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經濟彙編/食貨典/第137卷

經濟彙編 食貨典 第一百三十六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經濟彙編 第一百三十七卷
經濟彙編 食貨典 第一百三十八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經濟彙編食貨典

 第一百三十七卷目錄

 賦役部彙考二十七

皇清五康熙十七則

食貨典第一百三十七卷

賦役部彙考二十七编辑

皇清五编辑

康熙二十五年编辑

九月初九日

上諭戶部:「自古帝王撫馭九有,軫念民依。凡鞠謀生」,

「養,為計甚周猶以賜復蠲租」 為「布德行仁之要務。朕嘉與海內元元共圖樂利弛征減賦,時廑於懷。惟頻渙恩施,俾萬姓得沾實惠念直隸畿輔重地天下根本寬租之詔,屢沛往年但順永保河較之畿南諸府差役倍多供億尢劇應加軫恤」 又湖廣湖南福建四川貴州地方昔年為賊竊踞民遭苦累今雖獲有寧「宇,更宜培養,以厚民生。應一體蠲免,用昭愷澤。直隸、順永、保河四府及四川貴州兩省所有康熙二十六年應徵地丁各項錢糧俱著蠲免二十五年未完錢糧亦著悉與豁除。湖廣、湖南福建兩省所有康熙二十六年下半年二十七年上半年地丁各項錢糧及二十五年未完錢糧,亦與盡行豁免。尓部速行該地方通行曉諭,務使人民均被恩膏,以副朕愛育蒼生至意。如有不肖有司官役借端朦混,反私行重徵者,該督撫指名題參,從重治罪。如該督撫徇隱不行糾舉,或經參奏,或被告發,定行一併從重治罪。」 尓部即遵諭行。《特諭》。

十二月

上諭戶部:「朕惟自古帝王撫馭寰區,勤宣德意,必軫」

「恤民隱加惠閭閻俾黎元樂業、比戶豐盈而後化協時雍治登隆理。朕念切民依鞠謀生養。欲使群生樂利幹止寧成。惟頻行減賦蠲租庶萬姓得沾實惠。」 前念直隸畿輔重地王化所宜先大沛恩膏用培邦本。而順永、保河四府地方人民較之畿南差役倍多煩苦故將康熙二十六年地丁各項錢糧同湖南福建「四川貴州四省錢糧盡與豁免比慮兵餉或有不敷真順廣大四府地方未經一體蠲免今聞此四府人民間有艱苦朕心深為軫念宜速施渥澤均示仁恩著將此四府康熙二十六年地丁各項錢糧盡行蠲免。尓部速行地方官通行曉諭務使人民均沾實惠以副朕愛育蒼生至意如有不肖有」 司官役,借端朦混,私行重徵者,該撫指名題參,從重治罪。如該撫徇隱不行糾舉,或經參奏,或被告發,定行一併從重治罪。尓部即遵諭行。《特諭》。

《大清會典》。戶部賦役二考成,凡奏銷定限。康熙二十

五年議准:各省不作分數雜項錢糧,通歸「地丁」 案內;奏銷湖廣、四川、山西上年餘剩銀兩,停其造入下年奏銷冊內。甘肅、寧夏各道府地丁錢糧,總歸一疏。奏銷陝西官役俸食等項,并造入《地丁冊》內;奏銷官役贓罰、侵欺、那移、侵盜、變價、贖鍰、逆本等項,交刑部行追,年終彙送戶部貯庫。

戶部庫藏本色錢糧

國初直省錢糧應徵解本色物料,款目最繁。後因

地方辦買起運、供應維艱、續議酌減。凡係

上用、及京城無從購辦者、仍解本色。若係緩用及易

於採買者俱令折銀解部,實屬便民之政云。至歲額多寡隨時損益。今以現在解部本色額數開列於後:康熙二十五年直省解部本色:直隸花絨一萬七千三百三十二觔一十五兩

芝麻五百一十石 。《牛角》、一十六副一隻

黃櫨木二千四百二十觔 。《蒲杖》二千一百六十三觔一十一兩二錢

江蘇布政司、棉「布二萬七千三百六十八疋七尺三寸六分三毫 。黃白絹一百五十四疋一丈二寸 。農桑絹一十三疋二丈一尺九寸四分九釐九毫 。黃絲絹二十二疋九分三釐六毫 。生絹六百九十三疋五尺一寸四分六釐八毫 。三梭三線布二千四百九十八疋一丈六尺八寸六分五釐四毫 。三梭二線布二千」 四百九十八疋一丈六尺七寸九分三釐三毫

光粉二千五百二十四觔六兩五錢二《分一》。

釐七毫零 ,烏梅一千一百三十六觔二兩七錢二分四釐零 ,靛花青二千六十八觔四錢七分八釐零 ,黃熟銅二千九百九十三觔九兩八錢八分四釐零 ,紅熟銅六千三百一十觔一十三兩一錢五分四釐零 ,錫六千二百三十八觔一十一兩五錢三分五釐六毫 ,桐油七千七百二十八觔九兩七錢二分九釐八毫 。黃蠟一萬二千九百六十四觔九錢五釐零 。芽茶八千四百八十四觔九兩一分零。燈草五百觔 。白麻一萬六千二百八十四觔一兩七錢八分一釐零 。銀硃一千五百九十四觔二兩七錢五釐零 。膩硃五千五百四十一觔一十二兩一錢八分五釐零 。螣黃二百四十四觔一十四兩九分九釐零 。白蠟一百五十觔 。《魚線膠》八百一十觔一兩二錢一分九釐零 。熟鐵二千六百六十五觔一十五兩一錢四分五釐零 。明礬二千七百六觔一十四兩八錢九分零。

安徽布政司:「生絹一千二百八十六疋四丈九尺七寸二分三釐零 。絲絹一百四十七疋二丈七尺九寸五分零 。苧布三百疋 ;農桑絹一疋四丈八尺三寸九分零 。稅絲絹一十二疋三丈九尺七寸零 。銀硃一千二百三十五觔一十兩五錢五分零 。膩硃四千九百七十八觔五兩八錢九分四釐零 。螣黃六十二觔一」 十二兩六錢六分四釐零 ,烏梅九百二十九觔二錢五分八釐零 ,桐油五千七百八十九觔三兩九錢一分九釐零 ,《錫》七千七十六觔七錢三分七釐零 ,黃蠟一萬七百六十一觔二兩七錢二分九釐零 ,芽茶一萬一千二百三十七觔一十四兩一錢五分五釐零 ,白麻一萬四千八百二十觔一兩六錢六分零,《魚線膠》一千一百七十七觔七兩四錢 ,黑鉛七百四觔一兩七錢三分六釐八毫 ,狐皮二十一張零 ,榜紙一萬六千四百八十一張零。

熟鐵、六萬八千二百一十四觔二兩八錢

《靛花青》九百八十三觔三兩三錢九分七釐零。

白蠟三百五十觔 ,光粉二千二百一十四。

觔一十一兩三錢四分七釐零 。黃熟銅二千一百七十三觔九兩七錢七分七釐零 。紅熟銅三千三百二十六觔八錢三分七釐零 。吐絲二觔一十兩八錢 ,明礬二千二百五十觔一十五兩五錢三分八釐零。

浙江布政司絲綿二百觔 白絲五千觔 黃絲四千觔 杭紬五百疋 烏梅七百一十觔八兩 五棓子四百一十八觔 片兒紅土即膩硃。一千一百八十六觔, 黃熟銅一千六十四觔, 黃蠟七千二百六十四觔, 黃茶一百二十簍, 芽茶七千四百七十六觔, 熟鐵六萬七千一百一十六觔

江西布政司:「苧布五千四百九十六疋二丈。黃蠟四千一百五十八觔一十五兩九錢一分六釐零 。白蠟七千七百九十觔一十兩六錢三分二釐零 。銀硃五百八十九觔四兩九錢三分六釐零 。膩硃五百二十四觔一十一兩一錢四分零 五。棓子二百九十七觔三兩三錢五分九釐零 。烏梅五百五十二觔六兩八」 錢一分五釐零 ,明礬一千九十一觔五兩三錢一分三釐零 ,錫二千二十八觔六兩八錢七分八釐零 ,紅熟銅一千六十觔二兩九錢五分五釐零 ,桐油二千二十八觔四兩二錢六分九釐零 ,紫草八十一觔四兩。

湖北布政司:黃蠟一千八百三十七觔八兩。湖南布政司:黃蠟一千八百三十七觔八兩。硃砂七十觔一十五兩九釐零

福建布政司:「銀硃三百二十八觔一十二兩二錢 ;膩硃一千二百一十五觔七兩三錢 ;五棓子三百六十七觔五兩 ,白蠟九千六百七十八觔一兩 ,黃蠟五千五百七十八觔一兩三錢 ;桐油一千四百五十觔八兩 ,黃熟銅五百二觔一兩七錢 ;錫二千二十九觔三錢。」

烏梅、六百八十二觔 。黑鉛、五萬五千一百

「五十七觔四兩 ,芽茶四千七百一十七觔一十三兩 ,沈香一百觔 ,降真香五百觔。山東布政司,闊白綿布二千三百疋 ,黃丹一萬七百八十六觔 ,黃蠟六千三百六十觔,槐花四千四百四十觔 ,水膠二千七百五十一觔 ,黃熟銅六百九十三觔 ,紅熟銅一千七百二觔八兩 ,花絨一萬四百九十二觔,牛角九百七十六」 副零 ,芝麻五百五十石。《牛筋》六百觔 。《紅花》二千觔

山西布政司:「生素絹五百疋 ,農桑絲絹三百疋 ,黃熟銅八百六十六觔 ;錫一千八百三十九觔 ,黃蠟二百八十三觔 ,水膠二千七百四十九觔 ,明礬二千二百六十三觔 ,五棓子三百八十觔 ,茜草九百六十觔二兩六錢;零 毛頭紙二十五萬張。」

河南布政司:「闊棉布四千疋 ,花絨三千五百二十三觔 ,黃丹二千七百五十四觔 ,明礬六百七十八觔八兩 ,光粉一百二十六觔,黑鉛五萬六千一十二觔 ,紅熟銅一千八百六十觔 ,黃熟銅一千五十三觔 ,牛筋一百九十五觔 ,黃蠟五千三百七十五觔 ,白芨二十一觔 ,芝麻一百五十石 ,牛角四百七十副。」

陝西鞏昌布政司茜草一千三百一十六觔三兩七錢六分零。鋪墊銀一兩七錢七分一釐七毫零

廣東布政司、白蠟一萬一千八百六十七觔七錢六釐零 。芽茶四千七百一觔一十二兩一分八釐零 。《廣膠》二千八十觔六兩七錢一分

《魚線膠》、九百二十六觔 。《黃蠟》一萬三千九

百一十九觔一十五兩五錢八分 ;錫五千七百九觔三兩四分 ;銀硃一千四百五十觔一十五兩六錢 ;膩硃五百一十五觔七兩二錢八分 ;紫榆木九段,每段長八尺重二百觔;花梨木九段,每段長七尺重一百五十觔 ;沈香一百觔 ,降真香五百觔。

廣西布政司:「生銅一萬二百一十八觔零 。魚線膠九百八十觔零 。熟鐵三萬六千六百一十三觔」

凡解納康熙二十五年

諭、「直隸、山東、河南停解本色狐皮、准以折色解部。」在

京採買

康熙二十六年

十一月二十日

上諭內閣:「近見支用修造等項奏銷錢糧時,該部不」

《准駮回》者甚多。此等《奏銷》屢行駮回,官員未必捐橐補給,亦止派取民間耳。如此則百姓愈苦。向因需用孔亟,故奏銷者未即准行,今公帑並非匱乏之時,奏銷案件不必駮回,應即完結。此等事不行駮回,在官員雖稍獲便利,而於百姓乃大有裨益也。可傳諭九卿詹事科道。

十一月二十六日

上諭戶部:「朕惟自古帝王統御萬方乂安,九有殫心。」

「懷保,節愛攸先,期於物力充裕。爰以振業黎元,俾膏澤旁流,咸蒙美利。朕自御極以來,軫恤民依,力圖休養,惟理財為裕國之大經,蠲貸為愛民之實政歷年敦崇節儉,嚴核浮冒」 蓋欲為布德行惠之資頻年以來各省錢糧雖已次第蠲免但江蘇所屬各郡縣為財賦重地額徵錢糧甲於他省,且累歲輸將供億效「力維勤。茲用大沛恩膏。除漕項錢糧外所有康熙二十《七年應徵地丁各項錢糧》俱著蠲免二十六年未完錢糧亦悉與豁除。又陝西省錢糧前雖已行蠲免但念該省人民用兵之際轉輸餽餉效力可念再宜加恩以弘樂利其康熙二十《七年應徵地丁各項錢糧》」 及二十六年未完錢糧亦著俱與「蠲免。尓部速行該地方官通行曉諭。務使小民均霑實惠,以副朕愛育蒼生至意。如有不肖官吏借端朦混及私行重徵者。該督撫指名題參從重治罪。如該督撫徇隱不行糾舉。或經參奏或被告發,定行一併從重治罪。尓部即遵諭行。」 《特諭》。

康熙二十八年

正月十五日

上諭山東巡撫錢玨:「朕軫恤民隱,載舉時巡,懋宣德。」

「化,勤求疾苦比至山東,所經城邑,百姓扶老攜幼,夾道歡迎」 朕問及連歲順成民生少得安業第思百姓足則國家充裕若期比戶豐盈必以蠲租減賦除其雜派為先邇年以來各省地丁錢糧已經節次豁免山東地丁正賦意欲來歲蠲除茲因巡幸至此特先諭該撫速行曉示,日傳三百里遐邨僻壤咸使聞知,以副朕省耕問俗之意。特諭

十二月初三日

上諭戶部:「朕撫育蒸黎、務期休養。閭閻疾苦、時軫。」朕

懷。今覽總督范承勳奏、「雲南屯地錢糧自康熙二十一年至二十七年每歲拖欠懇請分年帶征朕念雲南百姓前曾供億王師繼又遷移叛屬家口運送勞悴本年正賦輸將」 尚屬艱難復令帶徵逋租必致益滋困累著將歷年所欠屯

「賦銀七萬一千二百餘兩,米麥等項十萬七百餘石盡行蠲免,以示朕軫念民生至意。其令該督撫通行曉諭,務使得沾實惠,如有不肖官員仍私自徵比者,該督撫指名題參,從重治罪。」 尓部即遵諭行。《特諭》。

康熙二十九年

六月二十八日

上諭戶部:「朕撫育烝黎,勤求《民瘼;務期休養》,漸致阜」

「安閭閻間有疾苦。朕衷時切軫念。近見廣東高州瓊州等府所屬州縣丁地各項錢糧。歷年每致逋欠。此內係官役侵漁及豪強頑梗抗納者。自應嚴究追取。如果因丁缺地荒不能輸納儻仍行征比照例考成小民既困追呼有司復罹參罰徒滋擾累終無裨益著該督撫將實係戶口稀少田畝荒蕪一切徭賦無」 從辦納,州縣歷年所欠錢糧數目,詳加察明具奏,尓部即遵諭行。特諭

康熙三十二年

八月初三日

上諭戶部:「朕撫御寰宇、早夜孜孜。惟以實惠及民、俾」

「『登康阜為念。廣西、四川、貴州、雲南四省俱屬邊地。土壤磽瘠。民生艱苦。與腹內舟車輻輳得以廣資生計者不同。朕時切軫懷。歷歲以來屢施恩卹。廣西省康熙十六年通省錢糧十七年十八年民欠錢糧;貴州省二十二年秋冬及二十三年春夏地丁錢糧又貴州、四川二省二十五年未完及二十六年應徵錢糧』雲南省二十七年以前屯地積欠錢糧俱經次第蠲豁茲念育民之道無如寬賦矧邊省地方非再沛優恤之恩則閭閻無由充裕所有康熙三十三年四省應徵地丁銀米著通行蠲免仍行文該督撫遍加曉諭。令人霑實澤以稱朕加惠遠省民生至意如有不肖有司借端朦混私自徵收者該督撫指名奏劾,從重治罪。尓部即遵諭行。」 《特諭》。十一月二十五日

上諭戶部:「朕念切民生、時廑宵旰。《或在宮禁之中,或》」

經巡省之地,務以編氓疾苦,備悉諮詢。其從各省來京陛見官員及「往來奉使人等,亦無不以該省雨澤曾否應時,田畝有無收穫,並閭閻資生情形,一一體訪。比年以來,因國家經費尚充,遂將各省地丁額賦及舊欠錢糧節次蠲免,即從前未經停徵之漕糧,亦逐年免徵。總欲使海隅蒼生培固元氣,庶臻於家給」 人足之風。今歲畿輔地方,雖禾稼未獲稔收,初意小民餬口之需猶足資給,未必生計遂致艱難。頃者展謁

山陵沿途察訪民隱。見今歲雨水過溢、田畝被淹沒

「者甚多穀耗不登米價翔貴又聞順天、河間、保定、永平四府所屬皆然目前米價既貴將來春夏之際時值益昂小民必艱粒食此朕目所親睹若來歲錢糧仍然徵收朕心實有未忍順天、河間、保定、永平四府」 康熙三十三年《應徵地丁》銀米著通行蠲免所有歷年舊欠悉與豁除行文該撫曉諭各屬務令人沾實惠,以副朕子育黎元至意。尓部即遵諭行特諭。康熙三十五年

七月初六日

上諭大學士阿蘭泰、王熙、張玉書、李天馥、學士三寶。

楊舒、朱都納、哈山、韓菼、徐嘉炎、張榕端「此次軍興,宣化府、大同府飼馬修路,百姓勞苦至矣。尓等識之,俟十月間啟奏,以蠲來歲田租。」

九月二十三日

上諭戶部:「宣化府錢糧、前已屢經蠲免。但比年以來」、

「所屬各州縣牧養軍前需用馬匹又大兵絡繹往來各有支給經費而供億甚繁殊勞民力朕巡幸經臨深切軫念著將康熙三十六年宣化府屬地丁銀米全與蠲豁仍行文該撫通行曉諭俾民間均霑實惠以副朕寬恤黎元至意。」 尓部即遵諭行《特諭》。

十二月二十九日

上諭戶部:「朕惟治安天下,惟期《民生得所,而欲民生》」

「得所必以敷恩寬賦為要朕於一切事務少有動用民力之處即廑懷殷切刻不能忘」 比年以來因厄魯特噶爾丹狂逞逆命遣發大兵分道進勦軍興供億不得已而煩民力甘肅所屬各州縣衛所及榆林等處沿邊各州縣衛所適當師行要道其喂養軍前需用馬匹至大兵往來經過各項措辦雖俱支給正項錢糧。而供應繁多。閭閻勞苦。朕心深用軫念。著將康熙三十六年。甘肅巡撫所屬州縣衛所。陝西巡撫所屬榆林等沿邊州縣衛所地丁銀米。盡行蠲免。行文各該撫遍加曉諭。務俾小民均霑實惠。稱朕體

「恤黎元至意。甘肅所屬銀米。既經全免。需用錢糧。著於鄰近省分。作速撥給。尓部即遵諭行。」 《特諭》

康熙三十六年

二月二十七日

上諭山西巡撫倭倫:「朕撫御區宇,念切民依,故不憚。」

「勤勞親歷邊境惟孳孳以靖寇安民為急。茲《簡約扈從人員從大同》一路緣邊地方進指寧夏因遍察閭閻生聚及土壤肥瘠收穫豐歉之狀見邊氓生計維艱朕心深用軫惻雖一切供御之物纖毫不以累民而乘輿巡幸經臨宜特敷庥澤以示恩恤除《大同府額賦已有諭旨豁免》外,其經過岢嵐州、河曲縣、保德」 州所屬地方、並各衛所康熙三十六年應徵地丁銀米著通與蠲免。尓即行令該管官員張示遍諭。務俾窮鄉僻壤均霑實惠。以稱朕子育黎元至意。特諭。十月十五日

上諭戶部:「比年出師討寇,總為中外生民永圖休息。」

故不憚軍興征繕之煩遠歷邊塞其一切飛芻輓粟皆動支正供額賦不使累及閭閻獨是「大兵牧養馬匹及三次師行出入」 皆經山西地方緣邊各州縣衛所固屬勉力急公其餘諸郡雖非師旅所經亦有協辦轉輸行齎居送之事又該省歲屢不登穀價翔貴民間生計甚屬艱難朕乘輿頻臨目所親睹軫念殷「切,未嘗一日釋懷。昨歲曾有諭旨,俟噶爾丹殄滅之後,誕布德音,渙敷庥澤。今寇氛盡滌,邊境輯寧,是宜格外加恩,用綏黎庶康熙三十七年山西通省地丁銀米著一概蠲免。尓部移文該撫,令遍飭所屬實心奉行,家喻戶曉務俾深山窮谷均霑朝廷德惠儻或借端征派,澤不下究事覺定行從重」 治罪。尓,部即遵諭行。特諭。康熙三十八年

三月二十六日

上諭戶部:「朕以省方問俗、巡歷三吳;比至浙省,見緣」

「路農桑固遍隴畝,而地有肥磽,時有豐歉,歷年正供錢糧因輸納維艱致多逋負。雖已准分年帶徵而新舊之賦取給於一時恐力作之民終難於兼辦應通行蠲豁,以弘庥澤除康熙三十三年以前恩詔赦免外,其三十四五六年《奏銷未完民欠地丁錢糧米豆麥雜稅》,著一概免徵爾部行文該督撫責令有司悉」 心奉行,務俾均霑實惠。如有官吏以完作欠,詭詞侵蝕者,察出定從重治罪。夫朝廷頻賜田租,所以優恤民力,誠使閭里之間人敦本業,家有餘儲,則藏富在民,朕深嘉賴。可傳示官吏軍民人等,令咸知悉,爾部即遵《諭行》。《特諭》。

四月初二日

上諭戶、禮二部:「朕子育黎元,勤求治理,日孜孜以施。」

「德澤厚民生為急務,而江浙二省尤東南要地朕時切軫念,比歲以來,蠲豁田賦、賑濟凶荒。有請必行,無災不卹。雖漕項錢糧向未蠲免者亦曾特旨蠲免愛養之道備極周詳。庶幾民生日益康阜。」 用是乘輿時邁,於《視河》事竣,巡歷江浙咨訪民間情形。見淮揚一路既困潦災,而他所過州縣察其耕穫之盈虛,市廛「之贏絀,視十年以前實為不及。此皆由地方有司奉行不善,不能使實惠及民,所以小民雖懷愛戴之誠,而朝廷恩澤卒未下究。朕目擊廑懷,亟思拯卹。截留漕糧,寬免積欠,另有諭旨。」 惟各鹽差、關差,向因軍需繁費,於正額外令在差官員以所私得贏餘交納充用。今思各官孰肯自捐私橐,勢必仍「行苛取商瘠民困均坐此弊著將加增銀兩一概停罷以紓商民之累其兩淮鹽課康熙三十六年曾加增四十萬兩今恐商人辦課維艱有漸致匱乏者著減去二十萬兩此外有應行應革事宜朕還都以後仍加商確次第舉行該督撫藩臬皆地方大吏亦著悉心體訪凡有可為民興利除害者作速勘實陳奏,嚴革雜派,禁止刁訟,然後胥吏不能作姦,良民得以安業。儻官吏有悖旨妄行者,許商民首告,該督撫察出,即行參奏。」 朕視民如傷,惟恐一夫不獲其所。茲值海㝢昇平,兵革不事,正當與民休息之時,故特渙沛德音,減徵寬稅,以為閭閻留有餘之力。萬一嗣後別有急需,或不得已而「稍議加增,想在小民亦能共諒朕懷輸將之恐後也。至於江南浙江人文稱盛。入學名數,前已酌定增額。今著於府學大學中學小學各增五名舉行一次,以示獎勵人才至意。尓部即遵諭行。」 《特諭》。五月十八日

上諭內閣、九卿、詹事、科道:「朕南巡至浙江,見百姓生

「計,大不如前歷年來屢將舊欠錢糧盡行豁免,其被災地方概行賑濟,恩澤屢加在百姓應比往年豐足,今反不及從前富庶。皆因府州縣官剝削人民,多派侵取餽送,上司或有沽名不受餽送,而因事借端索取更甚。凡有微小易結應審之事,牽連多人,遲延索詐者甚多。」 此等情由,在京官員亦有所聞,而九卿科「道無有不知其督撫不將此等情弊釐剔察參,反將行賄官員薦舉廉正官員糾劾,以致民生失所。殊失朕愛養元元之至意且畿輔近地因朕不時巡察直隸地方竟無私派侵取情弊故人不知有私派之苦其各省督撫若體朕愛民至意實力奉行,或有不肖劣員,若科道不畏人不徇情察訪糾」 參,則有司何敢復行私派侵取。今作何令吏治澄清,萬民樂業,共享太平熙皞之治?尓部會同確議具奏。特諭。

十一月初八日

上諭戶部:「朕君臨天下,撫馭兆人,無日不以休養生」

「息為念。嘉與元元共圖豐樂蠲租賜復時切於懷。故從前於直隸各省權其緩急先後頻渙恩施今海宇昇平四方無事欲使普天率土咸登阜饒惟湖南地方素稱魚米之鄉比年雖年穀順成而民間猶未盡充裕是用格外加恩以綏黎庶所有康熙三十九年湖南通省地丁雜稅等項錢糧著一概蠲免。」 尓部移文該督撫,令遍飭所屬,實心奉行,家諭戶曉,務俾深山窮谷均霑朝廷德惠,以副朕愛民如子至意。儻或借端徵派,澤不下究,事覺定行從重治罪。尓部即遵諭行。特諭。

康熙四十年

二月十五日

上諭直隸巡撫李光地:「朕歷年省耕畿甸,咨訪民隱。」

「屢行蠲賑加惠黎元。近見霸州大城文安地居窪下被水最甚。雖遇豐年民猶艱食。其三州縣節年積逋及本年應徵地丁正項。尓即將應蠲錢糧細加察明豁免所免數目仍行題報。」 務使真正窮民咸霑實惠如有勢豪土棍包攬侵冒不肖有司聽胥吏作弊指富作貧假捏災傷以致澤不下究尓據實題參期於民困獲蘇,以副朕愛養軫恤之意。特諭。

十月初十日

上諭戶部:「朕惟帝王致治,裕民為先。免賦蠲租,實為」

「要務。朕宵旰憂勤咨求民瘼四方利病未嘗少釋於懷矧江蘇等處地方尢為財賦重地朕比年巡幸東南目擊民艱已多方軫恤令其安乂猶恐有司奉行不力德澤未盡下究民生罕遂康阜莫登茲將江蘇巡撫所屬州縣等處除漕項外康熙四十一年地丁錢糧盡行蠲免地方有司務期實意奉行使閭巷窮黎皆得均霑實惠,庶幾生民樂利,豐裕可期。儻不肖官吏,仍陽奉陰違,私立名色,借端科派,恣行侵剋,負朕愛養生民至意。事情發覺,定行正法,決不姑貸。」 尓!部即遵諭行。特諭。

康熙四十一年

十一月初九日

上諭戶部:「從來致治之道,裕民為先。故必蠲免田租。」

「時加濊澤而後閭閻充足永享樂利之休朕臨馭以來咨求民瘼蠲賑頻施誠恐小民疾苦未蘇生業未遂用是宵旰靡寧江北田土瘠薄生計尢艱朕心彌切軫念著將安徽巡撫所屬府州縣衛等處康熙四十二年分地丁錢糧除漕項外通行蠲免地方有司務要切實奉行俾小民得均霑實惠以副朕愛養黎元之意。儻不肖官吏陽奉陰違,或借端苛取,澤不下究,事發定從重治罪不宥。」 尓部即遵諭行。《特諭》。康熙四十二年

正月二十六日

上諭戶部:「朕甲子、己巳兩次南巡,路經東省,見民生」

「豐裕,士庶共慶。近來淮黃告成,朕不辭遠涉,減從輕行,待旦而興,夜分乃寐。再經齊魯,存問民生休戚,似不及甲子己巳,朕深憯怛《痌瘝》之在抱也。若閭閻蓄積有餘,即遇有水旱,亦不致困苦。今特加恩蠲恤,用弘愛養。朕所經過地方,德州、平原、禹城、齊河、歷城、長清、恩縣、夏津、武城、館陶、臨清、清平、博平、堂邑、聊城、東」 阿、陽穀、壽張、滕、嶧二十州縣康熙四十一年未完地丁錢糧著通行蠲免。濟南府屬之海豐、利津、霑化,兗州府屬之寧陽、滋陽、泗水、金鄉、單曹、鄆城、曲阜費十二州縣去歲農收歉薄四十一年未完錢糧亦通行免徵。其去歲曾被水災者,東平、新泰、蒙陰、沂州、沂水、萊蕪六州縣康熙四十二年地丁錢

「糧已經全免外四十一年未完錢糧亦俱著全免。其泰安、郯城、魚臺、汶上、嘉祥、鉅野、濟寧七州縣雖未成災四十一年未完錢糧俱著蠲免。四十二年地丁錢糧著分三年帶徵。尓部即移文該撫,董率各州縣有司詳慎奉行,務令人霑實惠,戶有餘藏,以稱朕重期黎元殷阜之至意。如有不肖官吏侵蝕私徵者察出」 定從重治罪。尓!部即遵諭行。《特諭》。

二月十二日

上諭「偏沅巡撫趙申喬:湖南地方。介在邊遠之境。聞」

向來官吏積習相仍,無藝私征,種種不一。計每歲科派,有較正供額賦增至數倍者。有司徵收錢糧,加取火耗,又視別省為獨重。百姓窮蹙不支,致多流離轉徙。非將宿弊逐一剔除,無以砥礪官方,大甦民困。除從前已往諸事姑免察究外,尓到地方,嚴飭大小屬員痛改前非,洗心奉職,力減加耗,盡革私徵。務使流移者復返鄉閭,守業者獲安隴畝,庶副朕軫念遠省民生至意。如仍有藐法不遵,重為民害者,即據實糾參,從重治罪,決不輕宥。特諭。

十月二十六日

上諭山西巡撫噶禮:「朕君臨天下四十餘載,無一刻」

不以蒼生為念。近因西省望幸甚切,故於冬時農隙,減從輕騎,由晉以及秦。入境以來,觀風問俗,見官方微有廉風,民生略有起色。閭閻之間,俗樸尚儉,朕心少慰。朕自弱齡讀書,往往以「不知窮簷僻壤之疾苦」 為歎息,所以留心於官方吏治,凡有來往者,必先諮詢民情豐歉,偶有失時,定加蠲賑。且思晉省不通水運歲或不登即難籌畫雖有州縣存貯之穀米未必實數具在。反益不肖有司之虧空也「今歲山西收成頗佳。尓等仰體朕愛民如子之至意曉諭民間若豐歲用奢則荒年必致匱乏教以禮義導以守法重農務本藏富於民則朕無西顧之憂矣凡朕所經之處必大沛恩澤因今歲東省」 災甚已蠲「四十三年地丁錢糧,又免雲貴、廣西、四川地丁錢糧。所以不能施惠。但將四十二年以前山西所屬州縣未完銀兩米草盡行蠲免,以示朕加惠黎元之念。」 尓等即遵諭行。特諭。十二月初六日。

上諭河南巡撫徐潮:「朕念西土兵民生計,乘冬令農。」

「隙之時,特事西巡,返轡京師,道由豫省。自入潼關,見閿鄉以及河南府民生甚艱,而懷慶稍裕,至衛輝府則又艱苦。賴薄有秋成,尚能餬口,儻遇歉歲,必至流亡。此皆大小官吏互相容隱,雖有衰老病廢、懶惰退諉之員,仍使在任,以故貽誤地方。河南百姓質朴愚魯,輸賦從未稽遲,而今歲所欠乃至四十萬兩,顯係有司聞朕蠲除秦晉積欠錢糧。希冀恩免而于中漁利。現今民欠甚多。俱免催徵。著將河南通省官俸役食。補足所欠之數。如有不完。停其陞轉。俟完日開復。」 《特諭》

十二月二十日

上諭大學士馬齊、席哈納、張玉書、吳琠、陳廷敬學士:

色、德禮、鐵圖、滿丕、阿蘭泰、趙士芳、王九齡、曹鑑倫、徐秉義,「朕頃巡幸西省,閱汾、渭二水,俱屬大河,直與黃河相通,河南等處米穀,似可由黃河轉運。但聞三閂砥柱水勢極溜,船不能上,朕欲往親閱,因陝州知州奏無路徑,斷難行走,遂未果行。特命三貝勒同近御侍衛往視。據回奏言,伊等遣人乘騎涉河一道,閱有」 神人鬼三門俱係鑿石開通水從三門流出其勢甚寬其流甚急古人於崖上鑿有曳船眼孔但未經以船驗試不知可否行走前總河靳輔亦曾奏黃河通于汴河但淤墊年久若行疏導即可運糧朕至河南閱河南府居各省之中水路四達最為緊要之地應于此處儲積米穀每年田畝豈能必「皆豐收?儻山陝等省間或收成歉薄,即可將此積貯米穀,修造船隻,由黃河輓運。若到《三門砥柱》,船不能上,亦可于《三門砥柱》造船剝運以至山陝。誠使河路疏通,則商賈人民大有裨益,所宜于無事之時豫為籌畫者也。豫省每年解京漕糧二十萬石有奇,若將豫省三年漕糧截留備用,則陝西等」 省雖值歉收之年,將此米穀運至彼處賑濟,殊屬有益。俟明歲再遣大臣往視。康熙四十三年

十月初七日

上諭戶部:「朕昨歲南巡至浙江,見其農桑遍野,戶口」

蕃殖。閭閻氣象、較勝于三十八年巡幸之時。甚為心慰。浙省錢糧。雖前此屢經蠲貸。而朕車駕經臨。應更敷恩寬恤。俾民生益加充裕。當回鑾

「以後,即擬免四十三年額賦,因山東急賑災荒遂爾少緩,曾頒有諭旨。茲直省皆獲有秋,特申前命。康熙四十四年浙江通省應徵地丁銀米等項,除漕糧外,著俱行蠲免。」 諭旨到日,該督撫即嚴飭有司張示遍諭,務使窮簷蔀屋,均霑實惠。地方大小官吏,仍不時訓誡小民,令各守分節用,不論年歲豐歉,咸有蓋藏,「庶無負朝廷殷殷愛養,賜租給復」 之至意。尓部即遵諭行。特諭。康熙四十四年

五月初八日

上諭:「大學士馬齊、席哈納、張玉書、陳廷敬等本內請」

《免帶徵拖欠錢糧》一事,最當斟酌。凡免來年錢糧,必于歲前傳諭者,特使百姓預知蠲免,不為有司所欺耳。今于免賦之年,仍令帶徵舊欠,則不無朦混徵收之弊。此事行自何年,尓等察明具奏。

五月十二日

上諭戶部:「凡撥餉,應就近撥給。將直隸錢糧撥與江」

寧。該部原撥時即誤矣。今又將直隸應解部錢糧發往。俟秋收後方得起解。則遲誤益甚。著另議具奏兵餉關係緊急。此後撥餉務於就近省分撥往。勿致有誤

五月十九日

上諭戶部:「嗣後蠲免新年錢糧,如併免積欠,則帶徵。」

俱免。如止蠲本年錢糧、無免舊欠之旨。則所有舊欠錢糧、俱於次年徵收。蠲免之年、概不得開徵。永著為例

十一月十七日

上諭戶部:「朕宵旰勤民、廑思愛養。惟務簡徵寬賦,以」

「期實惠黎元。間有州縣水旱不登,即詔所司亟議蠲賑。其直隸各省每歲應輸額賦,有以次遞蠲者、有頻蠲數年者,有將帶徵積欠暫令停徵者。凡以蠲除額賦專為小民樂業遂生一歲以內足不踐長吏之庭,耳不聞追呼之擾庶幾休養日久,馴致家給戶足而民咸得所也。曩年」 楚省錢糧雖屢行豁免今已歷數「載,未經特蠲,應將該省額賦全免一年,以示朕加恩優渥之至意。湖北、湖南,康熙四十五年除漕糧漕項外,其餘地丁銀米一概免徵,舊欠未完者並停輸納。尓部移文該督撫,令各飭屬員張示遍諭窮鄉僻壤,咸使周知,儻不肖官吏於額徵之外巧立名色,別有科派,私圖肥己者,察出定治重罪。」 尓部即遵諭行。《特諭》

康熙四十五年

五月初九日

上諭內閣:「直隸巡撫趙弘燮前為河間數州縣積欠。」

「錢糧、請分年帶徵。朕已批發令其具題。昨日欲下旨查直隸歷年拖欠錢糧總數偶爾遺忘可著戶部察明速奏。有民困難徵者即酌量豁免。」 五月十七日

上諭戶部:「朕宵旰圖維、勤求民隱;每欲敷蠲貸之恩。」

「以為閭閻留有餘之力。」 直隸山東地方四十二年偶遇災沴。因特免山東四十三四兩年額賦並四十一年以前積欠錢糧。直隸則順天、河間兩府四十四年額賦亦俱豁免。今雖屢年收穫,民氣漸舒,而所有宿逋尚應輸納。朕念黎元方有起色,辦賦猶艱一時《新舊並徵》勢難兼應。宜更加寬恤以弘休養。直隸自康熙四十一年至四十三年各府屬未完民欠銀八萬二千七百兩有奇糧五千九百石有奇。山東省康熙四十二年各府屬未完民欠銀一百六十九萬一千七百兩有奇糧五千九百石有奇或見在徵取或分年帶徵俱著通行蠲免俾小民悉除逋負之累儻應徵舊欠有見完納在官者即准抵本年正賦。諭旨到日,各該撫速行所屬有司遍示曉諭。有不肖官吏朦溷徵收,不與開除明白者,該撫即時參劾,嚴加治罪。尓部即遵諭行。特諭。十月二十五日

上諭戶部:「朕子育黎元、日求所以休養利濟之道。念」

「惟賜租減賦實有裨益於民生《直隸各省錢糧次第全蠲》一年者業經數舉。獨是歷歲逋負積累加增舊稅新徵勢難兼辦縱使少寬民力分年帶輸而督令續完仍多拮据朕睠懷及此深切軫恤是用蠲逋已責大沛恩膏俾閭閻獲免追呼官吏亦不罹參罰。直隸山東積欠錢糧今年俱已蠲免其山西陝西甘肅」 江蘇、安徽、浙江、江西、湖北、湖南、福建、廣東各省,自康熙四十三年以前未完地丁銀二百一十二萬二千七百兩有奇、糧十萬五千七百石有奇。著按數通行豁免。或舊欠已完在官,而見年錢糧未完足者,亦准扣抵。《諭旨》到日,各該撫立行所屬《張示遍》。

諭:「有不肖有司,以完作欠、朦溷銷算及開除不清者,該督撫即時題參,嚴加治罪。尓部即遵諭行。」 特諭。

康熙四十六年

三月初五日

上諭戶部:「廣東兵餉不敷,每年將就近省分錢糧按」

數撥解。這巡鹽衙門所得羨餘。及運司衙門羨餘銀兩。部議俱著解京。不合著將此項銀兩、即存留彼地充餉。以省撥解之煩

康熙四十九年

六月初一日

上諭戶部:「據葉九思奏、新徵錢糧俱能完納。」若將歷

年舊欠錢糧。一概徵收不能全完等語。四十四年四十五年未完錢糧。著照該撫所請準於四十九年徵收四十六年四十七年錢糧。亦照該撫所請準於五十年五十一年分年帶徵儻新徵錢糧不能全完。該部嚴加察議以聞

六月初一日

上諭戶部:「據張伯行奏,新徵錢糧俱能全納。若將歷」

年舊欠一概徵收不能全完等語四十四年、四十五年、四十六年四十七年未完地丁等項錢糧著照該撫所請準於五十年起分四年帶徵四十七年漕項錢糧。亦照該撫所請準於五十三年帶徵儻新徵錢糧不能全完該部嚴加察議以聞

十月初三日

上諭戶部、「朕恭膺」

天眷。祗承

「列祖鴻庥。統御萬方。子育兆庶。廑懷至治。宵旰靡寧。」幸

「際。海宇同風,邊隅嚮化。遐邇中外,帖然」 衽席之安者,是皆仰荷

《天地》、

祖宗福佑之所致也。方朕八齡踐祚之初,

太皇太后問:「朕何欲?」朕對:「臣無他欲,惟願天下治安生。」

民樂業、共享太平之福而已。迄今五十年矣,惓惓此心未嘗一日少釋。每思民為邦本勤恤為先。政在養民蠲租為急數十年以來除水旱災傷例應豁免外其直省錢糧次第通蠲一年者屢經舉行更有一年蠲及數省一省連蠲數年者。前後蠲除之數據戶部奏稱「通其會計已逾萬萬朕一無所顧惜百姓足君孰與不足。朝廷恩澤,不施及於百姓,將安施乎?朕每歲供御所需,概從儉約。各項奏銷浮冒,亦漸次清釐。外無師旅饟饋之煩,內無工役興作之費因以歷年節損」 之儲蓄,為頻歲渙解之恩膏。朕之蠲免屢行,而無國計不足之慮。亦恃此經畫之有素也。比來省方時邁,已歷七省。南北人民風俗及日「用生計,靡不周知。而民生所以未盡殷阜者,良由承平既久,戶口日蕃,地不加增,產不加益,食用不給,理有必然。朕洞矚此隱,時深軫念,爰不靳敷仁,用甦民力。明年為康熙五十年,思再沛大恩,以及吾民,原欲將天下錢糧一概蠲免。因眾大臣集議,恐各處需用兵餉,撥解之際,兵民驛遞益致煩苦。」 細加籌畫悉以奏聞。故自明年始於三年以內通免一周俾遠近均霑德澤直隸奉天浙江福建廣東廣西四川雲南貴州各巡撫及府尹所屬。除漕項錢糧外。康熙五十年應徵地畝銀、共七百二十二萬六千一百兩有奇。應徵人丁銀、共一百一十五萬一千兩有奇。俱著察明全免。並歷年舊欠共「一百一十八萬五千四百兩有奇、亦俱著免徵。其五十一年、五十二年《應蠲省分》、至期候旨行。《民間舊欠既經豁免》嗣後每年額徵錢糧、務如數全完儻完不及額或別有虧空託稱民欠則負國甚矣即責令督撫以下官員償補仍從重治罪夫地方大吏以及監司守令、皆與吾民誼均休戚者也。誠」 克體朕孳孳保赤之懷,實心愛養,力杜侵牟朘削,則閭閻咸得衣食滋殖,無有失所,而為官吏者亦身名俱泰,豈非昇平樂利之盛事歟!尓部移文各督撫,諭旨到日即刊刻《頒布》,遍示窮簷,令咸知悉。特諭。

康熙五十年

三月二十三日

上諭戶部:「這項無著錢糧,俱係南巡時地方官公同」

「動用。伊等不敢申明以前任官員那用虧空之項著落後任官員賠補必致科派擾害百姓此處朕知之甚悉。心殊不忍。這項無著十萬八千有奇銀兩免其賠補以示朕軫念官民至意。」 十月初三日

上諭戶部:「朕誕膺大統,撫育寰區,夙夜孜孜不自暇。」

《逸》凡以為民也,勤圖利濟,休養安全,即無水旱。

「之虞,時布寬仁之政,蠲租除賦,務使遐方率土無不均沾。或值雨暘偶愆,出帑發粟,多方賑恤,其有益於吾民者,靡弗備舉而亟行之。朕慇懇周詳之至意。」 前四十九年所頒《諭旨》,申晰甚明,原欲將五十年天下錢糧通行蠲免,以諸臣集議恐需用兵餉撥解之際,兵民驛遞益致煩苦,故自五十年為始,三年之內全免一週。除將直隸奉天等九直省。康熙五十年地丁錢糧、一概蠲免。及歷年舊欠錢糧一併免徵外。山西河南陝西甘肅湖北湖南各撫屬。除漕項外。五十一年應徵地畝銀、共八百四十萬四千兩有奇。人丁銀、共一百二十萬八千一百兩有奇。著察明全免。並歷年舊欠共五十四萬一千三百兩有奇、亦俱著免徵。其五十二年應蠲省分至期候旨行。「民間舊欠既經豁免嗣後每年額徵錢糧務如數全完儻完不及額或有虧空託稱民欠即責令督撫以下官員儻補仍從重治罪該督撫須實心力行期副朕惓惓愛民之意如有指稱事故侵欺科派事發之日必嚴行究治」 《諭旨》到日遍示城郭鄉村,深山窮谷,咸使知悉。尓部即遵諭行,《特諭》。

十二月十二日

上諭戶部等衙門:「這口外民內有在本處納糧者,亦」

有不納糧者。其本處納糧與否,不過憑伊口說,並未行文本處查明無有確據,是必詳查本處方知也。現今所查十有餘萬民去來無定,此番行查之後還不知續來多少,回去多少,將伊等盡行逐回原籍。可憐窮民棲止無地,若聽其閒住,不納錢糧,如許人民,似又未可。至《殺虎口》等處,守備、千總、把總等交與遙管,頗難稽查,須特設副將、同知,方好管轄。「自何溝起至何溝止,副將、同知各一員。又自何溝起至何溝止,副將、同知各一員,如令種地納糧,其一切錢糧、詞訟、人命事件,著同知料理,捕盜事件,著副將料理,庶得明白。這所奏未詳,著再行確議以聞。」 。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