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經濟彙編/食貨典/第224卷

經濟彙編 食貨典 第二百二十三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經濟彙編 第二百二十四卷
經濟彙編 食貨典 第二百二十五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經濟彙編食貨典

 第二百二十四卷目錄

 雜稅部彙考八

  明三武宗正德七則 世宗嘉靖二十三則 穆宗隆慶五則 神宗萬曆十一則

食貨典第二百二十四卷

雜稅部彙考八编辑

明三编辑

武宗正德元年,議准王府奏討魚課商稅,仍取還官,禁重稅商貨。编辑

按《明會典》:正德元年,議准天下河泊所并稅課司,但 係王府奏討管業者,不分年月久近,盡取還官。 又 按《會典》:元年,令蘆溝橋,張家灣二司,今後客貨就於 彼處發賣者,照例徵稅,經過者止令在京宣課司報 稅,毋得似前重徵。

正德二年,奏准抽分竹木,及船料商稅,或收本色,或 取折價之例。

按《明會典》:二年,奏准龍江,瓦屑霸二抽分竹木局,遇 到小樣杉條,折取價銀,補各衙門柴薪不足之數。 又按《會典》:二年,議准九江等七處鈔關,船料商稅三 年四年俱收本色錢鈔,送司鑰庫交收,五年以後俱 折收銀兩,進內承運庫應用。

正德七年,諭門官眼同監稅官收稅,禁門軍需索。 按《明會典》:七年,令正陽門等七門門官,凡日收大小 車輛驢騾駝馱錢鈔,眼同戶部官吏監生,照依則例 收受。即時附簿錢鈔,簿籍俱封貯庫,不許縱容門軍 家人伴當出城,羅織客商阻截車輛,索取小門茶果 起籌等項銅錢。

正德八年,定期收各船料商稅,本色錢鈔。

按《明會典》:八年,令臨清、河西務自本年起,淮安、GJfont杭 自九年起,各船料及商稅課程,俱各收本色錢鈔。 正德十三年,罷內臣督同抽分,令三岔河客商聽自 納課。

按《明會典》:真定抽分,正德十三年,題准真定委本府 佐貳官,抽分內臣著回京,再不必差令。三岔河經行 客商,不許抽分,聽自入城,販賣納課其往來糧米,每 車照舊量抽米一斗,以備GJfont船支用。 正德十五年,令都稅等司抽分課銀,九江鈔關船料 折鈔,解進聽用,除免魚戶雜辦。

按《明會典》:十五年,令九江鈔關船料錢鈔折銀,通進 內承運庫,歲以為常。 又按《會典》:十五年,令順天府 都稅司、正陽門外宣課司、張家灣宣課司每年抽分 課銀,按季解部別用。 又按《會典》:十五年,奏准寶應 縣原額魚戶,專辦課鈔麻翎鰾料,其別項雜差,照舊 除免。

正德十六年,詔查革關津私設抽分害民者,又定期 各鈔關收受本色。

按《明會典》:十六年,詔凡橋梁、道路、關津有利處,所私 自添設抽分害民者,巡按御史及按察司分巡官,通 行查革。 又按《會典》:十六年,令河西務、臨清州、淮安 府、揚州府、蘇州府、杭州府各鈔關,自明年為始,照舊 收受本色。

世宗嘉靖元年,奏准通州抽分竹木數,禁廣東、江西稅課重徵侵移之弊。又給事中夏言,言市舶非所當罷。编辑

按《明會典》:嘉靖元年,奏准通州抽分竹木局,凡商販 黃松等木。曾經真定府九一抽取,有印信執照者,止 用九一抽分,通前合為二八。其未經真定抽分者,仍 用二八抽取。 又按《會典》:元年,令廣東、江西撫按衙 門,委南雄、南安二府知府督同各稅課司官吏,綜理 商稅。各布政司給與印信簿籍一扇,將日逐稅。過商 人貨物姓名逐一附記,按季解赴布政司,呈報撫按 衙門查考。商稅自南而北,自北而南,各不許違例重 徵。守巡官亦要不時查訪姦弊,其委官侵欺那移坐 以監守自盜。

按《明昭代典則》:元年,給事中夏言上言:倭禍起於市 舶禮部,遂請罷市舶而不知所當罷者。市舶太監非 市舶也。夷中百貨皆中國不可缺者,夷必欲售中國, 必欲得之,以故祖宗雖絕日本,而三市舶司不廢市 舶,初設在太倉黃渡尋,以近京師,改設於福建、浙江、 廣東。七年罷未幾,復設蓋東夷有馬市,西夷有茶市, 江南海夷有市舶,所以通華夷之情,遷有無之貨,收 徵稅之利,減戍守之費,又以禁海賈抑奸商,使利權 在上。罷市舶而利孔在下,奸豪外交內伺,海上無寧 日矣。

嘉靖四年,復設鳳陽鈔關,奏准抽分局木植賣銀解 部之例。按《明會典》:四年,議准鳳陽府照舊開正陽鈔關,每年 選委該府廉幹佐貳官一員,查照臨清等處,折收商 稅事例。遇有往來客商從寬折收銀錢。按季類解該 府貯庫,專備高牆,庶人供給收支過數目,撫按官按 季稽考,不許別項花銷。 又龍江,瓦屑壩二抽分奏 准抽取在場木值,三年一次,賣銀解工部貯用。 嘉靖六年,裁革白河抽分竹木局,及上新河鈔關。 按《明會典》:六年,裁革白河抽分竹木局,官吏軍人撥 回原衛,所差操例該抽分竹木、柴炭、GJfont瓦等項,行令 廣積抽分竹木局帶管,仍聽直隸巡按監察御史督 察。 又按《會典》:六年,革上新河鈔關。

嘉靖七年,奏准各關稽考簿解部,聽考核之例。 按《明會典》:七年,奏准各鈔關主事,將戶部原發稽考 簿三扇,一扇發府州縣委官,與鈔關檢鈔人役,將收 過錢鈔眼同登載二扇,主事收執,候委官呈報到日, 查見實數,即於簿內親註明白錢鈔。照常發府州縣 收貯,季終解部類進,差滿將前簿三扇,二存留備照, 一解部查考,若有貪鄙不惜行檢。戶部即參送吏部, 不待考察就行罷黜,其門皂書筭聽各該有司審編 送役,不許收取更換。

嘉靖八年,議准王府奏討課稅悉歸官庫,抵補王府 祿米。革鳳陽府鈔關,令遼東除店房錢外,私稅俱裁 革。又議准山海關免稅,及各鈔關折銀。

按《明會典》:八年,議准天下王府分封日增稅,糧日益 不足,凡河泊所稅課局,并山場湖陂,除洪武永樂以 前,欽賜不動外,其餘一應奏討之數,自本年為始,將 所入花利,照數徵收存留本處府縣倉庫,抵補王府 祿米。如有占GJfont不退,及再行奏討者,將該府撥置人 員,參問發遣。 又按《會典》:八年,革鳳陽府正陽鈔關。

又按《會典》:八年,令遼東撫按官將太監、總兵原店

四所,收取房錢以為撫賞夷人之用,一應私稅痛加 裁革。

按《續文獻通考》:八年,山海關太監李能請榷稅主事 鄔閱言:廣寧八里鋪,既有榷場而關內復稅,民何以 堪。本部覆議從之,商民大悅。 又按《續通考》:八年,題 准各鈔關,錢鈔照弘治六年例折銀,按季解部轉送。 嘉靖九年,議查山澤之利,務在官民兩便,查革鈔關 作弊人役,禁止各鈔關船隻科取,又裁革山海關及 廣寧等處抽分。

按《明會典》:凡雜課,嘉靖九年,議准各撫按官轉行司 府州縣等官,凡山澤之利,除禁例并係民己業外,其 餘備查。某處已經納稅,某處空閒內,某處堪聽民採 取,某處堪入官備賑,務在官民兩便。 又按《會典》:凡 設關差官,嘉靖九年,議准各處鈔關巡按御史,按季 選委屬內佐貳官一員,每日赴廠,聽鈔關主事督同 公平秤收傾煎,銀兩以候類解。各該府縣於均徭內 編,審門子二名、庫子四名、皂隸八名,每年更替,該府 歲撥吏一名,該縣月撥吏二名,應用其積年作弊人 役,通行查革。內九江鈔關主事凡遇差滿,須待接管 官員交代,方許離任。違者撫按官訪實糾舉。 凡收 鈔規則,嘉靖九年,題准各鈔關丈量船隻,止照舊例 以成尺為限,此外零數不許逐寸科取。仍置立號簿, 與戶部原發稽考簿,互相稽查。 又按《會典》:九年,裁 革山海關,并廣寧等處抽分。

嘉靖十年,題准每年變賣竹木及煤炸,不許重徵之 例,立正陽門等稅課司,通知文簿解部查核,豁免小 民果菜稅,及房園賠累等鈔。

按《明會典》:十年,題准蘆溝抽分竹木局,堆積木植朽 壞,每年終本部委官查盤變賣銀兩,解部作正支銷。 又奏准今後煤炸已經蘆溝橋抽分,給有小票,未曾 過限者,通積等局不許重徵。 又按《會典》:十年,令正 陽門宣課司、德勝門分司、安定門稅課司、順天府都 稅司各照崇文門分司事例,置立通知文簿,開寫錢 鈔出入數目,季終送戶部順天府查考。餘剩錢鈔銀 兩,按季解府轉解戶部。其崇文門客貨,例該二百五 十貫以上起條赴店者,止照分司原稅之數送納。不 許加收分司收過條,由即日開送順天府轉發該店, 責令批驗,茶引所追收,按季完解,不許侵剋拖欠。 又令秋冬二節供用庫,該進瓜果,各該宣課司預開 合用數目,及應支價、鈔具、印信、手本徑赴崇文門分 司,於該項下鈔內,照數支辦進用。 又按《會典》:十年, 令宣課司,令後小民發賣瓜果蔬菜毋得抽稅。 又 按《會典》:十年,題准房鈔園鈔查果坍塌無存者,准與 分豁。

嘉靖十一年,仍差內官監抽竹木。

按《明會典》:真定抽分,嘉靖十一年,以各工木植缺用, 內官監奏准,仍差官抽印,不許生事害民。

嘉靖十二年,查蠲南京房鈔,令陝西委官驗稅商貨, 不許衛官干預。

按《明會典》:十二年,議准南京五城房課鈔照舊,及時 徵解其上新河廊房二百五號,查果入江,是實房鈔二千六百七十貫,准為裁革。火燒倒塌遺址,除原主 耕種辦納原鈔外,其餘量減一半,召人佃居辦鈔毋 得強令。無干包賠見在房屋,督令人戶及時修理,不 許任其傾倒,圖免課鈔。 又按《會典》:十二年,令陝西 委官於潼關、大慶關驗稅商貨,以補王府拖欠祿米。 并賑濟邊儲等用,其衛官止許護守關防,不許干預 收稅。

嘉靖十四年,題准煤炸抽分之數,令課稅錢鈔折收 銀兩。

按《明會典》:十四年,題准煤炸每三十分抽取三分。 又按《會典》:十四年,令崇文門宣課分司,錢鈔照例折 收銀兩,按季送部,傾煎成錠,交付內府承運庫收貯, 轉發光祿寺等衙門,買辦應用。 又題准寶源、吉慶 二店,并福德等五店錢鈔,俱中半折銀,每鈔一千貫, 折銀四錢,每錢二千文,折銀二兩八錢六分,每二十 兩傾成一錠。內寶源、吉慶二店按季解部聽候,年終 類進,福德等五店按季解府聽候取用,及太常寺光 祿寺支用。

嘉靖二十二年,差內臣抽印木植。

按《明會典》:二十二年,差內臣於真定滹沱河督,同該 府稅課司官抽印木植,運赴張家灣料GJfont廠,內官監 委官驗收。

嘉靖二十三年,稅課鈔五千二百六萬有奇,魚課鈔 三百一十七萬有奇,題准揚州等處鈔關、船料銀解 送南京,GJfont助鑄錢。 按《明會典》:稅課數,嘉靖二十三年,課鈔五千二百六 萬八千一百九貫。 又按《會典》:魚課數,嘉靖二十三 年,課鈔三百一十七萬七千一百一十貫。 又按《會 典》:二十三年,題准揚州、淮安、杭州三處鈔關,將船料 銀一萬二千兩,解送南京工部,GJfont助鑄造制錢。 嘉靖二十四年,免稅煤炸,議准福德等店每船貨徵 銀五兩。

按《明會典》:二十四年,題准煤炸免抽分。 又按《會典》: 二十四年,議准福德、寶源等七店,每貨一船徵銀五 兩,行令順天府督同批驗,茶引所官吏及廂長人等 照數徵收,按季解部轉發太倉銀庫收貯,以備糴買 糧草支用。

嘉靖二十五年,考劾鈔關行興革事宜,議准原賜楚 府稅課,及楚府占管民房,俱歸官庫徵收,又戶部請 收山澤之稅供軍。

按《明會典》:二十五年,議准管理鈔關官,差滿回日本 部,嚴加考察,在任果無贓私、推避、違限等項,方許回 司管事,如或不職指實,參論降黜。 又題准鈔關事 宜,許差出主事從宜興。革各府佐貳,并知縣等官,有 偃蹇阻撓者,本部委官會同撫按糾舉。 又按《會典》: 二十五年,題准原賜楚府稅課司,仍屬武昌府,委官 收稅,每年支銀一百兩,送府量助工食,餘銀存貯府 庫,補各宗室欠缺、墳房祿米等項支用。 又按《會典》: 二十五年,議准楚府先年占管民房,曾經撫按委官 勘斷給主者,不許聽從下人撥置,捏情爭占,各民承 管房基,仍照例起科,如金沙洲一帶每間每歲徵銀 一錢。在漢口者減半,徵稅俱解,本布政司以備各王 府欠缺,祿糧墳房料作之數。

按《續文獻通考》:二十五年,戶部尚書王杲言:國計匱 乏,請收山場湖陂河道等稅,以濟邊儲。從之。

嘉靖二十六年,停革陝西店戶行銀。

按《明會典》:二十六年,題准陝西巡按御史,將甘肅鎮 守太監副總兵遺下磨課,課程地畝餘銀,園圃課程 銀,稽查明白通融,分發各衛收掌,公用置立循環簿。 倒換查考其原派店口流民,酒屠油鋪等項銀兩,俱 停革。

嘉靖二十七年,令各王府奏討山澤稅課,俱還官徵 收。奏准清丈蘆洲定納課之數,又定各鈔關徵解錢 鈔之法。

按《明會典》:二十七年,令各王府奏討山場稅課等地, 并楚府魚課稅課蘆洲店房,俱還官徵租,備邊查數 奏報。 又按《會典》:二十七年,奏准一應蘆洲,除洪武 永樂間,欽賜功臣僧道等處不動外,其餘行巡江御 史逐一查出,委官丈量明白,召民承佃度地,定課量 收租銀十分之三,各該附近府縣徵完,係本部原額 者,照舊解部收貯。支銷多餘銀兩,盡數解送戶部,以 充邊用計。各處歲辦蘆課銀,應天府、上元等五縣、江 淮等巡檢司六千七百七十六兩四錢。

龍江左衛一百六兩八錢三分四釐二毫。

橫海衛一百四十六兩七錢七分九釐一毫三絲七 忽。

江陰衛六兩五錢九釐三毫四絲二忽。

水軍左衛五錢五分二釐。

鎮江府金壇等三縣包港等巡檢司三千一百九兩, 六錢六分八釐二毫四絲一忽。

太平府繁昌等三縣,三山等巡檢司二千九百五十一兩二錢二分一釐六毫九微。

揚州府儀真等三縣,舊江口等巡檢司,一千三百二 十三兩四分四釐八毫二絲五忽二微一杪。

安慶府,懷寧等六縣,小孤等巡檢司,三千三百七十 七兩三錢三分三釐五毫八絲三忽六微。

安慶衛七百三十五兩一分三釐一毫八絲七忽四 微。

廬州府無為州,泥汊河巡檢司,二千三十五兩二錢 三分三釐六絲四忽七微七塵。

池州府,貴池等六縣,二千九十三兩四錢五分九釐 八毫七絲。

和州浮沙口等巡檢司,一千一百二十九兩八錢一 分一釐六絲一忽五塵。

儀真衛一十六兩七錢三分三釐九毫二絲一忽九 微。

九江府湖口等三縣、龍門等巡檢司,一千一十八兩 七錢六分六釐七毫九絲。

九江衛一百八十四兩七錢二分五釐四毫五絲。 南昌衛一百六十三兩六錢八分二釐七毫二絲。 黃州府黃梅等縣,二千六兩三錢四分九釐二毫。 蘄州衛三百四兩七錢七分四毫八絲。

又按《會典》:二十七年,令各鈔關錢鈔,以後本折遞年 輪流徵解。

嘉靖三十年,議准遼東等處稅課支用之例。

按《明會典》:三十年,議准、海蓋、遼陽、廣寧等州衛稅課 銀兩,每年分定額數,海州鹽課除正額修邊撫夷外, 要積銀三百兩,稅課積銀二百兩。蓋州稅課積銀二 百兩,遼陽廣寧稅課各積銀二百兩,俱解廣寧左庫。 輳放月糧,戶部仍於該鎮年例銀兩,照數減除。 嘉靖三十二年,題准居庸關抽稅之例。

按《明會典》:三十二年,題准居庸關南口委官抽稅商 貨,除在京宣課司稅過有票放行外,其從東西別路 徑趨宣大,未經抽稅之物,照例抽分銀兩,送隆慶衛 貯庫,解送昌平管糧官支銷。

嘉靖三十七年,議准饒屬柴棚局河泊所,於舊額外 加徵二倍。

按《明會典》:三十七年,議准饒州府屬額,設收課柴棚 局河泊所長港田,另召人戶承佃納課,仍於舊額銀 加徵二倍,以三分之一徵解送淮府,其二分并全額 課銀,貯饒州府庫聽用。

嘉靖三十九年,題准各鈔關,扣解分數,令各稅課司 造稅契,清冊解部查核。

按《明會典》:三十九年,題准九江、滸墅二關,應納本色 之年六分扣一解送太倉者,改為七分扣二,臨清淮 揚河西務等處原未有扣者,照二關一體扣解。 又 按《會典》:三十九年,令各省直撫按通行所司,令各該 稅課司,將一應稅契銀兩務查實數,每季終備開稅, 過房屋、田地各若干收過銀兩數目,備造文冊,依期 類解各該司府查明,差官解部濟邊中間,如有那借 及隱漏者,撫按官查參究治。

嘉靖四十一年,奏准各關主事歲額定數外,將餘饒 入公帑,又准崇文門商稅折收銀兩數,及宛大二縣 僉送銀匠,煎傾課銀之例。

按《明會典》:四十一年,奏准荊州、蕪湖、九江、兩浙、滸墅、 揚州、淮安、臨清、河西務各關主事歲額定數外,務將 餘饒悉入公帑,巡按仍給號簿一冊,與佐貳官日赴 各廠聽主事,督同收受逐月繳報,如登記有遺,或所 委府佐通同乾沒該部指實參究,仍令各該巡按御 史查訪論劾。 又按《會典》:四十一年,題准崇文門宣 課分司,商稅照舊折收銀兩,自本年冬季為始,照例 每鈔一貫折銀三釐,每錢七文折銀一分,每十日一 次解送戶部,寄收季終通筭若干,每五十兩煎傾成 錠,轉解太倉以備文武官員折俸等項,支用銀匠。行 宛、大二縣各僉送二名,季終徑行二縣更換。

嘉靖四十二年,奏准淮安課稅起解奏銷之例,及禁 重抽之弊。

按《明會典》:四十二年,奏准淮安門攤課稅稅則,專委 府佐貳一員,督同稅課司官收領,除應准動支扣留 若干,聽管倉主事註銷。按季報部,其餘儘數解部,濟 邊中間,已經工部分司抽分者,免其重抽。

嘉靖四十五年,題准委官監抽竹木起解,及准安過 埧徵稅雜糧之例。

按《明會典》:四十五年,題准真定府選佐貳官一員,協 同抽分,廠太監抽分,止抽松杉等木,其餘雜木、荊條、 竹籃等項,及窮鄉下邑,不得縱令下人妄行抽稅。 又題准真定抽分木植,撫按官嚴行該府同知,會同 該監親自查核抽驗,逐日記數明白,年終儘見在木 數,以三千根解監外,餘木盡數起解本部山臺二廠, 以備工用。 又按《會典》:四十五年,題准稅淮安府過 埧,米麥,雜糧,每石徵銀一釐,抵補本府所屬稅銀,民 壯帶徵軍餉。

穆宗隆慶元年,議准補納船料稅,及應天等宣課司局課鈔折納之例,命內官抽木於真定委兵馬司監,收九門程課,裁革監生吏典。编辑

按《明會典》:隆慶元年,議准揚州、滸墅二鈔關,凡船隻 從上江來者,查無九江船稅票,責令補納船料,另行 登簿,按季附解。 又按《會典》:元年,奏准應天府、江東 等宣課司局,額辦課鈔,每貫折銀六毫,解部貯庫,候 內府庫鈔貫放盡,即將前銀折放,賞軍給發鋪行、顏 料等項支用。

按《續文獻通考》:元年八月,命太監陳學抽木於真定, 勿以郡佐參預故事,滹沱河設稅課司,主以通判而 內臣止歲終烙印。正德中,奏差內官,民困稅耗。至嘉 靖中,專委府同知至是李芳奏薦,陳學廉靜可任吳 時來,力爭其不可不聽。 又按《續通考》:元年十月,刑 科孫枝言:都城九門稅課,定有則例,邇年倍徵,橫索 弊孔滋多,請自今分屬五城御史,各委兵馬司一員 監收,歲終會同部官,覆奏其原設監生、吏典悉行裁 革。上從之,仍令申明原定則例榜示。

隆慶二年,罷內官抽分,給關差印敕。奏准蕪湖抽分, 置立印簿稽查。工部奏請廠稅,責成主事局稅,責成 御史。

按《明會典》:二年,議准真定抽分廠,免差內官。以後每 歲首發一印信號簿,與撫按官令真定府掌印,官委 同知逐日將抽到各木登記,隨時變賣銀兩,貯庫候 冰合之日呈繳,聽本部酌量,題請行府查發。 又按 《會典》:二年,令北新、淮安、揚州、滸墅、九江、臨清、河西務 各鈔關主事,各鑄給關防撰給敕書,今後所屬司局 等官,該關差滿,備開賢否,送部移咨吏部,以備考察。 其各關收稅同知通判等官,務要親身到關驗放船 貨眼,同抽分登記簿籍,封收銀兩,不得專委首領等 官,有抗違者,悉聽該關呈部參治。 又按《會典》:二年, 奏准南京、蕪湖抽分,照依荊杭二處鈔關條件,每年 置立印信文簿十二扇,內四扇發本地方有司,登記 所抽料價,四扇該廠主事收掌,四扇填報南京工部 稽查該廠主事,仍督同原委府佐貳官,抽驗登記。 按《續文獻通考》:二年五月,工部言杭荊二廠,蘆溝橋 等局漏稅甚多,有欺隱、抵換、包攬、侵克等弊。自今廠 稅責成主事督同該府佐貳官,親自驗收,互相稽察 局稅,責巡視御史,及各主事查盤估計如法。上是之。 六月詔停差真定押木,內臣歲令府佐領之,時太監 李芳以異災頻,仍奏先年差官侵漁宿弊,及諸府管 解之苦,請以明年為始,勿遣內臣抽印,止委府佐,仍 以抽過木植易銀濟邊。工部是其議,故有是命。 隆慶四年,免抽木炭柴草題,准廣東、淮安等處稅銀 支用之例。

按《明會典》:四年,題准、通州等抽分五局,除商販竹木 板枋等項,照舊抽分外,其馱運木炭、柴草俱免抽稅。

又按《會典》:四年,題淮廣東、南雄府、太平北城橋稅,

仍解廣西梧州府支用。 又題准稅淮安府,過埧腳 頭斛夫銀,每年約九千二百餘兩,聽給漕運官軍月 糧,并河道衙門支用。

隆慶五年,裁革通州等各局官吏、巡軍,稅淮安過埧 牙銀之半,免果戶房號稅,停差內官榷木。

按《明會典》:五年,題准裁革通州等各局官吏、巡軍,通 州局原設大使一員,攢典二名,內革一名,巡軍三十 名,內革六名。蘆溝橋原設大使副使各一員,內革副 使攢典二名,內革一名,巡軍三十二名,內革十二名。 通積局原設副使一員,巡軍十四名,內革六名。廣積、 白河二局官吏、巡軍俱革,令通積局官吏兼管,又題 准裁革通積局原設三廠攢典,三名巡軍,每廠四名, 內革二名。 又按《會典》:五年,題准稅淮安府過埧牙 銀之半,以備漕運官、軍月糧等用。

按《續文獻通考》:五年四月,詔免林衡署果戶房號稅。 初永樂時,有果戶三千餘,後漸逃竄,僅存七百餘戶。 嘉靖間,復徵其房號,至是果戶高稅等奏愬貧難。上 亦憫之,故有是命。又工部吳時來請停差中官之榷 木真定者,以其事屬之府佐,得旨允行。

隆慶六年,令各鈔關折收銀兩。

按《明會典》云云。

神宗萬曆二年,題准真定抽分,委官帶管給關差,空名敕書,限順永保河稅銀解部。编辑

按《明會典》:萬曆二年,題准真定抽分,就便專委易州 山廠主事帶管,每年水發之時,商木輳集,督同該府 同知,照例抽分,所抽木植照時,估變賣價銀貯庫,候 冰合通行,解部送節慎庫收貯,以備該監木植之費。 如遇各邊緊急添造,奏請動支,不許別項那借。 又 按《會典》:二年,給北新、淮安、揚州三鈔關,監稅員外主 事管官,不坐名敕書三道,差滿更替之日,同原降關, 防傳流收掌。 又按《會典》:二年,題准將順永保河四 府商稅,除應留本處支用外,其應解餘稅銀兩,每年 定限上下半年二次,解部濟邊,不許別項擅用。萬曆三年,仍差內官抽印木植。

按《明會典》:三年,內宮監,奏准真定抽分廠,仍差內官 抽印。

萬曆六年,上稅課鈔魚課鈔之數。

按《續文獻通考》:稅課數萬。曆六年,課鈔順天府、九門 并都稅等司門攤課鈔,六十六萬五千一百二十貫。 銅錢二百四十三萬二千八百五十文。

崇文門宣課分司,商稅大約銀共一萬九千八百十 六兩,銅錢一千八百八十七萬七千七百文。條稅大 約一萬五千九百九十六兩,船稅銀四千五百十五 兩。

通州、張家灣宣課司商稅,大約銀三千零九兩,銅錢 二百八十八萬七千七百六十文,麴十五萬二千八 百斤,條稅銀一百五十五兩六錢,船稅銀二十二兩 七錢。

通州鹽牙稅銀五百五十五兩。

永平府稅課鈔四萬八百五十五貫七百十文。 保定府稅課鈔十七萬七千四百二十九貫三百十 三文。

河間府稅課鈔十一萬五千三百四十二貫一百十 四文。

真定府稅課等鈔,十一萬七千五百六十九貫八百 三十文。

順德府稅課等鈔,二萬九千五百三十九貫六百七 十二文。

廣平府稅課鈔,四萬三千五百七十一貫四百七十 九文。

大名府稅課鈔,十萬七千八百三十八貫八百四十 文。

應天府商稅門攤等課鈔,三百三十六萬六千三百 八十貫六百十七文,餘鈔九百六十三萬九千三百 五十餘貫。

江東瓜埠巡檢司船料稅,十二萬一千五百二十四 貫。

南京五城兵馬司房鈔,一百六十一萬八千四百三 十八貫八百文。

龍江石灰山大勝三關船料鈔,五十萬三千六百八 貫。

安慶府稅課等鈔,共三十五萬二千三百二十六貫。 蘇州府稅課等鈔,六十九萬二千一百八貫一百二 十一文。

松江府稅課等鈔,四十二萬七千一百六十二貫九 百六十四文。

常州府稅課等鈔,二十四萬二千八百六十六貫八 百七十一文,銅錢四十八萬五千七百三十九文。 鎮江府稅課等鈔,三十三萬八百五十六貫三百四 十文。

廬州府稅課鈔,二十七萬三千七百六十七貫二百 七十六文。

鳳陽府稅課等鈔,五十三萬四百四十六貫九百二 十文。

淮安府稅課等鈔,二百二十六萬九千八百六十三 貫二百五十二文。

揚州府稅課鈔,八十六萬七千二百七十六貫七百 六十文。

徽州府稅課鈔,十四萬五百七十貫五十七文。 寧國府稅課等鈔,十九萬三千二百二十九貫九百 五十八文。

池州府鈔,六萬九千二百三十七貫六百三文。 太平府鈔,十四萬二千三百五十二貫七百九文。 廣德州鈔,九萬一千四百八十七貫三百五十二文。 徐州鈔,三十四萬三千九百十七貫二百文。

滁州鈔,五萬三千九百五十六貫三百十文,錢五萬 三千九百五十八文。

和州鈔,六萬二千九百九貫四十文。

浙江鈔,三百萬五千二百三十九貫八百二十一文。 江西商稅銀,三千二百九十五兩六錢九分。

湖廣鈔,五十五萬七千九百十四貫三百三十七文。 山東鈔,折銀八千八百六十一兩三錢九釐九毫。 河南鈔,二百三萬四千一百二貫三百四十七文。 福建商稅課鈔,二十六萬七千三百三十六錠五貫 五百九文。

陝西鈔,一百七十二萬一千六百六貫六百七文,課 小麥二千四百九十三石四斗,課銀四兩六錢五分 六釐。

山西鈔,四十四萬七千六十四貫七百九十文。 廣東南雄府太平橋,每歲南北抽盤商稅鐵課等銀, 四萬三千餘兩。

廣西稅鈔,八萬七百九十三貫八百四十一文。 四川稅鈔,五十四萬四千七百十八貫二百四十六 文。雲南稅鈔,一萬三千七百六十四兩二錢五分五釐, 米麥九百四十四石八斗八升八合五勺,海GJfont五千 七百六十九索二十手。

貴州稅鈔,十四萬八千三百六十三貫二百九文。 又按《續文獻通考》:魚課數萬,曆六年,課鈔直隸永平 府鈔,一萬七十三貫六百文。保定府鈔,四千七百七 十一貫七十文。河間府鈔,一萬五千七百一十七貫 七百六十文。大名府鈔七千七百一十貫五十一文。 應天府鈔九萬九千四十九貫一百三十文。

蘇州府鈔二千一百七十四貫四百文,解南京戶部。 松江府鈔,五百五十七兩四錢六分三釐解部,常州 府鈔,三萬四千九百八十一貫九百五十五文,銅錢 六萬九千九百六十四文。解南京戶部鎮江府鈔,五 千一百六十四貫解。南京戶部廬州府鈔,二萬六千 三百八十二貫五百文解部。揚州府鈔一十二萬一 千五百一貫三百三十二文。存留太平府銀一百一 十七兩二錢四分八釐解部。

浙江鈔,一十八萬二千九百六十九貫六百二十文。 江西銀,一千四百八十兩五錢三分解部。

湖廣鈔,一百二十六萬五千四百二十四貫。

福建銀,七千一百兩。

山東鈔,三百四十四貫。

河南鈔,七千二百六十八貫七百四十二文。

陝西鈔,二萬三千九百一十二貫九百四文。

廣西鈔,二千七十九貫五百三十文。

四川銀,三百三十七兩五錢七分九釐解陝西。 雲南銀,一千三百五十三兩七錢八釐米麥三百五 十石五斗。

萬曆七年,始立稅票,繳部磨對定各鈔關,照例筭銀。 按季解部之格。

按《明會典》:凡設關差官,萬曆七年,題准七鈔關收商 稅銀兩,除稽考文簿照舊填報外,仍立稅票。將納過 錢鈔銀兩照簿填給船商,徑投所在官司收候。每季 解銀備造一冊,并原收稅票送部磨對。 凡收鈔規 則,萬曆七年,題准各鈔關解納本色錢鈔,以後照例 筭銀,按季總委附近州縣官員,給文定限解部行。崇 文門及九門鹽法委官處,公同收買錢鈔,送廣惠庫。 交納不得仍差庫役人等領買,以致興販遲延。 萬曆八年,題准淮安倉主事,兼管批立稅票,各關歲 入之數。

按《明會典》:八年,題准將淮安府四稅行,管理淮安倉 主事兼管批立稅票,給發委官驗數收銀,貯庫聽撫 按作正支銷,如有餘類解太倉。

按《春明夢餘錄》:歲入賦額,其載在會典者不開據,萬 曆八年,太倉考所載錄之備考。

崇文門宣課分司,約解商稅正餘銀一萬六千六百 六十二兩一錢六分,銅錢一千八百八十七萬七千 七百十六文,豬牙稅銀二千四百二十九兩。

張家灣宣課司,約解商稅正餘銀二千四百七十九 兩二錢,銅錢二百八十八萬七千七百六十二文。 河西務鈔關,約解商稅正餘銀一萬四千六百三十 三兩六錢八分。

臨清鈔關,約解商稅正餘銀四萬四千七百七兩一 錢一分零。

滸墅鈔關,約解商稅正餘銀一萬七千三百七十六 兩五錢六分零。

九江鈔關,約解商稅正餘銀一萬九百九十兩三錢 二分零。

淮安鈔關,約解商稅正餘銀一萬一千四百一十四 兩六錢三分零。

揚州鈔關,約解商稅正餘銀九千六百七十八兩九 錢七分零。

北新鈔關,約解商稅正餘銀三萬六千八百三十九 兩四錢三釐。

泰山香稅銀二萬兩。

萬曆十年,鑄印給崇文門通州二草場,江西督撫奏 委贛州府通判專理兩關稅務。

按《明會典》:十年,題准崇文門通州二草場,每年徵收 稅銀,解太倉、寶和二店,交納俱用白頭文書,不便稽 查,比鈔關例鑄,給二分司關防,各一顆付各委官收 掌。

按《贛州府志》:十年,督撫張公煥奏改本府捕盜通判 專理兩關稅務,其巡捕事以清軍同知兼之,先是司 關者,輪委南贛二府佐貳,逐季更代,至是始定專官 之議。

萬曆十一年,題准商貨分別收稅之例,查革無名課 稅。

按《明會典》:凡收稅,萬曆十一年,題准行河西務管關 主事,凡商貨係進京者,本關給與紅單赴崇文門宣 課司,併納正條船三稅,其不係進京發往四外賣者, 本關止收正稅,將條船二稅,俱與除免。 又議准一應商貨,如在臨清發賣者,照舊全稅。在四外各地方 發賣者,臨清先稅六分,至賣處補稅四分。其赴河西 務崇文門卸賣者,臨清先稅二分,然後印發紅單,明 註某處發賣,給商執至河西務崇文門,補稅八分,共 足十分之數。仍刻示關前示諭,各商遵守。 凡蠲稅 萬曆十一年,因議革淮安過壩斛抽、腳抽等稅。題准 通行兩京十三省,各撫按官嚴查所屬,除額設有印 信稅課衙門外,凡私設一應無名課稅,盡數查革。 又題准陝西漢中府,革稅咸陽縣皮布稅,及涇咸靜 平等一十七州縣,并雲陽永樂二鎮,店私立稅銀,盡 行裁革。

萬曆十二年,開復各關商稅,議准長常等處稅銀支 銷之例,裁革鄖襄等府雜稅。

按《明會典》:凡收稅萬曆十二年,題准行保定撫按將 原裁各關商稅,照舊開復,每年四季選委佐貳官,從 公抽收,貯阜平、倒馬、井陘三庫,專備修築臺牆之費。

又議准湖廣黃荊岳等府,設有印信司局照舊外,

其長、常二府,并興蘄等七十七州縣雜稅,辰靖二府 州鹽木油稅,常德府茶炭稅,俱仍舊抽收,每年扣銀 解部,餘存備祿糧等用。武昌大冶、隨州等六州縣稅 銀支費,照今減定數目徵解,至於省城船料鹽稅,聽 備兵餉、給賞等費。如有不敷,仍於該省船料鹽稅輳 用,餘存銀兩聽備俸祿,及修造漕船等用。 凡蠲稅 萬曆十二年,題准湖廣、鄖襄、承衡四府,新化嘉魚六 溪口鹽稅紙價,漢川縣劉家隔黃岡縣陽邏巡司,與 德安貴陽等一十九州縣雜稅、牙稅、河稅,并孝感應 城等一十四縣茶稅,盡數裁革。

萬曆二十四年,著張煜緊催侵欺該季錢。

按《續文獻通考》:二十四年十二月,管理通灣店稅,太 監張煜奏千戶趙承勳等誣捏國事,欲撓國課,奉旨 逮捕與吳實等,面質侵欺姦弊,該季錢,著張煜上緊 催征,不許延誤。

萬曆二十五年,應天巡撫請革六合商稅局,立天津 廣安店直隸巡撫馬從,聘請停礦稅。

按《續文獻通考》:二十五年正月,應天巡撫趙可懷奏, 六合商稅抵補止三百兩,而設一局。其間能無強勒, 能無贏餘,恐祇為局官吏書借竇,且近聞此處,商旅 率多稱苦,是不可不為之,一問夫軍需不缺則不病, 國編派不加則不病,民抽取不及則不病,商夫便商 而又便國便民,則革之善者也。有旨該部知道,騰驤 右衛百戶鄭惟明奏,差官往天津等處徵收商店稅 租。奉旨店名廣安著御馬監太監王朝同原奏,官前 去徵收店稅寫敕與他。 又管理天津店稅,太監王 朝奉差循例博採,輿情酌徵收,完規額等事,奏徵收 各項雜貨稅銀,乞敕戶部行有司遵行從之。 七月, 直隸巡按馬從聘奏:臣奉命催儹糧運,過德州見山 東司道等官,言近日泰山崩開一處,相離一里有餘, 共相驚訝,以為非常之異,及至天津見邸報,始知殿 廷被災,視昨歲兩宮之災,更加酷烈,蓋不勝悲嘆,謂 邇年時事多舛災報頻仍,然未有昭明顯赫如此之 甚,且并見於一時者也。而開礦一事尚未允停。及見 錦衣衛指揮揚宗吾參究原奏,官許廷棟恐嚇官民 財物,假雕印信關防等事,雖奉旨允行撫按提問,而 開納如舊,皇上將謂懲此一人,遂可盡絕騷擾之害, 全享開採之利乎,礦之蠹費殃民,招釁啟亂,前後諸 臣言之已盡,臣無容贅獨計,泰山者五岳之宗,百靈 之會也。一日崩移,豈無自致,蓋地脈宜於厚藏靈氣, 忌於宣洩年來開礦之使,分道四出,無論有礦無礦, 一概開穵斬絕地理之綱,維毀傷山川之靈氣。泰山 之崩兆實應此,及今停止尚悔其遲,若再因循更復 何待,昨輔臣所奏,專責撫按官領敕收採取盈,今數 尚為委曲遷就之說,實未盡拔本塞源之論,況原奏 各官盡無藉乞丐之徒,資身無策,借名獻礦,因而窟 穴其中藉威生事,騙詐擾民無所不至,而仲春實為 之倡。曾經河南撫按連章參奏原疏,見在可復而核 也。至於真定等處奏官鄭一璘等,初至地方尚騎馬, 張蓋既而乘轎辟人,即投靠棍徒,亦抗禮縣官,嚇取 財物,況閭閻細,民其何以堪。紀綱凌壞已極,人心痛 怨入骨,種種惡孽俱不在許廷棟之下,懇祈皇上當 此天怒已甚,事勢已極,屏絕貨殖之私亟下,更始之。 令將先後遣使悉行召還,仍行各地方撫按查原奏 官所犯罪狀,據實上聞分別議處用彰,皇上改過不 吝之誠,以洩萬姓積憤不平之氣,實今日消弭之一 大端也。

萬曆二十六年,臣寮奏店租抽稅利弊,敕行處分。 按《續文獻通考》:二十六年四月,管理通灣店稅,太監 張煜奏:勢豪憑藉欺隱國課得旨,姦商劉一朋著錦 衣衛便差的當官,校扭解來京,究問天津督徵店租, 太監王朝奏南兵鼓噪成風,強毆領敕內臣得旨,狂 役生事的也。著王朝分別處治,務要各令心服畏法 安戢,六月太監王朝進租銀二千兩,奉旨此租稅并通灣店課,及各處開採礦務,俱係武職官,土人奏請 助工濟邊之資,該地方有司官員,全無為國恤民之 意,視為秦越不肯著實,遵行這所奏稅租錢糧為重。 且該地方官亦有同事之責。以後府衛首領,州縣佐 貳以下部兵千把總等官,悉聽爾職委防守,如有疏 虞不宥,七月神武左衛千戶,宋仁奏請湖口縣設稅。 九月,天津巡撫汪應蛟奏徵租店,使病故查報。見在 錢糧并乞俯賜停差,以蘇民困。奉旨店稅徵租,原為 彼處官民所奏,遵行已久,何乃遽欲停差。汪應蛟既 膺海防重任,親見軍旅煩費不能畫,一奇策足兵足 食節財省費,而乃循群小喜事之輩,要名妄瀆姑且 不究。十二月,太常少卿傅好禮奏假官抽稅,奉旨這 所奏畿內,無名兇棍輒敢擅豎黃旗,假官抽稅,虐害 小民,好生可惡,便著廠衛差的當官校拏扭來說。初 九日,復奏奉旨畿輔小民窮苦,朕豈不知體念,但政 務煩冗,事幾叢集少候,自有裁度。傅好禮這廝既有 前本,如何不聽候朝廷處分,輒敢逞臆瀆擾,顯然要 挾君父,好生無上,本該拿究姑且降三級調用,不許 朦朧推陞。今後再有這等的,原奏之事停寢,本人重 治不饒。大理卿吳定奏請,宥直臣以宣德意,上以其 出位黨護,傅好禮降雜職,定降三級,俱調邊方用,不 許朦朧推陞,太監馬堂奏土虎,張子和等阻撓打搶, 上令錦衣衛逮問。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