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經濟彙編/食貨典/第276卷

經濟彙編 食貨典 第二百七十五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經濟彙編 第二百七十六卷
經濟彙編 食貨典 第二百七十七卷


考證.svg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經濟彙編食貨典

 第二百七十六卷

酒部藝文二编辑

《醉鄉記          》:唐王績《送進士王含秀才序      》、韓愈《醉賦》《并序》。       皇甫湜。

酒功讚          :白居易《醉吟先生傳         》、前人《酒箴           》,皮日休《中酒賦          》,陸龜蒙《酒賦           》,宋吳淑《濁醪有妙理賦        》,蘇軾《酒子賦》。《有序》:       前人。

中山《松醪賦         》,前人《洞庭春色賦         》,前人《書東皋子傳》後        ,前人既醉備《五福論        》,蘇轍《濁醪有妙理賦》。《次東坡韻》。  李綱。

《椰子酒賦          》前人《石門酒器五銘        》:「黃榦曉示,科賣民戶麴引,及抑勒打酒 。」朱熹《大酺賦           》。劉筠《蒲桃酒賦》。《有序》:    金·元好問

「軋賴機?」《酒賦》《有序》:   元:朱德潤

《葡萄酒賦         》明王翰《酒德頌》《和劉伶韻      》·周履靖

《食貨典》第二百七十六卷。

酒部藝文二编辑

《醉鄉記》
唐·王績
编辑

「醉之鄉,去中國不知其幾千里也。其土曠然無涯,無 丘陵阪險;其氣和平一揆,無晦明寒暑;其俗大同,無 邑居聚落;其人甚精,無愛憎喜怒,吸風飲露,不食五 穀。其寢于于,其行徐徐,與鳥獸魚鱉雜處,不知有舟 車械器之用。昔者黃帝氏嘗獲遊其都,歸而杳然,喪 其天下,以為結繩之政已薄矣。降及堯舜,作為千鍾」 百壺之獻,因姑射神人以假道。蓋至其邊鄙,終身太 平。禹湯立法,禮繁樂雜,數十代與醉鄉隔。其臣羲和, 棄甲子而逃,冀臻其鄉,失路而夭,天下遂不寧。至乎 末孫桀紂,怒而昇糟丘,階級千仞,南向而望,卒不見 醉鄉。武王得志于世,乃命公旦立酒人氏之職,典司 五齊,拓土七千里,僅與醉鄉達焉。故四十年刑措不 用。下逮幽、厲,迄乎秦、漢,中國喪亂,遂與《醉鄉》絕,而臣 下之受道者,往往竊至焉。阮嗣宗、陶淵明等十數人, 並遊于醉鄉,沒身不返,死葬其壤,中國以為「酒仙」云。 嗟乎!醉鄉氏之俗,豈古華胥氏之國乎?何其淳寂也 如是?予得遊焉,故為之記。

《送進士王含秀才序》
韓愈
编辑

吾少時讀《醉鄉記》,私怪隱居者無所累於世,而猶有 是言,豈誠旨於味耶?及讀阮籍、陶潛詩,乃知彼雖偃 蹇不欲與世接,然猶未能平其心,或為事物是非相 感發,於是有託而逃焉者也。若顏氏子操瓢與簞,曾 參歌聲若出金石,彼得聖人而師之,汲汲每若不可 及,其於外也固不暇,尚何事麴糵之託而昏冥之逃 耶?吾又以為悲《醉鄉》之徒不遇也。建中初,天子嗣位, 有意貞觀、開元之丕績,在朝廷之臣爭言事。當此時, 《醉鄉》之後,世又以直廢。吾既悲《醉鄉》之文辭,而又嘉 良臣之烈,思識其子孫。今子之來見我也,無所挾,吾 猶將張之,況文與行不失其世,守渾然端且厚,惜乎 吾力不能振之,而其言不見信於世也。「於其行,姑與 之飲酒。」

《醉賦》并序
皇甫湜
编辑

昔劉伶作《酒德頌》,以折搢紳處士。余嘗為沈湎所困,因作《醉賦》,寄啁任山君。君嗜此物,亦以警之爾。

「沈湎于酒,有晉之《七賢》。」心遊于夢,境墮于煙。六府漫 漫,四支綿綿。逶隨津淳,陶和渾鮮。遺天地之闊大,失 膏火之消煎。寂寂寞寞,根歸復朴。居若死灰,行猶飄 殼。車屢墮兮無傷,首鎮濡兮不覺。機發而動,魂交而 合。瞑文字之醇味,反騷人之獨醒。曾不知其耳目,尚 何懼于雷霆。偶四體以合莫,歸一元而億寧。麴糵氣 散,竹桂滋已。百慮森復,七情紛始,風飄火爇,矜誇跱 跂。嗟害馬之驟還,顧息肩兮未幾。蘇門子聞而笑之 曰:「子之于道,其醯雞歟?彼至人者,天地根,性情虛,披 拂眾萬,脫遺寰區,形猶大象,心冥太初,故大患乃失, 而至道可居也。乃今假荒惑之具,沈耳目之機,其解 須臾,憂患繁滋,中心不可損,外患生」之,為疹為毒,為 狂為醨。負責之道,陰陽戾違,束乎巫醫,毆乎有司,辱 身滅名,痿肺淫支,狼徂猖蹶,為大人嗤,不得盡年,玉 色先衰,曾不如睹無醉時,使人困苦如斯。

《酒功讚》
白居易
编辑

晉建威將軍劉伯倫,嗜酒,有《酒德頌》傳于世。唐太

子賓客白樂天亦嗜酒,作《酒功讚》以繼之。其詞曰:

麥麴之英,米泉之精。作合為酒,孕和產靈。孕和者何, 濁醪一樽。霜天雪夜,變寒為溫。產靈者何,清醑一酌。 離人遷客,轉憂為樂。納諸喉舌之內,淳淳泄泄,醍醐 沆瀣。沃諸心胸之中,熙熙融融,膏澤和風。百慮齊息, 時乃之德;萬緣皆空,時乃之功。吾嘗終日不食,終夜 不寢。以思無益,不如且飲。

《醉吟先生傳》
前人
编辑

「醉吟先生」者,忘其姓字,鄉里官爵,忽忽不知為誰也。 宦遊三十載,將老退居洛下,所居有池五六畝,竹數 千竿,喬木數十株,臺榭舟橋,具體而微,先生安焉。家 雖貧,不至寒餒,年雖老,未及昏耄。性嗜酒,耽琴淫詩, 凡酒徒、琴侶、詩客多與之遊。遊之外,棲心釋氏。通小 中大乘法,與嵩山僧如滿為空門友,平泉客韋楚為 山水友,彭城劉夢得為詩友,安定皇甫朗之為酒友。 每一相遇,欣然忘歸。洛城內外六七十里間,凡觀寺 丘墅,有泉石花竹者靡不遊,人家有美酒鳴琴者靡 不過,有圖書歌舞者靡不觀。自居守洛川,洎布衣家 以宴遊召者,亦時時往。每良辰美景,或雪朝月夕,好 事者相遇,必為之先拂酒罍,次開詩篋。詩酒既酣,乃 自援琴操宮聲,弄秋思一遍。若興發,命家僮調法部 絲竹,合奏《霓裳羽衣》一曲。若歡甚,又命小妓歌《楊柳 枝》新詞十數章,放情自娛,酩酊而後已。往往乘興屨 及鄰杖于鄉騎遊都邑,肩轝適野轝,中置一琴一枕, 陶謝詩書數卷,轝竿左右懸雙酒壺,尋水望山,率情 便去,抱琴引酌,興盡而返。如此凡十年。山間賦詩約 千餘篇,日釀酒約數百斛,而十年前後賦釀者不與 焉。妻孥弟姪慮其過也,或譏之,不應,至再至三,乃曰: 「凡人之性鮮得中,必有所偏好,吾非中者也。設不幸 吾好利而貨殖焉,以至于多藏潤屋,賈禍危身,奈吾 何?設不幸吾好博奕,一擲數萬,傾財破產,以至于妻 子凍餒,奈吾何?設不幸吾好藥,損衣削食,鍊鉛燒汞, 以至于無所成,有所誤,奈吾何?今吾幸不好彼,而自 適杯觴諷詠之間,放即放矣,庸何傷乎?不猶愈于好 彼三者乎?此劉伯倫所以聞婦言而不聽,王無功所 以遊醉鄉而不還也。」遂率子弟入酒房,環釀甕,箕踞 仰面,長吁太息曰:「吾生天地間,才與行不逮于古人 遠矣,而富于黔婁,壽于顏回,飽于伯夷,樂于榮啟期, 健于衛叔寶。幸甚幸甚!餘何求哉!若捨吾所好,何以 送老?」因自吟《詠懷詩》云:「抱琴榮啟樂,縱酒劉伶達。放 眼看青山,任頭生白髮。不知天地內,更得幾時活。從 此到終身,盡為閑日月。」吟罷自哂,揭甕醱醅,又飲數 杯,兀然而醉。既而醉復醒,醒復吟,吟復飲,飲復醉,醉 吟相仍若循環,陶陶然,昏昏然,不知老之將至。古所 謂得全于酒者,故自號為醉吟先生。于時開成三年, 先生之齒六十有七,鬢盡白,髮半禿,齒雙缺,而觴詠 之興猶未衰。顧謂妻子云:「今之前,吾適矣;今之後,吾 不自知。」其興如何?

《酒箴》
皮日休
编辑

《皮子》性嗜酒,雖行止窮泰,非酒不能適。居襄陽之鹿 門山,以山稅之餘,繼日而釀,終年荒醉。自戲曰「醉士。」 居襄陽之洞湖,以載醇酎一甔,往來湖上,遇興 將酌,因自諧曰:「酒民,於戲,吾性至荒而嗜于此,其亦 為聖哲之罪人也。」又自戲曰:「醉士。自諧曰酒民,將天 地至廣,不能害醉士酒民哉!又何必廁絲竹之筵,粉 黛之產也。」襄陽元侯聞醉士酒民之稱也。《訂皮子》曰: 「子耽飲之性,于喧靜豈異耶?」皮子曰:「酒之道,豈止于 充口腹,樂悲歡而已哉?」甚則化上為淫溺,化下為酗 禍。是以聖人節之以酬酢,諭之以誥訓。然尚有上為 淫溺所化,化為亡國;下為酗禍所化,化為殺身。且不 見前世之飲禍耶?潞酆舒有五罪,其一嗜酒,為晉所 殺。慶封易內而耽飲,則國朝遷。鄭伯有窟室而耽酒, 終奔于駟氏之甲。欒高嗜酒而信內,卒敗于陳鮑氏; 衛侯飲于籍圃,卒為大夫所害。嗚呼!吾不賢者!性實 嗜酒,尚懼為酆舒之僇,過此吾不為也,又焉能俾喧 為靜乎?俾靜為喧乎,不為靜中淫溺乎,不為酗禍之 波乎?既淫溺酗禍作于心,得不為慶封乎?鄭伯有乎? 欒高乎?衛侯乎?蓋中性不能自節,因箴以自符。《箴》曰: 「酒之所樂,樂其全真。寧能我醉,不醉于人。」

《中酒賦》
陸龜蒙
编辑

「書編百氏,病載千名。將有濱于九死,諒無敵于餘酲。 窗間落月,枕上殘更。意欲問而無問,夢將成而不成。 心悄悄,目瞠瞠。愛靜中而人且語,愁曙後而雞已鳴。 才遭轥轢,適別恩情。屈大夫之獨醒,應難共語;阮校 尉之連醉,不可同行。氣縷支綿,神雜色沮。前歡已誓 於拋擲,枉事空經乎思慮。有馘卓擒伶之伍,我願先 登;有殛狄放杜之君,臣能執御。」「聿當拔酒樹,平麴封 培仲榼碎堯鍾。先刊美椽,次削真龍。編虎鬚者寧教 畔去,持蟹螯者不要相逢。欲倚還眠,將詞又默。深窮 寂寞之境,別有凄涼之域。黃昏細雨,迷途而不到長 亭;白晝繁花,失意而初歸故國。背枕求穩,牽幃就黑愁應平子分與,渴是相如傳得。」感物逾嗟,懷人有惻。 謝月鏡,共王清,去去不乏風流。杜蘭香,別張碩,永永 更無消息。冠纓不遇,柸案空陳。徒殲鷰鷰之髀,浸費 猩猩之脣。牛心表異,熊掌稱珍。《剪雲夢》。「『採泮宮芹。 周子之菘向晚,庾郎之薤初春。加以歐川桂蠹,潁谷 榆人。雖馳心於萬品,且忘味於茲辰。莫話三年,誰云 五斗。從齊奴車騎如水,任阿甯風姿似柳。仙莫得而 媒,艷,何能而有。麟毫簾近遮,雲母不足驚心;琥珀釧 將還,玉兒未能迴首,或乃強迎賓友,力答牋書,落魄 不啻壓伊有餘。襜褕猶嬾整,解散固慵梳』。卞士蔚專 諷蝦蟆,誠堪竊笑。莊周子化為蝴蝶,實是憑虛。」客曰: 「雖鯖鮓能珍,微風可折,豈比夫榴花竹葉之味,酃水 之清,中山之碧,必能醺骨酡顏,潛銷暗釋。況前覆乃 後車之警,獨行為眾人之僻。不然,吾將受教于聖賢, 敢忘歡伯。」

《酒賦》
宋·吳淑
编辑

魚麗于罶鰋鯉,君子有酒旨且有。若夫儀狄初制,少 康造始,九投百品之精,一宿三重之美。既陰陽之相 感,亦吉凶之所起。挹此思柔,誦茲反恥。則有優韋曜 而賜荈,為穆生而置醴,定國數石而精明,鄭元一斛 而溫偉。三日僕射百錢,阮子陳諫每唱于《迴波》,養性 亦澆于纍磈。爾其樂茲在鎬,挹此如澠。法鄭君之能 釀,憶劉伶之解酲。山濤既聞于八斗,陸納才堪于二 升。陶侃則過限便止,孔顗則彌月不醒。文舉嘲曹公 之禁,簡雍譏先主之刑。伐木許許,釃酒有藇。傾荒外 之樽,採海中之樹。三雅既聞于劉表,百榼仍傳于子 路。賞鍾會之不拜,美孟嘉之得趣。酌此中聖賜之上 尊,梁武之稱臧質,謝奕之逼桓溫。行朱虛之軍法,醉 丞相之後園。或投醪而感義,或舉盃而殺人,謝朏曾 聞於指口,管仲嘗憂其棄身;飲之孔偕,樂此今夕。營 彼糟丘,溺滋窟室,子良持鎗以乍進,延之據鞍而自 適,既營度于五齊,亦均調乎六物,遺羊祜而弗疑,折 張昭而屢屈,嘉皇甫之質厚,鄙王琨之儉嗇。則有眠 畢卓之罋,入步兵之廚。飲瀛洲之玉膏,挹南岳之瓊 酥。亦聞醉裡遺冠,罋頭加帽。銀鍾之寵,思話縹醪之 賜。崔浩、裴粲則勤以獻誠,陰鏗則仁而獲報。逢括頸 于消難,見傾家之次道,復聞孔群喻之糟肉。孫朝積 年麴封,顯父之餞百壺,唐堯之舉千鍾。豈顧季鷹之 身後,且醉高歡之手中。應彼東風,醞茲狂藥。冬釀兮 夏成,「汾清兮鄴酌。」亦云「玉瞻三術,酆舒五罪。漢有長 樂之儀,吳有釣臺之會。一斗河東之賜,千日中山之 醉。蘇微為之而成疾,慶封為之而易內。至若老羌之 渴,次公之狂倒,山公之接䍦脫,相如之鷫鸘。故其成 禮而弗繼以淫,無量而不及于亂。唯公榮而不與,獨 崔暹而可勸。禮成宴醧,名稱聖賢。湛酒泉」而在地,瞻 酒旗之麗天。味兼百末,價重千錢。嘗美味于酃湖,酌 不極于青田。復聞敗見宋樽,怪消秦獄,或以青州作 號,或以建康為目。名傳上頓,味稱美祿。阮孚以金貂 相換,淵明以葛巾見漉。亦云「曲阿既釃,邯鄲被圍,步 白楊之野,坐黃菊之籬。」高允敗德以為訓,元忠坐酌 而自怡。或取陶陶之樂,或矜抑抑之儀。及夫行車酌 醴,鳴鐘舉燧,哺糟兮歠醨,舉白兮揚觶。高昌洿林之 貢,西域蒲桃之味,或以蟹螯俱執,或以彘肩並賜。禮 有生禍之語,《書》著崇飲之旨。邴原有廢業之憂,范泰 述傷生之理。苟忘濡首之戒,將貽腐脅之斃。故三爵 以退,而百拜成禮,所以喻之於兵,而譬之於水也。

《濁醪有妙理賦》
蘇軾
编辑

「酒勿嫌濁,人當取醇。失憂心于昨夢,信妙理之凝神。 渾盎盎以無聲,始從味入;杳冥冥其似道,徑得天真。」 伊人之生,以酒為命。常因既醉之適,方識此心之正。 稻米無知,豈解窮理;麴糵有毒,安能發性。乃知神物 之自然,蓋與天工而相並。得時行道,我則師齊相之 飲醇;遠害全身,我則學徐公之《中聖》。湛若秋露,穆如 春風。疑宿雲之解駮,漏朝日之暾紅。初體粟之失去, 旋眼花之掃空。酷愛孟生,知其中之有趣;猶嫌白老, 不頌德而言功。兀爾坐忘,浩然天縱。如如不動,而體 無礙;了了常知而心不用。座中客滿,惟憂百榼之空; 身後名輕,但覺一盃之重。今夫明月之珠,不可以襦; 夜光之璧不可以餔。芻豢飽我而不「我覺,布帛燠我 而不我娛。惟此君獨游萬物之表,蓋天下不可一日 而無。在醉常醒,孰是狂人之藥;得意忘味,始知至道 之腴。又何必一石亦醉,罔閒州閭;五㪷斛酲,不問妻 妾。結襪庭中,觀廷尉之度量;脫靴殿上,誇謫仙之敏 捷。陽醉逖地,常陋王式之褊歌嗚仰天,每譏楊惲之 狹。我欲眠而君且去」,有客何嫌人皆勸而我不聞,其 誰敢接。殊不知人之齊聖,匪昏之如。古者晤語必旅 之於,獨醒者,汨羅之道也。屢舞者,高陽之徒歟。惡蔣 濟而射木人,又何狷淺殺王敦而取金印,亦自狂疏。 故我內全其天,外寓於酒。濁者以飲吾僕,清者以酌 吾友。吾方耕於渺莽之野,而汲於清泠之淵,以釀此 醪,然後舉漥樽而屬予口

《酒子賦》有序
前人
编辑

南方釀酒未大熟,取其膏液,謂之「酒子」 ,率得十一。既熟,則反之醅中。而潮人王介石、泉人許玨,乃以是餉予。寧其醅之漓,以蘄予一醉,此意豈可忘哉?乃為賦之。

「米為母麴為父。烝羔豚,出髓乳。憐二子自節口,餉滑 甘輔衰朽。」先生醉,二子舞,歸。淪其糟,飲其友。先生既 醉而醒,《醒而歌之》曰:「吾觀穉酒之初泫兮,若嬰兒之 未孩。及其溢流而走空兮,又若時女之方笄。割玉脾 于蜂室兮,氄雛鵝之毰毸。味盎盎其春融兮,氣凜冽 而秋凄。自我皤腹之瓜罌兮,入我凹中之荷杯。暾朝 霞于霜谷兮,濛夜稻于露畦。吾飲少而輒醉兮,與百 榼其均齊。游物初而神凝兮,反實際而形開。顧無以 酬二子之勤兮,出妙語為瓊瑰。歸懷璧且握珠兮,挾 所有以傲厥妻。遂諷誦以忘食兮,殷空腸之轉雷。」

《中山松醪賦》
前人
编辑

「始予宵濟于衡漳,車徒涉而夜號。燧松明以記淺,散 星宿于亭皋。鬱風中之香霧,若訴予以不遭。豈千歲 之妙質,而死斤斧於鴻毛。效區區之寸明,曾何異於 束蒿。爛文章之糾纆,驚節解而流膏。嘻!作廈其已遠, 尚藥石之可曹。收薄用於桑榆,製中山之松醪。救爾 灰燼之中,免爾螢爝之勞。取通明於盤錯,出肪澤於 烹熬,與黍麥而皆熟。沸春聲之嘈嘈,味甘餘而小苦。 嘆幽姿之獨高,知甘酸之易壞。笑涼州之葡萄,似玉 池之生肥,非內府之蒸羔。酌以癭藤之紋樽,薦以石 盤之霜螯。曾日飲之幾何,覺天刑之可逃。投拄杖而 起行,罷兒童之抑搔。望西山之咫尺,欲褰裳以遊遨。 跨超峰之奔鹿,接挂壁之飛猱。遂從」此而入海,眇翻 天之雲濤。使夫嵇阮之倫,與八仙之群豪,或騎麟而 翳鳳,爭榼挈而瓢操。顛倒白綸巾,淋漓宮錦袍,追東 坡而不可及,歸餔歠其醨糟,漱松風於齒牙。猶足以 賦《遠遊》而續《離騷》也。

《洞庭春色賦》有序
前人
编辑

安定郡王以黃柑釀酒,名之曰「洞庭春色。」 其猶子德麟得之以餉予,戲作賦曰:

吾聞橘中之樂,不減商山。豈霜餘之不食,而四老人 者游戲於其間。悟此世之泡幻,藏千里於一斑。舉棗 葉之有餘,納芥子其何艱。宜賢王之達觀,寄逸想於 人寰。嫋嫋兮秋風,泛天宇兮清閒。吹洞庭之白浪,漲 北渚之蒼灣。攜佳人而往游,勒霧鬢與風鬟。命黃頭 之千奴,卷震澤而與俱還。糅以二米之禾,藉以三脊 「之菅。忽雲蒸而冰解,旋珠零而涕潸。翠勺銀罌,紫絡 青綸。隨屬車之鴟夷,款木門之銅鐶。分帝觴之餘瀝, 幸公子之破慳,我洗盞而起嘗。散腰足之痺頑,盡三 江於一吸,吞魚龍之神姦。醉夢紛紜,始如髦蠻。鼓巴 山之桂楫,叩林屋之瓊關。臥松風之瑟縮,揭春溜之 淙潺。進范蠡於渺茫,弔夫差之惸鰥。」屬此觴於西子, 洗亡國之愁顏。驚羅襪之塵飛,失舞袖之弓彎。覺而 賦之,以授公子曰:「嗚呼噫嘻,吾言夸矣,公子其為我 刪之。」

《書東皋子傳後》
前人
编辑

予飲酒,終日不過五合,天下之不能飲,無在予下者。 然喜人飲酒,見客舉杯徐引,則予胸中為之浩浩焉、 落落焉,酣適之味乃過於客。閒居未嘗一日無客,客 至未嘗不置酒,天下之好飲亦無在予上者。常以謂 「人之至樂,莫若身無病而心無憂」,我則無是二者矣。 然人之有是者接於予前,則予安得全其樂乎?故所 至常蓄善藥,有求者則與之,而尢善釀酒以飲客,或 曰:「予無病而多蓄藥,不飲而多釀酒,勞己以為人,何 也?」予笑曰:「病者得藥,吾為之體輕;飲者困於酒,吾為 之酣適。」蓋專以自為也。東皋子待詔門下省,日給酒 三升。其弟靜問曰:「待詔樂乎?」曰:「待詔何所樂,但美醞 三升,殊可戀耳。」今嶺南法不禁酒,予既得自釀,月用 米一斛,得酒六斗。而南雄、廣、惠、循、梅五太守,間復以 酒遺予。略計其所獲,殆過於東皋子矣。然東皋子自 謂五斗先生,則日給三升,救口不暇,安能及客乎?若 予者,乃日有三升五合,入野人道士腹中矣。東皋子 與仲長子光游,好養性服食,預刻死日,自為墓誌。予 蓋友其人於千載,或庶幾焉。

《既醉備五福論》
蘇轍
编辑

善。夫詩人之為詩也,當成王之時,天下已平,其君子 優柔和易而無所怨怒,天下之民各樂其所。年穀時 熟,父子兄弟相愛而無有暴戾不和之節,莫不相與 作為酒醴,剝烹牛羊,以享以祀,以相與宴樂而不厭。 詩人欲歌其事,而以為未足以見其盛也,於是推而 上之,至於朝廷之間,見其君臣相安而宗族相愛。至 於祭祀宗廟既畢,而又與其諸兄昆弟皆宴於寢,旅 酬上下至於無算爵,君臣釋然皆醉,為作《既醉》之詩 以美之。而後之博詩者,又深思而極觀之,以為一篇 之中而五福備焉。然觀於《詩》《書》,至抑與《酒誥》之篇,觀 其所以悲傷前世之失,及其所以深懲切戒於後者莫不以飲酒無度,沉湎荒亂,號呶倨肆,以敗亂其德 為首。故曰:百福之所由生,百福之所由消。耗而不享 者,莫急於酒。周公之戒康叔曰:「酒之失婦人,是用二 者合併,故五福不降,而六極盡至。」愚請以小民之家 而明之。今夫養生之人,深自覆護壅閉,無戰鬥危亡 之患,而率至於不壽者,何耶?是酒奪之也。力田之人, 倉廩富矣,俄而至於飢寒者何耶?是酒困之也。服食 之人乳藥餌石,無風雨暴露之苦,而常至於不寧者, 何耶?是酒病之也。修身之人,帶鉤蹈矩,不敢妄行,而 常至於失德者,何耶?是酒亂之也。四者既具,則夫欲 考終天命,而其道無由也。然而曰五福備於《既醉》者, 何也?愚固言之矣。天下之民,相與飲酒歡樂於下,而 君臣乃相與偕醉於上。醉而愈恭,和而有禮,繆戾之 氣不作於心,心和神安,而壽不可勝計也。用財有節, 御己有度,而富不可勝用也。壽命長永,而又加之以 富,則非安寧而何?既壽而富,身且安矣,而無所用其 心,則非好德而何?富壽而安,且有德以不朽於後也, 則非考終命而何?故世之君子,能觀《既醉》之詩以和 平其心,而又觀夫《抑》與《酒誥》之篇以自戒也,則五福 可以坐致,而六極可以遠卻,而孔氏之說所以分而 別之者,又何足為君子陳於前哉!

《濁醪有妙理賦》次東坡韻
李綱
编辑

「盡棄糟粕,獨留精醇。導性理以通妙,知麴糵之有神。 融方寸於混茫,處心合道;齊天地於毫末,遇境皆真。 厥初生民,時維司命,天有星以垂象,周建官而設正。 泉香器潔,既曲盡於人為;氣冽味甘,乃資陶於天性。 蓋百禮之所須,寧五漿之可並。荒耽失職,當戒羲和 之湎淫;溫克自將,宜法文武之《齊聖》。良辰美景,明月」 清風。沸新篘之蟻白,滴小槽之珠紅。味流霞而細酌, 掃浮雲之一空。醇德可嘉,頌觚瓢於劉子;醉鄉不遠, 記風土於無功。恍爾神遊,窈然心縱。天光泰定而遺 萬物,根塵解脫而忘六用。藉之飲藥,能資疾疹之痊; 或使墜車,豈覺死生之重。嗟夫!此異隨珠,寒可當襦; 此異和璧,飢可當餔。療飢寒以飽煖,「化憂忿為歡娛。 信麴生之風味,豈侍坐之可無?霞散冰肌,謝仙人之 石髓;紅潮玉頰,殊北苑之雲腴。」又曷貴盜醉甕下,見 鄙州閭;得飲墦間,歸驕妻妾。三升起待詔之戀,千首 矜翰林之捷。分田種秫,未訝淵明之迂;看劍引杯,更 覺少陵之狹。治則醒而亂則醉,其智足稱;飲愈多而 貌愈恭,其賢可接。是知察行觀德,莫酒之如。自昔達 者,必取之於飲而粹者,元魯山之德也;飲而拙者,陽 道州之政歟。袒裼相從,笑竹林之七逸;供帳出餞,賢 都門之二疏。故我取足於心,得全於酒。內以此而怡 弟昆,外以此而燕賓友。雖一杯於一石,同酣適之功, 又何必吸百川以長鯨之口。

《椰子酒賦》
前人
编辑

「伊南方之碩果,稟炎輝之正氣。實石緻而睟文,膚脂 凝而膩理。厥中枵然,自含天體。釀陰陽之絪縕,蓄雨 露之清泚。不假麴糵,作成芳美。流糟粕之精英,雜羔 豚之乳髓。何煩九醞,宛同五齊。資達人之嗽吮,有君 子之多旨。穆生對而欣然,杜康嘗而愕爾。謝涼州之 葡萄,笑淵明之秫米。氣盎盎而春和,色溫溫而玉粹。」 當炎荒之九秋,寄美人於千里。不費缾罍,以介壽祉, 破紫殼之堅圓,剖冰肌之柔脆。酌彼窪樽,薦茲妙味, 吸沆瀣而咀瓊瑤,可忘懷而一醉。

《石門酒器五銘》
黃榦
编辑

《磨銘》
编辑

上動下靜象天地,前推後盪象父子。晝夜運行命不 已,精粗紛紜物資始。君子省身盍顧諟,無小無大亦 一理。

《酢床銘》
编辑

「責酒清易,責人清難。」智者於酒,可以反觀。

《陶器銘》
编辑

一線之漏,足以敗酒。一念之差,得無敗所守乎?

《燒器銘》
编辑

「厚其耳,廣其腹。」厚故勝,廣故蓄。綿薄任重,祇以覆其 餗。

《升銘》
编辑

凡物之理,不平則鳴,不足則慊,太溢則傾。誰謂剖斗 而民不爭?其取也寧過於嗇?其予也寧過於盈?是又 所以為不平之平乎。

《曉示科賣民戶麴引及抑勒打酒》
朱熹
编辑

「勘會民間吉凶會聚或修造之類,若用酒,依條聽隨 力沽買,如不用,亦從其便,並不得抑勒。」今訪聞諸縣 並佐官廳,每遇人戶,輒以承買麴引為各科納人戶 錢物,以至坊場違法抑勒人戶打酒,切恐良民被害, 婚葬造作失時,須至約束。

右今印榜,曉示民戶知委,今後如遇吉凶聚會或修 造之類,官司輒敢買麴引,或酒務坊場抑勒買酒,並 仰指定見證具狀徑赴使軍陳告。切待拘收犯人根 勘,依條施行

《大酺賦》并序
劉筠
编辑

臣謹按前《志》,酺之言布也,王德布於天下而合聚飲食焉。肇自炎漢初興,日不暇給,罰其合醵之會,著於三尺之法。逮乎孝文,崇修禮義,賜酺之惠,繇是流行。況我朝盛德形容,汪洋圖牒,固不可以寸毫尺素孟浪而稱也。臣今所賦者,但述海內豐盛,兆庶歡康,為負暄獻芹之比爾。其辭曰:

聖宋紹休兮三葉重光,祥符薦祉兮萬壽無疆。昭景 貺於紀元之號,還淳風於建德之鄉。慶無邈而不被, 俗無細而不康。乃下明詔,申舊章,賜大酺之五日,洽 歡心於庶邦。爾乃京邑翼翼,四方是則。通衢十二兮 砥平,廣路三條兮繩直。固不以列肆,千里,集民萬億。 群有司而先置,戒掌次而具飭。幕九章兮燦若舒霞, 廊千步兮軒如布翼。外饔之百品有敘,酒正之六物 不忒。分命司市,遷闤闠於東西;鳩集梓人,校輪輿於 南北:將以極瑰奇詭異之歡,示深慈至惠之澤也。於 是二月初吉,春日載陽,皇帝乃乘步輦,出披香,排飛 闥,歷未央,御南端之嶢闕,臨迴望之廣場。百戲備,萬 樂張,仙車九九而並騖,樓船兩兩而相當。昭其瑞也, 則銀瓮丹甑;象其武也,則青翰艅艎。聲砰磕兮非雷 而震;勢憑凌兮弗葦而航。且觀夫魚龍曼衍,鹿馬騰 驤;長蛇白象,麒麟鳳凰。吞刀璀璨,吐火熒煌。或叱石 而成羊,文豹左拏兮右攫。元珠倏耀兮忽藏,畫地而 川流。移山而列岫嶈嶈,神木垂實,靈草擢芒。髬 髵豆獸,綽約夭倡。曳綃紈而綷縩,振環珮兮鏗鏘。赤 刀受黃公之祝,大面體蘭陵之王。木女發機於曲逆, 鳥言流俗於冶長。千變萬化,紛紜頡頏。前者怒而 欲息。後者技癢而激昂。舞以七盤之妍袖,間以九部 之清商。《彈箏》籥,吹竽鼓簧。南音變楚,隴篴明羌。琵 琶出於胡部,摻鼓發於禰狂。方響遺銅磬之韻,羯鼓 鬥《山花》之芳。箜篌之妙引初畢,笳管之新聲更揚。洞 簫參差兮上處,燕筑慷慨兮在旁。琴瑟合奏而奚辨, 塤箎相須而靡遑。信滿阬而滿谷,豈止乎洋洋盈耳 而已哉!又若橦末之技,趫捷之徒,籍其名於樂府,世 其業於都盧。竿險百尺,力雄十夫。望仙盤於雲際,視 高緪於坦途。俊軼鷹隼,巧過猿狙。衒多能於懸絕,校 微命於錙銖。左迴右轉,既亟只且。嘈囋沸濆,鼓譟歋 歙。突倒投而將墜,旋斂態而自如。亦有侲僮赤子,提 㩦叫呼。脫去襁褓,負集危軀。效山夔之躑躅,恃一足 而有餘。欻對舞於索山,跳丸劍而爭趨。偃仰拜起,如 禮之拘。雜以拔距投石,衝狹戲車,蛇矛交擊,猿騎分 驅。韓嫣之金丸疊中,孟光之石臼凌虛。習五案者,於 斯盡矣,透三峽者,何以加諸。復有俳優,旃孟滑稽,淳 于詼諧,方朔調笑酒胡。縱橫謔浪,突梯囁嚅。混妍醜 於戚施,變舒慘於籧篨。乃至角抵蹴踘,分朋列族,其 勝也氣若雄虹,其敗也形如槁木。誰「謂乎狼子野心, 而熊羆可擾?誰謂乎以強陵弱,而貓鼠同育。」斯固藝 之下者,亦可以娛情而悅目。是時也,都人士女,農商 工賈,鱗萃乎九達之衢,星拱乎兩觀之下。舉袂兮連 帷,揮汗兮霈雨。鈿車金勒,雜遝而晶熒;袨服靚裝,藻 縟而容與。網利者罷登壟斷,力田者競辭畎畝。屠羊 說或慕功名,斲輪扁「亦忘規矩。寂寂兮巷無居人,憧 憧兮觀者如堵。」以遨以游,爰笑爰語。始乃抃舞於康 莊,終乃含歌於樽俎。旁有相如滌器,濁氏賣脯。乘時 射利,鬻良雜苦;勺藥之味,蚳蝝盡取。既賈用以兼贏, 咸滿志而自許。又乃百工居肆,眾貨叢聚。錦繡之設, 焰朗甍廡。競相高以奢麗,羌難得而覼縷。於以見國 家蕃富,上下充足,女有餘絲,男有餘粟,顧金土兮同 價,興禮讓兮郁郁。若夫七相茂族,四姓良家,蟬聯鼎 盛,照耀繁華,皆結駟而連騎,雖兩漢其寧加。則又有 菟裘老臣,逍遙高尚,乘下澤之車,曳靈壽之杖,爰稽 首於堯雲,挹衢樽而無量。鄉里俊造,草澤英才,覽德 輝而狎至,觀國光而聿來。顧鼎食之可取,豈直《野苹》 之謂哉!羽林戴鶡之夫,期門佽飛之子,罷羽獵於長 楊,投賓壺於棘矢,襲楚楚之衣裳,喜交臂於廛里。大 矣哉!惟堯舜之作主兮,盛德日新;矧皋夔之為佐兮, 嘉猷矢陳。奏君臣相悅之樂,會比屋可封之民。湛露 未晞,在藻之懽允洽;太牢如享,登臺之眾咸臻。老吾 老以幼吾之幼,不獨子其「子而親其親。」鰥寡孤惸兮 各有所養,蠻夷戎狄兮孰非我臣。粟帛之賜已厚,牛 酒之給仍均。春醴惟醇,炮炙薌芬。皤髮者駕肩而洩 洩,支離者攘臂而欣欣。莫不含和而吐氣,蹈德而詠 仁。一之二之日,樂且有儀。三之四之日,不醉無歸。五 日兮饜飫斯極,但見夫含哺而嬉。介爾眉壽,和爾天 倪。非夫上聖之乾乾致治,其孰能逸豫而融怡者哉? 敢為《系》曰:「於鑠我宋,巍乎帝先。創業垂統,靜直動專。 威烈既茂,文德是宣。謙而不宰,讓之於天。上帝允答, 靈貺昭然。厥慶惟大,庶民賴焉。爰錫酺飲,流惠周旋。 有殽如阜,有酒如川。既醉既飽,無黨無偏。體安舒兮 被堯日,氣和樂兮暢薰絃。祝聖祚兮揚純懿,永」延長 兮彌億年

《蒲桃酒賦》有序
元·好問
编辑

劉鄧州光甫為予言:「吾安邑多蒲桃,而人不知有釀酒法。少日嘗與故人許仲祥摘其實,并米炊之,釀雖成,而古人所謂甘而不飴,冷而不寒者,固已失之矣。貞祐中,鄰里一民家避寇自山中歸,見竹器所貯蒲桃在空盎上者,枝蔕已乾,而汁流盎中,薰然有酒氣,飲之良酒也。蓋久而腐敗,自然成酒耳。」 不傳之祕,一「朝而發之,文士多有所述,今以屬子,子寧有意乎?」 予曰:「世無此酒久矣。予亦嘗見還自西域者,云大食人絞蒲桃漿,封而埋之,未幾成酒愈久者愈佳,有藏至千斛者。其說正與此合。物無大小,顯晦自有時,決非偶然者。夫得之數百年之後,而證數萬里之遠,是可賦也。」 於是乎賦之。其辭曰:

西域,開漢節迴。得蒲桃之奇種,與天馬兮俱來。枝蔓 千年,鬱其無涯。斂清秋以春煦,發至美乎胚胎。意天 以美,釀而飽予,出遺法於湮埋。索罔象之元珠,薦清 明於玉杯。露初零而未結,雲已薄而仍裁。挹幽氣之 薰然,釋煩悁於中懷。覺松津之孤峭,羞桂醑之塵埃。 我觀《酒經》,必麴糵之中媒。水泉資香潔之助,秫稻取 精良之材,效眾技之畢前,敢一物之不諧。艱難而出 美好,徒酖毒之貽哀。繄工倕之物化,與梓慶之心齋。 既以天而合天,故無桎乎靈臺。吾然後知珪璋玉毀, 青黃木災,音哀而鼓鐘,味薄而鹽梅。惟揮殘天下之 聖法,可以復嬰兒之未孩。安得純白之士,而與之同 此味哉?

《軋賴機酒賦》有序
元·朱德潤
编辑

至正甲申冬,推官馮仕可惠以《軋賴機酒》命僕賦之,蓋譯語謂重釀酒也。辭以末學荒蕪,措辭弗精。承教再四,勉掇古人餘韻,而為之賦曰:

崆峒山人。嘗讀書閉門,窮冬適屆,朔風晝昏,圍爐忘 熱,袖手不溫。雖戶牖之墐塞,方霰雹之飛翻,羨可居 而蟲蟄,徒兀坐以鴟蹲。悵然懷友,隱几忘言。俄而蓛 蓛葸葸,起問童子,剝剝啄啄,衡門誰啟?乃有麴生之 流,駢肩累足,接跡而至。揖予而前曰:「子何瘁色之如 是邪?衣不寒乎,食無飢乎?衣食粗足,思慮何居?得非」 天氣之栗烈,觱發之號呼。生與儕輩,洗爵奠斝,提壺 挈觴,汲甕底之新篘,泲醅餘之宿嘗。法酒人之佳製, 造重釀之良方。名曰軋,賴機而色如酎;貯以札,索麻 而氣微香。卑洞庭之黃柑,陋列肆之瓜薑,笑灰滓之 采石,薄泥封之東陽。觀其釀器扄鑰之機,酒候溫涼 之殊,甑一器而兩圈,鐺外環而中漥。「中實以酒,仍椷 合之無餘。少焉,火熾既盛,鼎沸為湯。包混沌於鬱蒸, 鼓元氣於中央。薰陶漸漬,凝結為煬。滃渤若雲,蒸而 雨滴,霏微如霧,融而露瀼。中涵既竭於連熝,頂溜咸 濡於四旁。乃瀉之以金盤,盛之以瑤樽,開醴筵而命 友,醉山頹之玉人。」但見酡顏眩耀,餘嗽淋漓。亂我籩 豆屢舞僛僛麴生掀「髯撫掌,笑歌攲側。勸我飲醇,若 有德色。謂日費萬錢,或時飲一石,眠長安酒家之市, 倒黃公舊壚之側。若斯之歡,酒奚無益?」僕謝曰:「誠不 敏,亦有古語,子試聽旃。昔儀狄肇醞,大禹疏焉,酣歌 恆舞,伊訓是宣。羲和湎淫而時日廢,慶封易內而國 朝遷。陽豎獻飲而子反去楚,灌夫使酒而徙相於燕。 故古人節之以酬酢,戒之以誥誓,避酒禍於將萌,飲 終日而不醉。賓主百拜,一獻而始。三爵為燕享之誠, 九獻乃上公之禮。觚稜兕觥,設於賓筵;玉瓚黃流,薦 之廟祀。豈予庶賤,飲不知止。儻罹驕淫,君子所恥。子 雖勸飲,吾弗為矣。」麴生復蹙頞而前曰:「噫!當今之盛 禮,莫盛於軋賴機,蓋達官之所薦,豪家之所施,子居 隘陋,曾不之知。」山人囅然而笑曰:「子知今日之所尚, 風俗之所推,亦管見於一斑,猶盎聚之醯雞。子不遐 棄,重為言之。」延祐之秋,僕以文藝見召,隨天使而北 轅。曾待命於公車,屢承宣於禁垣。聞宿衛之遺老,談 中統之初年,巍巍乎世皇儉德之美,昭昭乎聖謨。《貽 厥》之傳,謂飯羊毋棄其髖髀,酒淹莫漬於衣氈。五齊 以饗宗廟,三酒以祀昊天。光祿監六材之劑,宣徽進 五方之鮮。鸞輿歲幸於開平,醴鬯時頒於太官。盛錫 燕於群臣,講賓酬於內園,太常列朝儀於班席,御史 肅朝會而糾愆。句臚傳而杯舉,節樂應而絲彈。既醉 既飽,弗譁弗喧,於以示太羹元酒之質樸,於以見調 元生物之甄陶。橐神化於一區,降德耀於九霄。饋五 漿於暍者,賜三脯於老饕。穄來朝酮,發西涼之馬乳, 鴟夷屬車,載大宛之葡萄。玉門有保障之酒泉,鐵堠 有金山之羊羔。祁連有和酪之冰竇,元菟有濁醠之 松醪,白填有宿熟之魯醞。黑有顆漿之椰瓢。輻湊 兩都,恩沾四郊。臨辟雍而養耆耄,擴淳風而化漓澆。 措天下於泰和之域,澤生民於「仁義之膏。又豈特羨 隨人之玉薤,責楚貢之包茅也哉?」於是麴生之流聞 吾言,逡巡再拜,趨隅摳衣,進退有禮,羞前之為將。棄 壺觴於糟丘之澤,揮盞斝於牛飲之池。謂寧歎於扼 腕,毋終酣於噬臍。僕曉之曰:「酒者元醴,天之甘祿。時和歲豐,家給人足。麴糵以時,湛熾潔熟。以之享神,神 降之福;以之祈年,年登五穀。朋酒斯享,親戚用睦。吾 試與子,禮飲是勗。肴核具陳,杯盤新沐。問答未已,春 陽煜煜。箋吾賦於棐几,記匏樽之相屬。」

《葡萄酒賦》有序
明·王翰
编辑

「洪武辛酉,謁禹廟,有以葡萄酒見餉者,其甘寒清冽,雖金柈之露,玉杵之霜,不能過也。」 飲訖,頹然而醉。覺而西山雨霽,新涼晚生,颺茶煙於鬢影,漱松風於牙齒。於是命童子執筆,書是賦以酬之。賦曰:

有西域先生蔓碩生者,謁安邑主人。主人曰:「何先生 質性朴木,言諛而體豐,不動而能與人同,不言而能 為人容。慕先生之風者,能遺千乘之貴;味先生之道 者,可忘萬鍾之隆。且支派之繁衍,流澤之不窮者,其 有自乎?」西域客起而揖曰:「昔卯金氏之五葉,好逞兵 而四征。廣利之師律未輯,博望之使節已行。吾皇考」 時方埋名遁形,弢光匿馨,何聘帛之三往,竟上貢乎 西京。雖一拔而遽起,冀中葉之是榮。尚未忘乎故土, 嘗含酸而寄情。於是覲武皇於未央之殿,因上表而 致名也。武皇見皇考中碩而外茂,氣芳而德醇,曰:「此 真席上之珍也。」或待詔於上林,或備問於几筵,或與 金母之桃同薦,或與玉屑之露同蠲。「東方之謔,因吾 而逞其技;相如之渴,賴吾以獲其痊。向使武皇能盡 用吾皇考之道,必不祀竈而求仙也。爾後太原之蔓 延,安邑之蟬聯,吾能一說,使百疋之帛可得三品之 職遽遷。叔達之行,以吾而表其孝;宋公之賦,因我而 著其賢。予小子誠中原之一枝,共大宛之一天者也。」 主人曰:「出處地望,吾既聞之矣。請聞先生之為道也。」 客曰:「吾始也好甘言以媚人,畜陰冷以發疾。愧學道 之不醇,方發憤以改習。遵麴生之遺法,亦禁水而絕 粒。訝刀圭之入口,疑骨蛻而生翼。其心也湛然若止 水,其氣也盎然若春色。挹之而不污濁,引之而不反 慝。先生向言質性朴木,言諛而體豐者,實由乎此矣。 吾能使稜峭者渾淪,彊暴者藏神,戕賊而機變者皆 抱璞而含真。欲使區宇之人皆從吾於無何有之鄉, 而為葛天氏之民也。」主人曰:「善乎先生之為道也。」於 是命僕執席具几百拜,定交於先生。先生於是啞然 而笑,欣然而談,泛然而挹春江之波,湛然若臨秋月 之潭。噀九天之珠玉,蜚萬壑之煙嵐。主人不覺氣和 而意適,體熏而心酣。頹然而就枕,不知明月之在西 南。覺而使童子之執筆,記先生之良醰。

《酒德頌和劉伶韻》
周履靖
编辑

「有放浪狂生,日灑落於昏朝,萬古如須臾,心不營利 祿,足不躡雲衢,衣無羅綺,寢無室廬,席草枕石,四體 如如,興至輒操盃觚,傾倒不計樽壺,惟以沈酣,安問 其餘。哂達人才子,王孫名士,無此逍遙,不知所以,大 笑而與言,脣不闔齒,兩眼模糊,呼之不起。狂生猶是 持盃接其槽,痛飲醇醪,開襟而踞,不濾其糟,並無他」 慮。思暢情陶,怡然成醉。喚之弗醒,聆之何能。聞其音 聲,惟睹其黑甜而裸形。弗顧風露之拂身,但適其性 情醉睨。榮華易更兮,似波浪而逐青萍。微軀易殞兮, 若蜉蝣而同螟蛉。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