏謂蕃秀,天地GJfont交,萬物華實,夜臥早起, 無厭于日,使志無怒,使華成實,使GJfont得泄,此夏GJfont之 應長養之道也。逆之則傷心,秋發痎瘧,奉收者少,冬 至病重。

又曰:夏GJfont熱,宜食菽,以寒之不可一于熱也。禁飲溫 湯,禁食過飽,禁濕地臥并穿濕衣。

又曰夏日不宜大醉,清晨喫炒蔥頭,酒一二杯,令人 血GJfont通暢。 又曰:風毒腳GJfont,因腎虛而得。人生命門屬腎,夏月精 化為水,腎方衰絕,故不宜房色過度,以傷元GJfont。 又曰:夏月宜用五枝湯洗浴,浴訖,以香粉傅身,能驅 瘴毒,疏風GJfont,滋血脈,且免汗濕陰處,使皮膚燥癢。 夏三月,丁巳、戊申、己巳、丑未、辰日宜煉丹藥。

夏三月,頭臥宜向南,大吉。

夏三月,六GJfont一十八候,皆正長養之,令勿起土、伐大 樹。

千金方曰:夏七十二日,省苦增辛,以養肺GJfont。 內經曰:夏季,不可枕冷石並鐵物取涼,大損人目。 陶隱居曰:冰水止可浸物,使驅日曬暑GJfont,不可作水 服入腹內,冷熱相搏成疾。若多著飴糖拌食,以解酷 暑亦可。

書曰:夏至後,秋分前,忌食肥膩,餅霍、油酥之屬,此等 物與酒、漿、瓜、果極為相妨。夏月多疾以此。

又曰:夏勿露臥,令人皮膚成癬,或作面瘋。

又曰:夏傷暑熱,秋必痎瘧,忽遇大寒,當急時避,人多 率受時,病由此而生。

參贊書曰:日色曬熱,石上、凳上,不可便坐,搐熱生豚 瘡,冷生疝GJfont,人自大;日色中熱處曬,回,不可用冷水 洗面,損目;伏熱在身,勿得飲冷水,及以冷物激身,能殺人。

書云:五六月,深山澗中,停水多有魚鱉精涎在內,飲 之成瘕。

金匱要略曰:夏三月不可食豬心,恐死GJfont犯我靈臺 耳。宜食苦GJfont以益心。 千金異方曰:夏三月丙丁日,忌夫婦容止。

五枝湯方

桑枝, 槐枝, 桃枝, 柳枝,各一握 麻葉,半斤煎湯, 一桶去渣,溫洗,一日一次。

傅身香粉方

粟米作粉,一斤,無粟米以葛粉代之, 青木香, 麻 黃根, 香附子, 甘松, 藿香, 零陵香, 已上 各二兩,搗羅為末,和粉拌勻,作稀絹袋盛之,浴後撲 身。

夏時幽賞编辑

蘇堤看新綠

三月中旬,堤上桃柳新葉,黯黯成陰,淺翠嬌青,籠煙 若濕,一望上下,碧雲蔽空,寂寂撩人,綠侵衣袂。落花 在地,步蹀殘紅,恍入香霞堆裏。不知身外更有人世。 知己清歡,持觴,覓句,逢橋,席賞,移時而前,如詩不成, 罰以金谷酒數。

東郊玩蠶山

初成蠶箔,白繭團團,玉砌銀鋪,高下叢簇,絲聯蓓虆, 儼對雪嶠,生寒冰,山耀日。時見田翁稱慶,鄰婦相邀, 村村撾鼓賽神,繰車煮繭,倉庚促織,柳外鳴梭,布穀 催耕,桑間喚雨。清和風日,春服初成,歌詠郊遊,一飽 菜羹麥飯。因思王建詩云已聞鄰里催織作,去與誰 人身上著之句,羅綺遍身,可不念此辛苦。

三生石談月

中竺後山,鼎分三石,居然可坐。傳為澤公三生遺跡。 山僻景幽,雲深境寂,松陰樹色,蔽日張空,人罕遊賞。 炎天月夜,煮茗烹,與禪僧、詩友,分席相對,覓句、賡 歌、談禪、說偈。滿空孤月,露浥清輝,四野輕風,樹分涼 影。豈儼人在冰壺,直欲談空玉宇。寥寥巖壑,境是仙 都,最勝處矣。忽聽山頭鶴唳,溪上雲生,便欲駕我仙 去,俗抱塵心,蕭然冰釋,恐朝來去。此是即再生五濁 慾界。

飛來洞避暑

靈鷲山下巖洞,玲瓏週迴,虛敞指為西域飛來一小 巖也。GJfont涼石冷,入徑凜然。洞中陡處,高空若堂。窄處 方斗若室,俱可人行無礙。頂處三伏燻人,燎肌燔骨, 坐此披襟散髮,把酒放歌,俾川鳴谷應,清冷灑然,不 知人世,今為何月。顧我絺綌不勝秋盡矣。初入體涼, 再入心涼,深入毛骨,隱隱襲人,霞標雲彩,弄雨攲風, 芳華與四圍,山色交映,攜舟捲席,相與枕藉乎舟中。 月香度酒,露影濕衣,歡對忘言,儼共淨友抵足,中宵 清夢,身入匡廬,蓮社中矣。較與紅翠相偎,衾枕相狎 者,何如哉。更顧後期與君常住淨土。

湖心亭採蓴

舊聞蓴生越之湘湖,初夏思蓴,每每往彼採食。今西 湖三塔基傍,蓴生既多且美。菱之小者,俗謂野菱,亦 生基畔。夏日剖食,鮮甘異常,人少知其味者。余每採 蓴剝菱,作野人芹薦,此誠金波玉液,清津碧荻之味, 豈與世之羔烹,兔炙,較椒馨哉。供以水蔌,啜以松醪, 詠思蓴之詩,歌採菱之曲,更得嗚嗚牧笛數聲,漁舟 款乃相答,使我狂態陡作,兩腋風生,若彼飽膏腴者, 應笑我輩寒淡。

湖晴觀水面流虹

湖山過雨,殘日烘雲,巒靄浮煙,林鋪翠,濕浴晴,鷗鷺 爭飛,拂袂荷風薦爽。忽焉長虹亙天,五色熾焰,影落 湖波,光彩浮耀。乍駭蛟騰在淵,滉盪上下,水天交映, 爍電絕流,射日蒸霞,似奪頹丸。晚色睥睨,靜觀景趣 高遠,不覺胸中習氣欲共水天吞吐。此豈豐城伏劍, 時為幽人,一剖璞中蘊色。

山晚聽輕雷斷雨

山樓一枕,晚涼臥醉,初足倚欄,長嘯爽豁。吟眸時,聽 南山之陽,殷雷隱隱,樹頭屋角,鳩快新晴,喚婦聲,呼 部部矣。雲含剩雨,猶著數點,飄搖西壁,月痕影落,湖 波溶漾,四山靜寂,兀坐,人閒忽送晚鐘,一清俗耳。漁 燈萬盞,鱗次比來,更換睫間幽覽,使我眼觸成迷,意 觸冥契,頓超色境勝地。

乘露剖蓮雪藕

蓮實之味美,在清晨水氣夜浮斯時。正足若日出露 晞,鮮美已去過半。當夜宿岳王祠側,湖蓮最多,曉剖 百房,飽啖,足味。藕以出水為佳,色綠為美,旋抱西子 一彎,起我中山久渴,快賞旨哉。口之於味,何甘哉。況 蓮得中通外直,藕潔,穢不可污,此正幽人素心,能不 日茹佳味。

空亭坐月鳴琴

夏日,山亭對月,暑氣西沉,南薰習習生涼,極目遙山 盤鬱,冰鏡兩湖隱約。何來鐘磬,抱琴彈月,響遏流雲高曠,撫秋鴻出塞。清幽鼓石上,流泉風雷引,可辟炎 蒸,廣寒遊。偏宜清冷,樂矣。山居之吟,悲哉。楚些之曲, 泠然指上,梅花寒徹,人間煩憤矣。噫,何能即元亮無 絃之聲,得塵世鍾期在聽哉。宜正音為之絕響。

觀湖上風雨欲來

山閣五六月間,風過生寒,溪雲欲起,山色忽陰忽晴, 湖光乍開乍合,濃雲影日,自過處,段段生陰,雲走若 飛,故開合甚疾。此景靜玩,可以忘饑。頃焉風號萬壑, 雨橫兩間,駭水騰波,湖煙潑墨,觀處心飛神動,誠一 異觀哉。有時龍見。余曾目睹龍體,僅露數尺,皆抹螺 青腹,閃珠白,矯矯盤盤,滃雲捲雨,湖水奔跳,奮若人 立,浪花噴瀑,自下而升,望驚汨,急漂疾,滂湃洶湧,栘 時乃平。對此水天,渾合恍坐。洪濛空中,樓閣飛動,不 知身在何所。因思上古太素簡朴,無華是即,雨中世 界,要知一切生滅本空,何爾執持念根,不向無所有 中解脫。

步山徑野花幽鳥

山深幽境,真趣頗多。當殘春初夏之時,步入林巒。松 竹交映,遐觀遠眺,曲徑通幽,野花隱隱生香,而臭味 恬淡,非檀麝之香濃。山禽關關弄舌,而清韻閒雅,非 笙簧之聲巧,此皆造化機局。娛目悅心,靜賞無厭,時 抱焦桐,向松陰石上,撫一二雅調,蕭然領會幻身,是 即畫中人物。遠聽山村茅屋,傍午鳴雞,伐木丁丁,樵 歌相答,經丘尋壑,更出世外。幾層此景,無競無爭,足 力所到,何地非我。傳舍又何必與塵俗惡界,區區較 尺寸哉。

《直隸志書》
各省風俗同者不載
编辑

肅寧縣编辑

夏寒主雪。諺云:夏,北風,必雨。

《浙江志書》
编辑

紹興府编辑

越中當三夏,旱甚之。時有迎龍之賽,不齋虔祈禱,惟 飾優伶及下戶少年,為諸神佛怪異,或扮故事。珠翠 燦然,綺繡陸離,彩巾錦帶,飄颺風日中。草龍則覆以 錦褾,插金首服,為鱗指節,為鎖車馬,紛然盡服飾之 鮮麗,侏儒里老慕為奇貨,爭預迎至家,飲食之用,以 GJfont異為仙為怪。其費用,率里巷為伍,度人家有無。差 派好事者,主其算。大戶競出新奇相炫耀。有一珍麗, 即侈然德色,長街通衢,迤邐回旋,觀者互奔,趨顧盼 不給,大約若GJfont富。而餘姚則以大江為界,南北各一, 宗遞相競,各以閥閱名位,假古人相況,交矜誇,甚則 相嘲誚,即觸人忌諱不顧,亦大足詫也。

《江西志書》
编辑

武寧縣编辑

夏,北風雨,蛟出,則雹。五六月,驟雨時行。

寧州编辑

夏寒,多旱。夏霧,雨。

萬安縣编辑

三四月,農夫蒔田,歌聲唱和,達於四境。連居並親厚 者,互以酒食相餉。

《湖廣志書》
编辑

茶陵州编辑

五六九月,逢福德諸神誕生,市民大飾楮衣,祀之。扮 演戲文,名曰慶神會。

《福建志書》
编辑

福寧州编辑

夏苦旱乾甚,至八九月而後有雨,田土枯焦。

《廣東志書》
编辑

順德縣编辑

歲常五六月颶風,颶風者,颶四方之風也。將發,斷虹 先見,謂之颶母。發則拔木,殺稼,潮驟長數尺,雞犬不 寧。又有石尤風,與颶風同。

新安縣编辑

夏月暴雨,風起飛砂,勢如萬馬,其氣青,謂之青東。南 北驟作,謂之北暴,又謂之鹹頭,又謂之泥浪。較颶風 而小,不必迴南,而後息。

石城縣编辑

夏月作涼茶會,俗合茶GJfont為末用,涼水發之成花,可 解熱。 夏氣盛熱,旱則疫作,雨多震雷,傷人畜,或不 雨而震。

儋州编辑

五六月,南風宜早禾,俗呼西風為早禾,GJfont殺。占禾夜 熱則雨。

夏部藝文一编辑

夏日可畏賦以昔聞宣子之於政也為韻 唐賈嵩

赫爾陽精當朱仲兮,厥狀難明。杲杲而威稜四序,炎 炎而火烈群生。九野飛塵,破氛昏而下燭。六龍銜耀, 亙天地而橫行。其初也,陰魄落彼,大明生矣。踆烏洶 洶以飛來,蒼龍黯黯而光死。輾煙霞而炎駕旁轉,洞 寰海而紅輪徐起。煙勃乎扶桑之津,鼎沸乎咸池之 水。八紘疑火井之內,六合若炎丘之裏。路岐難處,傷 哉行役之人。稼穡堪憂,嗟爾耕耘之子。始驚出地漸 見摩天曈曨,逾盛翕赩彌宣赫曦。而光碎波濤,血殷 江海。蓬勃而氣蒸林鬱,燄起山川。然則居上克明,當 中益熾,想羲氏於執熱,當亢龍之用事。照丘陵而恐 是焦元,蒸壟畝而皆成赤帝。仰之者目眩精耄,處之 者神昏體悸。草木為之生煙,峰巒以之減翠。千里無 雲,炎風不聞。木而棲者翕其翼,泉而躍者伏其群。不 黨黎甿,有異恩覃之士。無私蠻貊,終同炎德之君。可 流金而爍石,可焦頭而爛額。浩浩兮坌紅埃,融融兮 過虛碧。遂使無生禪子,愛其孤鶴片雲。休影逸人,戀 此幽松古柏。斯則晉卿執法於前代,魯史立言於往 昔。於戲猛以濟威,剛而馭下,牧於外而寇亂咸戢,升 於朝而諂諛斯寡。如夏日之赫焉,孰云不足畏也。

夏賦           宋吳淑编辑

夏,大也,養萬物令長大者也。若乃節號朱明,時為長 嬴,祝融作輔,炎帝持衡。含桃先薦,反舌無聲。或見三 星之在戶,或以五彩而辟兵。苦菜秀而靡草死,蚯蚓 出而王瓜生。若夫四時維夏,五月徂暑。或聞蟋蟀之 居壁,或見莎雞之振羽。獵西土而陳議,濫泗淵而斷 罟。天毒則草木皆乾,朱提則飛禽不度。嘉賓詣謝安 而交扇,王公見真長而吳語。或以節嗜慾而止聲色, 或以教車甲而觀才武。顧此溽暑,誠為任方。吳猛不 敺於蚊蚋,子平每避於清涼。越王念吳而握火,陸機 在洛而思鄉。戀嵇康之鍛GJfont,翫武子之螢囊。念師文 之飛雪,憶鄒衍之降霜。若夫宗伯之禬凶荒,周穆之 遊濩澤。已見班馬,復聞鳴鵙。火既鑽於棗杏,兵亦先 於GJfont戟。爾其長風扇暑,茂樹連陰,輕箑薦而纖絺御, 甘瓜浮而朱李沉。葛洪之見仙翁,每乘醉而入水。延 陵之逢高士,豈披裘而取金。當此南訛,時惟龍見。天 子飲酎,后妃獻繭。蜀相嘗見於渡瀘,禮將不聞於操 扇。復聞浚井改水,當風鼓翣。孫登容與於草裳,楊茂 逍遙於版榻。及夫腐草為螢,朱索連葷,柞氏之刊陽 木,羊欣之衣練裙。亦聞肅氏居巢,賈生賦鵩。當清和 之首夏,見恢台之化育。凌人頒冰,山虞斬木。或以服 元冰之丸,或以聽秋霜之曲。至於平叔流汗,仲都暴 日,驗秀葽之應候,識蕤賓之中律。獸既希革,物皆華 實。知離氣之初來,見陽蟲之乍出。既而衣暑服,載赤 旂,冷則飲明義之井,寒則涉樊山之溪。清露滴崑崙 之氣,夏扈趣耕稼之期。若乃南郊迎氣,方丘祀地,知 盛德之在火,見斗柄之指巳。於是惠賢良,施爵位,挺 重囚,行慶賜,既升龜,而伐蛟,亦補腎,而助肺。南宮御 女之繁奏,北窗羲皇之傲睨。若能角黍應時令之制, 綵絲通問遺之情,縈朱索以飾戶,帶靈符而辟兵。鴝 鵒之舌初剪,蟾蜍之角俄生。葅龜義著,鑄鏡功精。蹋 百草以遐騖,棹飛鳧而迅征。蓄蘭為木,縛艾成形。投 汨羅而楝葉斯在,祠蒼梧而童舞方呈。世偉曹娥之 節,俗傳介子之名。田文以高戶獲舉,胡廣以流罋復 生。彼鎮惡之與紀邁,王鳳之與信明。並茲辰之誕育, 咸垂世而揚名。若夫火行畏金,伏於庚日。曼倩之割 賜肉,張氏之祠黃石。羊酪既云其供費,巴蜀亦聞其 自擇。嵇含因熱以思風,程曉閉門而避客。元謨之井 方開,秦穆之祠始益。河朔有避暑之飲,鄴下有頒冰 之錫。遵湯餅於時俗,薦麥瓜於宗祏。斯皆夏令之所 施,故紀之以備遺逸也。

夏雲多奇峰賦      明錢文薦编辑

客有依樹而息影,臨流而賦詩者。會追河朔,遊擬南 皮,碧沼暑退,玉壺冰隨。羽觴罷,舉紈扇,停揮聊,移遠 目。忽睹靈奇於時,似煙非煙,如霧非霧。絪縕而起,菴 藹而聚。合體則一柱孤擎,分狀則千巖悉具。其為峰 也,高參霄漢,遠亙天涯,峭乃崒嵂,空則谽砑。或擢根 而連杪,或敷葉而帶葩,或凌風而疊雪,或映日而流 霞。著色淺澹,布境幽遐,紛紛競賞,煜煜爭誇。髣GJfont崑 崙之五色,依稀嵩少之三花。至於綠蘿徑封,青蓮煙 葉,窈窕難測,嵯峨易睹。誰將地肺,倒插天府。驅遣豈 鞭,斲雕寧斧。則有誤認王母之輦,虛疑神女之臺。香 馥郁以猶在,態輕盈而忽來。所以望氣者,思寶鼎於 汾水,求仙者慕銀闕於蓬萊。徒惜其殘暉欲收,異彩 將散,高標半折,連影中斷。勢傾危其不支,容黯黮以 無見。類舟覆兮悽惋,同嶽頹兮眷戀。無怪乎會心者, 猶注想而凝眸。惜景者,遂興咨而發歎也。況其時值 炎蒸,氣乖潤濕,倚崖樹槁,縈岫苔澀。雖仰天而頻望, 徒觸石而罕出。儻乘龍以高飛,庶施雨之遍及。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