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經濟彙編/食貨典/第186卷

經濟彙編 食貨典 第一百八十五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經濟彙編 第一百八十六卷
經濟彙編 食貨典 第一百八十七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經濟彙編食貨典

 第一百八十六卷目錄

 貢獻部彙考四

  唐三順宗永貞一則 憲宗元和十三則 穆宗長慶四則 敬宗寶曆二則 文宗太

  和七則 開成二則 宣宗大中四則 懿宗咸通三則 僖宗光啟一則 昭宗乾寧二則

   光化一則 天復一則 天祐一則 哀帝天祐二則

  後梁太祖開平四則 乾化二則

  後唐莊宗同光四則 明宗天成三則 長興四則 愍帝應順一則 廢帝清泰二則

食貨典第一百八十六卷

貢獻部彙考四编辑

唐三编辑

順宗永貞元年,憲宗即位。于GJfont進鷹,詔卻之。按《唐書·憲宗本紀》:永貞元年八月乙巳,即皇帝位於太極殿。按《冊府元龜》:元年九月,襄州節度使于GJfont编辑

進鷹,詔卻之。

憲宗元和元年,韓全義子獻女樂,不受。编辑

按《唐書·憲宗本紀》不載。按《冊府元龜》:元和元年八 月,韓全義之子進女樂八人,並入見。帝曰:吾方節約, 以訓天下。宮中妓樂,尚有出者。此獻何為。遂不受。 元和三年正月癸巳,罷諸道受代進奉錢。

按《唐書·憲宗本紀》云云。按《食貨志》:憲宗罷除官受 代進奉及諸道兩稅外搉率。

元和四年,禁諸道旨條外貢獻。裴均進銀器,付左藏 庫。

按《唐書·憲宗本紀》:四年閏月,禁刺史境內搉率、諸道 旨條外進獻。

按《舊唐書本紀》:四年夏四月壬午,裴均進銀器一千 五百兩,以違敕,付左藏庫。

按《冊府元龜》:四年四月,命中使劉承謙宣副度支:近 有敕文,不盡進奉。其山南東道節度使裴均所進銀 器六十事,共一千五百六兩,宜准數收管,送納左藏 庫。

元和五年,新羅來貢。

按《唐書·憲宗本紀》不載。按《冊府元龜》:五年十月,新 羅王遣其子來獻金銀、佛像及佛經幡等。上言為順 宗祚福,並貢方物。

元和六年四月,以張茂昭進妓樂女子四十七人,卻 歸之。

按《唐書·憲宗本紀》不載。按《冊府元龜》云云。

元和八年,韓弘進絹,李師道進鶻,吳少陽進馬。 按《唐書·憲宗本紀》不載。按《舊唐書本紀》:八年九月 庚戌朔丙辰,淄青李師道進鶻十二,命還之。乙丑,淮 西吳少陽獻馬三百匹。

按《冊府元龜》:八年八月,汴州節度使韓弘進絹五百 疋。

元和九年,渤海來貢,罷京兆府獻狐兔。

按《唐書·憲宗本紀》:九年十一月戊子,罷京兆府獵獻 狐兔。

按《冊府元龜》:九年正月,渤海使高禮進等三十七人 朝,貢獻金銀佛像各一。十一月,渤海遣使獻鷹鶻。 元和十年,訶陵國來貢。停進鷂子。諸侯貢物助軍者, 不納。

按《唐書·憲宗本紀》不載。按《舊唐書本紀》:十年八月 丙寅,訶陵國遣使獻僧秖僮及五色鸚鵡、頻伽鳥并 異香名寶。

按《冊府元龜》:十年九月,敕澤潞及鳳翔天威軍:每進 鷂子,既傷物性,又勞人力。宜停進。是歲,王師討淮蔡, 諸侯皆貢財助軍。太子賓客干GJfont進銀七千兩、金五 千兩、玉帶二,詔不納,復還。

元和十一年,奚回鶻來貢。詔停令節進奉。

按《唐書·憲宗本紀》不載。按《冊府元龜》:十一年正月, 奚首領來朝,獻名馬。二月,回鶻使獻橐駝及馬。三月, 詔諸道今年端午進奉,宜權停。十月,敕兩路兵戈尚 未寧息,眷言供億,每慮勞煩,將贍軍需,必資省用。其 今年賀冬來年賀正進奉,宜並停。

元和十二年,敕停令節進奉。吐蕃來貢。刺史苗稷進 助軍錢物。帝不納。

按《唐書·憲宗本紀》不載。按《冊府元龜》:十二年二月, 敕:今年端午,進奉,宜權停。八月己巳,處州刺史苗稷 進助軍錢絹及鞋等。詔曰:天下成敗,固有常規。刺史 進錢,固非舊典。恐為後例,弊及疲民。言念于茲,義在 隱惻。其苗稷所進助軍錢絹,共二萬六千疋端,麻鞋 一萬量,宜卻還本州。苗稷將代貧下戶差稅箭一萬 隻,令付本道都團練使收管。辛未,敕:伐叛興師,久勞 于外,饋軍給費,固已為煩。獻賀之儀屢至,諒非朕志, 務從簡約,式表憂勤。其今年冬至及來年元日,諸司 諸道進奉宜停。 又按《冊府元龜》:十二年四月,吐蕃 使論乞髯獻馬十匹,玉腰帶二條,金器十事,犛牛一。 元和十三年,高麗、訶陵國來貢。南詔請貢獻。詔褒美, 不令進獻。王諤子稷進房宅亭榭。按《唐書·憲宗本紀》不載。按《冊府元龜》:十三年四月, 高麗國進樂器及樂工兩部。是年,訶陵國遣使進僧 耆女二人、鸚鵡、玳瑁及生犀等。又按《冊府元龜》:十 三年四月,劍南西川奏,南詔請貢獻,助軍牛羊奴婢 等。帝發詔褒美,不令進獻。荊南節度使王諤之子稷 進永寧里宅,及宣義里亭子。時議以諤起兵,間因緣 際會,累居大鎮,厚殖財貨,營第宅,頗逾侈。又請京兆 府籍坊以廣亭榭,朝廷業以優待,姑容其專。既沒而 入於官司,固其所也。

元和十四年,韓弘、蕭祐、王潛等各有進獻。

按《唐書·憲宗本紀》不載。按《舊唐書本紀》:十四年五 月己亥,韓弘進助平淄青絹二十萬疋,女樂十人。女 樂還之。秋七月辛巳,群臣上尊號韓弘進絁絹二十 八萬疋,銀器二百七十事。九月戊寅,考功郎中蕭祐 進古畫、古書二十卷。

按《冊府元龜》:十四年六月癸丑,韓弘又進女妓二十 人命放歸本道 又按《冊府元龜》:十四年五月,涇原 節度使王潛進銀三千兩,熟絹綾五千疋。涇州密邇 戎境,其土無百姓,其軍皆仰給度支舊矣。至若無名 上獻,雖吳蜀沃富,猶取諸人以干媚,不免于譏責。今 則盜削軍食,以充貢獻,而求恩澤,蓋以時急于財,勢 使然也。七月,左右軍中尉各進錢一萬貫,馬二匹。自 淮右宿兵以來,度支鹽鐵及四方進獻不已。始曰助 軍寇平,則曰賀禮,其后又曰助賞設。及帝加尊號,又 陳獻賀之禮。

元和十五年,穆宗即位,罷申州貢茶。辛祕貢貀,又回 紇來貢,王仲舒進箭。

按《唐書·穆宗本紀》不載。按《舊唐書本紀》:十五年三 月,罷申州歲貢茶。

按《冊府元龜》:穆宗以元和十五年正月,即位。三月,罷 中州歲貢茶,以數少勞人,從觀察使李程之請也。八 月,澤潞節度使辛祕進貀七頭。五坊使進貀八頭,非 常獻也。十二月,江西觀察使王仲舒進臘日箭三千 隻,非常例也。

穆宗長慶元年,劉總進馬。罷諸道貢獻及助軍錢。编辑

按《唐書·穆宗本紀》不載。按《食貨志》:是時,河北兵討 王承宗,於是募人入粟河北、淮西者,自千斛以上皆 授以官。度支鹽鐵與諸道貢獻尤甚,號助軍錢。及賊 平,則有賀禮及助軍設物。群臣上尊號,又有獻賀物。 穆宗即位,一切罷之,兩稅外加率一錢者,以枉法贓 論。然自在藩邸時,習見用兵之弊,以謂戎臣武卒,法 當姑息。及即位,自神策諸軍,非時賞賜,不可勝紀。已 而幽州兵圍張弘靖,鎮州殺田弘正,兩鎮用兵,置南 北供軍院。而行營軍十五萬,不能亢兩鎮萬餘之眾。 而饋運不能給,帛粟未至而諸軍或強奪於道。 按《冊府元龜》:元年,范陽節度使劉總進馬萬五千匹 長慶二年,朱克融表進羊、馬,請價賞軍。又迴紇來貢。 韓紹宗進駝馬銀絹等物。

按《唐書·穆宗本紀》不載。按《舊唐書本紀》:二年五月 戊午,幽州朱克融上表進馬萬匹、羊十萬口,先請其 價賞軍。閏十月丙申,迴紇可汗遣使獻國信四床、女 口六人、葛祿口四人。

按《冊府元龜》:二年九月,鄜坊節度使崔從上言:當管 軍士,因GJfont薪得古銅器十四面,有篆文,隨表獻之。十 二月,韓弘、孫紹宗進亡祖白身口五人,馬十匹,橐駝 十頭,絹五千疋,銀二千錠,及器物刀劍弓箭等。 長慶三年,段文昌進繒羅。敕:服御器用,權停進獻。南 詔進金碧等物,又停貢甜菜海蚶。

按《唐書·穆宗本紀》不載。按《舊唐書本紀》:二年三月, 敕應御服及器用在淮南、兩浙、宣歙等道合供進者, 并端午誕節常例進獻者,一切權停。十一月,停浙東 貢甜菜、海蚶。

按《冊府元龜》:三年二月,西川段文昌進繒羅等四千 八百疋。九月,南詔王兵佺進其國信金碧文祿十有 六品。

長慶四年,敬宗即位,杜元穎進打毬衣。罷貢鷹犬。李 祐進馬。又波斯商進沈香、亭子材。浙西、淮南進銀妝 奩。吐蕃來貢。

按《唐書·敬宗本紀》:四年正月丙子,即皇帝位于太極 殿。三月壬子,罷貢鷹犬。

按《舊唐書本紀》:四年二月庚子,西川節度使杜元穎 進GJfont畫打毬衣五百事,非禮也。三月,詔天下常貢之 外不得進獻。秋七月甲戌,左金吾衛大將軍李祐進 馬二百五十匹。御史溫造于閣內奏彈祐罷使違敕 進奉,祐趨出待罪,詔宥之。九月丁未,波斯大商李蘇 沙進沈香亭子材,拾遺李漢諫云:沈香為亭子,不異 瑤臺、瓊室。上怒,優容之。己巳,浙西、淮南各進宣索銀 妝奩三具。冬十月辛丑,吐蕃貢犛牛,鑄成銀犀牛、羊、 鹿各一。

按《冊府元龜》:四年三月壬子,詔天下常貢之外,更不 得別有進獻。縱節度觀察使入朝,亦不得進奉。諸道監軍,自今以後,在本道並入奏,並不得進獻。天下所 貢奇綾異錦、雕文刻鏤,一事以上,有涉踰制者,悉皆 禁斷。鷹犬之流,本備蒐狩。委所司量留多少,其餘並 解放。仍勒州府更不用進來。

敬宗寶曆元年,王播、薛華、王潛各進絹。昭義監軍使進豽。詔公主郡王無進女口。编辑

按《唐書·敬宗本紀》不載。按《舊唐書本紀》:寶曆元年 秋七月甲辰,鹽鐵使王播,進羨餘絹一百萬疋,仍請 日進二萬,計五十日方畢。播自掌鹽鐵,以正入錢進 奉,以希寵固位,託稱羨餘。物議欲鳴鼓而攻之。 按《冊府元龜》:元年六月,以簡較右僕射兼戶部尚書 薛華為簡較司空,兼河中尹御史大夫,充河中節度 觀察使。華理青、齊有政績,時論方洽。及是進絹萬疋, 旋有此拜。議者甚惜。十月,荊南節度使王潛,於賀冬 進獻常數外,別進絹一萬七千疋。是月,昭義監軍使 進豽三頭。十二月,荊南節度使王潛又進賀正常進 外,別貢綾絹一萬疋。 又按《冊府元龜》:元年六月乙 酉,詔公主、郡王,自今以後,無得進女口。

寶曆二年,王播進絹,李載義進馬鞍,劉從諫進貀。文 宗即位,鳳翔淮南進女樂,不納,停貢纂組雕鏤金筐、 寶飾床榻。

按《唐書·敬宗本紀》不載。按《文宗本紀》:寶曆二年十 二月乙巳,即皇帝位。庚申,停貢纂組雕鏤、金筐寶飾 床榻。

按《舊唐書·文宗本紀》:二年十二月,詔宣纂組雕鏤不 在常貢內者,並停。度支、鹽鐵、戶部及州府百司應供 宮禁年支一物已上,並準貞元元額為定。先造供禁 中床榻以金筐瑟瑟寶佃者,悉宜停造。

按《冊府元龜》:二年七月,鹽鐵使王播進羨餘絹五十 萬疋。十月,幽州節度使李載義進瑪瑙鞍一具。十一 月,昭義節度使劉從諫進貀三頭。 又按《冊府元龜》: 文宗以寶曆二年十一月即位。是月,鳳翔府淮南進 女樂二十四人,放還本道。

文宗太和元年,梁守謙獻馬及玉帶銀器,敕不受。李種進馬鞍。吐蕃來貢。编辑

按《唐書·文宗本紀》不載。按《冊府元龜》:太和元年三 月,右軍中尉梁守謙表請致仕,獻馬五十匹,玉帶五 十條,銀器五擔。敕並不受。太原節度使李種進宣索 馬鞍一百具,奉先朝之命也。四方諸色貢獻,類是者 眾,不復舉。八月,吐蕃使論壯大熱進國信、金銀器、玉 腰帶及馬等。

太和二年,敕諸道進奉折充銀絹,減貢蚺蛇膽。 按《唐書·文宗本紀》不載。按《舊唐書本紀》:二年五月 庚子,敕:應諸道進奉內庫,四節及降誕進奉金花銀 器并纂組文纈雜物,並折充鋌銀及綾絹。其中有賜 與所須,待五年後續有進止。帝性恭儉,惡侈靡,庶人 務敦本,故有是詔。帝與侍講學士許康佐語及取蚺 蛇膽,生剖其腹,為之惻然。乃詔度支曰:每年供進蚺 蛇膽四兩,桂州一兩、賀州二兩、泉州一兩,宜於數內 減三兩,桂、賀、泉三州輪次歲貢一兩。

太和三年,鄆州高從弘奏請進助南郊絹。詔毋獻難 成非常之物。

按《唐書·文宗本紀》:三年十一月,詔毋獻難成非常之 物。

按《舊唐書本紀》:三年十一月,禁止奇貢,云:四方不得 以新樣織成非常之物為獻,機杼纖麗若花絲布繚 綾之類,宜禁斷。敕到一月,機杼一切焚棄。

按《冊府元龜》:三年十月,故鄆州烏重引男從弘奏請 進助南郊絹一萬疋,生馬一百匹。請降中使交領。 太和四年,王起進銀瓶犀帶等物。

按《唐書·文宗本紀》不載。按《冊府元龜》:四年二月,尚 書左丞王起,進亡兄播銀壺瓶百枚玉,及通天犀帶 各一條,刀劍各一口,器杖一副,馬二匹,私白身三人。 有詔,止令受銀瓶刀劍器杖及馬,其白身卻還。翊日 重進,復不受。旋命中使就宅宣白身三人,更不用進 來。

太和五年,詔諸鎮端午,進奉雜綵易以生白綾絹。 按《唐書·文宗本紀》不載。按《舊唐書本紀》:五年春正 月癸亥,詔端午節辰,方鎮例有進奉,其雜綵匹段,許 進生白綾絹。

太和七年春正月壬辰,罷吳、蜀冬貢茶。

按《唐書·文宗本紀》云云。

按《舊唐書本紀》:七年,吳蜀貢新茶,皆於冬中作法為 之,上務恭儉,不欲逆其物性,詔所供新茶,宜於立春 後造。

太和八年,詔進口味外,不得煩苦郵傳。李載義進馬 匹。

按《唐書·文宗本紀》不載。按《冊府元龜》:八年九月,詔 應進奉口味時果進獻之外,不得廣為般次,煩於郵 傳。十一月,太原節度使李載義進楊志誠馬千匹。

====開成元年,停四節進奉,及獻鷙鳥畋犬。盧周仁進羨====餘錢帛,不受。又進詔貯其錢於河陰院,復停河東西 川進酒。

按《唐書·文宗本紀》:開成元年二月乙亥,停獻鷙鳥、畋 犬。

按《舊唐書本紀》:元年正月乙巳,御紫宸殿,宰臣李石 奏曰:陛下改元御殿,人情大悅,全放京兆一年租賦, 又停四節進奉,恩澤所該,實當要切。帝曰:朕務行其 實,不欲崇長空文。閏五月,湖南觀察使盧周仁進羨 餘錢二萬貫、雜物八萬段;不受,還之,使貸貧下戶征 稅。秋七月丙申,湖南觀察使盧周仁進羨餘錢一十 萬貫,御史中丞歸融彈其違制進奉,詔以周仁所進 錢於河陰院收貯。

按《冊府元龜》:元年正月,詔諸道賀正、端午、降誕、賀冬 進奉,起今權停三年。其錢充折放百姓兩稅,所在除 藥物口味茶果外,不得輒有進獻。百司及諸道應宣 索製造,一物已上,並停。二月,敕諸道應以禽鳥畋犬 等上獻者,依舊節例權停三年。所進監軍常進者,如 例。十二月,敕河東每年進葡萄酒,西川進春酒,並宜 停。

開成三年,諸鎮以詔停進奉,放貧下戶租稅。日本來 貢。

按《唐書·文宗本紀》不載。按《舊唐書本紀》:三年十二 月,日本貢真珠絹。

按《冊府元龜》:三年六月,諸道征鎮各奏准詔停進奉, 以放貧下戶租稅。

宣宗大中 年,詹毗國獻象,帝還之。编辑

按《唐書·宣宗本紀》不載。按《冊府元龜》:宣宗初,魏謨 為戶部侍郎、平章事。時詹毗國獻象,謨以其性不安 中土,請還其使,帝從之。

大中七年,興元進犀牛。日本來貢。

按《唐書·宣宗本紀》不載。按《冊府元龜》:七年二月,興 元進犀牛,有詔還之。四月,日本國遣王子來朝獻寶 器、音樂。帝謂宰執曰:近者黃河清,今又日本國來朝, 朕愧德薄,何以堪之。因賜百僚宴,陳百戲以禮之。 大中八年二月,南蠻進犀牛,詔還之。

按《唐書·宣宗本紀》不載。按《舊唐書本紀》云云。

大中九年七月庚申,罷淮南、宣、歙、浙西冬至元日常 貢。

按《唐書·宣宗本紀》云云。

懿宗咸通七年,張義潮進鷹、馬、女子。僧曇延進釋氏書。编辑

按《唐書·懿宗本紀》不載。按《舊唐書本紀》:咸通七年 七月,沙州節度使張義潮進甘竣山青骹鷹四聯、延 慶節馬二匹、吐蕃女子二人。

按《冊府元龜》:七年,僧曇延進《大乘百法明門論》。 咸通八年五月丙辰,禁延慶端午節獻女口。

按《唐書·懿宗本紀》云云。

咸通十四年七月辛巳,僖宗即位。十二月癸卯,罷貢 鷹鶻。

按《唐書·僖宗本紀》云云。

僖宗光啟元年,王鎔獻耕牛、農具、兵仗。编辑

按《唐書·僖宗本紀》不載。按《舊唐書本紀》:光啟元年, 鎮冀節度使王鎔獻耕牛千頭,農具九千,兵仗十萬。

昭宗乾寧元年,李茂貞獻妓女。编辑

按《唐書·昭宗本紀》不載。按《冊府元龜》:乾寧元年正 月,鳳翔李茂貞來朝,獻妓女三十人。

乾寧三年,李茂貞獻錢十五萬。

按《唐書·昭宗本紀》不載。按《舊唐書本紀》:三年十月 戊午,李茂貞上表章請罪,願改事君之禮,繼修職貢, 仍獻錢十五萬,助修京闕。

光化三年,王建奉表貢茶布等。编辑

按《唐書·昭宗本紀》不載。按《蜀檮杌》:光化三年,詔建 私門立戟,加中書令封瑯琊王昭宗還長安,建奉表 貢茶布等十萬。

天復元年,李茂貞進錢。编辑

按《唐書·昭宗本紀》不載。按《舊唐書本紀》:天復元年 四月,李茂貞自鎮來朝,賜宴於壽春殿,進錢數萬緡。

天祐元年,劉隱進香藥。编辑

按《唐書·昭宗本紀》不載。按《冊府元龜》:天祐元年十 二月,廣州劉隱進佛哲國、訶陵國、羅越國所貢香藥。

哀帝天祐二年,停閩中進橄欖子。朱全忠進助郊禮錢。编辑

按《唐書·哀帝本紀》不載。按《舊唐書本紀》:天祐二年 六月丙申,敕:福建每年進橄欖子,比因閹豎出自閩 中,牽於嗜好之間,遂成貢奉之典。雖嘉忠藎,復恐煩 勞。今後只供進臘面茶,其進橄欖子宜停。七月,全忠 進助郊禮錢三萬貫。

按《冊府元龜》:二年六月,以福建每年進橄欖子,敕曰: 禹別九州,秦分百郡,勉務隨方之職,須資利物之源。 朕所以鄙蒟醬於漢朝,慕菁茅於周室,用為儆戒,以 省征徭。福建一道,遠在海隅,嘗勤土貢,每年所進橄欖子,頗甚勞役往來。本因閽豎,生長閩甌,自為耽愛, 率令供進,以為定規。況非薦熟之珍,仍異厥包之禮。 雖彰忠藎,無濟闕如。每年但供進臘面、茶外,不要進 奉橄欖子。永為常例。

天祐三年,廢牛羊司。御廚肉。

按《唐書·哀帝本紀》不載。按《舊唐書本紀》:三年十一 月丙子,廢牛羊司。御廚肉河南府供進,所有進到牛 羊,付河南府收管。

後梁编辑

太祖開平元年,朱友謙、張全義、高季昌、廣州、渤海、契丹俱來貢。编辑

按《五代史·太祖本紀》不載。按《冊府元龜》:開平元年 五月壬午,保義軍節度使朱友謙進百官衣二百副。 其月,廣州進奇寶名藥,品類甚多。河南尹張全義進 開平元年已前羨餘錢十萬貫、紬六千疋、綿三十萬 兩,仍請每年上供定額每歲貢絹三萬疋,以為常式。 荊南高季昌進瑞橘數十顆,質狀甘味,倍勝常貢。且 橘當冬熟,今方仲夏,時人咸異其事,因稱為瑞。十月, 廣州進獻助軍錢二十萬,又進龍腦、腰帶、珍珠枕、玳 瑁、香藥等。十一月,廣州進龍形通犀腰帶、金托裡含 稜玳瑁器百餘副,香藥珍巧甚多。又按《冊府元龜》: 元年五月,渤海王子大昭順貢海東物產。契丹首領 袍笏課哥梅老等來朝。契丹久不通中華,聞帝威聲, 乃率所部來貢。三數年閒,頻獻名馬方物。

開平二年,幽州、福州及諸道節度、契丹各來貢。 按《五代史·太祖本紀》不載。按《冊府元龜》:二年正月, 幽州劉守文進海東鷹鶻、蕃馬、氈罽、方物。九月,福州 貢玳瑁琉璃犀象器,并珍玩、香藥、奇品、海味,色類良 多,價累千萬。十一月,諸道節度、刺史各進賀冬田器、 鞍馬、綾羅等。又按《冊府元龜》:二年二月,契丹王阿 保機,遣使貢良馬方物。五月,契丹國王阿保機,遣使 進良馬十匹,金花鞍轡,貂鼠皮頭冠,并裘男口一名, 蘇年十歲女口一名,譬年十二。契丹王妻亦不進良 馬一匹,朝霞錦金花頭冠、麝香。前國王欽德亦進馬。 其國中節級各羌使進獻,共三十一人,表六封。 開平三年,劉守光、錢鏐及諸道節度使、渤海、契丹俱 來貢。

按《五代史·太祖本紀》不載。按《冊府元龜》:三年四月, 幽州節度使劉守光,進蕃中生異馬一匹,鞍後毛長 五寸,名烏龍。兩浙節度使錢鏐,進睦州大茶三百一 十籠,洞牙弩百枝,桐木槍二千條。賜進奉使紀君武 銀帛有差。是年冬,諸道節度使、刺史咸貢鞍馬銀絹 羅綺賀正。 又按《冊府元龜》:三年三月,渤海王大諲 羌,其相大誠諤朝貢,進兒女口及貂鼠皮、熊皮等。 閏八月,鴻臚寺引進契丹阿保機差首領葛鹿等,進 金鍍鐵甲、金鍍銀甲及水精玉裝鞍轡等物、馬一百 匹。其阿保機母妻各進雲霞錦一疋。

開平四年,福州、廣州、魏博俱進獻。

按《五代史·太祖本紀》不載。按《冊府元龜》:四年五月, 自朔旦至癸巳,內外以午日奉獻巨萬,計馬三千蹄, 餘稱是,復相率助修內壘。時南北征伐,版籍未有定 賦。帝每議營造及節序,無不咸獻。而南方數鎮,入相 調外,山澤魚鹽之利,罕籍於縣官矣。七月,福州貢方 物,獻桐皮扇,廣州貢犀玉,獻船上薔薇水。十月己卯, 新修天驥院帝開宴落成,內外并獻馬,而魏博進絹 四萬疋以為駔價。

乾化元年,兩浙、廣州、安南、福建俱來貢。编辑

按《五代史·太祖本紀》不載。按《冊府元龜》:乾化元年, 兩浙進大方茶二萬斤,琢畫宮衣五百副。廣州貢犀 象奇珍及金銀等,其估數千萬。安南兩使留後曲美。 進筒中蕉五百疋,龍腦、鬱金各五瓶,他海貨等有差。 又進南蠻通好金器六物、銀器十二并乾GJfont綾花繓 越等雜織奇巧者各三十件。福建進戶部多支榷 課葛三萬五千疋。

乾化二年,廣州、福建來貢,郡國各獻郊費。丁審衢獻 物謝恩。詔停之。

按《五代史·太祖本紀》不載。按《冊府元龜》:二年四月, 廣州獻金銀、犀牙、雜寶貨及名香等,合估數千萬。是 月,客省引進使韋堅使廣州迴,以銀茶上獻,其估凡 五百餘萬。福建進供御金花銀器一百件,各五千兩。 是年,天下郡國各助郊天及賀正,獻相次而至。 又 按《冊府元龜》:二年,以丁審衢為陳州,而審衢厚以鞍 馬、金帛為謝恩之獻,帝慮其漁民,復其獻而停之。

後唐编辑

莊宗同光元年,楊溥遣盧蘋進獻,敕斷官較。張筠、朱保諲各來貢物。编辑

按《五代史·莊宗本紀》不載。按《冊府元龜》:同光元年 十一月,敕:朕大平國患,顯紹帝圖。廓天地之妖氛,救 生靈之塗炭。方懷至理,永保鴻休。敦去華務實之規, 成革故從新之化。足可塞僥倖之路,絕繁費之源。協 我無私,告爾有位。應隨處官吏、務局員僚、諸軍將校等,如聞前例,各有進獻,直貢奏章,不唯褻瀆於朝廷, 實且傍滋於誅斂。速宜止絕,以肅風化。偽永平軍節 度使張筠,遣其弟籛進馬三十匹,銀二千兩,御衣千 段。是月,宿州朱保諲進本朝十二列聖寫真,及元宗 封泰山圖。

按《十國春秋·吳睿帝本紀》:順義三年夏四月,晉王即 皇帝位,國號唐,改元同光。冬十月,王遣司農卿盧蘋 獻金器二百兩、銀器三千兩、羅錦一千二百疋、龍腦 香五觔、龍鳳絲鞋一百事於唐。十二月,復遣盧蘋獻 方物於唐上唐太后金花銀器衣段。是時嚴可求預 料唐主之言,教蘋應對。既至,皆如可求所料。

同光二年,李茂貞、張全義、王審知、楊溥、錢鏐、馬殷、孔 勍、迴鶻、曹義、党項、奚俱來貢。

按《五代史·莊宗本紀》:二年春正月,諸鎮進暖殿物。 按《冊府元龜》:二年正月,鳳翔節度使李茂貞進龍鳳 玉帶。是月,涇原節度使李曮,進寶裝針珥錦綵於皇 后宮。及河南尹張全義、諸藩鎮,進暖殿物貢羊馬等。 二月,福建節度使王審知,遣使奉貢。三月,淮南楊溥, 遣其右威衛上將軍許確,進賀郊天銀二千兩、錦綺 羅一千二百疋、細茶五百斤、象牙四株、犀角十株。五 月,故秦王李茂貞,遣使王修進遺留禮物,水晶鞍、盤、 龍玉帶、瑪瑙酒杯、翡翠爵、琉璃瓶、玳瑁唾盂、銀蓮花 座、珊瑚樹一株、軍器、繒絲錦等。九月,兩浙錢鏐遣使 錢詢貢方物、銀器、越綾、吳綾、越絹、龍鳳衣絲、鞋屐子、 進萬壽節金器盤、龍鳳錦織成紅羅縠袍、襖衫段、五 色長連衣段、綾絹、金稜、祕色磁器、銀裝花、櫚木廚子、 金排方盤、龍帶御衣、白龍瑙、紅地龍鳳錦被、紅藤龍 鳳箱等。十月,湖南進羅浮柑子。福建節度使王審知 進萬壽節,并賀皇太后,到京金銀、象牙、犀珠、香藥、金 裝寶帶、錦文織成菩薩幡等。是月,湖南馬殷進萬壽 節銀龍鳳陷花漆浴解一盤、龍御衣、龍鳳蹙金帶、龍 鳳裝箭箙、龍鳳朱背弓、紅絲弦金鍍頭箭、銀千兩。又 安義孔勍進寶裝酒器。十二月,淮南吳國主楊溥遣 使王權進賀正金花、銀器、錦絲千段、御衣、金器洎太 后禮物。 又按《冊府元龜》:二年四月,迴鶻都督李引 釋迦、副使田鐵林、都監楊福安等六十六人陳方物。 稱本國權知可汗。仁美在甘州,差貢善馬九匹,白玉 一團。是月,沙州曹義進玉三團、碙砂、羚羊角、波斯錦、 茸褐白GJfont、生黃金、星礬等。十一月,党項進白驢,奚王 李紹威進駝馬。迴鶻都督安子想進玉團駝馬等。十 二月,党項薄備香,來貢良馬,其妻韓氏進駝馬。 按《十國春秋·吳睿帝本紀》:順義四年即唐同光二年夏四月, 遣使獻唐方物。秋八月,遣右威衛將軍雷峴獻新茶 於唐。

同光三年,馬賨、李繼麟、楊溥、錢鏐子元瓘、元瓘徐州 各來貢物。王都樞密使各進皇后上壽物,諸州府各 進重午物,河西郡、熟吐渾、党項、突厥、渤海俱來貢。 按《五代史·莊宗本紀》不載。按《冊府元龜》:三年二月, 桂州馬賨貢方物是月,車駕在鄴。庚午,皇后劉氏生 辰,王都樞密使各進上壽物錦綵、金銀器。又河中李 繼麟進縑銀為宴資。又湖南馬殷進羅浮柑子。五月, 吳越王錢鏐獻孔雀二。又淮南吳越國主,遣使王浩 獻重午物、銀、錦紗、縠、細茶、簟扇、龍鳳紗、紋廚。諸州府 各貢端午物。九月,徐州進九煉神鋼刀劍各一。十月, 兩淮錢鏐、留後錢元瓘、蘇州節度錢元GJfont各貢進金 銀錦綺數千件、御服犀帶九、經書、史、漢唐書共四百 二十三卷。 又按《冊府元龜》:三年正月,河西郡落折 驕兒貢駝馬。二月,河西郡族折文通貢駝馬。熟吐渾 李紹魯貢駝馬。党項折願慶貢方物。又突厥渾解樓 貢方物。渤海國王大諲譔遣使裴璆貢人參、松子、昆 布、黃明細布、貂鼠皮被一褥、六髮靴、革奴子二。熟吐 渾督赫連海龍貢羊馬。

按《十國春秋·吳睿帝本紀》:順義五年即唐同光三年閏十二 月,遣雷峴獻賀正禮幣於唐

同光四年,梁文矩、錢鏐、曹義全、折文通、楊溥、慕容歸 盈、迴鶻俱來貢。明宗即位,改元天成。敕中外獻賀,不 得掊斂百姓。張籛、楊溥、河中各貢物。戶部王權奏請 天下二百餘州任土貢物宜遵貢式。

按《五代史·莊宗明宗本紀》俱不載。按《冊府元龜》:四 年正月,鎮州知州梁文矩奏,准宣進花果樹栽,及樂 官梅審鐸等。并已赴闕。是月,兩浙錢鏐貢佛頭螺子 青一,山螺子青十,婆薩石蟹子四,空青四,其表不題。 又沙州節度使曹義全,進謝賜旌節官誥玉鞍馬二, 玉團、碙砂、散玉鞍轡鉸具、安西白GJfont、胡錦、雄黃、波斯 國紅地松樹、眊裼胡桐、淚金星舉、大鵬沙。二月,沙州 曹義全進和市馬百匹、羚羊角、碙砂、氂牛尾又,進皇 后白玉符、金青符、白玉獅子、指環、金剛杵。瓜州刺史 慕容歸盈貢馬。 又按《冊府元龜》:四年正月,達怛都 督折文通貢駝馬。迴鶻可汗阿咄欲遣都督程郡明 貢馬。 又按《冊府元龜》:明宗即位初,敕曰:八表來王, 蓋率朝宗之義。四方述職,咸遵任土之宜。苟獻奉之過常,固煩費而滋甚。將隆景運,以俟雍熙。但思於碎 枕焚裘,豈悅於珍禽異寶。德宜從儉,法在鼎新。起今 後,中外臣僚藩部牧伯,時節獻賀,量事達情,不得掊 斂生靈,致令愁嘆。鷹犬之類,勿有進獻。又制曰:征賦 上供,國之常典。別因進獻,懼削生靈。應節度防禦等 使,除四正至、端午及降誕四節,量事達情,自於內庫 圓融,不得輒科百姓。其四州刺史,不要貢奉。五月,西 都知府張籛進魏王繼岌打毬馬七十二匹。九月壬 申,河中進百司紙三萬張,詔紙二萬張,舊制也。十一 月戊辰,戶部侍郎王權奏,每年正仗,天下貢物,陳於 殿庭,屬戶部司引進。竊以近年以來,未甚齊整。本二 百餘州貢物,今止六十餘州。伏以任土勤王,本朝故 事。冀申尊獎,所謂駿奔。伏乞遍下諸州,請依貢式陳 進,正仗之日,所貴整齊。從之。是月,淮南偽吳主楊溥, 遣使魯恩郾來,賀帝登極,持銀千兩、金百兩、綾一千 二百疋、茶三百斤。受之。 又按《冊府元龜》:元年四月, 渤海國王大諲譔,遣使大陳林等一百一十六人,朝 貢,進兒口女口各三人、人參、昆布、白附子及虎皮等。 七月,契丹國王遣梅老里述骨之,進內官一人,馬二 匹,地衣真珠裝金釧金釵等。渤海使人大昭佐等六 人朝貢。

按《十國春秋·吳睿帝本紀》:順義六年即唐同光四年春二月, 遣右驍衛將軍蘇虔獻金花、銀器、錦綺於唐。夏四月, 唐主殂,李嗣源即皇帝位,改元天成。是月,王遣使獻 新茶於唐。

明宗天成二年,楊溥、潞王從珂、馬殷、王延鈞、昆明諸部落、河西、党項、契丹等俱來貢。编辑

按《五代史·明宗本紀》不載。按《冊府元龜》:天成二年 四月,吳主楊溥差右威衛將軍雷峴,進銀千兩、綾羅 錦綺千疋,修重午之禮。九月,潞王從珂鎮河中,進青 氈帳一頂,制度極廣,并隨帳諸物,並金銀裝雕鏤龍 鳳,甚有奇功。帝嘉賞之。十月,帝將幸汴州,潞王從珂 自河中聞大駕巡幸,進銀裝逍遙子一頂。十一月,福 建節度使王延鈞,進犀牙、香藥、海味等。 又按《冊府 元龜》:二年八月,昆明大鬼主羅殿王、普露靜王九部 落,各差使若士等,隨牂牁、清州八郡刺史宋朝化等, 一百五十三人來朝,共進草豆蔻二萬顆、朱砂五百 兩、黃蠟三百斤。九月,河西、党項如連山等來朝,共進 馬四十匹。契丹差梅老沒骨已下進奉。

按《十國春秋·吳睿帝本紀》:乾貞元年即唐天成二年秋九月, 遣使如唐獻應聖節金器百兩、金花銀器千兩、雜色 綾錦千疋。 又按《十國春秋·楚武穆王世家》:天成二 年夏五月,遣中軍使史光憲入貢于唐,唐主賜王駿 馬十,美女二。道過江陵,南平王繼興執光憲,而奪其 物。

天成三年,錢鏐、西川李繼中弟姪、安重誨、吐渾俱來 貢。

按《五代史·明宗本紀》不載。按《冊府元龜》:三年五月, 西川進助大禮錢五千萬,白熟布十萬疋。十月,前北 京皇城使李繼中弟姪三人,進馬二百五匹,金器八 百兩,銀萬兩,家機錦百疋,白羅三百疋,綾三千疋,絹 三千疋。繼中者,故昭義帥嗣昭之子,少有心疾,其母 楊夫人自潞州積聚百萬,輦于荊州私第。繼韜之叛, 沒之于官。莊宗南郊助太平賞給,繼韜伏法,其母又 輦及晉者,餘百兩。至楊氏卒,其弟湘州刺史繼能、潞 府司馬繼襲聞哀,俱至。繼中等詣官告變,繼能、繼襲 伏法。弟姪等遂得分其所聚,故有是獻。十一月,安重 誨以生辰諸處人事,得馬五十匹,進充內廄。吐渾念 九等共進馬五十三匹。

按《十國春秋·吳越武肅王世家》:寶正三年即唐天成三年秋 八月,王欲立中子傳瓘為後。閏月,唐詔傳瓘為鎮海 鎮東兩軍節度使,王使袁韜進唐白金五千兩,茶二 萬七千觔,謝恩。

天成四年,青州進風飄到新羅寶貨、東川、錢鏐、王延 鈞、奚、高麗、党項、生吐渾俱來貢。

按《唐書·明宗本紀》不載。按《冊府元龜》:四年正月,青 州于登州岸,得風飄到新羅船,進其寶貨。五月甲午, 東川進助南郊錢十萬貫。八月乙丑,兩浙錢鏐使袁 韜進銀五千兩,茶二萬七千斤,謝恩。加其諸子官。十 月戊戌,福建王延鈞進謝恩銀器六千五百兩,金器 一百兩,錦綺羅共三千疋,并犀牙、玳瑁、真珠、龍腦、笏 扇、白GJfont、紅GJfont、香藥等。又進謝恩,進封母為魯國太夫 人銀四千五百兩、茶焦、海蛤、通GJfont箭等。 又按《冊府 元龜》:四年六月,故奚王男素姑進其父鞍馬衣甲器 械。八月,高麗國王王建遣使廣平侍郎張芬等五十 三人來朝,貢銀、香、獅子、香爐、金裝鈒鏤雲星刀劍、馬 突、金銀鷹、韜韜韝鈴、錦罽腰、白紵、白GJfont、頭髮、人參、香 油、銀鏤剪刀、鉗、釱、松子等。九月,党項折文通進馬。生 吐渾北海兒進駝馬。十月,党項首領來有行進馬四 十匹。

====長興元年,吐蕃、靈武、吐渾、河西蕃官、曹義全、王延鈞、====張筠俱來貢。

按《五代史·明宗本紀》:長興元年冬十月甲辰,驍衛上 將軍致仕張筠進助軍粟。

按《冊府元龜》:元年五月,靈武進野駝峰二枚。十月,福 建王延鈞進賀郊禮畢銀七千兩,及蕉牙、香藥、金器 百兩。 又按《冊府元龜》:元年四月,吐蕃首領干撥葛 進犛牛二頭。八月,吐渾康合畢來貢駝馬。九月,河西 蕃官姚東山、吐蕃首領王滿儒等三十人,進馬八十 匹,玉一團。沙州曹義全進馬四百匹,玉一團。

長興二年,河西、党項、東丹、突厥來貢。詔禁貢鷹隼。 按《五代史·明宗本紀》不載。按《冊府元龜》:二年九月 辛亥,敕曰:馳騁畋獵,聖人每抑其心。奇獸珍禽,明王 不畜於國。朕猥將寡薄,虔奉宗祧,覽前代之興亡,思 昔人之取捨。所以尋頒明詔,遍諭遐方。推好生惡殺 之仁,罷鵬鶚鷹鸇之貢。一則杜盤遊之漸,一則遂飛 走之情。近日諸色人,不稟詔條,頻獻鷹隼。既不能守 茲近敕,則何以示彼後人。頗謂踰違,須行止絕。其五 方見在鷹隼之類,並宜就山林解放。此後諸色人等, 並不得輒將進獻。仰閣門使,凡有此色貢奉表章,不 得引進。 又按《冊府元龜》:二年正月,河西党項折七 移等進駝馬。東丹王突欲進馬十匹、氈帳及諸方物。 又進本國印三面,宣示宰臣。達怛列六薩娘居等,進 馬。二月,突厥首領壯阿、熟吐渾康萬琳,各進馬十二 月。党項首領來進所奪得契丹旂并馬。

長興三年,詔絕行幸處進奉。石敬瑭、藥彥稠、馬希範、 高從誨等,各進獻。西京百姓侯可洪獻玉四團。沙州 契丹達怛來貢。諭京官不得進賀長至物。

按《五代史·明宗本紀》不載。按《冊府元龜》:三年二月, 帝謂侍臣曰:自今後行幸處,宜令止絕進奉。是月,河 東節度使石敬瑭進玉帶,光潤異常。帝謂之曰:朕不 少此物,復以賜卿。敬瑭拜獻數四,方受。翌日,賜以良 馬。是月,藥彥稠進回鶻可汗先遣使送金裝胡GJfont,遺 秦王,為党項所掠,至是獲之而獻。帝曰:此物已經剽 掠,況曾曉諭,凡破賊所獲,軍中自收。今後卻賜彥稠, 所貴示人以信。彥稠又進納党項所劫回鶻玉二團, 尋卻賜之。十月癸酉,湖南馬希範、荊南高從誨並進 銀及茶,所上章各稱與強寇比鄰,長資防捍。希宣賜 戰馬,以助軍容。帝曰:湖南接淮寇,請馬為宜。荊南在 內地,何煩設備。趙延壽奏曰:藩臣求馬,不宜受直,請 還其獻,量賜馬數十匹。帝曰:然。乃賜希範馬五十匹, 從誨二十匹,還其獻。十一月,宣旨在京臣僚,不得進 奉賀長至馬及物色。 又按《冊府元龜》:三年三月,西 京奏,百姓侯可洪于楊廣城內,掘得玉四團,差三橋 鎮使朱廷義呈進,賜廷義絹二十疋,可洪等絹二百 疋,別賜價錢二百貫。 又按《冊府元龜》:三年正月,沙 州進馬七十五匹,玉三十六團。三月,契丹遣使都督 起阿缽等一百十人,進馬一百匹及方物。達怛嘗葛 蘇進馬十匹及方物。又契丹遣使鐵葛羅卿,獻馬三 十匹。九月,契丹國遣使都督述祿卿,進馬四十匹。 長興四年,回鶻都督李末獻鶻,命放之。李彝超、劉仲 殷各獻馬。

按《五代史·明宗本紀》:四年秋七月乙未,回鶻都督李 末來獻白鶻,命放之。

按《冊府元龜》:四年十月己巳夏,州李彝超進馬五十 匹。是月,前秦州節度使劉仲殷受代歸京,獻馬七十 匹。

愍帝應順元年,朱弘昭、馮贇、石敬瑭、契丹、沙州、瓜州、回鶻來貢。编辑

按《五代史·愍帝本紀》:應順元年春正月乙未,朱弘昭、 馮贇獻錢助作山陵。閏月,北京留守石敬瑭獻銀絹 助作山陵。

按《冊府元龜》:元年正月,契丹遣都督沒辣來朝,獻馬 四百,駝十,羊二千。先是,遣供奉官房璟入契丹,復命, 故有是獻。是月,沙州、瓜州遣牙將,各以方物朝貢。回 鶻可汗仁美遺使,獻故可汗仁裕遣留貢物、鞍馬器 械。仁美獻馬二、團玉鞦轡、碙砂、羚羊角、波斯寶紲玉 帶。

按《十國春秋·吳越文穆王世家》:應順元年九月,王獻 唐白金五十鋌、絹五千疋。靜海軍節度使檢校太保 中書令王弟元GJfont等四人,共貢唐白金七千鋌、綾絹 七千疋。

廢帝清泰元年,萊、亳、陳、汾四州,各進馬賀冊中宮,詔不納。房知溫、康福、錢元瓘、元球、皇子重美、從璋、從敏、李專美、趙在禮、張希崇、李重謙等,及高麗、契丹、達怛编辑

俱來貢。

按《五代史·廢帝本紀》不載。按《冊府元龜》:清泰元年 七月,萊、亳、陳、汾四州刺史丁審琪而下,各進馬賀中 宮受冊,詔不納。八月,青州言高麗入貢使金吉船至 岸,北京言契丹遣使,達怛朝貢,部送京師。是月,達怛 首領沒干越等入朝,貢羊馬。 又按《冊府元龜》:元年 五月壬戌,平盧軍節度使房知溫來朝,及與諸將歸鎮,宴于長春殿。始奏樂,知溫獻奉數萬計。七月辛丑, 前邠州節度使康福入朝,獻金龍鞍勒馬十一匹。九 月辛酉,兩浙錢元瓘獻銀五千兩、綾絹五千疋。又元 瓘弟GJfont州中吳軍節度使元球,及諸弟領安南桂廣 節度使元球等四人,共貢銀七千兩、綾絹七千疋。十 月丙戌,皇子河南尹重美、洋王從璋、涇王從敏、宣徽 使李專美,獻煖帳、羊、酒、爐、缾、火具。襄州趙在禮獻青 氈帳、紅錦織成龍鳳煖帳。甲寅,河南尹重美又獻冬 服、錦綺、綾羅三百疋。十二月戊戌,靈武張希崇獻拒 霜齏三器,馬十八匹。控GJfont都指揮使李重謙獻馬十 匹。時征馬少,親將首率也。

清泰二年,詔禁進奉奇巧,群臣獻馬。兩浙錢元瓘、董 溫琪、張希崇、生吐渾、回鶻、曹義全各來貢物。

按《五代史·廢帝本紀》:二年六月癸未,群臣獻添都馬。 按《冊府元龜》:二年五月,詔曰:朕聞奇技淫巧,增費損 功。古先哲王,常戒其事。朕憲章百代,臨御萬方。以其 欲致延鴻,必絕驕奢之漸。將期富庶,須除蠹耗之源。 每務實以去華,期化民而成俗。近者,諸色進奉寶裝 龍鳳、雕鏤刺作組織之異,既經釐革,尚敢踰違。宜再 舉行,貴於遵守。今後此色物,諸處不得進奉。所繇司 不得輒通。九月甲寅,兩浙貢茶、香、綾絹三萬六千計。 是月,杭州錢元瓘進銀、綾絹各五千兩疋、錦綺五百 連、金花食器二千兩、金稜祕色磁器二百事。是年,靜 海軍節度使錢元GJfont、中吳軍錢元球,各貢銀綾羅器 物等。十月己巳,鎮州董溫琪獻御服羅錦絹三百疋、 銀一千兩,非禮也,言貢奉可也。十一月乙未,前靈武 節度使張希崇入朝,獻馬五十匹、玉團、隴右地圖、斜 褐犛牛尾、野馬皮、拒霜菜。 又按《冊府元龜》:二年正 月,生吐渾首領姚胡入朝獻馬。七月,回鶻可汗仁美 遣都督陳福海而下七十八人,獻馬三百六十匹、玉 二十團、白GJfont、斜褐犛牛尾、綠野馬皮、野駝峰。沙州刺 史曹義全、涼州留後李文謙,各獻馬三匹。瓜州刺史 慕容歸盈獻馬五十匹。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