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曆象彙編/歲功典/第089卷

曆象彙編 歲功典 第八十八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曆象彙編 第八十九卷
曆象彙編 歲功典 第九十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曆象彙編歲功典

 第八十九卷目錄

 冬至部藝文一

  冬至獻襪履表     魏陳思王植

  南至雲物賦        唐王諲

  至日圓丘祀昊天上帝賦   蕭穎士

  至日圓丘祀昊天上帝賦    賈餗

  南至郊壇有司書雲物賦   崔立之

  南至郊祭司天奏雲物賦    郭遵

  迎長日賦         柳宗元

  迎長日賦          李程

  長至賦          宋田錫

  賀江丞相冬啟       文天祥

  回江丞相送冬酒啟      前人

  賀李安撫肯齋冬啟      前人

  送前人冬啟         前人

  回吉守李寺丞芾送冬禮啟   前人

  送董提舉楷冬至酒啟     前人

  回諸郡守冬啟        前人

  回諸郡倅賀冬啟       前人

  回諸僉幕賀冬啟       前人

  至日早朝賦        明劉球

 冬至部藝文二詩詞

  冬至初歲小會樂歌     晉張華

  冬至        陳新塗妻李氏

  冬至           宋鮑照

  詠冬至           袁淑

  奉和冬至應教      北齊蕭愨

  冬至乾陽殿受朝      隋煬帝

  奉和冬至乾陽殿受朝應詔   牛弘

  至後           唐杜甫

  冬至            前人

  小至            前人

  至日遣興奉寄北省舊閣老兩院故人

                前人

  長至日上公獻壽      張叔良

  長至日上公獻壽       崔琮

  長至日上公獻壽       李竦

  南至日太史登臺書雲物    裴達

  南至日太史登臺書雲物   于尹躬

  冬至夜郡齋宴別前華陰盧主簿 張登

  南至日隔霜仗望含元殿爐煙 王良士

  朔旦冬至攝職南郊因書即事 權德輿

  冬至宿齋時郡君南內朝謁因寄 前人

  至日登樂遊園        裴度

  南至隔仗望含元殿爐煙   崔立之

  南至日隔仗望含元殿爐煙   郭遵

  冬至夜          白居易

  冬至宿楊梅館        前人

  至日荷李常侍過郊居    熊孺登

  日南至          獨孤鉉

  冬至酬劉使君       殷堯藩

  冬至日祥風應候       蔣防

  至日上公獻壽酒      白敏中

  冬至日遇京使發寄舍弟    杜牧

  和湖州杜員外冬至日白蘋洲見憶

                李郢

  冬至夜作          韓偓

  冬至日陪裴端公使君清水堂集

               釋皎然

  冬至吟二首      宋邵雍

  冬至日與諸生飲       蘇軾

  冬至日獨遊吉祥寺      前人

  預作冬至          張耒

  和冬至紫蒙館書事      蘇頌

  冬至日遙想郊禋慶成口號  范成大

  長至日與同舍遊北山     前人

  冬至節後賀皇太子及平陽郡主

               楊萬里

  乙未冬至        金李俊民

  十一月二十七日冬至   元朱德潤

  冬至次張宣撫韻二首   楊載

  至節即事七首      馬臻

  送朱謝二博士進賀冬至表赴京師聽宣諭畢

  還吳           明高啟

  丙子冬至         李夢陽

  至日懷諸太史陪祀南郊   王穉登

  冬至南郊扈從紀述和陳玉壘太史韻六首

               于慎行

  冬至恭侍慶成大宴      前人

  館課冬至齋居        前人  長安冬至         董其昌

  至日           盛鳴世

  冬至夜集曹能始園亭觀妓   吳兆

  長至日以上詩      樊鵬

  少年遊長至      宋毛滂

  滿江紅冬至      范成大

  西江月丙午冬至    吳文英

  風入松冬至以上詞   李肩吾

 冬至部選句

歲功典第八十九卷

冬至部藝文一编辑

《冬至獻襪履表     》魏陳思王植

伏見《舊儀》,國家冬至獻履貢襪,所以迎福踐長。先臣 或為之頌。臣既玩其嘉藻,願述朝慶。千載昌期,一陽 嘉節;四方交泰,萬彙昭蘇。亞歲迎祥,履長納慶。不勝 感節,情繫帷幄。拜表奉賀,并獻紋履七量,襪若干副。 茅茨之陋,不足以入金門,登玉臺也。

南至雲物賦        唐王諲编辑

於赫至化,時惟大君。推曆比夫軒后,授人齊乎放勳。 北風戒節,南至司分。驗律飛灰,遙應乎懸炭。登臺祝 祲,必在乎《書雲》麗乎時方別色,天斂殘氛。星連珠而 候曉,日合璧而呈文。眾瑞咸集,禎祥薦至,雲散黃光, 天浮喜氣。金柯郁郁而蔽野,玉葉飄飄而委地。迴紀 天表,永無兵意。災沴靡作,罷札瘥之虞;水旱不行,詠 京坻之事。得此先甲,還同漢日之觀;報以豐年,不假 春秋之備。於時帝在暘谷,《風后》陪驂。會玉帛而塗山 有愧,朝公卿而汾水懷慚。佳氣從龍,遙連渭北;非煙 拂日,俯對終南。懿聖壽之與萬,美皇道而超三。保章 告其符祉,太史視其簪紱。應子月兮生一陽,奏黃鍾 兮動萬物。乃明南至者日極之數,視雲物者歲占之 故。其在必書,不𠍴常度。慶瑞滿於圖牒,獻納盈其府 庫。鳳凰下於元都,銅雀栖於溫樹。調玉燭而陰陽燮 和,撫黔首而時令大布。日之方夕,歲聿云暮。才非《瞽 史》,未知天道之祥;文似相如,願獻凌雲之賦。

至日圓丘祀昊天上帝賦以題為韻 蕭穎士编辑

「政教之始,莫重乎郊祀;郊祀之先,莫尊乎昊天。是以 前王垂之於典訓,後帝奉之以周旋。以事大矣,其儀 盛焉。日之至也,所以明氣之至;丘之圓也,亦以象天 之圓。」於是致齋於宮,合樂於律。群有司肅肅以儆戒, 百執事乾乾而莊慄。牲用騂犢以貴誠,酌用元酒以 明質。豈但愛人而尊祖,蓋欲報天而主日。天子迺乘 「玉輅,駕蒼蚪,搢方珽,服大裘,率九儀之卿士,從五等 之諸侯。旌旗露卷,冠蓋雲浮。展國容於御路,行大禮 乎郊丘。百役既備,司儀辨位。劍佩紛紜以陸離,鐘鼓 鏗訇而沸渭。君明其義,臣敬其事。執鸞刀以啟毛,奠 蒼璧以為贄。爵一獻而上下胥悅,樂六成而神祗麏 至。」後乃取血膋,陳玉幣,置於積薪之「上,燔於嘉壇之 際,飛燎煙於太清,合蕭光於上帝。是以神降我福,人 懷我惠,時罔凶荒,物無疵癘,致洪化於仁壽,豈不由 肅敬於大祭。客有旅遊函關,欽茲至道,觀祀事於國 典,仰明靈於有昊。敢陳輿頌,式播元造。」頌曰:「日南至 兮既望,祀太一兮圓丘。上萬斯年兮承天貺。」

至日圓丘祀昊天上帝賦以題為韻 賈餗编辑

「惟天為大,惟聖奉天。所以就陽位,郊上元。禮高明之 覆育,答生植之陶甄。告太一以祗敬,擁神休而吉蠲。」 於是採範於周,故封土以成丘;取法於乾,故象形以 應圓。顧椒糈之莫達,憑柴燎以斯傳。是時星昏東壁, 日躔南至,爰命有司,肅將祀事。羅幄帟以雲黕,駢罍 俎以鱗次。藉白茅兮取諸潔,薦蒼璧兮象其類。皇威 允穆,司儀辨等而以班;明德惟馨,祝史陳詞而不愧。 於是啟禁扃,警仙蹕。千官拱立,六龍齊膝。濟濟鏘鏘, 匪徐匪疾。奉常告備,乘輿乃出。覆玉葉之卿雲,昭扶 桑之初日。齋心滌慮,所以感無不通;樂遍禮成,故能 神降之吉。觀夫廣場還合,泰壇五畤。告萬物之生成, 當一陽之初晷。揖群望以咸秩,列眾「靈以備祀。紫微 開兮天意通,元氣調兮薰風起。祀之大者,莫盛茲道。 展敬乎皇心,報功乎元造。奏搏拊之清樂,徹純殷之 蒼昊。實祀典之所崇,諒邦家之攸保。若乃陳以牲幣, 酌以秬鬯,歌《大呂》以為節,舞《雲門》以為狀。達誠於氤 氳之際,降靈於閶闔之上。騰瑞氣而宛延,燭神光兮 溥暢。」我國家報本克禋,順時修祭。配太祖於座,於以 敬宗;祀皇天於郊,為能饗帝。此所以神祗降鑒,天人 合契,保昌運兮永貞,崇明祀兮不替。

南至郊壇有司書雲物賦以題為韻 崔立之编辑

「惟皇動天,辨方正位,稽大明於北陸,郊上元於南至。 五夜祇肅,載惟列祖之誠;三日罔𠍴,用表致齋之意。」 於是乘法駕,鳴和鸞。玉漏聲曉,金波影殘。環衛儼以 星拱,簪裾列而雲攢。備肅肅之盛禮,咸濟濟於靈壇。 大呂《雲門》,既六變而斯閱;嘉栗旨酒,感百神而具懽。 矧器用陶匏,藉以包茅。光逾泰畤,馨邁周郊。朱火煬 煙,遠浮於華蓋;元酒明水,近映乎長旓。懿夫宇宙氛氳,晴郊景曛。宗伯司禮,《保章辨》雲:「榮光燭於九野,佳 氣覆於六軍。飄飄颻颻,郁郁紛紛。」足以昭上帝,瑞吾 君。時謂「唐時,歌卿雲之五色;德稱虞德,詠南風之再 薰。」是以惟聖惟壽,可大可久。既豐稔之足徵,復災癘 之何有。既而旋天步,迴象輿。大孝是展,皇情未攄。將 欲超羲軒於上古,方淳樸於太初。俾時和俗阜,塗謠 史書。土階攸則,而瓊室靡居。且慮乎賢哲尚屈,所以 敦於雲物;緬乎德化未覃,所以郊於國南。祈動植之 攸濟,匪娛樂而是甘。然後景福來格,無疆在茲。笑《竹 宮》之求應,鄙宣室之受釐。是以降哀矜之詔,宣惻隱 之慈。布政施德,逮惸與。舉沉淪於是日,庶聞之於 有司。

南至郊祭司天奏雲物賦以題為韻 郭遵编辑

「惟肇祀於上元,必展禮於南至。至者作候,故用其吉 辰;南則嚮明,故就於陽位。蓋取諸吉土,以父事天,降 皇車以盡敬,奉蒼璧以告虔。至誠遂通,禎祥不能以 自閟,幽贊不昧,雲物於是乎昭宣。」及夫盛禮既畢,大 駕言旋,兆人仰觀於空際,太史伏奏於君前曰:「當此 和煦,靜無纖氛,照曜兮天垂愛景,霏微乎山出祥雲」, 度青霄而匪徐匪疾,向丹闕而乍合乍分。應乎一陽 之始,煥乎五彩之文。氤氳搖曳,去來無際。望之雖曰 崇朝,慶之知其嗣歲。誰謂其有葉,本乎觸石而來;誰 謂其無心,偏舒捧日之勢。豈非夫表王者之殊祉,答 泰壇之親祭者也。天子乃命百辟,詔有司。載筆以茲 記事,祝史葉其正辭。國慶可徵,寧虞於水旱;年豐有 待,先詠其京坻。自躋仁壽之域,肯繼《春秋》之時。且南 正上言,休徵無咈。肯比夫觀臺之望,將為備於雲物; 子月之祀,陰陽始交。豈比夫《魯史》所紀,候啟蟄而乃 郊。我禮踰舊,我祥靡究。望歲而知歲之穰,祀天而受 天之祐。五雲八風之異,寸眸遂占;三百六旬之期,一 日可候。不然者,何以炳煥圖牒,發揮草奏。是知郊祀 而漢武奚匹,推曆而軒后懷慚。照臨之明兮將日月 並出;覆載之廣兮與天地同參。臣有睹盛儀而瞻瑞 物,願齊聖壽於終南。

迎長日賦以三王郊禮日用夏正為韻 柳宗元编辑

惟饗;帝於事天,必推策而迎日。寅方肇建,候啟蟄以 展儀;卯位將初,爰用牲而協吉。送烈烈之凝氣,道遲 遲之陽律,猶分可愛之輝,式停寅賓之質。稽之《虞典》, 期匪疾而匪徐;行以夏時,契惟精而惟一。職在馮相, 事傳小正,符上春以備儀,必修其始。先仲春而有事, 故謂之「迎時」也。淑景初延,幽陽潛啟,當四時之首位, 「用三代之達禮。探賾索隱,得郊祀之元辰;極往知來, 正邦家之大體。事冠前古,儀標後王。皮弁乍臨,土圭 之影猶積;泰壇既罷,玉漏之聲漸長。變熙熙之純曜, 流杲杲之晴光。璧彩始融,麗景欲凝於城闕;輪形尚 疾,斜暉未駐乎康莊。是知迎長日之儀,實王心之所 共;兆南郊之正位,乘陽事之所用。故可以知上下之 分際,見天人之交動。」浮晨光於俎豆,散微照於苞茅。 周流金石,暉照陶匏。異乎天紀不修,秦伯尚矜於《泰 畤》;日官失職,晉侯徒繼乎夏郊。於以「迎之,則無違者; 委照將久,豈三舍之足憑;延光可期,胡再中之云假。 《自然》應以繁祉,錫之純嘏,禮儀允洽於神人,正朔克 周於戎夏。今我后再」新古禮,與天地相參。應戩穀之 宜,受之千億,奉郊祀之報,至於再三。然則迎長日,恭 祀事,並《虞》《夏》而何慚?

迎長日賦以三王郊禮日用夏正為韻 李程编辑

「氣之至兮景之長,郊之初兮國之陽。」將有事於新日, 以無忘乎舊章。太史先期而以告,天子齋心而有常。 且曰「經紀不忒,乃貞明而成象;疾徐中度,胡躔次而 可量?俟一人天臨而斯出,俾群后景從而有光。」可以 冠千古之嘉禮,軼三代之盛王。然後五輅乃駕,六龍 是驂。迎炎精表著明於君象,就陽位乃展禮於國南。 斯可以人詠明哉!且知配虞帝之二;工升歌也,奚獨 美文王之三?且天有兩曜兮日無其匹,域有四大兮 王居其一,將報本而郊天,因宣明而主日。大司徒執 圭以表位,群有司奉璋而有秩。羲和御之而有倫,疇 人則之而無失。運行之次,望遲遲以就陽;寅賓之時, 見杲杲而已出。始也戒職司,明國體,「卜郊之典無闕, 迎日之義。爰啟受命於祖,作龜於禰」,是皆匪愆於儀, 未有不謹於禮。禮容必呈,祀事孔明。迎扶桑之初,乃 實柴而薦敬;因吉土之兆,同掃地而貴誠。信列辟之 盛節,俾歷代而作程,魏則朝於獻歲,夏則置乎小正。 今則聽封人之善祝,採從臣之嘉頌,時令空美於風 行,帝力孰知其日用。人悅於下,禮行於郊,不獨服尚 元素,器遵陶匏。是知禮之設也,教之大者。彼孔稱從 周,殷因於夏,曾未若我后敬授人時,而天錫純嘏。

長至賦          宋田錫编辑

伊沍寒之嘉節,美長至之良辰。考天時於司曆,驗星 昴於疇人。陰極陽生,復卦應連山之象;珠聯璧合,斗 樞迴柳木之津。魯太史登樓以觀祲,周天王服袞以 嚴禋。黃鍾應律兮《咸》《韶》韻逸,緹幕飛灰兮山川氣新表權輿於陽德,信兆朕於芳春。圭測而羲和漸永,衡 懸而土炭交陳。始觀玉殿歡呼,金觴獻壽。慶一陽之 「肇至,祝千齡而永久。」廣庭燎設,明環珮於儀容;滄海 日升,照冕旒於元首。或恩緣長至而賞加,或禮罷圜 丘而赦宥。歡聲大洽於寰中,至信旁孚於飛走。所以 金張貴戚,田竇權門,喜近增於爵土,悅新益於封勳。 遇履長之納祐,符元吉而承恩。歌鐘鼎沸,朱翠雲繁, 華堂列席,高燭羅軒。輝煌暐曜,雜遝嘩喧,賓榮以玳 瑁飾簪,主貴以珊瑚映樽。或饋履襪於舅姑,或祝《弓 箕》於子孫。協周正之故事,慶堯曆之垂文。唯有羈旅 之客,流年可惜,長亭近歸,孤懷自戚。殘陽晚簾,寒燈 夜室。形影相弔,精誠未適。雖有樽酒,誰飛觴而舉白? 雖有鑪火,誰方襟而比席?將何消遣,自圖悅懌。天既 付我以文,遂攄懷而命筆。

賀江丞相冬啟       文天祥编辑

春入重緹,欣聽雷鞀之奏;台明上袞,具瞻井鉞之輝。 穀我龐臣,裒時疇祉。恭惟某官,量包元氣,心見先天。 冠漢殿之仙班,火城如晝;補舜裳之五色,宮線猶香。 卷舒昭文館之春風,布濩祝融峰之曉露。茝蘭出色, 芸荔含和。愛日迎長,開一氣八荒之壽;瑞雲促覲,領 五更三點之朝。某跡囿轉鈞,心馳獻履。近依星軫,愧 直指之繡衣。遙贊雲門。歸碩膚之赤舄。薄言燕賀。永 矢螽鳴。

回江丞相送冬酒啟      前人编辑

噓嶰谷之陽,方覃鈞播。照酃湖之淥,忽拜袞題。有華 舞袖之春風,增賁繡絲之曉日。淺深存燮理,滿傾北 斗之天漿。德澤布光輝,跪沐南山之雲氣。輪囷鏤感, 槁秸刊申。

賀李安撫肯齋冬啟      前人编辑

黃鍾噓暖,繡線紀長。錦堂增履襪之春,綠野換荔芸 之色。某謾馳今雨,阻造下風。隃睇翠蓬,莫遂前茅之 拜。第瞻鶴燄,早催元會之朝。

送前人冬啟         前人编辑

灰。管移新律,暖轉《茝蘭》。鐘鼓樂清時,春生花竹。隔幔 緹之醲郁,阻履襪之從容。薄注酃清,式歌魯瑞。俯慚 雲繡,又添愛日之紋;隃聽雷鞀,趣侍含光之宴。微芹 馳瀆,采菲知榮。

回吉守李寺丞芾送冬禮啟   前人编辑

周曆紀正,魯臺書至。褲謠雷動,恰先七日之來;棨座 春生,共慶一陽之長。頌聲盈耳,和氣滿城。某未薦賀 言,猥廑餽禮。岸容待臘,正棲寂寞之濱;谷律先春,多 謝溫存之貺。赧然登受,略此控酬。餘俟別陳,仰干情 亮。

送董提舉楷冬至酒啟     前人编辑

五紋添繡線,日麗旌旗,一節鑄黃金,春生霄漢。馳想 雲和之瑟,莫陪壽軫之觴。薄注酃清,式歌《魯瑞》。九疑 仙人之襪正快曉行,四牡使臣之車即催元會。瀆嚴 增惕,賜頓為榮。

回諸郡守冬啟        前人编辑

陽氣應黃鍾,時哉南至。兵衛森畫戟,貺我東風。昭黼 黻於魯臺,噓塵埃於楚觀。恭惟某官,陽明人物,雷動 聲名。麗曉旌旗,照映壺冰之潔;行春鼓角,發舒圭影 之和。近七日之朋來,進三朝之元會。某坐馳梅影,隃 借芸香。宮線添長,正靦顏於把繡;《雲門》入奏,惟洗耳 於歌襦。

回諸郡倅賀冬啟       前人编辑

九寸黃鍾律,和動緹帷。五丈畫堂旗,春生錦段。芸香 在手,梅意彌襟。某官氣類陽明,精神冰潔。賡《庾樓》之 曲,聲徹雷鞀,續湓浦之吟,文裁宮線。清露曉濡於驥 尾,《韶風》夜度於鴛行。某隅繡何工,屏泥借潤。瀟湘波 暖,照明月於胡床。岣嶁煙寒,倚行雲於仙襪。

回諸僉幕賀冬啟       前人编辑

《黃鍾》陽氣應緹幔香深,冰壺幕下,清彩毫燠轉。芸香 在手,梅意彌襟。某官氣類陽明,聲名雷動。胸蟠五色, 卷舒宮線之紋,音度九韶,出入雲和之瑟。小分光於 烏幕,即翔舞於鴛行。某軫野相望,繡隅何補。招呼和 氣,隃看仙襪之華,上下春輝,密贊賓帷之勝。

至日早朝賦        明劉球编辑

「維宣德紀元之五載,逮元冥司令之中旬,羲和回馭 於北陸,《招搖》指子於初昏。玉琯之灰乃動,黃鍾之候 維新。開萬物之太始,轉一氣於鴻鈞。幸遇昇平之會 於今日,宜致履長之慶於紫宸焉。」故時則靈臺是定, 禮則鴻臚是宰,儀物則內外畢備,執事則大小恪戒, 莫不齋沐宵興,敬恭以待。是日也。及東方之未曙,仰 「明星之猶光。車塵紛紜以起途,燭影燦爛以交張。聽 玉漏之滴瀝,望庭燎之輝煌。九門闢兮既廓,三鼓發 而有鏜。填兩掖以競進,鳴雙珮兮鏗鏘。陛衛羅以萬 隊,鹵簿設其兩傍。合之則為耦,離之則成行。」牙旗羽 蓋,龍文鳳章;玉節金鍪,殳矛戈揚。眾不能名,美不能 方。少焉,日曈曨兮東躋,雲縹緲兮下「幕。浮佳氣於簾 櫳,燦祥光於碧落。」飛鳥隼兮垂翔,凝冰霜兮融液。爐煙起而香風飄,廷鞭響而群囂寂。閽象端厥容止,仗 馬不敢喘息。然後啟瑤扃來,警蹕鴻鐘鍧,鑾輿出。高 明袞衣之日月,遠睹天位之飛龍。黼扆後設,而斷必 自乎睿思;冕旒前隨,而明不掩於重瞳;無動聲色,篤 恭其容,儼然帝舜之正位於南面,何異周武之垂拱 乎九重。其臣則王公侯伯,貂蟬炫幘,玉帶懸牙,朱衣 襲裼。卿大夫士,降至百職,濟濟蹡蹡,莫不盛飾。冠以 品分,班以次設,東文西武,鴛排鵠植。旁及服左衽之 遠夷,言侏𠌯之群貊,《詩》《書》所未道其名,唐虞所不賓 之國。皆奉玉帛而遠來,亦幸觀光乎其側。於是絳幘 雞人,長鳴東廡。伶官發音,金石柷敔,琴瑟簫管,交宣 迭鼓。聲洋洋乎盈耳,節鏗鏗乎有序。禮官唱讚,登降 拜俯,進退起跪,或躍或舞,咸中乎儀,罔愆於素。諸方 匭進之辭既退,萬口嵩呼之聲齊舉。喜動乎天顏,聲 振乎寰宇。迨乎大禮既成,祥慶薦臻。荷天子之有命, 賜眾臣休暇於浹辰。宴幣既頒,恩禮復勤。凡有生之 眾庶,莫不願戴於一人。且夫冬之為節,自古所尚,豈 但《魯史》備雲物之書,《周官》重圜丘之享。蓋其在《易》卦 則為復,而復之為義,取乎陰消而陽長,陽長則君子 道泰之漸,陰消則小人道否之象。上必體此而思,君 子之道當崇;下必體此而思,小人之道不足仗。上下 同情,是則是懲,務使邪枉不得勝乎正直,讒慝不得 妨乎賢能,則天下可納之仁義之域,功德可齊乎唐 虞之稱。皇圖於焉而鞏固,福物自是而駢增。

冬至部藝文二詩詞编辑

《冬至初歲小會樂歌     》晉張華

日月不留,四氣迴周。節慶代序,萬國同休。庶尹群后, 奉壽升朝。我有嘉禮,式宴百僚。繁肴綺錯,旨酒泉渟。 笙鏞和奏,磬管流聲。上隆其愛,下盡其心。宣其壅滯, 訓之德音。乃宣乃訓,配享交泰。永載仁風,長撫無外。

冬至        陳新塗妻李氏编辑

靈象尋數迴,四氣平運散。陰律鼓微陽,大明啟修旦。 感與時來興,心隨逝化歎。式宴集中堂,賓客盈朝館。

冬至           宋鮑照编辑

《舟遷莊》甚笑,水流孔急歎。景移風度改,日至晷迴換。 眇眇負霜鶴,皎皎帶雲鴈。長河結瓓玕,層冰如王岸。 哀哀古老容,慘顏愁歲晏。催促時節過,逼迫聚離散。 美人還未央,鳴箏誰與彈。

詠冬至           袁淑编辑

連星貫初曆,令月臨首歲。薦樂行陰政,登歌贊陽滯。 收涼降天德,萌華宣地惠。司瑞記夜晞,書雲掌朝誓。

奉和冬至應教      北齊蕭愨编辑

「天宮初動磬,緹室已飛灰。暮風吹竹起,陽雲覆石來。」 折水開荔色,除雪出蘭栽。慚無宋玉辨,濫吹楚王臺。

冬至乾陽殿受朝      隋煬帝编辑

《北陸》元冬盛,南至晷漏長。端拱朝萬國,守文繼百王。 至德慚日用,治道愧時康。新邑建嵩岳,雙闕臨洛陽。 圭景正八表,道路均四方。碧空霜華淨,朱庭皎日光。 纓珮既濟濟,鐘鼓何鍠鍠。文戟翊高殿,釆眊分修廊。 元首乏明哲,股肱貴惟良。舟楫行有寄,庶此王化昌。

奉和冬至乾陽殿受朝應詔   牛弘编辑

恭己臨萬㝢,宸居御八埏。作貢菁茅集,來朝圭黻連。 司儀三揖盛,掌禮九賓虔。重欄映如璧,複殿繞非煙。

至後           唐杜甫编辑

《冬至》至後日初長,遠在劍南思洛陽。青袍白馬有何 意,金谷銅駝非故鄉。梅花欲開不自覺,棣萼一別永 相望。愁極本憑詩遣興,詩成吟詠轉凄涼。

冬至            前人编辑

「年年至日長為客。忽忽窮愁泥殺人。」江上形容吾獨 老。天涯風俗自相親。杖藜雪後臨丹壑。鳴玉朝來散 紫宸。心折此時無一寸。路迷何處是「三秦。」

小至            前人编辑

天時人事日相催,冬至陽生春又來。刺繡五紋添弱 線,吹葭六琯動浮灰。岸容待臘將舒柳,山意衝寒欲 放梅。雲物不殊鄉國異,教兒且覆掌中杯。

至日遣興奉寄北省舊閣老兩院故人编辑

前人

去歲茲辰捧御床,五更三點入鵷行。欲知趨走傷心 地,正想氛氳滿眼香。無路從容陪語笑,有時顛倒著 衣裳。何人錯憶窮愁日,愁日愁隨一線長。

長至日上公獻壽      張叔良编辑

鳳闕晴鐘動,雞人曉漏長。九重初啟鑰,三事正稱觴。 日至龍顏近,天旋聖曆昌。休光連雪淨,瑞氣雜爐香。 化被君臣洽,恩沾士庶康。不因稽舊典,誰得紀朝章。

長至日上公獻壽       崔琮编辑

《應律》三陽首,朝天萬國同。斗邊看子月,臺上候祥風。 五夜鐘初度,千門日正融。玉階文物盛,仙仗武貔雄。

率舞皆群辟,稱觴即上公。南山為聖壽,長對未央宮
考證.svg

長至日上公獻壽       李竦编辑

候曉金門闢,乘時玉曆長。羽儀瞻上宰,雲物麗初陽。 漢禮方傳珮,堯年正捧觴。日行臨觀闕,帝錫洽珪璋。 盛美超三代,洪休降百祥。自憐朝末坐,空此詠無疆。

南至日太史登臺書雲物    裴達编辑

圜丘纔展禮,佳氣近初分。太史方簪筆,高臺紀彩雲。 天容和縹緲,曉色共氛氳。道泰資賢輔,年豐倚聖君。 恭惟司國瑞,兼用察人文。應念懷鉛客,終朝望碧雰。

南至日太史登臺書雲物   于尹躬编辑

《至日行時令》,登臺約禮文。官稱趙伯氏,色辨五方雲。 晝漏聽初發,陽光望漸分。司天為歲備,持簡出人群。 惠愛周微物,生靈荷聖君。長當有嘉瑞,郁郁復紛紛。

冬至夜郡齋宴別前華陰盧主簿並序编辑

張登

范陽盧君道漳以適越,越人悅之,稅車休徒,三旬之間,然後飭行李之命。時日南至,登與賓客僚吏會別於郡齋,釃酒卜夜,《夜艾》,酒酣而不能自已,故咸請詩之。由是探韻而賦,賦不出志,大抵感時傷遠,又美盧君擇其所從而不惑。闕。「《頌征南》有奔走」之德焉。

虎宿方冬至,雞人積夜籌。相逢一尊酒,共結兩鄉愁。 王儉花為府,盧諶幄內璆。明朝更臨水,悵望嶺南流。

南至日隔霜仗望含元殿爐煙 王良士编辑

抗殿疏龍首,高高接上元。節當南至日,星是北辰天。 寶戟羅仙仗,金爐引御煙。霏微雙闕麗,容曳九門連。 拂曙祥光滿,分晴瑞色鮮。一陽今在曆,生植仰陶甄。

朔旦冬至攝職南郊因書即事 權德輿编辑

大明南至慶天正,朔旦圓丘樂六成。文軌盡同堯曆 象,齋祠忝備漢公卿。星辰列位祥光滿,金石交音曉 奏清。更有觀臺稱賀處,黃雲捧日瑞昇平。

冬至宿齋時郡君南內朝謁因寄 前人编辑

清齋獨向丘園拜,盛服想君興慶朝。明日一陽生百 福,不辭相望阻寒宵。

至日登樂遊園        裴度编辑

陰律隨寒改,陽和應節生。祥雲觀魏闕,瑞氣映秦城。 驗炭論時政,書雲受歲盈。晷移長日至,霧斂遠霄清。 景暖仙梅動,風柔御柳傾。那堪封得意,空對物華情。

南至隔仗望含元殿爐煙   崔立之编辑

「千官望長至,萬國拜含元。」隔仗爐光出,浮霜煙氣翻。 飄飄縈內殿,漠漠澹前軒。聖日開如捧,卿雲近欲渾。 輪囷灑宮闕,蕭索散乾坤。願倚天風便,披香奉至尊。

南至日隔仗望含元殿爐煙   郭遵编辑

冕旒親負扆,卉服盡朝天。暘谷移初日,金爐出御煙。 芬馨流遠近,散漫入貂蟬。霜仗凝逾白,朱欄映轉鮮。 如看浮闕在,稍覺逐風遷。為沐皇家慶,來瞻羽衛前。

冬至夜          白居易编辑

老去襟懷常濩落,病來鬚髮轉蒼浪。心灰不及爐中 火,鬢雪多於砌下霜。三峽南賓城最遠,一年冬至夜 偏長。今朝始覺房櫳冷,坐索寒衣說《孟光》。

冬至宿楊梅館        前人编辑

十一月中長至夜,三千里外遠行人。若為獨宿楊梅 館,冷枕單床一病身。

至日荷李常侍過郊居    熊孺登编辑

賤子守柴荊,誰人記姓名。風雲千騎降,草木一陽生。 禮異江河動,歡殊里巷驚。稱觴容侍坐,看竹許同行。 遇覺滄溟淺,恩疑太嶽輕。盡搜天地物,無踰此時情。

日南至          獨孤鉉编辑

《玉曆》班窮律,凝陰發一陽。輕暉猶惜短,圭影漸欣長。 晷度經南斗,流晶盡北堂。乍疑周戶耀,可愛逗林光。 積雪消微照,初萌動渺茫。更升臺上望,雲物已昭彰。

冬至酬劉使君       殷堯藩编辑

「異鄉冬至又今朝,回首家山入夢遙。漸喜一陽從地 復,卻憐群沴逐冰消。」梅含露蕊知迎臘,柳拂宮袍憶 候朝。多少故人承宴賞,五雲堆裏聽《簫韶》。

冬至日祥風應候       蔣防编辑

「節逢清景空,氣占二儀中。獨喜登高日,先知應候風。 瑞呈光舜化,慶表盛堯聰。」況與承時葉,還將入律同。 微微萬井逼,習習九門通。遶殿爐煙起,殷勤報歲功。

至日上公獻壽酒      白敏中编辑

候曉天門闢,朝天萬國同。瑞雲昇觀闕,香氣映華宮。 日色臨仙籞,龍顏對昊宮。羽儀瞻百姓,獻壽侍三公。 化被君王洽,恩沾草木豐。自欣朝玉座,宴此詠《皇風》。

冬至日遇京使發寄舍弟    杜牧编辑

「遠信初憑雙鯉去,他鄉正遇一陽生。尊前豈解愁家 國,輦下惟能憶弟兄。」旅館夜憂姜被冷,暮江寒覺晏 裘輕。竹門風過還惆悵,疑是松窗雪打聲。

和湖州杜員外冬至日白蘋洲見憶编辑

李郢

白蘋亭上一陽生,謝朓新裁錦繡成。千嶂雪消溪影 淥,幾家梅綻海波清。已知鷗鳥長來狎,可許汀洲獨 有名。多媿龍門重招引,即拋田舍棹舟行

冬至夜作          韓偓编辑

中宵忽見動葭灰,料得南枝有早梅。四野便應枯草 綠,九重先覺凍雲開。陰冰莫向河源塞,陽氣從今地 底迴。不道慘舒無定分,卻憂蚊響又成雷。

冬至日陪裴端公使君清水堂集编辑

釋皎然

亞歲崇佳宴,華軒照綠波。渚芳迎氣早,山翠向晴多。 推往知時訓,書祥辨政和。從公惜日短,留賞夜如何。

冬至吟二首        宋邵雍编辑

《冬至》天之半,天心無改移。一陽初動處,萬物未生時。 元酒味方淡,太音聲正希。此言如不信,更請問庖犧。 何者謂之幾,天根理極微。今年初盡處,明日未來時。 此際易得意,其間難下辭。人能知此意,何事不能知。

冬至日與諸生飲       蘇軾编辑

「小酒生黎法,乾糟瓦盎中。芳辛知有毒,滴瀝取無窮。 凍醴寒初泫,春醅煖更饛。華夷兩樽合,醉笑一歡同。 里閈峨山北,田園震澤東。歸期那敢說,安訊不曾通。 鶴髮驚全白,犀圍尚半紅。愁顏解符老,壽耳𩰚吳翁。 得穀鵝初飽,亡貓鼠益豐。黃薑收土芋,蒼耳斫霜叢。 兒瘦緣儲藥,奴肥為種菘。頻頻非竊食,數數尚乘風。」 河伯方夸若,靈媧自舞馮。歸途陷泥淖,炬火燎茆蓬。 膝上王文度,家傳張長公。和詩仍醉墨,戲海亂群鴻。

冬至日獨遊吉祥寺      前人编辑

井底微陽回未回,蕭蕭寒雨濕枯荄。何人更似蘇夫 子,不是花時肯獨來。

預作冬至          張耒编辑

紫壇曾從奠琳琅,親被天人五冕光。今日黃州山下 寺,五更聞雁滿林霜。

和冬至紫蒙館書事      蘇頌编辑

泰畤迎長日,殊方展慶杯。關山厭沙磧,星斗望昭回。 月共寒更永,風隨協氣來。欲知玉曆正,候律應孳荄。

冬至日遙想郊禋慶成口號  范成大编辑

淅淅霜風不滿旗,紫煙黃氣捧朝曦。五更貫索埋光 後,萬里鉤陳放仗時。留滯周南無舊事,布宣漢德有 新詩。豐年四海皆溫飽,願把芳心壽玉巵。

長至日與同舍遊北山     前人编辑

歲晚山同色,湖平霧不收。寒雲低閣雪,佳節靜供愁。 竹柏森嚴立,蒲荷索莫休。瘦筇知腳力,政爾耐清遊。

冬至節後賀皇太子及平陽郡主编辑

楊萬里

「長樂鐘聲繞夢驚,建章星影照人行。千官燈語聽殘 點,一夜霜寒在五更。」《金鑰》玉《開北闕》,銀鞍絲鞚謁 東明。青宮朱邸環天極,五色祥雲覆帝城。

乙未冬至        金李俊民编辑

已應黃宮律,初生復卦陽。道隨天在北,愁與日俱長。 節物驚時換,年光有底忙。浮雲多變態,試與問何祥。

十一月二十七日冬至   元朱德潤编辑

卷地顛風響怒雷,一宵天上報陽回。日光繡戶初添 線,雪意屏山欲放梅。雙闕倚天瞻象魏,五雲書彩望 靈臺。江南水暖不成凍,溪叟穿魚換酒來。

冬至次張宣撫韻二首     楊載编辑

北去關河遠,南歸歲月長。屠龍雖有技,相馬獨無方。 雲水連天暗,霜蕪滿地荒。客遊應未巳,塵土在衣裳。 瀛海無消息,冥冥鳥道長。已經雙鬢短,更待兩瞳方。 落日依平嶂,洪河入大荒。憂來那可得,揮淚欲沾裳。

至節即事七首        馬臻编辑

天街曉色瑞煙濃,名紙相傳盡賀冬。繡幕家家渾不 卷,呼盧笑語自從容。

閒看來往坐多時,雨洒香塵土溼微。珠翠壓頭行不 穩,嬌羞兒女把人衣。

昨夜梅花已報春,地瓶移插更精神。酒酣纖手爭來 折,鸚鵡回頭不敢嗔。

已有紗籠照舞兒,喧喧鼓笛自相隨。誰家院落來呼 喚,門外天明也不知。

簾旌疊疊繡鮫綃,遮護香風不放消。卻恐酒闌先睡 去,預教小玉問明朝。

新詞聽徹思徘徊,侍女擎羹下箸遲。紅燭有花心暗 喜,流蘇雙挂玉梅枝。

店舍喧嘩徹夜開,熒煌燈火映樓臺。歡遊未曉不歸 去,早有《元宵》氣象來。

送朱謝二博士進賀冬至表赴京師聽宣諭畢编辑

《還吳           明》·高啟

驛騎雙馳捧綠章,都門逢舊喜洋洋。小儒方幸瞻天 近,遠使初來賀日長。仗下丹墀晴雪盡,朝回紫陌曉 塵香。承宣歸去難留駐,乞報平安到故鄉。

丙子冬至         李夢陽编辑

奉天門下玉闌橋,此日催班早侍朝。占史奏雲懽萬 國,大官傳宴散層霄。苑梅迎律春先動,宮柳臨風色 欲搖。一出忽驚今十載,百年勳業有漁樵。

至日懷諸太史陪祀南郊   王穉登编辑

圜丘馳道草芊芊,曠典重逢御極年。聖壽長如南至日,皇恩高似北溟天。葭灰應氣迎鄒律,松籟含風入 舜絃。最羨翰林供奉客,揮毫先進《慶雲篇》。

冬至南郊扈從紀述和陳玉壘太史韻六首编辑

于慎行

聖后乘乾奉帝禋。日躔南陸協靈辰。九關肅啟天門 鑰。萬姓歡隨御輦塵。樓雪初融丹禁曉。葭灰微動玉 衡春。虛慚珥筆親文物。實有《甘泉》賦未陳。

玉闌東畔畫簾前,到處常隨豹尾旋。聖代儀文今日 盛,儒臣雨露向來偏。琅函賜錦馳中騎,寶鼎分餐出 御筵。齋室受釐應有問,朝回猶恐夜深宣。

絳闕陰沉啟祕扃,鑾輿肅穆款真庭。霜凝碧落天衣 濕,月上仙壇玉樹青。帝座三重開萬象,雲門六變走 群靈。祠臣秉笏香煙裏,時向珠躔望景星。

絳節氤氳上太清。紫煙縹緲冠層城。鵷行不動瑤墀 影。鳳幄微聞玉藻聲。律應一陽璇象轉。福凝五位泰 階平。禮成回蹕傳行漏。百尺華燈闕下明。

燈火薰天夾路旁,屬車旋處翠華張。非煙擁蓋璇霄 麗,若月乘輪御陌長。十里香花連《泰畤》,千門鼓吹徹 《昭陽》。皇誠已自通天貺,萬祀應知寶祚昌。

紫氣蔥蔥繞禁廬,南郊近日履長初。皇王禮樂光前 殿,侍從聲華滿後車。漢畤龍麟金匱紀,周臺雲物彩 毫書。雄文亦是鄉人似,齊客談天恐不如。

冬至恭侍慶成大宴      前人编辑

南郊夜燎泰壇煙,內殿朝開大慶筵。兩陛衣冠承湛 露,千門鐘鼓震《鈞天》。親瞻玉几雲霄上,久汎仙杯日 月邊。溫旨三傳咸已醉,歡聲動地未央前。

館課冬至齋居        前人编辑

緹室灰飛晷欲長,清齋僊館坐焚香。雪殘樓閣虛瓊 樹,月出簪裾滿玉堂。筆望五雲迎《舜日》,心隨一線入 堯裳。明朝負橐趨陪地,只在瑤壇帝座旁。

長安冬至         董其昌编辑

子月風光雪後看,新陽一縷動長安。禁鐘乍應《雲門》 曲,寶樹先驅黍谷寒。

至日           盛鳴世编辑

「曝背便暄暖,灰心任歲時。衰年聊對酒,至日一題詩。」 「洗藥冰初薄,探梅雪半垂。轉應貧與病,不厭老相隨。」

冬至夜集曹能始園亭觀妓   吳兆编辑

「佳候要佳麗,山齋啟草扉。」入園驚荔發,窺琯見灰飛。 梅亂歌中落,春爭笑裏歸。橙香寒靧面,桂氣暖熏衣。 粉壁釵橫影,雕窗燭散輝。不堪絃管歇,殘月尚棲幃。

長至日           樊鵬编辑

大地初陽子夜回,洞房元籥散蘆灰。金堤暗約催春 柳,仙苑初傳破野梅。壽祝南山同魏闕,雲瞻北斗即 蓬萊。忻隨澤草知生意,為報和風聖域開。

少年遊長至      宋毛滂编辑

遙山雪氣入疏簾。羅幕曉寒添。暖日騰波,朝霞入戶, 一線過冰簷。 綠尊香嫩,葡萄㬉滿酌破冬嚴。庭下 早梅,已含芳意,春近瘦枝南。

滿江紅冬至      范成大编辑

寒谷春生,薰葉氣、玉筩吹穀新陽後、便占新歲,吉雲 清穆。休把心情關藥裹,但逢節序添詩軸。笑強顏、風 物豈非癡,終非俗。 清晝永,佳眠熟。門外事,何時足。 且團圞同社,笑歌相屬。著意調停雲露釀,從頭檢舉 梅花曲。縱不能、將醉作生涯,休拘束。

西江月丙午冬至    吳文英编辑

添線繡床人倦,翻香羅幕煙斜。五更簫鼓貴人家。門 外曉寒嘶馬。 帽壓半簷朝雪,鏡開千靨春霞。小帘 沽酒醉梅花。夢到林逋山下。

風入松冬至      李肩吾编辑

霜風連夜做冬晴,曉日千門。香葭暖透黃鐘管,正玉 臺、彩筆書雲。竹外南枝意早,數花開對清尊。 香閨 女伴笑輕盈、倦繡停鍼。花甎一線添紅影,看從今、迤 邐新春。寒食相逢何處,百單五箇黃昏。

冬至部選句编辑

漢《崔駰銘》:「陽升於下,日永於天。長履景福,至千億年。」 宋傅亮詩:「星昴殷仲冬,短晷窮南陸。柔荔迎時萋,芳 芸應節馥。」

唐韋應物詩:「子月生一氣,陽景極南端。」

權德輿詩:「令節一陽新,西垣宿近臣。曉光連鳳沼,殘 漏近雞人。白雪飛成曲,黃鐘律應均。」

《薛能詩》:「九九已從南至盡,芊芊初傍北籬新。」

宋王十朋詩:「觀臺雲物端可書,宮線初長日南至汪元量詩:「三殿乘輿去賀冬。」

元陳高詩:「白髮頻添隨繡線,壯心都冷類葭灰。中興 早看雲臺築,老去何妨臥草萊。」

明尹耕詩:「臘凍嶺梅難索笑,春遲宮柳未舒眉。浮灰 不送囊中賦,弱線還添鬢上絲。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6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