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經濟彙編/食貨典/第193卷

經濟彙編 食貨典 第一百九十二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經濟彙編 第一百九十三卷
經濟彙編 食貨典 第一百九十四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經濟彙編食貨典

 第一百九十三卷目錄

 貢獻部彙考十一

皇清二康熙十六則

 貢獻部總論

  書經周書梓材

  春秋四傳桓公十五年家父來求車

  禮記曲禮 禮器

  爾雅釋詁

  荀子正論篇

  淮南子覽冥訓

  新語本行

  冊府元龜帝王納貢獻 帝王卻貢獻 閏位納貢獻 閏位卻貢獻 外臣朝貢

  禮經會元侯貢

  大學衍義補貢賦之常

  圖書編古今貢物總論 貢物總敘 禹貢職方相合總論

食貨典第一百九十三卷

貢獻部彙考十一编辑

皇清二编辑

康熙九年编辑

《大清會典》禮部主客司朝貢。一:西洋國。康熙九年,西

洋國貢使:「嗎喏吻薩喇噠。」到京具

表進貢、賞賜筵宴。畢。差司賓序班一員、伴送至廣

東,交該督差官護送出境。西洋國貢使瑪訥撒爾達聶行至江南山陽地方病故。禮部題准:「內院撰祭文,所在布政司備祭品,遣本司堂官致祭一次,仍置地營葬,立石封識。若同來使臣願帶回骸骨,聽從其便。」

朝貢二:西番各寺洮岷番寺,康熙九年,魯班等七寺番僧進貢。

康熙十年

《大清會典》禮部主客司朝貢一:琉球國。康熙十年,琉

球國世子尚貞差官進貢,於常貢外加進鬃煙、番紙、蕉布。其被風飄失貢物,免其查議。

康熙十二年

《大清會典》禮部主客司朝貢一:土魯番。康熙十二年

土魯番遣使到京具

表進貢奉

諭、「該國路途遙遠。進貢殊難。以後止著進貢馬匹。」玉

石,其餘各物免進,以示軫念遠人之意。

暹羅國,康熙十二年,暹羅國王「森列《拍臘》《照古龍拍臘》《馬呼陸坤》司,由《提呀菩埃》」 進貢,并請封典。禮部題准給與。

誥命、並駝鈕鍍金銀印。貢使事畢。禮部堂司官員

朝服在

午門前恭設几案。鴻臚寺官引貢使等行三跪九

叩頭禮跪領

誥印、移咨該國王。令王出城恭迎

誥印又

諭、「該國航海遠來、抒誠進貢。其蟲蛀短少等物。免令」

補進

朝貢二。西番各寺洮岷番寺,康熙十二年,岷州衛崇隆等五寺番僧進貢。

康熙十三年

《大清會典》:禮部主客司朝貢一:琉球國:康熙十三年。

琉球國差官進貢,於常貢外加進紅銅及火爐、絲煙。

安南國:康熙十三年,安南國王《黎維禧》病故,嗣王黎維。具疏告哀,遣陪臣齎到康熙八年、十一年歲貢方物。

康熙十七年

閏三月二十一日

上諭「掌院學士陳廷敬、侍講學士張英、侍讀王士徵。」

中書舍人高士奇:「朕召卿等編輯,適五臺山貢至天花,鮮馨罕有可稱佳味,特賜卿等,使知名山風土也。」

《大清會典》禮部主客司朝貢。一:西洋國。康熙十七年

西洋國王阿《豐肅》遣使具

表「進獅子來京。」 兵部給「沿途口糧驛站夫船。」 禮部

仍差官伴送至廣東,交該督、撫差官護送出境。康熙十八年

《大清會典》禮部主客司朝貢一:琉球國。康熙十八年。

琉球國補進「十七年貢物,除赴京存留官伴外,其餘員役令先乘原船歸國。」

康熙二十年

《大清會典》禮部主客司朝貢一:土魯番。康熙二十年

哈密、土魯番並五地彝目進小貢,先進番本西馬,照例赴京。又題准:土魯番地處遐荒,進貢馬匹沿途勞苦,嗣後停其進貢,止進玉石金剛。

鑽。其帶來貨物,仍在會同館照例貿易。

琉球國:康熙二十年,琉球國遣使進貢。奉

諭:「琉球國進貢方物,以後止令貢硫黃、海螺殼、紅銅。」

其餘不必進貢

康熙二十一年

《大清會典》禮部主客司朝貢:一:安南國。康熙二十一

年,安南國嗣王黎維徵差陪臣齎捧謝。

恩禮物、又差陪臣齎捧。《款貢》方物、又差陪臣齎捧。康

熙十四年,歲貢方物。又差陪臣齎捧。康熙十七年,歲貢方物

朝貢二:西番各寺洮岷番寺,康熙二十一年,圓覺等六寺番僧后只即丹子等進年貢及謝

恩進貢、并請給國師頂帽、及番僧俸祿。禮部題准、給

高頂僧帽一頂。撥賜岷州衛屬官地五頃。免其納糧

康熙二十三年

《大清會典》禮部主客司朝貢:一:暹羅國。康熙二十三

諭「《暹羅國》進貢員役回國,有不能乘馬者,官給夫轎。」

從人給「扛夫。」 又於伴送官外、特差禮部司官、筆帖式各一員護送

康熙二十四年

正月二十七日

上諭「大學士勒德洪、尚書科爾坤、哈占、侍郎鄂爾多」、

「科爾沁十旗,今歲進貢牛羊、乳、酒、酥、油諸物,皆毋貢至京師,悉送之黑龍江,以給軍士,籍其數奏聞,仍以進貢例賞賚之。如此似於兵丁有益」 ,議政王貝勒、大臣會議以聞。

十月十一日

上諭:「大學士勒德洪、《明珠》學士麻爾圖、牛鈕禪《布傳》。」

諭厄魯特:「爾等進貢來使,沿途往返擾害民生、搶掠牲畜,以致邊境內外百姓患苦者甚眾。朕雖稔知,以爾等遠方之人,本不諳中國法紀,無知妄行,屢不加罪,概從寬免。嗣後貢使往來,如有攘奪為非者,爾等率領頭目并犯法之人,皆依中國律令治罪,曾經頒旨曉諭。今爾進貢頭目,并不嚴束傔從,任其擾害,將內地人毆死,干紀甚矣。先以爾等愚昧頑蠢,凡細微奪攘之罪,知而宥之,乃屢邀寬免,頻加曉諭,全不欽遵,竟至毆死內地之人。今若不按法抵罪,日後漸益恣肆,大起爭釁,未可定也。」 用是將毆死人命之伊忒木根,依律處斬,令爾等識之觀之。此後爾等其謹遵成法,嚴戢從人,毋得肆惡妄行。《特諭》。十月十六日

上諭、「大學士勒德洪、明珠、今見外藩蒙古王貝勒、貝」

子公台吉等,有因徵收年貢羊酒,借端多派,殊屬累民,可酌量大加裁減,歸於至約,令其進獻。該部會同確議具奏。

康熙二十五年

《大清會典》禮部主客司朝貢。一:荷蘭國。康熙二十五

年議准:荷蘭國進貢之期,原定八年一次。今該國王感被

《皇仁》。更請定期應准五年一次。貿易處所,止許在廣

東、福建兩省完日即令回本國。又令荷蘭國貢道改由福建。又議准:「荷蘭國道路險遠,航海進貢艱辛;嗣後進貢方物,酌量減定。」

康熙三十四年

七月二十二日

上諭「吏、兵二部,各省督、撫、提鎮官員,間令來京陛見。」

「原欲以地方情形及兵民生計面加諮詢具有深意近見來京各官輒以進川馬等物為辭多所置辦雖經卻還但恐其在任購買致貽地方官員兵民之累朕本欲詢兵民生計召令前來若反致累兵民殊失朕之初意且川馬如果需用朕自頒特旨令出產地方辦解何須進獻著通行嚴飭嗣後一切禁止爾等」 即遵諭行。特諭。康熙三十六年

二月十八日

上諭侍郎安布祿:「朕自邊內往寧夏,可令爾衙門司」

官一員,住沙虎口。有來請安貢獻者,向伊等言:「皇上起程去遠矣,爾等雖往亦無益,俱令之回。朕行至寧夏,令此司官由邊外來赴寧夏。」 康熙四十一年

九月十三日

上諭禮部:「《琉球》國失水,二人拯救復甦;著地方官加」

意贍養,俟便船資給發還。此等船隻損壞、人被溺傷,皆因修艌不堅所致。嗣後琉球貢使回國時,該督、撫須驗視船隻,務令堅固,以副朕矜恤遠人之意。

康熙五十年

十月二十三日

考證.svg
上諭禮部。「朕統御寰區、撫綏萬國。中外一體、保育維」

「殷,惟期遐邇咸寧,共享昇平之福。至於藩邦,有能仰體此心,修明厥職者,朕尤加意優待之。」 茲朝鮮國王李焞自襲爵以來,慎守封圻,恪循儀度,歲時貢獻方物,克殫悃忱,四十餘年未嘗少懈。其國中之事,稍有關係者,必奏明仰請定奪,罔敢隱諱。每於欽差人員,竭盡小心,倍加敬禮,且撫恤國人,善於愛養,所屬靡不悅服朕用是深為嘉美既嘗曲示恩誼而值彼地饑饉又自海洋運米賑濟故舉國人眾至今猶深感戴。朝鮮貢獻朕屢加裁減以至甚輕但國小地隘其年例貢物內有白金一千兩紅豹皮一百四十二張猶恐艱於備辦嗣後將此二項永停貢獻又聞朝鮮國使沿途館舍盡皆傾圮難以止宿「歷年進貢奏事人員,甚為勞瘁。著令各該地方官作速修葺堅固,用副朕加惠遠人至意。爾部即遵諭行。」 《特諭》

貢獻部總論编辑

《書經》。

《周書梓材》
编辑

先王既勤用明德,懷為夾庶邦,享作兄弟。方來亦既 用明德,后式典集,庶邦丕享。

蔡傳夾,近也,懷遠為近也。兄弟,言友愛也。《方來》者,方方而來也。既,盡也。先王盡勤,用明德而懷來于上,諸侯亦盡用明德而視效于下也。后,後王也。式,用也。典,舊典也。集,和輯也。

春秋四傳编辑

桓公十五年家父來求車编辑

《春秋》桓公十有五年「春二月,天王使家父來求車。」 《左傳》「春,天王使家父來求車,非禮也。諸侯不貢車服, 天子不私求財。」

《穀梁傳》:「春,二月,天王使家父來求車。古者諸侯時獻 于天子,以其國之所有,故有辭讓而無徵求。求車非 禮也,求金甚矣。」

《胡傳》:王畿千里,租稅所入,足以充費,不至于有求;四 方諸侯,各有職貢,不至于來;求經,于求賻、求車、求金, 皆書曰「求」,垂後戒也。古之君人者,必昭儉德以臨照 百官,尊卑登降,各有度數,示等威,明貴賤,民志既定 之後,皆安其分而無求,兵刑寢矣。及侈心一動,莫為 防制,必至于亢不衷,官失德,廉恥道喪,寵賂日章,淪 于危亡而後止也。

禮記编辑

《曲禮》
编辑

水潦降,不獻魚鱉。

陳註水涸,魚鱉易得,不足貴,故「不獻。」

獻鳥者,佛其首,畜鳥則勿佛也。

佛謂「捩轉其首,恐其喙之害人也;畜者不然,順其性也。」

獻車馬者執策綏。

《疏》曰:策是馬杖,綏是上車之繩。車馬不上于堂,但執策綏呈之,則知有車馬。

獻甲者執胄,獻杖者執末。

疏曰:甲,鎧也。胄,兜鍪也。鎧大,兜鍪小。小者易舉,執以呈之耳。杖末拄地不淨,故執以自向。

《獻民虜》者操右袂。

《民虜》,征伐所俘獲之人口也。持其右袖,所以防異。

「獻粟者執右契」,「獻米者操量鼓。」

疏曰:契者,兩書一扎,同而別之。右者,先書為尊。鼓、量,器名也。米云量,則粟亦量;粟云「契」 ,則米亦書。但米可即食為急,故言「量」 ;粟可久儲為緩,故云「書。」 「書」 比量為緩也。

獻熟食者「操《醬齊》。」

《疏》曰:「醬齊」 ,為食之主,執主來則食可知。如見芥醬,必知獻魚膾之類。

《獻田宅》《操書致》。

《書》致,謂詳書其多寡之數而致之於人也。呂氏曰:「古者田宅皆屬於公,非民所得而有,而此云獻者,或上所賜予,可為已有者,如采地之屬,故可獻歟?」

士有獻於國君,他日,君問之曰:「安取彼?」再拜稽首而 后對。

《安取彼》,猶言何所得彼物也。

「大夫私行出疆,必請,反必有獻。」士私行出疆,必請,反 必告。君勞之,則拜,問其行,拜而后對。

大夫士以私事出疆,皆請於君。其反也,大夫有獻而士不獻,不以卑者之物瀆尊上也,故但告還而已。「勞之」 者,慰勞其道路之勞苦。問其行者,詢其游歷之所至也。先拜後答,急謝見問之寵也。

===
《禮器》
===丹、漆、絲、纊、竹箭,與眾共財也。其餘無常貨,各以其國

之所有,則致遠物也。

鄭注丹、漆,絲纊,竹箭,萬民皆有此物。荊州貢丹,兗州貢漆絲,豫州貢纊,揚州貢篠、簜。其餘謂九州之外夷服、鎮服、藩服之國。《周禮》:「九州之外謂之蕃國,世一見,各以其所貴寶為贄。」正義曰:此一節明天子大饗之事,諸侯各貢其方物,奉助祭之禮。

爾雅编辑

《釋詁》
编辑

貢,賜也。

貢者,下與上也。

珍、享,獻也。

珍物宜獻。《穀梁傳》曰:「諸侯不享覲。」致物於尊者曰「獻珍」者,珍物宜獻也。

荀子编辑

《正論篇》
编辑

王者之制也,視形勢而制械用,稱遠邇而等貢獻,豈 必齊哉?故甸服者祭,侯服者祀,賓服者享,要服者貢, 荒服者終王,日祭、月祀、時享、歲貢、終王。夫是之謂視 形勢而制械用,稱遠近而等貢獻,是王者之至也。彼 楚、越者,且時享、歲貢、終王之屬也,必齊之日祭、月祀 之屬,然後曰「受制」耶?

淮南子编辑

《覽冥訓》
编辑

當今之時,天子在位,持以道德,輔以仁義,近者獻其 智,遠者懷其德,拱揖指麾,而四海賓服,春秋冬夏皆 獻其貢職,天下混而為一,子孫相代,此五帝之所以 「迎天德」也。

新語编辑

《本行》
编辑

聖人卑宮室而高道德。缺二字「服而謹仁義,不損其行 以增其容,不虧其德以飾其身,國不興無事之工,家 不藏無用之器」,所以稀力役而省貢獻也。璧玉珠璣, 不御於上,則翫好之物棄於下;雕刻繢畫,不納於君, 則淫伎曲巧絕於民。夫釋農桑之事,入山海,採珠璣, 求瑤琨,探沙谷,捕翡翠,缺一字瑇瑁搏犀象,消筋力散 布泉,以極耳目之好,以快淫邪之心,豈不謬哉?未見 「先道而後利,近德而遠色」者也。

冊府元龜编辑

《帝王納貢獻》
编辑

夫貢之不供國有常典獻或無藝人必告勞是故王 者取彼樂輸嘉其奉上宰旅歸其時事王府受其底 貢大則謂之述職小則會其時事是以無有遠邇賦 以重輕既靡嘆於無時亦曷謂其勿受故《禮》曰:「各以 所有」《傳》曰:「史不絕書」故始則列於籩實終則資於國 用其或守土者聚斂為德希寵者悉索其賦雖甚盛 德,猶或忽諸。徵於前篇,蓋亦有矣。斯則明識者可俯 而觀也。

《帝王卻貢獻》
编辑

「禹別九州,以任土貢,周設九貢以致邦用。」量遠近之 宜,制輕重之法,各以所有,陳之藝極。諸侯述職,非為 重幣也;四海會同,非寶遠物也。歸於宰旅,賦之以時。 其或獻未有程,人匪知禁,或以奇而入貢,或以貴而 樂輸。遠方之珍,不足以登俎豆;非時之物,不足以充 庖廚,徒罄下情,靡資國用。歷代王者,知上之所好,下 有甚者,故斥之而不御,還之而不有,書於簡冊,垂為 軌範,茲亦有國之盛美也。

《閏位納貢獻》
编辑

天子制貢職,所以均財用;諸侯歸時事,所以陳藝極。 式明上下之序,聿成經久之法。昔漢室淪覆,三國鼎 峙。孫、劉而下,據有江湖;北齊、朱梁,奄宅中土。而皆懋 宣法式,寵綏遐邇。故藩服之長,中外之臣,莫不遵時 會之文,修任土之貢。亦有獻瑞物而贄寶器者,咸用 論次焉。

《閏位卻貢獻》
编辑

古者貢獻之制有藝有極苟非其道庸可取乎!觀夫 宋齊而下逮於梁室雖眷命攸屬而運曆非正乃有 恭己修德稽古發號不寶遠方之物不納非時之貢 志存抑損道符簡易斯亦一時之美足垂於後焉。

《外臣朝貢》
编辑

周制「九州之外謂之藩國世一見各以其所貴寶為 贄」蓋古之聖王文德光被乃有占風望氣浮琛沒羽 而至者繇漢以來濟以威信命單車以通絕域置都 護以總北道繇是魚龍雀馬之殊玩犀甲珠翠之名 寶賨幏火毳之異品夷歌巴舞之奇技莫不充於內 府而陳於外庭矣。魏晉之後或朝或絕策書所記昭 然可見。若乃殊鄰絕壤蹈德詠仁祇奉國琛賓於宰 旅,先王所以賜異姓之國分伯叔之邦時庸展親謹 其述職唯服食器用之是供也。至於給耳目之華侈 違生物之性習必斥之而不御卻之而不受慮嗜好 之無極懼德志之或喪美哉!《旅獒》之篇,召公之訓詳矣。要荒之外羈縻不絕。織皮崑崙,大禹以之。即敘越 裳,重譯姬文,形於德讓,亦以其忽略無常,非上威服 而來其貢物,故《肅慎》之不貢楛矢,亦嘗致詰焉。

禮經會元编辑

《侯貢》
编辑

畿田租稅天子食之,畿外租稅諸侯食之。諸侯食其 國之租稅,必以其半。若五之一、四之一入於天子,效 其土地之所有而盡其臣子奉上之心,於是有九貢 之致矣。然周公之制,為是貢必以供是用,祀貢牷茅, 嬪貢絲枲,器貢器械,幣貢皮帛,材貢木材,貨貢金寶, 服貢元纁,斿貢羽毛,物貢土地所有之物,無非服食 器用之是供也。以庶邦惟正之供,而待一人所致之 用,上以充公家之財,下以修侯國之職,故太府掌九 貢貨賄之入,而曰「凡邦國之用,以待弔用」;內府掌九 貢之貨賄良兵良器,而曰「以待邦之大用」,曰「待弔用」, 曰「待邦用」,莫不取具於此,則非無名之需矣。蓋自夏 禹任土作貢以來,已有此制。冀州畿內,故不言貢而 言「賦。」八州在王畿之外,故於田賦之下而有貢篚之 制焉。「有菁茅、橘柚之包,有大龜磬錯之錫,有織文檿 絲、絺紵、元纁、璣組之篚,有球琳、琅玕、丹漆、羽毛、杶幹、 砮磬之貢。」是皆以供祀嬪器幣、材貨物色之需也。茲 豈周公剏為是制,而彊侯國之入邪?然考之《職方氏》, 揚之金、錫、竹箭,荊之丹、銀、齒革,青兗之蒲魚,雍之玉 石,幽之魚鹽,冀之松柏,并之布帛,各隨土地所生,風 氣所宜,任土作貢,不宜捨此外求也。而《大行人》則曰: 「侯服貢祀物,甸服貢嬪物,男貢器物,采貢服物,衛貢 財物,要貢貨物」,六服分貢六色而已,是豈任其所有 邪?外之蕃國,則以所寶為贄,所謂幣貢、斿貢、物貢,又 將誰供邪?蓋《周禮》之言致貢,亦《禹貢》之任土作貢也。 任者,任其所有而不彊其所無;致者,聽其自至而不 彊其不來。太宰則曰:「九貢,致邦國之用。」《司會》則亦曰: 「九貢,致邦國之財用。」人君昭德之致於侯邦,則諸侯 服食器用之任,自奔走入貢之不暇,自有不求而自 至者,聖人何嘗彊之使貢哉?按:《職方氏》曰:「凡邦國制 其職,各以其所能,制其貢,各以其所有。」山師、川師以 山林川澤之物頒於邦國,則曰「致其珍異之物。」《懷方 氏》來遠方四夷之民,則曰「致方貢」,致遠物,無非聽其 自至也。如大行人一官,則是因其閒歲一見之時而 貢其物,非每歲之常貢也。《內府》所謂「凡四方幣獻之 金玉齒革兵器,凡良貨賄入焉。」註云「諸侯朝聘所獻 國珍」是也。每歲常貢,則此九貢之目,《小行人》所謂「令 邦國春入貢」是也。然《大行人》令諸侯一見之時,各貢 其物而內府入焉。至適四方使者,則又共其所受之 物而奉之,是以其所入而還以遺諸侯也。有如九貢 之入內府,雖曰以待大用,而太府則曰以待弔用,故 《小行人》令「諸侯春入貢,及其國有札喪、凶荒、師役、福 事、禍烖」之五事,則令賻補、賙委、犒襘之,慶賀哀弔之, 是又以其所致而還以為諸侯用也。周之衰,此意不 存,或來求金,或來求車,是以不復有致用之意。或來 求賵,或來求賻,是又不復有弔用之常。甚至包茅不 入,王祭不供,齊人得以奉辭而伐罪,男服使從公侯 之貢,鄭人得以藉口而告晉,則是貢法至此而不存。 嗚呼!內而侯國,職其廢矣;外而蕃國,況能必其來貢, 如《肅慎》之矢,《越裳》之雉,有以自獻于天子者哉!

大學衍義補编辑

《貢賦之常》
编辑

明王慎德,四夷咸賓,無有遠邇,畢獻方物,惟服食器 用。

臣按:武王克商之後西旅獻獒,召公以為非所當受,作此書以戒武王,謂夫明德之君能慎其德,故致四夷咸來賓服,若遠若近皆獻其方土所生之物,然所獻者衣服、飲食、器具、用度之物而已,所以然者,以物表德,獻有常之物所以表有常之德也,苟以異物進焉則非常矣,必其君無有常德而玩好之偏聞諸中「外,故遠人亦以是覘之」 歟。嗚呼!人主之好惡有關於心德者如此,可不慎哉!

太宰「以九貢致邦國之用」,一曰祀貢。犧牲包茅之屬二曰《嬪 貢》。絲枲之屬三曰《器貢》。錢鐵石砮之屬四曰《幣貢》,玉馬皮帛之屬五曰《材 貢》。栝柏篠簜之屬六曰《貨貢》,金玉龜貝之屬七曰《服貢》。絺紵之屬八曰斿 貢。羽毛可以為旌旄者九曰《物貢》。所產雜物

臣按:《太宰》九貢致邦國之用,謂之致者言自至而已,非有所求也,謂之用者言適於用而已,非無用也。蓋自祀貢以至於物貢固非無用之物而亦非有意而求,其諸異乎後世人主之求之歟?

《春秋》:「桓公十五年,天王使家父來求車。」

臣按:遣使需索之謂求,求者下之乞於上,不足者資於有餘之謂也。巍巍天子居九重之上,有四海之富,乃遣使需求於人,則是示貪風於天下、開賄道於方國,其失自上,豈小故哉?

漢文帝時,有獻千里馬者。帝詔曰:「鸞旗在前,屬車在 後,吉行日五十里,師行三十里,朕乘千里馬,獨先安之?朕不受獻也。其令四方無求來獻。」

光武下詔曰:「往年已敕郡國異味不得有所獻御,今 猶未止,非徒有豫養導擇之勞,至乃煩擾道上,疲費 過所。其令大官勿復受。明敕下以遠方口實,所以薦 宗廟者,自如舊制。」

和帝時南海獻荔枝龍眼奔騰險阻死者繼路臨武 長唐羌上書陳狀帝下詔曰:「遠國珍羞本以薦奉宗 廟苟有傷害豈愛民之本其敕大官勿復受獻。」

臣按:漢家此三詔者,皆不適己之便而有愛民之實,謹表出之以示萬世。

安帝詔曰:「凡供薦新味,多非其節,或鬱養彊熟,或穿 屈萌芽,味無所至而大折生長,豈所以順時育物乎! 《傳》曰:『非其時不食』。自今當奉祠陵廟及給御者,皆須 時乃上。」

臣按:安帝此詔非徒有愛物之仁,亦且得養生之義。

順帝永建四年,詔曰:「海內頗有災異,朝廷修政,大官 減膳,珍玩不御,而桂陽太守文礱不惟竭忠宣暢本 朝,而遠獻大珠以求幸媚。令封以還之。」

臣按:順帝此詔與唐太宗「罪權萬紀」 同一心也,所謂「不惟竭忠宣暢本朝,而遠獻大珠以求幸媚」 ,文礱見之宜愧死矣。後世人主乃因其臣獻珍異而獎寵之,甚至加以爵祿焉,視順帝豈不遠哉!

隋煬帝幸江都,謁見者專問禮餉豐薄,豐則超遷,薄 則停解。江都郡丞王世充獻銅鏡、屏風,遷通守歷陽 郡丞趙元楷獻異味,遷江都郡丞,由是郡縣競務刻 剝,以充貢獻,民外為盜賊所掠,內為郡縣所賦,生計 無遺。

臣按:人君為天之子,代天以理,民不能自理,故分命其臣以理之。其所食之祿天祿也,所涖之職天職也,所治之民天民也,天子不過承天意以予之耳,今顧因其所貢以私奉己者而酬之以官,豈天意哉?人君為此,其拂天甚矣,煬帝之為煬也,宜哉。

唐制,「州府歲市土所出以為貢,其價視絹之上下,無 過五十匹。異物滋味、名馬鷹犬,非有詔不獻,有加配 則以代租賦。」

臣按:唐制,州府歲貢土物,其價視絹無過五十匹,所貢至薄,其物易供,間加此數亦折租賦,不別徵科,及考其所以為貢者,不過藥物、食用而已,祖宗以此為制,後世子孫乃有如代宗之生日貢獻至數千萬、加以恩澤者,德宗之臣有日進月進因而得遷官者。嗚呼,祖宗立制之善而子孫猶繼之以不善,況貽謀不善者哉。

太宗謂朝集侯曰:「任土作貢,布在前典,當州所產,則 充廷實。比聞都督、刺史,邀射聲名,厥土所賦,或嫌其 不善,踰境外求,更相倣效,遂以成俗,極為勞擾。宜改 此弊,不可更然。」

臣按:太宗謂「踰境外求,極為勞擾。」 竊以謂郡國貢獻非但踰所任之境而求之為勞擾也,至於道里之遠、輦運之煩,經過州邑起役丁夫、雇倩車馬,官府為之廢政,農作為之妨業,上之所得無幾,計其所費百倍於所貢之物亦有之矣,況又遣使齎貨,求之中國之外,越沙漠漲海之涯,其為勞擾又可勝言哉。

憲宗禁無名貢獻,而至者不甚卻,學士錢徽懇諫罷 之。帝密戒「後有獻毋入右銀臺門,以避學士。」

臣按:「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凡土所生之物何者而非天子之物乎?有之固不足以為誇,無之亦不足以為歉,為萬乘之主而欲人之貢獻,既知其非而禁之而又不甚卻,復因人言而罷之,而又戒勿使之知。」 吁,學士雖不知,吾所戒之人則知之矣,非但所戒之人知之,而當世史臣且筆之於冊焉,歷今數百年猶如昨「日乎。」 然則人主舉措可不慎哉。

五代,周太祖命王峻疏四方貢獻珍美食物,下詔悉 罷之。詔略曰:「所奉止於朕躬,所害被於甿庶。」又曰:「積 於有司之中,甚為無用之物。」

臣按:周太祖此詔可謂切要,讀之使人竦然。唐白居易有詩云:「割我心頭肉,市汝眼前恩,進入瓊林庫,歲久化為塵。」 可與周祖此詔並傳後世。人主恆心惟而口誦之,天下不勝幸甚。

宋太祖詔「自今長春節及他慶賀,不得輒有貢獻。」 真宗時,內侍裴愈因事至交州,俾其進龍花蕊,帝怒, 黜愈。神宗以諸州貢物耗蠹民力,詔罷之。

孝宗詔:「諸路或假貢奉為名,漁奪民利,果實則封閉 園林,海錯則彊奪商販,至於禽獸、昆蟲、珍味之屬則 抑配人戶,致使所在居民以土產之物為苦。仰州軍 條具土產合貢之物聞於朝,當議參酌天地、宗廟、陵 寢合用薦獻及德壽宮甘旨之奉,止許長吏修貢外, 其餘一切並罷。州郡因緣多取以違制坐之。」

臣按:宋朝諸帝往往罷貢獻,而孝宗一詔尢為悉知其弊,其中「仰州軍條具土產合貢之物,止許長」

「吏修貢。」 然考杜氏《通典》及《唐書地理志》各載諸郡土貢物件,而《宋地理志》及《會要》亦載焉。則是唐、宋州郡所貢土產已有定制,有司每歲合依定制進獻為宜,又何用州軍條上為哉?夫有土則有貢,隨其地之所有而獻之於上,以為朝廷祭祀宴享之需,是固義之當為,然不可過為需索。以一人口體之奉,而貽累千「萬人而耗其衣食之資;甚者假公以營私,一人之用纔一二,而千百人因之,而耗費其萬億焉。是以自古愛民之君,寧吾一人所欲,有所不稱,不忍以吾一人之欲而使千萬人失其所欲焉。」 是以取於民也有制,而庶邦惟正之供。所供者郊廟祭祀之品,宮闈甘旨之奉,軍國兵戎之需,與夫衣服食物日用之不可闕者耳。我太祖於國初即定諸州所貢之額,如太常寺之牲幣,欽天監之曆紙,太醫院之藥材,光祿寺之廚料,寶鈔司之桑穰,與凡皮角翎鰾之屬,皆有資於國用者也。著為定額,俾其歲辦,外此珍奇玩好皆不取焉。遇有急闕之用,則折租以市,其取民也可謂薄矣。凡唐、宋以來所謂藩「方之羨餘,郡國之貢獻,佞幸之珍異」 ,一切無有焉。民生斯世,一何幸哉!

元世祖至元二十二年,遣使往馬八國求奇寶。

臣按:《春秋》書「天王遣使求車求金」 ,說者謂其求非所當求,故聖人譏之。然所求者中國之諸侯,車以為乘、金以為賻,猶為有用者也。彼元世祖乃遣使冒不測之險而求無用之物於遐絕之域,世祖在元君中為最賢而猶如此,他又何責哉?臣嘗因是而考古今之所謂寶者,三代以來中國之寶,珠、玉、金貝而已。漢以後西域通中國,始有所謂木難、琉璃、瑪瑙、珊瑚、瑟瑟之類,雖無益於世用,然猶可製以為器焉。至元所謂寶者則異於是,是皆塊石碎砂之屬,形既不圓,文又不瑩,他無可用者,但可用之麗金銀以為服飾耳,乃至費貲萬億以售之。嗚呼,棄有用之金銀,易無用之砂石,何居?

圖書編编辑

《古今貢物總論》
编辑

萬物,盈天地間,可得一悉數之哉?要以資民用者,貢 之於天府,亦將以資國之用也。《書》曰:「畢獻方物。」惟服 飾器用之類。又曰:「不貴異物賤用物。」可見古者貢以 物起,物以土宜。如橘踰淮為枳,生湖北則為蕪菁鴝 鵒不踰濟、貉踰汶則死。此無他,庶物蕃阜,凡情性形 體臭味,各視水土所宜,生剋制化,地氣殊也。故《禹貢》 「十二壤九等之辨,《周職方》九土之宜」,無非任土作貢, 俾上有所程,下有所守,經制一定,而國用不匱耳。惟 在上者,因天地自然之利,盡撙節愛養之方,斯物不 可勝用也。況天地生物止有此數,不在官則在民,上 能寬一分,則民受一分之賜哉!自漢以來,如卻獻名 馬寶玩,詔大官勿受遠國珍羞,迄今「靡不稱頌。奈何 貢無定額,科責無藝,而日進月進者有之。或假貢奉 為名,侵漁民利,強奪商販。至於禽獸昆蟲珍味之屬, 抑配人戶,致使所在居民,以土產之物為苦。先王制 貢之意,蕩然盡矣。」洪惟我聖祖立國之初,即定諸州 所貢之額,如「太常寺牲幣、欽天監曆紙」、太醫院藥材、 光祿寺廚料、寶鈔司桑穰諸皮角翎鰾之屬,著為定 額,俾其歲辦。凡皆《周官》所供祀嬪器幣財貨之需,外 此珍奇玩好,及唐宋以來藩方之羨餘,郡國之進獻, 佞倖之珍異,一切無有焉。其諸番國及四夷土官人 等所貢方物,禮部奏啟進納。而主客司則辨其五年、 三年比年之貢,及其貢物、貢途、貢使、豐約、遙徑、多寡 之數,差其「迎送」、「宴勞」、「賞賚」、「廬室」、「幕帳」、「食料」之等,蓋庶 幾乎「西旅」、「越裳」之獻,而中國之制邊裔者,亦有體歟

《貢物總敘》
编辑

《禹貢》八州皆有貢物,而冀州獨無之,甸服有采粟之 輸,而餘四服俱無之。說者以為王畿之外八州俱以 田賦所當供者市易所供之物,故不輸粟。然則土貢 即租稅也。漢唐以來,任土作貢,無代無之,著之令甲, 猶曰「當其租入。」然叔季之世,務為苛橫,往往租自租 而貢自貢矣。至於珍禽奇獸,衺服異味,或荒淫之君 降旨取索,或奸諂之臣希意創貢,往往有出於經常 之外。甚至掯留官賦,陰增民輸,而命之曰「羨餘」,以供 貢奉。上下相蒙,苟悅其名,而於百姓則重困矣。

《禹貢職方相合總論》
编辑

《禹貢》之別九州,隨山濬川,而終之曰庶土交正底慎, 材賦咸,則三壤成賦中邦,故《夏書》謂之《禹貢》。《職方》之 辨九州,制畿制國,而終之曰制其職,各以其所能;制 其貢,各以其所有,故《周官》謂之《職方氏》。鄭氏曰:「職,主 也,主四方之職貢者。」夫周人設官,以職貢為名,而制 貢又曰「各以其所有」,此正《禹貢》任土作貢之意也。苟 不原周人設官之意,而徒區區於「九州山川」之辨,是 特一地理書耳,於治道何益。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