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經濟彙編/食貨典/第075卷

經濟彙編 食貨典 第七十四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經濟彙編 第七十五卷
經濟彙編 食貨典 第七十六卷


考證.svg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經濟彙編食貨典

 第七十五卷目錄

 荒政部彙考八

  宋一太祖建隆三則 乾德五則 開寶六則 太宗太平興國一則 雍熙三則 端

  拱二則 淳化五則 至道三則 真宗咸平六則 景德三則 大中祥符九則 天禧六

  則 乾興一則 仁宗天聖七則 明道二則 景祐三則 寶元一則 慶曆五則

食貨典第七十五卷

荒政部彙考八编辑

宋一编辑

太祖建隆元年賜京城饑民粥以河北穀賤命使市糴编辑

按《宋史太祖本紀》,「建隆元年夏四月乙酉,遣使分詣 京城門,賜饑民粥。」 按《食貨志》:「和糴宋歲漕,以廣軍 儲,實京邑。河北、河東、陜西三路及內郡,又自糴買,以 息邊民飛輓之勞,其名不一。建隆初,河北連歲大稔, 命使置場,增價市糴,自是率以為常。」

按《玉海》,「元年正月丁未,詔河北歲豐穀賤,命使置場, 增價以糴。」

建隆二年閏三月丁丑,金、商、房三州饑,振之。

按:《宋史太祖本紀》云云。

按《荒政考略》:二年,太祖因商州鼠食苗,詔免賦,謂宰 臣曰:「比命有司度田,多邀功害民,今當慎之。」

建隆三年從沈義倫奏發軍儲貸饑民。

按《宋史太祖本紀》,「三年春正月己巳,淮南饑,振之。十 二月戊戌,蒲、晉、慈、隰、相、衛六州饑,振之。」 按《食貨志》, 振恤水旱蝗螟饑疫之災,治世所不能免,然必有以 待之。《周官》「以荒政十有二聚萬民」,是也。宋之為治,一 本於仁厚。凡振貧恤患之意,視前代尤為切至。諸州 歲歉,必發常平惠民,諸倉粟,或平價以糶,或貸以種 食,「或直以振給之,無分於主客戶。不足,則遣使馳傳 發省倉,或轉漕粟於他路,或募富民出錢粟酬以官 爵,勸諭官吏,許書曆為課,若舉放以濟貧乏者,秋成 官為理償。又不足,則出內藏或奉宸庫金帛鬻祠部 度僧牒,東南,則留發運司歲漕米或數十萬石,或百 萬石濟之。」賦租之未入,入未備者,或縱「不取,或寡取 之,或倚閣以須豐年。寬逋負,休力役,賦入之有支移 折變者省之。應給蠶鹽,若和糴及科率追呼,不急妨 農者罷之。薄關市之征。鬻牛者免算。運米舟車,除沿 路力勝錢,利有可與民共者不禁。」水鄉則蠲蒲魚果 蓏之稅,選官分路巡撫,緩囚繫,省刑罰。饑民劫囷窖 者薄其罪;民之流亡者,「關津毋責渡錢。道京師者,諸 城門振以米;所至,舍以官第,或寺觀為淖糜食之;或 人日給糧可歸業者,計日併給遣歸。無可歸者,或賦 以閒田,或聽隸軍籍,或募少壯興修工役;老疾幼弱 不能存者,聽官司收養。」水災州縣,具船栰拯民,置之 水不到之地,運薪糧給之。因饑役若厭溺死者,官為 埋祭,厭溺死者,加賜其家錢粟。京師苦寒,或物價翔 踊,置場出米及薪炭,裁其價予民,前後率以為常。蝗 為害,又募民撲捕,易以錢粟,蝗子一升至易菽粟三 升或五升。詔州郡長吏優恤其民,間遣內侍存問,戒 監司,俾察官吏之老疾罷懦不任職者。初,建隆三年, 戶部郎中沈義倫使吳越還,言:「揚、泗饑民多」死,郡中 軍儲尚餘萬斛,宜以貸民。有司沮之曰:「若歲未稔,誰 任其咎?」義倫曰:「國家以廩粟濟民,自當召和氣,致豐 年,寧憂水旱耶?」太祖悅而從之。 按《沈倫傳》,倫舊名 義倫,為戶部郎中,奉使吳越,歸,奏便宜十數事,皆從 之。道出揚泗,屬歲饑,民多死,郡長吏白於倫曰:「郡中 軍儲尚餘萬斛,儻貸於民,至秋復收新粟,如此則公 私俱利,非公言不可。」還具以白。朝論沮之曰:「今以軍 儲振饑民,若薦饑無徵,孰任其咎?」太祖以問,倫曰:「國 家以廩粟濟民,自當召和氣,致豐稔,豈復有水旱耶? 此當決於宸衷。」太祖即命發廩貸民。

乾德元年發廩振八州饑编辑

按《宋史太祖本紀》:「乾德元年二月辛亥,澶、滑、衛、魏、晉、 絳、蒲、孟八州饑,命發廩振之。」

乾德二年,振諸州饑,免諸道夏稅之無苗者。

按:《宋史太祖本紀》,「二年二月癸丑,遣使振陜州饑。夏 四月戊申,振河中饑。己酉,免諸道今年夏稅之無苗 者。己巳,靈武饑,轉涇粟以饟。」

乾德三年三月癸酉,詔置義倉。

按《宋史太祖本紀》云云, 按《食貨志》:「常平義倉,漢隋 利民之良法,常平以平穀價,義倉以備凶災。周顯德 中又置惠民倉,以雜配錢分數折粟貯之,歲歉減價 出以惠民,宋兼存其法焉。太祖承五季之亂,海內多 事,義倉寖廢。乾德初,詔諸州於各縣置義倉,歲輸二 稅,石別收一斗,民饑欲貸充種食者,縣具籍申州,州 長」吏即計口貸訖,然後奏聞。

按:《文獻通考》:「乾德元年詔曰:『多事之後,義倉廢寢,歲或小歉,失於豫備,宜令諸州於所屬縣各置義倉,自 令官所收二稅,石別稅一斗貯之,以備凶歉,給與民』」

按置義倉本紀系三年此載在元年疑訛

又按《通考》:三年詔:「民有欲借義倉粟充種食者,令州 縣即計口給計以聞,勿俟報。義倉不足當發公廩者, 奏待報。」

乾德四年三月癸酉,罷義倉。秋七月庚辰,華州旱,免 今年租。

按:《宋史太祖本紀》云云。

按:《玉海》「四年,詔以義倉百姓供輸勞擾,俾從停廢,以 便物情。」

按:《文獻通考》:四年詔曰:「諸州義倉,用振乏絕,頗聞重 疊輸送,未免勞煩,宜罷之。」

按:《荒政考略》:「四年詔諸州長吏視民田旱甚者蠲租, 不俟報。」

乾德五年七月己酉,免水旱災戶今年租。

按:《宋史太祖本紀》云云。

開寶元年振集津垣曲武陟饑免被水民田夏稅编辑

按《宋史太祖本紀》,開寶元年「春正月甲午,陜之集津, 絳之垣曲,懷之武陟饑,振之。六月癸丑朔,詔民田為 霖雨河水壞者,免今年夏稅。」

開寶四年,詔賑貸廣南州縣。

按《宋史太祖本紀》。不載 按《文獻通考》:「四年詔賑廣 南管內州縣鄉村不接濟人戶。委長吏於省倉內量 行賑貸。候豐稔日。令只納元數。」

開寶五年,遣使檢視水災田,詔「除田租。」

按《宋史太祖本紀》。五年夏四月「丙午。遣使檢視水災 田。五月丁亥。河南北淫雨。澶、滑、濟、鄆、曹、濮六州大水。 六月己丑。河決陽武。汴決穀熟。丁酉詔淫雨河決。沿 河民田有為水害者。有司具聞除租。」是歲大饑。 開寶六年二月丙申。曹州饑。漕太倉米二萬石振之 按《宋史太祖本紀》云云。

開寶七年,振河中府饑。又以秦、晉旱,免逋賦。

按《宋史太祖本紀》,「七年六月丙申,河中府饑,發粟三 萬石振之。十一月丁亥,秦、晉旱,免蒲、陝、晉、絳、同、解六 州逋賦,關西諸州免其半。」

開寶八年,詔賑江南饑。

按《宋史太祖本紀》。不載 按《文獻通考》:「八年平江南。 詔出米十萬石。賑城中饑民。」

太宗太平興國八年以粟四萬石賑同州饑编辑

按《宋史太宗本紀》。不載。 按《文獻通考》云云。

雍熙元年三月丁巳蠲水所及州縣今年租编辑

按:《宋史太宗本紀》云云。

雍熙二年。遣使振江南饑。詔諸道儲廩防水旱 按《宋史太宗本紀》。二年三月己未。江南民饑。許渡江 自占。夏四月乙亥朔。遣使行江南諸州。振饑民。秋七 月庚申。詔諸道轉運使及長吏。宜乘豐儲廩。以防水 旱。

雍熙三年。八月丁未。劎州民饑。遣使振之 按《宋史太宗本紀》云云。

端拱 年詔貧民私逋出息不得踰倍又詔益種諸穀防水旱编辑

按《宋史太宗本紀》不載 按《食貨志》:「端拱初,詔諸知 州、通判具如何均平賦稅。招輯流亡。惠恤孤貧。窒塞 姦幸。凡民間未便事,限一月附疾置以聞。而比年多 稼不登,富者操奇贏之資。貧者取倍稱之息。一或小 稔,富家責償愈急,稅調未畢,資儲罄然。」遂令州縣戒 里胥鄉老察視有取富民穀麥,貲財出息,不得踰倍。 未「輪稅,毋得先償私逋,違者罪之。」言者謂:「江北之民, 雜種諸穀,江南專種秔稻,雖土風各有所宜,至於參 植以防水旱,亦古之制。」於是詔江南、兩浙、荊湖、嶺南、 福建諸州長吏,勸民益種諸穀。民乏粟、麥、黍、豆種者, 於淮北州郡給之;江北諸州,亦令就水廣種秔稻,並 免其租。

端拱二年,以太倉粟貸饑民,置折中倉。又以歲旱彗 見,下詔自責。

按《宋史太宗本紀》:二年三月戊午,以太倉粟貸京畿 饑民。冬十月辛未,以歲旱彗星謫見。詔曰:「朕以身為 犧牲,焚於烈火,亦未足以答謝天譴。當與卿等審刑 政之闕失,稼穡之艱難,恤物安人,以祈元祐。」 按《王 禹偁傳》:二年,禹偁拜左司諫、知制誥。是冬,京城旱。禹 偁疏云:「一穀不收謂之饉,五穀不收謂之饑饉。」則大 夫以下皆損其祿,饑則盡無祿,廩食而已。今旱雲水 霑,宿麥未茁,既無積蓄,民饑可憂。望下詔直云:「君臣 之間,政教有闕,自乘輿服御,下至百官奉料,非宿衛 軍士、邊庭將帥,悉第減之。」上答天譴,下厭人心,俟雨 足復故。臣朝行中,家最貧,奉最薄,亦願首減奉,以贖 耗蠹之咎。外則停歲市之物,內則罷工「巧之伎,近城 掘土侵冢墓者瘞之;外州配隸之眾,非贓盜者釋之。 然後以古者猛虎渡河,飛蝗越境之事,戒敕州縣官 吏。其餘軍民刑政之弊,非臣所知者,望委宰臣裁議頒行。」但感人心,必召和氣。

按《文獻通考》:「二年,置折中倉,許商人輸粟,優其價,令 執券抵江淮,給以茶鹽,每一百萬石為一界,祿仕之 家及形勢戶不得輒入粟。」

淳化元年蠲水旱州縣租稅京師貴糴開廩賤糶编辑

按《宋史太宗本紀》,「淳化元年秋七月,吉、洪、江、蘄、河陽、 隴城大水,開封、陳留、封丘、酸棗、鄢陵旱,賜今年田租 之半,開封特給復一年。京師貴糴,遣使開廩減價分 糶。八月,京兆、長安八縣旱,賜今年租十之六。冬十月, 以乾、鄭二州,河南壽安等十四縣旱,州蠲今年租十 之四,縣蠲其稅。」

淳化二年,詔「陝西招誘流亡饑民鬻男女者,官贖之; 其旱損等州貸以官粟。」

按:《宋史太宗本紀》:「二年春正月己丑,詔陝西諸州長 吏設法招誘流亡復業者,計口貸粟,仍給復二年。秋 七月己亥,詔陝西緣邊諸州饑民鬻男女入近界部 落者,官贖之。」

按:《文獻通考》:「二年,詔永興、鳳翔、同、華、陜等州歲旱,以 官倉粟貸之,人五斗,仍給復二年。」

按《燕翼貽謀錄》:「民間訴水旱,舊無限制,或秋而訴夏 旱,或冬而訴秋旱,往往於收割之後,欺罔官吏,無從 覈實。拒之則不可,聽之則難信。故太宗淳化二年正 月丁酉,詔荊湖、江、淮、二浙、四川、嶺南管內州縣訴水 旱,夏以四月三十日,秋以八月三十日為限。自此遂 為定制。」

淳化三年六月辛卯,置常平倉。

按《宋史太宗本紀》云云, 按《食貨志》:「三年京畿大穰, 分遣使臣於四城門置場,增價以糴,虛近倉貯之,命 曰常平,歲饑即下其直予民。」 又按志:太宗恭儉仁 愛,諄諄勸民務農重穀,毋或妄費。是時惠民所積,不 為無備,又置常平倉,乘時增糴,唯恐其不足。

按《玉海》,三年六月辛卯。「詔置常平倉。命常參官領之。 歲熟增價以糴。歲歉減價以糶。用賑貧民。」復舊制也。 淳化四年。以江浙淮陝饑。遣使巡撫。又蠲被水田租 按《宋史太宗本紀》,四年二月己卯。「詔以江浙淮陝饑。 遣使巡撫。詔分遣近臣巡撫諸道。有可惠民者得便 宜行事。吏罷軟苛刻者上之。詔令有未便者附傳以 聞。」冬十月辛巳,遣使按行畿縣,民田,被水者蠲其租。 淳化五年,詔能出粟貸饑民者賜爵。遣使按行水災, 又令惠民倉減價出糶。

按《宋史太宗本紀》:「五年春正月己巳,遣使振宋、亳、陳、 潁州饑民,別遣決諸路刑獄,應因饑劫藏粟,誅為首 者,餘減死。甲戌,詔諸州能出粟貸饑民者賜爵。九月 辛酉,遣使分行宋、亳、陳、潁、泗、壽、鄧、蔡等州,按行民田 被水及種蒔不及者,並蠲其租。」

按《會要》,「五年十月,令諸州惠民倉故穀,遇糴稍貴,減 價糶與貧民,人不過一斛。」

按:《文獻通考》:「五年,命直史館陳堯叟等往宋、亳、陳、潁 等州出粟,以貸饑民,每州五千石及萬石,仍更不理 納。」

按《江南通志》:「五年,詔西浙頻年水災,倍加安撫。」

至道元年以歲饑振貸蠲租编辑

按《宋史太宗本紀》:「至道元年二月丙午,振亳州、房州、 光化軍饑,遣使貸之。」

按《文獻通考》:「元年六月詔曰:『近歲以來,天災相繼,民 多轉徙,田卒汙萊,招誘雖勤,逋逃未復,宜申勸課之 旨,更示蠲復之恩。應州縣曠土,並許民請佃為永業, 仍蠲三歲租,三歲外輸二分之一』。」

至道二年八月,以歲豐,糴於江、浙、淮。

按《宋史太宗本紀》。不載。 按《玉海》云云。

至道三年五月,詔三司市糴。

按《宋史太宗本紀》。不載。 按《玉海》云云。

真宗咸平元年以旱免開封田租又遣使振定州编辑

按《宋史真宗本紀》:「咸平元年六月丙辰,以旱免開封 二十五州軍田租。是歲,定州雹傷稼,遣使振恤,除是 年租。」

咸平二年。振江浙、廣南等處饑。置福建惠民倉 按《宋史真宗本紀》。二年三月丙辰。江浙發廩振饑。閏 月丙午。詔江浙饑民入城池漁採勿禁。冬十月戊午。 置福建路惠民倉。是歲江浙、廣南、荊湖旱。嵐州春霜 害稼。分使發粟振之 按《食貨志》。咸平中。庫部員外 郎成肅請福建增置惠民倉。因詔諸路申淳化惠民 之制。

按《實錄》,先是,三司言福建不須置倉,肅以遠俗,尤宜 存卹,故有是請。丙寅,詔令於諸路運司管內有惠民 倉處,當熟則增價以糴,歉減價出之。

按:《文獻通考》:「二年,詔出米十萬石賑兩浙貧民, 咸平三年振水旱諸州。」

按:《宋史真宗本紀》:「三年八月辛亥,京東水災,遣使安 撫。是歲,畿內、江南、荊湖旱,果、閬州水,並振之。」

按《會要》,三年,「先詔所在缺食,奏聞差官往糶,深慮遲延,自今止委知州、通判、幕職互監。」

咸平四年,除東川田租,又振河北梓州。

按:《宋史真宗本紀》,「四年六月丁巳,詔東川民田先為 江水所害者,除其租。閏十二月庚寅,河北饑,蠲賦減 役,發廩振之。是歲,梓州水,遣使振恤。」

咸平五年,遣使為粥賑饑,兩浙提刑奏「請闕食處出 米賑濟」,從之。

按《宋史真宗本紀》:五年,河北鄭、曹、滑州饑,振之 按《文獻通考》:五年,遣中使詣雄、霸、瀛、莫等州為粥,以 賑饑民。兩浙提刑鍾離瑾言,「百姓闕食,官設糜粥,民 競赴之,有妨農事。請下轉運司量出米賑濟,家得一 斗。」從之。

咸平六年。遣使振恤水災。出內府綾錦。糴粟實邊 按《宋史真宗本紀》。六年二月己卯。以京東西、淮南水 災。遣使振恤貧民。 按《食貨志》。咸平中嘗出內府綾 羅錦綺。計直緡錢百八十萬、銀三十萬兩。付河北轉 運使糴粟實邊。繼而詔凡邊州積穀可給三歲則止。 按《玉海》。六年九月,出內府綾錦。糴於河北。

景德元年命使振饑河北輸槁入官者準便糴例給以象牙香藥编辑

按:《宋史真宗本紀》:「景德元年,江南東西路饑,陝濱、棣 州蝗害稼,命使振之。」

按:「《玉海》元年九月,出內府銀糴於天雄。」

按《文獻通考》:「河北舊有便糴之法,聽民輸粟邊州,而 京師給以緡錢,錢不足即移文外州給之,又折以象 牙香藥。」景德元年,三司請令河北有輸槁入官者,準 便糴粟麥例,給八分緡錢,二分象牙、香藥,其廣信、安 肅、北平粟麥,悉以香藥博糴。從之。

景德二年,詔以上供軍儲振淮南饑。

按《宋史真宗本紀》:二年「春正月乙卯,振河北饑。甲子, 詔淮南以上供軍儲振饑民。是歲,淮南、兩浙、荊湖北 路饑,遣使分振。」

景德三年,置「常平倉,振諸路饑。」

按《宋史真宗本紀》,「三年春正月辛未。置常平倉。二月 乙亥。詔京東西、淮南、河北振乏食客戶。六月丙申。遣 使振應天府水災。」是歲京東西、河北、陜西饑,振之 按《食貨志》:「三年,言事者請於京東西、河北、河東、陝西、 江南、淮南、兩浙皆立常平倉,計戶口多寡,量留上供 錢。自二三千貫至一二萬貫。令轉運使每州擇清幹 官主之,領於司農寺,三司無輒移用。歲夏秋視市價 量增以糴,糶減價亦如之,所減不得過本錢,而沿邊 州郡不置。」詔三司集議,請如所奏。於是增置司農官 吏,創廨舍,藏籍帳、度支,別置常平案。大率萬戶歲糴 萬石,戶雖多止五萬石,三年以上不糶,即回充糧廩, 易以新粟。災傷州郡糴粟,斗毋過百錢。後又詔「當職 官於元約數外增糴及一倍已上者,並與理為勞績。」

又按《志》,「真宗益務行養民之政,於是推廣淳化之」

制,而常平「惠民倉」殆遍天下矣。

大中祥符元年春正月戊辰幽州旱求市麥種夏州饑請易粟並許之编辑

按:《宋史真宗本紀》云云。

大中祥符 年,以三路歲豐,增糴廣蓄。

按《宋史真宗本紀》不載。 按《食貨志》:大中祥符初,三 路歲豐,仍令增糴廣蓄,靡限常數。後又時出內庫緡 錢,或數十萬,或百萬,別遣官經畫市糴,中等戶以下 免之。初,河東既下,減其租賦,有司言其地沃民勤,頗 多積穀,請每歲和市隨常賦輸送,其直多折色給之。 京東西、陝西、河北闕兵食州縣括民家所積糧市之, 謂之「推置」;取上戶版籍,酌所輸租而均糴之,謂之「對 糴」,皆非常制。麟、府州以轉餉道遠,遣常參官就置場 和糴河北又募商人輸芻粟於邊,以要券取鹽及緡 錢、香藥、寶貨於京師或東南州軍,陝西則受鹽於兩 池,謂之「入中」;陝西糴穀又歲預給青苗錢,天聖以來, 罷不復給,然發內藏金帛以助糴者,前後不可勝數。 大中祥符二年,賑陜西饑蠲,賜水災蟲傷諸州。又遣 使出常平倉粟麥開埸糶之,以平物價。

按《宋史真宗本紀》:二年「春正月乙酉,以陝西民饑,遣 使巡撫。夏四月丁未,振陝西民饑。秋七月乙亥,蠲京 東徐、濟七州水災田租。九月戊午,賜秦州被水民粟, 人一斛。丁丑,發官廩振鳳州水災。冬十月甲辰,兗州 霖雨害稼,振恤其民。是歲,雄州蟲食苗即死,遣使振 恤。」

按《玉海》:「二年二月辛丑,分遣使臣出常平倉粟麥,於 京城開八場,減價糶之,以平物價。六月丙申,內出司 農寺上穀價,以示宰臣。」

大中祥符三年,振契丹饑,詔「贖饑民鬻子,遣使存撫。」 江南旱災,又罷江、淮和糴。

按:《宋史真宗本紀》:「三年六月庚戌,邊臣言契丹饑,來 市糴。詔雄州糴粟二萬石振之。丙辰,詔:前歲陝西民 饑,有鬻子者,官為購贖還其家。」

按《玉海》。三年九月。罷江淮和糴按《江南通志》。三年八月辛亥。以江南旱。遣使存撫。 大中祥符四年。振京兆旱。遣使安撫江淮南水災。又 蠲濱、棣水災田租有差。

按:《宋史真宗本紀》:「四年五月辛卯,京兆旱,詔振之。六 月丙寅,遣使安撫江、淮南水災,許便宜從事。秋七月 己丑,詔先蠲濱、棣州水災田租十之三,今所輸七分, 更除其半。」

大中祥符五年,振恤水旱饑民,以「占城稻種」,教江淮、 兩浙民種之,出內帑錢博糴。

按《宋史真宗本紀》:「五年二月丙寅,詔官吏安撫濱、棣 被水農民。五月辛未,江淮、兩浙旱,給占城稻種,教民 種之。八月庚戌,淮南旱,減運河水灌民田,仍寬租限。 州縣不能存恤致民流亡者罪之。十二月乙酉,振泗 州饑。是歲,京城、河北、淮南饑,減直鬻穀,以濟流民」 按《食貨志》:「帝以江淮、兩浙稍旱即水田不登,遣使就 福」建取占城稻三萬斛,分給三路為種,擇民田高仰 者蒔之,蓋早稻也。內出種法,命轉運使揭榜示民。 按《玉海》,五年五月,出內帑緡錢,命三司博糴。

大中祥符六年,給饑民粥併常平倉,又發廩賤糶以 濟饑民。

按:《宋史真宗本紀》:六年「夏四月庚辰,詔淮南給饑民 粥,麥登乃止。」

按:「《玉海》六年并兩赤縣倉入在京常平倉。」

按《杭州府志》:「六年冬十月,杭州奉詔發廩,賤糶以濟 饑民。」

大中祥符七年,振儀州饑,給復棣州流民,又除被災 民租。

按《宋史真宗本紀》:「七年三月辛丑,發粟振儀州饑。六 月丙子,詔棣州經水流民歸業者,給復三年。八月乙 卯,除江淮、兩浙被災民租。」是歲,淮南、江浙饑,除其租。 大中祥符九年,行陝西平糶,振諸州饑。又詔「留上供 米備饑年,民有出粟振饑者賜爵。」

按:《宋史真宗本紀》:「九年二月甲午,延州蕃部饑,貸以 邊穀。夏四月丙申,振延州蕃族饑。八月丙子,令江淮 發運司留上供米五十萬,以備饑年。戊子,以旱,罷秋 宴。九月庚戌,以不雨,罷重陽宴。甲寅,雨。督諸路捕蝗。 丁巳,詔以旱蝗得雨,宜務稼省事及罷諸營造。己巳, 詔民有出私廩振貧乏者,三千石至八千石第授助 教、文學、上佐之秩。」是歲,諸州有隕霜害稼及水災者, 遣使振卹,除其租。

按:《玉海》,「九年正月,行陜西平糶。」

天禧 年以覆檢煩擾止遣官就田所閱視災傷即定蠲數编辑

按《宋史真宗本紀》不載。 按《食貨志》:天禧初,詔諸路 自今候登熟方奏豐稔,或已奏豐稔而非時災沴者 即須上聞,違者重寘其罪。先是,民訴水旱者,夏以四 月,秋以七月,荊湖、淮南、江浙、川峽、廣南水田不得過 期,過期者吏勿受。令佐受訴即分行檢視,白州遣官 覆檢,三司定分數蠲稅,亦有朝旨特增免數及應輸 者,許其倚格,京畿則特遣官覆檢。太祖時,亦或遣官 往外州檢視,不為常制,傷甚有免覆檢者。至是,又以 覆檢煩擾,止遣官就田所閱視,即定蠲數。

天禧元年,詔「州郡發常平倉振災。諸路饑,詔撫卹平 糶。發廩蠲租,貸其種糧。」

按《宋史真宗本紀》:天禧元年「二月庚午,詔振災,發州 郡常平倉。三月辛酉,令作淖糜,濟懷、衛流民。五月戊 戌,詔所在安卹流民。己未,諸路蝗食苗,詔遣內臣分 捕,仍命使安撫。十一月乙卯,大雪,帝謂宰相曰:『雪固 豐稔之兆,第民力未充,慮失播種。卿等其務振勸,毋 遺地利』。」十二月辛卯,詔陜西緣邊鬻穀者勿筭。是歲, 諸路蝗,民饑,鎮戎軍風雹害稼,詔發廩振之,蠲租賦, 貸其種糧。

按《玉海》元年十一月。減河北便糴。 又按《玉海》元年。 詔災傷州。以常平倉元糴價出糶。

按:《荒政考略》:元年,濮州侯日成上言:「本州富民儲蓄 不少,近價值日增,乞差使臣與通判點檢,量留一年 支費,餘悉令糶。」真宗有旨,勸誘出糶,不得擾富民。 天禧二年,河北、京東西饑,振之。又命諸路振以淖糜 糧種。

按《宋史真宗本紀》:「二年春正月壬寅,振河北、京東饑。 己未,遣使諭京東官吏安撫饑民,又命諸路振以淖 糜。二月庚辰,振京西饑。三月丙辰,先貸貧民糧種,止 勿收。是歲,陝西旱,振之。」

天禧三年八月庚戌,遣使撫卹京東西、河北水災。是 歲,江、浙及利州路饑,詔振之。

按:《宋史真宗本紀》云云。

天禧四年,振「諸路民饑,發粟、減租、貸牛、種。」又詔「諸路 增置常平倉,勸收糴。」

按《宋史真宗本紀》,「四年二月癸未,遣使安撫淮南、江、 浙、利州饑民。辛丑,發唐、鄧八州常平倉,振貧民。三月 戊午,以淄州民饑,貸牛、種。甲子,振蕃部粟。己亥,振益梓民饑。五月丁巳,發粟振秦、隴。八月乙酉,詔利、夔路 置常平倉。冬十月甲辰,減水災州縣秋租。閏十二月 庚午,京城穀貴,減直發常平倉。」 按《食貨志》:四年,荊 湖、「川峽廣南皆增置常平倉。」

按《玉海》。四年詔益梓利夔荊湖廣南路。並置常平倉。 按《文獻通考》。「四年詔諸州通河及大路人煙繁處多 糴。其僻在山險之處。止約本處主客戶收糴。」

天禧五年,賜諸路被災處民租有差。

按《宋史真宗本紀》:「五年春正月乙未,遣使撫京東水 災。三月辛丑,京東、西水災,賜民租十之五。冬十月癸 卯,蠲京東西、淮浙被災民租。」 按《食貨志》:「常平義倉, 五年,諸路總糴數十八萬三千餘斛,糶二十四萬三 千餘斛。」

乾興元年蠲水炎民租振貸蘇湖秀州及徐州民廩粟编辑

按:《宋史真宗本紀》:乾興元年「春正月戊戌,蠲秀州水 災民租。二月癸卯,詔蘇、湖、秀州民饑,貸以廩粟;庚戌, 詔徐州振貧民。」

仁宗天聖元年安撫京東淮南水災命朝臣往河北便糴编辑

按:《宋史仁宗本紀》:天聖元年「春正月戊子,以京東、淮 南水災,遣使安撫。秋七月壬申,詔職田遇水旱蠲租 如例。」

按:《玉海》元年七月十七日,「命朝臣往河北沿邊提舉 便糴。」

天聖三年,蠲水旱州租賦,饑者發粟振之。三司使奏 請「和買、和糴依時估趁買」,從之。

按《宋史仁宗本紀》:「三年八月辛未,蠲陜西州軍旱災 租賦。十一月辛卯,以襄州水,蠲民租,晉、絳、陜、解州饑, 發粟振之。」

按:《文獻通考》:三年,權三司使范雍言:「天下和買、和糴 夏秋糧草雖逐處開場,多被經販行人小估價例外 面添錢收買,俟過時乘宮中急市,即添價卻將糴買 者中賣,致糧草怯弱,枉費官錢,不便。乞行下及早開 場,依見賣時估趁時糴買,不得容信作弊。」從之。 天聖四年,蠲被水田租貸畿內饑。

按《宋史仁宗本紀》,「四年夏四月壬子,詔京東西、河北、 淮南平穀價。六月丁酉,畿內、京東西、淮南、河北被水 民田,蠲其租。十二月丁丑,發米六十萬斛貸畿內饑。 天聖五年,振京東流民及秦州水災,又陜西旱蝗,減 民租賦。」

按《宋史仁宗本紀》:「五年二月丙子,詔振京東流民。秋 七月己亥朔,振秦州水災,賜被溺家錢米。十一月丁 酉朔,以陝西旱蝗,減其民租賦。」

天聖六年,振恤河北民饑,又以京西穀賤,命三司市 糴。

按《宋史仁宗本紀》,六年夏四月「丁丑,貸河北流民復 業者種食,復是年租賦。庚寅,振河北流民過京師者。 八月乙丑,詔免河北水災州軍秋稅。九月甲辰,詔河 北災傷民質桑土與人者悉歸之,候歲豐償所貸。」 按《鞠詠傳》,「詠為三司鹽鐵判官,天聖六年,河北、京師 旱饑,奏請出太倉米十萬石振饑民。」

按《玉海》:「六年十一月,京西穀斗十錢,命三司市糴。 天聖七年,河北水,振粟免賦,遣使給錢,並察官吏不 恤民者。給契丹流民米,以閒田處之。」

按《宋史仁宗本紀》:「七年二月乙酉,以河北水災,委轉 運使察官吏不任職者易之。癸巳,募民入粟,以振河 北。三月辛巳,詔契丹饑民所過給米,分送唐、鄧等州, 以閒田處之。夏四月庚寅,免河北被水民租賦。是歲, 河北水,遣使決囚,振貧瘞溺死者,給其家緡錢,察官 吏貪暴不恤民者。」

按《續文獻通考》:七年閏二月,詔河北轉運司,「契丹流 民,其令分送唐、鄧、襄、汝州,以閒田處之,仍令所過人 給米二升。」初,河北轉運司言,契丹大饑,民流過界河。 上謂輔臣曰:「雖境外之民,皆朕赤子,可賑救之。」 按《荒政考略》:七年詔曰:「河北大水,壞澶州浮橋,其被 災之民,見存三口者,給錢二千,不及者半之。溺死而 不能收斂者,官為瘞埋,已檢放稅外,聽近輸官,權停 州縣配率。其貯米倉庫營壁,亟修完之,併究官吏貪 暴不能存恤者。」差去河北安撫使鍾離瑾奏劾之。「其 民間疾苦,何由周知,須實心體訪,或災荒而有司莫 告,或賑濟而虛冒多端,或地之遠近為阻,或時之後 先未悉,各具實以聞。」

天聖八年。三月乙亥。詔河北被水州縣。毋稅牛 按《宋史仁宗本紀》云云。

明道元年冬十月丁巳詔漢陽軍發廩粟以振饑民按宋史仁宗本紀云云编辑

明道二年,發上供米振江、淮饑,又出內藏絹代京東 饑民歲輸,並遣使安撫諸道,除民租。

按《宋史仁宗本紀》:二年「春正月己卯,詔發運使以上 供米百萬斛振江淮饑民,遣使督視。二月庚子,詔江淮民饑死者,官為之葬祭。十二月甲辰,以京東饑,出 內藏絹二十萬,代其民歲輸。是歲,畿內、京東西、河北、 河東、陝西蝗,淮南、江東、兩川饑,遣使安撫,除民租。」

景祐元年振恤諸路災傷州軍民詔舉所部官專領常平倉粟编辑

按:《宋史仁宗本紀》:景祐元年「春正月甲子,發江、淮漕 米振京東饑民。丙寅,詔開封府界諸縣作糜粥以濟 饑民,諸災傷州軍亦如之。甲戌,詔募民掘蝗種,給菽 米。甲申,淮南饑,出內藏絹二十萬代其民歲輸。二月 戊申,詔麟府州振蕃漢饑民。三月壬午,免諸路災傷 州軍今年夏稅。六月庚子,免畿內被災民稅之半。秋」 七月,壬子,詔「轉運使與長吏舉所部官專領常平倉 粟。」

按,《文獻通考》:「景祐初,畿內饑,詔出常平粟貸中下戶 三斛。」

按《荒政考略》:元年,京東大旱,民多饑殍,有司以徵賦 不完,上其數於朝。仁宗諭曰:「江南歲饑,貸民種粟數 千萬斛,且屢經停閣,而轉運督責不已,民貧不能自 償。昨遣使安撫,始以事聞,不爾何由上達?其悉蠲之。」 又蠲三千三百一十六萬。然有司或務聚斂,不即寬 除,朝廷知其弊,下詔戒飭。

景祐二年,以粟麥貸鎮戎軍饑。

按《宋史仁宗本紀》:二年十二月「丙子,詔長吏能導民 修水利、闢荒田者賞之。是歲,以鎮戎軍荐饑,貸弓箭 手粟麥六萬石。」

景祐四年,賜越州被水民錢有差。詔「常平錢穀毋得 移借。」

按《宋史仁宗本紀》:四年八月甲戌,越州水,賜被溺民 家錢有差。甲午,詔三司、轉運司毋借常平錢穀。 按 《食貨志》:景祐中,淮南轉運副使吳遵路言,「本路丁口 百五十萬,而常平錢粟纔四十餘萬,歲饑不足以救 恤,願自經畫,增為二百萬,他毋得移用。」許之。後又詔 天下常平錢粟,三司、轉運司皆毋得移用。不數年間, 常平積有餘而兵食不足,乃命司農寺出常平錢百 萬緡,助三司給軍費。久之,移用數多,而蓄藏無幾矣。

寶元二年振恤益梓利夔路及兩川饑民又出內庫珠易錢糴邊儲编辑

按《宋史仁宗本紀》,寶元二年九月乙卯,出內庫銀四 萬兩,易粟振益、梓、利、夔路饑民。十月甲申,詔兩川饑 民出劍門關者勿禁。十一月戊子朔,出內庫珠易緡 錢三十萬糴邊儲 按《食貨志》:寶元中,出內庫珠直 緡錢三十萬,付三司售之,取其直以助邊費。歐陽修 奉使河東還,言「河東禁並邊地不許人耕,而私糴北 界粟麥為兵儲,最為大患。」遂詔岢嵐、火山軍閒田並 邊壕十里外者聽人耕,然竟無益邊備,歲糴如故。大 抵入中利厚而商賈趨之,罷三路入中,悉以見錢和 糴,縣官之費省矣。

按《文獻通考》:仁宗留意兵食,發內藏庫金帛以助糴 者,前後不可勝數。寶元中,出內庫珠直緡錢三十萬 以賜三司,因諭輔臣曰:「此無用之物,既不欲捐棄,不 若散之民間,收其直助邊,亦可紓吾民之斂。」

慶曆元年九月乙亥復置義倉十一月丙辰發廩粟減價以濟京城民编辑

按《宋史仁宗本紀》云云。 按《食貨志》。「明道二年。詔議 復義倉。不果。景祐中。集賢校理王琪請復置。令五等 已上戶。隨夏秋二稅。二斗別輸一升。水旱減稅則免 輸。州縣擇便地置倉貯之。領於轉運使。計以一中郡 正稅歲入十萬石。則義倉可得五千石。推而廣之則 利博矣。明道中饑歉。國家欲盡貸饑民。則軍食不足。 故民有流轉之患。是時兼并之家出粟數千石則補 吏,是豈以官爵為輕歟特愛民濟物,不獲已為之爾。 且兼并之家占田常廣,則義倉所入常多;中下之家 占田常狹,則義倉所入常少。及水旱振濟,則兼并之 家未必待此而濟,中下之民實先受其賜矣。」事下有 司會議,議者異同而止。慶曆初,琪復上其議,仁宗納 之,命天下立義倉,詔上三等戶輸粟,已而復罷。其後 賈黯又言:「今天下無事,年穀豐熟,民人安樂,父子相 保。一遇水旱則流離死亡,捐棄道路。發倉廩振之則 糧不給;課粟富人則力不贍,轉輸千里則不及事,移 民就粟則遠近交困。朝廷之臣,郡縣之吏,倉卒不知 所出,則民饑而死者過半矣。願放隋制立民社義倉, 詔天下州軍,遇年穀豐登,立法勸課蓄積,以備凶災。 此所謂樂歲粒米狼戾,多取之而不為虐者也,況取 之以為民耶!」下其說諸路以度可否,以為可行纔四 路,餘或謂賦稅之外兩重供輸,或謂恐招盜賊,或謂 已有常平足以振給,或謂置倉煩擾。於是黯復上奏 曰:「臣嘗判尚書刑部,見天下歲斷死刑多至四千餘 人,其間盜賊率十六七,蓋愚民迫於饑寒,因之水旱, 枉陷重辟,故臣請復民社義倉,以備凶歲。今諸路所 陳,類皆妄議。若謂賦稅之外,兩重供輸,則義倉之意, 乃教民儲積,以備水旱,官為立法,非以自利,行之既久,民必樂輸。若謂恐招盜賊,盜賊利在輕貨,不在粟 麥。」今鄉村富室有貯粟數萬石者,不聞有劫掠之虞。 且盜賊之起,本由貧困。臣建此議,欲使民有貯積,雖 遇水旱,不憂乏食,則人人自愛而重犯法,此正消除 盜賊之原也。若謂有常平足以振給,則常平之設,蓋 以準平穀價,使無甚貴甚賤之傷,或遇凶饑,發以振 捄,既以失其本意,而費又出「公帑。今國用頗乏,所蓄 不厚,近歲非無常平,小有水旱,輒流離餓莩,起為盜 賊,則是常平果不足仰以振給也。若謂置倉廩,斂材 木,恐有煩擾,則今州縣修治郵傳驛舍,皆斂於民,豈 於義倉獨畏煩擾?人情可與樂成,不可與謀始,願自 朝廷斷而行之。」然當時牽於眾論,終不果行。

慶曆二年正月戊午,詔「天下新立義倉,止令上等戶 輸之。」

按《宋史。仁宗本紀》。不載。 按《玉海》云云。

慶曆四年二月丙辰,出奉宸庫銀三萬兩振陝西饑 民。五月戊寅,詔「募人納粟,振淮南饑。」

按:《宋史仁宗本紀》云云。

慶曆五年,詔罷「義倉。」

按《宋史。仁宗本紀》。不載。 按《玉海》云云。

慶曆八年,贖饑民鬻于。以河北水災,令募饑民為軍, 又轉江、淮漕米,出內庫錢帛貿粟濟之。

按《宋史仁宗本紀》:「八年二月己卯,賜瀛、莫、恩、冀州緡 錢二萬,贖還饑民鬻子。秋七月戊戌,以河北水,令州 縣募饑民為軍。八月己丑,以河北、京東西水災,罷秋 宴。九月戊午,詔三司以今年江淮漕米轉給河北州 軍。冬十一月壬戌,出廩米減價以濟畿內貧民。十二 月乙丑,出內藏錢帛賜三司,貿粟以濟河北流民,所 過,官為舍止之所齎物毋收筭。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