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經濟彙編/食貨典/第293卷

經濟彙編 食貨典 第二百九十二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經濟彙編 第二百九十三卷
經濟彙編 食貨典 第二百九十四卷


考證.svg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經濟彙編》《食貨典》

 第二百九十三卷《目錄》。

 《茶部·藝文一》

  《與兄子演書        晉·劉琨》

  《荈賦》·            杜毓

  《為田神玉謝茶表》      唐·韓翃

  《茶賦》·            顧況

  《為武中丞謝賜新茶表》    柳宗元

  《代武中丞謝新茶表》二首   劉禹錫

  《三月三日茶宴序》       呂溫

  《茶中雜詠序》        皮日休

  《茶賦》           宋·吳淑

  《通商茶法》詔        歐陽修。

  《龍茶錄》後序         前人

  《南有嘉茗賦》,        梅堯臣

  述《煮茶小品》。        葉清臣。

  《進茶錄序》          蔡襄

  《葉嘉傳》           蘇軾

  《煎茶賦》·          黃庭堅

  《茶經序》          陳師道

  《鬥茶記》·           唐庚

  《謝傅尚書惠茶啟》      楊萬里

  《煮茶夢記》        元·楊維楨

  《茶法          明》·楊士奇

  《請革芽茶疏》         曹琥。

  茶德頌          周履靖

 《茶部·藝文二》

  《月下啜茶聯句》      唐·顏真卿

  《答族姪僧中孚贈玉泉仙人掌茶》并序

                《李白》:

  《喜園中茶生》        韋應物

  《送陸鴻漸山人採茶》。     皇甫曾

  《過長孫宅,與郎上人茶會》    錢起

  與趙莒茶讌         《前人》。

  《送陸鴻漸棲霞寺採茶》。    皇甫冉

  新茶詠,《寄土西川相公     盧綸》

  《津梁寺採新茶》       武元衡

  巽上人以《竹間自採新茶見贈》。酬之以詩

               柳宗元:

  《西山蘭若試茶歌》·      劉禹錫

  《嘗茶            前人》

  茶嶺            《張籍》。

  走筆《謝孟諫議,寄新茶》     盧仝

  一言至七言詩,        元稹

  《睡後茶興·憶楊同州》·     白居易

  《謝李六郎中寄蜀茶詩》     前人。

  「山泉煎茶」,有懷        前人

  蕭員外《寄新蜀茶》       前人。

  《憶茗芽》·          李德裕

  茶嶺           《韋處厚》。

  《蜀茗詞》·          施肩吾

  《寄楊工部》聞毘陵舍弟《自⿱𠔿奄溪入茶山》

                姚合。

  《乞新茶           前人》。

  《題宜興茶山》。         杜牧

  《謝劉相公寄天柱茶》。      薛能

  蜀州鄭使君寄鳥嘴茶,因以贈答八韻

                前人。

  龍山人惠《石廩方》及團茶。   李群玉

  《答友寄新茗》         前人。

  《西嶺道士茶歌》·       溫庭筠

  《茶山貢焙歌》·         李郢

  《美人嘗茶行》         崔玨

  《故人寄茶》·          曹鄴

  茶:             鄭愚。

  茶。           陸龜蒙:

  茶人            前人。

  《茶筍》            前人。

  茶焙            前人。

  《茶塢           皮日休》。

  《茶筍》            前人。

  《茶舍            前人》。

  茶焙            前人。

  《煮茶            前人》。

  《謝僧寄茶》         李咸用。

  《採茶歌》·          秦韜玉

  《峽中嘗茶》          鄭谷。

  茗坡           陸希聲。

  尚書惠《蠟面茶》。        徐夤。

  《東亭茶讌》·         鮑君徽。

  《前茶           成彥雄  與亢居士青山潭飲茶    僧靈一》。

  《飲茶歌》,誚崔石使君、     釋皎然

  飲茶歌,送鄭容        前人

  對陸迅《飲天目山茶,因寄元居士晟》

                前人。

《食貨典》第二百九十三卷。

茶部藝文一编辑

《與兄子演書》
晉·劉琨
编辑

吾體中潰悶。時仰真茶。汝可信信致之。

《荈賦》
杜毓
编辑

靈山惟岳,奇產所鍾,厥生荈草,彌谷被岡。承豐壤之 滋潤,受甘靈之霄降。月惟初秋,農功少休,結偶同侶, 是采是求。水則岷方之注,挹彼清流。器澤陶簡,出自 東隅,酌之以匏。取式《公劉》。惟茲初成,沫沈華浮。煥如 積雪,煜若春敷。

《為田神玉謝茶表》
唐·韓翃
编辑

臣某言:「中使至,伏奉手詔,兼賜臣茶一千五百串,令 臣分給將士以下。聖慈曲被,戴荷無階。」臣某中謝臣 智謝理戎,功慚盪寇,前恩未報,厚賜仍加。念以炎蒸, 恤其暴露,榮分紫筍,寵降朱宮。味足蠲邪,助其正直; 香堪愈病,沃以勤勞。飲德相歡,撫心是荷。前朝饗士, 往典犒軍,皆是循常,非聞特達。顧惟荷幸,忽被殊私。 吳主禮賢,方聞置茗;晉臣愛客,纔有分茶。豈如澤被 三軍,仁加十乘?以欣以忭,感戴無階。臣無任《云云》。

《茶賦》
顧況
编辑

「稽天地之不平兮。蘭何為兮早秀,菊何為兮遲榮。皇 天既孕此靈物兮,厚地復糅之而萌。惜下國之偏多, 嗟上林之不至。如羅玳筵,展瑤席。凝藻思,間靈液。賜 名臣,留上客。谷鸎囀,宮女嚬。汎濃華,漱芳津。出恆品, 先眾珍。君門九重,聖壽萬春。」此茶上達於天子也。滋 飯蔬之精素,攻肉食之羶膩。發當暑之清吟,滌通宵 之昏寐。杏樹桃花之深洞,竹林草堂之古寺。乘槎海 上來,飛錫雲中至。此茶下被於幽人也。《雅》曰:「不知我 者,謂我何求。可憐翠澗陰中有泉流舒鐵如金之鼎, 越泥似玉之甌。輕煙細珠靄然浮,爽氣淡煙風雨秋。 夢裡還錢,懷中贈橘,雖神祕而焉求。」

《為武中丞謝賜新茶表》
柳宗元
编辑

臣某言:「中使竇某至,奉宣旨,賜臣新茶一斤者。」天睠 忽臨,時珍俯及,捧戴驚抃,以喜以惶。臣以無能,謬司 邦憲。大明首出,得親仰於雲霄;渥澤遂行,忽先霑於 草木。況茲靈味,成自遐方,照臨而甲拆惟新,煦嫗而 芬芳可襲。調六氣而成美,扶萬壽以效珍。豈可賤微, 膺此殊錫?銜恩敢同於嘗酒,滌慮方切於飲冰。撫事 循涯,隕越無地。臣不任感戴欣忭之至。

《代武中丞謝新茶表》
劉禹錫
编辑

伏以貢自外方,名殊眾品,效參藥石,芳越椒蘭,「出自 仙廚,俯頒私室。義同推食,空荷於曲成;責在素餐,實 慚於虛受。臣無任」《云云》。

伏以方隅入貢,采擷至珍。自遠貢來,以新為貴。捧而 觀妙,飲以滌煩。顧蘭露而慚芳,豈蔗漿而齊味。既榮 凡口,倍切丹心。臣無任《云云》。

《三月三日茶宴序》
呂溫
编辑

三月三日上巳,禊飲之日也,諸子議以茶酌而代焉。 迺撥花砌,愛庭陰,清風逐人,日色留興,臥措青靄,坐 攀香枝,閑花近席而未飛,紅蕊拂衣而不散。迺命酌 香沫,浮素杯,殷凝琥珀之色,不令人醉,微覺清思,雖 五雲仙漿,無復加也。座右才子南陽鄒子、高陽許侯 與二三子頃為塵外之賞,而曷不言詩矣。

《茶中雜詠序》
皮日休
编辑

按《周禮》酒正之職,辨四飲之物,其三曰漿。又漿人之 職,供王之六飲,水漿、醴涼,醫酏入於酒府。鄭司農云: 「以水和酒也。」蓋當時人率以酒醴為飲,謂乎六漿,酒 之醨者也,何得姬公製《爾雅》云:「檟,苦荼。」即不擷而飲 之,豈聖人之純於用乎?亦草木之濟人,取舍有時也。 自周以降,及於國朝茶事,竟陵子陸季疵言之詳矣。 然季疵以前,稱「茗飲者,必渾以烹之,與夫瀹蔬而啜 者無異也。季疵始為經三卷,由是分其源,制其具,教 其造,設其器,命其煮飲之者,除痟而去癘,雖疾醫之 不若也。其為利也,於人豈小哉!」余始得季疵書,以為 備之矣。後又獲其《顧渚山記》二篇,其中多茶事。後又 太原溫從雲武威段之,各補茶事十數節,並存於 方冊。茶之事由周至今,竟無纖遺矣。昔晉杜育有《荈 賦》,季疵有《茶歌》。余缺然於懷者,謂有其具而不形於 詩,亦季疵之餘恨也。遂為十詠,寄《天隨子》

《茶賦》
宋·吳淑
编辑

夫其滌煩療渴,換骨輕身,茶荈之利,其功若神。則有
考證.svg
「渠紅薄片,西山白露,雲垂綠腳,香浮碧乳,挹此霜華,

卻茲煩暑。清文既傳於杜育,精思亦聞於陸羽。」若夫 擷此皋盧,烹茲苦荼,桐君之錄,尢重仙人之掌,難踰 豫章之嘉甘露,王肅之貪酪奴,待槍旗而採摘,對鼎 䥶以吹噓,則有療彼斛瘕,困茲水厄,擢彼陰林,得於 「爛石。先火而造乘雷以摘。」吳主之憂韋曜,初沐殊恩; 陸納之待謝安,誠彰儉德。別有產於玉壘,造彼金沙。 三等為號,五出成花。早春之來賓化,橫紋之出陽坡。 復聞㴩湖含膏之作,龍安騎火之名。柏巖兮鶴嶺,鳩 阬兮鳳亭。嘉雀舌之纖嫩,翫蟬翼之輕盈。冬芽早秀, 麥顆先成。或重西園之價,或侔團月之形。並明目而 益思,豈瘠氣而侵精。又有蜀岡牛嶺,洪雅烏程,碧澗 紀號,紫筍為稱。陟仙厓而花墜,服丹丘而翼生。至於 飛自獄中,煎於竹裡,效在不眠,功存悅志。或言詩為 報,或以錢見遺。復云:「葉如梔子,花若薔薇。輕飈浮雲 之美,霜笴竹籜之差。唯芳茗之為用,蓋飲食之所資。」

《通商茶法詔》
歐陽修
编辑

「古者山澤之利,與民共之,故民足於下而君裕於上, 國家無事,刑罰以清。自唐末流,始有茶禁,上下規利, 垂二百年。如聞比來為患益甚,民被誅求之困,日惟 咨嗟,官受濫惡之入,歲以陳積,私藏盜販,犯者實繁, 嚴刑峻誅,情所不忍,使田閭不安其業,商賈不通於 行。嗚呼若茲,是於江湖間幅員數千里為陷阱以害 吾民也。」朕心惻然,念此久矣,閒遣使者往就問之,而 皆讙然,願弛榷法,歲入之課,以時上官,一二近臣,件 析其狀。朕嘉覽於再,猶若慊然。又於歲輸裁成其數, 使得饒阜,以相為生,划去禁條,俾通商賈。歷世之弊, 一旦以除,著為經常,弗復更制,損上益下,以休吾民。 尚慮喜於立異之人,緣而為姦之黨,「妄陳奏議,以惑 官司。必寘明刑,用戒狂謬。布告遐邇,體朕意焉。」

《龍茶錄後序》
前人
编辑

茶為物之至精,而小團又其精者,《錄序》所謂「上品龍 茶」者是也。蓋自君謨始造而歲貢焉。仁宗尢所珍惜, 雖輔相之臣未嘗輒賜。惟南郊大禮,致齋之夕,中書、 樞密院各四人共賜一餅。宮人翦金為龍鳳花草貼 其上,兩府八家分割以歸,不敢碾試,相家藏以為寶, 時有佳客出而傳玩爾。至嘉祐七年,親享明堂,齋夕 始人賜一餅,余亦忝預,至今藏之。余自以諫官供奉 仗內,至登二府,二十餘年,纔一獲賜。因君謨著錄,輒 附於後,庶知小團自君謨始,而可貴如此。

《南有嘉茗賦》
梅堯臣
编辑

「南有山原兮,不鑿不營,乃產嘉茗兮,囂此眾氓。土膏 脈動兮,雷始發聲,萬木之氣未通兮,此已吐乎纖萌。 一之日雀舌露掇而製之,以奉乎王庭;二之日烏喙 長擷而焙之,以備乎公卿;三之日槍旗聳,搴而炕之, 將求乎利贏;四之日嫩莖茂團而範之,來充乎賦征。」 當此時也,女廢蠶織,男廢農耕,夜不得息,晝不得停。 「取之由一葉而至一掬,輸之若百谷之赴巨溟。」華夷 蠻貊,固日飲而無厭;富貴貧賤,亦時啜而不寧。所以 小民冒險而競鬻,孰謂峻法之與嚴刑?嗚呼!古者聖 人為之絲枲絺綌而民始衣,播之禾麰菽粟而民不 饑,畜之牛羊犬豕而甘脆不遺,調之辛酸鹹苦而五 味適宜。造之酒醴而讌饗之,樹之果蔬,而薦羞之於 茲可謂備矣。何彼茗無一勝焉,而競進於今之時?抑 非近世之人,體惰不勤,飽食粱肉,坐以生疾,藉以靈 荈,而消腑胃之宿陳。若然,則斯茗也,不得不謂之「無 益於爾身、無功於爾民」也哉!

《述煮茶小品》
葉清臣
编辑

「夫渭黍汾麻,泉源之異稟;江橘淮枳,土地之或遷。誠 物類之有宜,亦臭味之相感也。若乃擷華掇秀,多識 草木之名;激濁揚清,能辨淄澠之品。斯固好事之嘉 尚,博識之精鑒。自非笑傲塵表,逍遙林下,樂追王濛 之約,不讓陸納之風,其孰能與於此乎?吳楚山谷間, 氣清地靈,草木穎挺,多孕茶荈,為人採拾。」大率右於 「武夷者為白乳,甲於吳興者為紫筍,產禹穴者以天 章顯,茂錢塘者以徑山稀。至於續廬之岩,雲衡之麓, 鴉山著於吳、歙,蒙頂傳於岷蜀,角立差勝,毛舉實繁。 然而天賦尢異,性靡俗諳,苟制非其妙,烹失於術,雖 先雷而嬴,未雨而檐,蒸焙以圖,造作以經,而泉不香, 水不甘,爨之揚之,若淤若滓。」予少得溫氏所著《茶說》, 嘗識其水泉之目有二十焉。會西走巴峽,經蝦蟆窟, 憩蕪城,汲蜀岡井;東遊故郡,絕揚子江,留丹陽,酌觀 音泉,過無錫,㪺慧山水,粉槍牙旗,蘇蘭薪桂,且鼎且 缶,以飲以歠,莫不瀹氣滌慮,蠲病析酲,祛鄙恡之生 心,招神明而達觀。信乎物類之宜得,臭味之所感,幽 人之佳尚,前賢之精鑒,不可及已。噫!紫華綠英,均一 水也,皆忘情於庶彙,或求伸於知己。不然者,藂薄之 莽,溝瀆之流,亦奚以異哉?遊鹿故宮,依蓮盛府,一命 受職,再期服勞,而虎丘之觱沸,松江之清泚,復在在 封畛,居然挹注。是嘗所得於鴻漸之目,二十而七也。 昔酈道元善於《水經》而未嘗知茶,王肅癖於茗飲而言不及水。表是二美,吾無愧焉。凡泉品二十,列於右 幅。且使盡神方之四兩,遂成其功。代酒限於七升,無 忘真賞云。南陽葉清臣述。

《進茶錄序》
蔡襄
编辑

臣前因奏事,伏蒙陛下諭臣「先任福建轉運使日所 進上品龍茶最為精好。」臣退念草木之微,首辱陛下 知鑒,若處之得地,則能盡其材。昔陸羽《茶經》,不第建 安之品;丁謂《茶圖》,獨論採造之本。至於烹試,曾未聞 有。臣輒條數事,簡而易明,勒成二篇,名曰《茶錄》。伏惟 清閑之晏,或賜觀採。臣不勝惶懼榮幸之至。謹序。

《葉嘉傳》
蘇軾
编辑

葉嘉,閩人也。其先處上谷。曾祖茂先,養高不仕,好游 名山,至武夷悅之,遂家焉。嘗曰:「吾植功種德,不為時 採,然遺香後世,吾子孫必盛於中土,當飲其惠矣。」茂 先葬郝源,子孫遂為郝源民。至嘉,少植節操,或勸之 業武,曰:「吾當為天下英武之精,一槍一旗,豈吾事哉!」 因而游見陸先生,先生奇之,為著其《行錄》傳於世。方 漢帝嗜閱經史時,建安人為謁者,侍上,上讀其《行錄》 而善之,曰:「吾獨不得與此人同時哉?」曰:「臣邑人葉嘉, 風味恬淡,清白可愛,頗負其名,有濟世之才,雖羽知 猶未詳也。」上驚,敕建安太守召嘉,給傳遣詣京師。郡 守始令採訪嘉所在,命齎書示之。嘉未就,遣使臣督 促。郡守曰:「葉先生方閉門制作,研味」經史,志圖挺立, 必不屑進,未可促之。親至山中,為之勸駕。始行登車, 遇相者揖之曰:「先生容質異常,矯然有龍鳳之姿,後 當大貴。」嘉以皂囊上封事。天子見之曰:「吾久飫卿名, 但未知其實耳,我其試哉。」因顧謂侍臣曰:「視嘉容貌 如鐵,資質剛勁,難以遽用,必搥提頓挫之乃可。」遂以 言恐,嘉曰:「碪斧在前,鼎鑊在後,將以烹子,子視之如 何?」嘉勃然吐氣曰:「臣山藪猥士,幸惟陛下採擇。至此 可以利主,雖粉身碎骨,臣不辭也。」上笑,命以名曹處 之,又加樞要之務焉。因誡小黃門監之。有頃,報曰:「嘉 之所為,猶若粗疏然。」上曰:「吾知其才,第以獨學未經 師耳。」嘉為之屑屑就師,頃刻就事,已精熟矣。上乃敕 御史歐陽高、金紫光祿大夫鄭當時、甘泉侯陳平三 人與之同事。歐陽嫉嘉初進有寵,曰:「吾屬且為之下 矣。」計欲傾之。會天子御延英,促召四人,歐但熱中而 已。當時以足擊嘉,而平亦以口侵陵之。嘉雖見侮,為 之起立,顏色不變。歐陽悔曰:「陛下以葉嘉見托,吾輩 亦不可忽之也。」因同見帝,陽稱嘉美,而陰以輕浮訾 之。嘉亦訴於上,上為責。歐陽憐嘉,視其顏色,久之,曰: 「葉嘉真清白之士也,其氣飄然若浮雲矣。」遂引而宴 之。少選間,上鼓舌欣然曰:「始吾見嘉,未甚好也。久味 之,殊令人愛朕之精魄。」不覺灑然而醒。《書》曰「啟乃心, 沃朕心。」嘉之謂也。於是封嘉為鉅合侯,位尚書,曰:「尚 書,朕喉舌之任也。」由是寵愛日加。朝廷賓客,遇會宴 享,未始不推於嘉。上日引對,至於再三。後因侍宴苑 中,上飲踰度,嘉輒苦諫。上不悅曰:「卿司朕喉舌,而以 苦辭逆我,我豈堪哉!」遂唾之,命左右仆於地。嘉正色 曰:「陛下必欲甘辭利口,然後愛耶?臣言雖苦,久則有 效。陛下亦嘗試之,豈不知乎?」上顧左右曰:「始吾言嘉 剛勁難用」,今果見矣。因含容之,然亦以是疏嘉。嘉既 不得志,退去閩中,既而曰:「吾末如之何也已矣。」上以 不見嘉月餘,勞於萬幾,神薾思困,頗思嘉,因命召至。 喜甚,以手撫嘉曰:「吾渴見卿久也。」遂恩遇如故。上方 欲以兵革為事,而大司農奏計國用不足。上深患之, 以問嘉,嘉為進三策,其一曰:榷天下之利,山海之資, 一切籍於縣官。行之一年,財用豐贍,上大悅。兵興,有 功而還。上利其財,故榷法不罷。管山海之利,自嘉始 也。居一年,嘉告老,上曰:「鉅合侯其忠可謂盡矣。」遂得 爵其子。又令郡守擇其宗支之良者,每歲貢焉。嘉子 二人,長曰摶,有父風,襲爵;次曰挺,抱黃白之術,比於 摶,其志尢淡泊也。嘗散其資,拯鄉閭之困,人皆德之。 故鄉人以春伐鼓大會山中,求之以為常。贊曰:「今葉 氏散居天下,皆不喜城邑,惟樂山居氏於閩中者,蓋 嘉之苗裔也。」天下葉氏雖夥,然風味德馨,為世所貴, 皆不及閩。閩之居者又多。而郝源之族為甲。嘉以布 衣遇天子,爵徹侯,位八座,可謂榮矣。然其正色苦諫, 竭力許國,不為身計,蓋有以取之。夫先王用於國有 節,取於民有制,至於山林川澤之利,一切與民。嘉為 策以榷之,雖救一時之急,非先王之舉也。君子譏之。 或云「管山海之利,始於鹽鐵丞孔僅、桑弘羊之謀也。」 嘉之策未行於時,至唐趙贊始舉而用之。

《煎茶賦》
黃庭堅
编辑

洶洶乎如澗松之發清吹,皓皓乎如春空之行白雲。 賓主欲眠而同味,水茗相投而不渾。苦口利病,解膠 滌昏,未嘗一日不放箸而策茗碗之勳者也。余嘗為 嗣直瀹茗,因錄其滌煩破睡之功,為之甲乙建谿,如 割雙井,如「日鑄如㔃。其餘苦則辛螫,甘則底滯,嘔 酸寒胃,令人失睡,亦未足與議。」或曰:「無甚高論,敢問 其次。」涪翁曰:「味江之羅山,嚴道之蒙頂,黔陽之都濡高株,瀘川之納溪梅嶺,夷陵之壓磚,臨邛之火井,不 得已而去於三則六者,亦可酌兔褐之甌,瀹魚眼之 鼎者也。」或者又曰:「寒中瘠氣,莫甚於茶。或濟之鹽,勾 賊破家,滑竅走水,又況雞蘇之與胡麻。」涪翁於是酌 歧雷之醪醴,參伊聖之湯液,斮附子如博投,以熬葛 仙之堊。去藙而用鹽,去橘而用薑。不奪茗味,而佐以 草石之良,所以固太倉而堅作彊。於是有胡桃松實, 菴摩鴨腳,㪍賀靡蕪水蘇,甘菊既加臭味亦厚。賓客 前四後四,各用其一。少則美,多則惡,發揮其精神,又 益於咀嚼。蓋大匠無可棄之材,太平非一士之略。厥 初貪味雋永,速化湯餅,乃至中夜,不眠耿耿。既作溫 齊,殊可屢歃。如以《六經》濟三尺法,雖有除治,與人安 樂。賓至則煎,去則就榻,不游軒后之華胥,則化莊周 之胡蝶。

《茶經序》
陳師道
编辑

陸羽《茶經家傳》一卷,畢氏、王氏書三卷,張氏書四卷, 內外書十有一卷,其文繁簡不同。王、畢氏書繁雜,意 其舊文;張氏書簡明,與家書合,而多脫誤。家書近古, 可考正月七之事,其下亡,乃合三書以成之,錄為二 篇,藏於家。夫茶之著書自羽始,其用於世亦自羽始, 羽誠有功於茶者也。上自宮省,下迨邑里,外及夷戎 蠻狄,賓祀燕享,預陳於前,山澤以成市,商賈以起家, 又有功於人者也,可謂智矣。《經》曰:「茶之否」存之口 訣,則書之所載,猶其麤也。夫茶之為蓺下矣。至其精 微,書有不盡,況天下之至理,而欲求之文字紙墨之 間,其有得乎?昔者先王因人而教,同欲而治,凡有益 於人者,皆不廢也。世人之說曰:「先王《詩》《書》道德而已。」 此乃世外執方之論,枯槁自守之行,不可群天下而 居也。史稱羽持具飲李季卿,季卿不為賓主,又著《論》 以毀之:「夫蓺者,君子有之,德成而後及,所以同於民 也。不務本而趨末,故業成而下也。學者謹之!」

《鬥茶記》
唐·庚
编辑

政和二年三月壬戌,二三君子相與鬥茶於寄傲齋。 予為取龍塘水烹之,而第其品,以某為上,某次之。某, 閩人,其所齎宜尢高,而又次之,然大較皆精絕。蓋嘗 以為天下之物,有宜得而不得,不宜得而得之者,富 貴有力之人,或有所不能致,而貧賤窮厄流離遷徙 之中,或偶然獲焉。所謂「尺有所短,寸有所長」,良不虛 也。唐相李衛公好飲惠山泉,置驛傳送,不遠數千里。 而近世歐陽少師作《龍茶錄序》,稱「嘉祐七年親享明 堂,致齋之夕,始以小團分賜二府,人給一餅,不敢碾 試,至今藏之。」時熙寧元年也。吾聞茶不問團銙,要之 貴新;水不問江井,要之貴活。千里致水,真偽固不可 知,就令識真,已非活水。自嘉祐七年「壬寅,至熙寧元 年戊申,首尾七年,更閱三朝,而賜茶猶在,此豈復有 茶也哉?」今吾提瓶支龍塘無數十步,此水宜茶,昔人 以為不減清遠峽,而海道趨建安,不數日可至,故每 歲新茶不過三日至矣。罪戾之餘,上寬不誅,得與諸 公從容談笑於此,汲泉煮茗,取一時之適,雖在田野, 孰與「烹數千里之泉」,澆七年之賜,茗也哉!此非吾君 之力歟?夫耕鑿食息,終日蒙福,而不知為之者,直愚 民耳!豈我輩謂耶?是宜有所紀述,以無忘在上者之 澤云。

《謝傅尚書惠茶啟》
楊萬里
编辑

遠餉新茗,當自攜大瓢,走汲溪泉,束澗底之散薪,燃 折腳之石鼎,烹玉塵,啜香乳,以享天上故人之意。媿 無胸中之書傳,但一味攪破菜園耳。

《煮茶夢記》
元·楊維楨
编辑

鐵龍道人臥石床,移二更,月微明及紙帳,梅影亦及 半窗,鶴孤立不鳴,命小芸童汲白蓮泉,燃槁湘竹,授 以凌霄芽為飲供。道人乃遊心太虛,雍雍涼涼,若鴻 濛,若皇芒,會天地之未生,適陰陽之若亡,恍兮不知 入夢,遂坐清真銀暉之堂,堂上香雲簾拂地,中著紫 桂榻,綠璚几,看《太初易》一集。集內悉星斗文,煥煜爚 熠,金流玉錯,莫別爻畫,若煙雲日月交麗乎中天。欻 玉露涼,月冷如冰,入齒者易刻。因作《太虛吟》,吟曰:「道 無形兮兆無聲,妙無心兮一以貞,百象斯融兮太虛 以清。」歌已,光飆起林末,激華氛,郁郁霏霏,絢爛淫艷。 乃有扈綠衣若仙子者,從容來謁,云名淡香,小字綠 花。乃捧太元盃,酌太清神明之醴以壽予,侑以詞曰: 「心不行,神不行,無而為,萬化清。」壽畢紓。徐而退,復令 小玉環侍筆牘,遂書歌遺之曰:「道可受兮不可傳,天 無形兮四時以言。妙乎天兮天,天之先,天天之先復 何仙移間,白雲微消,綠衣化煙月反明。」予內間予亦 悟矣。遂冥神合元,月光尚隱隱於梅花間。小芸呼曰: 「凌霄芽熟矣。」

《茶法》
明·楊士奇
编辑

「應天府批驗茶引所、直隸常州府宜興縣張渚批驗 茶引所、浙江杭州府批驗茶引所,節次關去茶引,退 引累催不繳。其故蓋因批驗所不置簿籍,附寫茶商 姓名貫址,或不照茶商路引,聽其冒名開報,或將引由成千成萬賣與嗜利之徒,齎赴產茶地方,轉賣與 人。如此欲得的確名籍,追繳引難矣。況茶貨出山經」 過,官司既不從公盤詰,又不依例批驗,縱有夾帶斤 重,多是受財賣放,彼何畏憚而不停藏舊引,影射私 茶哉?又如南直隸常州府、池州府、徽州府、浙江湖州 府、嚴州府、衢州府、紹興府、江西南昌府、饒州府、南康 府、九江府、吉安府、湖廣武昌府、寶慶府、長沙府、荊州 府、四川成都府、保慶府、夔州府、嘉定「州、瀘州、雅州等 處,俱係產茶地方,相去前項三批驗所,遠者數千里, 近亦不下數百里。若照《引》內條例,聽茶商徑赴產茶 府州納課買引照茶於人為便,理必樂從。誰肯不買 引由,公犯茶禁?」今卻令茶商皆來此三所買引,路途 窵遠,往返不便,欲其一一遵依,不作前弊,亦難矣。況 批驗引由與之截角,及搜驗有無夾帶,乃批驗茶引 所之職,所退引該與截角。今照前項三所,卻管賣引 不行批驗,名實不稱,有乖職掌。合無請給《聖旨》榜文, 通行天下,曉諭今後園戶賣茶及茶商興販茶貨,告 給引由,與夫批驗納課等項,務要俱遵引由內條例。 數內惟買引一事,免其納錢,只照見行事例,每引一 道納「鈔一貫,中夾紙一張。」仍令前項產茶府州,斟酌 所管地方,每歲可出茶貨若干,合用引由若干,預先 具數差人赴本部關領前引回還收貯,出榜召商中 買。仍要辨驗茶商路引,果無詐偽,即將其人姓名、籍 貫附簿,將引給與。年終。該府州各將賣給茶引造冊, 就將收過紙鈔差人一同解繳本部,鈔送該庫交收。 紙劄造引,仍具數關領次年合用引由。各批驗所如 遇茶商經過,務依例逐一批驗,將引截角。如無夾帶, 即便放行。若有夾帶,就連人茶,拏送本處官司理問。 年終將批驗過客商姓名貫址并引數目及盤獲私 茶起數緣由,造冊申達合干上司,轉繳本部查考。 一、《茶引由》內茶引一道,納銅錢一千文照茶一百斤。 《茶由》一道納銅錢六百文。照茶六十斤。見行事例、每 引由一道納鈔一貫。中夾紙一張

一,諸人但犯私茶,與鹽法一體治罪。如將已批驗截 角退引入山,影射照茶者,同私茶論。

一,「客商興販茶貨,先赴產茶府州具報,所買斤重,依 律納課,買引,照茶出境發賣。如至住賣去處,賣畢,隨 即於所在官司繳納原引。如或停藏影射者,同私茶 論。」

一、山園茶主將茶賣與無引,由客商興販者,初犯笞 三十,仍追原價沒官;再犯笞五十,三犯杖八十,俱倍 追原價沒官。

一,茶引不許相離,有茶無引,多餘夾帶,並依「私茶定 論。」

一,茶商販到茶貨經過批驗所,須要依例批驗,將引 由截角,別無夾帶,方許放行,違越者,笞二十。

一,偽造「《茶引》者,處死,籍沒當房家產,告捉人賞銀二 十兩。」

一,賣茶去處,赴宣課司,依例三十分抽一分,芽茶、葉 茶各驗價值納課。

一,販茶不拘地方,欲令兩淮、山東、長蘆三運司,將鹽 引紙每張納鈔一貫。

《請革芽茶疏》
曹琥
编辑

臣聞天之生物本以養人,未聞以其所以養人者害 人也。歷觀古昔帝王,忍嗜慾、節貢獻,或罷或卻,詔戒 丁寧。蓋不欲以一人之奉而困天下之民,以養人之 物而貽人之患,此所以澤及生民、法垂後世而王道 成矣。臣查得本府額貢芽茶,歲不過二十斤。邇年以 來,額貢之外有寧王府之貢,有鎮守太監之貢。是二 「貢者,有芽茶之徵,有細茶之徵。始於方春,迄於首夏。 官校臨門,急如星火。農夫蠶婦,各失其業,奔走山谷, 以應誅求者相對而泣,因怨而怒,殆有不可勝言者。 如鎮守之貢,歲辦千有餘斤,不知實貢朝廷者幾何? 今歲太監黎安行取回京,未及徵派,而百姓相賀於 道,則往歲之為民病,從可知已。臣不容不為陛下悉 數之。方春之時,正值耕蠶,而男婦廢業,無以卒歲,此 其為害一也。二麥未登,民艱於食,旦旦而促之,民不 聊生,此其為害二也。及歸之官,又揀擇去取,十不中 一,遂使射利之家先期採集,坐索高價,此其為害三 也。亦或採取過時,括市殆盡,取無所應,計無所出,則 又科斂財物,買求官校,百計營求,此其為害四也。官 校乘機私買貨賣,遂使朝夕鹽米之小民,相戒而不 敢入市,此其為害五也。凡此五不韙者,皆切民之深 患,致禍之本源,今若不言,後當有悔。」臣今竊祿署府, 目觀民患,苟有所慮,不敢不陳。伏望陛下擴天地生 物之心,憫閭閻窮苦之狀,特降綸音,罷此貢獻,使方 春之時,農蠶不至於失期,草木得全其生意,民物欣 欣,頌聲斯作,實一方萬萬年無疆之福也。

《茶德頌》
周履靖
编辑

《有嗜茗友生》「烹瀹,不論夕朝,沸湯在須臾。汲泉與燎 火,無暇躡長衢。竹爐列牖,獸炭陳廬。盧仝應讓陸羽不如堪賤羽觴。」酒觚,所貴茗碗。茶壺一甌睡覺二碗 飯餘遇醉漢渴夫。山僧逸士,聞馨嗅味,欣然而喜。乃 掀脣快飲,潤喉嗽齒。詩腸濯滌,妙思猛起。《友生詠句 而嘲其酒槽》:「我輩惡醪,啜其湯飲,猶勝囓糟。一吸懷」 暢,再吸思陶。心煩頃舒,神昏頓醒。喉能清爽,而發高 聲祕傳煎烹瀹啜真形。始悟玉川之妙法,追魯望之 幽情。燃石鼎儼若翻浪,傾磁甌葉泛如萍。雖擬《酒德 頌》,不學古調詠螟蛉。

茶部藝文二编辑

《月夜啜茶聯句》
唐·顏真卿
编辑

泛花邀坐客,代飲引清言。陸士修醒酒宜華席,留僧想 獨園。不須攀月桂,何假樹庭萱。御史秋風勁,尚書 北斗尊。崔萬流華淨肌骨,疏瀹滌心源。真卿不似春醪醉, 何辭綠菽繁。素瓷傳靜夜,芳氣滿閑軒。士修

《答族姪僧中孚贈玉泉仙人掌茶》并序
编辑

李白

余聞荊州玉泉寺近清谿諸山,山洞往往有乳窟,窟中多玉泉,交流中有白蝙蝠,大如鴉。按《仙經》,「蝙蝠一名仙鼠,千歲之後,體白如雪,棲則倒懸,蓋飲乳水而長生也。」 其水邊處處有茗草羅生,枝葉如碧玉,唯玉泉真公常采而飲之,年八十餘歲,顏色如桃花。而此茗清香滑熟,異于他者,所以能還童振枯,扶人壽也。余遊金陵,見宗僧中孚,示余茶數十片,拳然重疊,其狀如手,號為「仙人掌茶。」 蓋新出乎玉泉之山,曠古未觀,因持之見遺,兼贈詩要余答之,遂有此作。後之高僧大隱,知仙人掌茶,發乎中孚禪子青蓮民士李白也。

嘗聞玉泉山,山洞多乳窟。仙鼠如白鴉,倒懸深谿月。 茗生此中石,玉泉流不歇。根柯灑芳津,采服潤肌骨。 叢老卷綠葉,枝枝相接連。曝成仙人掌,似拍洪崖肩。 舉世未見之,其名定誰傳。宗英乃禪伯,投贈有佳篇。 清鏡燭無鹽,顧慚西子妍。朝坐有餘興,長吟播諸天。

《喜園中茶生》
韋應物
编辑

潔性不可汙,為飲滌塵煩。此物信靈味,本自出山原。 聊因理郡餘,率爾植荒園。嘉隨眾草長,得與幽人言。

《送陸鴻漸山人採茶》
皇甫曾
编辑

千峰待逋客,春茗復叢生。採摘知深處,煙霞羨獨行。 幽期山寺遠,野飯石泉清。寂寂燃燈夜,相思一磬聲。

《過長孫宅與郎上人茶會》
錢起
编辑

「偶與息心侶。忘歸才子家。」元談兼藻思。綠茗代榴花。 岸幘看雲卷。含毫任景斜。松喬若逢此。不復醉流霞。

《與趙莒茶讌》
前人
编辑

竹下忘言對紫茶,全勝羽客醉流霞。塵心洗盡興難 盡,一樹蟬聲片影斜。

《送陸鴻漸棲霞寺採茶》
皇甫冉
编辑

採茶非採菉,遠遠上層厓。布葉春風暖,盈筐白日斜。 舊知山寺路,時宿野人家。借問王孫草,何時泛碗花。

《新茶詠寄上西川相公》
盧綸
编辑

三獻蓬萊始一嘗,日調金鼎閱芳香。貯之玉合才半 餅,寄與阿連題數行。

《津梁寺採新茶》
武元衡
编辑

靈卉碧巖下,荑英初散芳。塗塗宿霜露,采采不盈筐。 陰竇藏煙濕,單衣染焙香。幸將調鼎味,一為奏《明光》。

《巽上人以竹間自採新茶見贈酬之以詩》
编辑

柳宗元

芳叢翳湘竹,零露凝清華。復此雪山客,晨朝掇靈芽。 蒸煙俯石瀨,咫尺凌丹崖。圓方麗奇色,圭璧無纖瑕。 呼兒爨金鼎,餘馥延幽遐。滌慮發真照,還源蕩昏邪。 猶同甘露飲,佛事熏毘邪。咄此蓬瀛侶,無乃貴流霞。

《西山蘭若試茶歌》
劉禹錫
编辑

「山僧後檐茶數叢,春來映竹抽新茸。宛然為客振衣 起,自傍芳叢摘鷹嘴。斯須炒成滿室香,便酌砌下金 沙水。驟雨松聲入鼎來,白雲滿盌花徘徊。悠揚噴鼻 宿酲散,清峭徹骨煩襟開。陽崖陰嶺各殊氣,未若竹 下莓苔地。炎帝雖嘗未辨煎,桐君有錄那知味。新芽 連拳半未舒,自摘至煎俄頃餘。木蘭墜露香微似,瑤」 草臨波色不如。僧言靈味宜幽寂,采采翹英為嘉客。 不辭緘封寄郡齋,磚井銅爐損標格。何況蒙山顧渚 春,白泥赤印走風塵。欲知花乳清泠味,須是眠雲跂 石人。

《嘗茶》
前人
编辑

生拍芳茸鷹嘴芽,老郎封寄謫仙家。今宵更有湘江 月,照出霏霏滿盌花。

《茶嶺》
張籍
编辑

紫芽連白蕊,初向嶺頭生。自看家人摘,尋常觸露行。

《走筆謝孟諫議寄新茶》
盧仝
编辑

「日高丈五睡正濃,軍將打門驚周公。口云諫議送書 信,白絹斜封三道印。開緘宛見諫議面,手閱月團三 百片。聞道新年入山裡,蟄蟲驚動春風起。」天子須嘗 陽羨茶,百草不敢先開花。仁風暗結珠琲瓃,先春抽出黃金芽。摘鮮焙芳旋封裹,至精至好且不奢。至尊 之餘合王公,何事便到山人家?柴門反關無俗客,紗 帽籠頭自煎喫。碧雲引風吹不斷,白花浮光凝碗面。 一碗喉吻潤,兩碗破孤悶,三碗搜枯腸,惟有《文字五 千》卷;四碗發輕汗,平生不平事,盡向毛孔散,五碗肌 骨清,六碗通仙靈,七碗喫不得,唯覺兩腋習習清風 生。

《一言至七言詩》
元·稹
编辑

《茶》香葉嫩芽。慕詩客愛僧家。碾雕白玉,羅織紅紗。銚 煎黃蕊色,碗轉麴塵花。夜後邀陪明月,晨前命對朝 霞。洗盡古今人不倦,將知醉後豈堪誇。

《睡後茶興憶楊同州》
白居易
编辑

昨晚飲太多,嵬峨連宵醉。今朝餐又飽,爛漫移時睡。 睡足摩挲眼,眼前無一事。信腳遶池行,偶然得幽致。 婆娑綠陰樹,斑駁青苔地。此處置繩床,傍邊洗茶器。 白瓷甌甚潔,紅爐炭方熾。沫下麴塵香,花浮魚眼沸。 盛來有佳色,嚥罷餘芳氣。不見楊慕巢,誰人知此味。

《謝李六郎中寄蜀茶詩》
前人
编辑

故情周匝向交親,新茗分張及病身。紅紙一封書後 信,綠芽千片火前春。湯添勺水煎魚眼,末下刀圭攪 麴塵。不寄他人先寄我,應緣我是別茶人。

《山泉煎茶有懷》
前人
编辑

坐酌泠泠水,看煎瑟瑟塵。無由持一盌,寄與愛茶人。

《蕭員外寄新蜀茶》
前人
编辑

《蜀茶》寄到但驚新,渭水煎來始覺珍。滿甌似乳堪持 翫,況是春深酒渴人。

《憶茗芽》
李德裕
编辑

「谷中春日暖,漸憶啜茶英。欲及清明火,能消醉客心。」 松花飄鼎泛,蘭氣入甌輕。飲罷閒無事,捫蘿溪上行。

《茶嶺》
韋處厚
编辑

顧渚吳商絕,蒙山蜀信稀。千叢因此始,含露紫英肥。

《蜀茗詞》
施肩吾
编辑

越碗初盛蜀茗新,薄煙輕處攪來勻。山僧問我將何 比,欲道瓊漿卻畏嗔。

《寄楊工部聞毗陵舍弟自⿱𠔿奄溪入茶山》
编辑

姚合

「采茶溪路好,花影半浮沈。」畫舸僧同上,春山客共尋。 芳新生石際,幽嫩在山陰。色是春光染,香驚日色侵。 試嘗應酒醒,封進定恩深。芳貽千里外,怡怡太府吟。

《乞新茶》
前人
编辑

嫩綠微黃碧澗春,採時聞道斷葷辛。不將錢買將詩 乞,借問山翁有幾人。

《題宜興茶山》
杜牧
编辑

「山實東吳秀,茶稱瑞草魁。剖符雖俗吏,修貢亦仙才。 溪盡停蠻棹,旗張卓翠苔。柳邨穿窈窕,松澗渡喧豗。 等級雲峰峻,寬平洞府開。拂天聞笑語,特地見樓臺。 泉嫩黃金湧,牙香紫璧裁。拜章期沃日,輕騎疾奔雷。 舞袖嵐侵潤,歌聲谷荅迴。磬音藏葉鳥,雪艷照潭梅。 好是全家到,兼為奉詔來。樹陰香作帳,花逕落成堆。」 景物殘三月,登臨愴一杯。重遊難自剋,俛首入塵埃。

《謝劉相公寄天柱茶》
薛能
编辑

兩串春團敵夜光,名題天柱印維揚。偷嫌曼倩桃無 味,搗覺嫦娥藥不香。惜恐被分緣利市,盡應難覓為 供堂。粗官寄與真拋卻,賴有詩情合得嘗。

《蜀州鄭使君寄鳥嘴茶因以贈答八韻》
编辑

前人

鳥嘴擷渾牙,精靈勝鏌鋣。烹嘗方帶酒,滋味更無茶。 拒碾乾聲細,撐封利穎斜。銜蘆齊勁實,啄木聚菁華。 鹽損添常誡,薑宜著更誇。得來拋道藥,攜去就僧家。 旋覺前甌淺,還愁後信賒。千慚故人意,此惠敵丹砂。

《龍山人惠石廩方及團茶》
李群玉
编辑

客有衡岳隱,遺予石廩茶。自云凌煙露,採掇春山芽。 圭璧相壓疊,積芳莫能加。碾成黃金粉,輕嫩如松花。 紅爐炊霜枝,越甌斟井華。灘聲起魚眼,滿鼎漂清霞。 凝澄坐曉燈,病眼如蒙紗。一甌拂昏寐,襟鬲開煩拏。 顧渚與方山,諸人留品差。持甌默吟詠,搖膝空咨嗟。

《答友寄新茗》
前人
编辑

滿火芳香碾麴塵,吳甌湘水綠花新。愧君千里分滋 味,寄與春風「酒渴人。」

《西嶺道士茶歌》
溫庭筠
编辑

乳竇濺濺通石脈,綠塵愁草春江色。澗花入井水味 香,山月當人松影直。仙翁白扇霜鳥翎,拂壇夜讀《黃 庭經》。疏香皓齒有餘味,更覺鶴心通杳冥。

《茶山貢焙歌》
李郢
编辑

使君愛客情無已,客在金臺價無比。春風三月貢茶 時,盡逐紅旌到山裡。焙中清曉朱門開,筐箱漸見新 芽來。陵煙觸露不停採,官家赤印連帖催。朝飢暮匐 誰興哀,喧闐競納不盈掬。一時一餉還成堆,蒸之馥 馥香勝梅。研膏架動轟如雷。茶成拜表貢天子,萬人 爭噉春山摧。驛騎鞭聲砉流電,半夜驅夫誰復見。十

「日王程路四千,到時須及清明宴。」吾君可謂納諫君
考證.svg
諫官不諫何由聞。九重城裡雖旰食,天涯吏役長紛

紛。使君憂民慘容色,就焙嘗茶坐諸客。幾回到口重 咨嗟,嫩綠鮮芳出何力。山中有酒亦有歌,樂營房戶 皆仙家。仙家十隊酒百斛,金絲宴饌隨經過。使君是 日憂思多,客亦無言徵綺羅。殷勤繞焙復長嘆,官府 例成期如何。吳民吳民莫憔悴,使君作相期蘇爾。

《美人嘗茶行》
崔玨
编辑

雲鬟枕落困春泥,玉郎為碾瑟瑟塵。閑教鸚鵡啄窗 響。和嬌扶起濃睡人。銀瓶貯泉水一掬,松雨聲來乳 花熟。朱脣啜破綠雲時,咽入香喉爽紅玉。明眸漸開 橫秋水,手撥絲篁醉心起。臺前卻坐推金箏,不語思 量夢中事。

《故人寄茶》
曹鄴
编辑

劍外《九華英》,緘題下玉京。開時微月上,碾處亂泉聲。 半夜招僧至,孤吟對月烹。碧澄霞腳碎,香泛乳花輕。 六腑睡神去,數朝詩思清。用餘不敢費,留伴肘書行。

《茶》
鄭愚
编辑

嫩芽香且靈,吾謂草中英。夜臼和煙搗,寒爐對雪烹。 惟憂碧粉散,常見綠花生。最是堪珍重,能令睡思清。

《茶塢》
陸龜蒙
编辑

茗地曲隈回,野行多繚繞。向陽就中密,背澗差還少。 遙盤雲髻慢,亂簇香篝小。何處好幽期,滿巖春露曉。

《茶人》
前人
编辑

天賦識靈草,自然鍾野姿。閑來北山下,似與東風期。 雨後採芳去,雲間幽路危。唯應報春鳥,得共斯人知。

《茶筍》
前人
编辑

「所孕和氣深,時抽玉苕短。」輕煙漸結華,嫩蕊初成管。 尋來青靄曙,欲去紅雲暖。秀色自難逢,傾筐不曾滿。

《茶焙》
前人
编辑

「左右擣凝膏,朝昏布煙縷。方圓隨樣拍,次第依層取。 山謠縱高下,火候還文武。」見說焙前人,時時炙花脯。

《茶塢》
皮日休
编辑

「閑尋堯氏山,遂入深深塢。」種荈已成園,栽葭寧記畝。 石漥泉似掬,巖罅雲如縷。好是夏初時,白花滿煙雨。

《茶筍》
前人
编辑

裒然三五寸,生必依巖洞。寒恐結紅鉛,暖疑銷紫汞。 圓如玉軸光,脆似瓊英凍。每為遇之疏,南山挂幽夢。

《茶舍》
前人
编辑

陽崖枕白屋,幾口嬉嬉活。棚上汲紅泉,焙前蒸紫蕨。 乃翁研茗後,中婦拍茶歇。相向掩柴扉,清香滿山月。

《茶焙》
前人
编辑

鑿彼碧巖下,恰應深二尺。泥易帶雲根,燒難礙石脈。 初能燥金餅,漸見乾瓊液。九里共杉林,相望在山側。

《煮茶》
前人
编辑

香泉一合乳,煎作連珠沸。時看蟹目濺,乍見魚鱗起。 聲疑松帶雨,餑恐煙生翠。儻把瀝中山,必無千日醉。

《謝僧寄茶》
李咸用
编辑

空門少年初地堅,摘芳為藥除睡眠。匡山茗樹朝陽 偏,暖萌如爪拏飛鳶。枝枝膏露凝滴圓,參差失向兜 羅綿。傾筐短甑蒸新鮮,白苧眼細勻于研。磚排古砌 春苔乾,殷勤寄我清明前。金槽無聲飛碧煙,赤獸呵 冰急鐵喧。林風夕和真珠泉,半匙青粉攪潺湲。綠雲 輕綰湘娥鬟。嘗來縱使重支枕,蝴蝶寂寥空掩關。

《採茶歌》
秦韜玉
编辑

「天柱香芽露香發」,爛研瑟瑟穿荻。太守憐才寄野 人,山童碾破團圓月。倚雲便酌泉聲煮,獸炭潛然蚌 珠吐。看著晴天早日明,鼎中颯颯篩風雨。老翠香塵 下纔熱,攪時繞著天雲綠。耽書病酒兩多情,坐對閩 甌睡先足。洗我胸中幽思清,鬼神應愁歌欲成。

《峽中嘗茶》
鄭谷
编辑

簇簇新英摘露光,小江園裡火前嘗。吳僧謾說「《鴉山 好》,蜀叟休誇烏嘴香。」入座半甌輕泛綠,開緘數片淺 含黃。龍門病客不歸去,酒渴更知春味長。

《茗坡》
陸希聲
编辑

二月山家穀雨天,半坡芳茗露華鮮。春酲酒病兼消 渴,惜取新芽旋摘煎。

《尚書惠蠟面茶》
徐夤
编辑

武夷春暖月初圓,採摘新芽獻地仙。飛鵲印成香蠟 片,啼猿谿走木蘭船。金槽和碾沈香末,冰碗輕涵翠 縷煙。分贈恩深知最異,晚鐺宜煮「北山泉。」

《東亭茶讌》
鮑君徽
编辑

閒朝向曉出簾櫳,茗讌東亭四望通。遠眺城池山色 裡,俯聆絃管水聲中。幽篁映沼新抽翠,芳槿低簷欲 吐紅。坐久此中無限興,更憐團扇起清風。

《煎茶》
成彥雄
编辑

岳寺春深睡起時,虎跑泉畔思遲遲。蜀茶倩箇雲僧 碾,自拾枯松三四枝。

《與亢居士青山潭飲茶》
僧靈一
编辑

野泉煙火白雲間,坐飲香茶愛此山。巖下維舟不忍 去,清溪流水暮潺潺。

===
《飲茶歌誚崔石使君》
釋皎然
===越人遺我剡溪茗,採得金芽爨金鼎。素瓷雪色飄沫

香,何似諸仙瓊蕊漿。「一飲滌昏寐,情思爽朗滿天地。 再飲清我神,忽如飛雨灑輕塵。」「三飲便得道,何須苦 心破煩惱。」此物清高世莫知,世人飲酒徒自欺。好看 畢卓甕間夜,笑向陶潛籬下時。崔侯啜之意不已,狂 歌一曲驚人耳。孰知茶道全爾真,唯有丹丘得如此。

《飲茶歌送鄭容》
前人
编辑

丹丘羽人輕玉食,採茶飲之生羽翼。名藏仙府世莫 知,骨化雲宮人不識。雪山童子調金鐺,楚人《茶經》虛 得名。霜天半夜芳草折,爛漫緗花啜又生。常說此茶 祛我疾,使人胸中蕩憂慄。日上香爐情未畢。亂踏虎 溪雲,高歌送君出。

《對陸迅飲天目山茶因寄元居士晟》
编辑

前人

「喜見幽人會,初開野客茶。日成東井葉,露採北山芽。 文火香偏勝,寒泉味轉嘉。投鐺湧作沫,著碗聚生花。 稍與禪經近,聊將睡網賒。知君在天目,此意日無涯。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