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曆象彙編/歲功典/第083卷

曆象彙編 歲功典 第八十二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曆象彙編 第八十三卷
曆象彙編 歲功典 第八十四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曆象彙編歲功典

 第八十三卷目錄

 孟冬部藝文一

  雒陽城銘           後漢李尤

  應鍾十月啟         梁昭明太子

 孟冬部藝文二詩詞

  步出東西門行一作冬十月  後漢曹操

  孟冬篇           魏陳思王植

  擬孟冬寒氣至        宋南平王鑠

  從拜陵登京峴           鮑照

  大同十年十月戊寅       梁簡文帝

  十月樂遊詩           唐郭震

  十月梅花書贈           盧僎

  南中感懷             樊晃

  同群公十月朝宴李太守宅      高適

  十月一日             杜甫

  孟冬               前人

  孟冬              謝良輔

  十月               樊珣

  小雪日戲題            張登

  詶樂天初冬早寒見寄       劉禹錫

  孟冬蒲津關河亭作         呂溫

  湓浦早冬            白居易

  初冬酒熟             前人

  早冬               前人

  和杜錄事題紅葉          前人

  初冬偶作寄南陽潤卿       皮日休

  和襲美初冬偶作         陸龜蒙

  和初冬偶作寄南陽潤卿次韻     前人

  小雪後書事            前人

  十月七日早起作時氣疾初愈     韓偓

  和蕭郎中小雪日詩         徐鉉

  初冬旅懷            釋懷浦

  十月二日            宋劉敞

  次孟堅初冬晴和見梨桃二花作    鄭俠

  初冬               蘇軾

  十月初吉菊始開乃與客作重九    前人

  十月十五日觀月黃樓        前人

  十月二十日晨起見枇杷      周紫芝

  十月五日集季野家歸作       程俱

  初寒               陸游

  初冬               前人

  次仲庸初冬即事二首     裘萬頊

  閒吟初冬            真桂芳

  初冬               前人

  十月十四夜           葛長庚

  十月白牡丹郢州孫氏家植也    元范梈

  初冬作              方瀾

  十月              釋善住

  十月             明文徵明

  初冬              鄭明選

  孟冬作八首巳上詩      張若羲

  漁家傲小春        宋歐陽修

  滿庭芳小春          張炎

  減字木蘭花          明吳子孝

  臨江仙小春巳上詞      陳子龍

 孟冬部選句

 孟冬部紀事

 孟冬部雜錄

 孟冬部外編

歲功典第八十三卷

孟冬部藝文一编辑

《雒陽城銘        》後漢·李尤

夏門值孟,位月在亥,陰陽不通,蝃蝀匿彩,迎冬北壇, 從陰所在。

應鍾十月啟      梁昭明太子编辑

節屆元靈,鍾應陰律。愁雲拂岫,帶枯葉以飄空;翔氣 浮川,映危樓而疊迥。胡風起截耳之凍,趙日興曝背 之思。敬想足下山岳鍾神,星辰挺秀。潛明晦跡,隱於 朝市之間;縱法化人,不混鄉閭之下。某陋巷孤遊,穿 牆自活。終朝息爨,若孔子之為貧;竟日停炊,如范生 之在職。牛衣當被,畏見王章;犢鼻親操,恐逢犬子。雖

此慚賤,而不羞貧。綺服有時,此言何述
考證.svg

孟冬部藝文二詩詞编辑

步出東西門行。一作《冬十月》。後漢·曹操

孟冬十月,北風徘徊。天氣肅清,繁霜霏霏。鶤雞晨鳴, 鴻鴈南飛。鷙鳥潛藏,熊羆窟栖。錢鎛停置,農收積場。 逆旅整設,以通賈商。幸甚至哉!歌以詠志。

孟冬篇        魏陳思王植编辑

「孟冬十月,陰氣厲清。武官誡田,講旅統兵。元龜襲吉, 元光著明。蚩尤蹕路,風弭雨停。乘輿啟行,鸞鳴幽軋。 虎賁采騎,飛象珥鶡。鐘鼓鏗鏘,簫管嘈喝。萬騎齊鑣, 千乘等蓋。」夷山填谷,平林滌藪。張羅萬里,盡其飛走。 趯趯狡兔,揚白跳翰。獵以青骹,掩以修竿。韓盧宋鵲, 呈才騁足。噬不盡紲,牽麋掎鹿。魏氏發機,養基撫弦。 都盧。尋高,搜索猴猿。慶忌孟賁,蹈谷超巒。張目決眥, 髮怒穿冠。頓熊扼虎,蹴豹搏貙。氣有餘勢,負象而趨。 獲車既盈,日側樂終。罷役解徒,大饗,離宮亂曰:「聖皇 臨飛軒,論功校獵徒。死禽積如京,流血成溝渠。明詔 大勞賜,大官供有無。走馬行酒醴,驅車布肉魚。鳴鼓 舉觴爵,擊鍾釂,無餘絕綱。」一作網《縱麟麑》,弛罩出鳳雛。 收功在羽校,威靈振鬼區。陛下長懽樂,永世合天符。

擬孟冬寒氣至     宋南平王鑠编辑

「《白露秋風始》,秋風明月初。」明月照高樓露落。一作白露《皎 元除》迨及涼風起,行見寒林疏。客從遠方至,贈我千 里書。先敘懷舊愛,末陳《久離居。一章意不盡,三復》。一作一幅 《情有餘》。願遂平生志,無使甘言虛。

從拜陵登京峴        鮑照编辑

孟冬十月交,殺氣陰欲終。風烈無勁草,寒甚有凋松。 軍井冰晝結,士馬氈夜重。晨登峴山首,霜雪凝未通。 息鞍循隴上,支劍望雲峰。表裡觀地險,昇降究天容。 東嶽覆如礪,瀛海安足窮。傷哉良永矣,馳光不再中。 衰賤謝遠願,疲老還舊邦。深德竟何報,徒令田陌空。

大同十年十月戊寅    梁簡文帝编辑

喧塵是時息,靜坐對重巒。冬深柳條落,雪後桂枝殘。 星明霧色淨,天白鴈行單。雲飛乍想閣,冰結遠疑紈。 晚橘隱重屏,枯藤帶迴竿。荻陰連水氣,山峰添月寒。

十月樂遊詩        唐郭震编辑

十月嚴陰盛,霜氣下玉臺。羅衣羞自解,綺帳待君開。 銀箭更籌緩,金爐香氣來。愁仍夜未幾,已使炭成灰。

十月梅花書贈        盧僎编辑

君不見「巴鄉氣候與華別,年年十月梅花發。上苑今 應雪作花,寧知此地花為雪。自從遷播落黔巴,三見 江上開新花。故園風花虛洛汭,窮峽凝雲度歲華。花 情縱似河陽好,客心倍傷邊候早。」春候颯驚樓上梅, 霜威未落江潭草。江水侵。一作尋天去不還,樓花覆簾 空坐攀。一向花前看白髮,幾回夢裡憶紅顏。紅顏白 髮雲泥改,何異桑田移碧海。卻想華年故國時,唯餘 一片空心在。空心弔影向誰陳,雲臺仙閣舊遊人。儻 知巴樹蓮冬發,應憐南國氣長春。

南中感懷          樊晃编辑

南路蹉跎客未回,常嗟物候暗相催。四時不變《江頭 草》,十月先開嶺上梅。

同群公十月朝宴李太守宅   高適编辑

良牧徵高賞,褰帷問考槃。歲時當正月,甲子入初寒。 已聽《甘棠》頌,欣陪旨酒歡。仍憐門下客,不作布衣看。

十月一日          杜甫编辑

有瘴非全歇為冬亦不難夜郎溪日暖白帝峽風寒 蒸裹如千室焦糖幸一柈茲辰南國重舊俗自相歡

孟冬            前人编辑

殊俗還多事,方冬變所為。破柑霜落爪,嘗稻雪翻匙。 巫峽寒都薄,烏蠻瘴遠隨。終然減灘瀨,暫喜息蛟螭。

孟冬           謝良輔编辑

江南孟冬天,荻穗軟如綿。綠絹芭蕉裂,黃金橘柚懸。

十月            樊珣编辑

憶長安十月時,華清士馬相馳。萬國來朝漢闕,五陵 共獵秦祠。晝夜歌鐘不歇,山河四塞京師。

小雪日戲題         張登编辑

甲子徒推小雪天,刺桐猶綠槿花然。陽和長養無時 歇,卻是炎州雨露偏。

詶樂天初冬早寒見寄    劉禹錫编辑

「乍起衣猶冷,微吟帽半攲。」霜凝南屋瓦,雞唱後園枝。 洛水碧雲曉,吳宮黃葉時。兩傳千里意,書札不如詩。

孟冬蒲津關河亭作      呂溫编辑

息駕非窮途,未濟豈迷津。獨立大河上,北風來吹人。 雪霜自茲始,草木當更新。嚴冬不肅殺,何以見陽春。

湓浦早冬         白居易编辑

潯陽孟冬月,草木未全衰。祇抵長安陌,涼風八月時。 日西湓水曲,獨行吟舊詩。蓼花始零落,蒲葉稍離披。 但作城中想,何異曲江池。

初冬酒熟          前人编辑

霜繁脆庭柳,風利剪池荷。月色曉彌苦,鳥聲寒更多。 「秋懷久寥落,冬計又如何。」一甕新醅酒,萍浮春水波。

===早冬            前人===十月江南天氣好,可憐冬景似春華。霜輕未殺萋萋 草,日暖初乾漠漠沙。老柘葉黃如嫩樹,寒櫻枝白是 狂花。此時卻羨閒人醉,五馬無由入酒家。

和杜錄事題紅葉       前人编辑

《寒山十月旦》,霜葉一時新。似燒非因火,如花不待春。 連行排絳帳,亂落剪紅巾。解駐籃轝看,風前唯兩人。

初冬偶作寄南陽潤卿    皮日休编辑

寓居無事入清冬,雖設樽罍酒半空。白菊為霜翻帶 紫,蒼苔因雨卻成紅。迎潮預遣收魚笱,防雪先教蓋 鶴籠。唯待支硎最寒夜,共君披氅訪林公。

和襲美初冬偶作      陸龜蒙编辑

桐下空階疊綠錢,貂裘初綻擁高眠。小爐低幌還遮 掩,酒滴灰香似去年。

和初冬偶作寄南陽潤卿次韻  前人编辑

逐日生涯敢計冬,可嗟寒事落然空。窗憐返照緣書 小,庭喜新霜為橘紅。衰柳尚能和月動,敗蘭猶擬倩 煙籠。不知海上今清淺,試與飛書問洛公。

小雪後書事         前人编辑

時候頻過小雪天,江南寒色未全偏。楓汀尚憶逢人 別,隴麥惟應欠雉眠。更擬結茅臨水次,偶因行藥到 村前。鄰翁意緒相安慰,多說明年是稔年。

十月七日早起作時氣疾初愈  韓偓编辑

疾愈身輕覺數通,山無嵐瘴海無風。陽精欲出陰精 落,天地包含紫氣中。

和蕭郎中小雪日詩      徐鉉编辑

「征西府裡日西斜,獨試新爐自煮茶。籬菊盡來低覆 水,塞鴻飛去遠連霞。」寂寥小雪閒中過,斑駁輕霜鬢 上加。算得流年無奈處,莫將詩句祝《蒼華》。

初冬旅懷         釋懷浦编辑

枕上角聲微,離情未息機。夢回三楚寺,寒入五更衣。 月沒棲禽動,霜晴凍葉飛。目慚行役早,深與道相違。

十月二日         宋劉敞编辑

十月黃河冰未澌,柳條弱弱草離離。寒蛩逐馬聲相 續,卻是江南秋半時。

次孟堅初冬晴和見梨桃二花作 鄭俠编辑

十月南天尚暑襟,幽花何怪動清吟。半扉素蕊呈修 徑,幾朵夭紅出茂林。地借小春回暖氣,目勻疏影轉 輕陰。惟應幕府多才俊,不負行臺醉客心。

初冬            蘇軾编辑

荷盡已無擎雨蓋,菊殘猶有傲霜枝。一年好景君須 記,正是橙黃橘綠時。

十月初吉菊始開乃與客作重九 前人编辑

今日我《重九》,誰謂秋冬交。黃花與我期,草中實後彫。

十月十五日觀月黃樓     前人编辑

「中秋天氣未應殊,不用紅紗照坐隅。」山下白雲橫匹 素,水中明月臥浮圖。未成短棹還三峽,已約輕舟泛 五湖。為問登臨好風景,明年還憶使君無。

十月二十日晨起見枇杷   周紫芝编辑

枝頭紅日退霜華,矮樹低牆密護遮。黃菊已殘秋後 朵,枇杷又放隔年花。

十月五日集季野家歸作    程俱编辑

賢愚孰無營,急景信可惜。如何闔廬城,乃有此閒客。 懷安豈初志,運甓有餘力。相從無何鄉,邂逅一日適。 虛窗得朝陽,寒凜作春色。琴書羅棐几,一一淨如拭。 畫沙見奇蹤,落屑非近識。似追永和還,未覺正始隔。 崢嶸衡霍囿,莽蒼雲夢澤。時華互低昂,幽鳥共深寂。 誰驅此變幻,戲納方丈域。慚公罄春釀,澆我憂思積。 豈無車公語,顧匪伯仁匹。長檠蠟華摧,起視霜月白。 酣歌美清夜,擁髻侍通德。參差吐幽妍,鑿落豔芳碧。 觥籌不留行,為問此何夕。言歸謝主人,五斗安可極。

初寒            陸游编辑

「重雲蔽白日,陂港日夜涸。秋風纔幾時,已見雪霜作。 人生各有分,豈必衣狐貉。」吳中冬蔬茂,盤著不寂寞。 摶泥治牆屋,伐篠補籬落。薄酒亦醉人,問子何不樂。

初冬            前人编辑

「鉏犁滿野及冬耕,時聽兒童叱犢聲。」逐客固宜安散 地,閒民何幸樂昇平。雪花漫漫蕎初熟,綠葉離離薺 可烹。飯飽身閒書有課,西窗來趁夕陽明。

次仲庸初冬即事二首    裘萬頃编辑

常歲霜天分外晴,一谿如練浸冰輪。今年風雨無寧 夜,誰與谿梅作「小春。」

君家秋實洞庭種,小子持來獨未黃。莫作《蘇州》書後 夢,只今正欠滿林霜。

閒吟初冬         真桂芳编辑

一架琴書一筆床,杜門荏苒送年光。囊空儘可償詩 債,腳倦猶能入醉鄉。「既老菊花偏耐久,未開梅藥已 先香。眼邊管領閒風景,不識人間更有忙。」

初冬            前人编辑

林葉新經數夜霜,地爐獨擁一山房。塵書邀我共高 閣,濁酒勸人歸醉鄉。費省家貧還似富,身閒日短亦

如長。梅花苦欲催詩興,又被梢頭半點香
考證.svg

十月十四夜        葛長庚编辑

《十月十四》夜,寒燈焰寸長。披衣臨曲水,把筆向清霜。 月透詩情冷,風吹醉面涼。故人知得否,空斷早梅腸。

十月白牡丹郢州孫氏家植也 元范梈编辑

霜檻枝頭結素雲,分明便有繡成群。紫皇為愛春風 早,時向瑤臺折贈君。

初冬作           方瀾编辑

「泬寥蕭瑟後,霽色卻怡人。」霜已千林曙,天猶十月春。 黃花蝶過晚,白葦鴈銜新。野性自夷曠,非關絕世塵。

十月           釋善住编辑

清霜欲重小春天,楊柳蕭疏帶曉煙。無奈東皇苦多 事,又傳春信到梅邊。

十月          明文徵明编辑

江南十月乍風埃,簾箔垂寒晝不開。身計蕭蕭存斷 簡,人情黯黯付深杯。雨中秋事芙蓉盡,霜後時新橘 柚來。抱病經旬賓客減,臥看香鼎篆縈迴。

初冬           鄭明選编辑

數日風纔罷,初冬水始冰。門寒朝嬾出,山近午還登。 密竹藏斑雉,枯松下黑鷹。千村穡事早,生計稍堪憑。

孟冬作八首        張若羲编辑

莫謂歲寒無友,當軒老樹亭亭。水面風來自白,山頭 日上先青。

負郭汙邪五畝,前村沼沚一灣。鳥啄荒畦隊隊,魚遊 湍水潺潺。

天邊鴻鴈雙雙,波際鷺鶩一一。舉頭仰看行雲,轉盼 回思落日。

睡熟鳥喧不覺,客來我醉欲眠。樹色年年如此,山光 處處依然。

隔溪錦樹初殘,對牖蠟梅微吐。鳥依枝上輕啼,花隱 林間暗數。

昨夜霜飛似雪,今朝霧散無煙。坐處白雲滿地,起時 紅日半天。

梅市人家大隱,桃源時節小春。禮數山翁簡略,懽情 野老殷勤。

照檻一潭寒月,當窗四面微風。弱柳千條未綠,野燒 萬井齊紅。

漁家傲小春     宋歐陽修编辑

十月小春梅蕊綻,紅樓畫閣新妝遍。鴛帳美人貪睡 暖,羞起懶,玉壺一夜冰澌滿。 樓上四垂簾不捲,天 寒山色偏宜遠。風急鴈行吹字斷,紅日晚,江天雪意 雲撩亂。

滿庭芳小春       張炎编辑

晴皎霜花,曉鎔冰羽,開簾覺道寒輕。臥聞啼鳥,生意 又園林。閒了凄涼賦筆,便而今、不聽秋聲。消凝處,一 枝借暖,終是未多情。 陽和能幾許,尋紅探粉,也恁 忺人。笑鄰娃癡小,料理花鈴。卻怕驚回睡蝶,恐和他、 草夢都醒。還知否,能消幾日,風雪灞橋深。

減字木蘭花       明吳子孝编辑

青山無數。雲擁金昌亭下路。十月溪堂。竹外梅花已 試香。 嘉賓旨酒。笑指青山來獻壽。百歲平安。人共 梅花老歲寒。

臨江仙小春      陳子龍编辑

西風料峭黃花暮,斜陽一角紅樓。羅衣添得又還休。 銀蟬寒約指,寶鴨暖藏鉤。 忽憶軟金杯自捧,重攜 殘燭淹留。於今玉漏更悠悠。不知千里夢,無奈五更 愁。

孟冬部選句编辑

《古詩玉衡》指孟冬,「眾星何歷歷。白露沾野草,時節忽 復易。」

漢司馬相如《上林賦》:「背秋涉冬,天子校獵,乘鏤象,六 玉虯,拖蜺旌,靡雲旗。」《封禪文》「濯濯之麟,遊彼靈畤。 孟冬十月,君徂郊祀。馳我君輿,帝以享祉。」

後漢張衡《西京賦》:「孟冬作陰,寒風肅殺,雨雪飄颻,冰 霜慘烈。」

晉李顒《感冬篇》,「高陽攬元轡,太皞御冬始,望舒游天 策,曜靈協燕紀。」

庾儵《冰井賦》:「孟冬之月,群陰畢升。霜雪紛其交淪,流 波結而成凌。啟南墉之重隩,將卻熱以藏冰。」

宋鮑照詩:「鉦歌首寒物,歸吹踐開冬。」

唐王珪詩:「十月五星聚,七年四海賓。」

沈佺期詩:「星明應天游,十月戒豐鎬。」

《杜甫》詩:「漢源十月交,天氣涼如秋。草木未黃落,況聞 山水幽。」漁舟上急水,獵火著高林。

宋韓維詩:「場功十月畢,田家足幽事陸游詩:「桐落井床多槁葉,菊殘衫袖尚餘香。」

孟冬部紀事编辑

《國語》:「昔武王伐殷,歲在鶉火,月在天駟,日在析木之 津。」歲,歲星也,鶉火次名。謂武王始發師東行,時殷 之十一月二十八日戊子,於夏為十月,是時歲星在 張十三度。張,鶉火也。天駟,房星也,謂戊子日月宿房 五度。津,天漢也。析木次名,謂戊子日日宿箕七度。 《詩經豳風七月章》:「十月穫稻。為此春酒,以介眉壽。」朱注 介,助也。

十月,納禾稼,黍稷重穋禾麻菽麥。納,內也,治於場 而內之。囷,倉也。十月之終,「納禾稼之所收穫者,黍、 稷、重穋、禾、麻、菽、麥之等」,納之於囷倉之中。

十月滌場,朋酒斯饗。「曰殺《羔羊》,躋彼公堂。稱彼兕觥, 萬壽無疆。」十月,民事男女俱畢,無饑寒之憂,國君 閒於政事而饗群臣。

《周禮秋官小司寇》:「孟冬祀司民,獻民數於王,王拜受 之,以圖國用而進退之。」訂義鄭鍔曰:「軒轅之角有大民、 小民之星,其神實主民。說者謂春官祭之,然春官天 府但受其數耳。司民之官言司寇及孟冬祀司民之 日獻其數,則司民之祀正司寇之所主明矣。先王以 為民之登耗必有神主之,故每歲孟冬物成之時使 司寇祀之。亦以刑者所以馭民,而民之多寡皆本乎 刑之繁省故也。司民已祀」則獻民數於王,見其奉天 以用刑,而刑不至於殘民,故其生成之數如此。王拜 受之,以圖國用,則以民之登耗,知斂之豐匱,由是而 進退所用之物。民多賦足,則進之而備禮;民少賦乏, 則退而殺禮。楊氏曰:「冢宰雖制國用,而進退之,則在 王而已。」

《左傳·莊公十六年》:鄭伯治與於雍糾之亂者,九月,殺 公子閼刖、強鉏。公父定叔出奔衛。三年而復之,曰:「不 可使共叔無後於鄭。」使以十月入,曰:「良月也,就盈數 焉。」君子謂強鉏不能衛其足。

僖公五年八月甲午,晉侯圍上陽,問於卜偃曰:「吾其 濟乎?」對曰:「克之。」公曰:「何時?」對曰:「童謠云:『丙之晨,龍尾 伏辰,均服振振,取虢之旂。鶉之賁賁,天策焞焞,火中 成軍,虢公其奔,其九月十月之交乎?丙子旦,日在尾, 月在策,鶉火中,必是時也』。」冬十二月丙子朔,晉滅虢, 虢公醜奔京師。龍尾,尾星也。日月之會曰辰。日在 尾,故尾星伏不見。鶉鶉,火星,《天策》傅說:星交,晦朔交 會。是夜日月合朔於尾,月行疾,故至旦而過。在策,周 十二月,夏之十月。

襄公十八年十二月楚師伐鄭晉人聞有楚師董叔 曰:「夭道多在西北南師不時必無功。」歲在豕韋,月 又建亥,故曰「多在西北。」不時,謂觸歲月。《豕韋》一名 《娵訾》,當亥之次也。周十二月,夏之十月,其月又建亥, 故曰「多在西北。」

《國語》:單襄公假道於陳,以聘於楚。火朝覿矣。道茀,不 可行也。火,心星也。覿,見也。朝見,謂夏正十月晨見 於辰。

《史記秦始皇本紀》:「始皇推終始五德之傳,以為周得 火德,秦代周德,從所不勝。方今水德之始,改年始朝 賀皆自十月朔,衣服旄旌節旗皆上黑。」

《封禪書》,「秦以冬十月為歲首,故常以十月上宿,郊見 通權火,拜於咸陽之旁,而衣上白,其用如經祠云。」 李奇曰:「宿,猶齋戒也。」張晏曰:「權火,烽火也,狀若井潔 皋也。其法類稱,故謂之權,欲令光明遠照,通祀所也。」 漢祀五畤於雍,五里一烽火。如淳曰:「權,舉也。」《索隱》曰: 「權,如字,一音爟。」《周禮》:「有司爟爟火官。」張晏解非也。 《漢書高祖本紀》:「元年冬十月,五星聚於東井,沛公至 霸上。」如淳曰:《張倉傳》云:「以高祖十月至霸上」,故因 秦以十月為歲首。

二年春二月,舉民年五十以上,有修行,能率眾為善, 置以為三老。鄉一人。擇鄉三老一人為縣三老,與縣 令、丞、尉,以事相教,復勿繇戍。以十月賜酒肉。

《叔孫通傳》:「漢七年,長樂宮成,諸侯群臣朝十月儀,先 平明,謁者治禮,引以次入殿門,延中陳車騎、戍卒、衛 官,設兵,張旗志。傳曰:『趨殿下,郎中俠陛,陛數百人,功 臣列侯諸將軍軍吏以次陳西方東鄉,文官丞相以 下陳東方西鄉,大行設九賓臚句傳。於是皇帝輦出 房,百官執戟傳警,引諸侯王以下至吏六百石以次』」 奉賀,自諸侯王以下,莫不震恐肅敬。至禮畢,盡伏置 法酒。諸侍坐殿上,皆伏抑首,以尊卑次起上壽。觴九 行,謁者言「罷酒。」御史執法舉不如儀者,輒引去。竟朝置酒,無敢讙譁失禮者。於是高帝曰:「吾乃今日知為 皇帝之貴也。」漢時尚以十月為正月,故行朝歲之 禮,史家追書「十月」,《志》與「幟」同音。

《高帝本紀》:「九年冬十月,淮南王、梁王、趙王、楚王朝未 央宮,置酒前殿,上,奉玉巵為太上皇壽。 十一年詔曰:『欲省賦甚,今獻未有程,吏或多賦以為 獻,而諸侯王尤多,民疾之。令諸侯王、通侯常以十月 朝獻及郡,各以其口數率,人歲六十三錢,以給獻費。 十二年冬十月,上還,過沛留,置酒沛宮,悉召故人父 老子弟佐酒』」,發沛中兒得百二十人,教之歌。酒酣,上 擊筑自歌曰:「大風起兮雲飛揚,威加海內兮歸故鄉, 安得猛士兮守四方。」令兒皆和習之。

《西京雜記》:戚夫人侍兒賈佩蘭,後出為扶風人段儒 妻。說在宮內時,十月十五日,共入靈女廟,以豚黍樂 神,吹笛擊筑,歌上靈之曲,既而相與連臂踏地為節, 歌「赤鳳凰來。」

《漢書景帝本紀》:元年冬十月,詔曰:「蓋聞古者祖有功 而宗有德,制禮樂各有由。歌者所以發德也,舞者所 以明功也。高廟酎奏《武德》《文始》《五行》之舞,孝惠廟酎 奏《文始》《五行》之舞。孝文皇帝臨天下,德厚侔天地,利 澤施四海,靡不獲福。明象乎日月,而廟樂不稱,朕甚 懼焉。其為孝文皇帝廟為《昭德》之舞,以明休德,然後 祖宗之功德施於萬世,永永無窮,朕甚嘉之。其與丞 相、列侯、中二千石、禮官具禮儀奏。」

《武帝本紀》:「元狩元年冬十月,行幸雍,祠五畤,獲白麟, 作《白麟之歌》。」獲白麟,因改元曰「元狩」也。

元封元年,詔曰:「朕登封泰山,至於梁父,然後升䄠,肅 然自新,嘉與士大夫更始。其以十月為元封元年,行 所巡至博、奉、高、蛇丘、歷城、梁父,民田租逋賦貸已除, 加年七十以上孤寡帛,人二匹。四縣無出今年算。」賜 天下民爵一級,女子百戶牛、酒。

《宋書符瑞志》:「漢宣帝神爵四年十月,鳳凰十一集杜 陵。」

「光武建武十七年十月,鳳凰五,高八九尺,毛羽五采, 集潁川郡,群鳥並從,行列蓋地數頃,留十七日乃去。」 《後漢書郅惲傳》,「汝南舊俗,太守十月享會,百里內縣 皆齎牛酒,到府讌飲。」

《明帝本紀》:永平二年「十月壬子,幸辟雍,初行養老禮。 詔曰,閒暮春吉辰,初行大射令月元日,復踐辟雍,尊 事三老,兄事五更。」《東觀記》曰:「十月元日。」

永平五年冬十月,行幸鄴,常山三老言於帝曰:「上生 於元氏,願蒙優復。」詔曰:「豐、沛、濟陽,受命所由,加恩報 德,適其宜也。今永平之政,百姓怨結,而吏人求復,令 人愧笑,重逆此縣之拳拳。其復元氏縣田租更賦六 歲,勞賜縣掾吏及門闌走卒。」

《章帝本紀》「建初五年,始行《月令》迎氣樂。」《東觀記》曰: 馬防上言:「聖人作樂,所以宣氣致和,順陰陽也。臣愚 以為可因歲首發太蔟之律,奏《雅》《頌》之音,以迎和氣。」 時以作樂器費多,遂獨行十月迎氣樂也。

《陳寵傳》:「帝敬納寵言,每事務於寬厚,是後人俗和平, 屢有嘉瑞。」漢舊事,斷獄報重,常盡三冬之月。是時帝 始改用冬初,十月而已。

《宋書符瑞志》:「安帝延光三年十月壬午,鳳凰集京兆 新豐西界槐樹。」

《後漢書東夷傳》:「高句驪以十月祭天,大會名曰東盟。 其國東有大穴,號禭神,亦以十月迎而祭之。」

濊常用十月祭天,晝夜飲酒歌舞,名之為「舞天。」 《通鑑》:魏文帝黃初二年十月己亥,公卿朝朔旦,并引 楊彪,待以客禮,賜延年椐杖、馮几。

《名畫錄》:「曹弗興之筆,代不復傳。祕閣之內,一龍而已。 吳赤烏元年十月,大帝遊青溪,見一赤龍自天而下, 凌波而行,遂命弗興圖之。」

《拾遺記》:「岱輿山有員淵千里,常沸騰,以金石投之則 爛如土。孟冬水涸,中有黃煙從地出,起數丈,煙色萬 變。山人掘之,入數尺,得燋石如炭滅,有碎火以蒸燭 投之則然而青色,深掘則火轉盛。」

《紀聞》:「晉太和中,廣陵人楊生者,畜一犬,憐惜甚至,常 以自隨。後生飲醉,臥於荒草之中,時方冬燎原,風勢 極盛,犬乃周匝嗥吠,生都不覺,犬乃就水自濡,還即 臥於草上。如此數四,周旋跬步,草皆沾濕,火至免焚 爾。」

《前涼錄》:「建興三年冬十月,蘭池長趙嬰上言,軍士張 冰於青澗水中得一玉璽,鈕,光照水外,文曰『皇帝行 璽』。張寔曰:『是非人臣所得留』。」遣使送於京師。

《弘明集》:梁有廣州南海郡人何規,以天監十四年十 月二十三日採藥於豫章胡翼山,遇一僧,手提書一 卷授規。規開視,卷內題名為「慧印三昧經。」

《雲笈七籤》:至德二年十月二十八日詔曰:「江油舊壤, 境帶靈山,自狩巴梁,屢昭感應,眷茲郡邑,合有增崇。 可昇龍州為都督府,賜號應靈郡。」

《魏書高祖本紀》,太和八年詔曰:「俸制已立,宜時班行其以十月為首,每季一請。」於是內外百官受祿有差。 《北史魏孝文帝本紀》:太和十一年冬十月甲戌,詔曰: 「孟冬十月,人閒歲隙,宜於此時導以德義。可下諸州 黨里之內,推賢而長者,教其里人,父慈子孝,兄友弟 順,夫和妻柔。不率長教者,具以名聞。」

《通典》:「後魏景穆帝立五嶽四瀆廟於桑乾水之陰,春 秋遣有司祭其山川諸神三百二十四所,每歲十月 遣祠官詣州鎮遍祀。」

《北齊書神武本紀》,普泰元年十月,歲星、熒惑、鎮星、太 白聚於觜參,色甚明。《太史占》云:「當有王者興。」是時神 武起於信都。

《北史顏惡頭傳》:惡頭妙於易筮,遊州市觀卜,有婦人 負囊粟來卜,歷七人皆不中,而強索其粟,惡頭尤之。 卜者曰:「君若能中,何不為卜?」惡頭因筮之曰:「登高臨 下,水泂泂,惟聞人聲,不見形。」婦人曰:「娠身已七月矣, 向井上汲水,忽聞胎聲,故卜。」惡頭曰:「吉。」十月三十日, 有一男子詣卜者,乃驚服曰:「是顏生耶?」相與具羊酒 謝焉。

《山堂考索》:「後周以十月祭神農、伊耆以下至毛介等 神於五郊,五方天地星宿、四靈、五帝、五官、嶽鎮,下至 原隰,各分其方合祭之。」

《隋書禮儀志》:「開皇初,社稷並列於含光門內之右,孟 冬下亥祭之。」

孟冬,祭神州之神,以太祖武元皇帝配。牲用犢二。 《袁充傳》:充年十餘歲,其父黨至門,時冬初,充尚衣葛 衫,客戲曰:「袁郎子絺兮綌兮,凄其以風。」充應聲答曰: 「唯絺與綌,服之無斁。」以是大見嗟賞。

《玉海》:唐武德元年十月四日,詔「殺氣方嚴,宜順天時, 耀威武,可大集諸軍,朕將臨校閱。」

《唐會要》:武德二年十月二十九日甲子,親祠華嶽。 《唐書禮樂志》:「孟冬祭神州地祗,以太宗配,又祭司寒 一獻。」

《選舉志》:「每歲五月頒格於州縣,選人應格,則本屬或 故任取選解,列其罷免善惡之狀,以十月會於省,過 其時者不敘,其以時至者乃考其功過,同流者五五 為聯,京官五人保之,一人識之。刑家之子、工賈異類 及假名承偽,隱冒升降者有罰。文書粟錯隱倖者駁 放之,非隱倖則不」

《唐六典》:「軍衛武官選授之制,每歲孟冬以三旬會其 人。去王城五百里,集於上旬,千里之內,集於中旬;千 里之外,集於下旬。」

《舊唐書太宗本紀》:貞觀四年冬十月十日,校獵於貴 泉谷。十三日,校獵於魚龍川。自射鹿獻於大安宮。 《唐會要》:貞觀十八年十月八日,山南獻木連理,交錯 玲瓏,有同羅目一丈之餘,井枝者二十餘所。司徒長 孫無忌曰:「自頃嘉祥雜遝,陛下推而不居,遂令史臣 閣筆,無以示後。」因相率拜賀。帝曰:「瑞應之來,朕當苦 心」勞力,以答天地。何煩致賀。

《法苑珠林》:「唐貞觀十八年十月,汾州、并州文水縣兩 界,天大雷震,空中雲內落一石下大如碓。」脊高腹 平。時西域摩伽陀菩提寺長年師來到西京,內外博 知《敕問答》云:「是龍食,二龍相爭故落下。」

《玉海》:「顯慶三年十月八日,呂才以御製雪詩為《白雪 歌》。」

唐高宗龍朔三年十月十六日,絳州介山麟見。 《唐會要》:「乾封元年十月十四日,上以四部群書傳寫 訛謬,乃詔東臺侍郎趙仁本、兼蘭臺侍郎李懷嚴、兼 東臺舍人張文瓘等,集儒學之士刊正,然後繕寫。」 《唐書·王綝傳》:武后欲季冬講武,有司不時辦,遂用明 年孟春。綝曰:「按《月令》,孟冬,天子命將帥講武,習射御 角力,此」乃「三時務農,一時講武,安不忘危之道。今孟 春講武,以陰政犯陽氣,害發生之德。願陛下不違時 令,前及孟冬,以順天道。」

《唐會要》:「開元十三年十月三日癸丑,新造銅儀成,置 於武成殿前,以示百官。」

《唐六典》:「天寶十三載十月一日,御勤政樓,試四科舉 人。問策外,更試詩賦各一道。」制舉試詩賦自此始。 《開元天寶遺事》:「李白於便殿對明皇撰詔誥,時十月 大寒,凍筆莫能書字,帝敕宮嬪十人,侍於李白左右, 令各執牙筆呵之,遂取而書其詔。」其受眷如此。 柳氏舊聞:肅宗吳皇后侍寢不寤,吟呼若有痛苦氣 不屬者,肅宗呼之不解,秉燭視之,良久乃寤。問之,后 以手按其左脅曰:「妾夢神人,長丈餘,介金甲,操劍,顧 謂妾曰:『帝命吾與汝為子,自左脅以劍決而入,痛不 可忍,今未已也』。」肅宗驗之於燭下,則若有綖而赤者 存焉。遂以十月十三日生代宗。

《揮塵前錄》:「唐代宗十月十三日天興節。」

《唐會要》:「大曆十一年十月十八日,太府少卿韋光輔 奏,請改造銅斗、斛、尺、稱等行用。」

《唐書李程傳》,德宗季秋出畋,有寒色,顧左右曰:「九月 猶衫,二月而袍,不為順時。朕欲改月,謂何?」左右稱善程獨曰:「明皇著《月令》,十月始裘,不可改。」

曰:《帖金部格》云:「敕松、當、悉、維、翼等州熟羌,每年十月 已後即來彭州互市易法時差上佐一人於蠶崖關 外,依市法至市場交易,勿令百姓與往還。」

《通鑑綱目》:太和三年十月,立聽訟觀,置律博士。 《舊唐書文宗本紀》:太和七年十月壬辰,上降誕日,僧 徒、道士講論於麟德殿。翼日,宰相路隨等奏:「誕日齋 會,誠資景福。臣伏見開元十七年張說、源乾曜請以 誕日為千秋節,內外宴樂,以慶昌期,頗為得禮。」上深 然之。宰臣因請十月十日為慶成節上誕日也。從之。 開成二年。又敕。「慶成節。宜令京兆尹准上巳、重陽例。 於曲江會文武大僚。」

《玉海》:唐文宗開成二年十月,陳、許奏,「野蠶自生桑上, 三遍成繭,連綿九十里。百姓以為綵綿紬絹。」

《千金月令》:「十月朔,都城士庶皆出城饗墳,禁中車馬 朝陵,如寒食節。」

《唐書西域傳》:「東女國女巫者,以十月詣山中,布糟麥, 咒呼群鳥。俄有鳥來,如雞狀,剖視之,有穀者歲豐,否 則有災,名曰鳥卜。」

《酉陽雜俎》:「焉耆十月十日,王為厭法王,領家出宮,首 領代王焉。一日一夜處分王事。十月十四日,每日作 樂,至歲窮拔汪那。」

《玉海》:梁太祖十月二十一日誕為「大明節。」

《錦繡萬花谷》:「蜀孟㫤十月宴芳林園,賞紅梔子花。其 花六出而紅,清香如梅。」

《遼史太祖本紀》:「神冊四年冬十月丙午,次鳥古部,天 大風雪,兵不能進。上禱於天,俄頃而霽。」

《燕翼詒謀錄》:前代賜時服,惟將相、翰林學士至諸軍 大校而止。建隆三年,太祖皇帝謂宰相曰:「時服不賜 百官,甚無謂也,宜並賜之。」乃以冬十月朔,賜文武常 參官時服。自後遂為定例。

《宋史五行志》:「乾德二年十月,眉州獻禾生九穗圖。」 《玉海》:「乾德四年,京兆果州進嘉禾。十月十九日,和峴 請作嘉禾等曲。」

《燕翼詒謀錄》:「開寶二年十月丁亥,詔西川、山南、荊湖 等道所薦舉人,並給來往公券,令樞密院定例施行。」 蓋自初起程以至還鄉,費皆給於公家。

《玉海》:「開寶八年十月十九日,將議巡幸,遣王仁珪、李 仁祚、焦繼勳同修洛陽宮室。」

《宋史食貨志》:「江南、兩浙、荊湖、廣南、福建,土多秔稻,須 霜降成實,自十月一日始收租。」

《清異錄》:廬山白鹿洞,遊士輻輳,每冬寒醵金市烏薪, 為禦冬備,號「黑金社。」十月旦日,命酒為氈爐會,蓋禦 密窗,家張置毯褥,以是日始也。

《宋史禮志》:太宗以十月七日為乾明節,復改為「壽寧 節。」

太平興國五年十月下元節,依中元例張燈三夜。 《五行志》:「太平興國五年十月,龍水縣華嚴寺舊截竹 為筒,引水忽生枝葉,長二丈許,知州姜宣以聞。」 《玉海》:「太平興國八年十月五日,祀土德於黃帝壇,圭 幣牢具如大祠。」

《燕翼詒謀錄》:太平興國九年十月,嵐州獻獸,一角似 鹿,無斑,角端有肉,性馴善。詔群臣參驗。徐鉉、滕中正、 王佑等上奏曰:「麟也。」宰相宋琪等賀。

《玉海》:「雍熙三年十月庚戌,下元節,宴輔臣于樞密使 王顯第,夜分,就賜御製雜言一篇。」

雍熙四年十月丙申,乾明節,群臣上壽。

《楓窗小牘》:「淳化三年冬十月,太平興國寺牡丹紅紫 盛開。」

辟寒學士,舊規,十月初賜錦長襖子。國初以來,賜翠 毛錦,太宗改賜黃盤雕錦。

《玉海》:咸平四年十月二十七日甲子,詔曰:「國家設廣 內石渠之宇,訪羽陵汲冢之書,廣獻書之路,每卷給 千錢,三百卷以上量才錄用。」

咸平五年十月十七日,幸龍圖閣觀《五經圖》,賜宴。 咸平六年十月三日己未,對輔臣龍圖閣觀种放《山 居圖》。放別業在終南,林泉幽勝,帝命畫工圖之。 《宋史真宗本紀》:「大中祥符元年十月甲寅,次太平驛, 賜從官辟寒丸、花茸袍。」

《玉海》:「大中祥符元年十月二十六日,東封禮成,御朝 覲壇肆赦。少府監所設金雞送山下。其竿盤、木馬、夾 耳等物,下經度制置使製造。」

《宋史禮志》:「真宗大中祥符四年十月二十九日,詔皇 太子、宗室、近臣、諸帥赴玉宸殿翠芳亭觀稻賜宴,仍 以稻分賜之。」

《山堂考索》:「宋真宗大中祥符五年十月三日,奉天書 於朝元殿,恭謝上皇大帝。聖祖配位在東,太祖、太宗 在西。」

《玉海》:「大中祥符八年十月丙午,命吏部取選人先試, 判擇可者,送學士院試詩、賦、論,命入館校勘書籍。三 年改官天禧二年十月十一日,召近臣於玉宸殿觀刈小香、 占城稻,賜宴安福殿。」

景祐二年十月八日,召近臣後苑觀稼殿賞稻,賜酒 三行。

康定元年十月朔,翰林學士賜對衣、「紅錦袍。」

慶曆八年十月二日,「南蕃塗渤國遣使奉表,貢佛、金 骨、真珠、犀牛角、象齒。」

《宋仁宗實錄》:皇祐二年十月五日,詔「禮神玉令少府 擇寬潔之室奉藏。」

《玉海》:皇祐二年十月,以大饗慶成,十三日賜飲福宴 於集英殿。上舉觴屬群臣,畢釂曰:「與卿等均受其福。」 酒九行罷。二十二日乙亥,宴京畿父老百五十人于 錫慶院。

皇祐五年十月二十一日,御延和殿,召輔臣觀《指南 車》。

嘉祐四年十月十七日,司天言:「十二日廟中行禮,月 色皎然,有黃雲捧月。」

嘉祐五年十月,深州言「野蠶成繭,被于原野。」

熙寧六年十月十二日,熙河奏捷,紫宸殿稱賀,上解 所服白玉帶賜宰臣。十八日,親閱軍校兵士試武藝, 賜銀有差。上厲精武事,訓肄有法,每旬一御後殿,程 能否而觀沮之,不數月,兵氣一新。

蘇軾《河復》詩,敘「熙寧十年秋,河決澶淵,注鉅野,入淮 泗,自澶魏以北皆絕流而濟,楚大被其害,彭門城下 水二丈八尺,七十餘日不退,吏民疲于守禦。十月十 三日,澶州大風終日,既止,而河流一支已復故道,聞 之喜甚,庶幾可塞乎,乃作《河復》詩。」

《玉海》:「元豐二年十月二日,後苑觀稻。」

《桯史》:「元祐丁卯十月,定襄守臣得禾,異畝同穎。部使 者臣商英作《嘉禾篇》。」

《東坡詩話》:元祐六年十月二十六日禱雨,張龍公會 景貺、履常二。歐陽子作詩云:夢回聞剝啄,誰乎趙、陳」 予景貺拊掌曰:「句法甚新,前人未有此法。」季默曰:「有 之。」長官請客,吏請客,目曰:「主簿少府我。」即此語也。 《志林》:紹聖元年十月十二日,與幼子過遊白水巖佛 跡院,浴于湯池,熱甚,其源殆可熟物。循山而東,少北 有懸水百仞,山八九折,折處輒為潭,深者磓石五丈, 不得其所止。雪濺雷怒,可喜可畏。水涯有巨人跡數 十,所謂佛跡也。暮歸倒行,觀山燒火甚俛。仰度數谷, 至江山月出,擊汰中流,掬弄珠璧。到家二鼓,復與過 飲酒,食餘甘煮菜,顧影頹然,不復甚寐,書以付過。 蘇軾後《赤壁賦》:是歲十月之朢,步自雪堂,「《將歸于臨 皋。二客從》予過黃泥之坂。霜露既降,水葉盡脫,人影 在地,仰見明月。顧而樂之,行歌相答。

《蘇軾集》:「嶺南氣候不常,余嘗謂菊花開時即重陽,十 月初吉菊始開,乃與客作重九。」

《宋史禮志》:徽宗以十月十日為天寧節,定上壽儀。 《玉海》:崇寧元年十月十七日戊辰,初建辟雍,外圓內 方,為屋一千八百七十二楹。宰臣言:「奉詔,天下立學 官貢士,仍建外學于王國之南,待其歲考行藝,升之 太學。增上舍二百人,內舍六百人,處上舍。內舍于太 學,處外舍于外學。」

政和三年十月二十日,禮部「請以南仲、召虎、方叔、吉 甫、尉繚配食武成王廟。」

《宋史禮志》:政和三年以十月二十五日為天符節。 《春渚記聞》:謝石,成都人,宣和間至京師,以「相」字言人 禍福,無不奇中者,名聞九重。上皇因書一「朝」字,令中 貴人持往試之。石見字,以手加額曰:「朝字」離之為「十 月十日」字,非此月此日所生之天人,當誰書也?一座 盡驚,中貴馳奏。翼日召至後苑,錫賚甚厚,并與補承 信郎。

《東京夢華錄》:「十月一日,宰臣以下受衣著錦襖三日。」 今則五日士庶皆出城饗墳,禁中車馬出道者院及西京 朝陵宗室車馬,亦如寒食節,有司進煖爐炭,民間皆 置酒,作煖爐會也。初十日,天寧節前一月,教坊集諸 妓閱樂。初八日,樞密院率修武郎以上。初十日,尚書 省宰執率宣教郎以上,並詣相國寺,罷散祝聖齋筵, 次赴尚書省都廳賜宴。十二日,宰執、親王、宗室、百官 入內上壽,大起居,搢笏舞蹈,樂未作,集英殿山樓上 教坊樂人效百禽鳴,內外肅然。止聞半空和鳴,若鸞 鳳翔集。百官以下謝坐訖,宰執、禁從、親王、宗室觀察 使以上并大遼、高麗、夏國使副坐于殿上,諸卿、少百 官、諸國中節使人坐兩廊,軍校以下排在山樓之後, 皆以紅面青𧝋黑漆矮偏釘,每分列環餅、油餅、棗、塔 為看盤,次列果子,惟《大遼》加之。豬、羊、雞、鵝、兔連骨熟 肉為看盤,皆以小繩束之。又生蔥、韭、蒜、醋各一,楪三 五人共列漿水一桶,立杓數枚。教坊色長二人,在殿 上欄干邊皆諢裹,寬紫袍、金帶,義襴看盞,斟御酒,看 盞者舉其袖唱引曰「綏御酒」,聲絕,拂雙袖于欄干而 止。宰臣酒則曰「綏酒」,如前。教坊樂部列于山樓下綵 棚中,皆裹長腳愨頭,隨逐部服,紫、緋、綠三色寬衫,黃義襴,鍍金凹面腰帶。前列拍板十串一行,次一色畫 面琵琶五十面。次列箜篌兩座,箜篌高三尺許,形如 半邊木梳,黑漆鏤花,金裝畫。下有臺座,張二十五絃, 一人跪而交手擘之,以次高架。大鼓二面,綵畫花地 金龍,擊鼓人背結寬袖,別套黃窄袖垂結帶,金裹鼓 棒,兩手高舉互擊,宛若流星。後有羯鼓兩座,如尋常 番鼓子,置之小卓子上,兩手皆執杖擊之,杖鼓應焉。 次列鐵石方響,明金綵畫架子,雙垂流蘇。次列簫笙、 塤箎、觱篥、龍笛之類,兩旁對列杖鼓二百,面皆長腳 愨頭,紫繡抹額,背繫紫寬衫,黃窄袖結,黃《義襴》諸雜 劇色皆諢裹,各服本色紫緋綠寬衫,義襴鍍金帶。自 殿陛對立,直至樂棚。每遇舞者入場,則排立者叉手 舉左右肩,動足應拍,一齊群舞,謂之《挼曲子》。第一盞 御酒,歌板色一名唱中腔。一遍訖,先笙與簫笛各一 管和,又一遍,眾樂齊舉,獨聞歌者之聲。宰臣酒,樂部 起傾杯。百官酒,三臺舞旋,多是雷中慶,其餘樂人舞 者,諢裹寬衫,唯中慶有官,故展裹。舞曲破。前一遍, 舞者入場,至歇拍,續一人入場,對舞數拍,前舞者退, 獨後舞者終其曲,謂之「舞末。」第二盞,御酒歌板色唱 如前。《宰臣酒慢》曲子、《百官酒三臺》舞如前。第三盞,左 右軍百戲入場,一時呈拽,所為左右軍,乃軍師、坊市 兩廂也,非諸軍之軍。百戲乃上竿、跳索、倒立、折腰、弄 盌、注、踢瓶、筋斗、擎戴之類,即不用獅豹大旗、神鬼也。 藝人或男或女,皆紅巾綵服,殿前自有石鐫柱窠,百 戲入場,旋立其戲竿。凡御宴至第三盞,方有下酒肉 鹹豉、爆肉,雙下駝峰角子。第四盞如上儀,舞畢,發譚 子,參軍色執竹竿拂子,念致語口號。諸雜劇色打和, 再作語,勾合大曲舞,下酒榼。「子、骨頭、索粉、白肉、胡 餅,第五盞,御酒獨彈琵琶,宰臣酒獨打方響。」凡獨奏 樂,並樂人謝恩訖,上殿奏之。百官酒,樂部起三臺,舞 如前畢。參軍色執竹竿子作語,勾小兒隊舞小兒各 選年十二三者二百餘人,列四行,每行隊頭一名,四 人簇擁,並小隱士帽,著緋綠紫青生色花衫,上領四 《契義》襴束帶,各執花枝排定。先有四人裹卷腳愨頭 紫衫者,擎一綵殿子,內金貼字牌,擂鼓而進,謂之隊 名牌。上有一聯,謂如「《九韶》翔綵鳳,八佾舞青鸞」之句。 樂部舉樂,小兒舞步進前,直叩殿陛。參軍色作語問 小兒,班首近前進口號,雜劇人皆打和畢,樂作,群舞 合唱,且舞且唱,又唱《破子》畢,小兒班首入進致語,勾 雜劇入場,一場兩段。時教坊雜劇色鱉膨,劉喬、侯伯 朝,孟景初,王顏喜而下,皆使副也。內殿雜劇,為有使 人預宴,不敢深作諧謔,惟用群隊裝其似像市語謂 之「拽串。」雜戲畢,參軍色作,語放小兒隊,又群舞《應天》 長曲子,出場下酒群仙。「天花餅、太平畢羅乾飯、縷 肉羹、蓮花肉餅。」駕興歇座,百官退出殿門幕次。須臾, 追班起居,再坐。第六盞,御酒笙《起慢》曲子,宰臣酒慢 曲子,百官酒,三臺舞。左右軍築毬殿前,旋立毬門,約 高三丈許,雜綵結絡,留門一尺許。左軍毬頭蘇述,長 腳愨頭,紅錦襖,餘皆卷腳愨頭,亦紅錦襖十餘人;右 軍毬頭孟宣,并十餘人,皆青錦衣,樂部哨笛杖鼓斷 送。左軍先以毬團轉眾,小築數遭,有一對次毬頭,小 築數下,待其端正,即供毬與毬頭,打大膁過毬門。右 軍承得毬,復團轉眾,小築數遭,次毬頭,亦依前供毬 與毬頭,以大膁打過,或有即便復過者勝。勝者賜以 銀盌錦綵,拜舞謝恩,以賜錦共披而拜也。不勝者毬 頭喫鞭,仍「加抹搶,下酒,假黿魚、密浮酥捺花。」第七盞, 御酒慢曲子,宰臣酒皆慢曲子,百官酒三臺舞訖,參 軍色作語,勾女童隊。入場女童皆選兩軍妙齡容艷 過人者四百餘人,或戴花冠,或仙人髻,鴉霞之服,或 卷曲花腳愨頭,四契紅黃生色銷金錦繡之衣,結束 不常,莫不一時新妝,曲盡其妙。杖子頭四人,皆裹曲 腳,向後指天,愨頭簪花,紅黃寬袖衫,義襴,執銀裹頭。 杖子皆都城角者。當時乃「陳奴哥、俎姐哥、李伴奴、《雙 奴》」,餘不足數。亦每名四人簇擁,多作仙童,丫髻仙裳, 執花舞步,進前成列。或舞《採蓮》,則殿前皆列蓮花,檻 曲亦進隊名。參軍色作語,問隊杖子頭者進口號,且 舞且唱。樂部斷送採蓮訖,曲終復群舞唱中腔畢,女 童進致語,勾雜戲入場,亦一場兩段訖,參軍色作語, 放女童隊。又群唱曲子,舞步出場,比之小兒節次增 多矣。下酒,排炊羊,胡餅炙金腸。第八盞,御酒歌板色, 一名《唱踏歌》,《宰臣酒》慢曲子,百官酒《三臺舞》,合曲《破 舞旋》下酒,《假沙魚》、獨下饅頭肚羹。第九盞,御酒慢曲 子,宰臣酒慢曲子,百官酒,三臺舞曲如前。左右軍相 撲下酒,水飯簇飣下飯。駕興,御筵酒盞皆屈巵如菜 盌樣,而有手把子,殿上純金,廊下純銀,食器、金銀錂、 漆盌楪也。宴退,臣僚皆簪花歸私第,呵引從人皆簪 花,並破官錢。諸女童隊出右掖門,少年豪俊爭以寶 具供送,飲食酒果迎接,各乘駿騎而歸。或花冠,或作 男子結束,自御街馳驟,競逞華麗,觀者如堵。《省宴》亦 如此。

是月,「立冬前五日,西御園進冬菜。」京師地寒,冬月無蔬菜,上至宮禁,下及民間,一時收藏,以充一冬食用。 於是車載馬駝,充塞道路。時物薑豉。子、紅絲、末臟、 鵝梨、榲桲、蛤蜊、螃蟹。 《楓窗小牘》:紹興九年十月二十一日,詔皇太后宮殿 名「慈寧」

《玉海》:紹興二十五年十月九日,周麟之言:「太廟生靈 芝,九莖連葉,宜製華旗,繪靈芝之形,以章偉績。」奏可。 十一日,禮部侍郎王珉等言:「贛州太平瑞木,黎州甘 露,道州連理木,遂寧嘉禾,鎮江瑞瓜,南安雙蓮,嚴、信 州芝草,皆太平盛事,請命有司圖狀,製為華旗。」從之。 乾道四年戊子十月十六日甲辰,幸茅灘大閱前一 日,於教場東,列幕宿營,皇帝登臺,舉黃旗,諸軍呼拜 者三;舉白旗變方陣,為避適之形;舉黃旗變圓陣,為 《自環內固》之形;舉赤旗變銳陣,諸軍魚貫斜列,為衝 敵之形;舉青旗變直陣。上親御甲冑,指授方略,歡呼 犒賞有加焉。上謂王逵曰:「軍律整肅,卿之力也。」 孝宗時,陳良祐因會慶節摭唐太宗事百二十條,議 其當否,目曰《會慶萬年金鑑錄》,上之。

辟寒。十月二十二日,孝宗皇帝會慶聖節,至日,車駕 過宮,太上外殿起居,簪花拜舞,進壽酒。太上回賜,次 至太后殿行禮,乃從太上至後苑梅坡看早梅,浣溪 亭看小春海棠。午初,至載忻堂,排當官裡換素帽,太 后賜官裡女樂二十人,上再拜謝恩。教坊都管王喜 等進新製《會慶萬年薄媚曲》破對舞,並賜銀絹。太上 以白玉桃杯賜上御酒云:「學取老爺年紀,早早還京。」 上飲酒再拜謝恩。三杯後,官家換背兒免拜,皇后換 團花背兒,太子免繫裹再坐。本宮御侍六人,並陞郡 夫人,就賜誥謝恩,照例支散目子錢。太上又賜官裡 玉酒器十件,纍珠嵌寶器一千兩,剋絲作金龍裝花 軟套榼子一副。侍宴官吳郡王以下,各賜金盤盞段、 疋薇露酒、香茶等。是日,官裡大醉。申牌後,宣逍遙子 入便門,升輦還內。

十月,御前供進夾羅御服,臣僚服錦襖子夾,公服授 衣之遺意。自是御爐日設火,至明年二月朔止,皇后 殿開爐節排,當是月遣使朝陵,如寒食儀。都人亦出 郊拜墓,用綿裘、楮衣之類。

《紹熙行禮記》:紹熙四年十月會慶節,工部尚書趙彥 逾等上疏重華,乞會慶聖節先期諭旨,勿免過宮。壽 皇御筆:「朕自秋涼以來,思與皇帝相見,所有卿等奏 劄,已令進御前矣。」庚申,詔過宮,又不果出。至戊寅,上 始朝重華,都人皆大喜。

《宋史禮志》:寧宗以十月十九日為天祐節,尋改為「瑞 慶節。」

《近異錄》:宋慶元二年十月二十夜三更後,月初出。時 臨安、嘉興兩郡人未寢者,皆見其團圓如朢夕。太史 奏「是為上瑞,其地當十年大稔。」

真德秀跋《敕封慧應大師後記》:「建寧府浦城縣景祐 南豐院故淨空禪師,嘉定十五年,汀、邵、劍三州疫者 各以萬計。將及縣境。時既十月矣,而炎鬱不少衰。知 縣亟詣師禱焉。風雨旋至,瑞雪繼之。浹旬之間,癘氣 如洗。」

元好問《滿庭芳》詞并序正大四年戊子十月,汴京遇 仙樓酒家楊廣道、趙君瑞,皆山後人。其鄉僧李菩薩 者,狂人也,常就之借宿。每酒客散,從外來,臥具有閒 剩,則就之,不然,赤地亦寢。一日,天寒甚,楊憐其羈窮, 飲之酒,僧若愧焉。晨起,僧持酒盌出,同宿者聞噀聲。 少焉,僧云:「增明亭前牡丹開矣,速往看之,人狂而不 信也。」已乃果有兩花,僧亦去京師,觀者填咽,酒壚為 之一空,楊因獲利不貲,蓋僧以是報楊也。「天上殷韓, 解羈官府,爛遊舞榭歌樓。開花釀酒,來看帝王州。常 見牡丹開候,獨占斷、穀雨風流。仙家好,霜天槁葉,穠 豔破春柔。狂僧誰借手,一盃喚起,綠怨紅愁。看天香 國豔,梅菊替人羞。盡揭紗籠護日,容」光動、玉斝瓊舟。 都人士女,年年十月,常記遇仙樓。

《續夷堅志》:「道士楊谷字洞微,代州人。隱居華山,晚愛 中方,卜居之。中方舊無泉,苦於遠汲,洞微言山秀如 此,不應無泉。乃沐齋致禱,筮之得吉徵。是時十月,菴 旁近葵花榮茂,洞微云:『於文草癸為葵,此殆水徵也』。 與道士行尋之,見巽隅草樹隱隱有微潤,掘之,果得 泉,可供數百指。然東隔絕澗,南限群峰,石壁峻峭,幾」 百步不可越。乃就壁取石,鑿竅嵌之,疊為石梁,甃泉 為池,自是中方得水甚異,至今人目為「楊公泉。」 《真臘風土記》:每用中國十月為正月。是月也,名為佳 得。當國宮之前,縛一大棚,上可容千餘人,盡掛燈毬 花朵之屬。其對岸遠離二十丈地,則以木接續縛成 高棚,如造塔撲竿之狀,可高二十餘丈。每夜設三四 座或五六座,裝煙火爆杖於其上。此皆諸屬郡及諸 府第認直。遇夜則請國王出觀,點放煙火爆杖,煙火 雖百里之外皆見之,爆杖其大如炮,聲震一城。其官 屬貴戚,每人分以巨燭檳榔,所費甚夥。國王亦請奉 使觀焉,如是者半月而後止《江西通志》:「贛州呂氏手植白牡丹,於洪武六年冬十 月,冰雪中盛開,狀若玉盤盂」,照耀風日。

《太平清話》:孫漢陽十月便以薪草縛柑橘上,余曰:「此 為木奴著裘。」

《熙朝樂事》:「十月朔日,人家祭奠於祖考,或有舉掃松 澆墓之禮者。」八日則以白米和胡桃、榛松、乳菌、棗栗 之類作粥,謂之「臘八粥。十五日為下元節,俗傳水官 解厄之辰,亦有持齋誦經者。」

《帝京景物略》:十月一日,紙肆裁紙五色,作男女衣,長 足有咫,曰「寒衣」,有疏印緘識,其姓字輩行,如寄書然。 家家修具夜奠,呼而焚之,其門曰「送寒衣。」新喪白紙 為之,曰「新鬼」,不敢衣綵也。送白衣者哭,女聲十九,男 聲十一。是月羊始市,兒取羊後脛之、膝之輪骨,曰「貝 石。」置一而一,擲之置者不動,擲之不過,置者乃擲。置 者,若動擲之,而過勝負,以生其骨輪四面兩端凹曰 真,凸曰詭勾,曰騷輪,曰背立,曰《頂骨。律》其頂岐亦曰 真,平亦曰詭。蓋真勝詭負,而騷背閒、頂平再勝頂岐 三勝,其勝負也,以《貝石》。

右安門外南十里草橋北。土近泉,宜花,居人以種花 為業,冬則溫火暄之,十月中旬,牡丹已進御矣。 《昌平山水記》:「黃花鎮有鼠,色如貂而毛淺。初冬掇榛 實貯穴中,為岐洞貯之,多至二三斗,美好倍於人所 收者,土人每掘取之。」

孟冬部雜錄编辑

《易經·坤上六》:「龍戰于野。」集解侯果曰:坤,十月卦也。乾位 西北,又當十月。陰窮于亥,窮陰薄陽,所以戰也。干寶 曰:陰在上六,十月之時也。爻終于西,而卦成于乾。乾 體純剛,不堪陰盛,故曰「龍戰。」

《詩經鄘風定之方中章》:「定之方中,作于楚宮。」朱注定北 方之宿,營室星也。此星昏而正中,夏正十月也。於是 時可以營制宮室,故謂之「營室。」

《豳風》「七月章,十月隕蘀。」朱注隕墜,蘀落也。謂草木隕落 也。

十月蟋蟀入我床下。正義至于十月,則蟋蟀之蟲入于 我之床下。朱注暑則在野,寒則依人。

《儀禮》鄉飲酒之禮注:「今郡國十月行此飲酒之禮。」 周謂之「十二月」,即夏之十月。

《燕禮》注:「燕于路寢,相親昵也。」今辟雍十月行此燕禮。 《國語》:「十月成梁,其時儆曰:『收而場功,偫而畚挶,營室 之中,土功其始。火之初見,期于司里。此先王之所以 不用財賄,而廣施德于天下者也』。」《成梁》,所以便民, 使不涉也。儆儆,告其民也。「收而場功」,使人收。囷,倉也。 偫,具也。畚,土籠也。挶,舁上之器。定謂之營室,謂建亥 小雪之中,定星昏正于午,土功可以始也。期,會也。致 其築作之具,會于司里之官。《施德》謂因時警戒,謹蓋 藏,成築功也。

《國語》:「日月會于龍。」土氣含收,天明昌作,百嘉備舍, 群神頻行,國於是乎烝嘗,家于是乎嘗祀。百姓夫婦, 擇其令辰,奉其犧牲,敬其齍盛,潔其糞除,慎其采服, 禋其酒醴,帥其子姓,從其時享,虔其宗祝,道其順辭, 以昭祀其先祖。「《龍》尾也。」謂周十二月、夏十月也。 日月合辰于尾。

《詩含神霧》:「唐地處孟冬之位,得常山大岳之風,音中 羽,其地磽确而收,其民儉而好蓄,此唐堯之所處。」 《呂氏春秋任地》篇:「草諯大月。」

《史記天官書》:「大淵獻歲,歲陰在亥,星居辰。以十月與 角、亢辰出,曰大章。蒼蒼然,星若躍而陰出旦,是謂正 平。起師旅,其率必武,其國有德,將有四海。其失次,有 應見婁。」

《司馬相如傳》:「揭車衡蘭槀。本射干。」郭璞曰:「揭車,一 名乞輿。槀,本射干,十月生,皆香草。」 《漢書食貨志》:「冬則畢入于室,其《詩》曰:『十月蟋蟀,入我 床下。嗟我婦子,聿為改歲,入此室處,所以順陰陽,備 寇賊,習禮文也』。」

《春秋繁露四祭篇》:「蒸者,以十月進初稻也。」

《後漢書張純傳》:「祫祭以冬十月,冬者,五穀成熟,物備 禮成故也。」

《烏桓傳》「其土地宜穄及東牆,東牆似蓬草,實如穄子, 至十月而熟。」

《白虎通五行篇》:「十月律謂之應鍾何?鍾,動也,言萬物 應陽而動,下藏也。」

《風俗通義》:謹按《明堂月令》:「孟冬之月,其祀竈也。五祀 之神,王者所祭。古之神聖,有功德於民,非老婦也。」 《四民月令》:十月作脯,以供臘祀。

十月,農事畢,五穀既登,家備儲畜,乃順時令也。 《月令章句》自尾四度至斗六度,謂之析木之次,小雪 居之,燕之分野范汪《祠制》,孟冬祭用椑柿。

《名醫別錄》:「遂陽木,味甘,無毒。主益氣。生山中,如白楊 葉。三月實,十月熟,赤可食。」

雲實一名雲英。主治消渴。生河間川谷。十月采,暴乾。 《三禮義宗》:「十月小雪為中者,氣敘轉寒,雨變成雪,故 以小雪為中。」

《魏書律曆志》:次卦,「十月,艮、既濟、噬嗑、大過、坤。」

《齊民要術》:「布菜種,十月中,于牆南日陽中搯作坑,深 四五尺,取雜菜種別布之,一行菜,一行土,去坎一尺 便止。」

栽石榴法:「十月中以槁裹而纏之,不裹則凍死。 用生薑淨洗削治。十月酒糟中藏之泥頭,十日熟,出 水洗,內蜜中。」

《廣志》曰:「枳柜,葉似蒲柳,子似珊瑚,其味如蜜,十月熟。 樹乾者美。出南方邳郯,大如指。」

十月收蕪菁,訖時收蜀芥、蕓薹,足霜乃收,不足霜即 澀。

《種茄子法》:十月種者,如《區種瓜》法,推雪著區中,則不 須栽。

冬瓜越瓜,瓠子,十月區種,如區種瓜法。冬則推雪著 區上為堆,潤澤肥好,乃勝春種。

蘘荷宜在樹陰下種之,十月終,以穀麥種覆之。 種葵,十月末,地將凍散子勞之,人足踐踏之乃佳。 胡荽,十月足,霜乃收之。取子者仍留根間,拔令稀,以 草覆。

造酒法:用黍米麴一斗,殺米一石,秫米令酒薄,不任 事。治麴必使表裡四畔孔內悉皆淨削,然後細剉,令 如棗栗,曝使極乾。一斗麴用水一斗五升,十月桑落, 初凍則收水釀者為上時春酒。

《通典》:「古之為理在周,知人數乃均其事役。《周官》有比、 閭、族、鄉、黨、遂之制,維持其政,綱紀其人。孟冬獻民數 于王,王拜受之。其敬之守之,如此其重也。」

《酉陽雜俎》:王母桃,洛陽華林園內有之,十月始熟,形 如栝樓。俗語曰:「王母甘桃,食之解勞。」亦名西王母桃。 《周易集解》:「龍蛇之蟄,以存身也。」虞翻曰:龍潛而蛇藏。 陰息初,巽為蛇。陽息初,震為龍,十月坤成,十一月復 生。姤巽在下,龍蛇俱蟄。初,坤為身,故龍蛇之蟄以藏 身。

「乾以君之」荀爽曰:謂建亥之月,乾坤合居,君臣位得 也。

《望氣經》「十月癸巳,霧赤為兵,青為殃。」

《宋史·河渠志》:「十月水落安流,復其故道,謂之復槽水。」 《本草衍義》:「蒴藋花白,子初青如綠豆顆,十月方熟紅。」 《圖經本草》:「十月上己日,取槐子去皮,納新瓶中,封口 二七日,初服一枚,再服二枚,日加一枚。至十日又從 一枚起,終而復始,令人可夜讀書。」

桑葉,《神仙服食方》:以四月桑茂盛時采葉。又十月霜 後,三分二分已落時,一分在者,名神仙葉,即采取與 前葉同陰乾搗末,丸散任服,或煎水代茶飲之。 《夢溪筆談》:十月萬物登成,可以會計,故曰「功曹。」 《補筆談》:世俗十月遇壬日,北人謂之入易,吳人謂之 倒布。壬日氣候,如本月癸日差溫類九月,甲日類八 月,如此倒布之,直至辛日。如十一月遇春秋時節即 溫,夏即暑,冬則寒,辛日以後,自如時令。此不出《陰陽 書》,然每歲候之,亦時有准,莫知何謂。

《事物紀原》《禮雜記》曰:「子貢觀于蜡子曰:『百日之蜡,一 日之澤』。」鄭康成謂歲十二月索鬼神而祭祀,則黨正 以禮屬民而飲酒,勞農而休息之,使之燕樂,是君之 澤也。今賽社則其事爾。今人以歲十月農功畢,里社 致酒食以報田神,因相與飲樂,世謂里社始于周人 之蜡云。

《岳陽風土記》:「岳州地極熱,十月猶單衣,或搖扇。蛙鳴 似夏,鳥鳴似春。濃雲疏星,震雷暴雨,如中州六、七月 間。」

《歲時雜記》:京人十月朔沃酒,乃炙臠肉于爐中,團坐 飲啗,謂之「煖爐。」

《路史》:「每歲陽月,盍百種萃萬民蜡戲于國中。」

山家清供牛蒡脯,「孟冬采根,去皮淨洗,煮槌匾,壓以 鹽、醬、茴、蘿、薑、椒、熟油諸料,研細,火焙乾食之,如肉脯 之味。」

杜甫十月一日有「粔籹作人情」之句。考《楚辭》「粔籹蜜 餌。」粔籹乃蜜麪之乾也,十月,開爐餅也。 《山堂肆考》:邕管溪峒風俗,以十月取鵝之軟毛為被 以禦寒,故柳宗元《峒氓》詩有「鵝毛禦臘縫山罽」之句。 《山堂考索》:《月令》:孟冬祈於天宗。盧植注云:天宗,六宗 之神。李郃謂六宗上不及天,下不及地,旁不及四,方 在六合之中。

病榻手欥:秦以建亥之月為歲首,自是不思古之亂 制。漢之陋儒,偽造《易緯》云:「堯以甲子天元為推術,甲 子為蔀首,起十月朔。」而謂秦首亥,本此是其瞽說,與 《堯典》背矣。宋朱震又曰:「連山首艮,風始於不周,實居西北,於辰為亥,此顓頊所以首十月也。」是因漢儒之 陋,而又誣顓頊矣。

《太平清話》:吳人於十月采小春茶,此時不獨逗漏花 枝,而尤喜月光晴暖。從此蹉過,霜淒鴈凍,不復可堪。 缾史月表:「十月花盟主白寶珠茶梅花客卿山茶花, 甘菊花,花使令,野菊,寒菊,芭蕉花。」

《花曆十月》木葉脫,芳草化為薪。苔枯蘆始荻,朝菌歇, 花藏不見。

《月令演》「十月,秦歲首。」朔日《儲穀 煖爐會 小春 下 元》。十五祭《司寒》。亥日

《本草綱目》:貝母生晉地,十月采根,暴乾。《詩》云:「言采其 莔」,即此。一作䖟,謂根狀如䖟也。 無患子名菩提子,十月采實,煮熟去核,搗和麥麪作 澡藥。去垢同于肥皁用洗真珠甚妙。

孟冬部外編编辑

《補衍》開闢後,光音天人誕降大聖,曰渾敦氏,即盤古 氏、初天皇氏也。龍首人身,神靈一日九變,一萬八千 歲為一甲子。荊湖南以十月十六日為生辰,有「初地 皇氏、初人皇氏。」

《道經》:「道家以十月一日為民,歲臘三萬六千神煞,其 日可謝罪祈求,延年益壽。」

十月三日,四海三元龍王奏水府曰:「龍聚日。」

十月六日,天曹諸司,五嶽五帝注生籍日。

《藏經》「十月十九五百羅漢會經日。」

《法苑珠林》:「宋尼釋慧玉,長安人也。行業勤修,經戒通 備。嘗南渡樊郢,住江陵靈收寺。元嘉十四年十月夜, 見寺東樹有紫光爛起,暉映一林,以告同學妙光等, 而悉弗之見也。二十餘日,玉常見焉。後寺主釋法弘 將于樹下營築禪基,仰首條間得金座像,高尺許。 宋路昭太后大明四年,造普賢菩薩乘寶轝白象,安 于」中興禪房,因設講于寺。其年十月八日,齋畢解座, 會僧二百人。于時寺宇始構,帝輦蹕臨幸,旬必數四。 僧徒勤整,禁衛嚴肅。忽有一僧預於座次,丰貌秀舉, 闔堂驚矚,忽不復見。列筵同睹,識其神人矣。

《傳燈錄》:梁武帝遣使迎請達摩。十月一日師至金陵。 帝問:「如何是聖諦第一義?」師曰:「廓然無聖。」帝曰:「對朕 者誰?」師曰:「不識。」帝不領悟。師知幾不契,是月十九日 潛迴江北。十一月二十三日屆于洛陽,當後魏孝文 太和十年也。

師以化緣已畢,傳法得人,端坐而逝,即後魏孝文帝 太和十九年丙辰歲十月五日也。葬熊耳山,起塔于 定林寺。後三歲,魏宋雲奉使西域,遇師于蔥嶺,見手 攜隻履,翩翩獨逝。雲問「師何往?」曰:「西天去。」

柳宗元《曹溪六祖大鑒禪師碑》:「扶風公廉問嶺南三 年,以佛氏第六祖未有稱號,疏聞于上。詔諡大鑒禪 師塔曰靈照之塔。元和十月十三日,下尚書祠部,符 到都府,公命部吏告于其祠。幢蓋鐘鼓,增山盈谷,萬 人咸會,若聞鬼神。」

《原化記》:崔希真十月初一日雪,遇老父于門,獻松花 酒。老父曰:「花酒無味。」乃于懷中取丸藥置酒中,味極 美。後問天師,天師曰:「此真人葛洪第三子,其藥乃千 歲松醪也。」

《雲笈七籤》:「十月五日,名建生大會齋,三官考覈功過, 依日齋戒,可祈景福。」

《貴耳錄》:陳習菴名塤,省元父母求子於佛照光禪師, 就上寫一偈,末後二句云:「諸菩提,齊著力,只今生箇 大男兒。」此十月三十日書。至十二月三十日,習菴生, 父母乞名于佛,照光曰:「覺老。」余親見二狀,習菴無髭, 有則去之。凡有除目,即先夢見,住院前身即一尊宿 也。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