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經濟彙編/食貨典/第065卷

經濟彙編 食貨典 第六十四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經濟彙編 第六十五卷
經濟彙編 食貨典 第六十六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經濟彙編食貨典

 第六十五卷目錄

 蠶桑部彙考二

  農政全書二養蠶法 栽桑法

食貨典第六十五卷

蠶桑部彙考二编辑

《農政全書二》
编辑

《養蠶法》
编辑

《務本新書》曰:蠶必晝,夜飼若頓數多者,蠶必疾,老少 者遲老。

二十五日,老一箔可得絲二十五兩;二十八日老得絲二十兩。若月餘或四十日,老一箔止得絲十餘兩。

飼蠶者,慎勿貪眠以懶為累。每飼蠶後,再宜遶箔看 一遍,飼蠶葉要均勻。若值陰雨天寒,比及飼蠶,先用 乾桑柴或去葉稈草一把,點火遶箔,照過出寒濕 之氣;然後飼之。則蠶不生病。一眠候十分眠,纔可住 食至十分起,方可投食。若八九分,起便投葉飼之。直 到老決都不齊。又多損失,停眠至大眠,蠶欲向眠時, 見黃光便住食,抬解直候起齊,慢飼葉,宜薄摻厚則 多。傷慢食之,病蓋因生蠶得。食力須勤飼,最忌露水 濕葉,并雨濕葉飼之則多生病。

《韓氏直說》曰:抽飼斷眠法,蠶向眠時量黃白分數抽 減所飼之葉,漸次細切薄摻頻飼。

如十分中有三分黃光者,即十分中減葉三分。比尋常稍宜細切,薄摻頓數,亦宜稍頻。如十分中有五分黃光,即減五分,比先次又細切,薄摻其頓數,亦宜加頻。如十分中有八分黃光,即減去八分,比先次切令極細,摻令極薄,其頓亦令極頻。

候十分黃光不問,陰晴早夜急須抬過,抬過時住食 起,齊時投食,此為抽飼斷眠之法,謂抽減眠蠶之葉。 不致覆壓專飼未眠之蠶,使之速眠,不惟眠起得齊, 且無葉罨燠熱之病,前人謂學取抽飼斷眠法,年年 歲計得絲蠶,不可不知也。

《務本新書》曰:抬蠶要眾手疾,抬若箕內堆聚多時,蠶 身有汗,後必病損。漸漸隨抬減耗,縱有老者簇內,多 作薄皮蠶,沙宜頻除,不除則久而發熱,熱氣熏蒸後, 多白殭。每抬之後,箔上蠶宜稀布,稠則強者得食弱 者,不得食,必遶箔遊走。又風氣不通,忽遇倉卒開門, 暗值賊風後,多紅殭布蠶,須要手輕,不得從高摻下。 如或高摻其蠶,身遞相擊撞,因而蠶多不旺,已後簇 內,懶老翁赤是也。

《要旨》云:蠶有白殭,是小時陰氣蒸損天晴急用簸箕三四具,轉蠶中庭,使日氣煦照抬一箔,則復布一箔,得日氣則盡解矣。

《野語》云:蠶燠乾鬆者,其蠶無病,蠶燠成片,濕潤白積者,蠶為有病,速宜抬解如正,可抬卻遇陰雨風冷,則不敢抬,用茅草細切如豆,每一箔可用一斗或二斗勻撒蠶上,上再摻葉。移時,蠶因食葉沿上其茅草能隔燠沙,天晴再抬,如無茅草,稈草次之。

《士農必用》曰:分抬之便,惟在頻款稀,勻使不致先濕 損傷也。

蠶滋多必須分之,沙燠厚,必須抬之,失分則不勝稠疊;失抬則不勝蒸濕,故宜頻蠶者,柔軟之,物不禁觸弄。小而分之,猶能愛護大,而抬之,莫能顧惜,也未免久堆亂積。遠擲高拋生病損傷實由于此故。宜安款而稀勻也。

或有不齊頻飼,以督其後者,使之相及而各取其齊 也。

蠶眠不齊病原于初,今既然矣當,從此以治之。如于純黃之中雜見其退白而向黃者,是與純黃不相懸。遠頻飼以督之,則猶得相及。飼頻則可速其眠,故爾如已見;純黃又多青白,此與純黃,既遠雖飼之,之頻則亦莫及蓋蠶,之變色為變之小,其眠則絕食退膚為變之大也;為蛹為蛾則變之,尢大而至于化也。凡至純黃則結嘴不食而眠,如人之大病,周身之氣血一為變換,一晝夜安靜不動則眠。為得所,今以青白者,尚多飼而亂之。動而蹂之,則眠而失其所矣,比其青白者變黃而向眠,則此已過眠而動起,動起之初,欲得少食,亦如人之病起,欲得少食,以接氣血也。以後者,方眠勒其食,而不投以困,以餓又必待後者動起,而飼之。多病少絲端為可惜故,蠶經云眠起不齊,絲減少,良謂此也。

《務本新書》曰:初飼蟻法,宜旋切細葉微篩不住頻飼 一時辰,約飼四頓一晝夜,通飼四十九頓或三十六頓。懶者頗疑煩冗。《予》曰:新蟻止食桑葉脂脈,若頓數 不多,譬如寸乳嬰兒小時失乳,後必羸弱病生。蟻初 生須隔夜採東南枝肥葉,瓮中另頓旋取細切。 《士農必用》曰:飼蟻之法第一日飼,一復時可至四十 九頓,第二日飼至三十頓,第三日飼至二十餘頓,宜 極暖宜暗。

《士農必用》曰:擘黑法,第三日巳午時間,于別槌上安 三箔,微帶燠薄揭蟻款手,擘如小棋子矣。布于中箔 可盈滿,可漸漸加葉飼早晴,可捲東窗苫,及當日背 風窗漸漸變色,隨色加減飼至純黃,則不飼,是謂頭 眠不以早晚抬過。

《士農必用》曰:抬頭眠別槌上,布四箔薄帶沙燠,揭蠶 分如大棋子大布滿中,二箔一復時可六頓,次日可 漸漸加葉,可開捲窗一半,初向黃時宜極暖眠,定宜 暖起,齊宜微暖。 抬頭眠飽食,分如小錢,大布滿三 箔。

《士農必用》曰:抬停眠分如小錢,微大布滿六箔,起齊 頭食,宜薄。一復時可四頓,次日可漸加葉,或全開捲 窗,初向黃時,宜暖眠定,宜微暖起,齊宜溫抬停眠,飽 食蠶可撥、可摻不須分揭,可布滿十二箔。

《務本新書》曰:大眠起燠,宜頻除蠶、宜頻飼或西南風 起,將門窗簾薦放下,此際不宜抬解箔上布蠶,須相 去一指布蠶一箇。取臘月所藏菉豆,水浸微生芽,曬 乾磨作細,GJfont第四頓,收食拌葉,勻飼解蠶,熱毒絲多 易繰,堅韌有色,蠶屋南簷外,先所架立,搭棚檁柱,此 時搭蓋。

《士農必用》曰:抬大眠分如折二錢,大布滿二十五箔, 起齊投食,一復時可三頓,第一頓宜薄,第二頓比前 又薄,第三頓如第一頓。次日可漸加葉,可全開捲窗 照窗初,向黃時宜微暖眠,定宜溫齊宜涼,可落蓐可 分至三十箔,正食時每飼後,可挾葉筐遶槌巡之。但 見箔上有班黎處,即摻葉補合,拌米粉至第七八頓, 食後于巳午時間,將切下葉,攤在箔上,新水灑拌極 勻,待少時,納羅白粉子拌,令極勻一筐,可飼一箔。拌 桑GJfont切葉灑,拌新水極勻,羅桑GJfont拌勻于大眠後,間 飼三五頓,抬沙于大眠後,飼食第十一二頓,間可抬 蠶,欲老飼之,宜細薄宜頻。

養老如養小,亦如人老多食則傷,若不如此,則食葉不淨,其葉蒸濕帶葉,入簇所結繭,亦濕潤如經鹽水,此名簇汁,繭難抽繰。

宜微暖。

如人老不禁寒涼,然亦可相度,當時天氣涼暖,消息斟酌大意,比大眠後未老時,宜微暖也。依按其法,蠶自螘至老,不過二十四五日,過此日數愈多,桑愈費而絲愈少也。

《韓氏直說》曰:蠶自大眠後,十五六頓即老得絲多少 全在此,數日見有老者,依抽飼斷眠法飼之,候十蠶 九老,方可就箔上撥蠶,入簇如是則無簇汗蒸熱之 患,繭必早作而多絲。

《桑蠶直說》曰:四眠蠶別是一種與養春,蠶同,但第三 眠止抬開十五箔抬,飽食二十箔,大眠抬三十箔。 《黃省曾》曰:蠶之自蟻而三眠也,俱用切葉。其替抬也, 用糠籠之灰糝焉,則蠶體快,而無疾,或布網而抬,替 其飼火,蠶也必勤葉盡,即飼,毋使飢吞火氣,而病其 替蠶也;食半而替,則功省而蠶不勞其三眠之起也, 斤分於一筐,一筐之蠶,可以得繭八斤,為絲一車而 十六兩,其蟻之初出也,以薔薇之葉焙燥揉碎之,糝 之蟻上,聞香而集之於上,乃以鵝翎拂下,其厝火也。 炭之團爇之,而灰以遏之,瓦以覆之,溫溫然而已,綿 被以隔之,而後置之於被之上,焉若熾焉,或飢焉則 傷於火,其長也,焦黃不食而死,勿食水葉食,則放白 水而死雨中之所,採也必拭乾之,或風戾之。

簇以稻草為之殺,疏之必潔,則不牽絲,乃握而束之, 厚籍以所殺疏之草,殼可以禦地,濕可以承墜,蠶乃 以握許登之,勿覆以紙,至次日少以稻稈糝焉,以屬 其作綴之,未成者勿用菜箕善絆擾,而薄繭七日,而 摘半月,而蛾生。凡蠶色之青也,為老之,候其在簇而 有雷,則以退紙覆之,以護其畏。

繭長而瑩白者,細絲之繭大,而晦色青,蔥者粗絲之 繭皆撏去其蒙茸之衣,其內潰而漬濕者,謂之陰繭。 及薄而雜者,綿之繭。可為粗絲,不可以經日。經日則 絲爛而難抽,不可以焚香,焚香則蛆穴而難抽,大者 謂之粗工。

繰之不可及也,淹而甕之泥,之至七日而蛾死,泥之 也仍數視之,有少罅,則蛾生。凡拈絲綿之,線一分銀, 是拈一兩,其為綿也,蛾口為最,上岸次之,黃繭又次 也;繭衣者,為最下蛾口者。出蛾之繭也,上岸者繰,湯 無緒撈而出者也,繭衣繭外之蒙茸,蠶初作,繭而營 者也。

蠶不可以受油鑊之氣,不可以受煤氣,不可以焚香, 亦不可以佩香,零陵香亦在所忌,否則焦黃而死,不可以入生人,否則遊走而不安,箔蠶室不可以食,薑 暨蠶豆養之人,後高為善以筐計,凡二十筐,庸金一 兩。看繰絲之人,南潯為善,以日計,每日庸金四分一 車也,六分其上簇也,而無火,則繰之也,必不淨,蠶婦 之手,不可以擷苦GJfont,手有苦GJfont之,氣令蠶青爛食之 者,亦不可以入蠶之室。

《韓氏直說》曰:稙蠶疾老少病省,葉多絲不惟收,卻今 年蠶又成就,來年桑稙蠶,生於穀雨,不過二十三四 日,老方是時桑葉發,生津液上,行其桑,斫去比及夏 至,可長月餘,其條葉長盛,過於往歲,至來年春,其葉 生,又早矣。積年既久,其桑愈盛,蠶自早生。

《韓氏直說》曰:晚蠶遲老多病,費葉少,絲不惟,晚卻今 年蠶又損,卻來年桑,世人惟知婪多為利,不知趨早 之為大利,壓覆蠶連以待桑葉之盛,其蠶。既晚明年 之桑,其生也尤晚矣。

《務本新書》曰:蠶有十體,寒熱饑飽,稀密眠起緊慢。 《蠶經》曰:蠶有三光,白光向食,青光厚飼,皮皺為飢黃 光,以漸減食。

《韓氏直說》曰:蠶有八宜,方眠時宜,暗眠起以後宜,明 蠶小并方眠時宜,暖宜,暗蠶大并起時宜,明宜,涼向 食時宜,有風宜,加葉緊飼新起時怕風宜,薄葉慢飼 蠶之所宜,不可不知反此者為其大逆,必不成矣。 《蠶經》曰:蠶有三稀,下蟻上箔入簇。

《蠶經》曰:蠶有五廣,一人、二桑、三屋、四箔、五簇。

《務本新書》蠶忌曰:忌食濕葉,忌食熱葉,蠶初生時,忌 屋內掃塵,忌煎GJfont魚肉不得將煙火紙撚於蠶房內, 吹滅,忌側近舂搗,忌敲擊門窗GJfont箔及有聲之物,忌 蠶房內哭泣叫喚,忌穢語淫辭夜間無令燈火光忽 射,蠶屋窗孔未滿月產婦不宜作蠶母,蠶母不得頻 換顏色衣服,洗手長要潔淨,忌帶酒人將桑飼蠶及 抬解布蠶蠶生至老大,忌煙燻不得放刀於GJfont上箔 上GJfont前忌熱湯潑灰,忌產婦孝子入家忌燒皮毛亂 髮;忌酒醋五辛鱣魚麝香等物;忌當日迎風窗;忌西 照日;忌正熱著猛風暴寒;忌正寒走,令過熱;忌不淨 潔人入蠶屋蠶屋;忌近臭穢。

《務本新書》曰:簇蠶地宜高平,內宜通風,勻布柴草,布 蠶宜稀,密則熱,熱則繭難成絲亦難繰,東北位并養 六畜,處樹下阬上糞,惡流水之地不得簇。

《士農必用》曰:治簇之方惟在乾暖,使內無寒濕。

簇中繭病有六,一簇污、二落簇、三遊走、四變赤蛹、五變殭、六黑色簇。污之病蠶老食葉不淨,其葉蒸濕,帶葉入簇故繭,亦濕潤,此為簇污,其餘五病皆地濕天寒所致。

元扈先生曰:亦不止為地濕天寒,自擇種至上簇,無時不可得病也。

蠶欲老可簇地盤,燒令極乾,除掃灰淨於上置簇。

元扈先生曰:此是北法南方正值梅天萬,難作此,所以皆須屋內簇定須著火。

《韓氏直說》曰:安圓簇於阜高處,打成簇腳,一簇可六 箔,蠶十分中有九分老者,宜少摻葉,就箔上用簸箕 般去,宜款手摻於簇上,務令稀勻,上復覆梢蒿,復摻 蠶如前,至三箔覆梢倒根在上,自後蠶可近上,摻至 六箔,覆蒿令簇圓上,用箔圍苫繳簇頂如亭子樣,至 晚又用苫將簇從下繳至上,苫相接日出,高時捲去 至晚復繳,三日外繭成,不用曬簇上,蠶後第三日,辰 巳時間,開苫箔日曬至未時,復苫蓋如前,如當日過 熱上榰,單箔遮日色翻簇上,蠶時被雨霑濕,雨纔止, 纔晴即選一簇地盤,不以成繭不成繭翻騰遷移別 簇,封苫如前,小雨則不須,但可曝曬。

又有一法,臨簇有雨只於蠶屋中,本槌下地面上安簇開了門,窗使透風氣早夜,或陰雨變寒則閉門窗添牛糞火,比翻簇之法又為妙也;又一法槌箔上虛撒蒿槌周圍簇,梢與蒿箔苫圍之蠶,自作繭猶勝於雨中簇也。

《務本新書》曰:繭宜併手,忙擇涼處,薄攤蛾自遲出,免 使抽繰相逼。

《士農必用》曰:繰絲之訣,惟在細圓,勻緊使無褔慢,節 核麤惡不勻也,熱釜,釜要大置於GJfont上,釜上大盆,甑 接口添水至甑中八分滿,甑中用一板攔斷,可容二 人對繰也,繭少者,止可用一小甑,水須熱宜旋,旋下 繭冷盆,盆要大。先泥其外,用時添水八九分,釜要小, 用突GJfont半破塼坯圓壘,一遭中空其高比繰絲人身 一半,其圓徑相盆之,大小當中,壘一小臺坐串盆於 小臺上,其盆要比圓壘高,一脣靠圓壘安打絲頭,小 釜GJfont比圓壘低一半,揜火透圓壘與揜火相對,圓壘 匝近上開煙突口,做一臥突長七八尺已,上先於安 突一面壘,一臺比突口微低,又相去七八尺,外安一 臺高五尺,用長一丈、椽二條斜磴在二臺上,二椽相 去闊一塼坯,許用塼坯泥成一臥突。

二椽上平鋪塼坯一層,兩邊側立上復平蓋泥了,便成一臥突也。須與GJfont口相背,謂如GJfont口,向南突

口向北是也,繰盆居中,火衝盆底與盆下臺,煙焰遶盆,過煙出臥突中,故得盆水常溫,又勻也又得煙火,與繰盆相遠,其繰絲人不為煙火所逼,故得安詳也。

軠車床高與盆齊軸長二尺,中徑四寸,兩頭三寸或 四角或六角臂,通長一尺五寸須腳,踏又繰車竹筒 子宜細鐵,條子串筒兩樁子亦須鐵也。

打絲頭小釜,內添水九分滿,GJfont下燃粗乾柴,候水大 熱下,繭於熱水內,用著輕剔撥,令繭滾轉盪勻挑惹 起囊頭手捻住於水面上,輕提掇數度,復提起其囊 頭下,即是清絲摘去囊頭。

如重手攪撥,囊頭又於手枴子纏數遭,可長五七尺,將繭上好絲十分中去了三二分,實為可惜。如輕手剔撥起,囊頭長不過五尺也。

一手撮捻清絲,一手用漏杓窈繭,款送入溫水盆內, 將清絲掛在盆外,邊絲老翁上。

繰絲,將絲老翁上清絲,約十五絲之上,總為一處,穿 過錢眼,繳過GJfont頭,蛾眉杖子上,兩繳杖子下,兩繳掛 於軠上,又取絲老翁上清絲如,前掛於軠子,右腳踏 軠,右轉,長切照GJfont撥掠,兩絲窩於內,有繭絲先盡,蛹 子沈了者,繭絲斷了,繭浮出絲,窩者其絲窩減小。即 取清絲約量添加,務要兩絲窩大小長均。

眼專GJfont手頻撥頻添,添不過三四絲,失添則細了,多添則麤了,如或手添不迭,腳慢踏,軠其絲較爭麤如,或手添得多了,腳緊踏軠其絲,較爭細,手腳相應亦可取勻也。 元扈先生曰:緊慢可為,麤細卻無此理。 添絲搭在絲窩上,便有接頭將清絲用指面喂在絲窩內,自然帶上去便無接頭也。此名全繳絲圓緊無疙疸上等也。中作紗羅上等疋段如蛾眉杖上只兩繳名雙繳絲,不甚圓緊有小疙疸中等也,不中紗羅中,中等疋段如蛾眉杖上只一繳名單繳絲,又名歇口絲褊慢有大疙疸,不中疋段只中絹帛,亦不堅壯此單繳歇口絲多,只是熱釜中繰也。 元扈先生曰:今各處繅絲,皆只雙繳,亦無蛾眉杖,而秦王諸家亦并不言全繳雙繳單繳之異蓋,古法之廢已,久著書者亦只抄寫節略舊文而已,未見今北繅車不知有蛾眉杖否。宜索一具觀之。

元扈先生曰:愚意要作連冷盆釜,俱改用砂鍋或銅 鍋,比鐵釜絲必光亮,以一鍋專煮湯供絲頭釜二具, 串盆二具,繅車二乘,五人共作一鍋二釜共一GJfont門, 火煙入於臥突以熱串盆,一人執爨,以供二釜二盆 之水,為溝以瀉之,為門以啟閉之,二人直釜專打絲 頭,二人直盆主繅即五人一GJfont可繅繭三十斤,勝於 二人一車一GJfont。繅絲十斤也,是五人當六人之功,一 GJfont當三繅之薪矣。并具圖於後。 《韓氏直說》曰:蠶成繭硬紋理,麤者必繰快,此等繭可 以蒸餾繰冷盆絲其繭薄紋理細者,必繰不快。不宜 蒸餾此上,宜繰熱盆絲也。其蒸餾之法用籠三扇用 軟草扎一圈加於釜口,以籠兩扇坐於上,其籠不以 大小籠內勻鋪繭厚,三四指許頻於繭上,以手背試 之,如手不禁熱可取。去底扇卻續添一扇在上,亦不 要蒸得過了,過了則軟了絲頭,亦不要蒸得不及,不 及則蛾必鑽了。如手背不禁熱,恰得合宜,於蠶房槌 箔上從頭合籠內繭在上,用手微撥動,如箔上繭滿 打起更攤一箔候冷,定上用細柳梢微覆了其繭,只 於當日卻要蒸盡,如蒸不盡來日必定蛾出如此,繰 絲一月一般繰快釜湯,內用鹽一兩油半兩所蒸繭, 不致乾了絲頭。

《務本新書》曰:凡養夏蠶止須些小,以度秋種慮,恐損 壞萌條,有誤明年春蠶桑葉,今時養熱蠶以紙糊窗, 因避飛蠅遮盡往來風氣天晴,GJfont熱病生陰,則濕主 白醭陰晴俱不便當以紗糊窗陳,稈草作蓐或用荻 簾凡窗繫定不喦泥之遮蔽飛蠅,透脫風氣另擗一 房,不令雜人出入,以剪剪葉,旦暮抬分兼夜頻飼。 秋蠶初生時,去三伏猶近暑氣,仍存蠶屋,多生濕,潤 正要四通八達,風氣往來蓋初生,卻要涼快,以陳稈 草,作蓐勿用麥鞂。一日一抬失抬,多生白醭一眠,宜 溫再眠,如春門窗俱掛,薦簾屋內,須用無煙熟火大 眠,全要暄暖大忌北風寒氣勿飼,雨露冷葉養秋蠶 法首尾顛倒深宜體測。

簇蠶時相次秋高,恐值夜寒風冷不能作繭,可於簇 西北埋柱繫椽箔遮禦,北風寒氣三兩夜之間便可 作繭。

《士農必用》曰:夏蠶自蟻至老俱宜涼,忌蠅蟲先於蠶 生前用麥糠擁於蠶房壁腳下燒之,擘黑後須一日 早晨一抬其餘並與養春蠶同。

秋蠶初宜涼,漸漸宜暖,與養春蠶正相反,初可摘葉 蠶大則捋葉初用紗糊窗,漸漸天寒上復用紙糊留 捲窗簇,與繰絲法如前。

===
《栽桑法》
===桑《爾雅》曰:桑,GJfont有葚、梔。

郭璞曰:GJfont半也葚與椹同半有椹半無椹者,名梔

女桑,桋桑。山桑,GJfont桑。

GJfont桑即柘也,飼蠶絲中琴,瑟亦材之美者也。 《典術》云:桑乃箕星之精。 徐鍇曰:音若東方自然神木之名,乃蠶所食也。

《王禎種植篇》曰:《貨殖傳》云:山居千章之材,安邑千樹 棗燕秦千樹栗,蜀漢江陵千樹橘齊魯千樹桑,其人 皆與千戶侯等,其言種植之利,博矣觀。柳子厚、郭橐, 駝傳稱駝所種樹或移徙無不活,且碩茂早實以蕃。 他人效之,莫能如也,又知種樹之不可無法也,考之 於詩帝,省其山柞棫斯,拔松柏斯兌周之所以受命 也。樹之榛栗椅桐梓漆衛文公之所以興其國也。夫 以王侯之富且貴猶以種樹為功況於民乎。《周禮·太 宰》:以九職任萬民,一曰三農,生九穀;二曰園囿,之職 次於三農,其為民事之,重尚矣然則種植之,務其可 緩乎種植之類夥矣。民生濟用莫先於桑故,首述而 備論之。

王禎曰:桑種甚多不可遍舉,世所名者荊與魯,也荊 桑多椹,魯桑少椹葉薄,而尖其邊有瓣者,荊桑也。凡 枝幹條葉堅勁者,皆荊之類也,葉圓厚而多津者,魯 桑也。凡枝幹條葉豐腴者,皆魯之類也,荊之類根固, 而心實能久遠。宜為樹魯之類,根不固,心不實不能 久遠。宜為地桑然荊之條葉不如魯葉之盛茂,當以 魯桑條接之,則能久遠而又盛茂也。魯為地桑而有 厭條之法,傳轉無窮是亦可以久遠也。荊桑所飼蠶 其絲堅韌,中紗羅用禹貢稱厥篚GJfont絲,魯桑之類宜 飼大蠶荊桑宜飼小蠶。

《博聞錄》曰:白桑少子壓枝種之,若有子可便種須用 地陰處,其葉厚大得繭重實絲每倍常。

《齊民要術》曰:桑柘熟時,收黑魯椹。即日以水淘取子, 曬燥,仍畦種。常薅令淨。明年正月,移而栽之。率五尺 一根。其下常GJfont掘種菉豆、小豆。栽後二年,慎勿採、沐。 大如臂許,正月中移之。率十步一樹。行欲小掎角,不 用正相當。須取栽者,正月二月中,以鉤弋壓下枝,令 著地,條葉生高數寸,仍以燥土壅之。明年正月中,截 取而種之。

王禎曰:《齊民要術》載收椹之黑者,剪去兩頭,惟取中 間一截,蓋兩頭者,其子差細種,則成雞桑花桑,中間 一截其子堅栗,則枝幹堅強而葉肥厚將種之時。先 以柴灰淹揉,次日水淘去輕,秕不實者曬令水脈才 乾種乃易生。

《齊民要術》曰:凡耕桑田,不用近樹。其犁不著處,GJfont斷 令起,斫去浮根,以蠶矢糞之。十五年,任為弓材。亦堪 作履。裁截碎木,中作錐、刀靶。二十年,好作犢車材。欲 作鞍橋者,生枝長三尺許,以繩繫旁枝,木橛釘著地 中,令曲如橋。十年之後,便是渾成柘橋。欲作快弓材 者,宜於山石之間北陰中種之。其高原山田,土厚水 深之處,多搖掘深坑,於坑之中種桑柘者,隨坑深淺, 或一丈五,直上出坑,乃扶疏四散。此樹條直,異於常 材。十年之後,無所不任。

柘葉飼蠶,絲可。作琴瑟等絃,清鳴響徹,勝於凡絲遠 矣。

《汜勝之書》曰:種桑法:五月取椹著水中,即以手漬之, 以水灌洗,取子陰乾。治肥田十畝,荒田久不耕者尤 善,好耕治之。每畝以黍、椹子各三升合種之。黍、桑當 俱生,鋤之,桑令稀疏調適。黍熟,穫之。桑生正與黍高 平,因以利鎌摩地刈之,曝令燥;後有風調,放火燒之, 常逆風起火。桑至春生。一畝食三箔蠶。

王禎曰:桑十二月為上時,正月次之二月為下,大 抵桑多者宜伐,斫桑少宜省,《農桑要旨》云:平原淤 壤土地肥虛荊桑魯桑種之俱可,若地連山陵土脈 赤硬,止宜荊桑《士農必用》云種藝之宜,惟在審,其時 月又合地力之宜,使之不失其中,蓋謂栽培之宜,春 分前後十日及十月並為上時,春分前後以及發生 也,十月號陽月又曰小春木氣長發之月。故宜栽培 以養元氣,此洛陽方佐千里之所,宜其他地方隨時 取中可也。大抵春時及寒月必於天氣晴明巳午時 藉其陽和如其栽子。已出元土,忽變天氣,風雨即以 熱湯調泥培之。暑月則必待晚涼,仍預於園中,稀種 麻麥為蔭,惟十一月栽種不生活。

《四時類要》曰:種桑土不得厚,厚即不生,待高一尺又 上冀土一遍。

《務本新書》曰:四月種椹,東西掘畦熟糞,和土耬平下 水水宜濕透。然後布子或和黍子同種椹藉水力易 為生發。久遮日色或預於畦南畦西種GJfont,後藉GJfont蔭 遮映夏日長至三二寸。旱則澆之,若不雜黍種,須旋 搭矮棚于上,以箔覆蓋晝。舒夜捲處暑,之後不須遮 蔽,至十月之後桑與黍鞂同時刈,倒順風燒之,仍摻 糞土,蔽灰春煖榮茂次年移栽。

一法熟地先耩黍,一隴,另捲草索截約一,托以水浸GJfont飯湯更妙索兩頭各歇三四寸。中間勻抹濕椹 子十餘粒,將索臥于黍壟內索兩頭以土厚壓,中間 摻土薄覆隔一步或兩步依上臥一。索四面取齊成 行久旱宜澆十月刈燒,加糞如前。冬春擁雪蓋糞。清 明前後掃去霖雨時GJfont稀稠移補,比之畦種旋移省 力決活。早二年得力如舊有椹春種更妙。後宜築圍 牆固護或慮索繁碎,以黍椹相和于葫蘆內點種過 處用GJfont掃勾或慮天旱,宜就黍壟內撥土平勻順壟 作區下水種之。

又法春月先于熟地內東西成行,勻稀種GJfont次將桑 椹與蠶沙相和,或炒黍穀亦可趁逐雨後于GJfont北單 耩或點種比之搭矮棚,與黍同種緣GJfont陰,高密又透 風露雖種。十數畝亦不甚委曲費力。

《士農必用》曰:種子宜新,不宜陳桑芽出,間令相去五 七寸頻澆。過伏可長至三尺至十月,內附地割了撒 亂草走火燒過糞草,蓋至來春耙耬,去糞草澆每一 科自出芽三數箇留旺者,一條至秋魯桑,可長五七 尺,荊桑可長三四尺。

《務本新書》曰:夫地桑本出魯桑次,以魯桑萌條如法 栽培揀肥旺者,約留四五條鋤治添糞。條有定數,葉 不繁多,眾葉脂膏聚于一葉,其葉自大。即是地桑栽 地桑法,秋地于熱白,地內深耕一為如壟加糞撥土 為區如無牛摳區亦可。春分前後,取臘月所埋桑條 揀有萌芽處,各盤七八寸或一尺區下水臥條栽 之覆土約厚三四指深厚。則難生以手按勻區東南 西種GJfont,五七粒,五月之後,芽葉微高,旋添糞土,已後 條高便作地桑,或揀魯桑箄兒,秋間埋頭深栽,更疾 得力。

《士農必用》曰:地桑之功惟在治之如法不,致荒燥。

無樹桑之家純用地桑則人力倍省,有樹桑兼地。桑之家樹桑既成地桑可止而勿用加澆三之功。使之滋長至其蠶大眠之後,或樹桑不能時至,則可溉取地桑使晚蠶至終者不致缺食。

布地桑法牆圍成園將,園內地或牛犁或钁GJfont熟方 五尺內掘一阬,方深各二尺阬,內下熟糞三升和土 勻下水一桶調成稀泥,將畦內種成魯桑連根掘出, 一科自根上留身六七寸其餘截去截。斷處火鏊上 烙過每一阬栽一根,將根坐于泥中,按至阬底提三 五次,按桑身填與地平,擁周圍熟土。令阬滿次日築 實上半阬,擁熟土輕築,令平滿用虛土封堆如大鏊 子,樣可厚五七寸,周圍自成環池芽出于土,四五指 每一根,止留一二條次年附根割條葉,飼蠶割過處, 每一根盤周圍數芽出每一科,可許留四五條。餘者 間去年,年附地割之,根漸旺留條漸多,野魯桑根科 栽之亦可。

全如前法也,桑三年後,正長旺;五年後根相交,根交則不旺春時,將相交根斫斷掘去添上糞土,或澆過或得雨,即復長旺,次後斟酌其根欲大將壓,成栽子圍別園如前法栽之,三年後新桑茂盛養蠶斫桑時。將舊桑根上只斫一條。隔年自成一根,分出栽為行桑如此,傳轉無有盡期,然魯桑斫飼蠶其絲少堅韌,可斟酌栽荊桑樹于大眠後,以葉間飼之。

韓氏直說曰:地桑須于近井園內栽之,有草則鋤無 雨則澆比及蠶生可澆三次其葉自然早生。

鍾化民曰:種桑在正二月至八月亦可,種根要理直 泥要挨緊當以水糞澆灌方有生意。

桑有二種一種有桑椹,即以桑椹植地一二月,即出 一種將桑樹柔條攀至于地,以泥壓于其上每一桑 眼即發一枝待至二三尺長其桑有根,用剪剪下移 種于地上,即成桑樹,如今年壓明年起,明年又壓後 年又起生生不窮。

黃省曾《藝桑總論》曰:有地桑出于南潯,有條桑出于 杭之臨平其。鬻之時以正月之中上旬其鬻之地,以 北新關內之江將橋旭旦也擔而至陳于梁之左右。 午而散其種也,耨地而糞之,截其枚謂之嫁留,近本 之枝尺餘許深埋之,出土也寸焉。培而高之,以泄水 墨其瘢或覆以螺殼,或塗以蠟而瀝,青油煎封之,是 防梅雨之所侵。糞其周圍,使其根四達若直灌其本, 則聾而死未活也,不可灌木灌以和水之糞,二年而 盛其在土也月一,鋤焉灌以純糞三年,則其發茂禁 損其枝,之奮者桑之下,無草木留則茂蠶之時,其摘 也必潔淨。遂剪焉必于交湊之處,空其榦焉則來年 條滋而葉厚,歲歲剪條則盛,禁原蠶之,飼飼則來年 枝纖而葉薄桑之壅也。以糞以蠶沙以稻草之灰,以 溝池之泥,以肥土其初藝之壅也。以水藻以棉花之 子壅其本,則煖而易發。初春而修也去其枝之,枯者 樹之低小者,啟其根而糞泥壅之。不然則葉遲而薄 凡擇桑之本也,皺皮者,其葉必小而薄白皮,而節疏 芽大者為柿葉之,桑其葉必大而厚,是堅繭而多,絲 高而白者,宜山岡之地,或牆隅而籬畔,五月也收桑椹而水淘少曬焉畦而種之,至冬而焚其梢及明年 而分種之短,而青者宜水鄉之地正二月也木鉤攀 之土。壓期年而截之,移而種之歲糞也,二其壓也濕 土則條爛焦土,則根生撒子而種,不若條而壓其為 桑之害也。有桑牛尋其GJfont桐油抹之,則死或以蒲母 草草之狀也,如竹葉其桑葉之葉癩也,亦以草汁而 沃之桑之下可以藝蔬其藝桑之園,不可以藝楊藝 之多,楊甲之蟲,是食桑皮,而子化其中焉。二月而接 也。有插接,有劈接,有壓接,有搭接,有換接穀而接桑 也。其葉肥大桑而接梨也,則脆美桑而接楊梅也,則 不酸勿用雞腳之桑其葉薄,是薄繭而少絲其葉之, 生黃衣而皺者,木將就槁名曰金桑蠶。則不食先椹 而後葉者其葉必少有柘蠶焉,是食柘而早繭其青 桑無子而葉不甚厚者,是宜初蠶望海之桑,種之術 與白桑同是皆臘月開塘,而加糞即壅之以土泥,或 二或三六七月之間,乃去其蟲開塘加糞壅土宜遲 紫藤之,桑其種高大是不用剪其葉,厚大尢早種之 也,宜邇于GJfont屋不必開塘,而糞壅惟幼稚之時待冬 而糞或二或三以臘月為佳。

《務本新書》曰:桑生一二年脂脈根株,亦必微嫩春分 之後掘區移栽區。北直上下裁成土壁壁底,旁其 土下水三四外,將桑箄兒靠壁栽立根科。須得勻舒 以土堅覆土壁地區地約高三二寸,大抵一切草木 根科新栽之,後皆惡搖擺故用土壁遮禦北風迎合 日色,也今時移栽小桑微帶根鬚上,無寸土但經路 遠風日耗竭脂脈栽後難活,縱活亦不榮旺卻稱地 法不宜。此係拙謬今後應栽小樹,若路遠移多約十 餘樹通為一束于根鬚上蘸沃稀泥泥上,糝土上以, 草包包內另用淳泥固塞,仍擗夾車箱兩頭不透風 日中間順臥樹身上,以蓆草覆蓋預于栽所掘區下 糞樹到之時,即便下水依法栽培秋栽法,平昔栽桑 多于春月全樹移栽春多大風吹擺,加之春雨艱得 又天氣漸熱芽葉難,禁故多不活若是斫去元幹再 長樹身桑聞鐵腥愈旺。地桑是其驗也,迤南地分十 月埋栽河朔地氣頗寒,故宜秋栽區深一尺之上,平 地約留樹身一二指餘者,斫去栽罷地須堅築以土 封,瘢比及地凍于上約量添糞,春煖之後就糞撥為 土盆,雨則可聚,旱則可澆樹南春先種GJfont,比及霖雨 以來芽條叢茂,就作地桑或削去細條存留旺者,一 二枝次年便可成樹。或是就壓旁條一樹,又引十餘 比之全樹栽者,樹樹必活,桑亦榮茂也。十月木迷宜 栽埋頭桑,冬月根脈下行乘春併發一年之間,長過 元樹栽。二年之上桑穀雨其間,但有芽葉不旺者,以 硬木貼樹身去地,半指一斧截斷快錛更妙糝,土封 其樹瘢,樹南種黍五七粒。十餘日始出芽條旱則頻 澆,立夏之後不宜此法。一歲之中除大寒時,分不能 移栽其餘月分皆可。

《農桑要旨》云:凡新栽桑斫科採葉,須得宜初栽後成 科時,中心長條上葉,勿採其餘在傍腳科止捋其葉, 且勿剸斫蓋。令枝條繁密就為藩蔽以防牛畜擺拖挽之,患後中心枝既粗即可剸斫在旁科條 本根既盛脂脈盡歸中,心枝便可長成大樹,堅久茂 盛不生糖心。

《士農必用》曰:種藝之宜,惟在審其時月,又合地方之 宜,使之不失其中,栽培所宜,春分前後,十日十月內 並為上時春分前後,以及發生也十月號陽月,又曰 小春木生長之月,故宜栽培以養元氣。

又曰:桑者易生之物,除十一月不生活餘月皆可仍 須于園內,稀種GJfont或麻黍為蔭每歲三月三日晴雨 卜桑之貴賤。

養樹桑法:牆圍成園,大小隨人所欲,將園內地耕GJfont 熟方三尺許,掘一阬將畦內種出荊桑,全條連根掘 出栽培亦如前法,但所築實土與地平上復用土,封 身一二尺周圍自成環池,待桑身長至一大人高割 去梢子,則橫條自長如澆治有功至秋可長大如壯 椽,十月內或次年春可移為行桑野,荊桑不成身者 移根于園內養之亦同。

栽培如地桑法,芽出留旺者一條,長至如大人高,其科養法如前。

《務本新書》曰:壓條法寒食之後,將二年之上桑全樹 以兜橛袪定掘地,成渠條上已成小枝者,出露土上 其餘條樹以土全覆樹根,週圍撥作土盆旱,宜頻澆 如無元樹止就桑下腳窠,依上掘渠埋壓六月,不宜 全壓。

《士農必用》曰:春氣初透時,將地桑邊旁一條,梢頭折 了三五寸,屈倒于地空處,地上先兜一渠,可深五指, 餘臥條于內,用鉤橛子即釘住懸空不令著土,其後 芽條向上生如細杷齒狀橫條,上約五寸,留一芽,其 餘剝去。至四五月內,晴天巳午時間,橫條兩邊,取熱 溏土擁橫條上,成壟,橫條即為臥根,至晚澆其根科 至秋其芽條茁為條身至十月際臥根,根頭截斷取出土隨間空處,斫斷一每一根為一栽。

《務本新書》曰:栽條桑法秋暮農隙時,分預掘下區藉 地氣經冬藏濕又分減栽,時併忙區方深各二尺之 上,熟糞一二升與土相和納于區內,土宜北高南下 以留冬春雨雪臘月內,揀肥長魯桑條三二枝通連 為一窠快斧。斫下即將楂頭于火內,微微燒過每四 十五條與稈草相間作一束,臥于向陽阬內,以土厚 覆春分巳後取出卻將元區跑開下,水三四升布粟 三二十粒將條盤曲以草索繫,定臥栽區內覆土。約 厚三四指如或出露條尖三二寸,覆土宜厚尺餘,俱 當堅築仍以虛土另封條尖,已後芽生虛土自脫先 于區南種GJfont地宜陰濕時,時澆之若全臥栽者,已後 遂旋添土芽條長高斫去傍枝,三年可以成樹,或就 作地桑。

栽桑梢據埋頭栽桑斫下桑,梢相連三二枝為一窠, 栽如前法,或于蘿蔔內穿過一枝假藉氣力更妙,掘 區堅埋依前法。

壟種桑條秋耕熟地,二月再擺勻東西起GJfont,約量遠 近撥土為區。將臘月元埋桑條栽依前法,或是單根 肥長桑條依上栽之亦可。

栽種桑條者若舊桑多處,可以多斫萌條,若是少處 又慮斫伐太過次年誤蠶故具種椹壓條栽。條之法 三者擇而行之。

《士農必用》曰:插條法牆圍成園掘阬,如地桑法大葉 魯桑條上青眼動,時科條長一尺之上截斷兩頭,烙 過每一阬內微斜插三二條,待芽出封堆虛土三五 寸,每一根科止留一條,至秋可長數尺次年割條葉。 飼蠶如當處無可採之條,預于他處擇下大葉魯桑 臘月,割條藏于土穴候至桑樹條上青眼微動時,開 穴藏條上眼亦動截烙栽培用度如前。

元扈先生曰:《齊民要術》云:種椹而後移栽,移栽而後 布行。《務本新書》云:畦種之後即移為行桑無轉盤之 法,二法皆可也。

《士農必用》曰:園內養成荊魯桑小樹如轉盤時于臘 月內,可去不便枝梢小樹,近上留三五條碗口以上 樹留十餘條長一尺以上,餘者皆科去至來春桑眼 動時連根掘來于漫地,內闊八步一行行內相去,四 步一樹相對栽之荊棘,圍護當年橫枝上所長條至 臘月,科令稀勻得所至來年春便可養蠶。

《士農必用》曰:科斫樹桑,惟在稀科時斫,使其條葉豐 腴而早發不致蠶之GJfont也。

稀則條自豐葉自腴今年科不過時則長條豐美,明年之葉自然早發而又腴潤也。

又科斫之利。

惟在不留中心之枝容立人于其內,轉身運斧條葉偃落于外比之擔負,高几遶樹上下科有心之樹者,一人可敵數人之功,條不可冗冗則費芟科之功葉薄而無味,是故科斫為蠶事之先務,時人不知預治干農隙之時,而徒費功力于蠶,忙之日人則倍勞蠶復失所如得其法,使樹頭易得其條,條上易得其葉,蠶不待食葉,以時至又其葉,《潤厚農語》云:鋤頭自有三寸,澤斧頭自有一倍桑秦中,一法名曰剝桑臘月中,悉去其冗所存之條,甚疏又于所存條,根之上僅留四眼餘皆去之,其所留者明年則為柯其眼中,所發青條可長三數尺。其葉倍常光潤如沃蠶逼老而手採之,獨留一向外之條滋養及秋,其長以至尋丈臘月復科之如前。歲久則所留之,科重繁復從下斫去既周而復始,洛陽河東亦同山東河朔則異于是,必留明條疑風土所宜然,欲一試此剝桑之法而未果也。

又斫樹法自移栽時長五七尺高,便割去梢既不留 中心其條自向外長樹長大中心,可容立一人如長 成樹者當中,有身及枝者,亦可斫去也科條法,凡可 科去者有四等,一瀝水條一刺身條一駢指條一冗 脞條臘月,為上正月次之。

臘月津脈未上又農隙人家,春科只圖容易剝皮卻損了津液也,欲用桑皮將臘月正月科下條向陽土,內培了至二月中取之自可剝。

《士農必用》曰:接換之妙,惟在時之和,融手之審密封 繫之固擁包之厚,使不至疏淺而寒凝也。

春分前十日為上時,前後五日為中時,然取其條眼襯青為時尤妙,此不以地方遠近皆可準也。然必待晴暖之日,以藉其陽和也,接不密則氣液難通,擁包不固厚則風寒入,而害之也果之一生者。質小而味惡既一接之則質碩大,而味美桑亦如是故接換之。

接時取遠處有者預先取下可節氣內割取其條,

其採取培養之法,全如採條桑內所說,如取接萌處過遠者,可于未曾盛油新柿簍中與,蒲包穰一處樁了外密封不透,雖行千里不致凍損,果木宜三年條其藏及接法亦同。

元扈先生曰:莫如當年條為妙三年之說,不然也且

接時必待月暗自下弦至上弦,皆可晦尤妙自上弦 至下弦皆忌望尤險。

劈接法:先附地平鋸去身幹于砧盤傍向下一寸半 皮肉上用快刀子尖,向上左右斜批豁兩道至平面 其下尖其上闊一指中間批豁斷者,剔去接頭可長 五寸,其粗細如一指許者于根頭,一寸半內量留一 半將其外一半左右,削兩刀子成喬麥楞樣令頭尖 口內噙養溫煖嵌于砧盤傍所批渠子內,極要緊密 須使老樹肌肉與接頭肌肉相對,著于一砧盤上,如 此接至數個用新牛糞和土成泥,封泥其接頭。周遭 又用新桑皮纏繳牢固,上又用牛糞,土泥封泥了所 繳桑皮。然後用濕土封堆,接頭上可厚五寸,周圍棘 刺遮護接頭生條芽,出土長高一二尺,約量留三二 條用依柱如前。

又曰:接大桑宜劈接插接小桑宜撘接壓接附地接 者,封泥擁培如前半身,截成砧盤接者,但其縫罅上 用紙封,又用破蓆片包繫如仰盆子樣內,盛潤土培 養其接頭,勿令透風土乾則灑水所包土,上條芽長 出其所包土,亦休取去至秋條長成接處,長定所包 土不用也壓接者,可就于橫枝上截了留一尺許,于 接頭上眼外方半寸刀尖刻斷皮肉至骨款,揭下帶 眼皮肉一方片,口噙。少時取出印濕痕于橫枝上,復 噙養之用刀尖使濕痕四圍刻斷皮肉,揭去露骨將 接頭上靨皮嵌貼上上下兩頭用新細薄桑皮繫了, 用牛糞和泥眼四邊泥了,其所貼之靨多少可量其 樹之大小,又接小芽條就畦內,將已種出荊桑,隔年 芽條去地二寸許,向土削成馬耳狀將一般粗細魯 桑接頭亦削成馬耳狀,兩馬耳相搭細桑皮繫了牛 糞泥封濕土壅,培其芽條出土可留一二芽至秋長 如一大人高,明年可移入園中養之,其法如前取藏 接頭側近有接頭者,土中種之其高原山田,土厚水 深之處,多掘深阬中種桑柘者,隨阬深淺或一丈丈 五直上出阬,乃扶疏四散此樹條,直異于常材十年 之後無所不任。

《博聞錄》曰:柘葉多叢生GJfont疏,而直葉豐而厚春,蠶食 之其絲,以冷水繰之,謂之冷水絲,柘蠶先出,先起而 先繭柘葉隔年不採者,春再生必毒蠶,如不採夏月 皆要打落方無毒。

《齊民要術》曰:種柘法:耕地令熟,耬耩作壟。柘子熟時, 多收,以水淘汰令淨,曝乾。散訖,勞之。草生拔卻,勿令 荒沒。三年,間GJfont去,堪為渾心扶老杖。十年,中四破為 杖。任為馬鞭、胡床。十五年,任為弓材。亦堪作履。裁截 碎木,中作錐、刀靶。二十年,好作犢車材。欲作鞍橋者, 生枝長三尺許,以繩縛旁枝,木橛釘著地中,令曲如 橋。十年之後,便是渾成柘橋。欲作快弓材者,宜于山 石之間北陰。

柘葉比桑葉澀薄十減二三又招天水生牛蠹等蟲。 若種GJfont黍其梢葉與桑等如此,叢亦不茂如種菉豆 黑豆芝麻瓜芋其桑鬱茂,明年葉增二三分種黍亦 可,農家有云桑發黍,黍發桑此大概也。

《務本新書》曰:假有一村兩家相合,低築圍牆四面,各 一百步一家該築二百步牆內,空地計一萬步每一 步一桑,計一萬株一家計分五千株,若一家孤另一 轉築牆二百步內,空地止二千五百步,依上一步一 桑法,止得二千五百株。恐起爭端當于園心,以籬界 斷比之獨力築牆,不止桑多一倍亦遞相藉力容易 勾當。

《務本新書》曰:桑皮抄紙春初,剸斫繁枝剝芽皮為上 餘月,次之桑木為弓弩射,則耐挽拽桑莪素食中,妙 物又五木耳,桑槐榆柳楮是也,桑槐者,為良。野田中 者,恐有毒,不可食。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