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經濟彙編/食貨典/第292卷

經濟彙編 食貨典 第二百九十一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經濟彙編 第二百九十二卷
經濟彙編 食貨典 第二百九十三卷


考證.svg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經濟彙編食貨典

 第二百九十二卷目錄

 茶部總論

  大學衍義補山澤之利

  古今治平略歷代茶榷 明朝茶榷

  春明夢餘錄茶稅

  學庵類稿明食貨志茶法

食貨典第二百九十二卷

茶部總論编辑

大學衍義補编辑

《山澤之利》
编辑

唐德宗時,趙贊議稅茶,以為常平本錢。然軍用廣,所 稅亦隨盡,亦莫能充本儲。及出奉天,迺悼悔,下詔亟 罷之。

貞元九年,從張滂請,初稅茶。凡出茶州縣及商人要 路,每十稅一,以所得稅錢別貯。若諸州水旱,以此錢 代其賦稅,然稅無虛,歲遭水旱處,亦未嘗以稅茶錢 拯贍。

臣按:茶之有稅始此,昔者三代盛時,山澤之利皆以予民,秦、漢以來始奪民之利而有鹽鐵之賦,原其初意,恐豪強之專其利或藉此以叛亂,非專以利國也,其後則以利國矣。然鹽鐵之為用,民食淡則不能下咽,民徒手則不能斷物以成器,是不可一日闕焉者也,於是而榷之,已非王政矧?茶之為物,民之日用可無者,而可以他物代之,胡亦榷以為利焉?嗚呼!民資五穀以為食,所以下食者鹽,而消其食者茶也。既以稅其食,而又稅其所下食之具,及其所消食者亦稅之,民亦不幸而生於唐、宋之世哉!

穆宗時,王播為鹽鐵使,增天下茶稅率百錢增五十。 及播為相,置榷使自領之。

臣按:茶有稅始於趙贊,然尋即亟罷,張滂所得其利尚微,至王播增稅而又置使以榷茶,遂為天下生民無窮之害。

宋太祖乾德二年,詔「在京、建州、漢陽、蘄口各置榷貨 務」,五年,始禁私賣。

開寶七年,有司以湖南新茶異於常歲,請高其價以 鬻之。太祖曰:「茶則善矣,無迺重困吾民乎?」即詔第復 舊制,勿增價直。

臣按:宋太祖此言藹然,仁民愛物之心溢於言外,可以為萬世帝王法。

陳恕為三司使,將立茶法,召茶商數十人,俾條利害, 第為三等。副使宋太初曰:「吾視上等之說,利取太深, 此可行於商賈,不可行於朝廷。下等固滅裂無取,惟 中等之說,公私皆濟,吾裁損之,可以經久。行之數年, 公用足而民富實。」

臣按:宋太初此言可以為人臣、司國計者之法,所謂可行之商賈,不可行之朝廷,此一言非但為茶法也,繇是推之,則漢人之平準、宋人之市易,其是非不待辯而明矣。

仁宗初建茶務,歲造大小龍鳳茶,始於丁謂,而成於 蔡襄。

臣按:宋人造作有二類,曰片、曰散片。茶蒸造成片者。散茶則既蒸而研,合以諸香以為餅,所謂大小龍團是也。龍團之造始於丁謂而成於蔡襄,謂小人不足道也。襄士人而亦為此,歐陽修所以為之歎耶。蘇軾曰:「武夷溪邊粟粒芽,今年鬥品充官茶」 ,吾君所乏,豈此物致養口體何陋耶?讀之令人深省。

神宗熙寧七年,幹當公事李杞入蜀經畫買茶於秦 鳳、熙河。博馬王韶又言:「西人頗以善馬至邊,所嗜惟 茶。」

自熙、豐來,舊博馬皆以粗茶,乾道末,始以細茶遺之。 成都利州路十一州,產茶二千一百二萬斤,茶馬司 所收大較若此。

臣按:後世以茶易虜馬始見於此,蓋自唐世回紇入貢已以馬易茶,則西北之虜嗜茶有自來矣。蓋虜人多嗜乳酪,乳酪滯膈而茶性通利,能蕩滌之故也。是則茶之為物,雖不用於三代而用於唐,然非獨中國用之,而外夷亦莫不用焉。宋人始置茶馬司,本朝捐茶利予民而不利其入,凡前代所謂榷務、貼射、交引、「茶繇諸種名色,今皆無之。惟於四川置茶馬司一,陝西置茶馬司四間,於關津要害置數批驗茶引所而已。及每年遣行人齎榜於行茶地方張掛,俾民知禁。又於西蕃入貢為之禁限,每人許其順帶,有定數。所以然者,非為私奉,蓋欲資外國之馬,以為邊境之備焉耳。其視前代奪民生日用之資,以」 為國家經費之用,豈不天淵哉。聖世仁民之澤大矣。生斯世而為斯民者,烏可不知

所自

侍御史劉摯言:「蜀地榷茶之害,園戶有逃以免者,有 投死以免者,而其害猶及鄰伍。欲伐茶則有禁,欲增 植則加市,故其俗論謂『地非生茶也,實生旤也』。」 知彭州呂陶言:「川陝西路所出茶貨,北方、東南諸處 十不及一。諸路既許通商,兩川卻為禁地。且如解州 有鹽池,民間煎者迺是私鹽;晉州有礬山,民間煉者 迺是」私礬。今蜀州茶園迺百姓己物,顯與解鹽、晉礬 事體不同。

臣按:產茶之地江南最多,今日皆無榷法,獨於川陝禁法頗嚴,蓋為市馬故也。夫以中國無用之茶而易虜人有用之馬,雖曰取茶於民,然因是可以得馬以為民衛,其視山東、河南養馬之役固已輕「矣。然恩澤既厚,怨讟易生,天下皆無而己獨有之,民愚不能反己,況其地素貧而易變,伏惟當世司國計者宜有以」 調停而優待之,俾兩得其便。一方之人不勝幸甚。

元世祖至元十七年,置榷茶都轉運司於江州,總江、 淮、荊南、福廣之稅。其茶有末茶,有葉茶。

臣按:茶之名始見於王褒《僮約》,而盛著於陸羽《茶經》,唐、宋以來遂為人家日用一日不可無之物。然唐、宋用茶皆為細末,製為餅片,臨用而碾之,唐盧仝詩所謂「首閱月團」 ,宋范仲淹詩所謂「碾畔塵飛」 者是也。《元志》猶有末茶之說,今世惟閩、廣間用末茶,而葉茶之用遍於中國,而外夷亦然,世不復知有末茶矣。

古今治平略编辑

《歷代茶榷》
编辑

《周官》:掌茶,掌以時聚茶,以共喪事。蓋未始取之以為 利,如後世之不徵茶而稅其值也。嗣是漢、魏以來,俱 不入征。自唐德宗納戶部侍郎趙贊議,稅天下茶、漆、 竹、木,十取一以為常平本錢。及出奉天,乃悼悔,下詔 亟罷之。及朱泚平,佞臣希意興利者益進。貞元八年, 以水災減稅。明年,諸道鹽鐵使張滂奏:「出茶州縣若」 山及商人要路,以三等定估,十稅其一,自是歲得錢 四十萬緡,然水旱亦未拯之也。穆宗即位,兩鎮用兵, 帑藏空虛,禁中起百尺樓,費不可勝計。鹽鐵使王播 圖寵以自幸,乃增天下茶稅,率百錢增五十。江淮、浙 東西、嶺南、福建、荊襄茶,播自領之,兩川以戶部領之。 天下茶加斤至二十兩,播又奏加取焉。右拾遺李玨 上疏諫曰:「榷率起於養兵,今邊境無虞,而厚斂傷民, 不可一也。茗飲人之所資,重稅則價必增,貧弱益困, 不可二也。山澤之饒,其出不訾,論稅以售,多為利價 騰踊則市者希,不可三也。」其後王涯判二使,置榷茶 使,徙民茶樹於官場,焚其舊積者,天下大怨。令狐楚 代為鹽鐵使,兼榷茶使,復令納榷加價而已。李石為 相,以茶稅皆歸鹽鐵,復貞元之制。武宗即位,鹽鐵轉 運使崔珙又增江淮茶稅。是時,茶商所過州縣有重 稅,或掠奪舟車,露積雨中,諸道置邸以收稅,謂之「榻 地錢」,故私販益起。大中初,鹽鐵轉運使裴休著《條約》, 私鬻三犯皆三百斤,乃論死;長行群旅,茶雖少,皆死; 雇載,三犯至五百斤,居舍儈保四犯至千斤者,皆死; 園戶私鬻百斤以上杖背,三犯加重徭;伐園失業者, 刺史、縣令以縱私鹽論。盧壽、淮南皆加半稅,私商給 自首之帖,天下稅茶增倍貞元。江淮茶為大摸,一斤 至五十兩,諸道鹽鐵使于悰每斤增稅錢五,謂之「剩 茶錢。」自是斤兩復舊。宋於江陵、淮南官為場,置吏以 榷茶放鹽法具,令民私蓄,商盜販,皆有禁,而令以苛 煩置榷茶務,凡六官,自為場,置吏總之,曰「山場。」十有 三。州軍采茶,民皆隸焉,曰「園戶。」歲課作茶輸租,餘官 為市之。先受錢而後入茶,曰「本錢」;又民歲輸茶折稅 賦者,曰「折稅茶」;民有茶者售於官,官給其日用,曰「食 茶。」商賈貿易,入錢若金帛,京師榷貨務以射六務十 三場茶,給茶券,隨所射與之,曰「交引。」雍熙用兵,令商 入芻粟塞下,酌地遠近為之直,給之交引,以茶償。端 拱三年,置折中倉,聽商人輸粟京師,優其直,給茶鹽 於江、淮。後又益以東南緡錢、香藥、犀齒,謂之「三說。」而 塞下急兵食,欲廣儲偫,不愛虛估,入中者以虛錢得 實利,人競趨焉。後虛估益高,茶益賤,入實錢金帛益 寡,而入中者非盡行,商多土人,既不知茶利厚薄,急 售錢得券,則轉鬻之商若京師交引鋪。茶商及交引 鋪,得收蓄貿易以射利,券以滯積,雖二三年茶不足 償,而入中者以利薄不復趨邊以頓乏,茶法日大壞。 三司使丁謂歎以為「邊糴纔五十萬,而東南三」百六 十餘萬,茶利盡歸之豪商大賈也。天聖初,三司使李 諮言:「淮南十三茶場,歲課五十萬緡,天禧五年纔二 十三萬緡,每券直錢十萬鬻之售五萬五千為實錢, 僅十三萬緡。除九萬緡為本錢,歲入息僅三萬餘緡, 而官吏廩給雜費不與焉。虛數雖多,實利殊寡。請罷 《三說》,行帖射法,以十三場本錢」為定中估,使商與園 戶自相交易,而官收其息。如舒州羅源場茶斤鬻錢五十有六,官不復給本,但使商輸息錢三十有一,而 聽其所指地分得給券,通行為左驗,以防私售,故有 貼射之名。若歲課不盡,官市之如舊。其商人如芻粟 塞下者,度地里遠近,即實糧量增直給券,徑至榷貨 務,立償以緡錢。不給茶,謂之見錢法。大率使茶與邊 糴各以實錢出納,絕虛估之弊,豪商大賈不能為重 輕,而煩費頓省。已,論者言邊糴償見錢,恐府藏不繼, 詔遣官行視。諮等條新舊法,歲入課上二府、兩府。大 臣言:「計新法所省及增收,歲為錢六百五十萬,異時 邊儲不給。今多者四年,少者有二年之蓄,而東南茶」 亦無滯積之患。推行新法,功緒已見。蓋積年侵蠹之 源,一朝閉塞,商賈利於復故,欲有動搖,而論者不察, 助為之說也。詔有司榜諭,論者猶不已,竟罷行。久之, 官給本錢,券直不平,入中者寡,公私兩失其利,而通 商之議起矣。景祐中,葉清臣疏言:「山澤之產,天所資 以惠民者也。封園置吏,隨處立筦,已非天祐黎元之 意,既奪其資,又一切官為之禁,而黥流日報,豈不過 甚也哉!即令有厚利重資,能佐國用,聖仁隱怛,猶將 矜赦。況度支為費甚大,榷易所收甚溥,而刳剝園戶 以奉商使,朝廷有聚斂之名,官曹滋虐濫之罰,為國 者亦何利於此?建國以來,法用數改,皆商吏協計,倒 持利權,幸在更張,倍求其羨。」臣竊嘗校茶利所入,以 景祐元年為率,除本錢外,實收息錢五十九萬餘緡。 又天下所售食茶并本息歲課,亦祇及三十四萬緡, 而茶商見通行六十五州軍,所收稅錢已及五十七 萬緡。若令天下通商,祇收稅錢,利自數倍,諸榷務、山 場及食茶之利,盡可籠取,又況不費度支之奉,不置 榷易「之官,不興輦運之勞,不濫徒黥之辟。臣竊意生 民之弊,有時而窮,而盛德之事,俟聖不惑也。」議復卻 不用。嘉祐中,權茶法益弊,園戶困於征取,陷罪戾、破 產逃匿者歲有。著作佐郎何鬲、三班奉職王嘉麟皆 上書請罷給茶本錢,縱園戶貿易,而收稅所在征筭, 歸榷貨務,償邊糴之費,可以疏利源,寬民力。時富、韓 並相,下三司議行之,弛舊禁通商,歲收租錢三十三 萬八千有奇,與諸路本錢悉儲以給邊。於是天子下 詔言:「自茶禁行,民被誅求之困,官受濫惡之入,私藏 盜販者繁而刑辟滋有。是以百十年江湖幅員數千 里為陷穽以害吾民也,朕甚悼之。」官遣使就問,皆歡 然願弛榷而歲以率輸官,其著令弗復更,然議者藉 藉言:「往茶戶摘山者受錢於官,今困於輸錢,錢不時 入,則刑隨之,商賈利薄,販鬻者少,經費日蹙,為不便 搖奪之。」然更制簡易,官坐收榷利,而民便貿易,以無 抵於罔禁也,可謂交利矣。熙寧中,制置條例司始經 畫買茶於秦鳳、熙河以博馬,事有端。而王韶言「西人 頗以善馬至邊。馬,中國所利也,而虜所嗜唯茶。今茶 乏,無從上市,是坐而失利。」詔趣水陸各運茶赴河西 市馬,而茶馬之令始於此。已,即蜀諸州設官開場,歲 增茶課四十萬。知彭州呂陶言:「解州有鹽池,民間煎 者為私鹽;晉州有礬山,民間煉者為私礬。固當今川、 蜀民茶園本兩稅地,地不殖五穀惟宜茶。茶額稅視 租賦與解鹽、晉礬異,而抑為禁地,隨買隨賣,取子錢 十之三,損治體大不便。」不報。及李稷、陸師受相繼為 提舉,累增息至百萬。侍御史劉摯言:「蜀產茶地不過 數十州,茶司盡榷而市之,有茶一本而市額至數十 斤者。又官所給錢,名靡於牙儈,名平市而實奪之,園 戶或逃或死,猶及鄰伍。欲代茶則有禁,欲增置則加 課,故蜀人以謂非地產茶,實產禍也。願選使者罷茶 法,以蘇疲民。」疏上,不省。後蔡京說天子為茶務榷茶, 大都如榷鹽法,而加以苛峻,歲以百萬輸京師,似天 子私奉,掊息滋厚,取民愈酷。上戶各抑配以十數引, 引倍十數千,民罷病極,而國亡矣。建炎初,成都轉運 判官趙開言:「財利當出於一。祖宗朝天下財計盡歸 三司,諸道利源各歸漕計,故官省而事治。今所在茶 馬諸司宜並廢,以還漕司,則利害可參,無掣肘窒礙 之患。」因指陳茶馬五害,其略言:「黎州買馬歲額僅二 千一百餘匹,自置司榷茶,增歲額四千匹,護馬兵踰 千人,猶不足用,費衣糧為一害。嘉祐以銀絹博馬,價 有定則,今吏旁緣為姦,以空券給夷人,不時歸茶,怨 恨必生,邊患萌起,為二害。初,置司榷茶借本錢,鹽運 司凡五十二萬緡於常平二千萬緡。自熙寧至今,幾 六十年,舊所借未償一文,而歲借乃準初數不已,為 三害:榷茶初預俵茶戶本錢,巳乃收稅,後於數外增 和買,最後乃抑預俵錢充和買,於是茶戶破產相繼, 而官買歲增,不得不為偽茶以相扺謾,於是官茶日 益濫惡,而私販公行,刑不能禁,為四害。承平時,蜀茶 入奉者十八九,猶患積壓難售。今關隴焚蕩,而責之 舊額,加以茶官吏兵坐靡衣糧,未免科配州縣,為五 害。請依嘉祐故事,罷榷茶買馬如故便。如謂榷茶未 可遽罷,亦宜歸之運司,減額以蘇茶戶,輕價以惠茶 商,庶私販衰而盜賊從可弭也。」詔擢開都大提舉川 陝茶馬事,使推行之。於是開罷官買茶、賣茶之法,給茶引,聽茶商執引與茶戶相貿易。場官獨發引秤,茶 封記驗放,他一無所預,而藉茶戶為伍,保定茶鋪姓 名,互覺察諸影帶若私販鬻者。凡茶斤,春為錢七十, 夏五十,官斤稅二錢若一錢五分。茶官以馬到京實 數及格為推賞,馬道死若至京死者,黜降有差。比四 年冬茶引收息,凡百七十餘萬緡,得國馬萬匹,蜀用 以饒。

《明朝茶榷》
编辑

明朝,四川置茶馬司一,陝西置茶馬司四,諸關津要 害置批驗茶引所,歲遣行人齎榜於行茶所在,懸示 以肅禁。每三歲,遣官選調邊軍,齎金牌、信符,差發附 近邊族以納馬,而運茶於邊,勞賞之,歲有常數。西番 貢使許順帶茶,而有禁限。諸私茶之禁甚具。洪武中, 命曹國公李景隆行西番,與結約定令實,始製金牌、 信符杜姦偽,而駙馬都尉歐陽倫使西域,以冒禁即 賜死不貸。法嚴令行如此。蓋虜人嗜乳酪,膈氣底滯; 茶性通利能滌蕩,勢所必資。而邊境得虜馬,團操為 武衛,所謂「以采山之利,而易充廄之良。戎得茶,不能 為我害,中國得馬,足以為我利,計之得者也。況夷背 中國則不得茶,不得茶則病且死。以」是羈縻之,賢於 數萬師遠矣。矧於時,以國重臣定茶法,彼其納馬,不 曰「易茶」而曰「差發。」如田有賦,如身有庸,示職貢無可 逃;國酬以茶斤,不曰「市馬」而曰「勞賞」,謂因其供貢賚 予之。中國之體統既尊,外夷之威稜自振,則又我聖 祖之睿謀英略,度越前代之萬萬也。其天下茶貢,歲 額止四千二十二斤,而福建二千三百五十斤。建寧 所貢,有「探春、先春、次春、紫筍及薦新」等號,則福建茶 貢固甲於天下也。每貢入,必碾揉為大小龍團,進高 皇帝以勞民力也。命罷造照諸處,獨採芽以進,復上 供戶五百家。已聞有司督徵嚴切,復聽民自採進焉。 其通商之法,商人詣在所買茶,已具數赴官,輸錢千 文給「引,引照茶百斤。其畸零不及引者,納錢六百文 給由帖,由帖照六十斤,量地定程以賣」,而犯私販,與 鹽法同罪。諸批驗截角退引,以准《鹽法令》以行。成化 中,批驗所不詳茶商姓名、貫址,聽冒名給引,得傳相 販賣,故退引累催不繳為影射。茶出山時,不從公盤 詰,批驗所又不如法批驗,而夾帶者眾。又法:商人詣 批驗所買引,而所獨在應天、常州、杭州三府,於產茶 地分遠者數千里,近不下數百里,道苦遠,多費,而姓 名、貫址易為欺。於是用尚書王恕言,聽商於產茶府 州納課已,即將姓名、貫址買引照茶。年終該府州各 將賣過引由造冊,并收過紙鈔解部,仍具數關領。次 年合用引由,各批驗所遇「茶商經過,照批驗將引截 角放行。有夾帶送在所官司問理。年終具驗過客商 盤獲私茶,具冊申合於上司繳部。」而防私販之禁甚 嚴。時四川江安縣茶戶言:「本戶舊有茶八萬餘株,年 深枯朽,戶丁多死亡。存者皆給役於官,欲培植無力, 積欠茶課至七千七百餘斤,郡縣責懲。急乞減免,并 除雜役,得」專辦茶課。上曰:「天產茶,為蜀民利,不獨為 公家,奈何乎盡之?既責納課,復加他役,何也?」悉免之。 乃命部諸物產虛耗,課責宜從寬。永樂中,始遣御史 巡陝西茶馬。正統末,停金牌信符,而馬漸不至。成化 中,定差御史奉敕專理。正德中,都御史楊一清始頌 言國初金牌差發之為功,奏請復舊焉。

春明夢餘錄编辑

《茶法》
编辑

榷茶之法,始於唐而詳於宋。宋在江南則宣、歙、江、池、 饒、洪、撫、筠、袁九州,廣德、興國、臨江、建昌、南康五軍;兩 浙則蘇、杭、明、越、婺、處、溫、台、湖、常、衢、睦十二州;荊湖則 江陵府、潭、澧、鼎、鄂、歸、陝七府州、荊門軍;福建則建、劍 二州,歲輸租折稅,送六榷貨務鬻之。置榷茶務江陵 府於真、海、荊州、漢陽、無為軍,凡六務;在淮南則蘄、黃、 舒、廬、光、壽六州,官自為場,置吏總之,曰「山場。」十有三 州軍采茶,民隸焉,曰「園戶。」歲課作茶輸租,餘官為市 之。先受錢而後入茶,曰「本錢」;又民歲輸茶,折稅茶,民 有茶者售於官,官給其食用,曰「食茶。」凡民茶折稅外, 匿不送官及私鬻販者,沒入之,計直輸罪;園戶輒販 毀茶樹者,計所產論罪。後乃稍寬,商賈貿易入錢若 金帛,京師榷務以射六務、十三場給茶券,隨所射與 之。至道末,鬻茶至二百八十五萬餘貫,後益稍增至 三百六十萬貫,而以雍熙用兵,令商人入芻塞下,即 今中鹽之法而高其估,遂以三百六十萬貫僅易邊 儲五十萬石。入中者非盡,行商多土人,既不知茶利 厚薄,得券則轉鬻之商若京師交引鋪,商鋪因得收 蓄,貿易以射利。券以積滯,雖二三年不足償,邊以頓 乏,茶法日壞。於是使入粟塞下者,度地里遠近,即實 糧量增直給券,徑至貨立,償以緡錢,而茶則罷本錢, 使園戶與商自相交易,而官收其息。如舒州羅源場 茶斤鬻錢五十有六,官不復給本,但使商輸息錢三 十有一,而聽其所指地行得給券,通行為左驗,以防 私售,謂之「貼。」若歲課不盡,官市之如舊,而以商驟失利,尼之不行。至後始行輸茶之法,而茶戶摘山者,往 受錢於官,乏困於輸錢之不時入,則刑隨商賈利薄, 販鬻者少。官似簡易,而利大損,商民亦交困矣。蓋其 法即今鹽法之變,竈戶與商自交易,其弊必至此也。 此後始以王韶言行。秦鳳茶即明初設巡茶御史,所 巡者止存此一路,而利亦薄矣。

明初茶法,「商人詣所在買茶,已具數赴官,輸錢一千 文,給引照茶百斤。其畸零不及者,納錢六百文,給由 帖,由帖照六十斤量地定程以賣,而犯私販,與鹽法 同罪。諸批驗所截角退引,一准鹽法以行。民間蓄茶, 不得過一月之用,茶戶私鬻者,籍其園入官。成化中, 批驗所不詳茶商姓名、貫址,聽冒名給引,為轉相販 賣,故退引累催不繳為影射。茶出山時,不從公盤詰, 批驗所又不如法批驗,而夾帶者眾。」又法商人詣批 驗所買引,而所在獨應天、常州、杭州三府,於產地分 遠者數千里,近不下數百里,苦遠多費,而姓名、貫址 易為欺。於是用尚書王恕言,聽茶商於產茶府州納 課已,即姓名、貫址買引照茶。年終,該「府縣各將賣過 引由各批驗所,遇茶商經過,照批驗將截角引仍付 以行,有夾帶送所在官司問理。年終具驗過客商盤 獲私茶,具申冊揭合干上司繳部。」其法未為不備。今 川陝番市者,茶積年不行,至累數年,而內地茶戶不 知官茶、私茶之說久矣。天下之言生財者,亦聞知之 乎?

汪應軫疏云:「節該禮部題為前事奉欽依,這芽茶解 納供應,都只照舊例行,不必紛更,此誠陛下愛恤民 財之盛心,憲章舊制之美意,臣下所當奉順而遵守 者也。但照舊之旨,二說可通,彼此意見,各有所執。禮 部則以為解納自有原額,如六安芽茶三百斤,正數 之外不可加者,此其舊例也。光祿寺以為供應有常」 規,如歲用六安茶約餘四百七斤,故三百斤正數不 得不加者,此亦舊例也。照解納之舊,則不足供應;照 供應之舊,則有傷解納,若不申明,終無定守。臣等各 該巡視監收,思得唯正之供固不可擅增,上獻之物 尤不可暫缺。六安芽茶歲額三百斤,此外多取毫釐, 即為因公科斂。雖該部審據解吏聞「報三百袋,袋多 四兩有餘,亦非勘合正數,且無批文查銷以後,或輕 或重,焉知誰公誰私?不若通融擬議,立為定規,每歲 六安茶止收三百斤正數,其耗餘加增,一概不許濫 取。本寺供應,取足薦新,并日進月進御用之數。至於 醬房所進,內閣所用,盡其所有,不足則於常州府等 處芽茶擇以供給。蓋」茶取於細,其味略同,何必拘執 以致煩難。部事前後所論,正欲出入有經。如此裁者 庶有司可守原額以照解納之數該署可因便宜以 照供應之舊而不必紛更矣。見解納六安州并常州 府等處芽茶正數之外尚有多餘之數。欲給領回,則 有盤費之勞欲令變賣,則有侵欺之弊。況既名上供, 難以「退出,原有封袋,難以折除,合無收貯該署作正 供用,或准下年該解之數。今後各處芽茶,俱照原額 解納。每斤裝成一袋,每袋贏餘二兩,以補絹袋紙包 之數。永為遵守,一體通行。」

學菴類稿编辑

《明食貨志茶法》
编辑

明茶法有三:曰商茶,曰官茶,曰貢茶。商茶輸課給引, 略如鹽制,官茶貯邊易馬,若徵課鈔貢茶則上供用 也。至正二十一年,太祖令商人於產茶州縣買茶,具 數赴官,納錢請引,始出境貿易。每引茶百斤,輸錢二 百文,州縣籍姓名備稽。茶不及引,曰「畸零」,別置由帖 給之,量地近遠定程限。茶引不相離,茶無由引,若相 「離者,人得告捕,置茶局批驗引由秤較,茶引不相當 而羨餘者,即為私茶,並聽執問。茶既貿以原給由引, 投繳所在官司。引不即繳,展轉影射者,論同私茶,府 州、縣委官一員掌之。」後又定茶引一道,輸錢一千文, 照茶一百斤;茶由一道,輸錢六百文,照茶六十斤。既 又令納鈔,每引由一道納鈔一貫,中「夾紙一張。」始時, 令凡賣茶去處,宣課司三十分抽一分。芽茶、葉茶各 驗價直納課販茶,不拘地方。洪武四年,乃收官茶。陝 西漢中府、金州、石泉、漢陰、平利、西鄉諸縣,四川產茶 地方茶園,每十株官取其一,徵茶二兩。民所收茶,官 給價買之。無主茶園,令軍士薅培採取,以十分為率, 官取其八。五十斤為一包,二包為一引,貯之有司易 番馬。川、陝之茶,自碉門、黎、雅抵朵甘、烏思藏,長河西 迤邐五千餘里,皆用之。番人自昔以馬入中國易茶, 於是修復其制。碉門、永寧、筠連諸處,產茶名「剪刀麤 葉」,惟西番夷獠用之,未嘗出境。於是更立茶局,官徵 其什一,易紅纓、氈衫、米布、椒蠟。其民茶依《江南茶法》, 於所在官司給引販賣,公私便之。又遣官之江西、湖 廣產茶州縣,驗數起科定額。二十一年令閘辦四川 天全六番招討司茶課。四川茶戶,自茶株取勘在官, 所收茶官又立倉收貯,民不敢私採鬻販,歲課往往 賠納。至是,仍許民採與羌人交易易馬之法。國初,秦州、洮州各有茶馬司。七年置河州茶馬司。八年遣內 使以絹帛、巴茶市馬西番,命河州守將撫循之,以通 互市。由是山後、歸德諸州、西方諸部落,皆以馬來售。 當是時,易馬之處,秦、河二州以茶,納溪、白渡、順龍鹽 馬司,洮州衛以鹽,慶遠裕民司以銀鹽,四川松、威、茂 三衛以茶、薑布紙,敘南、貴州、烏撒、寧川、畢節等衛各 市馬,又遣使市之。琉球、高麗、漠北。詳《馬政》中。十六年 罷洮州茶馬司,總之河州。十九年罷四川永寧茶馬 司,置雅州碉門茶馬司。馬分三等,上等與茶四十斤, 中下以十斤遞減。其後上等與茶八十斤,中下以二 十斤遞減,既又增為一百二十斤、七十斤、五十斤。四 川、長河西諸番商納馬於雅州茶馬司,路出巖州衛, 經黎州始達定價。後又於碉門茶課司支茶馬,每匹 給茶一千八百斤。二十二年,巖州衛奏,「往復回遠甚, 病番,而給茶過多,非利,請易置。」詔不可,乃定直為一 百二十斤,三等也。天下產茶處,歲貢皆有定額,而建 寧茶品為上。所進茶必碾而揉之,壓以銀板,為大小 龍團。上以其勞民,罷造,惟令採茶芽以進。其品「四,曰 探春、先春、次春」、紫筍。置茶戶五百,專採植,復其家。既 而不堪有司督促,上乃詔聽茶戶採進,有司勿與。太 祖時,建寧貢品茶一千六百餘斤。至隆慶初,漸增至 二千三百餘斤,宜興歲進茶百斤。宣德時乃至二十 九萬。浙江諸處額亦非舊矣。二十五年遣太監齎敕 諭陝西河州屬番,令輸馬,得馬一萬三百四十餘匹, 給茶三十餘萬斤。三十年自秦州改置西寧茶馬司, 敕諭兵部、蜀王、晉王嚴禁私販出邊境。復遣僉都御 史鄧文鑑等往四川、陝西稽察私茶。駙馬都尉歐陽 倫坐販私茶賜死。是年置成都、重慶、保寧三府及播 州宣慰司茶倉四所,貯茶,待商納米中買,及與番商 易馬,各設官以掌之。是時陝西、漢中、四川、松、茂之茶 禁人販鬻,其碉門、黎、雅則聽商人納米市易。上命戶 部遣人於川、陜按視茶園之數,遣曹國公李景隆齎 金牌信符之西番市馬。三十一年,景隆還,得馬一萬 三千五百餘匹,給茶五十餘萬斤。金牌信符,所與諸 番為要約者也。其文篆中上文曰「皇帝聖旨」,左右文 曰:「合當差發」,不信者斬。上號藏內府,下號降諸番,凡 四十一面,三歲一遣官合符。洮州火把藏思囊日等 族,牌六面,納馬三千五百匹。河州、必里衛、二州七站 西番二十九族,牌二十一面,納馬七千七百五匹。西 寧、曲先、阿端、罕東、安定四衛,巴哇、申中、申藏等族,牌 一十六面,納馬三千五十匹。先期於「四川徵茶一百 萬斤,官軍轉運,各茶馬司互市。通道二,一出陝西河 州,一出四川碉門黎雅。碉門拒長河西口,道路險隘, 因改自碉門出枯木任場,徑抵長河西口,通雜道長 官司。」上命開拓,以便往來。是年,四茶倉成。命四川布 政司移文天全六番招討司,以歲輸茶課仍輸碉門 茶課司,餘地方就近悉輸新倉。永樂初,令凡回回、韃 靼鬻馬者,三五百匹得鬻於甘、涼州。過千匹則於黃 河迤西,蘭州、寧夏鬻之,勿令過河。進馬者許隨馬二, 一以備騎乘,一以資用。六年設陝西徽州火鑽峪及 北平批驗茶引所。時所在多設,其後以次裁革,多以 巡檢司領之。七年,上命嚴邊關茶禁。初,上懷柔遠夷 茶數視洪武遞增。由是市馬者多,而茶不足,禁亦少 弛。茶及布絹紙多私出境。「碉門茶馬司至用茶八萬 三千餘斤,易馬七十匹,又率瘦損」,故有是命。九年置 洮州茶馬司。十年,四川江安縣茶課折收鈔。十一年 設甘肅茶馬司於陝西行都司城內。十三年差御史 三員巡督陝西茶馬。洪熙初,免民逋茶茶課間令折 鈔,罷買民茶。以「官倉所積芽茶,准官吏俸鈔,不堪者 奏驗燒燬。」宣德四年免茶戶徭役。諭減免虛耗者,歲 額毋有所增。然宜興歲進茶過舊制幾三四倍上,第 令減半而已。十年,英宗初立,除豁金州茶一十六萬 四千餘斤。減巴縣官地茶依民地起科。革重慶茶倉。 是年以陝西茶馬司缺茶,「而四川、成都諸府多存積, 召商自備腳力關支。官茶每百斤加耗十斤。運赴甘 州者與淮、浙鹽八引,西寧者六引。」是令下商恃文憑, 恣私販。都御史羅亨信疏論其失。於是停罷運茶支 鹽,而令官運如故,以京官總理之。正統五年革播州 宣慰司茶倉茶課折收鈔。自後有折銀布絲絹者,頻 歲停市。馬「貴茶賤,別無支銷。屢准給邊衛所官軍俸 糧,復召商納馬給茶。然商販私茶獲利,久之不復以 馬來易,由此官茶愈積。」七年革甘肅茶馬司,江西、湖 廣、浙江諸批驗茶引所,先後裁革。九年裁革四川筠 連茶課司。是年復遣京官總理儹運。四川軍夫,運赴 褒城縣茶廠,陝西軍夫,自茶廠接運。褒城,川陜接壤 處也,自永樂間停止金牌信符。宣德十年,兵部「復請 令內臣齎往監買。陝西布政使以運茶夾帶,請遵永 樂例,復遣御史三員分督。」詔從之。十四年,番人為北 虜侵掠,徙內地,金牌散失。而茶司緣邊棘軍缺乏運, 止以漢中歲辦並巡獲私鹽四五萬斤易馬,其餘遠

地,一切停止。金牌亦不復給,聽其以馬來貢而巳。然
考證.svg
猶歲遣行人四員,省諭巡察。景泰元年乃停止茶運。

明年罷差行人。五年復遣,令凡批驗茶引所秤掣餘 茶,進光祿寺。成化三年,差御史巡茶陜西歲更。比以 勢家姦民交通武弁,私販入番,行人不能禁故也。既 坐,番人不樂,御史收馬,而番馬亦少。十一年復取回 御史,仍差行人,兼令按察司官巡禁。十四年,兵部言: 「按察司官巡禁不專,軍民得私興販茶馬之利,盡歸 迤西守備等官。乞遣御史如故。」令曰:「番人中馬不為 限,惟嚴私茶以致之。」十九年,以都御史阮勤言,歲運 川茶十萬斤至陝,賜番僧。弘治三年,令四川逋欠茶 課,每芽茶追銀二分,葉茶一分。四川茶課司舊徵茶 「數十萬斤。永樂以後,夷人易馬悉由陝道,川茶多浥 爛。」乃令明年以三分為率,一分收本色,二分折銀。而 陝西茶比年坐賑饑,開中易粟,以是存積漸乏。及是 議者以各邊馬耗而諸郡歲稔,乃停止易粟。令於西 寧、河州、洮州三茶馬司,各開報茶斤,召商中納,每引 百斤,一商不得過三千斤買茶,運赴「茶馬司,官收其 十之四,餘聽自貿,以足四十萬斤為限,備易馬。」六年 復以臨洮、鞏昌、平涼歲饑,招商於三府官倉納糧,開 中茶一百萬斤。明年,西安、鳳翔諸府歲饑,復開中茶 二百萬斤。明年詔納邊糧,開中茶四百萬斤。十二年, 巡茶御史王憲奏停糧茶事例。十四年,延綏荒歉,復 准召納糧料草束,開中茶四百萬斤。是年,榆林、環慶、 固原缺餉,布政司請以洮、河、西寧發賣茶斤,量開四 五百萬斤,召商納銀解邊。從之。十五年,以巡茶御史 王紹言,禁止召商中茶。十六年,取回御史,以督理馬 政都御史兼理之。時督理馬政都御史為楊一清,一 清復開商中,言:「漢中產茶州縣,遞年出茶數十萬斤。 官課歲用之數,不過十之一二。若商販停革,私茶嚴 禁,茶戶失業,課必虧。莫若召商買茶,運至各茶司,官 貿其三分之一,以給商直茶一千斤,併計蒸曬裝篦 腳力,給直五十兩。馬一匹約用茶七十斤。歲召商收 買五六十萬斤,可得馬萬匹,不損府庫,而可收茶馬 之利。」上從之。正德元年,一清又建議,商人有不願領 價者,以半與商自貿。先時,御史李鸞嘗奏行之,尋罷。 自是遂著為例,永行焉。原定每茶千斤帶附餘茶五 十斤,備補正數,不足即數足,遂給之,謂之「酬勞」也。二 年,一清疏言:「臣攷洪永《金牌》之制,三年一聽番人納 差發馬一萬四千五十一匹,先於四川、保寧諸府運 送茶馬司茶一百萬斤,川」、陝軍民交遞轉運。宣德、正 統以來,邊方多事,茶馬停止。六十年來,莫之能復。臣 受命督理茶馬,親詣西寧、洮州等衛,撫調各族番夷 中納茶馬。各族番官偕其國師、禪師各齎捧原降金 牌信符而至。臣責其比歲不輸納茶馬,皆稽首訴近 年並無金牌來調,第令歲一將馬換茶。若調諸番敢 違,蓋國威「猶伸於諸夷也,其制宜可復。」又論私茶自 百斤以上者,又覈增園茶隱匿諸課,除豁消乏。請復 設巡茶御史,令兼理馬政。是時,《金牌》制雖不復,其他 利弊蓋多所興革矣。一清在陝西三年,得馬萬九千 餘匹,西寧、河州茶斤各三十餘萬,洮州一十五萬,前 此未有也。十年,巡茶御史王汝舟以每歲招易番人, 不辨權衡,止訂篦中馬,篦大則官虧其直,過小則商 病其繁。乃酌為中制,每一千斤定三百三十篦,篦六 斤四兩,准正茶三斤,篦繩三斤。十三年,御史樊繩祖 以篦繩約準一斤,羨餘茶二斤,盡入侵漁,令計篦扣 報。嘉靖三年,御史陳講以商茶低偽,悉徵黑茶。地產 有限,乃第茶為上、中二品,三七為則。上三、中七,印烙 篦上,書商名而攷之。四年,令四川按察司兼掌茶政, 歲赴南京請印引五萬道商報中,給引聽貿,納銀於 官。其五萬道,以二萬六千道為腹引,二萬四千道為 邊引。商販茶百斤以上,俱赴管茶官報中。芽茶引三 錢,葉茶引二錢,不及百斤者,赴本州縣報數。第十斤 納銀一分,給以票,稅畝課程,仍十取一。十二年,定每 十年一清審園戶消長,令園課相準。十三年,令開茶 之期,報中至八十萬斤而止,不得開中太濫。十四年, 陝西番僧來貢,乞照四川番僧例買食。茶部議許人 買三十五斤。十五年,詔「三茶司止留二年之用,量積 以防私通。革諸茶運所,止留徽州批驗一所。」時番馬 至少,邊茶陳積,於是變賣燒燬之議興。二十五年,御 史胡彥以為洮、河、西寧居民需茶,猶番也。祇坐禁嚴, 直湧不易得茶,曷以不堪易馬,遴差好者,篦估直二 錢二分、二錢、一錢、八分,三等量支放折色軍糧。其浥 爛者,分賞三衛寄養茶馬人戶。詔從之。明年定假茶 盜易真茶及冐蕃名以疲馬中茶罪。令陝西開中茶 一百萬斤佐邊餉。二十八年,御史劉崙請復金牌,更 定為勘合之制。族大馬蕃者給金牌,族小馬少者給 勘合。三十年,總督尚書王以旂等復以為言。兵部議: 「番族變詐不常,北虜抄掠無已脫。亟給亟失,殊損國 體。金牌給番,本為納馬。番人納馬,意在得茶耳。嚴私 販之禁,則番人不撫自順,雖不給金牌馬可集也。若 私販盛行,在我無以繫其心而制其命,雖給金牌馬亦不至。」詔止給勘合。明年禁進貢番僧順買茶斤。三 十六年,戶部言:「陝西茶法,易馬正額茶外,類有贏餘, 節年陳腐可惜。所以先時廣開納,以佐賑益餉。如弘 治間巡撫陳壽開中四百萬斤,布政使林元甫開中 五百萬斤,為內郡賑荒也。近時御史劉良卿開中一 百萬斤,為軍餉也。」其後御史劉希龍始議歲止開中 八十萬斤,並課茶、私茶通計僅九十餘萬,約開中以 便招易。然茶多報少,徒增私販。宜下巡鹽御史議之。 御史楊美益言:「歲祲民貧,即九十萬斤之額,尚多虧 損,安有贏羨?」既而部議竟請仿弘治六年「例,於正額 外開中一百萬斤,召納邊鎮備餉。」詔從之。甘州舊有 茶馬司,革於正統八年。嘉靖四十一年復設四川保 寧茶,令徵本色。四十三年,御史潘一桂言:增中商茶 壅滯,宜裁減。又言:「松潘鄰洮河,私茶數闌出,宜停松 潘引目。」下撫、按議之。四川茶引,舊分邊地、內地。在邊 者少而易行,在內者多而常滯。穆宗初,部覆撫按官 奏,於原設五萬引內,裁減一萬二千,以三萬引派黎 雅,四千引派松潘諸邊內地存引四千。其在黎、雅者, 視舊增稅銀一錢,餘如故。總稅銀一萬四千三百六 十餘兩,解部濟邊。給事何起鳴言:「保寧府巴州、通江、 南江、廣元一州三縣,徵運本色茶課,民甚苦之。宜如 嘉靖中舊例,改徵折色。」事下撫按會議。都御史李良 臣言:「甘州茶司之建,歲增馬六百頭。宜如起鳴言,徵 折色並腳價、賞勞諸費,買馬足抵甘州之數。其甘州 茶司支剩茶三萬一千餘篦,足支三年,茶盡乃止。」允 行之。五年令甘州倣例洮、河、西寧歲以六月開中,兩 月中馬八百匹。是年立賞罰例,商引一二年銷「完者, 賞有差。踰三年者罪之,沒其附茶。」凡商領引販茶,毋 分黑、黃、正附,一例蒸曬,每篦重不過七斤。運「至漢中 盤覈,歷罝口巡檢司、火鑽峪批驗所、鞏昌府,具察覈 篦數,夾帶蘇谿關。依例正茶一千斤,許照散茶一千 五百斤數外抽稅,各填格印鈐,截角運赴洮、岷參將, 轉發洮州茶司,分半貯庫,取照」回銷。萬曆元年覈四 川州縣茶額。十三年詔開西安、鳳翔、漢中三府茶禁, 招商給引,引百斤以十之三入官,餘聽貿之民間。十 五年折徵漢中府茶課。二十三年禁中湖南茶引,舊 給者免追。令產茶州縣設立官店,官牙引商到店納 課,茶戶依估還商,牙保運赴紫陽茶店,告府盤驗,以 防夾帶。又建「紫陽茶坊,令正官於茶坊如法蒸曬,以 絕假偽。當日御史李楠之請禁湖茶也,謂湖茶行,商 人利其直下,恣夾帶短販,番族利私販而納馬者少 也。且湖南多假茶,食之刺口破腹也。湖茶行,番、漢皆 受其害。既御史徐僑至,請仍行湖茶。其言曰:『漢川茶 少而直高,湖南茶多而直下。且漢中、保寧不盡產茶』」, 而西紫通巴。「足小引食用。湖茶之行,實無妨漢中。 漢茶味甘而薄,湖茶味苦,於酥酪為宜,亦利番也。立 法嚴覈,則偽假可杜。」部議調停之,曰:「給商中引,先漢 川,次湖南。漢引不足,補以湖引。」詔曰:「可。」二十九年,巡 按畢三才以茶課改折,商絕茶空,乃請漢中府西鄉 五州縣仍輸本色,每歲招商報中五百引,可中馬一 萬一千九百餘匹。兵部議:「每年茶司易馬,西寧三千 二百匹,河州三千四十匹,洮州一千八百匹,岷州一 百六十匹,甘州一千匹,莊浪四百匹,總九千六百匹, 著為定額。」天啟元年,四茶司增中馬二千四百匹,俵 給見募援兵。五年停止南京解茶。國初,茶法無私販, 以後姦弊漸生,洎乎末造,商人正引之外,多給賞勤 「由票使得私行。番夷之上駟,盡入姦商,而茶司所市 者乃其中下也。」番得茶,叛服自由,而將吏又率以私 馬竄入夷馬冒支上茶,茶法、馬政、邊防於是俱壞矣。 產茶多者,為南直隸之常州、廬州、池州、徽州,浙江之 湖州、嚴州、衢州、紹興,江西之南昌、饒州、南康、九江、吉 安,湖廣之武昌、寶慶、長沙、荊州,四川之成都、保寧、重 慶、夔州、嘉定、瀘州、雅州,商人中引,則於應天、宜興、杭 州三批驗。茶引所徵茶課,則應天府之江東瓜埠,若 蘇州、常州、鎮江、徽州諸府,廣德州若浙江、河南、廣西、 貴州,皆徵鈔,雲南則徵銀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