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曆象彙編/歲功典/第093卷

曆象彙編 歲功典 第九十二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曆象彙編 第九十三卷
曆象彙編 歲功典 第九十四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曆象彙編歲功典

 第九十三卷目錄

 季冬部紀事

 季冬部雜錄

 季冬部外編

歲功典第九十三卷

季冬部紀事编辑

《詩經豳風七月章》:「二之日其同,載纘武功。」朱注同。「竭」作 「以狩。」纘,習而繼之也。

二之日,「鑿冰沖沖。」朱注鑿冰謂取冰於山也。沖沖,鑿冰 之意。《周禮》:正歲十二月令斬冰是也。

《禮記王制》:「冢宰制國用,必於歲之杪,五穀皆入,然後 制國用。用地小大,視年之豐耗,以三十年之通制國 用,量入以為出。」

司會以歲之成質於天子,冢宰齊戒受質。陳注《司會》,冢 宰之屬,掌治法之財用會計,及王與冢宰齊置等事。 故歲之將終也,質平其一歲之計,要於天子,而先之 冢宰,冢宰重其事而齊戒以受其質。質者,質於上而 考正其當否也。

大樂正、大司寇、市三官以其成從,質於天子。大司徒、 大司馬、大司空齊戒受質。陳注《市》,司市也。

百官各以其成質於三官。大司徒、大司馬、大司空以 百官之成質於天子,百官齊戒受質,然後「休老勞農, 成歲事,制國用。」

《周禮·天官》·小宰:「歲終則令群吏致事。」訂義王昭禹曰:「《歲 終》,日窮于次,月窮于紀,星回于天,數將幾終,歲且更 始,天子與公卿大夫共飭國典,論時令,以待來歲之 宜。群吏治事必有所致,以告於上者焉。大宰於歲終 聽其致事,小宰則令群吏致事而已,必小宰先令致 事,然後大宰得以聽之。」

膳夫「歲終則會,唯王及后、世子之膳不會。」訂義《鄭康成》 曰:「不會計多少,優尊者。」

《庖人》「歲終則會,唯王及后之膳禽不會。」訂義鄭康成曰: 「膳禽,四時所膳,禽獻如世子,可以會之。」王氏曰:「膳夫 於王及后,世子之膳不會,庖人於王及后之膳禽不 會而不及世子,是世子之膳禽則會矣。曰膳,常禮也, 膳禽,非常禮也,會者所以杜其窮奢極侈之心也。」 《醫師》歲終則稽其醫事以制其食,十全為上,十失一 次之,十失二次之,十失三次之,十失四為下。訂義王氏 曰:稽其醫事以制食。食,功也。鄭康成曰:「全,猶愈也。以 失四為下者,五則半矣,或不治自愈。」

《酒正》,「歲終則會,唯王及后之飲酒不會。」以酒式誅賞。 訂義鄭鍔曰:「酒正掌酒之政令,其始以式法授酒材,彼 違式而酒惡,不可以無誅,如式而酒美,又烏得而不 賞?故曰以酒式誅賞。」

凌人:「掌冰,正歲十有二月,令斬冰三其凌。」訂義鄭節卿 曰:「『『周雖改正朔,每用夏正。故《凌人》之職,正歲十有二 月,令斬冰,夏頒冰,掌事,秋刷,皆夏月也。如《詩》七月流 火,九月授衣』,每書月者,皆夏正。若周正則不書月,一 之日、二之日』是也。」賈氏曰:「周十二月,冰未堅也。《詩》曰: 『二之日鑿冰沖沖,三之日納于凌陰』。二之日謂周之 二月,夏之十二月也。三之日,謂周之三月,夏」之正月 與?此《周禮》十二月藏冰,校一月者豳?地寒,故納冰可 用夏正月也。鄭鍔曰:「冰不堅厚,則不可取,欲取諸冰 厚腹堅之時,故記則謂之伐,《詩》則謂之鑿,此則謂之 斬。」杜氏曰:「三其凌,三倍其冰。」鄭康成曰:「三之者,為消 釋度也。」《易氏》曰:「三為冰室,以待亥、子、丑三月之用。」葢! 天時不可預,必有冬而無冰者,凡亥、子、丑三月之間, 皆可藏冰,故三其凌以待之。

大府,「凡邦之賦用取具焉。歲終,則以貨賄之入出會 之。」訂義林氏曰:「會其出入,亦以待司會之會。」

外府「歲終則會,唯王及后之服不會。」訂義王昭禹曰:「王 與后服不會,則至尊不可以有司法數拘也。世子則 防其奢侈而亂法,驕佚而敗禮,不可以無會與酒。正 惟王及后之飲不會同意。」

《職幣》:「歲終則會其出,凡邦之會事,以式法贊之。」訂義黃 氏曰:「王之用不會,獨會其出,以知餘見耳。」其數皆關 白司會。賈氏曰:「職幣主出,故歲終與司會會之。贊之, 亦謂贊司會之事。」

《司裘》:「凡邦之皮事掌之,歲終則會,唯王之裘與其皮 事不會。」訂義王昭禹曰:「『歲終則會』者,會其一歲用皮之 數,惟王之裘與其皮事不會,所以優至尊。不言后者, 后之服無以皮為之。」

《掌皮》,「歲終,則會其財齎。」訂義王昭禹曰:「泉布謂之財,行 費謂之齎。斂之則用財,斂而散之則有行費。」史氏曰: 「『歲終不會其皮事而會其財齎者,皮革既斂,春已獻

而入於司裘,用之者司裘耳。至於斂時之財齎,則在
考證.svg
掌皮也。其曰財齎行』者,有裹囊也。葢,禽獸遠人,不聚

於城郭而息於山林。掌皮之斂,豈敢千里疲人以輪 送,必使齎其財而市之?其」財曰《財齎》,以明斂者,非強 取。

內宰「歲終則會內人之稍食,稽其功事,佐后而受。獻 功者。比其小大與其麤良而賞罰之。會內宮之財用。」 訂義王氏曰:「內人,王內之人。」王昭禹曰:「典婦以功獻於 后,內宰則佐后而受之。」

女御以歲時獻功事。訂義王昭禹曰:「歲時者,歲終之時。 典婦功,所謂秋獻功是也。」鄭康成曰:「絲枲成功之事。 典絲歲終則各以其物會之。」訂義鄭司農曰:「各出其所 飾之物,會計傅著之。」王氏曰:「典絲、典枲,歲終各以其 物會之,防其以賤貿貴。」

《典枲》:「歲終,則各以其物會之。」訂義史氏曰:「歲終之會,各 以其物知其出納之數。」

《地官》:鄉師之職,「歲終則攷六鄉之治,以詔廢置。」 鄉大夫之職,「歲終則令六鄉之吏皆會政致事。」訂義鄭 康成曰:「致事言其歲盡文書。」鄭鍔曰:「歲終則群吏會 其所行之政而來致其事者,將以攷之而上於長貳, 故使之先自審也。」

《州長》歲終則會其州之政令。

《黨正》:「國索鬼神而祭祀,則以禮屬民,而飲酒于序,以 正齒位。」訂義王昭禹曰:「《郊特牲》以歲十有二月,合聚萬 物而索饗之。」

歲終,則會其黨政,帥其吏而致事。

《族師》「歲終則會政致事。」

《泉府》,「歲終則會其出入而納其餘。」訂義賈氏曰:「出謂出 府會計用財。入,謂於廛人斂取。」布已下,納其餘者。 若國家來取財,不盡而有餘,則納與天官職幣。 《遂大夫》令為邑者,歲終則會政致事。

《鄙師》「歲終則會其鄙之政而致事。」

《舍人》「歲終則會計其政。」訂義鄭康成曰:「政用穀之多少。 春官天府,季冬陳玉,以貞來歲之媺惡。」訂義鄭司農曰: 「貞,問也。」鄭鍔曰:「先王防患遠,憂民深,故每長慮卻顧, 以為災害之防。嘗之日卜芟,獮之日卜戒,社之日卜 稼,猶以為未足以知來歲之休咎,又於季冬之月,日 窮于次,星窮于紀,歲且更始之時而預卜之。方其問 龜,則天府之官,陳玉以禮神。玉之為物,陽精之純,將 以交三靈而通之,故必用玉也。問龜者,大」卜之職,天 府掌出玉而陳之。

占人歲終,則計其占之中否。訂義《鄭鍔》曰:「俟歲終計會 其所占之中否而進退,占人葢卜之所占驗與否常 在後,故俟歲終計之。」

《占夢》「季冬聘王夢,獻吉夢於王,王拜而受之,乃舍萌 于四方,以贈惡夢,遂令始難歐疫。」訂義鄭鍔曰:「先儒之 說於理不通,安有一歲之夢?當其時則不占,至於季 冬始聘而問王焉,季冬始問始贈,何補於一歲之吉 凶?惡夢不善,至於是時,雖贈亦無及矣。聘,問也,如聘 女之聘聘而來也。贈,送也,如贈行之贈,贈之使往也。 季冬之月,歲旦更始,迎新送舊之時也。欲王新歲常 得吉夢,故聘之,欲王新歲常無惡夢」,故贈之。如謂人 臣有吉夢獻於天子,天子拜受,亦無是理。葢亦迎新 之際,聘其吉者,欲其來,故獻於王者曰:「自今以後,夢 皆吉而無凶矣。」王乃拜受,亦迎受福之意也。舍萌,謂 取菜之始萌者而祭也。夢者,禍福之萌,用菜萌以祭, 示去其萌芽之義。鄭康成曰:「夢者事之祥,吉凶之占, 在日月星辰季冬,日」窮于次,月窮于紀,星迴于天,數 將幾終,于是發幣而問焉,若休慶之云爾。因獻群臣 之吉夢於王歸美焉。《詩》云:「牧人乃夢,眾維魚矣,旐維 旟矣。」此所獻吉夢。令,令,方相氏也。難,謂執兵以有難 卻也。杜氏曰:「《月令》:季春之月,命國儺,九門磔禳,以畢 春氣。仲秋之月,天子乃儺,以達秋氣。季冬之月,命有 司大儺,旁磔出土牛,以送寒氣。」賈氏曰:「子春雖引三 時之儺,惟即季冬大儺,以此《經》文承季冬之下,是以 《方相氏》亦據季冬大儺而言。」李嘉會曰:「季春、仲秋、季 冬皆有儺,今曰始儺者,蓋在上始行儺禮,則諸侯萬 民斯可儺也。」王昭禹曰:「既舍萌,贈惡夢,內無釁,然後 自外至者,可索而毆也。」鄭鍔曰:「惡夢已去」,亦不使疫 鬼或乘隙而來。凡為厲者,一切皆絕,則惡夢無自而 生矣。《易》氏曰:「始儺所以迎和氣,毆疫所以送戾氣。 眂祲歲終,則弊其事。」訂義鄭鍔曰:「歲終弊之,以驗禳除 之有效否。弊,斷也;斷其然否,所以驗之也。」李嘉會曰: 「計其占之中否,則賞罰黜陟不言可知。」

《秋官》士師之職,「歲終則令正要會。」訂義鄭鍔曰:「令,刑官 之屬爾。」《易氏》曰:「少司寇於正歲命其屬入會,乃致事 者。入此歲終所正之要會也。」

《穆天子傳》:冬甲戌,天子東遊,飲於留祈,射於麗虎,讀 書於菞丘,曰:「獻酒於天子。」乃奏廣樂,天子遺其靈鼓, 乃化為黃蛇。

《晏子諫上》篇:景公令兵摶治,當臘冰月之間而寒,民 多凍餒而功不成。公怒曰:「為我殺兵二人。」晏子曰:「昔者先君莊公之伐於晉也,其役殺四人,今令而殺二 人,是師殺之半也。」公曰:「諾,是寡人之過也。」令止之。 《史記范睢傳》:「三歲不上計。」注:凡郡長治民,進賢勸功, 決訟檢姦,常以歲盡遣吏上計。

《漂粟手牘》:呂后時冬十二月,見未央宮前有一紫燕, 后以為不祥,使侍中陳當時逐之,飛入廄內,不得出。 值牝馬方仰首而嘶,遂飛入其口中,便有紫雲覆於 馬首,頃之而滅。當時奏狀,后異之,詔有司專視此馬。 後生駒,日馳數百里,號曰「紫燕。」

《漢書武帝本紀》:「太初元年十二月,䄠高里,祠后土;東 臨勃海,望祠蓬萊。」

《述異記》:「辟寒香,丹丹國所出,漢武時入貢,每至大寒, 於室焚之,暖氣翕然,自外而入,人皆減衣。」

《漢書宣帝本紀》:地節三年「十二月,初置廷尉平四人, 秩六百石。」

桓譚《新論》:「元帝時,漢中遇道人王仲都,能忍寒,乃於 盛寒日,令袒衣載以駟馬,於昆明池上遶水而走。御 者厚衣狐裘,甚寒,而仲都獨無憂也。」

《後漢書光武帝本紀》:皇考南頓君,初為濟陽令,以建 平元年十二月甲子夜生光武於縣舍,有赤光照室 中,欽異焉。使卜者王長占之,長辟左右曰:「此兆吉不 可言。」

建武六年十二月詔曰:「今軍士屯田糧儲差積其令 郡國收見田租三十稅一如舊制。」

《章帝本紀》建初八年「十二月詔曰,五經剖判,去聖彌 遠。章句遺辭,乖疑難正。恐先師微言,將遂廢絕,非所 以重稽古,求道真也。其命群儒,選高才生,受學《左氏》 《穀梁春秋》《古文尚書》《毛詩》,以扶微學,廣異義焉。 元和二年詔:律,十二月立春,不以報囚。」《月令》:「冬至之 後,有順陽助生之文,而無鞠獄斷刑之政。朕咨訪儒 雅,稽之典籍,以為王者生殺,宜順時氣。其定律無以 十一月十二月報囚。」

《東夷傳》:夫餘國以臘月祭天,大會連日,飲食歌舞,名 曰「迎鼓。」是時斷刑獄,解囚徒。

《抱朴子·至理篇》:「左慈以氣禁水,著中庭露之,大寒不 冰。」

《吳錄》:魏文帝至廣陵,臨江觀兵,兵有十餘萬,旌旗彌 數百里。權嚴設固守。時大寒冰,舟不得入江。帝見波 濤洶涌,歎曰:「嗟乎!固天所以隔南北也。」遂歸。

《晉書武帝本紀》:泰始四年「十二月,帝臨聽訟觀,錄廷 尉洛陽獄囚,親平決焉。」

《禮志》:「武帝泰始六年十二月,帝臨辟雍,行鄉飲酒之 禮。詔曰:『禮儀之廢久矣,乃今復講肄舊典,賜太常絹 百匹,丞、博士及學生牛酒』。」

《元帝本紀》太興元年「十二月癸巳,詔曰:漢高經大梁, 美無忌之賢;齊師入魯,修柳下惠之墓。其吳之高德 名賢或未旌錄者,具條列以聞。」

《五行志》:「穆帝永和九年十二月,桃李華。是時簡文輔 政,事多弛略,舒緩之應也。」

《韓伯傳》:伯母殷氏,高明有行,家貧。窶伯年數歲,至大 寒,母方為作襦,令伯捉熨斗而謂之曰:「且著襦,尋當 作複褌。」伯曰:「不復須。」母問其故,曰:「火在斗中而柄尚 熱,今既著襦,下亦當煖。」母甚異之。

《王延傳》:「延繼母卜氏,嘗盛冬思生魚,敕延求而不獲, 杖之流血。延尋汾叩凌而哭,忽有一魚長五尺,踊出 水上,延取以進母卜氏食之,積日不盡,於是心悟,撫 延如己生。」

《宋書百官志》:「太史令一人,丞一人,掌三辰時日祥瑞 妖災,歲終則奏新曆。」

《法苑珠林》:宋元嘉十五年,羅順為平西府將戍。十二 月放鷹野澤,見鷹雉俱落。於時火燒野草,惟有三尺 許叢草不然。遂披而覓鳥,乃得金菩薩坐像,工製殊 巧,遂收而供之。

《宋書文帝本紀》,元嘉十九年十二月,詔「尼父德表生 民,功被百代,而墳塋荒蕪,荊棘弗剪,可蠲墓側數戶, 以掌洒掃。魯郡上民孔景等五戶,居近孔子墓側,蠲 其課役,供給洒掃,并種松柏六百株。」

《梁書武帝本紀》,天監九年「十二月,輿駕幸國子學,策 試冑子,賜訓授之司各有差。」

《南史梁武帝本紀》:「大同七年十二月,於宮城西立士 林館,延集學者。」

《隋書禮儀志》:「陳制,先元會十日,百官並習儀注,令僕 以下悉公服監之。設庭燎街闕,城上殿前皆嚴兵,百 官各設部位而朝,宮人皆於東堂,隔綺疏而觀。宮門 既無籍,外人但絳衣者亦得入觀。」

《北史徐則傳》:「則入天台山,因絕粒養性,所資惟松水 而已。雖隆冬沍寒,不服綿絮。」

《魏道武帝本紀》:「天興四年冬十二月,集博士儒生,比 眾經文字,義類相從,凡四萬餘字,號曰《眾文經》。」 《魏書高宗本紀》:「和平三年十二月乙卯,制戰陣之法 十有餘條。因大儺耀兵,有飛龍騰蛇、魚麗之變,以示威武。」

《靈徵志》:高祖延興元年十二月,徐州竹邑戍士邢德 於彭城南一百二十里得著一株四十九枝,下掘得 大龜獻之,詔曰:「龜蓍與經文相合,所謂靈物也,德可 賜爵五等。」

《北史魏孝文帝本紀》:延興元年十二月,詔求舜後獲 東萊人媯苟之,復其家畢世,以彰盛德之不朽。 《魏書釋老志》:「延興三年十二月,顯祖因田,鷹獲鴛鴦 一,其偶悲鳴,上下不去。帝乃惕然,問左右曰:『此飛鳴 者為雌為雄』?左右對曰:『臣以為雌』。帝曰:『何以知』?對曰: 『陽性剛,陰性柔,以剛柔推之,必是雌矣』。」帝乃慨然而 歎曰:「雖人鳥事別,至於資識性情,竟何異哉!」於是下 詔禁斷鷙鳥不得畜焉。

《靈徵志》:「世宗景明二年十二月,南青州獻蒼烏。君修 行孝慈,萬姓不好殺生則至。」

《北史李順興傳》:「順興年十餘,乍愚乍智,時莫識之。其 言未來事,時有中者。盛冬單布衣,跣行冰上,及入洗 浴,略不患寒。」

《西域傳》「波斯國尤重,十二月一日,其日人庶以上,各 相命召,設會作樂,以極歡娛。」

《啟顏錄》:隋朝有人敏慧,然而口吃,楊素每閒悶,即召 與劇談。嘗歲暮無事對坐,因戲問云:「今日家中有人 治蛇咬足,若為醫治。」此人即應聲報云:「取取,五月五 日南牆下雪,雪塗塗即即治。」素云:「五月何處得有雪?」 答云:「若五月五日無雪,臘月何處有蛇咬?」素笑而遣 之。

《舊唐書禮儀志》:「季冬寅日,蜡祭百神於南郊。大明、夜 明用犢二,神農氏、伊耆氏各用少牢一;后稷及五方 十二次、五官、五方田畯、五嶽、四鎮、四瀆以下方別各 用少牢一。當方不熟者,則闕之。」

《職官志》:「凡兵馬在府,每歲季冬,折衝都尉率五教之 屬,以教其軍陣戰𩰚之法也。」具在教習簿籍。 《唐書百官志》:「上林署季冬藏冰千段,先立春三日納 之冰井,以黑牡秬黍祭司寒。」

《唐會要》:「武德六年十二月九日,以武功宮改為慶善 宮。」

武德八年十二月十八日。水部郎中姜行本。請於隴 州開五節堰。引水通運。許之。

算學。貞觀二年十二月二十一日置。

貞觀十三年十二月十四日壬午,詔「於洛、相、幽、徐、齊、 并、秦、蒲等州置常平倉,粟藏九年,米藏五年,下濕之 地,粟藏五年,米藏三年,皆著於令。」

律學,顯慶元年十二月十九日,于志寧奏置,隸詳刑 寺。

《唐詩紀事》:「景龍二年十二月六日,上幸薦福寺,鄭愔 詩先成,宋之問後進。二十一日,幸臨渭亭,李嶠等應 制。」

景龍三年十二月十四日。幸韋嗣立莊。拜嗣立「逍遙 公。」名其居曰「清虛原幽栖谷。」

《唐會要》:「開元八年十二月二十日,詔張說修《國史》,仍 齎史本,就并州隨軍修撰。」

開元九年十二月九日,增修蒲津橋。緪以竹葦,引以 鐵牛,命兵部尚書張說刻石為頌。

開元十八年十二月二十九日,有龍見於池,敕太常 韋縚草祭儀。縚奏:「祭用二月,牲用少牢,樂用鼓鐘,奏 《姑洗》,歌《南呂》。」

天寶三載十二月二十四日,親祀九宮貴神於東郊。 天寶六載十二月二十一日壬戌。「築會昌城於湯所, 置百司及公卿邸第。」

天寶七載十二月二日,元元皇帝降於朝元閣,改為 「降聖閣。」

乾元元年十二月二十八日丙寅立春御宣政殿命 太常卿于休烈讀《春令》。

貞元八年十二月三日。賜「文武常參官綾袍。」

《唐書禮樂志》:「貞元九年季冬,貢舉人謁先師日與親 享廟同。有司言,上丁釋奠,與大祠同,即用中丁。乃更 用日謁於學。」

《舊唐書張茂昭傳》,「元和五年冬十二月十二日至京 師。故事,雙日不坐。是日特開延英殿,對茂昭,五刻乃 罷。」

《唐會要》:「太和七年十二月,敕於國子監講論堂兩廊, 創立石《九經》并《孝經》《論語》《爾雅》,共一百五十九卷,字 樣四十九卷。」

《舊唐書文宗本紀》:「太和九年十二月辛卯,置諫院印。 諫院舊無印,有章疏,各於本司請印,人多知之。至是 特敕置印,兼詔諫臣論事,有關機密,別以狀列之。」 《闕史》:李彥佐在滄景,唐太和九年有詔詔浮陽兵北 渡黃河,時冬十二月,至濟南郡,使擊冰進舟,冰觸舟, 舟覆詔失。彥佐驚懼,不寢食六日,鬢髮白,至貌侵膚 削,「從事亦謬其儀形也。」乃令津吏不得詔,盡死。吏懼, 且請公一祝禱於河,吏憑公誠明,以死索之。彥佐乃令具爵酒及祝,傳語詰河。其旨曰:「明天子在上,川瀆 山嶽,祝史咸秩。予境之內祀未嘗匱,爾河伯洎鱗介 之長,當衛天子詔,何反溺之乎?或不獲,予將齋告於 天,天將謫爾。」吏酹冰辭已,忽有聲如震,河冰中斷,可 三十丈。吏知彥佐精誠已達,乃沈鉤索而出,封角如 舊,惟篆印微濕耳。彥佐所至,令嚴務簡,推誠於物,著 聲於官,如河水色渾駛,流大木與纖芥,頃刻千里矣。 安有「舟覆六日,一酹而堅冰陷,一鉤而沈詔獲,得非 誠之至乎?」

《清異錄》:有刁蕭者,攜一鏡,色碧體瑩,背有字曰:「碧金 僊」,大中元年十二月銅坊長老白九峰造。余以俸粒 五石換之,置於文瑞堂,呼為「銅此君。」

《東觀奏記》:河東節度劉瑑在內署日,上深器異,大中 十年手詔追之。既至,拜戶部侍郎、判度支。十二月十 七日次對,上以御案曆日付瑑,令於下旬擇一吉日, 瑑不諭旨。上曰:「但揀一拜官日即得奏,二十五日佳。」 上笑曰:「此日命卿為相祕。」世無知者。高湜自集賢校 理為鳳翔從事,湜即瑑舊寮也。二十四日,辭瑑於私 第。湜曰:「竊度旬時,必副具瞻之望。」瑑笑曰:「來日具瞻, 何旬時也?」湜驚不敢發,詰旦,果爰立矣。

《三餘贅筆》:《唐故事》:歲暮賜群臣曆日,并畫鍾馗。劉禹 錫有《代杜相公謝鍾馗曆日表》云:「圖寫威神,驅除群 厲;頒行元曆,敬授四時。張弛有嚴,光增門戶之貴;動 用協吉,常為掌握之珍。」又《代李中丞謝鍾馗曆日表》 云:「繢其神像,表去厲之方;頒以曆書,敬授時之始。」 《玉谿編事》:南詔以十二月十六日為星回節,其日遊 於避風臺,命清平官賦詩,其國謂詞臣為「清平官。」 《雲仙雜記》:寶雲溪有僧舍,盛冬若客至,則燃薪火,暖 香一炷,滿室如春,人歸更取餘燼。

《酉陽雜俎》:「焉耆十二月及元日,王及首領分為兩朋, 各出一人著甲,眾人執瓦石捧棍東西互擊,甲人先 死即止,以占當年豐儉。」

《玉海》:唐莊宗十二月二十二日誕為萬壽節。

《續文獻通考》:段氏之先名儉魏者,佐蒙氏有功,六傳 生思平,有異兆。國主楊於真忌捕之,思平逃匿饑,摘 野桃剖之,核有文曰「青昔」,思平折之曰:「青乃十二月, 昔乃二十一日,吾當以是日舉義。」遂借逐楊氏而有 蒙國,改國號曰大理。

《遼史聖宗本紀》:「統和元年十二月甲辰,是夕,然萬魚 燈於雙溪。」

統和十年十二月庚辰。獵儒州東川拜天。

《禮志》藏鬮儀:「至日,北南臣僚常服入朝,皇帝御天祥 殿,臣僚依位賜坐,契丹南面,漢人北面,分朋行鬮,或 五或七籌。賜膳、入食畢,皆起。頃之,復坐,行鬮如初。晚 賜茶三籌或五籌,罷,教坊承應。若帝得鬮,臣僚進酒 訖,以次賜酒。」大康二年十二月二十二日,始行是儀, 是日不御朝。

《宋史王全斌傳》:全斌之入蜀也,適屬冬暮,京城大雪, 太祖設氈帷於講武殿,衣紫貂裘帽以視事。忽謂左 右曰:「我被服若此,體尚覺寒,吾念西征將衝犯霜雪, 何以堪處。」即解裘帽,遣中黃門馳賜全斌,仍諭諸將 以不遍及也。全斌拜賜感泣。

《玉海》:建隆二年十二月初十日,出元化門校獵 辟寒。太平興國七年十二月十七日大雪,御製雪詩 并酒賜學士。詩云:「輕輕相亞擬如酥,宮樹花裝萬萬 株。今賜酒時卿一盞,玉堂閒話道情無。」

《實錄》:太平興國八年十一月庚辰,詔「史館所修《太平 總類》一千卷,宜令日進三卷,朕當親覽焉。自十二月 一日為始。」宰相宋琪等言曰:「天寒景短,日閱三卷,恐 聖躬疲倦。」上曰:「朕性喜讀書,頗得其趣。開卷有益,豈 徒然也。因知好學者讀萬卷書,非虛語耳。」

《宋史·禮志》:賜酺自秦始。秦法:三人以上會飲則罰金, 故因事賜酺,吏民會飲過則禁之。唐嘗一再舉行。太 宗雍熙元年十二月詔曰:「王者賜酺推恩,與眾共樂, 所以表昇平之盛事,契億兆之歡心。累朝以來,此事 久廢,蓋逢多故,莫舉舊章。今四海混同,萬民康泰,嚴 禋始畢,慶澤均行。宜令士庶之情,共慶休明之運。可 賜酺三日。」二十一日,御丹鳳樓觀酺,召侍臣賜飲。自 樓前至朱雀門張樂,作山車、旱船,往來御道。又集開 封府諸縣及諸軍樂人,列於御街,音樂雜發,觀者溢 道,縱士庶遊觀,遷市肆百貨於道之左右,召畿甸耆 老列坐樓下,賜之酒食。明日,賜群臣宴於尚書省,仍 作詩以賜。明日,又宴群臣,獻歌詩賦頌者數十人。 雍熙三年十二月一日,大雨雪,帝喜,御玉華殿,詔宰 臣及近臣謂曰:「春夏以來,未嘗飲酒,今得此嘉雪,思 與卿等同醉。」又出御製詩,令侍臣屬和。

《玉海》:「淳化二年十二月丙寅朔,上御文德殿,群臣入 閣禮畢,賜百官廊下餐。」

淳化五年十二月二十一日,初置「諸州應在司,具元 管新收已支現在錢物申省。」

至道元年十二月十二日,上以新增九絃琴、五絃阮宣示近臣曰:「『古樂之用,與鄭、衛不同。朕求古人之意, 有未盡者,增琴為九絃,曰君臣文武、禮、樂、正民心』;為 五絃阮,曰金木水火土。」別造《新譜》,凡三十七卷,俾太 常樂工肄習之。

咸平三年十二月十四日,幸殿前指揮使班院閱馬 射,遂宴射後苑,上《七》中的。

《宋史禮志》:「真宗以十二月二日為承天節。其儀:帝先 御長春殿,諸王上壽,次樞密使副、宣徽三司使,次使 相,次管軍節度使、兩使留後、觀察使,次節度使至觀 察使,次皇親任觀察使以下各上壽,仍以金酒器、銀 馬袖表為獻。既畢,咸赴崇德殿。序班宰相率百官上 壽,賜酒三行,皆用教坊樂,賜衣一襲。文武群臣、方鎮」 州軍皆有貢禮。前一月,百官、內職、牧伯各就佛寺修 齋祝壽。罷日,以香賜之,仍各設位,賜上尊酒及諸果, 百官兼賜教坊樂。景德二年,始令樞密、三司使副、學 士復赴百官齋會,少卿監、刺史以上及近職一子賜 恩,僧道則賜紫衣、師號,禁屠輟刑。

景德二年十二月五日,宴尚書省五品、諸軍都指揮 以上契丹使於崇德殿。時契丹初來賀承天節,擇膳 夫五人,齎本國異味,就尚食局造食。詔賜膳夫衣服、 銀帶、器帛。

《玉海》:景德四年十二月,禮部侍郎周起患貢舉不公, 因建「糊名法。」

景德七年十二月十六日,詔:「朝廷封椿錢物,令尚書 省歲終具《旁通冊》進入。」

《宋史禮志》:大中祥符元年十二月二十四日,聖祖降 延恩殿日為「降聖節」,休假宴樂,並如天慶節。

《真宗本紀》:大中祥符三年「十二月,陜州黃河再清。庚 戌,集賢校理晏殊獻《河清頌》。」

《玉海》:天聖四年十二月壬午,幸玉清昭應宮、開寶寺、 景靈宮祈雪。故事,車駕還必作樂前導。上精意以禱, 命毋作樂。既雪,輔臣皆賀。上喜曰:「力田之民,自今有 望矣。」

康定元年十二月十三日,判太常宋祁言:「太廟藏神 御及沿寶法物,已滿夾室。廟壖狹,不可更為藏室。請 於宗正寺西偏別建神御庫,命宗寺領之。」

慶曆三年十二月,澧州獻瑞木,有文曰《太平之道》,詔 送史館。劉敞作頌曰:上天之載兮,無臭無聲。眷我聖 德兮,告以太平,非筆非墨兮,自然而成。

《長編》:皇祐三年十二月八日,司天夏官正李用晦言: 「重定渾儀,鑄造已成,欲乞依唐李淳風一行舊制,紀 年月,以永將來。」從之。

《玉海》:「至和元年十二月十八日,宋咸上注《周易》十卷, 詔褒諭。」

嘉祐三年十二月十六日,詔從臣觀河南所進芝草。 諭曰:「今日嘉雪大滋,宿麥自勝,芝草瑞也。」是日,賜喜 雪宴於中書。

嘉祐四年十二月十五日,磁州防禦使承亮上《祫享 受釐頌》,詔獎之。

《宋史禮志》:嘉祐七年十二月,特召兩府、近臣、三司副 使、臺諫官、皇子、宗室、駙馬都尉、管軍臣僚至龍圖、天 章閣觀三聖御書及寶文閣,為飛白分賜,下逮館閣 官製觀書詩賜韓琦以下和進。遂宴群玉殿,傳詔學 士王珪撰詩序,刊石於閣。數日,再會天章閣觀三朝 瑞物,復宴群玉殿。酒行,上曰:「天下久無事,今日之樂 與卿等共之,宜盡醉,勿復辭。」因召韓琦至御榻前,別 賜一大巵,出禁中名花,金盤貯香藥,令各持歸,莫不 霑醉,至暮而罷。

《玉海》:治平元年十二月九日,召輔臣觀御篆「孝嚴殿」 額於迎陽門,遂御延和殿賜茶。

治平元年十二月庚子,知制誥祖無擇獻《皇極箴》,英 宗善其言,詔褒答之。

《宋史哲宗本紀》:「熙寧九年十二月七日己丑,生於宮, 赤光照室。」

《玉海》:元豐元年十二月二十三日,「提舉司天藍被旨 校定館閣及私家所藏陰陽書,置庫藏之,編成七百 十九卷,上之。」

《燕翼詒謀錄》:「元豐二年十二月乙巳,神宗命畢仲衍、 蔡京、范鍾、張璪詳定,於太學創八十齋,三十人為額, 通計二千四百人。內上舍生百人,內舍生三百人,外 舍生二千人。」

《蘇軾詩集》:元豐五年十二月十九日,東坡生日也。置 酒赤壁磯下,踞高峰俯鵲巢,酒酣,笛聲起於江上。客 有郭、石二生,頗知音,謂坡曰:「笛聲有新意,非俗工也。」 使人問之,則進士李委,聞坡生日作新曲曰《鶴南飛》 以獻。呼之使前,則青巾紫裘要笛而已。既奏新曲,又 快作數弄,嘹然有穿雲裂石之聲,坐客皆引滿醉倒。 委袖出佳紙一幅曰:「吾無求於公,得一絕句足矣。」坡 笑而從之:「山頭孤鶴向南飛,載我南遊到九疑。下界 何人也吹笛,可憐時復犯龜茲。」

蘇軾《記夢回文詩》引:十二月二十五日,大雪始晴,夢人以雪水烹小團茶,使美人歌以飲。余夢中為作回 文詩,覺而記其一句云:「亂點餘花唾碧衫」,意用飛燕 故事也。

東坡《志林》:元豐六年十二月二十七日,天欲明,夢數 吏人持紙一幅其上題云《請祭春牛文》。余取筆疾書 其上云:「三陽既至,庶草將興。爰出土牛,以戒農事。衣 被丹青之好,本出泥塗成毀,須臾之間,誰為喜慍。」吏 微笑曰:「此兩句復當有怒者。」旁一吏云:「不妨,此是喚 醒他。」

《宋史禮志》:哲宗即位,宰臣請以十二月八日為興龍 節。哲宗本七日生,以避僖祖忌,故後一日。

《玉海》:元祐四年十二月十七日,始命大樂正葉防撰 朝會二舞儀式,曰《威加海內之舞》,曰「《化成天下》之舞」, 《威加海內》舞為猛賁趫速之狀,坐作進退之儀,以成 一變;《化成天下》舞作三揖、三辭、三謙之儀,以成一變。 儀式既具,再命協律郎陳沂按閱節奏詳備。自是朝 會則用之。

元祐八年十二月二日乙巳,左僕射呂大防言:「乞倣 《唐六典》置局,修《官制》一書,為《國朝大典》。」詔於祕書省 置局,令范祖禹、王欽若、編修宋匪躬、晁補之、檢討 李之儀跋《古柏行後》:「政和元年十二月二十二日,積 雪初霽,希韓、德循攜茶相期於天寧圓若虛首座之 天竺軒。希韓出此紙見邀作字,輒以是應之。既終,二 君」又作山藥、芋頭、蘿蔔、晚菘,號「甜羹」,為潤筆,真一段 佳事。

《雲麓漫抄》:「故事:百官入朝並乘馬。政和三年十二月 十一日,以雪滑,特許暫乘車轎,不得入宮門,候路通 依常。」

《宋史禮志》:政和五年十二月二十九日,詔:「景龍門預 為元夕之具,實欲觀民風,察時態,黼飾太平,增光樂 國,非徒以遊豫為事。特賜公師、宰執以下宴。」

《艅艎日疏》:宣和五年,令都城自臘月初一日放鼇山 燈,至次年正月十五日夜,謂之預賞元宵。徽宗至日 出觀之,時有謔詞,末句云:「奈吾皇不待元宵景色來 到,恐後月陰晴未保。」

《宋史·禮志》:「宣和六年十二月二十四日,賜太師蔡京 以下應兩府赴睿謨殿宴。景龍門觀燈,續有旨宣太 傅王黼赴宴。」

《東京夢華錄》:十二月,街市盡賣撒佛花、韭黃生菜、蘭 芽、勃荷、胡桃。《澤州餳》:初八日,街巷中有僧尼三五人 作隊念佛,以銀銅紗羅或好盆器,坐一金銅或木佛 像,浸以香水、楊枝洒浴,排門教化,諸大寺作浴佛會, 並送七寶五味粥與門徒,謂之「臘八粥。」都人是日各 家亦以果子雜科煮粥而食也。臘日,寺院送面油與 門徒,卻入疏教化上元燈油錢,閭巷家家互相遺送。 是月,景龍門預賞元夕於寶籙宮一方燈火繁盛。二 十四日交年,都人至夜請僧道看經,備酒果送神,燒 合家替代錢。紙帖竈馬於竈上,以酒糟塗抹竈門,謂 之「醉司命。」夜於床底點燈,謂之「照虛耗。」此月雖無節 序,而豪貴之家遇雪即開筵,塑雪獅,裝雪燈,以會親 舊。近歲節,市井皆印賣門神、鍾馗、桃板、桃符,及財門 鈍驢、回頭鹿馬之行貼子,賣乾茄瓠、馬牙菜、膠牙餳 之類,以備除夜之用。自入此月,即有貧者三數人為 一火,裝婦人神鬼,敲鑼擊鼓,巡門乞錢,俗呼為「打夜 胡」,亦驅祟之道也。

《玉海》:紹興七年十二月十一日,諭輔臣曰:「劉光世喜 書,前日來乞朕所臨《蘭亭敘》,亦以一本賜之。」因論書 法甚詳,遂及法帖,曰:「其間甚有可議。如古帝王帖中, 有漢章帝《千文》,《千文》是梁周興嗣所作,何緣章帝書 之舉此一事,其他可知。豈不誤後學者?」

乾道九年十二月二十二日,臣僚請令太學生習射。 上曰:「《玉津燕射》,惟武臣射,文臣亦當與,可討論典故 以聞。」

淳熙六年十二月二十八日,日有戴氣。太史奏:「君德 至於天,為萬民愛戴,則有是瑞。」上於是議蠲租。 《乾淳起居注》:淳熙七年十二月二十八日,南內遣御 藥並後苑官管押進奉,兩宮守歲。合食則劇。金銀錢、 消夜歲軸果兒、錦曆、鍾馗、爆仗、羔兒、法酒、春牛、花朵 等。

《玉海》:淳熙十五年十二月辛卯,書「石湖」二字,賜范成 大。成大跋云:「天縱聖能,游藝超絕。典則高古,為伏羲 畫。體勢奇逸,如神禹碑。」

《乾淳歲時記》:都下自十月以來,朝天門內外,競售錦 裝新曆,諸般大小門神、桃符、鍾馗、狻猊、虎頭及金綵 縷花、春帖、旛勝之類,為市甚盛。八日則寺院及人家 用胡桃、松子、乳蕈之類作粥,謂之「臘八粥。」醫家亦多 合藥劑,侑以虎頭丹、八神屠蘇,貯以絳囊,饋遺大家, 謂之「臘藥。」至於饋歲盤合酒,檐羊腔充斥道路。二十 四日,謂之「交年。」祀竈用花餳米餌及燒替代及作糖 豆粥,謂之「口數。」市井迎儺,鑼鼓遍至人家,乞求利市。 臘月賜宰執、親王、三衙從官、內侍省官并外間前宰執等臘藥,係和劑局方造進,及御藥院特旨製造,銀 合各一百兩以至五十兩、三十兩,各有差。

《桯史》:韓平原在慶元初,其弟仰胄為知閤門事,頗與 密議,時人謂之「大小韓」,求捷徑者爭趨之。一日內宴, 優人有為衣冠到選者,自敘履歷材藝,應得美官,而 留滯銓曹,方徘徊浩歎,又為日者弊帽持扇過其旁, 遂邀使談庚甲。日者曰:「君命甚高,但於五星局中財 帛宮若有所礙,目下若欲亨達,先見小寒,更望成事, 必見大寒可也。」優蓋以寒為韓,侍宴者皆縮頸匿笑。 《玉海》:嘉定九年十二月五日,始復置宗學,改教授為 博士,又置諭,改隸宗正寺。於是宗室疏遠者,咸得就 學。

《宋史外國傳》:「勃泥國以十二月七日為歲節,地熱,多 風雨。國人宴會,鳴鼓、吹笛、擊鈸、歌舞為樂。」

《文獻通考》:占城國每歲十二月十五日,城外縛木為 塔,王及人民各以衣物香藥置於塔上,焚之以祭天。 《癸辛雜識》:鹽官縣學教諭黃謙之,永嘉人,甲午歲題 桃符云:「宜入新年怎生呵,百事大吉那般者」為人告 之官,遂罷去。

《吳郡志》:十二月十六日,婦女祭廁姑,男子不得至。 《金史禮志》:長白山,大定十二年,有司言,長白山在興 王之地,禮合尊崇,議封爵,建廟宇。十二月,禮部太常 學士院奏,奉敕旨,封興國靈應王,即其山北地建廟 宇。

天德二年,命有司議薦新禮。十二月,羞以魚。

《元史祭祀志》:「每歲九月內及十二月十六日以後,於 燒飯院中,用馬一、羊三、馬湩、酒醴、紅織金幣及裡絹 各三疋,命蒙古達官一員,偕蒙古巫覡掘地為坎以 燎肉,仍以酒醴、馬湩雜燒之。巫覡以國語呼累朝御 名而祭焉。」

每歲十二月下旬,擇日於西鎮國寺內牆下洒掃平 地,太府監供綵幣,中尚監供細氈、鍼線,武備寺供弓 箭、環刀。束稈草為人形,一為狗,一剪雜色綵段為之 腸胃,選達官世家之貴重者交射之,非別速、扎剌爾、 乃蠻、忙古台、列班塔達、珊竹、雪泥等氏族不得與列。 射至糜爛,以羊酒祭之。祭畢,帝后及太子嬪妃并射 者,各解所服衣,俾蒙古巫覡祝讚之,祝讚畢,遂以與 之,名曰「脫災」國,俗謂之「射草狗。」

每歲十二月十六日以後,選日用白黑羊毛為線,帝 后及太子自頂至手足,皆用羊毛線纏繫之,坐於寢 殿。蒙古巫覡念咒語,奉銀槽貯火,置米糠於其中,沃 以酥油,以其煙熏帝之身,斷所繫毛線,納諸槽內。又 以紅帛長數寸,帝手裂碎之,唾之者三,并投火中。即 解所服衣帽付巫覡,謂之「脫舊災,迎新福」云。

《輟耕錄》:「萬歲山在太液池之陽,廣寒殿在山頂中有 小玉,殿前架黑玉酒瓮一,玉有白章隨其形,刻為魚 獸出沒於波濤之狀,其大可貯酒三十餘石。」

《涌幢小品》:「黃熒,莆田人。正統庚寅,母林氏夢虛空中 紫衣人呼授以物,舉衣承之,得鶴雛,是歲臘月十有 八日生。公鑒形者謂之鶴相。冠帶、衣履、書畫百物,精 緻虔潔,居宇絕一塵。既老,樂五松,號五松居士,人謂 得鶴之性。」

《熙朝樂事》:十二月二十四日謂之「交年。」民間祀竈,以 膠牙餳、糯米、花糖、豆粉團為獻。丐者塗抹變形,裝成 鬼判,叫跳驅儺,索乞利物。人家各換桃符、門神、春帖、 鍾馗、福祿、虎頭、和合諸圖,粘貼房壁。買蒼朮貫眾辟 瘟丹、柏枝綵花,以為除夕之用。自此街坊簫鼓之聲, 鏗鍧不絕矣。僧道作交年疏仙米湯以送檀越。醫人 亦送屠蘇袋、同心結及諸品湯劑於常所往來者。 《帝京景物略》:十二月一日至歲除夜,小民為疾苦者, 奉香一尺,宵行衢中,誦元君號,自述香願,其聲烏烏 惻惻,曰:「號佛。」行過并過寺廟,則跪且拜而誦香,盡尺 乃歸。八日,先期鑿冰方尺,至日納冰窖中,鑑深二丈, 冰以入則固之,封如阜內,冰啟冰中涓。為政,凡蘋婆 果入春而市者附藏焉,附乎冰者啟之如初,摘於樹, 離乎冰則化如泥,其窖在安定門及崇文門外。是日, 家效菴寺,豆果雜米為粥,供而朝食,曰臘八粥。廿四 日,以糖劑餅、黍糕、棗栗、胡桃、炒豆祀竈君,以槽草秣 竈君馬,謂竈君翌日朝天去。白家間一歲事,祝曰:「好 多說,不好少說。」《記》稱「竈老婦之祭,令男子祭,禁不令 婦女見之。祀餘糖果,禁幼女不令得啖。曰啖竈餘則 食肥膩,時口圈黑也。廿五日五更,焚香楮接玉皇曰: 『玉皇下查人間也』。」竟此日無婦嫗詈聲。三十日五更, 又焚香楮送迎送玉皇上界矣,迎新竈君下界矣。是 月小兒及賤閒人以二石毬置前,先一人踢一令遠, 一人隨踢其一,再踢而及之,而中之為勝。一踢即著 焉,即過焉,與再踢不及者同為負也。再踢而過焉,則 讓先一人隨踢之。其法初為趾踵苦寒設,今遂用賭 如博然,有司申禁之不止也。

《續文獻通考》:「各官坐蓬」節年各省官員俱於十二月 二十六日坐起,至考察完日止《高坡異纂》:「蔡敞守衢州日,有一道士進謁,敞留飲。入 夕,道士遣一童子去席百步,解衣而立。時方隆冬,道 士遙吐氣,噓之即汗出淋漓,煖如盛夏。既而口出風 吹之,寒氣襲人,便欲僵仆。」

《北京歲華記》:臘月束梅於盎,匿地下五尺許,更深三 尺,用馬通燃火,使地微溫,梅漸微白,用紙籠之,鬻於 市。小桃郁李,迎春皆然,餽遺尚鮮,果羯鼓聲益喧,曰 「迎年鼓。」

《月令廣義》:燕俗圖:竈神鋟於木,以紙印之曰:「竈馬。」士 民競鬻,以臘月二十四日焚之,為送竈上天。別具小 糖餅奉竈君,具黑豆寸草,為秣馬具。合家少長羅拜 祝曰:「辛甘臭辣,竈君莫言。」至次年元旦,又具如前,為 迎竈。 《名勝志》:洋縣臘節,以蒲藻葢鵝公石上,江渚寒魚皆 依之。太守泛舟,張樂揭,取名曰揭蒲。

季冬部雜錄编辑

《詩經唐風蟋蟀章》:「蟋蟀在堂,歲聿其暮。」

《豳風七月章》。無衣無褐,何以卒歲。言此二陽之月, 大寒之時,無衣無褐,不可終歲。

《小雅·采薇》章:「曰歸曰歸,歲亦暮止。」

《公羊傳》:「王正月疏」:「草物十二月萌芽始白。」

王正月。疏:王者應以十二月為正,則命以白瑞。 《左傳》:「黑牡秬黍,以享司寒。」注:「夏十二月,日在虛危,冰 堅而藏之。」秬,黑黍也。司寒,元冥,北方之神,故物皆用 黑。有事於冰,故祭其神。

日在北陸。《疏》:「日在北陸,夏之十二月也。」

《國語》及《寒擊》。「除田以待時耕。」《注》:《槁》同寒,謂季冬 大寒之時也。

《易稽覽圖》:「冬至後三十日極寒。」

陶《朱公書》:念四夜黃昏時候,鄉人束稻草於竿,點火 在田間行走,名曰「照田蠶。」看火色卜水旱。色白主水, 色赤主旱。猛烈年豐,葳蕤歲歉,取北風為上。

《韓子右倒言篇》魯哀公問於仲尼曰:「《春秋》之記曰:『冬 十二月,霣霜,不殺菽』。何為記此?」仲尼對曰:「此言可以 殺而不殺也。夫宜殺而不殺,梅李冬實,天失道,草木 猶犯干之,而況于君人乎?」

《史記天官書》:「赤奮若歲,歲陰在丑,星居寅。以十二月 與尾、箕晨出,曰天皓黫。然黑色甚明。其失次,有應見 參。」

《春秋繁露五行五事》篇:「冬至之後,大寒降,萬物藏於 下,于時暑為賊,故王者輔之以急斷之事。」

《大戴禮記盛德》篇:「天子常以季冬考德,以觀治亂得 失。凡德盛者治也,德不盛者亂也。德盛者得之也,德 不盛者失之也。是故君子考德,而天下之治亂得失, 可坐廟堂之上而知也。德盛則修法,德不盛則飾政, 法政而德不衰,故曰王也。」

《白虎通禮樂》篇:「匏之為言施也,在十二月,萬物始施 而勞。」

《五行篇》:「十二月律謂之大呂何?大,大也。呂者,拒也,言 陽氣欲出,陰不許也。呂之為言拒者,旅抑拒難之也。」 《紼冕篇》謂之詡者,十二月之時,施氣受化,詡張而後 得牙,故謂之詡。

《士冠經》曰:「章甫,殷道。」殷統十二月為正,其飾微大,故 曰章甫。章甫者,尚未與極其本相當也。

《風俗通義》:「管,漆竹,長一尺,六孔,十二月之音也。物貫 地而芽,故謂之管。」

大寒既至,霜雪既降,吾是以知松柏之茂也。

《月令章句》:「自須女二度至危十度,謂之元枵之次,小 寒、大寒居之,齊之分野。」

《晉書。桓彝傳》:「論交霜雪於杪歲,時風雨於將晨。」 《風土記》:蜀之風俗,晚歲相與餽問謂之餽歲,晚歲酒 食相邀為別歲。

《三禮義宗》:「小寒為節」者,亦形於大寒,故謂之小,言時 寒氣猶未極也。

「大寒為中」者,上形於小寒,故謂之「大。」十一月一陽爻 初起,至此始徹,陰氣出地方盡,寒氣併在上,寒氣之 逆極,故謂大寒。

《魏書律曆志》:「次卦,十二月,屯、謙、睽、升、臨。」

《齊民要術》:「作奧肉法:『先養宿豬令肥,臘月中殺之』。」 訖,以火燒之令黃,用煖水梳洗之,削刮令淨,刳去五 臟豬肪,煼取脂肉,臠方五六寸,作令皮肉相兼,著水 令相淹漬,於釜中煼之,肉熟水氣盡,更以向所煼肪 膏煮肉,大率脂二升,酒三升,鹽三升,令脂渡沒肉,緩 水煮,半日許乃佳。漉出甕中餘膏,仍瀉肉甕中,令榲 淹漬。食時水煮令熟,而調和之,如常肉法。尤宜新韭, 新韭爛拌,亦中炙噉。其二歲豬肉未堅,爛壞,不任作 也。

苞肉法:十二月中殺豬,經宿汁盡,浥浥時割作棒炙
考證.svg
形。茅菅中苞之,無菅茅,稻稈亦得。用厚泥封,勿令裂,

裂復上泥,懸著屋外北陰中。至七八月如新殺肉。 苕草色青黃,紫花。十二月稻下種之,蔓延殷盛,可以 美田,葉可食。

作魚醬法:去鱗淨洗,拭令乾。如膾法,披破,縷切之,去 骨。大率成魚一斗,用黃衣三升,白鹽二斤,乾薑一升, 橘皮一合,和令調均,內甕子中,泥密封,日曝熟,以好 酒解之。作魚醬、肉醬,皆以十二月作之,則經夏無蟲。 十二月東門磔白雞頭,可以合法藥。

懸臘月豬羊耳,著堂梁上,可大富。

作《甜肥脯法》:「臘月取麞鹿肉片,厚薄如手掌,直陰乾, 下著鹽,脆如凌雪也。」

《五味脯法》:「臘月初作,用鵝鴈雞鴨鶬鳵鳧雉兔。」鶉 生魚皆得作,乃淨治,去腥竅及翠上脂。瓶全浸,勿四 破。別煮牛羊骨肉,取汁浸豉和調,一同五味脯法。浸 四五日嘗,味徹便出,置箔上,陰乾,火炙熟。槌。亦名「瘃 腊」,亦名《瘃魚腊》。

《作腌脯法》:臘月初作,任為五味,脯者皆中作,唯魚不 中耳。白湯熟煮,掠去浮沫。欲去釜時,尤須急火,急則 易燥。置箔上陰乾之,甜脆殊常。

《晉書王羲之傳》:「唐太宗制。獻之雖有父風,殊非新巧, 觀其字勢疏瘦,如隆冬枯樹。」

《種樹書》:「種水楊須先用木樁釘穴,方入楊,庶不損皮 易長。臘月二十四日種樹,不生蟲。」

木自南而北多枯,寒而不枯,只於臘月去根,傍土《麥 穰》厚覆之,燃火深培如故,則不一二年皆結實。 蜀楷木蜀中有木類柞,眾木榮時枯枿,隆冬方萌芽 布陰,蜀人呼為「楷木。」

乾陀國頭河岸有繫白象樹,花葉似棗,季冬方熟。相 傳此樹滅,佛法亦滅。

《山茶葉似茶樹,高者丈餘。花大盈寸》,色如緋。十二月 開。

《北戶錄》:湘源縣十二月食斑皮竹筍,諸筍無以及之。 《周易集解》:「乾九二,見龍在田。」干寶曰:「陽在九二,十二 月之時,自臨來也。」

《屯》。剛柔始交而難生。崔璟曰:十二月,陽始浸長而交 於陰,故曰「剛柔始交。」萬物萌芽,生於地中,有寒冰之 難,故曰「難。」

艮以止之。荀爽曰:謂建丑之月,消息畢止也。

《洽聞記》:「鄴華林苑中西王母棗,冬夏有葉,九月生花, 臘月乃熟,三子一尺。又有圭角,亦三子一尺。」

《宋史河渠志》:「十二月,斷冰雜流,乘寒復結,謂之蹙凌 水。」

《太平御覽仙人採芝圖》:「白符芝,高四五尺,似梅,常以 大雪而花,季冬而實。」

《清異錄》:「黑太陽法,出自韋郇公。用精炭搗治作末,研 米煎粥,搜和得所。豫辦圓鐵範,滿內炭末,運鐵槌實 擊五七十下,出範陰乾。盛寒爐中熾數枚,烘燃徹夜。 晉人獸炭,豈此類耶?」

《蟹譜》:「酒蟹須十二月間作,於酒甕間撇清酒,不得近 糟。和鹽浸蟹一宿。卻取出於」中去其糞穢。重實椒 鹽訖。疊淨器中。取前所浸鹽酒。更入少新撇者。同煎 一沸。以別器盛之。隔宿候冷。傾蟹中。須令滿。

《圖經本草》:膃肭獸,舊說似狐,長尾。今滄州所圖,乃是 魚類,而豕首兩足,其臍紅紫色,上有紫斑點,醫家多 用之。《異魚圖》云:「試其臍,於臘月衝風處置盂水浸之, 不凍者為真。」

《政和本草》:「忍冬,味甘,溫。主寒熱,身腫。久服輕身,長年 益壽。十二月采,陰乾。」

《事物紀原》:「江淮之俗,每作諸戲,必先設嗔拳笑面。有 諸行戲時,嘗在故臘之末。」

李之儀詞:「朱脣玉羽下蓬萊,佳時近早梅。」自注:「朱脣 玉羽,湖湘間謂之倒挂子」,嶺南謂之梅花使,十二月 半方出。

《橘錄》:「綠橘比他柑微小,色紺碧可愛,不待霜食之,味 已珍。留之枝間,色不盡變。隆冬采之,生意如新。」 《桂海酒志》:「老酒以麥麴釀酒,密封藏之,可數年。士人 家尤貴重。每歲臘中,家家造鮓,使可為卒歲計。有貴 客,則設老酒冬鮓以示勤。婚娶亦以老酒為厚禮。」 《桂海花志》:「側金盞花如小黃葵,葉似槿,歲暮開,與梅 同時。」

《演繁露》:湖州土俗,歲十二月,人家多設鼓而亂撾之, 晝夜不停,至來年正月半乃止。問其所本,無能知者。 但相傳云:「此名打耗。」打耗云者,言驚去鬼祟也。《世說》: 禰衡作「漁陽蝶躞而前,正是正月十五。」案時而言,此 說近之矣。然其撾擊不待正月,又似不相應也。 《清波雜志》初寮進曲宴詩序:臣比蒙聖恩,召赴禁殿 曲宴。於時臘雪新霽,風日妍暖,已作春意,御榻之前 有寶檻植千葉桃花,陛下指示群臣曰:「杪冬隆寒,花 已盛開。」於是皆頓首曰:「陛下神聖,能回造化,草木實 被生成之賜。」乃先時呈瑞,以悅聖情山家清供,芋名土芝,小者煨乾入甕,候寒月用。稻草 盦熟,色香如栗,名土栗,雅宜山舍擁爐之夜。供 種竹法,迎「陽則取季冬,順土氣則取雨時。」

《通考》:「十二月朔日值大寒,主有虎出為災。值小寒,主 有祥瑞。東風半日不止,主畜大災。風雨主春旱。 月內有霧,亦主來年有水,有冷雨暴作,主來年六月、 七月內橫水。」

《紀歷撮要》:「冰結後水落,主來年旱。冰結後水漲,名上 水冰,主水。若緊厚,來年大水。」

《筍譜》:「箭筍十二月生,會稽以東諸山絕多。或叢生,或 蔓延,可如著大,長三四寸。」

《暖姝由筆》:「大寒前後十日為陽宅亂歲,寒食前後十 日為陰宅亂歲。」今人不知,但指臘底二十四夜為亂 歲。

劉毅齋鴻臚乾在工部,以主事監居庸關鈔馬草火 焚,火自中起。前官於辛酉年大寒,務早完事,納者不 計美惡,束草雜以泥雪,堆疊鬰蒸,至春陽動,故火發 也,猶「腐草為螢」之義。

《缾史》月表,十二月,花盟主,蠟梅獨頭蘭花,「客卿茗花, 漳茶花,使令枇杷花。」

《花曆》十二月,蠟梅坼茗花發,水僊負冰梅香綻,山茶 灼雪花六出。

《月令》演十二月細腰鼓。八日《星迴節》。十六祀竈:二十四送寒。 下旬驅儺。歲除賣癡獃。除夕

辟寒,摩詰《與裴迪書》曰:「近臘月下,景氣和暢,故山殊 可過。足下方溫經猥不敢相煩,輒往山中,憩感配寺, 與山僧飯訖而去。北涉元灞,清月映郭。夜登華子岡, 輞水淪漣,與月上下,寒山遠火明滅。林外深巷,寒犬 吠聲如豹。村墟夜舂,復與疏鐘相聞。」此時獨坐,僮僕 靜默,每思曩昔,攜手賦詩,步仄徑,臨清流也。

《田家五行》,十二月下雪而不消,名曰「等伴。」主再有雪, 久經日照而不消,亦是來年多水之兆。

《田家雜占》臘月二十五夜,赤豆粥鑊滾,則三年大發。 《雜占》:「臘月柳眼青,主來年夏秋米賤。」

臘月雷鳴雪裡,主陰雨百日。又「月內雷,主來年旱澇 愆期。」

《山居四要》:「自入臘,遇上水日,勿令人見,以少水灑薦 席毯褥,辟狗蚤壁虱。」

《務本新書》:「臘月刈茅草,作蠶蓐,則宜蠶。」

《農政全書》:「水槿,細葉小黃花,又名水椐。臘月斬其條 而插之,易成大木。」

《本草綱目》:「木蘭生零陵山谷及太山,皮似桂而厚。十 二月採皮,陰乾。」

蠟梅小樹叢枝尖葉,凡三種,以子種出不經接者,臘 月開小花而香淡,名「狗蠅梅」;經接而花疏,開時含口 者,名「磬口梅」;花密而香濃,色深黃如紫檀者,名「檀香 梅。」

每臘月二十四日五更,取第一汲井水浸乳香,至元 旦五更,溫熱從小至大,每人以乳香一塊,飲水三杯, 則一年無時災。孔平仲云:「此乃《宣聖》之方,孔氏七十 餘代用之也。」

催生用臘月兔腦髓一箇,攤紙上夾勻陰乾,剪作符 子,於面上書「生」字一箇,候母痛極時,用釵股夾定,燈 上燒灰,煎丁香酒調下。

治久聾「臘月取鼠膽二枚。熊膽一分。水和。旋取綠豆 大滴耳中。」

狐目治破傷風。臘月收取狐目,陰乾。臨時用「二目一 副,炭火微燒存性,研末,無灰酒服之。」

臘雪密封陰處,數十年亦不壞。用水浸五穀種,則耐 旱不生蟲。

「老酒」臘月釀造者,可經數十年不壞。

狼膏臘月煉淨收之。《周禮獸人》冬獻狼。取其膏聚也。 鵲季冬始巢。開戶背太歲向太乙。

《多能鄙事》「收梅花點茶法:臘月梅將開時,清旦摘半 開,花頭帶蔕置瓶內,每一兩重,用炒鹽一兩灑之,不 可用手觸壞。以厚紙數重密封,置陰處。次年取時,先 置蜜於盞內,然後取花二、三朵,滾湯一泡,花頭自開, 香美。」

《居家必用》治喉閉方。「鯖魚膽一枚,臘月收,入白礬末 少許,懸西北屋簷下,陰乾,為末,備急用蘆筒吹入咽 喉,立瘥。」

季冬部外編编辑

《道經》:「十二月十二日,太素三元君朝真,謂之百福日。」 《初學記關令尹內傳》曰:「周元極元年,歲在癸丑,冬十 有二月二十五日,老子度函谷關。令尹喜先敕吏曰: 『若有老翁從東來,乘青牛白板車,勿聽過關』。其日果 見老翁乘青牛車求度關,授喜《道德經》五千言。」 《句容縣志》:「茅山,形如己字,亦名己山。漢永元間,茅氏 兄弟三人乘鶴至此。今縣東三里有白鶴橋,大茅君 以嘉平月二日駕白鶴會群仙處《雲笈七籤》:「太微元清左夫人,太微之上真也。晉興寧 三年乙丑十二月十七日與太原真人眾真降於句 曲金壇真人楊羲之室,吟《北淳宮中歌詞》曰:『鬱藹非 真墟,太元為我館。元公豈有瓌,縈蒙孤所難。落鳳控 紫霞,矯』」轡登晨巘。寂寂無濠涯,暉暉空中觀。隱芝秀 鳳丘,逡巡瑤林畔,龍胎嬰爾形。八瓊迴素旦,琅華繁 玉宮,結葩凌巖粲。鵬扇絕億嶺,拊翮扶霄翰,西庭命 長歌,雲璈棄虛彈,八風纏綠宇,叢煙豁然散。靈童擲 流金火微。啟辭案三元,折腰舞紫皇,揮袂讚朗朗,扇 景輝煜煜,長庚煥超。「聳明刃下眄使我惋。」顧哀「地 仙輩,何為棲林澗。」

《傳燈錄》:「神光聞達磨大士住址少林,往彼日夕參承。 師常端坐面牆,莫聞誨勵。其年十二月九日夜,天大 雨雪,光堅立不動。遲明,積雪過膝,潛取利刀,自斷左 臂,置於師前。師知是法器,因與易名曰慧可。」

辟寒董風子者,不知其鄉里,事母至孝。以乾道元年 暮冬過岳陽,夜宿黃花市,遇同店一叟,破巾單袍,而 貌若嬰童,絕無飢寒之態,呤哦詩句,油然自適。董識 其異,就即坐於傍,問所從來,殊不酬答。良久再叩之, 始微笑云:「我待子多日矣。」遂挽手同出市西旗亭中, 買酒三升,諭酒家僕不用煖熱。董起白言:「某平日骨 寒,雖當暑盛,亦去綿衣不得。況今臘月,若飲冷酒,定 足喪命。惟先生亮之。」叟云:「毋慮。」董不獲已,強進半杯, 便覺四肢和暢。及再飲盡,脫其衣,移時出到大樹下, 授以《至道之要》。董整襟再拜曰:「敢問先生姓氏?」曰:「吾 本東晉抱黃翁也。知君孝通於天,故來相見。」語罷,陰 雲四合,迨於開豁,失叟所在矣。

《名勝志》:隱屏峰在武夷五曲溪之北,有羅侯洞,洞背 即鐵笛亭故址。亭為李陶真人創,真人以宋熙豐間 至武夷出祀牒,乃唐開元時所給。真人好吹鐵笛,每 遇節臘,眾道人各於雲房招飲,皆赴諸房,笛聲同時 並作。一日別眾,留詩云:「毛竹森森自剪裁,試吹一曲 下瑤臺。當途不遇知音聽,拂袖白雲歸去來。」遂吹鐵 笛隱隱而去。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6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