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經濟彙編/食貨典/第195卷

經濟彙編 食貨典 第一百九十四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經濟彙編 第一百九十五卷
經濟彙編 食貨典 第一百九十六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經濟彙編食貨典

 第一百九十五卷目錄

 貢獻部藝文二

  王會圖賦有序     元李廉

  王會圖賦          龔璡

  朝貢小序        經世大典

  越裳獻白雉賦      明劉克正

  越裳獻白雉賦       吳中行

  請半蠲貢金疏       錢士晉

  興都事宜疏節文    王宗戴

  十事疏節文      明鄧貞

  雷陽對樂池罷採珠碑記   柯時復

 貢獻部藝文三

  杜侍御送貢物戲贈     唐張謂

  秋日吳中觀貢藕       趙嘏

  湖州貢焙新茶       張文規

  揀貢橘書情        白居易

  宮詞二首        宋白

  客安南見進奉使回口占   曾淵子

  有司欲取寺松供朝用感賦  僧維琳

  記夢詩       高麗國王王徽

  閻立本職貢圖并序  金閻長言

  暹國回使歌并序    元王東

  天馬行應制作并序   周伯琦

  送人貢GJfont米之京      吳師道

  灤京雜詠         楊允孚

 貢獻部選句

 貢獻部紀事一

食貨典第一百九十五卷

貢獻部藝文二编辑

《王會圖賦》有序
元·李廉
编辑

唐貞觀三年,天下太平,四夷之國,莫不臣服。各率其部,蟬聯來降。會同京師,於是中書侍郎顏師古,請如周史,臣集四夷,朝事為王,會編寫圖,以示後作王會圖。乃命閻立本圖之,以形容萬國朝貢之象,彰有唐教化之效。

晉陽起兮揮天戈,滌隋氛兮挽銀河。儼皇居兮突兀, 俯六合兮誰何。森乎如一軸,當中而群輻俱輳。煥乎 如北辰,居極而環宿共羅。方其大明,閶闔開闢,魚金 鱗次,筍玉鵷立。極衣冠兮中州,率侏離兮異域。扶桑 崦嵫,濮鈆祝栗。渺八紘兮萬里,重象胥兮幾譯。而乃 貢琛獻贄,俯伏主臣。前追後隨,穆穆彬彬。環佩瑲兮 拂朝露,旌旗舞兮旭海暾。絳紗啟兮玉斧明,雉尾疊 兮翠葉繽。玉宇泓澄,天顏肅穆。偉盛德之形容,恍丹 青兮一幅。海色天光,洞射輝映。瑰奇譎詭,萬怪千勝。 恍兮九鼎並列而戢,戢乎方物。燦兮輿圖初開而混, 混乎遠近也。彼其金齒齗齲,環耳玲瓏。迤邐而階進 者,非交阯夜郎之遺賨乎。翠髮鬈茸,綠睛轉紅,俯傴 而欲前者,非鐵勒頗超之裔戎乎。雅鬟生風,左衽並 臂,此吐蕃之長部,西極而並至者邪。裘氈點雪,帽茸 飛霜,此靺鞈之酋領,北國而入衛者邪。或駕象兮侏 儒,或蒙璆兮蘧蒢。或織皮兮崑崙,或卉服兮東隅。或 額金兮項環,或足貝兮膺珠。或披赤罽,或負氍毹,或 劍兮吳鉤,或刀兮錕鋘。南冠越喙,駢頭接足。齊儂楚 傖,氣屏容肅。莫不盱睢顧盻,惝怳踖踧,慚五方之異 形,慕中州之清淑。趨多士之濟濟,偉文物之郁郁也。 粵茲圖之孰創兮,實遠慕兮周室。俯聖治之何如兮, 偉姬旦之美績。天風無迅,海波不揚。楛矢來兮肅慎, 白雉獻兮越裳。宜顏師古之彷彿而經營,閻立本之 所以盤礡而彷徨也。然予嘗考貞觀之初,饑蝗未息, 頡利未驅。文皇方力於教化,廷臣方贊於都俞。夫何 師古以六經之學,乃區區於一圖,侈王會以蕩君心, 孰若陳王道以贊廣謨。且夫明堂之位,乃漢儒傅會, 而王會之編,安知非史氏之諛。況乎重譯之至,周公 方為之退遜。旅獒之來,太保重為之戒謹。則夫史佚 周任之儔亦豈為,是以獻其愚也。嗚呼,十漸將形於 諫疏,而王會遽眩於心目,此太宗王業所以不純,而 他日高麗小醜致天下於骨暴,未必非師古啟之,安 得不視魏公而心忸也。方今重熙累洽,握符闡珍,以 大一統之規模,極大九州之經綸。際天所覆,極地之 蟠,雖塗山之會,不足以擬盛。合宮之朝,不足以等倫。 居今日者,固當為宋廣平,為真西山使無逸,豳風之 美再見。猶欲黼黻師古之餘智,而想像立本之毫端也。

《王會圖賦》
龔璡
编辑

日域月竁,鯨海龍沙。車書萬里,胡越一家。撫泰運於 方今,懷盛觀於往古。後蒼姬之千載,隆有唐之丕祚。 炳記載於汗青,爛形容乎緗素。豈徒侈功烈之鋪張, 實以聳華夷之向慕也。若稽武王,天命伐殷。垂衣裳 以致治,壹遐邇而來賓。旅獒楛矢之入貢,九夷八蠻 之效珍。史特書於編錄,式昭示於後人,此其開有周 八百年之業,而敻非後世之所擬倫。降秦而漢,歷晉 及隋,唐承天命,奄奠中都。拯生民於塗炭,又宇宙之 一初。由是西踰岑徼,東越海瀕。北窮幽朔,南極朱垠。 咸梯山而航海,亟奉貢而稱臣。惟此文皇曰英且明, 既克戡於大難敉寧。相貞觀之效速,乃三年而有成。 維彼諸蠻,越在南荒。方萬國之賓服,乃率先以來王。 觀其服裝異製,形貌殊質。冠蒙茸之元熊,重GJfont嗢而 九譯。褫氈毳於遐邦,襲衣冠於中國。於是明堂大開, 列辟雲趨。戎夷旅國門之列,蠻貊環庭闕之隅。端九 重之臨御,賓萬國而受圖。日照月臨,近清光於咫尺。 天覆地載,扇皇風於八區。四方既同天子之功,微臣 師古敢瀆淵聰。昔在有周,四夷畢朝。史臣有請編簡 名標,肆周篇以王會,閱千載於一朝。矧今盛時,度越 當年。幸目睹於盛事,可湮鬱而弗宣。願為圖以示後, 與周書而並傳。帝顧曰:嗟嗟,我匪德奚,遠人之慕義, 乃相率而來服。豈予心之克當,實股肱之盡力。微臣 曰:都盛德致昌,皇威遠浹,乃抑弗當。信謙讓之允極, 寧子孫之可忘。帝曰:俞哉立本。汝來維周篇之王會, 歷秦火而未灰。越藎臣之有請,宜肖像之畢該。汝丹 青而作繪,增賁飾之昭回。立本曰:都臣拜稽首,雖無 造化之筆,敢竭對揚之手。願摹擬于萬分,庶永詒于 厥後。于是詔內臣,出縑楮,錫丹鉛于尚方,分筆墨于 御府。俾肖像以惟真,俾周篇而作輔。迨夫心精目巧, 意定神閒,能事非迫促之須,妙思較錙銖之間。肆其 萬醜殊形,群蠻異類,赤髮髼而拳毛,目深睒瞲而 猳喙。匪服羽而衣皮,斯雕題而交趾。窮詭異之百端, 肖妍媸于一揆。不知囿形于毫素之間,蓋已逼真于 明堂之位矣。訖乃敷奏,允愜上心。動天顏之喜色,催 一笑而賜金。俾登之于祕府,用垂示于來今。愚嘗稽 往事于三代,韙誼辟于太宗。甫干戈之未息,聿文館 之是崇。美瀛洲之圖像,暢四海之儒風。逮貞觀之王 會,亦一時之豐功。何師古儒臣,徒切比于周文。而旅 獒作訓,曾不師乎召公。不知教化之效,何如仁心之 既通。使俯伏之含毫吮墨,寧不愧傳呼于畫工。是朝 貢有象,適以驕好大喜功之志。而魏徵之思,寧不詒 後悔于遼東。故讀史至此,而每為之三歎。而況圖昔 時之無逸,為後來之山水者,又焉保其初終。惟我皇 元,列聖相承,奄開闢以來,未有之天下。軼唐虞而上, 極盛之文明。萬國來王,圖不能以盡其意。會其有極, 民不得而為之名。愚生何幸,而觀光於上國。賦方今 之朝會,以黼黻邦家之太平。

《朝貢小序》
經世大典
编辑

我國家幅員之廣極,天地覆幬。自唐虞三代,聲教威 力所不能被者,莫不執玉貢琛,以修臣職。於是設官 治館以待之,梯山航海,殊服異狀,不可勝紀。案牘不 具,不得備書。立此篇以俟考補。

《越裳獻白雉賦》
明·劉克正
编辑

覽聖緒於前代兮,考王德之所隆。伊蒼姬之撫宇兮, 景運闢以熙融。惟武之以仁易暴兮,成繼序而克崇。 后既賢而紹聖兮,左右以元輔旦之公忠。蕩太和於 宇內兮,宅九土以帡GJfont。若越裳之荒逖兮,亦感德而 來同。紛旅庭其底貢兮,奉瑞物以先容。嗟爾其負海 以為邦兮,固窮南而作域。溘其濟乎炎之洋兮,川嶺 紆迴以巉巖。望中華之恍惚,指北斗以下睇兮,奄至 乎天子之國。吾始未知夫道里之幾何兮,曾不可以 遐計。而周度俗既異,譯以殊文兮,托累譯以通忱。杳 上世吾罔有聞兮,實重勤乎遠人。顧正朔所不加兮, 恐德澤之未淪。謝厥贄以無享兮,賓其眾而弗臣。孫 大美而弗居兮,固王道之宏也。歷九州而致物兮,亦 遠人之所從也。惟風雨之順時兮,無霪烈之為虐。暨 溟波之不揚兮,效厥靈於海。若蓋三年而今茲兮,詎 奄聞於旬朔。吾儕僻陋,其何足以知兮,亦藉荷於厚 博。向故老以訊言兮,識聖人之有作。吁嗟,白雉胡為 兮,遵山梁而飲啄。含元氣以自適兮,包純質以為絡。 匪儔侶之所同兮,矜錦文之紛錯。惟耿介之獨持兮, 故完潔而不濁。疊霜毳以連翩兮,迥玉立而綽約。既 失皎於素鷴兮,亦奪鮮於皓鶴。陟高岡以朝雊兮,應 鳳鳴於丹穴。張大網之恢恢兮,掩修容之濯濯。性馴 擾以不驚兮,若依仁而有覺。雖僻壤之自產兮,乃王 瑞之攸托。眷羽族之足珍兮,豈終淪於夷落。仰大邦 以來獻兮,媿將承之猶薄。惟四靈紛其畢至兮,既雜 遝乎郊郭。伊茲鳥之細微兮,寧增殊於鎬洛。諒來者 之無拒兮,翼余誠之卒獲。離荒裔之越絕兮,奉靈囿之豁廓。苟幸齒於來儀兮,縱疏遠其奚怍。惟元輔之 虛己以翊贊兮,乃致厥美於嗣王。創指南以適歸兮, 示柔遠之不忘。命太史使按圖兮,考符應於舊章。嘉 我祖之肇邰兮,始鳥翼而發祥。赤烏流於王屋兮,我 武赫以維揚。逮旅獒之來庭兮,乃遠人至而周道光。 子明辟亶其克肖兮,揚大烈而寖昌。德下及於游潛 兮,亦上格於飛翔。肆無遠而不屆兮,奄獻瑞於殊邦。 物豈無因而至兮,漸王澤之汪洋。維金氣之馴服兮, 亶白質之來章。屬火德之當陽兮,乃徵發於南方。何 遠物之足貴兮,固將比德於虞唐。伊明明之基命兮, 荃受祉其未央。純厥修以比德兮,合天人之所章。令 遐邇其若一兮,亦永綏於靈長。吁嗟。王路邈其未有 底兮,胡寧玩物而怠康。於是王乃為白雉之歌,歌曰: 載戢干戈,承先烈兮。遠至邇安,白雉潔兮。股肱惟良, 翊朕德兮。公旦乃拜手稽首,賡載歌曰:皎皎雉兮,來 南中兮。惟王諟德,臣何功兮。緝熙敬止,永保終兮。

《越裳獻白雉賦》
吳中行
编辑

伊皇周之奕葉兮,播太和以重熙。嗣謨烈而式序兮, 方履盈其受釐。元相惟德之勤兮,輔明辟於垂衣。錫 羨卹裔,膺寶籙而凝庥兮,敕天命於時幾。繼離保泰, 仰丹書以作則兮,光帝德於華夷。繄越裳氏之遐逖 兮,知中國之有聖。纘緒者穆穆,負扆者明明。迓衡一 德,綏猷四境。波氛已恬,休徵時應。美矣復彰,傳之益 盛。GJfont僰之遙裔,奉王朔以為正。豈自阻於炎荒,亦願 覿夫文明之彪炳,通重譯以來王。叩疆關而請命,絕 域窮徼。回面易聽,編髮駢趾,異飾詭靚,望帝閽以咸 賓兮,欽皇綱之維競。既梯航而至止兮,睹禮樂之繽 紛。執方物以為贄,肆庭實其何所陳。惟服食器用為 德之致兮,迺弗產於粵濱。雖火齊夜光之璀璨兮,恐 寶玉之不見。珍鳴岐之鳳,游藪之麟,既克致夫上瑞, 又奚假於遠人。睠皜雉之純潔實,羽族之靈馴。必聖 德之被物。故天心之示禎,遂底貢乎萬里。庶輸款於 九宸華,哉為文,翯乎其翼。形迷夜月之光,影借朝霜 之色。聿呈祥於素絲,欲增輝夫赤舄。彩移團扇之陸 離,用備舞干之煒奕。豈興歎於在梁,匪解顏之可弋。 邁殷宗之鼎雊兮,茲神休之申錫。同禹甸之夏翟兮, 更來儀於重譯。維時鸞輿御朝,鵷序列行。化覃海GJfont, 德洽泳翔。集羽林而駿奔,紛虎賁以鷹揚。詔司賓陳 懷遠之儀兮,走玉帛之趨蹌。俯雕題而就位兮,瞻鶴 馭以欲颺。隨鴻臚而稽顙兮,獲上羾於明光。豈異物 之足貴兮,亦誠享之所將。惟來者之不拒兮,庇我闥 於八荒。造指南之車以導其歸兮,示綏柔之不忘。既 命太史爰考舊章,惟我周之開國,乃覆翼以為祥。嗣 赤烏之薦瑞,肆蒼籙其寖昌。覽茲白雉,獻自南邦。彰 純休之方篤,驗火德之當陽。奄溥澤於鳥獸,豈讓德 於虞唐。君臣合德,寰宇流芳。稱鴻名於罔極,垂駿烈 於無疆。亂曰:景運郅隆,泰階平兮。皇極懋建,文教明 兮。鳥獸魚鱉,罔不寧兮。紹箕嗣服,撫盈成兮。越裳遐 陬,暨聲名兮。濯濯者雉,獻於廷兮。惟德致物,GJfont彼誠 兮。卷阿矢音,此其鳴兮。昭受帝眷,永底民之生兮。

《請半蠲貢金疏》
錢士晉
编辑

人臣之進言於君也,視其有利於民者,則言而行之。 視其有害於民者,則言而罷之。乃有決不可罷,而摧 膚竭髓罷之,而猶以為緩者。則有決不當言,而牽裾 補牘屢控之,而不以為煩者。則無如今日之貢金矣。 自嘉靖年間,雲南有金二千之派,後遞增遞免,以至 皇上,仍復二千之額,此臣所不當言者,一也。萬曆年 間,歲供尚依期解進,後以川貴用兵,停徵者已十三 年矣。物華豈盡蕭條,民力豈終匱乏。朝令夕行,何難 卒辦。此臣所不當言者,二也。臣自去年八月入滇,即 有請罷貢金之疏。不蒙賜允,何得復摭前說。此臣所 不當言者,三也。夫不當言而言,臣罪不可赦。乃臣實 有封疆之寄,目睹滇中危蹙日甚,舉所受命于皇上 之民,視其流離顛困以死,而不敢言,臣罪更不可赦。 以是較量于二者之間,而流涕陳之。夫滇中貢金之 議,不知何昉。不過謂滇實產金耳。前後請罷者,皆言 金非滇產,以滋疑惑。不知滇亦產金,特利微而害鉅 耳。如麗水生金,麗水即滇金沙江也。毒流無底,瘴癘 時作。人觸之立仆,無敢入者。間有入者,江滸沙泥金 麩雜之,陶而煆焉,日僅分許。且其地近蜀,即售之蜀 估矣。今以一方最僻最微之產,而責令滇貢之,其不 得不轉覓之秦隴巴蜀。金賈勒索,價遂倍增。是以昔 人有南金之喻,非謂金多也。政謂價重耳。皇上博覽 經籍,試考禹貢,滇古梁州域也,何以但有織皮璆鐵 之賦,而惟金三品,反在荊揚。故臣謂產于滇,而以多 為滇累者,滇銅是也。銅多而錢不行也。有產于滇,而 以少為滇累者,滇金是也。金少而貢不止也。至以今 日所解之額,合之萬曆年間所解之額,已為見少。但 萬曆之時,何時也,外患無警,內難不作。京款未輸,軍 需亦少。然而任滇事者,未嘗不痛哭拜疏,以祈蠲免。 或一臣一疏,或一臣屢疏,彼豈無見而處此。今則連年兵革,水藺有震鄰之驚,安晉有剝膚之慘。援黔援 蜀,費已不貲。徵餉徵兵,餉偏不繼。至以數百萬之金 錢,幾十年之蓄積,委于溝壑。今雖漸次撫定,餘氛未 息。其征繕以固我圉者,猶不可無兵。不可無兵,即不 可無餉。向之軍餉,僅有七萬。今增至十五萬矣。滇中 向無京款,今又增至八萬餘矣。司筦庫者,豈真能炊 空釜耶。點頑石耶。故以今日滇中之情事,較之三十 年之前,譬之當日父兄之富饒粟紅貫朽,今日子弟 之貧窘藿食藜羹,而仍責其出金錢以完官賦,鑿粟 帛以償積逋,此必不可得之數也。縱有憐之者,曰請 損之,姑予以十之三四,而臣知其蕭然四壁,非走險 即立槁耳。且亦惟萬曆年間,請蠲不獲,種種搜括,不 得已而至于汰軍,軍汰而武備單弱,寇且生心,以致 有連年不解之禍。議者或謂十三年之休息,可以頓 復。此十三年中,豈無事之日耶。兵連禍結,庫中之藏, 不足以供旦暮之用。不得已而貸楚貸蜀,以解危困。 今則干戈稍定,無由為乞鄰之舉矣。而八萬餘之京 款如故也。十五萬之軍需如故也。此時而寬其徭賦, 民猶可以漸蘇。此時而重以征求,民必至于頓斃。金 不止則民愈困,民愈困則盜愈多。倘有如安如普,接 踵而起,何以支持,何以策應。此臣所以不當言而不 得不言者也。臣前疏中,曾述滇民困苦之狀,然猶是 金戶訴之于臣,臣即訴之于皇上,猶未身履其事也。 受事以後,取該司文籍按之,所入幾何,所出幾何,出 嘗倍于所入,不知此項貢金,從何取索。心因茫然,奉 行郡縣,鞭撻督責,刻期備解。不逾月,而呼控者編集 臣門矣。或訴兵荒之後,或訴玀僰之鄉。皮骨空存,無 從措辦。寧斃杖下,不願貢金。以斃杖下,猶止一身,而 貢金,則室家不保也。臣腸痛淚零,陽為呵斥,取其地 遠玀僰,兵火猶鮮者,朝移文而暮縲絏,始得滿一千 之數。此外再增一金,臣無所措其手,民無所保其命 矣。伏思嘉靖以前,不貢金而用未嘗不足。嘉靖以後, 歲貢金而用未嘗有餘。十三年之前解,至五千,而金 多何益。十三年之內,不解一金,而金少何損。是貢金 在皇上可有可無,可多可少,而在滇民,可無而決不 可有,可少而決不可多。如謂成額固然無容增減,則 我皇上于祖宗之法,有積久而弊生者,一一更始,而 何獨貢金為不可改于祖宗之法。廢久而當復者,一 一舉行,而何獨免貢金為不可。仍臣今不敢悉請蠲 除,遽議罷止。但乞皇上軫念窮壤,沛發德音,于所解 一千之外,立賜停徵。每歲止解一千,遲之數年之後, 民困稍復,仍舊額解,以備正供。如是,則官無仰屋之 嗟,士無脫巾之警。皇仁浩蕩,荒徼安寧矣。

《興都事宜疏》節文
王宗戴
编辑

四曰正進貢以省科派。興都地瘠民貧,諸凡土產,皆 四方所有。自國初以來,未有以方物進者。嘉靖四十 一年,守備太監張方希恩賚予,越分逢迎,凡果殽魚 米粗重之物,皆分派州縣,責令里甲買辦,以充上貢。 雖非其地之所出,時之所有,而概取派州縣,無敢違 者。令小民百倍其值,而有不恤也。且其供上用者,猶 有常品。充私饋者,漫無紀極。本地之出辦,既竭其膏 脂。沿途之轉輸,又急於星火。所過驛遞,無不騷然。蓋 不止於一方受病而已也。夫國朝歲進之制,載在令 甲,俱有定式。此既不係舊例,又未奉有明旨,是亦不 可以已乎。今合立將前項進貢方物,俱行停止,不許 守備太監仍假此名,妄差官校,需索州縣,騷擾驛遞。 違者,聽所在官司一體參治。如此,則阿奉無由,而希 冀之途塞。取用有節,而催科之患除矣。

《十事疏》節文
鄧貞
编辑

三曰禮部職掌禮儀,凡各處朝貢使臣至京,隨當具 奏接待如儀,不使遠人觖望。今飲食供帳,委之會同 館。應賞賜者,故意遲留。又有各處土目來貢者,往往 不即奏達,止令於會同館聽候。或十日半月不引奏 者,或已進貢不即發遣,此禮官之弊也。

《雷陽對樂池罷採珠碑記》
柯時復
编辑

粵稽珠璣作貢,昉自虞夏矣。毋亦曰禮文所需,職分 攸係然也乎。要以不問多寡,不立期會,俾民自致其 土之所有耳。迨秦開疆百粵,尉屠睢採南海之珠以 獻,而蚌胎熒熒,無脛而走天府矣。宋署媚川都卒三 千人,備採珠役,而熙寧始立官監之。正德初,雷池罕 產珠,迺罷守,而以廉守者兼之。嘉靖時,撫臣言不便, 併罷廉守,以其事責兵備道等官,猶數年一採,大約 所獲珠,不能倍于費,與以金易珠何異,而奔命為疲。 要之出自合浦之淵,而對樂寄空名焉耳。我皇上御 宇幾三十年,有所須珠寶,咸給內帑金貿進,不忍煩 海外民真,超越前代事也。邇以賈珠乏絕,罔稱櫝篚。 爰命內臣,採廉珠池,時戊戌秋九月也。其明年,又命 督稅太監李鳳抵雷採珠,與廉畫海為界,莫或侵越, 越者法。而二廠姦人耽視矣。檄到則廠署館舍,錯繡 如斗。城內外取辦倉卒,官勞民病。己亥冬,參政林公 如楚鎮,以雅靜陽飭戢,而陰調停。總兵黎國耀勒部曲善,固疆圉,署府務倅吳貢珍、昕夕規措、理冗弭變。 海康令何復亨、遂溪令袁時選、徐聞令莫敢齊,供億 如禮,兩全官民。惟節推張應麟,署海防,實專領焉。日 與大璫周選風濤中焦蒿,兵食細務,毋膦腰隕機,毋 跆藉召譴。始杜兩池之爭,終解千艘之亂。是役也,調 民船四百有奇,募商船稱是供役千餘人。押船守港 軍兵二千六百名,費糧四千石,旂仗什物莫絕。用帑 金四千餘,而餽餉轉送之私,不與也。計所獲珠,不滿 百兩,且商船作奸太橫,出則侵界速,搆去則掠民取 貲。寧獨虛勞,幾挑大禍。所賴李公與二三任事者,運 機權消之。夫李公,老成仁厚,入雷目擊暴骨,戚然動 念,捐貲棺埋之。時有奸人匿名讎陷善良者百餘人, 焚不問所過,秋毫不犯。及開採無珠,乃以其狀奏上。 詔罷採,永為後鑒。雷民鼓舞,祝頌李公之德不衰。柯 生時復曰:禹惡衣食,而令民貢採,其故可繹也。夫珠 不取則禮廢,取則民疲。兩利之術,其用以時乎。其採 以地乎,聞東莞海產異珠,宋元每取給焉。尋以勞多 獲寡罷之,珠蚌亦遂絕。雷今者,類是顧前產,而後不 產地何心耶。聖王因地,曷有意乎必採之也。採于廉 以為禮,罷于雷以為民。則可謂德配神禹哉。與是舉 者勤王事,一時休民力,且世世聲諸來祀不朽。

貢獻部藝文三编辑

《杜侍御送貢物戲贈》
唐·張謂
编辑

銅柱朱崖道路難,伏波橫海舊登壇。越人自貢珊瑚 樹,漢使何勞獬豸冠。疲馬山中愁日晚,孤舟江上畏 春寒。由來此貨稱難得,多恐君王不忍看。

《秋日吳中觀貢藕》
趙嘏
编辑

野艇幾西東,清泠映碧空。搴衣來水上,捧玉出泥中。 葉亂田田綠,蓮餘片片紅。激波纔入選,就日已生風。 御潔玲瓏膳,人懷拔擢功。梯山謾多品,不與世流同。

《湖州貢焙新茶》
張文規
编辑

鳳輦尋春半醉回,僊娥進水御簾開。牡丹花笑金鈿 動,傳奏吳興紫筍來。

《揀貢橘書情》
白居易
编辑

洞庭貢橘揀宜精,太守勤王請自行。珠顆形容隨日 長,瓊漿氣味得霜成。登山敢惜駑駘力,望闕難伸螻 蟻情。疏賤無由親跪獻,願憑朱實表丹誠。

《宮詞》二首
宋·白
编辑

金堂曲讌夜厭厭,仙樂聲清御酒黏。不用司宮排蠟 燭,海人新貢夜明簾。

萬方琛贄泛雲濤,來慶星樞電彩高。讌罷樂聲移別 殿,對花重換赭紅袍。

《客安南見進奉使回口占》
曾淵子
编辑

安南莫道是天涯,歲歲人從冀北回。江北江南親故 滿,三年不寄一書來。

《有司欲取寺松供朝用感賦》
僧維琳
编辑

大夫去作棟樑材,無復清陰覆綠苔。今夜月明風露 冷,誤他千里鶴飛來。

《記夢詩》
高麗國王王徽
编辑

惡業因緣近契丹,一年朝貢幾多般。移身忽到京華 地,可惜中宵滴漏殘。

《閻立本職貢圖》
金·閻長言
编辑

諤諤昌周此一書,形容獒貢寫成圖。寧知右相無深 意,莫指丹青便厚誣。

《暹國回使歌》并序
元·王東
编辑

暹,赤眉遺種,天曆初,嘗遣使入貢。今天子嗣位,繼進金字表章,九尾龜一,象、孔雀、鸚鵡各二。朝廷以馬十匹賜其國王,授使者武略將軍、順昌知州。使者,錢唐人。江東羅儆作歌,僕遂和之。

江東先生遠扣門,口誦暹國回使歌。高秋夜靜客不 寐,歌詞激烈聲滂沱。東南島夷三百六,大者只數暹 與倭。暹人云是赤眉種,自昔奔竄來海阿。先皇在位 歷五載,風清孤嶼無揚波。方今聖世霑德化,繼進壤 貢朝鸞和。紫金為泥寫鳳表,靈龜神象懸鳴珂。彤庭 懷遠何所賜,黃驪白駱兼青騧。卉裳使者錢唐客,能 以朔易通南訛。遙授將軍領州牧,拜舞兩頰生微渦。 樓船歸指西洋路,向天夜夜瞻星河。金雞啁哳火龍 出,三山宮闕高嵯峨。番陽驛吏親為說,今年回使重 經過。先生作歌既有以,卻念黎獠頻驚呵。田橫乘傳 嗟已矣,徐市求仙胡爾訛。豈如暹國效忠義,勳名萬 世同不磨。

《天馬行應制作》并序
周伯琦
编辑

至正二年,歲壬午,七月十有八日,西域拂郎國遣使獻馬一匹,高八尺三寸,修如其數而加半,色漆黑,後二蹄白,曲項昂首,神俊超逸,視它西域馬可

稱者,皆在GJfont下金轡重勒馭者。其國人黃鬚碧眼,服二色窄衣,言語不可通。以意諭之,凡七度海洋,始達中國。是日,天朗氣清,相臣奏進,上御慈仁殿臨觀稱歎,遂命育於天閑,飼以肉粟酒湩,仍敕翰林學士承旨臣GJfontGJfont命工畫者圖之。而直學士臣揭徯斯贊之。蓋自有國以來,未嘗見也。殆古所謂天馬者邪。承詔賦詩,題所畫圖。臣伯琦謹獻詩曰:

飛龍在天今十祀,重譯來庭無遠邇。川珍嶽貢皆貞 符,神駒躍出西洼水。拂郎蕞爾不敢留,使行四載數 萬里。乘輿清暑灤河宮,宰臣奏進閶闔裡。昂昂八尺 阜且偉,首揚渴烏竹批耳。雙蹄懸雪墨漬毛,疏騣擁 霧風生尾。朱英翠組金盤陀,方瞳夾鏡神光紫。聳身 直欲凌雲霄,盤辟丹墀卻閑頠。黃鬚圉人服尨詭, 鞚如縈相諾唯。群臣俯伏呼萬歲,初秋曉霽風日美。 九重洞啟臨軒觀,袞衣冕耀天顏喜。畫師寫倣妙奪 神,拜進御床深稱旨。牽來相向宛轉同,一入天閑誰 敢齒。我朝幅員古無比,朔方鐵騎紛如螘。山無氛祲 海無波,有國百年今見此。崑崙八駿遊心侈,茂陵大 宛黷兵紀。聖王不卻亦不求。垂拱無為靜邊鄙。遠人 慕化致壤奠,地角已知天尺咫,神州苜蓿西風肥,收 斂驕雄聽驅使。屬車歲歲幸兩京。八鸞承御壯瞻視。 騶虞麟趾並樂歌,越雉旅獒盡風靡,迺知感召由真 龍,房星孕秀非偶爾。黃金不用築高臺。髦俊聞風一 時起。願見斯世皞皞如,羲皇按圖畫卦復茲始。

《送人貢GJfont米之京》
吳師道
编辑

后皇制任土,職貢來四方。珍異匪余求,服食乃其常。 金華有嘉種,玉粲曾芬香。土人昔肇端,每歲賦其鄉。 頗聞播種初,行者避畎疆。斂收畢徵納,老稚不敢嘗。 擾擾府中集,數日何奔忙。珠璣歷萬指,錯落照九光。 圓好中式度,緘封謹縑囊。矧今歲旱乾,彌望茅葦荒。 野人懼不供,挈瓶越林岡。及茲幸充數,揚帆上天倉。 惟民秉恆性,食芹猶不忘。勤動非所辭,有司貴循良。 賢侯重承命,護視嚴周防。行行不可遲,去去凌風霜。 玉食儻見登,仁恩沐汪洋。願推及物心,共樂斯時康。 陳風以為贈,別意何悠長。

《灤京雜詠》
楊允孚
编辑

嘉魚貢自黑龍江,西域葡萄酒更良。南土至奇誇鳳 髓,北陲異品是黃羊。

貢獻部選句编辑

漢揚雄長楊賦:殊鄰絕黨之域,自上仁所不化,茂德 所不綏,莫不蹻足抗手,請獻厥珍。

《後漢書·西南夷傳論》:若乃藏山隱海之靈物,沈沙棲 陸之瑋寶,莫不呈表怪麗,雕被宮幄。賨幏火毳馴禽 封獸之賦,軫積於內府;夷歌巴舞殊音異節之技,列 倡於外門。

梁簡文帝大法頌:金鱗鐵面,貢碧砮之賝。航海梯山, 奉白環之使。戴日戴斗,靡不來王。太平太蒙,無思不 服。

菩提樹頌:一同文軌,萬方共貫。穿胸鏤臆之酋,短身 長臂之師。南越鑠石,北極天沙。東邁日枝,西踰月紀。 莫不梯峰挂迥,越繩度之山。航海跨深,汎浮毛之浪。 奉方入貢,進忠請職。獻同心之鳥,貢比肩之獸。 唐楊炯少室山碑:稽其殷令,有文犀利劍之效珍。考 其《周書》,有赭白乘黃之騁力。

貢獻部紀事一编辑

《大戴禮·少間篇》:昔虞舜以天德嗣堯,布功散德制禮。 朔方幽都來服;南撫交趾,出入日月,莫不率俾,西王 母來獻其白琯。粒食之民昭然明視,民明教,通於四 海,海外肅慎北發渠搜元羌來服。

《鹽鐵論·未通篇》:禹平水土,定九州,四方各以土地所 生貢獻,足以充宮室,供人主之欲,膏壤萬里,山川之 利,足以富百姓,不待蠻、貊之地,遠方之物而用足。 《史記·商紀》:紂囚西伯於羑里。西伯之臣閎夭之徒,求 美女奇物善馬以獻紂,紂乃赦西伯。西伯出而獻洛 西之地,以請除炮烙之刑。紂乃許之。

《淮南子·氾論訓》:武王剋殷,欲築宮於五行之山,周公 曰:不可。夫五行之山,固塞險阻之地也。使我德能覆 之,則天下納其貢職者迴也;使我有暴亂之行,則天 下之伐我難矣。

《史記·匈奴傳》:武王伐紂而營雒邑,復居於酆鄗,放逐 戎夷涇、洛之北,以時入貢,命曰荒服。

《古今注》:周公治致太平,越裳氏重譯來貢白雉一,黑雉二,象牙一,使者迷其歸路,周公錫以文錦二疋、軿 車五乘,皆為司南之制,使越裳氏載之以南。

《述異記》:東海畔有孤竹焉,斬而復生,中有管。周武王 時,孤竹之國獻瑞筍一株。

周成王元年,貝多國獻舞雀。周公命返之南海中。 《韓詩外傳》:成王之時,有三苗貫桑而生,同為一秀,大 幾滿車,長幾充箱。成王問周公曰:此何物也。周公曰: 三苗同一秀,意者、天下殆同一也。比期三年,果有越 裳氏重九譯而至,獻白雉於周公:道路悠遠,山川幽 深,恐使人之未達也,故重譯而來。周公曰:吾何以見 賜也。譯曰:吾受命國之黃髮曰:久矣。天之不迅風疾 雨也,海不波溢也,三年於茲矣。意者、中國殆有聖人, 盍往朝之。於是來也。周公乃敬求其所以來。詩曰:於 萬斯年,不遐有佐。

《穆天子傳》:壬申,天子西征。甲戌至於赤烏之人,其獻 酒千斛於天子,食馬九百,羊牛三千,穄麥百載,天子 使祭父受之。辛巳,入於曹奴之人,乃獻食馬九百,牛 羊七千,穄米百車,天子使逢固受之。丁酉,天子北征 囗之人,潛時乃獻良馬、牛、羊。天子以其邦之攻玉石 也,不受其牢。己酉,GJfont寒之人無鳧,乃獻良馬百匹,用 牛三百,良犬七千,GJfont牛二百,野馬三百,牛羊二千,穄 麥三百車。

辛巳,天子東征。癸未,至於智氏之所處,乃獻食馬四 百,牛羊三千。天子北遊於子之澤,智氏之夫獻酒 百於天子。天子南征,甲辰至於積山之,爰有蔓 伯曰余之人,獻酒於天子。乙巳,諸餰獻酒於天 子。

己巳,至於文山西膜之所,乃獻食馬三百,牛羊二千, 穄米千車。天子使畢矩受之。文山之人歸遺,乃獻良 馬十駟,用牛三百,守狗九十,GJfont牛二百,以行流沙。天 子至於巨蒐之人,GJfont奴乃獻白鵠之血,以飲天子。甲 戌,獻馬三百,牛羊五千,秋麥千車,膜稷三十車,天子 使柏夭受之。好獻枝斯之石四十珌佩百 雙,琅玕四十十篋,天子使造父受之。 《史記·燕世家》:燕莊公二十七年,山戎來侵我,齊桓公 救燕,遂北伐山戎而還。燕君送齊桓公出境,桓公因 割燕所至地予燕,使燕共貢天子,如成周時職;使燕 復修召公之法。

《晉世家》:晉侯二十八年,齊桓公始霸。曲沃武公伐晉 侯緡,滅之,盡以其寶器賂獻於周釐王。釐王命曲沃 武公為晉君,列為諸侯。

《左傳》:隱公元年,鄭莊公即位。穎考叔為潁谷封人,有 獻於公。公賜之食。獻者,卑奉尊之辭。或以計謀,或 以時物獻於莊公,皆曰獻。

桓公十年初,虞叔有玉,虞公求旃,弗獻。既而悔之曰: 周諺有之,匹夫無罪,懷璧其罪。吾焉用此,其以賈害 也。乃獻之。又求其寶劍。叔曰:是無厭也,無厭將及我。 遂伐虞公。故虞公出奔共池。

僖公四年春,齊侯以諸侯之師伐楚。楚子使與師言 曰:君處北海,寡人處南海。唯是風馬牛不相及也。不 虞君之涉吾地也。何故。管仲對曰:昔召康公命我先 君太公曰,五侯九伯,女實征之,以夾輔周室。賜我先 君履,東至於海,西至於河,南至於穆陵,北至於無棣。 爾貢包茅不入,王祭不共,無以縮酒,寡人是徵。昭王 南征而不復,寡人是問。對曰:貢之不入,寡君之罪也, 敢不共給。昭王南征而不復,君其問諸水濱。

《管子·小匡》:桓公東救徐州,分吳半,存魯蔡陵,割越地, 南據宋鄭,征伐楚。濟汝水,踰方地,望文山,使貢絲於 周室。

《輕重丁·石璧謀》:桓公曰:寡人欲西朝天子,而賀獻不 足,為此有數乎。管子對曰:請以令城陰里。使其牆三 重而門九襲。因使玉人刻石而為璧。尺者萬泉,八寸 者八千,七寸者七千,珪中四千,瑗中五百。璧之數已 具,管子西見天子曰:敝邑之君,欲率諸侯而朝先王 之廟,觀於周室,請以令使天下諸侯,朝先王之廟,觀 於周室者,不得不以彤弓石璧;不以彤弓石璧者,不 得入朝。天子許之曰諾。號令於天下,天下諸侯載黃 金珠玉五穀文采布帛輸齊,以收石璧。石璧流而之 天下,天下財物流而之齊,故國八歲而無籍,陰里之 謀也。

《菁茅謀》:桓公曰:天子之養不足,號令賦於天下,則不 信諸侯,為此有道乎。管子對曰:江淮之間,有一茅而 三脊,母至其本,名之曰菁茅,請使天子之吏環封而 守之。夫天子則封於太山,禪於梁父。號令天下諸侯 曰:諸從天子封於太山禪於梁父者,必抱菁茅一束 以為禪籍,不如令者,不得從天子,下諸侯載其黃金 爭秩而走,江淮之菁茅,坐長而十倍其賈,一束而百 金。故天子三日即位。天下之金四流而歸周若流水, 故周天子七年不求賀獻者,菁茅之謀也。

《左傳》:昭公十三年秋,同盟於平丘。令諸侯日中造於 除。癸酉退朝,子產命外僕速張於除。子太叔止之,使待,明日,及夕,子產聞其未張也。使速往,乃無所張矣。 及盟,子產爭承。曰:昔天子班貢,輕重以列,列尊貢重, 周之制也。卑而重貢者,甸服也。鄭伯,男也。而使從公 侯之貢,懼勿給也。敢以為請,諸侯靖兵,好以為事,行 理之命,無月不至。貢之無藝,小國有闕,所以得罪也。 諸侯修盟存小國也。貢獻無極,亡可待也。存亡之制, 將在今矣。自日中以爭,至於昏,晉人許之。仲尼謂子 產,合諸侯,藝貢事,禮也。

《孔子家語》:孔子適季孫,季孫之宰謁曰:君使人假子 馬,將與之乎。季孫未言。孔子曰:吾聞之君取於臣謂 之取,與於臣謂之賜,臣取於君謂之假,與於君謂之 獻。季孫色然悟曰:吾誠未達此義。遂命其宰曰:自今 以往,君有取之,一切不得復言假也。

《史記·孔子世家》:有隼集於陳廷而死,楛矢貫之,石砮, 矢長尺有咫。陳湣公使使問仲尼。仲尼曰:隼來遠矣, 此肅慎之矢也。昔武王克商,通道九夷百蠻,使各以 其方賄來貢,使無忘職業。於是肅慎貢楛矢石砮,長 尺有咫。先王欲昭其令德,以肅慎矢分大姬,配虞胡 公而封諸陳。分同姓以珍玉,展親;分異姓以遠方職, 使無忘服。故分陳以肅慎矢。試求之故府,果得之。 《越世家》:勾踐已平吳,乃以兵北渡淮,與齊、晉諸侯會 於徐州,致貢於周。周元王使人賜勾踐胙,命為伯。 《孔叢子》:邯鄲之民,以正月之旦獻雀於趙王,而綴之 以五絲,趙王大悅。申叔以告子順,曰王何以為也。對 曰正旦放之。示有生也。子順曰此委巷之鄙事爾。非 先王之法也。且又不令。申叔曰敢問何謂不令。答曰 夫雀者取其名焉。則宜受之於上,不宜取之於下。下 人非所得制爵也而王悅此。殆非吉祥矣。昔虢公祈 神,神賜之土田,是失國而更受田之祥也。今以一國 之王,受民之雀,將何悅哉。

秦王得西戎利刀以之割玉如割木焉。以示東方諸 侯,魏王問子順曰:古亦有之乎。對曰周穆王大征西 戎。西戎獻錕鋘之劍火浣之布,其劍長尺有咫,鍊鋼 赤劍用之切玉如泥焉。是則古亦有焉。王曰火浣之 布若何。對曰《周書》火浣布垢必投諸火,布則火色,垢 乃灰色。出火振之皜然。疑乎雪焉。王曰今何以獨無。 對曰秦貪而多求,求欲無厭。是故西戎閉而不致,此 以素防絕之也。然則人主貪欲,乃異物所以不至,不 可不慎也。

《史記·項羽紀》:沛公,至鴻門,項王即日留沛公與飲。沛 公起如廁,項王使都尉陳平召沛公。沛公曰:今者出, 未辭也,為之奈何。乃令張良留謝。良問曰:大王來何 操。曰:我持白璧一雙,欲獻項王,玉斗一雙,欲與亞父, 會其怒,不敢獻。公為我獻之。張良曰:謹諾。沛公已去, 間至軍中,張良入謝,曰:沛公不勝桮杓,不能辭。謹使 臣良奉白璧一雙,再拜獻大王足下;玉斗一雙,再拜 奉大將軍足下。項王曰:沛公安在。良曰:聞大王有意 督過之,脫身獨去,已至軍矣。項王則受璧,置之坐上。 亞夫受玉斗,置之地,拔劍撞而破之,曰:唉。豎子不足 與謀。奪項王天下者,必沛公也,吾屬今為之虜矣。 《西京雜記》:尉佗獻高祖鮫魚、荔枝,高祖報以蒲桃錦 四匹。

閩越王獻高帝石蜜五斛,蜜燭二百枝,白鷴、黑鷴各 一隻,高帝大悅,厚報遣其使。

《列仙傳》:朱仲者,會稽市販珠人。漢高后時,募市三寸 珠,乃詣闕上之。賜金五百。魯元公主私以七百金從 仲求之,復獻四寸珠而去,不知所之。

《漢書·南粵王趙佗傳》:陸賈至,南粵王恐,乃頓首謝,願 奉明詔,長為藩臣,奉貢職。因為書稱:蠻夷大長老夫 臣佗昧死再拜上書皇帝陛下:老夫故粵吏也,高皇 帝幸賜臣佗璽,以為南粵王,使為外臣,時內貢職。高 后自臨用事,出令曰:毋予蠻夷外粵金鐵田器;馬牛 羊,老夫自以祭祀不修,有死罪,故更號為帝。高皇后 聞之,削去南粵之籍。今陛下幸哀憐,復故號,通使漢 如故,老夫死骨不腐,改號不敢為帝矣。謹北面因使 者獻白璧一雙,翠鳥千,犀角十,紫貝五百,桂蠹一器, 生翠四十雙,孔雀二雙。昧死再拜,以聞皇帝陛下。陸 賈還報,文帝大悅。

《史記·封禪書》:文帝立五帝壇。明年,新垣平使人持玉 杯,上書闕下獻之。平言上曰:闕下有寶玉氣來者。已 視之,果有獻玉杯者,刻曰人主延壽。

《西京雜記》:積草池中有珊瑚樹,高一丈二尺。一本三 柯,上有四百六十二條,是南越王趙佗所獻,號為烽 火樹,至夜光景常欲燃。

《漢書·賈捐之傳》:孝文皇帝時有獻千里馬者,詔曰:鸞 旂在前,屬車在後,吉行日五十里,師行三十里,朕乘 千里之馬,獨先安之。於是還馬,與道里費,而下詔曰: 朕不受獻也,其令四方毋求來獻。

《三輔黃圖》:四時祭宗廟,用太牢。列侯皆獻酎金,以助 祭。漢儀諸侯王歲以戶口酎黃金於漢廟,皇帝臨受 獻金,金不如斤兩,色惡,王削縣,侯免國。《西京雜記》:武帝時,西域獻吉光裘,入水不濡。上時服 此裘以聽朝。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