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經濟彙編/食貨典/第086卷

經濟彙編 食貨典 第八十五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經濟彙編 第八十六卷
經濟彙編 食貨典 第八十七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經濟彙編食貨典

 第八十六卷目錄

 荒政部彙考十九

皇清二康熙十三則

食貨典第八十六卷

荒政部彙考十九编辑

皇清二编辑

康熙二十九年编辑

正月初十日

上諭戶部:「朕撫育𥟖元、早夜孜孜。惟厚生是亟。重念」

「積貯,民之大命。曾屢頒諭旨,令各地方大吏督率有司,於豐稔之年,曉諭編氓,務令多積米糧,俾俯仰有資,凶荒可備。乃比年以來,未見實心奉行,閭閻蓋藏,不能充裕,常平積穀,視等具文。即如畿輔近地,偶罹旱荒,民間蓄積鮮少,致為補苴之術。嗣後直省總督、巡撫及司道府州縣官員,於積穀事宜,切實舉行,務令戶有餘糧,倉庾充牣,縱遇儉歲,艱食無虞,以副朕愛養生民至意。如有仍前玩愒,苟圖塞責,儻遇災歉,漫無儲備者,將該督撫及地方各官,一併從重治罪。爾部即遵諭通行。」 特諭。

正月十一日

上諭戶部:「朕撫御區㝢,夙夜孜孜。惟期厚民之生,使」

漸登殷阜。重念食為民天必蓋藏素裕而後水旱無虞曾經特頒「《諭旨》著各地方大吏督率有司曉諭小民務令多積米糧庶俾俯仰有資凶荒可備」 已經通行其各省遍設常平及義倉社倉勸諭捐輸米穀亦有旨允行後復有旨「常平等倉積穀關係最為緊要現今某省實心奉行某省奉行不力著再行各該督」 撫確察具奏。朕於「《積貯》一事。申飭不啻再三。藉令所在官司能具體朕心實有儲蓄。何至如直隸地方偶罹旱災輒為補苴之術嗣後直省總督巡撫及司道府州縣官員。」 務宜恪遵屢次諭旨。切實舉行。俾家有餘糧倉庾充牣。以副朕愛養生民至意如有仍前玩愒。苟圖塞責漫無積貯者將該管官員及總督巡撫一併從重治罪。爾部即遵諭通行。《特諭》。

正月十二日

上諭戶部:「朕惟阜民之道,端在重農,必東作功勤。然」

「後,西成有賴。畿輔地方去歲遭罹荒歉,已經蠲免錢糧,特發帑金,兼支倉粟賑濟。雖小民餬口有資,其子粒、牛具恐多匱乏。今時屆首春,田功肇始,若弗經營措給,將誤俶載之期;播種不齊,倉箱何望?直隸被災州縣衛所,窮民有不能自備牛種等項者,該撫督率有司勸諭捐輸,及時分行助給,務令田疇遍得耕易,毋致稍有荒蕪。八旗官兵皆倚屯莊收穫,用以資生。若有被災貧乏、耕作無力者,該都統等通行各該佐領,酌量佽助牛種。所有莊田,勿致播種後時,以副朕敦本勸農、愛養兵民至意。爾部即遵《諭行》。《特諭》。」 二月初三日。

上諭內閣、九卿、詹事、科道:「昨歲畿輔荒歉,朕慮民食」

「維艱,或至流離道路。既蠲除其田租矣,復特發帑金三十萬兩,并動支常平倉粟,令該撫遍行賑貸,蓋期災𥟖得所,毋使離散也。」 今聞「通衢相近之民雖已獲霑恩澤,而僻壤窮簷究不能以自存,致於越鄉去土者甚眾。夫小民流移若此,則司牧大吏所賑救者安在耶?前所發三十萬帑金,未審如何散給?」 所在人民「有無轉徙,應遣部院大臣往加詳察。至於四方流民,率多就食京師,今年五城粥廠,雖經倍給銀米,寬為其期,但恐饑氓漸集,無以遍贍,罔克均霑慈惠,宜增設粥廠,擇各部滿漢賢能司官,俾親賑焉。爾等其會議以聞。」

四月十六日

上諭內閣:「此時亢旱,米價翔貴;八旗官兵秋季應支。」

米石可預給其半

四月十六日

上諭內閣:「天時旱乾,囹圄重罪已令清理。今所在祈」

禱,望雨甚殷,除死犯以外,凡拘禁、枷號、鞕責等罪,咸從寬釋之

四月十六日

上諭內閣:「蒙古稟性怠惰,不能深計生業。往歲小旱」,

「即致饑窘。」 初意賑贍乏食之人,所需有限,及觀散給米穀之數至多,凡人生業,各自勤勉。必籌

畫終歲之計,撙節用度,方可不致窮困。若每求賑贍,終於生聚無日。今正當暄和之時,遣通曉蒙古事務重臣,會同外藩之諸王貝勒、貝子、台吉等,作何逐家教諭,令其各勤生業。旗內貧人,作何養贍,俾安樂利?凡此數者,當令其規畫久遠,詳細商酌。可下議政王貝勒大臣,會同確議以聞。

七月初十日

上諭戶部:「朕撫育𥟖元,勤思治理,足民之道宜裕。」蓋

「藏。從來水旱靡常,必豐年恆有積貯,庶歉歲不憂饑饉。如康熙二十七年頗稱豐稔,誠使民間經營撙節,早為儲偫,何至二十八年偶遇旱祲,室皆懸磬。總因先時無備,遂致餬口維艱。比蠲除正賦特發帑金分行賑濟所在官司悉仰體朕懷,竭力從事,被災之眾始獲安全。儻非拯救多方,則煢黎必流移失所。今霖雨時降,黍苗被野,刈穫在即,可望有秋。惟恐愚民不知愛惜物力,狼藉耗費,祗為目前之計,罔圖來歲之需。縱令年獲屢豐,亦難漸臻殷阜。應行直省各督撫,嚴飭地方官吏,家喻戶曉,務俾及時積貯,度終歲所食常有餘儲,用副朕軫念民依,綢繆區畫至意。爾部即遵諭行。」 《特諭》。

九月初四日

上諭戶部。「盛京兵丁全恃南畝耕穫及月給糧餉。」以

為資生之計。昨歲盛京禾稼不登,貧困兵丁艱於粒食,曾以所有屯糧頒發賑救。頃值軍興,遣一等侍衛齊蘭布往調盛京兵丁,隨發《諭旨》,「令無馬匹者給以官廠馬匹,無行糧者給以莊屯糧米。」 而官兵因踴躍遄征,倉卒之際置辦一切軍裝,遂支領明年二月分應給俸餉,又預支五箇月錢糧,刻期進發。比厄魯特「噶爾丹敗遁盛京官兵雖未經接戰而奮勇敵愾深可嘉悅。今若將預支俸餉復行抵扣則窮乏兵丁必致生計艱窘朕心殊切憫惻所預給明年二月分應支俸餉及增給五箇月錢糧著免扺扣仍照常支給俸餉以示朕愛養將士軫恤疾苦至意。爾部即遵諭行。」 《特諭》。

康熙三十年

九月十八日

上諭戶部。「朕頃巡行邊外、入《喜峰口》、見有民間田畝」

為蝗蝻所傷。又聞榛子鎮及豐潤等處地方被蝗災者。亦所在間有秋成失望則糧食維艱朕心深切軫念。儻及今不為區畫儲蓄。恐至來歲不免饑饉之虞著行該撫親歷直隸被災各州縣。通加察勘悉心籌畫應作何積貯。該撫詳議具奏其被災各地方明歲錢糧。仍照例催科。小民必致苦累著俟該撫察報分「數到日,將康熙三十一年春夏二季應徵錢糧緩至秋季徵收,用稱朕體恤民生、休息愛養至意。爾部即遵諭行。」 《特諭》。

九月十九日

上諭戶部:「朕孜孜圖治,軫切民依。閭閻耕穫,時勤諮」

「訪其有以荒歉上聞者或蠲或賑旋即施行務令得所念河南一省連歲秋成未獲豐稔非沛特恩蠲恤恐致生計艱難《康熙三十一年錢糧》著通行蠲免並漕糧亦著停徵至山西陝西被災州縣錢糧除照分數蠲免外其《康熙三十一年春夏二季應徵錢糧》俱著緩至秋季徵收用稱眷愛𥟖元撫綏休養至意爾」 部即遵諭行。《特諭》。

十一月十四日

上諭戶部:「朕前聞陜西西安、鳳翔等處、年歲不登,民」

艱粒食特命學士布喀、星馳前往察勘賑濟。頃來回奏稱、「西安府屬咸寧等州縣衛鳳翔府屬郿縣等三縣。米價騰貴百姓流移」 朕心深切軫念。若不大沛恩施。無以遍甦疾苦這被災各地方康熙三十一年額徵銀米。著通行蠲免。又聞甘肅巡撫所屬地方秋收豐稔米價較平著該督撫會同詳議。作何購買轉輸。「速行賑濟,務俾比屋得霑實惠,不致仳離失所,以副朕撫恤災黎至意。爾部即遵《諭》行。」 《特諭》。

康熙三十一年

正月初二日

上諭「大學士伊桑阿、阿蘭泰、去歲陝西西安等處年」

「穀不收,罔有積貯,以致閭閻困苦至極,已遣使賑濟之矣。直隸所轄地方素有儲蓄,或州縣稍有不登,即以所儲米穀從均贍給,是以民生獲濟良多。今年豐歉尚未可知。陝西省府州縣現存米穀之數,應行察明,先時預備。至各省府州縣皆令積貯米穀數千石,則裨益𥟖庶者大矣。可下各該督撫等,令各府州縣」 積貯米穀。其所

積穀數。當逐一膳冊詳報戶部。著九卿、詹事、科道等、會議以聞

二月初四日

上諭「大學士伊桑阿、阿蘭泰、陝西省西安、鳳翔兩府。」

「所屬地方去歲遇災雖曾自京師頒發帑金遣官賑濟,然百姓仍有流移者,此皆無積貯預備之故也。」 今靳輔已簡任河道總督矣,靳輔於河道情形熟練曉暢,可截今年漕米二十萬石交與靳輔。作何酌量雇船由黃河輓運,扺山西蒲州等處預為積貯,即偶遇災傷既有所備,於軍儲民生咸獲裨益矣。至由黃河逆流轉運,勢屬艱險,若有米船損壞之事,免其議罪,則靳輔亦得殫心盡力。黽勉報稱:「可降旨九卿會議,爾等亦同靳輔議之。」

二月初四日

上諭戶部:「朕勤求治理,念切民依,凡有往來人等,必」

「以年歲之豐歉,雨澤之有無,一切閭閻情形,備悉諮訪。前聞陝西西安、鳳翔各屬饑荒,已經特頒《諭旨》,蠲免錢糧,並發帑金專遣大臣賑濟。仍撥給別省錢糧刻期運送。務使均霑實惠,人獲更生。近又聞頒賑之前,尚有貧民散入四方,流離失業,勢不能復還鄉井。儻不曲加撫綏,必致轉於溝壑,深為可憫。凡流民所至地方應令該省督撫董率有司。區畫賑濟令各得所其《賑濟過人口數目》著具冊題報有能酌量資給俾回原籍者一併造冊具奏至於湖廣襄陽等處距潼關相近且道路平坦易於轉輸襄陽等處所有積貯米穀應令該督撫運至潼關陝西督撫接受轉運庶於散給兵餉賑濟饑民。」 均有裨益「應作何輓運。爾部作速詳議具奏。特諭。」

五月初二日

上諭大學士伊桑阿、阿蘭泰、張玉書、學士傅繼祖、溫

保、王國昌、王尹方、王掞、李柟:「積穀者,至要之務也。誠有所積貯,雖遇災傷,斷不致於饑饉。但小民不知儲蓄,每值豐收之年,恣意糜費,及逢儉歲,遂底困窮。今時屆麥秋,可敕各該地方官,勸諭百姓,比戶量力,共相樂輸,委積儲峙。州縣官將捐助者姓名與米數註冊,秋成之後,亦倣此行焉。其春時乏食者,貸與之。至」 秋照數收入,以為積蓄。夫每年於麥穀告登之候,勸勉捐輸,則數歲之間,倉廩充裕,即罹災祲,民食自可不虞匱乏矣。爾等會同九卿、詹事、科道議奏,

五月初九日

上諭大學士伊桑阿、阿蘭泰、「今年陝西西安地方」、三

春,雨水愆期,秋收豐歉,未可預計。襄陽者,附近西安形勝之地也。可將截留江寧、荊州糧各十萬石,交與該督撫,以官船運至襄陽,先時儲蓄。其下九卿、詹事、科道,即行會議以聞。

十月初六日

上諭戶部:「陝西西安等處地方,連歲凶荒,繼以疾疫。」

「因而閭閻失業。洊致流移朕軫恤民艱焦勞宵旰自去歲冬月以來頒發帑金蠲免正賦。輓輸積穀。轉運漕糧屢次特遣大臣察勘多方賑濟念國家所重惟在養民目今秦省雖薄有秋收但民間匱乏已極儻非格外加恩無以使積困盡甦轉徙盡復陝西巡撫所屬府州縣衛所康熙三十二年地丁銀米著通行免徵。從前所有積欠未完錢糧,亦著通行蠲豁。務俾比屋同霑實惠,小民咸慶更生。用稱朕子愛元元、撫育安全至意。爾部即遵諭行。」 《特諭》。

十月十二日

上諭刑部:「朕保乂黎元、崇尚寬大。每於刑獄之事,輒」

「廑矜恤之懷。秦省西安等處地方,比歲薦饑,閭閻困苦,業已多方賑卹,屢諭蠲租,尤宜大沛仁恩,特加赦宥。凡陝西巡撫所屬,今年秋審情真緩決人犯,內除《十惡》及軍機獲罪官員犯罪不赦外,其餘自《諭旨》到日通省免死,照例減等發落。有見在審擬未經結案者亦如之。嗣後務令革心嚮善,副朕法外生全至意。」 爾部即遵諭行。《特諭》。

康熙三十二年

九月十六日

上諭內閣:「江浙二省今年夏旱雖不成災,秋收量必」

有限若漕糧照常徵收起運恐民食將至匱乏朕為此常切軫念。除浙江漕糧已經改於今年蠲免外其江南漕糧今年或三分免一或免一半。俟至該省應蠲年分將今年所免米石照數補徵起運於漕糧既無缺少官民大有裨益著滿漢大學士等會同戶部堂官倉場侍郎等作速確議具奏

十月初十日

上諭內閣:「聞山東今年田收之後,九月中蝗螟叢生。」

「必已遺種於田矣。而今歲雨水連綿,來春少旱,蝗則復生,未可知也。先事豫圖,可不為之計。歟乘時竭力盡耕其田,庶幾蝗種瘞於土而糜爛,不復更生矣。若遺種即有未盡,來歲復萌,地方官即各於疆理區畫逐捕,不使滋蔓,其亦大有益也。」 命戶部速牒直隸、山東、河南、山西、陝西巡撫等,示所領郡縣,咸令悉知田則,必於今歲來春皆勉力耕耨,蝗螟之災,務令消滅。若郡縣有不能盡耕耨其田者,蝗或更生,則必力為捕滅,毋使蝗災為吾民患。

十月十二日

上諭戶部。「陝西西安、鳳翔、二府地方、連被災傷。朕多」

「方賑救,轉粟蠲租,又招集流移散給牛種然後《四方仳離之民漸次復還鄉井》今歲雖雨澤霑足百穀阜成而人民甫脫饑寒未饒生計若《明歲應徵錢糧即令輸納》誠恐閭閻儲蓄終難充裕。《西鳳二府屬被災州縣衛所康熙三十三年糧米照舊徵收外其地丁銀兩》著通與蠲免。爾部即行文該督撫嚴敕各屬遍加曉諭,務俾均霑實惠,以稱朕愛養休息至意。如有不肖有司朦混私徵者,該督撫指名劾奏,從重治罪。」 十一月二十五日

上諭戶部:「朕念切民生、時廑宵旰。《或在宮禁之中,或》」

經巡省之地,務以編氓疾苦,備悉諮詢。其從各省來京陛見官員及「往來奉使人等,亦無不以該省雨澤曾否應時,田畝有無收穫,並閭閻資生情形,一一體訪。比年以來,因國家經費尚充,遂將各省地丁額賦及舊欠錢糧節次蠲免,即從前未經停徵之漕糧,亦逐年免徵。總欲使海隅蒼生培固元氣,庶臻於家給」 人足之風。今歲畿輔地方,雖禾稼未獲稔收,初意小民餬口之需猶足資給,未必生計遂致艱難。頃者展謁

山陵沿途察訪民隱。見今歲雨水過溢、田畝被渰沒

「者甚多穀耗不登米價翔貴又聞順天、河間、保定、永平四府所屬皆然目前米價既貴將來春夏之際時值益昂小民必艱粒食此朕目所親睹若來歲錢糧仍然徵收朕心實有未忍順天、河間、保定、永平四府」 康熙三十三年《應徵地丁》銀米著通行蠲免所有歷年舊欠悉與豁除行文該撫曉諭各屬務令人沾實惠,以副朕子育黎元至意。爾部即遵諭行。《特諭》。

康熙三十三年

三月初八日

上諭大學士伊桑阿、阿蘭泰:直隸所屬被災之霸州。

永清等州縣,其發粟賑濟、及以倉米平價糶賣、彼地小民得沾實惠與否,可遣官察視之。爾等與九卿、詹事、科道、會議以聞。

三月二十三日

上諭戶部:「山西平陽府、澤州、沁州所屬地方,前因蝗」

「旱災傷民生困苦已經《蠲免額賦》並加賑濟而《被荒失業之眾。猶未盡睹幹寧》其康熙三十年三十一年、《未完地丁錢糧。及借賑》銀米。若仍令帶徵刻期完納誠恐閭閻力絀。益致艱難著將所《逋欠錢糧》《五十八萬一千六百餘兩》米《豆二萬八千五百八十》餘石。通行蠲豁用紓民力爾部《行文》該撫嚴飭該府州縣官。悉心奉行,務俾人沾實惠。儻有已完在官,捏稱民欠,及已奉蠲免,仍復重徵;官吏作奸,侵漁中飽,一有發覺,定以軍法從事,遇赦不宥。爾部即遵諭行,《特諭》!」 四月十三日

上諭內閣:「朕處深宮之中,日以閭閻生計為念。每巡」

「歷郊甸,必循視農桑,周諮耕耨,田間事宜,知之最悉。誠能豫籌穡事,廣備災祲,庶幾大有裨益。昨歲因雨水過溢,即慮入春微旱,則蝗蟲遺種必致為害。隨命傳諭直隸、山東、河南等省地方官,令曉示百姓,即將田畝亟行耕耨,使覆土盡壓蝗種,以除後患。今時已入夏,恐蝗有遺種在地,日漸蕃生,已播之穀,難免損」 蝕,或有草野愚民云蝗蟲不可傷害,宜聽其自去者。此等無知之言,切宜禁絕。捕蝗弭災,全在人事。應差戶部司官一員前往直隸、山東巡撫,令申飭各州縣官,親履隴畝,如某處有蝗,即率小民設法耨土覆壓,勿致成災。其河南、山西、陝西等省,亦行文該撫一體曉諭。欽依。爾等將此事交與戶部遵行。

七月十六日

上諭戶部。「盛京等處、去歲禾稼不登、粒食艱窘。聞今」

年收穫亦未豐稔。米穀仍貴儻價值日漸翔涌。則兵民生計恐致匱乏盛京等處地方關係緊要。朕心時切軫念。宜豫加籌畫作何恩給。俾各

「資生。」 著遣部院堂上官一員前往。自甲兵以及匠役當差人等有力不能餬口者,將人戶數目察明造冊具奏。爾部即遵諭行。《特諭》。

九月十九日

上諭戶部:「朕惟黎元率育,全恃農桑。每遇歲時豐穰」,

「比屋皆能自贍儻一經旱潦粒食無資即有俯仰不給之虞非相時緩急而先事圖維則補助之恩難以遍沛頃巡歷邊外道經密雲等處地方見田畝歉收米穀價貴閭閻匱乏衣食不充目前既已艱難來歲何所倚賴宜豫為籌畫用俾資生著遣部院堂上官二員會同直隸巡撫親詣年歲不登之各州縣詳察明白,應作何區處賙濟,確議具奏。其八旗披甲當差及孤寡無依,年老有疾,中傷退閒人等,有實係貧窶窘於謀生者,著各該都統詳察姓名報部。應作何恩恤,爾部議奏。著即遵諭行。」 特諭。

康熙三十四年

正月二十六日

上諭內閣:「去歲於直隸、山東、河南、山西、陝西、江南、諸」

省下詔捕蝗,諸郡國盡皆捕滅。蝗不為災,農田大獲,惟鳳陽一郡未能盡捕。去歲雨水連綿,今歲春時若或稍旱,蝗所遺種至復發生,遂成災沴,以困吾民,未可知也。凡事必豫防而備之,斯克有濟。其下戶部,速敕直隸、山東、河南、山西、陝西、江南諸巡撫,準前制亟宜耕耨田畝,令土瘞蝗種,毋致成患。若或田畝有不能盡耕者,蝗始發生,即力為撲滅,毋使滋蔓為災。

九月二十四日

上諭戶部:「直隸順天、保定、河間、永平四府所屬地方。」

「今歲水潦傷稼三農歉收朕巡幸所至遍加諮訪聞《高阜之產》尚有秋成而卑下之田被潦者多計所收穫不能相敵雖經勘災頒賑不致仳𠌯失所而須辦錢糧若仍行徵取則民力匱乏難以輸將朕心深切不忍著將四府康熙三十五年地丁銀米全與蠲免用示寬恤其霸州、雄縣、香河、寶坻四處皆有水道可以轉輸。每處著發米一萬石。各差司官一員齎往。照彼地時價減值發糶。以資民食。著行文該撫通行曉諭。俾均沾實惠。副朕軫念災黎至意。爾部即遵諭行。」 《特諭》。

康熙三十六年

正月二十二日

上諭大學士伊桑阿等、「揚州、淮安、徐州等處被災錢」

糧,該總督、巡撫奏請蠲免。疏至,即與全蠲。康熙三十七年

二月二十五日

上諭內閣:「遣戶部《曾經保舉司官》二員於被水災沿」

河之保定、霸州、固安、文安、大城、永清、開州、新安等州縣截留山東、河南漕糧、每處運致一萬石以備積貯。米價騰貴時平值糶賣。敕戶部速議具奏。

十一月二十五日

上諭戶部:「淮安、揚州、鳳陽等處,比年水患頻仍、浸漫」

「隄岸。田多淹沒。耕穫無從百姓艱於粒食。經朕時加軫恤。屢賑屢蠲。被災地方賴以安堵但念久歉之餘恐致資生匱乏朕廑憫殷切。未嘗稍釋於懷前此雖頻敷庥澤。至再至三。用裨群黎生計猶恐開春東作農事艱難若不大沛恩施。安能令小民各得其所。著將海州、山陽、安東、鹽城、高郵、泰州、江都、興化、寶應、壽州、泗州、亳州、鳳陽、臨淮、懷遠、五河、虹縣、蒙城、盱眙、靈璧等州縣并被災各衛所,康熙三十八年一切地丁銀米等項及漕糧,盡行蠲免。務使民間均沾實惠,以副朕體恤元元生息愛養至意。爾部即遵諭行。」 《特諭》。

康熙三十八年

三月初七日

上諭戶部:「朕君臨天下、期於黎民樂業、各獲其所。」凡

「興利除害之事靡不舉行蠲免賑濟之恩靡不下逮比年以來因淮揚所屬地方疊罹水患業已歲蠲額賦賑恤頻施又動支數百萬帑金責令在河諸臣於應挑應築之處酌量修理務使汜濫之水匯歸入海被淹之廬舍田畝盡皆涸出用底幹寧乃錢糧竟爾虛費卒不能使積淹有歸田廬未涸、民生未遂朕聞之惻然軫懷值茲四方無事之時欲將一切修舉事宜。詳閱指示用是躬親臨幸沿途審視黃河水勢」 咨訪地方父老比至歸仁堤高家堰量度地形高下應挑應築一一明示河臣惟是被淹地方米價騰涌生計維艱朕目擊民依深用廑念著將漕糧截留十萬石於高郵寶應興化泰州鹽城山陽

「江都受災七州縣各留一萬石悉較時價減值發糶。餘米三萬石著於邳州留八千石宿遷、桃源、清河、安東四縣各留五千五百石亦較時價減糶。此各州縣發糶之米著就道交與漕運總督。河道總督邳州著遣司官一員前往監視《再截留米》十萬石於揚州淮安各收貯五萬石這應留漕糧不論何處米石著就」 近截留。爾部即遵諭行。

三月十三日

上諭戶部:「東南為財賦重地,朕時加軫念。頻歲以來」,

「雖在邊塞用兵之際,未嘗不早夜殷殷,睠懷寬恤。玆以中外昇平,特事巡省,並閱河工。比至江南,親察民間饒瘠之狀,見淮南、北地方疊罹水患,深用惻然。已經屢蠲屢賑,仍命截留漕糧,減價平糶。其餘各州縣固市肆安輯,耕鑿恬熙,而額賦浩繁,民生拮据,歷年逋負,積筭日增。合行江蘇巡撫、安徽巡撫所屬舊欠」 帶徵錢糧計及百萬,念小民方供新稅,復急舊逋,物力維艱,勢難兼辦,里井既多催科之擾,官吏復滋參罰之煩,應沛特恩,概行蠲豁。除康熙三十三年恩詔內已經赦免外,其三十四五六年奏銷未完民欠一應地丁錢糧米豆麥雜稅,爾部行文該督撫察明,俱著免徵,務飭有司悉心奉行,俾使窮簷蔀屋,均沾實惠。如有已徵在官,詭稱民欠,希圖侵蝕肥己者,一經發覺,定從重治罪。朕身處宮禁,與巡歷方隅,無非孳孳民事,但使閭閻豐足,則國家裨益良多。以此不惜蠲除,頻敷德澤,凡厥官吏軍民,宜咸知朕意。爾部即遵《諭行》。《特諭》。

三月二十二日

上諭戶部:「朕因淮揚地方數被水患,躬臨巡省,目擊」

「田廬渰沒之苦,深加軫恤。既截留漕糧以濟民生,仍蠲除積欠,以紓民困。其昨歲淮揚兩屬被災錢糧,曾經該督撫具題部議,照例減免三分。今念百姓餬口維艱,安能辦賦?應破常格,用沛特恩。淮揚府屬海州、山陽、安東、鹽城,揚州府屬高郵、泰州、江都、興化、寶應九州縣並淮安、大河二衛康熙三十七年未完地丁漕項等銀一十九萬有奇,米麥十一萬石有奇,著全與蠲免。爾部行文該督撫即飭各州縣張示曉諭,務體朕憫惻群黎之至意,俾窮鄉僻壤均沾實惠。如有不肖官吏私徵侵蝕者,察出定治重罪。特諭。」 四月十六日

上諭戶部:「朕巡幸江南,遍察地方疾苦,深知民間生」

「計艱難故將通省積欠錢糧盡行蠲免所過《州縣有被災甚重者俱經拯濟》務俾得所茲聞鳳陽府屬去歲潦災甚重是用破格加恩以示優恤康熙三十七年該府屬壽州泗州亳州鳳陽臨淮懷遠五河虹縣蒙城盱眙靈璧十一州縣並泗州一衛未完地丁漕項等銀米著一概免徵爾部行文該督撫即飭該地」 方有司張示曉諭,令窮鄉僻壤,咸悉朝廷曲軫災黎之至意。如有不肖官吏悖旨私徵,使百姓不沾實惠者,察出定治重罪。爾部即遵諭行。特諭。

五月初六日

上諭戶部:「朕巡省,民生風俗,南至於江浙;茲以返蹕。」

行經山東緣途延見父老諮詢農事「幸今歲雨暘時若二麥繼登小民可以無憂粒食但前年被災泰安等二十七州縣生計尚未豐盈宜更加恩休養所有康熙三十六年未完地丁銀米俱著免徵其《三十七年應徵錢糧》原因災傷令於三十八年完納今念一歲之內並輸二歲之租恐物力艱難未能兼辦著分作三年帶徵,以示寬恤。爾部移文該撫,轉飭有司明白張示,務使窮鄉僻壤,均沾實惠,以無負朝廷曲軫民依至意。儻有不肖官吏私徵侵蝕,致上澤不下及者,察出定治重罪。」 爾部即遵諭行。特諭。

十一月初五日

上諭戶部:「朕思小民生計,惟農畝是賴,必年穀收成」,

「斯衣食無缺。淮揚所屬海州等州縣衛接年河流浸漫田廬編氓艱於粒食朕心深切軫念。已將康熙三十八年錢糧俱行蠲免。今春南巡目睹民間疾苦恐致失所復將康熙三十七年未完錢糧盡與豁除」 諭令所司將沿河堤岸堅固修築乃修防未竣夏秋又致沖決田廬盡沒水中特命該撫往駐被災地方動「支積貯米穀並將漕糧截留親行賑給。今念清口河流未通。民田仍遭淹沒耕穫無從。百姓饘粥尚且艱難來年租賦安能輸辦。著將這被災海州、山陽、安東、鹽城、《大河衛》、高郵泰州、江都、興化、寶應等州縣衛康熙三十九年地丁銀米等項及漕糧漕項」

「銀兩盡行蠲免。爾部速令該督撫通行曉諭,務俾均沾實惠,以副朕拯卹災黎至意。如有不肖官役朦混侵冒,仍行私徵者,該督撫嚴察指參,從重治罪。爾部即遵諭行。」 《特諭》。

康熙三十九年

三月初二日

上諭戶部:「淮揚等處百姓,頻年罹於水災,未寧幹止。」

朕心時切軫念。比歲以來,多方優恤、「蠲免、賑給、靡不舉行。去年春朕親履河干、目擊小民田廬皆被渰沒、災黎艱於粒食益為憫惻於懷爰命地方官按戶賑濟、又將截留漕糧發賑平糶俾得贍養上下兩堤岸前雖屢發帑金修築迄無裨益去年二月面諭河工諸臣速行修治,至今尚無成效復遴選廷臣同往經」 理。無非軫懷民瘼欲令黃運兩河堤岸速成斯民早安生業耳念水患一日不除則百姓一日不得耕種用是深以為慮著將今年漕糧、截留二十萬石。存貯淮揚地方備用。爾部即遵諭行。特諭。

七月二十五日

上諭戶部、「國家要務、莫如貴粟重農。朕宵旰圖治、念」

「切民生惟期年穀順成積貯饒裕於以休養黎元咸登樂利。今聞直隸各省雨澤以時秋成大熟當此豐收之時正當以饑饉為念誠恐歲稔穀賤小民罔知愛惜粒米狼戾以致家無儲蓄一遇歲歉遂至仳離著該督撫嚴飭地方有司勸諭民間撙節煩費加意積貯務使蓋藏有餘閭閻充裕以副朕重農敦本愛養元元」 至意,爾部即遵諭行。《特諭》。

康熙四十年

十月初六日

上諭戶部:「朕孜孜圖治,宵旰靡寧,於民生疾苦時切。」

「軫念甘肅等處地方切近邊陲土田瘠薄今年雨澤愆期田禾多有未穫閭閻饑困朕心深用憫惻已特敕該督撫等官將被災之處親行蠲賑令其得所更念來歲青黃不接西土小民輸納維艱著將甘肅巡撫所屬州縣衛所康熙四十一年分地丁錢糧通行豁免地方有司務期切實奉行毋令官吏借端侵漁俾小民得均沾實惠,以副朕軫恤災黎之意。爾部即遵諭行。」 特諭

康熙四十一年

十一月初九日

上諭戶部。「今歲山東、河南地方、《秋成》俱報豐稔。」惟被

災州縣民多匱乏頃朕巡幸至德州見有一二災民流移載塗者詢問疾苦深為軫念雖據山東巡撫稱「被災州縣已行令地方官發粟散賑但自冬徂夏青黃不接之際頒賑不繼無以資生應行山東河南兩省巡撫凡屬被災地方令有司加意賑濟至明歲麥收時方止其災傷」 田糧雖已照分數蠲免猶恐被災「之後民力艱難宜更沛特恩用加休養。山東萊蕪、新泰東平沂州蒙陰、沂水河南永城虞城、夏邑被災州縣康熙四十二年地丁錢糧除漕項外著察明通行蠲免該地方官務悉心奉行俾閭巷窮黎均沾實惠以無負朕宵旰勤民殷殷軫恤至意。爾部即遵諭行。」 《特諭》。

十一月初九日

上諭戶部:「朕撫御寰區四十餘年,無一刻不以民生。」

「為念。天下至大,兆民至眾,惟恐窮鄉僻壤,百姓疾苦不能上達,所以孜孜勤求,未嘗少懈。從來水旱自古有之,備荒之法,全賴督撫得人。儻以諱災為事,虧空塞責,一有歉薄,莫知所措,視民命如草芥,何以為民父母?況秦省不通水運,若不謹於蓋藏,儉歲難於賑卹。河西一帶地方素稱貧瘠,雖免四十一年錢糧,民」 生未裕,再將四十二年地丁錢糧通行蠲免。該督撫遍示所屬地方,務使閭閻均沾實惠,以副朕惠愛元元之至意。如有不肖有司違旨私徵希圖侵蝕者,督撫察參,從重治罪,或被旁人告發或被科道糾劾,該督撫一併嚴議。特諭。

康熙四十二年

二月初一日

上諭山東巡撫王國昌。朕自泰安州見新泰、蒙陰沂

「州、郯城等處城郭鄉邨黎民被災甚苦,雖將正賦蠲免,而方在乏食,尚屬無益。徒有賑濟之名,而倉粟諒已盡竭,又觀黎民顏面衣服,深為可慮。朕懷不勝憫惻,更為盡心籌畫,欲救民急,固屬甚難。如以養濟蒙古例施於山左,庶幾青黃不接之際,猶可度日。」 命在京滿、漢大學士九卿會議,無論官民,有情願效力者,「作速遣往山東,不拘銀米,同地方官分界賑濟。」 以及降級革職

「人等,有情願贖罪者,亦准其贖罪。俟秋成後,視其果有裨益,酌量議敘。已有諭旨。該撫同爾屬員善為撫綏,勿致流離失所,務期副朕視民如子之至意。即將告示刊刻,遍行曉喻。特諭。」 二月初二日

上諭戶部:「朕經過泰安州、新泰縣、蒙陰縣、沂州、郯城」、

「縣等處見民有饑色應急行振救。所過地方雖經賑濟蠲免錢糧但州縣倉穀年久朽爛無裨於散賑今著將總漕桑格漕米內二萬石交與總河張鵬翮揀選賢能官員運至濟寧州兗州府等處州縣減價平糶有應賑之處即行賑濟亦交米二萬石與桑格於泰安州一路散給。又將收稅有力之官七員並發在」 京旗民贖罪人一百名。令伊等俱照養蒙古例、以所用之多寡、分別議敘

二月初七日

上諭河道總督張鵬翮:「此間邵伯更樓地方。舊日被」

災形狀與山東饑民無異豈朕今日觀此地安居景象而忘山東之饑民乎朕念運糧賑濟事不可緩乘今日順風爾作速回清江料理轉運截留漕糧差官前往山東散賑至距揚州十五里沙壩河橋道情形朕自細閱回鑾時面諭爾知之

七月二十七日

上諭大學士、九卿、詹事、掌印不掌印科道等官:六月

「內因有二王之事朕心不勝悲慟至今猶未釋然又兼災祲頻告愈加憂鬱身體不安頃往坐湯泉始得稍解仍未全愈至於饑民救養之計未嘗時刻不廑於懷近有李煦人來詢知郯城至泰安田穀稍有可望由泰安至德州被災甚重今歲口外田穀大收口內各處田禾俱屬平常合共計算所糶之穀必不能多。今應將漕糧多行截留於山東沿河州縣邨鎮有名馬頭,俱各存貯。其捐納事例雖廣行,無濟於事,且日後必至紊亂。東省人民,現今乏食,總使行此數事,民有大半至於逃亡。朕意八旗滿洲、蒙古、漢軍佐領一千有餘,每三佐領下共出一人,可得三百人。每三佐領借與銀三千兩,餘外捐助車輛」 、駱駝頭口,分派各州縣,仍照前去人員,養至來年七月,及今八月內,可以到彼。況前往撫養地方民人,甚有裨益,今雖疊被災傷,民人仍帖然未動,此即有益之效也。這事情爾等可確議。至東省今歲錢糧漕米,俱應速行停徵,著議奏。為此《手書》特諭。

八月初二日

上諭戶部:「賑濟東省饑民事關緊要,應差大臣分為」

「三路,每路差大臣一員,將先派去人員一併往返巡察,於事有益。自泰安至郯城為中路,著穆和倫去。自濟南至登州為東路,著辛保去。自德州至兗州,東昌、濟寧為西路,著卞永譽去。截留漕糧,關係緊要,總漕桑格現今無事,令作速前來,親看截留。其賑濟饑民人員所領雖係公物,而勉力自效,有濟於民,事成回時,著一併議敘。」 八月初四日。

上諭戶部:「邳州等處地方屢被災傷,不減於東省。」但

尚有水路可通。著該督撫親往察閱。應作何速行拯濟。一面頒賑。一面奏聞。俟具題到日。將應蠲豁錢糧。另議具奏。

八月十一日

上諭「東省在京官員。朕四次經過山東。於民間生計」

無不深知東省與他省不同,田間小民俱依有身家者為之耕種,豐年則有身家之人所得者多,而窮民所得之分甚少,一遇凶年則己身並無田畝產業,有力者流移於四方,無力者即轉死於溝壑。此等情狀,爾東省大臣庶僚及有身家者亦當深加體念。似此荒歉之歲,雖不能大為拯濟,若能輕減所入田租,以各贍養其佃戶,不但深有益於窮民,即爾等田地日後亦不致荒蕪。如果民受實惠,豈不勝謝恩千百倍耶?這奏謝已悉,所司知之。

九月十四日

上諭內閣部院等官:「朕因山左災荒,勞心殫思;屢行」

「諮訪山左歲歉,非止今歲為然,地方官歷年隱匿不報。今春朕因閱視河工、親見災黎情形,始行籌畫賑濟。今歲田禾雖云失望,尚有薄收之處。巡撫布政使為伊等素有欠缺,欲巧圖完補,故甚其詞以奏報。」 又夤緣科道紛紛急奏,言「盜賊蜂起,人民相食。私冀或開事例,或撥銀兩,因於其中侵蝕,託言賑濟,而實欲」 完補虧空,以施鬼蜮之謀也。朕幾墮其術中。今京師遣往三路賑濟人員,俱掣簽派撥州縣,並不分成災與否。

「一概散賑。遣去人員,未奉有稽察諭旨,惟視巡撫、布政使所指地方賑濟,應將此事交與三路大臣加意稽察。至於條奏盜賊蜂起、人民相食之員,亦當明白詢問。如盜賊蜂起,必有殺人放火、搶奪財物糧米之處與失事之人。如人民相食,亦必有被傷之人與食人之人。如有不實,即為巡撫、布政使急請設發銀兩」 而言也。大學士、九卿諸臣會同議奏,言官並不實心為民,專為巡撫布政起見,不誠可愧乎?

十月初十日

上諭戶部:「山東省去歲農收,各州縣豐歉不一;今春」

朕南巡過山東時已分別被災輕重蠲免錢糧並遣效力人員星馳賑濟比及回鑾。東省又告潦災朕宵旰軫懷悉心籌畫截留漕糧平價發糶兼出帑金遣八旗人員分道散賑仍於三路各遣大臣經理所在饑民」 庶得資以全活不致仳離失所猶念被災之後民力未紓宜更加德澤以弘休養康熙四十三年《地「丁銀米著通行蠲免。有積年錢糧拖欠在民者亦著察明免徵。行文該撫率所屬有司詳慎奉行務令人沾實惠有違旨私徵者察出定從重治罪仍令各州縣遍示曉諭俾窮鄉僻壤咸悉朕惓惓惠愛災黎至意。又朕南巡回時原擬蠲浙省明歲錢糧茲因東省災傷先行蠲免其浙省錢糧俟至明歲另頒諭旨,爾部即遵諭行。〈特諭〉》

十月二十二日

上諭大學士馬齊等:「朕聞山東巡撫、布政使將賑濟」

「饑民人員帶去銀兩俱收貯布政司庫內至今猶未散給若此則賑濟饑民之事不致遲誤乎?此項銀兩俱係自京帶往並非伊等庫內之銀且前往人員皆《三牛錄》」 會同保出賢能有身家之人。伊等但當察所養饑民之優劣至於耗費儉用銀兩之處俱係派去人員之事與伊等何涉。而將此銀收貯至今仍不散「給,必待饑民逃散之後始行賑濟耶?此係何心?朕不得知」 ,是又劉愷之計也。況派去三百餘人員不作速分派地方俱令久住濟南,勢必至於無所餬口。爾等交部作速移咨詢問王國昌等。

十一月十七日

上諭「川陝總督華顯、陜西巡撫。」《海》、甘肅巡撫齊世

「武。朕撫有區夏,思臻上理,期於舉世乂安,宵旰勤勞,未嘗少釋。而秦省為天下要地,時廑朕懷。曩者連歲荒旱所司未經奏報朕訪聞得實,即多方籌畫,運米拯救。一由襄陽運至商州,一命河臣由黃河運至潼關,一由湖灘河朔運至渭河,一由甘肅運至西安,分行賑濟。蠲賦已責,安集流離,秦民始得少蘇。自康熙」 三十二年遣皇長子致祭華山以來雨暘時若、年穀豐登閭閻微有起色。但秦省關係最重且不通水運撫綏尤宜加意故不憚隆冬,䟦履風霜遠臨茲土見百姓歡迎載道且知今歲有秋地方文武官吏能恪勤奉職滿漢軍士亦皆訓練有方朕心甚慰。凡巡幸所至必大沛恩膏今將陝西巡撫及「甘肅巡撫所屬地方康熙四十二年以前各項積欠銀米、草豆錢糧盡行蠲免。俟四十三年直隸各省咸獲豐稔,當將秦省四十四年正供亦行免徵。該督撫即通行曉諭,俾窮鄉僻壤小民均沾實惠。儻不肖有司希圖侵蝕,以致澤不下究,該督撫嚴加訪察,據實指參,以副朕愛養黎元之至意。爾等」 即遵諭行。《特諭》。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5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