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經濟彙編/食貨典/第270卷

經濟彙編 食貨典 第二百六十九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經濟彙編 第二百七十卷
經濟彙編 食貨典 第二百七十一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經濟彙編食貨典

 第二百七十卷目錄

 酒部彙考二

  唐二睿宗景雲一則 先天二則 元宗開元七則 天寶六則 肅宗至德一則 乾

  元二則 寶應一則 代宗廣德一則 大曆一則 德宗建中二則 貞元二則 憲宗元

  和六則 穆宗長慶二則 文宗太和四則 武宗會昌一則 昭宗一則

  後梁太祖開平一則

  後唐明宗天成一則

  後周世宗顯德一則

  遼太祖神冊一則 聖宗一則 聖宗太平二則 興宗一則 興宗重熙一則 道宗清

  寧一則

  宋一太祖建隆二則 乾德一則 開寶一則 太宗太平興國二則 雍熙一則 端

  拱一則 淳化一則 真宗咸平二則 景德一則 大中祥符六則 天禧六則 乾興一

  則 仁宗一則 仁宗天聖二則 慶曆二則 嘉祐一則 英宗治平一則 神宗熙寧六

  則 元豐四則 哲宗元祐二則 紹聖一則 徽宗崇寧一則 大觀一則 政和二則

  重和一則 宣和四則 欽宗靖康一則

食貨典第二百七十卷

酒部彙考二编辑

唐二编辑

睿宗景雲二年四月壬寅大赦賜民酺三日八月乙卯大赦賜酺三日编辑

按:《唐書睿宗本紀》云云。

先天元年大赦賜酺编辑

按《唐書睿宗本紀》:「先天元年正月己丑,大赦,改元曰 太極,賜民酺五日。辛卯,幸安福門,觀酺三日夜。五月 辛巳,大赦,改元曰延和,賜民酺五日。八月庚子,立皇 太子為皇帝,以聽小事,自尊為太上皇,以聽大事。甲 辰,大赦,改元,賜民酺五日。」

先天二年,追作「元年酺。」元宗聽政,禁酤酒。

按《唐書睿宗本紀》,二年二月,追作「先天元年酺六日 七月誥歸政于皇帝。」

按《舊唐書嚴挺之傳》:「挺之為右拾遺,睿宗好樂,聽之 忘倦,元宗又善音律。先天二年正月望,胡僧婆陁請 夜開門燃百千燈,睿宗御延喜門觀樂,凡經四日。」又 追作「先天元年大酺,睿宗御安福門樓觀百司酺宴, 以夜繼晝,經月餘日。挺之上疏諫曰:微臣竊惟陛下 應天順人,發號施令,躬親大禮,昭布鴻澤。孜孜庶政, 業業萬機。蓋以天下之心為心,深戒安危之理,此誠 堯舜禹湯之德教也。奈何親御城門,以觀大酺,累日 兼夜,臣愚竊所未諭。夫酺者,因人所利,合醵為歡,無 相奪倫,不至糜弊。且臣卜其晝,史冊攸存;君舉必書, 帝王重慎。今乃暴衣冠於上路,羅妓樂於中宵,雜鄭 衛之音,縱倡優之樂。陛下還淳復古」,宵衣旰食,不矜 細行,恐非聖德所宜,臣以為一不可也。誰何警夜,伐 鼓通晨,以備非常存之善教?今陛下不深惟戒慎,輕 違動息,重門弛禁,巨猾多徒,儻有躍馬奔車,流言駭 叫,一塵聽覽,有累宸衷,臣以為二不可也。應尚有三不可原本 亦遺「且一人向隅,滿堂不樂;一物失所,納隍增慮。陛下 北宮多暇,西墉蹔臨,青春日長,已積塵埃之弊;紫微 漏永,重窮歌舞之樂。儻令有司跛倚,下人饑倦,以陛 下近猶不恤,而況於遠乎?聖情攸聞,豈不懍然祇畏」, 臣以為四不可也。且元正首祚,大禮頻光,百姓顒顒, 咸謂業盛配天,功垂曠代。今陛下恩似薄於眾望,酺 即過於往年。王公貴人,各承微旨,州縣坊曲,競為課 稅,吁嗟道路,貿易家產,損萬人之力,營百戲之資,適 欲同其歡,而乃遺其患,復令兼夜,人何以堪?臣以為 五不可也。《書》曰:「罔咈百姓,以從己之欲。」況自去夏霖 霪,經今亢旱,農乏收成,市有騰貴,損其實,崇其虛,馳 不急之務,擾方春之業。前代聖主明王,「忽於細微而 成過患,多矣,陛下可效之哉!伏望晝則歡娛,暮令休 息,要令兼夜,恐無益於聖朝。」上納其言而止。

按:《冊府元龜》:「元宗先天二年十一月,禁京城酤酒,歲 饑故也。」

元宗開元五年大酺编辑

按《唐書元宗本紀》不載按《舊唐書本紀》,開元五年 三月,「以辛景初女封為固安縣主,妻子奚首領饒樂 郡主大酺。」

開元十一年十一月戊寅有事於南郊大赦賜天下 酺三日京城五日。

按:《唐書元宗本紀》云云。

開元十三年。十一月壬辰。大赦。賜天下。酺七日 按《唐書元宗本紀》云云。

開元二十年十一月庚申如汾陰祠后土大赦賜民 酺三日。

按:《唐書元宗本紀》云云。

開元二十三年。正月乙亥。耕籍田。大赦。賜民酺三日 按《唐書元宗本紀》云云。

按《舊唐書張守珪傳》:「守珪開元二十一年為營州都 督、河北節度副大使,俄加河北採訪處置使。先是,契丹及奚連年為邊患,契丹衙官可突于驍勇有謀略, 頗為夷人所伏。及守珪到官,頻出擊之。二十三年春, 守珪詣東都獻捷,會籍田禮畢,酺宴,便為守珪飲至 之禮,上賦詩以褒美之。」

開元二十六年七月己巳,大赦,賜民酺三日。

按:《唐書元宗本紀》云云。

開元二十七年二月己巳,群臣上尊號曰《開元聖文 神武皇帝》,大赦,賜民酺五日。

按:《唐書元宗本紀》云云。

天寶三載十二月癸丑祠九宮貴神于東郊大赦賜民酺三日编辑

按:《唐書元宗本紀》云云。

天寶六載。正月戊子。有事于南郊。大赦。賜民酺三日 按《唐書元宗本紀》云云。

天寶七載五月壬午,群臣上尊號曰《開元天寶聖文 神武應道皇帝》,大赦,賜民酺三日。

按:《唐書元宗本紀》云云。

天寶八載,大赦,賜酺。

按《唐書元宗本紀》八載:「閏月丙寅,謁太清宮,加上元 元皇帝號曰聖祖大道元元皇帝,增祖宗帝后諡。群 臣上尊號曰開元天地大寶聖文神武應道皇帝,大 赦,賜酺三日。」

天寶十載。正月甲午。有事于南郊。大赦。賜酺三日 按《唐書元宗本紀》云云。

天寶十三載,大赦,賜酺。

按《唐書元宗本紀》:十三載「二月甲戌,群臣上尊號曰 『開元天地大寶聖文神武證道孝德皇帝,大赦,賜民 酺三日。五月壬戌,觀酺于勤政樓』。」

肅宗至德二載十二月戊午大赦賜民酺五日编辑

按:《唐書肅宗本紀》云云。

乾元元年初禁酤酒编辑

按《唐書肅宗本紀》不載按《食貨志》,「唐初無酒禁,乾 元元年,京師酒貴,肅宗以稟食方屈,乃禁京城酤酒, 期以麥熟如初。」

按《冊府元龜》元年三月詔曰:「為政之本,期于節用。今 農工在務,廩食未優。如聞京城之中,酒價尢貴。但以 麴糵之費,有損國儲;游惰之徒,益資廢業。其京城內 沽酒,即宜禁斷,麥熟之後,任依常式。」

乾元二年,復禁酤。

按《唐書肅宗本紀》不載。按《食貨志》,「二年饑,復禁酤。 非光祿祭祀、燕蕃客,不御酒。」

寶應元年代宗監國以泰陵建陵發引詔禁酤酒编辑

按《唐書肅宗本紀》不載。按《冊府元龜》云云。

代宗廣德二年定天下酤戶納稅编辑

按《唐書代宗本紀》不載按《食貨志》:「廣德二年,定天 下酤戶以月收稅,建中元年罷之。」

按:杜佑《通典》:二年十二月敕:「天下州各量定酤酒戶, 隨月納稅,除此外,不問官私,一切禁斷。」

大曆十四年德宗即位罷貢酒及榷酤编辑

按《唐書德宗本紀》:「大曆十四年五月癸亥,即皇帝位 於太極殿。閏月癸未,罷劍南貢生春酒。七月辛卯,罷 榷酤。」

德宗建中元年罷酒稅编辑

按《唐書德宗本紀》不載。按《文獻通考》云云。

建中三年正月辛未,復榷酤。

按《唐書德宗本紀》云云。按《食貨志》。「建中三年。復禁 民酤以佐軍費。置肆釀酒。斛收直三千。州縣總領醨 薄私釀者論其罪。尋以京師四方所湊。罷榷」

按:杜佑《通典》:「三年制,禁人酤酒,官司置店自酤,收利 以助軍費。」

貞元二年榷酒錢以免徭役编辑

按《唐書德宗本紀》不載。按《食貨志》:「貞元二年,復禁 京城畿縣酒。天下置肆以酤者,斗錢百五十,免其徭 役,獨淮南、忠武、宣武、河東榷麴而巳。」

按:《舊唐書本紀》,二年十二月,「京城畿內榷酒,每㪷榷 錢一百五十文,蠲酒戶差役。」從度支奏也。

貞元十四年,詔除榷酒錢。

按《唐書德宗本紀》不載按《舊唐書本紀》,十四年春 正月壬午朔「庚寅,詔諸道州府,應貞元八年至十一 年兩稅及榷酒錢在百姓復內者,總五百六十萬七 千貫,並除放。」

憲宗元和二年禁酤酒编辑

按《唐書憲宗本紀》不載。按《冊府元龜》,元和二年正 月制「酤酒及雜榷率並同禁斷。」

元和 年,侍御史孔戣條上榷酤弊。

按《唐書憲宗本紀》不載。按《孔巢父傳》:「巢父子戣為 侍御史,條上四事:一、多冗官,二、吏不奉法,三、百姓田 不盡墾,四、山澤榷酤為州縣弊。憲宗異其言。」

元和六年,罷酤肆權榷酒錢。

按《唐書憲宗本紀》不載。按《食貨志》,六年罷京師酤 肆,以榷酒錢隨兩稅青苗斂之元和十二年,敕配戶出榷酒錢處,不得更置官酤 按《唐書憲宗本紀》不載。按《文獻通考》:十二年戶部 奏「准敕文,如配戶出榷酒錢處,即不得更置官店榷 酤其中或恐諸州府先有不配戶出錢者,即須沽請 委州府長官據當處錢額,約」米麴時價收利,應額足 即止。

元和十四年,赦「榷稅,罷官酤。」

按《唐書憲宗本紀》不載按《舊唐書本紀》,十四年秋 七月,群臣上尊號曰「元和聖文神武法天應道皇帝。 是日御宣政殿受冊禮畢,大赦天下。京畿今年秋稅 榷酒等錢每貫量放四百文。」

按:《冊府元龜》:十四年七月,湖州刺史李應奏:「先是,官 酤代百姓納榷,歲月既久,為弊滋深。伏望許令百姓 自取酤登舊額,仍許入兩稅,隨貫均出,依舊例折納 輕貨送上都。」許之。

元和十五年,穆宗即位,權宜榷酒等錢。

按《唐書穆宗本紀》,不載按《舊唐書本紀》,十五年五 月,「詔以國用不足,應天下兩稅榷酒等錢,兼諸道雜 榷稅等,應合送上都。八月,兵部尚書楊於陵總百寮 錢貨輕重之議,取天下兩稅榷酒等,悉以布帛任土 所產物充稅,並不徵見錢,則物漸重錢漸輕,農人見 免賤賣匹段。請中書門下、御史臺諸司官長重議施 行。」從之。

按《冊府元龜》:穆宗以元和十五年正月即位,閏正月, 浙西觀察使竇易直奏:「當道舊例,官酤酒代百姓納 榷。去年湖州刺史李應奏請罷當州官酤,代百姓納 榷,庶戎鎮易為安撫,疲人免輸榷利。敕曰:『不酤官酒, 有益疲人』。管內六州,皆合一例,宜並准湖州敕處分。」 議者是李應而非易直。

穆宗長慶元年禁斷已配榷酒錢處又置官酤编辑

按《唐書穆宗本紀》。不載。按《冊府元龜》,「長慶元年正 月制榷酒錢有已分配百姓處,又置酒店官酤。并諸 色榷率,切宜禁斷。」按通考載元和十二年事與此同疑或有誤姑並存之 長慶三年,罷「榷酒」之罪。

按《唐書穆宗本紀》。不載。按《冊府元龜》,「三年王仲舒 出為江西觀察,奏罷犯榷酒之罪。以官錢三萬貫代 貧戶輸稅。」

文宗太和四年韋詞奏停榷麴准榷酒编辑

按《唐書文宗本紀》不載。按《冊府元龜》:「太和四年七 月,湖南觀察使韋詞奏,前使王公亮奏請榷麴,收其 贏利,將代上供。臣到州察訪,自停加配,閭里稍安,人 戶逃者,亦漸歸復。但藏挾頗易,掛陷頗多。兼當州土 宜少有麴麥,州司遠處求糴,般運甚難。伏請卻停榷 麴,任商旅將至當州州司准榷酒元敕及洪州、鄂州 流例,於州縣津市官酤,以代人戶配額。」可之。

太和五年,裴誼奏停官酤。

按《唐書文宗本紀》不載。按《冊府元龜》:「五年正月,江 西觀察使裴誼奏,當道從。太和元年,觀察使李憲以 軍用不足,奏請禁百姓造酒,官中自酤,吏緣為奸,酒 味薄惡,老病生產,盡不堪任,公開倖門,私謗盈路。臣 叨膺重寄,合務便人,請停官酤,任自醞造。臣請諸色 方圓節儉,冀使軍用濟便,人無怨咨。可之。六月,誼又 奏,『洪州每年合送省榷酒錢五萬貫文。舊例百姓醞 造,其錢依前例,隨百姓兩稅貫頭均納。當管洪州停 官店酤酒,其錢已據數均配訖,並不加配業戶』。」從之。 太和七年,詔令國忌日禁飲酒。

按《唐書文宗本紀》不載按《舊唐書本紀》云云。

太和八年,罷「京師榷酤。」

按《唐書文宗本紀》不載。按《食貨志》,「八年遂罷京師 榷酤,凡天下榷酒,為錢百五十六萬餘緡,而釀費居 三之一,貧戶逃酤不在焉。」

按《冊府元龜》八年二月詔:「京邑之內,本無榷酤,屬貞 元用兵之後,費用稍廣,始定店戶等第,令其納榷。況 萬方所聚,私釀至多,禁令既不可施,榷利自無所入, 徒立課額,殊非惠人。其長安、萬年兩縣見徵榷酒錢 一萬五千一十貫八百文,若先欠者,並宜放免。其榷 酒錢起今亦宜停。」

武宗會昌六年置官店酤酒納榷錢私酤者不許連累嚴酷编辑

按《唐書武宗本紀》,不載。按《冊府元龜》,會昌六年九 月敕,「揚州等八道州府置榷麴,并置官店酤酒,代百 姓納榷酒錢,并充資助軍用,各有榷許限。揚州、陳許、 江州、襄州、河東五處榷麴,浙西、浙東、鄂岳三處置官 酤酒。如聞禁止私酤,過聞嚴酷,一人違犯,連累數家, 閭里之間,不免咨怨。宜從今以後,如有私酤酒及買 私」麴者,但許罪止一身,并所由容縱,任據罪處分。鄉 井之內,如不知情,並不得追擾。其所犯之人,任用重 典,兼不得沒入家產。

昭宗   年復榷酒遽罷之编辑

按《唐書昭宗本紀》不載按《食貨志》:「昭宗世以用度 不足,易京畿近鎮麴法,復榷酒以贍軍。鳳翔節度使李茂貞方顓其利,按兵請入奏利害,天子遽罷之。」

後梁编辑

太祖開平元年賜東都酺一日编辑

按《五代史太祖本紀》:「開平元年夏四月甲子,皇帝即 位,戊辰,大赦,改元國號梁。封唐主為濟陰王,升汴州 為開封府,建為東都,以唐東都為西都,廢京兆府為 雍州,賜東都酺一日。」

後唐编辑

明宗天成三年詔諸道州府任百姓納麴錢自造私麴醞酒供家编辑

按《五代史明宗本紀》,不載。按《冊府元龜》,天成三年 七月詔曰:「應三京鄴都諸道州府鄉村人戶,自今年 七月後,於夏秋田苗上,每畝納麴錢五文足陌,一任 百姓自造私麴醞酒供家,其錢隨夏秋徵納。其京都 及諸道州府縣鎮坊界內,應逐年買官麴酒戶,便許 自造麴醞酒貨賣。仍取天成二年正月至年終,逐戶 計算都買麴錢數內,十分只納二分,以充榷酒錢,便 從今年七月後管數徵納榷酒戶外,其餘諸色人,亦 許私造酒麴供家,卻不得就裏私賣酒。如有固違,便 仰糾察,勒依中等酒戶納榷。其坊一任酤賣,不在納 榷之限。其麴敕命到後,任便踏造。如賣麴酒戶中,有 去年曾賣麴,今年因事不辦買麴,住開店者,則與出 落。如睹《新敕》,有情願開店投榷者,則不計舊戶,便令 依見納錢中等戶例出榷。以後酒戶中有無力開店 賣酒,亦許隨處陳狀。其舊納麴錢,並宜停廢。應諸處 麴務,據見管麴,亦仰十分減八分價錢出賣,不得更 請官本踏造。」

時孔循以《麴法》殺一家於雒陽,或獻此議,以為「愛其人,便於國」 ,故行之。

後周编辑

世宗顯德四年詔改諸道州府榷酒麴法编辑

按《五代史世宗本紀》不載。按《冊府元龜》,顯德四年 七月詔曰:「諸道州府麴務今後一依往例官中禁法 賣麴,逐處先置都務,候敕到日,並仰停罷。據見在麴 數依時踏造,候人戶將價錢據數給麴,不得賒賣抑 配與人。應鄉村人戶今後並許自造米醋及買糟造 醋供食,仍許於本州縣界就精美處酤賣。其酒麴法 條依舊施行。」先是,自晉漢已來,諸道州府皆榷,計麴 額,置都務以酤酒,民間酒醋例皆醨薄。世宗知其弊, 故令改法。

编辑

太祖神冊元年賜酺三日编辑

按《遼史太祖本紀》:「神冊元年三月丙辰,以迭烈部夷 离菫曷魯為阿廬朵里于越,百僚進秩頒賚有差,賜 酺三日。」

聖宗   年命頭下軍州酒稅赴納上京编辑

按《遼史聖宗本紀》。不載按《食貨志》。聖宗時,各部大 臣從上征伐,俘掠人戶。自置郛郭為頭下軍州。凡市 井之賦。各歸頭下。惟酒稅赴納上京。此分頭下軍州 賦為二等也。按《地理志》。頭下軍州皆諸王外戚大 臣及諸部從征俘掠。或置生口,各團集建州縣以居 之。橫帳諸王國舅公主許創立州城。自餘不得建城 郭。朝「廷賜州縣額,其節度使,朝廷命之,刺史以下,皆 以本主部曲充焉。官位九品之下及井邑商賈之家, 征稅各歸頭下,唯酒稅課納上京鹽鐵司。」

太平五年幸燕賜酺連日编辑

按《遼史聖宗本紀》:「太平五年,燕民以年穀豐熟,車駕 臨幸,爭以土物來獻。上禮高年,惠鰥寡,賜酺飲。至夕, 六街燈火如晝,士庶嬉遊,上亦微行觀之。」按《食貨 志》:「太平初幸燕,燕民以年豐,進土產珍異。上禮高年, 惠鰥寡,賜酺連日。」

太平 年,詔「遼東新附地仍不榷酤。」

按《遼史聖宗本紀》:太平九年八月「己丑,東京舍利軍 詳穩大延琳僭位,號其國為興。遼年為天慶。十年八 月丙午,擒延琳,渤海平。」按《食貨志》:「先是遼東新附, 地不榷酤,而鹽麴之禁亦弛。馮延休、韓紹勳相繼商 利,欲與燕地、平山例加繩約,其民病之,遂起大延琳 之亂連年,詔復其租,民始安靖。」

興宗   年禁諸職官不得擅造酒糜穀编辑

按《遼史興宗本紀》,不載按《食貨志》:興宗即位,遣使 閱諸道禾稼。是年通括戶口。詔曰:「朕於早歲習知稼 穡,力辦者廣務耕耘,罕聞輸納。家貧者全虧種植,多 至流亡。宜通檢括,普為均平。禁諸職官不得擅造酒 糜穀有婚祭者,有司給文字始聽。」

重熙九年十二月辛卯詔諸職官非婚祭不得沉酗廢事编辑

按《遼史興宗本紀》云云。

道宗清寧十年十一月庚辰詔南京不得非時飲酒按遼史道宗本紀云云编辑

宋一编辑

====太祖建隆二年夏四月庚申班貨造酒麴律====按:《宋史太祖本紀》云云。

建隆三年,再下酒麴之禁,戶私造,差定其罪。

按:《宋史太祖本紀》不載按《食貨志》:五代漢初,犯麴 者並棄市,周至五斤者死。建隆二年,以周法太峻,犯 私麴至十五斤、以私酒入城至三斗者,始處極刑,餘 論罪有差。私市酒麴者,減造人罪之半。三年,再下酒 麴之禁,戶私造差定其罪:城郭二十斤、鄉閭三十斤, 棄市。民持私酒入京城五十里、西京及諸州城二十 里「者,至五斗處死。所定里數外,有官署,酤酒而私酒 人,其地一石棄市。」

乾德四年詔減建隆酒禁编辑

按:《宋史太祖本紀》不載按《食貨志》:「乾德四年,詔比 建隆之禁第減之,凡至城郭五十斤以上,鄉閭百斤 以上,私酒入禁地,二石、三石以上至有官署處,四石、 五石以上者乃死,法益輕而犯者鮮矣。」

開寶九年太宗即位詔榷酤用開寶八年額编辑

按:《宋史太宗本紀》,開寶九年「冬十月癸丑,帝即皇帝 位。庚申,詔茶鹽榷酤用開寶八年額。」

按:《文獻通考》:「太宗太平興國元年。」即開寶九年詔:「先是,募 民掌茶鹽榷酤,民多增常數,求掌以規利,歲或荒儉, 商旅不行,致虧常課,多籍沒家財以償,甚乖仁恕之 道。今後宜並以開寶八年額為定,不得復增。」

太宗太平興國二年冬十月辛巳初榷酒酤编辑

按《宋史太宗本紀》云云。按《食貨志》:「宋榷酤之法,諸 州城內皆置務釀酒,縣鎮鄉閭或許民釀而定其歲 課,若有遺利,所在多請官酤,三京官造麴,聽民納直 以取。陳滑、蔡、潁、隨、郢、鄧、金、房州、信陽軍舊皆不榷。太 平興國初,京西轉運使程能請榷之所在,置官吏局 署,取民租米麥給釀,以官錢市薪槱及吏工奉料,歲 計」獲無幾,而主吏規其盈羨,及醞齊不良,酒多醨薄, 至課民婚葬,量戶大小令酤,民甚被其害。歲儉物貴, 殆不償其費。

太平興國七年,以榷酤非便,仍舊賣麴。

按《宋史太宗本紀》不載。按《食貨志》:川峽承舊制,賣 麴價重,開寶二年,詔減十之二,既而頗興榷酤,言事 者多陳其非便,太平興國七年罷,仍舊賣麴。自是惟 夔、建、開、施、瀘、黔、涪、黎、威州、梁山雲安軍,及河東之麟、 府州,荊湖之辰州,福建之福、泉、汀、漳州、興化軍,廣南 東西路不禁。自春至秋,酤成即鬻,謂之「小酒」,其價自 五錢至三十錢,有二十六等。臘釀蒸鬻,候夏而出,謂 之「大酒」,自八錢至四十八錢,有二十三等。凡醞用秔、 糯、粟、黍、麥等及《麴法》《酒式》,皆從水土所宜。諸州官釀, 所費穀麥,準常糴以給,不得用倉儲。酒匠、役人當受 糧者給錢。凡官麴麥一斗為麴六斤四兩。賣麴價,東 京、南京斤直錢百五十五,西京減五。

雍熙二年六月戊子復榷酤编辑

按《宋史太宗本紀》云云,按《食貨志》:兩浙舊募民掌 榷,雍熙初,以民多私釀,歲蠲其禁。其榷酤歲課如麴 錢之制,附兩稅均率。二年,詔曰:「有司請罷杭州榷酤, 乃使豪舉之家坐專其利,貧弱之戶歲責所輸,本欲 惠民,乃成侵擾。宜仍舊榷酒,罷納所均錢。」

端拱二年令民買麴釀酒酤者縣鎮十里如州城二十里之禁编辑

按《宋史太宗本紀》不載按《食貨志》云云。

淳化五年罷榷酤募民自釀輸官錢減於常課编辑

按《宋史太宗本紀》,淳化五年九月己未,罷諸州榷酤。 按《食貨志》:「五年詔募民自釀,輸官錢,減常課三之 二,使其易辦。民有應募者,檢視其貲產,長吏及大姓 共保之,後課不登則均償。是歲取諸州歲課錢少者 四百七十二處,募民自酤或官賣麴收其直。」其後民 應募者寡,猶多官釀。

真宗咸平三年春正月庚寅罷緣邊二十三州軍榷酤编辑

按:《宋史真宗本紀》云云。

咸平五年,增陝西酒榷課,以助邊費。

按《宋史真宗本紀》不載。按《食貨志》:「陝西雖榷酤,而 尚多遺利。咸平五年,度支員外郎李士衡請增課以 助邊費,乃歲增十一萬餘貫。」按《李溥傳》:「溥與李士 衡使陝西,增酒榷緡錢歲二十五萬。」

景德四年賜酺詔中外榷酤不得更議增課编辑

按《宋史真宗本紀》:「景德四年二月甲戌,幸上清宮,詔 賜酺三日。甲申,御五鳳樓觀酺,召父老五百人賜飲 樓下。」按《食貨志》:咸平末,江淮制置增榷酤錢,頗為 煩刻。景德二年,詔毋增榷,自後制置使不得兼領酒 榷。四年,又詔中外不得更議增課,以圖恩獎。

按《文獻通考》:四年詔曰:「榷酤之法,素有定規,宜令計 司立為永式,自今中外不得復議增課。」時承平日久, 掌財賦者法禁愈密,悉籠取遺利,凡較課以祖額前 界遞年相參。景德初,榷務連歲有羨,三司即取多收 者為額,上以其不俟朝旨,或致掊克,乃詔增額皆奏 裁

大中祥符元年大赦賜酺编辑

按《宋史真宗本紀》:「大中祥符元年春正月戊辰,大赦, 改元,賜京師酺。二月壬辰,御乾元門觀酺。冬十月癸 丑,御朝覲壇之壽昌殿,受群臣朝賀,大赦天下,賜天 下酺三日。」

大中祥符二年三月辛未,賜京城酺。

按:《宋史真宗本紀》云云。

大中祥符四年,賜酺定酒價。

按《宋史真宗本紀》:四年二月壬戌,賜天下酺三日,乙 丑,觀酺。三月己丑,御五鳳樓觀酺。九月癸巳,御乾元 殿觀酺。冬十月丁巳,定江淮酒價。有司慮失歲課,帝 曰:「苟便於民,何顧歲入也。」

大中祥符六年春正月己酉,賜京師酺五日。二月戊 辰,觀酺。

按:《宋史真宗本紀》云云。

大中祥符七年春正月庚戌,御均慶樓,賜酺三日。冬 十一月壬辰,御乾元門觀酺。

按:《宋史真宗本紀》云云。

大中祥符九年夏四月丙申,賜「天下酺。」

按:《宋史真宗本紀》云云。

天禧元年二月壬申御正陽門觀酺编辑

按:《宋史真宗本紀》云云。

天禧二年九月庚辰,御乾元門觀酺。

按:《宋史真宗本紀》云云。

天禧 年,停廢「鄉村酒戶」年額。

按《宋史真宗本紀》不載按《食貨志》:「天禧初,著作郎 張師德使淮南,上言鄉村酒戶年額少者,望並停廢, 從之。」

天禧四年,賜酺,增酒課。

按《宋史真宗本紀》:四年九月壬申,賜京城酺。冬十月 壬午,幸正陽門觀酺。按《食貨志》:四年轉運副使方 仲荀言「本道酒課舊額十四萬貫,遺利尚多。乃歲增 課九萬八千貫。」

天禧五年二月丙寅,賜天下酺。三月辛巳,御正陽門 觀酺。

按:《宋史真宗本紀》云云。

天禧 年,增榷課銅、鐵錢及賣麴錢。

按《宋史真宗本紀》不載。按《食貨志》:「至道二年,兩京 諸州收榷課銅錢一百二十一萬四千餘貫,鐵錢一 百五十六萬五千餘貫,京城賣麴錢四十八萬餘貫。 天禧末榷課銅錢增七百七十九萬六千餘貫,鐵錢 增一百三十五萬四千餘貫,麴錢增二十九萬一千 餘貫。」

乾興元年詔鄉村不得增置酒場编辑

按《宋史真宗本紀》不載按《食貨志》:「天下承平既久, 戶口寖蕃,為酒醪以靡穀者益眾。乾興初,言者謂諸 路酒課月比歲增,無有藝極,非古者禁群飲、教節用 之義。遂詔鄉村毋得增置酒場,已募民主之者,期三 年。他人雖欲增課以售,勿聽。主者自欲增課,委官吏 度異時不至虧額負課,然後上聞。」既而御史中丞晏 殊請《酒場利薄者悉禁增課》。

仁宗   年詔酒稅取一歲中數別為額後勿復增编辑

按,《宋史仁宗本紀》,不載。按《文獻通考》:仁宗時,河北 酒稅務有監臨官,而轉運司復遣官比視歲課,寖以 侵民,詔禁之。既而又請場務歲課三千緡以上者,以 使臣監臨。帝曰:「歲入不多而增官,得無擾乎?」乃詔歲 課倍其數,乃增使臣。時天下茶鹽酒稅,歲課有比年 不登者,詔取一歲中數別為額,後雖羨溢,勿復增。

天聖七年禁酒戶抑配多售犯者聽人告代编辑

按《宋史仁宗本紀》不載按《食貨志》:「天聖七年,詔民 間有吉凶事酤酒,舊聽自便,毋抑配。而江淮、荊湖、兩 浙酒戶往往豪制良民,至出引目,抑使多售,其嚴禁 止,犯者聽人告,募人代之。」

天聖 年,北京官售酒麴,皆畫疆界。

按:《宋史仁宗本紀》不載。按《食貨志》:天聖以後,北京 售麴如三京法,官售酒麴亦畫疆界,戒相侵越,犯皆 有法。其不禁之地大概與宋初同,唯增永興軍大通 監,川峽之茂州富順監。

慶曆 年三司請較監臨榷酤增課者賞之编辑

按《宋史仁宗本紀》不載。按《食貨志》,慶曆初,三司言, 「陝西用兵。軍費不給。尤資榷酤之利。請較監臨官歲 課增者第賞之。」繼令蕭定基、王琪等商度利害。 慶曆五年,酒課比《景德會計錄》增三數倍以上 按《宋史仁宗本紀》不載。按《玉海》,張方平曰:「慶曆五 年,諸路鹽酒歲課比《景德會計錄》增三數倍以上。」 又按《玉海》,「景德中,酒課收四百二十八萬緡,慶曆五 年,收一千七百一十萬。」

嘉祐 年詔酒稅場務毋得苛抑编辑

按《宋史仁宗本紀》不載按《文獻通考》,「嘉祐初又詔 酒稅場務毋得抑配人戶,苛阻商旅,求羨餘以希賞

英宗治平四年詔蠲酒戶逋麴錢禁酒場強率人酤酒编辑

按《宋史英宗本紀》,治平四年春正月辛亥,蠲京師逋 麴錢。按《食貨志》:「初酒場歲課不登,州縣多責衙前 或伍保輸錢以充其數。嘉祐、治平中數戒止之。治平 四年,手詔蠲京師酒戶所負榷錢十六萬緡。又江南 比歲所增酒場,強率人酤酒者禁止。」皇祐中,酒麴歲 課合緡錢一千四百九十八萬六千一百九十六。至 治平中減二百一十二萬三千七百三。而皇祐中又 入金、帛、絲、纊、芻粟、材木之類,總其數四百萬七百六 十,治平中乃增一百九十九萬一千九百七十五。 按《文獻通考》:四年,詔「江南近復村酒場抑民市酒者 罷之。」

神宗熙寧二年蠲被水州軍酒課编辑

按《宋史神宗本紀》:「熙寧二年秋七月壬午,振恤被水 州軍,仍蠲竹木稅及酒課。」

熙寧三年,禁諸郡節序以酒相饋。

按《宋史神宗本紀》不載。按《食貨志》:三年,詔諸郡遇 節序毋得以酒相饋。初,知渭州蔡挺言,「陝西有醞公 使酒交遺,至踰二十驛,道路煩苦。」詔禁之。至是,都官 郎中沈行復言,「知莫州柴貽範饋他州酒至九百餘 瓶,用兵夫踰一百人。」故并諸路禁焉。

熙寧四年,減麴數以增酒價。

按《宋史神宗本紀》。不載按《食貨志》:四年,三司承買 酒麴坊場錢。率千錢稅五十。儲以祿吏。六月,令式所 刪定官周直孺言。「在京麴院酒戶鬻酒虧額。原於麴 數多則酒亦多。多則價賤。賤則人戶損其利。為今之 法。宜減數增價。使酒有限而必售。則人無耗折之患。 而官額不虧。請以百八十萬斤為定額。」閏年增十五 萬斤。舊直斤百六十八百,以八十五為數。後增為二 百百,用省數以便出入。

熙寧七年,諸郡舊不釀酒者,許釀。

按《宋史神宗本紀》。不載按《食貨志》,七年,「諸郡舊不 釀酒者。許釀以公使錢,率百緡為千石,溢額者以違 制論。」

熙寧九年,詔「預給糯米錢,俟成稔輸官,供在京酒戶 歲用。」未幾,詔勿行。

按《宋史神宗本紀》,不載按《食貨志》:「在京酒戶,歲用 糯米三十萬石。九年,江浙災傷,米直騰貴,詔選官至 所產地預給錢,俟成稔折輸於官。未幾,詔勿行,止以 所糴在京新米與已糴米半用之。」

熙寧 年,天下諸州酒課歲額各有差。

按《宋史神宗本紀》。不載按《文獻通考》。熙寧十年以 前天下諸州酒課歲額。

四十萬貫以上 《東京》:成都二十八務:

三十萬貫以上, 開封三十五務,秦十八務,杭十務。 二十萬貫以上, 京兆二十三務,延二十務,鳳翔二 十五務,渭十三務,蘇七務。

十萬貫。以上 西京二十三務,北京二十七務,齊二 十六務,鄆十一務,徐七務,許十三務,滄二十三務,真 定八務,定六務,華十務,慶十三務,鎮戎六務,太原十 一務,亳十二務,鄜六務,宿十三務,楚五務,泗七務,真 八務,越十務,湖六務,婺九務,秀十七務,江寧六務,常 九務,江陵十五務,綿十四務,漢十九務,邛十九務,果 二務,梓十八務,閬四十二務。

五萬貫。以上 南京九務,青十務,密五務,萊四務,淄 七務,淮陽四務,兗九務,濟六務,單四務,濮七務,襄八 務,鄧八務,孟五務,蔡二十二務,陳六務,潁七務,鄭八 務,澶九務,冀十四務,瀛七務,博十四務,棣十三務,德 十六務,恩十一務,濱八務,相七務,邢十二務,洺十一 務,深五務,趙七務,河中七務,陝十五務,同十一務,耀 五務,邠五務,寧八務,環二十五務,保安二務,涇六務, 隴十務,階六務,德順。通遠。晉十二務,儀七務,絳 八務,隰八務,汾四務,揚九務,泰八務,壽十六務,廬三 務,舒十九務,無為十務,潤六務,明五務,溫七務,台八 務,衢四務,睦七務,宣七務,信八務,潭八務,鄂八務,鼎 五務,眉十六務,蜀八務,彭八務,嘉三務,遂四務,合九 務,興元三十六務,建十三務。

五萬貫以下: 沂六務,濰三務,曹四務,光化一務,汝 十務,滑四務,永靜六務,懷十務,磁十二務,衛五務,祁 三務,保一務,通利六務,解四務,虢六務,商八務,坊四 務,鳳五務,岷乾七務,忻二務,嵐四務,保德一務,岢 嵐一務,石二務,海四務,通四務,蘄八務,和五務,光七 務,黃八務,漣水一務,高郵三務,太平六務,江六務,洪 七務,饒九務。在城五縣石頭景德興利興國三務,安五務,澧二務, 岳四務,簡十五務,資十六務,懷安十二務,劍三務, 二萬貫以下, 廣濟一務,隨二務,金一務,均三務,郢 三務,唐五務,莫四務,雄一務,乾寧二務,灞四務,安肅 一務,永寧二務,廣信一務,順安一務,丹三務,北平一 務,熙一務,成三務,潞十務,府一務,代七務,威勝軍八 務,平定軍四務,澤五務,憲一務,慈三務,遼三務,滁六務,濠七務,處八務,歙六務,南康四務,廣德二務,虔十 三務,池六務,撫一務,筠一務,臨江三務,建昌三務,衡 六務,漢陽三務,陵井監二十務,永康八務,荊門一務, 昌四務,普四十三務,榮六務,渠一務,廣安三務,利六 務,南劍十五務,三泉一務,蓬七務,興一務,洋五務, 一萬貫以下 登一務,信陽二務,信安一務,保定一 務,房三務,慶成二務,寧化軍一務,南安二務,吉九務, 袁四務,永三務,邵二務,峽一務,歸一務,雅七務,瀘一 務,巴十四務,邵武四務,文一務。

五千貫以下 原十一務,《開寶監》:火山軍一務,道 一務,郴一務,全一務,桂陽六務,戎三務,富順監一務, 龍三務,集二務,璧三務,大寧監一務,渝四務,萬一務, 忠一務。

無定額。 萊蕪監,利國監河,康定軍,沙苑監,太平監, 司竹監,大通監,麟豐永平監,辰沅淯州監,黎茂威,劍 門關。

無榷 夔、黔、達開、施、涪、雲安、梁山、福、汀、泉、漳、興化、廣 南東西兩路州軍。

右《會要》所載熙寧以前天下酒課歲額,以大數為之 第等,如此,內大郡課多者,除錢之外,又有總絹布之 類,不悉錄。

元豐元年增在京酒戶麴錢编辑

按《宋史神宗本紀》不載按《食貨志》:「元豐元年,增在 京酒戶麴錢,較年額損麴三十萬斤,閏年,益造萬斤。 元豐二年,定在京麴額及價,其酒戶負糟糯錢,限期 帶輸。」

按《宋史神宗本紀》不載按《食貨志》:二年,詔「在京鬻 麴歲以百二十萬斤為額,斤直錢二百五十。俟鬻及 舊額,令復舊價。酒戶負糟糯錢更期以二年帶輸,并 蠲未請麴數十萬斤。」先是,京師麴法自熙寧四年更 定後,多不能償,雖屢閣未請麴數,及損歲額為百五 十萬斤,斤增錢至二百四十,未免逋負。至是,命畢仲 衍與周直孺講求利病,請「損額增直,均給七十店,令 日輸錢周歲而足,月輸不及數,計所負倍罰。其炊醞 非時擅益器量及用私麴,皆立《告賞法》,悉施行之而 裁其價。」

元豐三年,詔寬麴直錢。

按《宋史神宗本紀》。不載按《食貨志》:三年「詔帶輸舊 麴錢及倍罰錢。仍寬以半歲。未經免罰者蠲三之一。」 元豐五年。外居宗室酒止許於舊宮院寄醞。增諸酒 場酒戶糟糯錢。

按,《宋史神宗本紀》,不載。按《食貨志》:「五年,外居宗室 酒止許於舊宮院尊長及近屬寄醞。增永興軍乾祐 縣十酒場酒戶負糟糯錢,更令三年之內增月限以 輸,並除限內罰息,其倍罰麴錢已蠲三之一,下戶更 免一分。」

哲宗元祐元年刪監司鬻酒及三路饋遺條编辑

按《宋史哲宗本紀》不載按《食貨志》云云。

元祐七年,罷監酒稅務及南京榷酒。

按:《宋史哲宗本紀》:元祐七年八月「丙辰,罷監酒稅務 增剩給賞法。十一月癸巳,罷南京榷酒。」

紹聖二年諸郡釀酒並復熙寧之數邊郡非帥府亦酌定釀酒之數编辑

按《宋史哲宗本紀》不載按《食貨志》。紹聖二年。左司 諫翟思言諸郡釀酒非沿邊。並復熙寧之數。詔熙寧 五年以前諸郡不釀酒。及有公使錢而無酒者。所釀 並依熙寧編敕數。仍令諸郡所減勿逾百石。舊不及 數者如舊。毋得於例外供饋。又以陝西沿邊官監酒 務。課入不足。乃令邊郡非帥府。並酌條制定釀酒數。 諸「將並城砦止許於官務寄釀。」

徽宗崇寧二年詔增諸路官酒錢以充學費编辑

按《宋史徽宗本紀》不載。按《食貨志》:「崇寧二年十月, 諸路官鹽酒直上者升增錢二,中下增一,以充學費, 餘裨轉運司歲用。」

大觀四年立額比較鬻糟錢又詔榷酒處並遣官賣醋仍禁越郡城五里外编辑

按《宋史徽宗本紀》不載按《食貨志》:「大觀四年,以兩 浙轉運司之請,官監鬻糟錢,別立額比較。又詔諸郡 榷酒之地,入出酒米,並別遣倉官賣醋,毋得越郡城 五里外。凡縣鎮村,並禁其息悉歸轉運司,舊屬常平 者如故。」

政和二年杭州增設酒務比較编辑

按《宋史徽宗本紀》不載按《食貨志》:政和二年,淮南 發運副使董正封言,「杭州都酒務甲於諸路,治平前 歲課三十萬緡,今不過二十萬,請令分務為三,更置 比較務二,毋增官吏兵匠。仍請本路諸郡並增務比 較。」從之。

政和四年,增酒務及糟酵錢。立「選充酒匠法。」

按《宋史徽宗本紀》不載按《食貨志》。四年,兩浙轉運 司亦請置務比較定課額。釀酒收息以增虧為賞罰。 詔酒務官二員者分兩務。三員者復增其一員。雖多毋得過四務。內有官雖多而課息不廣者聽如舊。是 歲以湖南路諸務糟酵錢分入提舉司。令斤增錢三。 為直達糧綱水工之費。立酒匠闕。聽選試清務廂軍 之法。「清務者,本州選刺,供踏麴爨蒸之役,闕則募人 以充。」

重和元年九月壬午詔罷添酒價编辑

按:《宋史徽宗本紀》云云。

宣和二年定假用米麴及耗官課之罪编辑

按《宋史徽宗本紀》不載按《食貨志》:「宣和二年,公使 庫假用米麴及因耗官課者。以坐贓罪之。監官移替。」 宣和三年。諸路皆增榷酤錢。

按《宋史徽宗本紀》不載。按《食貨志》:三年,發運使陳 遘奏「江淮等路官監酒直,上者升權增錢五,次增三, 為江浙新復州縣之用。」其後尚書省請令他路悉行 之。詔如其請,所收率十之三以給漕計,餘輸大觀庫。 宣和五年,罷夔路榷酤,旋復之。

按《宋史徽宗本紀》不載按《食貨志》:五年,罷夔路榷 酤,未幾復舊。以轉運司言「新邊城砦藉以供億故也。 宣和六年,禁在任抑坊戶轉鬻及置肆以鬻者。諸路 增酒錢,如元豐法。」

按:《宋史徽宗本紀》不載按《食貨志》:六年,「在任官以 奉酒抑賣坊戶轉鬻者,論以違制律。先是,政和末,嘗 詔毋得令人置肆以鬻,今併禁之。諸路增酒錢,如元 豐法,悉充上供,為戶部用,毋入轉運司。」

欽宗靖康元年以陳公輔監合州酒務罷增兩浙路酒價编辑

按《宋史欽宗本紀》:靖康元年六月「乙巳,左司諫陳公 輔以言事責監合州酒務。」按《食貨志》:「元年,兩浙路 酒價屢增,較熙豐幾倍,而歲稔,米麴直賤,民規利,輕 冒法,遂令罷所增價。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