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經濟彙編/食貨典/第194卷

經濟彙編 食貨典 第一百九十三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經濟彙編 第一百九十四卷
經濟彙編 食貨典 第一百九十五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經濟彙編食貨典

 第一百九十四卷目錄

 貢獻部藝文一

  西域傳贊         漢班固

  詶荊雍義士詔       梁沈約

  為晉陽公進玉律秤尺斗升表 周庾信

  斷進獻奇巧制       唐中宗

  賀衢州進古銅器狀     張九齡

  為僧履空進圖書及古器物等表

               閭丘均

  進打獵口味狀        于卲

  西域獻吉光裘賦      獨孤授

  諫獻瓜果授官狀       陸贄

  海人獻冰紈賦       韋執中

  朝覲遇節進奉狀       鄭絪

  為易定張令公進鷹籠狀    前人

  海人獻文錦賦       李君房

  降誕日進銀器物及零陵香等狀

               令狐楚

  降誕日進鞍馬等狀      前人

  進金花銀櫻桃籠等狀     前人

  進異馬駒狀         前人

  端午進鞍馬等狀       前人

  又進銀器物并行鞋等狀    前人

  賀冬至進馬鞍弓劍香囊等狀  前人

  代人進瓷器狀       柳宗元

  同州進雙雞等狀       元稹

  代李尚書進畫馬屏風狀    李翱

  論進奉書         皇甫湜

  賀正進物狀        裴次元

  代李令公進歲節口味狀   于公異

  為滎陽公進賀正銀狀    李商隱

  為滎陽公赴桂州在道進賀端午銀狀

                前人

  為滎陽公進賀冬銀等狀    前人

  越裳獻白雉賦        謝觀

  西域獻徑寸珠賦       呂穎

  海人獻冰蠶賦       張良器

  漢文帝卻千里馬賦      闕名

  卻千里馬賦       獨孤申叔

  漳州進珠表        宋王冕

  焚雉頭裘賦        文彥博

  諸侯春入貢賦        前人

  唐書李錡傳贊       歐陽修

  五代史郭延魯傳贊      前人

  交趾獻奇獸賦       司馬光

  皇帝賜故夏國主嗣子乾順進奉賀正馬駝回

  詔             蘇軾

  太皇太后賜故夏國主嗣子乾順進奉賀正馬

  駝回詔           前人

  賜資政殿學士知鄧州韓維進奉謝恩馬詔

                前人

  賜溪洞蠻人彭允宗等進奉端午布敕書

                前人

  賜西南羅蕃進奉敕書     前人

  賜保寧軍節度使知大名府馮京進奉賀端午

  節馬詔           前人

  賜知渭州劉昌祚進奉興龍節銀詔

                前人

  論高麗進奉狀        前人

食貨典第一百九十四卷

貢獻部藝文一编辑

《西域傳贊》
漢·班固
编辑

孝武之世,圖制匈奴,患其兼從西國,結黨南羌,迺表 河曲,列四郡,開玉門,通西域,以斷匈奴右臂,隔絕南 羌、月氏。單于失援,由是遠遁,而幕南無王庭。遭值文、 景元默,養民五世,天下殷富,財力有餘,士馬彊盛。故 能睹犀布、GJfont瑁則建珠GJfont七郡,感枸醬、竹杖則開牂 牁、越巂,聞天馬、蒲陶則通大宛、安息。自是之後,明珠、 文甲、通犀、翠羽之珍盈於後宮,蒲梢、龍文、魚目、汗血 之馬充於黃門,鉅象、師子、猛犬、大雀之群食於外囿。 殊方異物,四面而至。於是廣開上林,穿昆明池,營千 門萬戶之宮,立神明通天之臺,興造甲乙之帳,落GJfont 隋珠和璧,天子負黼扆,襲翠被,馮玉几,而處其中。設 酒池肉林以饗四夷之客,作巴俞都盧、海中碭極、漫 衍魚龍、角抵之戲以觀視之。及賂遺贈送,萬里相奉, 師旅之費,不可勝計。至於用度不足,迺榷酒酤,筦鹽 鐵,鑄白金,造皮幣,算至車船,租及六畜。民力屈,財用竭,因之GJfont凶年,寇盜並起,道路不通,直指之使始出, 衣繡杖斧,斷斬於郡國,然後勝之。是以末年遂棄輪 臺之地,而下哀痛之詔,豈非仁聖之所悔哉。

《詶荊雍義士詔》
梁·沈約
编辑

昔義舉之初,人懷自竭,輸賦罄產,同致厥誠,言念一 概,思有所詶。其雍荊郢三州,有獻物助軍國者,外可 詳加蠲。

《為晉陽公進玉律秤尺斗升表》
周庾信
编辑

臣某言,臣聞三才既立,君臣之道已陳。六位時成,禮 樂之功斯正。故以葉和日月,測度陰陽,悅豫兆人,儀 型萬國者也。伏惟皇帝,應籙馭天,披圖受命,據太陽 而懸象,履文昌而建極。白環表讓德之符,元圭告成 功之瑞。泰階既平,升中可習。必當水建千年,山稱萬 歲。伏見敕旨,刊正音律,平章曆象,奏黃鍾而歌大呂, 變孤竹而舞雲門,莫不器取疏通,聲從安樂。四分既 明,三微是定。是以聞鐘洛浦,即辨聲乖;聽鐸邯鄲,先 知響韻。二分二至,行於司曆之官。九變九成,被於中 和之職。足以動天地,感鬼神,化被風俗,平分寒暑。豈 直吟嘯谿谷,回翔鸞鳳而已哉。是知零陵廟前,徒尋 舜管。始平城下,空論周尺。臣聞上製其禮,下習其儀, 君定其法,臣行其事。謹造玉律一具,并玉秤尺斗升 合等,始得成功。至於分粟累黍,量絲數籥,實以仰稟 聖規,參詳神思,所冀節移陰管,無勞河內之灰。氣動 陽鍾,不待金門之竹。而琬琰事輕,般倕慮淺,不足展 采。成均增輝,度量齎器,奉表以聞。

《斷進獻奇巧制》
唐·中宗
编辑

朕凝懷紫宙,滌想丹闕。考千古之澆淳,稽百王之治 亂。蒿宮茅柱,實興國之清猷。玉席珠衣,乃危邦之弊 化。朕自承天纂運,佩日披圖,希齊鶩飲之年,願躡鶉 居之代。漢文提舄,少小留心。晉武焚裘,生平措意。頃 為皇符肇建,寶廟初登。眷彼王公,多為進奉。莫不龍 歌令節,蛟食芳辰。椒花獻頌之時,菊蕊浮觴之日,或 雕金鏤玉,採六合之珍奇,或剪翠裁紅,飾三春之草 樹。上行延納,下務經求。廛閈紛紜,公私逼迫。昇平欲 濟,蠹害非輕。言念於茲,深無所謂。即宜懲革,勿至因 循。

《賀衢州進古銅器狀》
張九齡
编辑

右伏見衢州所進瑞魚銘等,神物瑰奇,形製純古。魚 為龍象,既章受命之元。銘作龜文,更表錫年之永。河 圖舊事,無以加之。臣升贊休明,屢承福應。恭惟拜慶, 倍百恆情。伏望宣付史館,傳之不朽,無任喜躍之至。

《為僧履空進圖書及古器物等表》
编辑

閭丘均

僧履空言,履空幸沐國恩,謬齒和眾,雖居鄰壤,志尚 幽古。禮誦之餘,每得披玩前件真跡書及圖書古物 等。積集既久,眾推奇異,豈下僧蒙鄙之資,所得自蓄。 如將服用,必是保衛聖躬。謹因括圖,使臣某輒附進, 上表以聞。塵黷旒扆,伏增戰灼之至。

《進打獵口味狀》
于卲
编辑

右伏以平野未春,寒山餘雪,陛下俯令畋獵,遙借寵 靈,豐狐難脫於重寰,狡兔莫遺於三窟。觀同將帥,藝 角偏裨。況節號嘉平,時兼蜡祭,承威稟命,恩已貸於 戎臣。登俎充庖,味宜先於君上。雖八珍豐衍,六禽填 盛。輒傾誠於金鼎,庶慕義於野芹。前件品味,謹隨狀 進。

《西域獻吉光裘賦》
獨孤授
编辑

逖矣外區,實生珍異。彼靈獸之則獲,製良裘之斯至。 聖王之所未睹,獻令之所莫備。葉朝宗則來自金方, 應中國而色當土位。意者以烈風之靡興,溟海之清 澄。德動天而遐方內向,氣入翼而貢獻足徵。方啟襲 以進語,如執輕之不勝。颯然舜風翠雲之光可奮,籠 夫堯日青鳳之煥徒稱。故其背崑崙,踰弱水,重九譯, 越萬里,豈殊俗之所貴,信希代之為美。直千金者更 輕,稱狐白者非擬。雖沈以天沼,無易暵其之性。燎以 束薪,獨異焚如之理。斯乃動聽驚視,孰知其然者矣。 夫物有難測,必思之而不厭。事有詭常,亦推之而可 驗。何異績鼠毛以為布,引龍鬚以成絲。澣於火而自 若,弦於弓而有之。況能禦寒涼以效用,衣裼襲以呈 姿。司服以登,備皇儀而飾朝禮。至尊爰御,光紫極而 耀丹墀。遂使越人捧翟以求退,王母收環而請辭。群 公乃拜首而稱曰:休哉。聖君之緝熙。且天地不愛其 寶,豈戎夷敢愛其私乎。將念委裘之有,實防侈服之 生。禍表微於君子,小人酌義於夏山。殷火俾萬物之 咸格,其德風之在我。於是天子曰:俞彼則獻其琛,曷 若獻其可。

《諫獻瓜果授官狀》從節本
陸贄
编辑

德宗避朱泚兵,入駱谷,過洋州。在道民有獻瓜果者,上欲以散秩官授之。贄上表,其略曰:

自兵興以來,財賦不足以供賜,而職官之賞興焉;青 朱雜沓於胥徒,金紫普施於輿皂。當今所病方在爵 輕,設法貴之,猶恐不重,若又自棄,將何勸人。倘獻瓜果者亦授職官,彼必相謂曰:吾以忘軀命而獲官,此 以進瓜果而獲官。是軀命同於瓜果矣。誰復為用哉。

《海人獻冰紈賦》
韋執中
编辑

憬彼員嶠兮,阻夫窮海。厥貢冰紈兮,備諸渥彩。產非 中夏,故致用之所資。來自殊方,表懷人之斯在。然則 蠶雖土育,紈實人力。稟麟角以成質,則或屈或伸。因 冰雪以爽容,而匪雕匪飾。作九服之上貢,應五方之 正色。雖寒暑鱗次,必藉至陰之時。而風土所宜,則異 中和之域。既生既育,是準是則。諒因時之所致,實希 代之莫識。所美夫得之斯難,所貴夫遠而能即。亦由 我后仁化浹洽,淳風遐被。方五帝而可六,比三王之 可四。是使貢獻遠物,德格異類。爰發跡於僻界,肆涉 遐而執贄。獻土地之所生,攜篋篚之云洎。亦既遘止, 侯其孔臧。不灼不濡,將火鼠以比義。或朱或綠,豈橦 花之足方。既用練雲繚繞而交映,又以仙花暐GJfont而 含芳。間GJfont龍以發色,集黼黻以成章。昔苞茅不貢,昭 周室之壞法。今冰紈入獻,睹邦家之耿光。非夫混一, 車軌茂育。華夷何則不遠其遠,獻茲在茲。既有勞於 跋涉,亦多歷於歲時。標為貢首,雖一時之可,不獻於 君所,知四方之咸敘。是則其求匪易,其用何珍。儻見 加於剪拂,庶暉光之日新。

《朝覲遇節進奉狀》
鄭絪
编辑

右臣伏以古者諸侯入覲,必奉贄幣,或以車馬,或以 珪璋,用展誠敬著於典禮。臣繆領藩鎮,獲覲闕庭,幸 遇昌辰,又當嘉節,用增聖壽,以表微誠。前件馬及器 物,謹差嶺南節度押衙某隨狀奉進,至微至薄,無任 慚惶。伏願如日之升,如天之福,垂莫大之慶,保無疆 之休於萬億年,永康四海。

《為易定張令公進鷹籠狀》
前人
编辑

右件鷹,臣去秋來,頻令入草,一一揀擇,皆有所能。試 其搏擊,下韜必中。伏以上囿五方,固多殊異之選。下 土一物,實表臣子之誠。敢望備羽獵於長楊,從蒐狩 於天仗。輕瀆旒扆,無任屏營之至。

《海人獻文錦賦》
李君房
编辑

彼潛織兮泉室之人,曳文綃兮結冰縷,灼錦彩兮照 花新。背窮海以入貢,望君門而效珍。于以獻之,爰彰 至德。非同GJfont氏之練,更異仙家之織。臨風始啟,全含 琪樹之芳。向闕爰開,遙寫蜃樓之色。固奇工之所就, 豈常情之可識。當其綵縷方織,鳴梭靜聞。絢霞光於 陰火,綴縟藻於卿雲。舞鳳翔鸞,乍徘徊而撫翼。重葩 疊葉,紛宛轉以成文。疑映地之花折,似飲渚之虹分。 弄杼斯成,既呈妍於泉客。垂衣可仰,欣有奉於明君。 啟瑤緘而駭視,方霧縠而難擬。離披耀彩,臨玉砌以 蓮舒。燦爛生姿,映金門而霞起。固將保其所異,孰能 識其所以。投熾焰而靡燎為灰,濯清流而不濡於水。 原夫獻琛方至,捧篋員來臨。虛庭而障,倚俯洞戶以 屏開。蝶翩翻而誤起,鳥盼睞而驚迴。物無情以自感, 化有孚而斯應。以文為貴,寧同巷伯之詩。表德方來, 且異美人之贈。非同禹貢,不謝堯時。對天庭而照燭, 向麗景而葳蕤。皎潔凝光,爰識冰蠶之緒。霏微發色, 不惟園客之絲。既而煥彼文章,作為黼黻。方可重於 遠人,寧有譏於翫物。

《降誕日進銀器物及零陵香等狀》
编辑

令狐楚

右伏以千年元命之符,四月正陽之氣,出震吉日,繼 乾良辰。黃河再清,冠中古之表德。恆星不見,掩西方 之誕聖。前件器物,或堅白無玷,或馨香有聞,敢同率 土之心,以續如天之壽。干冒宸扆,伏增戰越。

《降誕日進鞍馬等狀》
前人
编辑

右臣伏以繞樞之電,曾委瑞於軒皇。照室之光,昔呈 祥於漢后。伏惟皇帝陛下,貴從天下,明在日中。當四 月之正陽,啟千年之聖運。人神葉慶,朝野同歡。臣任 重戎,旃路遙,天闕懽呼萬歲,如聞山嶽之聲。傾竭一 心,庶均葵藿之志。前件馬等,誠非珍異,頗似柔馴。干 冒宸嚴,伏增戰越。

《進金花銀櫻桃籠等狀》
前人
编辑

右伏以首夏清和,含桃香熟。每聞採擷,須有提攜。以 其鮮紅,宜此潔白。前件銀籠,并煎茶具慶等羨餘舊 物,銷鍊新成,願承薦寢之羞,敢效梯山之獻。其通犀 GJfont瑁上藥等,買並依價,採皆及時,誠非珍奇,恐要聚 蓄。勤奉丹款,不敢不進。

《進異馬駒狀》
前人
编辑

右臣得征馬使穆材狀,謹具毛色如前者。臣伏以行 地之用,莫神於馬。擅華名者則眾,效奇質者甚稀。伏 惟陛下,廣大際天,高明配日。殊祥競發,休祉薦臻。前 件馬,稟天駟之精,體坤元之德。毛拳惟細,鬣赤而高。 尾掉肉而蜿蟺,額帶星而倜儻。臣謹差虞候辛峻,專 往覆視,俱如前列。峻云雙瞳有耀,四蹄如削,宛然天 產,定是龍媒。允協建午之辰,光昭太一之貺。臣見今 就太原府養調,旬月稍任行步,即專陳獻謹,差某官 聞奏。

《端午進鞍馬等狀》
前人
编辑

右臣伏以五者天之成數,夏者天之仁時。伏以陛下 用仁時而長養群生,舉成數而陶甄品物。是以百蠻 委瑞,萬國歸誠。群瞻日月之光,共奉乾坤之壽。臣方 從邊役,未在周行。謬宣力於清朝,竊馳心於令節。前 件馬等,柔馴既久,彫飾初成,敢因五日之良,以續千 年之慶。干冒陳獻,伏用兢惶。

《又進銀器物并行鞋等狀》
前人
编辑

右伏以月惟正陽,日次南午。千官拜稱觴之慶,萬國 陳執珪之禮。將以嗣續聖壽,延洪昌期。蓋朝廷之舊 儀,乃臣子之常事。前件銀器等,或便於用正,當其時 慚,經萬里之遙,願獻九天之上。塵黷宸鑒,無任戰懼。

《賀冬至進馬鞍弓劍香囊等狀》
前人
编辑

右臣伏以建子實三微之宗,黃鍾為六律之本,冬氣 方至,壁星正中。伏惟皇帝陛下,統馭天正,發生陽數。 壽等南山之固,萬姓具瞻。恩均東海之波,百川皆赴。 臣某限從外役,叨奉殊私。秉戎律以輸誠,望宸居而 積戀。前件鞍馬等,非追風照地之駿麗,無切玉穿札 之堅強。用媿含香,名慚承露。輒備祝堯之禮,願申朝 禹之心。干冒宸嚴,無任戰越。

《代人進瓷器狀》
柳宗元
编辑

右件瓷器等,並藝精埏埴,制合規模,稟至德之陶蒸。 自無苦窳,合太和以融結。克保堅貞,且無瓦釜之鳴, 是稱土硎之德。器慚瑚璉,貢異砮丹。既尚質而為先, 宜當無而有用。謹遣某官某乙,隨狀奉進。謹奏。

《同州進雙雞等狀》
元·稹
编辑

同州防禦使供進鳥鶻并雙雞共四聯。右臣當州元 和十五年,奉宣令採雙雞五聯,各重四斤。頻年採取, 一聯不獲。自臣到州詢問採捕人等,皆云二十年前 採得一聯雙雞,爾後不曾採得。昨旬日之內,併獲兩 聯,斤兩輕重,稍符詔旨。況浚郊初啟,既已大剪豺狼。 鷙鳥員來,可以助清梟獍。臣所以恨身無羽翼,不獲 陪奉屬車,擒狡兔之根源,破狐狸之群黨。臣某無任 忘軀思奮睹物感恩之至。謹遣某官某乙,隨狀奉進。 謹奏。

《代李尚書進畫馬屏風狀》
李翱
编辑

右臣近得前件馬樣,以其圖寫,諸家稍殊。試為短屏, 備以文彩,觀其體閑色浮,氣逸神駿。練影吳浦,指山 川而不搖。花攢上林,若雨露之新洗。或屈膝千里,或 長鳴九霄,昔以負圖為寶,今願捍蔽成功。形影不殊, 效用何別。謹裁成十二扇,隨狀奉進。若以時從啟閉, 猶足靖於埃塵。儻將用以驅馳,庶可效其筋力。輒敢 輕冒,戰懼伏深。

《論進奉書》
皇甫湜
编辑

臣聞一人莫非王臣,尺土莫非王有。山川林澤之所 產殖,雨露春秋之所成就,莫非王財。誠宜推至公以 示無外,今國家既有公府,又有私藏,使州郡貢賦之 外,進奉相及,恐非以天下為家,示天下無私之道也。 且任土作貢,生產有常。履畝之稅,等籍既定,人識所 出,吏難為奸。既無度程,莫知紀極。恣橫徵發,因緣贓 私。驅陛下赤子,措之不存之地,侈君之嗜慾,惑君之 聰明,實大奸之門,大罪之竇也。臣雖熟知陛下上聖 之姿,深仁之理,凡內藏之實,以充讌賜,非務積藏。如 四遠未知何。如百姓受弊何。如後嗣平中之主,由此 傷儉德,萌侈心何。雖漢有少府,水衡筦榷山澤之利, 終不若領之於大農也。且地之財無盡,王之用不會, 何必固立內府,以開濫關耶。伏望陛下,罷內藏歸之 公府,約進奉之禮,徵斂有常,財用無虧。絕奸之根源, 除政之秕蠹。全大體,興大和,天下大幸。伏見去月十 一日赦書,陛下深念疲人懇,責貪吏,往之隨使貢來, 一皆罷之。此實白日之明,層雲之澤也。凡諸州府,必 有羨餘,不歸之王庭,必沒之私室。伏請每使當罷,必 上其數,而謹其收水旱之不虞,疾疫之不期,以振疲 羸,以代蠲免。軍旅之事,工役之用,以給其費,以供其 須。居常之歲,閉以待時。無敢散洩以干刑司,如是則 大賴於人,大伸於用矣。

《賀正進物狀》
裴次元
编辑

右臣伏以青陽發春,肇寶曆於茲。始元穹降祚,仰聖 壽而惟新。正殿嚮明,班行承慶。顧臣等守土,列在東 隅。空懷捧日之心,望雲何及。獨闕稱觴之禮,鳴佩無 因。瞻九重而在天,空倍情而增戀。前件物及衫段宣 臺卓座等,禮不憚輕,物斯展敬。即當有慶,用申致貢 之誠。情苟為珍,願比負暄之獻。臣某不勝感恩抃躍 屏營之至。

《代李令公進歲節口味狀》
于公異
编辑

右伏以獻歲首春元辰,備饗內饔,具品則有常珍野 食擊鮮,恐資兼味。臣昨以軍中無事,略獵出城。既臨 戎虜之邊,少試偏裨之藝。縱橫必中,豈謝麗龜。俯仰 無遺,寧憂即鹿。或堪上獻,輒露衷誠。前件物等,謹狀 奉進。庶裨仙篋,用愧野芹。無任惶懼之至。

===
《為滎陽公進賀正銀狀》
李商隱
===伏以運當聖日,節在王春。近則入金門而排玉堂,歡

於上壽。遠則梯重山而浮漲海,務以獻琛。臣受國恩 深,守藩地阻,明珠大貝,南異於百蠻。翠羽犀皮,北殊 於三楚。前件銀出非大冶,貨在中金。敢以元正,式陳 方賄。望闕憶銀臺之峻,尚隔仙僚;瞻天仰銀漢之流, 莫階霄路。馳心獻祝,因物達誠。干冒宸嚴,不任兢惕。

《為滎陽公赴桂州在道進賀端午銀狀》
编辑

前人

右臣伏以握丕圖而御物,必相見於離。推小正以辯 時,則盛德在夏。故著為令節,稽以舊章,通修任土之 宜,仰續後天之壽。臣方乘傳置,未至藩維。前件銀已 及中塗,實從前政,拜章獻祝。雖令尹以告新納寶展 儀,欲長府之仍舊。謹以前觀察使楊漢公封印進上 千春,屬慶億載。儲休繫以藩條,闕覲丹墀之下。徵諸 貨志,且媿白金為中。干冒宸嚴,無任兢越。

《為滎陽公進賀冬銀等狀》
前人
编辑

右伏以黃鍾應候,白琯舒和。近訪晉儀,禮同元日。遐 觀魯史,事重朔朝。伏惟皇帝陛下,與天同休,如日之 盛。將融漢道,兼舉周正。臣方駕廉車,闕稱壽酒。心懸 土炭,空循太史之書。身遠江湖,徒積子牟之戀。苟無 納贐,曷慶履長。前件銀等,稟和於天地之鑪,擢粹於 神仙之府。豈為方賄,且自地征。對三品之金,庶陪白 璧。撰一丸之藥,請映元霜。私白身等,雖長在遐鄉,而 生知望闕。比從昭示,堪備指呼。冀因物以達誠,竊先 時而效祝。七百年之卜,願過成周。八千歲為春,敢徵 蒙叟。干冒陳進,兢越無任。

《越裳獻白雉賦》
謝觀
编辑

憬彼越裳,南之一方。感皇化於蠻貊,獻白雉於周王。 原夫獲皎潔之姿,奉鴻私之德。閉靈質以雕玉,馳星 使於絕域。夕辭南土,形迷夜月之光。曉向北風,影混 朝霜之色。嗟乎。跋涉空闊,江山阻修。途程萬里,星歲 幾周。過吳門而練影光透,染曹風而麻衣色浮。然後 達成周之大廷,陳本國之所執。歷雉門而捧進,隨鴻 臚而坌入。俯雕題而就位,拱疏趾以前集。利觜玉植, 修領縞戢。風搖細尾,當軒而練帶長垂。日照輕毛,在 手而雪花孤立。以其耿介無比,貞明可稱。距列瑤刺, 身摛鶴翎。徘徊而隙駒其轉,奮迅而振鷺將興。其淨 GJfont潔,其神露凝。皎皎敷粉,亭亭卓冰。自稟時清之化, 誠非日浴之能。勿以臣之賤,所獻無徵。勿以禽之微, 所來自遠。蒙恩覃而化及,似風行而草偃。是以齎此 嘉瑞,唯憂後時。欲以明誠上答,敢以遐阻為詞。作獻 靡遼東之豕,不緇殊墨子之絲。一以見澤兼鳥獸,一 以彰德被蠻夷。王乃愀然色動,沉然念茲。發明南國 之忠,汝之遠矣。舉奏殊方之瑞,予甚嘉之。方知雉之 潔兮可珍,士之潔兮殊眾。可珍猶尚於夷俗,殊眾可 標於歲貢。儻援引而不遺,願舉白之一送。

《西域獻徑寸珠賦》
呂穎
编辑

西域遐方,獻純精之天產,申重寶於帝鄉,豈不以至 誠感而靈必自順,惟德動而坤珍莫藏。不然何慕有 聖於中土,而走無脛於外荒。彼珠之靈,積陰之魄。稟 金氣而堅固,韞河潤之耀澤。布指而小大無差,洞物 而纖毫不隔。迥夜常滿,初月每讓其圓明。爽曙欲凝, 高星自掩其孤白。信殊方所祕,亦希代難致。奪夏璜 以為美,齊楚璧而積異。將配天光以輔三,助皇明而 照四。積石峰峻,燉煌路遠。馳輝於晦磧之中,流晶於 白日之晚。將為表龍旗而綴鸞輅,必將誇池臺而輝 宮苑。殊不知以萬邦為憲者,此獻則違。以三德為寶 者,此寶則非。價越千金,我當俯念其十產。光含徑寸, 吾將靜照於九圍。乃遂沉泉而反樸,俾其媚川而自 輝。且立德者,惟儉之本。作貢者,亦土之任。剖蚌而獻, 既不編於夏書,為器成之,尚有干於時禁。苟奪山川 之精魄,是虧雨露之恩浸。所以前代有訓,不珍異物。 誇齊威者再論而皆慚,求蘇則者一言而自屈。豈若 我全明德,體大道,照耀也。不假隨侯之珍,貞靜也。自 同罔象之寶。由是化中國而及外夷,如風之偃草。

《海人獻冰蠶賦》以四夷即敘海不藏珍為韻
張良器
编辑

圓嶠之山兮,迥踴遐壤,旁臨窮海。嘉冰蠶之底貢,彰 遠人之無怠。原其稟氣,斯異含靈。有待鱗角,是帶育 七寸之殊形。雪霜載加,發五彩之異色。資纖縷以成 績,弄杼攸勤。美重錦之可持,女工能即。施勞且異於 三盆,為用寧同於五緎。致美之厚,罔差其妍。不入獻 之光,必資於善良。驚楫云邁,懿筐是將。涉三山之重 阻,辭萬里之遐荒。越溟漲,屆帝鄉,昇玉殿,薦君堂。示 彼有誠,則申屈膝之贄。樂我無事,願充垂拱之裳。蓋 威靈之有及,故珍物之不藏。懿乎生乃因地,育乃非 時。四氣平分,屆嚴冬而成止。五方異俗,在中國之莫 為。自堯年而效美,暨今日而來思。足以彰德風之普 洽,表王道之清夷。不然則修路崎嶇,洪漣濧濞,較道 里而累億,罹寒暑而數四匪。化理而無虞,曷員來之 可致。彼躬桑載育,獻繭為均浴。濯龍之水,漲川館之 春。而後羅紈是績,筐筥攸陳。固在常而可悅,殊自遠而為珍。是知化之所被,物無不臻。德之所加,人無或 阻。託茲賦以極思,臻皇猷之焯敘。

《漢文帝卻千里馬賦》以清道乘輿前警後蹕為韻
闕名
编辑

皇天眷命兮,炎漢斯興。運鍾三葉兮,文德可稱。六龍 整儀,賤纖英而不服。五馭飭駕,卻良駿而不乘。猶是 遐邇授首,蠻夷屈膝。梯山航海者,望之如雲。納賮貢 珍者,府無虛日。別有吉良之種,渥洼之出,媲飛黃於 軒宮,奄驊騮於周室。歷無草以入貢,涉流沙而效質。 就御服以馴養,願驅馳而警蹕。其體也廣膺毛服,其 目也擁後決前。眸點漆而鏡朗,權應規而璧懸。稟月 精於地,法星象於天。鬣上朱明,溝中血走。朝辭鑿齒 之俗,暮憩雕題之藪。驌驦慚專美於前,騕褭媿垂名 於後。及夫噴玉勒而沫素,鳴金珂而響清。指九重以 獻壽,勒百禮以效誠。帝於是宣皇風,馳聖道,前賢斯 GJfont,古訓斯考。羞轍跡於穆王,想旅獒於召保。乃宣言 曰:朕法天以清淨,法地以元虛。有典有則,不疾不徐。 梢雲之旗建於前步,彗星之GJfont設於後車。吉行三十 而當息,良馬千里而焉如。爾以馬為寶,我以德為輿。 與其授受以交喪,曷若乾乾而舍諸。獻馬者乃默靦 慚顏,低回弔影。步遷延以眷眷,神寂寞而耿耿。於是 德日洽祚,惟永俾來葉之嗣君,仰斯道以自警。

《卻千里馬賦》以上之所班諸侯不貢為韻
獨孤申叔
编辑

惟漢德之雍熙,俾遐荒兮肅祗。布澤所治,致遠人之 樂只。任土必貢,奉良馬以來思。殊乎皎皎,陋乃騤騤。 冀八鑾以御矣,齊四牡以維之。由是朝發於窮邊,夕 獻於君所。倏追風以掣電,邈千里兮一舉。仰騄驥之 居周,鄙驌驦之在楚。故將進薦於象魏,庶得超遙於 苑圉。帝曰:斯馬爾其還,與旅獒之訓。今則皎如歸獸 之義,寧當忽諸矧。乃乖乎法駕,而不合於乘輿。且帝 之御也,厥儀惟舊。帝之動也,其道惟守。驅千乘以啟 前,羅萬騎以居後。分青旌兮在左,揚素GJfont兮在右。儼 五路以居中,矯六龍以齊首。龢鑾是饗,將節乃疾。徐 次舍有期,豈宜乎奔走。蓋順之而則可信,違之而則 否。雖千里兮足珍,於一人乎何有。矧乃場苗既食,馬 政攸班。間以赤兔,兼之白。葉圖之駒伏皁,稱德之 驥在閑。足以驅馳於九域之內,足以巡狩於六合之 間。宜乎旋爾,故鄉歸於舊壤。超乎天漢,適彼莽蒼。庶 逐北風之思,卻從東道之上。俾得交頸裔土,翹足荒 陬,克全真性,有歸群休。同越地之放象,似桃林之罷 牛。豈彼驊騮,卒見羈於造父。寧同屈產,終服御於晉 侯。是知漢文之德彌尊,歸馬之猷克中。示後之立國 者,盡規矩之以卻遠方之貢。

《漳州進珠表》
宋·王冕
编辑

宋大中祥符六年春,冕自廬陵移典是郡。越明年三 月,龍溪屬邑民丘,於九龍溪網魚,得珠一顆,圍闊 三寸七分,中有小珠七顆如七曜,次如七曜者不可 勝數。縣弗敢留,條珠之始於郡。冕熟而視之,殊大歡 忭,即日召厥屬官以驗之,復相稱慶曰:夫珠,至寶也。 王者德至淵泉則出,今天子仁且聖,方以寬慈被天 下,宜乎珠之出獎聖世。又珠之為物也,其色瑩淨明 清,乃化民之象也。於是列表以進。尋奉敕書,以旌至 寶。冕既叨為政,能獲斯寶,又懼是事,泯絕於後。刊之 貞石於公廳之左,用傳於永久耳。臣冕言,臣聞皇猷 允塞,天乃效祥。聖德升聞,地不藏寶。則前件珠,得非 蛇口產異,蚌胎有感。必通生自煙潭之內,無脛而至。 忽居寶肆之中,熒煌外散於月華,皎潔內含於星彩。 此蓋皇帝陛下,齋莊奉道,清淨化民,體乾極以握符, 致坤靈而薦瑞。遐稽信史,迥珠照乘之光。洞究祥經, 弗類媚川之色。臣握蘭郎署,剖竹侯封,幸逢江海之 珍,難藏外郡,頻繼梯航之貢,干瀆內庭。臣無任瞻天 戀聖激切屏營之至。

《焚雉頭裘賦》
文彥博
编辑

晉武帝以德繼惟睿,功齊乃神。焚雉裘而崇儉,負鳳 扆以臨民。化被元元,必被先王之服。燔茲楚楚,蓋除 希世之珍。原夫聖澤遐敷,皇風廣被。當百度之攸敘, 見萬邦之從乂。諸侯述職,既息貢於瑰奇。獷俗賓王, 亦咸輸於珍異。伊彼程據,當茲盛時,庶為臣之美矣, 必竭節以事之。由是製此雉裘,將充乎任土之貢。獻 諸龍陛,爰陳乎執帛之儀。徒觀其麗彩,鮮明爛光,彬 郁彌縫,皆自於藻翰制作,遂成於珍服。異王恭之鶴 氅,但取清奇。殊李兌之貂裘,惟彰溫燠。帝乃念茲至 巧,命以俱焚。慮淫靡之下漓薄俗,恐奢華之上惑明 君。俄委燎原之勢,遂同有齒之焚。紅燄初騰,漠漠而 漸成餘燼。青煙欲斷,依依而尚藹微芬。然後珍怪罔 來,姦邪悉去。六合咸歸於儉德,萬化永安於鴻緒。雖 斯裘之甚美,焉能衣之以奉天。且厥用之至繁,豈可 被之而當宁。若然則聖政敷於九有,帝德合於三無。 闡易俗移風之道,遵還淳返樸之途。雖文帝之罷露 臺,猶難並矣。縱武皇之焚甲帳,未可同乎。則知德不 廣,無以化蚩蚩之氓。儉不崇,無以成蕩蕩之主。故焚 裘之可美,在去奢而有取。既著美於一時,遂流芳於千古者也。

《諸侯春入貢賦》
前人
编辑

聖啟洪緒,君臨溥天。侯國之辨,方有要王。春之入貢 昭宣。列爵正儀,謹奉藩而立制。建侯協序,致任土以 居先。稽芳載於禮經,仰徽名於帝者。諸侯述職以無 曠,太史奉時而可假。以謂惟王建國,我則敘五等於 域中。與物為春,我則任九貢於天下。徒觀夫爵分顯 秩,位列元侯。當是時,緹管順煦和之美,皇祇布發生 之休。震方之善氣潛道,長樂之洪儀聿修。帝容執瑁 以端拱,臣節奉璋而告猷。旅幣群方,咸奉舜班之瑞。 充庭萬品,皆分禹別之州。但見雲布封疆,綺分邦域。 故我當歲首以入用,致坤珍而罔忒。巽風和令,導傳 臚之九賓。遲日當陽,麗執玉之萬國。豈不以辨九土 者當貢首,四序者上春蓋。將備物宜於時育,助邦光 之日新。龜納江沱之錫,磬浮泗水之濱。齒革羽毛以 偕至,球琳琅玕而畢陳。三品良金,向履端而執贄。五 都奇貨,當獻歲而效珍。莫不名物森羅,衣纓雜襲。雖 厚篚以斯備,在庶邦而允集。此春也,霈於皇澤,當鄒 律之均溫。彼貢也,錯於地財,異楚茅之不入。彼來宗 者,夏之禮制。獻功者,周之典章。曷若謹歲貢以備物, 慶春祺之載陽。諒修時而貢職,乃辨物以居方。備于 蕃于宣之義,皇皇輯瑞。當載生載育之候,濟濟來王。 故聖人灼敘聲明,光昭文物。懿公侯之隆盛,充貢賦 之繁蔚。屬后王布和之辰,獻國珍而罔咈。

《唐書·李錡傳贊》
歐陽修
编辑

贊曰:語曰出入之吝,謂之有司,賤之也。德宗平朱泚, 京師府藏耗竭,諸道始有進奉助經費,而詔書亦往 往宣索於天下。以人主規規財利,下行有司之事,天 下無事,賦取猶不息。劍南、江西有日月之進,杜亞、劉 贊、王緯及錡歲時進奉,以固其寵,號稱賦外羨餘。又 亦託中旨,以盜庫物。然獻纔十二三,餘皆私之。江、淮 以南,物力大屈,人人憔然忘生。貞元以後,中官市物 都下,謂之宮市,不持符牒,口含詔命,取濫縑惡布紅 紫之,倍其估,裂以償直。市之良賈精貨,皆逃去不出; 列廛閈者,惟粗雜苦窳而已。又有彊驅入禁中,罄所 車輦,賣者不平,因共毆笞之。蒼頭女奴,名馬工車,惴 惴常畏捕取。而德宗蔽於左右前後,莫知也。故善貞 因錡并論其事,卒不知錡顓鹽鐵之利,以養兵圖叛, 曾不及庸有司之吝遠甚。

《五代史·郭延魯傳贊》
前人
编辑

嗚呼,五代之民其何以堪之哉。上輸兵賦之急,下困 剝斂之苛。自莊宗以來,方鎮進獻之事稍作,至於晉 而不可勝紀矣。其添都、助國之物,動以千數計。至於 來朝、奉使、買宴、贖罪,莫不出於進獻。而功臣大將,不 幸而死,則其子孫率以家貲求刺史,其物多者得大 州善地。蓋自天子皆以賄賂為事矣,則為其民者其 何以堪之哉。於此之時,循廉之吏如延魯之徒,誠難 得而可貴也哉。

《交趾獻奇獸賦》
司馬光
编辑

皇帝御天下三十有六載,化洽於人,德通於神,邇無 不協,遠無不臻。粵有交趾,來獻其麟。其為狀也,熊頸 而鳥噣,豬首而牛身。犀則無角,象則有鱗。其力甚武, 其心則馴。蓋遐方異氣之產,故圖牒莫得而詢。於是 降軺車之使,發旁縣之民。除塗於林嶺之隘,引舟於 江淮之濱。曠時月而陟萬里,然後得入覲乎中宸。與 夫雕題卉服之士,南金象齒之珍。款紫闥而坌入,充 彤庭而並陳。於是群公卿士,百僚庶尹,儼然垂紳,薦 笏旅進而稱曰:陛下功冠邃古,化侔儀極。恭承神祇, 嚴奉宗稷。純孝烝烝,小心翼翼。出入起居,不忘於訓 典。進退周旋,必咨於軌則。體文王之卑服,遵大禹之 菲食。宮室觀臺,無礱刻之華。輿馬器用,無珠玉之飾。 遊必備於法駕,燕不廢於朝夕。此皆帝王所不能為, 而陛下行之尚不忘於怵惕。是以方內乂寧,黎民滋 殖。垂髫之童耳,皆習於詩禮。戴白之叟,目不睹夫金 革。至於根著浮流,跂行喙息,無不翔舞太和,涵濡茂 澤。此殊俗所以嚮臻,靈獸所以來格。雖漢室之初,黑 鷴貢於絕徼,周家之隆,白雉通於重譯,殆不足方也。 臣等謂宜命協律,播之聲歌。詔太史,編之簡策。以發 揮不世之鴻,休張大無倫之丕績,不亦偉乎。皇帝乃 穆然深思,愀然不怡曰:吾聞古聖人之治天下也,正 心以為本,修身以為基。閨門睦而四海率服,朝眾和 而群生悅隨。故務其近不務其遠,急其大不急其微。 今邦雖康,未能復漢唐之宇。俗雖阜,未能追堯舜之 時。況物尚疵癘,而民猶怨咨。朕何敢以未治而忘亂, 未安而忘危。享四方之獻,當三靈之釐。且是獸也,生 嶺嶠之外,出沮澤之湄。安其來,吾德不為之大。縱其 去,吾德不為之虧。奈何貪其琛賮之美,悅其鱗介之 奇,容其欺紿之語,聽其諂諛之辭,以惑遠近之望,以 為蠻夷之嗤。不若以迎獸之勞,為迎士之用。養獸之 費,為養賢之資。使功烈烜赫,聲明葳蕤。廢耳目一日 之玩,為子孫萬世之規。豈不美歟。於是群臣拜手稽首,咸曰:此盛德之事,臣等愚戇所不及。陛下誠有意 於此,臣等敢不同心竭力,對揚而行之。皇帝於是御 棫樸之篇,觀大畜之GJfont,延黃髮之儒,顯巖穴之秀。善 有可旌,無間於幽遠。言有可采,不棄於微陋。位非德 而不升,官無能而不授。使稷契居左,皋夔立右。伊呂 在前,周召侍後。相與講經藝之淵源,覽皇王之步驟。 求大化之所未孚,訪惠澤之所未究。興民之利,若療 夫饑渴。除民之害,若憂夫疾疚。賜予簡而功無所遺, 刑罰清而姦無所漏。浮費省而物不屈於求須,苛役 蠲而農不妨於耘耨。使之夏有葛而冬有裘,居有倉 而行有糗。絲纊之饒,足以養其老。甘脆之餘,足以慈 其幼。地不加廣,而百姓足。賦不加多,而縣官富。道途 之人,恥爭而喜讓,閭閻之俗,棄漓而歸厚。戶知禮義 之方,人享期頤之壽。然後旃裘之長,頓顙而讋服。祝 髮之渠,回面而奔走。靡不投利兵而襲冠帶,焚僭服 而請印綬。於是三光澄清,萬靈敷佑。風雨時若,百稼 豐茂。休氣充塞,殊祥輻輳。甘露GJfont霂於林薄,醴泉觱 沸於嵌竇。平慮羅植於階戺,朱草叢生於庭霤。鳳凰 長離,駢枝而結巢。黃龍騶虞,群友而為畜。由是觀之, 則彼裔夷之凡禽,瘴海之怪獸,皮不足以備車甲,肉 不足以登俎豆,夫又何足以耗水衡之芻,而污百里 之囿者哉。

《皇帝賜故夏國主嗣子乾順進奉賀正馬駝回詔》
蘇軾
编辑

詔故夏國主嗣子乾順,遠奉王正,來歸時事。惟此充 庭之實,率皆任土之宜。乃眷忠勤,良深嘉歎。

《太皇太后賜故夏國主嗣子乾順進奉賀正馬駝回詔》
前人
编辑

詔故夏國主嗣子乾順,述職春朝,歸誠宰旅。修此效 牽之禮,致其乘服之良。再閱來章,式嘉忠節。

《賜資政殿學士知鄧州韓維進奉謝恩馬詔》
编辑

前人

敕韓維,廟堂均逸,遠不忘君。駔駿在庭,儀多於物。載 惟忠藎,良極歎咨。

《賜溪洞蠻人彭允宗等進奉端午布敕書》
编辑

前人

敕彭允宗等,汝族居裔壤,心慕華風。來修任土之儀, 遠效充庭之實。載惟懃悃,良用歎嘉。

《賜西南羅蕃進奉敕書》
前人
编辑

敕,汝世為要服,時款塞垣。志慕華風,來修職貢。載惟 忠恪,良用歎咨。

《賜保寧軍節度使知大名府馮京進奉賀端午節馬詔》
前人
编辑

敕馮京,受鉞將壇,剖符畿甸。效充庭之駿足,慶中火 之良辰,乃眷勤誠,不忘嘉歎。

《賜知渭州劉昌祚進奉興龍節銀詔》
编辑

前人

敕昌祚,卿禦侮邊庭,馳神魏闕。會嘉辰之獻壽,納貢 篚以效珍。載省忠勤,不忘褒歎。

《論高麗進奉狀》
前人
编辑

元祐四年十一月三日,龍圖閣學士、朝奉郎、知杭州 蘇軾狀奏,臣伏見熙寧以來,高麗人屢入朝貢。至元 豐之末,十六七年間,館待賜予之費,不可勝數。兩浙 淮南京東三路,築城造船,建立亭館,調發農工,侵漁 商賈,所在騷然。公私告病,朝廷無絲毫之益,而夷虜 獲不貲之利。使者所至,圖畫山川,購買書籍,議者以 為所得賜予,大半歸之契丹。雖虛實不可明,而契丹 之強,足以禍福高麗。若不陰相計搆,則高麗豈敢公 然入朝。中國有識之士,以為深憂。自二聖嗣位,高麗 數年不至,淮浙京東吏民,有息肩之喜。唯福建一路, 多以海商為業,其間兇險之人,猶敢交通引惹,以希 厚利。臣稍聞其事,方欲覺察行遣。今月三日,淮秀州 差人押到泉州百姓徐戩,擅於海舶內載到高麗僧 統義天,手下侍者僧壽介、繼常、潁流、院子金保、裴善 等五人,及齎到本國禮賓省牒云,奉本國王旨,令壽 介等齎義天祭文,來祭奠杭州僧源闍,黎臣已指揮 本州,送承天寺安下選差職員二人兵級十人常切 照管不許出入接客,及選有行止僧,伴話量行,供給 不令失所。外已具事,由畫一奏稟,朝旨去訖。又據高 麗僧壽介有狀,稱臨發日,奉國母指揮,令齎金塔二 所,祝延皇帝、太皇后聖壽。臣竊觀其意,蓋為二聖嗣 位,數年不敢輕來入貢,頓失厚利,欲復遣使,又未測 聖意。故以祭奠源闍黎為名,因獻金塔,欲以嘗試。朝 廷,測知所以待之之意輕重厚薄不然者,豈有欲獻 金塔為壽,而不遣使奉表,止因祭奠亡僧,遂致國母 之意。蓋疑中國不受,故為此苟簡之禮,以卜朝廷。若 朝廷待之稍重,則貪心復啟。朝貢紛然,必為無窮之 患。待其已至,然後拒之,則又傷恩。恭惟聖明,灼見情 狀,廟堂之議,固有以處之。臣忝備侍從,出使一路,懷 有所見,不敢不盡,以備採擇。謹具表畫,一如左。 一福建狡商,專擅交通高麗,引惹牟利如徐戩者甚眾。訪聞徐戩,先受高麗錢物,於杭州雕造夾注華嚴 經,費用浩汗,印板既成,公然於海舶載去交納,卻受 本國厚賞。官私無一人知覺者。臣謂此風豈可滋長, 若馴致其弊,敵國奸細,何所不至。兼今來引至高麗 僧人,必是徐戩本謀,臣已枷送左司理院根勘,即當 具案聞奏。乞法外重行,以戒一路奸民猾商次。 一高麗僧壽介,有狀稱臨發日,國母令齎金塔祝壽。 臣以為高麗因祭奠亡僧,遂致國母之意,苟簡無禮, 莫斯為甚。若朝廷受而不報,或報之輕,則夷虜得以 為詞。若受而厚報之,則是以重幣答其苟簡無禮之 餽也。臣已一面令管勾職員退還其狀,云朝廷清嚴, 守臣不敢專擅奏聞。臣料此僧勢不肯已,必云本國 遣其來獻壽,今若不奏,歸國得罪不輕。臣欲於此僧 狀後判云,州司不奉朝旨,本國又無來文,難議投進, 執狀歸國照會。如此處置,只是臣一面指揮,非朝廷 拒絕其獻,頗似穩便。如以為可,乞賜指揮施行。 一高麗僧壽介,齎到本國禮賓省牒,云祭奠源闍黎, 仍諸處尋師學法。臣謂壽介等,只是義天手下侍者, 非國王親屬,其來乃致私奠,本非國事。待之輕重,當 與義天殊絕。欲乞只許致奠之外,其餘尋師學法出 入遊覽之類,並不許,仍與限日,卻差船送至明州,令 搭附因便海舶歸國,更不差人船津送。如有買賣,許 量辦歸裝,不得廣作商販。

右謹件如前,若如此處置,使無厚利,以絕來意,上免 朝廷帑廩無益之費,下免淮浙京東公私靡弊之患, 臣不勝區區。謹錄奏聞,伏候敕旨。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