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經濟彙編/食貨典/第136卷

經濟彙編 食貨典 第一百三十五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經濟彙編 第一百三十六卷
經濟彙編 食貨典 第一百三十七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經濟彙編食貨典

 第一百三十六卷目錄

 賦役部彙考二十六

皇清四康熙八則

食貨典第一百三十六卷

賦役部彙考二十六编辑

皇清四编辑

康熙十六年编辑

九月初二日

上諭河南巡撫董國興:「爾前任巡撫雖無善狀,未有」

過端因病求罷,遂爾解任。今復簡爾巡撫河南。宜以愛民為要。徵收賦稅,慎勿煩擾百姓。委曲勸輸,以資兵餉。務期竭盡心力,以副特用之意。

《大清會典》戶部「賦役」一奏報。凡清查欺隱。康熙十六

年題准:「州縣衛所官查出隱地三十頃以上紀錄一次,六十頃以上紀錄二次,九十頃以上紀錄三次,一百二十頃以上紀錄四次,一百五十頃以上加一級,三百頃以上不論俸滿即陞。六百頃以上即陞加一級。九百頃以上即陞加二級。一千二百頃以上即陞加三級。一千五百頃以上即陞加四級。二千頃以上陞任後再准,不論俸滿即陞一次;四千頃以上陞任後再准,不論俸滿即陞二次。」 知府直隸知府「查出隱地一百頃以上紀錄一次,二百頃以上紀錄二次,三百頃以上紀錄三次,四百頃以上紀錄四次,五百頃以上加一級。道員都司查出隱地二百頃以上紀錄一次,四百頃以上紀錄二次,六百頃以上紀錄三次;八百頃以上紀錄四次;一千頃以上,加一級。督撫司查出隱地,五百頃以上紀錄一次;一千頃以上紀錄二次;一千五百頃以上紀錄三次;二千頃以上紀錄四次;二千五百頃以上,加一級。各官查出隱地,候戶部覆明錢糧全完日,交吏兵二部議敘。其督撫司道、都司知府,直隸知州」 ,有「查出隱地數多者,按數紀錄加級 。」 又覆准應漏地畝,原限八箇月舉首,恐地遠限迫,不及周查,令再寬限四箇月。

《賦役二》考成凡侵那處分。康熙十六年題准、侵盜錢糧應發解人犯、未經部題入官之前全完、或已題未發解之先全完者、並免入官

康熙十七年

二月初九日

上諭戶部:「錢糧關係國家大計;年來各處兵馬需用」

「糧餉,最為浩繁,在外總督、巡撫及經管錢糧各官俱宜潔己奉公,殫心料理;一應支放開銷,務須嚴加稽核,詳慎節省,方於軍國有裨。近見各處奏銷或製備物料,並不先行題明,藉口軍機緊急,濫請銷筭;或不行察核,重複支給又不為扣抵;或朦混重領,希圖利己,致滋糜費。以及侵欺浮冒種種弊端,難以枚舉。以」 後應作何嚴行禁飭處分?爾部會同吏、兵、工三部詳議定例具奏。特諭。

三月十二日

上諭吏、戶、兵三部:「朕統御寰區,孜孜圖治,期於朝野。」

「安恬,民生樂業,共享昇平,乃副朕宵旰勵精之願。不意逆賊吳三桂背恩煽亂,各處用兵,禁旅征勦,供應浩繁。念及百姓困苦,不忍加派科斂」 ,因允諸臣節次條奏,如裁減驛站官俸工食及存留各項錢糧,改折漕、白二糧、顏料各物,增添鹽課、鹽丁、房田、稅契、牙行雜稅、宦戶田地錢糧,奏銷浮冒隱漏地畝,嚴行定例處分,用過軍需,未經報部,不准銷筭。以上新定各例,不無過嚴,但為籌畫軍需、早滅逆賊,以安百姓之故。事平之日,自有裁酌。各省督撫提鎮大小文武等官,俱宜上體朕意,下念民生,潔己奉公,愛惜物力,務期早奏蕩平,與民休息,以稱朕乂安海宇至意。爾三部即通行傳諭遵行。特諭。

《大清會典戶部賦役》一奏報。凡易知由單。康熙十七

年覆准「各省報銷過米豆草束價值」 ,刊單粘次年由單後送部查考。如派給民間不照部價者督撫參奏。

徵收凡禁革火耗加派。康熙十七年議准:州縣官借「造冊」 為名,收取費用,科斂累民,任意灑派補庫,變賣倉糧,及借稱錢糧,准筭部民子女轉送與人者,革職提問。司道府官隱匿不報,或已經申報,督撫不行題參,俱照「不參私派」 例處分。凡差委催提:順治十七年題准,直省錢糧各差

戶工二部、滿洲司官、筆帖式、前往清察撰給

《敕書》《關防》

《賦役二》考成凡地丁錢糧,限滿續參。康熙十七年題准署印官一年外徵收錢糧,未完,亦照州縣官例處分。

凡侵那處分,康熙十七年題准:「各省進勦時,有軍需,刻不容緩,動用錢糧,督撫、司道等官,一面咨題,一面動用。若不候咨題,擅自動用者,各降五級調用,不准開銷,令其賠還。各司道並未申詳,督撫亦未咨題,擅自動用,徑行請銷者,督撫降二級留任,司道降五級調用。若司道申詳,督撫不行咨題,擅令動用者,司道免議,督撫降五級調用,責令賠還。」

康熙十八年

二月初四日

上諭戶部:「《江西舊欠錢糧》,屢經該省總督、巡撫及科」

「道等官奏請蠲免,朕已洞悉。但當逆賊煽亂之時,各省地方與賊接壤者被其侵犯、迫而從逆,情非得已;故於平定之後,其舊欠錢糧應蠲免者,悉行蠲免。江西於賊未到之先,地方奸徒輒行倡亂」 廣信、南康、饒州、奉新、寧州、宜黃、安仁、永新、永豐、彭澤、湖口、瀘溪、玉山、鉛山等處,所在背叛忠義,全無紳衿;兵民人等,或「附和嘯聚,抗拒官軍;或運送糧米,助張賊勢;或布散偽劄,惑誘良民;或窩藏奸細,潛通消息,輕負國恩,相率從逆。以致寇氛益熾,兵力多分;遲延平定之期,勞師費餉。揆厥所由,良可痛恨!」 即今田廬蕩析、家室仳離,皆其自作之孽。逋賦未蠲,職此之故。但思逆寇漸經殲除,地方凋敝;舊欠追比,民困愈「深。朕心殊為不忍。其十六年以前舊欠錢糧著盡行蠲免。爾部即行該督撫通行曉示。務使小民均霑實惠以昭朕愛養百姓至意。」 特諭。

《大清會典》戶部賦役一奏報。凡赤曆,康熙十八年覆。

准州縣徵收錢糧,有付收,有串票,有流水紅簿。其《赤曆冊》,工費繁多,永行停止。凡州縣日收錢糧《流水簿》年終同奏銷文冊,齎司磨對。

凡清查欺隱。康熙十八年覆准、官民隱地、令再展限一年、仍許自首免罪

一、徵收。凡徵收錢糧。康熙十八年覆准:「小民完糧,州縣官不給印票,照私徵例革職提問。司道、府徇隱者,革職,督撫庇縱者,降五級調用。」 若文武生員及上司衙役包攬錢糧者,生員褫革,責四十板,衙役責四十板,枷號兩箇月。該管官不行查出,罰俸一年。

凡《禁革火耗加派》。康熙十八年覆准、州縣官剋取火耗加派私徵者、俱革職提問。其朦隱不報之司道府官、亦革職提問。徇縱不參之督撫革職

凡禁止預徵。康熙十八年覆准、「州縣官隔年預徵錢糧、照私派例革職提問。司道府官明知不報者、革職。」 若已經詳報督撫不題參者、降五級調用

《賦役二考成》凡侵那處分康熙十八年題准,凡該管上司逼勒下屬那移庫銀本官自首,審實免議,上司照貪官例治罪。如逼勒至死者,許家屬赴上司具告。上司不行准理,許赴通政司鼓廳具告。審實將逼勒者抵罪不行准理者革職。

又議准:「州縣官將已徵錢糧作為民欠」 ,或那

用謊稱「民欠」 者,革職提問。司道府官朦隱不報者,亦革職提問。督撫徇縱不參者,革職

康熙二十年

九月二十日

上諭戶部:「頃者朕巡行近畿、至霸州地方、見其田畝」

「窪下多遭水患。小民生計無資。何以供納正賦。其該州見在被淹田地。應徵本年錢糧。著察明酌量蠲免。以示朕勤恤民隱至意。爾部即遵諭行。」 《特諭》。

《大清會典》戶部《田土科則》:「凡科則田有肥磽,賦有輕」

重,三壤九等,歷著成規。第科則太繁,易於淆溷。考《賦役全書》,有一縣多至六七十則者,茲不復備列。惟據康熙二十年部冊所載,識其梗概云:「順天等八府二州額內田地每畝科銀四釐七毫至二錢四分九釐七毫不等,科米二合二勺至一斗二升不等,科豆三勺至六合六勺不等,科草折銀一釐六毫至三分六」 釐二毫不等。又,受補收并衛所地,每畝科銀八釐至一錢八分五毫不等,科米三合六勺至二升一合五勺不等,科豆六勺至六升二合四勺不等,科草折銀三釐至二分七釐八毫不等。額外更名「籽粒。」 牧場備邊葦漁農桑麻、觔、蒿、草等地,科銀一釐至七錢二分五釐一毫,科麥六升,穀三升。高粱

一升不等

奉天、錦州、二府地。每畝科銀三分

江南、江蘇等處官民田,每畝科平米三升至三斗七升五合不等,內徵條折九釐、徭里銀九釐七毫零至一錢四分一釐一毫零不等;本色米豆一升四合七勺零至一斗九升二合六勺零,麥二抄零至三勺零不等 。地每畝科平米一升五合零至八斗五升六合不等,內徵條折九釐、徭里銀三分八釐六毫零至三錢三分三毫零不等;本色米豆七合三勺零至四斗一升六合九勺零,麥一抄零至八勺零不等 ,山蕩、漊灘等折淨每畝科平米四合七勺零至三斗三升五合不等,內徵條折九釐徭里銀七釐零至一錢四分五毫零不等;本色米豆三合四勺零至一斗六升五合二勺零,麥一勺零至三勺零不等 ;城基、倉基屋,每間科條折銀五分七毫至一錢二釐四毫零;米豆五升五勺零至一斗二升六合三勺零,麥一勺零至二勺零不等;安徽等處田每畝科銀一分五釐零至一錢六釐零不等,米二合一勺零至七升一合零不等;麥五勺零至八勺零不等;豆八勺零至九合一勺零不等 ;地每畝科銀八釐九毫零至六錢三分零不等;米七合九勺零至五升九合零不等;麥八勺零至二合二勺零不等 ;塘每畝科銀一分九釐零至四分四釐零不等;米四合七勺零至七合八勺零不等;麥一勺零至二勺零不等 ;草山每里科銀八分三釐 ,桑絲每兩折銀三分二釐零。

浙江省,田每畝科銀三分三釐二毫零至一錢四分三釐零不等,米一合一勺零至一斗九升六合七勺零不等 ;地每畝科銀一分九釐七毫零至八分二釐五毫零不等,米九勺零至一斗九升六合七勺零不等 ;山每畝科銀六絲零至三分七釐零不等,米六抄零至五升二合四勺零不等 ;蕩每畝科銀一分五釐一毫零至七分九釐三毫零不等;米一合五勺零至四合二勺零不等。

江西省田地、山塘每畝科銀二釐一毫零至一錢一分四毫零不等,米六合零至三升九合四勺零不等。

湖北等處田地山塘,每畝科夏稅大小麥六抄至二斗九升一合四勺零不等,每麥一石折銀三錢一分二釐四毫零至二兩八錢八分九釐四毫零不等;秋糧一勺零至二斗七升八合二勺不等,每糧一石折銀五錢一分七釐零至二兩九錢七分四釐一毫零不等。

湖南等處田地、山塘湖。每畝科夏稅大小麥二勺零至四升一勺零不等,每麥一石折銀二錢四分九釐九毫零至六錢零不等;秋糧二合四勺至一斗四升六合零不等,每糧一石折銀三錢七分三釐五毫零至一兩八錢四分四毫零不等。

福建省額內田,每畝科銀一釐五毫零至二錢九毫零不等 ;收并衛所屯田,每畝科銀四分三釐五毫零至五分三釐七毫零不等。

山東省額內地每畝科銀一分零至一錢二分零不等 ;收并衛所地,每畝科銀一分五釐零至五分八釐一毫零不等 ;額外地每畝科銀一分零至一錢二分零不等 ;荒島地每畝科銀五分五毫零至五分六釐四毫零不等 。又濟、兗、東三府地內,有每畝科麥一勺零至四合三勺零不等 ;又濟、兗、東、青、萊五府地內,有每畝科米一合九勺零至三升六勺零不等 。又即墨縣地,每畝科穀六升六合。

山西省,「民地每畝科銀一分三毫零至二錢五分四釐零不等,糧五勺零至三升五合零不等。」

更名地每畝科銀一分零至一錢二分零不。

等糧一升九合一勺零至六升八合零不等,屯地每畝科銀九釐三毫零至六分九釐七毫零不等;糧一升八勺零至八升一合五勺零不等。

河南省,「民地每畝科銀一釐四毫零至一錢五分五釐零不等 ;收并衛所地,每畝科銀七釐九毫零至一錢八釐零不等。」

陝西西安等處,民地,每畝科銀七毫零至一錢九分五釐九毫零不等,糧一合二勺零至一斗零不等 。農桑地,每畝科銀三錢八分一釐七毫零,糧一斗五升七合二勺零 。收并衛所地,每畝科銀二釐零至九分八釐零不等,糧一升五合零至三斗零不等 。更名地,每畝科銀六釐九毫零至七分五釐一毫零不等,糧四升三

合五勺零至一斗四升八合三勺零不等。鞏昌等處民地,每畝科銀二毫零至一錢五分四毫零不等,糧三勺零至八升一合一勺零不等 。收并衛所地,每畝科銀一釐二毫零至六釐零不等,糧五升至六升不等 。更名地,每畝科銀四釐八毫零至一分七釐一毫零不等,糧二合二勺零至一升四合二勺零不等。

四川省田地每畝科糧六合三勺零至一升三勺零,間有科「京斗米一石不等,每糧一石折徵銀一兩一錢五分二釐零至一兩九錢五分六釐八毫零不等。又每糧一石徵條銀三錢六分一釐二毫零至五錢一分九釐一毫零不等」 ;估種下地,每畝科糧六升五合至五斗零不等,每糧一石折徵銀二錢四分零至六錢七分二釐零不等。

「廣東省田地每畝科銀八釐一毫零至二錢二分三釐二毫零不等,米六合五勺零至二升二合九勺零不等 ,泥溝每座科銀四錢五分三毫零 ,車池每座科銀三錢九分四釐零。廣西省官民田塘稅地每畝科銀九釐零至四分五釐零不等,科四差地畝胖襖等銀二分七釐零至一錢六分零不等,折色米一升五」 合零至五升三合零不等,每石折銀三錢零至二兩零不等,本色米六合零至五升三合零不等。收并屯衛田地,每畝科銀五分零,折色米七升零至二斗零不等,每石折銀三錢五分零至六錢零不等,本色米五升三合零至一斗零不等。

「收并土司田地」 ,每畝科銀三分六釐零至二

錢零不等;折色米五升零至一斗零不等,每石折銀四錢八分零至六錢零不等;本色米一斗零至二斗零不等 ;附徵田地每畝科銀三分六釐零,折色米二斗零,每石折銀四錢零至二兩零不等。

雲南省上則地每畝科糧一斗七升九合三勺零,中則地每畝科糧八升九合三勺零,下則地每畝科糧五升七合八勺零,內徵本色「夏稅麥、秋糧米,又麥米折色銀不等 。上則田每畝科糧二升九合四勺零,中則田每畝科糧二升五合四勺零,下則田每畝科糧一升七合四勺零,內徵本色夏稅麥、秋糧米,又麥米折色銀不等。」

「收并屯田地」 ,每畝一例科糧九升四合三勺。

零內徵本折不等

貴州省,地每畝科銀二分零至八錢零不等,糧一升九合零至五斗零不等。內有科蕎地,每石折徵米五斗。

康熙二十一年

三月初八日

上諭戶刑二部。朕承

「祖宗丕緒,撫御區宇,日以子育元元」為念。自逆賊吳三

桂倡亂滇南,多方煽動,軍興八載,中外驛騷,仰賴

祖宗在天之靈。默垂眷佑。殄滅兇渠。民生乂安。疆圉底

定爰特行遍祀

山陵之禮、用告成功。茲恭詣

福陵。

昭陵謁祭禮竣。惟盛京為國家肇基重地。朕躬親幸。宜

「沛大澤,以示殊恩。《山海關》以外及寧古塔等處地方官吏軍民人等,除《十惡》」 等真正死罪不赦外其餘已結未結一切死罪,俱著減等發落。軍流徒杖等犯悉准赦免。奉天錦州二府屬,康熙二十一年地丁正項錢糧、著通行蠲豁其官役墊補包賠等項應追銀兩察果家產盡絕亦并豁免用稱朕加惠根本優恤黎民至意。特諭。康熙二十二年

四月初九日

上諭戶部:「黔省為滇南孔道,地瘠民貧。大兵凱旋,輓」

「輸芻糗,供應人夫極其浩繁,且起解吳逆家口,駱繹運送,不無苦累。恐小民竭力供億,生計艱難,朕心深為憫惻。所有本年秋冬及來年春夏應徵地丁正項錢糧盡行蠲免,以示朕勤恤民隱至意。爾部即遵諭行。」 《特諭》。

十二月十七日

上諭戶部:「陝西、西安、甘肅等處前當大兵進勦之時。」

「轉輸糧糗辦運芻茭一應軍需。取給閭里小民由陸路供億。勞費繁多。今既經蕩平。朕心時切軫念康熙二十三年應徵地丁各項錢糧著與蠲免三分之一。以昭朕睠念民生勞苦之意。又山西崞縣忻州定襄、五臺、代州振武衛《新經》地震被災頗重雖經遣官賑濟仍應量行加恩以示軫恤其被壓身亡民人所有」 《康熙二十三年應徵地丁錢糧》著與全免。其房舍倒壞,力不能

「修者,丁銀全免,地畝錢糧著免十分之四。爾部速行該地方官,曉諭小民,務俾各霑實惠,如有司官役借端朦混,私行重徵者,或經參奏,或經告發,將經管各官從重治罪。爾部即遵諭行。」 特諭。

《大清會典》。戶部賦役二考成,凡奏銷定限。康熙二十

二年題准:「凡應行完結錢糧,故留疑竇,並不分晰混行造冊題報,以致款項不符者,府州縣衛所官降一級調用,轉報司道都司罰俸一年,督撫罰俸六箇月。督撫查參者,司道以下官議處。」 至經管錢糧各官,將徵收起存原額并支銷總撒數目,詳加核算明白,該督撫等覆加磨算。如造冊內數目舛錯遺漏者,府州縣、衛所官罰俸一年。督撫及轉報司道、都司,各罰俸六箇月。如督撫、司道、都司造冊舛錯遺漏者,亦罰俸六箇月。又,《奏銷錢糧冊結》,必須隨案送部。若司道、都司、府州、縣、衛所官,將冊結遲延不送,違限一月者,罰俸六箇月。違限二月者,罰俸九箇月。違限三月者,罰俸一年。違限四五月者,降一級留任。「違限六月以上者,降二級調用。違限一年以上者,革職。如已申送而督撫不即送部,違限五月以下者,照司道等官例處分。違限六月以上者,降二級留任。違限一年以上者,降三級調用。」 康熙二十三年

《大清會典》。「戶部賦役二考成,凡完欠勸懲。」康熙二十

三年覆准:「經徵、帶徵錢糧,該督、撫」 題參違限月日、未完分數各官職名,戶部停其具題,即咨吏、兵二部議奏 。又

諭「錢糧處分經徵等官事宜,令十五日彙題一次。」

康熙二十四年

四月初十日

上諭戶部:「朕撫御方夏,愛養黎元,早作夜思,勤求治」

「理,閭閻疾苦,無時不深軫念。欲使民生樂業,比屋豐盈,惟當《已責蠲租》,萬姓得沾實惠。直隸地方頻遇旱災,小民匱乏,宜加恩恤。順、永、保河等處圈占地方應徵康熙二十一年地丁錢糧,已經詔行蠲免。所有直隸八府康熙二十三年未完地丁錢糧盡與豁除。其順、永、保河未經圈占地方及真、順、廣、大等處康熙二十四年應徵地丁各項正賦,俱著免三分之一。爾部速行該地方官通行曉諭,務使人人得被膏澤,以副朕勤恤民隱至意。如有不肖有司借端朦溷,私行重徵者,或經參奏,或被告發,定行從重治罪。爾部即遵諭行。」 特諭。

六月二十八日

上諭「侍郎佛倫、學士圖納、席爾達、牛鈕,錢糧所關甚。」

「重,宜詳加釐剔,以除虛冒濫支之弊。近見上駟院以假印誑領,太常寺亦以假印取絲。現今發覺者雖止此,其未發覺者謂之無有可乎?此皆支給時不行詳察,怠玩疏虞之所致也。嗣後凡關係支用錢糧事務必告之該部院堂官稽核得實,用印文支取。其四五十兩以下者,遣筆帖式往領。若踰此數則遣司官往」 領其給與時亦詳加稽核,告之該部院堂官然後與之可也。如此於職事亦無所曠廢告於該堂官及司員親往領取亦豈難行之事?爾等可傳諭戶部,「凡《內外支用錢糧》不致虛冒朦溷稽遲其《詳議定例》以聞。」

九月二十一日

上諭大學士勒德洪、明珠、王熙、吳正治、宋德宜學士:

麻爾圖圖、納牛、鈕丹、岱禪布、吳興祖、王起元、徐乾學、韓菼、監察御史錢玨題參巡撫穆爾賽《加徵火耗甚重》一案,令內閣九卿詹事科道官員持正詳議備列公論具奏內閣九卿官員以穆爾賽為人樸實不生事端奏聞「穆爾賽居官不善朕所聞甚明」 故命原參錢玨明白指實具奏。今錢玨將加徵火耗甚重並受「禮物款項,已經指陳。凡事令九卿官員會議,原期公正得實。今所議穆爾賽事,朕意以為不公。夫諸臣不從公詳議,如此徇庇具議,嗣後九卿諸臣何以倚任?事務何以得理?即如溫代、達爾布等,最為大貪大惡之流,朕特加懲治,發往黑龍江。前問九卿官員,以穆爾賽為人樸實,不生事端,係誰所議?」 尚書科爾坤奏稱:「係陳廷敬、蔣弘道之言。」 及問陳廷敬等,皆奏稱:「臣等不曾如此說,原說平常。且朕又聞此事,初議時原有『穆爾賽無有劣蹟』」 之語,後散訖,內閣復追回九卿,欲將無有劣蹟之語刪去。尚書科爾坤說:「若將此語刪去,我不肯與議。」 遂未完竟而去。首先立議穆爾賽為人樸實,不生事端者,即係庇護《穆爾賽》之人,何官輒敢專擅殺人,何官輒敢專擅救人,此事斷不

「可仍前但稱係臣等公議,務須各陳所見。著隨朕行在之尚書都御史侍郎學士等往聽之。」 十一月初四日

上諭戶部:「朕惟自古帝王統一寰區,懋先德化,必子」

「惠黎元,勤求民瘼,俾幹止寧成,家給人足,而後世躋雍熙,治登上理。朕御極以來,宵旰圖治,未敢即安,念切民依,思培邦本。雖編氓漸得遂生,而閭閻正資惠養,欲使群生樂利,比戶豐盈。惟頻行減賦蠲租,庶萬姓得沾實惠。前此用兵以來,河南、湖北兩省民人,轉輸供億,勞費繁多,特沛仁恩,以昭軫恤。所有康熙二《十五年應徵地丁各項錢糧》、著與蠲免一半其《康熙二十四年未完地丁錢糧》、亦著盡與豁除。又直隸獻縣河間縣、河間衛江南宿遷縣、興化縣、邳州高郵州鹽城縣山東郯城縣、魚臺縣地方今年重罹水災小民艱苦、亦應加恩軫恤所有康熙二十四年下半年二十五年上半年地丁各項錢糧、俱與豁免。爾部速行該地方官通行曉諭,務使人人均被恩膏,以副朕愛育蒼生至意。如有不肖有司官役借端朦混,反私行重征者,該督撫指名題參,從重治罪。如該督撫徇隱不行糾舉,或經參奏,或被告發,定行一併從重治罪。爾部即遵諭行。」 特諭。

《大清會典》戶部田土正賦,康熙二十四年總計,直隸:

府州并奉、錦二府各省布政司田賦銀二千四百四十四萬九千七百二十四兩八錢六分六釐三毫零。糧四百三十三萬一千一百三十一石九斗一升八合五勺。草九萬八千七百二十一束

順天府田賦銀一十三萬二千二百三十一兩六錢三分一釐六毫。粟米二百一十七石九斗一升八合一勺零。豆二千九百九十八石三斗二升三合三勺。籽粒四十九石三斗四升五合。草三百三十束

永平府田賦銀五萬一百五十兩八錢三分一釐六毫零。粟米一萬一千七百八十五石四斗八升五合六勺零。豆二千二百八十四石四斗六升三合九勺零,草八萬六千三百六十六束零。

保定府《田賦》銀二十一萬八千六百六十八兩七錢一分五釐。

河間府田賦銀二十一萬八千一百三兩九錢一釐六毫零。粟米四百三十五石九斗三升三合。豆二十一石七斗一升四合

真定府《田賦》銀、五十五萬三升四百三十九兩二錢七分零

順德府《田賦》銀、一十六萬五千三百四十一兩五錢九分二釐五毫

廣平府《田賦》銀、二十二萬三千七百九十三兩九錢三分零

大名府田賦銀四十二萬二千二十二兩三錢八分零。粟米四十二石一斗二升七合。小麥四十二石一斗二升七合

延慶州田賦銀八百六十二兩一錢四分五釐。保安州田賦銀一千七百九十七兩七錢五分四毫零。

奉天府《田賦》銀、五千四百五十七兩五錢三分五釐七毫零

錦州府田賦銀、三千八百九十四兩九錢八分四釐

江南「江蘇布政司田賦銀三百六十八萬一百九十二兩一錢五分八釐零。米三十五萬九千八百一十石四斗四升九合零。麥五百二十一石六斗九升三合零。豆五千二百三十九石五斗九升七合零。」

安徽布政司田賦,銀一百四十四萬一千三百二十五兩五錢一分九釐七毫零。糧一十六萬六千四百二十七石七斗五合零。

浙江布政司田賦銀二百六十一萬八千四百一十六兩二錢零。米一百三十三萬七千五百一十二石二斗四升九合零。又徵銀買漕米八千二百六十石

江西布政司田賦銀一百七十四萬三千二百四十五兩八錢九分五釐一毫零。米九十二萬五千四百二十三石四斗一升九合零

湖廣湖北布政司田賦銀九十二萬三千二百八十八兩八錢二分三釐零。米一十三萬八千一百九十七石七升零

湖南布政司田賦銀五十一萬七千九十二兩二錢八釐零。米六萬五千三百六十六石八升零。

福建布政司田賦銀七十六萬二千七百六兩六錢一分五釐六毫零。米一十萬四千八百二十九石五斗一升二合零。

山東布政司田賦銀二百八十一萬八千一十九兩五錢九分九釐五毫零。麥三萬五千五百四十六石六斗九升二合四勺零。米四十七萬六百八十八石一斗二升五合二勺零。穀七百三十一石二斗九升九合八勺。

山西布政司田賦銀二百三十六萬八千八百三十一兩一錢一分六釐八毫零。糧五萬九千七百三十七石八斗二升七合四勺。草五千七百八束。

河南布政司田賦銀、二百六十萬六千四兩五分五釐零。

陝西西安布政司田賦銀一百三十一萬五千一十二兩三錢二分九釐零。糧一十七萬九百二十二石一斗六合一勺零。草五千九百八十三束零

鞏昌布政司田賦銀一十五萬三千五百二十兩九錢一分四釐五毫零。糧四萬七千六百一十七石七斗八升九合三勺零。草三百三十四束零

四川布政司田賦銀三萬二千二百一十一兩八錢六分七釐二毫零。米一千二百一十五石五斗四升一合四勺零。

廣東布政司田賦,銀一百二萬七千七百九十三兩二分八釐七毫零。米三萬六百四十三石六斗六升四合九勺零。

廣西布政司田賦銀二十九萬三千六百四兩八錢三分九釐零。米一十二萬一千七百一十八石六斗六升三合零。

雲南布政司田賦銀九萬九千一百八十二兩一錢五分九釐八毫零。糧二十萬三千三百六十石六升八合一勺零

貴州布政司田賦銀五萬三千五百一十二兩八錢七分零。糧五萬八千五百三十五石七斗三升零。蕎折米八百五十三石二斗零。穀、折米九十四石

《戶口徭》銀康熙二十四年,總計直省徭里銀三百一十三萬六千九百三十二兩七錢三分一釐二毫零;米一萬二千七百一十五石九斗三升二合零。

直隸順天府徭銀三萬五千六百九十一兩三錢一分七釐七毫零。內匠價銀五十兩四錢。永平府徭銀一萬八千七百一十三兩四錢三分二釐零

保定府徭銀四萬五千八百八十三兩八錢四分零,內匠班銀三百八十三兩七錢四分零。河間府徭銀四萬一千九百九十九兩三錢五分九釐零,內匠價銀一百六十八兩七錢五分。真定府徭銀一十一萬七千四百九十七兩六錢,內匠價銀三百一十八兩六錢。

順德府徭銀一萬五千五百九十八兩三錢三分七釐八毫零。內匠役銀一百五兩七錢五分。廣平府徭銀三萬二千四百一十六兩四錢四分零。內匠價銀一百三兩九錢九分。

大名府、徭銀七萬四千六百六十九兩二錢三分六釐零。內匠役銀三百一十八兩四錢五分零。

延慶州、徭銀二千六百七十六兩八錢九分六釐零。

《保安州》徭銀二千八百一十一兩五錢七分七釐零。

奉天府、徭銀一千九百七十五兩六錢五分。錦州府、徭銀二千六百一十一兩二錢

各省、江南、江蘇布政司徭銀二十五萬八千九百四十九兩七錢五分八釐零。

安徽布政司徭銀二十一萬一千三百一十五兩四錢六分三釐九毫零。

浙江布政司、徭銀二十五萬三百二十六兩一錢六分四釐八毫零。米一萬二千七百一十五石九斗三升二合零

江西布政司、徭銀一十七萬五千六兩四錢九分六釐

湖北布政司、徭銀、一十一萬七千四百八十五兩一錢二分五釐零。

湖南布政司徭銀七萬三十一兩八錢九分零。福建布政司徭銀一十八萬三千九百三十九兩二錢五分九釐七毫零。

山東布政司、徭銀三十一萬五千一百五十二兩七錢八分九釐五毫零。

山西布政司、徭銀五十六萬一千五百四十三兩六錢八分四毫零

河南布政司、徭銀、一十萬一千五百一十兩一錢三分零

陝西西安布政司、徭銀、二十四萬九千八百八十九兩九錢四分二釐五毫零

鞏昌布政司、徭銀四萬七百七兩八錢九分五毫零

四川布政司徭銀九千九十一兩二錢一分七釐零。

廣東布政司徭銀一十一萬八千三百一兩二錢八分一釐四毫零。

廣西布政司徭銀二萬八千九百一十六兩九錢六分六釐零。

雲南布政司、徭銀三萬六千二百三十五兩四錢九分一釐

貴州布政司徭銀五千九百八十四兩三錢零。戶部賦役一奏報:凡訂正全書,康熙二十四年議准全書頭緒繁多,易於混淆。今新修《簡明賦役全書》,止載起運存留漕項、河工等切要款目,刪去系抄以下尾數,可除吏胥飛灑駮查之弊。各州縣遵照新編全書,造徵糧比簿,不必另行造冊。

「起運康熙二十四年直省地丁錢糧起運存留數」 ,總計起運銀二千一百九十三萬八千六百二十七兩八錢零,總計存留銀六百二十八萬九千一百五十五兩三錢零。

直隸八府二州,起運銀一百八十八萬一千一百八兩二錢二分七釐零。存留銀五十六萬二千五百兩二錢一分。金吾等六衛,起運銀四千六百五十兩七錢二分一釐二毫零

奉天錦州、二府、起運銀、四千七百五十五兩二錢三釐零起解盛京《戶部》。存留銀九千一百八十四兩一錢六分六釐六毫。

江南、江蘇等處起運銀二百八十三萬六千五百九十三兩二錢二分四釐零,存留銀一百一十四萬一千九百二十二兩六錢六分零;安徽等處起運銀一百一十五萬三千二百九十一兩一錢五分九釐零,存留銀五十三萬六千五百六十七兩五錢四分三釐零。

《浙江》起運銀、二百一十八萬八千五百七十五兩四錢六分三釐八毫零。存留銀、七十三萬二千五十四兩二錢九分六釐零。

江西起運銀、一百五十二萬五千六百三十七兩六錢六分四釐三毫零。存留銀、四十三萬四千九百一十八兩四分三釐四毫零

湖廣、湖北等處、起運銀八十三萬一千七百五十三兩七錢零。存留銀二十一萬三千七十二兩六錢八分零

湖南等處、起運銀、四十八萬七千四百一十九兩四錢五分零。存留銀一十五萬五百七十五兩三錢三分零

福建起運銀八十六萬六千四百四十七兩八錢二釐六毫零。存留銀二十萬三千四百五兩一錢六分三釐九毫零。

山東起運銀、二百五十萬四千二百八兩八錢六分九釐零。存留銀、六十八萬七千二百六兩四錢八分二釐九毫零

山西起運銀、二百六十七萬八千七百七十九兩二錢九分四釐五毫零。存留銀、三十三萬八千五百一十兩九分五釐六毫零

河南起運銀、二百二十六萬八千六百一兩八錢一分零。存留銀、四十四萬五百五十四兩七錢五分零

陝西、「西安等處起運銀一百二十七萬七千九十五兩五錢八分二釐八毫零,存留銀二十九萬八千六百五十五兩九錢七分九毫零。鞏昌等處,起運銀一十萬五千九百六十九兩四錢七分一釐四毫零,存留銀一十萬五千一百二十二兩九錢九分九毫零。」

四川起運銀一萬二千四百六十兩五錢六分五釐二毫零。存留銀二萬九千五百三十五兩一錢七分二釐二毫零

《廣東》起運銀、一百萬六千三百七十六兩七錢六分七釐二毫零。存留銀一十三萬九千七百一十七兩五錢四分二釐八毫零。

《廣西》起運銀二十四萬三千二百一十一兩二錢九分零。存留銀八萬九千三百一十兩五錢一分五釐零。

雲南、存留銀、一十七萬四千八百一十八兩一錢五分七釐二毫零。內撥本省兵餉銀、四萬六

千一十兩二錢四釐零

貴州、起運銀六萬一千六百九十一兩五錢三分零。存留銀一千五百二十三兩五錢。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5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