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經濟彙編/食貨典/第221卷

經濟彙編 食貨典 第二百二十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經濟彙編 第二百二十一卷
經濟彙編 食貨典 第二百二十二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經濟彙編食貨典

 第二百二十一卷目錄

 雜稅部彙考五

  宋四理宗寶慶二則 紹定五則 端平一則 嘉熙一則 景定一則 度宗咸淳一

  則 瀛國公德祐一則

  金太祖一則 太宗天會一則 熙宗皇統二則 海陵貞元一則 正隆二則 世宗大

  定十七則 章宗明昌四則 承安三則 泰和六則 宣宗貞祐二則 興定三則

  元一總一則 太宗二則 世祖中統四則 至元二十三則 成宗元貞二則 大德

  八則

食貨典第二百二十一卷

雜稅部彙考五编辑

宋四编辑

理宗寶慶元年,蠲減公私僦錢,除經總制虛額錢。编辑

按《宋史·理宗本紀》不載。按《續文獻通考》:寶慶元年, 蠲兩浙州軍屬縣官私僦錢有差。八月,詔除豁紹興 府每歲經總制虛額錢九萬五千五百貫。十二月,詔 行都及諸路公私僦舍錢米經減者,減三分,從朱端 常請也。

寶慶三年,免被水郡縣竹木稅。

按《宋史·理宗本紀》:三年秋七月丁酉,詔振贍被水郡 縣,其竹木等稅勿復。

紹定元年,趙至道請禁妄征創稅,劉克莊請下詔廟堂,亟圖寬省商民。编辑

按《宋史·理宗本紀》不載。按《續文獻通考》:紹定元年 正月,趙至道奏:江淮州郡妄征經過米船蘆蕩沙產 一例官租,山漆魚池,創立約束,禁止商人買販。乞下 憲司嚴戢。劉克莊進故事言,元祐初,以李常為戶部 尚書,鮮于侁為京東漕臣。嘗考論古今,自漢中葉筦 榷之法行,上而公卿,下而賢良文學,各持一論。然公 卿之論常勝。雖合賈誼、董仲舒諸名儒,唇敝舌腐,而 不能殺其勢。惟本朝則不然。所用三司使,如寇準、蔡 齊、王堯臣、包拯、宋祁、張方平、蔡襄之流,其人平日既 持賢良文學之論,一旦居公卿之位,施為建置,終不 敢背儒者大旨。此其所以異於漢也。熙寧改法初,猶 用程顥、蘇轍為官屬。其後薛向、吳居厚之徒始進,於 是司馬光得政,內擢李常為班書,外擢鮮于侁為漕 臣,以救其弊。元祐相業第一義也。臣謂國家此一氣 脈,宜迓續,不宜間斷。宜培養,不宜琢伐。顧今天下兵 不可汰,官不可省,郊廟之禮不可闕,掖庭之用不可 增。臣非敢立高虛之論直,以理財為非也。昔之理財 者,摧抑富商巨賈之盜利權者爾。逐什一以養口體 者,不問也。削弱豪家大姓之侵細民者爾。營斗升以 育妻子者,不問也。天地所產,海之魚鹽,藪之薪蒸漆 枲,絺紵之百貨械器,陶冶之一藝,蓋販夫販婦,園夫 紅女,所資以為命者,苟操幹之無遺,則歎愁之。寧免 漢算緡錢,下逮末作之人,唐為官市,害及鬻樵之夫, 治世氣象,不宜如此。向也榷酤榷契,信有遺利。今囊 括殆盡,弓張未弛,已失利源。邑困繭絲之取,民受池 魚之殃。治世氣象,不宜如此。議者排之愈力,執事者 持之愈堅。踵漢庭鹽鐵論之弊,失先朝前輩儒臣治 賦之意。麟趾之澤息,蠆尾之謗興,將安取此。臣觀今 日事勢,損上未易言也。酌中制以取之,足矣。裕民未 易言也,損末利以還之,足矣。昔陳恕令三司吏,各條 奏法,第為三等,曰:上者取利太深,可行之商賈,不可 行之朝廷。吾用其中者,真計臣之心也。王旦遺漕臣 曰:朝廷榷利至矣。真大臣之言也。惟陛下詔廟堂省 府,亟圖之。

紹定二年,免台州雜稅。

按《宋史·理宗本紀》:二年冬十月壬戌,詔台州水災,除 民茶、鹽、酒酤諸雜稅,郡縣抑納者監司察之。

紹定四年,蠲磚瓦竹木蘆箔之征三月。

按《宋史·理宗本紀》不載。按《續文獻通考》云云。

紹定五年,免京城商稅。

按《宋史·理宗本紀》:五年三月乙酉,詔京城內外免征 商三月。

紹定六年,再蠲竹木之征。

按《宋史·理宗本紀》不載。按《續文獻通考》:六年,詔兩 浙轉運司臨安府、嘉興府、徽、嚴、安、吉州竹木之征,再 蠲三月。

端平三年,詔諸路災傷,毋收經總制頭子等錢。编辑

按《宋史·理宗本紀》不載。按《食貨志》:端平三年,詔:諸 路州軍因災傷檢放苗米,毋收經總制頭子、勘合朱 墨等錢;自今已放苗米,隨苗帶納錢並與除收。

嘉熙元年,蠲京城商稅一月。编辑

按《宋史·理宗本紀》不載。按《續文獻通考》:嘉熙元年, 蠲臨安府城內外征一月。

景定四年,置榷場於樊城。詔鎮巢軍月收坊場河渡錢,分項起解支遣。编辑

按《宋史·理宗本紀》不載。按《通鑑綱目》:景定四年秋 七月,置榷場於樊城。劉整言於蒙古曰:南人惟恃 呂文德耳,然可以利誘也。請還以玉帶餽之,求置榷場於襄陽城外。蒙古從之。至鄂,請於文德。文德許之。 蒙古使曰:南人無信,安豐等處榷場,每為盜所掠,願 築土牆以護貨物。文德不許。或謂文德曰:榷場成我 之利,且可因以通好。文德為請於朝,開榷場於樊城 外,築土牆於鹿門山,外通互市,內築堡壁。蒙古又築 堡於白鶴,由是敵有所守,以遏南北之援。時出兵哨 掠襄樊城外,兵威益熾。文德弟文煥知為蒙古所賣, 以書諫止。文德始悟然,事已無及。惟自咎爾。

按《續文獻通考》:四年十二月,詔無為軍巢縣已陞為 鎮巢軍,使從沿江制司節制。其月,收坊場河渡錢,分 項起解支遣,以制司申言也。

度宗咸淳元年,詔臨安免征商稅僦地錢。编辑

按《宋史·度宗本紀》:咸淳元年春正月甲戌,詔臨安免 征商三月。夏四月丁未,壽崇節,免征臨安官私房僦 地錢。戊申,乾會節,如上免徵,再免在京徵商三月。自 是祥慶、災異、寒暑皆免。冬十月乙亥,減田契稅錢什 四。

瀛國公德祐元年三月壬申,詔復茶鹽市舶法。编辑

按《宋史·瀛國公本紀》云云。

编辑

太祖年,置榷場,以易北方畜牧。编辑

按《金史·太祖本紀》不載。按《續文獻通考》:太祖時於 西北招討司之燕子城、北羊城之間置榷場,以易北 方畜牧。

太宗天會三年,始立牛頭稅。编辑

按《金史·太宗本紀》:天會三年十月壬戌,詔曰:今大有 年,無儲蓄則何以備饑饉,其令牛一具賦粟一石,每 謀克為一廩貯之。按《食貨志》:牛頭稅:即牛具稅,猛 安謀克部女直戶所輸之稅也。其制每耒牛三頭為 一具,限民口二十五受田四頃四畝有奇,歲輸粟大 約不過一石,官民占田無過四十具。天會三年,太宗 以歲稔,官無儲積無以備饑饉,詔令一耒賦粟一石, 每謀克別為一廩貯之。

按《續文獻通考》:金制,租稅之外算其田園屋舍車馬 牛羊樹藝之數,及其藏鏹多寡,徵錢曰物力。物力之 外又有鋪馬、軍需、輸庸、司吏、河夫、桑皮故紙等錢,名 目細瑣,不可殫述。又有牛頭稅,即牛具稅,猛安謀克 部女直戶所輸之稅也。其制每耒牛三頭為一具,限 民口二十五受田四頃四畝有奇,歲輸粟大約不過 一石,官民占田無過四十具。天會三年,太宗以歲稔, 官無儲積無以備饑饉,詔令一耒賦粟一石。

熙宗皇統元年正月己未,夏國請置榷場,許之。编辑

按《金史·熙宗本紀》云云。

皇統二年,始置榷場。

按《金史·熙宗本紀》不載。按《食貨志》:榷場:與敵國互 市之所也。皆設場官,嚴厲禁,廣屋宇以通二國之貨, 歲之所獲亦大有助於經用焉。熙宗皇統二年五月, 許宋人之請,遂各置於兩界。九月,命壽州、鄧州、鳳翔 府等處皆置。

海陵貞元元年,以都城隙地賜職官護駕軍,徵錢。编辑

按《金史·海陵本紀》:貞元元年秋七月戊子朔,元賜朝 官京城隙地,徵錢有差。按《食貨志》:元年五月,以都 城隙地賜隨朝大小職官及護駕軍,七月,各徵錢有 差。

正隆四年,罷鳳翔等處榷場,改置泗州。编辑

按《金史·海陵本紀》:正隆四年正月辛酉,罷鳳翔、唐、鄧、 潁、蔡、鞏、洮、膠西諸榷場,置場泗州。按《食貨志》:尋伐 宋,亦罷之。

正隆五年,命榷貨務起赴南京。

按《金史·海陵本紀》:五年八月辛亥,命榷貨務起赴南 京。按《食貨志》:五年八月,命榷場起赴南京。國初於 西北招討司之燕子城、北羊城之間嘗置之,以易北 方牧畜。

世宗大定元年,詔猛安徵牛稅,謀克監倉。编辑

按《金史·世宗本紀》不載。按《食貨志》:大定元年,詔諸 猛安不經遷移者,徵牛具稅粟,就命謀克監其倉,虧 損則坐之。

大定二年,許夏國互市,罷諸關征稅。制院務創虧及 功酬格。

按《金史·世宗本紀》:二年四月乙亥,夏國遣使來賀即 位。癸未,夏使朝辭,乞互市,從之。八月辛卯,罷諸關征 稅。按《食貨志》:二年,制院務創虧及功酬格。八月,罷 諸路關稅,止令譏察。

大定三年,制金銀坑冶,二十稅一。市馬於夏國,蠲減 坊場河渡逋欠。定賃房制。

按《金史·世宗本紀》不載。按《食貨志》:金銀之稅:大定 三年,制金銀坑冶許民開採,二十分取一為稅。又 按《志》:三年,市馬於夏國之榷場。又按《志》:三年,尚書 省奏:山東西路轉運司言,坊場河渡多逋欠。詔如監 臨制,以年歲遠近為差,蠲減。又以尚書工部令史劉 行義言,定城郭出賃房稅之制。大定七年,禁秦州場以違禁物賣入外界。

按《金史·世宗本紀》不載。按《食貨志》:七年,禁秦州場 不得賣米GJfont、及羊豕腊、并可作軍器之物入外界。 大定九年,罷和市抑配百姓。

按《金史·世宗本紀》:九年正月庚午,詔諸州縣和糴,毋 得抑配百姓。按《食貨志》:九年,御史臺奏河南府以 和買金銀,抑配百姓,且下其直。上曰:朕初欲泉貨流 通,故令行,豈可反害民乎。遂罷之。

大定十二年,弛坑冶稅。尚書省奏請唐古部民仍從 舊制納稅。

按《金史·世宗本紀》:十二年十二月辛亥,詔金銀坑冶, 聽民開採,毋得收稅。按《食貨志》:同。又按《志》:十二 年,尚書省奏:唐古部民舊同猛安謀克定稅,其後改 同州縣,履畝立稅,頗以為重。遂命從舊制。

大定十六年十二月庚寅,定榷場香茶罪賞法。 按《金史·世宗本紀》云云。

大定十七年,罷陝西沿邊榷場止留一處。

按《金史·世宗本紀》不載。按《食貨志》:十七年,上謂宰 臣曰:宋人喜生事背盟,或與大石交通,恐枉害生靈, 不可不備。其陝西沿邊榷場可止留一處,餘悉罷之。 令所司嚴察姦細。

大定二十年,定給謀克牛具及商稅差等。

按《金史·世宗本紀》不載。按《食貨志》:二十年,定功授 世襲謀克,許以親族從行,當給以地者,除牛九具以 下全給,十具以上四十具以下者,則於官豪之家量 撥地六具與之。又按《志》:二十年正月,定商稅法,金 銀百分取一,諸物百分取三。

大定二十一年,置環州榷場,復綏德榷場,禁壽州榷 場受分例。諭牛頭稅粟,當令盡實輸之。

按《金史·世宗本紀》:二十一年正月壬子,以夏國請,詔 復綏德軍榷場,仍許就館市易。按《食貨志》:二十一 年,世宗謂宰臣曰:前時一歲所收可支三年,比聞今 歲山西豐稔,所穫可支三年。此間地一歲所穫不能 支半歲,而又牛頭稅粟,每牛一頭止令各輸三斗,又 多逋懸,此皆遞互隱匿所致,當令盡實輸之。又按 《志》:前此,以防姦細,罷西界蘭州、保安、綏德二榷場。二 十一年正月,夏國王李仁孝上表乞復置,以保安、蘭 州無所產,而且稅少,惟於綏德為要地,可復設互市, 命省臣議之。宰臣以陝西鄰西夏,邊民私越境盜竊, 緣有榷場,故姦人得往來,擬東勝可依舊設,陝西者 並罷之。上曰:東勝與陝西道路隔絕,貿易不通,其令 環州置一場。尋於綏德州復置一場。十二月,禁壽州 榷場受分例。分例者,商人贄見場官之錢幣也。 大定二十三年,均牛具稅。令驗實戶口、畜產之數。 按《金史·世宗本紀》:二十三年八月乙巳,括定猛安謀 克戶口牛具。按《食貨志》:二十三年,有司奏其事,謂牛 具稅事世宗謂左丞完顏襄曰:卿家舊止七具,今定為 四十具,朕始令卿等議此,而卿皆不欲,蓋各顧其私 爾。是後限民口二十五,算牛一具。七月,尚書省復奏 其事,上慮版籍歲久貧富不同,猛安謀克又皆年少, 不練時事,一旦軍興,按籍徵之必有不均之患。乃令 驗實推排。閱其戶口、畜產之數,其以上京二十二路 來上。八月,尚書省奏,推排定猛安謀克戶口、田畝、牛 具之數。猛安二百二,謀克千八百七十八,戶六十一 萬五千六百二十四,口六百一十五萬八千六百三 十六,內正口四百八十一萬二千六百六十九,奴婢 口一百三十四萬五千九百六十七,田一百六十九 萬三百八十頃有奇,牛具三十八萬四千七百七十 一。在都宗室將軍司,戶一百七十,口二萬八千七百 九十,內正口九百八十二,奴婢口二萬七千八百八, 田三千六百八十三頃七十五畝有奇,牛具三百四。 迭剌、唐古二部五GJfont,戶五千五百八十五,口一十三 萬七千五百四十四,內正口十一萬九千四百六十 二,奴婢口一萬八千八十一,田四萬六千二十四頃 一十七畝,牛具五千六十六。

大定二十四年,權免市稅。

按《金史·世宗本紀》:二十四年八月乙亥,詔免上京今 年市稅。

大定二十六年,定院務監官虧兌陪納法。命緩征牛 頭稅。

按《金史·世宗本紀》:二十六年四月壬子,尚書省奏定 院務監官虧兌陪納法。按《食貨志》:二十六年,尚書 省奏併徵牛頭稅粟,上曰:積壓五年,一旦併徵,民何 以堪。其令民隨年輸納。被災者蠲之,貸者俟豐年徵 還。

大定二十七年,聽民採銀納課。

按《金史·世宗本紀》不載。按《食貨志》:二十七年,尚書 省奏:聽民於農隙採銀,承納官課。

大定二十八年,增置流泉務。

按《金史·世宗本紀》:二十八年十月乙丑,京、府及節度 州增置流泉務,凡二十八所。大定   年,罷菜園、房稅、養馬等錢。

按《金史·世宗本紀》不載。按《宗尹傳》:宗尹拜平章政 事。時民間苦錢幣不通,上問宗尹,對曰:錢者有限之 物,積於上者滯於下,所以不通。海陵軍興,為一切之 賦,有菜園、房稅、養馬錢。大定初,軍事未息,調度不繼, 故因仍不改。今天下無事,府庫充積,宜悉罷去。上曰: 卿留意百姓,朕復何慮。於是,養馬等錢始罷。按《續文獻通考》:

係大定末年事。

大定二十九年,章宗即位,罷河泊官。

按《金史·章宗本紀》不載。按《食貨志》:二十九年,戶部 言天下河泊已許與民同利,其七處設官可罷之,委 所屬禁豪強毋得擅其利。

章宗明昌元年,罷蝦GJfont山市場。敕定院務商稅課額,罷坊場,免房稅。罷提點所罪賞。按《金史·章宗本紀》:明昌元年七月丁丑,詔罷西北路编辑

GJfont山市場。按《食貨志》:元年正月,敕尚書省,定院 務課商稅額,諸路使司院務千六百一十六處,比舊 減九十四萬一千餘貫,遂罷坊場,免賃房稅。十月,尚 書省奏:今天下使司院務,既減課額,而監官增虧既 有陞遷追殿之制,宜罷提點所給賞罰俸之制,但委 提刑司,察提點官侵犯場務者,則論如制。詔從之。 明昌二年,尚書省以榷場關防不密,請修完之。 按《金史·章宗本紀》不載。按《食貨志》:二年七月,尚書 省以泗州榷場自前關防不嚴,遂奏定從大定五年 制,官為增修舍屋,倍設闌禁,委場官及提控所拘榷, 以提刑司舉察。惟東勝、靜、慶州,來遠軍者仍舊,餘皆 修完之。

明昌三年,減賃房地錢,禁勢家固山澤之利。定歲採 竹葦賣錢額,封諸處坑冶。

按《金史·章宗本紀》不載。按《食貨志》:三年,詔減南京 出賃官房及地基錢。二年,諭提刑司,禁勢力家不得 固山澤之利。又司竹監歲採入破竹五十萬竿,春秋 兩次輸都水監,備河防,餘邊刀筍皮等賣錢三千貫, 葦錢二千貫,為額。又按《志》:明昌二年,天下見在金 千二百餘鋌,銀五十五萬二千餘鋌。三年,以提刑司 言,封諸處銀冶,禁民採煉。

明昌五年,增置院務,復開坑冶。

按《金史·章宗本紀》:五年九月戊辰,初令民買撲隨處 金銀銅冶。按《食貨志》:五年,陳言者乞復舊制坊場, 上不許,惟許增置院務,詔尚書省參酌定制,遂擬遼 東、北京依舊許人分辦,中都等十一路差官按視,量 添設院務於二十三處,自今歲九月一日立界,制可。

又按《志》:五年,以御史臺奏,請令民採煉隨處金銀

銅冶,上命尚書省議之。宰臣議謂:國家承平日久,戶 口增息,雖嘗禁之,而貧人苟求生計,聚眾私煉。上有 禁之之名。而無杜絕之實,故官無利而民多犯法。如 令民射買,則貧民壯者為夫匠,老稚供雜役,各得均 齊,而射買之家亦有餘利。如此,則可以久行。比之官 役顧工,糜費百端者,有間矣。遂定制,有冶之地,委謀 克縣令籍數,召募射買。禁權要、官吏、弓兵、里胥皆不 得與。如舊場之例,令州府長官一員提控,提刑司訪 察而禁治之。上曰:此終非長策。參知政事胥持國曰: 今姑聽如此,後有利然後設官可也。譬之酒酤,蓋先 為坊場,而後官榷也。上亦以為然,遂從之。墳山、西銀 山之銀窟凡百一十有三。

承安元年,中都稅使司歲獲之數。编辑

按《金史·章宗本紀》不載。按《續文獻通考》:初,大定間, 中都稅使司歲獲十六萬四千四百四十餘貫,承安 元年,歲獲二十一萬四千五百七十九貫。

承安二年,復保安、蘭州榷場。

按《金史·章宗本紀》:二年九月乙巳,以夏使朝辭,詔答 許復保安、蘭州榷場。按《食貨志》:泗州場,大定間,歲 獲五萬三千四百六十七貫,承安元年,增為十萬七 千八百九十三貫六百五十三文。所須雜物,泗州場 歲供進新茶千胯、荔枝五百斤、圓眼五百斤、金橘六 千斤、橄欖五百斤、芭蕉乾三百箇、蘇木千斤、溫柑七 千箇、橘子八千箇、沙糖三百斤、生薑六百斤、梔子九 十稱、犀象丹砂之類不與焉。宋亦歲得課四萬三千 貫。秦州西子城場,大定間,歲三萬三千六百五十六 貫,承安元年,歲獲十二萬二千九十九貫。承安二年, 復置於保安、蘭州。

承安三年,開榷場於轄里裊,禁以見錢交易。罷宋界 諸榷場。

按《金史·章宗本紀》:三年十月癸未,行樞密院言斜出 等請開榷場於轄里裊,從之。按《食貨志》:三年九月, 行樞密院奏:斜出等告開榷場,擬於轄里尼要安置。 許自今年十一月貿易。尋定制,隨路榷場若以見錢 入外界、與外人交易者,徒五年,三斤以上死。宋界諸 場,以伐宋皆罷。按《本紀》作轄里尼要,作轄里尼要,蓋尼要即裊字切音,非有異也

泰和元年,減牛頭稅,許鋪馬等錢,折納銀鈔。编辑

按《金史·章宗本紀》:泰和元年六月己亥,減牛頭稅三之一。乙巳,初許諸科徵鋪馬、黃河夫、軍須等錢,折納 銀一半,願納錢鈔者聽。

泰和四年,請添金銀稅一分。

按《金史·章宗本紀》不載。按《食貨志》:四年,言事者以 金銀百分中取一,諸物取三,今物價視舊為高,除金 銀則額所不能畫該,自餘金銀可並添一分。詔從之。 泰和五年,令諸處稅務,具數申報。

按《金史·章宗本紀》不載。按《續文獻通考》:五年六月, 令諸處稅務,其稅訖房地,每半月具數申報所屬,違 者坐以怠慢輕事之罪。

泰和六年,免諸科名錢。令運司差官監榷院務課。 按《金史·章宗本紀》:六年六月戊辰,免今年租稅諸科 名錢。按《食貨志》:大定間,中都稅使司歲獲十六萬 四千四百四十餘貫,承安元年,歲獲二十一萬四千 五百七十九貫。泰和六年五月,制院務課虧,令運司 差官監榷。

泰和七年,戶部請金銀收四分稅,省臣議寢之。 按《金史·章宗本紀》不載。按《食貨志》:七年三月,戶部 尚書高汝礪言:舊制,小商貿易諸物收錢四分,而金 銀乃重細之物,多出富有之家,復止三分,是為不倫, 亦乞一例收之。省臣議以為如此恐多隱匿。遂止從 舊。

泰和八年,復置宋界榷場。

按《金史·章宗本紀》不載。按《食貨志》:八年八月,以與 宋和,宋人請如舊置之,遂復置於唐、鄧、壽、泗、息州及 秦、鳳之地。

宣宗貞祐二年,以宋人焚秦州榷場,復設於兗州。编辑

按《金史·宣宗本紀》不載。按《食貨志》:貞祐元年,秦州 榷場為宋人所焚。二年,陝西安撫副使烏古論兗州 復開設之,歲所獲以十數萬計。

貞祐三年,議榷場互市用銀禁銀利害。

按《金史·宣宗本紀》不載。按《食貨志》:三年七月,議欲 聽榷場互市用銀,而計數稅之。上曰:如此,是公使銀 入外界也。平章盡忠、權參知政事德升曰:賞賜之用 莫如銀絹,而府庫不足以給。互市雖有禁,而私易者 自如。若稅之,則斂不及民而用可足。平章高琪曰:小 人敢犯,法不行爾,況許之乎。今軍未息,而產銀之地 皆在外界,不禁則公私指日罄矣。上曰:當熟計之。

興定元年,置南京流泉務。呂鑑陳息州榷場,素獲之數。编辑

按《金史·宣宗本紀》:興定元年六月乙丑,置南京流泉 務。按《食貨志》:元年,集賢諮議官呂鑑言:嘗監息州 榷場,每場獲布數千匹,銀數百兩,兵興之後皆失之。 興定二年,開高麗互市。

按《金史·宣宗本紀》:二年夏四月癸丑,完顏素闌請宣 諭高麗復開互市,從之。

興定四年,免雜徵,停桑皮紙折輸。

按《金史·宣宗本紀》:四年八月乙亥,上諭宰臣,河南水 災,雜徵並免。仍自今歲九月始,停周歲桑皮故紙折 輸。

元一编辑

元定金、銀、珠、玉、銅、鐵、水銀、朱砂、碧甸子、鉛、錫、礬、硝、鹼、 竹、木等,歲入之課。

按《元史·食貨志》:山林川澤之產,若金、銀、珠、玉、銅、鐵、水 銀、朱砂、碧甸子、鉛、錫、礬、硝、鹼、竹、木之類,皆天地自然 之利,有國者之所必資也,而或以病民者有之矣。元 興,因土人呈賦,而定其歲入之課,多者不盡收,少者 不強取,非知理財之道者,能若是乎。產金之所,在腹 裡曰益都、檀、景,遼陽省曰大寧、開元,江淛省曰饒、徽、 池、信,江西省曰龍興、撫州,湖廣省曰岳、澧、沅、靖、辰、潭、 武岡、寶慶,河南省曰江陵、襄陽,四川省曰成都、嘉定, 雲南省曰威楚、麗江、大理、金齒、臨安、曲靖、元江、羅羅、 會川、建昌、德昌、柏興、烏撒、東川、烏蒙。產銀之所,在腹 裡曰大都、真定、保定、雲州、般陽、晉寧、懷孟、濟南、寧海, 遼陽省曰大寧,江淛省曰處州、建寧、延平,江西省曰 撫、瑞、韶,湖廣省曰興國、郴州,河南省曰汴梁、安豐、汝 寧,陝西省曰商州,雲南省曰威楚、大理、金齒、臨安、元 江。產珠之所,曰大都,曰南京,曰羅羅,曰水達達,曰廣 州。產玉之所,曰于闐,曰匪力沙。產銅之所,在腹裡曰 益都,遼陽省曰大寧,雲南省曰大理、澂江。產鐵之所, 在腹裡曰河東、順德、檀、景、濟南,江浙省曰饒、徽、寧國、 信、慶元、台、衢、處、建寧、興元、邵武、漳、福、泉,江西省曰龍 興、吉安、撫、袁、瑞、贛、臨江、桂陽,湖廣省曰沅、潭、衡、武岡、 寶慶、永、全、常寧、道州,陝西省曰興元,雲南省曰中慶、 大理、金齒、臨安、曲靖、澂江、羅羅、建昌。產朱砂、水銀之 所,在遼陽省曰北京,湖廣省曰沅、潭,四川省曰思州。 產碧甸子之所,曰和林,曰會川。產鉛、錫之所,在江浙 省曰鉛山、台、處、建寧、延平、邵武,江西省曰韶州、桂陽, 湖廣省曰潭州。產礬之所,在腹裡曰廣平、冀寧,江浙 省曰鉛山、邵武,湖廣省曰潭州,河南省曰廬州、河南。 產硝、鹼之所,曰晉寧。若竹、木之產,所在有之,不可以所言也。

太宗二年,定諸路雜稅,置十路徵收課稅使。编辑

按《元史·太宗本紀》:二年庚寅春正月,定諸路稅課,酒 課驗實息十取一,雜稅三十取一。冬十一月,始置十 路徵收課稅使,以陳時可、趙昉使燕京,劉中、劉桓使 宣德,周立和、王貞使西京,呂振、劉子振使太原,楊簡、 高廷英使平陽,王晉、賈從使真定,張瑜、王銳使東平, 王德亨、侯顯使北京,夾谷永、程泰使平州,田木西、李 天翼使濟南。

五年,始立徵收稅課所。

按《元史·太宗本紀》不載。按《食貨志》:商賈之有稅,本 以抑末,而國用亦資焉。元初,未有定制。太宗甲午年, 始立徵收課稅所,凡倉庫院務官并合千人等,命各 處官司選有產有行之人充之。其所辦課程,每月赴 所輸納。有貿易借貸者,並徒二年,杖七十;所官擾民 取財者,其罪亦如之。按《本紀》:二年十一月,始置十路徵收稅課使。而《志》又載:元初,未

有定制。甲午年,始立徵收稅課所。恐即二年事姑並存之。

世祖中統元年秋七月丙子,立互市於潁州、漣水、光化軍。编辑

按《元史·世祖本紀》云云。

中統二年,嚴私商。弛山澤之禁,定鹽酒稅課等法,立 高麗鴨綠江西互市,宥宋私商,聽其榷場貿易。 按《元史·世祖本紀》:中統二年五月丁亥,申嚴沿邊軍 民越境私商之禁。弛諸路山澤之禁。申嚴越境私商, 販馬匹者罪死。六月戊戌,詔諭十路宣撫司并管民 官,定鹽酒稅課等法。秋七月癸亥,巴思荅兒乞於高 麗鴨綠江西立互市,從之。八月甲寅,宋私商七十五 人入宿州,議置於法,詔宥之,還其貨,聽榷場貿易。 中統三年春正月庚午,罷高麗互市。

按《元史·世祖本紀》云云。

中統四年,改榷稅所為轉運司。嚴稅課條款。

按《元史·世祖本紀》:四年春正月丙戌,改諸路監榷課 稅所為轉運司。按《食貨志》:四年,用阿合馬、王光祖 等言,凡在京權勢之家為商賈,及以官銀賣買之人, 並令赴務輸稅,入城不帶引者同匿稅法。

至元元年,罷南邊互市。禁私商。编辑

按《元史·世祖本紀》:至元元年春正月癸亥,罷南邊互 市。申嚴持軍器、販馬、越境私商之禁。

至元二年,罷互市。免徵上都商稅。

按《元史·世祖本紀》:二年三月乙未,罷南北互市。五月 庚寅,敕上都商稅、酒醋諸課毋徵。

至元三年,減輝州竹課。

按《元史·世祖本紀》:三年十二月甲子,減輝州竹課,先 是官取十之六,至是減其二。

至元四年,嚴私鹽酒醋,及僧、道商稅之禁。印造竹印, 以取工墨錢。

按《元史·世祖本紀》:四年八月辛酉,申嚴平灤路私鹽 酒醋之禁。九月癸丑,申嚴西夏中興等路僧尼、道士 商稅、酒醋之禁。

按《續文獻通考》:竹之所產雖不一,而腹裡之河南、懷 孟,陝西之京兆、鳳翔,皆有在官竹園。立司竹監掌之, 每歲令稅課所官以時採斫,定其價為三等,易於民 間。至元四年,始命制國用使司印造懷孟等路司竹 監竹引一萬道,每道取工墨一錢,凡發賣皆給引。 至元七年,定商稅三分取一之制,免上都商稅,惟典 賣稅契仍收。

按《元史·世祖本紀》:七年五月丙辰,尚書省臣言:上都 地里遙遠,商旅往來不易,特免收稅以優之,惟市易 莊宅、奴婢、孳畜,例收契本工墨之費。從之。按《食貨 志》:七年,遂定三十分取一之制,以銀四萬五千錠為 額,有溢額者別作增餘。是年五月,以上都商旅往來 艱辛,特免其課。凡典賣田宅不納稅者,禁之。

至元十年夏四月甲申,免隆興路榷課三年。

按《元史·世祖本紀》云云。

至元十二年,遣人檢覈西夏榷課。

按《元史·世祖本紀》:十二年二月甲辰,遣必闍赤孛羅 檢覈西夏榷課。

至元十四年,置吐蕃界榷場,免河泊課,榷大都商稅。 立市舶司。

按《元史·世祖本紀》:十四年夏四月癸酉,置榷場於碉 門、黎州,與吐蕃貿易。五月辛亥,以河南、山東水旱,除 河泊課,聽民自漁。秋八月壬子,榷大都商稅。按《食 貨志》:互市之法,自漢通南粵始,其後歷代皆嘗行之, 至宋置市舶司於浙、廣之地,以通諸番貨物,則其制 為益詳矣。元自世祖定江南,凡鄰海諸郡與番國往 還互易舶貨者,其貨以十分取一,粗者以十五分取 一,以市舶官主之。其發舶迴帆,必著其所至之地,驗 其所易之物,給以公文,為之期日,大抵皆因宋舊制 而為之法焉。於是至元十四年,立市舶司一於泉州, 令忙古GJfont領之。立市舶司三於慶元、上海、澉浦,令福 建安撫使楊發督之。每歲招集舶商,於番邦博易珠翠香貨等物。及次年迴帆,依例抽解,然後聽其貨賣。 時客船自泉、福販土產之物者,其所徵亦與番貨等, 上海市舶司提控王楠以為言,於是定雙抽、單抽之 制。雙抽者番貨也,單抽者土貨也。

至元十五年,諭諸蕃國來朝。聽其互市,弛山場之禁。 又諭日本通互市。

按《元史·世祖本紀》:十五年八月辛巳,詔行中書省唆 都、蒲壽庚等曰:諸蕃國列居東南島砦者,皆有慕義 之心,可因蕃舶諸人宣布朕意,誠能來朝,朕將寵禮 之。其往來互市,各從所欲。冬十月丁卯,弛山場樵採 之禁。十一月丁未,詔諭沿海官司通日本國人市舶。 至元十八年,商貨已經泉州抽分者,止令輸稅。始抽 礬稅。

按《元史·世祖本紀》:十八年九月癸酉,商賈市舶物貨 已經泉州抽分者,諸處貿易,止令輸稅。按《食貨志》: 礬在潭州者,至元十八年,李日新自具工本,於瀏陽 永興礬場煎烹,每十斤官抽其二。

至元十九年,減稅課官,弛薪炭禁,免積欠稅課,又令 市舶司以錢易海貨,仍聽舶戶通販抽分。

按《元史·世祖本紀》:十九年二月己酉,減大都稅課官 十四員為十員。夏四月乙巳,弛西山薪炭禁。十二月 癸卯,免鞏昌等處積年所欠稅課。按《食貨志》:十九 年,又用耿左丞言,以鈔易銅錢,令市舶司以錢易海 外金珠貨物,仍聽舶戶通販抽分。

至元二十年,定市舶抽分上都稅課例,禁舶商以金 銀易物,及雲南管課官額外取錢。

按《元史·世祖本紀》:二十年六月庚寅,定市舶抽分例, 舶貨精者取十之一,粗者十之五。秋七月壬申,敕上 都商稅六十分取一。九月丙寅,古荅奴國因商人阿 剌畏等來言,自願效順。併占城、荊湖行省為一。徙舊 城市肆局院,稅務皆入大都,減稅徵四十分之一。十 一月丁巳,只必帖木兒請於分地二十四城自設管 課官,不從。又請立拘榷課稅所,其長從都省所定,次 則王府差設,從之。按《食貨志》:二十年,詔各路課程, 差廉幹官二員提調,增羨者遷賞,虧兌者陪償降黜。 凡隨路所辦,每月以其數申部,違期不申及雖申不 實者,其首領官初犯罰俸,再犯決一十七,令史加一 等,三犯正官取招呈省。其院務官俸鈔,於增餘錢內 給之。是年,始定上都稅課六十分取一;舊城市肆院 務遷入都城者,四十分取一。又按《志》:二十年,遂定 抽分之法。是年十月,忙古GJfont言,舶商皆以金銀易香 木,於是下令禁之,惟鐵不禁。

按《續文獻通考》:二十年,禁雲南管課官於常額外多 取餘錢。

至元二十一年,立杭、泉二州市舶都轉運司。

按《元史·世祖本紀》:二十一年九月甲申,併市舶入鹽 運司,立福建等處鹽課市舶都轉運司。按《食貨志》: 二十一年,設市舶都轉運司於杭、泉二州,官自具船、 給本,選人入番,貿易諸貨。其所獲之息,以十分為率, 官取其七,所易人得其三。凡權勢之家,皆不得用己 錢入番為賈,犯者罪之,仍籍其家產之半。其諸番客 旅就官船賣買者,依例抽之。

至元二十二年,弛金銀、竹貨、魚禁。立市舶都轉運司。 增商稅契本。減上都商稅。

按《元史·世祖本紀》:二十二年春正月戊寅,以命相詔 天下。民間買賣金銀、懷孟諸路竹貨、江淮以南江河 魚利,皆弛其禁。壬午,詔立市舶都轉運司。五月丁丑, 減上都商稅。六月庚午,詔減商稅,罷牙行,省市舶司 入轉運司。按《食貨志》:二十二年,又增商稅契本,每 一道為中統鈔三錢。減上都稅課,於一百兩之中取 七錢半。又按《志》:二十二年,併福建市舶司入鹽運 司,改曰都轉運司,領福建漳、泉鹽貨市舶。

按《續文獻通考》:二十二年,詔商上都者,六十而稅一。 增契本為三錢。又按《續通考》:二十二年,罷司竹監, 聽民自賣輸稅。

至元二十三年,禁齎錢越海互市。改置市舶司,立竹 課提舉司。

按《元史·世祖本紀》:二十三年春正月戊辰朔,禁齎金 銀銅錢越海互市。八月己亥,以市舶司隸泉府司。十 一月丙子,改廣東轉運市舶提舉司為鹽課市舶提 舉司。十二月丁未,復置泉州市舶提舉司。按《食貨 志》:二十三年,禁海外博易者,毋用銅錢。

按《續文獻通考》:二十三年,又用郭畯言,於衛州復立 竹課提舉司,凡輝、懷、嵩、洛、京襄、益都、宿、井等處竹貨 皆隸焉。在官者辦課,在民者輸稅。又命陝西竹課提 領司差官於輝、懷辦課。

至元二十四年,罷竹木魚課。立河南礬課。

按《元史·世祖本紀》:二十四年閏二月乙酉,罷江南竹 柴薪及岸例魚牙諸課。十二月丁卯,免浙西魚課三 千錠,聽民自漁。按《食貨志》:礬在河南者,二十四年, 立礬課所於無為路,每礬一引重三十斤,價鈔五兩。至元二十五年,弛魚濼禁。置市舶提舉司。禁民運米 出番。

按《元史·世祖本紀》:二十五年二月壬戌,弛魚濼禁。夏 四月辛酉,從行泉府司沙不丁、烏馬兒請,置海船千 戶所、市舶提舉司。按《食貨志》:二十五年,又禁廣州 官民,毋得運米至占城諸番出糴。

至元二十六年,沙不丁上市舶歲輸金、珠。置江西福 建打捕總管府,尋罷之。省江淮打捕所,存諸州魚綱 所。置木綿提舉司,弛河泊禁。又以邊民乏食,聽其取 魚自給。大增天下商稅。

按《元史·世祖本紀》:二十六年春正月辛卯,沙不丁上 市舶司歲輸珠四百斤、金三千四百兩,詔貯之以待 貧乏者。夏四月戊午,置江西福建打捕鷹坊總管府, 福建轉運司及管軍總管言其非宜,詔罷之。省江淮 屯田打捕提舉司七所,存者徐邳、海州、揚州、兩淮、淮 安、高郵、昭信、安豐、鎮巢、蘄黃、魚綱、石湫,猶十二所。甲 戌,置淛東、江東、江西、湖廣、福建木綿提舉司,責民歲 輸木綿十萬匹,以都提舉司總之。冬十月己巳,以平 灤、河間、保定等路饑,弛河泊之禁。十二月庚子,伯顏 遣使來言邊民乏食,詔賜網罟,使取魚自給。按《食 貨志》:二十六年,從丞相桑哥之請,遂大增天下商稅, 腹裡為二十萬錠,江南為二十五萬錠。

至元二十七年,括雜畜、錢帛。罷商稅。立新城榷場。 按《元史·世祖本紀》:二十七年五月乙巳,括江南闌遺 人雜畜、錢帛。九月戊申,平章政事鐵木兒以便宜,罷 商稅。十一月丁卯,立新城榷場。

至元二十八年,弛蒲魚,捕獵之禁。路鵬舉獻磁州礬 窯。

按《元史·世祖本紀》:二十八年三月壬戌,杭州、平江等 五路饑,發粟賑之,仍弛湖泊蒲、魚之禁。賑遼陽、武平 饑民,仍弛捕獵之禁。夏四月庚辰,弛杭州西湖禽魚 禁,聽民網罟。按《食貨志》:礬在廣平者,至元二十八 年,路鵬舉獻磁州武安縣礬窯一十所,周歲辦白礬 三千斤。

至元二十九年,弛漢地河泊禁,以大都課稅改隸轉 運司。停懷孟竹課稅,定抽分漏稅法。及輸納之限。 按《元史·世祖本紀》:二十九年三月丙午,中書省臣言: 漢地河泊隸宣徽院,除入太官外,宜弛其禁,便民取 食。從之。閏六月壬寅,詔大都事繁,課稅改隸轉運司。 冬十月癸丑,完澤等言:懷孟竹課,歲辦千九十三錠, 尚書省分賦於民,人實苦之,宜停其稅。帝嘉納其言。

按《食貨志》:二十九年,命市舶驗貨抽分。是年十一

月,中書省定抽分之數及漏稅之法。凡商旅販泉、福 等處已抽之物,於本省有市舶司之地賣者,細色於 二十五分之中取一,粗色於三十分之中取一,免其 輸稅。其就市舶司買者,止於賣處收稅,而不再抽。漏 舶物貨,依例斷沒。又按《志》:二十九年,定諸路輸納 之限,不許過四孟月十五日。

至元三十年,增諸處市舶稅,照泉州例抽分。併溫州、 杭州市舶。敕僧寺貨物照例抽稅。立海北海南博易 提舉司。

按《元史·世祖本紀》:三十年夏四月己亥,行大司農燕 公楠、翰林學士承旨留夢炎言:杭州、上海、澉浦、溫州、 慶元、廣東、泉州置市舶司凡七所,惟泉州物貨三十 取一,餘皆十五抽一,乞以泉州為定制。從之。仍併溫 州舶司入慶元,杭州舶司入稅務。五月辛未,敕僧寺 之邸店,商賈舍止,其物貨依例收稅。九月己丑,立海 北海南博易提舉司,稅依市舶司例。按《食貨志》:三 十年,又定市舶抽分雜禁,凡二十一條,條多不能盡 載,擇其要者錄焉。泉州、上海、澉浦、溫州、廣東、杭州、慶 元市舶司凡七所,獨泉州於抽分之外,又取三十分 之一以為稅。自今諸處,悉依泉州例取之,仍以溫州 市舶司併入慶元,杭州市舶司併入稅務。凡金銀銅 鐵男女,並不許私販入番。行省行泉府司、市舶司官, 每年於迴帆之時,皆前期至抽解之所,以待舶船之 至,先封其堵,以次抽分,違期及作弊者罪之。

至元三十一年,成宗即位,立打捕、鷹房、納綿等戶總 管府。罷海北海南市舶提舉司。又詔商稅勿以增羨 為額。

按《元史·成宗本紀》:三十一年夏四月甲午,即皇帝位。 秋七月甲戌,立隨路民匠、打捕、鷹房、納綿等戶總管 府。十一月甲子,罷海北海南市舶提舉司。按《食貨 志》:三十一年,成宗詔有司勿拘海舶,聽其自便。又 按《志》:三十一年,詔天下商稅有增餘者,毋作額。

成宗元貞元年,罷打捕鷹房總管府。禁抽分市舶,匿珍細貨物,弛江西湖泊禁,增上都稅。编辑

按《元史·成宗本紀》:元貞元年閏四月己未,罷打捕鷹 房總管府。壬戌,詔禁行省、行泉府司抽分市舶船貨, 而固匿其珍細者。六月乙卯,江西行省所轄郡大水 無禾,民乏食,弛江河湖泊之禁,聽民採取。按《食貨 志》:元年,以舶船至岸,隱漏物貨者多,命就海中逆而閱之。又按《志》:元年,用平章剌真言,又增上都之稅。 元貞二年,詔道士輸貿田稅,取民間馬牛羊百之一, 禁舶商以金銀細貨過海,及使海外者為商。

按《元史·成宗本紀》:二年二月丙辰,詔江南道士貿易、 田者,輸田、商稅。五月甲戌,詔民間馬牛羊,百取其一, 羊不滿百者亦取之,惟色目人及數乃取。八月丁酉 朔,禁舶商毋以金銀過海,諸使海外國者不得為商。

按《食貨志》:二年,禁海商以細貨於馬八兒、唄喃、梵

荅剌亦納三番國交易,別出鈔五萬錠,令沙不丁等 議規運之法。

大德元年,命回回人輸商稅。減上都稅額。覈實,無為礬課。罷行泉府司。编辑

按《元史·成宗本紀》:大德元年五月戊辰,命回回人在 內郡輸商稅。給鈔千錠。冬十月辛丑,減上都商稅歲 額為三千錠。十二月戊戌,中書省臣同河南平章孛 羅歡等言:無為礬課,初歲入為鈔止一百六錠,續增 至二千四百錠,大率斂富民、刻吏俸、停GJfont戶工本以 足之,亦宜減其數。帝曰:遣人覈實。按《食貨志》:元年, 罷行泉府司。

大德二年,弛澤梁禁,罷門攤課,定三十取一之制,并 澉浦、上海入慶元市舶,置制用院。

按《元史·成宗本紀》:二年春正月己酉,建康、龍興、臨江 寧國、太平、廣德、饒池等處水,發糧以賑,仍弛澤梁之 禁,聽民漁采。六月庚申,御史臺臣言:江南宋時行兩 稅法,自阿里海牙改為門攤,增課錢至五萬錠。今宣 慰張國紀請復科夏稅,與門攤併徵,以圖陞進,湖、湘 重罹其害。帝命中書趣罷之。按《食貨志》:二年,併澉 浦、上海入慶元市舶提舉司,直隸中書省。是年,又置 制用院。

大德五年,罷陝西課稅所。免江陵等處雜課,弛山澤 之禁。

按《元史·成宗本紀》:五年三月己酉,罷陝西路拘榷課 稅所。九月丙辰,江陵、常德、澧州皆旱,並免其門攤、酒 醋課。冬十月丙戌,以歲饑,弛山澤之禁,聽民捕獵。 大德六年三月丁酉,以旱溢為災,詔今年諸路鄉村 人戶散辦門攤課程,蠲免之。

按《元史·成宗本紀》云云。

大德七年,弛山澤河泊禁。減稅課司冗員。敕大同稅 課,依例輸官。暫免太原、平陽差稅,罷制用院。

按《元史·成宗本紀》:七年春正月己酉,弛饑荒所在山 澤河泊之禁一年。二月甲戌,減杭州稅課提舉司冗 員。秋七月丁丑,中書省臣言:大同稅課,比奉旨賜乳 母楊氏,其家掊斂過數,擾民為甚。敕賜鈔五百錠,其 稅課依例輸官。八月辛卯,免太原、平陽今年差稅,山 場河泊聽民採捕。按《食貨志》:七年,以禁商下海罷 制用院。

大德八年,以災異免差稅有差。仍弛山場河泊之禁, 命僧道為商者輸稅。又暫免地震處稅課。

按《元史·成宗本紀》:八年春正月己未,以災異故,詔平 陽、太原免差稅三年;隆興、延安及上都、大同、懷孟、衛 輝、彰德、真定、河南、安西等路被災人戶,免二年;大都、 保定、河間路免一年。江南佃戶私租太重,以十分為 率減二分,永為定例。仍弛山場河泊之禁,聽民採捕。 夏四月丙戌,命僧道為商者輸稅。十一月壬子,以平 陽、太原去歲地大震,免其稅課一年。

大德九年,免諸路稅課量。蠲晉寧等路商稅。弛山澤 禁。立制用院。

按《元史·成宗本紀》:九年二月庚子,免大都、上都、隆興 差稅。內郡包銀、俸鈔一年。夏四月乙酉,大同路地震。 懷仁縣地裂,遣使賑之。是年租賦稅課徭役一切除 免。秋七月乙巳,蠲晉寧、冀寧今年商稅之半。八月己 卯,以冀寧歲復不登,弛山澤之禁,聽民採捕。癸巳,復 立制用院。

大德十一年,武宗即位,停山場、湖泊、門攤、課程。弛山 澤、蘆蕩禁。

按《元史·武宗本紀》:十一年五月甲申,皇帝即位於上 都。詔被災之處,山場湖泊課程,權且停罷,聽貧民採 取。秋七月癸酉,江浙水,民饑,詔酒醋、門攤、課程悉免 一年。九月甲申,敕弛江浙諸郡山澤之禁。十二月庚 申,弛山場、河泊、蘆蕩禁。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