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曆象彙編/歲功典/第107卷

曆象彙編 歲功典 第一百六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曆象彙編 第一百七卷
曆象彙編 歲功典 第一百八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曆象彙編歲功典

 第一百七卷目錄

 晨昏晝夜部彙考

  易經隨卦 繫辭 雜卦傳

  書經堯典

  詩經鄭風女曰雞鳴章

  禮記月令 玉藻 祭義

  周禮秋官

  爾雅釋詁 釋言

  素問生氣通天論篇 金匱真言論篇

  史記歷書 天官書

  漢書天文志

  淮南子天文訓

  後漢書律歷志

  釋名釋天

  晉書天文志

  漏刻經晝夜百刻 晝夜加減太平錢法

  隋書律曆志 天文志

  望氣經占候

  五代史司天考

  宋史律曆志

  皇極經世星辰 變物形體 陽數陰數

  元史曆志

 晨昏晝夜部總論

  荊川稗編通考論晝夜刻數

 晨昏晝夜部藝文一

  夜氣箴         宋真德秀

 晨昏晝夜部藝文二

  齊風雞鳴三章

  東方未明三章

  小雅庭燎三章

  夜度娘          晉古辭

  雜詩            傅元

  長夜謠          夏侯湛

  夜聽擣衣          曹毗

  雜詩            陶潛

  秋夜          宋孝武帝

  夜聽妓           同前

  晚出西射堂        謝靈運

  夜宿石門          前人

  夜發石關亭         前人

  擬阮公夜中不能寐      鮑照

  秋夜二首        前人

  和王護軍秋夕        前人

  寒晚敬和何徵君點     齊王融

  蕭諮議西上夜集       前人

  奉和秋夜長         前人

  同羇夜集          謝朓

  晚登三山還望京邑      前人

  京路夜發          前人

  落日悵望          前人

  離夜            前人

  旦發青林         孔稚珪

  夜夜曲二首     梁簡文帝

  詠內人晝眠         同前

  納涼            同前

  晚景納涼          同前

  秋晚            同前

  元圃寒夕          同前

  晚景出行          同前

  美人晨妝          同前

  秋夜            同前

  晚日後堂          同前

  冬曉            同前

  曉思            同前

  夜遊北園          同前

  詠晚閨           同前

  夜遣內人還後舟       同前

  早發龍巢          元帝

  夜宿柏齋          同前

  秋夜            同前

  夜夜曲           沈約

  早發定山          前人

  秋晨羈怨望海思歸      前人

  夕行聞夜鶴         前人

  晨征聽曉鴻         前人

  旦發漁浦潭         丘遲

  夜發密巖口         前人

  夜愁示諸賓        王僧孺

  起夜來           柳惲

  奉和春夜應令       庾肩吾  落日前墟望贈范廣州雲    何遜

  日夕望江山贈魚司馬     前人

  夕望江橋示蕭諮議楊建康江主簿

                前人

  秋夕仰贈從兄寘南      前人

  野夕答孫郎擢        前人

  曉發            前人

  秋夜二首        王筠

  望夕霽           前人

  向曉閨情          前人

  夜聽鴈          蕭子範

  落日郡西齋望海山     蕭子雲

  晚景遊泛懷友        蕭鈞

  夜聽妓賦得烏夜啼     劉孝綽

  夕逗繁昌浦         前人

  夜不得眠          前人

  秋夜詠吟          前人

  和兄孝綽夜不得眠     劉孝先

  寒夜怨          陶弘景

  遙夜吟           宗夬

  昧旦出新亭渚        徐勉

  尋沈剡夕至嵊亭    虞騫

  月夜閨中          鄧鏗

  晚宴文思殿        陳後主

  和衡陽王秋夜       張正見

  從軍五更轉五首    伏知道

  五洲夜發          陰鏗

  冬夜酬魏少傅直史館   北齊邢邵

  日晚彈琴         馬元熙

  行途賦得四更應詔    北周庾信

  早渡淮          隋煬帝

  月夜觀星          同前

  冬夜            同前

  夜作巫山         崔仲方

  汴水早發應令       虞世基

  奉和月夜觀星        蕭琮

  奉和月夜觀星        袁慶

  奉和月夜觀星       諸葛穎

  夜宿荒村         孔德紹

  宿郊外曉作         王衡

歲功典第一百七卷

晨昏晝夜部彙考编辑

《易經》
编辑

隨卦编辑

《象》曰:澤中有雷,「隨。」君子以嚮晦入宴息。

程傳「君子晝則自強不息」,及嚮昏晦,則入居於內,宴息以安其身,起居隨時,適其宜也。

繫辭编辑

「剛柔」者,晝夜之象也。

本義既變而剛,則晝而陽矣;既化而柔,則夜而陰矣。大全節齋蔡氏曰:剛晝陽也,柔夜陰也。故剛用事,則晝之象可見,柔用事,則夜之象可見。

雜卦傳编辑

《晉》,晝也。《明夷》,誅也。

大全白雲郭氏曰:「《晉》與《明夷》,朝暮象也。」

《書經》
编辑

堯典编辑

日中星鳥:

蔡傳日中者,春分之刻,于夏永冬短為適中也。晝夜皆五十刻,舉晝以見夜,故曰「日星鳥。」南方朱鳥七宿,唐一行推以鶉火為春分昏之中星也。

日永星火。

蔡傳永,長也。日永晝六十刻也。星火,東方蒼龍七宿。火,謂大火,夏至昏之中星也。

宵中星虛:

蔡傳宵,夜也。宵中者,秋分夜之刻,于夏冬為適中也。晝夜亦各五十刻,舉夜以見日,故曰宵星。虛,北方元武七宿之虛星,秋分昏之中星也。

日短星昴。

蔡傳日短,晝四十刻也。「星昴」,西方白虎七宿之昴宿,冬至昏之中星也。

《詩經》
编辑

鄭風女曰雞鳴章编辑

女曰「雞鳴」,士曰「昧旦。子興視夜,明星有爛。」

朱注昧晦,旦明也。昧旦,天欲;旦;昧、晦,未辨之際也。明星,啟明之星,先日而出者也。大全東萊呂氏曰:《列子

云:「將旦昧爽之交,日夕昏明之際。」

《禮記》
编辑

月令编辑

孟春之月,日在營室,昏參中,旦尾中。

陳注昏時參星在南方之中,旦則尾星在南方之中。

疏曰:「《月令》昏明中星」 ,皆大略而言,不與曆同,但

一月之內有中者,即得載之二十八宿。星體有廣狹,相去有遠近,或「月節、月中之日,昏明之時,前星巳過於午,後星未至正南。」 又星有明暗,見有早晚,所以昏明之星,不可正依曆法,但舉大略耳。

仲春之月,日在奎,昏弧中,旦建星中。

陳注疏曰:「餘月昏旦中星,皆舉二十八宿。此云弧與建星者,以弧星近井,建星近斗,井、斗度多,星體廣,不可的指,故舉弧、建以定昏旦之中。」

是月也,日夜分。

陳注晝夜各五十刻。大全方氏曰:「日,陽也;夜,陰也。故陽長而陰消,則日長夜短,陰長而陽消,則夜長日短,皆非陰陽之中也。夫陽生于子,終于午,至卯而中分;陰生于午,終于子,至酉而中分。故春為陽中,而仲月之節為春分;秋為陰中,而仲月之節為秋分。春秋之分則陰陽適中,而日夜無短長之差,故于其月每言日夜分也。」

季春之月,日在胃,昏七星中,旦牽牛中。

孟夏之月,日在畢,昏翼中,旦婺女中。

仲夏之月,日在東井,昏亢中,旦危中。

季夏之月,日在柳,昏火中,旦奎中。

孟秋之月,日在翼,昏建星中,旦畢中。

仲秋之月,日在角,昏牽牛中,旦《觜觿》中。

季秋之月,日在房,昏虛中,旦柳中。

孟冬之月,日在尾,昏危中,旦七星中。

仲冬之月,日在斗,昏東辟中,旦軫中。

季冬之月,日在婺女,昏婁中,旦氐中。

玉藻编辑

《皮弁》以日視朝,遂以食。日中而餕,奏而食。

陳注《日中而餕》,謂日中所食,乃朝食之餘也。

祭義编辑

夏后氏祭其闇。殷人祭其陽。周人「祭日以朝及闇。」

集說嚴陵方氏曰:「闇者,日既沒而黑。夏后氏尚黑,故祭其闇。陽者,日方中而白,殷人尚白,故祭其陽。朝者,日初出而赤,周人尚赤,故祭以朝及闇焉。言闇則知陽之為明,言陽則知闇之為陰,言朝則知闇之為夕,以朝及闇,則有陰有陽。陰陽雜而成文,又以見其尚文歟?」 清江劉氏曰:「周人祭日以朝及闇,此言周人尚赤。大」事用日出。先日欲出之初,猶逮及闇,則可行祭事矣。稍後則晝,晝則與殷人日中相亂。故季氏祭,仲由為宰,晏朝而退,仲尼謂之知禮也。若曰周人之祭自朝及暮,則孔子無為多仲由,仲由為不知禮。 延平周氏曰:「以朝及闇者,猶言以朝與闇,蓋或以朝,或以闇。」

《周禮》
编辑

秋官编辑

司寤氏掌夜時。

訂義王昭禹曰:「寤而覺謂之寤,使掌夜時,非覺而不寐者,安能定其漏刻之早晚哉?所以名官謂之司寤氏。」 鄭鍔曰:「專掌夜時,則所主欲於夜而覺寤以察時之早晚。」 鄭康成曰:「若今甲乙至戌亥。」賈氏曰:「甲乙則早時,戌亥則晚時。」

「以星分夜」,以詔夜士夜禁。

訂義鄭鍔曰:「夜雖有時,其分則以星。晚而見星,則為夜;早而星沒,則非夜。仰觀天星之沒,見以分之,不分以月者,月出有早晚,唯星麗乎天,至夜必見故也。」 《易》氏曰:「此謂施于國中者,蓋國中有啟閉之候,國事有朝夕之禮。以星分夜,則星見為夜,星沒為晝,朝夕啟閉,于是乎在。」以是詔夜守之士,嚴夜禁之法。 鄭康成曰:「夜士,主夜行徼候者,如今都候之屬。」

《禦晨行者》。《禁宵行者》《夜游者》。

訂義鄭鍔曰:「姦盜常發于莫夜之間,是以尤謹。夜行之禁,或禦之使勿行,或禁之使不敢行,皆以防姦盜也。先明謂之晨晨,言時之尚早。中夜謂之宵宵,陰浸而陽生。通夕謂之夜夜,言日之昏而暝。《左傳》言『晨往寢門闢』。是《詩》言『夜向晨』,則知晨見明也。《詩》曰:『肅肅宵征,熠燿宵行』。又曰:『夜如何其?夜未央』。《經》言『夜呼旦以嘂百』」官,以辨軍之夜事,則宵與夜固異矣。晨行則未當行而行,故禦而止之。若夫中宵固不可行,夜豈遨遊之時?故曰:「禁所以不同。」 王昭禹曰:「日出為旦,晨則昧爽之前,而日未旦之時。」

劉執中曰:「其晨侵于夜而行者,暮侵于宵而行。」

者,不可測其姦非也。「夜而遨遊」 者,妨眾息也,故皆禁也。

==
《爾雅》
==
考證.svg

釋詁编辑

朝旦、夙、晨、晙,早也。

《晙》,亦明也。早者,《說文》云:「晨也。從日在甲上。」丁,古文甲字。今即以不晚為早。朝者,《鄘風·蝃蝀》云:「崇朝其雨。」《毛傳》云:「崇,終也。」從旦至食時為終朝。旦者,《說文》云:「明也。從日在一上一地也。」《陳風東門之枌》云:「糓旦于差。」夙者,《齊風》「東方未明」云「不夙則莫。」晨者,《說文》云:「晨,昧爽也。」東方未明,云「不能晨夜」,晙亦明之早也。

釋言编辑

《宵》,夜也。

舍人曰:宵,陽氣消也。《詩》云:「肅肅宵征。」《書》曰:「宵中星虛。」

《素問》
编辑

生氣通天論篇编辑

陽氣者,一日而主外,平旦人氣生,日中而陽氣隆,日 西而陽氣已虛,氣門乃閉。是故暮而收拒,無擾筋骨, 無見霧露。反此三時,形乃困薄。

《靈樞經》云:「春生夏長,秋收冬藏,是氣之常也。人亦應之。以一日分為四時,朝則為春,日中為夏,日入為秋,夜半為冬。」朝則人氣始生,故旦慧日中人氣長,長則勝邪,夕則人氣始衰,夜半人氣入藏。是故暮而收斂其氣,隔拒其邪,無擾筋骨,無煩勞也;無見霧露,宜清淨也。若反此而欲如三時之動作,則形體乃為邪所困薄矣。氣者。元府也。三時平旦。日中日西也。

金匱真言論篇编辑

「平旦至日中」,天之陽,陽中之陽也;「日中至黃昏」,天之 陽,陽中之陰也;「合夜至雞鳴」,天之陰,陰中之陰也;「雞 鳴至平旦」,天之陰,陰中之陽也。故人亦應之。

「雞鳴至平旦」,陽氣始生,應春升之氣,故為「陰中之陽。」「平旦至日中」,陽氣正隆,應夏長之氣,故為「陽中之陽。」「日中至黃昏」,陽氣始衰,應秋收之氣,故為「陽中之陰。」「合夜至雞鳴」,陽氣在內,應冬藏之氣,故為「陰中之陰。」故曰:「一日之中,亦有四時。」人之陰陽出入,一日之中而亦有四時也,故平人之《脈法》而亦應之。

《史記》
编辑

歷書编辑

《撫十二節》,卒于丑。

「撫」,猶循也。自「平明寅」至「雞鳴丑」,凡十二辰。辰盡丑,又至「明朝寅」,便是一日一夜。

天官書编辑

「太白出西方,昏而出陰,陰兵強;『暮食出,小弱;夜半出, 中弱;雞鳴出,大弱』」,是謂「陰陷于陽。其在東方,乘明而 出陽,陽兵強;雞鳴出,小弱;夜半出,中弱,昏出,大弱」,是 謂「陽陷于陰。」

《漢書》
编辑

天文志编辑

晷影者,所以知日之南北也。日,陽也。陽用事則日進 而北,晝進而長,陽勝,故為溫暑。陰用事則日退而南, 晝退而短,陰勝,故為涼寒也。

《淮南子》
编辑

天文訓编辑

「日。出於暘谷,浴於咸池,拂於扶桑,是謂晨明;登於扶 桑,爰始將行,是謂朏明;至於曲阿,是謂旦明;至於曾 泉,是謂早食;至於桑野,是謂晏食;至於衡陽,是謂隅 中;至於昆吾,是謂正中;至於鳥次,是謂小還;至於悲 谷,是謂晡時;至於女紀,是謂大還;至於淵虞,是謂高 舂;至於連石,是謂下舂;至於悲泉。爰止其女,爰息其」 馬,是謂「縣車。」至於虞淵,是謂黃昏;至於蒙谷,是謂「定 昏。」日入於虞淵之汜,曙於蒙谷之浦。行九州七舍,有 五億萬七千三百九里。禹以為「朝晝昏夜。」

《後漢書》
编辑

律歷志编辑

《孔壺》為漏,浮箭為刻,不漏數刻,以考中星,昏明生焉。 金水承陽,先後日下,速則先日,遲而後留,留而後逆, 逆與日違,違而後速,速與日競,競又先日,遲速順逆, 晨夕生焉。

黃道去極、日景之生,據儀表也。「漏刻之生,以去極遠 近差乘節氣之差」,如遠近而差一刻,以相增損。昏明 之生,以天度乘晝漏,夜漏減,三百而一為定度。以減 天度餘為明;加定度一為昏。其餘四之,如法為少,不 盡,三之,如法為強,餘半法以上以成強,強三為少,少 四為度,其強二為少弱也。又以日度餘為少強,而各 加焉。

冬至晝漏刻四十五,夜漏刻五十五,昏中星奎六。 旦中星亢:二。少強退一

《小寒晝漏刻》四十五。八分夜漏刻,五十四。二分昏中星:婁 六半。強退一旦中星氐:七。少弱退二

《大寒晝漏刻》四十六。八分夜漏刻:五十三。二分昏中星胃十一半。強退一旦中星心半:退三

《立春晝漏刻》四十八。六分夜漏刻:五十一。四分昏中星畢 五。少強退三旦中星尾七半。弱退三

《雨水晝漏刻》五十。八分夜漏刻,四十九。二分昏中星:參六 半。弱退四旦中星箕:六。大弱退三

驚蟄晝漏刻五十三。三分夜漏刻,四十六。七分昏中星井 十七。少弱退三旦中星斗少。退二

春分晝漏刻五十五。八分夜漏刻,四十四。二分昏中星鬼 四旦中星:斗十一。強退二

清明晝漏刻五十八。三分夜漏刻:四十一。七分昏中星星: 四。大進旦中星斗二十二半。退二

《穀雨晝漏刻》六十。五分夜漏刻:三十九。五分「昏中星張」十 七。進二旦中星斗六半。

《立夏晝漏刻》六十二。四分夜漏刻:三十七。六分昏中星翼 十七。大進二「旦中星女」十。少弱一

《小滿晝漏刻》六十三。九分夜漏刻:三十六。一分昏中星角 六。旦中星危。大弱進二

芒種晝漏刻六十四。九分夜漏刻:三十五。一分昏中星亢 五。大退「旦中星危」十四。強進二

夏至晝漏刻六十五,夜漏刻三十五昏中星:氐十二。 少弱退二旦中星室十二。少弱退三

《小暑晝漏刻》六十四。七分夜漏刻:三十五。三分昏中星尾 一。大強退三旦中星奎:二。大強

《大暑晝漏刻》六十三。八分夜漏刻:三十六。二分昏中星尾 十五半。弱退三旦中星婁:三。大退一

《立秋晝漏刻》六十二。三分夜漏刻:三十七。七分昏中星箕: 九。大強退三旦中星胃九。大強退二

處暑晝漏刻六十。二分夜漏刻:三十九。八分昏中星斗十。 少退旦中星畢:三。大退三

白露晝漏刻五十七。八分夜漏刻,四十二。二分昏中星斗 二十一。強退一旦中星:參五半。弱退四

秋分晝漏刻五十五。二分夜漏刻,四十四。八分昏中星牛 五。「旦中星井」十六。少強退二

《寒露晝漏刻》五十二。六分夜漏刻,四十七。四分昏中星女 七。大進一旦中星鬼三。少強

霜降晝漏刻五十。三分夜漏刻,四十九。七分昏中星虛六。 大進一旦中星鬼三。大強進一

立冬晝漏刻四十八。二分夜漏刻:五十一。八分昏中星危 八。強進二「旦中星張」,十五。大強進一

《小雪晝漏刻》四十六。七分夜漏刻:五十三。三分昏中星室 二半。強進二「旦中星翼」十五。大強進二

《大雪晝漏刻》四十五。五分夜漏刻,五十四。五分昏中,星壁 半。強進一「旦中星軫」十五。少強進一

《釋名》
编辑

釋天编辑

「昏」,損也。陽精損滅也。

晨,伸也。旦而日光復伸見也。

《晉書》
编辑

天文志编辑

極之立時,日行地中淺,故夜短;天去地高,故晝長;極 之低時,日行地中深,故夜長;天去地下淺,故晝短。 日晝行地上,夜行地下,俱百八十二度半。彊,故日見 之漏五十刻,不見之漏五十刻,謂之晝夜。同天之晝 夜,以日出沒為分;人之晝夜,以昏明為限。日未出二 刻半而明,日入二刻半而昏,故損夜五刻以益晝,是 以《春秋》分漏晝五十五刻,

《漏刻經》
编辑

晝夜百刻编辑

一日一夜,通計一百刻,每八刻二十分為一時,惟寅 申巳亥有九刻,皆以子午定其晝夜。

晝夜加減太平錢法编辑

「十一月節,晝用二十文,太平錢勻鋪小盂底,夜用空 盂。」「十二月節,晝用太平錢十九文,夜用一文。自十二 月節為始,晝減一文,夜添一文。七日一次加減,正月 節,晝用十一文,夜用九文。二月節,晝用十文,夜用十 文。三月節,晝用九文,夜用十一文。自三月節為始,每 七日一次,晝減一文,夜增一文。四月節,晝用一文,夜」 十九文。「《五月節》,晝用空盂,夜二十文。」《六月節》,晝用一 文,夜十九文。自六月節為始,每七日一次,晝增一文, 夜減一文。《七月節》,晝九文,夜十一文。《八月節》,晝夜各 十文。《九月節》,晝用十一文,夜用九文。自九月節為始, 每七日一次,晝添一文,夜減一文。《十月節》,晝用十一 文,夜用九文。

《隋書》
编辑

律曆志编辑

求月晨昏度:如前氣與所求每日夜之半夜,以逡定 分乘之,百而一,為晨分;減逡定分,為昏分;除,為轉度。 朢前以昏後以晨加夜半定度,得所在。求晨、昏中星: 各以度數加夜半定度,即中星度。其朔、弦、朢,以百刻 乘定餘,滿日法得一刻,即各定辰近入刻數。皆減其 夜半,漏不盡為晨初刻,不滿者屬昨日

天文志编辑

昔黃帝創觀漏水,制器取則,以分晝夜,其後因以命 官。《周禮》挈壺氏「總以百刻,分於晝夜。」漏刻皆隨氣增 損,冬夏二至之間,晝夜長短,凡差二十刻。每差一刻 為一箭,冬至互起其首,凡有四十一箭。晝有朝、有禺、 有中、有晡、有夕;夜有甲、乙、丙、丁、戊,昏旦有星中,每箭 各有其數,皆所以分時代守,更其作役。

《望氣經》
编辑

占候编辑

凡望氣占候,皆在子午卯酉之時。太乙初移宮,皆有 氣見,可以測之。夕則日入時,朝則日出時,夜則夜半 時,中則午時。

《五代史》
编辑

司天考编辑

晨昏月度:置其日晨昏分,以定分減之,為前,不足返 減,為後;用乘其日離程,統法而一,滿經法為度,為晨 昏前後度;前加後減加時月,為晨昏月度。

晨昏象積置加時象積,以前象前後度前減後加,又 以後象前後度前加後減之,即所求也。

每日晨昏月度,累計距後象離度,以減晨昏象積,為 加;不足,反減之,為減;以距後象日數除之,用加減每 日離度為定度。累加晨昏月度,命以九道宿次,即所 求也。

《宋史》
编辑

律曆志编辑

漏刻《周禮》「挈壼氏,主挈壺,水以為漏,以水火守之,分 以日夜」,所以視漏刻之盈縮,辨昏旦之短長。自秦、漢 至五代,典其事者,雖立法不同,而皆本於《周禮》。惟後 漢、隋、五代著於史志,其法甚詳,而歷載既久,傳用漸 差。國朝復挈壺之職,專司辰刻,置於文德殿門內之 東偏,設鼓樓、鐘樓於殿庭之左右。其制有銅壺,水稱 「渴烏、漏箭、時牌、契之屬,壺以貯水,烏以引注,稱以平 其漏,箭以識其刻,牌以告時於晝。」牌有七自卯至酉用之制以牙刻字 填金《契》以發鼓於夜。契有二一曰放鼓二曰止鼓制以木刻字於上常以卯正 後一刻,為禁門開鑰之節,盈八刻後,以為辰時。每時 皆然,以至於酉。每一時直官進牌奏時正,雞人引唱, 擊鼓一十五聲。惟午正擊鼓一百五十聲至昏夜雞唱,放《鼓契》出, 發鼓擊鐘一百聲,然後下漏。每夜分為五更,更分為 五點,更以擊鼓為節,點以擊鐘為節。每更初皆雞唱, 轉點即移水稱,以至五更二點止,《鼓契》出。凡放鼓契出禁門外 擊鼓然後衙鼓作止鼓契出亦然而更鼓止焉五點擊鐘一百聲,雞唱擊鼓, 是謂「攢點。」至八刻後為卯時,正四時皆用此法禁鐘。 又別有更點,在長春殿門之外,玉清昭應宮、景靈宮、 會靈觀、祥源觀及宗廟陵寢亦皆置焉,而更以鼓為 節點,以鉦為節。

《皇極經世》
编辑

星辰编辑

星為晝,辰為夜。

少陽為星,晝亦屬陽。少陰為辰,夜亦屬陰。

變物形體编辑

晝變物之形,夜變物之體。

形可見,故屬陽,為晝之所變;體有質,故屬陰,為夜之所變

陽數陰數编辑

陽爻,晝數也。陰爻,夜數也。天地相銜,陰陽相交,故「晝 夜相離,剛柔相錯。」春夏,陽也,故晝數多,夜數少。秋冬 陰也,故「晝數少、夜數多。」

《元史》
编辑

曆志编辑

「日出為晝,日入為夜。晝夜一周,共為百刻。以十二辰 分之,每辰得八刻三分刻之一,無間南北所在皆同。 晝短則夜長,夜短則晝長,此自然之理也。」春秋二分, 日當赤道出入,晝夜正等,各五十刻。自春分以及夏 至,日入赤道內,去極浸近,夜短而晝長;自秋分以及 冬至,日出赤道外,去極浸遠,晝短而夜長。以地中揆 「之,長不過六十刻,短不過四十刻。地中以南,夏至去 日出入之所為遠,其長有不及六十刻者。《冬至》去日 出入之所為近,其短有不止四十刻者。地中以北,夏 至去日出入之所為近,其長有不止六十刻者。《冬至》 去日出入之所為遠,其短有不及四十刻者。今京師 冬至,日出辰初二刻,日入申正二刻,故晝刻三十八, 夜刻六十二。夏至日出寅正二刻,日入戌初二刻,故 晝刻六十二,夜刻三十八。」葢地有南北,極有高下,日 出入有早晏,所有不同耳。今《授時曆》晝、夜刻一以京 師為正。

求每日半晝夜及日出入晨昏分:置所求入初、末限, 滿積度,去之,餘以晝夜差乘之,百約之,所得,加減其 段半晝夜分,為所求日半晝夜分。前多後少為減前少後多為加以 半夜分,便為日出分;用減日周,餘為日入分。以昏明 分減日出分,餘為晨分;加日入分,為昏分

晨昏晝夜部總論编辑

《荊川稗編》:

通考論晝夜刻數编辑

《書·堯典》:「日永日短。」蔡氏傳曰:「日永,晝六十刻,夜四十 刻;日短,晝四十刻,夜六十刻。」《授時曆》:「夏至晝六十二 刻,夜三十八刻。冬至晝三十八刻,夜六十二刻。」按先 儒說此等不同處,皆云晝夜刻數與日出入刻數不 同。蓋日未出前二刻半而天已明,即屬乎晝;日已入 後二刻半而天未暝,亦屬乎晝。故晝刻常多於日出 入刻五刻,或以晝夜刻數言,或以日出入刻數言,所 以不同。近代三山林永叔齊如此說。然今《授時曆》日 出入刻數即是晝夜刻數,觀于《春秋》分晝夜皆五十 刻,則日必出卯中入酉中可見,往往地有在南在北 之不同。蔡氏據地中而言,故晝夜刻數長極於六十, 短止於四十。《授時曆》據今燕都而言,故晝夜刻數,長 極於六十二,短極於三十八,其不同以此而已。愚葢 因《國朝名臣事略》郭太史守敬之說而推之如此。郭 氏之說極明備,觀者盍亦攷焉。

晨昏晝夜部藝文一编辑

《夜氣箴         》宋·真德秀

子盍觀夫冬之為氣乎?木歸其根,蟄坏其封,凝然寂 然,不見兆朕,而造化發育之妙,實胚胎乎其中。蓋闔 者闢之基,正者元之本,而《艮》所以為物之始終。夫一 晝夜者,三百六旬之積,故冬乃四時之夜,而夜乃一 日之冬。天壤之間,群動俱闃,窈乎如未判之鴻濛。維 人之身,嚮晦晏息,亦當以造物而為宗。必齋其心,必 肅其躬,不敢弛然自放於床第之上,使慢《易》非辟得 以賊吾之衷。雖終日乾乾,靡容一息之間斷,而昏冥 易忽之際尤當致戒謹之功。蓋安其身所以為朝聽 晝訪之地,而夜氣深厚,則仁義之心亦浩乎其不窮。 本既立矣,而又致察於事物周旋之頃,敬義夾持,動 靜交養,則人欲無隙之可入,天理皦乎其昭融。然知 及之而仁勿能守之,亦空言其奚庸。爰作《箴》以自砭, 常凜凜乎瘝恫。

晨昏晝夜部藝文二编辑

齊風雞鳴三章

言古之賢妃御于君所,至于將旦之時,必告君曰:「雞既鳴矣,會朝之臣既已盈矣」 ,欲令君早起而視朝也。然其實非雞之鳴也,乃蒼蠅之聲也。葢!賢妃當夙興之時,心常恐晚,故聞其似者而以為真,故詩人敘其事以美之也。

《雞既鳴矣》,朝既盈矣。「匪雞則鳴,蒼蠅之聲。」賦也 「東方明矣」,朝既昌矣。「匪東方則明」,月出之光。賦也 蟲飛薨薨,甘與子同夢。會且歸矣,無庶予子憎。賦也

東方未明三章编辑

此詩人刺其君興居無節,號令不時。

「東方未明,顛倒衣裳。顛之倒之」,自公召之。賦也 「東方未晞,顛倒裳衣。倒之顛之」,自公令之。賦也 《折柳》樊圃,狂夫瞿瞿。「不能晨夜,不夙則莫。」賦也

小雅庭燎三章编辑

王將起,視朝,不安于寢,而問夜之早晚。

「夜如何其?」夜未央。庭燎之光。君子至止,鸞聲將將。賦也 夜如何其?夜未艾,庭燎晰晰。君子至止,鸞聲噦噦。賦也 夜如何其?夜鄉晨,庭燎有煇。君子至止,言觀其旂。賦也

夜度娘          晉古辭编辑

夜來冒霜雪,晨去履風波。雖得敘微情,奈儂身苦何。

雜詩            傅元编辑

「志士惜日短,愁人知夜長。」攝衣步前庭,仰觀南雁翔。 《元景》隨形運,流響歸空房。清風何飄颻,微月出西方。 繁星依青天,列宿自成行。蟬鳴高樹間,野鳥號東廂。 纖雲時髣髴,渥露沾我裳。良時無停景,北斗忽低昂。 常恐寒節至,凝氣結為霜。落葉隨風摧,一絕如流光。

長夜謠          夏侯湛编辑

日暮兮初晴,天灼灼兮遐清。披雲兮歸山,垂景兮照 庭。列宿兮皎皎,星稀兮月明。亭檐隅以逍遙兮,盼《太 虛》以仰觀。望《閶闔》之昭晰兮,「麗《紫微》之輝煥。」

夜聽擣衣          曹毗编辑

寒興御紈素,佳人理衣衾。一作治衣襟冬夜清且永,皓月 照堂陰。纖手疊輕素,朗杵叩鳴砧。清風流繁節,迴飈 灑微吟。嗟此嘉運速,悼彼幽滯心。二物感余懷,豈但 聲與音。

雜詩            陶潛编辑

白日淪西河,素月出東嶺。遙遙萬里輝,蕩蕩空中景。 風來入房戶,夜中枕席冷,氣變悟時易。不眠知夕永, 欲言無予和,揮杯勸孤影。日月擲人去,有志不獲騁。 念此懷悲悽,終曉不能靜。

秋夜          宋孝武帝编辑

局景薄西隅,升月照東垂。肅肅風盈幕,泫泫露傾枝。 側聞飛壺急,坐見河宿移。睹辰念節變,感物矜乖離

夜聽妓           同前编辑

寒夜起聲管,促席引靈寄。深心屬悲絃,遠情逐流吹。 勞襟憑若辰,誰謂懷忘易。

晚出西射堂        謝靈運编辑

步出西城門,遙望城西岑。連障疊巘崿,青翠杳深沈。 曉霜楓葉丹,夕曛嵐氣陰。節往慼不淺,感來念已深。 羈雌戀舊侶,迷鳥懷故林。含情尚勞愛,如何離賞心。 撫鏡華緇鬢,攬帶緩促衿。安排徒空言,幽獨賴鳴琴。

夜宿石門          前人编辑

《朝搴苑中蘭》,畏彼霜下歇。暝還雲際宿,弄此石上月。 鳥鳴識夜棲,木落知風發。異音同至聽,殊響俱清越。 妙物莫為賞,芳醑誰與伐。美人竟不來,陽阿徒晞髮。

夜發石關亭         前人编辑

「隨山踰千里。浮溪將十夕。」鳥歸息舟楫。星闌命行役。 亭亭曉月映。泠泠朝露滴。

擬阮公夜中不能寐      鮑照编辑

漏分不能臥,酌酒亂繁憂。惠氣憑夜清,素景緣隙流。 鳴鶴時一聞,千里絕無儔。佇立為誰久,寂寞空自愁。

秋夜二首          前人编辑

夜久膏既竭,啟明旦未央。環情倦始復,空閨起晨裝。 幸承天光轉,曲影入幽堂。徘徊集通隙,宛轉燭迴梁。 帷風自卷舒,簾露視成行。歲役急窮晏,生慮備溫涼。 絲紈夙染濯,綿綿夜裁張。冬雪旦夕至,公子乏衣裳。 華心愛零落,非直惜容光。願君翦眾念,且共覆前觴。 遁跡避紛喧,貨農棲寂寞。荒徑馳野鼠,空庭聚山雀。 既遠人世歡,還賴泉卉樂。折柳樊場圃,負綆汲潭壑。 霽旦見雲峰,風夜聞海鶴。江介早寒來,白露先秋落。 麻壟方結葉,瓜田已掃籜。傾暉忽西下,迴景思華幕。 攀蘿席中軒,臨觴不能酌。終古自多恨,幽悲共淪鑠。

和王護軍秋夕        前人编辑

散漫秋雲遠,蕭蕭霜月寒。驚飈西北起,孤鴈夜往還。 開軒當戶牖,取琴試一彈。停歌不能和,終曲久辛酸。 金氣方勁殺,隆陽微且單。泉涸甘井竭,節徙芳歲殘。 生事各多少,誰共知易難。投章心蘊結,千里途輕紈。 願託孤老暇,觴思暫開餐。

寒晚敬和何徵君點     齊王融编辑

疏酌候冬序,閒琴改秋律。如何將暮天,復值西歸日。 搖落迎軒牖,飛鳴亂繩蓽。煙灌共深陰,風篁兩蕭瑟。 虛堂無笑語,懷君首如疾。早輕《北山》賦,晚愛東皋逸。 上德可潤身,下澤有徐轡。

蕭諮議西上夜集       前人编辑

徘徊將所愛,惜別在河梁。衿袖三春隔,江山千里長。 寸心無遠近,邊地有風霜。勉哉勤歲暮,敬矣事玉臺作慎 《容光》「山中殊未懌,杜若空自芳。」

奉和秋夜長         前人编辑

《秋夜長》,夜長樂未央。舞袖拂花燭,歌聲繞鳳梁。

同羇夜集          謝朓编辑

積念隔炎涼,驤言始今夕。已對濁尊酒,復此故鄉客。 霜月始流砌,寒蛸早吟隙。幸藉京華遊,邊城讌良席。 樵采咸共同,荊莎聊可藉。恐君城闕人,安能久松柏。

晚登三山還望京邑      前人编辑

灞涘望長安,河陽視京縣。白日麗飛甍,參差皆可見。 餘霞散成綺,澄江靜如練。喧一作暄鳥覆春洲,雜英滿 芳甸。去矣方滯淫,懷哉罷歡宴。佳期悵何許,淚下如 流霰。有情知望鄉,誰能鬒不變。

京路夜發          前人编辑

「擾擾整夜裝,肅肅戒徂兩。」曉星正寥落,晨光復瀁漭。 猶沾餘露團,稍見朝霞上。故鄉邈已敻,山川脩且廣。 文奏方盈前,懷人去心賞。敕躬每跼蹐,瞻恩惟震蕩。 行矣倦路長,無由稅歸鞅。

落日悵望          前人编辑

「昧旦多紛喧,日晏未遑舍。落日餘清陰,高枕東窗下。 寒槐漸如束,秋菊行當把。借問此何時,涼風懷朔馬。 已傷暮歸客,復思離居者。」情嗜幸非多,案牘偏為寡。 既乏瑯琊政,方憩洛陽社。

離夜            前人编辑

玉繩隱高樹,斜漢耿層臺。離堂華燭盡,別幌清琴哀。 翻潮尚知恨,客思眇難裁。山川不可盡,況乃故人杯。

日發青林         孔稚珪编辑

孤征越清江,遊子悲路長。二旬倏已滿,三千眇未央。 草雜今古色,巖留冬夏霜。寄懷中山舊,舉酒莫相忘。

夜夜曲二首       梁簡文帝编辑

北斗闌干去,夜夜心獨傷。月輝橫射枕,燈光半隱床。 愁人夜獨傷,滅燭臥蘭房。祇恐多情月,旋來照妾床。

詠內人晝眠         同前编辑

北窗聊就枕,南簷日未斜。攀鉤落綺障,插捩舉琵琶。 夢笑開嬌靨,眠鬟壓落花。簟文生玉腕,香汗浸紅紗。 「夫壻恒相伴,莫誤是倡家。」

納涼            同前编辑

斜日晚駸駸,池塘生半陰。避暑高梧側,輕風時入襟。 落花還就影,驚蟬乍失林。遊魚吹水沫,神蔡上荷心翠竹垂秋采,丹棗映疏砧。無勞《夜遊曲》,寄此託微呤。

晚景納涼          同前编辑

日移涼氣散,懷抱信悠哉。珠簾影空捲,桂戶向池開。 烏棲星欲見,河淨月應來。橫階入細筍,蔽地濕輕苔。 草化飛為火,蚊聲合似雷。於茲靜聞見,自此歇氛埃。

秋晚            同前编辑

浮雲出東嶺,落日下西江。促陰橫隱壁。長暉斜度窗。 亂霞圓綠水。紅葉影飛缸。

元圃寒夕          同前编辑

洞門扉未掩,金壺漏已催。曛煙生澗曲,暗色起林隈。 雪花無有蔕,冰鏡不安臺。階楊始倒插,浦桂半新栽。 陳根委落蕙,細蕊發香梅。鴈去銜蘆上,猿戲繞枝來。

晚景出行          同前编辑

細樹含殘影,春閨散晚香。輕花鬢邊墮,微汗粉中光。 飛鳧初罷曲,啼烏忽度行。羞令白日暮,車騎鬱相望。

美人晨妝          同前编辑

《北窗向朝鏡》,錦帳復斜縈。嬌羞不肯出,猶言妝未成。 散黛隨眉廣,臙脂逐臉生。試將持出眾,定得可憐名。

秋夜            同前编辑

螢飛夜的的,蟲思夕喓喓。輕露沾懸井,浮煙入綺寮。 檐重月沒早,樹密風聲饒。池蓮翻罷葉,霜篠生寒條。 端坐彌茲漏,離憂積此宵。

晚日後堂          同前编辑

幔陰通碧砌,日影度城隅。岸柳垂長葉,窗桃落細跗。 花留蛺蝶粉,竹翳蜻蜓珠。賞心無與共,染翰獨踟躕。

冬曉            同前编辑

《冬朝》日照梁,含怨下前床。帷褰竹葉帶,鏡轉菱花光。 會是無人見,何用早紅妝。

曉思            同前编辑

晨禽爭學囀,朝花亂欲開。爐煙入斗帳,屏風隱鏡臺。 紅妝幾盡淚,蕩子何當來。

夜遊北園          同前编辑

星芒侵嶺樹,月暈隱城樓。暗花舒不覺,明波動見流。

詠晚閨           同前编辑

珠簾向暮下,妖姿不可追。花風暗裏覺,蘭燭帳中飛。 「何時玉窗裏,夜夜更縫衣。」

夜遣內人還後舟       同前编辑

錦幔扶船列,蘭橈拂浪浮。去燭猶文水,餘香尚滿舟。

早發龍巢          元帝编辑

征人喜放溜,曉發晨陽隈。初言前浦合,定覺近洲開。 不疑行舫動,唯看遠樹來。還瞻起漲岸,稍隱陽雲臺。

夜宿柏齋          同前编辑

獨暗行人靜,簾開雲影入。風細雨聲遲,夜短更籌急。 能下班姬淚,復使倡樓泣。況此客遊人,中宵空佇立。

秋夜            同前编辑

《秋夜九》重空,蕩子怨房櫳。燈光入綺帷,簾影穿屏風。 金徽調玉軫,茲夜撫離鴻。

夜夜曲           沈約编辑

河漢縱且橫,北斗橫復直。星漢空如此,寧知心有憶。 孤燈曖不明,寒機曉猶織。零淚向誰道,雞鳴徒歎息。

早發定山          前人编辑

夙齡愛遠壑,晚蒞見奇山。標峰綵虹外,置嶺白雲間。 傾壁忽斜豎,絕頂復孤圓。歸海流漫漫,出浦水濺濺。 野棠開未落,山櫻發欲然。忘歸屬蘭杜,懷祿寄芳荃。 眷言採三秀,徘徊望九仙。

秋晨羈怨望海思歸      前人编辑

分空臨澥霧,披遠望滄流。八桂曖如畫,三桑眇若浮。 煙極希丹水,月遠望青丘。

夕行聞夜鶴         前人编辑

《聞夜鶴》,夜鶴叫南池。對此孤明月,臨風振羽儀。伊吾 人之菲薄,無賦命之天爵。抱跼促之短懷,隨冬春而 哀樂。愍海上之驚鳧,傷雲間之離鶴。離鶴昔未離,迥 發天北垂。忽遇疾風起,暫下昆明池。復畏冬冰合,水 宿非所宜。欲棲不可住,欲去飛已疲。勢逐疾風舉,求 溫向衡楚。復值南飛鴻,參差共成侶。海上多雲霧,蒼 茫失洲嶼。自此別故群,獨向瀟湘渚。故群不離散,相 依江海畔。夜止羽相切,晝飛影相亂。刷羽共浮沈,湛 澹泛清潯。既不經離別,安知慕侶心。九冬負霜雪,六 翮飛不任。且養凌雲翅,俛抑弄清音。所望浮丘子,旦 夕來相尋。

晨征聽曉鴻         前人编辑

「聽曉鴻,曉鴻度將旦。」跨弱水之微瀾,發成山之遠岸。 怵春歸之未幾,傷此歲之云半。出海漲之蒼茫,入雲 途之瀰漫。無東西之可辨,孰遐邇之能算。微昔見於 洲渚,赴秋期於江漢。集勁風於弱軀,負重雪於輕翰。 寒溪可以飲,荒皋可以竄。溪水徒自清,微容豈足翫。 秋蓬飛兮未極,塞草寒兮無色。吳山高兮高難度,越 水深兮深不可測。羨明月之馳光,顧征禽之駛翼。伊 余馬之屢懷,知君一作吾行之未極。一作息「夜綿綿而難 曉,愁參差而盈臆。望山川悉無似,唯星河猶可識。」「孤 鴈夜南飛,客淚夜沾衣。春鴻旦暮返,客子方未歸。歲去歡娛盡,年來容貌衰。」一作非攬衽形雖是,撫臆事多 違。《青緺》。一作蒲雖長復易解,《白雲》誠遠詎難依。

旦發漁浦潭         丘遲编辑

漁潭霧未開,赤亭風已颺。櫂歌發中流,鳴鞞響沓障。 一作嶂村童忽相聚,野老時一望。詭怪石異象,嶄絕峰 殊狀。森森荒樹齊,析析寒沙漲。藤垂島易陟,崖傾嶼 難傍。信是永幽棲,豈徒暫清曠。坐嘯昔有委,臥治今 可尚。

夜發密巖口         前人编辑

弭棹纔假寐,擊汰已爭先。敞朗朝霞澈,驚明曉魄懸。 萬尋仰危石,百丈窺重泉。叢枝上點點,崩溜下填填。

夜愁示諸賓        王僧孺编辑

簷露滴為珠,池水合成璧。萬行朝淚瀉,千里夜愁積。 孤帳閉不開,寒膏盡復益。誰知心眼亂,看朱忽成碧。

起夜來           柳惲编辑

城南斷車騎,閣道覆青埃。露華光翠網,月影入蘭臺。 洞房且莫掩,應門或復開。颯颯秋桂響,非君起夜來。

奉和春夜應令       庾肩吾编辑

春牖對芳洲,珠簾新上鉤。燒香知夜漏,刻燭驗更籌。 天禽下北閣,織女入西樓。月皎疑非夜,林疏似更秋。 水光懸蕩壁,山翠下添流。「詎假西園讌,無勞飛蓋遊。」

落日前墟望贈范廣州雲    何遜编辑

「緣溝綠草蔓,扶楥雜華舒。輕煙澹柳色,重霞映日餘。」 遙遙長路遠,一作晚《寂寂行人疏》。我心懷碩德,思欲命 輕車。高門盛遊侶,誰肯進畋漁。

日夕望江山贈魚司馬     前人编辑

湓城帶湓水,湓水縈如帶。日夕望高城,耿耿青雲外。 城中多宴賞,絲竹常繁會。管聲已流悅,弦聲復凄切。 歌黛慘如愁,舞腰凝欲絕。仲秋黃葉下,長風正騷屑。 早鴈出雲歸,故燕辭檐別。晝悲在異縣,夜夢還洛汭。 洛汭何悠悠,起望西南樓。一作登西樓的的帆向浦,團團 月映。一作隱洲。誰能一羽化,輕舉逐飛浮。

夕望江橋示蕭諮議楊建康江主簿编辑

前人

夕烏已西度,殘霞亦半消。風聲動密竹,水影漾長橋。 旅人多憂思,寒江復寂寥。爾情深鞏洛,予念返漁樵。 何因適歸願,分路一揚鑣。

秋夕仰贈從兄寘南      前人编辑

階蕙漸翻葉,池蓮稍罷花。高樹北風響,空庭秋月華。 寸心懷是夜,寂寂漏方賒。撫弦乏歡娛,臨觴獨歎嗟。 悽愴戶涼入,徘徊簷影斜。無為淹戚里,見就還田家。

野夕答孫郎擢        前人编辑

山中氣色滿,墟上生煙霧。杳杳星出雲,啾啾雀隱樹。 虛館無賓客,幽居乏懽趣。思君意不窮,長如流水注。

曉發            前人编辑

早霞麗初日,清風消薄霧。水底見行雲,天邊看遠樹。 且望沿沂劇,暫有江山趣。疾兔聊復起,爽地豈能賦。

秋夜二首          王筠编辑

九重依夜館,四壁慘無暉。招搖顧西落,烏鵲向東飛。 流螢漸收火,絡緯欲催機。爾時思《錦字》,持製行人衣。 所望丹心達,嘉客倘能歸。

露華初泥泥,桂枝行梀梀。煞氣下重軒,輕陰滿四屋。 別寵增修夜,遠征悲獨宿。愁牽翠羽眉,淚滿橫波目。 長門絕往來,含情空杼軸。

望夕霽           前人编辑

連山卷亂雲,長林息眾籟。空樹含綠滋,遙峰凝翠靄。 石溜正潨潺,山泉始澄汰。物華方入賞,跂予心期會。

向曉閨情          前人编辑

北斗行欲沒,東方稍已晞。晨雞初下棲,曉露尚霑衣。 衾裯徒有設,信誓果相違。詎忍開朝鏡,羞恨掩空扉。

夜聽鴈          蕭子範编辑

天月廣庭輝,遊鴈犯霜飛。連翩辭朔氣,嘹唳獨南歸。 夜長寒復靜,燈光曖欲微。悽悽不可聽,何況觸愁機。

落日郡西齋望海山     蕭子雲编辑

漁舟暮出浦,漢女採蓮歸。夕雲向山合,水鳥望田飛。 蟬鳴早秋至,蕙草無芳菲。故隱天山北,夢想日依依。

晚景遊泛懷友        蕭鈞编辑

龍開依御溝,鳳轄轉芳洲。雲峰初辨夏,麥氣早迎秋。 山翠餘煙積,川平晚照收。浪隨文鷁轉,渡逐彩鴛浮。 風花轉未落,巖泉咽不流。一辭《金谷苑》,空想竹林遊。

夜聽妓賦得烏夜啼     劉孝綽编辑

鶤絃且輟弄,鶴操暫停徽。別有《啼烏曲》,東西相背飛。 倡人怨獨守,蕩子殊未歸。忽聞《生離》唱,長夜泣羅衣。

夕逗繁昌浦         前人编辑

日入江風靜,安波似未流。岸迴知舳轉,解纜覺船浮。 暮煙生遠渚,夕鳥赴前洲。隔山聞戍鼓,傍浦喧棹謳。 疑是辰陽宿,於此逗孤舟。

夜不得眠          前人编辑

夜長愁反覆。懷抱不能裁。披衣坐惆悵。當戶立徘徊。 風音觸樹起。月色度雲來。夏葉依窗落。秋花當戶開。 光陰巳如此。復持憂自催

秋夜詠吟          前人编辑

上宮秋露結,上客夜鳴琴。幽蘭暫罷曲,積雪更傳聲。

和兄孝綽夜不得眠     劉孝先编辑

夜愁眠不安,起望臺南端。葉慘風聲異,樓空月色寒。 笙冷調簧數,絃脆上琴難。百年行詎幾,萬慮坐相攢。 誰家有明鏡,暫借照心看。

寒夜怨          陶弘景编辑

夜雲生,夜鴻驚,悽切嘹唳傷夜情。空山霜滿高煙平, 鉛華沈照帳孤明,寒月微。寒風緊。愁心絕。愁淚盡,情 人不勝怨,思來誰能忍?

遙夜吟           宗夬编辑

遙夜復遙夜,遙夜憂未歇。坐對風動帷,臥見雲間月。

昧旦出新亭渚        徐勉编辑

驅車凌早術,山華映初日。攬轡且徘徊,復值清江謐。 杳靄楓樹林,參差黃鳥匹。氣物宛如斯,重以心期逸。 春堤一遊衍,終朝意殊悉。

尋沈剡夕至嵊亭    虞騫编辑

命楫尋嘉會,信次歷山原。捫天上,雲糾礜,一作搴石下 雷奔。「澄潭寫度鳥,空嶺應鳴猿。榜歌唱將夕,商子處 方昏。」

月夜閨中          鄧鏗编辑

閨中日已暮,樓上月初華。樹陰緣砌上,窗影向床斜。 開帷傷隻鳳,吹燈惜落花。藝文作開屏寫密樹卷帳照垂花誰能當 此夕,獨處類倡家。

晚宴文思殿        陳後主编辑

晚日落餘暉,宵園翠蓋飛。荷影侵池浪,雲色入山扉。 螢光息復起,暗鳥去翻歸。樂極未言醉,杯深猶恨稀。

和衡陽王秋夜       張正見编辑

睢苑涼風舉,章臺雲氣收。螢光連燭動,月影帶河流。 綠綺朱絃汎,黃花素蟻浮。高軒揚麗藻,即是賦《新秋》。

從軍五更轉五首      伏知道编辑

「一更刁斗鳴,校尉逴連城。遙聞射鵰騎,懸憚將軍名。」 「二更愁未央,高城寒夜長。試將弓學月,聊持劍比霜。」 「三更夜警新,橫吹獨吟春。彊聽梅花落,誤憶柳園人。」 四更星漢低,落月與雲齊。依稀北風裏,胡笳雜馬嘶。 五更催送籌,曉色映山頭。城烏初起堞,更人悄下樓。

五洲夜發          陰鏗编辑

夜江霧裏闊。新月迥中明。溜船惟識火。驚鳧但聽聲。 勞者時歌榜。愁人數問更。

冬夜酬魏少傅直史館   北齊邢邵编辑

「年病從橫至,動息不自安。兼豆未能飽,重裘詎解寒。 況乃冬之夜,霜氣有餘酸。風音響北牖,月影度南端。 燈光明且滅,華燭新復殘。衰顏依候改,壯志與時闌。 體羸不盡帶,髮落強扶冠。夜景將欲近,夕息故無寬。 忽有清風贈,辭義婉如蘭。先言歎三友,次言慚一官。 麗藻高鄭衛,專學美齊韓。」《審諭》一作喻雖有屬,筆削少 能干。一作刊「高足自無限。積風良可摶。空想《青門》易,寧 見《赤松》難。」寄語東山道,高駕且盤桓。

日晚彈琴         馬元熙编辑

上客敞前扉,鳴琴對晚暉。掩抑歌張女,淒清奏《楚妃》。 稍視紅塵落,漸覺白雲飛。新聲獨見賞,莫恨知音稀。

行途賦得四更應詔    北周庾信编辑

「四更天欲𥌓,落月垂關下。」深谷暗藏人,敧松橫礙馬。

早渡淮          隋煬帝编辑

平淮既淼淼,曉霧復霏霏。淮甸未分色,泱漭共晨暉。 晴霞轉孤嶼,錦帆出長圻。潮魚時躍浪,沙禽鳴欲飛。 會待高秋晚,愁因逝水歸。

月夜觀星          同前编辑

團團素月淨,翛翛夕景清。谷泉驚暗石,松風動夜聲。 披衣出荊戶,躡履步山楹。欣睹明堂亮,喜見泰階平。 觜參猶可識,牛女尚分明。更移斗柄轉,夜久天河橫。 徘徊不能寐,參差幾種情。

冬夜            同前编辑

「不覺歲將盡,已復入長安。月影含冰凍,風聲淒夜寒。」 江海波濤壯,《崤潼》坂險難。無因寄飛翼,徒欲動和鑾。

夜作巫山         崔仲方编辑

荊門秋水急,巫峽斷雲輕。若為教月夜,長短聽猿聲。

汴水早發應令       虞世基编辑

《夏山》朝萬國,軒庭會百神。成功疇與讓,盛德今為鄰。 區宇屬平一,庶類仰陶鈞。鑾蹕臨河濟,裘冕肅柴禋。 啟行分七萃,備物象三辰。祈祈亙原隰,濟濟咸縉紳。 陽谷升朝景,青丘發早春。袞衣敷帝則,分器敘彝倫。 《臨淄》成誦美,《河間》雅樂陳。薰風穆已被,茂實久愈新。

奉和月夜觀星        蕭琮编辑

陽精已南陸,大曜始西流。夕風凄謝暑,夜氣應新秋。 重門月已映,嚴城漏漸修。臨風出累榭,度月蔽層樓。 靈河隔神女,仙轡動星牛。玉衡指楝落,瑤光對幌留。 徒知仰閭闔,乘槎未有由。

奉和月夜觀星        袁慶编辑

「六龍出匿影」,「顧兔始馳光。」「戎井傳宵漏。」文選刻漏銘徽宮戎井 山庭引夕涼。宸居多勝託,閒步出琳堂。爛爛星芒動耿耿清河長。青道移天駟,北極轉文昌。喬枝猶隱畢, 絕嶺半侵張。仰觀留玉裕,陸機宣猷堂詩戶姿玉裕睿作動金相。 無庸徒抱寂,何以繼連章。

奉和月夜觀星       諸葛穎编辑

䆗窱神居遠,蕭條更漏深。薄煙淨遙色,高樹肅清陰。 星月滿茲夜,燦爛還相臨。連珠欲東上,團扇漸西沈。 澄水含斜漢,修樹隱橫參。時聞送籌柝,屢見繞枝禽。 聖情記餘事,振玉復鳴金。

夜宿荒村         孔德紹编辑

綿綿夕漏深,客恨轉傷心。撫絃無人聽,對酒時獨斟。 故鄉萬里絕,窮愁百慮侵。秋草思邊馬,遶枝驚夜禽。 風度谷餘響,月斜山半陰。勞歌欲敘意,終是《白頭吟》。

宿郊外曉作         王衡编辑

「殘星落簷外,餘月罷窗東。水白先分色,霞暗未成紅。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