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經濟彙編/食貨典/第189卷

經濟彙編 食貨典 第一百八十八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經濟彙編 第一百八十九卷
經濟彙編 食貨典 第一百九十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經濟彙編食貨典

 第一百八十九卷目錄

 貢獻部彙考七

  宋二太祖建隆三則 乾德五則 開寶九則 太宗太平興國八則 雍熙一則 端

  拱二則 淳化五則 至道二則 真宗咸平六則 景德四則 大中祥符九則 天禧二

  則 仁宗天聖八則 明道一則 景祐一則 寶元一則 慶曆七則 皇祐三則 至和

  一則 嘉祐四則 英宗治平一則 神宗熙寧五則 元豐五則 哲宗元祐四則 紹聖

  一則 元符二則 徽宗崇寧二則 大觀二則 政和二則 宣和一則 高宗建炎三則

   紹興十六則 孝宗隆興一則 乾道四則 淳熙二則 寧宗嘉泰一則 嘉定一則

  理宗紹定二則 寶祐一則 景定一則

食貨典第一百八十九卷

貢獻部彙考七编辑

宋二编辑

太祖建隆元年南唐王吳越王來貢编辑

按《宋史太祖本紀》,「建隆元年三月丙辰,南唐王李景、 吳越王錢俶遣使以御服、錦綺、金帛來賀。七月乙丑, 南唐進白金,賀平澤、潞。丁卯,南唐進乘輿御服物。八 月戊子,南唐進賀平澤、潞金銀器、羅綺以千計。」 按陸游《南唐書元宗紀》:「建隆元年秋七月,遣禮部郎 中龔慎儀朝于京師,貢乘輿服御。自是貢獻凡數,歲 費以」萬計。

按《十國春秋?南唐烈祖本紀》,「建隆元年三月,遣使貢 絹二萬疋、銀萬兩,如宋賀即位。秋七月,貢宋金器五 百兩、銀器三千兩、羅紈千匹、絹五千匹。又遣禮部郎 中龔慎儀朝宋,貢御輿服御。自是貢獻凡數歲,費以 萬計。十一月,宋平揚州,國主又遣戶部侍郎馮延魯 貢金買宴,併伶官五十人作樂上壽。又貢金玉鞍勒」、 銀裝兵器。是歲,小臣杜著、彭澤令薛良以罪奔宋,獻 《平南策》。宋帝惡其不忠,斬著,配良為軍卒。 又按《十 國春秋?吳越忠懿王世家》:「建隆元年三月,遣使貢服 錦綺金帛,賀宋即位。冬十一月,王命弟衢州刺史信 入貢。自宋革命,王貢奉有加常數,奇器精縑,皆製於 官,以充朝貢。」

建隆二年,馮繼業、高保勖、南唐、吳越、隴州、瓜、沙女直、 三佛齊、靈武五蕃俱來貢,詔停長春節及他慶賀貢 獻。

按《宋史太祖本紀》:「二年春正月己未,靈武節度使馮 繼業獻馬五百、橐駝百、野馬。十二月癸酉,荊南高保 勗進黃金什器。丁丑,南唐進長春節御衣、金帶及金 銀器。閏三月壬辰,南唐進謝賜生辰金器、羅綺。秋七 月己卯,隴州進黃鸚鵡。九月壬戌,南唐遣使來進金 銀繒綵。十一月癸酉,沙州節度使曹元忠、瓜州團練」 使曹延繼等遣使獻玉鞍勒馬。

按《文獻通考》:「二年,詔文武官及致仕官、僧道百姓自 今長春節及他慶賀不得輒有貢獻。」

按《玉海》:「二年八月,女直貢名馬。十一月,三佛齊貢象 牙、孔雀,靈武五蕃貢名馬。十二月甲午,于闐王李聖 天遣使貢名馬。」

按《十國春秋·吳越忠懿王世家》:「二年冬,海舶獻沉香 翁一具,高尺餘,剜鏤若鬼工。」

建隆三年,瓜沙、南唐來貢。

按《宋史太祖本紀》,「三年春正月丙子,瓜沙歸義節度 使曹元忠獻馬。秋七月庚申,南唐貢金、銀、錦、綺千萬」 按《十國春秋南唐後主本紀》,「三年春三月,遣馮延魯 入貢於宋。六月,遣客省使翟如璧入貢於宋。十一月 遣水部郎中顧彝入貢於宋。」

乾德元年錢俶高繼沖李彝興女直吳越南唐荊南陳洪進俱來貢编辑

按《宋史太祖本紀》,乾德元年三月「壬申,高繼沖籍其 錢帛芻粟來上。夏四月庚子,荊南節度使高繼沖進 助宴金銀、羅紈、柱衣、屏風等物。夏西平王李彝興獻 犛牛一。八月癸巳,女直國遣使獻名馬。九月戊辰,女 直國遣使獻海東青名鷹。冬十月丁未,吳越國王進 郊祀禮,金銀、珠器、犀象、香藥皆萬計。十一月乙卯,荊」 南節度使高繼沖進郊祀銀萬兩。丙寅,南唐進賀南 郊尊號銀絹萬計。十二月己亥,泉州陳洪進遣使貢 白金千兩,乳香、茶藥皆萬計。

按《十國春秋吳越忠懿王世家》:「元年春正月,王以白 金萬兩、犀牙各十株、香藥十五萬斤、金銀、真珠、瑇瑁 器數百事貢宋。十一月,宋有事於南郊,改元大赦,王 命從子昱入貢。」 又按《十國春秋,荊南侍中繼沖世 家》:「元年,宋太祖有事於南郊,繼沖上書願陪祀。九月, 朝於京師。十月至闕下,獻金銀器、錦帛、寶裝弓劍、繡旗」幟、象牙玉鞍勒及郊祀銀萬兩,太祖賜賚甚厚。郊 禋畢,授繼沖「徐州大都督府長史」、武寧軍節度使、徐 宿觀察使。

乾德二年,南唐、回鶻來貢。

按《宋史太祖本紀》:「二年二月甲戌,南唐進改葬安陵, 銀綾絹各萬計。十二月甲子,南唐進銀二萬兩,金銀 器皿數百事。」

按:《玉海》「二年,回鶻貢珠玉、貂皮、駝馬。」

乾德三年,南唐、吳越、甘州回鶻、于闐、占城、高麗回鶻、 高昌來貢。

按《宋史太祖本紀》:「三年二月癸卯,南唐吳越進長春 節御衣、金銀器、錦綺以千計。夏四月癸丑,南唐進賀 收蜀銀絹以萬計。十一月丙子,甘州回鶻可汗遣僧 獻佛牙寶器。十二月戊午,甘州回鶻可汗于闐國王 等遣使來朝,進馬千匹,橐駝五百頭,玉五百圍,琥珀 五百斤。」

按《玉海》:「三年正月。高麗獻錦、罽、刀劍。四月。回鶻貢馬 十匹、玉琥珀、犛牛尾、白㲲布、玉鞍轡。十一月。高昌可 汗貢佛牙、瑠璃器、玉琖、琥珀琖」 按《十國春秋。南唐後主本紀》。「三年冬。遣使獻宋銀二 萬兩。金銀龍鳳茶酒器數百事。」

乾德四年,詔罷光州貢鷹、鷂。占城、南唐下溪州來進 獻。

按《宋史太祖本紀》:「四年夏四月丁酉,占城遣使來獻。 壬子,罷光州貢鷹鷂。五月,南唐賀文明殿成,進銀萬 兩。九月庚子,占城獻馴象。」

按《玉海》:「七月,下溪州貢銅鼓虎皮。」

乾德五年,吳越王遣世子惟濬及黃彝簡來貢。西南 蕃遣使獻方物。

按《宋史太祖本紀》:「五年六月丁亥,牂牁順化王子等 來獻方物。九月甲午,西南蕃順化王子部才等遣使 獻方物。」

按《十國春秋?吳越忠懿王世家》:「乾德五年三月,王世 子惟濬入貢而還,齎宋所賜吳越國賢德順睦夫人 珠翠冠帔。冬十月,王遣元帥府掌書記黃彝簡入貢 於宋。」

開寶元年吳越王命孫承祐隨世子惟濬來貢编辑

按《宋史太祖本紀》:「開寶元年冬十月丙子,吳越王遣 其子惟濬來朝貢。」

按《十國春秋·吳越忠懿王世家》,「開寶元年冬十月,命 世子建武軍節度、兩軍副大使惟濬、兩浙行軍司馬 孫承祐入貢於宋,助郊祭也。」 按《孫承祐傳》,「承祐,杭 州錢塘人,開寶初,官鎮東鎮海等軍行軍司馬,隨世 子惟濬入貢於宋。」

開寶二年,于闐回鶻來貢。

按《宋史太祖本紀》:「二年秋七月戊辰,西南夷順化王 子武才等來獻方物。十一月庚申,回鶻、于闐遣使來 獻方物。」

按:《玉海》:「二年,于闐貢玉。十一月,回鶻貢馬。」

開寶三年,詔「郡國非土產勿貢」,減桂陽歲貢金。吳越 王又遣世子惟濬來貢。

按《宋史太祖本紀》,「三年夏四月己亥,詔郡國非其土 產者勿貢。十一月乙巳,減桂陽歲貢白金額。」

按《十國春秋·吳越忠懿王世家》:「開寶三年秋九月,遣 世子惟濬入貢于宋。」

開寶四年,李煜、于闐、三佛齊來貢。

按《宋史太祖本紀》。不載。 按《玉海》,四年,「于闐貢疏勒 舞象。四月,三佛齊貢水晶火紬。」

按《十國春秋?南唐後主本紀》:「開寶四年春,遣使如宋, 貢占城、闍婆、大食國所送禮物。冬十月,國主聞宋滅 南漢,屯兵于漢陽,大懼,遣太尉、中書令、韓王從善朝 貢,稱江南國主,請罷詔書不名。許之。」

開寶五年,罷襄州歲貢魚。錢俶、李煜來貢。

按《宋史太祖本紀》,「五年春正月乙巳,罷襄州歲貢魚。」 按《十國春秋南唐後主本紀》:「開寶五年春三月,國主 以宋長春節貢錢三十萬緡。」 又按《十國春秋吳越 忠懿王世家》:「開寶五年春三月,王世子惟濬貢奉歸 齎,宋賜吳越國賢德順睦夫人珠翠冠帔各一副。秋 九月,王遣元帥府掌書記黃彝簡入貢。」

開寶六年,吳越國來貢。

按《宋史太祖本紀》:「六年二月己亥,吳越國進銀裝花 段、金香師子。」

開寶七年,南唐、吳越來貢。

按《宋史太祖本紀》:「七年冬十月丙戌,江南進絹數萬, 御衣、金帶、器用數百事。」

按陸游《南唐書》:「冬十月,國主遣江國公從鎰貢帛二 十萬疋,白金二十萬斤。又遣起居舍人潘慎修貢買 宴帛萬疋,錢五百萬。」

按《十國春秋》,吳越孫承祐,杭州錢塘人。開寶初,忠懿 王署為中吳軍節度使。七年,王復遣承祐貢于宋。 開寶八年,交趾南唐王、契丹、西南蕃江南主來貢按《宋史太祖本紀》,「八年八月壬戌,契丹遣左衛大將 軍耶律霸德等致御衣、玉帶、名馬,西南蕃順化王子 若廢等來獻名馬。冬十月丁巳,江南主貢銀五萬兩, 絹五」萬疋。乞緩師。

按《玉海》:「八年五月,交趾貢犀及象牙。」

按《十國春秋?南唐後主本紀》:「乙亥歲夏六月,吳越會 宋師,圍金陵。秋,鎮南節度使朱令贇帥勝兵十五萬 赴難,與宋師遇,傾火油焚北船,適北風反焰自焚,軍 遂大潰。宋師百道攻城,晝夜不休,城中死者相枕藉。 國主兩遣徐鉉等厚貢方物,求援兵,守祭祀,皆不報。」 開寶九年,吳越王、契丹、高麗來貢。

按《宋史太祖本紀》:「九年二月己未,吳越國王錢俶進 銀、絹以萬計。壬戌,錢俶進賀平昇州銀、絹、乳香、吳綾、 紬綿、錢、茶、犀、象、香藥皆億萬計。三月己巳,俶進助南 郊銀、絹、乳香以萬計。六月癸卯,吳越王進銀、絹、綿以 倍萬計。冬十月己酉,吳越王獻馴象。」

按《玉海》,「九年二月,契丹賀長春節,獻御衣名馬二匹, 鞍勒副之馬百匹,白鶻二。」 又按《玉海》,「九年九月,高 麗王伷貢罽、錦、漆甲、白㲲,獎州貢丹砂、石英」 按《十國春秋吳越忠懿王世家》:「開寶九年二月戊午, 王朝見於崇德殿,進賀平江南及允朝覲表,貢奉犀 玉帶及寶玉、金器五千餘事,上酒一千瓶,遂賜宴長 春殿。丙寅」,王遣世子惟濬進通犀帶、金玉寶器,又貢 白金十萬兩、絹五萬疋、乳香五萬觔,以助郊祭。三月 庚午,宋帝詔賜劍履上殿,書詔不名。妻賢德順睦夫 人孫氏為吳越國王妃,仍詔內臣賜王妃湯藥法酒、 茶果等五百餘事。封王女為彭城郡君。王獻白金六 萬兩、絹六萬段為謝。 又按《十國春秋?忠懿王妃孫 氏傳》:宋開寶九年,王與妃及世子惟濬入覲,加封吳 越國王,妃令惟濬齎詔賜之。宰相言異姓無封妃故 事。太祖曰:「行自我朝,表特恩也。」王獻金幣以謝。

太宗太平興國二年吳越契丹回鶻高麗山後兩林蠻來貢容州初貢珠编辑

按《宋史太宗本紀》:「太平興國二年九月丁未,山後兩 林蠻來獻馬。辛亥,容州初貢珠。」

按《文獻通考》:「自廢媚川都,禁民採珠,未幾,官復自採。 容州海渚亦產珠,仍置官掌之。至是加貢珠百斤,賜 負擔者銀帶衣服。」

按《玉海》,「二年二月甲午,契丹遣使貢御服、金玉帶、玉 鞍勒馬、金銀飾戎仗馬百匹,來賀上登極,別貢御服、 金帶、鞍馬,為賀正之禮。閏二月,回鶻貢橐駝、名馬,高 麗貢馬。十月辛酉,契丹獻良馬、方物,山後兩林蠻貢 馬、犀。」

按《十國春秋?吳越忠懿王世家》:「太平興國二年秋八 月,王遣兩軍節度使世子惟濬入朝于宋,修覲禮,王 貢品物鉅萬。又請歲增常貢,宋帝不許。」 又按《十國 春秋世子惟濬傳》:「太平興國二年,加鎮東大將軍、右 金吾衛大將軍、員外置同正。忠懿王將入朝,惟濬先 貢方物,太宗召戶部郎侯涉至泗州,迎勞之。」

太平興國三年,雅州蠻、瓜州高麗、勃泥、吳越來貢 按《宋史太宗本紀》。不載 按《玉海》,三年三月,瓜州曹 延繼貢玉盌、寶氈。高麗貢方物兵器。 又按《玉海》,三 年正月,雅州蠻貢名馬、封牛、虎、豹皮。勃泥在西南海 中。前代未嘗朝貢。興國三年九月丁未。其王尚打遣 使奉表,貢龍腦、玳瑁。

按《十國春秋吳越忠懿王世家》:「三年三月,王進上法 酒五百瓶、金銀器物三千兩,綾錦一萬、龍鳳香等二 萬事。翼日,宋帝賜王羊酒米錢,已又詔王宴後苑,王 復進寶玉金銀酒器三千餘兩,通犀帶一條,龍鳳龜 魚帶六事。夏四月,宋帝又宴王於南郊御莊王又上 金銀酒器無算。五月,丞相崔仁冀勸王納土,不然禍 且立至。」遂決策上表,願以所部十三州、一軍、八十六 縣、戶五十五萬六百八十、兵一十一萬五千三十六, 獻於下執事。

太平興國四年。九月癸卯。山後兩林蠻。以名馬來獻 按《宋史太宗本紀》云云。

太平興國五年,甘、沙州回鶻來貢。

按《宋史太宗本紀》:「五年三月辛未,甘沙州回鶻遣使 以橐駝、名馬來獻。」

太平興國六年,高麗、吳越來貢。

按《宋史太宗本紀》不載。 按《玉海》,「六年四月,高麗貢 名馬、罽、錦、白㲲、弓、劍。十二月,貢騂、角弓、漆甲、大箭、馬 五十匹。」

按《十國春秋·吳越忠懿王世家》:「太平興國六年秋九 月,王遣世子惟濬貢宋帝白龍腦香一百觔,金銀陶 器五百事。」

太平興國七年,豐州、占城來貢。

按《宋史太宗本紀》:「七年閏十二月戊子,占城國獻馴 象。」

按:《玉海》,「七年二月,豐州貢良馬。」

太平興國八年,占城、三佛齊、交趾來貢
考證.svg
按《宋史太宗本紀》,「八年九月癸丑朔,占城國獻馴象。」

按《玉海》,「八年十一月,三佛齊貢通犀、大食錦、越諾布、 琉璃瓶。交趾、黎亙貢通犀、孔雀尾、金器。」

太平興國九年,日本、高麗來貢。

按《宋史太宗本紀》。不載。 按《玉海》。九年十二月。「高麗 貢罽錦、龍鳳袍、弓甲、御馬二。」 又按《玉海》。九年三月。 日本奝然來獻銅鈴磬、飄壺。

雍熙二年邛部川交趾來貢编辑

按《宋史太宗本紀》不載。 按《玉海》,「雍熙二年二月,交 趾貢金龜鶴,賀乾明節。十月,邛部川貢良馬。」

端拱元年詔罷獻鷹犬高麗來貢编辑

按《宋史太宗本紀》:「端拱元年冬十月癸未,詔罷遊獵, 五方所畜鷹犬並放之,諸州毋以為獻。」

按《玉海》,「元年十一月,高麗貢馬。」

端拱二年九月壬午,邛部川、山後百蠻來貢。

按:《宋史太宗本紀》云云。

按《玉海》,「二年九月,邛部川貢馬、犀角、象齒、羱羊、封牛。 賀藉田禮成。」

淳化元年高麗交趾誠州來貢编辑

按《宋史太宗本紀》不載。 按《玉海》,「淳化元年十月,高 麗貢馬、漆弓、漆甲及神龜壽樽。交趾貢繡、龍鳳繖。誠 州貢蜀馬、錦、犀角。」

淳化二年夏四月庚午,罷端州貢硯。

按:《宋史太宗本紀》云云。

淳化三年。闍婆來貢。折御卿趙保忠獻鷹鶻還之 按《宋史太宗本紀》。三年冬十月辛酉朔。折御卿進白 花鷹。放之。詔勿復獻。十一月己亥。趙保忠貢鶻。號「海 東青」,還之。

按《玉海》,「三年八月丁丑,闍婆遣使航海修貢。明州上 言,十二月至闕下,貢象齒、珠貝、白鸚鵡。」

淳化四年,「藏才西族首領、鹽州戎人來貢。」

按《宋史太宗本紀》:「四年春正月乙巳,藏才西族首領 羅妹以良馬來獻。」

按《玉海》,「四年十二月,鹽州戎人巢延渭貢馬,命以刺 史。」

淳化五年,南海商人來獻。

按《宋史太宗本紀》。不載 按《玉海》。五年二月「癸卯。南 海商人獻吉貝布。畫《海外蠻圖》及猩猩圖、玉帶。」上於 北苑。召近臣觀之。

至道元年正月丁巳涼州吐蕃當尊以良馬來獻编辑

按:《宋史太宗本紀》云云。

至道二年,勒浪河西俱貢馬。

按《宋史太宗本紀》不載。 按《玉海》,二年六月,「勒浪族 貢馬。七月,河西獻名馬。」

真宗咸平元年風琶蠻交趾向通展遊龍缽來貢编辑

按《宋史真宗本紀》:「咸平元年十一月丙辰,龍缽貢馬 二千騎。」

按《玉海》:「元年四月,風琶蠻貢馬及毯。九月,交趾獻馴 象。十月,古州向通展來朝,貢珠及馬。十一月一日,河 西軍副使遊龍缽來朝,獻馬二千。」

咸平二年,內侍裴愈以交州龍花蕊充貢,帝怒,貶愈 而絕其貢,罷土貢,五十餘州貢茶,三十餘州蠻帥、交 趾來貢。

按《宋史真宗本紀》,不載。 按《文獻通考》:二年,內侍裴 愈因事至交州,謂龍花蕊難得之物,宜充貢,本州遂 以為獻。上怒,黜愈隸崖州,仍絕其貢。是歲又罷劍、隴、 夔、賀等五十餘州土貢,又罷三十餘州歲貢茶。 按《玉海》,二年九月「戊戌,蠻帥部的等貢文犀、名馬,交 趾獻犀牛。」

咸平三年十二月庚申,育吾蕃部貢犛牛。

按:《宋史真宗本紀》云云。

咸平四年,交趾、龜玆、回鶻、上溪州來貢。

按《宋史真宗本紀》:「四年二月戊申,交州黎桓貢馴象、 犀。四月壬子,回鶻可汗祿勝貢玉勒鞍、名馬、寶器。」 按《玉海》:「四年,交趾貢馴犀一、象二七寶裝金瓶一。二 月,龜茲貢玉勒、名馬、獨峰橐駝、寶刀、琉璃器。六月,上 溪州貢水銀、虎皮、花布。」

咸平五年。卭部川潘羅友來貢 按《宋史真宗本紀》。不載 按《玉海》。五年八月。卭部川 貢犀象名馬。十一月。潘羅友貢馬五千匹。

咸平六年,者龍族、蒲端國來貢。

按《宋史真宗本紀》。「六年九月己丑。蒲端國獻紅鸚鵡。」 按《玉海》,六年八月,「者龍族貢名馬。」

景德元年罷三千里外州軍貢承天節高昌來貢编辑

按《宋史真宗本紀》:「景德元年六月甲子,詔罷川、陝、閩、 廣州軍貢承天節,自今三千里外者罷之。」

按:《玉海》,「元年六月,高昌貢良玉名馬。」

景德二年,曹宗壽環慶來貢。

按《宋史真宗本紀》不載。 按《玉海》,二年四月,曹宗壽 貢良玉、名馬。「十二月,環慶二族貢馬。」

景德三年。廝鐸督風琶蠻趙德明、高向通漢來貢按《宋史真宗本紀》。不載 按《玉海》,「三年五月,廝鐸督 貢名馬。八月十一日。風琶蠻貢犀、象、封牛、青羊及馬。」 十一月丙午。趙德明貢馬。十二月高向通漢。貢名馬、 丹砂、銀裝劍槊。

景德四年,趙德明、曹宗壽、廝鐸督蒲端、回鶻來貢,減 諸州歲貢。

按《宋史真宗本紀》:「四年三月癸丑,趙德明貢駝馬。閏 五月戊辰,減劍、隴等三十九州軍歲貢物,夔賀等二 十七州軍悉罷之。」

按《玉海》,四年五月,曹宗壽貢玉印名馬,廝鐸督貢名 馬。閏月戊辰,詔曰:「任土貢輸,雖存舊典,經途遐邈,亦 念重勞。三司所定劍隴等三十九州軍所貢土物,並 從蠲減。夔賀等二十七州軍悉罷所貢。每歲正旦止 具表以聞。」六月,蒲端貢瑇瑁、龍腦。十月,回鶻貢馬。

大中祥符元年詔罷諸州貢物非土地所宜者大食回鶻河西來貢编辑

按:《宋史真宗本紀》:大中祥符元年「秋七月丙寅,詔諸 州市上供物,非土地所宜者,罷之。」

按《玉海》,「元年十月,大食獻玉圭。十一月,回鶻以東封 獻名馬。十二月己酉,河西貢馬。」

大中祥符二年,于闐、惟昌、砂、平羅蠻、河西、交趾來貢, 罷韶、邕、宜等州貢物。

按《宋史真宗本紀》:「二年五月乙卯,罷韶州獻頻婆果。 六月壬寅,罷邕、宜州歲貢藥箭。十二月辛巳,交州黎 至忠貢馴犀。」

按《玉海》:「二年三月己巳,于闐貢良玉及玉鞍勒馬。六 月,惟昌率蕃部來朝,貢名馬。十一月,砂平羅蠻貢馬 及封牛,河西貢馬。十二月,交趾貢馴犀一,上令縱之 海涘。」

大中祥符三年閏二月,龜茲貢馬、玉鞍勒。

按《宋史。真宗本紀》。不載。 按《玉海》云云。

大中祥符四年,大食、勿巡、回鶻、蒲端、占城來貢 按《宋史真宗本紀》:「四年十一月庚午,占城國貢獅子。」 按《玉海》,「四年二月,大食貢象齒、錦繡、琉璃鐘。三月,勿 巡遣使貢瓶香、象齒。四月癸丑,回鶻貢玉帶,賀汾陰 禮成。五月丁亥,蒲端以金版鐫表,貢丁香、白龍腦、瑇 瑁、紅鸚鵡。」時祀汾陰。

大中祥符五年,峒酋、回鶻來貢,詔以諸國所獻奇獸 列於外苑。

按《宋史真宗本紀》:「五年三月丁未,峒酋田仕瓊等貢 溪布。」

按《玉海》:「五年三月丁未,詔以諸國所貢獅子、馴象、奇 獸列於外苑,諭群臣就苑中游宴。五月,回鶻獻馬及 玉。」

大中祥符六年,龜茲回鶻來貢。

按《宋史真宗本紀》不載。 按《玉海》,六年十一月,「龜茲 貢玉及名馬。十二月,回鶻貢御馬二十匹。」

大中祥符七年,交趾來貢。

按《宋史真宗本紀》不載。 按《玉海》,七年七月,交趾言 「敗鶴柘蠻貢馬獻捷。」

大中祥符八年,唃廝囉、交趾、河西注輦來貢。

按《宋史真宗本紀》:「八年二月丙辰,唃廝囉立遵貢名 馬。九月,注輦國貢土物、珍珠衫帽。」

按《玉海注》,輦自古不通中國。祥符八年九月二日己 酉,國主羅乍遣使奉表來貢,詣承明殿,以盤捧珠碧 玻璃布於御座前,降殿再拜。庚申,判鴻臚寺張復請 纂集今年以後朝貢諸國繢冠服,緣風俗為《大宋四 裔述職圖》,上以表聖王之懷柔,下以備史官之廣記。 奏可。及撰成,止注輦一國。帝曰:「二聖以來,四方朝貢」 無虛歲。豈止此耶。 又按《玉海》。「八年五月,河西貢馬。 八月,交趾貢方物。」

大中祥符九年,回鶻來貢。

按《宋史真宗本紀》。不載 按《玉海》,九年十二月,「回鶻 貢馬及玉。」

天禧元年三佛齊龜玆高麗來貢罷京東上貢物编辑

按:《宋史真宗本紀》:「天禧元年冬十月己卯,罷京東上 貢物。」

按《玉海》:「元年四月,三佛齊奉金字表,貢珠,龜茲貢玉 及名馬。六月乙未,貢玉鞍勒馬。三佛齊以先天節獻 香。十一月癸亥,高麗入貢,對崇政殿獻金犀帶。」 天禧三年,高麗率女直來貢。

按《宋史真宗本紀》不載 按《玉海》,「三年十一月己卯, 高麗率東西女直入見,貢罽錦、漆甲。」

仁宗天聖元年二月戊戌許唃廝囉歲一入貢编辑

按:《宋史仁宗本紀》云云。

天聖二年,龜茲來貢。

按《宋史仁宗本紀》不載。 按《玉海》,「二年四月,龜茲貢 橐駝、馬、玉。」

天聖三年,黑韓王來貢。

按《宋史仁宗本紀》,不載。 按《玉海》,三年十二月,「黑韓 王遣使貢玉鞍勒轡、玉帶天聖四年,河西來貢。減川峽獻織繡。罷夔州土貢 按《宋史仁宗本紀》,四年七月「辛未。減兩川歲輸錦綺, 易綾紗為絹,以給邊費。」

按:《文獻通考》:「四年,卻川峽獻織繡,又詔罷夔州玳瑁、 紫貝等貢。」

按《玉海》,「四年正月,河西貢馬。」

天聖五年,罷瓊州土貢。

按《宋史仁宗本紀》:「五年三月戊申,罷瓊州歲貢瑇瑁、 龜皮、紫貝。」

天聖六年。春正月己酉。罷兩川乾元節歲貢織佛 按《宋史仁宗本紀》云云。

天聖八年,唃廝囉、高麗來貢。

按《宋史仁宗本紀》。不載 按《玉海》,八年二月,「宗哥城 唃廝囉遣使貢馬。十二月壬辰高麗貢金器。」

天聖九年,晏殊請繪各國貢獻圖,以上史官,從之。唃 廝羅來貢。

按《宋史仁宗本紀》,不載 按《玉海》,九年正月「庚申,資 政殿學士晏殊言,占城、龜茲、沙州、邛部川蠻至有挈 家入貢者。請如先朝故事,令館伴訪道路風俗及繪 衣冠文物以上史官從之。三月,唃廝羅貢馬五百八 十二匹。」

明道二年詔禁命婦進獻減天下貢物易兩川所貢綾錦為紬絹以供軍須注輦來貢编辑

按《宋史仁宗本紀》:「明道二年夏四月壬子,詔臣僚宗 戚命婦毋得以進獻祈恩澤。六月戊午,減天下歲貢 物。冬十月甲辰,詔以兩川歲貢綾、錦、羅、綺、紗,以三之 二易為紬絹,供軍須。」

按《玉海》二年十月二十一日,「注輦貢象齒珠,奉銀盤, 散珠於御榻下而退。」

景祐元年罷西川貢錦李德政來貢编辑

按《宋史仁宗本紀》,「景祐元年五月丁卯,西川歲織錦 上供,罷之。是歲南平王李德政獻馴象二,詔還之。」

寶元元年定卭部川貢期按宋史仁宗本紀不載 按玉海景祐五年五月令卭部川五年一貢是年十一月改元寶元编辑

慶曆二年占城獻馴象三编辑

按:《宋史仁宗本紀》云云。

慶曆三年十二月丁巳,交阯獻馴象五。

按:《宋史仁宗本紀》云云。

慶曆四年五月乙亥,撫州獻生金山。

按:《宋史仁宗本紀》云云。

慶曆五年,減益、梓上供絹。契丹來貢。

按《宋史仁宗本紀》:「五年六月丁卯,減益、梓州上供絹 歲三之一,紅錦、鹿胎半之。冬十月乙卯,契丹遣使來 獻九龍車及所獲夏國羊馬。」

慶曆六年,邈川首領唃廝囉、西蕃瞎氈、磨氈角,安化 州蠻蒙光速等來貢。交阯獻馴象十。

按:《宋史仁宗本紀》云云。

慶曆七年,交州來貢,禁貢餘物饋近臣。

按《宋史仁宗本紀》:七年「秋七月辛丑,禁貢餘物饋近 臣。」

按《玉海》,「七年正月庚辰,御宣德門,閱交州貢象。 慶曆八年,塗渤來貢。」

按《宋史仁宗本紀》。不載 按《玉海》。八年十月二日。「南 蕃塗渤國遣使奉表。貢佛、金骨、真珠、犀、牛頭、象齒。」

皇祐二年四月曹宗壽貢玉编辑

按《宋史。仁宗本紀》。不載。 按《玉海》云云。

皇祐三年,儂智高來貢,罷災傷軍貢物。

按《宋史仁宗本紀》:「三年三月癸酉,儂智高表獻馴象 及金銀,卻之。十二月甲辰,罷災傷州軍貢物。」

皇祐五年,禁轉運官進羨餘。

按《宋史仁宗本紀》:「五年十二月戊午,詔轉運官毋得 進羨餘。」

至和二年交阯來貢编辑

按:《宋史仁宗本紀》:「至和二年十一月乙卯,交阯來告 李德政卒,其子日尊上德政遺貢物及馴象。」

嘉祐二年交阯來貢编辑

按《宋史仁宗本紀》,不載 按《玉海》,嘉祐二年六月「丁 卯,交阯貢異獸二,以為麒麟,狀如水牛,鼻端有角。樞 密使田況請但稱異獸,使殊俗無我欺。」八月癸亥,御 崇政殿,召近臣宗室觀之。

嘉祐六年,占城國獻馴象,安化州蠻來貢。

按:《宋史仁宗本紀》云云。

嘉祐七年,夏國來貢。

按《宋史仁宗本紀》:七年夏四月「己丑,夏國主諒祚進 馬,求賜書。詔賜《九經》,還其馬。」

嘉祐八年春正月辛亥,交阯貢馴象。

按:《宋史仁宗本紀》云云。

英宗治平四年正月丁巳神宗即位夏四月壬申罷州郡歲貢飲食果藥编辑

按:《宋史神宗本紀》云云

神宗熙寧元年詔罷諸州耗蠹民力之貢物编辑

按《宋史神宗本紀》不載 按《文獻通考》:「熙寧元年,上 出諸州貢物名件,自漳州山姜花萬朵以下至同州 榲桲二十顆,凡四十三州七十種,慮其耗蠹民力,詔 罷之。」

熙寧五年,交阯貢象。

按《宋史神宗本紀》。不載。 按《玉海》云云。

熙寧六年八月甲申,罷簡州歲貢綿紬。

按《宋史神宗本紀》云云。 按《食貨志》。金州歲貢斑竹 簾。簡州歲貢綿紬。帝皆以道遠擾民。亟命停罷。 熙寧九年大理來貢。

按《宋史神宗本紀》。不載。 按《玉海》,九年八月二日。「大 理國奉表。貢金裝碧玗山、氈、罽、刀劍、犀皮甲。」

熙寧十年十二月丁丑朔,占城國獻馴象。

按:《宋史神宗本紀》云云。

元豐 年諸路進奉同天節南郊金帛之數定西南蕃貢期编辑

按《宋史神宗本紀》不載。 按《玉海》,元豐著令,「西南五 姓蕃五年一貢。」

按《文獻通考》:「諸路進奉金銀錢帛共二十七萬三千 六百八貫、疋、兩,金二千一百兩,銀一十六萬五千四 百五十兩,折銀錢一萬八千二百五十九貫七十七 文、疋帛八萬七千八百疋。同天節進奉,一十二萬七 百四十三貫、疋兩。京東路金二百兩、銀五千五百兩, 折銀錢四千三百二十四貫七百文,絹七千三百疋」; 京西路金一百兩、銀七千一百兩,折銀錢二千六百 九貫四百七十五文。淮南路銀九千二百五十兩,折 銀錢一千七十九貫二百二十一文。兩浙路銀一萬 一千八百兩、絹五千五百疋。江南東路金一千兩、銀 六千兩,折銀錢五百八十貫、絹四千疋。江南西路銀 一萬四千五百兩、絹二千五百疋。荊「湖南路銀九千 三百兩,荊湖北路銀八千一百兩,福建路銀一萬四 千兩,廣南東路銀四千兩,江、淮、荊、浙發運使、副銀各 五百兩,江、淮等路提點鑄錢司銀一千兩。南郊進奉 一十五萬二千八百六十五貫、疋兩;京東路金七百 兩、絹一萬三千疋,折銀錢六百五貫文;京西路金一 百兩、銀一千三百兩」、絹一萬五千五百疋,折銀錢二 千一百一十貫。淮南路銀三千五百兩,折銀錢六千 一百三十九貫五百一十二文,絹一萬五千疋。兩浙 路銀九千五百兩,絹八千五百疋,羅一千疋。江南東 路銀五千五百兩,折銀錢五百八十一貫一百六十 九文,絹九千疋。江南西路銀一萬五百兩,絹四千疋。 荊湖「南路銀一千三百兩,荊湖北路銀七千八百兩, 絹五百疋,福建路銀二萬三千兩,廣南東路銀三千 兩,廣南西路銀五百兩,錢二百三十貫文。」 右係畢 仲衍《中書備對》所述元豐間諸路聖節、南郊進奉金 帛之數。內同天節江南東路進奉金一千兩,即乾道 間洪文敏公奏乞蠲減饒州聖節貢金,而壽《皇特旨》 減七百兩者是也。蓋承平時,聖節天下進奉通該金 一千三百兩,而江東路獨當一千兩,而江東之一千 兩,則又止饒州一郡所出云。

元豐二年,高麗來貢。

按《宋史神宗本紀》,不載。 按《玉海》,二年二月十四日 戊申,高麗入貢,有日本國車一乘。使者柳洪曰:「諸侯 不貢車服,欲中朝略見工拙耳。」詔特許進。

元豐四年,拂菻來貢。

按《宋史神宗本紀》。不載。 按《玉海》,四年十月六日,「拂 菻貢方物鞅馬、刀劍珠。」

元豐五年六月壬申,交阯獻馴犀二。

按:《宋史神宗本紀》云云。

元豐八年,夏人來獻遺留物。

按《宋史哲宗本紀》:「十二月丙寅,夏人以其母遺留物 馬白䭾來獻。」

哲宗元祐二年秋七月丙辰罷諸州數外歲貢编辑

按:《宋史哲宗本紀》云云。

元祐四年。十一月庚午。溪洞彭儒武等進溪洞布 按《宋史哲宗本紀》云云。

元祐六年,河西來貢。

按《宋史哲宗本紀》不載。 按《玉海》,六年六月二十六 日,「河西貢馬百七十九匹。」

元祐七年五月丙午,大食,進火浣布。

按:《宋史哲宗本紀》云云。

按《玉海》,七年五月二十四日,「大食貢火浣布二,疋寘 之瑞物閣。」

紹聖元年夏四月乙巳朔阿里骨進獅子编辑

按:《宋史哲宗本紀》云云。

元符二年三月丙辰遼人獻玉帶编辑

按:《宋史哲宗本紀》云云。

元符三年春正月己卯,徽宗即位。三月乙未,卻永興 民王懷所進玉器。

按:《宋史徽宗本紀》云云

徽宗崇寧三年五月辛丑詔黜守臣進金助修宮庭者编辑

按:《宋史徽宗本紀》云云。

崇寧五年春正月己酉,「罷諸州歲貢供奉物。」

按:《宋史徽宗本紀》云云。

大觀二年五月甲寅復諸路歲貢供奉物编辑

按:《宋史徽宗本紀》云云。

大觀三年,停減諸路貢物有差。

按《宋史徽宗本紀》不載。 按《食貨志》:「三年罷諸路州 軍見貢六上局供奉物名件四百四十,餘存者才十 一二,減數十二,停貢六。」

政和四年禁勿得復貢毒藥詔廣南市舶司歲貢编辑

按《宋史徽宗本紀》:「四年秋七月戊寅,焚苑東門所儲 毒藥可以殺人者,仍禁勿得復貢。十二月己未,詔廣 南市舶司歲貢真珠、犀角、象齒。」

政和七年,置提舉御前人船所,以內侍鄧文浩領之。 司貢東南花石。

按《宋史徽宗本紀》。不載 按《文獻通考》,七年置提舉 御前人船所。時東南監司郡二廣市舶率有應奉。又 有不待旨但送物至都。計會宦者以獻。大率靈璧、太 湖、慈口溪、武康諸石,二浙奇竹、異花、海錯,福建荔枝、 橄欖、龍眼,南海椰實,登、萊文石,湖湘文竹,四川佳果 木皆越海渡江。毀橋梁、鑿城郭而至。植之皆生而異 味。珍苞則以健步捷走雖甚遠,數日即達,色香未變 也。乃作提舉淮、浙人船所,命內侍鄧文浩領之。蔡京 以曩備東封船二千艘及廣濟兵士四營,又增制作 牽駕人。乞詔人船所比直達綱法,自後所用,即從御 前降下,使係應奉人船所數貢入,餘皆不許妄進。

宣和七年六月乙丑罷減六尚歲貢物编辑

按:《宋史徽宗本紀》云云。

高宗建炎元年罷諸路勸誘獻納錢物詔減天下土貢编辑

按:《宋史高宗本紀》:建炎元年冬十月「己未,罷諸路勸 誘獻納錢物。」

按:《文獻通考》:元年詔:「諸路常貢時新口味、果實之類, 所在因緣更相饋送,騷擾為甚。其令禮部措置,除天 地、宗廟、陵寢薦獻所須外,餘並罷。」又詔:「天下土貢,如 金、銀、疋帛,以供宗廟祭享之費用,以贍官兵之請給, 不可闕者,依格起發外,其餘藥材、海錯、邠州火著、襄 陽府漆器、象州藤合、揚州照子之類,一切罷之。」 建炎三年夏四月乙卯,罷上供不急之物。

按:《宋史高宗本紀》云云。

建炎四年,張浚獻黃金,詔卻大食國珠。

按《宋史高宗本紀》:四年秋七月戊申,張浚獻黃金萬 兩助軍用。 按《食貨志》:「四年三月,宣撫使張浚奏大 食國遣人進珠玉寶貝。上曰,大觀、宣和間,川茶不以 博馬,惟市珠玉,故武備不修,遂致危弱如此。今復捐 數十萬緡易無用之物,曷若惜財以養戰士乎?」諭張 浚勿受,量賜予以荅之。

紹興二年徐康國獻銷金屏障詔毀之占城國遣使來貢编辑

按《宋史高宗本紀》。「二年五月戊子,兩浙轉運副使徐 康國獻銷金屏障。詔有司毀之,奪康國二官」 按《禮 志》:「二年,占城國王遣使貢沈香、犀、象、玳瑁等,荅以綾 錦銀絹。」

紹興三年,大理請入貢,不許。

按《宋史高宗本紀》不載 按《食貨志》:「三年,邕州守臣 言大理請入貢。上諭大臣止令賣馬,不許其進貢。 紹興四年,高麗來貢。詔淮南州軍進奉大禮,銀絹並 蠲之。」

按《宋史高宗本紀》。不載。 按《玉海》。四年閏四月。「高麗 貢金器。」

按:《文獻通考》:四年,「先是,和州言本州殘破之餘,乞蠲 免大禮銀絹。戶部奏展半年。中書舍人王居正言:生 辰及大禮進貢,乃臣子饗上之誠,初非朝廷取於百 姓。若民力無所從出,合預降詔,曲加慰諭,止其進奉, 則君臣恩禮兩盡。既不能然,至使州縣自乞,蓋已非 是,矧又不許,臣竊以為過矣。望特與蠲免,仍詔戶部, 『淮南諸郡如合行除放,不須令本處再三申請,庶使 恩意自出朝廷,人知感悅』。」乃詔淮南州軍進奉大禮 銀、絹並蠲之。

紹興五年六月戊午,減福建貢茶歲額之半。

按:《宋史高宗本紀》云云。

紹興七年,三佛齊來貢。

按《宋史高宗本紀》不載 按《禮志》,「七年,三佛齊國乞 進章奏,赴闕朝見,詔許之。令廣東經略司斟酌,只許 四十人到闕,進貢南珠、象齒、龍涎、珊瑚、琉璃、香藥。」詔 補保順慕化大將軍、三佛齊國王,給賜鞍馬、衣帶、銀 器,賜使人宴於懷遠驛。

紹興十年三月。命胡世將與夏人議入貢。夏人不報 按《宋史高宗本紀》云云紹興十三年八月己亥。鄭剛中獻黃金萬兩。

按:《宋史高宗本紀》云云。

紹興十六年六月,安南獻馴象十。秋七月壬辰,立祕 書省《獻書賞格》。

按:《宋史高宗本紀》云云。

紹興十七年。春正月己卯。禁監司郡守進羨餘 按《宋史高宗本紀》云云。

紹興二十年,交趾來貢。

按《宋史高宗本紀》。不載。 按《玉海》。二十年二月二十 九日。交趾貢馴象十。

紹興二十四年四月己酉,羅殿國貢名馬。八月甲午, 罷溫州市黃柑。福州貢荔枝。

按:《宋史高宗本紀》云云。

紹興二十五年十一月辛未,真臘、羅斛國貢馴象。十 二月丁酉,禁閩、浙、川、廣貢真珠文犀。

按:《宋史高宗本紀》云云。

紹興二十六年,罷廉州貢珠。交趾來貢。

按《宋史高宗本紀》,「閏十月丙午,罷廉州貢珠,縱蜑丁 自便。」 按《食貨志》二十六年,「罷廉州貢珠,散蜑丁。蓋 珠池之在廉州,凡十餘,接交趾者,水深百尺,而大珠 生焉,蜑往採之,多為交人所取,又為大魚所害。至是 罷之。」

按,《文獻通考》:「二十六年,詔罷臨安府歲貢御服綾一 百疋。」

按《玉海》二十六年八月「庚寅,交趾賀升平,獻黃金器、 明珠、沈香、翠羽、綾絹、馬十、象九。」

紹興二十七年,焚交趾翠羽,詔市舶察蕃商假託入 貢。

按:《宋史高宗本紀》:二十七年三月「丁亥,詔焚交趾所 貢翠羽於通衢。十二月甲午,詔廣南經略市舶司察 蕃商假託入貢。」

按《文獻通考》:二十七年,宰執奏四川便民事,上曰:「蜀 製造錦繡帟幕,以充歲貢,聞十歲女子皆拘在官刺 繡,朕自即位以來,不欲興土木,被文繡首為罷去,後 來節次科敷,多所蠲減,想民力稍寬矣。」

紹興三十一年,詔「卻安南獻馴象,禁獻羨餘及武臣 獻寶貨、鞍馬。」

按《宋史高宗本紀》。不載 按《禮志》。三十一年正月。安 南獻馴象。帝曰:「蠻夷貢方物乃其職。但朕不欲以異 獸勞遠人。」其令帥臣告諭。自今不必以馴象入貢 按《續文獻通考》。三十一年兩浙轉運使獻趲積錢二 萬緡。臨安府獻五萬緡。上謂大臣曰:「可樁留外府。若 下諸路。切戒毋得科敷如昔時羨餘。適資贓吏而擾 吾民也。」上謂輔臣曰:「近大將入覲,有以寶貨鞍馬為 獻者,惟馬不可缺,餘皆卻之。蓋慮以進奉為名,公私 掊剋,有害軍政耳。」是秋,申嚴獻羨餘之禁,從劉珙奏 也。葉顒知常州。或勸獻羨餘,顒曰:「羨餘非重征則橫 斂,是民之膏血也。」弗聽。

紹興三十二年,詔:「外國入貢者,令所在州軍諭遣;其 州軍土貢除薦獻甘旨外,餘並罷。」

按《宋史高宗本紀》。不載 按《禮志》。三十二年,孝宗登 極。詔曰:「比年以來。累有外國入貢。太上皇帝沖謙弗 受。況朕涼菲。又何以堪。自今諸國有欲朝貢者。令所 在州軍以理諭遣。毋得以聞。」 按《食貨志》。三十二年 六月戊寅。孝宗受禪赦。「凡官司債負房賃、租賦、和買、 役錢及坊場、河渡等錢。自紹興三十年以前並除之。 諸路或假貢奉為名,漁奪民利,使所在居民以土物 為苦,太上皇帝已嘗降詔禁約。自今州軍條上土貢 之物,當議參酌天地、祖宗陵寢薦獻及德壽宮甘旨 之奉,止許長吏修貢,其餘並罷。州縣因緣多取,以違 制坐之。」

孝宗隆興元年詔軍官進奉會慶聖節不得踰制又禁上供未足而進羨餘者编辑

按《宋史孝宗本紀》不載 按《續文獻通考》:隆興元年 詔「自今後內外主兵官進奉會慶聖節香疏有合併 沈香並不得過二十兩,馬不得過四匹,餘物並不得 投進。十二月,詔諸路州軍歲起上供錢物,例有拖欠, 監司郡守卻以羨餘進獻,僥冒賞典。今後上供錢物 須官依限起發數足,如輒行率斂進獻,仰本部按劾 以聞。」是歲,廣東提刑司獻緡錢十五萬,有旨令就便 撥賜廣西所司,充本路今年上供錢。

乾道二年冬十月己卯減饒州歲貢金三之一编辑

按:《宋史孝宗本紀》云云。

按:《容齋四筆》:「乾道二年,蒙恩召還,乞蠲減鄱陽歲貢 誕節金千兩,言此貢不知起於何時。或云藝祖初下 江南郡庫適有金,守臣取以獻長春節,遂為故事。 乾道三年,劉珙奏請停罷進羨餘。」

按《宋史孝宗本紀》,不載。 按《續文獻通考》:三年,劉珙 入見,論羨餘之弊曰:「州縣賦入有常,大郡僅足支遣, 小郡往往匱乏。而近者四方尚有以贏餘獻者,不過 重折苗米,或倍稅商人之有。此民之未便者也。望詔止之。」上嘉納焉。

乾道八年,滕瑞獻天中節禮物,特降一官。

按,《宋史孝宗本紀》不載。 按《續文獻通考》:「八年,知光 州滕瑞奏,遇天中聖節,臣自書『聖壽萬歲』四字,約二 丈餘,兼造山棚,高三丈餘,凡用絹五十疋,褾背投進。」 上曰:「滕瑞不修郡政,以此獻諛。」特降一官。

乾道九年,卻廖顒獻羨餘銀錢。

按《宋史孝宗本紀》。不載 按《續文獻通考》。九年侍御 史蘇嶠奏。「伏睹廣南提舉官廖顒劄子。廣州都鹽倉 有積下支不盡鹽本銀。計錢十一萬一千四百五十 四貫文。又點檢得本路諸州府逐年拘收常平諸色 錢物。內有見在寬剩錢五萬貫。欲行起發。少助朝廷 經費。奉旨並令赴南庫送納者。臣竊謂陛下即位以 來。屢卻羨餘之獻,故近年監司州縣,稍知遵守,此盛 德之事,而小人之急於自進,時以一二嘗試朝廷,只 緣乾道七年,提舉官章潭獻錢二十萬貫,以此特轉 一官,不及期年,轉為廣西運判。廖顒實繼其後,故到 官未幾,便為此舉。其為愚弄朝廷,莫此為甚。訪聞此 錢並係鹽本錢,潭到任時尚有三四十萬緡,皆是前 官累次儲積,不敢妄用,潭取其半以獻。今顒所獻止 十一萬緡,已是竭澤,所餘無幾,後人何以為繼?異時 課額不登,誰將任其咎?欲望特降旨卻而不受,即以 此錢付之本司,依舊充鹽本。內常平寬剩錢,亦乞樁 留本路,為水旱賑貸之備。」詔從之。

淳熙五年三佛齊來貢编辑

按《宋史孝宗本紀》不載 按《禮志》,「淳熙五年,三佛齊 再入貢,計其直二萬五千緡,回賜綾錦羅絹等物,銀 二千五百兩。」

淳熙十年,罷昭州貢金,卻安南貢物,取其一。

按《宋史孝宗本紀》:「十年六月乙巳,罷昭州歲貢金。閏 十一月壬寅,詔卻安南獻象。」

按《續文獻通考》:「十年,廣西經略安撫司使奏,安南國 牒已排辦章表,投進方物。上曰:『象乃無用之物,經由 道路,重擾吾民。除不受外,將入貢之物以十分為率, 止受一分,就界上交割』。」

寧宗嘉泰元年冬十月甲申詔免瑞慶節諸道入貢是歲真里富國獻馴象二编辑

按:《宋史寧宗本紀》云云。

嘉定五年九月庚戌遵義砦夷楊煥來獻馬编辑

按:《宋史寧宗本紀》云云。

理宗紹定五年禁因助修陵寢為名而貢獻者编辑

按《宋史理宗本紀》。不載 按《續文獻通考》。紹定五年 「詔大行皇太后陵寢。諸路監司州府軍監寺止進慰 表。其餘禮物並令免進。仍不得以助修奉攢宮為名。 有所貢獻。」

紹定六年,卻康守正等獻馬。

按《宋史理宗本紀》,不載 按《續文獻通考》:六年,上卻 歸正番臣康守正、王全所獻馬。已而出御札賜輔臣 曰:「近康守正、王全以馬來獻,朕方禁飭臣下勿受饋 遺,豈有自開此門,兼恐遠人以此窺朕好尚。昔漢文 卻千里馬,朕素慕之,卿等以為何如?」輔臣乞宣付史 館,從之。

寶祐二年禁內外諸司獻方物编辑

按《宋史理宗本紀》。不載 按《續文獻通考》。寶祐二年。 「董槐奏。邇者陛下飭內外諸司。有方物來獻者勿納。 仰讀聖訓。可以弭災召和。」

景定元年詔凡獻羨者削官如祖宗典故编辑

按:《宋史理宗本紀》,不載 按《續文獻通考》:「景定元年, 詔倪垕獻羨希賞,再削一官,仍下監司郡守,今後移 易窠名,輒行獻羨者,照祖宗典故行之,著為令。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