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經濟彙編/食貨典/第273卷

經濟彙編 食貨典 第二百七十二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經濟彙編 第二百七十三卷
經濟彙編 食貨典 第二百七十四卷


考證.svg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經濟彙編食貨典

 第二百七十三卷目錄

 酒部彙考五

  宋蘇軾酒經釀酒法

  東坡志林作蜜酒格

  朱翼中酒經經 總論 續添麴法

  范成大桂海酒志

  李保續北山酒經經 醞酒法

  張能臣酒名記酒名

  林洪山家清供碧筒酒 胡麻酒

  山家清事酒具

  新豐酒法危㢲齋究心法

  何剡酒爾雅釋酒

  竇革酒譜酒之源一 酒之名二 酒之事三 酒之功四 溫克五 亂德六

  誡失七 神異八 異域九 性味十 飲器十一 酒令十二 總論

  成都古今記郫筒酒

  緝柳編糜欽酒

  真臘風土記美人酒

食貨典第二百七十三卷

酒部彙考五编辑

《宋蘇軾酒經》
编辑

《釀酒法》
编辑

「南方之氓,以糯與秔雜以卉藥而為餅,嗅之香,嚼之 辣,揣之枵,然而輕,此餅之良者也。吾始取麪而起肥 之,和之以薑汁,蒸之,使十裂繩穿而風戾之,愈久而 益悍,此麴之精者也。米五斗為率,而五分之為三斗 者一,為五升者四。三升者以釀,五升者以投,三投而 止,尚有五升之贏也。始釀以四兩之餅,而每投以三 兩之麴,皆澤以少水,足以解散而勻停也。釀者必罋 按而井泓之,三日而井溢,此吾酒之萌也。酒之始萌 也,甚烈而微苦,蓋三投而後平也。凡餅烈而麴和,投 者必屢嘗而增損之,以舌為權衡也。既溢之三日乃 投,九日三投,通十有五日而後定,既定乃注以斗水。 凡水必熟冷者也。凡釀與投,必寒之而後下,此炎州 之令也。」既水五日乃篘,得三斗有半,此吾酒之正也。 先篘半日,取所謂贏者為粥,米一而水三之,操以餅 麴,凡四兩,二物并也,投之糟中,熟潤而再釀之五日, 壓得斗有半,此吾酒之少勁者也。勁正合為五斗。又 五日而飲,則和而力、嚴而猛也。篘不旋踵,而粥投之 少留,則糟枯中風而酒病也。釀久者酒醇。而豐速者 反是。故吾酒三十日而成也。

《東坡志林》
编辑

《作蜜酒格》
编辑

予作《蜜酒格》與《真水》亂,每米一斗,用蒸餅麪二兩半, 餅子一兩半,如常法取醅液,再入蒸餅麪一兩釀之 三日,嘗看味當極辣且硬,則以一斗米炊飯投之。若 甜軟,則每投更入麴與餅各半兩,又三日再投而熟。 全在釀者斟酌增損也。入水少為佳。

《朱翼中酒經》
编辑

《經》
编辑

酒之作尚矣,儀狄作酒醪,杜康作秫酒,豈以善釀得 名,蓋抑始終如此。酒味甘辛,大熱,有毒。雖可忘憂,復 能作疾,所謂腐腸爛胃,浸髓蒸筋。而劉詞《養生論》:酒 所以醉人者,麴糵之氣故耳。麴糵之氣,消化為水。昔 先王誥庶邦,庶士無彝酒,又曰:「祀茲酒」,言天之命民 作酒惟祀。而以六彝有舟,所以戒其覆;六尊有罍,所 以戒其淫;陶侃劇飲,亦自制其限。後世以酒為漿,不 醉反恥。豈知百味之長,黃帝所以治疾耶?大抵晉人 嗜酒,孔群作書與族人曰:「今得秫七百斛,不了麴糵 事。」王忱三日不飲酒,覺形神不復相親。至于劉殷、嵇、 阮之徒,尤不可一日無此。要之酣放自肆,托于麴糵, 以逃世網,未必真得酒中趣爾。古之「所謂得全于酒 者,正不如此。」是知狂藥自有妙理,豈特洗其礧磈者 邪?五斗先生棄官而歸,耕于東皋之野,浪遊醉鄉,沒 身不返,以謂結繩之政已薄矣,雖黃帝華胥之遊,殆 未有以過之。由此觀之,酒之境界,豈餔歠者所能與 哉?儒學之士如韓愈者,猶不足以知此,返悲醉鄉之 徒為不遇。大哉酒之于世也,禮天地,事鬼神,射鄉之 飲,《鹿鳴》之歌,賓主百拜,左右秩秩,上至縉紳,下逮閭 里,詩人墨客,樵夫漁父,無一可以缺此。投閒自放,懷 襟露腹,便然酣臥于江湖之上,扶頭解酲,忽而睡醒。 雖道術之士,鍊陽消陰,饑腸如著,而熟穀之液亦不 能去。惟胡人禪律,以此為戒,恐至於濡首敗性,失理 傷生,「往往屏爵棄卮,焚罍折榼,終身不復知其味者, 酒復何過邪?平居無事,汙尊斗酒,發狂蕩之思,助江 湖之興,亦未足以知麴糵之力,稻米之功。至於流離 放逐,秋聲暮雨,朝登糟丘,暮遊麴封,禦魑魅於煙嵐, 轉炎荒為淨土」,酒之功力,其近於道邪?與酒遊者,死 生驚懼交於前,而不知視窮泰違順,特戲事爾。彼饑 餓其身,焦勞其思,牛衣發兒女之感,澤客現可憐之 色,又烏足以議此哉?鴟夷丈人,以酒為名,含垢受侮與世浮沈。而彼騷人高自標持,分別黑白,且不足以 全身遠害,猶以為惟我獨醒。善乎,酒之移人也!慘舒 陰陽,平治險阻,剛愎者薰然而慈仁,懦弱者感慨而 激烈。陵轢王公,玩弄妻妾,滑稽不窮,斟酌自如,識量 之高,風味之微,足以還澆薄而發猥瑣,豈特此哉?「夙 夜在公,豈樂飲酒魚藻,酌以大斗,《行葦》不醉,無歸湛 露」,君臣相遇,播於聲詩,亦未足以語太平之盛。至於 黎民休息,日月飲食,祝史無永,神其醉止,斯可謂至 德之世矣。然則伯倫之頌德,樂天之論功,蓋未必有 以形容之。夫其道深遠,非冥搜不足以發其義;其術 精微,非三昧不足以善其事。昔唐逸人追述焦革酒 法,立祠配享,又采自古以來善酒者以為譜。雖其書 脫略卑陋,聞者垂涎,酣適之言,誦而心醉,非酒之董 狐,其孰能為之哉?昔人有齊中酒、聽事酒、猥酒,雖以 麴糵為之,而有聖有賢,清濁不同。《周官》「酒正,以」式法 受酒材,辨五齊之名,三酒之物。歲中以酒式誅賞。《月 令》「乃命大酋。」酒之長官也「秫稻必齊,麴糵必時,湛饎必潔, 水泉必香,陶器必良,火齊必得。」六者盡善,更得漿, 則酒人之事過半矣。《周官》:「漿人掌共王之六飲,水漿、 醴、涼、醫、酏入于酒府,而漿醉為先。」古語為之空桑穢 飯,醞以稷麥,以成醇醪,酒之始也。《說文》:「酒白謂之醙。」 醙者,壞飯也。醙者,老也。飯老即壞,飯不壞則酒不甜。 又曰:烏梅又䴷。胡板切甜醹九投,澄清百品,酒之終也。 麴之于黍,猶鉛之于汞,陰陽相制,變化自然。《春秋緯》 曰:「麥,陰也;黍,陽也。」先漬麴而投黍,是陽得陰而沸。後 世麴有用藥者,所以治疾也。麴用豆亦佳,神農氏赤 小豆,飲汁愈酒病。酒有熱,得豆為良,便硬薄,少蘊藉 耳。古者醴酒在室,醍酒在堂,澄酒在下,而酒以辛醇 為上。飲家須察麥性陳新,天氣冷煖,春夏及黍性新 軟,則先湯。平聲而後米酒,人謂之「倒湯。」去聲秋冬黍性陳 硬,先米而後湯,酒人謂之「正湯」,醞釀須酴米偷酸。說文 酴酒母也音途投醹偷甜淛人不善偷酸,所以酒熟入灰;北 人不善偷甜,所以飲多令人膈上懊憹。桓公所謂「青 州從事,平原督郵」者此也。酒甘易釀,味辛難醞。《釋名》: 「酒者酉也,酉者陰也,酉用事而為收也,用奚而散,散 者辛也。」酒之名以甘辛為義,金木間隔,以土為媒。自 酸之甘,自甘之辛,而酒成焉。酴米所以要酸也投醹所以要甜也所謂 以土之甘,合水作酸;以水之酸,合土作辛,然後知投 者所以作辛也。《說文》:「投者,釀也。張華有九醞酒」,《齊民 要術》「桑落酒有六七投」者,酒以投多為善,要在麴力 相及。酒所以有昔酒,亦以其再投故也。過度亦多 術,尤忌見日,若太陽出,即酒多不中。後魏賈思勰亦 以夜半蒸炊,昧旦下釀,所謂以陰制陽,其義如此。著 水無多少,拌和黍麥,以勻為度。張籍詩:「釀酒愛乾和。」 即今人不入定酒也。晉人謂之乾榨酒,大抵用水隨 其湯。去聲黍大小斟酌之。若投多,水寬亦不妨。要之米 力勝於麴,麴力勝於水,即善矣。北人不用酵,祇用別 案水,謂之信水,然信水非酵也。酒人以此體候冷煖 甘苦。凡醞不用酵,即難發酵,來遲則腳不正,祇用正 發酒醅最良。不然則掉取醅面,絞令稍乾,和以麴糵, 掛於衡茅,謂之乾酵。用麴四時不同,寒即多用,溫即 減之。酒人冬月用酵緊,用麴少;夏月用麴多,用酵緩。 天氣極熱,置甕於深屋,溫室多用氌毯繞之。《語林》云: 「抱甕冬醪」,言冬月釀酒,令人抱甕速成而味好。大抵 冬月蓋覆,即陽氣在內而酒不凍;夏月閉藏,而陰氣 在內而酒不動。非深得卯酉出入之義,孰能知此哉? 於戲!酒之梗概,曲盡於此。若夫心手之間,不傳文字, 固有父子一法,而氣味不同,一手自釀而色澤殊絕。 此雖酒人,亦不能自知也。

《總論》
编辑

頓遍祠祭麴,  香泉麴,    香桂麴。已上罨麴 瑤泉麴,    金波麴,    滑臺麴。

豆花麴。已上風麴玉友麴,  白醪麴。

《小酒麴》    「真一麴,    《蓮子麴》」已上曝麴 臥漿、     淘漿、     煎漿

蒸醋、漉米、   湯米     用麴。

合酵     蒸甜糜    投醹。

酴米。酴米酒母也今云腳飯酒器 上糟。

收酒、     煮酒、     《火迫酒》。

《曝酒法》:    白羊酒、    地黃酒

《菊花酒》    《酴醾酒》    《葡萄酒法》、 煨酒」、     「《神仙酒法》

《武陵桃源酒法》 《真人變髭髮方》、 「時中麴法」、 《冷泉酒法》。

《續添麴法》
编辑

酴,《醾麴》    華亭麴。造思春堂 瓊液麴, 《青水麴》。造雲腴 麩,麴:造雲腴并合酵用

范成大桂海酒志编辑

余性不能酒,士友之飲少者莫余若,而能知酒者亦莫余若也。頃數仕於朝,游王公貴人家,未始得見名酒。使北至燕山,得其宮中酒號《金蘭》者,乃大。

《佳燕》西有金蘭山,汲其泉以釀。及來桂林而飲瑞露乃盡。酒之妙,聲震湖廣。則雖「金蘭」 之勝,未必能頡頏也。

「瑞露」,帥司公廚酒也。經撫所前有井清烈,汲以釀,遂 有名。今南庫中自出一泉,近年只用庫井酒,仍佳。 古辣泉,「古辣」,本賓、橫間墟名,以墟中泉釀酒,既熟不 煮,埋之地中,日足取出。

老酒以麥麴釀酒,密封藏之可數年。士人家尤貴重, 每歲臘中,家家造酢,使可為卒歲計。有貴客,則設老 酒、冬酢以示勤。婚娶亦以老酒為厚禮。

《李保續北山酒經》
编辑

《經》
编辑

大隱先生朱翼中,壯年勇退,著書釀酒,僑居西湖上 而老焉。屢朝廷大興醫學,求深於道術者為之官師, 乃起公為博士,與余為同僚。明年,翼中坐東坡詩貶 達州。又明年以宮祠還,未至。余一旦夢翼中相過,且 誦詩云:「投老南遷愧轉蓬,會令淨土變夷風。由來祇 許杯中物,萬事從渠醉眼中。」明日理書帙,得翼中《北 山酒經》法而讀之,蓋有「禦魑魅於煙嵐,轉炎荒為淨 土」之語,與夢頗契。余甚異,乃作此詩以志之。他時見 翼中,當以是問之,其果夢之非耶?政和七年正月二 十五日也。赤子含得天所均,日漸月化滋澆淳。惟帝 哀矜憫之民,為作醪醴發其蒸。炊香釀玉為物春,投 糯酴米授之神,成此美祿功非人,酣適安在味甘辛。 一醉徑與羲皇鄰,薰然盈腹皆慈仁,陶冶窮愁孰知 貧。頌德不獨有伯倫,先生作經賢聖分。獨醒正侶非 全身,全德不許世人聞。夢中作詩語所親,不願萬戶 誤國恩。乞取醉鄉作封君,幾乎道矣敢紀之。

《醞酒法》
编辑

《思春堂酒》。  《雲腴酒》。   《瓊液酒》。

《秋前麴法》,  《銀波麴法》,  《石室麴法》。

《藍橋麴法》,  《玉漿麴法》,  《麪麴法》, 《菉豆麴法》,  《蓮花麴法》,  《香藥麴法》。

《清白泉麴法》 《相州碎玉法》 《玉露麴法》。

《薑麴法》   《銀花麴法》  《碧香麴法》。

《雙投酒法》  《麥麴法》   《真珠麴法》

《醉鄉奇法》,  《白酒麴法》,  《瓊漿麴法》。

《蓮花白麴法》,       「石室鄭家麴法」, 《知州公庫白酒麴法》,    《芙蓉麴法》。

南安庫:「《宜城麴法》     《三柪麴法》。」

《玉醅麴法》  《玉液麴法》  《竹葉清麴法》:

《清泉麴法》  《木香麴法》  《木豆麴法》。

岷州大潭縣「麴法、     《冷仙麴法》。」

耀州譚道士,傳「《異麴法》   《羊羔麴法》。」

《蜜酒法》   《雪花肉酒法》 《酴醾酒法》:

四明《碧香酒》麴法、     《春紅酒法》:

軟春酒法:

《張能臣酒名記》
编辑

《酒名》
编辑

后妃家:高太皇香泉,向太后天醇,張溫成皇后𨤍醁, 朱太妃瓊酥,劉明達皇后瑤池,鄭皇后坤儀,曹太后 瀛玉,宰相蔡太師慶會,王太傅膏露,何太宰親賢,親 王家鄆、王瓊腴,肅王蘭芷,五正位椿齡、《嘉琬》、醑,濮安 懿王重醞,建安郡王玉瀝,戚里李和文駙馬獻卿金 波,王晉卿碧香,張駙馬敦禮𨤍醁,曹駙馬詩字公雅 「《成春》,郭駙馬獻卿,《香瓊大王》駙馬瑤琮,錢駙馬清醇」, 內臣家《童貫宣撫,褒公》,又「《光忠》、梁開府嘉義、楊開府 《美誠府寺》」、《開封府》《瑤泉市店》,《豐樂樓》,《眉壽》,又《和旨》。即白 礬樓也《忻樂樓仙醪》:即任店也《和樂樓瓊漿》。即莊樓也遇仙樓《玉 液》,玉樓《玉醞》,鐵薛樓瑤𨤍,仁和樓瓊漿,高陽店《流霞》, 《清風玉髓》,會仙樓《玉醑》,八仙樓《仙醪》,時樓《碧光》,班樓 《瓊波》,潘樓瓊液,千春樓《仙醇》。今廢為鋪《中山園子店》《千日 春》。今廢為邸「銀王店延壽,蠻王園子正店玉漿,朱宅園子 正店瑤光,邵宅園子正店法清大桶,張宅園子正店 仙醁,方宅園子正店瓊酥,姜宅園子正店羊羔,梁宅 園子正店美祿,郭小齊園子正店瓊液,楊皇后園子 正店法清」,三京、北京香桂,又法酒,南京桂香,又北庫、 西京玉液,又酴醾香。四輔澶州中和堂、許州潩泉、鄭 州金泉。河北真定府銀光,河間府「金波。」又「玉醞,保定 軍知訓堂」,又「《杏仁》,定州中山堂。」又《九醞》:「保州巡邊銀 條。」又《錯著水》,德州碧琳,濱州石門,又「《宜城》,博州宜城」, 又《蓮花》,衛州柏泉,棣州延相堂,恩州揀米。又細酒,洺 州玉瑞堂、「夷白堂」,又《玉友》,邢州《沙醅》《金波》,磁州風麴 法酒,深州玉醅,趙州瑤波,相州銀光,懷州宜城,又香 桂,又定州瓜麴,又錯著水;河東太原府玉液,又靜制 堂;汾州甘露堂,隰州瓊漿,代州金波,又瓊酥;陝西鳳 翔府橐泉,河中府天祿,又舜泉;陝府蒙泉,華州蓮花, 又冰堂、上尊;邠州靜照堂,又玉泉;慶州江漢堂,又瑤 泉;同州清洛,又清心堂;淮南揚州百桃;廬州金城,又 金斗城,又杏仁;江南東西宣州琳腴,又雙溪;江寧府 芙蓉,又百桃,又清心堂;處州谷簾,洪州雙泉,又「金波;杭州竹葉清,又碧香,又《白酒》;蘇州木蘭堂,又白雲泉; 明州金波,越州蓬萊,潤州蒜山堂,湖州碧蘭堂,又霅 溪,秀州月波,三州,成都府忠臣堂、又《玉髓》,又《錦江春》, 又浣花堂;梓州瓊波,又竹葉清;劍州東溪,漢州簾泉, 合州金波,又《長春》,渠州葡萄,果州香桂,又銀液,閬州 仙醇,峽州重麋至喜泉;夔州法醹,又《法醞》;荊南、湖北、 荊南金蓮堂,鼎州白玉泉,辰州法酒,歸州瑤光,又香 桂;福建泉州《竹葉》,廣南廣州《十八仙》,韶州換骨玉泉, 京東青州揀米,齊州舜泉、近泉,又清燕堂,又真珠泉。 第一也「兗州蓮花清,曹州銀光,又三酘,又白羊,又荷花; 鄆州風麴,白佛泉,又香桂」;「『『濰州重醞,登州朝霞,萊州 玉液;徐州壽泉,濟州宜城,濮州宜城,又細波;單州宜 城,又杏仁;京西、汝州揀米,滑州風麴,又冰堂』;金州清 虛堂』;郢州漢泉,又香桂;隨州白雲樓;唐州淮源,又泌 泉;蔡州銀光香桂;房州瓊酥;襄州金沙,又宜城,又檀 溪,又『《竹葉清》』。」鄧州《香泉》、又《寒泉》、又《香菊》、又《甘露》。潁州 《銀條》、又《風麴》。均州《仙醇》。河外府州《歲寒堂》。

《林洪山家清供》
编辑

《碧筒酒》
编辑

暑月,命客棹舟蓮蕩中,先以酒入荷葉飲之,又包魚 鮓作供,真佳適也。坡云:「碧筒時作象鼻彎,白酒疑帶 荷心苦。」坡守杭時,想屢作此供也。

《胡麻酒》
编辑

舊聞有胡麻飯,未聞有胡麻酒。盛夏,張整齋招飲竹 閣,正午飲一巨觥,清風颯然,絕無暑氣。其法漬麻子 二升,煎熟略炒,加生薑二兩,生龍腦葉一撮,同入炒, 細研,投以煮醞五升,濾查去水浸之,大有所益。因賦 之曰:「何須便覓胡麻飯,六月清涼卻是仙。」《本草》名巨 勝,云桃源所有胡麻,即此物也。恐虛誕者,自異其說 云。

《山家清事》
编辑

《酒具》
编辑

山徑兀,以蹇驢載酒詎,容毋具。舊有偏提,猶今酒鱉, 長可尺五而匾,容斗餘,上竅出入,猶小錢大,長可五 分,用塞設兩環,帶以革,唯漆為之。和靖翁《送李山人》, 故有「身上祇衣麤直掇,馬前長帶古偏提」之句。今世 又有大漆葫蘆,隔以三酒,下果皿中,上以青絲絡負 之,或副以書篋,可作一擔,加以雨具及琴,皆可較之 沈存中《游山具》差省矣。唯酒杯當依沈制。用銀器。

《新豐酒法》
编辑

《危巽齋究心法》
编辑

「初用麪一斗,糟醋三升,水二擔,煎漿及沸,以麻油、川 椒、蔥白候熟,浸米一石,越三日,蒸飯熟,及以元漿煎 強半,及沸去,又浸以川椒及油,候熟注缸面,入斗許 飯及麪末十斤,酵半升,暨晚以元飯貯別缸,卻以元 酵飯同下,入水一擔,麪二斤,熟踏覆之。既晚,以木擺, 越三日止,四五日可熟。」其初餘漿,又加以水浸米,每 值酒熟,則取酵相接續,不必灰其麴,只磨麥和皮,用 清水搜作餅,令堅如石,初無他藥。僕嘗從危巽齋子 驂之新豐,故知其詳。危君此時嘗禁竊酵以所釀,以 今所釀,且給新以潔所酵,誘客舟以通所釀,故日而 利不虧。是以知一酒政之微危亦究心矣。昔《入丹陽 道中》詩云:「乍入新豐市,猶聞舊酒香。抱琴沽一醉,盡 日臥斜陽。」正其地也。沛中自有舊豐,馬周獨酌之地, 乃《長安效新豐》也。

《何剡酒爾雅》
编辑

《釋酒》
编辑

酴,酒母也;醾,酒本也;醱,重醞酒也;酎,醞酒也;醅,未泲 之酒也;醪汁,滓酒也;醑,厚酒也;醨,薄酒也;醴,一宿酒 也;「醆酒」,微清而濁也;「黃封」,官酒也;醥,清酒也;酏,清而 甜也;醠,濁酒也。苦酒也。醍,紅酒也。醽,綠酒也。醝,白 酒也。元鬯,醇酒也。上尊,糯米酒也。中尊,稷米酒也。下 尊,粟米酒也。元酒,明水也。四酎,四重釀也。三友者,樂 天以詩、「酒、琴」為三友。今人指「三友」為「酒」,音同之訛也。 蠡乾酪也。 酒者,酉也。釀之米麴酉澤久而味美也。

亦言踧也。能否皆強相踧持也。又入口咽之。皆踧其 面也。

酒者,就也。所以就人性之善惡也。亦言造也,吉凶所 由造也。

「飲食」者,所以合歡也。

酒以成禮,不繼以淫,義也;以君成禮,弗納於淫,仁也。 酒者,天之美祿,帝王所以頤養天下。享祀祈福,扶衰 養疾,百福之會。

夫酒之設,合禮致情,遍體歸性,禮終而退,此和之至。 主意未殫,賓有餘豪,可以致醉,無致於亂。

《竇革酒譜》
编辑

《酒之源一》
编辑

世言酒之所自者,其說有三:其一曰:「儀狄始作酒,與 禹同時。」又曰「堯酒千鍾」,則酒作於堯,非禹之世也。其

二曰:「《神農本草》著酒之性味,《黃帝內經》亦言酒之致
考證.svg
病」,則非始於儀狄也。其三曰:「天有酒,星,酒之作也,其

與天地並矣。」予以謂是三者皆不足以考據,而多其 贅說也。夫儀狄之名不見於經,而獨出於世本,世本 非信晝也。其言曰:「儀狄始作酒醪,以變五味。少康始 作秫酒。」其後趙邠卿之徒遂曰:「儀狄作酒,禹飲而甘 之。遂絕旨酒,而疏儀狄。曰:『後世其有以酒敗國者乎』。」 夫禹之勤儉,固嘗惡旨酒而樂讜言附之以前所云 則贅矣。或者又曰:非儀狄也,乃杜康也。魏武帝樂府 亦曰:「何以消憂,惟有杜康。」予謂杜氏本出於劉累,在 商為豕韋氏,武王封之於杜,傳國至杜伯,為宣王所 誅,子孫奔晉,遂有杜為氏者,士會亦其後也。或者康 以善釀得名於世乎?是未可知也。謂酒始於康,果非 也。堯酒千鍾,其言本出於《孔叢子》。蓋委巷之說,孔文 舉遂徵之以責曹公,固已不取矣。本草雖傳自炎帝 氏,亦有近世之物,始附見者。不觀其辨藥所生出,皆 以二漢郡國名其地,則知不必皆炎帝之書也。《內經》 言「天地生育,五材休王,人之壽夭繫焉」,信《三墳》之書 也。然考其文章,知卒成是書者,六國秦漢之際也,故 言酒,不據以為炎帝之始造也。酒三星,在女御之側, 後世為天官者或考焉。予謂星麗乎天,雖自混元之 判則「有之,然事作乎下而應乎上,推其驗於某星,此 隨世之變而著之也。如宦者墳墓弧矢河鼓,皆太古 所無,而先有是星,推之可以知其類。然則酒果誰始 乎?」予謂智者作之天下,後世循之而莫能廢,故聖人 不絕人之所同好,用於郊廟享燕,以為禮之常,亦安 知其始於誰乎?古者食飲必祭先酒,亦未嘗言所祭 者為誰,茲可見矣。《夏書》述大禹之戒歌辭,曰「酣酒嗜 味。」《孟子》曰:「禹惡旨酒而好善言。」《夏書》所記當時之事, 曰:孟子所言,追道在昔之事。聖賢之書,言可信者,無 先於此。雖然,酒未必此始造也,若斷以必然之論,則 誕謾而無以取信於世矣。

《酒之名二》
编辑

《春秋運斗樞》曰:「酒之言乳也,所以柔身扶老也。」許慎 《說文》云:「酒,就也,所以就人性之善惡也。一曰造也,吉 凶所造起。」《釋名》曰:「酒,酉也。釀之米《麴酉》繹而成也。其 味美,亦言踧踖也。能否皆強相踧持也。」予謂古之所 以名是物,以聲相命,取別而已,猶今方言在在各殊。 形之於文,則其字曰滋味,必皆有意謂也。舉吳楚之 音而語於齊人,不知者十有八九。妄者欲探古名物 造聲之意,以示博聞,則予笑之矣。

《說文》曰:酴,酒母也;醴,一宿成也;醪,滓汁酒也;酎,三重 酒也;醨,簿酒也;醑,厚酒也。昔人謂酒為「歡伯」,其義見 《易秋》。蓋其可愛,無貴賤賢不肖,華夏夷戎共甘而樂 之,故其稱謂亦廣。造作謂之釀,亦曰醞。賣之為沽者, 當肆之曰壚,釀之再者曰酒曰釃。酒之酒曰《釃 醥》。白酒曰「醝」,厚酒曰「醑」,甚白曰「醙」,相飲曰配,相強曰 浮,飲盡曰「釂」,使酒曰酗,甚亂曰「醟」,飲而面赤曰「酡」,病 酒曰「酲。」主人進酒於客曰「酬」,客酌主人曰「酢」,酌而無 酬酢曰「醮」,合錢共飲曰「醵」,賜民共飲曰「酺」,不醉而怒 曰「奰。」美酒曰「醁。」其言廣博,不可殫舉。

《周官》:酒人「掌酒之政令,辨五齊、三酒之名,一曰泛齊, 二曰醴齊,三曰盎齊,四曰醍齊,五曰沈齊,一曰事酒, 二曰昔酒,三曰清酒。」此蓋當時厚薄之差,而經無其 說,傳注悉度而解之,未必得其真,故曰之言也略。《西 京雜記》有漂玉酒,而著其說。枚乘賦云:「尊盈漂玉之 酒,爵獻金漿之醪。」云「梁人作藷蔗酒,名金漿。」不釋漂 玉之義。然此賦亦非乘之辭,後人假附之耳。《輿地志》 云:「村人取若下水以釀,而極美,故世傳若下酒。」張協 作《七命》云:「荊州、烏程、豫章、竹葉、烏於九州屬揚州」,而 言荊州,未詳。西漢尤重上尊酒,以賜近臣。注云:「糯米 為上尊,稷為中尊,粟為下尊。」顏籕曰:此說非是。酒以 醇醴,乃分上中下之名,非因米也。稷粟同物而分為 二,大繆矣。《抱朴子》所為「元鬯者,醇酒也。」

皮日休詩云:「明朝有酒充君信。」酒三缾。寄夜航。 酒,江外酒名。亦見《沈約文集》。

《張籍詩》云:「釀酒愛乾和。」即今人不入水酒也。并汾間 以為貴品,名之曰乾酢酒。

宋之問詩云:「尊溢宜城酒,笙裁曲沃匏。」宜城在襄陽, 古之羅國也。酒之名最古,於今不廢。唐人言酒之美 者,有郢之富水、滎陽土窟、富春石凍春、劍南燒春、河 東乾和、蒲東桃博、嶺南靈溪、博羅、宜城九醞、潯陽湓 水、京城西市、空蝦蟆陵。其事見《國史譜》。又有浮蟻、榴 花諸美酒,雜見於傳記者甚眾。

《酒之事三》
编辑

《詩》云:「有酒湑我,無酒酤我。」而孔子不食酤酒者,蓋孔 子當亂世,惡姦偽之害己,故疑而不食也。

《韓非子》云:宋人酤酒,懸幟甚高,酒市有旗,始見於此, 或謂之帘。近世文士有賦之者,中有警策之辭云:「無 小無大,一尺之布可縫;或素或青,十室之邑必有。」 古之善飲者,多至石餘。由唐以來,遂無其人。蓋自隋 室更制度量,而斗石倍大爾紂為長夜之飲,而失其日,問於百官,皆莫知。問於其 子,子曰:國君飲而失日,其「國危矣。國人不知而我獨 知之,我其危矣。」辭以「醉」而不知。

魏正始中,鄭公穀避暑歷城之北林,取大蓮葉置硯 格上,貯酒三升,以簪通其柄,屈莖如象鼻,傳噏之,名 為「碧筒。」

晉阮籍每以百錢掛杖頭。遇店即酣暢。按阮籍傳系籍從子修事

此訛系籍

山簡在荊襄,每飲於習家池,人歌曰:「日暮竟醉歸,倒 著白接䍦。」 揚雄嗜酒而貧,好事者或載酒飲之。

陶潛貧而嗜酒,人亦多就飲之,既醉而去,曾不恡情。 嘗以九日無酒,獨於花中徘徊,俄見白衣人,乃王弘 遣人送酒也,遂盡醉而罷。

《魏氏春秋》云:「阮籍以步兵營人,善釀,廚多美酒,求為 步兵校尉。」

唐王無功以美酒之故,求為大樂丞。丞乃賤職,自無 功居之,後遂為「清流。」

北齊李元中,大率嘗醉,家事大小,了不關心。每言:「寧 無食,不可無酒。」

今人元日飲屠蘇酒,云可以辭瘟氣,亦曰「藍尾酒。」或 以年高最後飲之,故有「尾」之義爾。

王莽以臘日獻椒酒於平帝,其屠蘇之漸乎?

元魏太武賜崔浩「縹醪十斛。」

唐憲宗賜李絳酴醾。桑落,唐之上尊也,《良酲,令》掌供 之。

漢高祖為布衣時,常從王《媼武》負貰酒。

西漢已來,臘日飲椒酒。見《四民月令》。

天漢三年,初榷酒酤。元始五年,官賣酒每升四錢,酒 價始此。

任昉嘗謂劉杳曰:「酒有千日,當是虛言。」杳曰:「桂陽程 鄉有千日酒,飲之至家而醉,亦其例。」昉大驚,乃自出 楊元鳳所撰置郡事檢之而信。又嘗有人遺昉𣒅酒 者,劉杳為辨其𣒅字之誤。𣒅,音陣,木名,其汁可以為 酒。

《春秋說題辭》曰:「為酒,據陰乃動。麥,陰也;黍,陽也。先漬 麴而投黍,是陽得陰而沸乃成。」

《淮南子》云:「酒感東方木、水風之氣而成。」其言荒忽,不 足考信,故不悉載。

《楚辭》云:「奠桂酒兮椒漿。」然則古之造酒,皆以椒桂。 《呂氏春秋》云:「孟冬,命有司秫稻必齊。麴糵必時,湛熾 必潔,水泉必香,陶器必良,火齊必得。厲用六物,無或 差忒,大酋監之。」

《唐薄白》公以戶小飲薄酒。

五代時有張逸人,嘗《題崔氏酒壚》云:「武陵城裡崔家 酒,地上應無天上有。雲遊道士飲一斗,醉臥白雲深 洞口。」自是酤者愈眾。

卞彬喜飲,以瓠壺瓠勺、燒皮為肴。

陶潛為彭澤令,公田皆令種黍,酒熟,以頭上葛巾漉 之。

唐陽城為諫議,每俸入度其經用之餘,盡送酒家。 《西京雜記》:漢人采菊花并莖葉,釀之以黍米,至來年 九月九日,熟而就飲,謂之「菊花酒。」

《酒之功四》
编辑

勾踐思刷會稽之恥,欲士之致死力,得酒則流之於 江,與之同醉。

秦穆公伐晉,及河,將勞師,而醪惟一鍾。蹇叔勸之曰: 「雖一米,可投之於河而釀也。」於是乃投之於河,三軍 皆醉。

孔文舉云:「趙之走卒東迎其主,非卮酒無以辨。」卮之 事,《史記》及《漢書》皆不載,惟見於《楚漢春秋》。

王莽時,琅邪海曲有呂母者,子為小吏,犯微法,令枉 殺之。母家業素豐,財乃多釀酒,少年來沽,必倍售之, 終歲多不取其直。久之,家稍乏,諸少年議償之,母泣 曰:「所以厚諸君者,以令不道,枉殺吾子,托君復讎耳, 豈望報乎?」少年義之,相與聚誅令。後其眾為赤眉。 晉時荊州公廚有齊中酒、廳事酒、猥酒,優劣三品。劉 弘作牧,始命合為一,不得分別,人伏其平。

河東人劉白墮善釀,六月以甕酒曝於日中,經旬味 不動而愈香美,使人久醉。朝士千里相饋,號曰「鶴觴」, 一名騎驢酒。永熙中,南青州刺史毛洪賓齎酒之蕃, 路逢盜劫之,皆醉,因執之,乃名擒姦酒。時人語曰:「不 畏張弓拔劍,惟畏白墮春醪。」見《洛陽伽藍記》。

《溫克五》
编辑

《禮》云:「君子之飲酒也,一爵而色溫如也,二爵而言言 斯,三爵而沖然以退。」

揚子雲曰:「侍坐於君子,有湎則觀禮。」

于定國飲酒一石,治獄益精明。

晉何充善飲而溫克。

《魏邴原別傳》曰:原舊能飲酒,自行役八九年間,酒不

向口。至陳留則師韓子助,潁川則親陳仲弓,涿郡則
考證.svg
親盧子幹。臨歸,友以原不飲酒,會米肉送原,原曰:「本

能飲酒,但以荒思廢業,故斷之耳。今當遠別,因見貺 餞,可一飲乎?」於是飲酒,終日不醉。

《鄭元別傳》:「馬季長以英儒著名,元往從參考異同。時 與盧子幹相善。在門下七年,以母老歸養。元餞之,會 三百餘人,皆離席奉觴,度元所飲三百餘杯,而溫克 之容,終日無怠。」

孔融好飲而能文,常云:「座上客常滿,尊中酒不空。吾 無患矣。」

裴均在襄陽,合燕,有裴弘泰後至,責之,謝曰:「願赦罪 而取在席之器。滿酌而納其器。」合坐壯之。又有一銀 海,受酒一斗餘,亦釂而抱海去。均以為必腐,脅而死, 使覘之,見紗帽箕踞,秤銀海計二百兩。

李白每大醉,為文未嘗差誤,與醒者語,無不屈服,人 目為「醉聖。」

樂天在河南,自稱為《醉尹》。

《皮日休》稱曰「醉士。」

開元中,天下康樂,自昭應縣至都門官道之左右,當 路市酒錢,量數飲之。亦有施者,為行人解乏,故路人 號為「歇馬杯」,亦古人「衢尊」之義也。

王元寶賢而好施,每大雪,自坊口掃雪立於坊前迎 賓,就家具酒煖寒。

梁謝譓不妄交,有時獨醉,曰:「入我室者,但有清風,對 吾飲者惟當明月。」

宋沈文季為吳興太守,飲酒五斗,妻王亦飲一斗。竟 日對飲,視事不廢。

五代之亂,干戈日尋,而鄭雲叟隱于華山,與羅隱終 日怡然對飲,有《酒詩》二十章,好事繪為圖,以相貺遺。

《亂德六》
编辑

《小說》云:「紂為糟丘酒池,一鼓而牛飲者三千人,池可 運舟。」

《沖虛經》云:「子產之兄曰穆,其室聚酒千鍾,積麴成封, 糟漿之氣逆于人鼻,日荒于酒,絕不知世道之安危 也。」

《史記》,紂及齊威王、《晉書》「王道子、秦苻堅、王悅皆為長 夜飲。」

楚恭王與晉師戰于鄢而敗。方將復戰,召大司馬子 反謀之。子反飲酒,醉不能見。王嘆曰:「天敗我也。」乃班 師而戮子反。

鄭良霄為《窟竇》而晝夜飲,鄭人殺之。

《三輔決錄》:「漢武帝自以功大,更廣秦之酒池肉樹以 賜羌人,而酒可浮舟。」

《魏志》:徐邈字景山,為尚書郎。時禁酒,邈私沈醉,趙達 問以曹事,邈曰:「酒中聖人。」達白太祖,太祖怒,渡遼將 軍鮮于輔進曰:「醉客為酒,清者為聖人,濁者為賢人。 此醉言爾。」

《三十國春秋》曰:阮孚為散騎常侍,終日酣縱。嘗以金 貂換酒,為友所彈。

《裴楷別傳》曰:石崇與楷、孫綽宴酣,而綽慢即過度。崇 欲表之,楷曰:「季舒酒狂,四海所知。足下飲人狂藥,而 責人正禮乎?」

宋孔顗使酒,仗氣,彌日不醒,僚類之間,多為陵忽。 漢末政在奄宦,有獻西涼州葡萄酒十斛于張讓者, 立拜涼州刺史。

元魏時汝南王悅兄懌為元。又所枉殺悅略無復讎 之意復以《桑落酒》遺又遂拜侍中。

《韓子》云:齊桓公醉而遺其冠,恥之,三日不朝。管仲因 請發倉廩賑窮,三日,民歌曰:「何不更遺冠乎?」

晉阮咸每與宗人共集,以大盆盛酒,不用杯勺,圍坐, 相間更飲。群豕來飲其酒,咸接去其上,便共飲之。 晉文王欲為武帝求婚於阮籍,醉不得言者,六十日 乃止。

胡母輔之等方散髮裸袒,閉室酣飲已異日,阮逸將 排戶入,守者不聽,逸乃脫頭露頂,於狗竇中叫。輔之 遽呼入飲,不捨晝夜。

唐進士劉遇、劉參、郭保衡、王仲、張道隱,每春選妓三 五人,乘犢小車,裸袒園中,叫笑自若,曰「顛飲。」

元魏時,崔儦每一醉八日。

三國時,鄭泉願得美酒,滿一百斛船,甘脆置兩頭,反 復輒飲之。憊即往啖肴膳,酒有斗升,減即益之。將終, 謂同志曰:「必葬我陶家側,庶百年化為土。或見取為 酒壺,實獲我心。」

晉人周顗過江積年,恆日飲酒,惟三日醒,時人謂之 「三日僕射。」

畢卓為吏部比舍郎,釀酒熟,卓夜盜飲。

《劉伶》嘗乘鹿車,攜一壺酒,使人荷鍤隨之,曰:「死便埋 我。」

《誡失七》
编辑

《周書·酒誥》曰:文王誥教小子,有正有事,無彝酒。 《管輅別傳》曰:諸葛景與輅別,誡以二事,言「卿性樂,酒 量雖溫克,然不可保,寧當節之。」輅曰:「酒不可盡,吾欲持才以愚,何患之有也?」

《晉祖台之與王荊州書》:「願君屏爵棄卮,焚罍毀榼,殛 儀狄于羽山,放杜康于三危。古人繫重離,必有贈言。 僕之與君,其能已乎?」

《宋書》曰:王悅,卷從弟也。詔為天門太守。悅恃酒輟醉, 及醒,則儼然端肅。卷謂悅曰:「酒雖悅性,亦所傷生。」按宋

《書》係范泰與王忱事,此似訛。

蕭子顯《齊書》:「臧榮緒,東莞人也。以酒亂言,常為誡。」 《世說》:「晉元帝過江猶飲酒,王茂弘與帝有舊,流涕諫。 帝許之,即酌一杯,從是遂斷。」

《梁典》曰:「劉韶,平原人也。年二十便斷酒肉。」

梁王魏嬰觴諸侯於范臺,酒酣,請魯君舉觴。魯君曰: 「昔者帝令儀狄作酒而美之,進於禹,禹飲而甘之,遂 疏儀狄而絕旨酒,曰:『後世必有以酒亡國者』。」

《周官》:萍氏掌幾酒,謂之萍。古無其說。按《本草》述水萍 之功,云「能勝酒。」萍之意其取於此乎?

陶侃飲酒必自制其量,人或以為言。侃曰:「少時嘗有 酒失亡,親見約,故不敢盡量耳。」

桓公與管仲飲,掘新井而柴焉。十日齋戒,召管仲。管 仲至,公執尊觴三行,管仲趨出,公怒曰:「寡人齋戒以 飲仲父,以為脫於罪矣!」對曰:「吾聞湛於樂者洽於憂, 厚於味者薄於行,是以走出。」公拜送之。

又云:桓公飲大夫酒,管仲後至,公舉觴以飲之。管仲 棄半酒。公曰:「禮乎?」曰:「臣聞酒入舌出則言,失者棄身, 臣計棄身,不如棄酒。」公大笑曰:「仲父就坐。」

《北夢瑣言》:陸扆在夷陵,有士子入謁,因命之飲,曰:「天 性不飲,扆白已減半矣,言當寡過也。」

蕭齊劉元明,政事為天下最。或問政術,答曰:「作縣令, 但食一升飯而不飲酒,此第一策也。」

長孫登好賓客雖不飲酒而好觀人酣飲談論古今, 或繼以火常恐客去畜異饌以留之。

趙襄子飲酒五日五夜,不醉而自矜。《優真》曰:「昔紂飲 酒七日七夜不醉,君勉之,則及矣。」襄子曰:「吾幾亡乎?」 對曰:「紂遇周武,所以亡。今天下盡紂,何遽亡?然亦危 矣。」

釋氏之教,尤以酒為戒。故《四分律》云:「飲酒有十過失: 一顏色惡,二少力,三眼不明,四見嗔相,五壞田業資 生,六增疾病,七益鬥訟,八惡名流布,九智慧減少,十 身壞命終墮諸惡道。」

《韓詩外傳》:「飲之禮:跣而上坐,謂之宴;能飲者飲之,不 能飲者已,謂之醧;齊顏色,均眾寡,謂之沈;閨門不出, 謂之湎。君子可以宴,可以醧;不可以沈,不可以湎。」 《魏略》曰:「太祖禁酒,人或私飲,以白酒為賢人,清酒為 聖人。」

《典論》云:「漢靈帝末,有司湎酒,斗直千錢。」

《西京雜記》云:「司馬相如遷成都,以驌鷞裘就人陽昌 換酒,與文君為歡。」

《宋明帝文章志》云:「王忱每醉,連日不醒,自號上頓。」時 人以大飲為上頓,自忱始也。

《益部傳》曰:楊子拒妻劉泰璞,貞懿達禮。子元宗醉歸 舍,劉十日不見諸弟,謝過,乃責之曰:「汝沈荒不敬,何 以帥先諸弟?」

《神異八》
编辑

張華有九醞酒,每醉即令人傳止之。嘗有故人來與 共飲,忘敕左右。至明,華寤視之,腹已穿,酒流床下。 王子年《拾遺記》:「張華為酒,煮三薇以漬麴。糵出西羌, 麴出北羌。以釀酒,得美淳鬯,久含令人齒動。若大醉 不搖蕩,使人肝腸爛,俗謂消腸酒。」或云「酒可為長宵 之樂。」兩說聲同而事異也。

崔豹《古今注》云:「漢魏弘為閿鄉嗇夫,夜宿一津,逢故 人四顧荒郊,無酒可沽,因以錢投水中,盡夕酣暢,因 名沈釀川。」

義寧初,有一縣丞,甚俊而文,晚乃嗜酒,日必數升,病 甚,酒臭數里,旬日卒。

張茂先《博物志》云:「昔人有名元石,從中山酒家與之 千日酒,而忘語其節。歸日沈瞑,而家人不知,以為死 也,棺殮葬之酒家經千日,忽悟而往告之,發其冢,適 醒。」

《尸子》曰:「赤縣洲者,是為崑崙之墟,其滷而浮為蓬芽, 上生紅草,食其一實,醉三百年。」

王充《論衡》云:項曼都好道,去家三年而返,曰:「仙人將 我上天,飲我流霞一杯,數月不飢。」

道書謂「露為天酒」,見東方朔《神異經》。

劉向《列女傳》曰:「安期先生與神女會於圓丘,酣元碧 之酒。」

石虎於太極殿起樓,高四十丈,上有銅龍,腹空,著數 百斛酒,使人於樓下漱酒,風至望之如霧,名曰「粘酒 臺」,使以灑塵。事見《拾遺記》。

魏賈鏘有奴,善別水。嘗乘舟於黃河中流,以匏瓠接 河源,水不過七八升,經宿色如絳。以釀酒,名崑崙觴,

香味妙絕。曾以三十斛上魏帝
考證.svg
李肇云:「鄭人以滎水釀酒,近邑之水,重於遠郊之水

數倍。」

堯登山,山湧一泉,味如九醞,色如玉漿,號曰「醒泉。」 《南岳夫人傳》曰:「夫人貺王子喬瓊蘇淥酒。」

《十洲記》云:「瀛洲有玉膏如酒,名曰玉酒,飲數升,令人 長生。」

《東方朔別傳》云:武帝幸甘泉,長平阪道中有蟲,赤如 肝,頭目口齒悉具。朔曰:「此怪哉!必秦獄處積憂者,得 酒而解。」乃取蟲置酒中,立消。後以酒置屬車,為此也。

《異域九》
编辑

天竺國謂酒為酥。今北僧多云「般若湯。」蓋廋辭以避 法禁爾。非釋典所出。

《古今注》云:「烏孫國有青田核,莫知其樹與花,其實大 如五六升匏,空之盛水而成酒。劉章曾得二焉,集賓 設之,可供二十人。一核纔盡,一核復成,久置則味苦 矣。」

波斯國有三勒漿類酒,謂庵摩勒、毗梨勒也。

訶陵國人以柳花、《柳子》為酒,飲之亦醉。

《犬宛》國多以葡萄釀酒,多者藏至萬石,雖數十年亦 不敗。

《扶南傳》曰:「頓孫國有安石榴,取汁停盆中,數日成美 酒。」

真臘國人不飲酒,比之淫,惟與妻飲於房中,避尊長 見。

房千里《投荒錄》云:南方人有女數歲即大釀酒,候陂 水竭,寘壺其中,密固其上,候女將嫁,決水取之供客, 謂之「女酒。」味絕美,居常不可致也。

扶南有椰漿,又有蔗及土瓜根,酒色微赤爾。

《性味十》
编辑

《本草》云:「酒,味苦甘辛,大熱,有毒。主行藥勢,殺百蟲惡 氣。」注:「陶隱居云:『大寒凝海,惟酒不冰』。」明其性熱,獨冠 群物,飲之令人神昏體弊,是其毒也。昔有三人,晨犯 霧露而行空腹者死,食粥者病,飲酒者無疾。明酒禦 寒邪,過於穀氣矣。酒雖能勝寒邪,通和諸氣,苟過則 成大疾。《傳》曰:惟酒可以忘憂,無如病何。《內經》十八卷, 其首論「後世人多夭促,不及上古之壽,則由今之人 以酒為漿,以妄為常,醉以入房,其為害如此。凡酒氣 獨勝而穀氣劣,脾不能化,則發於四肢而為熱厥,甚 則為酒。醉而風入之,則為漏風,無所不至。凡人醉而 臥黍穰中,必成癩,醉而飲茶,必發膀胱氣,食鹹多則 有成消中。」

皇甫松《醉鄉日月記》云:「松脂蠲百疾,每糯米一斛,松 脂十四兩,別以糯米二升,煮如粥,稍冷,著小麥麴一 片半,每片重二、三兩,火曝乾,搗為末,攪作酵。五日以 來,候起辨炊飯來,須薄之。更以麴二十片,火焙乾作 末,用水六斗五升,酵及麴末飯等,一時攪和入甕,甕 煖和如常。春冬四日,秋夏三日成。」

又云:「酒之酸者,可變使甘酒半斗,黑餳一斤,炙令極 熱,投中半日,可去之矣。」

《南史記》:「虞悰有鯖鮓,云可以醒酒,而不著其造作之 法。」

《魏文帝詔》曰:「且說葡萄解酒,宿酲淹露汁多,除煩解 熱,善醉易醒。」

《禮樂志》云:「柘漿析朝酲。」言甘蔗汁治酒病也。

《開元遺事》云:「興慶池南有草數叢,葉紫而莖赤。有醉 者,摘葉臭之,立醒,故謂之『醉醒草』。」

《五代史》云:「李德裕平泉,有醒酒石,尤為珍物,醉則踞 之。」

《飲器十一》
编辑

「上古汙尊而抔飲」,未有杯壺制也。

《漢書》云:「舜祀宗廟用玉斝,其飲器歟。」

《周書詩》云:「兕觥其觩。」

《周王制》,一升曰爵,二升曰斛,三升曰觶,四升曰角,五 升曰散,一斗曰壺。別名有醆、斝、尊杯,不一其號。或曰 小玉杯謂之琖。又曰:「酒微濁曰醆,俗書曰盞爾。」由六 國以來,多云製卮,形製未詳。

劉向《說苑》云:「魏文侯與大夫飲,日不盡者,浮以大白。」 《漢書》或謂舉盞以白釂,非也。

「豊杅」、「杜舉」,皆因器以為戒者。

漢世多以䲭夷貯酒,揚雄為之贊曰:「鴟夷滑稽,腹中 如壺。盡日盛酒,人復借沽。常為國器,託於屬車。」 《南史》有蝦頭杯,蓋海中巨蝦,其頭甲為杯也。

《十洲記》云:周穆王時,有杯名曰「常滿。」

自晉以來,酒器又多云鎗,故《南史》有銀酒鎗。鎗或作 「鐺。」陳宣好飲,自云:「何水曹眼不識杯鎗,吾口不離瓢 杓。」李白云:「舒洲杓,力士鐺。」《北史》記:「孟信與老人飲以 鐵鐺溫酒。」然鎗者,本溫酒器也,今遂通以為蒸飪之 具云。

宋何點隱於「武丘山,竟陵王子陵遺以嵇叔夜之杯, 徐景山之酒鎗。」

松陵唱和,又有《癭木杯》詩,蓋木節為之老杜詩云:「醉倒終同臥竹根。」蓋以竹根為飲杯也。見 《江淹集》。

唐人尤尚「蓮子杯」,《白公詩》中屢稱之。

《樂天》又云:「榼木來方瀉,蒙茶到始煎。」

李太白有《山尊》詩云:「尊成山岳勢,材是棟梁餘。」今世 豪飲多以焦葉棃花相強,未知出於誰氏。 訶陵國以鱟魚殼為酒尊,事見《松陵唱和》詩云:「用合 對江螺。」

唐韓文公《贈崔斯立》詩云:「我有雙飲盞,其銀得朱提。 黃金塗物象,雕鐫妙工倕。乃令千鍾鯨,幺麼微螽斯。 猶能爭明月,擺掉出渺瀰。野草花葉細,不辨薋菉葹。 綿綿相膠結,狀似環城陴。四隅芙蓉樹,擢艷皆猗猗」 云云。蓋皆有興喻,故歷言其狀如此。今好事者多按 其文作之,名為「韓杯。」

西域有酒杯藤,大如臂,葉似葛花,實如梧桐,花堅可 酌,實大如杯,味如豆蔻,香美。土人持酒來藤下,摘花 酌酒,乃實消酒。國人寶之,不傳中土。事見張騫《出關 志》。

《酒令十二》
编辑

《詩·雅》云:「人之齊聖,飲酒溫恭。」又云:「既立之監,或佐之 史。」然則飲之立監、史也,所以已亂而備酒禍也。後世 因之,有酒令焉。

魏文侯飲酒,使公乘不仁為觴政,其酒令之漸歟。 漢初,始聞朱虛侯以軍法行酒。

《逸詩》云:「羽觴隨波流。」後世浮波,疏泉之始也。

唐柳子厚有《序飲》一篇,始見其以洄泝遲駛為罰爵 之差,皆酒令之變也。又有藏鉤之戲,或云起於鉤弋。 夫人有國色而手拳,武帝自披之乃伸,後人慕之而 為此戲。白公詩云:「徐動碧牙籌。」又云:「轉花移酒海。」今 之世酒令,其類尤多。有捕醉仙者為禺人轉之以指 席者;有流杯者,有揔數者,有密書一字,使誦持勾以 抵之者,不可殫名。昔五代王章史肇之燕,有手勢令 此皆富貴逸居之所宜。若幽人賢士,既無絲竹金石 之玩,惟嘯詠文史,可以助歡。故曰:「閒徵雅令窮經史, 醉聽新吟勝管絃。」今略志其美而近者於左:

孟嘗門下三千客,大有同人。湟水渡頭十萬羊,《未濟》 《小畜》。

《馬援》以馬革裹屍,死而後已。《李耳》指李樹為姓,生而 知之。

《江革》「隔江見魯般般櫓」,「李元園裡喚蔡釋釋菜。」 拆字為反切者, 矢引矧 欠金欽。

名字相反切者, 「干謹」字巨引, 尹珍字道真, 孫 程字稚卿。

古人名姓點畫絕省者, 「宇文士及 參朱天光, 子州友父 公父文伯, 王子比干、 王士平、 呂 太一, 王子中, 王太丘, 江子一 于方 《卜己》。」

方干 :王元 ,丁乂 江乙 文丘 卜式 ,王

丘。

字畫之繁者: 蘇繼顏, 謝靈運, 韓騏麟, 李繼 鸞, 邊歸讜, 欒黶, 鱗鱹 蕭鸞。

音聲同者, 高敖曹、 田延年、 劉幽求。

字畫類者, 「田甲, 李季。」

「臺」字去吉,增點成室 ;「居」字去古,增點成戶。

火炎昆岡 山,出器車 土圭封國。

《百金》之士千萬,《五刑》之屬三千。

蕩蕩乎,民無能名,欣欣焉,人樂其性。

《公子牟》「身在江湖,心游魏闕;鄭子真耕於巖石」,名動 京師。

前徒倒戈以北,長者扶義而東。

運天德以君世,散皇明而燭幽。

今人多以文句首末二字相聯,謂之粘頭續尾。嘗有 客云:「維其時矣。」自謂文句必無「矣」字,居首者欲以見 窘,於答者不知矣。焉也者,決辭也。出柳子厚文,遂浮 以《大白》。

白公《東南行》云:「鞍馬呼教住,骰盤喝遣輸。長」波卷 白,連擲采成。盧注云:「骰盤卷白波,莫走鞍馬。」皆當時 酒令法,未詳,蓋元、白一時之事爾。

《國史譜》稱「鄭弘慶始刱平素精看四字令」,未詳其法。

《總論》
编辑

予行天下幾大半,見酒之苦薄者無新塗,以是獨醒 者彌歲。因筦庫餘閑,記憶舊聞,以為此譜,一覽之以 自適,亦猶孫公想天台而賦之,韓吏部記畫之比也。 然傳有云:「圖西施、毛嬙而顧之,不如醜妾,可立御於 前。」覽者無笑焉。甲子六月既望,日在衡陽。《公竇子 野題》。

《成都古今記》
编辑

《郫筒酒》
编辑

郫人刳竹之大者,傾春釀於筒,苞以藕絲,蔽以蕉葉, 信宿馨香達於林外,然後斷之以獻,俗號「郫筒酒。」

《緝柳編》
编辑

===
《糜欽酒》
===糜欽棗,出真陵山,食一枚大醉,經年不醒。東方朔嘗

遊其地,以一斛進上。上和諸香作丸,大如芥子。每集 群臣,取一丸,入水一石,頃刻成酒,味如醇醪,謂之「糜 欽酒」,又謂之「真欽酒。」仙薌酒香,經旬不歇。

《真臘風土記》
编辑

《美人酒》
编辑

「美人酒於美人口中含而造之,一宿而成,尤奇。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