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經濟彙編/食貨典/第249卷

經濟彙編 食貨典 第二百四十八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經濟彙編 第二百四十九卷
經濟彙編 食貨典 第二百五十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經濟彙編食貨典

 第二百四十九卷目錄

 國用部彙考九

  明三穆宗隆慶四則 神宗萬曆四則

皇清一總一則 順治八則 康熙十九則

食貨典第二百四十九卷

國用部彙考九编辑

明三编辑

穆宗隆慶二年,工科王璽言,內庫之弊。太監李芳請裁米。鹽滕祥請以召買川漆等物料,每歲均派題辦。俱允行。编辑

按《續文獻通考》:二年正月,工科王璽言,內庫之弊,其 在外者有三,曰包攬花費,曰解戶私逃,曰那移遲緩。 欲嚴擇官,保籍其年貌以便稽查。在內者有四,曰鋪 墊,曰守門科剋,曰茶果餽儀,曰棍徒需索誆騙,欲如 《會典》所載,令鋪戶辨驗錢糧,每季輒易庫夫,盤運看 守,三歲一更。科道官給與印記、年貌、木牌,方令進庫。 至於紙筆。蓋蓆、車價,雖難盡革,亦宜酌量扣算,立為 定額。抽驗上庫者,即用印記,以防他日遺落。委官其 解戶在逃,與係獄者,歲月寖深物交必壞,當先寄庫。 執其人付法司,情有可原者,赦勿治。得旨俱如議行。 又太監李芳請裁,近年所加白熟粳米四千五百石, 白青鹽二萬斤,仍令二年後,悉遵弘治例。上嘉其節 費惠民,允之。四月,太監滕祥等議將工部召買川漆、 廣生漆、雲母石等物料,舊例三年一題者,均為三分, 令一歲一題,以濟急用。工部言故事三年,額辦計銀 九千四百餘兩有奇。今三分之於例無害第。川漆等 料之外,又加熟金、漆水、花硃額,外徵索積之三歲數, 與額辦三分之一相等。是三年之內,暗增一年,詘乏 之時,安可責辦。惟上加意節省,稍寬民力,得旨均派 銀兩,以二年為始,送監應用。

隆慶三年,科臣因災異疊見請敕臣下,講求用人理 財事宜,以聞山西巡撫,因上理財疏。

按《續文獻通考》:三年,科臣鄭大經疏言,災異疊見時, 事多艱,宜宣召大臣商確治理,及敕九卿言官并撫 按,講求用人理財事宜以聞。

按《明昭代典則》:三年六月,山西巡撫靳學顏上理財 疏。

按《明外史·靳學顏傳》:學顏隆慶初,入為太僕卿,改光 祿。旋拜右副都御史,巡撫山西。應詔陳理財,凡萬餘 言。言選兵、鑄錢、積穀最切。其略曰:宋初禁軍十萬,總 天下諸路亦不過十萬,其後慶曆、治平間增至百餘 萬。然其時財用不詘。我朝邊兵四十萬。其後雖增兵 益戍,而主兵多缺,不若宋人十倍其初也。然自嘉靖 中即以詘乏告,何哉。宋雖增兵,而天下無養兵費。我 朝以民養兵,而新軍又一切仰太倉。舊餉不減,新餉 日增,費一也。周豐鎬、漢西都,率有其名而無實。我朝 留都之設,建官置衛,坐食公帑,費二也。宋人宗祿有 置親疏粲然或通名仕版,或散處民間。我朝分封列 爵,不農不仕,吸民膏髓,費三也。有此三者,儲畜安得 不匱。而其間尤耗天下之財者,兵而已。夫陷鋒摧堅, 旗鼓相當,兵之實也。今邊兵有戰時,若腹兵則終世 不一當敵。每盜賊竊發,非陰陽、醫學、雜職,則丞貳判 簿為之將;非鄉民里保,則義勇快壯為之兵。在北則 借鹽丁礦徒,在南則借狼土。此皆腹兵不足用之驗 也。當限以輪番守戍之法。或遠不可徵,或弱不可任, 則聽其耕商,而移其食以餉邊。如免班軍而徵價,省 充發而輸贖,亦變通之一策也。欲京兵強,亦宜責以 輪番戍守。夫京師去宣府、薊鎮纔數百里,京營九萬 卒,歲以一萬戍二鎮,九年而一周,未為苦也,而怯者 與邊兵同其勁矣。又以畿輔之卒填京戍之闕,其部 伍、號令、月糧、犒賞亦與京卒同,而畿輔之卒皆親兵 矣。夫京卒戍薊鎮,則延、固之費可省。戍宣府,則宣府、 大同之氣自張。寇畏宣、大之力制其後,京卒之勁當 其前,則仰攻深入之事鮮矣。臣又睹天下之民皇皇 以匱乏為慮者,非布帛五穀不足也,銀不足耳。夫銀, 寒不可衣,飢不可食,不過貿遷以通衣食之用,獨奈 何用銀而廢錢。錢益廢,銀益獨行。獨行則藏益深,而 銀益貴,貨益賤,而折色之辦益難。豪右乘其賤收之, 時其貴出之。銀積於豪右者愈厚,行於天下者愈少。 更踰數十年,臣不知所底止矣。錢者,泉也,不可一日 無。計者謂錢法之難有二:利不讎本,民不願行。此皆 非也。夫朝廷以山海之產為材,以億兆之力為工,以 賢士大夫為役,何本之費。誠令民以銅炭贖罪,而匠 役則取之營軍,一指麾間,錢遍天下矣。至不願行錢 者,獨奸豪爾。請自今事例、罰贖、徵稅、賜賚、宗祿、官俸、 軍餉之屬,悉銀錢兼支。上以是徵,下以是輸,何患其不行哉。臣又聞中原者,邊鄙之根本也。百姓者,中原 之根本也,民有終身無銀,而不能終歲無衣,終日無 食。今有司夙夜不遑者,乃在銀而不在穀,臣竊慮之。 國家建都幽燕,北無郡國之衛,所恃為腹心股肱者, 河南、山東、江北及畿內八府之人心耳。其人率鷙悍 而輕生,易動而難戢,游食而寡積者也。一不如意,則 輕去其鄉;偶有所激則不愛其死;往往一夫作難,千 人響應,前事已屢驗矣。弭之之計,不過曰恤農以繫 其家,足食以繫其身,聚骨肉以繫其心。今試覈官廩 之所藏,每府得數十萬,則司計者安枕可矣。得三萬 焉,猶足塞轉徙者之望。設不滿萬,豈得無寒心。臣竊 意不滿萬者多也。即有水旱,師旅之興,將何以為計。 臣近者疏請積穀,業蒙允行。第恐有司從事不力,無 以塞明詔。敢即臣說申言之:其一曰官倉,發官銀以 糴也。一曰社倉,收民穀以充也。官倉非甚豐歲不能 舉,社倉雖中歲皆可行。唐義倉之開,每歲自王公以 下皆有入。宋則準民間正稅之數,取二十分之一以 為社。誠倣而推之,就土俗,合人情,占歲候以通其變, 計每歲二倉之入以驗其功,著為令,而歲歲修之,時 其豐歉而斂散之。在官倉者,民有大饑則以賑。在民 倉者,雖官有大役亦不聽貸。借此藏富於民,即藏富 於國也。今言財用者,不憂穀之不足,而憂銀之不足。 夫銀實生亂,穀實弭亂。銀之不足,而泉貨代之;五穀 不足,則孰可以代者哉。故曰明君不寶金玉,而寶五 穀,伏惟聖明垂意。疏入,下所司議,卒不能盡行也。 隆慶四年,差御史查覈薊州等鎮錢糧,承運庫以空 劄取戶部銀,尚書劉體乾疏奏之,詔各邊督撫酌議 兵餉,各巡按嚴追侵冒以聞。

按《明會典》:四年,差御史往薊州宣大、固原等鎮,查兵 馬錢糧,各請敕行事,一年一代。

按《續文獻通考》:四年正月,內承運庫以空劄下戶部, 取銀十萬兩。戶部尚書劉體乾疏,京帑重寄,乃以片 楮取之。安辯真偽,乞寢前命詔,如數以金進。七月,戶 部尚書張守直言,國家貢賦在量入為出,嘗考天下 錢穀之數,計一歲所入,僅二百三十萬有奇。而中多 積逋災免奏留者,一歲所出京師百萬餘,而邊餉至 二百八十餘萬,其額外請乞者不與焉。二年,用四百 四十餘萬。三年則三百七十九萬,此其最少者,而出 已倍於入矣。近者遣四御史,括天下府藏二百年所 積者,而盡歸之太倉。然自老庫百萬之外,止二百十 萬有奇,不足九邊一年之用。國計至此,人人寒心,然 以其大事而不敢言,或舉其端而不竟其說,亦未有 能毅然行之者。如入衛之兵,無不言其當罷,而今數 年未決。誠以邊事未寧,虜患莫測,異日者或有以中 之也。自嘉靖十八年,被虜以來,邊臣日請增兵,本兵 日請給餉,蓋自五十九萬,而增至二百八十餘萬,士 馬豈盡皆實數,芻餉豈盡皆實用耶。臣不敢遠舉第, 以近年一二鎮言之,如宣府之主兵一也。嘉靖四十 二年,發銀二萬,後三年止一萬,乃至今十二萬矣。大 同之主兵一也,嘉靖三十六年發銀二十二萬,次年 二十三萬,乃今至二十七萬,又以加兵復費十一萬 矣。舉主兵而客兵可知,舉二鎮而九邊可知,天下焉 得不困。今即不能如國初故額,亦宜考嘉靖十八年 以前,近事而汰其浮甚者,且九邊去虜有遠近事,有 緩急必盡須內帑,然後足用。宜令廷臣酌議減省,不 得過歲入常數之外。臣亦移文督撫,俾以歲用實數 報部。臣具籍以進,惟陛下留神省覽其用財,約於往 昔者,必忠臣也則有賞。其糜費溢於故常者,必非忠 也則有罰。一切出入,許臣執奏。上聞國計幸甚,上然 其言,令各邊督撫從實議處以聞。十一月,戶部奏各 省府歲運內庫京邊錢糧,率被解戶攬頭侵冒有一 人假充數名者有一家,而擅利一省者,姦詭萬狀法, 紀蕩然,今將積歲輸納,乾沒分數,GJfont悉條列,共一百 八十七類。乞下詔切責當事,臣工務體國,任事法期, 必行庶大計有濟,詔各巡按御史,盡法嚴追,剋期完 報,逾期不報者,都察院查劾以聞。

隆慶五年,建庫密雲鎮收貯各項公費,詔取光祿寺 銀,供禁中之用。臣僚爭之減半,又令部員清查中外 財賦類編。各司職掌靳學顏奏理財之要,不報。 按《明會典》:五年,題准密雲鎮建立一庫,每年主客年 例,軍門公費,及修邊等項銀,盡發收貯,并添設該庫 大使一員,吏一名,專掌出納。

按《續文獻通考》:五年正月,詔取光祿寺銀二十萬,進 用寺臣及巡視科臣各疏爭之,詔減其半。六月,戶部 覆戶科梁問孟奏,國初原有定額,邊餉未嘗借支於 內,京師未嘗搜括於外,蓋不加賦而用足也。邇來敝 壞已極,官民俱困,請敕戶部侍郎一員,督同司屬。有 心計者,通將中外財賦,每歲增減出入之數,行各處 撫按官,悉心議處。前有可因固不必過為裁省,以傷 國體。後有可革,亦不許濫為糜費,以損民財。事完之 日,造冊送部,聽該部及與議官員,類編為各司職掌以定遵守。仍將內府錢糧,先後額首錄進覽,庶費出 有經,而歲計可裕矣。從之山西巡撫靳學顏疏言理 財,其略云:周之鎬洛,漢之西都,皆空名也。而我朝兩 都並建官卒叢集,坐糜公帑,一費也。宋之宗室親疏 有等,散處民間,通名仕籍。今則出城有禁,入仕無階。 不農不商,坐食常餼,二費也。天下之兵曰邊兵,曰京 兵,曰留都兵,曰腹內衛所兵。此四者坐食雖同,而緩 急則異。其目曰見伍,曰招募,曰徵調,曰清勾,曰充發。 五者中,唯見伍招募不可已也。清勾充發按冊則可 觀,責效則無實徵。調以資擺守而虛彼實此,徒費齎 送山東、義勇諸省,民壯原非祖制,今乃供勾攝,掃除 之役,請徵其餉,以實邊儲,而京兵之不可汰者,亦請 責以輪番戍守之法。又大行鑄錢之法,以通融於五 穀之外,重積貯之。令以制宜於豐歉之間,庶其恒足 乎。

神宗萬曆二十二年,部臣上國計出入總數進呈。编辑

按《續文獻通考》:萬曆二十二年,戶部遵依先朝故事 錄,上國計每歲終,會計王府祿米、公侯祿米、百官俸 廩、沿邊腹裏、軍士月糧及漕運本色折色,已徵未徵, 天下財賦出入,各數目進呈。

萬曆二十三年,戶部疏陳各鎮破冒軍餉之弊,請嚴 行禁革。從之。

按《續文獻通考》:二十三年二月,戶部上疏陳時政之 要,其略云:天地生財有限,國家經費無窮,即今內帑 單詘,歲出浮於成額。閭閻GJfont敝民力竭於科徵,公私 兼窘,莫有甚於此時者。顧近來各邊鎮,不思額內清 查,稍裨實用,且嘗額外加添,以示寬容,自四十餘萬 而增至二百八十餘萬,數已極矣。乃薊密等鎮,續又 加餉四十餘萬,今又增銀五萬六千有奇。陝西各鎮 自劉哱叛後,歲增一十九萬六千有餘。遼鎮添募標 兵,近又增銀一萬六千餘兩。當此匱乏之秋,更求請 益此,豈安社稷者之計乎。臣等竊思錢糧GJfont破,全在 軍馬逃亡,及徵調之間以少開多亡,則隱匿不報。乞 嚴示將領、將軍、丁逃故者,按日扣除。新補者,照日報 收。馬匹倒失者,隨即報官。新買者,照日收冊。至於徵 調軍馬,逐一驗查,毋容虛冒。又山人墨客星相俳優, 往往遨遊塞外,攜重資以歸,莫非朘剝兵糧,更當亟 行嚴革。疏上,從之。

萬曆二十八年,工科王德完奏請,停減織造、營建、珠 玉採辦,及發內帑。不報。

按《續文獻通考》:二十八年八月,工科王德完疏略曰: 國家歲入僅四百萬,而歲出輒至四百五十萬有奇。 居恒無事,已稱出浮。於入年來,意外之警,不時之需, 皆因事旋加舊額。如寧夏用兵甫數月,約費餉銀一 百八十八萬八千餘兩。朝鮮用兵首尾七年,約費餉 銀五百八十三萬二千餘兩。又地畝、米豆、援兵等餉, 約費三百餘萬兩。平播之師未及期年,約費銀一百 二十一萬六千餘兩。連川中湊辦,共約二百餘萬兩。 婚禮、珠寶等項,約估銀九百三十四萬三千餘兩。婚 禮傳造袍服四萬一千餘疋,約工料銀一百萬四千 餘兩。陝西潞紬續織四千七百餘疋,婚禮傳買段一 萬二千七百餘疋,共約費銀十萬餘兩。磁器節傳二 十三萬五千件,約費銀二十餘萬兩。挑三仙口、趙家 圈等處,約費銀二十四萬餘兩。而省直災傷欠段價 料,銀一百二十四萬五千餘兩,又欠廚料銀九萬六 千餘兩,積而筭之,亦既二千六百餘萬矣。當帑空之 時,而講濟虛之策,惟有節省一字,最為喫緊。臣請減 織造以拯民命,止營建以贍邊儲,停珠玉以垂燕翼, 審採辦以濟國用,發內帑以救燃眉。疏上,不報。 萬曆二十九年,戶部以內庭經費取給部中奏請分 別內外動支,詔今年借老庫銀准開銷,又皇子冠婚 需用金器,令戶部辦進。

按《續文獻通考》:二十九年十月,戶部奏,御用監把總 張潤澤等題討,慈聖,宣文明肅皇太后,尊上徽號合 用金兩、寶石、珍珠等料,緣由奉旨戶部,知道臣等隨 行太倉銀庫備查。在庫銀兩以便給商辦進,據庫回 稱,見貯庫銀止有五千餘兩。奉劄該發進過珠寶價 銀,尚欠四十餘萬。該發題准解邊餉銀兩,尚欠一百 四十餘萬。無銀可發,及查老庫止有銀一百十萬等 因,臣等竊計該監今疏珠寶價銀,不下二十五萬,大 禮吉期已迫,並無堪那銀兩,且各商人因欠冠婚價 銀四十餘萬。一聞此旨,魂搖神喪,鳥驚魚逝,絕無蹤 影。臣等設法招徠,無一至者。不得已,許借老庫銀十 萬給發,旋收金兩、珠寶等項,於本月二十六日隨數 解進。該監乃猶求多未已。夫此老庫銀兩者,自祖宗 北遷以來,近二百年,僅積此數原備,非常之急。故非 至緊至迫,萬無借動之理。乃今安常處順,輒動此銀, 可謂無策之甚,隨查皇上臨御以來,兩上聖母徽號, 並無下部置買錢糧之例。自十年九月,內接到承運 庫手本,催云當年例金兩未到。內稱恭遇、尊上兩宮 徽號合用金兩字樣,則金兩出於該庫可知,而珍珠寶石,可例見矣。乃今次盡下本部辦進,不思本部原 無此項額銀。又無歲辦舊例,矧部帑罄竭如洗,以九 邊餉銀欠及一百四十餘萬,尚不敢借老庫。今以創 辦借老庫銀,豈臣等喪心乎。況該監原供內庭經費, 若一應典禮,不支庫貯,仍令本部辦進,無乃肥內以 瘠外,損不足以益有餘乎。伏乞聖恩重念國計艱難。 臣等萬分難措,俯將借動老庫銀十萬兩,准與開銷 其未完之數,及今後典禮,通令該庫辦發。若一應軍 國需用,臣等殫力支撐,庶內外均平,獲免後艱矣。奉 旨是今歲借動老庫銀兩,准開銷。 又按《續通考》:二 十九年九月,傳奉聖諭朕皇長子,容貌充實,書倣進 益其諸皇子,年齡漸長,冊立冠婚典禮。朕昨朝聖母 面奏舉行,聖心嘉悅。卿便傳諭禮部,擇日具儀來行。 又傳諭冊封,皇三子福王,皇五子端王,皇六子惠王, 皇七子桂王,合用平天冠、皮弁服、袞服、玉束帶、玉華 帶、金網巾、圈金盆、罐器皿等件,該用各成色金二萬 五千二百六十一兩四錢四分,計開金冊金寶五副, 計二塊大紅織、金紵絲、襯褥、革大紅、織紵絲、表紅絹、 裏夾袍袱、金錢、金龜、鈕寶五顆,線緩條金寶池五個, 鈒雲龍寶箱、寶池箱十個,大紅織、金紵絲、襯裏線、條 金、渾金、瀝松,雲龍冊匣五個,大紅紵絲、襯裏、絨綿墊 褥、金鎖鑰事件,全大紅,平羅銷、金雲龍、表紅絹裏、夾 袍袱大小二十六件,條紅直皮GJfont、雲龍藩、金寶匣中 套五個,大紅紵、絲襯、裏鐵,減金鎖鑰事件,砑線、描金、 雲角、葵花寶匣外套五個,大紅織、金絹、襯裏黃銅鎖 事件,大紅線、條金、盛用紅漆木櫃五個,紅絹襯裏、黃 鎖鑰事件,紅絨索、木扛,全戶部辦送,造足色金五千 兩,八成色金三千九百八十兩,七成金一千七百五 十兩。是月,倉場總督趙世卿奏,庫銀萬分緊急,懇乞 聖明速為計,處以消隱,憂以裨軍國大計事,本月二 十日,據管太倉銀庫員外羅天綱呈稱,商人陳剛等 珠玉價銀三十餘萬。在今庫止有五十餘萬,欠各邊 銀一百四十八萬九千餘兩,又欠光祿寺錢鈔銀一 萬五千餘兩,錦衣衛冬衣布花,一萬三千八百餘兩。 各衙門俸銀一萬五千餘兩。三大營馬匹草料銀九 千餘兩,各無從給。伏乞敕下該部,作速從長計議,務 俾一月之內,盡完此一百四十八萬之邊餉,則疆圉 永寧,宗社奠安上下,其章於戶部。按《續通考》原本多有錯誤,如此年敘

次先十月,後九月,必有錯字。今姑照原本纂入

皇清一编辑

《大清會典·戶部庫藏·京庫》:

國初,錢糧統歸戶部。順治七年,分屬各部寺收支。

康熙三年,改為地丁一條鞭法,一應錢糧仍歸戶部總理。其京庫設滿司官掌稽出納,凡解納支給規條,備列於後。

金銀庫,凡直省解到地丁、正雜銀兩及金珠、玉石,俱送本庫收。

緞疋庫,凡各省解到紬緞、布疋、皮張、麻觔等項,俱送本庫收。

顏料庫,凡各省解到硃砂、黃丹、沈香、降香併紙張等項,俱送本庫收。 以上三庫俱在戶部衙門。順治元年,止設後庫。一十二年分,為三庫。裏新庫,凡緞疋併遠年藥料、青藍、雜紙等項,俱本庫收貯。

供用庫,凡江浙解到白熟GJfont米,送本庫收。

內府及各衙門併寺廟等處,應用黃、白蠟各項,香

料、麻油,戶部查給本庫辦造。

承運庫,凡遠年紙張,俱本庫收貯。

甲字庫,凡各省解到黃蠟、桐油、芽茶、烏梅、黃紅熟銅、靛花、光粉、錫等項,俱送本庫收。

乙字庫,凡各省解到布麻等項,併遠年紬緞。絲綿、棉花、麻雜、香,俱本庫收貯。 以上五庫俱分屬本部三庫,兼管西安門內舊有十庫。曰:承運庫、甲字庫、乙字庫、丙字庫、丁字庫、戊字庫、廣積庫、廣盈庫、天財庫、贓罰庫。順治初,惟存承運庫、甲字庫、乙字庫、丁字庫屬戶部,戊字庫、廣積庫屬工部,其丙字庫、廣盈庫、天財庫、贓罰庫皆廢。至太倉庫舊建朝陽門內,今亦廢。

凡外國進貢禮物,有交送。

內庫者,有存貯。

盛京庫者有收貯,戶部庫者,隨時酌議撥收。

本色錢糧

國初直省錢糧,應徵解本色,物料款目最繁,後因

地方辦買起運,供應維艱,續議酌減凡係。

上用及京城,無從購辦者,仍解本色,若係緩用,及易

於採買者,俱令折銀解部,實屬便民之政,至歲額多寡,隨時損益云。

內務府總管掌。

內府大小諸事,凡財用出入祭祀、宴饗、羞服賜予,

刑法工作之事,皆令總理。

廣儲司郎中員外郎主事,分掌庫藏、儲蓄經費之事。

銀庫管收造金銀、珠寶、玉綠、松石、珊瑚等物。裘庫,管收造貂皮、猞猁猻、水獺、狐皮、多羅尼嗶吱緞、倭緞、氆氌、茶燈、磁器等物。

緞庫管,收藏緞布、金線、絨絲、香藥等物,及染造各色。

衣庫,管收造暖涼帽、鑲GJfont裘、朝服等物。凡親王分封公主下嫁,應給賜珠寶、金銀、器皿、袍服、紬緞、布疋及牲畜、糧莊等項,俱臨時候

旨,分賜。

凡每年供辦

太皇太后、

皇太后壽誕所獻金銀、珍珠、緞疋等物。

凡每年製造

皇上禮服,四時衣服。

皇太子、皇子、公主等四時衣服。

凡每年供辦

太皇太后、

皇太后、

皇后、

皇貴妃、

貴妃、

妃、

嬪等應用定數,緞疋、皮裘、金線、絨絲等物。

皇后、

皇貴妃、

貴紀、

妃、

嬪等冠服,俱照禮部定式成造。

凡朝鮮、安南、琉球等國,進貢金銀、紬疋、涼蓆、紙張、香蛤蚌、螺等物,由禮部轉送收貯。凡需用貂皮、猞猁猻、狼皮、羊皮、黃銅、紅銅、錫絲、沈香、茶葉、紙張等物,於戶部咨取,其奠帛、硼砂等項於工部咨取,每年核筭奏銷。

凡四庫舊存新收,現用實剩各項錢糧,每年終造冊奏銷。

凡外藩公主偕額駙歸寧,公主之子孫,小貢國戚王,貝勒公台吉年終朝覲,或小貢及郡主縣主、額駙等來朝,俱

恩賞衣服、緞疋等物有差。

凡外藩蒙古王貝勒貝子,公台吉他,布囊等年終朝覲,隨便賞賚衣服。

凡外藩四十九旗,喀爾喀厄魯忒等國進貢方物,從該衙門啟奏咨文,到日估價議賞。

凡外藩貢使喇嘛等,除回賜外,賞給銀緞、服物有差。

凡大臣侍衛等進獻駱駝、馬騾俱估計給賞銀兩、緞疋,有差。

凡統兵出征,王公、將軍等各隨時給賞。

凡奉差外藩及遣往招撫官員,各隨時給賞。凡投誠官員土司,及喀爾喀厄魯忒王貝勒等,各隨時給賞。

凡給賜冠GJfont、貂鑲、朝服,每年內庫預備冠GJfont貂鑲朝服,自和碩親王以下,入八分,公以上有未得者,賜與灰色元狐、冠GJfont,其兩翼排坐大臣有未得者,賜與元狐冠、GJfont、立蟒緞、貂鑲朝服,其侍衛等有未得者,照品級賜與,一等侍衛、參領、冠軍使等,賜與貂鑲、猞猁猻GJfont、蟒緞、貂鑲朝服。二等侍衛、雲麾使等,賜與紅豹GJfont、有補腰襴緞、貂鑲朝服,三等侍衛、治儀正等,賜與狐皮GJfont、有補緞、貂鑲朝服,若領賜王貝勒、貝子公等亡故,其子孫不得擅服,請

旨令其服用者,方敢服用,若班次無名,在別旗下都

統,滿漢尚書經筵講官,有奉特

旨者,亦賜與冠GJfont、貂鑲朝服。

凡給賜衣服辛者,庫掌管內事男婦,各項匠役,掌管外事男婦,採蜂蜜壯丁,遊牧男婦等,每年支給布疋、棉花、羊皮襖。

凡看守

宮殿門

陵寢太監首領等,每年支給緞布、衣帽等物。

凡治辦

奉先殿祭品廚役等,每四年支給羊皮襖一次。

凡執帶器械人,夏季服小立蟒紗袍,春秋小立

蟒袷袍,冬季小立蟒緞、羊裘,牽對馬人等各服蟒袍,俱本司製交鑾,儀衛收給。

盛京各莊徵收布疋、棉花、靛鹽,存貯支用,每年終

令造冊報銷。

會計司凡各莊所報糧內,均派雜糧,交各包衣大收貯倉內,依次備用。

凡撥補新設莊頭料豆、穀草,每年於各莊取料豆五十石,穀草十萬束,收貯備用。

凡各莊所納糧,查明舊存新收,用過餘剩之數,每年奏銷一次。

凡內廄館飼馬豆鞂,酌量均派徵取,每豆鞂十六束,折糧一柳斗,於所納糧內抵除。

凡設

盛京糧莊,每莊俱照定限納糧一百二十石,若遇

災荒,據掌關防佐領所報輕重,分別奏請,另定納數,本處飼養群馬、雜項、錢糧,俱酌量用數,於各莊派取,每年終將所納糧,併用過餘剩數目,一併造送轉奏,其賞罰、編審壯丁等事,俱照在內糧莊例。

凡設立菜園,均分於各渾托,和照渾托和進米,次序備菜以供。

內用每包衣大,各值二日供應。

宮殿等處,所用黃白蠟燭,併看守各處所用黃蠟

燭,俱值月,包衣大,按月詳查一次,將應用數目,移文該司於戶部取用。

內用食鹽,每年十二萬斤,俱包衣大管理收給,將

用過餘剩之數,每年詳查一次,移文該司,奏請於戶部取用。

凡籍沒家產、人口、田地,本司收取,奏請酌量撥給。

凡虞人按丁給地徵銀,所進禽獸等項,都虞司估計折筭地畝錢糧。

凡畜蜜人,按丁給地徵銀,所進蜜每斤計銀七分,折筭地畝錢糧,若所進者,多以青布給賞。凡納葦人,按丁給地徵銀,所進葦每斤計銀三釐五毫零,折筭地畝錢糧。

凡投充壯丁,各按晌地徵銀及草,其應用蓆GJfont、麻線、麻繩等物,亦與投充人取用,估價折筭地畝錢糧。

凡所徵銀兩交廣儲司,草交廄館,蜜、葦蓆、GJfont麻線麻、等物交包衣大。

順治元年编辑

《大清會典》:內務府會計司,三旗經管錢糧。順治元年,

令原給地畝之人,併帶地投充人,歸併於各漢軍佐領下,催徵錢、糧草束,交該管官處收貯。順治 年

《大清會典·戶部庫藏·京庫》:凡解納順治初定直省,起

解本折物料到部,各該司查驗,移文掌庫司官,照數秤驗貯庫,出給庫,收付覆各司。

順治七年

《大清會典·戶部庫藏·京庫》:凡解納,順治七年,令凡屬

內庫錢糧,俱歸併戶部管理。

順治十二年

《大清會典·戶部庫藏·京庫》:凡解納,順治十二年題准

掌庫司官,司庫每年終將收放錢糧,造冊到部核筭。

順治十三年

《大清會典·戶部庫藏·京庫》:凡解納,順治十三年議准

各省金花銀,并本折絲綿、絹疋等項錢糧,歸

內承運庫收。

順治十四年

《大清會典·戶部庫藏·京庫》:凡解納,順治十四年,題准

各省本折顏料、布疋等項,歸各監院局收。順治十六年

《大清會典·戶部庫藏·京庫》:凡解納,順治十六年,令顏

料庫屬內監衙門管理。 又覆准絲綿、絹疋等項,已經戶部該司揀驗,堪中者,該庫不許覆驗。延挨、刁蹬、多收違者,治罪。

順治十八年

《大清會典·戶部庫藏·京庫》:凡解納,順治十八年,令內

監所屬顏料庫、供用庫、甲字庫、乙字庫、丁字庫俱歸還戶部管理。

康熙五年编辑

《大清會典·內務府·廣儲司》:凡外藩年終朝覲賞賚衣

服,康熙五年,題准賞親王立蟒緞、貂裘,郡王立蟒緞、狐裘,貝勒蟒緞、狐裘,貝子公台吉他布囊,都統等蟒緞、羔裘各一襲。

康熙七年

《大清會典·內務府·會計司》:凡

內用米糧,康熙七年,題准每年於戶部,以柳斗取

水稻米二百石。

康熙八年

十月初四日

上諭戶部:朕巡幸田獵之處,一切御用等項,俱係各

該衙門。由京城備辦供用,毫無取於地方。除內廄馬匹不用草料,其部中應差馬匹所需草料,亦屬不多。向來聞有地方官員指稱御用,科派民間各物,伺候既不便銷筭,又不退還民間。貪污官吏侵肥入己,以致小民苦累,殊違法紀。以後著嚴行禁止,如地方有司仍有借端科派者,著該管官嚴加稽察,題參重處。如該管官不行參奏,或別經發覺,將該管官一併治罪,爾部即通行嚴飭,仍刊示曉諭,遵行特諭。

《大清會典·內務府·廣儲司》:凡大臣侍衛等進獻給賞。

康熙八年

諭嗣後,大臣侍衛等進馬,應賜鞍者先行請。

旨再議估價

會計司糧莊:康熙八年,題准各包衣大,所用雜項米糧不敷,酌量奏請於戶部支取。三年終查核節用,而餘多者包衣大,及掌倉人一併獎賞。濫用而缺少者,包衣大及掌倉人一併治罪。康熙十年

《大清會典·內務府·會計司》:凡

內用米糧,康熙十年,題准粘稻米,酌量所用數目

於戶部取用。

康熙十一年

《大清會典·內務府·會計司》:凡

內用米糧,康熙十一年,題准於戶部,增取水稻米

一百五十石。

康熙十四年

《大清會典·戶部庫藏·京庫》:凡解納,康熙十四年,議准

管庫官員,庫內物件不行固貯,以致烏林人等偷盜者,降一級調用,罰俸一年。

康熙十五年

《大清會典·內務府·廣儲司·成造》:康熙十五年題准。 皇后墊坐,用鳳凰黃妝緞,行禮褥前用黃素緞,後用

黃布。

貴妃墊坐,用金黃妝緞,行禮褥用金黃素緞。嬪等坐褥,行禮褥用金黃素緞。

康熙十六年

《大清會典·內務府·會計司》:凡

內用米糧,康熙十六年,題准於戶部,以柳斗取白

老米三百石供用。

三旗經管錢糧,康熙十六年,將三旗經管錢糧官員,歸併會計司,猶各司其事焉。

康熙十七年

二月初九日

上諭戶部:錢糧關係國家大計,年來各處兵馬,需用

糧餉最為浩繁,在外總督巡撫,及經管錢糧各官,俱宜潔己奉公,殫心料理,一應支放開銷,務須嚴加稽核,詳慎節省,方於軍國有裨。近見各處奏銷,或製備物料,並不先行題明,藉口軍機緊急,濫請銷筭,或不行察核重複支給,又不為扣抵,或朦混重領,希圖利己,致滋糜費,以及侵欺浮冒,種種弊端,難以枚舉。以後應作何,嚴行禁飭處分,爾部會同吏、兵、工三部詳議定例,具奏特諭。

康熙十八年

《大清會典·內務府·會計司》:凡喂養群馬草料,康熙十

八年,令派各廄館料豆,時將料豆倉米各半,發給

康熙二十年

《大清會典·內務府·會計司》:凡設立菜園,康熙二十年,

題准各處園地,每年委包衣大二員專管,親驗取給。會計司按月查核,若於定額外浮取,及將所送之物,不即收領,與收取不堪用等弊,發覺者,將專委管理之包衣大治罪。

康熙二十五年

《大清會典·戶部庫藏·本色錢糧》:康熙二十五年,直省

解部本色。

直隸花絨一萬七千三百三十二斤一十五兩,芝麻五百一十石,牛角一十六副一隻,黃櫨木二千四百二十斤,蒲杖二千一百六十三斤一十一兩二錢。

江蘇布政司,綿布二萬七千三百六十八匹七尺三寸六分三毫,黃白絹一百五十四匹一丈二寸,農桑絹一十三匹二丈一尺九寸四分九釐九毫,黃絲絹二十二匹九分三釐六毫,生絹六百九十三匹五尺一寸四分六釐八毫,三梭

三線布二千四百九十八匹一丈六尺八寸六分五釐四毫,三梭二線布二千四百九十八匹一丈六尺七寸九分三釐三毫,光粉二千五百二十四斤六兩五錢二分一釐七毫零,烏梅一千一百三十六斤二兩七錢二分四釐零,靛花青二千六十八斤四錢七分八釐零,黃熟銅二千九百九十三斤九兩八錢八分四釐零,紅熟銅六千三百一十斤一十三兩一錢五分四釐零,錫六千二百三十八斤一十一兩五錢三分五釐六毫,桐油七千七百二十八斤九兩七錢二分九釐八毫,黃蠟一萬二千九百六十四斤九錢五釐零,芽茶八千四百八十四斤九兩一分零,燈草五百斤,白麻一萬六千二百八十四斤一兩七錢八分一釐零,銀硃一千五百九十四斤二兩七錢五釐零,膩硃五千五百四十一斤一十二兩一錢八分五釐零,螣黃二百四十四斤一十四兩九分九釐零,白蠟一百五十斤魚線膠八百一十斤一兩二錢一分九釐零,熟鐵二千六百六十五斤一十五兩一錢四分五釐零,明礬二千七百六斤一十四兩八錢九分零。

安徽布政司,生絹一千二百八十六疋四丈九尺七寸二分三釐零,絲絹一百四十七疋二丈七尺九寸五分零,苧布三百疋,農桑絹一疋四丈八尺三寸九分零,稅絲絹一十二疋三丈九尺七寸零,銀硃一千二百三十五斤一十兩五錢五分零,膩硃四千九百七十八斤五兩八錢九分四釐零,螣黃六十二斤一十二兩六錢六分四釐零,烏梅九百二十九斤二錢五分八釐零,桐油五千七百八十九斤三兩九錢一分九釐零,錫七千七十六斤七錢三分七釐零,黃蠟一萬七百六十一斤二兩七錢二分九釐零,芽茶一萬一千二百三十七斤一十四兩一錢五分五釐零,白麻一萬四千八百二十斤一兩六錢六分零,魚線膠一千一百七十七斤七兩四錢,黑鉛七百四斤一兩七錢三分六釐八毫,狐皮二十一張零,榜紙一萬六千四百八十一張零,熟鐵六萬八千二百一十四斤二兩八錢,靛花青九百八十三斤三兩三錢九分七釐零,白蠟三百五十斤光粉二千二百一十四斤一十一兩三錢四分七釐零,黃熟銅二千一百七十三斤九兩七錢七分七釐零,紅熟銅三千三百二十六斤八錢三分七釐零,吐絲二斤一十兩八錢,明礬二千二百五十斤一十五兩五錢三分八釐零。

浙江布政司,絲綿二百斤白絲五千斤黃絲四千斤,杭紬五百匹,烏梅七百一十斤八兩,五棓子四百一十八斤片,兒紅土即膩硃一千一百八十六斤,黃熟銅一千六十四斤,黃蠟七千二百六十四斤,黃茶一百二十簍,芽茶七千四百七十六斤,熟鐵六萬七千一百一十六斤。

江西布政司,苧布五千四百九十六匹二丈,黃蠟四千一百五十八斤一十五兩九錢一分六釐零,白蠟七千七百九十斤一十兩六錢三分二釐零,銀硃五百八十九斤四兩九錢三分六釐零,二硃五百二十四斤一十一兩一錢四分零,五棓子二百九十七斤三兩三錢五分九釐零,烏梅五百五十二斤六兩八錢一分五釐零,明礬一千九十一斤五兩三錢一分三釐零,錫二千二十八斤六兩八錢七分八釐零,紅熟銅一千六十斤二兩九錢五分五釐零,桐油二千二十八斤四兩二錢六分九釐零,紫草八十一斤四兩。

湖北布政司,黃蠟一千八百三十七斤八兩。湖南布政司黃蠟一千八百三十七斤八兩,硃砂七十斤一十五兩九釐零。

福建布政司,銀硃三百二十八斤一十二兩二錢,膩硃一千二百一十五斤七兩三錢,五棓子三百六十七斤五兩,白蠟九千六百七十八斤一兩,黃蠟五千五百七十八斤一兩三錢,桐油一千四百五十斤八兩,黃熟銅五百二斤一兩七錢,錫二千二十九斤三錢,烏梅六百八十二斤,黑鉛五萬五千一百五十七斤四兩,芽茶四千七百一十七斤一十三兩,沈香一百斤降真香五百斤。

山東布政司,闊白綿布二千三百匹,黃丹一萬七百八十六斤,黃蠟六千三百六十斤,槐花四千四百四十斤,水膠二千七百五十一斤,黃熟銅六百九十三斤,紅熟銅一千七百二斤八兩,花絨一萬四百九十二斤,牛角九百七十六副零,芝麻五百五十石牛筋六百斤,紅花二千斤,

山西布政司,生素絹五百匹,農桑絲絹三百匹,黃熟銅八百六十六斤,錫一千八百三十九斤,黃蠟二百八十三斤,水膠三千七百四十九斤,明礬二千二百六十三斤,五棓子三百八十斤,茜草九百六十斤二兩六錢零,毛頭紙二十五萬張。

河南布政司,闊綿布四千匹,花絨三千五百二十三斤,黃丹二千七百五十四斤,明礬六百七十八斤八兩,光粉一百二十六斤,黑鉛五萬六千一十二斤,紅熟銅一千八百六十斤,黃熟銅一千五十三斤,牛筋一百九十五斤,黃蠟五千三百七十五斤,白芨二十一斤,芝麻一百五十石,牛角四百七十副。

陝西鞏昌布政司,茜草一千三百一十六斤三兩七錢六分零。鋪墊銀一兩七錢七分一釐七毫零廣東布政司,白蠟一萬一千八百六十七斤七錢六釐零,芽茶四千七百一斤一十二兩一分八釐零,廣膠二千八十斤六兩七錢一分,魚線膠九百二十六斤,黃蠟一萬三千九百一十九斤一十五兩五錢八分,錫五千七百九斤三兩四分,銀硃一千四百五十斤一十五兩六錢,膩硃五百一十五斤七兩二錢八分,紫榆木九段,每段長八尺重二百斤花梨木九段,每段長七尺重一百五十斤沈香一百斤,降真香五百斤。

廣西布政司生銅一萬二百一十八斤零,魚線膠九百八十斤零,熟鐵三萬六千六百一十三斤。

康熙三十年

十一月十三日

上諭內閣:黑龍江軍士,及船戶人役,以每歲耕稼穀

尚不支,奏請若以此為例,每歲給發而所貯之穀有限,遇需用米石時,必致匱乏,遣戶部賢能司官一員,會同黑龍江將軍副都統,應作何核減給與,詳議奏聞。

康熙三十一年

五月初一日

上諭大學士伊桑阿、阿蘭泰、張玉書、尚書馬奇,侍郎

凱音布、學士傅繼祖、溫保、王國昌、王尹方、王掞、李柟:聞山西平陽府等處雨水協時,牟麥豐收,其直必賤,可遣賢能官員往彼購買,預為積貯,不惟有益於民,異日儻有需用,亦得所資矣。可令九卿詹事科道會議以聞。

康熙三十二年

三月二十六日

上諭內閣:見各省解送物料,其中亦有無用者,亦有

此間購買價輕,而可得者,其下戶部詳議,其當解不當解者,具以聞,將以紓吾民焉。

康熙三十九年

九月二十一日

上諭工部:內廷除賞賜外,一應工作費用。每月需銀

不及千兩。在外雜項工程,何以每月輒用至數萬,此中豈無估計浮多,支取扣剋之弊。觀工部每遇工程所派官員,皆係瞻徇情面請託之人,其具題檔案,止列總數,未詳開細數。且修造不堅,於三年內倒壞者,亦未定有監修官。賠補之例,在工官員皆苟且塞責,餘剩錢糧惟務侵冒入己。國家官帑豈可如此虛糜。此後凡遇工程必簡選賢能,司官引見點用,務令堅固修造。若三年內倒壞,亦應定例,令其賠補,每月具題檔案,將派修工程司官姓名,及物料估計支用錢糧,逐一詳明分析細數,造冊奏聞。儻有估計浮多,支取扣剋等弊,察出定行重處。

康熙四十五年

十月二十一日

上諭戶部:錢糧支用太多,理當節省,否則必致經費

不敷。彼時又欲議開捐納乎,每年有正項蠲免,有河工費用,必能大加節省方有裨益。前光祿寺一年用銀一百萬兩,今止用十萬。工部一年用二百萬兩,今止用二三十萬。必如此,然後可謂之節省也。

康熙四十七年

二月二十一日

上諭工部:河工動用錢糧,輒以數萬數十萬計,河官

當估計時,故行浮估,以為日後節省之地。此皆河工積弊,嗣後凡有修理工程、河道,總督務親詣察勘,確估奏聞,不可一任河官浮冒侵帑。康熙四十八年

十二月十九日

上諭都察院:光祿寺用過錢糧一兩,月內令即核明

奏銷,前屢下諭旨甚明。今年三月內用過錢糧,至今始行奏銷。如此,則今年用過錢糧,必推諉

至於明歲。事關錢糧,豈可遲延。這遲延緣由著都察院嚴加察議具奏,其本年四月以來,用過錢糧著該衙門,年內作速核明奏銷。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