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經濟彙編/食貨典/第192卷

經濟彙編 食貨典 第一百九十一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經濟彙編 第一百九十二卷
經濟彙編 食貨典 第一百九十三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經濟彙編食貨典

 第一百九十二卷目錄

 貢獻部彙考十

  明二英宗正統四則 代宗景泰一則 憲宗成化七則 孝宗弘治七則 世宗嘉靖

  八則 穆宗隆慶一則

皇清一總一則 崇德三則 順治十三則 康熙七則

食貨典第一百九十二卷

貢獻部彙考十编辑

明二编辑

英宗正統二年脫脫不花貢馬定占城國貢期编辑

按名山藏占城國。正統二年。命三歲一貢。以節煩勞 按明《昭代典則》。二年秋九月。脫脫不花遣人貢馬。厚 賜之。

正統三年榜葛剌國來貢。

按名山藏榜葛剌國,正統三年,獻麒麟、鸚鵡等物。禮 部尚書胡濙請表賀,從之。 正統四年,撒馬兒罕來貢。

按名山藏撒馬兒罕,正統四年來貢馬。馬色元,蹄額 白。詔圖之,賜名曰「瑞鴇。」

正統六年,普花可汗等來貢。

按《大政紀》,六年十二月,「普花可汗及也先遣人貢馬」 按《明昭代典則》:「六年十二月,脫脫不花及脫歡子也 先,遣使貢馬。」

代宗景泰四年十二月瓦剌諸酋並遣人貢馬编辑

按:《大政紀》云云。

憲宗成化元年議准哈密等國貢期及來人數编辑

按明《昭代典則》,「成化元年冬十月,禮部尚書姚夔、會 昌侯孫繼宗等議,哈密乃西域諸番要路,近年為癿 加思蘭殘破,其國人民潰散,不時來貢,動以千百,貪 饕宴賜,朝廷固不惜此,然道路疲于迎接。合酌量事 體,哈密使臣歲一入朝,不得過二百人,癿加思蘭五 十人。其土魯番亦力把力等,或三年五年入貢經哈 密者,依期回來,不得過十人。宜敕陝西、甘肅等處鎮 守總兵、撫按、三司等官撫諭夷民,嚴加防範。及敕哈 密王毋弩溫荅失力,收集流散,保守境土,庶全朝廷 始終優厚之意。」從之。

成化五年題准、「各邊貢馬給賞之例」

按《明會典》,「凡各夷貢馬。題准:雲南、貴州、湖南、四川、廣 西等處夷人進貢馬匹,行各鎮守總兵、巡撫、巡按等, 并布、按二司,就彼辨驗等第毛齒,給軍騎操。如鎮總 撫按出巡出邊,聽布按二司辨驗給軍,具奏給賞。」 成化十三年,滿都魯癿加思蘭相讎殺遣人進貢馬 駝。

按:《大政紀》云云。

成化十四年,停遼東歲貢藥材。

按明《昭代典則》:十四年五月,免征遼東藥材。二年,遼 東都司歲貢人參三百斤,五味子一百五十斤,連年 貢未至。巡撫都御史陳鉞奏,「藥草產于鳳凰山、靉陽 等處,距遼東四五百里,不得採取。乞暫停免,俟事寧 之日,採辦如例。」從之。

成化十六年,雜道長官司始專達貢物。

按,《名山藏》雜道長官司,長河西部落也。初附本司進 貢。每貢僧徒百人。成化十六年,始專達。

成化十七年,撒馬兒罕來貢。

按《名山》藏撒馬兒罕,十七年進二獅至關外,奏遣大 臣往迎。職方郎中陸容言:「獅誠奇獸,顧不具郊廟之 犧牲,備乘輿之驂服,不宜受。」上乃第遣中使往。 成化二十二年,撒馬兒罕來貢。

按名山藏撒馬兒罕,二十二年又進獅取道廣東浮 海還,云欲往滿剌加,更市以進。廣東布政使陳選上 書拒止之。

孝宗弘治二年撒馬兒罕來貢编辑

按名山藏撒馬兒罕,「弘治二年,其王阿黑進獅」,禮科 給事中韓鼎請卻之,上嘉納焉。

弘治三年六月,伯顏猛可遣人貢馬。

按:《大政紀》云云。

弘治四年,撒馬兒罕來貢。

按名山藏撒馬兒罕,四年又進獅及鸚鵡至廣東。守 臣以聞。禮部尚書倪岳言:「陛下即位,卻珍奇,罷貢獻, 頌傳中外。撒馬兒罕貢獅,臣知聖心,必不嘉納。第此 夷入貢,道從甘肅涉海而來,則勘合印信皆屬虛文 矣。抑臣慮其習知海道,而生意外之變。望遣行人馳 諭彼中,厚為宴賞,治其歸船。」敕諭國王,自此貢從故 道,獻但土物,庶使賓服夷醜。知明天子不勤遠人、不 貴異物之意。上嘉納之。大學士李東陽作《卻貢詩》以 頌。

弘治七年夏四月,「閉嘉峪關,絕西域貢。」

按:《大政紀》云云弘治十三年,奏准各省進貢芽茶、木瓜、藥材、魚、鮓斤 兩限期之例。

按《明會典》,「各處歲進茶芽,弘治十三年奏准,俱限穀 雨後十日,差解赴部,送光祿寺交收。違限一月以上 送問,雖有公文,不與准理。」計茶芽四千斤,內一百二 十斤南京納;直隸五百斤,常州府宜興縣一百斤, 內二十斤南京禮部納,限四十六日。廬州府六安州 三百斤,限二十五日。廣德州七十五斤,建平縣二十 五「斤,限四十六日。浙江五百斤。湖州府長興縣三 十斤,南京納紹興府嵊縣八斤,會稽縣三十二斤,限 五十五日。溫州府永嘉縣一十斤。樂清縣一十斤,限 七十七日。杭州府臨安縣二十斤。富陽縣二十斤,限 五十二日。寧波府慈谿縣二百六十斤,限六十一日。 處州府麗水縣一十五斤。」按續文獻通考作二十斤縉雲縣六斤。 青田縣六斤。遂昌縣「六斤」按續文獻通考不載縉雲三縣「限七十日; 金華府金華等縣共二十二斤,限六十四日;衢州府 龍游等縣共二十斤,限六十七日;台州府臨海等縣 共一十五斤,限七十一日;嚴州府建德縣五斤,淳安 縣四斤,遂安縣三斤,壽昌縣三斤,桐廬縣二斤,分水 縣一斤,限五十八日;江西四百五十斤;南昌府七 十五斤,限六十日;南康府二十五斤,限五十」五日;「贛 州府一十一斤,限八十三日;袁州府一十八斤,限七 十九日;臨江府四十七斤,限六十五日;九江府一百 二十斤,限五十五日;瑞州府三十斤,限六十四日;建 昌府二十三斤,限七十五日;撫州府二十四斤,限七 十三日;吉安府一十八斤,限七十一日;廣信府二十 二斤,限七十五日;饒州府二」十七斤,限六十一日;南 安府:一十斤,限九十日按續文獻通考作南新縣湖廣二百斤, 內十八斤。「南京納武昌府興國州六十斤,限五十四 日。岳州府臨湘縣十六斤,限七十日;寶慶府武岡州 二十四斤,邵陽縣二十斤;新化縣十八斤,限五十九 日;長沙府安化縣二十二斤,寧鄉縣二十斤;益陽縣 二十斤,限八十一日。」福建二千三百五十斤,內五 十二斤。「南京納建寧府建安縣一千三百」六十斤,內 探春二十七斤,先春六百四十三斤,次春二百六十 二斤;紫筍二百二十七斤,薦新二百一斤;崇安縣九 百九十斤,內探春三十二斤,先春三百八十斤,次春 一百五十斤,薦新四百二十八斤,限七十八日。木 瓜直隸寧國府宣城縣,歲進木瓜二千三百箇,內上 瓜一千八百箇,中瓜五百箇。藥材:廣西思明府,歲 進解毒藥五百三十四味,共三千八斤,內錦地蘿一 味重二斤,消食藥十味重十二斤,消毒藥十八味重 十九斤,大衝藥一味重一斤,塞住藥四味重四斤。 四川成都府,歲進藥材七味,內天雄二十對,附子五 十對,川烏三十對,漏藍二十斤,仙茅二十一斤,補骨 脂十五斤,巴豆四「斤,黃魚浙江嘉興府歲進黃魚 三百尾,俱行乍浦河泊所,小滿時節採捕,沿途換冰, 接救到京,通政使司投本尚膳監交收。禮部批迴 魚鮓:湖廣布政司歲進鱏魚、鰉魚、鯉魚、鮓各四桶,糟 鰣魚、鯿魚各四桶,醬子鮓一十二桶,乾鯉魚五十斤, 鱏鰉魚筋并面肉四十把,鱏鰉肚四十箇,并代鎮守 衙門原」進鱏魚鰉魚鮓各十桶、醬子鮓二十桶、俱行 武、漢、黃、岳、常、沔六府州造辦。咨呈禮部、轉送光祿寺 交收。禮部批迴。

弘治十八年,馬文升奏准停減進貢薦新品物及《省 船夫》。

按《續文獻通考》:「十八年春三月,吏部尚書馬文升疏 請革大弊以蘇軍民云:我太宗文皇帝遷都北平,其 南京并各處進貢方物,尚未有皇馬快船之差。至宣 德正統年間以後,或裝載薦新品物,及南京所造篩 簸等項,用船數多,所過州縣動撥人夫千百名。其夫 俱係附近州縣衛所,出銀顧覓,少則用銀數十兩,多 則三五十兩。一年之間自儀真抵通州,所用顧、夫等 項銀不下數十萬。俱係下民膏脂而不係賦稅。洪武 以來,軍民未嘗遭此困苦。來京馬快船隻,其弊固多, 而進鮮者其害為甚。且進鮮乃朝廷敬奉祖宗之意, 固不可缺。今所進物,若青梅、小竹筍、萵苔菜、宣州梨, 蓋因太祖高皇帝踐祚之時所用,故猶進奉供薦。今 京師果品蔬菜,雪梨、青杏比南京所產者其味尢佳, 隨時供薦,亦可將敬,又奚待于南京者?況我列聖相 承,咸以愛養黎元為心。雖皇上篤于大孝以奉祖宗, 但祖宗在天之靈,憫念軍民困苦,亦必為之不懌。伏 望將前項薦新,如青梅、蓮藕、宣州梨、苔菜之類,于中 量免進奉,省少船隻」,楊梅、枇杷、鰣魚,北方不產者,照 舊進奉供薦。其餘若馬槽篩簸之類,止運竹木來京, 著落此處該衛匠役,編造應用。仍敕南京兵部,「今後 差撥馬快船隻,務照准奏事例,滿船裝載,不許多撥, 沿途擾人。庶馬快船隻減其多差,而沿河軍民免其 擾害之弊矣。」疏入,上大喜。

弘治 年、增歲辦野味、雜皮翎毛之數

按《續文獻通考·會典》載:「各處辦野味共一萬四千二
考證.svg
百五十隻。至弘治中,歲辦一萬四千五百一十四隻。

又活鹿二百六十七隻,活天鵝三百二十隻。各處歲 辦雜皮二十一萬二千張。至弘治中,歲辦二十四萬 七百六十一張。各處歲辦翎毛一千三百五十五萬 六千根。至弘治中,歲辦二千二百七十六萬六千五」 百五十根。諸貢視昔已增矣。

世宗嘉靖元年奏准各土官入貢期限等則及給賞之例编辑

按《續文獻通考》:「凡土官差人到京,鴻臚寺即與引見, 并投進實封奏本,其方物赴禮部驗進。」嘉靖元年議 准,「聖節止許各宣慰、宣撫、安撫官具方物差人赴京, 其餘佐貳官以下及把事頭目、護印舍人,止許朝覲 年入貢。每司量起的當通把三二人,齎執方物,多者 給與本冊咨批,少者給與咨批,各給關文應付,馬匹 就彼變賣,銀兩貯庫。降香、黃蠟、茶葉等物,要實重五 十五斤為一扛,每扛賞闊生絹二疋,照扛遞加。其不 由本布政司起送,或斤重不足,差人過多,不待朝覲 之年,擅自起貢,禮部不與進收,責諭遣回。」賞賜應付, 通行停止。

嘉靖二年議准「土官貢物逾期減賞」之例。

按《續文獻通考》:「二年議准,土官具方物差人赴京,過 限一月,俱屬違例,減半給賞。若違例多端者不賞。」 嘉靖三年,魯迷來貢。

按名山藏魯迷,嘉靖三年始通貢。所貢獅子、西牛、西 狗、西馬、阿骨剌、馬駝、珊瑚、珠玉,從甘肅入。世宗以其 新入貢,下禮、兵二部議納否。給事中鄭一鵬、禮部尚 書席書請勿納。上憫其遠,納之。

嘉靖五年,魯迷來貢。

按名山藏魯迷,嘉靖五年,復以獅子、西牛貢,并送調 御五人。自言跋涉七年,費二萬三千餘金矣。御史張 祿言:「聖德廣被,遠人來貢。第華裔殊方,人物異性。留 人養物,不惟違物,亦且拂人。今奇獸西來,兼之馴調。 京師遠邇,咤異喧傳,不知此物之在西土,亦猶中國 之有虎豹也。其調御馴習,亦猶虎豹之豢于中國也。 臣聞養獅子,日用二羊,月計六十羊矣,歲計七百有 餘羊矣。臣聞養西牛,以果餅不芻豆,食人食矣。獸相 食,食人食,聖賢所惡也。又通事人役,煩費多端,以光 祿有限之財,充人獸無益之養,殊為不經。抑其攜帶 方物,覬賞規利,不過希望之私,寧復歸嚮之誠?伏惟 返其人,卻其物,薄其賜,以明中國聖」人不貴異物如 此也。上復憫其遠納之,後定五年一貢。

嘉靖七年議准、湖廣土官貢物品目、及齎送人員數 目

按:「《續文獻通考》:七年議准:湖廣土官襲受宣慰、宣撫、 安撫職事者,差人慶賀,每司不許過三人。其三年朝 覲,每司止許二人,大約各司共不過百人,起送到京 者不過二十人,餘俱存留本布政司聽賞。所司辨驗 方物,造冊給批,差官伴押到京,禮部驗批相同,方與 賞賜。」應付貢物:馬、象、犀、角、象鞍、象腳盤、蚺蛇膽、玉石 圍帳,金銀酒器。金絨索,降香,青紅寶石、花藤席,黃蠟, 各色絨;綿檳榔,各色布手巾。

嘉靖十八年,限日本貢期。

按《名山藏日本傳》:「十八年,復以修貢請,許之。期以十 年,人無過百,船無過三。」

嘉靖四十三年奏加「四川歲進扇。」

按《明會典》:「川扇,四川布政司造。撫臣奏進歲例扇一 萬一千五百四十把。嘉靖三十年,加造備用扇二千 一百把。四十三年,又加造小式細巧扇八百把,共一 萬四千四百四十把。初起鎮守中官,後以為常。」又蜀 王府別有奏進。

嘉靖四十四年議准、遼東貢馬之數

按《明會典》「四十四年議准,遼東每年貢馬一千五百 匹,將一千匹照舊分俵操軍,五百匹變價分發各該 驛軍,幇買臝頭。」

穆宗隆慶三年定烏思藏等處貢期编辑

按《名山藏》烏思藏、長河西魚通、寧遠等處雜道長官 司「朵甘思,隆慶三年定三年一貢。」金川寺番僧,「在四 川威州保縣地。舊三年一貢,每貢許百人,多不過百 五十,正德以來漸多。隆慶三年定貢五百五十人。」雜 谷安撫司,「在四川松潘地。舊三歲一貢,隆慶三年定 每貢千二百七十四人。」

皇清一编辑

禮部朝貢通例

《大清會典》。禮部主客司「朝貢通例」

國家一統之盛,超邁前古。東西朔南,稱藩服奉朝

貢者,不可勝數。凡蒙古部落,專設「理藩院」 以統之。他若各番土司,並隸兵部。其屬于主客司、會同館者,進貢之年有期,入朝之人有數,方物有額,頒賞有等。茲以《通例》冠于前,而各國次序以入貢之年為先後云。

朝鮮國 :按朝鮮即高麗國,于諸番中效順最先,有年貢,有節貢,歲以為常貢,道由鳳凰城貢物。年貢舊有麻布布、水牛角、順刀、蘇木、胡椒、茶,後俱免進,其現貢物數,舊額尚多,歷經減定,黃金一百兩    ,白銀一千兩。

白苧布二百疋   。各色綿紬四百疋。各色木棉布四千四百疋

五爪龍蓆二張   ,雜彩花蓆二十張。《豹皮》一百張    ,鹿皮一百張

《獺皮》四百張    。《青黍皮》三百張

腰刀十把     ,大紙二千卷。

《小紙》三千卷    。《米》一百包。

萬壽、元旦、冬至三大節貢

御前。

各色苧布三十疋

各色綿紬:「《萬壽》七十疋,元旦、冬至各四十疋。龍紋蓆二張」

各色花蓆,萬壽元旦各六十張,冬至八十張,豹皮十張

白綿紙二千卷

獺皮:惟「萬壽節貢二十張。」

太皇太后前。

《螺鈿梳函》,元旦、冬至各一具。

各色苧布三十疋

各色綿紬三十疋

各色花蓆三十張

皇太后前。同前

皇后前。同前

皇太子前。惟元旦、冬至貢。

「白苧布十五疋   。」 「《白綿紬》十疋。」

各色花蓆四十張  。豹皮六張

白綿紙五百卷

土魯番 按土魯番在陝西西北,順治三年進貢,十三年定貢,期五年一次。貢道由陝西。甘肅貢物舊有西馬達馬一峰駝、鴉、虎、黑鷹、布、蒲萄、羚羊角、碯砂、西弓、西氈、小刀,鞍後俱免進玉石一千斤    ,金剛鑽二錢。

琉球國 :按大琉球在東南海中,本有中山王、山南王、山北王後;惟中山王世稱尚氏。順治六年請貢,八年進貢。定貢期二年一次貢。道由福建閩縣。

貢物舊有金銀罐、金銀粉匣、金銀酒海、泥金彩畫屏風、泥金扇、泥銀扇、畫扇、蕉布、苧布、紅花、胡椒、蘇木、腰刀、大刀、鎗、盔、甲、鞍馬、絲綿、螺盤。後俱免進,外有加。貢物無定額。

熟硫黃、一萬二千六百斤

海螺殼三千箇

紅銅三千斤

荷蘭國 :按荷蘭國,在東南海中,順治十年請貢,十三年進貢。貢期初定八年一次,後改五年一次。貢道由廣東,今改由福建。

貢物,舊有「銀盤甲鞍、番花、桂皮、花被褥、毛纓、薔薇水白石畫小車、白小牛、胡椒、織金緞盛各樣油小箱、腰刀劍、羽緞、倭緞、布、琉璃燈、聚燿燭臺、琉璃盃、肉豆蔻、葡萄酒、象牙皮帶、夾板樣」 船,後俱免進。外有貢使進獻,無定額。

馬   鏡   珊瑚  ,哆囉羢。

「織金毯 、《嗶吱緞 》」 ,《自鳴鐘 》,《丁香》

檀香  冰片  、琥珀  《鳥鎗》。

火石

安南國 按安南古交趾地。順治十八年請貢,康熙二年進貢。貢期初定三年一次,後改六年兩貢。貢道由廣西憑祥州。

貢物舊有白絹、降真香、白木香、中黑線香,後俱免進。

金香爐花瓶四副  。銀盆十二箇

沈香九百六十兩

《速香》、二千三百六十八兩

象牙二十枝    ,犀角二十座,

暹羅國 :按暹羅,本海南暹與羅斛二國,後并為一。順治十年,請貢。康熙三年進貢。貢期三年一次。貢道由廣東。

貢物:常貢外例有加貢物舊有孔雀、龜,後命免進。

恭進

御前。

龍涎香、一斤銀合裝 象牙三百斤

西洋閃金花緞六疋 、胡椒三百斤。

藤黃三百斤    ,《豆蔻》三百斤。

蘇木三千斤    。《速香》三百斤

烏木三百斤    。《大楓子》三百斤。

金銀香三百斤

皇后前貢物並同。數目減半。

西洋國 :按西洋在西南海中。康熙六年進貢。因其地遠,貢期未定,貢道由廣東。今其人有留居嶴門者。

貢物

恭進

御前。

國王像一幅    ,金剛石飾金劍一柄,珊瑚珠一串    ,金珀書箱一座。

珊瑚樹一枝    ,《琥珀珠》六串。

《伽南香》二段    ,「《哆囉羢》二疋。」

象牙十枝     、犀角四隻

乳香六桶     ,《蘇合油》一桶。

丁香一籠     ,金銀乳香二籠

花露一箱     、《花幔四端》

花氈一鋪

皇后前。

大玻璃鏡一面   ,珊瑚珠一串。

琥珀珠十串    ,花露一籠。

丁香一籠     ,金銀乳香一籠,

花幔四端     。花氈一鋪

西番各寺

烏思藏 按烏思藏,即吐番地。順治五年,闡化王入貢,定貢期三年一次貢,道由陝西。十七年,大寶法王、灌頂國師、圓通妙濟國師,從雲南進貢。

貢物

鍍金銅佛三尊   ,畫佛十幅。

銅塔十座     。《舍利子》三顆。

珊瑚七株     ,犀角四隻。

黃左髻帽十六頂

各色氆氌二百十八疋

各色花氆氌五十疋

各色㲲。綿二十四疋。阿魏五斤。     黑香十四斤八兩。《白海螺》二十箇。   《白纓子》五箇

黑纓子十三箇

《大寶》,「法王貢物。」

釋伽佛舍利子一顆 ,番像銅佛一尊。

金輪一面     ,珊瑚一朵。

犀角一隻

珍珠一串、計一百五十一顆

寶石數珠一串、計一百四顆

琥珀珠一串計十八顆

《慈獸皮》一張    。《虎皮》一張。

豹皮一張     。「《猞猁》猻皮一張。」

梵袒紅一件    、各色㲲四端、「各色㲲四端、    白纓一束。青纓一束。     花褐一端」

花氆氌二端

灌頂國師貢物

銅佛一尊     ,金輪一面。

犀角一隻     ,珊瑚二朵。

珍珠一串、計一百五顆。

琥珀一串計一百四顆

花布一疋     。《花線氈一條》

各色氆氌五端   。花褐一端

灌頂圓通妙濟國師貢物。

番像銅佛一尊   ,金輪一面。

珍珠一串,計八十九顆。

珊瑚五顆     ,花布一端。

花氆氌一端    。藍氆氌一端。

「《猞猁》《猻皮》」 一張。

洮岷番寺 按洮州、岷州有番僧,有番族,順治十七年,圓覺寺進貢。康熙二年,番僧二十一寺,換給敕書,五年又給五寺敕書。共二十六寺,分為四族定貢,期三年一次貢,道由甘肅。

貢物舊有畫佛、珊瑚、棗、酥油、杵力麻、延壽果、鵰膀、舍利子,後俱免進。

馬六疋      、青木香十二桶。

附載二十六寺

圓覺寺 、大崇教寺 、講堂寺 、剎藏寺、弘教寺 、洪福寺  、法藏寺 、朝定寺,石崖寺 、魯班寺  、羊圈寺 、永安寺、廣善寺 、昭慈寺  、洪濟寺 、崇隆寺、寶淨寺 、寫《兒朵》寺 、讚林寺 、永寧寺、廣德寺 、三竹寺  、裕竜寺 、藏經寺、荔川寺 、工布寺。

貢物舊有珊瑚棗、杵力麻、延壽果、酥油,後俱免進。

馬五疋      ,《青木香》十桶。

河州番寺 ,順治八年,河州弘化寺、顯慶寺、莊浪感恩寺進貢。十年,莊浪報恩寺、端嚴寺進貢。貢道俱由陝西。

貢物舊有佛像、銅塔、番犬,後俱免進。

馬   氆氌  。舍利子  ,酥油。

駱駝  豹皮

《西寧番寺 》,順治十年,西寧「瞿曇等九寺進貢。」 又西納演教寺進貢。貢道俱由陝西。

貢物

瞿曇寺進

舍利子七顆    。「藏菩提數珠二串。琥珀八顆     。各色氆氌二十四疋。《猞猁猻皮》二張   。狼皮二張。」

狐皮四張     ,酥油二罎,馬十二匹,

淨寧菩提寺進

舍利子七顆    ,佛眼數珠二串。

琥珀八顆     ,《各色氆氌》十二疋。阿魏一封     。《黑香一封》。

酥油二罎     ,馬六匹,駱駝一隻。

淨覺寺進

舍利子七顆    ,佛眼數珠二串。

琥珀十顆     。《白海螺》二個。

各色氆氌十二疋  ,酥油二罎,馬六匹

慈利寺國師進

舍利子三顆    ,《佛眼》數珠一串。

琥珀二顆     ,「各色氆氌十二疋,酥油二包     ,《馬四匹》。」

慈利寺禪師進

舍利子三顆    ,《佛眼》數珠一串。

琥珀二顆     。各色《氆氌》六疋。

《阿魏》一封     ,《黑香》一封。

酥油一罎     。馬四匹。《延壽寺》進。

舍利子三顆    ,《佛眼》數珠一串。

琥珀二顆     。各色《氆氌》《八疋》。

酥油二罎     。馬四匹。普法寺進。

舍利子三顆    ,《佛眼》數珠一串。

琥珀二顆     。各色《氆氌》《八疋》。

酥油二罎     。馬四匹。《吉祥寺》進。

《舍利子》二顆    。阿魏一封。

黑香一封     :「各色《氆氌》四疋。」

馬二匹

伊兒結寺進

佛眼數珠二串   ,琥珀二顆。

《阿魏》一封     ,《黑香》一封。

各色氆氌四疋   ,酥油二罎。馬二匹

西納番寺

貢物

舍利子二十顆   ,琥珀數珠二串。

《珊瑚數珠》二串   ,《藍石數珠》二串。

花毯二條     。各色氆氌五十疋。菩提數珠二串   。西城毯二條

腰刀二把     。《猞猁》《猻皮》四張。

《艾葉豹皮》四張   。《金錢豹皮》四張。

《狼皮》四張     。《狐皮》四張。

馬三十匹     ,駱駝二隻。

牛十二隻     ,酥油四包。

《金川寺番僧 》按「金川寺在四川威州保縣,康熙四年定貢,期三年一次,道由四川。」

崇德 年编辑

《大清會典》「禮部主客司朝貢通例。」崇德間定,凡歸順、

外國俱頒

冊誥授封爵。嗣後一應進奏文移、俱書

「大清國」年號《凡遇》

聖節元旦、冬至。具表。

御前進貢方物。具箋

中宮、

東宮前進貢方物。差官朝賀

崇德三年

《大清會典》禮部主客司朝貢一:朝鮮國崇德三年、以

封王謝

恩進貢。請

安進貢、《謝封繼室進貢》、「《請封長子》進貢」

崇德四年

《大清會典》禮部主客司朝貢一朝鮮國崇德四年賀

捷進貢。所進方物、與《三大節》禮略同

順治 年编辑

《大清會典》禮部主客司朝貢通例順治間定,凡外國

朝貢以表文方物為憑。該督墲查照的實、方准具題入貢。凡外國朝貢繳送《明季敕印》者、聽地方官具題。凡進貢員役每次不得過百人。《入京員役》止許二十人。餘皆留邊聽賞。其進貢船不得過三隻。每船不得過百人。凡貢使到京、所貢方物、《會同館》呈報禮部提督。該館司官赴館查驗、分撥員役管領。該部奏

聞貢物交進內務府,象交鑾儀衛,馬交上駟院腰刀。

鹿皮、青黍皮等物,交武備院。凡進硫黃者,留交該督撫收貯。凡外國人送該督撫禮物,永行禁止。凡外國船隻,非係進貢之年,無故私來貿易者,該督撫即行阻逐。凡外國進貢,除定例船隻外,其接貢、探貢等船,一概阻回,不許放入。凡正貢船未到,護貢及探貢等船,不准交易。凡外國貢使或在途病故,禮部具題,令內院撰《祭文》。所在布政司備祭品,遣堂官致祭一次,仍置地塋,立石封識。若同來使臣,自願帶回骸骨者,聽。若到京病故,給棺木紅緞,遣祠祭司官。

諭祭。兵部應付車輛人夫、其應賞衣服緞匹等物、仍

付同來使臣,領回頒給。若進貢從人在京病故者,給棺木紅紬。在途病故者,聽其自行埋葬。凡貢使歸國,例差司賓序班一員,給勘合,由驛遞伴送,沿途防護促行,不許留停騷擾,及交易違禁貨物,交明該撫即還。該督、撫照例送出邊境。

順治三年

《大清會典》禮部主客司朝貢。一:土魯番。順治三年、土

魯番、奉《番文》進貢。

順治五年

《大清會典》禮部主客司朝貢二「西番各寺,烏思藏順」

治五年、陝西巡撫奏稱、「烏思藏闡化王、遣索訥木剌希喇嘛、率一千人進貢。繳送明季所給誥命三道、敕四道、鍍金銀印一顆、奉」

旨換給。禮部題定、三年進貢一次。每次以百人進貢

准十五人到京。其餘留邊,著為定例。其回時馬匹車輛、及沿途食用火牌、兵部給發。仍行陝西布政司給與勘合、送部存案。俟再來時對照。禮部差通事序班送至河州衛、交該撫護送出境。順治六年

《大清會典》禮部主客司朝貢一:朝鮮國順治六年,朝

鮮國王病故。告訃進貢。

順治七年

《大清會典》禮部主客司朝貢二「西番各寺,烏思藏順」

治七年,闡化王差噴錯堅挫等喇嘛進貢至京,繳明季所給誥命六道、「敕書五道、敕諭二道、鍍金銀印一顆。」 禮部題准換給「噴錯堅挫等八人誥命八道、鍍金銀印一顆。」

順治九年

《大清會典》禮部主客司朝貢一:朝鮮國,順治九年定。

朝鮮國每年進

聖誕節、元旦禮物俱獻。

御前冬至年貢、及謝

恩禮物、俱具題交送各衙門收貯

順治十年

《大清會典》禮部主客司朝貢。一:荷蘭國:順治十年,荷

蘭國遣使航海請修朝貢。

暹羅國,順治十年,廣東巡撫奏稱「《暹羅國》遣使請貢。」

朝貢二西番各寺《烏思藏》,順治十年闡化王遣索訥木畢拉西等進貢。

河州番寺:順治十年陝西巡撫奏稱,「莊浪弘山報恩寺番僧閆左巴靈真進貢繳明,所給都綱敕印,禮部題准換給,又給車輛併口糧馬草,送至陝西。」 陝西總督奏稱,「河州端嚴寺喇嘛山丹屯柱進貢繳明,所給敕書一道,劄印一張,象牙圖書一方,禮部題准換給。」

敕書一道,劄付一張,併給「靖敕法戒」四字。象牙圖書。

一方宴賞畢,給驛馬,沿途口糧,令回陝西西寧番寺。順治十年,陝西總督奏稱,西寧衛瞿曇等九寺國師、禪師、喇嘛進貢繳明所給誥敕、印劄,懇請換給。禮部題准:瞿曇寺國師公葛丹淨封為灌頂淨覺弘濟大國師,給鍍金銀印一顆;渣思歡卓爾封為觀定廣濟弘善國師,給「慈光普照」 象牙圖書一方各給。

誥命《敕諭》一道。其都總拉思俄卓爾、給都總

《敕諭》一道。銅印一顆

西納番寺:順治十年陝西總督咨稱,「西納演教寺喇嘛班珠兒盆錯進貢,繳明所給敕印執照。」 禮部題准換給。

敕書、誥命各一道、通會《靜覺》銀印一顆、移文陝西總

督取茶一千二百斤給發

順治十一年

《大清會典》禮部主客司朝貢。一:琉球國。順治十一年

琉球國王世子《尚質》遣使奉表、進貢方物;遵奉

《敕諭》繳到。明季頒給鍍金銀印一顆、「襲封王爵詔書」

一道敕諭一道

順治十二年

《大清會典》禮部主客司朝貢。一:荷蘭國。順治十二年

廣東巡撫奏稱:「荷蘭國遣使齎表文、方物請貢。」 禮部覆准,該督、撫量差官員、兵丁護送來京。其到京人數,不得過二十名;仍令該督、撫擇諳曉《荷蘭》語音三、四人偕來。

順治十三年

《大清會典》禮部主客司朝貢。一:「土魯番。」順治十三年

川陝總督奏稱、「土魯番向化入貢。禮部覆准、貢期五年一次入貢人役不得過一百名。內留邊七十名起送赴京頭目併從人三十名有多帶者該督撫令守邊道將禁止發回貢使領賞後許軍民人等入館交易違禁之物不許買賣至甘鎮交易、令總兵官嚴禁其經過地方不許停留騷擾。赴京頭目每日給行糧」銀一錢。從役每名日給銀五分。留住甘肅者,每名支銀二分。貢使歸國,差司賓序班一員伴送,勒限送至該督處。該督差官將留住甘肅𤞑彝,一併速令出邊。荷蘭國順治十三年,荷蘭國貢使:《嗶嚦哦》哈哇。等到京宿會同館。進

表一道。禮部覆准、五年一貢。貢道由廣東入。每次

進貢員役、不得過百人。入京員役止二十名。餘俱留住廣東。該地方道將嚴加防衛。俟進京人回、一同遣還本國。不得久住海濱。奉

旨。荷蘭國慕義輸誠,航海修貢;念其道路險遠,著《八》

年一次來朝,以示體恤遠人之意。

朝貢二:西番各寺烏思藏。順治十三年,闡化王遣噴錯《堅挫》入貢,繳明敕書三道、玉印一顆。禮部題准、換給誥命。

順治十六年

《大清會典》禮部主客司朝貢。一:暹羅國。順治十六年

兩廣總督題准:「暹羅再來探貢,所帶壓船貨物就地方交易。其抽丈船貨稅銀清冊,移送戶部察核。」

順治十七年

《大清會典》禮部主客司朝貢二「西番各寺,烏思藏順」

治十七年,雲南督撫題稱:「番僧進貢如來大寶,法王哈里麻巴差僧齎捧漢字印表一封,番字印表一封,併進貢方物。又灌頂國師掌赤帽灌頂圓通妙濟國師大悉都,差僧齎捧番字印表一封,併進貢方物。」

洮岷番寺:順治十七年陝西巡撫奏稱:「圓覺寺番僧后只即丹子,繳明所給誥命一道,敕書二十一道,肅謹戒行圖書一方,懇請換給,併請進貢承襲。」 禮部題准,應授《后只即丹子》為護印番僧綱司僧官給與。

《敕書》一道、銅印一顆、令鈐束各寺番僧。其繳送敕書、

二十一道、俱應換給。至成化間所封《弘濟光教大國師》,不便換給。

順治十八年

《大清會典》禮部主客司朝貢。一:朝鮮國順治十八年

題准、每年奉年貢一次、進

皇上前慶賀。

萬壽元旦、冬至三大節、進

皇上前、

太皇太后前。

皇太后前。

東宮前禮物。來使回國、禮部差通事一員伴送

至山海關,移咨兵部,「給與山海關《鳳凰城路引》」 ,量撥官兵護送。至山海關,自關撥兵護送至鳳凰城。沿途口糧食物,亦移咨戶部、光祿寺照例給發。

康熙二年编辑

《大清會典》禮部主客司朝貢。一:安南國康熙二年安

南國遣使進貢。其貢期定為三年一次。

暹羅國,康熙二年,《暹羅》「正貢」 船二隻行至《七洲》海面,遇風飄失,止有護貢船一隻來至虎門,仍令遣回。

朝貢二:西番各寺洮岷番寺,康熙二年后,只即丹子進貢來京。又題准、洮岷番僧二十一寺,繳送舊敕換給

敕書。其番僧分為四族。定三年一次進貢

康熙三年

《大清會典》。禮部主客司朝貢通例。康熙三年定。凡外

國慕化來貢方物;照其所進查收,不拘舊例朝貢。一、琉球國。康熙三年,中山王遣使奉表謝。

恩進貢。

暹羅國:康熙三年,暹羅國具表進貢。「正貢」 二船,令員役二十名來京;補貢一船,令六人來京。康熙四年

《大清會典》:禮部主客司朝貢一:琉球國。康熙四年中。

《山王》遣使進獻香品慶賀。

登極進貢。其貢物有在《梅花港口》遭風飄溺者。奉 旨「免其補進。」

安南國:康熙四年題准:安南國貢道,由廣西憑祥州起送。

暹羅國,康熙四年,《暹羅》進貢至京。禮部題定「貢期三年一次,貢道由廣東。」

朝貢二:西番各寺金川寺番僧。康熙四年題准「金川寺僧堅藏利卜齎繳舊敕」 舊印,三年一次進貢。每貢許一百人起送八人赴京,餘皆留邊。康熙五年

《大清會典》:禮部主客司朝貢。一:琉球國。康熙五年補。

進貢物奉

旨「發回。」又令琉球國應進瑪瑙、烏木、降香、木香、象。

牙錫、速香、丁香、檀香、黃熟香等十件,不係土產,免其進貢。又題准:琉球國進貢硫黃,應留福建督、撫收貯;餘所貢方物,令督、撫差人解送。其來使不必齎送到京,即給賞遣回。

荷蘭國:康熙五年,荷蘭國入貢貿易奉

旨:「荷蘭國既八年一貢,其二年貿易,永著停止。」

朝貢二:西番各寺洮岷番寺康熙五年,岷州衛法藏等寺番僧進貢。禮部題准、「三竹」 、裕竜《藏經》三寺既經修理給發

《敕書》荔川工布二寺、俟修完日、再行請給

康熙六年

《大清會典》。禮部主客司朝貢通例。康熙六年定。凡外

國投文到該督撫,該督、撫即開閱原文,議題朝貢。一、琉球國,康熙六年題准貢使仍令齎表入

荷蘭國:康熙六年題准:「荷蘭國違例從福建來入貢,除今次不議外,嗣後遇進貢之年,務由廣東道入,別道不許放進。」

暹羅國,康熙六年,暹羅進貢正貢船一隻,護貢船一隻,載象船一隻,續發探貢船一隻。禮部覆准,進貢船不許過三隻,每船不許過百人,來京員役二十二名。其接貢船、探貢船,概不許放入西洋國。康熙六年,廣東巡撫奏稱「西洋國遣官入貢,正貢船一隻,護貢船三隻。」

康熙七年

《大清會典》禮部主客司朝貢。一:安南國康熙七年安

南國王差官歲貢、及奉謝

恩冊封。奉謝

賜卹,奉敘款貢,各具奏疏,并乞將「三年一貢」之例改

為六年兩貢奉

旨允行。

暹羅國,康熙七年,《暹羅》入貢。正使到京,其存留邊界稍目給與口糧。

西洋國:康熙七年題准:西洋進貢以後,船不許過三隻,每船不許過百人。

康熙八年

八月初五日

上諭禮部:「凡進貢來朝人等騎用馬匹駱駝,應加意。」

喂養肥壯,以便往來行走,昭示柔綏遠人之意。近聞喂馬人役侵盜草料,致馬駝竟不肥壯,殊為可惡。此皆監管喂養章京及部內堂司官怠玩不經心之故。以後若再仍前偷盜草料,「著監管喂養章京及巡察官員稽察舉發。如不舉發,致馬駝瘦弱,將部內堂司官及喂養官役,一併從重治罪,決不饒恕。」 《特諭》。

八月初七日

上諭兵部:「近聞邊外蒙古進貢馬匹、有接至邊界不」

由賣主強逼勒買者,甚至搶奪偷盜,又或沿途跟隨強買,或已入館將進貢馬匹強買。「此等違法妄行,俱大不合理。以後進貢馬匹,必俟察收,方許官員兵丁購買餘馬,如仍前妄行者,作何處分,爾部會同理藩院議奏。《特諭》。」

《大清會典》。禮部主客司朝貢通例。康熙八年題准、凡

外國進貢正、副使及定額從人來京,沿途口糧、驛遞夫馬舟車,該督、撫照例給發,差官伴送及兵丁護送到京。其貢使回國,沿途口糧、驛遞夫

船,兵部給與勘合。其留邊人役,該地方官照例給與食物,嚴加防守;候貢使回國時,同送出境朝貢。一、琉球國,康熙八年琉球國進貢耳目官到京,於常貢外加進紅銅及黑漆嵌螺茶碗。西洋國,康熙八年題准,令正副使及從人二十二名來京。其留邊人役,該地方官給與食物,仍加防守。。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