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曆象彙編/歲功典/第106卷

曆象彙編 歲功典 第一百五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曆象彙編 第一百六卷
曆象彙編 歲功典 第一百七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曆象彙編歲功典

 第一百六卷目錄

 晦朔弦朢部紀事

 晦朔弦朢部雜錄

 晦朔弦朢部外編

歲功典第一百六卷

晦朔弦朢部紀事编辑

《外紀》:堯之時,有蓂莢,十五之前,日生一葉。十五之後, 日落一葉。小餘則一葉厭而不落。觀之,可以知旬朔。 故又名曆草。

《書經·引征》:季秋月,朔辰弗集于房,瞽奏鼓,嗇夫馳,庶 人走。

《周禮·天官》:大宰之職,正月之吉,始和布治于邦國都 鄙。訂義鄭康成曰:吉謂朔日。

小宰:月終則以官府之敘,受群吏之要贊,冢宰受歲 會。訂義鄭康成曰:主每月之小計也。賈氏曰:月計,曰要 每月之終,使官府致其簿,書之,要受之。當先尊後卑。 故言敘歲。計曰會,助冢宰,受一歲之計也。

宰夫之職,歲終則令群吏正歲會,月終則令正月要。 旬終,則令正日成,而以攷其治。治不以時,舉者以告 而誅之。訂義王昭禹曰:宰夫治官之考其職,掌贊大宰、 小宰、故歲會、月要、日成、皆使群吏正之。歲會,則使入 於大宰。月要,則使入於小宰。日成,則宰夫受之治。則 案所入之計,書而攷之。

宮正:月終則會其稍食,歲終則會其行事。訂義賈氏曰: 稍食,謂宮中官府等月祿。王氏曰:月終會其食,為小 宰受其月要故也。

宮伯:月終則均秩,歲終則均敘。訂義王氏曰:秩酒秩膳 之類,日月有焉。故月終則均之。勞逸劇易,宜以歲時 更焉。故歲終則均之。

地官:大司徒之職,正月之吉,始和布教于邦國都鄙。 鄉大夫之職,正月之吉,受教法於司徒,退而頒之于 其鄉吏,使各以教其所治,以攷其德行,察其道藝。 州長:正月之吉,各屬其州之民而讀法。以攷其德行 道藝而勸之,以糾其過惡而戒之。

黨正:各掌其黨之政,令教治,及四時之孟月。吉日則 屬民而讀邦法,以糾戒之。訂義鄭康成曰:以四孟月朔 日讀法者,彌親民者地,教彌數。劉執中曰:正月在州,三 時在黨。

族師:月吉,則屬民而讀邦法,書其孝弟,睦GJfont有學者。 訂義鄭康成曰:月吉,每月朔日也。

夏官:大司馬之職,正月之吉,始和布政于邦國都鄙。 秋官:大司寇之職,正月之吉,始和布刑于邦國都鄙。 《禮記祭義》:及大昕之朝,君皮弁素積,卜三宮之夫人 世婦之吉者,使入蠶于蠶室。大昕,季春朔日也。 《左傳》:僖公五年春,王正月辛亥朔,日南至,公既視朔, 遂登觀臺,以望而書禮也。

成公十六年,郤至曰:楚有六間,不可失也。其二卿相 惡,王卒以舊鄭陳,而不整蠻軍,而不陳。陳不違,晦在 陳而囂合,而加囂,各顧其後,莫有GJfont心。舊不必良以 犯天忌,我必克之。晦月終陰之盡,故兵家以為忌。 行兵貴月盛之時。晦是月終陰之盛也,故兵家以 晦為忌,不用晦日陳兵也。昭二十三年七月戊辰晦, 吳敗楚師于雞父。吳犯兵忌而戰勝者,杜云違兵忌。 晦戰擊楚所不意,彼知楚有可敗之機。晦是兵家所 忌。原楚之情,必以吳為不動。故以晦日掩之,擊楚不 備故也。

晉悼夫人,食輿人之城杞者,絳縣人或年長矣。無子 而往與于食,有與疑年,使之,年曰:臣小人也,不知紀 年。臣生之歲,正月甲子朔四百,有四十五甲子矣。其 季于今三之一也。

晉侯潛會秦伯于王城,己丑晦,公宮火瑕,甥郤芮不 獲。公乃如河上,秦伯誘而殺之。

《史記·秦始皇本紀》:始皇推終始五德之傳,以為周得 火德,秦代周德,從所不勝。方今水德之始,改年,始朝 賀,皆自十月朔。衣服旄旌節旗,皆上黑。

《月令廣義》:漢高帝十月定秦,遂為歲首。武帝改用夏 正,亦在建寅之朔。

《漢書·武帝本紀》:元鼎五年十一月辛巳朔旦冬至,立 泰畤于甘泉。

《郊祀志》:十一月辛巳朔旦冬至,天子始郊拜泰一如 雍禮。其贊饗曰:天始以寶鼎神策授皇帝,朔而又朔, 終而復始,皇帝敬拜見焉。

《律歷志》:元封七年,宦者淳于陵渠復覆太初歷,晦朔 弦朢皆最密。日月如合璧,五星如連珠。

《武帝本紀》:太初元年十一月甲子朔旦冬至,祀上帝 于明堂。《枚乘七發》:將以八月之朢,與諸侯遠方交遊,兄弟並 往觀濤乎廣陵之曲江。

《漢書·律歷志》:大司農中丞麻光等二十餘人,雜候日 月、晦朔、弦朢八節,二十四氣,鈞校諸歷,用狀奏。可。 《十洲記》:火林山,山中有火光獸,大如鼠。毛長三四寸, 或赤、或白,山可三百里許,晦夜即見。

《後漢書·禮儀志》:禮威儀,每月朔旦,太史上其月曆。有 司侍郎尚書見讀其令,奉行其政朔。

《鄴中記》:趙王虎,建武六年,造梁馬臺,在城西漳水之 南。虎常于此臺簡練騎卒,虎牙宿衛,蛇雲騰黑槊騎 五千人。每月朔晦,閱馬于此臺。

《後漢書·律歷志》:永平五年,官曆署七月十六,日食,待 詔楊岑見時月食多先曆,即縮用算上為日。上言,月 當十五日食,官曆不中。詔書令岑普與官課起七月 盡,十一月弦朢,凡五官曆皆失,岑皆中。庚寅,詔令岑 署弦朢月食官。

永平十二年十一月丙子,詔書,令盛防代岑署弦朢 月食,加時四分之術,始頗施行。是時,盛防等未能分 明曆元綜校分度,但用其弦朢而已。先是,九年,太史 待詔董萌上言,曆不正,事下三公太常知曆者雜議, 無能分明據者。至元和二年太初,失天益遠,日月宿 度相覺浸多,而候者皆知晦朔弦朢差天一日,宿差 五度。章帝知其謬錯,以問史官。雖知不合,而不能易。 召治曆編訢,李梵等綜校其狀。二月甲寅,遂下詔,改 行四分以遵于堯,以順孔聖,奉天之文。于是四分施 行,而訢梵猶以為,元首十一月當先大,欲以合耦弦 朢,命有常日,而十九歲不得七閏。晦朔失實,行之未 期。章帝復發聖思,考之經讖,使左中郎將賈逵問治 曆者,衛承及訢梵等十人以為月當先小,據春秋經 書,朔不書晦者,朔必有明,晦不朔,必在其月也。即先 大,則一月再朔。後月無朔,是明不可必。梵等以為當 先大,無文正驗取。欲諧耦十六日,月朓昏晦當滅而 已。又晦與合同,時不得異日。上知訢梵GJfont見,敕毋拘 曆已班,天元始起之月當小定,後年曆數遂正。 《搜神記》:漢明帝時,尚書郎河東王喬為鄴令。喬有神 術,每月朔,嘗自縣詣臺。帝怪其來,數而不見車騎。密 令太史候望之。言其臨至時,輒有雙鳧從東南飛來。 因伏伺見鳧,舉羅張之,但得一雙舄。使尚書識視,四 年中,所賜尚書官屬履也。

《東觀漢記》:和熹鄧太后,永初二年,旱。五月朔,太后幸 雒陽省獄舉冤。未還,澍雨大降。

《後漢書·律歷志》:靈帝,熹平五年,五官郎中馮光沛相 上計掾陳晃言,曆元不正。議郎蔡邕議:當今曆正月 癸亥朔。光晃以為乙丑朔。乙丑之與,癸亥無題。勒款 識可與眾共別者,須以弦朢晦朔,光魄虧滿可得而 見者。考其符驗,而光晃曆,與甘石舊文錯異。

《謝承·後漢書》:羊續為南陽太守,好啖生魚,府丞焦儉 以三月朢,餉鯉魚一頭。續不為意,受而懸之于庭。少 有皮骨。明年三月,儉復致一魚,續出昔枯魚以示儉, 遂終身不復食。

《山棲志》:許邁,句容人,擇餘杭懸霤山結廬居焉。往來 茅嶺間,放絕世務,以尋仙館。惟朔朢一歸,定省而已。 及親終,遂棄家遍遊名山。

《通鑑》:魏文帝,黃初二年十月己亥,公卿朝朔旦,并引 楊彪待以客禮,賜延年椐杖馮几。

《晉書·律歷志》:魏文帝,黃初中,太史令高堂隆復詳議 歷數,更有改革。太史丞韓翊以為乾象減斗分,大過 後當先天造黃初歷,以四千八百八十三為紀法,千 二百五十為斗分。其後,尚書令陳群奏以為:歷數難 明,前代通儒多共紛爭。黃初之元,以四分歷久遠疏 闊,大魏受命,宜改歷明時。韓翊首建,猶恐不審。故以 乾象互相參校其所校日月行度,弦朢朔晦,校歷三 年更相是非,無時而決。案三公議,皆綜盡典理,殊塗 同歸。欲使效之璿璣,各盡其法,一年之間,得失足定。 奏可。

《魏志·高堂隆傳注》:太史上漢曆,不及天時,因更推步 弦望朔晦為太和曆。

《晉書·律歷志》:魏尚書郎楊偉表曰:元和二年,復用四 分歷,施而行之,至于今日。考察日蝕,率常在晦,是則 斗分太多。故先密後疏,而不可用也。臣前以制典餘 日推考天路,稽之前典,驗之以蝕朔,詳而精之。更建 密歷,則不先不後。古今中天,以昔在唐帝協日正時, 允釐百工,咸熙庶績也。

《晉起居注》:穆帝升平二年正月朔,朝會,賜眾官GJfont醁 酒。

《世說》:桓元敗後,殷仲文還為大司馬。咨議意似二三, 非復往日。大司馬府廳前,有一老槐,甚扶疏國。殷因月 朔,與眾在廳,視槐良久。歎曰:槐樹婆娑,無復生意。 《南史·宋武帝本紀》:封晉帝為零陵王,全食一郡,載天 子之旌旗,乘五時副車,行晉正朔。

《宋書·禮志》:故事,正月朔賀,殿下兩百華鐙對于二階之間,端門設庭燎火炬,端門外設五尺三尺鐙,月照 星明,雖夜猶晝矣。

《南史·謝靈運傳》:靈運為永嘉太守。郡有山水,靈運素 所愛好,既不得志,遂肆意遨遊,動踰旬朔。

《異苑》:西河有鐘在水中,晦朔輒鳴,聲響悲激。羈客聞 而悽愴。

《南史·王騫傳》:騫諸女子姪皆嬪,王尚主朔朢來歸,輜 軿填咽,非所欲也。敕歲中,不過一再見。

《梁書·孔休源傳》:休源遺令薄葬,節朔薦蔬韭而已。 《隋書·禮儀志》:後齊,正晦汎舟,皇帝乘輿鼓吹,至行殿 升御坐,乘板輿,以與王公登舟置酒。非預汎者坐于 便幕。

《北史·裴叔業傳》:叔業兄子粲,閔帝初,復為中書令。後 正月晦,帝出臨洛濱。粲起御前,再拜上壽酒。帝曰:昔 北海入朝,蹔竊神器,爾日,卿戒之以酒。今欲我飲,何 異于往情。粲曰:北海志在沈湎,故諫其所失。陛下齊 聖溫克,臣敢獻微誠。帝曰:甚媿來譽。仍為命酌。 《隋書·音樂志》:明帝武成二年正月朔旦,會群臣于紫 極殿。始用百戲。宣帝即位,廣召雜伎,增修百戲魚龍 曼延之伎,常陳殿前。

《荊楚歲時記》:元日至于月晦,並為酺,聚飲食,士女泛 舟,或臨水宴樂。每月皆有弦朢晦朔,以正月初年 時,俗重以為節也。《玉燭寶典》曰:元日至月晦,令並酺 食度水,士女悉湔裳酹酒于水湄,以為度厄。今世人 唯晦日臨河,解除婦人,或湔裙。

十月朔日,黍臛俗謂之秦歲首。今北人,此日設麻 羹豆飯,當為其始熟嘗新耳。

《隋書·禮儀志》:季春晦,儺磔牲于宮門及城四門,以禳 陰氣。

《北史·柳彧傳》:彧見都邑百姓,每至正月十五日作角 抵戲,上奏請禁絕之。曰:竊見京邑爰及外州,每以正 月望夜,充街塞陌,鳴鼓聒天,燎炬照地。人戴獸面,男 為女服,竭貲破產,競此一時。請頒天下並即禁斷。詔 可其奏。

《婆利國傳》:祭祀必以月晦,盤貯酒餚浮之流水。 《玉燭寶典》:正月之朔,是謂正日。躬率妻孥潔祀祖禰。 《唐書·百官志》:皇帝巡幸,兩京文武官職事,五品以上, 月朔以表參起居。

《六典》:膳部,節日食料,有晦日膏糜。

《舊唐書·禮儀志》:乾封二年,改元為總章。明年三月,下 詔曰:合宮聽朔,闡皇軒之茂範。靈府通和,敷帝勛之 景化。

《唐詩紀事》:景龍四年正月二十九日晦,幸滻水。 《全唐詩話》:十二月晦,諸學士入閤守歲,以皇后乳母 戲適御史大夫竇從一。

中宗,正月晦日幸昆明池,賦詩。群臣應制百餘篇。帳 殿前結綵樓,命昭容選一篇,為新翻御製曲。從臣悉 集其下。須臾,紙落如飛,各認其名而懷之。既退,惟沈 宋二詩不下。移時,一紙飛墜,競取而觀,乃沈詩也。及 聞其評曰:二詩工力悉敵。沈詩落句云:微臣彫朽質 羞睹,豫章才詞氣已竭。宋云:不愁明月盡,自有夜珠 來。猶涉健舉。沈乃伏,不敢復爭。

《唐詩紀事》:高正臣,廣平人,官至衛尉卿,習右軍書法。 睿宗最愛其筆。晦日宴高氏林亭,凡二十一人,皆以 華字為韻。

《唐書·張齊賢傳》:武后詔百官議告朔于明堂。太常博 士辟閭石諝曰:周太史頒朔邦國,是總頒十二朔于 諸侯天子,猶月告者,頒官府都鄙也。

《摭異記》:狄仁傑之為相也,有盧氏堂姨居于午橋南 別墅。姨止有一子,未嘗來都城親戚家。梁公每遇伏 臘晦朔,修禮甚謹。

《舊唐書·音樂志》:明皇,每初年朢,夜御勤政樓觀燈,作 樂太常樂府。懸散樂畢,即遣宮女於樓前縛架出眺 歌舞以娛之。若繩戲竿木,詭異巧妙,固無其比。 《明皇本紀》:開元二十八年春正月,以朢日御勤政樓, 讌群臣,樓下連夜燒燈,會大雪而罷。因命,自今常以 二月朢日夜為之。

《唐書·禮樂志》:天寶二年,始以九月朔,薦衣于諸陵。 《唐國史補》:韋倫為太子少保致仕,每朝朔朢,群從甥 姪候于下馬橋,不減百人。

《唐書·李泌傳》:帝以前世上巳九日皆大宴集,而寒食 多與上巳同時,欲以三月名節。泌請廢正月晦,以二 月朔為中和節。因賜大臣戚里尺,謂之裁度。民間以 青囊盛百穀、瓜李果種相問,遺號獻生子。里閭釀宜 春酒,以祭勾芒神,祈豐年。百官進農書,以示務本。帝 悅,乃著令與上巳九日為三令節,中外皆賜緡錢燕 會。

《舊唐書·德宗本紀》:貞元六年二月戊辰朔,百僚會宴 于曲江亭上,賦中和節,群臣賜宴七韻。

五月丙寅朔,上御紫宸受朝。上以是月一陰生。臣子、 道長、父子,必以是朔面焉。故取朔日受朝。貞元九年春正月庚辰朔,朝賀畢,上賦退朝觀仗歸 營詩。

二月庚戌朔,先是宰臣以三節次宴,府縣有供帳之 弊。請以宴錢分給,各令諸司選勝宴會。從之。是日中 和節,宰相宴于曲江亭,諸司隨便。自是分宴焉。 《唐書·韋彤傳》:天寶中,詔:尚食朔朢進食太廟。天子使 中人侍祠,有司不與也。貞元十二年,帝始詔朔朢食 畀,宗正太常合供。于是彤與博士裴堪議曰:禮宗廟, 朔朢不祭園寢則有之。帝曰:是禮,先帝裁定,遽更之, 其謂朕何。徐議其可,而朔望食卒不廢。

《遵生八牋》:韓文公云:正月乙丑晦,主人使奴星,結柳 作車,縛草為船,載糗與糧,三揖窮鬼而送之。相傳 高陽氏子好衣敝食糜。正月晦日,巷死。世人于是日, 作粥糜破衣棄于巷。祝曰,送窮鬼。

《舊唐書·敬宗本紀》:寶曆二年九月丁丑朔,大合宴于 宣和殿,陳百戲,至丙戌方巳。

《穆宗蕭皇后傳》:開成中正月朢夜,帝于咸泰殿陳燈 燭奏仙韶樂。二宮太后俱集奉觴,上壽如家人禮。 《東觀奏記》:大中十一年正月朔,上御含元殿受朝。太 子太師盧鈞,年八十,自樂懸之南,步而及殿墀,稱賀 上前,聲容緩朗,舉朝服之。

《酉陽雜俎》:昆吾陸鹽周十餘里無水。自生末鹽,月滿 則如積雪,味甘。月虧則如薄霜,味苦。月盡則全盡。 《封氏聞見錄》:拔河,古謂之牽鉤。襄漢風俗,常以正月 朢日為之。以大麻緪長四五十丈,兩頭分繫小索數 百條,挂于前。分二朋,兩鉤齊挽,當大緪之中。立大旗 為界,震鼓叫噪,使相牽引,以卻者為輸。名曰拔河。 《五代史·李琪傳》:明宗初即位,乃詔群臣五日一隨宰 相入見內殿,謂之起居。琪以謂非唐故事,請罷五日 起居,而復朔朢入閤。明宗曰:五日起居,吾思所以數 見群臣也,不可罷。而朔朢入閤可復。然唐故事,天子 日御殿見群臣。曰常參朔朢薦食諸陵寢,有思慕之 心,不能臨前殿,則御便殿見群臣。曰入閤宣政。前殿 也,謂之衙。衙有仗紫宸。便殿也,謂之閤。其不御前殿, 而御紫宸也。乃自正衙喚仗,由閤門而入,百官俟朝 于衙者,因隨以入見。故謂之入閤。然衙朝也,其禮尊。 閤宴見也,其事殺。自乾符已後,因亂,禮闕。天子不能 日見群臣,而見朔朢。故正衙常日廢仗,而朔朢入閤 有仗。其後習見,遂以入閤為重。至出御前殿,猶謂之 入閤。其後亦廢,至是而復。然有司不能講正其事。凡 群臣五日一入見中興殿,便殿也。此入閤之遺制,而 謂之起居。朔朢一出御文明殿,前殿也,反謂之入閤。 琪皆不能正也。

《清異錄》:蜀孟昶,月旦必素飧,性喜薯藥,左右因呼薯 藥。為月一盤。

《五代史·契丹傳》:契丹貴日,每月朔旦,東向而拜日。 《遼史·太祖本紀》:天贊三年九月丙申朔庚子,拜日于 蹛林。

《聖宗本紀》:統和五年三月癸亥朔,幸長春宮,賞花釣 魚,以牡丹遍賜近臣。

《宋史·禮志》:太祖建隆二年正月朔,始受朝賀于崇元 殿。服袞冕,設宮懸,退群臣,詣皇太后,宮門舉賀。 《燕翼詒謀錄》:前代賜時服,唯將相翰林學士至諸軍 大校而止。建隆三年,太祖皇帝謂宰相曰:時服不賜, 百官甚無謂也。宜並賜之。乃以冬十月朔,賜文武常 參官時服。自後遂為定制。

《宋史·樂志》:三元觀燈,自唐以後,常于正月朢夜,開坊 市門然燈。宋因之。上元前後,各一日城中張燈。大內 正門結綵為山樓影。燈起露臺,教坊陳百戲。

《玉海》:淳化二年十二月丙寅朔,上御文德殿,群臣入 閤。禮畢,賜百官廊下餐。

《宋史·李昉傳》:至道元年正月朢,上觀燈乾元樓,召昉, 賜坐于側。酌御樽酒飲之,自取果餌以賜。

昉雅厚張GJfont,而薄張佖。及昉罷相,GJfont草制深攻詆之, 而佖朔朢必詣昉。或謂佖曰:李公待君不厚,何數詣 之。佖曰:我為廷尉日,李公方秉政,未嘗一有請求。此 吾所以重之也。

《禮志》:咸平二年二月晦,賞花宴于後苑。帝作中春賞 花釣魚詩,儒臣皆賦,遂射于水殿,盡歡而罷。

《玉海》:景德四年正月己亥朔,御朝元殿,受朝賀。群臣 上壽,諸道進奉。下詔肆眚。司天言,日抱戴佳,氣覆宮 闕。上作詩賜,近臣屬和。

大中祥符六年正月癸巳朔,五星同色。占曰:天下兵 偃。

天聖二年正月壬寅朔,率百官上皇太后壽于會慶 殿。是日,景雲見。

皇祐二年四月朔,幸金明池。司天言,雲色黃,其形輪 囷,此聖孝感天之應。

《夢溪筆談》:熙寧六年,有司上言,日當蝕四月朔。上為 徹膳避正殿。一夕微雨,明日不見日蝕,百官入賀。是 日,有皇子之慶。蔡子正為樞密副使獻詩一首。前四句曰:昨夜薰風入舜韶,君王未御正衙朝。陽輝已得 前星助,陰沴潛隨夜雨消。其敘四月一日避殿、皇子 慶誕、雲陰、不見日蝕,四句盡之。當時無能過之者。 《蘇軾·遊桓山記》:元豐二年正月己亥晦,春服既成,從 二三子遊于泗之上。登桓山入石室,使道士戴日祥。 鼓雷氏之琴操,履霜之遺音。曰噫嘻,悲夫。此宋司馬 桓魋之墓也。

《志林》:紹聖二年五月朢日,敬造真一法酒。成,請羅浮 道士鄧守安拜奠北斗,真君將奠雨作。已而,清風肅 然,雲氣解駁。月星皆見,魁杓明爽。徹奠,陰雨如初。謹 稽首拜手,而記其事。

《林下清錄》:子瞻到黃廩,食既絕,痛自節儉,日用不得 過百五十文。每月朔,取四千五百錢斷為三十塊,掛 屋梁上,平旦取一塊,給一日之用。餘則別貯,以給賓 客。

《蘇轍詩序》:眉之二月朢日,鬻蠶器于市,因作樂縱觀。 謂之蠶市。

《宋史·岳飛傳》:飛學射于周同,盡其術。能左右射,同死 朔朢,設祭于其家。

《玉海》:淳熙二年十一月朔旦冬至,臣僚言至朔同日, 凡十九年一遇。雲物輝華,請宣示史館。

《宋史·律曆志》:淳熙五年,禮部郎官呂祖謙言,本朝十 月小盡一日,辛卯朔夜,昏度,太陰躔在尾宿七度七 十分。以太陰一晝夜,平行十三度三十一分,至八日 上弦日,太陰計行九十一度餘。按曆法,朔至上弦,太 陰平行九十一度三十一分,當在室宿一度。大金國 十月大盡一日,庚寅朔夜昏度,太陰約在心宿。初度 三十一分,太陰一晝夜亦平行十三度三十一分。自 朔至本朝八日,為金國九日。太陰已行一百四度六 十二分。比之本朝十月八日上弦,太陰多行一晝夜 之數。今測見太陰在室宿二度,計行九十二度餘。始 知本朝十月八日上弦密于天道。詔祖謙復測驗。是 夜,邦傑用渾天儀法物測驗,太陰在室宿四度,其八 日上弦夜,所測太陰在室宿二度。按曆法:太陰平行 十三度餘,行遲行十二度。今所測太陰比之八日夜 又東行十二度,信合天道。

淳熙十三年八月,布衣皇甫繼明等陳:今歲九月朢, 以淳熙曆推之,當在十七日實曆敝也。太史乃注于 十六日之下,徇私遷就,以掩其過。請造新曆。而楊忠 輔乞與曆官劉孝榮及繼明等各具己見。合用曆法, 指定今年八月十六日,太陰虧食加時,早晚有無,帶 出所見分數,及節次生光復滿方面,辰刻更點同。驗 之仰合乾象。折衷疏密再請今年八月二十九日驗 月見東方一事,苟見月餘光,則其日不當以為晦也。 又今年九月十六日驗月未盈一事,苟見月體東向 之光猶薄,則其日不當為朢也。知晦朢之差,則朔之 差明矣。必使氣之與朔無毫髮之差,始可演造新曆。 付禮部議,各具先見。指定太陰虧食分數方面辰刻, 定驗折衷。詔顏師魯蔣繼周監之,既而孝榮差一點, 繼明等差二等,忠輔差三等。迺罷遣之。

淳熙十四年,國學進士石萬,言淳熙曆立法乖疏,丙 午歲定朢,則在十七日。太史知其不可,遂注朢于十 六日下,以掩其過。今考淳熙曆經,則又差。于將來戊 申歲十一月下弦,則在二十四日。太史局官必俟頒 曆之際,又將妄退于二十三日矣。法不足恃,必假遷 就。而朔朢二弦,曆法綱紀苟失其一,則五星盈縮,日 月交會。與夫昏旦之中星,晝夜之晷刻,皆不可得而 正也。請依改造。大曆故事,置局更曆,以祛太史局之 敝事。上聞。六月,給事中王信亦言更曆事,乞令皇甫 繼明與萬各造來年一歲之曆,取其無差者。詔從之。 十二月進所造曆,王淮等奏萬等曆日,與淳熙十五 年曆差二朔。淳熙曆十一月下弦在二十四日,恐曆 法有差。孝宗曰:朔豈可差,朔差則所失多矣。乃令吏 部侍郎章森、祕書丞宋伯嘉,參定以聞。

淳熙十五年,禮部言:石萬等所造曆,與淳熙曆法不 同,當以其年六月二日十月晦,日月不應見而見為 驗。兼論淳熙曆下弦,不合,在十一月二十四日。是日 請遣官監視。詔禮部侍郎尤袤與章森監之。六月二 日,森奏是夜月明至一更,二點入濁。十月晦,袤奏晨 前月見東方。孝宗問諸家孰為疏密。周必大等奏:三 人各定二十九日早月體尚存一分。獨楊忠輔萬謂 既有月體,不應小盡。孝宗曰:十一月合朔在申時,是 以二十九日尚存月體耳。

《癸辛雜識》:吳中一富家子,粗識字而騃然,其性僻專, 喜行古禮。闢大堂以祀夫子,凡朔朢二丁必大集里 中士人以行禮。凡俎豆、衣冠之具,及祭饌、牲酒莫不 精腆。每一行禮,必有重費,不靳也然。其人初無識解, 不過所存如此,亦可尚也。

《謝翱·月泉游記》:月泉,在浦江縣西北二里。故老云其 消長,視月之盈虧,由朔至朢,投稊其間。泉浸浸浮稊 而上動盪,芹藻若江湖之浮舟擁于下岸,視舊痕,不減毫髮。由朢至晦,置竹井旁,以常所落淺深為候,隨 月大小,畫痕竹上。當其日之數,旦而測之。水之落痕 與石約如竹之畫,視甃間滯萍,枯青相半,殆類水退。 《金史·禮志》:天眷二年定朔朢,朝日儀,帝南向拜。 《世宗本紀》:大定四年三月丙戌朔,萬春節,高麗夏遣 使賀。

大定六年十二月甲戌,詔有司,每月朔朢及上七日, 毋奏刑名。

大定八年十月乙未,命涿州刺史兼提點山陵,每以 朔朢致祭,朔則用素,朢則用肉。仍以明年正月為首。 大定二十四年正月辛卯朔,徐州進芝草,十有八莖。 真定進嘉禾二本六莖,異畝同穎。

《章宗本紀》:明昌四年九月甲子朔,天壽節,御大安殿。 受親王百官及宋高麗夏使朝賀。

《宣宗本紀》:貞祐元年閏月戊辰朔,拜日于仁政殿。自 是每月吉為常。

《元史·五行志》:至正二十七年三月朔日,萊州招遠縣 大社里,有大鳥自南飛至。其色蒼白,展翅如席,狀類 鶴,俄頃飛去。遺下粟黍、稻麥、黃黑豆、蕎麥于張家屋 上,約數升許。是歲大稔。

《明會典》:洪武三年定,凡朔朢日,上皮弁服,御奉天殿。 百官公服于丹墀,東西對立,俟引班,引合班北面立 再拜。班首詣前,同百官鞠躬。唱某官臣某起居贊禮, 唱聖躬萬福。班首平身復位,同百官皆再拜。引班引 百官分班仍對立。省府臺部官諸衙門,有事奏者由 西階陞殿。奏事畢,降自西階。引班引百官以次出。如 無事奏,則侍儀,由西階陞殿,跪奏如之。俟侍儀降階, 引班導百官出。

洪武十四年定凡朔朢日,文武百官各具朝服,俟鼓 三嚴,公侯、一品、二品官入東西角門,俟其餘三品以 下,先于丹墀內班橫行序立。鐘三鳴,公侯一品二品 以次入班序立。鐘鳴畢,儀禮司奏,外辦導駕官導上 位陞御座。鳴鞭訖,鳴贊唱班,齊通贊詣中道班首臣 某等起居,聖躬萬福畢,百官行五拜禮,儀禮司奏禮 畢而退。

洪武十七年,令百官,凡遇朔朢,免行起居禮。後更定 朔朢日,上御奉天殿,百官各具公服行禮,常朝官序 立于丹墀,東西相向謝恩。見辭官序立于奉天門外 北向,候上陞座,鳴鞭。鴻臚寺贊排班樂作,常朝官行 一拜三叩頭禮。畢,樂止,復班。鴻臚寺奏謝恩。見辭于 奉天門外,行五拜三叩頭禮。畢,鳴鞭駕興。

都察院監禮糾儀:凡朔朢日,皇極殿朝參丹墀,皇極 門外各侍班二員。

凡每月朔朢日,神機營提督官請祭神旗,本衛遣官 軍于午門樓上迎請,導從至教場,祭畢,迎回。仍如法 置放。

鴻臚寺,朔朢日皇極殿朝參,掌禮堂上官一員奏事, 堂上官一員,鳴贊一員,糾儀序班四員。齊,又武班序 班四員,傳贊序班八員,皇極門外鳴贊二員,糾儀序 班二員,擺班序班四員,催人序班二員,掖門糾儀序 班四員。

國子監,一朔朢行釋菜禮,各班生員,務要一名赴廟 隨班行禮,敢有怠惰失儀,及點閘不到者,痛決。 《明外史·建文太子文奎傳》:文奎母馮氏,洪武二十九 年十月晦生太祖。不樂,曰:月日皆數之終。命內廷勿 賀。

《帝京景物略》:元旦至晦日,家家竿標樓閣、松柏枝蔭 之夜燈之,曰天燈。

《西吳枝乘》:三月朔日,則民間婦女簪蓬于首,無貴賤 皆然。

《客座新聞》:教坊妓者,以術壓子弟,必供奉白眉神,朝 夕禱之,子弟往來不絕。至朔朢日,用手帕異針刺神 面,謂子弟奸猾打乖者,佯怒之。撤帕著子弟面,將墜 于地,令拾之,則子弟心悅誠服,而不他之也。

《遵生八牋》:以春三月朔旦東面平坐,叩齒三通,閉氣 九息。吸震宮青氣,入口,九吞之,以補肝虛受損,以享 青龍之榮。

《北京歲華記》:七月晦日,地藏佛誕,供香燭于地。積水 湖、泡子湖,各有水燈。

《名勝志》:工山,在南陵縣西,山有廣惠廟。以六月晦日, 祀其山神,或云晉何琦也。

晦朔弦望部雜錄编辑

《易經·小畜》:月幾望,君子征,凶。程傳月望,則與日敵矣。幾 望言其盛將敵也。不已,則將盛于陽而凶矣。于幾望 而為之戒,曰:婦將敵矣,君子動則凶也。幾望將盈之 時,若已望,則陽已消矣。尚可戒乎。

歸妹:月幾望,吉。程傳月望,陰之盈也,盈則敵陽矣。幾望 未至于盈也。五之貴高,常不至于盈。極則不亢,其夫 乃為吉也。

中孚:月幾望,馬匹亡,無咎。大全方氏曰:月幾望,不處盈也。以陰居陰,履柔處正,不敢敵陽。此人臣功業已盛, 而不敢居其盛者,故為月幾望之象。

《書經·舜典》:正月,上日。蔡傳上日,朔日也。

《洪範·四五紀》:一曰歲,二曰月。大全臨川吳氏曰:月自合 朔,至來月合朔,凡二十九日,六辰有奇,月與日一會 也。以晦朔弦望,定月之大小。是為一月之紀。

《詩經·豳風·七月章》曰:為改歲。以仲冬陽氣始萌,可 以為年之始。故改正朔者,以建子為正。

《春秋》:日有食之。月體無光,待日照而光生,半照即 為弦,全照乃成望。

《禮記·檀弓》:有薦新如朔奠。陳注朔奠者,月朔之奠也。未 葬之時,大夫以上,朔望皆有奠,士則朔而已。如得時 新之味或五穀新熟而薦之,則其禮亦如朔奠之儀 也。

《禮運》:三五而盈,三五而闕。三五十五日,而得盈滿。 又三五十五日,而得虧闕也。

《喪大記》:大夫、士,父母之喪,既練而歸朔月,忌日則歸 哭于宗室。

《周禮·春官》:大史,正歲年。中數曰歲,朔數曰年。中朔 大小不齊,正之以閏。

《左傳》:夏五月,日有食之,不書朔與日,官失之也。 《公羊傳》:日有食之。日行疾,月行遲,過朔乃食。 《穀梁傳》:天子朝日,諸侯朝朔。

《國語》:自今至于初吉,陽氣俱烝,土膏其動。初吉,二 月朔日也。

《易飛候》:凡日食,皆于晦朔,不于晦朔食者,名曰薄,主 人民有災患也。

凡候雨,以晦朔、弦朢、雲漢、四塞者,皆當雨。如斗牛彘, 當雨暴,有異雲如水牛,不三日,大雨。黑雲如群羊,奔 如飛鳥,五日必雨。雲如浮船,皆有雨。北斗獨有雲,不 五日大雨。四望見青白雲,名曰天寒之雲,雨徵。蒼黑 雲,細如杼軸蔽日月,五日必雨。雲如兩人提鼓持桴, 皆為暴雨。

《尚書·考靈曜》:晦而月見西方,謂之朓朔。而月見東方, 謂之側匿。

《文子·上德篇》:蟾蜍辟兵,壽在五月之朢。

《莊子·逍遙遊篇》:朝菌不知晦朔。朝菌,糞土芝,朝生 暮死。晦者不及朔,朔者不及晦。

《鶡冠子》:弦朢晦朔,終始相迎。

《呂氏春秋·精通篇》:月也者,群陰之本也。月朢則蚌蛤 實,群陰盈。月晦,則蚌蛤虛,群陰虧。

《貴因篇》:推曆者,視月盈而知晦朔因也。

《史記·歷書》:王者易姓受命,必慎始初,改正朔,易服色, 推本天元,順承厥意。《索隱》曰:言王者易姓而興,必 當推本天之元氣行運所在,以定正朔,以承天意。 《漢書·天文志》:古人有言曰:天下太平,五星循度,亡有 逆行,日不食朔,月不食朢。

《李尋傳》:朔晦正終始,弦為繩墨,朢成君德。

《劉向·五行傳》:春秋,及朔言朔,及晦言晦。

《揚子·百是篇》:月未朢,則載魄于西。月既朢則終魄于 東,其愬于日乎。

《後漢書·律歷志》:歲首至也,月首朔也。至朔同日,謂之 章。

《禮儀志注》:胡廣曰:舊儀,公卿以下,每月常朝先帝。以 其頻,故省。唯六月十月朔朝,後復以六月朔,盛暑,省 之。

《馬融傳》:大明生東,月朔西陂。

《白虎通·日月篇》:《易》曰:懸象著明,莫大乎日月。日之為 言,實也,常滿有節。月之為言,闕也,有滿有闕也。所以 有缺,何歸功于日也。八日成光,二八十六日,轉而歸 功。晦至朔旦,受符復行。故《援神契》曰:月,三日成魄也。 《四時篇》:月言朔,何。朔之言蘇也,明消更生,故言朔。 《四民月令》:正月自朔暨晦,可移諸樹、竹漆、桐梓、松柏 雜木,惟有果實者及朢而止。過十五日,則果少實。 《參同契·龍虎兩弦章》:上弦兌數八,下弦艮亦八。兩弦 合其精,乾坤體乃成。二八應一斤,易道正不傾。 《金返歸性章》:自開闢以來,日月不虧明,金不失其重。 日月形如常,金本從月生。朔旦日受符,金返復其母。 月晦日相包。

《晉書·律曆志》:董巴議云:聖人GJfont太陽于晷景,效太陰 于弦朢。明五星于見伏,正是非于晦朔。弦朢伏見者, 歷數之綱紀,檢驗之明者也。

《西京雜記》:月之旦為朔,車之輈亦謂之朔,名齊實異, 所宜辨也。

《齊書·王僧虔傳》:經涉五朔,踰歷四時。

《齊民要術》:作春酒法,治麴欲淨,剉麴欲細,曝麴欲乾。 其法,以正月晦日,多收河水,大率一斗麴,殺米七斗, 用水四斗。

種冬瓜:傍牆陰地作區,圓二尺,深五寸,以熟糞及土 相和,正月晦日種。既生,以柴木倚牆,令其緣上,旱則 澆之。《師曠占》云五穀貴賤法:常以四月朔占秋糶。風從南 來西來者,秋皆賤。逆此者貴。

《元包經傳》:雲雺雺氣生于水也。GJfontGJfontGJfont月生于朔也。 GJfont朏同GJfont,音幽微也。 《顏氏家訓》:靈筵勿設枕几,朔朢祥禫。唯下白粥、清水、 乾棗,不得有酒肉餅果之祭。

《玉燭寶典》:正月一日為元日,亦云上日,亦云正朔,亦 云三元,亦云三朔。

《元經·薛氏傳》:春秋書日食,或無朔而有日者,或無朔 無日者,或有朔無日者。

《唐書·曆志》:平朔定朔,舊有二家,三大三小為定朔朢, 一大一小為平朔朢。日月行有遲速,相及,謂之合會。 晦朔無定,由時消息。若定大小,皆在朔者合會。雖定 而蔀元紀首,三端並失。若上合履端之始,下得歸餘 于終,合會有時,則甲辰元曆為通術矣。

策以紀日,象以紀月。故乾坤之策三百六十,為日度 之準。乾坤之用四十九象,為月弦之檢。日之一度不 盈全策,月之一弦不盈全用。故策餘萬五千九百四 十三,則有十二中所盈也。用差萬七千一百二十四, 則十有二朔所虛也。綜盈虛之數,五歲而再閏。中節 相距,皆當三五,弦望相距,皆當二七。升降之應,發斂 之候,皆紀之以策,而從日者也。表裏之行,朓朒之變, 皆紀之以用,而從月者也。積算曰演紀,日法曰通法, 月氣曰中朔,朔實曰揲法,歲分曰策實,周天曰乾實, 餘分曰虛分,氣策曰三元。一元之策則天一遯行也。 月策曰四象,一象之策,則朔弦朢相距也。

交終不及朔,謂之朔差。交中不及朢,謂之朢差。 殷曆,南至常在十月晦,則中氣後天也。周曆,蝕朔差 經,或二日則合,朔先天也。

凡合朔加時,月行潛在日下,與太陽同度,是謂離象。 以一象之度九十一餘九百五十四秒二十二半為 上弦。兌象倍之,而與日衝得朢,坎象。參之得下弦,震 象。各以加其所,當九道宿度。

《唐國史補》:德宗建中元年,貶御史中丞元令柔。二年, 貶御史中丞袁高。三年,貶御史中丞嚴郢。四年,貶御 史中丞楊頊。皆四月晦,談者為異。及元和擒劉闢、李 錡、吳元濟,行大刑者,皆十一月朔。豈偶然耳。

《筆解》:子貢欲去告朔之餼羊,人君謂天子也,非諸侯 通用一禮也。魯自文公六年閏月不告朔,猶朝于廟。 左氏曰:不告朔,非也。吾謂魯祀周公以天子禮。魯君 每月朔不朝于周,但朝周公之廟,因而祭曰廟享。其 實以祭為重爾。文公既不行告朔之享,而空朝于廟, 是失禮也。然子貢非不知魯禮之失,特假餼羊之問, 誠欲質諸聖人,以正其禮爾。又曰:天子云聽政于天 下也。諸侯云告朔,謂以下之政告于上也。每月頒朔 于諸侯,稟朔奉王命,藏祖廟。于是魯有廟享之文,他 國則亡此禮。

吉月,必朝服而朝,吉禮所行日月。因而謂之吉月吉 日,非正朔而已。

《資暇錄》:人間多取正月晦日合醬。是日,偶不暇為之 者,則云時已失,大誤也。案昔者,王政趨民正月作醬。 是日,以農事未興之時,俾民乘此閑隙,備一歲調鼎 之用。故紿云:雷鳴不作醬,腹中當鳴。所貴今民不于 三二月作醬,恐奪農事也。今不躬耕之家,何必以正 晦為限。

《續博物志》:月上下弦之時,觸醬輒壞,里俗忌之。 朱草,狀如小桑,栽長三四尺,枝葉皆丹汁如血,朔朢 生落如蓂莢,周而復始。

日月晦朔弦朢,而私者生兒,則愚癡瘖GJfont。 《五代史·司天考》:王朴奏曰:為國家者,履端立極,必體 其元。布政考績,必因其歲。禮動樂舉,必改其正朔。三 農百工,必順其時。

測圭箭以候氣,審朓朒以定朔。

日月皆有盈縮。日盈月縮,則後中而朔。月盈日縮,則 先中而朔。

《宋史·天文志》:天柱五星,主晦朔晝夜之職。

景星,德星也。如半月住于晦朔,大而中空,其名各異。 《易潛虛》:昧晦也,日之晦,晝夜之成。月之晦,弦朢以生。 君子之晦,與時偕行。

《退朝錄》:太祖建隆四年,南郊改元乾德。是歲十一月 二十九日冬至,而郊禮在十六日,何也。乃檢日曆,其 赦制云:律且協于黃鍾,日正臨于甲子。乃避晦而用 十六日甲子郊也。及修《實錄》,以此兩句太質而削去 之,遂失其義。皇祐二年,當郊而日至復在晦,宗袞遂 建明堂之禮。

《嬾真子錄》:中國以月晦為一月,而天竺以月滿為一 月。《廣西域記》云:月生至滿,謂之白月。月虧至晦,謂之 黑月。

《緗素雜記》:嘗怪世俗題梁記其年月,及所為祭文,稱 月朔,乃用月建,殊可嗤笑。假如甲辰歲正月初一日 庚戌朔,初十日己未,俗乃云丙寅朔。殊不知正月斗當建寅,而所謂丙寅者,即月建也。習非承誤,每每如 此。蓋不考古之過也。余嘗觀《漢書·律歷志》載周公攝 政五年,後二歲,得周公七年,復子明辟之歲,是歲二 月乙亥朔,己丑朢。後六日得乙未。故《召誥》曰:惟二月 既朢,粵六日乙未。又其三月甲辰朔,三日丙午,《召詔》 曰:惟三月丙午朏。又云成王元年正月己巳朔,此命 伯禽俾侯于魯之歲也。後三十年四月庚戌朔,十五 日甲子哉生魄。故顧命曰:惟四月哉生魄。又云康王 十一年六月戊辰朔,三日庚午。故畢命豐刑曰:惟十 有二年,六月庚午朏。《春秋書》桓公三年秋七月壬辰 朔,日有食之。鼓用牲于社。又莊公二十五年六月辛 未朔,日有食之。凡此所記月朔,何嘗用月建乎。其餘 史傳,及唐韓柳之文,與本朝先達士大夫文集,未嘗 謬用一處,蓋得孔子作《春秋》著朔之遺法也。《羅疇老 書義》云:古之紀事者,日之可也。必曰朏,曰朢,曰旁死 魄,曰哉生明,曰哉生魄,何也。蓋月有小大,故紀事者, 每志此以謹晦朔也。先儒謂猶今之人,將言日,必先 言朔,蓋得之矣。余觀博平王安世作白氏六帖敘末 云:元祐五年歲次庚午,二月己卯朔,初一日丙申。此 正用月建也。殊可嗤笑。

《避暑錄話》:古者舉大事,皆避月晦。說者以陰之窮為 諱。春秋晉楚鄢陵之戰,特書甲午晦,以見譏魯震伯 夷之廟,書乙卯晦以見異,是也。南郊必用冬至之日, 周禮也。皇祐四年當郊而日至,適在晦。宋元憲公為 相預以為言,遂改為明堂。議者以為得禮,有國信,不 可無儒臣。藝祖四年郊日至亦在晦,先無知之者,至 期竇儼始上聞,不得已,乃用十六日甲子。非日至而 郊。惟此一舉,講之不素也。

《老學菴筆記》:故都殘暑,不過七月中旬。俗以朢日具 素饌享。先織竹作盆盎狀,貯紙錢,承以一竹焚之,視 盆倒所向,以占氣候。謂向北則冬寒,向南則冬溫。向 東西則寒溫得中。謂之盂蘭盆。蓋俚俗老媼輩之言 也。

《容齋隨筆》:上元張燈,《太平御覽》所載《史記·樂書》曰:漢 家祀太乙祠以昏時,祀到明。今人正月朢日,夜遊觀 燈,是其遺事。

《西溪叢語》:月盈于朔朢,消于朏魄,虛于上下,弦息于 輝朒。

《學齋呫嗶詩》:十月之交朔日,辛卯注云朔日也。而乃 謂朔月,蓋月朔之反辭也。亦猶書之月,正元日乃正 月元日之比也。又《論語》:吉月必朝服而朝。注謂吉月, 月朔也。如詩二月初吉,注月朔謂之吉,吉月亦猶朔 月也。

《家塾事親》:朔日值立冬,主災異。值小雪,有東風,春米 賤。西風,春米貴。其日用斗量米,若綴在斗,來春陡貴, 甚驗。

《田家五行》:朔日,值芒種,六畜災。值夏至,冬,米大貴。 《月令廣義》:一氣運于甲子冬至之朔,二氣運于甲戌 霜降之朔,三氣運于甲申處暑之朔,四氣運于甲午 夏至之朔,五氣運于甲辰穀雨之朔,六氣運于甲寅 雨水之朔。三甲朔,三伏熱。三乙朔,小麥大豆熟。三丙 朔,麻熟。三辛朔,田少收。三壬朔,旱。三癸朔,澇。

《滇行紀略》:滇南,朢後至二十日,月猶圓滿。

《名勝志》:太和縣洱河東岸,有分水GJfont,自岸下分水為 西南河、北海。八月朢夜,河海正中有珊瑚樹出水面, 漁人往往見之。世傳海龍獻寶。《內典》云珊瑚撐月即 此。

晦朔弦朢部外編编辑

《酉陽雜俎》:GJfont神名隗,狀如美女。又姓張名單,字子郭, 夫人字卿忌,有六女,皆名察洽。常以月晦日,上天白 人罪。

《異苑》:晉丹陽縣,有袁雙廟,真第四子也。真為桓宣武 誅,便失所在靈怪。太元中,形見于丹陽,求立廟,未就 功,大有虎患。被害之家輒夢雙至,催功甚急。百姓立 祠堂。于是,猛暴用息。今道俗常以二月晦,鼓舞祈祠 爾日,常風雨忽至。

《名勝志》:玉峰山,在建德縣南。唐許瑱家近玉峰,貞元 三年癸未三月朔,有神緋衣朱鬣,降。謂瑱曰:余仕前 代汝開宗也。帝敕血食此山,山甲幔亭婺水之秀,居 之則昌。瑱遂依指立祠奉祀,致禱輒應。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