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經濟彙編/食貨典/第274卷

經濟彙編 食貨典 第二百七十三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經濟彙編 第二百七十四卷
經濟彙編 食貨典 第二百七十五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經濟彙編食貨典

 第二百七十四卷目錄

 酒部彙考六

  佩楚軒客談續曲洧舊聞酒名

  酒乘酒篇名

  酒小史酒名

  快雪堂漫錄茉莉酒法

  本草綱目酒 米酒 糟筍節中酒 東陽酒 燒酒 葡萄酒 釀酒

  遵生八牋醞造類 桃源酒 香雪酒 碧香酒 臘酒 建昌紅酒 五香燒酒

   山芋酒 葡萄酒 黃精酒 白朮酒 地黃酒 菖蒲酒 羊羔酒 天門冬酒 松花

  酒 菊花酒 五加皮三骰酒

  天工開物酒母

食貨典第二百七十四卷

酒部彙考六编辑

《佩楚軒客談》
编辑

《續曲洧舊聞酒名》
编辑

《玉井秋香》,      《薌林秋露》。向伯恭

《黃嬌》:段子新   《萼綠春》:范方元

翁仲雲:易毅夫  《清無底》。

《金盤露》:軟腴者  《桃花雨》:芳冽者

銀光:胡長之   《露》雲:范至能

桂子香:楊萬里誠齋自釀名今冽香 「孟氏」,「在。」

《酒乘》
编辑

《酒篇名》
编辑

周公作《酒誥》一篇。

衛武公作《賓筵》詩一章。

汝陽王璡《甘露經》,又《酒譜》一卷

《宋志:酒錄》一卷,又:「《白酒方》一卷,《四時酒要》一卷,《祕修 藏釀方》一卷。」

王績《酒經》,又《酒譜》二卷

劉炫《酒孝經貞元飲略》三卷。

竇子野《酒譜》一卷,又《酒錄》一卷

朱翼「《中酒經》三卷。」

胡節還《醉鄉小略》五卷,《白酒方》一卷

胡氏《醉鄉小略》一卷。

皇甫崧「《醉鄉日月》三卷,條刺飲事三十篇」

臨安徐炬《酒譜》:

侯《白酒律》

東坡《釀酒經》一章。

陽曾龜令《譜芝蘭》一卷。

同塵先生《小酒令》一卷。

焦革《酒譜》一卷。

高允《酒訓》一卷。

劉乙《百悔經》。

《酒小史》
编辑

《酒名》
编辑

春秋椒漿酒,     西京金漿醪。

《杭城秋露白》,     《相州碎玉》。

「薊州薏苡仁酒」、    《金華府金華酒》。

「高郵《五加皮酒》」、    《長安新豐市酒》、

汀州《謝家紅》,     《南唐臘酒》。

處州金盤露,     廣南香蛇酒。

《黃州茅柴酒》     《燕京內法酒》、

漢時桐馬酒,     關中《桑落酒》。

「平陽襄陵酒」,     山西「蒲州酒。」

「山西太原酒」,     「郫縣郫筒酒。」

《淮安苦蒿酒》,     《雲安麴米酒》。

《成都刺麻酒》     《建章麻姑酒》。

「《滎陽土窟》春。」     《富平石凍春》。

「池州池陽酒」,     《宜城九醞酒》。

杭州《梨花酒》,     博羅縣桂醑。

劍南燒春,      江北擂酒。

唐時玉練槌,     灞陵崔家酒。

「汾州《乾和酒》」,     「山西《羊羔酒》。」

安成宜春酒,     潞州珍珠紅。

魏徵醽醁翠濤,    閩中《霹靂春》。

嶺南瓊琯酬,     蒼梧寄生酒。

唐憲宗《李花釀》。    宋昌王《八桂酒》。

晉阮籍《步兵廚    曹湜介壽》:

劉后瑤池,      馮翊含春。

隋煬帝《玉薤》,     孫思邈《酴酥》。

王公權《荔枝綠》    賡致平《綠荔枝》

「謝侍郎,《章丘酒》」,    《王莽進椒菊酒》。

《楊世昌蜜酒》     《肅王蘭香酒》。

漢武《蘭生酒》,     「蔡攸《棣花酒陸士衡《松醪》,     淮南《菉豆酒》。

「華氏《蕩口酒》」,     「顧氏《三白酒》。」

《鳳州清白酒》,     劉拾遺《玉露春》。

「曹晟《保平》」,      宋劉后《玉腴》

《王師約瑤源》,     秦檜表勳。

《宋開封瑤泉》,     《梁簡文鳧花》。

「宋高后《香泉》」,     劉孝標《雲液》。

宋德隆《月波》     《安定郡》王《洞庭春色》、 東坡《羅浮春》、     范至能《萬里春》。

段成式《湘東美品》,   魏賈將《崑崙觴》。

劉白《墮擒奸》,     燕昭王《瓀珉膏》。 《洪梁縣》,《洪梁酒》,    高祖《菊萼酒》。

梁孝王《縹玉酒》,    漢武《百味旨酒》。

《扶南石榴酒》,     《辰溪鉤藤酒》。

「梁州諸蔗酒」,     「蘭溪河清酒。」

「蘇祿國蔗酒」,     「《南粵食》蒙枸醬。」

《高麗》國《林慮醬》。    「《訶陵》國《柳花酒》。」

《西域葡萄酒》、     「《烏孫國》《青田酒》。」

「彭坑釀漿為酒」,    「東西竺以椰子為酒」, 「北胡《消腸酒》」,     「南蠻《檳榔酒》。」

答刺國釀茭樟為酒。

真蜡國有酒五:一曰《蜜糖酒》,一曰《朋牙酒》,一曰《包稜 角》,一曰「《糖鑑》酒」,一曰《茭漿酒》。

暹羅國釀秫為酒。   假《馬里丁》釀蔗為酒。

《快雪堂漫錄》
编辑

《茉莉酒法》
编辑

用三白酒或雪酒,色味佳者,不滿瓶,上虛二三寸,編 竹為十字或「井」字,障瓶口,不令有餘不足。新摘茉莉 數十朵,線繫其蔕,懸竹下令齊,離酒一指許,貼用紙 封固,旬日香透矣。

《本草綱目》
编辑

《酒》
编辑

釋名

李時珍曰:按:許氏《說文》云:「酒,就也,所以就人之善惡 也。」一說酒字篆文,象酒在卣中之狀。《飲膳標題》云:「酒 之清者曰釀,濁者曰盎,厚曰醇,薄曰醨,重釀曰酎,一 宿曰醴,美曰醑,未榨曰醅,紅曰醍,綠曰醽,白曰醝。」

集解

蘇恭曰:「酒有秫、黍、粳、糯、粟、麴、蜜、葡萄等色。凡作酒醴 須麴,而葡萄、蜜等酒獨不用麴。諸酒醇醨不同,惟米 酒入藥用。」

陳藏器曰:「凡好酒欲熟時,皆能候風潮而轉,此是合 陰陽也。」

孟詵曰:「酒有紫酒、薑酒、桑椹酒、蔥豉酒、葡萄酒、蜜酒, 及地黃、牛膝、虎骨、牛蒡、大豆、枸杞、通草、仙靈脾、狗肉 等,皆可和釀作酒,俱各有方。」

寇宗奭曰:「《戰國策》云:『帝女儀狄造酒,進之於禹』。《說文》 云:『少康造酒』。」即杜康也。然《本草》已著酒名,《素問》亦有 酒漿,則酒自黃帝始,非儀狄矣。古方用酒,有醇酒、春 酒、白酒、清酒、美酒、糟下酒、粳酒、秫黍酒、葡萄酒、地黃 酒、蜜酒;有灰酒、新熟無灰酒、社壇餘胙酒。今人所用, 有糯酒、煮酒、小豆麴酒、香藥麴酒、鹿頭酒、羔兒等酒。 江浙、湖南、北人以糯粉入眾藥和為麴,曰「餅子酒。」至 於官務中,亦有「四夷酒」,中國不可取以為法。今醫家 所用,正宜斟酌,但飲家惟取其味,不顧入藥何如爾。 然久之未見不作疾者,蓋此物損益兼行,可不慎歟! 漢賜丞相上尊酒,糯為上,稷為中,粟為下。今入藥佐 使,專用糯米,以清水白麪麴所造為正。古人造麴,未 見入諸藥,所以功力和厚,皆勝餘酒。今人又以糵造 者,蓋止是醴,非酒也。《書》云:「若作酒醴爾,惟麴糵。」酒則 用麴,醴則用糵,氣味甚相遼,治療豈不殊也。 汪穎曰:入藥用東陽酒最佳,其酒自古擅名。《事林廣 記》所載釀法,其麴亦用藥,今則絕無。惟用麩麪蓼汁 拌造,假其辛辣之力。蓼亦解毒,清香遠達,色復金黃, 飲之至醉,不頭痛,不口乾,不作瀉,其水秤之重於他 水。鄰邑所造俱不然,皆水土之美也。處州金盆露水, 和薑汁造麴,以浮飯造釀,醇美可尚,而色香劣於東 陽,以其水不及也。江西麻姑酒,以泉得名,而麴有群 藥。金陵瓶酒麴米無嫌,而水有鹼,且用灰,味太甘,多 能聚痰。山東秋露白,色純味烈。蘇州「小瓶酒」麴,有蔥 及紅豆、川烏之類,飲之頭痛口渴。淮南綠豆酒麴,有 綠豆,能解毒,然亦有灰,不美。

李時珍曰:東陽酒,即金華酒,古蘭陵也。李太白詩所 謂「蘭陵美酒鬱金香」即此。常飲入藥俱良。山西襄陵 酒、蘇州薏苡酒,皆清烈,但麴中亦有藥物。黃酒有灰, 秦、蜀有咂嘛酒,用稻、麥、黍、秫、藥麴小罌封釀而成。以 筒吸飲,穀氣既雜,酒不清美,並不可入藥。

《米酒》
编辑

氣味

苦、甘、辛,大熱,有毒。

《孟詵》曰:「久飲傷神損壽,軟筋骨,動氣痢。醉臥當風,則成癜風。醉浴冷水,成痛痺。服丹砂人飲之,頭痛吐熱。」 陳士良曰:「凡服丹砂、北庭、石亭脂、鍾乳、諸石、生薑,並 不可長用酒下,能引石藥氣入四肢,滯血化為癰疽。」 陳藏器曰:「凡酒忌諸甜物。酒漿照人無影,不可飲。祭 酒自耗,不可飲酒。合乳飲,令人氣結。同牛肉飲,令人」 生蟲。酒後臥黍穰。食豬肉。患大風。

李時珍曰:「酒後食芥及辣物,緩人筋骨。酒後飲茶,傷 腎臟,腰腳重墜,膀胱冷痛,兼患痰飲、水腫、消渴、攣痛 之疾。一切毒藥因酒得者,難治。又酒得鹹而解者,水 制火也;酒性上而鹹潤下也。又畏枳、椇、葛花、赤豆花、 菉豆粉者,寒勝熱也。」

主治

《別錄》曰:「行藥勢,殺百邪惡毒氣。」

陳藏器曰:「通血脈,厚腸胃,潤皮膚,散濕氣,消憂發怒, 宣言暢意。」

《孟詵》曰:「養脾氣,扶肝,除風下氣。」

《李時珍》曰:「解馬肉、桐油毒,丹石發動諸病,熱飲之甚 良。」

《日華》曰:「糟底酒。」三年臘糟下取之開胃下食,暖水臟,溫腸胃, 消宿食,禦風寒,殺一切蔬菜毒。

孫思邈曰:「止嘔噦,摩風瘙,腰膝疼痛。」

李時珍曰:「老酒。」臘月釀造者可經數十年不壞和血養氣,暖胃辟寒, 發痰動火。

《孟詵》曰:「春酒。」清明釀造者亦可經久常服令人肥白。 李絳《兵部手集》:「蠼螋尿瘡,飲之至醉,須臾蟲出如米 也。」

陳藏器曰:「社壇餘胙酒,治小兒語遲,納口中佳。」又以 噴屋四角,辟蚊子。飲之治聾。

李時珍曰。按《海錄碎事》云。俗傳社酒治聾。故李濤有。 「社翁今日沒心情。為寄治聾酒一瓶」之句。

《糟筍節中酒》
编辑

氣味

鹹平無毒。

主治

陳藏器曰:「飲之,主噦氣嘔逆,或加小兒乳及牛乳同 服,又摩𤻤瘍風。」

《東陽酒》
编辑

氣味

甘辛無毒。

主治

用制諸藥良。

發明

陶弘景曰:「夫寒凝海,惟酒不冰,明其性熱,獨冠群物, 藥家多用以行其勢。人飲多則體弊神昏,是其有毒 故也。《博物志》云:『王肅、張衡、馬均三人,冒霧晨行,一人 飲酒,一人飽食,一人空腹。空腹者死,飽食者病,飲酒 者健。此酒勢辟惡,勝於作食之效也』。」

王好古曰:「酒能引諸經,不止與附子相同。味之辛者 能散,苦者能下,甘者能居中而緩,用為導引,可以通 行一身之表。至極高分味淡者,則利小便而速下也。」 古人惟以麥造麴釀黍,已為辛熱有毒,今之醞者,加 以烏頭、巴豆、砒霜、薑、桂、石灰、竈灰之類大毒大熱之 藥,以增其氣味,豈不傷沖和,損精神,涸榮衛,竭天癸, 而夭。夫人壽耶。

朱震亨曰:《本草》止言酒熱而有毒,不言其濕中發熱, 近於相火,醉後振寒戰慄可見矣。又性喜升,氣必隨 之。痰鬱於上,溺澀於下,恣飲寒涼,其熱內鬱,肺氣大 傷。其始也病淺,或嘔吐,或自汗,或瘡疥,或鼻「或泄 利,或心脾痛,尚可散而去之。其久也病深,或消渴,或 內疽,或肺痿,或鼓脹,或失明,或哮喘,或勞瘵,或癲癇, 或痔漏,為難名之病,非具眼未易處也。」夫醇酒性大, 熱飲者適口不自覺也。理宜冷飲,有三益焉:過於肺, 入於胃,然後微溫。肺得溫中之意,可以補氣;次得寒 中之溫,可以養胃。冷酒行遲,傳化以漸,人不得恣飲 也。今則不然。圖取快喉舌焉爾。

汪穎曰:人知戒早飲,而不知夜飲更甚。既醉既飽,睡 而就枕,熱擁傷心傷目,夜氣收斂,酒以發之,亂其清 明,勞其脾胃,停濕生瘡,動火助慾,因而致病者多矣。 朱子云:「以醉為節可也。」

汪機曰:「按《扁鵲》云:『過飲腐腸爛胃,潰髓蒸筋,傷神損 壽。昔有客訪周顗,出美酒二石,顗飲一石二斗,客飲 八斗。次明,顗無所苦,客已脅穿而死矣。豈非犯扁鵲 之戒乎』。」

李時珍曰:酒,天之美祿也。麪麴之酒,少飲則和血行 氣,壯神禦寒,消愁遣興,痛飲則傷神耗血,損胃亡精, 生痰動火。邵堯夫詩云:「美酒飲教微醉後。」此得飲酒 之妙,所謂醉中趣,壺中天者也。若夫沈湎無度,醉以 為常者,輕則致疾敗行,甚則喪邦亡家而隕軀命,其 害可勝言哉!此大禹所以疏儀狄,周公所以著《酒誥》, 為世範戒也。

附方

驚怖卒死,溫酒灌之即醒。

鬼擊諸病,卒然著人,如刀刺狀,胸脅腹內切痛,不可 抑按,或吐血、鼻血、下血,一名「鬼排」,以醇酒吹兩鼻內, 良。肘后方

馬氣入瘡。或馬汗馬毛入瘡。皆致腫痛煩熱。入腹則 殺人。多飲醇酒至醉即愈妙。肘后方

虎傷人瘡,但飲酒,常令大醉,當吐毛出。梅師方 蛇咬成瘡。暖酒淋洗瘡上。日二次。廣利方

蜘蛛瘡毒。同上方

毒蜂螫人。方同上

咽傷聲破。酒一合,酥一匕,乾薑末二匕,和服。日二次。 十便良方

三十年耳聾:酒三升,漬牡荊子一升,七日去滓,任性 飲之。千金方

天行餘毒,手足腫痛欲斷,作坑深三尺,燒熱灌酒,著 屐居坑上,以衣壅之,勿令泄氣。類要方

下部痔慝,掘地作小坑,燒赤,以酒沃之,納吳茱萸在 內坐之,不過三度,良。外臺方

產後血悶:清酒一升,和生地黃汁煎服。梅師方 身面疣目。盜酸酒。洗而咒之曰:「疣疣不知羞酸酒。」 洗伱頭。「急急如律令。」咒七遍自愈。外臺方 斷酒不飲:酒七升,硃砂半兩,瓶浸緊封,安豬圈內,任 豬搖動,七日取出,頓飲。 又方:「正月一日酒五升,淋 碓頭杵下,取飲之。」千金方

丈夫腳冷不隨,不能行者,用淳酒三斗,水三斗,入瓷 中,灰火溫之,漬腳至膝,常著灰火,勿令冷,三日止。千金 方

海水傷裂凡人為海水鹹物所傷,及風吹裂,痛不可 忍,用蜜半斤,水酒三十斤,防風、當歸、羌活、荊芥各二 兩,為末,煎湯浴之,一夕即愈。使琉球錄

《附諸酒方》
编辑

李時珍曰。《本草》及諸書。並有治病釀酒諸方。今輯其 簡要者。以備參攷。藥品多者。不能盡錄。

愈瘧酒治諸瘧疾,頻頻溫飲之。四月八日水一石,麴 一斤,為末,俱酘水中,待酢煎之一石,取七斗,待冷入 麴四斤,一宿上生白沫起,炊秫一石,冷酘,三日酒成。 賈思勰齊民要術

屠蘇酒,陳延之《小品方》云:「此華佗方也。元旦飲之,辟 疫癘,一切不正之氣。」造法用赤朮、桂心七錢五分,防 風一兩,菝葜五錢,蜀椒、桔梗、大黃五錢七分,烏頭二 錢五分,赤小豆十四枚,以三角絲囊盛之,除夜懸井 底,元旦取出,置酒中煎數沸,舉家東向,從少至長,次 第飲之,藥滓還投井中。歲飲此水,一世無病。

「逡巡酒」,補虛益氣,去一切風痺濕氣。久服益壽耐老, 好顏色。造法:「三月三日收桃花三兩三錢,五月五日 收馬藺花五兩五錢,六月六日收脂麻花六兩六錢, 九月九日收黃甘菊花九兩九錢,陰乾。十二月八日 取臘水三斗,待春分取桃仁四十九枚,好者去皮尖。 白麪十斤,同前花和作麴,紙包四十九日。用時白水」 一瓶,麴一丸,麪一塊,封良久成矣。如淡,再加一丸。 「五加皮酒」,去一切風濕痿痺,壯筋骨,填精髓,用五加 皮洗刮去骨,煎汁和麴米釀成飲之。或切碎袋盛,浸 酒煮飲,或加當歸、牛膝、地榆諸藥。

《白楊皮酒》治風毒腳氣,腹中痰癖如石。以白楊皮切 片浸酒,起飲。

女貞皮酒:治風虛,補腰膝。女貞皮切片,浸酒煮飲之。 仙靈皮酒:治偏風不遂,強筋堅骨。仙靈脾一斤,袋盛, 浸無灰酒二斗,密封三日,飲之。聖惠方

薏苡仁酒去風濕,強筋骨,壯腰膝,健脾胃。用絕好薏 苡仁粉,同麴米釀酒,或袋盛煮酒飲。

天門冬酒,潤五臟,和血脈。久服除五勞七傷,癲癇惡 疾。常令酒氣相接,勿令大醉,忌生冷,十日當出風疹 毒氣,三十日乃已,五十日不知風吹也。冬月用天門 冬,去心煮汁,同麴米釀成,初熟微酸,久乃味佳。千金方 百靈藤酒:「治諸風。百靈藤十斤,水一石,煎汁三斗,入 糯米三斗,神麴九斤,如常釀成,三五日更炊糯飯投 之,即熟,澄清日飲,以汗出為效。」聖惠方

白石英酒治風濕周痺,肢節濕痛,及腎虛耳聾。用白 石英、磁石煆醋淬七次,各五兩,絹袋盛,浸酒中五六 日,溫飲,酒少更添之。聖濟總錄

地黃酒補虛弱,壯筋骨,通血脈,治腹痛變白髮。用生 肥地黃絞汁,同麴米封密器中,五七日啟之,中有綠 汁,真精英也,宜先飲之,乃濾汁藏貯。加牛膝汁效更 速,亦有加群藥者。

《牛膝酒》壯筋骨,治痿痺,補虛損,除久瘧,用牛膝煎汁, 和麴米釀酒,或切碎袋盛浸酒煮飲。

當歸酒和血脈,堅筋骨,止諸痛,調經水。當歸煎汁,或 釀或浸,並如上法。

《菖蒲酒》治三十六風,一十二痹,通血脈,治骨痿。久服 耳目聰明。石菖蒲煎汁,或釀或浸,並如上法。

枸杞酒補虛弱,益精氣,去冷風,壯陽道,止目淚,健腰腳。用甘州枸杞子,煮爛搗汁,和麴米釀酒,或以子同 生地黃袋盛浸酒煮飲。

人參酒:補中益氣,通治諸虛。用人參末同麴米釀酒, 或袋盛浸酒煮飲。

薯蕷酒:治諸風寒眩運,益精髓,壯脾胃。用薯蕷粉同 麴米釀酒飲之,或同山茱茰、五味子、人參諸藥浸酒 煮飲。

茯苓酒:治頭風虛眩,暖腰膝,主五勞七傷。用茯苓粉 同麴米釀酒飲之。

菊花酒:治頭風,明耳目,去痿痺,消百病。用甘菊花煎 汁,同麴米釀酒。或加地黃、當歸、枸杞諸藥亦佳。 黃精酒:壯筋骨,益精髓,變白髮,治百病。用黃精、蒼朮 各四斤枸杞根、柏葉各五斤,天門冬三斤,煮汁一石, 同麴十斤,糯米一石,如常釀酒飲。

「《桑椹酒》補五臟,明耳目,治水腫不下則滿,下之則虛, 入腹則十無一活」,用桑椹搗汁煎過,同麴米如常釀 酒飲。

朮酒治一切風濕筋骨諸病,駐顏色,耐寒暑。用朮三 十斤去皮搗,以東流水三石,漬三十日,取汁露一夜, 浸麴米釀成飲。

蜜酒《孫真人》曰:「治風疹風癬,用沙蜜一斤,糯飯一升, 麪麴五兩,熟水五升,同入瓶內,封七日成酒。尋常以 蜜入酒代之,亦良。」

蓼酒久服聰明耳目,脾胃健壯。以蓼煎汁,和麴米釀 酒飲。

薑《酒詵》曰:「治偏風、中惡、疰忤,心腹冷痛,以薑浸酒,暖 服一碗即止。一法:用薑汁和麴造酒,如常服之佳。」 蔥豉《酒詵》曰:「解煩熱,補虛勞。治傷寒頭痛、寒熱及冷 痢腸痛,解肌發汗,並以蔥根、豆豉浸酒煮飲。」

《茴香酒》治卒腎氣痛,偏墜牽引及心腹痛。茴香浸酒 煮飲之,舶茴尤妙。

《縮砂酒》消食和中下氣,止心腹痛。砂仁炒研,袋盛浸 酒煮飲。

莎根酒:「治心中客熱,膀胱脅下氣鬱,常憂不樂。以莎 根一斤,切熬,香袋盛,浸酒,日夜服之,常令酒氣相續。」 茵蔯酒:治風疾筋骨攣急。用茵蔯蒿炙黃一斤,秫米 一石,麴三斤,如常釀酒飲。

青蒿酒「治虛勞久瘧。」青蒿搗汁煎過,如常釀酒飲。 百部酒:「治一切久近咳嗽。百部根切炒,袋盛浸酒,頻 頻飲之。」

海藻酒:治癭氣。海藻一斤洗淨浸酒,日夜細飲。 黃藥酒:治諸癭氣。《萬州》黃藥切片袋盛,浸酒煮飲。 仙茆酒:治精氣虛寒,陽痿膝弱,腰痛痺緩,諸虛之病。 用仙茆九蒸九曬,浸酒飲。

通草酒續五臟氣,通十二經脈,利三焦。通草子煎汁, 同麴米釀酒飲。

《南藤酒》治風虛,逐冷氣,除痺痛,強腰腳。石南藤煎汁, 同麴米釀酒飲。

《松液酒》治一切風痺腳氣。於大松下掘坑,置甕,承取 其津液一斤,釀糯米五斗,取酒飲之。

松節酒治冷風虛弱,筋骨攣痛,腳氣緩痺。松節煮汁, 同麴米釀酒飲,松葉煎汁亦可。

柏葉酒治風痺歷節作痛。東向側柏葉煮汁,同麴米 釀酒飲。

椒柏酒元旦飲之,辟一切疫癘不正之氣。除夕以椒 三七粒,東向側柏葉七枝,浸酒一瓶飲。

竹葉酒治諸風熱病,清心暢意。淡竹葉煎汁,如常釀 酒飲。

《槐枝酒》治大麻痿痺。槐枝煮汁,如常釀酒飲。

枳茹酒治中風身直,口僻眼急,用枳殼刮茹,浸酒飲 之。

牛蒡酒:治諸風毒,利腰腳。用牛蒡根切片,浸酒飲之 巨勝酒:治風虛痺弱,腰膝疼痛。用巨勝子二升炒香, 薏苡仁二升、生地黃半斤,袋盛,浸酒飲。

麻仁酒治骨髓風毒痛不能動者。取大麻子中仁炒, 香袋盛,浸酒飲之。

桃皮酒:治水腫,利小便。桃皮煎汁,同秫米釀酒飲。 紅麴酒,治腹中及產後瘀血。紅麴浸酒煮飲。

《神麴酒》治閃肭腰痛。神麴燒赤,淬酒飲之。

柘根酒,治耳聾。方具「柘根」下。

《磁石酒》治腎虛耳聾。用磁石、木通、菖蒲等分,袋盛酒 浸,日飲。

《蠶沙酒》:治風緩頑痺,諸節不隨,腹內宿痛。用原蠶沙 炒黃,袋盛浸酒飲。

花蛇酒:治諸風頑痺,癱緩攣急疼痛,惡瘡疥癩。用白 花蛇肉一條,袋盛同麴置於缸底,糯飯蓋之,三七日 取酒飲。又有《群藥煮酒方》甚多。

烏蛇酒治療釀法同上。

蚺蛇酒:治諸風痛痺,殺蟲辟瘴,治癩風疥癬,惡瘡。用 蚺蛇肉一斤,羌活一兩,袋盛,同麴置於缸底,糯飯蓋 之,釀成酒飲,亦可浸酒,詳見本條。 穎曰:「廣西蛇酒 罎上安蛇數寸,其麴則采,山中草藥,不能無毒。 蝮蛇酒:治惡瘡諸瘻,惡風頑痺癲疾。取活蝮蛇一條, 同醇酒一斗,封埋馬溺處,周年取出,蛇巳消化。每服 數盃,當」身體習習而愈也。

紫酒治卒風口偏不語及角弓反張,煩亂欲死,及鼓 脹不消。以雞屎白一升炒焦,投酒中,待紫色去滓頻 飲。

豆淋酒破血去風,「治男子中風口喎,陰毒腹痛,及小 便尿血,婦人產後一切中風諸病。用黑豆炒焦,以酒 淋之,溫飲。」

《霹靂酒》治疝氣偏墜,婦人崩中下血,胎產不下。以鐵 器燒赤,浸酒飲之。

龜肉酒治十年咳嗽。釀法詳見「龜」條。

虎骨酒治臂脛疼痛,歷節風,腎虛,膀胱寒痛。虎脛骨 一具,炙黃槌碎,同麴米如常釀酒飲,亦可浸酒,詳見 「虎」條。

麋骨酒治陰虛腎弱,久服令人肥白。麋骨煮汁,同麴 米如常釀酒飲之。

鹿頭酒「治虛勞不足,消渴,夜夢鬼物,補益精氣。鹿頭 煮爛搗泥,連汁和麴米釀酒飲,少入蔥椒。」

鹿茸酒治陽虛痿弱,小便頻數,勞損諸虛。用鹿茸、山 藥浸酒服。詳見《鹿茸》下。

《戊戍酒詵》曰:「大補元陽。」穎曰:「其性大熱,陰虛無冷,病 人不宜飲之。用黃狗肉一隻,煮糜連汁和麴米釀酒 飲之。」

羊羔酒:大補元氣,健脾胃,益腰腎。《宣和化成殿真方》: 「用米一石,如常浸漿,嫩肥羊肉七斤,麴十四兩,杏仁 一斤,同煮爛,連汁拌末,入木香一兩同釀,勿犯水,十 日熟極甘滑。一法:羊肉五斤蒸爛,酒浸一宿,入消梨 七個,同搗取汁,和麴米釀酒飲之。」

膃肭臍酒助陽氣,益精髓,破癥結冷氣,大補益人。膃 肭臍酒浸擂爛,同麴米如常釀酒飲之。

《燒酒》
编辑

釋名

火酒。綱目阿《刺吉》酒:飲膳正要

集解

李時珍曰:「燒酒非古法也,自元時始創。其法用濃酒 和糟入甑蒸,令氣上,用器承取滴露,凡酸壞之酒,皆 可蒸燒。近時惟以糯米、或粳米、或黍、或秫、或大麥,蒸 熟和麴釀甕中七日,以甑蒸取,其清如水,味極濃烈, 蓋酒露也。」

《汪穎》曰:「暹羅酒以燒酒復燒二次,入珍寶異香。其罎 每箇以檀香十數斤,燒煙薰令如漆,然後入酒蠟封 埋土中,二三年,絕去燒氣,取出用之。曾有人㩦至舶, 能飲三四盃即醉,價直數倍也。有積病,飲一二盃即 愈,且殺蠱。予親見二人飲此,打下活蟲,長二寸許,謂 之『魚蠱』」云。

氣味

辛甘大熱,有大毒。

李時珍曰:「過飲敗胃,傷膽喪心,損壽,甚則黑腸腐胃 而死。與薑、蒜同食,令人生痔。 鹽冷水、菉豆粉解其 毒。」

主治

李時珍曰:「消冷積寒氣,燥濕痰,開鬱結,止水泄,治霍 亂、瘧疾,噎膈,心腹冷痛,陰毒欲死,殺蟲辟瘴,利小便 堅,大便洗赤目腫痛有效。」

發明

李時珍曰:「燒酒,純陽毒物也。面有細花者為真。與火 同性,得火即燃。同乎焰硝,北人四時飲之,南人止暑 月飲之。其味辛甘,升揚發散;其氣燥熱,勝濕祛寒。故 能開怫鬱而消沈積,通膈噎而散痰飲,治泄瘧而止 冷痛也。辛先入肺,和水飲之,則抑使下行,通調水道 而小便長白。熱能燥金耗血,大腸受刑,故令大便燥」 結。與薑蒜同飲,即生痔也。若夫暑月飲之,汗出而膈 快身涼;赤目洗之,淚出而腫消赤散,此乃從治之方 焉。過飲不節,殺人頃刻。近之市沽,又加以砒石、草烏、 辣灰香藥,取而引之,是假盜以刃矣。善攝生者宜戒 之。按:劉克用《病機賦》云:「有人病赤目,以燒酒入鹽飲 之,而痛止腫消。」蓋燒酒性走,引鹽通行經絡,使鬱結 開而邪熱散,此亦反治劫劑也。

附方

冷氣心痛:燒酒入飛鹽飲即止。

陰毒腹痛:燒酒溫飲,汗出即止。

嘔逆不止:真火酒一盃,新汲井水一盃,和服甚妙。 寒濕泄瀉,小便清者,以頭燒酒飲之即止。

耳中有核,如棗核大,痛不可動者,以火酒滴入,仰之 半時,即可箝出。李樓奇方

風蟲牙痛:「燒酒浸花椒,頻頻漱之。」

寒痰咳嗽:「燒酒四兩,豬脂、蜜、香油、茶末各四兩,同浸 酒內,煮成一處,每日挑食,以茶下之,取效。」

===
《葡萄酒》
===

集解

《孟詵》曰:「葡萄可釀酒,藤汁亦佳。」

李時珍曰:葡萄酒有二樣,釀成者味佳,有如燒酒法 者,有大毒。釀者取汁同麴,如常釀糯米飯法;無汁用 乾葡萄末亦可。魏文帝所謂「葡萄釀酒,甘於麴米,醉 而易醒」者也。燒者,取葡萄數十斤,同大麴釀酢,取入 甑蒸之,以器承其滴露,紅色可愛。古者西域造之,唐 時破高昌,始得其法。按:《梁四公記》云:「高昌獻蒲桃乾 凍酒。」杰公曰:「蒲桃皮薄者味美,皮厚者味苦,入風谷, 凍成之酒,終年不壞。」葉子奇《草木子》云:「元朝於冀寧 等路造蒲桃酒,八月至太行山,辨其真偽。真者下水 即流,偽者得水即冰凍矣。久藏者,中有一塊,雖極寒, 其餘皆冰,獨此不冰,乃酒之精液也,飲之令人透腋 而死。酒至二、三年,亦有大毒。」《飲膳正要》云:「酒有數等, 出哈喇火者最烈,西番者次之,平陽、太原者又次之。」 或云:「葡萄久貯,亦自成酒,芳甘酷烈,此真葡萄酒也。」

《釀酒》
编辑

氣味

甘辛熱,微毒。

李時珍曰:「有熱疾、齒疾、瘡疹人,不可飲之。」

主治

李時珍曰:「暖腰腎,駐顏色,耐寒。」

《燒酒》
编辑

氣味

辛甘大熱,有大毒。

李時珍曰:「大熱大毒,甚於燒酒,北人習而不覺。南人 切不可輕生飲之。」

主治

《正要》曰:「益氣調中,耐飢強志。」

《汪穎》曰:「消痰破癖。」

《遵生八牋》
编辑

《醞造類》
编辑

此皆山人家養生之酒,非甜即藥,與嘗品迥異,豪飲者勿共語也。

《桃源酒》
编辑

「白麴二十兩,剉如棗核,水一斗浸之,待發。糯米一斗, 淘極淨,炊作爛飯,攤冷。以四時消息氣候,投放麴汁 中,攪如稠粥,候發即更投二斗米飯嘗之。或不似酒, 勿怪。候發又二斗米飯,其酒即成矣。如天氣稍暖,熟 後三五日,甕頭有澄清者,先取飲之,縱令酣酌,亦無 傷也。」此本武陵桃源中得之,後被《齊民要術》中採掇 編錄,皆失其妙,此獨真本也。今商議以空水浸米尤 妙。每造一斗,水煮取一升,澄清汁浸麴,俟發經一日, 炊飯候冷,即出瓮中,以麴麥和,還入瓮中。每投皆如 此。其第三第五,皆待酒發後,經一日投之。五投畢,待 發定訖,一二日可壓,即大半化為酒。如味硬,即每一 斗蒸三升糯米,取大麥糵麴一大匙,「白麴末一大分, 熟攪和,盛葛布袋中,納入酒甕,候甘美即去其袋。」然 造酒北方地寒,即如人氣投之;南方地暖,即須至冷 為佳也。

《香雪酒》
编辑

用糯米一石,先取九斗,淘淋極清,無渾腳為度。以桶 量米,准作數,米與水對充。水宜多一斗,以補米腳,浸 于缸內,後用一斗米,如前淘淋,炊飯埋米上,草蓋覆 缸口,二十餘日。候浮,先瀝飯殼,次瀝起米,控乾。炊飯 乘熟,用原浸米水,澄去水腳,白麴作小塊二十斤拌 勻。米殼蒸熟放缸底。如天氣熱,略出火氣,打拌勻後, 蓋缸口一週時打頭杷,打後不用蓋,半週時打第二 杷。如天氣熱,須再打出熱氣,三扒打絕,仍蓋缸口,候 熟,如用常法。大扺米要精白,淘淋要清淨,杷要打得 熱氣透,則不致敗耳。

《碧香酒》
编辑

糯米一斗,淘淋清淨,內將九升浸瓮內,「一升炊飯,拌 白麴末四兩,用篘埋所浸米內,候飯浮撈起。蒸九升 米飯,拌白麴末十六兩」,先將淨飯置瓮底,次以浸米 飯置瓮內,以原淘米漿水十斤,或二十斤,以紙四五 重密封瓮口。春數日,如天寒一月熟。

《臘酒》
编辑

用「糯米二石,水與酵二百斤,足秤白麴四十斤,足秤 酸飯二斗。」或用米二斗起酵,其味醲而辣。正臘中造 煮時,大眼籃二箇,輪置酒瓶在湯內,與湯齊滾取出。

《建昌紅酒》
编辑

「用好糯米一石,淘淨傾缸內,中留一窩,內傾下水一 石二斗,另取糯米二斗煮飯,攤冷作一團,放窩內,蓋 訖。待二十餘日,飯浮漿酸」,摝去浮飯瀝乾浸米。先將 米五斗淘淨,鋪於甑底,將濕米次第上去,米熟略攤, 氣絕,翻在缸內,中蓋下。取浸米漿八斗,花椒一兩,煎 沸出鍋,待冷。用白麴三斤,搥細,好酵母三碗,飯多少 「加常酒。」放酵法:不要厚了,天道極冷,放煖處用草圍 一宿。明日早將飯分作五處,每放小缸中,用紅麴一 升,白麴半升,取酵亦作五分,每分和前麴飯同拌勻舀在缸內,將餘在熟盡放面上蓋定,候二日打扒,如 面厚,三五日打不遍,打後面浮漲足,再打一遍,仍蓋 下。十一月二十日熟,十二月一月熟,正月二十日熟, 餘月不宜造榨。取澄清,併入白檀少許包裹,泥定頭 糟,用熟水隨意副入,多二宿便可榨。

《五香燒酒》
编辑

每料糯米五斗,細麴十五斤,白燒酒三大罎,檀香、木 香、乳香、川芎、沒藥各一兩五錢,丁香五錢,人參四兩, 各為末,白糖霜十五斤,胡桃肉二百箇,紅棗三升,去 核。先將米蒸熟晾冷,炤。常下酒法,則要落在瓮口缸 內,好封口,待發微熱,入糖并燒酒、香料、桃棗等物在 內,將缸口厚封,不令出氣。每七日開打一次,仍封至 七七日上榨如常服一二杯。以醃物壓之。有春風和 煦之妙。

《山芋酒》
编辑

用山藥一斤,酥油三兩,蓮肉三兩,冰片半分,同研如 彈,每酒一壺,投藥一二丸,熱服有益。

《葡萄酒》
编辑

法用葡萄子取汁一斗,用麴四兩攪勻,入瓮內封口, 自然成酒,更有異香。又一法,用蜜三斤,水一斗,同煎 入瓶內,候溫,入麴末二兩,白酵二兩,濕紙封口,放淨 處,春秋五日,夏三日,冬七日,自然成酒,且佳。行功導 引之時,飲一二杯,百脈流暢,氣運無滯,助道所當不 廢。

《黃精酒》
编辑

用「黃精四斤,天門冬去心三斤,松針六斤,白朮四斤, 枸杞五斤,俱生用,納釜中,以水三石煮之一日,去楂, 以清汁浸麴,如家醞法」,酒熟取清,任意食之。主除百 病,延年,變鬚髮,生齒牙,功妙無量。

《白朮酒》
编辑

白朮二十五斤切片,以東流水二石五斗,浸缸中二 十日,去滓,傾汁大盆中,夜露天井中五夜,汁變成血。 取以浸麴作酒,取清服,除病延年,變髮堅齒,面有光 澤,久服長年。

《地黃酒》
编辑

用肥大地黃切一大斗,搗碎,糯米五升作飯麴一大 升,三物於盆中揉熟,相勻傾入瓮中泥封,春夏二十 一日,秋冬須二十五日。開日開看,上有一盞綠液,是 其精華,先取飲之,餘以生布絞汁如飴,收貯,味極甘 美,功效同前。

《菖蒲酒》
编辑

取九節菖蒲,生搗絞汁五斗,糯米五斗,炊飯細麴五 斤,相拌令勻,入瓷罎密蓋,二十一日即開,溫服,日三 服之。通血脈,滋榮胃,治風痺,骨立痿黃,醫不能治。服 一劑百日後顏色光彩,足力倍常,耳目聰明,髮白變 黑,齒落更生,夜有光明,延年益壽,功不盡述。

《羊羔酒》
编辑

糯米一石,如常法浸漿,肥羊肉七斤,麴十四兩,杏仁 一斤,煮去苦水,又同羊肉多湯煮爛,留汁七斗,拌前 米飯,加木香一兩同醞,不得犯水,十日可喫,味極甘 滑。

《天門冬酒》
编辑

醇酒一斗,用六月六日麴米一升,好糯米五升作飲。 天門冬煎五升,米須淘訖曬乾,取天門冬汁浸,先將 酒浸麴如常法,候熟炊飯,適寒溫用。煎汁和飯,令相 入投之。春夏七日勤看勿令熱,秋冬十日熟。《東坡詩》 云:「天門冬熟新年喜,麴米春香並舍聞」是也。

《松花酒》
编辑

三月取松花如鼠尾者,細挫一升,用絹袋盛之,造白 酒熟時,投袋於酒中心,井內浸三日,取出漉酒飲之, 其味清香甘美。

《菊花酒》
编辑

十月採甘菊花,去蔕,只取花二斤,擇淨入醅內攪勻, 次早榨,則味香清洌。凡一切有香之花,如桂花、蘭花、 薔薇,皆可倣此為之。

《五加皮三骰酒》
编辑

法:「用五加根莖,牛膝、丹參、枸杞根、金銀花、松節、枳殼 枝葉,各用一大斗。以水三大石,於大釜中煮取六大 斗,去滓澄清水,準凡水數浸麴,即用米五大斗炊飯, 取生地黃一斗,搗如泥,拌下二次。用米五斗炊飯,取 牛蒡子根細切二斗,搗如泥,拌飯下三次。用米二斗 炊飯,大草麻子一斗,熬搗令細,拌飯下之。候稍冷熱」, 一依常法,酒味好,即去糟飲之。酒冷不發,加以麴末 投之,味苦薄,再炊米二斗投之。若飯乾不發,取諸藥 物煎汁熱投,候熟去糟,時常飲之,多少常令有酒氣, 男女可服,亦無所忌。服之去風勞冷氣,身中積滯宿 疾,令人肥健,行如奔馬,功妙更多。

《天工開物》
编辑

《酒母》
编辑

凡釀酒必資麴藥,成信無麴即佳。米珍黍,空造不成。 古來麴造酒,糵造醴,後世厭醴味薄,遂至失傳,則并 糵法亦亡。凡麴麥米麪,隨方土造,南北不同,其義則 一。凡麥麴、大小麥皆可用。造者將麥連皮井水淘淨 曬乾,時宜盛暑天磨碎,即以淘麥水和作塊,用楮葉 包紮,懸風處。或用稻鞂罨黃,經四十九日取用。造麪 麴,用白麪五斤,黃豆五升,以蓼汁煮爛,再用辣蓼末 五兩,杏仁泥十兩,和踏成餅,楮葉包懸,與稻鞂⿱。《𠔿奄》黃 法亦同前。其用糯米粉與自然蓼汁溲和成餅,生黃 收用者⿱。𠔿奄法與時日亦無不同也。其入諸般君臣與 草藥,少者數味,多者百味,則各土各法,亦不可殫述。 近代燕京則以薏苡仁為君,入麴造薏酒。浙中寧紹 則以綠豆為君,入麴造豆酒。二酒頗擅天下,佳雄。別載 酒經凡造酒,母家生黃未足,視候不勤,盥拭不潔,則疵 藥數丸,動輒敗人石米。故市麴之家,必信著名聞,而 後不負釀者。凡燕齊黃酒麴藥,多從淮郡造成,載於 舟車。北市南方麴酒釀出即成紅色者用。麴,與淮郡 所造相同,統名「大麴。」但淮郡市者打成磚片,而南方 則用餅團,其麴一味,蓼身為氣脈,而米麥為質料,但 必「用已成麴酒糟為媒合。」此糟不知相承起自何代, 猶之燒礬之必用舊礬滓云。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