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經濟彙編/食貨典/第275卷

經濟彙編 食貨典 第二百七十四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經濟彙編 第二百七十五卷
經濟彙編 食貨典 第二百七十六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經濟彙編食貨典

 第二百七十五卷目錄

 酒部總論

  抱朴子酒誡

  文獻通考論宋酒坊

  大全集與陳建寧劄子

  大學衍義補征榷之課

  日知錄酒禁

 酒部藝文一

  酒誥

  酒賦           漢鄒陽

  酒賦            揚雄

  酒箴            崔駰

  與曹操論酒禁書二首   孔融

  上九醞酒法奏       魏武帝

  與群臣詔          文帝

  酒賦            曹植

  酒賦            王粲

  酒德頌          晉劉伶

  酃酒賦           張載

  酒誥            江統

  斷酒戒           庾闡

  酒賦           袁山松

  酒箴            劉惔

  酒讚            戴逵

  謝東宮賚酒啟       梁劉潛

  謝晉安王賜宜城酒啟     前人

  與兄子秀書        陳陳宣

食貨典第二百七十五卷

酒部總論编辑

《抱朴子》编辑

《酒誡》
编辑

《抱朴子》曰:目之所好,不可從也;耳之所樂,不可順也; 鼻之所喜,不可任也;口之所嗜,不可隨也;心之所欲, 不可恣也。故惑目者必逸容,鮮藻也;惑耳者必妍音, 淫聲也;惑鼻者必GJfont蕙,芬馥也;惑口者必珍羞,嘉旨 也;惑心者必勢利,功名也。五者畢惑則或承之禍,為 身患者不亦信哉。是以智者嚴隱,括于性理,不肆神 以逐物,檢之以恬愉,增之以長算,其抑情也。劇乎隄 防之備,決其御性也。過乎腐轡之乘,奔故能內保永 年,外免釁累也。蓋饑寒難堪者也,而清節者不納不 義之穀帛焉。困賤難居者也,而高尚者不處危亂之 榮貴焉。蓋計得則能忍之心全矣。道勝則害性之事 棄矣。夫酒醴之近味,生病之毒物,無毫分之細益,有 丘山之巨損,君子以之敗德,小人以之速罪,耽之惑 之,尟不及禍。世之士人亦知其然,既莫能絕,又不肯 節縱心口之近欲,輕召災之根源,似熱渴之恣冷,雖 適己而身危,小大亂喪亦罔非酒然。而俗人是酣是 湎,其初筵也。抑抑濟濟,言希容整。詠湛露之厭厭,歌 在鎬之愷樂,舉萬壽之觴誦,溫克之義。日未移晷,體 輕耳熱,夫琉璃海螺之器,並用滿酌;罰餘之令,遂急 醉而不止。拔轄投井,於是口涌鼻溢,濡首及亂,屢GJfontGJfontGJfont,舍其坐遷,載號載呶,如沸如羹。或爭辭尚勝,或 啞啞獨笑,或無對而談,或嘔吐几筵,或值蹶良倡,或 冠脫帶解。貞良者流華督之顧眄,怯懦者效慶忌之 蕃捷,遲重者蓬轉而波擾,整肅者鹿踊而魚躍。口訥 於寒暑者,皆垂掌而諧聲,謙卑而不競者,悉裨瞻以 高交。廉恥之儀毀而荒錯之疾發,闒茸之性露而傲 佷之態出。精濁神亂,臧否顛倒。或奔車走馬,赴阬谷 而不憚,以九折之阪為螘封;或登危蹋頹,雖墮墜而 不覺,以呂梁之淵為牛跡。或肆忿於器物,或酗醟於 妻子。加枉酷於臣僕,用剡鋒乎闕二字熾火。烈於室廬 掊寶,玩於淵流遷威,怒於居人加暴,害於士友褻嚴。 主以夷戮者有矣,犯凶人而受困者有矣。言雖尚辭, 煩而叛理拜,伏徒多勞而非敬。臣子失禮于君親之 前,幼賤悖慢于耆宿之座。謂清談為詆詈,以忠告為 侵己。于是白刃抽而忘思難之慮,棒杖奮而罔顧乎 前後。構漉血之讎,招大辟之禍。以少陵長,則鄉黨加 重責矣;辱人父兄,則子弟將推刃矣;發人所諱,則壯 士不能堪矣;計數深剋,則醒者不能恕矣。起眾患于 須臾,結百痾于膏肓。奔駟不能追既往之悔,思改而 無自反之蹊,蓋智者所深防而煦人所不免也。其為 禍敗不可勝載,然而歡集莫之,或釋舉白盈耳,不論于能否料瀝。霤于小餘,以稽遲為輕。己傾匡注于所 敬殷勤,勸而成薄,勸之不持,督之不盡,怨色醜音,所 由而發也。夫風經府藏,使人惚怳,及其劇者,自傷自 虞。或遇斯疾,莫不憂懼。吞苦忍痛,欲其速愈。至于醉 之病性,何異于茲而獨居。密以逃風,不能割情。以節 酒若畏風,憎病則荒沈之咎,塞而流連之失正矣。夫 風之為疾,猶展攻治。酒之為變,在乎呼吸。及其間亂, 若存若亡。視泰山如彈丸,見滄海如盤盂。仰嚾天墮, 俯呼地陷。臥待虎狼,投井赴火而不謂惡也。夫用身 之如此,亦安能惜敬恭之禮,護喜怒之失哉。昔儀狄 既疏,大禹,以興;糟丘酒池,辛癸以亡;豐侯得罪,以戴 尊御杯;景升荒壞,以三雅之爵;劉松爛腸,以逃暑之 飲;郭珍發狂,以無日不醉。信陵之凶短,襄子之亂政, 趙武之失眾,子反之誅戮,漢惠之伐命,灌夫之滅族, 陳遵之遇害,季布之疏斥,子建之免退,徐邈之禁言, 皆是物也。世人好之樂之者甚多,而戒之畏之者至 少。彼眾我寡,良箴安施,且願君子節之而已。曩者既 年荒穀貴,人有醉者相殺,牧伯因此輒有酒禁,嚴令 重申,官司搜索,收執榜徇者相辱,制鞭而死者大半。 防之彌峻,犯者至多。至乃穴地而釀,油囊懷酒,民之 好此,可謂篤矣。余以匹夫之賤,託此空言之書,末如 之何矣。又臨民者雖設其法而不能自斷斯物,緩己 急人,雖令不從。弗躬弗親,庶民弗信。以此而教,教安 得行。以此而禁,禁安得止哉。沽賣之家,廢業則困,遂 修飾賂遺,依憑權右,所屬,吏不敢問。無力者獨止,而 有勢者擅市,張壚專利,乃更倍售。從其酤買,公行靡 憚。法輕利重安,能免乎哉。或人難曰:夫夏桀殷紂之 亡,信陵漢惠之殘,聲色之過,豈唯酒乎。以其生患于 古而斷之于今,所謂以褒姒喪周而欲人君廢六宮, 以阿房之危秦而使亡者結草奄也。蓋聞千鍾百觚, 堯舜之飲也。唯酒無量,仲尼之能也;姬旦酒肴不徹, 故能制禮作樂;漢高婆娑巨醉,故能斬蛇鞠旅;于公 引滿一斛而斷獄益明;管輅傾仰三斗而清辯綺粲; 揚雲酒不離口而太元乃就;子圉醉無所識而霸功 以舉。一瓶之醪傾而三軍之眾悅,解毒之觴行而盜 馬之屬感。消憂成禮,策勳飲至降神合人,非此莫以 也。內速諸父,外將嘉賓,如淮如澠,春秋所貴。由斯言 之安可識乎。《抱朴子》答曰:酒旗之宿則有之矣。譬猶 元象著明莫大乎,日月水火之原于是在焉。然節而 宣之,則以養生立功用之,失適則焚溺而死,豈可恃 懸象之在天,而謂水火不殺人哉。宜生之具,莫先于 食。食之過多,實結癓瘕,況于酒醴毒之物乎。夫使彼 夏桀殷紂信陵漢惠荒流于亡國之淫聲,沈溺于傾 城之亂色,皆由乎酒熏其性,醉成其勢,所以致極情 之失,忘修飾之術者也。我論其本,子識其末。謂非酒 禍,禍其安出。是獨知猛雨之霑衣而不知雲氣之所 作;唯患飛埃之糝目,不覺飆風之所為也。千鍾百觚, 不經之言,不然之事,明者不信矣。夫聖人之異自才 智,至於形骸,非能兼人。有七尺三丈之長,萬倍之大 也。一日之飲,安能至是。仲尼則畏性之變,不敢及亂; 周公則終日百拜,肴乾酒澄。上聖戢戢,猶且若斯,況 乎庸人能無悔乎。漢高應天承運,革命向雖不醉,猶 當斬蛇。于公聰達,明於聽斷,小大以情,不失枉直,是 以刑不濫加,世無怨民。但其健飲,不即廢事,若論大 醉,亦俱無知,決疑之才何賴於酒。未聞皋繇甫,侯子 產釋之醉乃折獄也。管輅年少,希當劇談,故假酒勢 以助膽氣。若過其量,亦必迷錯,及其刺毫釐於爻卦, 索鬼神之變化,占氣色以決盛衰,聆鳴鳥以知方來, 候風雲而剋吉凶,觀碑柏而識禍福,豈復須酒然後 審之。揚雲通人,才高思遠,英贍之富,稟之自天,豈藉 外物以助著述,及其數飲,由於偶好,亦或有疾以宣 藥勢耳。子圉師志蓋巳素定,雖復不醉,亦於終果瓶 醪悅眾寓言之喻,誠能賞罰允當,威恩得所,長筭縱 橫,應機無方。則士思果毅,人樂奮命,其不然也。雖流 酒淵,何補勝負。繆公飲盜造次之權,舍法長惡,何足 多稱哉。豈如慎之邪。

《文獻通考》编辑

《論宋酒坊》
编辑

建炎以來,《朝野雜錄》曰:舊兩浙坊場一千三百三十 四歲,收淨利錢八十四萬緡。至是合江浙荊湖人戶 撲買坊場一百二十七萬緡而已。蓋自紹興初,概增 五分之後,坊場敗闕者,眾故也。水心葉氏,平陽縣代 納坊場錢,記曰:自前世鄉村以分地撲酒,有課利買 名淨利錢,恣民增錢奪買,或賣不及,則為敗闕,而當 停閉。雖當停閉而錢自若。官督輸不貸,民無高下,牧 戶而償。雖良吏善政,莫能救也。嘉定二年,浙東提舉 司言溫州平陽縣,言縣之鄉村坊店二十五當停閉, 二十一有坊店之名而無其處。舊傳自宣和時則然。 錢之以貫數,二千六百七十三州下青冊於縣,月取 歲足,無敢蹉跌。保正賦飲,戶不實杯盂之酤,罌缶之 釀。強家幸免,浮細受害。窮山入雲,絕少醉者。鬻樵顧薪,抑配白納。而永嘉至有筭畝而起,反過正稅,斯又 甚矣。且縣人無沈湎之失而受敗闕之咎,十百零細, 承催乾沒,關門逃避,攘及鍋釜,子孫不息,愁苦不止。 惟垂裁哀,頗加救助。伏見近造偽、會子抵罪者所籍 之田,及餘廢寺亦有殘田,謂宜陽縣就用禾利,足以 相直補青冊之缺。釋飲戶之負,不勝大願,於是朝廷 惻然許之命。既布,一縣無不歌舞贊歎,以紀上恩。夫 坊場之有敗缺,州縣通患也。今平陽獨以使者一言 去百年之疾,然則昔所謂莫能救者,豈未之思歟。某 聞仁人視民如子,知其痛毒,若身嘗之。審擇其利,常 與事稱。療之有方,子之有名。不以高論廢務,不以空 意妨實,然後舉措可明於朝廷,而惠澤可出於君上。 此其所以法不弊而民不窮也。

按水心此記足以盡當時坊場之弊,祖宗之法撲買坊場,本以酬獎役人,官不私其利,又禁增價攙撲,恐其以逋負破家,皆愛民之良法也。流傳既久,官既自取其錢,而敗闕停閉者額不復蠲,責之州縣,至令其別求課利以對補之,而後從則彫弊之。州縣他無利孔而有敗闕之坊場者,受困多矣。

《大全集》编辑

《與陳建寧劄子》
编辑

伏見本府夏稅小麥,秋稅糯米,除折錢外,並納淨利 錢。聞之故老,本府酒課舊來元係官榷,至宣政間故 御史中丞翁公出鎮鄉邦,始以官務煩費,收息不多, 而民以私釀破業,陷刑者不勝其眾,於是申請罷去 官務。而會計一年,酒課所入,除米麥本柄,官吏請給 之外,總計淨利若干,均在二稅。小麥、糯米折錢數內 別項送納民間,遂得除去酒禁,甚以為便。但今切詳, 淨利二字不見,本是酒課之意,竊慮將來官司不知 本末,或有再榷之議,欲望台慈詢究本末,申明省都, 將淨利二字改作酒息,庶幾翁公所以惠於鄉邦者 垂於永久,不勝幸甚。

《大學衍義補》编辑

《征榷之課》
编辑

酒誥王若曰:明大命于妹邦,

乃穆敬也考文武,肇國在西土,厥誥毖戒謹庶邦庶士,越 少正,官之副二御事,朝夕曰:祀茲酒,惟天降命,肇我民惟 元祀。

文王誥教小子少子之稱,有正有官守者有事有職業者,無毋同常也 酒,越庶國飲,惟祀,德將無醉。

臣按先儒有言,古之為酒,本以供祭祀灌地降神,取其馨香,上達求諸陰之義也。後以其能養陽也,故用之以奉親養老,又以其能合歡也,故用之于冠昏賓客。然曰:賓主百拜而酒三行,又曰:終日飲酒而不得醉焉。未嘗過也。自禹飲儀狄之酒而疏之,寧不謂之太甚。已而亡國之君,敗家之子接踵于後世,何莫由斯。然則文王之教,不惟當明于妹邦,家寫一通,猶恐覆車之不戒也。噫。茲言也,凡酒之為酒,所以為用,及其所以為害,皆具于此矣。有國家者可不戒哉。

矧汝剛制于酒,厥或誥曰:群飲,汝勿佚失也,盡執拘以 歸于周,予其未定辭殺。

臣按蘇軾有言,自漢武帝以來至于今,皆有酒禁。嚴刑重賞,而私釀終不能絕。周公獨何以能禁之。曰:周公無所利于酒也,以正民德而已。甲乙皆笞其子,甲之子服,乙之子不服,何也。甲笞其子而責之學,乙笞其子而奪之食。此周公所以能禁酒也。噫。由蘇氏此言而推之,非但禁酒一事凡國家有所興事,造役莫不皆然。

《周禮》:酒正掌酒之政令,以式法授酒材謂材食麴GJfont之類。凡 為公酒者,亦如之。

臣按周人設官以掌酒,凡以為祭祀、養老、奉賓而已。非以為日用常食之物也。

酒人掌為五齊一曰泛、二曰醴、三曰盎、四曰緹、五曰沈。三酒。一曰事、二曰昔、三曰 清。

臣按凡祭祀天地宗廟社稷諸神,皆有五齊三酒。

萍氏比其浮于水上掌國之水,禁幾酒,察非時飲者。謹酒。使民節用酒。

臣按幾酒則于飲酒微察其不節,即《酒誥》所謂德將無醉。以文王幾酒而庶國之飲酒者皆有節也。謹酒則于用酒謹,制其無度,即酒誥所謂越庶國,飲惟祀者。以文王謹酒而庶國之用酒者,皆有度也。嗚呼。天下之物最沈溺人者,水也。而酒之為物,《周禮》設官以萍人掌國之水,禁而併付之以幾酒、謹酒之權,其意深矣。周之先王既設官以幾謹乎酒,又作誥以示戒乎人,其後子孫乃至于沈酒淫泆而天下化之,以底于亂亡,酒之沈溺于人也如此。吁。可畏哉。

司虣音暴掌憲市之禁令,禁其,以屬遊飲食于市者,若 不可禁,則搏而戮之。

臣按司虣市官之,屬萍氏刑官之屬,成周既設刑官以幾察其飲酒之人,然其所飲者多在市肆之

中。而又立市官以禁戒之焉。其刑之嚴,乃至于搏而戮之。嗚呼。古之聖王,豈欲以是而禁絕人之飲食哉。蓋民不食五穀則死,而酒之為酒,無之不至傷生有之,或至于致疾而亂性,禁之誠是也。後世不徒,不禁釀而又設為樓館,干市肆中以誘致其飲,以罔利。此豈聖明之世所宜有哉。

梁惠王觴諸侯于范臺,酒酣,請魯君舉觴。魯君興避 席擇言曰:昔者帝女令儀狄作酒而美進之禹,禹飲 而甘之,遂疏夷狄,絕旨酒曰:後世必有以酒亡其國 者。

《孟子》曰:禹惡旨酒而好善言。

臣按大禹此言,則酒乃亡國之物,而漢武帝顧用之以為興國之利,噫。此聖狂之所以分歟。

漢興有酒酤禁。其律,三人以上無故群飲酒,罰金四 兩。

文帝即位,賜民酺五日。十六年九月,令天下大酺。 後元年詔戒,為酒醪以靡穀。

臣按酺之為言布也。王者德布于天下而合聚飲食以為酺,自古以來皆有酒禁,而漢法無故群飲酒罰金四兩,而又屢詔戒為酒醪以靡穀,民之得飲也蓋鮮矣。故于時和歲豐,或賜酺焉。夫禁其釀,所以為義賜之酺,所以為仁。一張一弛,文武之道。漢時去古未遠,猶有古意存焉。後世縱民之飲,非仁也。因而取利,非義也。

景帝中元三年,夏旱,禁酤酒。

臣按酒酤之禁,雖不能行于平世,若遇凶荒米穀不繼,而一舉行釀酒造麴之禁,是亦賑荒之一策也。

武帝天漢三年,初榷酒酤。

臣按酒者以穀為之,縣官既已取穀以為租稅矣。及其造穀以為酒,而又稅之,則是一物而再稅也,可乎。況古有酒禁,恐民沈酗以喪德,靡費以乏食耳,本無所利之也。漢武帝始為榷酤之法,謂之榷者,禁民醞釀,官自開置,獨專其利,如渡水之榷焉。是則古之禁酒,惟恐民之飲,後世之禁酒,惟恐民之不飲也。嗚呼。武帝其作俑者歟。

昭帝元始六年,詔有司問郡國所舉賢良文學民所 疾苦,乃罷榷酤官,令民得以律自占占謂隱度其實。租,賣酒 升四錢。

臣按前此榷酒官自釀以賣也,至是以賢良文學,言罷榷酤官,然猶聽民自釀以賣,而官定其價,每升四錢,隱度其所賣之多寡,以定其稅。此即胡氏所謂使民自為之而量取其利也。後世稅民酒始此。我朝于酒課不設務,不定額,民之開肆者,即報官納課,罷肆即已。姑為之禁而已,未嘗藉此以為經費,如唐宋然也。

唐初無酒禁。肅宗乾元元年,以廩食方屈,乃禁京城 酤酒。二年,饑,復禁酤,非光祿祭祀、燕蕃客,不御酒。 德宗建中元年,罷酒稅。三年,禁人酤酒官,自置店酤 收利,以助軍費。

宋初諸路未盡禁酒,吳越之禁自錢氏始。京西禁自 太平興國二年。閩廣至今無禁。

真宗詔曰:榷酤之法,素有定規。宜令計司立為定式, 自今中外不得復議增課以圖恩獎。

臣按酒之為物,古人造之以祀神、養老、宴賓,亦如GJfont豆之實,然非民生日用不可無之物也。儀狄始造酒,大禹飲之,豫知後世必有因之以亡其國者。武王作誥以戒其臣下,至欲加以殺之之刑。古之聖王必不忍以口食之微戕人性命,而猶然者,法不嚴則禁不絕,故也。自桑弘羊為榷酒取利之法,縱民自造而自飲,嗚呼。所得幾何。乃使天下國家受無窮之禍,遂至GJfontGJfont之民嗜其味之甘,忘其身之大性,以之亂德,以之敗,父子以是而不相慈孝,兄弟以是而不相友愛,夫婦以是而相反目,朋友以是而相結怨,甚至家以之破,國以之亡。國家有所興作,率因是以僨敗者,不可勝數。明君賢相,何苦而不為之禁絕哉。且前代賴之以濟國用,不禁尚有可諉者,況祖宗以仁義立國,不忍計民口食以為國用,如存其名,實無其利。臣愚以為今日化民厚俗之急務,莫先於復三代聖王禁酤之良法,然法太嚴則不可行,法太寬則不能禁,況民以飲與食並嗜習已成性,甚乃有廢食而專飲者,性嗜已久,一旦革之,良為不易。乞敕有司,申明古典,革去額課,今後官吏軍民之家並許私釀,然所醞釀者不許過五斗,相饋送者不許過二升,宴會不許過三巡,飲嗜不許至甚醉。開店以賣者有重刑,載酒以出者有嚴禁。凡民家所有醡之類,盡行送官毀壞,不送者有罰,而又禁革造醡之木工,燒之窯戶,定為限制,違者治罪。如此則酒非富家不能造,而貧者無從以得酒。不畏法者,雖欲縱情以自肆,而知禮守法者亦有所據依以節制之矣。若

此者,雖非古人立法之本意,然亦因時制宜,足民化俗之一端也。迂儒之言,知其一而不知其二。伏惟聖君賢輔相與折衷而施行之,天下臣民蓋有陰受其賜者矣。

元武宗大德八年,大都酒課提舉司設槽房一百所。 九年併為三十所。每所一日所醞不許過二十五石 之上。

臣按宋朝東京酒務三十五元,於大都總置提舉司一,設為槽房三十所,每所一日所醞不許過二十五石,總計日費七百五十石,月費二萬二千五百石,歲費二十七萬石。今日京師一歲所費,恐不止此,且釀酒之米皆出江南,舟載車輦,歷數千里乃至於此,嗟夫民生有欲禁之,猶恐其縱,乃設樓店以召致之,使縱其慾,可乎。倫理以之而斁,政事以之而廢,詞訟姦盜以之而興。是乃一不仁不義之舉,興禍起亂之端。伏願聖明天子奮發剛斷毅然禁之,以革自漢以來千載深痼之弊,使萬世以下良史書之以為善政,豈不韙歟。雖然千年之事,萬人之欲,乃欲一日頓而去之良不易,然者必不得已而思其次,請亦如元人置司開槽,京師五城每城各為五槽,每槽日醞不許過十石。官吏軍民之家,遇有公私祭奠,昏冠禮會,許其先期具辭告官,酤買官為之券,券用花欄中印文,移空其月日及所行禮會,臨時填註,仍批其券曰出本日不用,每券不過一斗,以下價直必倍其本價,貴則酤者少矣。酤酒者執券為照,無券及多買多賣者各治以罪。

唐揚州等八道州府置榷麴務。

宋承五代之後,置諸州麴務。至道三年,再下酒、麴之 禁,凡私造差定其罪。

宋諸郡有醋坊。元祐初,臣僚請罷榷醋。紹興二年,翟 思請諸郡醋坊日息調度之餘,悉歸常平。

元太宗立酒醋務坊場,官榷酤辦課。

臣按穀麥既已納稅,用穀以為酒又稅之,造麥為麥以醞酒又稅之,用米與糟以為醋又稅之,是則穀麥一類,農耕以為食,官既取之商糴於農,以為酒為麴為醋,官又取之,此一物而三四出稅也。嗚呼。此皆末世之事,隆盛之時所無有也。是豈上天生物養民,人君代天子民之意哉。我朝不立酒麴務而惟攤其課于稅務之中,而醋則自來無禁,凡唐宋以來苛征酷斂一切革之,其取于民也,可謂寬矣。夫天生五穀以為民食,民無食則死,少食則不飽。民不可以一日而不飽,而可以終身而不醉。上之人何苦而必欲民之醉哉。乃至設務置官以司酒,至于所用為酒之麴亦司之焉。殊不思所以為醉之具,即所以為飽之物也。去此以為彼,彼多則此少,必然之理也。太平無事之時,恐其敗民之德,尚不可以不禁;兵荒凶札之歲,必至損民之食,烏可不嚴為之禁哉。禁酒之策,臣已具于前矣,若夫麴GJfont之禁,民家自造不過斗者,請聽民自為之,但不許具以交易貨賣。今天下造麴之處,惟淮安一府,靡麥為多,計其一年以石計者,毋慮百萬。且此府居兩京之間,當南北之衝,綱運之上下,必經于此商賈之往來,必由于此一年之間盤運于四方者,不可勝計。嗚呼。費民生日用之資以為醺酣荒亡之具,前代以國計,故不得已而取其利,縱之可矣,而今日無所利之,而亦莫之禁,臣不知其何故也。臣請敕有司嚴加禁約,於凡民間造麴器具悉令拆毀,與凡為之傭作者,一切勒以歸農,有犯以與私鹽偽錢同科。如此則一年之間,亦可存麥百餘萬石,以資民食。民之所有即國之所有,是以古者所謂藏富於民者也。

《日知錄》编辑

《酒禁》
编辑

先王之於酒也,禮以先之,刑以後之。《周書》:酒誥,厥或 告曰:群飲,汝勿佚,盡執拘以歸於周,予其殺,此刑亂 國,用重典也。《周官·萍氏》:幾酒謹酒。而《司虣》:禁以屬遊 飲食於市者。若不可禁,則搏而戮之。此刑平國用中 典也。一獻之禮,賓主百拜,終日飲酒而不得醉焉。則 未及乎刑而坊之以禮也。故成康以下,天子無甘酒 之失,卿士無酣歌之愆,至於幽王而天不湎爾之詩 始作,其教嚴矣。漢興,蕭何造律,三人以上無故群飲 酒罰金四兩。曹參代之,自謂遵其約束,乃園中聞吏 醉歌呼而亦取酒張飲,與相應和。是并其畫一之法 而亡之也。坊民以禮,酇侯既闕之於前;紏民以刑,平 陽復失之於後。弘羊踵此,從而榷酤,夫亦開之有其 漸乎。武帝天漢三年,初榷酒酤。昭帝始元六年,用賢 良文學之議,罷之,而猶令民得以律占租賣,酒升四 錢,遂以為利國之一孔,而酒禁之弛實濫觴於此。然 史之所載,自孝宣已後,有時而禁,有時而開。至唐代 宗廣德二年十二月,詔天下州縣,各量定酤酒戶,隨月納稅,除此之外,不問官私,一切禁斷。自此名禁而 實許之酤,意在榷錢而不在酒矣。宋仁宗乾興初言 者以天下酒課月比歲增,無有藝極,非古禁群飲節 用之意。孝宗淳熙中,李燾奏謂設法勸飲,以斂民財。 周輝《雜志》以為惟恐其飲不多而課不羨,此榷酤之 弊也。至今代,則既不榷緡而亦無禁令,民間遂以酒 為日用之需,比於饔飧之不可闕,若水之流,滔滔皆 是,而厚生正德之論,莫有起而持之者矣。

邴原之游學,未嘗飲酒,大禹之疏儀狄也。諸葛亮之 治蜀,路無醉人,武王之化妹邦也。

《舊唐書·楊惠元傳》:充神策京西兵馬使,鎮奉天。詔移 京西戍兵萬二千人以備關東。帝御望春樓。賜宴,諸 將列坐;酒至,神策將士皆不飲,帝使問之。惠元時為 都將,對曰:臣初發奉天,本軍帥張巨濟與臣等約曰: 斯彼也,將策大勳,建大名。凱旋之日,當共為歡;苟未 戎捷,無以飲酒。故臣等不敢違約而飲。既發,有司供 餼於道路,唯惠元一軍缾罍不發。上稱歎久之,降璽 書慰勞。及田悅叛,詔惠元領禁兵三千與諸將討伐, 御河,奪三橋,皆惠元之功也。能以眾整如此,即治國 何難哉。

魏文成帝太安四年,釀酤飲者皆斬。金海陵正隆五 年,朝官飲酒者死。元世祖至元二十年,造酒者本身 配役,財產女子沒官。可謂用重典者矣。然立法太過, 故不久而弛也。水為地險,酒為人險,故《易》爻之言,酒 者無非《坎卦》,而《萍氏》掌國之水禁,水與酒同官。徐尚 書石麒有云,《傳》曰:水懦弱,民狎而玩之,故多死焉。酒 之禍烈於火,而其親人甚於水,有以夫,世盡殀於酒 而不覺也。讀是言者可以知保生之道。《螢雪叢說》言 頃年陳公大卿生平好飲,一日席上與同僚談,舉知 命者不立乎巖牆之下。問之,其人曰:酒亦巖牆也。陳 因是有聞,遂終身不飲。頃者米醪不足,而煙酒興焉, 則真變而為火矣。

酒部藝文一编辑

《周書·酒誥》
编辑

商受酗酒,天下化之。妹土,商之都邑。其染惡尢甚,武王以其地封康叔,故作書誥教之云:

王若曰:明大命于妹邦,乃穆考文王,肇國在西土,厥 誥毖庶邦庶士,越少正,御事,朝夕曰:祀茲酒,惟天降 命,肇我民惟元祀,天降威,我民用大亂喪德,亦罔非 酒惟行,越小大邦用喪,亦罔非酒惟辜,文王誥教小 子,有正有事,無彝酒,越庶國飲,惟祀,德將無醉,惟曰: 我民迪小子,惟土物愛,厥心臧,聰聽祖考之彝訓,越 小大德,小子惟一,妹土嗣爾股肱純,其藝黍稷,奔走 事厥考厥長,肇牽車牛遠服賈,用孝養厥父母,厥父 母慶,自洗腆致用酒,庶士有正,越庶伯君子,其爾典 聽朕教,爾大克羞耇惟君,爾乃飲食醉飽,丕惟曰:爾 克永觀省,作稽中德,爾尚克羞饋祀,爾乃自介用逸, 茲乃允惟王正事之臣,茲亦惟天若元德,永不忘在 王家。王曰:封,我西土棐徂邦君,御事,小子,尚克用文 王教,不腆于酒,故我至于今,克受殷之命。王曰:封,我 聞惟曰:在昔殷先哲王,迪畏天,顯小民,經德秉哲,自 成湯咸至于帝乙,成王畏相,惟御事厥棐有恭,不敢 自暇自逸,矧曰其敢崇飲,越在外服,侯,甸,男,衛,邦伯, 越在內服,百僚庶尹,惟亞,惟服宗工,越百姓里居,罔 敢湎于酒,不惟不敢,亦不暇,惟助成王德顯,越尹人 祗辟,我聞亦惟曰:在今後嗣王酣身,厥命罔顯于民, 祗保越怨不易,誕惟厥縱淫泆于非彝,用燕喪威儀, 民罔不衋傷心,惟荒腆于酒,不惟自息乃逸,厥心疾 狠,不克畏死,辜在商邑,越殷國滅無罹,弗惟德馨香, 祀登聞于天,誕惟民怨,庶群自酒,腥聞在上,故天降 喪于殷,罔愛于殷,惟逸,天非虐,惟民自速辜。王曰:封, 予不惟若玆多誥,古人有言曰:人無于水監,當于民 監,今惟殷墜厥命,我其可不大監撫于時,予惟曰:汝 毖毖殷獻臣,侯,甸,男,衛,矧太史友,內史友,越獻臣百 宗工,矧惟爾事,服休,服采,矧惟若疇圻父,薄違農父, 若保宏父,定辟,矧汝剛制于酒,厥或誥曰:群飲,汝勿 佚,盡執拘以歸于周,予其殺,又惟殷之迪諸臣,惟工 乃湎于酒,勿庸殺之,姑惟教之,有斯明享,乃不用我 教辭,惟我一人弗恤,弗蠲乃事,時同于殺。王曰:封,汝 典聽朕毖,勿辯乃司民湎于酒。

《酒賦》
漢·鄒陽
编辑

清者為酒,濁者為醴。清者聖明,濁者頑騃。皆麴湒丘 之麥,釀野田之米,倉風莫預,方金未啟,嗟同物而異 味,歎殊才而共侍。流光醳醳,甘滋泥泥。醪醴既成,綠 瓷既啟。且筐且漉,載載齊。庶民以為歡,君子以為 禮。其品類則沙洛淥酃,程鄉若下,高公之清,關中白 薄,清渚縈停。凝醳醇酎,千日一醒。哲王臨國,綽矣多暇。召皤皤之臣,聚肅肅之賓。安廣坐列雕屏,綃綺為 席,犀璩為鎮,曳長裾,飛廣袖,奮長纓,英偉之士莞爾 而即之。君王憑玉几,倚玉屏,舉手一勞,四座之士皆 若餔粱焉。乃縱酒作倡,傾GJfont覆觴,右曰宮申,旁亦徵 揚。樂只之深不狂,于是錫名餌祛,夕醉遺朝酲。吾君 壽億萬歲,常與日月爭光。

《酒賦》
揚雄
编辑

子猶瓶矣。觀瓶之居,居井之湄,處高臨深,動常近危。 酒醪不入,藏水滿懷,不得左右,牽于纆徽。自用如此, 不如鴟夷。鴟夷滑稽,腹大如壺,盡日盛酒,人復借藉。 常為國器,託於屬車,出入兩宮,經營公家。由是言之, 酒何過乎。

《酒箴》
崔駰
编辑

豐侯湎酒,荷甖負缶。自戮于世,圖形戒後。

《與曹操論酒禁書》
孔融
编辑

公初當來,邦人咸抃舞踊躍,以望我后。亦既至止,酒 禁施行。夫酒之為德久矣。古先哲王,類帝禋宗,和神 定人,以齊萬國,非酒莫以也。故天垂酒星之燿,地列 酒泉之郡,人著旨酒之德。堯不千鍾,無以建太平。孔 非百觚,無以堪上聖。樊噲解GJfont鴻門,非豕肩鍾酒,無 以奮其怒。趙之廝養,東迎其主,非引卮酒,無以激其 氣。高祖非醉斬白蛇,無以暢其靈。景帝非醉幸唐姬, 無以開中興。袁盎非醇醪之力,無以脫其命。定國不 酣飲一斛,無以決其法。故酈生以高陽酒徒,著功于 漢;屈原不餔糟醊醨,取困于楚。由是觀之,酒何負于 政哉。

又書

昨承訓答,陳二代之禍,及眾人之敗,以酒亡者,實如 來誨。雖然,徐偃王行仁義而亡,今令不絕仁義;燕噲 以讓失社稷,今令不禁謙退;魯因儒而損,今令不棄 文學;夏、商亦以婦人失天下,今令不斷婚姻。而將酒 獨急者,疑但惜穀耳,非以亡王為戒也。

《上九醞酒法奏》
魏·武帝
编辑

奏云:臣縣故令南陽郭芝有九醞春酒法,用麴三十 斤,流水五石,臘月二日清麴,正月凍解。用好稻米漉 去麴滓便釀,法飲曰:譬諸蟲,雖久多完,三日一釀,滿 九石米止。臣得法釀之,常善其上清,滓亦可飲。若以 九醞,苦難飲。增為十釀,差甘易,飲不病,今謹上獻。

《與群臣詔》
文帝
编辑

蓋聞千鍾百觚,堯舜之飲也;惟酒無量,仲尼之能也。 姬旦酒殽不徹,故能制禮作樂;漢高婆娑巨醉,故能 斬蛇鞠旅。

《酒賦》
曹植
编辑

余覽揚雄《酒賦》,辭甚瑰瑋,頗戲而不雅,聊作《酒賦》,粗究其終始。賦曰:

嘉儀氏之造思,亮茲美之獨珍,仰酒旗之景曜,協嘉 號於天辰。穆生以醴而辭楚,侯嬴感爵而輕身。其味 有宜城醪醴,蒼梧縹清,或秋藏冬發,或春醞夏成,或 雲沸潮涌,或素蟻浮萍。爾乃王孫公子,遊俠翱翔,將 承芬以接意,會陵雲之朱堂,獻酬交錯,宴笑無方。於 是飲者並醉,縱橫諠譁,或揚袂屢舞,或扣劍清歌,或 嚬噈辭觴,或奮爵橫飛,或歎驪駒既駕,或稱朝露未 晞。於斯時也,質者或文,剛者或仁,卑者忘賤,窶者忘 貧,於是矯俗先生聞之而歎曰:噫。夫言何容易,此乃 淫荒之源,非作者之事,若耽於觴酌流情縱逸,先王 所禁,君子所斥。

《酒賦》
王粲
编辑

帝女儀狄旨酒是獻,苾芬享祀,人神式宴。辯其五齊, 節其三事。醍沈盎,泛清濁。各異章文德於廟堂,協武 義於三軍。致子弟之孝養,糾骨肉之睦親,成朋友之 歡好,贊交往之主賓。既無禮而不入,又何事而不因。 賊功業而敗事,毀名行以取誣,遺大恥於載籍,滿簡 帛而見書。孰不飲而罹茲,罔非酒而惟事。昔在公旦, 極茲話言,濡首屢舞,談易作難。大禹所忌,文王是艱。

《酒德頌》
晉·劉伶
编辑

有大人先生,以天地為一朝,萬期為須臾,日月為GJfont 牖,八荒為庭衢。行無轍跡,居無室廬,幕天席地,縱意 所如。止則操卮執觚,動則挈榼提壺,惟酒是務,焉知 其餘。有貴介公子、搢紳處士,聞吾風聲,議其所以,乃 奮袂攘襟,怒目切齒,陳說禮法,是非鋒起。先生於是 方捧甖承槽,銜杯漱醪,奮髯箕踞,枕麴藉糟,無思無 慮,其樂陶陶。兀然而醉,怳爾而醒。俯觀萬物,擾擾焉 若江海之載浮萍。二豪侍側焉,如蜾蠃之與螟蛉。

《酃酒賦》
張載
编辑

惟賢聖之興作,貴垂功而不泯。嘉康狄之先識,亦應 天而順人。擬酒旗於元象,造甘醴以頤神。雖賢愚之 同好,似大化之齊均。物無往而不變,獨居舊而彌新。 經盛衰而無廢,歷百代而作珍。若乃中山冬啟醇酎, 秋發長安,春御樂浪,夏設漂蟻萍布,芬香酷烈,播殊 美於聖載,信人神之所悅。末聞珍酒出於湘東,既丕 顯於皇都,乃潛淪於吳邦。往逢天地之否運,今遭六合之開通。播殊美於聖代,宣至味而大同。匪徒法用 之窮理,信泉壤之所鍾。故其為酒也,殊功絕倫,三事 既節,五齊必均。造釀在秋,告成在春。備味滋和,體色 淳清。宣御神志,導氣養形。遣憂消患,適性順情。言之 者嘉其旨美,味之者棄事忘榮。於是糾合同好,以遨 以遊,嘉賓雲會,矩坐四周。設金樽於南楹,酌浮觴以 施流,備鮮肴以綺進,錯時膳之珍羞。禮義攸序,是獻 是酬。赬顏既發,溢思凱休。德音晏晏,弘此徽猷。咸德 至以,自足願棲,遲於一丘。於是懽樂既洽,日薄西隅, 主稱湛露,賓歌驪駒,僕夫整駕,言旋其居。乃馮軾以 迴軌,騁輕駟於通衢,反衡門以隱跡。覽前聖之典謨, 感夏禹之防微。悟儀氏之見疏,鑒往事而作戒。罔非 酒而惟愆,哀秦穆之既醉,殲良人而棄賢,嘉衛武之 能悔,著屢舞於初筵,察成敗於往古,垂將來於茲篇。

《酒誥》
江統
编辑

酒之所興,肇自上皇。或云:儀狄一曰杜康,有飯不盡, 委餘空桑,鬱積成味。久蓄氣芳,本出於此,不由奇方。

《斷酒戒》
庾闡
编辑

蓋神明智慧,人之所以靈也。好惡情欲,人之所以生 也。明智運於常性,好惡安於自然。吾以知窮智之害 性,任欲之喪真也。於是椎金罍,碎玉碗,破兕觥,損觚 瓚,遺舉白,廢引滿。使巷無行榼,家無停壺。剖樽折杓, 沈炭銷壚,屏神州之竹葉,絕縹醪乎華都。言未及盡, 有一醉夫。勃然作色,曰:蓋空桑珍味,始於無情。靈和 陶醞,奇液特生。聖賢所美,百代同營。故醴泉涌於上 世,懸象煥乎列星。斷蛇者以興霸,折獄者以流聲。是 以達人暢而不壅,抑其小節而濟大通。子獨區區,檢 情自封,無或口閉,其味而心馳,其聽者乎。庾生曰:爾 不聞先哲之言乎。人生而靜天之性也,感物而動性 之欲也。物之感人無窮,而情之好惡無節,故不見可 欲,使心不亂,是以惡跡止步滅影,即陰形。情絕於所 托,萬感無累乎心。心靜則樂非外唱,樂足則欲無所 淫。惟味作戒,其道彌深。賓曰:唯唯。敬承德音。

《酒賦》
袁山松
编辑

素醪玉潤,清酤淵澄。纖羅輕布,浮蟻競升。泛芳樽以 琥珀,馨桂發而蘭興。一歠宣百體之關,一飲蕩六府 之務。

《酒箴》
劉惔
编辑

爰建上業,曰康曰狄,作酒於社,獻之明辟。仰郊昊天, 俯祭后土。歆禱靈祇,辨定賓主。啐酒成禮,則彝倫攸。 敘此酒之用也。

《酒讚》
戴逵
编辑

余與王元琳集於露立亭,臨觴撫琴,有味乎二物之間,遂共為之讚曰:

醇醪之興,與理不乖。古人既陶,至樂乃開。有客乘之, 隗若山頹。目絕群動,耳隔迅雷。萬異既冥,惟無有懷。

《謝東宮賚酒啟》
梁·劉潛
编辑

異五齊之甘,非九醞之法。屬車未曾,載油囊不得酤。 試儔仙樹,葛元泥首。才比蒲桃,孟他銜璧。固知託之 養性,妙解怡神,擬彼聖人,差得連類。

《謝晉安王賜宜城酒啟》
前人
编辑

孝儀啟奉教,垂賜宜城酒四器。歲暮不聊,在陰即慘。 惟斯二理,總萃一時。少府鬥猴,莫能致笑;大夫落雉, 不足解顏。忽值瓶瀉,椒芳壺開,玉液漢遵,莫遇殷杯, 未逢方平,醉而遁仙。羲和耽而廢職,仰憑殊塗,便申 私飲,未矚罍恥。已觀幘岸,傾耳求音,不聞霆擊,澄神 密視。豈覿山高,愈疾消憂。於斯已驗,遺榮勿賤。即事 不欺,酩酊之中猶知銘荷。

《與兄子秀書》
陳陳宣
编辑

具見汝書與孝典,陳吾飲酒過差。吾有此好五十餘 年,昔吳國張長公亦稱耽嗜,吾見張公時,伊已六十。 自言引滿,大勝少年時。吾今所進,亦多於往日。老而 彌篤,惟吾與張季舒耳。吾方與此子交歡於地下,汝 欲夭吾所志邪。昔阮咸、阮籍同遊竹林,宣子不聞斯 言,王湛能元言巧騎,武子呼為癡叔。何陳留之風,不 嗣太原之氣。巋然翻成可怪。吾既寂寞當世,朽病殘 年,產不異於顏原,名未動於卿相。若不日飲醇酒,復 欲安歸,汝以飲酒為非,吾以不飲酒為過。昔周伯仁 度江,唯三日醒。吾不以為少鄭康伯,一飲三百盃,吾 不以為多。然洪醉之後,有得有失,成廝養之志,是其 得也;使次公之狂,是其失也。吾常譬酒猶水也,亦可 以濟舟,亦可以覆舟。故江諮議有言酒猶兵也,兵可 千日而不用,不可一日而不備。酒可千日而不飲,不 可一飲而不醉。美哉江公,可與共論酒矣。汝驚吾墮 馬侍中之門,陷池武陵之第,遍布朝野,自言憔悴,丘 也幸苟有過人必知之,吾生平所願,身沒之後,題吾 墓云陳故酒徒,陳君之神道,若斯志意,豈避南征之 不復,賈誼之慟哭者哉。何水曹眼不識盃鐺,吾口,不 離觚杓。汝寧與何同日而醒,與吾同日而醉乎。政言 其醒,可及其醉,不可及也。速營糟丘,吾將老焉。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