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經濟彙編/食貨典/第262卷

經濟彙編 食貨典 第二百六十一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經濟彙編 第二百六十二卷
經濟彙編 食貨典 第二百六十三卷


考證.svg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經濟彙編食貨典

 第二百六十二卷目錄

 飲食部紀事三

 飲食部雜錄

 飲食部外編

食貨典第二百六十二卷

飲食部紀事三编辑

《江行雜錄》:「京都中下之戶,不重生男,每生女則愛護 如捧璧擎珠,甫長成,則隨其姿質教以藝業,用備士 大夫採拾娛侍,名目不一,有所謂『身邊人』」、「本事人」、「供 過人」、「針線人」、「堂前人」、「劇雜人」、「拆洗人」、「琴童、棋童、廚娘 等級截乎不紊。就中廚娘最為下色,然非極富貴家 不可用。」余以寶祐丁巳參閫,寓江陵,嘗聞時官中有 舉其族人置廚娘事,首末甚悉,謾書之以發一笑。其 婺人名某者,奮身寒素,已歷二倅一守,然受用澹泊, 不改儒家之風。偶奉祠居里,使嬖不足使令飲饌,且 太粗率。守念昔留某官處晚膳出京都,廚娘調羹極 可口。適有便介如京,謾作承受人書,託以物色費,不 屑較。未幾,承受人復書曰:「得之矣。」其「人年可二十餘, 近回自府第,有容藝,能算能書,旦夕遣以詣直,不旬 日果至。」初憩五里頭,時遣腳夫先申狀來,乃其親筆 也。字畫端楷,歷敘慶幸,即日伏事左右,末乞以四轎 接取,庶成體面。辭甚委曲,殆非庸碌女子所可及。守 一見,為之破顏。及入門,容止循雅,紅裙翠裳,參視左 右乃退。守大過所望少選。親朋皆議舉杯為賀廚娘。 廚娘遽至使廚請曰:「未可展會,明日且是常食五杯 五分。」廚娘請守品菜品資次。出書以示之。食品第一 為羊頭。為蔥齏。餘皆易辦者。廚娘謹奉旨。教舉筆 硯具物料。內羊頭「《五分》各用羊頭十箇,蔥齏五楪, 合用蔥五斤。」他物稱是。守固疑其妄,然未欲遽示以 儉鄙,姑從之,而密覘其所用。翊旦,廚師各物料齊,廚 娘發行匳取鍋銚、盂、勺、湯盤之屬,令小婢先捧以行。 燦燿,目皆白金所為,大約計該五七十兩。至如刀 砧雜器,亦一一精緻,傍觀嘖嘖。廚娘更圍襖圍裙,銀 索攀膊,掉臂而入,據坐胡床,縷切徐起,取抹批臠,慣 熟條理,真有運斤成風之勢。其治羊頭也,漉置几上, 別留臉肉,餘悉擲之地。眾問其故,廚娘曰:「此皆非貴 人所食矣。」眾為拾頓他所。廚娘笑曰:「若輩真狗子也。」 眾雖怒,無語以荅其治蔥韭也。取蔥微徹過,沸湯,悉 去鬚葉,視楪之大小,分寸而截之,又除其外數重。取 條心之似韭黃者,以淡酒醯浸漬,餘棄置了不惜。凡 所供備,馨香脆美,濟楚細膩,難以盡其形容。食者舉 箸無贏餘,相顧稱好。既撤席,廚娘整襟再拜曰:「此日 試廚,萬幸白意,須照例守,方遲難。」廚娘曰:「豈非待檢 例邪?」探囊取數幅紙以獻,曰:「是昨在某官處所得支 賜判單也。」守視之,其例,每展會支賜絹帛或至百疋, 錢或至三二百千,無虛拘者。守破慳勉強,私竊喟然 歎曰:「吾輩事力單薄,此等筵宴,不宜常舉,此等廚娘, 不宜常用。」不兩月,託他事善遣以還。其可笑如此。 《癸辛雜識》趙溫叔丞相形體魁梧,進趨甚偉,阜陵素 喜之,且聞其飲啖數倍常人。會史忠惠進《玉海》,可容 酒三升。一日,召對便殿,從容問之曰:「聞卿健啖,朕欲 作小點心相請,如何?」趙悚然起謝,遂命中貴人捧《玉 海》賜酒,至六七,皆飲釂,繼以金柈捧籠炊百枚,遂食 其半。上笑曰:「卿可盡之。」於是復盡其餘,上為之一笑。 其後均役南暇日,欲求一客伴食,不可得,偶有以本 州兵馬監押某人為薦者,遂召之燕飲,自早達暮,賓 主各飲酒三斗,豬羊肉各五斤,蒸糊五十事。趙公已 醉飽摩腹,而監押者屹不為動。公云:「君能尚飲否?」對 曰:「領鈞旨。」於是再進數勺,復問之,其對如初,凡又飲 斗餘乃罷。臨別,忽聞其人腰腹間砉然有聲,公驚曰: 「是必過飽腹,迸裂無疑。吾本善意」,乃以飲食殺人,終 夕不自安。黎明,亟遣鈐下老兵往問曰:「典客已持謁。」 白曰:「某監押見留,客次謝筵。」公愕然,延之,扣以夜來 所聞,跼蹐起對曰:「某不幸抱飢疾,小官俸薄,終歲未 嘗得一飽,未免以革帶束之腹間,昨蒙宴賜,不覺果 然,革條為之迸絕,故有聲耳。」

《老學庵筆記》:「集英殿宴金國人使九盞,第一肉鹹豉, 第二爆肉雙下角子,第三蓮花油油餅骨頭,第四白 肉胡餅,第五群僊。」《太平畢羅》,第六假圓魚,第七柰 花索粉,第八假沙魚,第九水飰鹹豉,旋鮓瓜薑,看食 棗錮子髓餅曰「胡餅。」餅。 今上初即位,詔每月三日、七日、十七日、二十七日皆 進素膳。

舊制:皇帝曰「御膳」,中宮曰「內膳。」自壽成皇后初立,懇 辭內膳,詔權罷,今中宮因之。

嘉興人聞人茂德,名滋,老儒也。喜留客食,然不過蔬豆而已。郡人求館客者,多就謀之。又多蓄書,喜借人 自言作「門客牙充書籍行開豆腐羹店。」予少時與之 同在敕局為刪定官,談經義滾滾不倦,發明極多,尤 邃於小學云。

《癸辛雜識》:「永嘉平陽陳仲潛健啖過人,仕至邑宰。偶 臨安,會北使至,亦健啖,求為敵者,使與館伴。陳聞而 自衒,因獲充選。食已復索,乃各以半豚進,使者辭不 能容,陳獨大嚼,由是得湘陰庾節。使還不為生計,每 飯必肉數斤,未幾所畜一空。其妻告以飢,愁中吐出 一蟲如小龜,金色,遂殂。」

《金史移剌溫傳》:溫同知宣徽院事,世宗御饌不適口, 召溫嘗之,奏曰:「味非不美也,蓋南北邊事未息,聖慮 有所在耳。」上意遂釋。

《續夷堅志》:「燕人劉伯魚以貲雄大定間,性資豪侈,非 珍膳不下箸。閑舍數百,悉召尚食諸人居之,且時有 賙贍。問之月食之品,或一一刻之。既老而病財日削, 鬱鬱以死。不數年後,兩兒行丐於市,玉食之禍,耳目 所見,不知其幾人,聊記此耳。」

《輟耕錄》:「嘉興林叔大鏞椽江浙行省時,貪墨鄙吝,然 頗交接名流,以沽美譽。其於達官顯宦,則刲羔殺豕, 品饌甚盛。若士夫君子,不過素湯餅而已。一日,延黃 大痴作畫,多士畢集,而此品復出,捫腹闊步,譏謔交 作。叔大赧甚,不敢仰視,遂揖潘子素求題其畫。子素 即書一絕句云:『阿翁作畫如說法,信手拈來種種佳』。」 好水好山塗抹盡,阿婆臉上不曾搽。大痴笑謂曰:「好 水好山,言達官顯宦也。阿婆臉不搽,言素面也。」言未 已,子素復加一句云:「諸佛菩薩摩訶薩,俱不解其意。」 子素曰:「此謝語,即僧家懺悔也。」鬨堂大笑而散。叔大 數日羞出見客。人之鄙吝,一至於此,亦可憐也。 《周顛僊人傳》:顛人周姓者,朕命寄食於蔣山寺,主僧 領之。月餘,僧來告:顛者有異狀,與沙彌爭飯,遂怒不 食,今半月矣。明日命駕親往詢視之,至寺,遙見顛者 來迓,步趨無艱,容無飢色,是其異也。因盛殽饈,同享 於翠微亭。膳後,朕密謂主僧曰:「令顛者清齋一月,以 視其能否。」主僧如朕命,防顛者於一室。朕每二日一 問,問至二十有三日,果不「飲膳,是出凡人也。朕親往 以開之。諸軍將士聞之,爭取酒殽以供之,大飽弗納, 所飲食者盡出之。良久召至,朕與共享食,如前納之, 弗出,酒過且酣。」

賢奕憲副劉公仁宅為御史時,常與同僚約,「過除歲 各具一肉一蔬,或具肉二豆,酒一壺。」同僚深訝其奢, 公出所有,惟一枯魚而已。後陞廣西憲副,歸囊惟七 金云。

胡公壽安,初任信陽,調獲鹿,永樂中任新繁,在官未 嘗肉食。其子自徽來省,居一月,烹二雞,胡怒曰:「吾居 官二十餘年,嘗以奢侈為戒,猶恐弗能令終。爾如此, 不為吾累乎?」

《吳中往哲記》:「沈孟淵,相城儒家也。被薦不受官,終身 遯處,好自標置,恒著道衣,逍遙林館之間。每日設數 筵酒食以待客至。若無客,則令人於溪上望焉,惟恐 不至也。」

《客座新聞》:吾邑之相城有一乞兒,姓沈,年在中歲,每 詣沈隱君孟淵所請丐,凡所得,多不食而分貯之筒 篚中。隱君初不為意,久而問焉,則曰:「將以遺老娘耳。」 隱君始異之,潛令人偵其所為。丐至一岸旁,坐地,出 簞中飲食整理之,擎至船邊。船雖陋而甚潔,老媼坐 其中,丐登舟陳食母前,傾酒跪而奉之,伺母接杯乃 起,跳舞而唱《山歌》,作嬉笑以樂母,母殊意安之也。「必 母食盡,乃更他求。若無得,則自受餒,終不先食之也。」 日日如之。凡數年,母死,丐始不見。隱君嘆詫,亦時少 周之。此非有為而為,可謂真孝矣。

《賢奕軒》。為浙江按察使,四時一布袍,蔬食不厭。約 諸僚三月出俸,易肉一斤。故舊經過輒留飯,飯惟一 肉,或至殺雞,皆驚異曰:「軒廉使殺雞,為客大破費。」 章文懿公懋嘗謂門人董遵曰:「待客之禮,當存古意。 今人多以酒食相尚,非也。」聞薛文清公居家,留客止 用一雞黍,盛以瓦器,酒三行,就飯而罷。魏文靖公居 家,客至必留飯,止一肉一菜,雖不之公府,必回訪。舟 次有所相遺,必答禮不虛受人惠。此二公可法云。 《觚不觚錄》:王世貞曰:「先君以御史請告里居,巡按來 相訪,則留飯,葷素不過十器,或少益以糖蜜果餌海 味之屬。進子鵝,必去其首尾,而以雞首尾蓋之,曰御 史毋食鵝例也。若邇年以來,則水陸畢陳留,連卜夜」 至有用聲樂者矣。

賢奕,吳大宰公嶽守廬州時,中丞南明王公廷守蘇 州,二公同年友也。一日以公務會於鎮江,吳折簡徵 王公為金山之遊,載酒一瓶、米數合、肉斤許、蔬一束, 於舟中,屏騶從,趣王公同舟往。王公熟視其具,笑曰: 「兄昨折簡相徵,具止是耶?」曰:「吾兩人自足用,多具何 為?」比至,命庖人即所載治具,相與論心盡歡,竟日而

考證.svg
《太平清話》:鄭虎臣宅在蘇州鶴舞橋東,居第甚盛,號

「半州」,四時飲饌,各有品目,著《集珍日用》一卷,并《元夕 潤燈實錄》一卷。

《玉笑零音田》子見玉食,蹙然曰:「弗飢斯可矣,毋玉爾 食而玉爾儀。」

飲食部雜錄编辑

《易經需卦象》曰:雲上于天,需,君子以飲食宴樂。 九五,需于酒食,貞吉。《象》曰:「酒食貞吉」,以中正也。 《噬嗑卦彖》曰:頤中有物曰噬嗑。

《頤卦象》曰:山下有雷,頤。君子以慎言語,節飲食。 初九,舍爾靈龜,觀我朵頤,凶。《朵頤》,朵動其頤頷,人 見食而欲之,則動頤垂涎,故以為象。

《困卦》九二:困于酒食。朱紱方來,利用享祀。

《書經洪範》:「惟辟玉食。」

《詩經唐風杕杜》篇:「中心好之,曷飲食之。」

《小雅·車舝》篇:「雖無嘉殽,式食庶幾。」

《大雅·行葦》篇:「嘉殽脾臄。」

《既醉》篇:「既醉以酒,爾殽既將。」

《鳧鷖》篇:「爾殽既馨。」爾《殽既嘉》。

《禮記·曲禮》:「獻熟食者摻醬齊。」《醬齊》,為食之主,執主 來則食可知。如見芥醬,必知獻魚膾之類。

《王制》:「凡使民,食壯者之食。」《九十》「飲食不離寢,膳飲 從于遊」,可也。庶人耆老不徒食。

《左傳》桓公二年夏,臧哀伯曰:「粢食不鑿,昭其儉也。」 《山海經中山經》:「高前之山,其上有水焉,甚寒而清,帝 臺之漿也,飲之者不心痛。」

《管子·形勢篇》:「小謹者不大立,訾食者不肥體。」言人 無弘量,但有小謹,不能大立也。訾,惡也。惡食之人,憂 嫌致瘠,故不能肥體。

《文子守易》篇:老子曰:「古之為道者,量腹而食。」

《符言篇》:「老子曰:『治身養性者,節寢處,適飲食』。」

《公孫尼子》:「食甘者益于肉,而骨不利也。」太古之人, 飲露食草木實。聖人為火食,號燧人,飲食以通血氣。 《莊子則陽篇》:「或不言而飲人以和,與人並立而使人 化。」

《列御寇》篇:「巧者勞而智者憂,無能者,無所求,飽食而 遨遊,汎若不繫之舟。」

《墨子節用篇》:「古者聖王制為飲食之法,曰:『足以充虛 增氣,強股肱,耳目聰明則止。不極五味之調,芬香之 和,不致遠國珍怪異物』。」

《非樂篇》:昔者齊康公興樂萬,萬人不可衣短褐,不可 食糟糠,曰:「食飲不美,面目顏色,不足視也;衣服不美, 身體從容,不足觀也。」是以食必粱肉,衣必文繡。此掌 不從事乎衣食之財,而掌食乎人者也。

《慎子》:「小人食于力,君子食于道。」飲過度者生水,食 過度者生貪。

《孫子》:「鑠金為洪爐,盜隸不探;鴆肉在俎,餓徒不食。」 《韓子解老篇》:「人上不屬天,而下不著地,以腸胃為根 本,不食則不能活。是以不免于欲利之心,欲利之心 不除,其身之憂也。故聖人衣足以犯寒,食足以充虛, 則不憂矣。」

《外儲》說:「夫嬰兒相與戲也,以塵為飯,以塗為羹,以木 為胾,然至日晚必歸。饟者,塵飯塗羹,可以戲而不可 食也。」

《五蠹》篇:「堯之王天下也,糲粢之食,藜藿之羹,雖監門 之養不虧于此矣。」

《呂氏春秋盡數篇》:食能以時,身必無災。凡食之道,無 飢無飽,是之謂五臟之葆。口必甘味,和精端容,將之 以神氣,百節虞歡,咸進受氣。飲必小咽,端直無戾。 《焦氏易林》:「頤之蠱,登福上堂,飲萬歲漿。」

《淮南子·本經訓》:「煎熬炙調齊和之適,以窮荊吳甘酸 之變。」

《說山訓》:「善學者,若齊王之食雞,必食其蹠數十而後 足。」

枚乘《七發》:「犓牛之腴,菜以筍蒲。肥狗之和,冒以山膚。」 楚苗之食,安胡之飯,摶之不解,一啜而散。《蘭英 之酒》,酌以滌口。山粱之餐,豢豹之首。薄耆之炙,鮮 鯉之膾。秋黃之蘇,白露之茹。于是使伊尹「煎熬《易 牙》,調和熊蹯之臑,芍藥之醬。」

《鹽鐵論·散不足》篇:「古者燔黍食稗,熚豚以相饗。其後 賓婚相召,則豆羹白飯。今民間燔炙滿案,臑鱉膾腥, 麑卵鶉鷃,橙枸,鮐鱧鹽醯,眾物雜味。」

揚子《法言孝至篇》:「食如螘,衣如華,朱駟輪馬,金朱煌 煌,無巳泰乎?」

《輶軒紀代語》:陳楚間相謁而食麥饘謂之餥。注云:「饘, 糜也。」楚曰:飵,上音非,下音昨。 桓譚《新論》:太原郡隆冬不火食五日,雖病不敢觸犯王者。宜應改易。

《闕子》:「義渠之人,烹龜鱉不熟,臊穢腥臭,中國之人,雖 飢餓三日不啟口,至死弗食也。」吳章莊吉受而和之。 病人食之,為之輕體;萬乘飲之,為之解怒。何也?吳章 莊吉之調存也。

傅毅《七激》,芳甘百品,並仰累重,殊珍異味,厥和不同。 崔駰《七依》,「乃導元山之粱,不周之稻,礱以絺綌,砥以 柔韋,洞庭之鮒,灌水之鰩,滋以陽樸之薑,蔌以壽木 之華,鹺以大夏之壃,酢以越裳之梅。 博徒論牛臛羊,膾炙鴈煮鳧,雞寒狗熱,重案滿盈。」 適逢長史,撫綏于車。蒸羔炰鱉,飪鵠煎魚。但到酒壚, 不醉無歸。

《白虎通禮樂》篇:「王者所以日食者何?明有四方之物, 食四時之功也。四方不平,四時不順,有徹樂之法焉, 所以明至尊著法戒也。王平居中央,制御四方。平旦 食,少陽之始也;晝食,太陽之始也,晡食,少陰之始也, 暮食,太陰之始也。」

《論衡》:「王子喬不食穀,壽百歲。」按:人生稟飲食之性,故 形上有口齒,下有孔竅,口齒以進食,孔竅以注瀉。王 子喬形體與人同,何以獨能度世耶?夫衣以溫膚,食 以充腸,溫衣食飽,則精神明盛。人之生也,以食為氣, 猶草木以土為氣,閉口不食,拔草離土,必不壽矣。 《潛夫論》:「何知國之將亂也?以其不嗜賢也。是故病家 之」廚,非無嘉饌也,乃其人弗之能食,故遂至於死也。 亂國之官,非無賢人也,其君不能任,故遂亡矣。 張衡《七辨》:「元清白醴,蒲陶醲」嘉肴雜醢,三臡七葅, 荔支黃甘,寒梨乾榛,沙餳石蜜,遠國儲珍。於是乃有 芻豢腯牲,麋麛豹胎,飛鳧棲鷩,養之以時,審其齊和, 適其辛酸,芳以薑椒,拂以桂蘭,會稽之菰,冀野之粱, 珍羞雜遝,灼爍芳香,此滋味之美也。

《風俗通俗說》:馬,啖賓,宴食已闕,主意未盡,欲復飲 酒,餘無他,便出脯膳椒薑鹽豉,言其速疾如馬之 傳命。

蔡邕《月令論》問者曰:「春食麥羊,夏食菽雞,秋食麻犬, 冬食禾黍之屬,但以為時味之宜,不合之五行。《月令》 服食器械之制,皆順五行者也。說所食獨不以五行, 不已略乎?」曰:「蓋亦思之矣。凡十二辰之禽,五時所食 者,必家人所畜丑牛、未羊、戌犬、酉雞、亥豕而已,其餘 龍虎以下,非食也。」

魏文帝詔「三世長者知飲食。」言被服飲食難曉,非長 者不別也。

曹植《七啟鏡機子》曰:「芳菰精稗,霜蓄露葵,元能素膚, 肥豢膿肌。蟬翼之割,剖纎析微,累如疊縠,離若散雪, 輕隨風飛,刃不轉切,山鵽斥,鷃珠翠之珍,搴芳蓮之 巢龜,膾西海之飛鱗,臛江東之潛鼉,臇漢南之鳴鶉。 糅以芳酸,甘和既醇,元冥適鹹,蓐收調辛,紫蘭丹椒, 施和必節,滋味既殊,遺芳射越,乃有春清縹酒,康狄」 所營。應化則變,感氣而成。彈徵則苦發,叩宮則甘生。 於是盛以翠樽,酌以雕觴,浮蟻鼎沸,酷烈馨香。可以 和神,可以娛腸。此肴饌之妙也,子能從我而食之乎? 元微子曰:「予甘藜藿,未暇此食也。」

曹植《與吳季重書》:「當斯之時,願舉太山以為肉,傾東 海以為酒。食若填巨壑,飲若灌漏卮,其樂固難量,豈 非大丈夫之樂哉!」

王粲《七釋》:「肴有多品,羞以珍名。脯鮪桂蠹,玉屑瓊晶。 鱉寒鮑熱,異和殊馨。」

徐幹《七喻》「大宛之犧,三江之魚。雪鶬水鵠,熊蹯豹胎。 杜預七規。太羹生華,蘭椒馥芬。馨香播越,氣干青雲。」 農夫進《菰米》之精稗,虞官貢《飛禽》之群鮮。伊尹 爨以五熟之鼎《易牙》投以犀象之器。

《博物志》:「人啖豆三年,則身重,行止難。」啖榆則眠不 欲覺。啖麥稼,令人力健行。飲真茶,令人少眠。 人常食小豆,令人肥肌粗燥。食鷰麥令人骨節斷 解。《人食鷰肉》。不可入水,為蛟龍所吞。人食冬葵, 為狗所齧,瘡不差,或致死。馬食穀,則足重不能行。 鴈食粟,則翼重不能飛。

傅元《七謨公子》曰:「三禾九變,五味八珍。元水朱火,蕙 藉桂薪。」

陸機《七徵》「奇膳玉食,窮滋致豐。簡犧羽族,考牲毛群。 俯出沈鮪,仰落歸鴻。剖柔胎於孕豹,宰潛肝乎豢龍。 拾朝陽之遺卵,納丹穴之飛凰。神宰奇稔,嘉禾之穗。 含滋發馨,素穎玉銳。灼若皓雪之頹元雲,皎若明珠 之積緇匱。素蟣涌而瀺灂,滋芬溢而相徽。味雖濃而 弗爽,氣既惠而復奇。」

《張協七命》「大梁之黍,瓊山之禾。唐稷播其根,農帝嘗 其華。爾乃六禽殊珍,四膳異肴。窮海之錯,極陸之毛。 伊公爨鼎,庖丁揮刀。味重九沸,和兼勺藥。晨鳧露鵠, 霜鵽黃雀。圜按星亂,方丈華錯。封熊之蹯,翰音之跖。 燕髀猩脣,髦殘象白。靈淵之龜,菜黃之鮐。丹穴之鷚, 元豹之胎。燀以秋橙,酤以春梅。接以商王之箸,承以 帝辛之杯。」范公之鱗,出自九溪。赬尾丹鰓,紫翼青鬐爾乃命支離,飛《霜鍔》,紅肌綺散,素膚雪落。婁子之毫, 不能廁其細;秋蟬之翼,不足擬其薄。繁肴既闋,亦有 嘉羞。商山之果,漢皋之榛,析龍眼之房,剖椰子之殼。 芳旨萬選,承意代奏。乃有荊南烏程,豫北竹葉浮蟻, 星沸,飛華蓱接。元石嘗其味,儀氏進其法,傾罍一朝, 可以流湎千日;單醪投川,可使三軍告捷。「斯人神之 所歆羨,觀聽之所煒煜也。子豈能強起而御之乎?」公 子曰:「耽口爽之饌,甘腊毒之味,服腐腸之藥,御亡國 之器,雖子大夫之所榮,顧亦吾人之所畏。」余病未能 也。

《搜神記》:「羌煮貊炙,翟之食也。自漢太始以來,中國尚 之。」

《拾遺記》:「頻斯國人飲桂漿。」

《嵩高山記》:「山下岩中有一石屋,亦有自然經書,自然 飲食。」

《難經》八十一問曰:「人不食飲,七日而死者,何也?然:人 胃中常有留穀二斗五升,水一斗五升。故平人一日 再至圊,一行二升半,日中五升;七日五七三斗五升, 而水谷盡矣。故平人不食飲,七日而死者,水穀津液 俱盡故也。」

徐爰《食箴》:「一日三飽,聖賢通執。奉君養視,靡不加精。 安體潤氣,調神暢情。」

梁昭明太子《七契》君子曰:「輔性和神,實惟至味,非直 方今見重,乃亦自古攸貴。不同之和,調腸補胃,雜以 龍肝玃炙,豹舌猩脣,劉氏之醢,范公之麟,鶬出雲際, 鱘來江岷,蒲俎芬馥,古聖所珍。其酒則蒼梧九醞,中 山千日,取譬湛露,擬之飴蜜,百味交馳,三雅間出,若 其珍異,則修筵斯溢,千品萬類,不可詳悉。西母靈桃」, 南楚萍實,東陵之瓜,北燕之栗,湖畔之柿,江陰之橘, 張掖白柰,𢘆陽黃梨,河東洗犬,隴蜀蹲䲭,並怡神甘 口,窮美極滋。加以伊公調和,易氏燔爨,傳車渠之碗, 置青玉之案,瑤俎既已麗奇,雕盤復為美玩,子能與 予而享之乎?《逸士》曰:「甘脆腸腐,五味口爽,伊人素蓄, 無羨方丈。」

簡文帝《七勵公子》曰:「五飪調神,三芝輔性,用康仁壽, 以弘貞正,乃使有伊之徒,調嘗鼎味九州,珍雜八方, 豐貴名廉,天地之聲,殽竭山海之味,蟬鳴秋稻,燕頷 玉精,離紅之膾,芍藥之羹,蒙山擅重,灌水傳聲,桂蠹 石瓊,龍胎鳳肺,四膳八珍,五肉七菜,纍似穀雜,切均 鮮鱠,色若紫蘭,紛如紅綷,若乃越梅變實,楚醴方添, 陳晨鳧之美味,薦雋鷰之肥甜,洗以三危之露水,調 以大夏之香鹽,霜薤沸烈,露葵繁舒,芳菰之菜,白霜 之茹,澄瓊漿之素色,雜金筍之甘葅。素醥浮氣,酃醪 凝清,獻三爵之踰雅,等十日之芳醴,酌玉斗之英麗, 照銀杯之輕蟻。此亦天下之美味,子能從我享之乎?」 外臣曰:「藜藿可膳,薇蕨堪餐,五味口爽,寧假王盤。」 何遜《七召公子》曰:「銅缾玉井,金釜桂薪。六彝九鼎,百 果千珍。熊蹯虎掌,雞跖猩脣。潛魚兩味,元犀五肉。拾 卵鳳巢,剖胎豹腹。三臠甘口,七葅愜目。蒸餅十字,湯 官五熟。海椒魯豉,河鹽蜀薑。劑水火而調和,糅蘇蔱 以芬芳。脯追復而不盡,犢稍割而無傷。黿羹流歠,蜒 醬先嘗。鱠溫湖之美鮒,切丙穴之嘉魴。落俎霞散,逐 刃雪揚,輕同曳繭,白似飛霜。蔗有盈丈之名,桃表兼 斤之實。杏積魏國之貢,菱為巨野所出。衡曲黃梨,汶 垂蒼栗,隴西白柰,湘南朱橘,荔枝沙棠,蒲萄石蜜。瓜 稱素腕之美,棗有細腰之質。並抗吻以除煩,永咀牙 而消疾。」於是《三雅》陳席,百味開印,玉璣星稀,蘭英縹 潤。既夷「志於坎壈,亦忘懷於鄙吝。此蓋滋旨之極珍, 豈能從余而並進。」先生曰:「不貴媮食,寧甘醇酒。既深 悟於腐腸,豈自迷於爽口。」

劉劭「《七華》,六穀八珍,百羞五味,食饌之常,未足為貴。」 煮丹穴之卵,炰南海之蠵;烹文豹之胎,臠麒麟之 麛。

劉梁七舉:「芻豢既陳,異饌並羞。芍藥之調,煎炙蒸臑。」 《酉陽雜俎》:「今衣冠家名食,有蕭家餫飩,漉去其湯,不 肥可以淪茗。庾家粽子,白瑩如玉。韓約能作櫻桃。」 其色不變,又能造冷胡突鱠鱧魚臆連,蒸麞皮索 餅。

《嶺表錄異》:「康州悅城縣北百餘里山中有樵石穴,每 歲鄉人琢為燒食器,但燒令熱徹,以物襯閤,置之盤 中,旋下生魚肉及蔥韭齏葅之類,頃刻即熟,而終席 煎沸。南中有親朋聚會,多再頻食,亦極雍熱,疑石有 火毒。」

《雲仙雜記》:長安風俗,元日以後,遞飲食相邀,號為「傳 座。」

《續博物志》:「正月勿食生蔥,三月勿食小蒜,四月勿食 大蒜。五月勿食薤。六月、七月勿食茱茰,成血痢。八九 月勿食薑并肝心肺。十月勿食椒。十一月、十二月勿 食戴甲之物并脾胃。」有黃連、桔梗,勿食豬肉。有《茯 苓》,勿食酢物。有《細辛》,勿食生菜。巴豆,神仙食一枚 即死。鼠食三年,重三十斤《資暇錄》:今縷生肝肚為飯,食之一味,曰生肝鏤。言 其細切,如彫鏤之義。一說名《生肝胙》,言似祭之餘胙, 聲譌,故云鏤。也。 畢羅者,蕃中畢氏、羅氏好食此味,今字從「食」,非也。餛 飩,以其象渾沌之形,不能直甚渾沌而食,避之從食 可矣。至如「不托」,言舊未有刀機之時,皆掌托烹之,刀 機既有,乃云不托,今俗字有「餺飥」,乖之且甚。此類多 推理證排可也。

李氏《刊誤禮》云:「瓜祭上環。」又曰:「吾食於少施氏而飽, 少施氏食我以禮,吾祭作而辭曰:『疏食不足祭也』。」此 則祭物之先,謂神農火食,德侔造化,後人追而敬之。 今代尚崇佛氏,謂之眾生,士子儒人,宜遵典教。 《北戶錄》:桄榔莖葉與波斯棗、古散椰子檳榔小異,其 木如莎樹皮,釀木皮出麪可食。 恩州出鵝毛脡,乃鹽藏,其味絕美,其細如針。郭義恭 云:「小魚一斤千頭,未之過也。」

《賈氏談錄》:予問賈君:「中土人每日火麪而食,然不致 壅熱之患,何也?」賈君曰:「夾河風性寒,故民多傷風;河 洛東地鹹,水性冷,故民雖哺粟食麥,而無熱疾。」又曰: 「滑臺風水性寒冷尤甚,土民共啗附子,如啗芋栗。」 《清異錄》:「金陵士大夫淵藪家家事鼎鐺有七妙:齏可 照面,餛飩湯可注硯,餅可映字,飯可打擦,擦臺濕麪 可」穿結帶。餅,可作勸盞。寒具嚼注,驚動十里人。 釋鑒興《天台山居頌》:「湯王入甌,糟雲上箸。」謂湯餅瑩 滑,糟薑岐秀焉耳。

《聞見後錄》:曹植《七啟》言「食味芳蓮之巢龜」,張協《七命》 言「食味丹穴之雛雞。」極盛饌,而二物似不宜充庖也。 《澠水燕談錄》:士大夫筵饌,率以飥,或在《水飯之前。 予近與河中府蒲左丞》會,初坐即食飥。予驚問之。 蒲笑曰:「世謂」「飥為頭食,宜為群品之先可知矣。」意 其唐末五代亂離之際失其次序,久抑下列,頗鬱輿 論,牽復位客皆大笑。

《夢溪筆談》:吳人多謂梅子為曹公,以其嘗望梅止渴 也。又謂鵝為右軍,有一士人遺人醋梅與燖,鵝作書 云:「醋浸曹公一甏,湯燖右軍兩隻,聊備一饌。」

宋明帝好食蜜漬鱁鮧,一食數升。鱁鮧乃今之烏。 腸也,如何以蜜漬食之?大業中,吳郡貢蜜蟹二千頭, 蜜擁劍四瓮,又何引嗜糖蟹大底,南人嗜鹹,北人嗜 甘,魚蟹加糖蜜,蓋便於北俗也。如今之北方人喜用 麻油煎物,不問何物,皆用油煎。慶曆中,群學士會於 玉堂,使人置得生蛤蜊一簣,令饔人烹之,久且不至。 客訝之,使人檢視,則曰:「煎之已焦黑而尚未爛。」坐客 莫不大笑。予嘗過親家,設饌有油煎法,魚鱗鬣虯然, 無下箸處,主人則捧而橫嚙,終不能咀嚼而罷。 古方言:「雲母麤服,則著人肝肺不可去,如枇杷、狗脊, 毛不可食。」皆云射入肝肺。世俗似此之論甚多,皆謬 說也。又言人有水喉、氣喉者,亦謬說也。世傳歐希範 《真五臟圖》,亦畫三喉,蓋當時驗之不審耳。水與食同 嚥,豈能就中遂分入二喉?人但有咽有喉二者而已。 咽則納飲食,喉則通氣;咽則下入胃脘,次入胃,又次 入腸,又次入大小腸。喉則下通五臟出入息。五臟之 含氣呼吸,正如治家之鼓鞲。人之飲食藥餌,但自咽 入腸胃,何嘗能至五臟?凡人之肌骨、五臟腸胃雖各 別,其入腸之物,精英之氣「味,皆能洞達,但滓穢即入 二腸。」凡人飲食及服藥既入腸,為真氣所蒸,精英之 氣味,以至金石之精者,如細研硫黃、朱砂、乳石之類, 凡能飛走融結者,皆隨真氣洞達肌骨,猶如天地之 氣,貫穿金石土木,曾無留礙。自餘頑石草木,則但氣 味洞達耳。及其埶盡,則滓穢傳入大腹,潤濕滲入小 腸,此皆敗物。不復能變化。惟當退洩耳。凡所謂某物 入肝。某物入腎之類。但氣味到彼耳。凡質豈能至彼 哉。此醫不可不知也。

《東軒筆錄》:王雱嘗言:「君子多喜食酸,小人多喜食鹹。 蓋酸得木性而上,鹹得水性而下也。」

東坡《志林》:「爛蒸同州羔,灌以杏酪,食之以匕不以箸。 南都撥心麪作槐芽溫淘糝以襄邑抹豬,炊共城香 稻,薦以蒸子鵝。吳興庖人斫松江鱸鱠,繼以廬山康 王谷水,烹曾坑鬥品,少焉解衣仰臥,使人誦東坡《赤 壁前後賦》,亦足以一快也。」

《寓簡》以飢為飽,如以退為進乎?飢未餒也,不及飽耳。 已飢而食,未飽而止,極有味且安樂法也。

《緗素雜記》:「唐李濟翁嘗論《文選》曹植樂府云:『寒鱉炙 熊蹯』。李氏云:『今之湆肉謂之寒,蓋韓國事,饌尚此法』。」 復引《鹽鐵論》「羊淹雞寒」,劉熙《釋名》「韓羊韓雞」為證,「寒」 與韓同。又李以上句云「『膾鯉雋胎蝦』,因注《詩》曰『炰鱉 膾鯉』。五臣兼見上句云『膾』,遂改『寒鱉』」為「『炰鱉』,以就《毛 詩》之句。又子建《七啟》云:『寒芳蓮之巢龜,膾西海之飛 鱗』。」五臣亦改「寒」為「搴。」搴,取也,何以對下句之「膾」邪?況 此篇全說修事之意,獨入此「搴」字,于理未安。上句既 改「寒」為「搴」,即下句亦宜改「膾」為「取」,縱一聯稍通,亦安

諸句不相承接。以此言之,明子建故用「寒」字,豈可改
考證.svg
為「炰搴」邪?斯類篇篇有之,學者幸留意所載此而已。

余觀《荊楚歲時記》云:「雞寒狗熱,歷玆」承久乃引《釋名》 云「韓國之食」,又云「崔植薄徙,見史篇」,則作「寒」字。語言 錯亂,竟未詳其旨意。然以此考之,益信其使「寒」字,而 《五臣注解》乃妄有改易明矣。

《傳講雜記》:「八珍者,淳熬也,淳毋也,炮也,檮珍也,漬也, 熬也,糝也,肝膋也。」先儒不數糝而分炮豚羔為二,皆 非也。

《續明道雜志》:「世言眉毫不如耳毫,耳毫不如老饕」,此 言老人饕餮,嗜飲食,最年老之相也。此語未必然。某 見數老人皆飲食至少,其說亦有理。內侍張茂而每 食不過麤飯一盞許,濃膩之物,絕不向口,老而安寧, 年八十餘卒。茂則每勸人必曰:「且少食,無大飽。」王晳 龍圖造食物必至精細,食不盡一器,食包子不過一 二枚耳。年八十卒,臨老尤康強,精神不衰。王為余言: 「食取補氣,不飢即已,飽生眾疾,至用藥物消化,尤傷 和也。」劉几祕監食物尤薄,僅飽即止,亦年八十而卒。 劉監尤喜飲酒,每飲酒更不食物,啖少果實而已。循 州蘇侍郎每見某,即勸令節食,言食少即藏氣流通 而少疾。蘇公貶瘴鄉累年,近六十,而傳聞亦康健無 疾。蓋得其力也。蘇公飲酒而不服藥。每與客食。未飽 已拾匕箸

《能改齋漫錄》:世俗例以早晨小食為點心,自唐時已 有此語。按唐鄭傪為江淮留後,家人備夫人晨饌,夫 人顧其弟曰:「治妝未畢,我未及餐,爾且可點心。」其弟 舉甌已罄,俄而女僕請飯庫鑰匙,備夫人點心。傪詬 曰:「適已給了,何得又請」云云。

食可以言一頓,《世說》:羅友嘗伺人祠欲乞食,主人迎 神出曰:「何得在此?」答曰:「聞卿祠,欲乞一頓食耳。」 《野客叢談》:曹氏令曰:「三世長者知被服,五世長者知 飲食。」

今歲首門神有書曰「口食」,天倉觀顧長康所畫《清夜 遊西園圖》,梁朝諸王跋尾有云:「圖上若干人,並食天 廚。」知此語舊矣。

《漫錄》謂世俗例以早晨小食為點心,自唐已有此語。 鄭傪為江淮留後,夫人曰:「爾且點心。」或謂小食,亦罕 知出處。《昭明太子傳》曰:「京師穀貴,改常饌為小食。」小 食之名本此。

《齊東野語》:「余讀杜詩,『偏勸腹腴愧少年』,喜其知味。坡 詩亦云:『更洗河豚烹腹腴』。黃詩亦云:『故園漁友膾腹 腴』。又云:『飛雪堆盤膾腹腴』。」按《禮記少儀》云:「羞濡魚者, 進尾各腴。」註云:「腴,腹下也。」《周禮疏》:「『燕人膾魚方寸,切 其腴以啗所貴』。引以證膴。膴亦腹腴。」《前漢》:「九州膏腴。」 師古註云:「腹下肥白曰腴。」

《癸辛雜識》有牆壁之文,醜詆李性學云:「喫帶糠糙米 粥,啜無鹽淡菜羹。」

《楓窗小牘》:「舊京工役,固多奇妙,即烹煮槃案,亦復擅 名。如王樓梅花包子」、「曹婆婆肉餅」、「薛家羊飯」、「梅家鵝 鴨」、「曹家從食、徐家瓠羹」、「鄭家油餅、王家乳酪」、「段家熝 物、石逢巴子南食之類,皆聲稱於時。若南遷湖上魚 羹,宋五嫂羊肉,李七兒仍房、王家血肚羹,宋小巴之 類,皆當行不數者。宋五嫂,余家蒼頭嫂也。每過湖上」 時進肆慰談。亦他鄉寒故也。悲夫。

《清波雜志》:食無精糲,飢皆適口,故善處貧者,有「晚餐 當肉」之語。煇家與宗室通婚姻,常赴其招。家家類留 意庖饌,非特調芼應律令,且三字「爛、熱少」,爛則易於 咀嚼,熱則不失香味,少則俾不屬饜而飫後品。煇頃 出疆,自過淮見市肆所售羊邊甚大,小者亦度重五 六十斤,蓋河北羊之胡頭有及百斤者。驛頓早晚供 羊甚腆,既苦生硬,且雜以蕪荑醬,臭不可近。若用前 二說製以餉客,豈不快屠門之嚼哉!王荊公解「美」字 從「羊大」,謂羊之大者方美,而東坡亦有「翦毛胡羊大 如馬,誰記鹿角腥盤筵」之句。山谷簡何斯舉治具待 客,亦謂軟爛則宜老人,豐潔則稱佳客,今日蔬食起 權輿之嘆,《說食經》而偶及此。

《溪蠻叢笑》:「鼻飲犵狫」,飲不以口而以鼻,名曰「鼻飲。」 喫鄉,秋冬之交,聚飲以樂,名《喫鄉》。漚榔:牛榔木多 漿,貓、猺歲饑闕食,則先以火窖地,掘根置窖中,壓以 石,又用火漚熟搗作餅餌,名《漚榔》。

《省心錄》:食能止飢,飲能止渴,畏能止禍,足能止貪。 席上腐談:馬病死者不可食,食之殺人而肝為甚。醫 書云:「馬火畜也,有肝而無膽,木臟不足,故食其肝者 死。」《內則》云:狼去腸,狸去脊,兔去尻,狐去首,豚去腦, 魚去乙,鱉去醜。鄭氏云:「皆為不利人也。」魚去乙。鄭 氏註云:「魚體中害人者。東海鰫魚有骨,名乙,在目傍, 狀如蒙篆乙,食之鯁人,不可出。」爾稚云:「魚枕謂之丁, 魚腸謂之乙,魚尾謂之丙。」予謂鄭元謂乙為魚骨,《爾 雅》則以為魚腸,皆以其為如篆書乙字也。若以狼去 腸推之,則魚之乙非腸矣,乃魚骨也。

《委卷叢談》《武林舊事》言:杭諺有之,「杭州人一日喫三 十丈木頭」,以三十萬家為率,大約每十家喫擂搥一分,合而計之,則三十丈矣。《尚書故實》云:「百越人以 蝦蟆為上味,疥者皮最佳,名錦襖子。」范蜀公《東齊筆 記》云:「沈文通守杭州,禁民食蝦蟆,終三年人不敢食, 而蝦蟆亦絕不生。及文通代去禁㢮,而蝦蟆復生。」傅 子翼《蟹譜》云:「杭俗嗜蝦蟆,而鄙食蟹。時有農夫田彥 升者,家於半道紅,性至孝。其母嗜蟹,彥升慮其鄰比 窺笑,常遠市於蘇、湖間熟之,以布囊負歸。」已上載紀 舛差,皆不可曉。蝦蟆形雖不典,然《周禮》亦嘗羞而薦 之宗廟,與羔兔同珍。漢武帝欲除畿甸,以為上林苑, 東方朔以為此地土宜姜芋,水多蛙魚,貧者家給則 食。蝦蟆者,長安亦有之,不獨越人也。至云不脫疥皮, 以為佳品,此又不情。蛙皮腥韌,非可食者,何越人之 饞餮至此。周時蟈氏焚牡蘜以殺蛙黽,其法無驗,未 聞沈文通以何術禁之,使三年不生也。杭人最重蟹, 秋時風致,惟此為佳,而云杭人嗜蝦蟆而鄙食蟹,此 又何說?至如歐陽公《歸田錄》又云:「國初通判嘗與知 州爭權。有錢昆者,杭人也,其俗嗜蟹,嘗求外補,人問 所欲,曰:『但得有螃蟹,無通判處足矣』。」其所載杭俗,又 與傅子翼不同。蓋聞見得於外方者往往失真,非土 著者不能辯也。

「病榻」、《手欥》《女麴》,小麴也。繭糖、窠絲糖也。石蜜,糖霜也。 「自然粲」禹餘糧也。

《蜩笑》偶言去國非為飲食也,而有時乎為飲食。故魯 膰不至而孔子行,楚醴不至而穆生去。

《清暑筆談》:客有以仕宦連蹇罷歸不自釋者,余慰之 曰:「凡仕宦所歷,如飲食精麤,美惡忽然過口,至於果 腹同歸,一飽何暇追計?」客謂此東坡齊安道中未發 之意。

《續清言》:「飢乃加餐,菜食美於珍味。」

《群碎錄》:「元結以不飲者為惡客,後人以痛飲者為惡 客。」前筵、後筵,古《享禮》猶今前筵,古宴禮猶今後筵。 杜預曰:「享有禮貌,設几而不倚,爵盈而不飲,肴乾而 不享,宴則折俎,相與共食。」

長者言。《頤卦》:「慎言語,節飲食。」然口之所入者,其禍小; 口之所出者,其罪多。故鬼谷子云:「口可以食,不可以 言。」周顒《與何引書》云:「變之大者莫過死生,生之重 者無逾性命。性命於彼甚切,滋味在我可輕。故酒肉 之事莫談,酒肉之品莫多,酒肉之友莫親,酒肉之僧 莫接。」

《讀書鏡》:樊伷叛吳,吳主召問潘濬,濬請五千兵往,足 可擒伷。吳主曰:「卿何以輕之?」濬曰:「伷昔嘗為州人設 饌,比至日中,食不可得,而十餘自起,此亦侏儒一節 之驗也。」權遣濬往,果斬之。宋時御史有閽吏,隸臺中, 事二十餘中丞矣,善評官之優劣,每聲諾時,視中丞 賢則橫其挺,中丞不賢則直其挺。此語傳於縉紳。范 諷為中丞,閽吏適報事,范視之,其挺直矣,立召問曰: 「爾挺忽直,豈睹我之失耶?」吏初諱之,苦問乃言曰:「昨 日見中丞召客,親諭庖人以造食,中丞指揮者數四, 庖人去,又呼之,復叮嚀教誡者又數四。大凡役人者, 授以法而睹其成,苟不如法,有常刑矣。何事喋喋之 繁?若使中丞宰天下之事,不止一庖人之任,皆欲如 此喋喋,不亦勞而可厭乎?某心鄙之,不知其挺之直 也。」范大笑慚謝。夫小事得大事,尚會錯;閒時得忙時, 尚會錯。今饌客設食且如此,況其他乎?故於潘濬之 笑樊伷,可以知將;於閽吏之笑范諷,可以知相。慈 覺禪師云:「飲食於人日月長,精麤隨分塞飢倉。纔過 三寸成何物,不用將心細較量。」若能如是思省,自可 省口腹矣。

《珍珠船》:徐晦嗜酒,沈傳師善食。楊復云:「徐家肺,沈家 脾,其安穩耶?」

《玉笑零音》,鮑魚小鮮,呂涓不登於太子;「邪蒿惡菜」,邢 峙不進於儲君。「為傅者貴謹其幾微,養德者在慎其 飲食。」

《瀛涯勝覽》:「阿丹國粒食多用酥糖蜜製,味極精美。」 《海槎餘錄》:「水菌用朽桑木、樟木、楠木,截成一尺長段。 臘月掃爛葉,擇肥陰地,和木埋於深畦,如種菜法。春 月用米泔水澆灌,不時菌出,逐日灌以三次,即大如 拳。采同素菜,炒食作脯,俱美。木上生者,且不傷人。」 《三餘贅筆》:古人每飲食必祭,未有不祭而飲食者。今 之釋、老,食時猶祭,而士大夫乃反不行。古云「禮失而 求之野」,此亦可見。

《比事摘錄》:「今人飲饌,務尚豐腆。一筵之設,水陸畢具, 賓客向口蓋無幾。堆盤累碟,深杯大瓢,秖以厭飫諸 僕從耳,不知此何益也。」宋司馬溫公言:「其先公為郡 牧判官時,客至未嘗不置酒,或三行,或五行,不過七 行。酒沽市果止梨栗棗柿,肴止脯醢菜羹,器用瓷漆。 當時士大夫皆然,人不相非也。會數而禮勤,物薄而」 情厚。近日士夫家酒非內法,果非遠方珍異,食非多 品,皿非滿案,不敢作會。嘗數日營聚,然後敢發書。苟 或不然,人爭非之,以為鄙吝,故不隨俗奢靡者鮮矣。 風俗頹弊如是,居位者忍助之乎?公之在洛也,文潞公、范忠宣公相約為《真率會》,脫粟一飯,酒數行過,從 不間一日。潞公有詩云:「啜菽盡甘,顏子陋,食鮮不愧 范郎貧。」范和之云:「盍簪既屢宜從簡,為具雖疏不愧 貧。」公和之云:「隨家所有自可樂,為具更微誰笑貧。」諸 公極救弊興儉之見,今人盍少思此事,惜福養財,日 用不細,吾故備錄之,以貽諸同志者。

飲食部外編编辑

《山海經·西山經》:「三危之山,三青鳥居之。」三、青鳥,主 為西王母取食者

《酒譜》:王充《論衡》云:項曼都好道,去家三年而返,曰:「仙 人將我上天,飲我流霞一杯,數月不飢。」

《神仙傳》:「蔡經尸解去十餘年,忽還家,言七月七日王 君當來過,到其日可多作數百斛飲,以供從官。到期, 假借甕器作飲數百斛,羅列覆置庭中。其日方平果 來。」

祖台之《志怪錄》:「建康小吏曹著,見廬山夫人,夫人為 設酒,出金鳥啄甖,其中鏤刻奇飾異形,非人所能名。 下七子合盤,盤中亦無俗餚。」

《幽明錄》:「海中有金臺山,高百丈,結構巧麗,窮盡神工。 臺內有金机,彫文備至。上有百味之食,四大神力嘗 守護之也。」

河南趙良與其鄉人諸生到長安界,遇霖雨糧乏,相 謂曰:「正爾當飢,那得食耶?」應時美飯備在前,兩人驚 愕不敢食。有人聲曰:「但食無嫌也。」明日早,兩人復曰: 「那復得美食?」即復在前,遂至長安,無他禍福。

《前定錄》:韓晉公滉在中書,嘗召一吏,不時至,怒將撻 之。吏曰:「某有所屬,不得遽至,乞寬其罪。」晉公曰:「宰相 之吏,更屬何人?」吏曰:「某不幸兼屬陰司。」晉公以為不 誠,怒曰:「既屬陰司,有何所主?」吏曰:「某主三品以上食 料。」晉公曰:「若然,某明日當以何食?」吏曰:「此非細事,不 可顯之,請疏於紙,過後為驗。」乃恕之而繫其吏。明旦, 遽有詔命。既對,適遇太官進食,有糕麋一器,上以一 半賜晉公,食之美,又賜之。既退而腹脹,歸私第,召醫 者視之,曰:「食物所致,尚服少橘皮湯,至夜可啗漿水 粥。」明旦疾愈,思前夕吏言,召之,視其書,則皆如其說。 公因復問:「人間之食皆有籍也?」答曰:「三品已上,日支; 五品已上而有權位者,旬支;凡六品」至九品者季支, 其有不食祿者歲支。

《柳氏舊聞》:元宗好神仙,往往召郡國徵奇異士。有張 果老者,則天時聞其名,不能致。上亟召之,乃與使偕 來,言其所變怪不測。上謂力士曰:「吾聞奇士至人,外 物不足以敗其中,試飲以堇汁,無苦者,真奇士也。」會 天寒甚,使以汁進,果老遂飲三卮,醺然如醉,顧使者 曰:「非佳酒也。」乃寢。頃之,取鏡視其齒色,盡燋且黑,命 左右取鐵如意以擊齒。墮而藏之于衣帶中。乃納于 懷內。出神藥色微紅。傅齒穴中。不寐久之視鏡齒粲 潔白。上方信其不誣也。

《珍珠船》:順宗時,書生賈祕于洛陽廢苑中遇七人同 飲,稱「七賢」,邀祕坐。徐詰之,乃「松、柳、槐、桑、棗、栗、樗七木 之精。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