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經濟彙編/食貨典/第235卷

經濟彙編 食貨典 第二百三十四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經濟彙編 第二百三十五卷
經濟彙編 食貨典 第二百三十六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經濟彙編食貨典

 第二百三十五卷目錄

 平準部彙考三

  宋二元豐八則 哲宗元祐三則 紹聖三則 元符二則 徽宗崇寧五則 大觀二則

   政和五則 宣和四則 欽宗靖康一則 高宗建炎三則 紹興二十則 孝宗乾道四

  則 淳熙六則 光宗紹熙三則 寧宗慶元二則 嘉泰一則 嘉定二則 理宗寶慶一

  則 紹定二則 嘉熙二則 淳祐二則 開慶一則 度宗咸淳四則

食貨典第二百三十五卷

平準部彙考三编辑

宋二编辑

元豐元年,令貸市易錢貨者,毋重收息。遣官於諸路貿易,罷支和糴錢以給邊郡,和市易和糴名為助軍糧草,諸路假封樁等錢,預買絹者,令以絹入常平庫,编辑

俟轉運司以價易之。

按《宋史·神宗本紀》不載。按《食貨志》:元豐元年,以都 提舉王居卿請,令貸市易錢貸者,許用金帛等為抵, 收息毋過一分二釐,不及年者月計之,願皆得錢或 欲以物貨兼給者聽。市易司請遣官以物貨至諸路 貿易,十萬緡以上期以二年,二十萬緡以上三年,斂 及三分者比遞年推恩,八分者理為任,期盡不及者 勿賞,官吏廩給並罷。又按《志》:元年,安石奏:河東十 三州二稅,以石計凡三十九萬二千有餘,而和糴數 八十三萬四千有餘,所以歲凶仍輸者,以稅輕、軍儲 不可闕故也。舊支錢、布相半,數既奇零,以鈔貿易,略 不收半,公家實費,百姓乃得虛名。欲自今罷支糴錢, 歲以其錢令並邊州郡和市封樁,即歲災以填所蠲 數,年豐則三歲一免其輸。朝廷以為然,始詔河東歲 給和糴錢八萬餘緡並罷,以其錢付漕司,如安石議。 因用安石為河東轉運使。其後經略使呂惠卿復請 別議立法,除河外三州理為邊郡宜免,餘十一州可 概均糴。下有司議,以歲和糴見數十分之,裁其二,用 八分為額,隨戶色高下裁定,毋更給錢;歲災同秋稅 蠲放,以轉運司應給錢補之,災不及五分,聽以久例 支移。遂易和糴之名為助軍糧草。又按《志》:元豐以 來,諸路預買紬絹,許假封樁錢或坊場錢,少者數萬 緡,多者至數十萬緡。其假提舉司寬剩錢者,又或令 以絹帛入常平庫,俟轉運司以價錢易取。

元豐二年,令熙河蕃貨赴市易務,私市者許糾告。以 田宅抵市易務錢而不償者,估賣之,設內郡寄糴之 法。

按《宋史·神宗本紀》不載。按《食貨志》:二年,經制熙河 路邊防財用李憲言:蕃賈與牙儈私市,其貨皆由他 路避稅入秦州。乃令秦熙河岷州、通遠軍五市易務, 募牙儈引蕃貨赴市易務中賈,私市者許糾告,賞倍 所告之數。以田宅抵市易錢久不償者,估實直,如賣 坊場、河渡法;若未輸錢者,官收其租息,在京市易務 亦如之。又按《志》:其曰寄糴:元豐二年,糴便糧草王 子淵論綱舟利害,因言:商人入中,歲小不登,必邀厚 價,故設內郡寄糴之法,以權輕重。

按《文獻通考》:二年,帝因論薛向建京師買鹽鈔法,無 成事。語侍臣曰:新進之人,輕議更法,其後見法不可 行,猶遂非憚改均輸之法。如齊之管仲,漢之桑弘羊, 唐之劉晏,其智僅能推行況其下者乎。朝廷措置終 始,所當重惜,雖少年所不快意,然於國計甚便,姑靜 以待之。 又按《通考》:二年,詔市易舊法,聽人賒錢以 田宅或金銀為抵當。無抵當者,三人相保,則給之,皆 出息十分之二。過期不輸息,外每月更罰錢百分之 二。貪人及無賴子弟,多取官貨,不能償積息,罰愈滋, 囚係督責,徒存虛數,實不可得。於是都提舉市易王 居卿建議,以田宅金銀抵當者,減其息。無抵當,徒相 保者,不復給。自元豐二年正月一日以前本息之外, 所罰錢,悉蠲之,凡數十萬緡。負本息者,延其半年。眾 議頗以為愜。

元豐三年,詔免行月納錢市易物貨,聽舊戶貸請,非 舊戶用抵當、貿遷法。

按《宋史·神宗本紀》不載。按《食貨志》:三年,詔免行月 納錢不及百者皆免,凡除八千六百五十四人。九月, 王居卿又言:市易法有三:結保貸請,一也;契要金銀 為抵,二也;貿遷物貨,三也。三者惟保貸法行之久,負 失益多,往歲罷貸錢而物貨如故。請自今所貨歲約 毋過二百萬緡,聽舊戶貸請以相濟續,非舊戶惟用 抵當、貿遷之法。詔中書立法以聞。於是中書奏:在京 物貨,許舊戶貸請,斂而復散,通所負毋過三百萬緡, 諸路毋過四之一。詔如所奏。是歲,經制熙河邊防財 用司會其置司以來所收息:元豐初四十一萬四千 六百二十六緡、石,次年六十八萬四千九十九緡、石。

又按《志》:三年,京東轉運司請增預買數三十萬,即

本路移易,從之。

元豐四年,置四抵當,遣官掌之,以蹇周輔為河北糴便司。

按《宋史·神宗本紀》不載。按《食貨志》:四年,從都提舉 賈青請,於新舊城外內置四抵當,遣官掌之,罷市易 上界等處抵當以便民。又按《志》:四年,以度支副使 蹇周輔兼措置河北糴便司。又按《志》:四年,遣李元 輔變運川峽四路司農物帛。中書言:物帛至陝西,擇 省樣不合者貿易,糴糧儲於邊,期以一年畢。又按 《志》:自熙寧以來,王韶開熙河,章惇營溪洞,沈起、劉彝 啟交趾之隙,韓存寶、林廣窮乞第之役,費用科調益 繁。陝西宿兵既多,元豐四年,六路大舉西討,軍費最 甚於他路。帝先慮科役擾民,令趙GJfont廉問,頗得其事。 又以糧餉麤惡,欲械斬河東、涇原漕臣,以勵其餘,卒 以師興役眾,鮮克辦給。又李稷為鄜延漕臣督運,詔 許斬知州以下乏軍興者,民苦摺運,多散走,所殺至 數千人,道斃者不在焉。於是文彥博奏言:關陝人戶, 昨經調發,不遺餘力,死亡之餘,疲瘵已甚。為今之計, 正當勞來將士,安撫百姓,全其瘡痍,使得蘇息。明年, 優詔嘉答。初,西帥無功,議者慮朝廷再舉,自是,帝大 感悟,申飭邊臣固境息兵,關中以蘇。

元豐五年,詔寬內外負市易務錢,及除罰息,增置瓷 窯博易務。戶部上變易川陝物帛之數,詔以諸路鹽 息輸糴便司。

按《宋史·神宗本紀》不載。按《食貨志》:五年,詔內外市 易務所負錢,寬以三歲,均月限以輸,限內罰息並除 之。先是,王安禮在開封日,有負市易錢者,累訴於庭。 安禮既執政,言於帝曰:市易法行,取息滋多,而輸官 不時者有罰息,民至窮困。願詔蠲之。帝曰:群臣未有 為朕言者,其令民以限輸,免其罰息。安禮退,批詔加 內外字。蔡確曰:方帝有旨,無內外字,公欲增詔邪。安 禮曰:亦不止言內字。卒加之。八月,置饒州景德鎮瓷 窯博易務。又按《志》:李元輔變運川陝四路司農物 帛。五年,戶部上其數凡八百十六萬一千七百八十 疋兩,三百四十六萬二千緡有奇。又按《志》:元豐四 年,以度支副使蹇周輔兼措置河北糴便司。明年,詔 以開封府界、諸路闕額禁軍及淮、浙、福建等路剩鹽 息錢,並輸糴便司為本。令瀛、定、澶等州各置倉,凡封 樁,三司毋關預,委周輔專其任,司農寺市易、淤田、水 利等司所計置封樁糧草並歸之。

元豐六年,置蘭州市易務,詔河朔廣糴。

按《宋史·神宗本紀》不載。按《食貨志》:蘭州增置市易 務,以通蕃漢貿易。又按《志》:四年,以蹇周輔措置河 北糴便司。六年,詔提點河北西路王子淵兼同措置。 未幾,手詔周輔:今河朔豐成,宜廣收糴。是歲,大名東、 西濟勝二倉,定州衍積、寶盈二倉與瀛之州倉皆成, 周輔召拜戶部侍郎,以左司郎中吳雍代之。

元豐七年,改市易下界為榷貨務。詔罷寄糴法。以王 子淵言其便,仍舊以河北儲糧多,賜子淵命服。 按《宋史·神宗本紀》不載。按《食貨志》:七年,改市易下 界為榷貨務。令諸州旬估物價既定,報提舉司,提舉 司下所部州,州下所屬,募民出抵或錢以市,收息毋 過二分。詔諸路常平司錢留其半,以二分為市易抵 當。蓋自五年賈青以平準物價與金銀之類,行抵當 於畿縣,次年行之諸路,以常平、市易賒貸及寬剩錢 為本,五路各十萬緡,餘路五萬緡。至是,復有是詔。若 無抵當而物貨宜易者,亦聽變鬻。又按《志》:七年,詔 河北瀛、定二州所糴數以鉅萬,而散於諸郡寄糴,恐 緩急不相及,不若致商人自運。李南公、王子淵俱言: 寄糴法已行久,且近都倉,緩急運致非難。於是寄糴 卒不罷。又按《志》:元豐四年,以度支副使蹇周輔兼 措置河北糴便司。六年,周輔召拜戶部侍郎,以左司 郎中吳雍代之。明年,雍言河北倉廩皆充實,見儲糧 料總千一百七十六萬石。詔賜同措置王子淵三品 服。

按《玉海》:七年八月十六日,給戶部右曹錢六千萬,充 陝西邊糴。

元豐八年,量罷諸鎮砦市易抵當。

按《宋史·神宗本紀》不載。按《食貨志》:八年,罷諸鎮砦 市易抵當。八月,詔諸郡抵當,有取息薄、可濟民乏者 存之,其餘抵當并州縣市易並罷。

哲宗元祐元年,內外市易罰錢計息,及官本者釋之。劉摰請罷實封法,而酌定新額,令邊郡廣糴。编辑

按《宋史·哲宗本紀》不載。按《食貨志》:元祐元年,內外 監督市易及坊場淨利錢,許以所入息并罰錢比計, 若及官本者,並釋之。又按《志》:哲宗即位,諸老大臣 維持初政,益務綏靜,邊郡類無調發,第令諸路廣糴 以備蓄積,及詔陝西、麟府州計五歲之糧而已。 按《文獻通考》:元年,侍御史劉摰言,坊場舊法,買戶相 承,皆有定額,毋得增價。新法乃使實封入狀,唯利價 高,有舊纔百緡,而益及千緡者。其後類多敗闕,請罷 實封之法,令諸路轉運提舉司會新舊之數,酌取其 中,立為永額,召人承買。其後詳定役法所度之事,請下之諸州,若累界有增以次高一界為額,增虧不常, 以酌中為額。或前次所負及五分,縣以聞州,州與漕 司,次第保上之,仍立界滿承買抵當之制,餘皆如舊 法。從之。

元祐二年,詔許變轉兌糴。

按《宋史·哲宗本紀》不載。按《食貨志》:二年,嘗以麥熟 下諸路廣糴,詔後價若與本相當,即許變轉兌糴。 元祐五年,詔場務敗闕無人承買者許減價以售甚 者停閉

按《宋史·哲宗本紀》不載。按《文獻通考》:五年,戶部郎 中高鎛言,場務敗闕者,請止損淨息,其省額如故。從 之。又詔無人承買者,許自陳損其錢數,明諭以召人 願增價者,聽。若不售,則更減之。減及八分而不售者, 提刑司審覆權停閉。

紹聖元年,令下戶輸錢,易左帑紬絹,河北糴粟廣儲。按《宋史·哲宗本紀》不載。按《食貨志》:紹聖元年,兩浙编辑

絲蠶薄收,和買并稅紬絹,令四等下戶輸錢,易左帑 紬絹;又令轉運司以所輸錢市金銀,遇蠶絲多,兼市 紗、羅、紬、絹上供。又按《志》:紹聖初,乃詔河北鎮、定、瀛 州糴十年之儲,餘州七年。其後陝西諸路又連歲興 師,及進築鄯、湟等州,費資糧不可勝計。

紹聖三年,豫貸官錢俵糴令循限照價輸納

按《宋史·哲宗本紀》不載。按《食貨志》:三年,呂大忠之 言,召農民相保,豫貸官錢之半,循稅限催科,餘錢至 夏秋用時價隨所輸貼納。

紹聖四年,復置市易務。

按《宋史·哲宗本紀》不載。按《食貨志》:四年,三省言熙 寧興置市易,元祐一切罷去,不原立法之意。詔戶部、 太府寺詳度,復置市易務,惟以錢交市,收息毋過二 分,勿令貸請。

元符元年,章楶請行括糴法。尚書省請增給預買本錢。陳瓘、程堂以息重,請罷之。编辑

按《宋史·哲宗本紀》不載。按《食貨志》:其曰括糴:元符 元年,涇原經略使章楶請並邊糴買;豫榜諭民,毋得 與公家爭糴,即官儲有之,括索贏糧之家,量存其所 用,盡糴入官。又按《志》:元符元年,雄州榷場輸布不 如樣,監司、通判貶秩、展磨勘年有差;令損其直,後似 此者勿受。尚書省言:民多願請預買錢,宜視歲例增 給,來歲市紬絹計綱赴京。左司員外郎陳瓘言:預買 之息,重於常平數倍,人皆以為苦,何謂願請。今復刱 增,雖名濟乏,實聚斂之術。提點京東刑獄程堂亦言: 京東、河北災民流未復,今轉運司東西路歲額無慮 二百萬疋兩,乂於例外增買,請罷之。乃詔諸路提舉 司勿更給錢,俟蠶麥多,選官置場。

元符三年,徽宗即位,改市易務為平準務,以不便民, 罷之。

按《宋史·徽宗本紀》:元符三年正月,皇太后召端王入, 即皇帝位。十月辛酉,罷平準務。按《食貨志》:三年,改 市易務為平準務,戶部、太府寺市易案改為平準案。 尚書省言:平準務官吏等給費多,并遣官市物,騷動 於外,近官鬻石炭,市直遽增,皆不便民。詔罷平準務 及官鬻石炭,其在官物貨,令有司轉易錢鈔,償元給 之所。又按《志》:坐倉:元符以後,有低價抑糴之弊,詔 禁止之。

徽宗崇寧元年,令他司不得移用平準務錢物行結糴法於陝西编辑

按《宋史·徽宗本紀》不載。按《食貨志》:崇寧元年,戶部 奏:平準務錢物毋得他司移用。又按《志》:結糴:崇寧 初,蔡京行於陝西,盡括民財以充數。

崇寧二年,以平準為南北兩務。

按《宋史·徽宗本紀》不載。按《食貨志》:二年,以平準為 南北兩務,如舊分置官吏。歲終考察能否,行勸沮法。 崇寧 年,令諸路均給預買錢定川峽路預買額立 俵糴多寡殿最法

按《宋史·徽宗本紀》不載。按《食貨志》:崇寧中,蔡京令 坊郭、鄉村以等第給錢,俟收,以時價入粟,邊郡弓箭 手、青唐蕃部皆然。用俵多寡為官吏賞罰。又按《志》: 崇寧中,諸路預買,令所產州縣鄉民及城郭戶並準 貲力高下差等均給。川峽路取元豐數最多一年為 額,舊不給者如故。

崇寧三年,預市紬絹不復給本

按《宋史·徽宗本紀》不載。按《文獻通考》:預市紬絹寶 元後改給鹽七分錢三分崇寧三年鈔法既變鹽不 復支三分本錢亦無

崇寧五年,郡縣市易千緡以上置官監,五萬緡以上 倉場務,兼領命陝西博糴,以平物價。罷結糴對糴。 按《宋史·徽宗本紀》不載。按《食貨志》:五年,郡縣應置 市易者,凡歲收息,官吏用度之餘,及千緡以上置官 監,五百緡以上令場務兼領,餘並罷。先是,嘗詔府界 萬戶縣及路在衝要,市易抵當已設官置局;其不及 萬戶、非衝要,并諸鎮有官監而商販所會,並如元豐令監當官兼領。至是,戶部復詳度以聞,遂行其議。 又按《志》:五年,又詔陝西錢重物輕,委轉運司措置,以 銀、絹、絲、綿之類博糴斛斗,以平物價。又按《志》:五年, 以星變講修闕政,罷陝西、河東結糴、對糴。

大觀元年,以封樁鹽錢,給江西和買絹。令兩浙等路市絹疋有差。預買戶有至千疋以下者,奏聞。编辑

按《宋史·徽宗本紀》不載。按《食貨志》:江西和買紬絹 歲五十萬疋,舊以錢、鹽三七分預給。自鹽鈔法行,不 復給鹽,令轉運司盡給以錢,而卒無有,逮今五年,循 以為常,民重傷困。大觀初,詔假本路諸司封樁錢及 鄰路所掌封樁鹽各十萬緡給之。其後提舉常平張 根復言:本路和買,未嘗給錢,請盡給一歲蠶鹽,許轉 運司移運或民戶至場自請。而江西十郡和買數多, 法一疋給鹽二十斤,比錢九百,歲預於十二月前給 之。轉運司得鹽不足,更下發運司會積歲所負給償。 尚書省言大觀庫物帛不足,令兩浙、京東、淮南、江東 西、成都、梓州、福建路市羅、綾、紗一千至三萬疋各有 差。

按《文獻通考》:大觀元年,以坊郭戶預買有家至千匹, 或四五百匹者,令諸路漕司詳度以聞。

大觀二年,定諸路輸絹各庫之規,及加前期督促之 罪。

按《宋史·徽宗本紀》不載。按《食貨志》:二年,又令京東、 淮南、兩浙市絹帛五萬及三萬疋,並輸大觀庫;又四 川各二萬,輸元豐庫。江東西如四川之數,輸崇寧庫。 而州縣和買,有以鹽一席折錢六千,令民至期輸紬 絹六疋,又前期督促,致多逃徙,詔遞加其罪。坊郭戶 預買有家至四五百疋,興仁府萬延嗣戶業錢十四 萬二千緡,歲均千餘疋,乃令減半均之。兩浙和買并 稅紬絹布帛,頭子錢外,又收市利錢四十,例外約增 數萬緡,以分給人吏。

政和元年,立勸糴均糴法。諸路請增給布帛價,度支格不行。编辑

按《宋史·徽宗本紀》不載。按《食貨志》:其曰勸糴、均糴: 政和元年,童貫宣撫陝西議行之。鄜延經略使錢即 言:勸糴非可以久行。均糴先入其斛斗乃給其值,於 有斛斗之家未有害也。坊郭之人,素無斛斗,必須外 糴,轉有煩費。疏奏,坐貶。時又詔河北、河東倣陝西均 糴,知定州王漢之坐沮格奪職罷。未幾,遂立均糴法。

又按《志》:政和初,詔罷市利錢。諸路紬絹布帛比價

高數倍,而給直猶用舊法,言者請稍增之,度支以元 豐例定,沮抑不行,令如期散給而已。

按《文獻通考》:政和元年,臣僚言兩浙因紹聖中王同 老之請和買并稅紬絹疋,有頭子錢,又收市例錢四 十,例外約增數萬緡,以分給典吏。等多者千餘緡,少 者五百緡,於是,詔罷市利錢。

政和三年,諸路權行均糴。

按《宋史·徽宗本紀》不載。按《食貨志》:三年,以歲稔,諸 路推行均糴。

政和五年,停均糴法。

按《宋史·徽宗本紀》不載。按《食貨志》:五年,言者謂:均 糴法嚴,然已糴而不償其直,或不度州縣之力,敷數 過多,有一戶而糴數百石者。乃詔諸路毋輒均糴。既 而州縣以和糴為名,低裁其價,轉運司程督愈峻,科 率倍於均糴,詔約止之。

政和六年,臣僚請均和預之數,不得以官戶減半。 按《宋史·徽宗本紀》不載。按《文獻通考》:六年,成都路 官戶預買,許減其半。後河北諸路皆如之。既而臣僚 言,二浙官戶猥多請均和預之數,乃照舊嘗全利者 如舊。

政和七年,嚴和預買絹弊端。

按《宋史·徽宗本紀》不載。按《文獻通考》:七年,詔和預 買絹本以利民,比或稍償雜物,或徒給虛券為民害 多。其令漕司會一路之數,分下州縣經畫,不以錢而 以他物、不以正月而以他月給者,以違制論。

宣和三年,詔釐正和預官戶減半之條。兩浙量官戶輕重均糴。编辑

按《宋史·徽宗本紀》不載。按《食貨志》:宣和三年,方臘 平,兩浙亦量官戶輕重均糴。又按《志》:江東和買,弊 如江西,比而纔給二百,轉運司又以重十三兩為則, 不及則準絲價補納以錢,兩準二百有餘。宣和三年, 詔提刑司釐正以聞。

宣和四年,令兩浙預買官民戶,通敷荊湖均糴,計家 業為差。

按《宋史·徽宗本紀》不載。按《食貨志》:先是,成都、河北 預買,官戶許減半,宣和四年,令舊嘗全科者如舊。既 又以兩浙多官戶,令預買通敷。又按《志》:宣和三年, 方臘平。明年,荊湖南、北均糴,以家業為差。勸糴之法, 其後寖及於新邊,鄯廓州、積石軍蕃部患之。

宣和七年,免河北京東路和買,嚴以他物給和買價, 及給價遲緩者之罪。按《宋史·徽宗本紀》不載。按《食貨志》:七年冬,郊祀,河 北、京東和買科取物帛絲綿等數並免,以供奉物給 降,其所蠲貸,幾數百萬。初,預買紬絹務優直以利民, 然猶未免煩民,後或令民折輸錢,或物重而價輕,民 力寖困,其終也,官不給直,而賦取益甚矣。十二月,詔 令轉運司各會一路之數,分下州縣經畫,不以錢以 他物、不以正月以他月給者,並論以違制。然有司鮮 能承順焉。

宣和 年,罷畿內和糴。

按《宋史·徽宗本紀》不載。按《食貨志》云云。

欽宗靖康元年,申預買錢如期給發,勿雜他物之令。其逃移戶,俟歸業均敷。编辑

按《宋史·欽宗本紀》不載。按《食貨志》:靖康元年,命轉 運司以常平錢前一季預備,如正月之期給之,毋貸 以他物而損其數。京東州縣勿以逃移戶舊數科著 業人,仍先除其數,俟流民歸業均敷。餘路亦如之。

高宗建炎元年,省提舉常平官。以杭州和買絹偏重,均於兩浙。编辑

按《宋史·高宗本紀》:建炎元年六月丁卯,以祠部員外 郎喻汝礪為四川撫諭,督常平錢物。省諸路提舉常 平司。按《食貨志》:元年,知越州翟汝文奏:浙東和預 買絹歲九十七萬六千疋,而越乃六十萬五百疋,以 一路計之,當十之三。望將三等以上戶減半,四等以 下戶權罷。尋以杭之和買絹偏重,均十二萬疋於兩 浙。

按《玉海》:常平之政,有提舉官,自熙寧始建炎元年六 月,併歸提刑司。常平之財,所存一二,猶以億萬計。 建炎二年,罷市易務抵當庫,仍舊復諸路常平。又詔 討論常平法。

按《宋史·高宗本紀》:二年二月癸亥,罷市易務。按《食 貨志》:二年,言者以為得不償費,遂罷之言市易務,而以其 錢輸左藏庫,惟抵當庫仍舊。

按《玉海》:二年八月癸丑朔,復諸路常平官。十月壬戌 詔:翰學葉夢得等討論常平法,條具取旨。

建炎三年,東南始立折帛錢法。又詔減江、浙和預買 絹。

按《宋史·高宗本紀》不載。按《食貨志》:三年春,高宗初 至杭州,朱勝非為相。兩浙轉運副使王琮言:本路上 供、和買、夏稅紬絹,歲為疋一百一十七萬七千八百, 每疋折輸錢二千以助用。詔許之。東南折帛錢自此 始。五月,詔每歲預買綿絹,令登時給其直。又詔江、浙 和預買絹減四分之一,仍給見錢,違者寘之法。 按《玉海》:諸道歲市紬絹百餘萬疋建炎三年九月蠲 四之一以寬民

紹興元年,罷諸州軍免行錢,始賦鼎州及兩浙和買折帛錢。编辑

按《宋史·高宗本紀》不載。按《食貨志》:紹興元年,罷諸 州軍免行錢及行戶供應,見任官買賣並依時,違者 以盜論。又按《志》:元年,初賦鼎州和買折帛錢六萬 緡,以贍蔡兵。以兩浙夏稅及和買紬絹一百六十餘 萬疋,半令輸錢,疋二千。

紹興二年,江淮等處始照兩浙例折帛。詔諸路覈州 縣已未支還和買本錢。

按《宋史·高宗本紀》不載。按《食貨志》:二年,以諸路上 供絲、帛並半折錢如兩浙例,江、淮、閩、廣、荊湖折帛錢 自此始。時江、浙、湖北、夔路歲額紬三十九萬疋,江南、 川、廣、湖南、兩浙絹二百七十三萬疋,東川、湖南綾羅 絁七萬疋,西川、廣西布七十七萬疋,成都錦綺千八 百餘疋,皆有奇。

按《文獻通考》:二年,戶部請諸路上供絲、帛並半折錢 如兩浙例,於是左相呂頤浩視師右相秦檜奏從之。 江淮、閩、廣、荊湖折帛錢,自此始。又詔諸路憲臣覈州 縣,已未支還和買本錢,實數來上。初魏矼在考功建 言,州縣和預買絹不給本錢,乞就折民間應納役錢, 使官無受給之弊,民無請給之勞。尋下轉運常平司 議。冬十月,兩浙轉運司言,本路歲用和買本錢七十 三萬餘緡,無可那撥。而常平司言,此錢既充和買,則 役人無以給之。其議遂止。

紹興三年,兩浙和買,聽以七分輸正色,三分折見緡。 按《宋史·高宗本紀》不載。按《食貨志》:三年三月,以兩 浙和買物帛,下戶艱於得錢,聽以七分輸正色,三分 折見緡。

紹興四年,酌定江西和買折色錢額,令江浙民戶悉 輸折帛錢。統制張俊乞免科和買錢,不許。

按《宋史·高宗本紀》不載。按《食貨志》:初,洪州和買,八 分輸正色,二分折省錢,疋三千。四年,帥臣胡世將請 以三分疋折六千省。又言絹直踴貴,請疋增為五千 疋。戶部定為六千疋。殿中侍御史張致遠言:江西殘 破之餘,和預買絹請折輸錢,朝廷從之,是欲少寬民 力。疋輸錢五千省,比舊直已增其半,較之兩浙時直, 疋多一千五百,戶部又令折六貫文足,是欲乘民之急而倍其斂也。物不常貴,則絹有時而易辦;錢額既 定,則價無時而可減。於是詔江西和買絹疋折輸錢 六千省,願輸正色者聽。是冬,初令江、浙民戶悉輸折 帛錢。當是時,行都月費錢百餘萬緡,重以增戍之費, 令民輸紬者全折,輸絹者半折,疋五千二百省。折帛 錢由此愈重。

按《文獻通考》:神武右軍統制張俊置到產業乞蠲免 應干和買等事,紹興四年,詔特依。後,省言:國家兵革 未息,用度至廣,粒米寸帛悉出民力,陛下哀憫元元, 權俾士大夫及勳戚之家與編戶一等科敷,蓋欲寬 民力,均有無。今俊獨得免,則當均在餘戶,是使為俊 代輸也。人心謂何兼,方今大將不止俊一人,使各援 此例求免,何以拒之。望命有司檢,會官戶科敷及和 預買等,見行條法劄,俊使知詔令以次官書行,後省 又言從俊之請,則恩加於將帥,而害及於編戶。望收 還前詔。乃所以安俊,其命遂寢。越數年,俊乞免歲輸 和買絹,俊時為少傅淮西宣撫使,三省擬本歲特賜 俊絹五千疋,庶免起例。上以示俊,因諭之曰:諸將皆 無此獨,汝欲開例,朕固不惜,但恐公議不可。汝自小 官,朕拔擢至此,須當自飭。如作小官時,乃能長保富 貴,為子孫之福。俊皇悚,力辭賜絹。俊喜殖產其罷兵 而歸,歲收租米六十萬斛。右司諫王璡言,軍興以來, 費用百出。州縣科敷有不能免。已詔官戶並同編戶, 所以寬下民也。諸寺院之多產者,類請求貴,臣改為 墳院,冀免科敷。朝廷優禮大臣,特從所請。然官戶既 不免,墳院豈緣官戶得免哉。況今前宰執員數不少, 所在僧徒,僥倖干請,使莊產多者獨免,則合科之物 歸之下戶,非官戶同編戶之意也。詔戶部申嚴行下。 紹興 年,博糴於江、浙、湖南定罪賞法。

按《宋史·高宗本紀》不載。按《食貨志》:南渡,三邊饋餉, 糴事所不容已。紹興間,於江、浙、湖南博糴,多者給官 告,少者給度牒,或以鈔引,類多不售,而吏緣為姦,人 情大擾。於是減其價以誘積粟之家,初不拘於官、編 之戶。凡降金銀錢帛而州縣阻節不即還者,官吏並 徒二年。廣東轉運判官周綱糴米十五萬石,無擾及 無陳腐,撫州守臣劉汝翼餉兵不匱,及勸誘賑糶流 離,皆轉一官。

紹興六年,復置市易務。始以寬剩錢,依折帛錢例起 解。

按《宋史·高宗本紀》:六年二月丙辰,復置諸路市易務。 按《文獻通考》:六年,兩浙轉運使李迨始取婺秀湖州、 平江府歲計寬剩錢二十二萬八千緡有奇,依折帛 錢條限起發。

紹興七年,立和糴計剩科罪法。

按《宋史·高宗本紀》不載。按《食貨志》:七年,以饒州之 糴石取耗四斗,罪其郡守。自是和糴者計剩科罪。 紹興八年,置臨安糴場,李光言常平法。

按《宋史·高宗本紀》:八年夏四月庚申,初置戶部和糴 場於臨安。

按《玉海》:八年冬,李光言:常平法本於耿壽昌,豈可以 安石而廢。

紹興九年,減河南折帛錢。

按《宋史·高宗本紀》不載。按《食貨志》:九年正月,復河 南,減折帛錢疋一千,未幾又增之。

紹興十三年,蠲雷、化等處免行錢,及糴荊湖米。 按《宋史·高宗本紀》不載。按《食貨志》:十三年,蠲雷、化、 高、融、宜、廉、邕、欽、賀、貴免行錢。又按《志》:十三年,荊湖 歲稔,米斗六七錢,乃就糴以寬江、浙之民。

紹興十四年,減開州兩縣免行錢之半。

按《宋史·高宗本紀》不載。按《食貨志》:十四年,以開州 兩縣在夔部尢為僻遠,減免行錢之半。

紹興十五年,改茶鹽官為提舉常平。詔諸路多收免 行錢者,罪之。

按《宋史·高宗本紀》:十五年八月己亥,改諸路提舉茶 鹽官為提舉常平。按《食貨志》:十五年,以知漢陽軍 韓昕言,諸路收免行錢,定數外多取一文以上,以擅 增稅賦法罪之。

紹興十七年,減見輸免行錢及折帛錢。

按《宋史·高宗本紀》不載。按《食貨志》:十七年,蠲百姓 見輸免行錢三分之一。又按《志》:十七年,減折帛錢: 江南疋為六千,兩浙七千,和買六千五百;緡,江南兩 為三百,兩浙四百。

紹興十八年,免和糴,命三總領所置場糴之。

按《宋史·高宗本紀》不載。按《食貨志》:十八年,免和糴, 命三總領所置場糴之。舊制:兩浙、江、湖歲當發米四 百六十九萬斛,兩浙一百五十萬,江東九十三萬,江 西百二十六萬,湖南六十五萬,湖北三十五萬。至是, 欠百萬斛有奇。乃詔臨安、平江府及淮東西、湖廣三 計司,歲糴米百二十萬斛,淮西十六萬五千,湖廣、淮 東皆十五萬。

紹興十九年,蠲免行錢。按《宋史·高宗本紀》不載。按《食貨志》:十九年,南郊赦, 盡蠲百姓免行錢欠。是後凡赦皆然。

紹興二十年,減廣西折帛錢。

按《宋史·高宗本紀》不載。按《食貨志》:二十年,詔:廣西 折帛錢因張浚增至兩倍以上,今減作一貫文折輸。 紹興二十五年,罷見輸免行錢。

按《宋史·高宗本紀》不載。按《食貨志》:二十五年,罷見 輸免行錢,禁下行買物,以害及小商、敷於鄉村故也。 紹興二十六年冬十月,罷浙東常平司平準務。 按《宋史·高宗本紀》云云。

紹興二十八年,諸路糴場歲收米數。

按《宋史·高宗本紀》不載。按《食貨志》:二十八年,除二 浙以三十五萬斛折錢,諸路綱米及糴場歲收四百 五十二萬斛。

紹興二十九年,江西四路折帛錢始外儲之糴米石 降錢二千

按《宋史·高宗本紀》不載。按《食貨志》:二十九年,中書 省奏:江、浙四路所起折帛錢,地里遙遠,宜就近儲之。 詔除徽、處、廣德舊折輕貨,餘州當折銀者輸錢,願輸 銀者聽,浙西提刑司、三總領所主之。先是,江、浙路折 帛錢歲為錢五百七十三萬餘緡,並輸行都,至是,始 外儲之以備軍用。又按《志》:二十九年,糴二百三十 萬石以備賑貸,石降錢二千,以關子、茶引及銀充其 數。

孝宗乾道三年,詔州縣坐倉收糴。编辑

按《宋史·孝宗本紀》不載。按《食貨志》:乾道三年秋,江、 浙、淮、閩淫雨,詔州縣以本錢坐倉收糴,毋強配於民。 乾道四年,糴本給會子錢銀,減兩浙、和買折帛錢。 按《宋史·孝宗本紀》不載。按《食貨志》:四年,糴本給會 子及錢銀,石錢二貫五百文。又按《志》:四年,減兩浙、 乾道五年夏稅、和買折帛錢之半。

按《文獻通考》:四年,宰執進呈度支郎官劉師尹奏,江 浙四路折帛錢,紹興初年,立價折納。至十一年,頓增 一倍。十二年九月,赦書止令折十之一。十五年,又詔 兩浙夏稅紬絹匹減一貫,和預買減一貫二百。江東 西減兩貫。緣州縣不盡遵依,暗有增添。乞裁減以寬 民力。上曰:朕未嘗妄用一毫,只為百姓。可從之。冬十 有二月甲辰,詔兩浙江東西路,乾道五年夏稅,和買 折帛錢,並權與減半輸納一年。如州縣過取一文以 上,許人戶詣檢鼓院,進狀陳訴。

乾道六年,徽州雜派和買絹額甚重,奏請蠲免。 按《宋史·孝宗本紀》不載。按《食貨志》:六年,知徽州郟 升卿代還,奏:州自五代時陶雅守郡,妄增民賦,至今 二百餘年,比鄰境諸縣之稅獨重數倍,而雜錢之稅 科折尢重,請賜蠲免。

乾道九年,祕書郎趙粹中奏,會稽和買最重,乞據畝 均輸。詔蠲徽州創科雜錢及絹疋。

按《宋史·孝宗本紀》不載。按《食貨志》:九年,祕書郎趙 粹中言:兩浙和買,莫重於紹興,而會稽為最重。緣田 薄稅重,詭名隱寄,多分子戶。自經界後至乾道五年, 累經推排,減落物力,走失愈重,民力困竭。若據畝均 輸,可絕詭戶之弊。又按《志》:九年,詔徽州額外刱科 雜錢一萬二千一百八十餘緡,及元認江東、兩浙運 司諸處絹一萬六千六百餘疋,並蠲之。

淳熙元年,罷市令司。減交易儈保錢,禁以公使庫酸敗酒,抑勒百姓高價收買者。编辑

按《宋史·孝宗本紀》不載。按《食貨志》:淳熙元年,罷市 令司。詔臨安府及屬縣交易儈保錢減十之五。 按《續文獻通考》:元年,詔諸路州縣市令司,日下並罷 官司,及在任官收買物色,並依民間市價支錢,不得 科抑減剋。如違,以違制論,許民戶越訴。壬子,江西漕 臣錢佃等奏,興國軍以公使庫酸敗酒,散下通山等 三縣,抑勒百姓高價收買。臣等雖已禁止,乞嚴行禁 約。詔監司開具散酒,當職官吏姓名,申尚書省。 淳熙三年,詔廣西運司,糴錢以歲豐歉市直高下增 減給之。

按《宋史·孝宗本紀》不載。按《食貨志》云云。

淳熙七年,交易儈保錢減半。

按《宋史·孝宗本紀》不載。按《食貨志》:七年,諸路州縣 交易儈保錢,亦以十分為率,與減五分。

淳熙八年,詔兩淮漕臣帥臣,措置兩浙和買均輸,以 絕詭戶之弊。

按《宋史·孝宗本紀》不載。按《食貨志》:八年,詔兩淮漕 臣吳琚與帥臣張子顏措置謂措置詭戶事也。子顏等言:勢 家豪民分析版籍以自托於下戶,是不可不抑。然弊 必有原,謂如浙東七州,和買凡二十八萬一千七百 三十有八;溫州本無科額,合台、明、衢、處、婺之數,不滿 一十三萬;而紹興一郡獨當一十四萬六千九百三 十有八,則是以一郡視五郡之輸而又贏一萬有奇, 此重額之弊也。又如賃牛物力,以其有資民用,不忍 科配;酒坊、鹽亭戶,以其嘗趁官課,難令再敷;至於坍江落海之田,壤地漂沒;僧道寺觀之產,或奉詔蠲免; 而省額未除,不免陰配民戶,此暗科之弊也。二弊相 乘,民不堪命,於是規避之心生,而詭戶之患起。舊例 物力三十八貫五百為第四等,降一文以下即為第 五等,為詭戶者志於規避,往往止就二三十貫之間 立為砧基。今若自有產有丁係真五等依舊不科,其 有產無丁之戶,將實管田產錢一十五貫以上並科 和買,其一十五貫以下則存而不敷,庶幾偽五等不 可逃,真五等不受困。於是詔:紹興府攢宮田園、諸寺 觀、延祥莊并租牛耕牛合蠲和買,並於省額除之;坊 場、鹽亭戶見敷和買物力,及坍江田、放生池合減租 稅物力,並覈實取旨。

淳熙十一年,臣僚議准,兩浙等路和買按畝均科,又 禁州軍置場,用低價收買退絹。

按《宋史·孝宗本紀》不載。按《食貨志》:十一年,臣僚言 兩浙、江東西四路和買不均之弊,送戶部、給舍等官 詳議。鄭丙、丘崇議,畝頭均科之說至公至平,詔施行 之。

按《文獻通考》:十一年,臣僚言,浙東和買,紹興路偏重, 浙西臨安府偏重。尋論兩浙漕臣錢沖之,臨安守臣 張杓條奏,又言和買科取,人皆規避,田愈多則析戶 愈不一。其始也敷及上戶,而中戶不與。其後也上戶 巧為規避,而中戶不得免。乾道二年,每物力戶二十 一千,敷和買一匹。至淳熙七年,十五千敷一匹。數年 後可知也。其弊皆由不以田畝均敷,其害至此。惟平 江一郡和買,皆畝均,故民之詭名少望。先自浙東西 行以畝均敷之法,則民不偏受其害。汪義端言,若和 買用畝頭均敷,則上戶頓減,而下戶頓增。蓋下五等 人戶,元不預和買。但每丁有丁絹,有丁綿,有丁鹽錢。 今又以畝頭均受,上戶和買,則是以一小民之身,些 小薄瘠之產,而納數項之稅賦。合將逐縣浮財物力, 只照舊例均敷,於四等以上為是。

按《續文獻通考》:十一年,臣僚言,聞諸州軍受納夏稅, 官吏邀阻,間有將堪好絹帛,強行打退,卻置場用低 價收買。其官中既已買下退絹,多作畸零折納高價, 不恤民病,利其嬴餘。欲望嚴禁。今後州軍置場收買 退絹,許人戶越訴,令監司御史覺察違戾科罪。從之。 淳熙十六年,減停刱科和買其均敷一節,令從長施 行。

按《宋史·孝宗本紀》不載。按《食貨志》:十六年,知紹興 府王希呂言:均敷和買,曩者亟於集事,不暇覈實,一 切以為詭戶而科之,於是物力自百文以上皆不免 於和買,貧民始不勝其困。乞將刱科和買二萬五十 七疋有奇盡放,則民被實惠矣。於是詔下戶和買二 萬五十餘疋住催一年,又減元額四萬四千疋有奇; 均敷一節,令知紹興府洪邁從長施行。

光宗紹熙元年,洪邁定和買均輸法上之。詔廣德軍應輸和預買絹,除蠲閣抱認外,令本軍措置。编辑

按《宋史·光宗本紀》不載。按《食貨志》:紹熙元年,邁定 其法上之謂均敷之法也,詔依所措置推行,於是紹興貧民 下戶稍寬矣。

按《文獻通考》:元年,臣僚言:廣德軍兩縣物力不多,而 和預買絹乃二萬六千餘匹,視他郡十倍其數,民何 以堪。戶部看詳,紹興三年,已減一萬一千一百餘疋, 後因守臣胡彥國於經界時,妄復元數,民不勝困。於 是江東運副林岍奏增復之數,姑減一半。漕司通融, 代納三分之一,餘二分倚閣。今本部更與抱認一分, 餘一分令本軍措置。從之。

紹熙三年,臣僚言:和買和糴,令官民均輸,如違,劾奏 之。孫逢吉、林大中、葉適極陳和買之弊。

按《宋史·光宗本紀》不載。按《文獻通考》:三年,臣僚言: 今日取民已重,未能蠲除,使之均平,民亦無怨。然有 甚不均者,夏稅和買之有折帛,官戶則多納本色。秋 米之有加耗,官戶則止納正數。和糴非正賦,不得已 而取之,乃止敷民戶,而不及官戶。夫有官君子居位 食祿,正宜率先鄉里,以應公上之須。乃恃勢自私如 此不均,孰甚焉。望申嚴諸州縣,應折變加耗科敷之 類,官民戶並一概輸納。如違,許內外臺劾奏。從之。祕 書郎孫逢吉言:和買為民間白著之賦,雖正月給散 本錢之法,上載令甲,而人戶鈔旁,亦有見錢請給之 文。然上下皆知其為文具也。中興之初,絹價暴增,匹 至十貫,高宗念下戶重困,乃令上戶輸絹,下戶輸錢, 於是有折帛之名,匹折六貫或七貫。和議既定,物帛 稍賤,又令輸紬者以八分折錢,輸絹者以三分折錢, 餘輸本色,遂為定制。朝廷以經費之故,未能裁損。州 縣又於此外苛取,民力安得不重困哉。侍御史林大 中論江浙四路和買之弊,略謂:今日東南所入之數, 較之祖宗時,已不啻數倍。掌計之人,倘循中制取之, 一歲之入,自足以給一歲之用。苟為國斂怨,所得少 而所失多矣。 又按《通考》:時東南諸路歲起紬三十 九萬匹,浙東上供八萬淮衣,福衣八千。浙西上供九萬二千,淮衣萬六千。江東上供九萬,淮福衣二萬七 千。江西上供五萬二千,淮福衣萬五千。湖北上供三 百萬有奇,絹二百六十六萬匹。浙東上供四十三萬 六千,淮福衣五萬三千,天申大禮八千。浙西上供三 十八萬一千,淮福衣十三萬八千,天申大禮萬匹。江 東上供四十萬六千,淮福衣十三萬九千,天申大禮 八千。江西上供三十萬四千,淮福衣六萬七千,天申 大禮八千已上,皆有奇。淮東天申大禮五萬九百五 十,淮西大禮三千七百,湖南天申大禮四百,廣東天 申大禮四千六百,廣西天申大禮六千五百,綾羅絁 三萬餘匹,浙西綾八千七百,婺州羅二萬,湖南平絁 三千,其淮福衣及天申大禮與綾羅紬,總五十二萬 匹有奇,皆起正色值紬絹二百五十六萬餘匹,約折 錢一千七百餘緡,而錦不與焉。葉適應詔條奏言,何 謂和買之患也,自州縣而後至於民,民猶怨州縣,而 後又於朝廷。和買則正取之民,而民國以二稅為常 賦也。豈宜使經用有不足於二稅之內,而復有所求 哉。經用不足,則大正其名實可也。承平已前,和買之 患尚少,民有以乏錢而須賣,官有以先期而便民。今 也舉昔日和買之數,委之於民,使與夏稅並輸,民自 家力錢之外,浮財營運生生之具,悉從折計。且若此 者,上下皆明知其不義,獨困於無策,而莫之敢蠲耳。 陛下斷然出令,以號天下,曰自今並罷和買之為,上 供者所用紬絹,惟軍衣未可裁損,其他宮禁官吏時 節支賜格令之所應與者,一切不行,可也。和買既罷, 取民之名正,義聲暢於海內矣。又曰:何謂折帛之患, 支移折變,昔者之弊,事固多矣。而今莫甚於折帛。折 帛之始,以軍興絹價大踴,至十餘千,而朝廷又方乏 用,於是計臣始創為折帛。其說曰寬民而利公,其後 絹價即平,而民之所納折帛錢,乃三倍於本色。既有 夏稅折帛,又有和買折帛,且本以有所不足於夏稅, 而和買以足之。今乃使二者均折,於事何名,而取何 義乎。其事無名,其取無義,平居自治其國且不可,而 況欲大有為於天下乎。雖然,折帛之為錢,多矣。所資 此以待用者,廣矣。陛下必鉤攷其凡目,而後可以有 所是正。若經總制錢不減,和買折帛不罷,舍目睫之 近,而遊視於八荒,此方召不能為將,良平不能為謀 者也。

紹熙五年,寧宗即位,詔減兩浙、江東西和買折帛錢。 按《宋史·寧宗本紀》:五年七月,即皇帝位。冬十月,減兩 浙、江東西路和市折帛錢。按《食貨志》:五年,詔兩浙、 江東西和買紬絹折帛錢太重,可自來年疋減錢一 貫五百文,三年後別聽旨。所減之錢,令內藏、封樁兩 庫撥還。

寧宗慶元元年,議臨安、餘杭二縣和買,計貫敷疋。编辑

按《宋史·寧宗本紀》不載。按《食貨志》:慶元元年,戶部 侍郎袁說友言臨安、餘杭二縣和買科取之弊:乞將 餘杭縣經界元科之額配以絹數,不分等則,以二十 四貫定敷一疋,袞科而下,足額而止,捐其餘以惠末 產之民。如此則吏不得而制民,民無資於詭戶,救弊 之良策也。

慶元二年,議行貫頭均科之法。

按《宋史·寧宗本紀》不載。按《食貨志》:袁說友又奏:貫 頭均科之法行,則縣邑無由多取,鄉司無所走弄,而 詭挾者不能以幸免,是以姦民頑吏立為異論以搖 之。詔令集議。二年,吏部尚書葉翥等議請如帥漕所 奏推行之,詔可。

嘉泰二年,減建康句容縣續增和買綿絹之數。编辑

按《宋史·寧宗本紀》不載。按《文獻通考》:嘉泰二年,判 建康府吳琚奏,本府在城上元、江寧兩縣,昨因兵火, 遂將營運和買綿絹數,在外三縣,內句容,除元額外, 增絹二千一十九匹,綿二萬一百六十兩。繼嘗請減 於朝,而時相無田土在句容謂秦檜,獨不與減。今欲與 盡減續增之綿,永除下邑偏重之害。本府自行承認 減數,並可。

嘉定二年,詔臨安未支物價,即日給還。编辑

按《宋史·寧宗本紀》不載。按《食貨志》:嘉定二年,以臣 僚言,輦轂之下,買物於鋪戶,無從得錢。凡臨安府未 支物價,令即日盡數給還,是後買物須給見錢,違許 陳訴於臺。

嘉定十一年,詔有司草絕擅增和買絹額。

按《宋史·寧宗本紀》不載。按《文獻通考》:十一年夏五 月,臣僚言,鄱陽為邑經界之初,稅錢額管八千六百 四十一貫有畸,每稅錢一百文敷,和買六尺四寸八 分有畸。吏緣為姦,有增益積。至嘉定九年,遂及七尺 五寸六分,又且見寸收尺,謂之合零就整。去年復頓 增三寸,以最小崇德一鄉言之,嘉定九年分額管五 百貫文有畸敷,和買絹九百三十餘匹。去年只管九 百四十貫有畸,乃增至九百五十五匹。可知其他。乞 明詔有司,痛為革絕。從之。

====理宗寶慶三年,御史請增和糴米價,從之。====按《宋史·理宗本紀》不載。按《食貨志》:寶慶三年,監察 御史汪剛中言:和糴之弊,其來非一日矣,欲得其要 而革之,非禁科抑不可。夫禁科抑,莫如增米價,此已 試而有驗者,望飭所司奉行。有旨從之。

紹定元年,令湖廣和糴。编辑

按《宋史·理宗本紀》不載。按《食貨志》:紹定元年,錫銀、 會、度牒於湖廣總所,令和糴米七十萬石餉軍。 紹定五年,令民間合輸緡錢使輸斛斗。

按《宋史·理宗本紀》不載。按《食貨志》:五年,臣僚言:若 將民間合輸緡錢使輸斛斗,免令賤糶輸錢,在農人 亦甚有利,此廣糴之良法也。從之。

理宗嘉熙二年,詔諸道給時直平糴。编辑

按《宋史·理宗本紀》不載。按《續文獻通考》:嘉熙二年 十二月,詔諸道和糴去處給時直,平概量,毋得科抑, 仍申嚴秋苗苛取之禁。

嘉熙三年,詔官司買物以時直不得用官價

按《宋史·理宗本紀》不載。按《食貨志》:三年,臣僚言:今 官司以官價買物,行鋪以時直計之,什不得二三。重 以遷延歲月而不償,胥卒並緣之無藝,積日既久,類 成白著,至有遷居以避其擾、改業以逃其害者。甚而 蔬菜魚肉,日用所需瑣瑣之物,販夫販婦所資錐刀 以營斗升者,亦皆以官價強取之。終日營營,而錢本 俱成乾沒。商旅不行,衣食路絕。望特降睿旨,凡諸路 州縣官司買物,並以時直;不許輒用官價,違者以贓 定罪。從之。

淳祐三年八月,詔申嚴郡國社倉科配之禁编辑

按《宋史·理宗本紀》不載。按《續文獻通考》云云。

淳祐七年,出豐儲倉米三十萬石以平糴價

按《宋史·理宗本紀》不載。按《續文獻通考》云云。

開慶元年,各路並以會子發下收糴。编辑

按《宋史·理宗本紀》不載。按《食貨志》:開慶元年,沿江 制置司招糴米五十萬石,湖南安撫司糴米五十萬 石,兩浙轉運司五十萬石,淮、浙發運司二百萬石,江 東提舉司三十萬石,江西轉運司五十萬石,湖南轉 運司二十萬石,太平州一十萬石,淮安州三十萬石, 高郵軍五十萬石,漣水軍一十萬石,廬州一十萬石, 並視時以一色會子發下收糴,以供軍餉。

度宗咸淳元年,發廩平糶。编辑

按《宋史·度宗本紀》:咸淳元年閏五月乙巳,久雨,京城 減直糶米三萬石。自是米價高即發廩平糶,以為常。

按《食貨志》:元年,有旨豐儲倉撥公田米五十萬石

付平糴倉,遇米貴平價出糶。

咸淳二年,平糴價。

按《宋史·度宗本紀》不載。按《食貨志》:二年,以諸路景 定三年以前常平義倉米三百餘萬石,減時直糶之。

又按《志》:二年,監察御史趙順孫言:今日急務,莫過

於平糴。乾道間,郡有米斗直五六百錢者,孝宗聞之, 即罷其守,更用賢守,此今日所當法者。今粒食翔踴, 未知所由,市井之間見楮而不見米。推原其由,實富 家大姓所至閉廩,所以糴價愈高而楮價陰減。陛下 念小民之艱食,為之發常平義倉,然為數有限,安得 人人而濟之。願陛下課官吏,使之任牛羊芻牧之責; 勸富民,使之無秦、越肥瘠之視。糴價一平,則楮價不 因之而輕,物價不因之而重矣。

咸淳六年,除浙西住糴四川就糴外,其京湖等路和 糴俱照咸淳五年之數。

按《宋史·度宗本紀》不載。按《食貨志》:六年,都省言:咸 淳五年和糴米,除浙西永遠住糴及四川制司就糴 二十萬石樁充軍餉外,京湖制司、湖南、江西、廣西共 糴一百四十八萬石,凡遇和糴年分皆然。

咸淳七年,發諸路米,減價振糶。其靳不發廩者,正遏 糴之罪。

按《宋史·度宗本紀》:七年三月乙酉,吉州饑,發和糴米 十萬石,皆減直振糶。戊子,發米一萬石,往建德府濟 糶。五月壬辰,發米二萬石,詣衢州振糶。六月丙申,瑞 州民及流徙者饑,乏食,發義倉米一萬八千石,減直 振糶。丙辰,撫州黃震言:本州振荒勸分,前穀城縣尉 饒立積米二百萬,靳不發廩,雖嘗監貸,宜正遏糴之 罪。詔饒立削兩秩。按《食貨志》:七年,以咸淳三年以 前諸路義米一百一十二萬九千餘石減價發糶,薄 收郡縣聽民不拘關、會、見錢收糶。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