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曆象彙編/歲功典/第090卷

曆象彙編 歲功典 第八十九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曆象彙編 第九十卷
曆象彙編 歲功典 第九十一卷


考證.svg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曆象彙編歲功典

 第九十卷目錄

 冬至部紀事

 冬至部雜錄

 冬至部外編

歲功典第九十卷

冬至部紀事编辑

《周禮·地官》:「大司徒以土圭之灋測土深,日至之景,尺 有五寸,謂之地中。」訂義鄭鍔曰:「嘗聞土圭之法,於師冬 夏二至晝漏正中立一表,以八尺為度,於表之傍立 一尺五寸之土圭焉。日南者,南表也,晝漏正而中表 之景已與土圭等,其南方之表則於表南得一尺四 寸之景,不及土圭之長,是其地於日為近南,故其景 短;南方偏乎陽,則知其地之多暑。日北者,北表也,晝 漏正而中表之景已」與土圭等,其北方之表,則於表 北得一尺六寸之景,有過土圭之長,是其地於日為 近北,故其景長;北方偏乎陰,則知其地之多寒。 《春官家宗人》以冬日至,致天神人鬼。訂義鄭康成曰:「天 人陽也。陽氣升而祭鬼神,所以順其人也。」

《秋官》柞氏,「掌攻草木及林麓。夏日至令刊陽木而火 之,冬日至令剝陰木而水之。」訂義鄭鍔曰:「攻之之法,夏 至日則刊陽木而令燔燎以火,冬至日則剝陰木而 令浸漬以水。木之生於山南者為陽木,夏日至則陽 氣之極,又況火之炎陽乎?於是時則刊陽木而火之, 彼將不勝乎陽而死矣。生於山北者為陰木,冬日至 則陰之極,又況水之凝陰乎?於是時則剝陰木而水 之,彼將不勝乎陰而死矣。蓋陰」陽相濟則沖氣以為 和,此物之所以生。陰陽偏勝,則乖沴而為疾,此物之 所以死。陽木言刊,陰木言剝,先儒以為互言,余以為 刊除也,與隨山刊木之刊同。陽木堅而難除,故以「刊」 言之。剝,剝也,與《易》柔變剛之「剝」同。陰木柔而易去,故 以「剝」言之。刊剝者,除草木而空其地,或居民,或作室, 未必欲為耕種之地。

薙氏「掌殺草,冬至日而耜之。」訂義《鄭鍔》曰:「冬日已至,陰 極而凍,於時則以耜而划之,划覆其根,凍死於冬,則 來春不能萌。」

《左傳:僖公五年》「正月辛卯朔,日南至,公既視朔,遂登 觀臺以望而書,禮也。」「《周》正月」,今之十一月,蓋十一 月一日冬至也。自秋分日行南陸,至冬至之日日南 極。

《後漢書律歷志》:「元封七年十一月甲子朔旦冬至,詔 太史令司馬遷、治曆鄧平等更建太初,改元易朔,行 夏之正,乾鑿度八十分之四十三為日法。設清臺之 候,驗六異,課效觕密,《太初》為最。」

《漢書薛宣傳》:宣入守左馮翊,日至休吏。賊曹掾張扶 獨不肯休,坐曹治事。宣出教曰:「蓋禮貴和,人道尚通。 日至吏以令休,所繇來久。曹雖有公職事,家亦望私 恩意,掾宜從眾歸,對妻子,設酒肴,請鄰里,壹關相樂, 斯亦可矣。」扶慚媿,官屬善之。關古笑字

《中華古今注》:「漢有繡鴛鴦履。」昭帝令冬至日上舅姑。 《後漢書律歷志》:「天子常以日冬至,御前殿,合八能之 士,陳八音,聽樂均,度晷景,候鍾律,權土灰,放陰陽。冬 至陽氣應,則樂均。清景長極,黃鍾通。土灰輕而衡仰, 進退於先後。五日之中,八能以候狀聞,太史封上,效 則和,否則占。」候氣之法,為室三重,戶閉,塗釁必周,密 布緹縵室中,以木為案,每律各一,內庳外高,從其方 位,加律其上,以葭莩灰抑其兩端,案歷而候之,氣至 者灰去;其為氣所動者,其灰散;人及風所動者,其灰 聚。殿中候用《玉律》十二,惟二至乃候。

《晉書律歷志》:「漢靈帝時,會稽東部尉劉洪作乾象法, 冬至日,日在斗二十二度,以術追日月五星之行,推 而上則合於古,引而下則應於今,名為乾象歷。」 《歲華紀麗》:「後漢盛吉為廷尉,每冬至夜定罪決斷,妻 執燭,吉持丹筆,夫妻相向,垂泣決事。」

《四民月令》:「冬至之日,薦黍糕,先薦元冥以及祖禰。其 進酒肴及謁賀君師耆老,如正日。」

「先後冬至各五日」,買白犬養之,以供祖禰。

《歲華紀麗》:「魏文帝黃初元年冬至日,黃雀集於文昌 殿前。」

《歲時記》:晉魏宮中,以紅線量日影,冬至後,日添長一 線。

辟寒王武子好馬。冬至則嘶風鐙。除日則藥王鞍。每 節日則飼馬以明沙豆薔薇草。

《晉書列女傳》:周覬母李氏,常冬至置酒,舉觴賜三子 曰:「吾本渡江,託足無所,不謂爾等並貴,列吾目前,吾 復何憂?」嵩起曰:「恐不如尊旨。伯仁志大而才短,名重 而識闇,好乘人之弊,此非自全之道。嵩性抗直,亦不容於世。唯阿奴碌碌,當在阿母目下耳。」阿奴,謨小字 也。後果如其言。

《南史席闡文傳》:「闡文為東陽太守,在郡有能名,冬至, 悉放獄中囚,依期而至。」

《梁書王志傳》:志為東陽太守,郡獄有重囚十餘人,冬 至日悉遣還家,過節皆返,惟一人失期,獄司以為言, 志曰:「此自太守事,主者勿憂。」明旦果自詣獄,辭以婦 孕,吏民益歎服之。

《傅岐傳》:「岐除始新令,有囚當死,會冬至,岐乃放其還 家,使過節一日復獄。曹掾固爭曰:『古者乃有此,於今 不可行』。岐曰:『其若負信,縣令當坐』。竟如期而反。」 《魏書高閭傳》:「冬至,高祖文明太后大饗群官,高祖親 舞於太后前,群臣皆舞,高祖乃歌,仍率群臣再拜上 壽。閭進曰:『臣聞:大夫行孝,行合一家;諸侯行孝,聲著 一國;天子行孝,德被四海。今陛下聖性自天,敦行孝 道,稱觴上壽,靈應無差。臣等不勝慶踊,謹上千萬歲 壽』。」高祖大悅。

《北齊書慕容儼傳》:庫狄伏連,天保初,儀同三司,家口 有百數,盛夏之日,料以倉米二升,不給鹽菜,常有饑 色。冬至之日,親表稱賀。其妻為設豆餅,伏連問此豆 因何而得,妻對「向於食馬豆中,分減充用。伙連大怒, 典馬掌食之人,並加杖罰。」

《酉陽雜俎》:北朝婦人,常以冬至日進履襪及靴。 《隋書禮儀志》:「大業十年冬至祀圓丘,帝不齋於次,詰 朝備法駕,至便行禮。是日大風,帝獨獻上帝,三公分 獻五帝,禮畢,御馬疾驅而歸。」

《唐書禮樂志》:「冬至祀昊天上帝於圓丘,以高祖神堯 皇帝配。東方青帝靈威仰,南方赤帝赤熛怒,中央黃 帝含樞紐,西方白帝白招拒,北方黑帝葉光紀及大 明、夜明,在壇之第一等。天皇大帝、北辰、北斗、天一、太 一、紫微五帝座,並差在行位前。餘內官諸座及五星、 十二辰、河漢四十九座,在第二等十有二陛之間。中」 官、市垣、帝座、七公、日星、帝席、大角、攝提、太微、五帝、太 子、明堂、軒轅、三台、五車、諸王、月星、織女、建星、天紀十 七座,及二十八宿,差在前列。其餘中官一百四十二 座,皆在第三等十二陛之間。外官一百五,在內壝之 內,眾星三百六十,在內壝之外。

《登科記》:「調露元年詔曰:『今年冬至,有事嵩嶽,令諸州 明揚側陋,或文武兼資,才堪將相,或學藝該博,業標 儒首,或藻思宏麗,辭擅文宗,或洞曉音律,識均牙曠, 或深明曆數,玅同京管者,咸令薦舉』。」

《明皇實錄》:上御含元殿受朝,太史奏云:「朔日冬至,曆 數之元,嘉辰之會。按《樂葉圖徵》云:『朔日冬至,聖主厚 祚單』。又按《春秋感精符》云:『冬至陰雲祁寒,有雲迎日至 者,來歲大美』。此並聖德光被,上感天心,請付有司,以 彰嘉瑞。」從之。

辟寒開元二年冬,至交趾國進犀一株,色黃如金。使 者請以金盤置於殿中,溫溫然有煖氣襲人。上問其 故,使者對曰:「此辟寒犀也。頃自隋文帝時,本國曾進 一株,直至今日。」上甚悅,厚賜之。

《玉海》:開元十一年十一月癸酉,日長至。太史奏「有雲 迎日,祥風至,日有冠珥,太平之嘉應。」

開元十三年,撫州三脊茅生,詔張說等於集賢院刊 撰《東封儀注》。十一月九日,日南至,上備法駕登山。十 日,祀昊天上帝於封臺之前壇,禮畢,還齋宮。慶雲隨 馬,祥風繞輅,張說等舞蹈拜賀。十一日,祀享地祗於 社首之泰折壇。至岳西,大風裂幕折柱,張說昌言海 神來迎。至升壇,休氣四塞。登歌奏樂,有祥風自南而 至,絲竹之聲,飄若天外。及禪社首,五色雲見,日重輪。 十二日,上御朝覲之帳殿,朝群臣,大赦天下。上製《紀 泰山銘》,親札勒於山頂之石。中書令張說撰《封祀壇 頌》,侍中源乾曜撰《禪社首壇頌》,禮部尚書蘇頲撰《朝 覲壇頌》,以紀聖德。

開元十六年十一月日南至,御含元殿受朝,太史奏, 「黃雲扶日。」

《開元天寶遺事》:冬至日大雪,至午雪霽,有晴色,因寒 所結,簷溜皆為冰條,妃子使侍兒敲下二條看玩。帝 自晚朝視政,回,問妃子曰:「所玩何物耶?」妃子笑而答 曰:「妾所玩者,冰著也。」帝謂左右曰:「妃子聰慧,比象可 愛也。」

《唐會要》:「貞元四年,李泌請冬至朝賀,中書令讀諸方 表。」

《唐書宣宗本紀》:「大中九年七月,以旱,庚申,罷淮南、宣 歙、浙西冬至常貢,以代下戶租稅。」

《國史補》:每元日與冬至大朝會,百官已集,而宰相方 至,珂傘列燭,多至五六百炬,謂之火城。宰相火城至, 則眾火皆撲滅以避之。東坡云「萬人爭看火城還」是 也。

《翰林志》:「唐學士重陽冬至及其餘時,各有賞賜。」又時 果新茗、瓜新曆,是為經制。凡正冬至不受朝,俱入進

名奉賀受賜
考證.svg
《雲仙雜記》:「洛陽人家冬至煎餳綵珠,戴一陽巾。」

《遼史穆宗本紀》:「應曆十四年十一月壬午,日南至,宴 飲達旦。」

應曆十八年十一月癸卯冬至,被酒,不受賀。

《宋史禮志》:「鑄九鼎於中太乙宮南,為殿奉安之,曰九 成宮。北方曰寶鼎,其色黑,祭以冬至,幣用皁。」

《避暑錄話》:藝祖四年郊,日至在晦,先無知之者,至期 竇儼始上聞,不得已乃用十六日甲子。非日至而郊, 惟此一舉。

《玉海》:至道二年,呂奉天上言,「起商王小甲七年十二 月甲申朔旦冬至。」自此後,每七十六年得一朔旦冬 至。詔令撰為一書。

咸平五年十一月壬寅,合祭圜丘。丙午,大雪。上謂呂 蒙正曰:「郊祀之祭,重陰變晴。今茲成禮,又獲嘉雪。」 《曲洧舊聞》龐莊敏公帥延安日,因冬至奉祀家廟,齋 居中夜,恍惚間天象成文云:「龐某後十年作相,以仁 佐天子。」凡十有三字,駐視久之方滅。公因自作詩紀 其事云:「冬至子時陽已生,道隨陽長物將萌。星辰賜 告銘心骨,願以寬章輔至平。」按《實錄》,自慶曆元年初 分陝西四路,公與韓忠獻公、范文正公、王聖源三公 俱為帥,至皇祐三年登庸,適十年。天道遠矣,而告人 諄諄若此。

《澠水燕談錄》:王元規慶曆末赴吏部選,一夕夢一人 衣冠高古,因訪以當授何地官,期早晚,書八字與之 云:「時生一陽,體合三水。」既覺,不悟意,及注官河南河 清主簿,凡三字從水,到官,日正冬至。

《避暑錄話》:古者舉大事皆避月晦,說者以陰之窮為 諱。南郊必用冬至之日,周禮也。皇祐四年當郊而日 至適在晦,宋元憲公為相,預以為言,遂改為「明堂」,議 者以為得禮。

《墨客揮犀》:蔣堂侍郎為淮南轉運使日,屬縣例致賀 冬至書,皆投書即還。有一縣令,投書人獨不肯去,須 索回書。左右諭之,皆不聽,以至呵逐亦不去。曰:「寧得 罪,不得書,不敢回邑。」時蘇子美在坐,頗駭怪,曰:「皂隸 如此野狠,其令可知。」蔣曰:「不然,此必健者,能使人不 敢慢其命如此。」乃為一簡答之,方去。子美歸吳中月 餘,得蔣書曰:「縣令果健者。」遂延譽,後卒為名臣。 《墨莊漫錄》:蘇頌子容丞相,博學無所不通,熙寧十年 為大遼生辰國信使,在遼中適遇冬至,時本朝曆先 北朝一日,北朝曆後一日。北人問公孰是,公曰:曆家 筭術小異,遲速不同,謂如亥時節氣當交,則猶是今 夕,若踰數刻,即屬子時,為明日矣。曆家布「筭,容有遲 速,或先或後,故有一日之異,然各從本朝之曆可也。」 遼人深以為然,遂各以其日為節慶賀。使還奏之,上 喜曰:「朕思之,此最難處,卿之所對,極中事理。」

《宋史禮志》:「元祐二年十一月冬至,詔賜御筵於呂公 著私第,遣中使賜上尊酒、香藥、果實、鏤金花等,以御 酒器勸酒,遣教坊樂工,給內帑錢賜之。及暮賜燭,傳 宣令繼燭,皆異恩也。」

東坡《志》:林子開將往河北,相度河寧,以冬至前一日 被旨過節,遂行。僕以節日來賀,且別之,留飲數盞,頹 然徑醉。案上有此佳紙,故為作「草露書數紙。遲其北 還,則又春矣。當為我置酒蟹、山藥、桃李,是時當復從 公飲也。」

《東京夢華錄》:「十一月冬至,京師最重此節,雖至貧者, 一年之間積累假借。至此日更易新衣,備辦飲食,享 祀先祖,官放關撲,慶賀往來,一如年節。」

《乾淳歲時記》:朝廷大朝會,慶賀排當,並如元正儀。而 都人最重一陽賀冬,車馬皆華整鮮好,五鼓已填,擁 雜遝於九街,婦人小兒服飾華炫,往來如雲。嶽祠城 隍諸廟,炷香者尤盛。三日之內,店肆皆罷市,垂簾飲 博,謂之「做節。」享先則以餛飩,有「冬餛飩年。」《飥之諺》 貴家求奇,一器凡十餘色,謂之「百味餛飩。」

《玉海》:淳熙二年十一月朔旦冬至,臣僚言「至朔同日, 凡十九年,一遇雲物輝華,請宣示史館。」

《豹隱紀談》:吳門風俗多重至節,謂曰肥冬瘦年,互送 節物。顏侍郎度有詩曰:「至節家家講物儀,迎來送去 費心機。腳錢盡處渾閒事,原物多時卻再歸。」

《癸辛雜識》:丙申十一月十七日冬至,是夜三鼓,有大 聲如發火炮,震動可畏,雞犬皆鳴。次日,金一山自山 中來,云「山中之聲尤可畏,雉皆鳴,或云天狗墜故也。」 《元史·天文志》:「冬至晷影堂為屋五間,屋下為坎脊,開 南北一罅,以直通日晷。隨罅立壁,附壁懸尺,以往來 窺運,直望漏屋晷影,以定冬至。」

《元氏掖庭記》:「刺繡亭,冬至則候日於此。亭邊有一線 竿,竿下為緝袞堂,至日命宮人把刺,以驗一線之功。」 《歲華紀麗譜》:「冬至節,宴於大慈寺。後一日,早宴金繩 寺,晚宴大慈寺。」《清獻公記》云:「至前一日,太守領客出 北門石魚橋,具樽豆觀醮已,乃即天長觀晚宴。」蓋文 潞公始為之,後復罷。

《明會典》。「洪武十七年,令冬至節錢,支鈔不等,本日為始,放假三日。」

《孤樹褎譚》,京師最重。冬節不問貴賤,賀者奔走往來。 置一簿,題名滿幅。

熙朝樂事。冬至謂之「亞歲」,官府民間各相慶賀,一如 元日之儀,吳中最盛,故有肥冬瘦年之說。舂粢糕以 祀先祖,婦女獻鞋襪於尊長,亦古人履長之義也。 《帝京景物略》:十一月冬至日,百官賀冬畢,吉服三日, 具紅牋,互拜朱衣交於衢,一如元旦。民間不爾,惟婦 製履舄上。其舅姑日,冬至畫素梅一枝,為瓣八十有 一日染一瓣,瓣盡而九九出,則春深矣。曰九九消寒,地 圖有直作圈九叢,叢九圈者,刻而市之,附以《九九之 歌》,述其寒燠之候。歌曰:「一九二九,相喚不出手,三九 二十七,籬頭吹觱篥。四九三十六,夜眠如露宿。五九 四十五,家家堆鹽虎。六九五十四,口中呬暖氣。七九 六十三,行人把衣單。八九七十二,貓狗尋陰地。九九 八十一,窮漢受罪畢。纔要伸腳睡,蚊蟲蠟蚤出。」 《金臺記聞》:北人驗時,以天明三星入地,為河凍之候。 正德丙寅冬至,在十一月二十八日,都下寒最遲,而 河亦遲凍。是月望日,與諸吉士早朝共試觀之,黎明 三星正入地,而河冰亦適合云。

冬至部雜錄编辑

《易經復卦》:「復,其見天地之心乎?」本義積陰之下,一陽復 生,天地生物之心,幾於滅息,而至此乃復可見。在人 則為靜極而動,惡極而善,本心幾息而復見之端也。 《詩經召南鵲巢》章「維鵲有巢。」鵲之作巢,冬至架之, 至春乃成。

《禮記雜記》:孟獻子曰:「正月日至,可以有事於上帝。」陳注 「正月」,周正建子之月也;「日至」,冬至也。

《周禮六律六同疏》:「冬至之節,陽氣在地中,始生而上 長也。陰氣在上而始入於地,其深九寸,乃與陽合,而 陽長上通焉,故葭灰未動。」黃鍾之管九寸中空,皆陰 氣也。冬至而陽生,上實於九寸之空,而葭灰動焉。 《左傳》莊公二十九年:冬十二月,城書及防書時也。凡 土功龍見而畢,務戒事也。火見而致用,水昏正而栽, 日「至而畢。」日南至,微陽始動,故「土功息。」

昭公二十有一年秋,七月壬午朔,日有食之。公問於 梓慎曰:「是何物也?禍福何為?」對曰:「二至二分,日有食 之,不為災。日月之行也,分同道也,至相過也,其他月 則為災,陽不克也,故常為水。」

《易通卦驗》:「冬至射干生麋角解。」

《春秋考異郵》:「冬至,日辰星升。」

《春秋感精符》:「南至,有雲迎日」,年豐之象。

《孝經緯》:「日在外衡,牽牛之初,冬至之日。」

《黃帝鍼灸經》:「冬至日,風從南來者,名為虛賊,傷人也。」 《管子·輕重己篇》:以冬至之日,始數四十六日,冬盡而 春始,教民鑽燧墐竈、泄井,所以壽民也。 陶朱公書:「朔日值大雪或冬至,皆主有災風雨主麥, 好西風主盜賊起。」

《子華子·陽城胥渠問》篇:「陽氣為火,火勝故冬至之日 燥。」

《呂氏春秋·任地篇》:「冬至後五旬七日,菖始生。菖者,百 草之先生者也,於是始耕。」

《史記律書》日:「冬至則一陰下藏,一陽上舒。」

氣始於冬至,周而復始;神生於無形,成於有形,然後 「數形而成聲。」

《天官書》:「凡候歲美惡,謹候歲始。或冬至日,產氣始萌。 辰星仲冬冬至晨出郊東方,與尾、箕、斗、牽牛俱西,為 中國。」

《封禪書》:「冬日至,祀天于南郊。」

《漢書律歷志》:「參天九,兩地十,是為會數。參天數二十 五,兩地數三十,是為朔望之會。以會數乘之,則周於 朔旦冬至,是為會月。」

《傳》不曰「冬至」而曰「日南至」,極於牽牛之初,日中之時 景最長,以此知其南至也。

湯為天子,用事十三年,十二月乙丑朔旦冬至。故《書 序》曰:「成湯既沒,太甲元年使伊尹作」《伊訓篇》曰:「惟太 甲元年十有二月乙丑朔,伊尹祀於先王,誕資有牧 方明。」言雖有成湯、太丁外內之服,以冬至越茀,祀先 王於方明,以配上帝,是朔旦冬至之歲也。後九十五 歲,商十二月甲申朔旦冬至,亡餘分,是為孟統。 《郊祀志》日冬至,使有司奉祠南郊,高帝配而望群陽, 以助致微氣,通道幽弱。當此之時,后不省方,故天子 不親而遣有司,所以正承天順地,復聖王之制,顯太

祖之功也
考證.svg
《魏相傳》日冬至,則八風之序立,萬物之性成,各有常

職,不得相干。

《淮南子天文訓》:「辰星正四時,常以十一月冬至,效斗 牽牛。」

冬至,廣漠風至,則閉關梁,決刑罰。

日:冬至子午,夏至卯酉。冬至加三日則夏至之日也。 歲遷六日,終而復始。

《春秋繁露陰陽終始》篇:「冬至之後,陰俛而西入,陽仰 而東出。」

《陰陽出入上下篇》「初薄大冬,陰陽各從一方來,而移 於後,陰由東方來西,陽由西方來東,至於中冬之月, 相遇北方,合而為一,謂之曰『至』。別而相去,陰適右,陽 適左,適左者其道順,適右者其道逆,逆氣左上,順氣 右下,故下暖而上寒,以此見天之冬,右陰而左陽,上 所右而下所左也。」

《循天之道篇》:「陰陽之會,冬合北方,而物動於下,在日 至之後為寒,則凝水裂地。」

《十洲記》:「冬至後月養於廣寒宮。」

《說苑》:「大聖至治之世,天地之氣合以生風。日至則日 行其風,以生十二律。故仲冬短至,則生黃鍾。」

《太元經》調:「律者,度竹為管,蘆莩為灰,列之九閉之中, 漠然無動,寂然無聲,微風不起,纖塵不形。冬至夜半, 黃鍾以應。」

《後漢書律歷志》:「冬至之聲,以黃鍾為宮,太簇為商,姑 洗為角,林鍾為徵,南呂為羽,應鍾為變宮,蕤賓為變 徵。此聲氣之元,五音之正也。」

日道發南,去極彌遠,其景彌長,遠長乃極,冬乃至焉。 桓譚《新論》:「月從天元巳來,訖十一月朔朝冬至,日月 若連璧。」

《白虎通誅伐篇》:「冬至所以休兵不舉事,閉關商旅不 行何?此日陽氣微弱,王者承天理物,故率天下靜,不 復行役,扶助微氣成萬物也。故《孝經讖》曰:『夏至陰氣 始動,冬至陽氣始萌。《易》曰:『先王以至日閉關,商旅不 行』。夏至陰始起,反大熱何?陰氣始起,陽氣推而上,故 大熱也。冬至陽始起,陰氣推而上,故大寒也』。」

《禮樂篇》。《樂記》曰:「壎坎音也。壎在十一月。壎之為言勳。 陽氣於黃泉之下。默蒸而萌。」

《八風篇》:「冬至廣漠風至,則斷大辟,行獄刑。」

《說文》:「冬至,斗指子,夜半時加午者也。」

《四民月令》:「冬十一月,陰陽爭,血氣散。冬至日先後各 五日,寢別內外。」

蔡邕《律曆紀候》,鍾律權土炭,冬至陽氣應黃鍾,通土 炭輕而衡仰。夏至陰氣應蕤賓,通土炭重而衡低。進 退先後,五日之中。

《後漢書陳寵傳》:「夫冬至之節,陽氣始萌,故十一月有 蘭、射干、芸、荔之應。」

《廣志》:「桂枝瓜,長一尺餘,蜀地食瓜,冬至熟。」

《西京雜記》:「純陰用事,未冬至前一日。」

《三禮義宗》:「冬至日祭天於圜丘,玉用蒼璧,牲用玉色, 樂用夾鍾為宮,樂作六變。」

《符瑞圖》「冬至,東北方融風至。」

《顏氏家訓》:「南人冬至歲首不詣喪家,若不修書,則過 節束帶以申慰。北人至歲之日,重行弔禮。禮無明文, 則吾不取。」

己孤,而履歲及長至之節,無父,拜母、祖父母、世叔父 母、姑、兄、姊,則皆泣;無母,拜父、外祖父母、舅、姨、兄、姊,亦 如之。此人情也。

「歲華紀麗」,伏羲斷龜文以立八卦。冬至一陽生,配《乾》 之初九。

《唐書曆志》:「日在虛一,則鳥火、昴、虛」,皆以仲月昏中,合 於《堯典》。劉炫依《大明曆》,四十五年差一度,則冬至在 虛危,而夏至已過中矣。

治曆之本,「必推上元,日月如合璧,五星如連珠,夜半 甲子朔旦冬至。」自此七曜散行,不復餘分。

《食譜》:「張手美家冬至宜盤。」

《唐雜錄》:「唐宮中以女功揆日之長短,冬至後日晷漸 長,比常日增一線之功。」

《周易集解》:「勞乎坎。」崔憬曰:「冬至則坎王,而萬物之所 歸也。」

《易經復卦》疏。復謂反本。靜為動本。冬至一陽生。是陽 動用而陰復於靜也。

《洽聞志》:「赤土國在崖州,南渡海經雞籠島,冬至之日 影在南,其窗戶皆向北。」

《西域志》:天竺國以十一月十六日為冬至,則麥秀 春明。《退朝錄》:宋太祖建隆四年南郊,改元乾德。是歲 十一月二十九日冬至,而郊禮在十六日,何也?乃檢 《日曆》,其赦制云:「律且協於黃鍾,日正臨於甲子。」乃避 晦而用十六日,甲子郊也。及修《實錄》,以此兩句太質 而削去之,遂失其義。

《談苑》「收冰之法,冬至前所收者,堅而耐久;冬至後所 收者,多不堅也。黃河亦必以冬至前凍合,冬至後難凍,不復合矣。」川子、乳糖、師子,冬至前造者,色白不壞; 冬至後者,易敗多蛀。陽氣入物,其理如此。

《夢溪筆談》:「曆法布步歲之法,以冬至斗建所抵,至明 年冬至所得辰刻襄杪,謂之斗分。」故歲文從步從戌, 戌者斗魁所抵也。

十一月月建在子,曰「大吉。」予按:「大吉」者,冬至之氣,小 往大來,君子道長,大人之吉也,故主文武大臣之事。 程傳陰盛既極,冬至則一陽復生於地中,故為復也。 《爾雅翼》。今之河豚,其出有時,率以冬至後來,每三 頭相從,號為一部。江陰得之最早,率以冬至日輒有 之。故說者解《易》信及豚魚,以為即此。蓋《中孚》十一月 冬至之卦,此魚應之而來,是信之著者也。

《老學菴筆記》:陳師錫家享儀,謂冬至前一日為冬住, 與歲除夜為對,蓋閩音也。予讀《太平廣記》三百四十 卷有《盧頊傳》云:「是夕,冬至除夜。」乃知唐人冬至前一 日亦謂之除夜。《詩唐風》:「日月其除」,除音直慮反。則所 謂「冬住」者,冬除也。蓋傳其語而失其字耳。

陸游《冬至》詩:「家貧輕過節,身老卻增年。」自注:「鄉俗謂 喫盡至飯,即添一歲。」

《家禮》冬至祭始祖。《通考》云:此厥初生民之祖也。冬至 一陽之始,故象其類而祭之。朱子曰:「始祖之祭似僭。」 今不敢祭。

《齊東野語》:古有數九九之語,蓋自至後起,數至九九, 則春已分矣,如至後一百六日為寒食之類也。余嘗 聞判太史局鄧宗文云:「豈特此為然,凡推算皆有約 法。」《推閏歌括》云:「欲知來歲閏,先算至之餘。更看大小 盡,決定不差殊。」謂如來歲合置閏,止以今年冬至後 餘日為率。且以今年十一月二十二日冬至,則本月 尚餘八日,則來年之閏,當在八月。或小盡,則止餘七 日,則當閏七月。若冬至在上旬,則以望日為斷,十二 日足,則復起一數焉。

《癸辛雜識》:「凡造酒,令冬至前最佳,勝於臘中,蓋氣未 動故也。今造鹽菜者,亦必於冬至前,則可以久留矣。」 此說極有理。

石湖居士戲用鄉語云:「土俗以二至後九日為寒燠 之候,故諺有『夏至未來莫道熱,冬至未來莫道寒』之 語。」

《研北雜志》:吾家太史云:冬至後九日遇壬,法當有年。 《性理大全》程子曰:「冬至一陽生,卻須陡寒,正如欲曉 而反暗也。」

潛室陳氏曰:日月運轉於天,如人之行步,故推曆謂 之步曆,步曆之始,謂之上元。必以日月全數為始於 前,更無餘分,以此日為端首,即十一月甲子夜半朔 旦冬至也。故言「履端於始也。」

臨川吳氏曰:「楊子建以歲氣起冬至者,《冥契》先天始 震終《坤》之義。子午歲之冬至,起燥金而生丑中之寒 水,丑未歲之冬至,起寒水而生丑中之風木。寅申歲 起風木,卯酉歲起君火,辰戌歲起濕土,巳亥歲起相 火,皆肇端於子半,六氣相生,循環不窮。」

歲氣起於子中,盡於子中,故曰「冬至。子之半,天心無 改移。」子午之歲始冬至,燥金三十日,然後禪於寒水, 以至相火,日各六十者五,而小雪以後,其日三十復 終於燥金。丑未之歲始冬至,寒水三十日,然後禪於 風木,以至燥金,日各六十者五,而小雪以後,其日三 十復終於寒水。寅申以下皆然。如是六十年,至千萬 年,氣序相生而無間。

《夢餘錄》:唐人以冬至前一日亦謂之除夜。予謂「除」字 止可施於歲前一日,若又有冬除之說,則夏至前又 可謂之夏除乎?殆非通論也。

《戒菴漫筆》:「海棠欲花盛而鮮,須冬至日用糟水澆根 下。世謂海棠無香,惟西蜀潼川府昌州海棠獨香,成 都人謂海棠為花,尊貴之也。」

田家五行,「冬至得壬,一日主旱,二日小旱,三日赤旱, 四日五穀大熟,五日小水,六日大水,七日河決,八日 海翻,九日大熟,十日至十二日得壬,五穀不成。」 枕談:詩人冬至用書雲事,宋人小說為分至啟閉必 書雲物,獨以為冬至事,非也。按《春秋感精符》云:「冬至 有雲迎送日者,來歲美。」宋忠注曰:「雲迎日出,雲送日 沒也。」《冬至》獨用「書雲」,蓋指此。

《遵生八牋》治療牡丹法:「冬至前後,以鍾乳粉和硫黃 一二錢,掘開泥培之,則花,至來春大盛,種時以白斂 拌土欲絕。蠐螬土蠶食根,有蛀眼,以硫黃入孔,杉木 削針針之,蟲斃。若有空眼處,折斷捉蟲亦可。」

《本草綱目》:「夏枯草,生平澤,冬至後生,葉似旋復 書蕉。」郭璞《客傲》云:「青陽之翠秀,龍豹之委穎,駿狼之 長暉,元陸之短景。」言著生於微,盛生於衰也。駿狼長 暉,言冬至之日也。《淮南子》:冬至日在駿狼山,餘不可 曉。

《稗史彙編》:杜甫有《小至》詩,小至即冬至也。冬至陰極, 故曰「小至。」

《一統志》:郴州五蓋山,歲冬至以雪占年,云「五蓋雪普米賤如土;雪若不均,米貴如金。」

冬至部外編编辑

《雲笈七籤》:「冬至清旦正東望,有朱碧黃雲者,是太霄 玉妃太虛上真人三素雲也。存禮密祝,三見雲輦,白 日昇僊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6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