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經濟彙編/食貨典/第187卷

經濟彙編 食貨典 第一百八十六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經濟彙編 第一百八十七卷
經濟彙編 食貨典 第一百八十八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經濟彙編食貨典

 第一百八十七卷目錄

 貢獻部彙考五

  後晉高祖天福六則 出帝天福一則 開運二則

  後漢高祖天福一則 隱帝乾祐三則

  後周太祖廣順三則 世宗顯德五則

  遼一太祖四則 神冊三則 天贊三則 天顯一則 太宗天顯十一則 會同九則

食貨典第一百八十七卷

貢獻部彙考五编辑

後晉编辑

高祖天福二年,詔北京留守,凡諸道禮物,不得收留。楊光遠、安叔千、張敬達母朱氏、房彥儒、康福、趙思溫、安從進、安重榮、趙在禮、錢元瓘、李德充、馬希範、契丹编辑

俱來貢。

按《五代史·高祖本紀》:天福二年四月辛卯,宣武軍節 度使楊光遠進助國錢。八月丙申,靜難軍節度使安 叔千進添都馬。九月,楊光遠進粟。

按《冊府元龜》:二年四月,詔下北京留守石重貴,凡有 諸道禮物,不得收留。六月,契丹使夷離卑進馬二百 匹,人參、貂鼠皮、走馬、木碗等物。 又按《冊府元龜》:二 年二月丙戌,故晉州節度使張敬達母朱氏,進銀器、 駝馬謝恩,賜還舊業。丁酉,故青州節度使房知溫子 彥儒,進絹一萬疋。四月,戊子房彥儒又進絹五千疋。 己酉,秦州康福進戰馬十匹、供御馬一匹、玉鞍轡一 副。是年,幽州趙思溫進端午鞍馬器四縑帛等物。又 襄州安從進進謝恩加官絹一千疋、金一千兩、銀一 千兩、犀三株、牙一株。九月,鎮州安重榮進馬三十匹。 十月,宋州趙在禮進織成龍鳳紅錦煖帳一副。是月, 吳越王錢元瓘進銀五千兩、絹四千疋、吳越異紋綾 一千疋、羅二百疋。又進金帶御衣、雜寶、茶器、金銀裝 戧并細紅甲、寶裝弓箭、弩等。又進雜細香藥一千斤、 牙五株、真珠二十斤、茶五萬斤。十一月甲寅,前涇州 李德充進戰馬三十匹、犛牛四頭。丁巳,襄州安從進 進絹一千疋、馬二十匹。十二月丙申,宋州趙在禮進 助國絹三千疋。辛丑,湖南馬希範進銀二千兩,賀日 南至。乙丑,又進金漆柏木銀裝起突龍鳳茶床、椅子、 踏床子、紅羅、金銀錦繡褥、紅絲網子。又進金銀、玳瑁、 白檀香器四及銀結條假果花樹、龍鳳蠻畫鼓等物。 又進含膏桃源洞白茅、百靈籐,渠江、南嶽、紫蓋峰、白 雲洞、清花等茶。又進蟬翼鍾乳、乳頭香、石亭脂、木瓜 丸一萬顆。帝覽之,謂侍臣曰:奇巧蕩心,斯何用耳。藥 茗可進,而丸可食乎。但地僻海曲,習以成風。來遠之 道,遽止為難。宜令所司與收。

按《十國春秋·吳越文穆王世家》:二年,貢晉天和節,大 排方龍座金腰帶一座御衣十三事。

天福三年,諸鎮皆進物以助國,回鶻于闐來貢。 按《五代史·高祖本紀》:三年二月戊戌,諸鎮皆進物以 助國。

殘民以獻其上,君臣同欲,賄賂公行,至此而不勝其多矣。故總言諸鎮,此後不復書矣。

按《冊府元龜》:三年正月壬戌,昭義軍杜重威進助國 馬二十匹、銀五百兩、玉帶五條。五月己巳,招討使楊 光遠進謝恩加官馬十匹、絹一千疋、銀器一千兩。六 月丁丑,鄆州安審琦進謝恩加官馬十匹、銀五百兩、 絲一千兩、絹五百疋。丁亥,河中安審信進謝恩加官 馬三十匹。壬寅,荊南節度使高從誨進謝恩加官馬 二十匹、銀二千兩。甲辰,陝府李從敏進謝恩加官馬 十匹、錢一萬貫。是月,北京留守安彥威進謝恩加官 馬一十匹、錢三千貫。七月庚戌,西京留守李周進謝 恩加官馬一十匹、銀二千兩。鎮州安重榮進謝恩加 官馬十匹、絹二千疋。八月丁丑,秦州節度使康福進 謝恩加官銀五百兩、馬三十匹。乙未,鳳翔李從曮進 謝恩冊授秦王馬五十匹。九月乙丑,鄆州安審琦進 添都馬五十匹。徐州萇從簡直進馬三十匹。又亳州 團練使郎萬全直進馬二十五匹。丁丑,滄州馬全節 進御衣織成紅錦床褥、雜色綾一千疋、綿五千兩。十 月乙亥,福建節度使王繼恭進奉天和節,並賀冬端 午銀,共五千兩。是月,王繼恭又進金器六事二百兩、 金花細縷銀器三千兩、真珠二十斤、犀三十株、銀裝 交床五十副、牙二十株。又進大茶八十斤、香藥一萬 斤、朱笴銀纏槍二百條、通節箭笴三萬莖。又進五色 桐皮、扇子、海蛤、GJfont靴、細蕉、藥、木瓜等物。丁丑,范延光 差男守節守嚴等,進謝恩累差使臣安撫馬三十匹、 銀一千兩、絹三十二疋。乙酉,青州王建立進謝恩賜 冊禮銀器一千兩、繒帛二十疋。丙戌,兩浙錢元瓘進 謝恩除天下兵馬副元帥吳越國王金器五百兩、銀 一萬兩、吳越異紋綾八千疋、金條紗三千疋、絹二萬 疋、綿九萬兩、大茶腦源茶共六萬四千斤。又進大排 方通犀瑞象腰帶。戊子,前鄆州安審琦進絹三千疋、絲萬兩。兩浙錢元瓘又進真珠二十斤、牙三十株、乾 薑五萬斤、蘇木五萬斤、雜香五十斤。辛卯,宋州趙在 禮進助國錢二萬貫。丙申,魏府楊光遠進謝恩允臣 朝覲馬三匹、絹一千疋、玉腰帶、金酒器等。又進謝恩 賜旌節官誥馬五匹、絹一千疋、銀器三百兩。新授晉 昌安審琦進謝恩賜旌節官誥馬二匹、絹一千疋。又 進請開內宴金腰帶一條、絲一萬兩、樂官絹二百疋。 壬寅,徐州萇從簡進錢一千貫、絹一千疋。是月,鎮州 安重榮進錢一萬貫。十一月乙巳,鄆州范延光來朝, 進馬三千匹、絹二千疋、銀二千兩。丙午,又進請開內 宴絹一千疋、伶官絹二百疋。定州皇甫遇進絹三千 疋。丁未,范延光又進絲十萬兩。耀州團練使安元信 進添都馬二十五匹。甲寅,新授西京留守楊光遠進 謝恩馬三十匹、銀器三百兩、絹一千疋。丁巳,鄴都副 留守太子太師致仕范延光進謝恩馬十匹、絹一千 疋、玉腰帶一條、金匣盛、金酒器一副。壬申,前西京留 守高行周進絹一千疋、馬十匹。十二月己卯,新授鄴 都留守高行周進謝恩馬十匹、絹一千疋、銀器三百 兩、內宴錢一萬貫。乙酉,湖南馬希範進御輦一乘、金 漆柏木、鏤金花板、銀裝真珠、車渠紅絲網囊。又進謝 恩除江南諸道都統絹二千疋,又進謝改功臣加食 邑銀鈔羅四十面,重二千兩。又進土絹、土絁吉貝布 共三千疋。謝恩放免逐年三十五萬茶稅。又進麩金 五十兩。 又按《冊府元龜》:三年三月,可汗迴鶻王仁 美進野馬、獨峰駝、玉轡頭大鵬、砂碙、砂膃、肭臍、金剛 鑽、羚羊角、白貂鼠皮、安西絲、白GJfont布、犛牛尾、野駝峰 等物。九月,于闐國王李聖文遣使馬繼榮進玉團、白 GJfont布、犛牛尾、紅鹽、鬱金碙砂、大鵬砂、玉裝鞦轡、GJfont靬手刃。迴鶻可汗又遣使李萬金進馬一百匹、駝 十二頭。

天福四年,陳郡民穿地得金,州牧貢之。帝不納,詔停 令節進獻。迴鶻契丹來貢。

按《五代史·高祖本紀》不載。 按《冊府元龜》:四年六月, 陳郡民王武穿地得黃金數鉼,州牧取而貢之。帝曰: 宿藏之地,既非符寶,不合入官。命付所獲之家。九月, 敕曰:朕恭己臨民,虛心求理。務崇儉約,以致和平。乃 眷臣寮,悉懷忠義。每觀貢助,備見傾輸。雖嘉奉上之 誠,宜示酌中之道。其寒食、七夕、重陽及十月煖帳,內 外群后進獻,宜停。 又按《冊府元龜》:四年三月,迴鶻 都督拽里敦來朝,可汗仁美貢鏤劍琈玉、良馬百駟、 瑤寶轡舟、鹽罽GJfont、玉狻猊、白貂鼠、犛牛尾、騊駼革。 九月,契丹使粘木孤來獻牛、馬、犬、腊顛騱十駟。 天福五年,湖南來貢。詔罷雒陽京兆進瓜果。又迴鶻 契丹及錢元瓘來貢。

按《五代史·高祖本紀》不載。 按《冊府元龜》:五年二月 戊申,湖南進臥輦一乘、御衣一襲,與鳳文之靴、龍玉 之帶。四月,詔罷雒陽、京兆進苑囿瓜果,憫勞人也。 又按《冊府元龜》:五年正月,迴鶻可汗仁美遣都督石 海金來朝,貢良馬百駟、白玉百團,謝冊命也。十月,契 丹使舍利來聘,致馬百匹,及玉轡鏤鞍、氈裘弧矢、組 繡櫜鞬等。

按《十國春秋·吳越文穆王世家》:五年冬十月,王貢晉 謝恩金器三百兩、白金八千兩、金條紗五百疋、綿五 萬兩。

天福六年,詔停令節謝賀。湖南、吳越、福州、荊南俱來 貢。殿中監劉政思進竹牛角,殿中省進麝香等物。 按《五代史·高祖本紀》不載。 按《冊府元龜》:六年八月 甲寅,湖南遣使進金銀器及方物。十月己丑,吳越王 錢元瓘進金帶一條、金器三百兩、銀八千兩、綾三千 疋、絹二萬疋、金條紗五百疋、綿五萬兩、茶三萬斤,謝 恩加守尚書令。辛卯,又進象牙、諸色香藥、軍器、金裝 茶床、金銀稜、磁器、細茶、法酒事件萬餘。甲午,湖南貢 諸色香、藥、蠟、面、含膏茶。壬子,福州王延羲遣使進銀 四千兩、象牙二十株、葛五十疋、乾薑、蕉乳香、沉香、玳 瑁諸物,謝恩加官,別進端午節銀一千兩、細葛二十 疋、海蛤靴裁扇子等物。又進茶五千斤。福建、兩浙隔 閡,淮南陸道不通,歲以海船來往,風濤無常,故凡節 度申貢或先時,或不及時也。癸丑,福建進度支戶部 商稅葛八千八百八十疋。十一月戊午,殿中監劉政 思進竹牛角五對。壬申,荊南遣使進金器一百兩、御 衣段羅綾絹一百五十疋、白龍腦香二斤、九鍊純鋼 金花手劍二口,謝恩賜御馬。別進賀冬至銀五百兩。 己卯,殿中省進麝香、熊膽、熊蹯,從舊制也。丁酉,湖南 遣使獻吉貝等三千疋、白蠟一萬斤、朱砂五百斤,并 諸香藥五千餘斤,別進漆器萬餘事。 又按《冊府元 龜》:六年正月,詔曰:朕自御寰區,每思黎庶,貴除聚斂, 以活疲羸。訪聞遐僻邊境之州,或無公廨利用之物。 每因節序,亦備於貢輸。輟官吏之俸錢,率鄉園之人 戶。雖云奉上,其奈害公。今後冬年、寒食、端午、天和節 及諸色謝賀,所屬州縣處,俱不得進奉。

天福七年,張彥澤、契丹、荊南來貢。出帝即位,景延廣、李守貞、郭謹、錢弘佐、劉知遠、王延羲及迴鶻來貢。 按《五代史·出帝本紀》:七年六月乙丑,出帝即位。八月 庚申,天平軍節度使景延廣、義成軍節度使李守貞、 彰德軍節度使郭謹,進錢粟助作山陵。十二月庚午, 北京留守劉知遠進百頭穹廬。

按《冊府元龜》:七年三月戊寅,涇州節度使張彥澤到 闕,進朝見謝恩馬九匹,又進馬五十匹,并銀鞍轡、黑 漆銀錢子、馬面人、鐵甲、弓箭袋、渾銀裝劍共五十副。 又進駱駝二十頭。己卯,又進馬五十匹,供御金鍍銀 鞍轡一副。庚辰,又進馬五十匹,金鞍轡全,人馬甲弓 箭各五十副。彥澤在前任,擅討吐蕃部族,為其所敗。 遂括境內馬千餘匹,以補其數。至是頻有是獻。四月 己巳,新授龍武軍大將軍張彥澤進謝恩馬十匹。五 月甲申朔,荊南遣使進賀端午白金、茜緋、簟扇等物。

又按《冊府元龜》:少帝以天福七年七月即位。十一

月,兩浙錢弘佐,遣使進鋌銀五千兩、絹五千疋、絲一 萬兩,謝恩封吳越國王。又貢細甲、弓、弩、箭、扇子等。又 貢蘇木二萬斤、乾薑三萬斤、茶二萬五千斤,及祕色 磁器、鞋履、細酒、糟薑、細紙等。回鶻托都督已下進碙 砂千八百斤、犛牛尾一千斤、白布一萬疋、斜褐一百 段、玉梳、玉裝刀子等物。十二月,福建王延羲遣使進 鋌銀二千兩、花鼓六面,謝降恩命。又進象牙十株、紅 蕉二百疋、蟬紗二百疋、餅香、沉香、煎香共六百斤,胡 椒六百斤、肉豆蔻三百斤、箭榦二萬隻,謝賜國信。又 進鋌銀四千兩、貢蕉二十疋、海蛤十斤、扇子、靴裁具 等,充端午、天和節、正冬獻賀。又直進鋌銀一千兩、葛 一萬疋、細蕉二百疋、粉薑五千斤、象牙十株、蠟面茶 二百斤、大茶五千斤。又進鹽鐵度支戶部三司葛一 萬六千六百疋,及諸口味等。 又按《冊府元龜》:七年 二月,契丹遣使大卿以下三十一人來聘,獻馬及方 物。三月,吐渾使慕容金進已下十四人,見進馬十匹。 迴鶻都督來朝,獻馬三百匹、玉百團、玉帶一。

出帝天福八年,契丹、杜重威俱獻馬。張瓘奏膠西民于希得蛇珠以獻。编辑

按《五代史·出帝本紀》不載。 按《冊府元龜》:八年七月 壬午,契丹迴圖使喬榮通、郝在殷到關,各進馬一匹。 十月,鎮州節度使杜重威直進馬五十匹。十一月,密 州刺史張瓘奏:膠西縣孝行鄉諸城村百姓于希,得 蛇吐珠一顆,進之。時無慰答,亦無錫賚,議者非之。

開運二年,迴鶻湖南淮南來貢。编辑

按《五代史·出帝本紀》不載。 按《冊府元龜》:開運二年 十月,湖南進供御細絹六千疋、衣著白羅一百疋、筒 卷白羅十疋、錦綺褥面十床、錦綺背十合。淮南進羅 縠一百疋,謝恩賜御馬。 又按《冊府元龜》:二年二月, 迴鶻可汗進玉團獅子、玉鞍、碙砂、紅鹽、野駝峰、安西 白GJfont、膃肭臍、大鵬砂、羚羊角、犛牛尾、貂鼠等物。 開運三年,翟光業、侯益、焦繼勳、安審信、劉景巖、李從 曮、錢弘佐來貢。

按《五代史·出帝本紀》不載。 按《冊府元龜》:三年九月, 前青州防禦使翟光業進絹一千疋、綿三千兩、絲七 千兩。十月,河府侯益進馬五十匹。是月,陝府焦繼勳 進馬四十匹、絹一千疋。是月,華州安審信進馬四十 匹。太子太師致仕劉景巖進馬三十匹。鳳翔李從曮 進馬四十匹。十月,兩浙錢弘佐進謝恩授守太尉冊 命銀五千兩、綾五千疋、絹一萬疋,又茶一萬八百斤、 腦源茶三萬四千斤,又進乳香、黃散香共一千斤,又 進乾薑三萬斤、蘇木三萬斤、箭笴一萬莖、諸色戎仗 等物。又進啟聖節金大排方座龍腰帶一條、御衣一 襲、十六事金花銀器一千五百兩、御服錦綺綾羅五 百疋。

後漢编辑

高祖天福十二年,高從誨獻賀登極物。编辑

按《五代史·高祖本紀》:開運四年二月辛未,皇帝即位, 稱天福十二年。

按《冊府元龜》:天福十二年,荊南高從誨賀登極,進金 花銀器一千兩、異紋綺錦法錦三百疋、筒卷白羅二 百疋、白花羅一百疋、絨毛煖座兩枚、九鍊純鋼手刀 一口。

隱帝乾祐元年,高從誨、馬希廣、希萼、史弘肇、兩浙、回鶻、于闐並來貢。給事中呂延休奏請貢物,宜令自出腳乘,庶不擾民。编辑

按《五代史·隱帝本紀》不載。 按《冊府元龜》:乾祐元年 六月壬寅,高從誨貢金器二百兩、銀器千兩、細綿五 十疋、繡錦六銖五十段、羅二百疋、龍腦二斤,以首過 自新,故書。十月丁酉,湖南馬希廣貢除夜遊春圖、女 俠畫障、真珠枕、及端午金銀雕裝物色。帝年未及冠, 服玩好奢,嘗為七寶枕、玉枕、玉缸缾盤之類,而湖湘 貢侈物,益蕩其心。十一月,兩浙貢茶三萬四千斤及 香藥兵仗。湖南貢茶五萬斤。十二月癸未,史弘肇獻 錢萬緡馬二十匹,以助軍討叛。又朗州節度馬希萼 獻銀器千五百兩,降詔獎。仍諭之云:所修職貢,舊有規程。念航深梯險之勞,重違卿意。在誘善勸忠之 道,本實朕心。今後凡有進獻,可與希廣商量,庶葉雍 和,不爽體制。 又按《冊府元龜》:呂延休為給事中,乾 祐元年上言:臣見前朝閩浙入貢物色,下船之後,官 差腳乘搬送到京,臣悉諳知害民尤甚。比來貢奉自 是勤王,差擾貧民,貢之何益。以臣管見,凡此數處貢 物,並令自出腳乘,不困貧民,於理無爽。 又按《冊府 元龜》:元年五月,迴鶻可汗遣使入貢獻馬一百二十 匹、玉鞍轡、玉團七十三、白GJfont百二十七、貂鼠皮二百 四十六、犛牛尾一百四十八、玉GJfont鞢三百三十四。又 羚羊角、碙砂諸藥。于闐國遣使朝貢。

乾祐二年,中書舍人劉濤上言:諸道貢賦,有未便者, 許上書論列,以協物宜。馬希廣來貢。宰相侍衛等官 俱獻馬。

按《五代史·隱帝本紀》不載。 按《冊府元龜》:劉濤為中 書舍人,乾祐二年,上言:方鎮之內,土俗不同。山澤川 原,租賦各異。任土作貢,蓋便黎民。臣恐天下稅賦,上 供土產各異,恐於調度,或未便安。請敕諸道州府,於 所部之內,貢賦供輸,有未便,特許上書請列,以協物 宜。 又按《冊府元龜》:二年九月壬寅,湖南馬希廣獻 絹二萬疋、銀一萬五千兩、玳瑁、寶裝龍鳳板床、盤龍 椅子、蹋床子、銀戲龍二、銀食器六十八事、真珠花、銀 果子,其銀其千兩。是年,宰相侍衛使三司使以犬戎 犯河朔,獻馬自三匹至二十匹。

乾祐三年,郭威進添都馬。錢俶貢謝恩綾絹銀器等 物。

按《五代史·隱帝本紀》:三年春正月丙午,郭威進添都 馬。

按《十國春秋·吳越忠懿王世家》:乾祐三年冬十月,王 貢漢謝恩綾絹二萬八千疋、銀器六千兩、綿五萬兩、 茶三萬五千觔、御衣二襲、通犀帶、戲龍金帶各一圍。

後周编辑

太祖廣順元年,詔減諸道所貢口味。高保融、袁義、宰相馮道以下、史弘福、慕容彥超、武行德等,獻賀登極,賀皇太子授節鎮,及冊德妃諸典禮。回鶻來貢。编辑

按《五代史·太祖本紀》不載。 按《冊府元龜》:廣順元年 正月庚辰,御扎宣示群臣曰:朕以眇末之身,託王公 之上,深懼弗類,撫躬匪遑,豈可化未及人而過自奉 養,道未方古而不知節量。與其耗費以勞人,曷若儉 約而克己。昨者所頒赦令,已述至懷。宮闔服御之所 須,悉從減損;珍巧纖奇之厥貢,並使寢停。尚有未該, 再宜條舉。應天下州縣舊貢滋味食饌之物,所宜除 減。其兩浙進細酒、海味、薑瓜,湖南枕子茶、乳糖、白沙 糖、橄欖子,鎮州高公米、水梨,易、定栗子,河東白杜梨、 米粉、菉豆粉、玉屑粹子GJfont,永興玉田紅花GJfont米、新大 麥GJfont,興平蘇小栗子,華州麝香、羚羊角、熊膽、獺肝、朱 柿、熊白,河中樹紅棗、五味子、輕餳,同州石鏊餅,晉、絳 蒲萄、黃消梨,陝府鳳棲梨,襄州紫薑、新筍、橘子,安州 折粳米、糟味,青州水梨,河陽諸雜果子,許州御李子, 鄭州新筍、鵝梨,懷州寒食杏仁,申州蘘荷,亳州草薢, 沿淮州郡淮白魚,如聞此等之物,雖即出於土產,亦 有取于民家,未免勞煩,率多糜費。至時,奔迫以來獻, 逐歲收斂,以為常所奉止于朕躬,所損被于甿庶。加 之力役負荷,馳驅道途,積于有司之中,甚為無用之 物,此而不止,孰曰知微其常貢上件物色,今後並不 許進奉。諸州府更有舊例所進食味,其未該者,宜奏 取進止。此外猶有數處時新之物,不敢全罷。蓋或奉 于太后,薦于祖宗,苟至悉除,恐隳常敬。告于中外,宜 副朕心。帝常于便殿謂樞密使王俊曰:語云:飢者不 厭糟糠,寒者不厭裋褐。是知充飲禦寒,取足而已。存 理路者,亦不可以貴賤易其操。朕少孤微,艱辛備歷, 逢時喪亂,享帝王之位,安敢過自奉養,以困黎民。卿 可為予疏錄前代州府所獻滋味時果之類,不便于 民者,一切減省之。故有是詔。二月,鄭州吳處裕言:州 貢除新筍、鵝梨之外,今進櫻桃。敕命不該令取進止。 敕此後勿獻。 又按《冊府元龜》:元年正月,荊南高保 融貢銀一千兩、法錦二十疋,賀登極。癸巳,寒食節,帝 出元化門,設御幄,遙拜諸陵。開封府袁義獻熟羊酒 食。丁巳,宰臣馮道已下獻馬,賀皇太子授鎮寧軍節 度使。己未,昭義常思貢錢三十萬,賀太子鎮澶州。又 直進錢二千五百貫、布二千五百疋、粟七千石。故史 弘肇弟弘福貢馬五匹、錦綵五百疋,謝禮葬兄弘肇。 漢末,弘肇、楊邠、王章遇害帝,葬以王禮喪事,並官給。 四月,宰臣、樞密宣徽使各獻馬,賀冊德妃。荊南高保 融貢銀二千兩,謝加恩。別進請開宴絹一千疋、金酒 器重五十兩、素羅花羅花縠子各百疋、長金線絨毛 暖十二。壬子,兗州慕容彥超獻龍鳳鞍轡、御馬縑帛, 賀冊德妃。高保融又貢端午銀絹、青羽扇等。五月甲 子,鎮州武行德來朝,獻粟二萬石。七月,邠州侯章進 馬三十匹。甲申,慕容彥超上章謝賜西京興教坊第 一區,長男衙內指揮使繼勳遙領明州刺史,次男繼雲轉官,進絹千疋絲三千兩,別進永壽節祝壽絹二 千疋。十二月,荊南獻銀五百兩。慕容彥超獻馬二匹, 皆賀正也。 又按《冊府元龜》:元年二月,西州迴鶻遣 都督來朝,貢玉大小六團一團、碧琥珀九斤、白GJfont布 一千三百二十九段、白褐二百八十段、珊瑚六樹、白 貂鼠皮二千六百三十二、黑貂鼠皮二百五十、青貂 鼠皮五百三、舊貂鼠襖子四、白玉環子、碧玉環子各 一、鐵鏡二、玉帶鉸具六十九、玉帶一、諸香藥稱是。迴 鶻遣使摩尼貢玉團七十七、白GJfont段三百五十、青及 黑貂鼠皮共二十八、玉帶、玉鞍轡鉸具各一副、犛牛 尾四百二十四、大琥珀二十顆、紅鹽三百斤、梧桐淚 三百九十斤,餘藥物在數外。

廣順二年,高行周、潞州民張紹先等、鄭孔璋、鄆、澶、宋、 許四鎮、許進、王晏、符彥卿、扈彥珂、王殷等,俱于行在 獻物。常思、高懷德、馮繼業、定州錢弘俶、申師厚、史孔 福、裴巽、李崇本、王進、侯章各獻物。帝卻侯章所獻開 宴銀絹,俾為準式。迴鶻來貢。

按《五代史·太祖本紀》不載。 按《宋史·侯章傳》:乾祐初, 鎮邠州。周初,加兼侍中。廣順二年入朝,獻銀帛,請開 宴,周祖謂左右曰:諸侯來朝,天子自當錫宴,以申愷 樂,豈俟其貢奉為之耶。命復賜之。仍令有司自今藩 鎮有進奉者勿受。

按《冊府元龜》:二年三月,迴鶻遣使每與難支使副骨 迪歷等十二人來朝,貢玉團三、珊瑚樹二十、琥珀五 十斤、貂鼠皮、毛褐、白GJfont、岑皮靴等。 又按《冊府元龜》: 二年十月,右參議大夫裴巽、右監門大將軍李崇本, 皆自兩浙使迴,見進綾絹犀牙。帝以海路艱險,使臣 復命,不欲更令進貢,卻,令賜之。十二月,邠州侯章獻 銀千兩、馬七匹,上壽。不納。又進請開宴絹千疋、銀五 百兩。太祖顧侍臣曰:諸侯入朝,帝王自備宴,以申魚 水之樂。豈俟貢奉,然後致宴。其侯章所進請開宴銀 絹,宜卻,賜之。今後諸侯入朝,更有如此進奉,亦當不 受。 又按《冊府元龜》:二年三月,鄆州高行周,進助軍 絹五千疋,并戎裝器仗五百事。四月丁未,潞州襄垣 縣民張紹先等八人,詣闕,獻羊酒,以除放去年殘稅, 謝恩也。五月,車駕親征兗州,次曹州,鄭孔璋獻銀射 GJfont百雙、衣著三百疋。鄆、澶、宋、許四鎮各獻茶藥。是月 甲子旦,次成武,鄆州高行周自鎮來朝,貢絹三十疋, 及器械。單州許進來朝,獻食。丙寅,次張康鎮,徐州王 晏來朝,進馬七匹。戊寅,青州節度使符彥卿來朝,獻 馬十三匹。己卯,又進錦綵三千疋、軍糧萬石。六月丁 亥,迴次鄆州,高行周進錢絹,請開宴。又進車駕巡幸 絹五千疋、錢五百萬。戊子,宴于行宮。行周以金酒器 鞍馬為壽。辛卯,次澶、濮、滑州,扈彥珂來朝,王殷獻馬 十匹,三千金酒器。八月,昭義節度使常思來朝,獻絹 三千疋、銀千兩、粟二萬斛、草三萬圍。九月戊午,故高 行周男,前鄆州衙內指揮使高懷德,進馬五十五匹。 壬戌,靈武節度使留後馮繼業獻馬百匹,謝弔祭定 州進所獲契丹馬六千一百匹。十一月甲寅,兩浙錢 弘俶遣判官貢奉御衣犀帶、金銀裝兵仗、金銀器、綾 絹、茶、香、藥物、祕色磁器、鞍屐、海味、酒等。涼州申師厚 進馬一百一十六匹。詔還其直。閑廄使史孔福獻馬, 謝卻,賜涇州物產。十二月,鄭州防禦使王進以迎侍 母親到郡獻馬謝恩,進母先往易州,離兵革,失其所 在,近於北蕃訪獲而歸之。故喜而稱謝。戊子,邠州侯 章罷鎮至闕,獻馬百匹、絹五千疋。

廣順三年,兵部言諸道貢物違敕。至正旦後到者,移 本州勘責。從之。各鎮進開宴銀絹者,俱不納。王峻、符 彥卿、高紹基、高懷德、常思、趙暉、牛師厚、薛懷讓、安審 琦、錢弘俶、史懿、王萬敢、回鶻、西天僧薩滿多等族,俱 來貢。

按《五代史·太祖本紀》不載。 按《冊府元龜》:三年正月 甲子,前安州節度使王令溫進開宴絹五百疋、教坊 二百疋,不納。二月,前鄧州節度張彥成獻錢七千萬, 請開宴,不納。四月丁巳,鳳翔節度趙暉進奉錢絹,請 開宴,不納。壬申,前同州節度使薛懷讓進請開宴錢 一百萬,不納。八月戊申,邢州節度劉詞獻開宴錢,不 納。十一月甲辰,兩浙回使千牛大將軍賈延勳、副使 太府少卿李玭等、千牛將軍安崇贊,獻犀牙綾絹,不 納。 又按《冊府元龜》:三年正月,樞密使王峻獻戰馬 二十匹,宰臣獻三司李穀所傷臂,漸損,難任,拜起進 朝見馬,親除。天平軍節度使符彥卿進謝近鎮馬十 匹、帛二十疋,及軍器等。丁卯,朗州獻茶二萬斤。宰臣 樞密宣徽內諸司使、禁軍將較諸藩鎮,皆進奉賀皇 子嘉禮。二月,延州衙內指揮使高紹基獻馬四十二 匹。紹基父死,擅知軍政,潛有覬望。及軍屯近鎮,故懼 而獻奉。三月,又獻馬五十匹、駝三十頭、銀千兩、金器 百兩。三月,高懷德進絹三千疋、銀三千兩、金酒器六 副、馬十五匹。敕賜亡父行周諡及立碑。四月丙寅,宋 州節度使常思入朝,獻縑銀匹兩各二千五百大絁、 綾五百疋。又鳳翔趙暉來朝,進馬一百一十七匹、絹五千疋、銀五千兩。賜襲金帶。又西涼州節度使牛師 厚,遣都知兵馬使拓跋貞美等四十九人,朝貢駝馬。 又鳳翔趙暉進牽櫳官衙隊一百九十五,又進絹三 千疋、金三百兩。五月甲申,宴於廣政殿。宋州常思獻 上壽金酒器,同州薛懷讓獻銀五百兩、馬五匹。十一 月乙巳,襄州安審琦獻銀萬兩,助郊祭。乙亥,兩浙錢 弘俶貢謝恩綾絹二萬八千疋、銀器六千兩、綿五萬 兩、茶三萬五千斤、御衣兩襲、通犀帶、戲龍金帶、香藥、 磁器、銀裝甲仗、法酒、海味等。戊寅,涇州節度使史懿 朝見,獻駝馬二百、銀千兩。癸卯,鄭州防禦使王萬敢 獻助郊祭絹二千疋。 又按《冊府元龜》:三年正月,兵 部尚書言:管諸道州府貢物,據元敕諸道州府,合輸 土貢,每年冬至後到京,歲前點簡,候正伏於殿廷,樂 懸南排列。如不依期限到京者,本州錄事參軍殿,罰 勾押官典各科斷,當司每年坐敕文告報,催促去年 冬諸州府輸貢物,違敕限者,丹、絳、登、曹等四州,直至 今年正月一日後方送貢物,其本官典合行殿責,欲 移本州勘責。從之。 又按《冊府元龜》:三年正月,迴鶻 入朝使獨呈相溫,貢白GJfont段七百七十、玉團一、珊瑚 片七十。十一月,西天僧薩滿多等十六族貢馬。 又 按《冊府元龜》:廣順六年六月,大名府王殷貢絹萬疋。 棣州何祿進獻供用羅綺二千五百疋。荊南高保融 進白龍腦、法錦、金酒器、紅六銖段五十、白羅、花羅、熟 縠、鹿胎、褲段、六銖襜面等各一百,九鍊神鋼陷金銀 刀劍各一。十二月辛亥,諸州府進南郊助祭鞍馬、綵 帛、金銀等。查廣順四年,即世宗顯德元年,並無六年。係冊府誤刻。姑附廣德之末,以待証正

世宗顯德元年,王演進馬刀劍,不納。迴鶻來貢。编辑

按《五代史·世宗本紀》不載。 按《冊府元龜》:顯德元年 正月,通事舍人王演高麗復命,進黑水馬、新羅刀劍。 不納。二月,迴鶻朝貢使以寶玉進上。

顯德二年,錢俶遣陳彥禧入貢。

按《五代史·世宗本紀》不載。 按《十國春秋·吳越忠懿 王世家》:顯德二年十二月,王遣元帥府判官陳彥禧 入貢於周。

顯德三年,高保融、錢弘俶來貢。南唐主遣使奉貢請 罷兵。

按《五代史·世宗本紀》不載。 按陸游《南唐書·元宗紀》: 保大十四年即周顯德三年二月,帝遣泗州牙將王承朗奉 書至徐州,求成於周,稱唐皇帝奉書於大周皇帝,願 以兄事,歲獻方物。不報。己卯,遣翰林學士鍾謨、大理 院學士李德明使周,奉表,至下蔡行在,貢金器千兩、 銀器五千兩、錦綺紋帛二千疋,及御衣、犀帶、茶、藥,又 奉牛五百頭、酒二千石,犒軍,請罷兵。

按《冊府元龜》:三年二月丁亥,荊南節度使高保融進 御衣、金帶、九鍊純鋼手刀、弓、箭等。十一月丙辰,吳越 王錢俶進銀五千兩、綾一萬疋。又進天清節金花銀 器千五百兩,又御服、金帶、錦綺、綾羅等。

顯德五年,南唐國主約輸歲貢,帝幸揚州,吳越王錢 俶數奉貢。占城來貢。

按《五代史·世宗本紀》不載。 按《陸游·南唐書》:交泰元 年,帝遣閤門承旨劉承遇上表,歲輸土貢數十萬。 按《冊府元龜》:五年九月,占城國王釋利因德漫,遣其 臣蕭訶散等,來貢方物。中有灑衣薔薇水一十五琉 璃瓶。言出自西域,凡鮮華之衣,以此水灑之,則不黦, 而復郁烈之香,連歲不歇。又進猛火油八十四琉璃 瓶,是油得水而愈熾,彼國凡水戰,則用之。 又按《冊 府元龜》:五年二月,幸揚州。壬申,吳越王錢俶進御衣、 犀帶、綾絹、白金、香、藥等。又進供軍稻米二十萬石。四 月,吳越王錢俶進綾絹各二萬疋、銀一萬兩,稱謝恩 賜國信。閏七月癸丑,吳越王錢俶遣使朝貢,進銀五 千兩、絹二萬疋、銀器三千兩、細衣段二千連。又御衣、 盤龍犀帶等。八月,吳越王錢俶進銀五千兩、絹萬疋, 稱賀車駕還京。又進龍船一隻、天祿船一隻,皆以白 金飾之。帝幸新河亭,命宰臣及從官已下,觀吳越所 進龍舟。時京師庶士,觀者如堵。十一月,吳越王錢俶 進茶三萬四千八百斤、綿五萬兩及香藥器甲等。十 二月,吳越王錢俶進銀五千兩、絹三萬疋、綿十萬兩, 稱謝恩賜國信。又進賀正錢一千貫、絹一千疋。 顯德六年,甘州回鶻來獻玉,卻之。高麗、女貞、占城及 南唐李璟、吳越元德昭等來貢。

按《五代史·世宗本紀》:六年三月己酉,甘州回鶻來獻 玉,卻之。 按《冊府元龜》:六年三月己酉,回鶻到闕,進 玉及碙砂,皆不納。所入馬,量給價。時帝以玉之為用, 無濟於軍國。故因而卻之。 又按《冊府元龜》:六年正 月,高麗國王王昭,遣使臣王子佐烝王兢、佐尹皇甫 魏光等,來進名馬及織成衣襖、弓劍器甲等。女貞國 遣使阿辨等來貢方物。六月,占城國進奉使莆訶散, 以雲龍形通犀帶一條、菩薩石一片上進。八月,高麗 國王遣使朝貢,兼進《別序孝經》一卷、越王《孝經新義》 八卷、《皇靈孝經》一卷、《孝經雌圖》二卷。十一月,高麗復 遣使貢銅五萬斤、白水精各二千顆。按《十國春秋·南唐·元宗本紀》:顯德六年夏六月遣紀 公從善與鍾謨入貢於周 又按《十國春秋·南唐·鍾 謨傳》:謨為翰林學士,進戶部侍郎。保大中,周師南侵, 淮右危急。元忠遣模偕李德明,使軍前奉表,并獻御 服金銀器茶藥,及牛酒犒師,請息兵修好。周世宗不 許。既又願獻濠、壽等六州,以求成。世宗復不許。謨請 遣德明歸,取表盡獻淮南十四州地,國為附庸。世宗 始許之。 按《李德明傳》:德明初為兵部員外郎,保大 中,遷工部侍郎、文理院學士。周世宗南侵,元宗初遣 泗州牙將王承郎,齎書抵徐州,請以兄事周,歲輸財 貨,以助軍費,願息兵修好。世宗不報。元宗乃遣德明 副謨,使軍前,獻服御、金銀器具、繒錦及羊酒,犒師,且 請稱臣,奉朔。世宗知二人素辯口詭,欲遊說以和解。 乃大陳兵衛戈戟以見之。厲色謂曰:爾主既唐室苗 裔,宜知禮義異於他國。朕止隔一水,未嘗遣一介通 好,惟航海通契丹,此何禮也。且汝輩欲說我令罷兵 耶。我非六國愚主,豈汝口舌能移也。歸語爾主,亟來 見朕,再拜謝過,則無事矣。不然,朕欲往觀金陵城,借 府庫以勞軍。汝君臣得無悔乎。明與謨戰栗不敢言, 惟曰:寡君震畏天威,願獻濠、壽、泗、楚、光、海六州,更輸 金帛百萬。世宗欲盡得江北之地,意不可止。德明見 兵勢日加,國事不支。因與謨定議,請歸,取本國表,盡 以江北地割獻周,與唐畫江為界。世宗始許之。遣德 明與王崇質還,崇質蓋與孫晟繼使周者也。 按《十 國春秋·吳越元德昭傳》:德昭拜丞相,顯德六年,偕吳 延福入貢於周,專對稱旨,禮待有加。

遼一编辑

太祖二年,幽州獻瓜。编辑

按《遼史·太祖本紀》:二年秋八月壬子,幽州進合歡瓜。 三年,幽、鎮屬州及惕隱涅古滾來貢。

按《遼史·太祖本紀》不載。 按《續文獻通考》:三年三月, 幽、鎮、魏、定等州來貢,惕隱涅古滾進白糧。

七年冬十月戊寅,和州回鶻來貢。

按《遼史·太祖本紀》云云。

九年,新羅、高麗、吳越來貢。

按《遼史·太祖本紀》:九年冬十月戊申,新羅遣使貢方 物,高麗遣使進寶劍,吳越王錢鏐遣滕彥休來貢。

神冊元年,吳越王來貢。编辑

按《遼史·太祖本紀》:神冊元年六月庚寅,吳越王遣滕 彥休來貢。

神冊三年,晉及各國來貢。

按《遼史·太祖本紀》:三年二月癸亥,晉、吳越、渤海、高麗、 回鶻、阻卜、党項及幽、鎮、定、魏、潞等州各遣使來貢。 神冊五年,吳越來貢。

按《遼史·太祖本紀》:五年夏五月丙寅,吳越王復遣滕 彥休貢犀角、珊瑚授官以遣。

天贊二年,吳越、波斯來貢。编辑

按《遼史·太祖本紀》:天贊二年夏四月己酉,吳越王遣 使來貢。六月辛丑,波斯國來貢。

天贊三年,大食、回鶻來貢。

按《遼史·太祖本紀》:三年九月癸亥,大食國來貢。是月, 回鶻霸里遣使來貢。

天贊四年,回鶻、日本、高麗、新羅來貢。

按《遼史·太祖本紀》:四年四月癸酉,回鶻烏母主可汗 遣使貢謝。冬十月庚辰,日本國來貢。辛巳,高麗國來 貢。十一月己酉,新羅國來貢。

天顯元年,高麗、濊貊、鐵驪、靺鞨來貢。编辑

按《遼史·太祖本紀》:天顯元年二月丁未,高麗、濊貊、鐵 驪、靺鞨來貢。

太宗天顯二年,女直來貢。编辑

按《遼史·太宗本紀》:元年,太祖崩。明年,女直遣使來貢。 天顯三年,女直等國來貢。

按《遼史·太宗本紀》:天顯三年春正月己未,黃龍府羅 涅河女直、達盧古來貢。二月辛丑,達盧古來貢。五月 己巳,女直來貢。八月丙子,突厥來貢。十一月丙子,鼻 骨德來貢。

按《續文獻通考》:唐于太宗天顯三年十月,遣使進玉 笛及紅牙笙。

天顯四年,女直來貢。

按《遼史·太宗本紀》:四年五月癸酉,女直來貢。十二月 戊申,女直來貢。

天顯五年,人皇王、敵烈德、烏古、吳越王俱來貢。 按《遼史·太宗本紀》:五年三月辛未,人皇王獻白紵。五 月己未,敵烈德來貢。秋七月壬申,烏古來貢。十月甲 辰,人皇王進玉笛。

按《續文獻通考》:吳越王于太宗五年正月,遣使貢犀 角、珊瑚。

天顯六年,烏古、女直、鼻骨德、鐵驪來貢。

按《遼史·太宗本紀》:六年六月壬午,烏古來貢。秋七月 丁亥,女直來貢。八月辛巳,鼻骨德來貢。冬十月丁丑, 鐵驪來貢。天顯七年,吳越、女直、烏古、敵烈德及趙德鈞、阻卜來 貢。

按《遼史·太宗本紀》:七年二月壬申,拽剌迪里使吳越 還,吳越王遣使從,獻寶器。夏四月,女直來貢。六月戊 寅,烏古、敵烈德來貢。秋七月壬寅,唐盧龍軍節度使 趙德鈞遣人進時果。九月庚子,阻卜來貢。十一月丁 未,阻卜貢海東青鶻三十連。

天顯八年,女直、吐谷渾、阻卜、党項、回鶻、烏古來貢。 按《遼史·太宗本紀》:八年春正月戊子,女直來貢。二月 辛亥,吐谷渾、阻卜來貢。夏四月戊午,党項來貢。六月 甲寅,阻卜來貢。甲子,回鶻阿薩蘭來貢。秋七月丁亥, 鐵驪、女直、阻卜來貢。冬十月乙巳,阻卜來貢。辛未,烏 古吐魯沒來貢。十二月丁卯,党項來貢。

天顯九年,党項、南京、女直、鼻骨德來貢。

按《遼史·太宗本紀》:九年春正月丙申,党項貢駝、鹿。己 亥,南京進白GJfont。閏月壬戌,女直來貢。三月癸卯,女直 來貢。五月癸丑,女直來貢。六月己巳朔,鼻骨德來貢。 天顯十年,党項、吐谷渾來貢。

按《遼史·太宗本紀》:十年三月戊午,党項來貢。六月乙 丑,吐谷渾來貢。

天顯十一年,女直、鼻骨德、吐谷渾、烏古來貢。

按《遼史·太宗本紀》:十一年三月庚寅朔,女直來貢。夏 四月癸酉,女直諸部來貢。六月戊午朔,鼻骨德來貢。 乙酉,吐谷渾來貢。秋七月辛卯,烏古來貢。八月丙寅, 吐谷渾來貢。

天顯十二年,晉、太原、南唐、鼻骨德、女直、鐵驪來貢。 按《遼史·太宗本紀》:十二年三月庚申,晉遣使來貢。六 月甲申,晉遣戶部尚書聶延祚等請,歲貢帛三十萬 疋,詔不許。八月庚寅,晉及太原劉知遠、南唐李GJfont各 遣使來貢。九月壬子,鼻骨德來貢。癸亥,木不姑、女直 來貢。癸酉,回鶻來貢。十一月丁卯,鐵驪來貢。

會同元年,室韋、鐵驪、女直、吐谷渾、南唐、晉來貢。编辑

按《遼史·太宗本紀》:會同元年二月壬午,室韋進白麃。 戊子,鐵驪來貢。三月丙寅,女直來貢。夏四月甲申,女 直來貢。丁酉,女直貢弓矢。六月丙子朔,吐谷渾及女 直來貢。辛卯,南唐來貢。八月戊子,女直來貢。庚子,吐 谷渾、烏孫、靺鞨皆來貢。九月庚戌,黑車子室韋貢名 馬。冬十月壬寅,晉遣使進獨峰駝及名馬。

會同二年,晉、女直、南唐、吐谷渾、阻卜、鐵驪、燉煌俱來 貢。

按《遼史·太宗本紀》:二年春正月戊申,晉遣金吾衛大 將軍馬從斌、考功郎中劉知新來貢珍幣,命分賜群 臣。三月戊申,女直來貢。五月乙巳,南唐遣使來貢。丁 未,以所貢物賜群臣。秋七月戊申,晉遣使進犀帶。庚 戌,吐谷渾來貢。八月乙丑,晉遣使貢歲幣,奏輸戌、亥 二歲金幣于燕京。九月甲戌,阻卜阿离底來貢。十一 月丁亥,鐵驪、燉煌並遣使來貢。

會同三年,吳越、奚、女直、晉、南唐、阻卜、室韋來貢。 按《遼史·太宗本紀》:三年春正月戊子,吳越王遣使來 貢。二月己亥,奚王勞骨寧率六節度使朝貢。壬寅,女 直來貢。夏四月丙辰,晉遣使進茶藥。乙丑,南唐進白 龜。五月庚辰,晉遣使進弓矢。八月庚子,阻卜來貢。乙 巳,阻卜、黑車子室韋、賃烈等國來貢。甲寅,阻卜來貢。 九月丙戌,晉遣使貢名馬。戊子,女直及吳越王遣使 來貢。冬十月庚申,晉遣使貢布。

會同四年,南唐、晉、鐵驪、吳越、阻卜、女直來貢。

按《遼史·太宗本紀》:四年春正月丙子,南唐遣使來貢。 二月甲辰,晉遣使進香藥。丙子,鐵驪來貢。己未,晉遣 楊彥詢來貢。三月癸酉,晉以許祀南郊,遣使來謝,進 黃金十鎰。夏四月己卯,晉遣使進櫻桃。秋七月壬申, 晉遣使進水晶硯。八月庚子,晉遣使進犀弓、竹矢。冬 十月癸卯,吳越王遣使來貢。十一月庚午,阻卜來貢, 以其物賜左右。丙子,鴨淥江女直來貢。十二月戊戌, 晉遣王升鸞來貢。

會同五年,鼻骨德、鐵驪、晉、徒睹古、素撒、阻卜、女直來 貢。

按《遼史·太宗本紀》:五年二月乙未,鼻骨德來貢。夏四 月甲寅朔,鐵驪來貢,以其物分賜群臣。丙子,晉遣使 進射柳鞍馬。六月癸丑朔,晉齊王重貴遣使來貢。丁 巳,徒睹古、素撒來貢。七月辛卯,阻卜、鼻骨德、烏古來 貢。八月辛酉,女直、阻卜、烏古各貢方物。

會同六年,晉、吳越、鐵驪、奚來貢。

按《遼史·太宗本紀》:六年二月乙卯,晉遣使進先帝遺 物。三月己卯朔,吳越王遣使來貢。六月丁未朔,鐵驪 來貢。己未,奚鋤骨里部進白麝。辛酉,晉遣使貢金。八 月丁未朔,晉復貢金。十一月甲辰,鐵驪來貢。

會同七年,室韋、紝沒里、要里、鼻骨德來貢。

按《遼史·太宗本紀》:七年六月甲辰,黑車子室韋來貢。 乙巳,紝沒里、要里等國來貢。十月丁未,鼻骨德來貢。 會同八年,回鶻、吐谷渾、鼻骨德、室韋、女直來貢。 按《遼史·太宗本紀》:八年六月戊辰,回鶻來貢。辛未,吐谷渾、鼻骨德皆來貢。辛巳,黑車子室韋來貢。十一月 戊戌,女直、鐵驪來貢。

會同九年,回鶻、女直、烏古來貢。

按《遼史·太宗本紀》:九年春正月庚子,回鶻來貢。丁未, 女直來貢。秋七月癸丑,女直來貢。八月丙寅,烏古來 貢。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