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經濟彙編/食貨典/第183卷

經濟彙編 食貨典 第一百八十二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經濟彙編 第一百八十三卷
經濟彙編 食貨典 第一百八十四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經濟彙編食貨典

 第一百八十三卷目錄

 貢獻部彙考一

  上古黃帝一則

  陶唐氏帝堯三則

  有虞氏帝舜三則

  夏禹一則

  商成湯一則 帝辛一則

  周總一則 武王二則 成王一則 穆王一則 孝王一則 夷王一則 厲王一則

  宣王一則 惠王二則 定王一則 元王一則

  漢高祖一則 惠帝一則 文帝三則 武帝元狩一則 天漢二則 成帝河平一則

  哀帝綏和一則 平帝元始二則 孺子嬰初始二則

食貨典第一百八十三卷

貢獻部彙考一编辑

上古编辑

黃帝時南夷乘白鹿來獻鬯编辑

按:《通鑑前編》云云。

《瑞應圖》云:「獻褐裘。」

陶唐氏编辑

帝堯五載南夷越裳氏來朝獻大龜编辑

按:《通鑑前編》云云。

按《述異記》:「陶唐之世,越裳國獻千歲神龜,方三尺餘, 背上有科斗文,記開闢已來,帝命錄之,謂之龜曆。 二十九載春,僬僥氏來朝,貢沒羽。」

按:《竹書紀年》云云。按帝王世紀作舜時事

八十載,禹治水成功,因定九州之貢賦。按通鑑前編系八十載今

據此

按:《書經·禹貢》「冀州。」

蔡傳《冀》獨不言「貢篚」者,冀天子封內之地,無所事於貢篚也。

島夷皮服:

蔡傳「《海曲》曰島。」海島之夷,以皮服來貢也。大全林氏《尚書解漢》孔氏云:「海曲謂之島,居島之夷還服其皮,明水害除也。」此說不然。夫茹毛飲血而衣皮,夷狄之本性然也,不必水害既平而後乃得其皮。洪水既平之後,任土作貢,自綏服之內皆有每歲之常貢,至於要荒之服,則不責其必貢,亦不責其重貨,間有效誠於上者,則使之惟輸其所有之物,如蠙珠織皮之類是也。

兗州厥貢「漆絲,厥篚織文。」

正義曰:任土作貢,此州貢漆,知地宜漆林也。《周禮載師》云「漆林之征」,故以漆林言之。繒是織繒之有文者,是綾錦之別名,故云「錦綺之屬」,皆是織而有文者也。篚是入貢之時,盛在於篚,故云「盛之筐篚而貢焉。」鄭元云:「貢者,百功之府,受而藏之。其實於篚者,入於女功,故以貢篚別之。」歷檢篚之所盛,皆供衣服之用,入於女功,如鄭言矣。檿絲中琴瑟之弦,亦是女功所為也。「織貝」,鄭元以為織如貝文。《傳》謂「織為細貯,貝為水物」,則貝非服飾所須,蓋恐其損缺,故以筐篚盛之也。「諸州無厥篚」者,其諸州無入篚之物,故不貢也。漢世陳留襄邑縣置服官,使制作衣服,是兗州綾錦美也。蔡傳貢者,下獻其土所有於上也。兗地宜漆宜桑,故貢漆絲也。篚,竹器。筐屬也。古者幣帛之屬,則盛之以筐篚而貢焉。《經》曰「篚厥元黃」是也。織文者,織而有文,錦綺之屬也。以非一色,故以織文總之。大全《朱子》曰:「貢者,諸侯貢天子,故畿外八州皆有貢,織文綾羅之屬。」

呂氏曰:八州之貢,皆衣服器用之物,所謂「惟正之供也。」 林氏《尚書解》:「八州之貢,有多有寡之不同,揚州、荊州之貢為最多,兗州、雍州之貢為最寡者,各因其地之所有,而不強之以所無也。」

青州,厥貢鹽、絺,海物惟錯,「岱畎絲、枲、鉛、松、怪石。萊夷 作牧,厥篚檿絲。」

蔡傳鹽,斥地所出。絺,細葛也。錯,雜也。海物非一種,故曰「錯。」畎,谷也。岱山之谷也。枲,麻也。怪石,怪異之石也。大全朱子曰:「萊夷及揚之島夷,間於貢篚之間,竊意時貢土物,以見來王之意歟?」林氏曰:「凡貢不言所出之地者,以一州所出皆可貢也;言所出之地者,以此地所出為良也。」孫氏曰:「檿絲出於萊夷,元縞出於淮夷,織貝出於島夷。故青、揚、徐、敘,厥篚於三夷之下。」林氏《尚書解》:海物水族之可食者,若蠯、蠃、蚳之類是也。岱山之畎,出此絲、枲、鉛、松、怪石之五物,比於他處為最美,故以為貢也。觀禹之制貢,所以垂法於後世,非服食器用之物,不以為貢也。絲、枲、鉛、松皆是適用之物,無可疑者。至於

怪石,則誠有可疑。竊意當是時,制禮作樂,資以為器用之飾,於義有必不可缺者,非是欲此無益之物,以充遊玩之好也。「檿絲」 ,說者不同。孔氏曰:「檿,桑蠶絲,中琴瑟弦。」 蘇氏曰:「《爾雅》:『檿桑,山桑也。惟東萊有此絲,以為繒,堅韌異常,萊人謂之山繭』。」 《尚書通考》愚按:八州言貢,復別言篚者,篚所以盛精緻之物,非織文則纖縞之屬是也。若漆絲鹽絺之類,其重且多,非可以篚盛之,故別言也。

徐州厥貢「惟土五色,羽畎夏翟,嶧陽孤桐,泗濱浮磬, 淮夷蠙珠暨魚,厥篚元纖縞。」

蔡傳徐州之土雖赤,而五色之土亦間有之,故制以為貢。《周書》作《雒》曰:「諸侯受命於周,乃建大社於國中。其壝東青土,南赤土,西白土,北驪土,中央舋以黃土。將建諸侯,鑿取其方面之土,苞以黃土,苴以白茅,以為土封。故曰『受削土於周室』。」此貢土五色,意亦為是用也。羽畎,羽山之谷也。夏翟雉,具五色,其羽中旌旄者也。染人之職,「秋染夏。」鄭氏曰:「染夏者,染五色也。」曾氏曰:「山雉具五色,出於羽山之畎。」則其名山以羽者以此。歟,嶧山,《名地志》云:「東海郡下邳縣西有葛嶧山,古文以為嶧山。」下邳,今淮陽軍下邳縣也。陽者,山南也。孤桐,特生之桐,其材中琴瑟。泗,水名。濱,水旁也。浮磬,石露水濱,若浮於水然。或曰:非也。泗濱,「非必水中,泗水之旁近浮者,石浮生土中,不根著者也。」今下邳有石磬山,或以為古取磬之地。曾氏曰:「不謂之石者,成聲而後貢也。淮夷,淮之夷也。蠙,蚌之別名也。暨,及也。珠為服飾,魚用祭祀。今濠、泗、楚皆貢淮白魚,亦古之遺制。歟,夏翟之出於羽畎,孤桐之生於嶧陽,浮磬之出於泗濱,珠魚之出於」淮夷,各有所產之地,非他處所有,故詳其地而使貢也。元,赤黑色幣也。《武成》曰:「篚厥元黃。纖、縞,皆繒也。元赤而有黑色。以之為袞,所以祭也。以之為端,所以齊也。以之為冠,以為首服也。黑經白緯曰纖」,纖也,縞也,皆去凶即吉之所服也。大全陳氏大猷曰:「石輕浮可為磬者,成而貢之,磬聲清越,取輕浮者良。」今海濱亦有浮石。《陳氏雅言》曰:「七州之貢,各執其物,而不詳其地者,一州之所出皆可為貴也。獨徐之貢,夏翟而必曰羽畎,孤桐而必曰嶧陽,浮磬而必曰泗濱,珠魚而必曰淮夷,指其物而詳其地者,蓋惟此地之所產為善,非徐州之產皆可充此貢」也。宋黃度《尚書說》:「蠙魚生珠。」暨,及也。貢珠又枯,其魚貢之。《山海經》文:「魮之魚,背如覆釜,鳥首蛇尾,是生珠玉。」蓋蚌屬,若今鰒魚矣。

揚州厥貢惟金三品,「瑤、琨、篠、簜,齒、革、羽毛惟木。島夷 卉服。厥篚織貝,厥包橘柚,錫貢。」

正義曰:南方之鳥,孔雀、翡翠之屬,其羽可以為飾,故貢之也。楩、梓、豫章三者,是揚州美木,故傳舉以言之,所貢之木不止於此。《冀州》云「島夷皮服」,是夷自服皮,皮非所貢也。蔡傳「瑤琨。」《說文》云:「石之美似玉者,取之可以為禮器。篠之材,中於矢之笴。簜之材,中於樂之管簜,亦可為符節。」《周官》:「掌節有英簜,象有齒,犀兕有革,鳥有羽,獸有毛。木,楩梓豫章之屬。齒革可以成車甲,羽毛可以為旌旄。木可以備棟宇器械之用也。」島夷,東南海島之夷,卉草也。葛越,木綿之屬。織貝,錦名。織為貝文,詩曰「貝錦」是也。今南夷木綿之精好者,亦謂之吉貝。海島之夷以卉服來貢,而織貝之精者則入篚焉。包,裹也。小曰橘,大曰柚。錫者,必待錫命而後貢,非歲貢之常也。張氏曰:「必錫命乃貢者,供祭祀、燕賓客則詔之;口腹之欲,則難於出令也。」

荊州厥貢:羽、毛、齒、革,惟金三品,杶、幹栝柏、礪、砥、砮、丹, 惟箘簬楛。「三邦底貢,厥名包匭菁茅,厥篚元纁璣組, 九江納錫大龜。」

正義曰:土所出與揚州同,而揚州先齒革,此州先羽毛者,蓋以善者為先。由此而言之,諸州貢物多種,其次第皆以當州貴者為先也。榦為弓榦,《考工記》云:「弓人取榦之道也,以柘為上。」知此榦是柘也。蔡傳荊之貢與揚州大抵多同。然荊先言羽毛者,漢孔氏所謂「善者為先」也。按《職方氏》,揚州其利金、錫,荊州其利丹、銀、齒、革,則荊、揚所產不無優劣矣。杶、栝、柏,三木名也。杶木似樗而可為弓榦。栝木,柏葉松身。礪、砥,皆磨石。砥以細密為名,礪以麤糲為稱。砮者,中矢鏃之用,肅慎氏貢石砮者是也。丹,丹砂也。箘、簬,竹名;楛,木名。皆可以為矢楛,肅慎氏貢楛矢者是也。三邦,未詳其地底,致也。致貢箘簬,楛之有名者也。匭,匣也。菁茅有刺而三脊,所以供祭祀縮酒之用,既包而又匣之,所以示敬也。孔氏謂「菁以為葅」者,非是。纁,《周禮·染人》「夏纁元纁」,絳色幣也。璣珠不圓者,組綬類大龜,尺有二寸,所謂國之守龜,非可常得,故不為常貢。若偶得之,則使之納錫於上。謂之「納錫」者,下與上之辭,重其事也。大全《曾

氏曰:「揚言惟木多不勝名也。荊木名之貢止此也。」

鄭氏曰:「染纁者,三入而成,又再染以黑,則為緅。」

又再染以黑,則為緇元。色在緅緇之間,其六入者,是染元纁之法也。此州染元纁色善,故貢之。新安陳氏曰:「錫貢,如敷錫之錫,上錫下也;納錫,如師錫之錫,下錫上也。」 臨川吳氏曰:「大龜神物,國之所寶,則以入納而錫於上,謂納不謂貢,明其非貢物也。」

豫州。厥貢:漆、枲、絺紵;厥篚纖纊,錫貢:磬、錯。

蔡傳林氏曰:「《周官·載師》,漆林之征二十有五。周以為征,而此乃貢者,蓋豫州在周為畿內,故載師掌其征而不制貢。禹時豫在畿外,故有貢也。推此義,則冀不言貢者可知。」顏師古曰:「織紵以為布及練,然經但言貢,枲與紵,成布與未成布,不可詳也。纊,細綿也。磬錯,治磬之錯也,非所常用之物,故非常貢,必待錫命而後納」也,與《揚州》《橘柚》同。然揚州先言橘柚,而此先言「錫貢」者,《橘柚》言「包」,則於《厥篚》之文無嫌,故言錫貢在後;「磬錯」則與《厥篚》之文嫌於相屬,故言「錫貢在先。」蓋立言之法也。大全臨川吳氏曰:「『凡錫者非常貢,故於末特言之。龜非貢物,故言『納』不言貢;橘、柚、磬、錯雖是貢物,非常制所貢也,故言錫貢』。林氏《尚書解》,諸儒皆以纖纊為細綿,然先儒蓋有以黑經白緯為纖者,則纖纊之為二物,亦未可知也。」新安陳氏《書纂疏》:「愚按徐之元『纖縞則纖為繒,此之纖纊則當為細』。」

梁州厥貢璆、鐵、銀、鏤、砮、磬、熊、羆、狐狸、織皮,西傾因桓 是來。

蔡傳璆,玉磬。鐵,柔鐵也。鏤,剛鐵可以刻鏤者也。磬,石磬也。言鐵而先於銀者,鐵之利多於銀,梁之利尢在於鐵也。織皮者,梁州之地,山林為多,獸之所走,熊羆狐狸,四獸之皮製之,可以為裘,其毳毛織之,可以為罽也。大全歸軒鄒氏曰:「《漢志》犍為郡朱提縣有朱提山,出銀。每銀八兩為一流,直一千五百八十。他銀一流但直一千。」犍為郡,正梁州之境,是梁州之銀獨美於他州,故以為貢。《尚書通考》愚按:梁、雍二州言貢不言篚者,蓋篚所以盛精緻之物,隨所出有無而言也。林氏《尚書解》,此「璆」字與「天球」、「鳴球」之字通用,蓋玉磬也。磬,石磬也。上文璆既以為玉磬,則此為石磬可知矣。元王梅浦《尚書纂傳》李氏曰:「熊羆狐貍織皮,非中國所有之物也。自西傾來,因桓水而至耳。」舊說謂桓水由西傾而至於潛,非也。織皮之物,出於羌戎,自西傾山因桓水而入蜀耳。張氏曰:「西傾夷之地,因桓水而來,以通中國,獻方物也。」

雍州,「厥貢惟球、琳、琅玕。」

蔡傳球琳,美玉也。琅玕,石之似珠者。《爾雅》曰:「西北之美者,有崑崙虛之球琳。」琅玕,今南海有青琅玕,珊瑚屬也。大全孫氏曰:「貢非一類物者不言,惟一類物皆言。」惟黃氏《尚書》說,「一州貢物,惟球、琳、琅玕,其土地所有也,而為世所貴。圭、璋、璧、琮,祭祀、朝饗皆用之。雍州獨無篚。物之珍貴輕細者莫如玉」,則亦用玉歟,玉固有特美者也。

《織皮》崑崙,析支渠搜,西戎即敘。

蔡傳崑崙,即河源所出,在臨羌析支,在河關西千餘里。渠搜,《水經》曰:河自朔方東轉,經渠搜縣故城北,蓋近朔方之地也。三國皆貢皮衣,故以織皮冠之。皆西方戎落,故以西戎總之。即,就也。雍州水土既平,而餘功及於西戎,故附於末。蘇氏曰:「青、徐、揚三州皆萊夷、淮夷、島夷所篚,此三國亦篚織皮,但古語有顛倒詳略爾。」其文當在「厥貢惟球、琳、琅玕」之下。浮於積石之上。簡編脫誤,不可不正。愚謂梁州亦篚織皮。恐蘇氏之說為然。

有虞氏编辑

帝舜九年西王母來獻白環玉玦编辑

按:《竹書紀年》云云。

二十五年,息慎氏來朝,貢弓矢。

按:《竹書紀年》云云。

四十二年,元都氏來朝,貢「寶玉。」

按:《竹書紀年》云云。

编辑

禹時渠搜來獻裘编辑

按:《通鑑前編》云云。

按《瑞應圖》,「乘白鹿來獻。」

编辑

成湯令因地勢所有而定為貢獻之則编辑

按:《汲冢周書》:湯問伊尹曰:「諸侯來獻,或無馬牛之所 生而獻遠方之物,事實相反,不利。」

非其所有而當遠求於民,故「不利」也。

今吾欲因其地勢所有獻之,必易得而不貴其為「四 方獻令。」

制其品服之令

考證.svg
伊尹受命,於是為《四方令》曰:「臣請正東符婁、仇州、伊

慮、漚深、九夷十蠻,越漚鬋文身。」

十者,東夷蠻越之稱,「鬋髮文身」 ,因其事以名之也。

請令以魚支之鞞,《囗鰂》之醬,鮫瞂利劍為獻。

鞞,《刀削》。魚名,瞂盾也。以鮫皮作之,鮫文魚也。

正南甌鄧桂國,損子,產里,百濮九菌。

六者南蠻之別名

請令以《珠璣》。瑁、象齒,文犀、翠羽,菌鸖、短狗為獻。

璣似珠而小,菌鸖,可用為旌翳,短狗,狗之善者也。

正西崑崙,狗國《鬼親》,《枳已》闟耳,貫胸雕題,離丘漆齒。

九者,西戎之別名也。「闟耳」 、「貫胸」 、「雕題」 、「漆齒」 等,亦因其事以名之也。

請令以丹青白旄、紕罽、《江歷》、龍角、龜神為獻。

《江歷珠》名「龍解角得」 也。

正北空同,《大夏》、莎車、《姑他》《旦略》貌胡、戎翟、匈奴、樓煩、 月氐、孅犁,其龍、東胡。

《十二》者,《北狄》之別名也。戎狄在西北界,戎翟之間,國名也。

「請令以橐駝、白玉、野馬、騊駼、駃騠、良弓為獻。」湯曰:「善。」

帝辛三十年春三月西伯率諸侯入貢编辑

按:《竹書紀年》云云。

编辑

周制,天官太宰以九貢致邦國之用,太府以貢物供 五禮玩好之用,「玉府掌藏諸侯私獻之物,內府掌藏 諸侯朝聘所獻國珍。」《夏官》:「職方氏制貢,懷方氏掌貢 使迎送,山師掌貢山林珍異,川師掌貢川澤珍異。」《秋 官》:大行人掌五服分貢之物,小行人掌春秋貢獻之 法。

按:《周禮天官》「大宰卿一人。」大宰之職,以九貢致邦國 之用。

訂義胡氏曰:「先王授民以田,則責之賦;授諸侯以國,則責之貢。賦者,養天子之禮;貢者,事天子之義。」陳氏曰:「采邑有賦而無貢,邦國有貢而無賦,九賦有甸、稍、縣都,而九貢致邦國之用」是也。《禹貢》八州有貢,惟冀州畿內無貢,以畿內王之所食,特斂其賦而已,非所謂貢也。賈氏曰:「此諸侯歲之常貢,《小行人》云『春入貢』是也。」若大行人侯服,歲一見,其貢祀物,乃因朝而貢,與此別也。諸侯國內得民稅,大國貢半,次國三之一,小國四之一。所貢者,市取當國所出美物,《禹貢》所云「貢篚」是也。李景齊曰:「致者,使之自至,非窮欲以求之也。用者,所貴適于用,非貴于遠方之珍異也。」

一曰《祀貢》。

鄭司農曰:「祀貢犧牲包茅之屬。」 王氏曰:「凡可以供祭祀之物。」

二曰《嬪貢》。

鄭康成曰:「嬪貢絲枲。」 王氏曰:「凡可以供嬪婦之物。」

三曰《器貢》。

鄭康成曰:「銀、鐵、石、磬、丹、漆也。」 劉執中曰:「謂土之精器,若鄭之刀、宋之斤、魯之削,吳、越之劍也。」

四曰《幣貢》,

鄭康成曰:「玉馬皮帛也。」 王氏《詳說》曰:「古人所謂幣者,非止幣帛也。《小行人》云:『合六幣,圭以馬,璋以皮,璧以帛,琮以錦,琥以繡,璜以黼』。故後鄭以幣為玉馬皮帛。」

五曰《材貢》。

鄭司農曰:「木材也。」 鄭鍔曰:「如杶榦、栝柏之類,可為宮室者也。」 劉執中曰:「謂若燕之角,荊之榦,妢、胡之笴,吳越之金錫也。」

六曰《貨貢》,

鄭康成曰:「金玉龜貝也。」

七曰《服貢》。

鄭康成曰:「絺,紵也。」

八曰斿貢。

劉執中曰:「謂羽毛可注旗旄也。」

九曰《物貢》。

鄭康成曰:「雜物,魚鹽橘、柚。」 《鄭鍔》曰:「物貢則不可名以一物,如海物惟錯之物,謂雜物之可貢者也。」

大府,下大夫二人,上士四人,下士八人,府四人,史八 人,賈十有六人,胥八人,徒八十人。掌凡邦國之貢,以 待弔用。

鄭康成曰:「此九貢之財所給,給弔用,給凶禮之五事。」 賈氏曰:「大府受九貢、九賦、九功三者之財,各用之上文九式已用九賦之財訖,故此云『邦國之貢以待弔用。凶禮五事』,即《大宗伯》《喪禮》《荒禮》《弔禮》《禬禮》《恤禮》五禮,皆須以財貨衷之。」 李氏曰:「王於諸侯分災救患,凶禮五事,其費則多,故邦國之貢以待弔用。」

凡式貢之餘財,以共玩好之用。

劉迎曰:「式者九式,貢者九貢也,必以九式九貢之。」

餘而共之,以見王者不惟不虐取於民,亦以防侈心也。陳及之曰:「玩好之用者,非以供耳目之玩也。宗廟之鎮器,天府之守器,諸侯之分器,皆取於是,以其可玩也,故曰玩好。」

《玉府》,上士二人,中士四人,府二人,史二人,工八人,賈 八人,胥四人,徒四十有八人。掌凡王之獻金玉、兵器、 文織、良貨賄之物,受而藏之。

黃氏曰:「此私獻於王者也。」 林氏曰:「獻者,諸侯獻其國所有之物。」

內府,中士二人,府一人,史二人,徒十人。掌凡四方之 幣,獻之金玉、齒革、兵器,凡良貨賄入焉。

鄭康成曰:「諸侯朝聘所獻國珍。」 王昭禹曰:「四方賓客合幣以獻玉,則謂之幣獻。若大宰大朝覲會同贊玉獻是也。」 陳及之曰:「玉府、內府所掌金玉、兵器、良貨賄,一也。必分二官者,蓋玉府所掌皆式貢餘財所作,及獸人、漁人所入之物,專以供王玩好及賜予耳,邦之大用不與焉。內府所掌乃九功九貢之貨賄及諸侯所獻國珍」 ,皆公家物,以待邦之大用,所以分於二官。

《夏官》職方氏,「中大夫四人,下大夫八人,中士十有六 人,府四人,史十有六人,胥十有六人,徒百有六十人, 掌制其貢,各以其所有。」

林椅曰:「《行人》制貢,蓋度道里、歲月遠近為之率例,職方各以其所有,乃通法也。」 鄭鍔曰:「地各有所生,有所不生。論其所有而制貢,如荊有齒革,不責以揚之竹箭;雍有玉石,不責以冀之松柏,因其所有則其求易供。」

懷方氏:中士八人,府四人,史四人,胥四人,徒四十人。 掌來遠方之民,致方貢,致遠物,而送逆之,達之以節。

王昭禹曰:「遠方有所獻之物,猶六服諸侯之獻國珍也,貢以致其臣子之禮,獻以達其享上之誠。四夷既不可責之以方貢使為歲事之常,又不可責其所出珍異之物以為己玩好之具,要在有以致之,使之自至而已。其來則逆之,其去則送之,厚之以禮也;其貨物則以璽節達之,使道路無壅阻,示之以信也。」

《山師》,中士二人,下士四人,府二人,史四人,胥四人,徒 四十人。掌山林之名,辨其物與其利害,而頒之於邦 國,使致其珍異之物。

鄭康成曰:「山林之名物,若岱畎、絲枲、嶧陽、孤桐。」 王氏曰:「稻人,澤草所生,種之芒種。所謂利有如此者,非特中人用而已。」 王孫滿曰:「夏之方有德也,鑄鼎象物,百物而為之備,使民知神姦,故民入川澤山林不逢,不若魑魅魍魎莫能逢之。所謂害有如此者,非特毒物及螫噬之蟲獸而已。」

川師,中士二人,下士四人,府二人,史四人,胥四人,徒 四十人。掌川澤之名,辨其物與其利害,而頒之於邦 國,使致其珍異之物。

鄭康成曰:「川澤之名物,若泗濱浮磬,淮夷蠙珠,暨漁澤之萑蒲。」

《秋官》「大行人,中大夫二人,掌邦畿,方千里。其外方五 百里謂之侯服,歲一見,其貢祀物。又其外方五百里 謂之甸服,二歲一見,其貢嬪物。又其外方五百里謂 之男服,三歲一見,其貢器物。又其外方五百里謂之 采服,四歲一見,其貢服物。又其外方五百里謂之衛 服,五歲一見,其貢材物。又其外方五百里謂之要服」, 六歲一見,其貢貨物。

鄭鍔曰:「《大宰》以九貢致邦國之用,《司會》以九貢之法致邦國之財用。王朝所以仰給者,諸侯之貢為多。若一歲來者始貢祀物,二歲來者始貢嬪物,以至六歲來者始貢貨物,則王朝所須無時而可具。先儒謂九州諸侯依服數來朝,因有貢物,與《大宰》九貢及《小行人》春入貢別,彼二者是歲之常貢也。余以為先王制」 貢之法,初無異也。竊謂此《行人》言「見」 與貢,自是二事,非聯之也。侯服歲一見也,其所常貢,則祀物、甸服,二歲一見也,其所常貢,則嬪物、男服,三歲一見也,其所常貢,則器物、采服,四歲一見也,其所常貢則服物、衛服,五歲一見也,其所常貢則材物朝見,固有歲數之不同。若貢物則是其服每歲之常,安可以為來朝始有貢乎?見者自其君之親來貢,則每歲或遣使而入耳。說者合而為一,茲所以紛紛也。侯貢祀,甸貢嬪,男貢器,采貢服,衛貢材,要「貢貨」 者,亦以內外遠近為之緩急輕重也。內而近者,宜貢其物之急,而重者,用物之尢,急則欲其致之速。凡重而大者取諸近,則力所能致也。故祀物、嬪物、器物,使侯甸男貢之。祀者,奉祭祀之物,《包茅》之屬是也。嬪則嬪婦所化治之物,絲枲是也。器則祭祀之器,宗廟樽彝之類是也。其用急,其物重,責於內而近者,宜矣。外而遠方宜貢之。緩而輕者,用物之尢緩,則不欲其致之速。凡輕而小者取諸遠,亦量其力之所能致也。故服物、材物、貨

考證.svg

「物則使采衛,要貢之服則織纊纖縞之類,材則珠象金玉之類,貨物則物之輕而可寶者,龜貝之類。」 其用緩,其物輕,責於外而遠者宜矣。然九貢所致,有幣貢,有斿貢,有物貢,不見於此六服之外,誰貢之哉?蓋王所責於諸侯者,惟服食器用之物而已,若夫燕游之所須,雜物之無名幣帛以將意,皆不可立為定名以責之也。諸侯自有享上之誠,欲自致于王則可矣。《大宰》言致,亦使之自致耳。此言貢使以為歲事之常,故所致之敘與此不同,則知行人為一定之制,而大宰非一定之制矣。唐氏曰:「《禹貢》九州貢物,各以其所有,東西南北異處,產物不同。廣《行人》言土貢四面如一,先儒不能明也而信之。不知六服諸」 侯貢物凡有九貢,廣行人姑整齊言之,不復別某國貢某物也。楚于周非侯服,而包茅不入,齊得以責之,則祀貢不止於侯服,《行人》之言,蓋亦互見耳,非以為限也。

《九州》之外,謂之「蕃國。」世一見,各以其所貴寶為摯。

鄭康成曰:「九州之外,其君皆子男也。無朝貢之歲,父死子立,及嗣王即位,乃一來耳。各以其所貴寶為贄,則蕃國之君無執玉瑞者,是以謂其君為小賓,臣為小客。所貴寶見傳者,若犬戎獻白狼、白鹿是也,其餘則《周書王會》備焉。」

小行人,下大夫四人。令諸侯春入貢,秋獻功,王親受 之。

賈氏曰:「貢,即《大宰》九貢。」 鄭鍔曰:「諸侯每歲有常貢,必以春入,則因四時之始,以供王一歲之用也。諸侯任事有成功,必以秋獻,則因萬物之成,以明圖事之效也。《小行人》令之,使不爽春秋之期而已。」

武王十有三年二月肅慎氏來貢编辑

按:《通鑑前編》云云。

十有四年,西旅獻獒。召公奭作書戒王。按通鑑前編系十有四年

今據此

按《書經旅獒》:「惟克商,遂通道于九夷八蠻,西旅底貢 厥獒,太保乃作《旅獒》,用訓于王。」

蔡傳武王克商之後,威德廣被九州之外,蠻夷戎狄莫不梯山航海而至。曰「通道」云者,蓋蠻夷來王則道路自通,非武王有意于開四夷而斥大境土也。大全呂氏曰:創業之君,有一毫之失,後世便有丘山之害。此于王業已成,則為謹終;于示後嗣,則為謹始。以此為防,後猶有求白狼、白鹿如周穆王者,

曰:「嗚呼,明王慎德,四夷咸賓,無有遠邇,畢獻方物,惟 服食器用。」

蔡傳《謹德》,蓋一篇之綱領也。《方物》,方土所生之物。明王謹德,四夷咸賓,其所貢獻,惟服食器用而已,言無異物也。大全陳氏《雅言》曰:「四夷」,專指中國之外而言,「遠邇」,兼指中國之內而言。林氏曰:「先王於四夷,不責彼之難得,不求我之所無用。」

王乃昭德之致于異姓之邦,無替厥服。分寶玉于伯 叔之國,「時庸展親,人不易物,惟德其物。」

蔡傳昭,示也。德之致,謂上文所貢方物也。昭示方物於異姓之諸侯,使之無廢其職;分寶玉於同姓之諸侯,使之益厚其親。王者以其德所致方物分賜諸侯,故諸侯亦不敢輕易其物,而以德視其物也。大全問:《時庸》「展親」,諸家多訓展作信,是否?朱子曰:「展,審視,不當訓信。」林氏曰:「獒之為物,小不可為服食,大不可為器用;疏不可昭德於異姓,親不可展親於同姓。」陳氏《雅言》曰:「昭其德之所致。其所分賜之物,雖若有親疏厚薄之殊,然皆所以昭其德之所致,而欲堅其事上之義,示其厚下之恩也。故昭德之致,雖於異姓之」邦言之,而寶玉之分亦為昭德之致者可知;寶玉之分,雖於伯叔之國言之,而昭德之致必為方土之物者可知,其文互相備也。「無替厥服」,雖又於異姓之邦言之,而伯叔之國亦欲使之堅其事上之義者可知;《時庸》、「展親」,雖又於伯叔之國言之,而異姓之邦亦所以示其厚下之恩者可知,其文亦互相備也。王氏曰:「人以王德所致,故不敢易其物而德其物。」

「《德盛》不狎侮。」狎侮君子,罔以盡人心。狎侮小人,罔以 盡其力。不役耳目,百度惟貞。

蔡傳「貞」,正也。不役於耳目之所好,百為之度,惟其正而已。大全陳氏大猷曰:《受獒》,是役於耳目之玩也,

玩人喪德,玩物喪志。

蔡傳「玩人」,即上文「猥侮君子」之事。「玩物」,即上文不役耳目之事。德者己之所得,志者心之所之。大全王氏《十朋》曰:玩人則以驕而滅敬,故「喪德。」玩物則以慾而勝剛,故「喪志。」

志以道寧,言以道接。

蔡傳「道」者,所當由之理也。「己之志以道而寧」,則不至於妄發;「人之言以道而接」,則不至於妄受。大全陳氏大猷曰:《受獒》則志動於物,而非以道寧矣。林氏曰:「獒之獻,必甘言以來納,亦必有言其可納者太

保言不當受,乃苦言逆耳。以道揆之,則知所從違矣。

不作無益害有益,功乃成。不貴異物,賤用物,民乃足。 犬馬非其土性,不畜,珍禽奇獸不育於國。不寶遠物, 則遠人格;所寶惟賢,則邇人安。

蔡傳孔氏曰:「遊觀為無益,奇巧為異物。」蘇氏曰:「周穆王得白狼、白鹿而荒服,因以不至。」

嗚呼夙夜,罔或不勤,不矜細行,終累大德。為山九仞, 功虧一簣。

蔡傳《矜》,矜持之矜。八尺曰仞,「細行一簣」,指《受獒》而言也。大全新安陳氏曰:「武王治定功成如此,或受一獒,遂略大德而虧成功,實深可惜。此篇始以慎言,終以勤言,必無一息不勤,始為慎德之至。夙夜罔或不勤,體天之行,健而自強不息也。一受獒,是怠忽而勤息矣,豈所以慎德哉?」

允迪茲生,民保厥居,「惟乃世王。」

成王大會諸侯各以其方物來貢编辑

按:《汲冢周書》,「成王之會,墠上張赤帟陰羽。」

王城既成,大會諸侯及四夷也。陰,鶴也,以羽飾帳也。除地曰「墠。」 帟,帳也。

天子南面立,絻無繁露,朝服八十物搢挺。

《繁露》。之所垂也,所尊敬則有焉。八十物,大小所服。搢,插也。挺,笏也。

唐叔、荀叔,周公在左,太公望在右,皆絻,亦無繁露,朝 服七十物,搢笏,旁天子而立于堂上。

唐、荀,國名,皆成王弟,故曰「叔。旁」 差在後也。近天子後,故其冕謂亦無旒也。

堂下之右,唐公、虞公南面立焉。

唐、虞二公,堯舜後也。

堂下之左,殷公、夏公立焉,皆南面,絻有繁露,朝服五 十物,皆搢笏。

杞、宋二公,冕有繁露,搢笏則唐虞闕也。

為諸侯之有疾病者,阼階之南,祝淮氏、榮氏次之,皆 西南,彌宗旁之。

「淮、榮二祝」 之氏也。彌宗,官名次圭瓚,南差在後。

為諸侯有疾病者之醫藥所居。

「使諸左右也」 ,居則至也。

相者太史魚太行人,皆朝服,有繁露。

魚,太史名,及太行人。皆贊相賓客禮儀也。

堂下之東面,郭叔掌為天子菉幣焉,絻有繁露。

郭叔,虢文王弟。菉錄諸侯之幣也。

內臺西面者,正北方,應侯,曹叔,伯舅,中舅。

「內臺」 ,中臺也。應侯,成王弟。

比服次之,要服次之,荒服次之。西方東面、正北方伯 父中子次之。

此要服於比服轉遠殊,故殊其名,非「夷狄之四荒也。」 「伯父,姬姓之國。」 「中子」 ,於王子中行者也。

「方千里之外為比服,方千里之內為要服,三千里之 內為荒服」,是皆朝於內者。

此服名因於殷,非周制也。

堂後東北為《赤帟焉》,浴盆在其中。

「雖不用而設之」 ,敬諸侯也。

其西天子車立馬,乘亦青陰羽鳧旌。

鶴鳧羽為旌旄

中臺之外,其右「泰士」,臺右「彌士。」

外謂臺之東西也。外臺,右大士,右彌士。士言尊王大彌相儀之事也。

受贄者八人,東面者四人。

「受賓幣」 ,士也。四人東面,則西面四人也。

陳幣當《外臺天元》。《宗馬》,十二。

「陳束帛被馬於外臺」,《天元黑》。「宗」,尊也。

王元繚碧基十二。

此下三碧皆玉,故自下以至「王之元繚」 ,謂之「黑組紐之基」 ,王名有十二基也。

參方元繚璧豹虎皮,十二。

參方陳幣三所也。璧皮兼陳也。

「《四方元繚》璧」琰十二。

琰,圭也。有鋒疾,陳之四方,所列之也。

外臺之四隅,張《赤弈》,為諸侯欲息者皆息焉,命之曰 《爻閭》。

「每《角張息》」 者,隨所近也。侯稱爻也。

《周公旦》,主東方所之青馬黑。謂之「母兒。」

《周公主》東方,則太公主西方。「東青馬」 ,則西白馬矣。馬名未聞。

其守營牆者,衣青,操弓執矛。

戟也各異方

西面者,正北方。稷,慎大麈。

稷慎,肅慎也。貢麈似鹿,正北內臺北也。

「穢人前,兒前鬼」,若獮猴立行,聲似小兒。

穢寒穢東夷別種

良夷在子。在子囗身人首,脂其腹,炙之霍則鳴,曰「在
考證.svg
子。」

「良夷」 ,樂狼之夷也,貢奇獸。

揚州《禺禺》魚名《解隃寇》。

亦奇魚也

《發人鹿》鹿者,若鹿迅走。

發亦東夷迅疾

《俞人》雖馬。

俞東北夷雖馬舊駕囗角大者曰麟也。

《青丘狐》,九尾。

青丘海東地名

周頭煇。《煇》。者羊也。

周頭亦海東名也

「黑齒」白鹿。白馬。

黑齒,西遠之夷也。貢白鹿、白馬。

《自民乘黃》。乘黃者,似麒,背有兩角。

白民亦南夷

東越海蛤。

東越則海際蛤文蛤

歐人蟬蛇,蟬蛇順食之美。

東越,歐人也。《北交州》蛇特多,為上珍也。

姑於越納口姑妹珍。

姑妹國後屬越

《且》歐文「蜃。」

且歐在《越文》。「蜃,大蛤也。」

若人元貝。

「若人吳越之蠻」 ,《元貝》、照貝也。

海陽大蟹。

海水之陽一蟹盈車

自深桂。

自深亦南蠻也

會稽。以皆西嚮。

其皮可以為鼓首,自「麈」 以下至此向西也。

「正北方,義渠以茲白。」茲白者,若白馬鋸牙,食虎豹。

亦在臺北,與大麈相對。義渠,西戎國。茲白,一名駁者也。

《史林》「以尊耳。」尊耳者,身若虎豹,尾長三尺,其身食虎 豹。

《史林》「戎之在西南者。」

《北唐》戎以閭閻以隃寇。

北唐戎,在西北者也。《射禮》以閭象為射器。

《渠叟以䶂犬》䶂犬者,露犬也,能飛食虎豹。

《渠叟》,西戎之別名也。

「《樓煩》以星施」,星施者珥旄。

樓煩,北戎珥旄,所以為旄羽耳。

《十盧》以牛。牛者,牛之小者也。

《十盧》盧人西北戎也。合盧水是。

《區陽》以鱉封者,若彘,前後有首。

《區陽》,亦戎之名也。

《規矩以麟》者,獸也;

《規矩》,亦戎也。麟似鹿,生尾,一角,馬蹄也。

《西申以鳳鳥》。鳳鳥者,戴仁抱義,掖信歸有德。

其形似雞,蛇首魚尾。「戴仁向仁,國抱義懷,有義掖信歸有德之君」 也。

《丘羌》,《鸞鳥》。

丘地之羌不同,故謂之「丘羌」 ,今謂之《丘戾》。鸞大於鳳,亦歸仁義也。

巴人以「比翼鳥。」

巴人在南者,不比不飛,其名曰《鶼鶼》。

方揚以《皇鳥》。

《方揚》,亦戎別名也。皇鳥配於鳳者也。

《蜀人以文翰》,「文翰者若皋雞。」

鳥有文彩者。皋雞,似鳧翼,州謂之《澤特》也。

方人以「孔鳥。」

亦戎別名,孔與「鸞」 相匹也。

卜人以丹沙。

《卜人》「西南之蠻」 ,丹沙所出。

《夷用》閵采。

夷,東北夷采。生火中,色黑面光,其堅如鐵。

《康民》以:「桴苡者,其實如李,食之宜子。」

康亦西戎之別名也。食桴苡即有身。

州靡費,費其形。人身技,踵自笑,笑則上唇,翕其目,食 人,北方謂之「吐嘍。」

《費費》曰:裊羊好行,立行如人被髮,前足稍長者也。

《都郭生》生若黃狗,人面能言。

《都郭生》生「北狄」 二名。

奇幹,善芳。善芳者,頭若雄雞,佩之令人不昧,皆東嚮。

《奇幹》,亦北狄善芳,鳥名,皆東東向列次也。

「《北方臺》正東,高夷嗛羊。」《嗛羊》者,羊而四角。

高夷東北夷《高句麗》。

「獨鹿卭卭」,距虛善走也。

獨鹿,西方戎《卭卭》獸,似距虛,負厥而走也。

《孤竹距虛》。

孤竹東北狄,距虛驢騾屬。

《不令支元模》。

不令支皆東北夷元模,黑狐也。

《不屠》何青能。

不屠何東北夷

東胡黃羆,山戎菽。

山戎,東北夷戎。菽,豆藥也。

「其西般吾」白虎。

次「西般吾」 ,北狄近西。

屠州《黑豹》。

《屠州》。狄之別名也。

禺氏,騊駼。

禺氏,西北戎夷。騊駼,馬屬。

《大夏》,茲白牛。

大夏西北戎茲白牛野獸。

《犬戎》文馬而赤鬣縞身,目若黃金,名「古黃之乘。」

犬戎西戎遠者

「數楚每牛。」「每牛」者,牛之小者也。

數楚北戎

《匈戎狡犬》。狡犬者,巨身四尺,果皆北嚮。

匈戎北戎

權扶三目。

權扶南蠻形甚小

《白州北閭》,北閭者,其革若干,伐其木以為車,終行不 敗。

《白州》,東南蠻與白民接也。

《禽人菅》。

亦東南蠻菅草堅忍

《路人大竹》。

路人東方蠻貢大竹

長沙鱉。

特大而美故貢也

其西《魚復》鼓鐘鐘牛。

《魚復》,南蠻國也。貢鼓及鐘而似牛形者。

蠻揚之翟。

揚州之蠻貢翟鳥

《倉吾翡翠》,翡翠者,所以取羽。

《倉吾》,亦蠻也,翠羽,其色青而有黃也。

其餘皆可知自古之政。

餘,謂眾諸貢物也。言政化之所至也。

南人至,象皆北嚮。

南人南越

穆王三十七年荊人來貢编辑

按:《竹書紀年》云云。

孝王五年西戎來獻馬编辑

按:《竹書紀年》云云。

夷王二年蜀人呂人來獻瓊玉賓於河用介珪编辑

按:《竹書紀年》云云。

厲王元年楚人來獻龜貝编辑

按:《竹書紀年》云云。

宣王命韓侯為北國方伯而帥諸侯以貢其方物编辑

按《詩經大雅韓奕》篇:「溥彼韓城,燕師所完。以先祖受 命,因時百蠻。王錫韓侯,其追其貊。奄受北國,因以其 伯。實墉實壑,實畝實籍。獻其貔皮,赤豹黃羆。」按《大 序》,「韓奕、尹吉甫美宣王也。」

王以韓侯之先因是百蠻而長之,故錫之《追貊》,使之為「伯」,以修其城池,治其田畝,正其稅法,而貢其所有于王也。

惠王六年楚人來貢编辑

按《史記楚世家》:「成王熊惲元年,初即位,布德施惠,結 好于諸侯。使人入獻于天子,天子賜胙曰:『鎮爾南方 夷越之亂,無侵中國』。」

二十有二年,晉人滅虞,歸虞職,貢于王。

按《左傳》:魯僖公五年,「晉襲虞,滅之,執虞公,修虞祀,且 歸其職貢于王。」

定王十八年齊國佐來獻玉磬紀公之甗编辑

按:《竹書紀年》云云。

元王三年越人來貢编辑

按《史記·越世家》:「句踐平吳,致貢于周。周元王使人賜 句踐胙,命為伯。」

按:《通鑑前編》:「三年冬十一月,越人致貢,王賜越子胙, 命為伯。」

编辑

高祖十一年詔定獻費程式编辑

按:《漢書高祖本紀》:「十一年二月詔曰:『欲省賦甚,今獻 未有程,吏或多賦以為獻,而諸侯王尤多,民疾之。令 諸侯王、通侯常以十月朝獻,及郡各以其口數率,人 歲六十三錢,以給獻費』。」

惠帝三年南越王來貢编辑

按《漢書惠帝本紀》:三年「秋七月,南越王趙佗稱臣奉貢。」

文帝元年六月令郡國無來獻编辑

按《漢書文帝本紀》云云。按《南粵傳》:「文帝元年,獻白 璧一雙,翠鳥千,犀角十,紫貝五百,桂蠹一器,生翠四 十雙,孔雀二雙。」

二年,「令列侯之國以時入貢。」

按《史記文帝本紀》:二年十月,上曰:「朕聞古者諸侯建 國千餘歲,各守其地,以時入貢,民不勞苦,上下驩欣, 靡有遺德。今列侯多居長安,邑遠,吏卒給輸費苦,而 列侯亦無由教訓其民。其令列侯之國。」

後六年,以旱蝗,令毋入貢。

按《史記文帝本紀》:「後六年,天下旱蝗,帝加惠,令諸侯 毋入貢。」

武帝元狩二年夏南越獻馴象能言鳥编辑

按:《漢書武帝本紀》云云。

天漢元年三月匈奴歸漢使者使使來獻编辑

按:《漢書武帝本紀》云云。

天漢二年渠黎六國使使來獻。

按:《漢書武帝本紀》云云。

成帝河平元年單于遣右皋林王伊邪莫演等奉獻按漢書成帝本紀不載按匈奴傳云云编辑

哀帝綏和二年六月詔禁郡國無得獻名獸编辑

按:《漢書哀帝本紀》云云。

平帝元始元年春正月越裳氏重譯獻白雉一黑雉二编辑

按:《漢書平帝本紀》云云。

元始二年春,黃支國獻犀牛。

按《漢書。平帝本紀》云云。按《王莽傳》,莽奏曰:「太后秉 統數年,恩澤洋溢,和氣四塞,絕域殊俗,靡不慕義。越 裳氏重譯獻白雉、黃支,自三萬里貢生犀。東夷王度 大海,奉國珍,匈奴單于順制,作去二名。今西域良願 等復舉地為臣妾。昔唐堯橫被四表,亦亡以加之。今 謹案:已有東海、南海、北海郡,未有西海郡。請受良願 等」所獻地為《西海郡》。

孺子嬰初始六年即王莽始建國五年烏孫諸國遣使貢獻於新莽编辑

按《漢書王莽傳》:「始建國五年,烏孫大小昆彌遣使貢 獻。」

《初始》九年。即莽天鳳三年西域諸國貢獻於新莽 按《漢書王莽傳》,「天鳳三年,遣大使五威將王駿、西域 都護李崇,將戊己校尉出西域,諸國,皆郊迎貢獻焉。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