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經濟彙編/食貨典/第291卷

經濟彙編 食貨典 第二百九十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經濟彙編 第二百九十一卷
經濟彙編 食貨典 第二百九十二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經濟彙編食貨典

 第二百九十一卷目錄

 茶部彙考八

  考槃餘事茶品 虎丘 天池 陽羨 六安 龍井 天目 採茶 日曬茶

  焙茶 藏茶 諸花茶 擇水 養水 洗茶 候湯 注湯 擇器 滌器 熁盞 擇薪

   擇果 茶效 人品 茶具

  本草綱目茶葉 茶子

  遵生八牋論茶品 採茶 藏茶 煎茶四要 一擇水 二洗茶 三候湯 四擇

  品 試茶三要一滌器 二熁盞 三擇果 茶效 總貯茶器七具 論泉水 石流 清

  寒 甘香 靈水 井水

食貨典第二百九十一卷

茶部彙考八编辑

《考槃餘事》
编辑

《茶品》
编辑

與《茶經》稍異,今烹製之法,亦與蔡、陸諸前人不同。

《虎丘》
编辑

最號精絕,為天下冠。惜不多產,皆為豪右所據,寂寞 山家,無由獲購矣。

《天池》
编辑

青翠芳馨,瞰之賞心,嗅亦消渴,誠可稱仙品。諸山之 茶,尤當退舍。

《陽羨》
编辑

俗名羅GJfont,浙之長興者佳。荊溪稍下細者,其價兩倍 天池。惜乎難得,須親自采收,方妙。

《六安》
编辑

品亦精,入藥最效,但不善炒,不能發香而味苦。茶之 本性實佳。

《龍井》
编辑

不過十數畝,外此有茶,似皆不及。大抵天開龍泓,美 泉山靈,特生佳茗以副之耳。山中僅有一二家,炒法 甚精。近有山僧焙者,亦妙。真者,天池不能及也。

《天目》
编辑

為天池龍井之次,亦佳品也。《地誌》云:山中寒氣早嚴, 山僧至九月即不敢出。冬來多雪,三月後方通行,茶 之萌芽較晚。

《采茶》
编辑

不必太細,細則芽初萌而味欠足。不必太青,青則茶 已老而味欠嫩。須在穀雨前後,覓成梗帶葉,微綠色 而團且厚者,為上。更須天色晴明采之,方妙。若閩廣 嶺南多瘴癘之氣,必待日出,山霽霧障嵐氣收淨,采 之可也。穀雨日,晴明采者,能治痰嗽,療百疾。

《日曬茶》
编辑

茶有宜以日曬者,青翠香潔,勝於火炒。

《焙茶》
编辑

茶采時,先自帶鍋GJfont入山,別租一室,擇茶工之尤良 者,倍其雇直,戒其搓摩,勿使生硬,勿令過焦,細細炒 燥,扇冷,方貯罌中。

《藏茶》
编辑

茶宜箬葉而畏香藥,喜溫燥而忌冷濕。故收藏之家, 先於清明時,收買箬葉,揀其最青者,預焙極燥,以竹 絲編之,每四片編為一塊,聽用。又買宜興新堅大罌, 可容茶十斤以上者,洗淨焙乾,聽用。山中焙茶,回復 焙一番,去其茶子老葉枯焦者,及梗屑,以大盆埋伏 生炭,覆以GJfont中,敲細赤火,既不生煙,又不易過,置茶 焙下焙之。約以二斤作一焙,別用炭火入大爐內,將 罌懸架其上,至燥極而止。以編箬襯於罌底,茶燥者, 扇冷,方先入罌茶之燥,以拈起,即成末,為驗。隨焙隨 入。既滿,又以箬葉覆於罌上,每茶一斤,約用箬二兩, 口用尺八紙焙燥封固,約六七層,壓以方厚白木板 一塊,亦取焙燥者,然後於向明淨室高閣之。用時,以 新燥宜興小瓶,取出,約可受四五兩,隨即包整。夏至 後,三日再焙一次。秋分後,三日又焙一次。一陽後,三 日又焙之。連山中,共五焙,直至交新。色味如一,罌中 用淺,更以燥箬葉貯滿之,則久而不浥。

又法,以中GJfont盛茶十斤一瓶,每瓶燒稻草灰入於大 桶,將茶瓶坐桶中,以灰四面填桶瓶上,覆灰築實,每 用撥開瓶,取茶些少,仍復覆灰,再無蒸壞。次年,換灰。 又法空樓中懸架,將茶瓶口朝下放,不蒸,緣蒸氣自 天而下也。

《諸花茶》
编辑

蓮花茶,於日未出時,半含白蓮花,撥開,放細茶一撮, 納滿蕊中,以麻皮略紮,令其經宿。次早,摘花,傾出茶 葉,用建紙包茶,焙乾。再如前法,隨意以別蕊製之,焙乾,收用,不勝香美。

橙茶,將橙皮切作細絲,一斤以好茶五斤,焙乾,入橙 間和,用密麻布襯墊火廂,置茶於上,以淨綿被GJfont之, 三兩時,隨用建連紙袋封裹,仍以被GJfont烘乾,收用。 木樨、玫瑰、薔薇、蘭蕙、橘花、梔子、木香、梅花皆可作茶。 諸花開時,摘其半含半放蕊,其香氣全者,量其茶多 少,摘花為伴,花多則太香而脫茶韻,花少則不香而 不盡美。三停茶葉,一停花,始稱。假如木樨花,須去其 枝蔕,及塵垢蟲蟻,用瓷罐,一層茶,一層花,投間至滿, 紙箬紮固,入鍋重湯煮之,取出待冷,用紙封裹,置火 上焙乾,收用。則花香滿頰,茶味不減。諸花倣此。已上 俱平等細茶拌之可也。茗花入茶,本色香味尤嘉。 茉莉花,以熟水半杯放冷,鋪竹紙一層,上穿數孔,晚 時,采初開茉莉花,綴於孔內上,用紙封,不令泄氣。明 晨,取花簪之水,香可點茶。

《擇水》
编辑

天泉 秋水為上,梅水次之。秋水白而洌,梅水白而 甘。甘則茶味稍奪,洌則茶味獨全。故秋水較差勝之。 春冬二水,春勝於冬,皆以和風甘雨,得天地之正施 者為妙。惟夏月暴雨,不宜。或因風雷所致,實天之流 怒也。

龍行之水,暴而霪者,旱而凍者,腥而墨者,皆不可食。 雪為五穀之精,取以煎茶,幽人清況。

地泉 取乳泉漫流者,如梁溪之惠山泉,為最勝。 取清寒者,泉不難於清而難於寒,石少土多,沙膩泥 凝者,必不清寒。且瀨峻流駛而清,岩奧陰積而寒者, 亦非佳品。

取山脈逶迤者,山不停處,水必不停。若停,即無源者 矣。旱必易涸,往往有伏流沙土中者,挹之不竭,即可 食。不然,則滲瀦之潦耳。雖清,勿食。

有瀑湧湍急者,勿食,食久令人有頸疾。如廬山水簾, 洪州天台瀑布,誠山居之珠箔錦幕,以供耳目則可, 入水品,則不宜矣。

有溫泉下生硫黃,故然有同出一壑,半溫半冷者,皆 非食品。

有流遠者,遠則味薄,取深潭停蓄,其味迺復。

有不流者,食之有害。《博物志》曰:山居之民,多癭腫,由 於飲泉之不流者。

泉上有惡木,則葉滋根潤,能損甘香。甚者,能釀毒液, 尤宜去之。如南陽菊潭,損益可驗。

江水 取去人遠者。揚子南泠夾石渟淵,特入首品。 長流 亦有通泉竇者,必須汲貯,候其澄澈,可食。 井水 脈暗而性滯,味鹹而色濁,有妨茗氣。試煎茶 一甌,隔宿視之,則結浮膩一層。他水則無,此其明驗 矣。雖然汲多者,可食,終非佳品。或平地偶穿一井,適 通泉穴,味甘而澹,大旱不涸,與山泉無異。非可以井 水例觀也。若海濱之井,必無佳泉,蓋潮汐近地斥鹵 故也。

靈水 上天自降之澤,如上池、天酒、甜雪、香雨之類, 世或希覯,人亦罕識,乃仙飲也。

丹泉 名山大川,仙翁修煉之處,水中有丹,其味異 常,能延年卻病,尤不易得。凡不淨之器,甚不可汲。如 新安黃山東峰下有硃砂泉,可點茗春,色微紅,此自 然之丹液也。臨沅廖氏家世壽,後掘井,人得丹砂數 十粒。西湖葛洪井中有石甕,淘出丹數枚,如芡實,啖 之無味,棄之有施。漁翁者拾一粒,食之,壽一百六歲。

《養水》
编辑

取白石子入瓮中,能養其味,亦可澄水不淆。

《洗茶》
编辑

凡烹茶,先以熱湯洗茶,去其塵垢,冷氣,烹之,則美。

《候湯》
编辑

凡茶,須緩火炙,活火煎。活火,謂炭火之有焰者,以其 去餘薪之煙雜穢之氣,且使湯無妄沸,庶可養茶。始 如魚目,微有聲,為一沸。緣邊湧泉連珠,為二沸。奔濤 濺沫,為三沸。三沸之法,非活火不成。如坡翁云:蟹眼 已過魚眼生,颼颼欲作松風聲。盡之矣。若薪火方交, 水生釜熾,急取旋傾,水氣未消,謂之嫩。若人過百息, 水踰十沸,或以話阻事廢,始取用之,湯已失性,謂之 老。老與嫩皆非也。

《注湯》
编辑

茶已就膏,宜以造化成其形。若手顫臂嚲,惟恐其深。 瓶嘴之端,若存若亡,湯不順通,則茶不勻粹,是謂緩 注。一甌之茗,不過二錢。茗盞量合宜,下湯不過六分。 萬一快瀉而深積之,則茶少湯多,是謂急注。緩與急, 皆非中湯。欲湯之中,臂任其責。

《擇器》
编辑

凡瓶,要小者,易候湯。又點茶注湯有應,若瓶大,啜存 停久,味過則不佳矣。所以策功建湯業者,金銀為優。 貧賤者不能具,則瓷石有足取焉。瓷瓶不奪茶氣,幽 人逸士,品色尤宜。石凝結天地秀氣,而賦形,琢以為 器,秀猶在焉。其湯不良,未之有也。然勿與誇珍衒豪,臭公子道。銅鐵鉛錫腥苦且澀,無油。瓦瓶滲水,而有 土氣。用以煉水飲之,逾時惡氣纏口而不得去,亦不 必與猥人俗輩言也。

宣廟時,有茶盞料精,式雅質厚,難冷,瑩白如玉,可試 茶色,最為要用。蔡君謨取建盞,其色紺黑,似不宜用。

《滌器》
编辑

茶甌、茶盞、茶匙,生鉎致損茶味,必須先時洗潔,則美。

《熁盞》
编辑

凡點茶,必須熁盞令熱,則茶面聚乳。冷則茶色不浮。

《擇薪》
编辑

凡木可以煮湯,不獨炭也。惟調茶在湯之淑慝,而湯 最惡煙,非炭不可。若暴炭膏薪,濃煙蔽室,實為茶魔。 或柴中之麩,火焚餘之虛炭,風乾之竹篠樹梢,燃鼎 附瓶,頗甚快意。然體性浮薄,無中和之氣,亦非湯友。

《擇果》
编辑

茶有真香,有真味,有正色。烹點之際,不宜以珍果香 草奪之。奪其香者,松子、柑橙、木香、梅花、茉莉、薔薇、木 樨之類是也。奪其味者,番桃、楊梅之類是也。凡飲佳 茶,去果,方覺清絕。雜之,則無辨矣。若必曰所宜,核桃、 榛子、杏仁、欖仁、菱米、栗子、雞豆、銀杏、新筍、蓮肉之類, 精製,或可用也。

《茶效》
编辑

人飲真茶,能止渴消食,除痰少睡,利水道,明目益思, 除煩去膩,人固不可一日無茶。然或有忌而不飲,每 食已輒以濃茶漱口,煩膩既去,而脾胃自清。凡肉之 在齒間者,得茶滌之,乃盡消縮,不覺脫去,不煩刺挑 也。而齒性便苦,緣此漸堅密,蠹毒自去矣。然率用中 下茶。

《人品》
编辑

茶之為飲,最宜精行修德之人,兼以白石清泉,烹煮 如法,不時廢而或興,能熟習而深味,神融心醉,覺與 醍醐甘露抗衡,斯善賞鑒者矣。使佳茗而飲非其人, 猶汲泉以灌蒿萊,罪莫大焉。有其人而未識其趣,一 吸而盡,不暇辨味,俗莫甚焉。司馬溫公與蘇子瞻嗜 茶墨,公云:茶與墨正相反,茶欲白,墨欲黑,茶欲重,墨 欲輕,茶欲新,墨欲陳。蘇曰:奇茶妙墨,俱香。公以為然。 唐武曌博學,有著述才,性惡茶,因以詆之。其略曰:釋 滯消壅,一日之利暫佳。瘠氣侵精,終身之害斯大。獲 益則收功茶力,貽患則不為茶災。豈非福近易知,禍 遠難見。

李德裕奢侈過求,在中書時不飲京城水,悉用惠山 泉,時謂之水遞清致可嘉,有損盛德。

傳稱陸鴻漸,闔門著書,誦詩擊木,性甘茗荈,味辨淄 澠,清風雅趣,膾炙古今。鬻茶者,至陶其形,置煬突間, 祀為茶神,可謂尊崇之極矣。嘗考《蠻甌志》云:陸羽采 越江茶,使小奴子看焙。奴失睡,茶燋爍不可食。羽怒, 以鐵索縛奴而投火中,殘忍若此。其餘不足觀也,已 矣。

《茶具》
编辑

苦節君 湘竹風罏。

建城 藏茶箬籠。

湘筠焙 焙茶箱,蓋其上,以收火氣也。隔其中,以有 容也。納火其下,去茶尺許,所以養茶色香味也。 雲屯 泉缶。

烏府 盛炭籃。

水曹 滌器桶。

鳴泉 煮茶罐。

品司 編竹為簏,收貯各品葉茶。

沈垢 古茶洗。

分盈 水杓,即《茶經》水則,每兩升用茶一兩。

執權 準茶秤,每茶一兩,用水二升。

合香 藏日支茶瓶,以貯司品者。

歸潔 竹筅GJfont用以滌壺。 漉塵 洗茶籃。

商象 古石鼎。

遞火 銅火斗。

降紅 銅火著,不用聯索。

國風 湘竹扇。

注春 茶壺。

靜沸 竹架即《茶經》支腹。

運鋒 鑱果刀。

啜香 茶甌。

撩雲 竹茶匙。

甘鈍 木碪墩。

納敬 湘竹茶橐。

易持 納茶雕漆祕閣。

受污 拭抹布。

《本草綱目》
编辑

《釋名》
编辑

蘇頌曰:郭璞云:早采為茶,晚采為茗,一名荈。蜀人謂 之苦茶。陸羽云:其名有五,一茶,二檟,三蔎,四茗,五荈。李時珍曰:楊慎《丹鉛錄》云:茶即古荼字,音途。詩云:誰 謂荼苦,其甘如薺是也。顏師古云:漢時荼陵始轉途 音為宅如切。或言六經無茶字,未深攷耳。

《集解》
编辑

《神農食經》曰:茶茗生益州及山陵道旁,凌冬不死,三 月三日采乾。蘇恭曰:茗生山南澤中山谷。《爾雅》云:檟, 苦茶。郭璞註云:樹小,似卮子,冬生葉,可煮作羹飲。蘇 頌曰:今閩、浙、蜀、江、湖、淮南山中皆有之,通謂之茶。春 中始生嫩葉,蒸焙去苦,水末之,乃可飲。與古所食殊 不同也。陸羽《茶經》云:茶者,南方嘉木。自一尺二尺至 數十尺,其巴川峽山,有兩人合抱者。伐而掇之,木如 瓜蘆,葉如卮子,花如白薔薇,實如栟櫚,蕊如丁香,根 如胡桃。其上者,生爛石。中者,生礫壤。下者,生黃土。藝 法如種瓜,三歲可采,陽岸陰林,紫者上,綠者次。筍者, 上,芽者次。葉卷者上,舒者次。在二月、三月、四月之間。 茶之筍者,生於爛石之間,長四五十,若蕨之始抽,凌 露采之。茶之芽者,發於叢薄之上,有三枝、四枝、五枝, 於枝顛采之。采得蒸焙封乾,有千類萬狀也。略而言 之,如胡人靴者蹙縮,然如犎牛,臆者廉沾然,出山者 輪囷然,拂水者涵澹然,皆茶之精好者也。如竹籜,如 霜荷,皆茶之瘠老者也。其別者,有石南芽,枸杞芽,枇 杷葉,皆治風疾。又有皂莢芽,槐芽,柳芽,乃上春摘其 芽,和茶作之。故今南人輸官茶,往往雜以眾葉,惟茅 蘆竹筍之類,不可入之,餘山中草木芽葉,皆可和合, 椿GJfont尤奇。真茶性冷,惟雅州蒙山出者溫,而祛疾。毛 文錫《茶譜》云:蒙山有五頂,上有茶園,其中頂曰上清 峰,昔有僧人病冷且久,遇一老父,謂曰:蒙之中頂茶, 當以春分之先後,多搆人力,俟雷發聲,併手采擇三 日而止。若獲一兩,以本處水煎服,即能祛宿疾。二兩, 當眼前無疾。三兩,能固肌骨。四兩,即為地仙矣。其僧 如說,獲一兩餘,服之未盡而疾瘳。其四頂茶園,采摘 不廢,惟中峰草木繁密,雲霧蔽虧,鷙獸時出,故人跡 不到矣。近歲稍貴,此品製作亦精於他處。陳承曰:近 世蔡襄述閩茶極備,惟建州北苑數處產者,性味與 諸方略不同。今亦獨名臘茶,上供御用,碾治作餅,日 曬得火愈良。其他者,或為芽,或為末收貯。若微見火 便硬,不可久收,色味俱敗。惟鼎州一種芽,茶性味略 類建茶。今汴中及河北京西等處,磨為末,亦冒蠟茶 者是也。寇宗奭曰:苦荼,即今茶也。陸羽有《茶經》,丁謂 有《北苑茶錄》,毛文錫有《茶譜》,蔡宗顏有《茶對》,皆甚詳。 然古人謂茶為雀舌、麥顆,言其至嫩也。又有新芽一 發,便長寸餘,其粗如針最為上品,其根幹水土力皆 有餘故也。雀舌、麥顆又在下品。前人未知爾。李時珍 曰:茶有野生,種生。種者用子,其子大如指頂而圓,黑 色,其仁入口初甘,後苦,最戟人喉,而閩人以榨油食 用。二月下種,一坎須百顆,乃生一株,蓋空殼者多故 也。畏水與日,最宜坡地蔭處,清明前采者上,穀雨前 者次之,此後皆老茗爾。采蒸揉焙修造,皆有法,詳見 《茶譜》。茶之稅,始於唐德宗,盛於宋元。及於明朝,乃與 西番互市易馬。夫茶,一木爾,下為民生日用之資,上 為朝廷賦稅之助,其利博哉。昔賢所稱,大約謂唐人 尚茶,茶品益眾,有雅州之蒙頂石花,露芽穀芽為第 一。建寧之北苑龍鳳團,為上供。蜀之茶,則有東川之 神泉獸目,硤州之碧澗明月,夔州之真香,GJfont州之火 井思安,黔陽之都濡,嘉定之峨眉,瀘州之納溪,玉壘 之沙坪。楚之茶,則有荊州之仙人掌,湖南之白露,長 沙之鐵色,蘄州蘄門之團面,壽州霍山之黃芽,廬州 之六安英山,武昌之山,岳州之巴陵,辰州之漵浦, 湖南之寶慶、茶陵。吳越之茶,則有湖州顧渚之紫筍, 福州方山之生芽,洪州之白露,雙井之白毛,廬山之 雲霧,常州之陽羨,池州之九華,丫山之陽坡,袁州之 界橋,睦州之鳩坑,宣州之陽坑,金華之舉岩,會稽之 日鑄,皆產茶有名者。其他猶多而猥雜更甚。按陶隱 居註苦茶云:酉陽、武昌、廬江、晉陵皆有好茗,飲之宜 人。凡所飲物,有茗及木葉、天門、冬苗GJfontGJfont葉,皆益人, 餘物並冷利。又巴東縣有真茶,火作卷結,為飲亦 令人不眠。俗中多煮檀葉,及大皂李葉,作茶飲,並冷 利。南方有瓜蘆木,亦似茗也。今人采儲櫟山礬南燭、 烏藥諸葉,皆可為飲,以亂茶云。

《葉》
编辑

《氣味》
编辑

苦,甘,微寒,無毒。

陳藏器曰:苦寒,久食令人瘦,去人脂,使人不睡。飲之 宜熱,冷則聚痰。

胡洽曰:與榧同食,令人身重。

李廷飛曰:大渴及酒後飲茶,水入腎經,令人腰腳膀 胱冷痛,兼患水腫攣痺諸疾。大扺飲茶宜熱,宜少,不 飲尤佳。空腹最忌之。

李時珍曰:服威靈仙、土茯苓者,忌飲茶。

《主治》
编辑

《神農食經》曰:GJfont瘡,利小便,去痰熱,止渴,令人少睡,有力悅志。

蘇恭曰:下氣消食,作飲,加茱GJfont、蔥、薑,良。 陳藏器曰:破熱氣,除瘴氣,利大小腸。

王好古曰:清頭目,治中風昏憒,多睡不醒。

陳承曰:治傷暑,合醋治泄痢,甚效。

吳瑞曰:炒煎飲,治熱毒赤白痢,同芎藭蔥白煎飲,止 頭痛。

李時珍曰:濃煎,吐風熱痰涎。

《發明》
编辑

王好古曰:茗茶氣寒,味苦,入手足厥陰經,治陰證。湯 藥內入此去格拒之寒,及治伏陽,大意相似。經云:苦 以泄之,其體下行,所以能清頭目。機曰:頭目不清,熱 熏上也。以苦泄其熱,則上清矣。且茶體輕浮,采摘之 時,芽蘗初萌,正得春升之氣。味雖苦,而氣則薄,乃陰 中之陽,可升可降,利頭目,蓋本諸此。汪穎曰:一人好 燒鵝炙GJfont,日常不缺,人咸防其生癰疽。後卒不病,訪 知其人每夜必啜涼茶一碗,乃知茶能解炙GJfont之毒 也。楊士瀛曰:薑茶治痢,薑助陽,茶助陰,並能消暑解 酒食毒。且一寒一熱,調平陰陽,不問赤白冷熱,用之 皆良。生薑細切,與真茶等分,新水濃煎服之。蘇東坡 以此治文潞公,有效。李時珍曰:茶苦而寒,陰中之陰, 沈也,降也,最能降火。火為百病,火降則上清矣。然火 有五,火有虛實,若少壯胃健之人,心肺脾胃之火多 盛,故與茶相宜溫飲,則火因寒氣而下降,熱飲則茶 借火氣而升散,又兼解酒食之毒,使人神思闓爽,不 昏不睡,此茶之功也。若虛寒及血弱之人,飲之既久, 則脾胃惡寒,元氣暗損,土不制水,精血潛虛,成痰飲, 成痞脹,成痿痺,成黃瘦,成嘔逆,成洞瀉,成腹痛,成疝 瘕,種種內傷,此茶之害也。民生日用,蹈其弊者,往往 皆是,而婦嫗受害更多。習俗移人,自不覺耳。況真茶 既少,雜茶更多,其為患也又可勝言哉。人有嗜茶成 癖者,時時咀啜不止,久而傷營傷精,血不華,色黃瘁, 痿弱抱病不悔,尤可嘆惋。晉干寶《搜神記》載:武官周 時,病後啜茗一斛二升,乃止。纔減升合,便為不足。有 客令更進五升,忽吐一物,狀如牛脾而有口,澆之以 茗,盡一斛二升。再澆五升,即溢出矣。人遂謂之斛茗 瘕。嗜茶者,觀此,可以戒矣。陶隱居《雜錄》言:丹丘子黃 山君,服茶輕身換骨。壺公《食忌》言:苦荼,久食羽化者, 皆方士謬言,誤世者也。按唐補闕毋炅《荼序》云:釋滯 消擁,一日之利暫佳。瘠氣侵精,終身之累斯大。獲益 則功歸茶力,貽患則不謂茶災。豈非福近易知,禍遠 難見乎。又宋學士蘇軾《茶說》云:除煩去膩,世故不可 無茶。然暗中損人不少,空心飲茶,入鹽,直入腎經,且 冷脾胃,乃引賊入室也。惟飲食後濃茶漱口,既去煩 膩,而脾胃不知,且苦能堅齒,消蠹,深得飲茶之妙。古 人呼茗為酪奴,亦賤之也。時珍早年氣盛,每飲新茗, 必至數碗,輕汗發而肌骨清,頗覺痛快。中年胃氣稍 損,飲之即覺為害,不痞悶嘔惡,即腹冷洞泄,故備述 諸說,以警同好焉。又濃茶能令人吐,乃酸苦涌泄為 陰之義,非其性能升也。

《附方》
编辑

氣虛頭痛,用上春茶末,調成膏,置瓦盞內,覆轉以巴 豆四十粒,作二次燒,煙熏之,曬乾,乳細,每服一字。別 入好茶末,食後煎服,立效。醫方大成

熱毒下痢,孟詵曰:赤白下痢,以好茶一斤,炙擣末,濃 煎一二盞,服。久患痢者,亦宜服之。 直指:用蠟茶,赤 痢以蜜水煎服,白痢以連皮自然薑汁,同水煎服。二 三服即愈。 經驗良方:用蠟茶二錢,湯點七分,入麻 油一蜆,殼和服,須臾腹痛,大下即止。一少年用之,有 效。 一方:蠟茶末以白梅肉和丸,赤痢甘草湯下,白 痢烏梅湯下,各百丸。 一方:建茶合醋煎熱服,即止 大便下血,榮衛氣虛,或受風邪,或食生冷,或啖炙GJfont, 或飲食過度,積熱腸間,使脾胃受傷,糟粕不聚,大便 下,利清血,臍腹作痛,裡急後重,及酒毒一切下血,並 皆治之。用細茶半斤,碾末,用百藥煎五箇,燒存性,每 服二錢,米飲下,日二服。普濟方

產後祕塞,以蔥涎調蠟茶末丸百丸,茶服,自通。不可 用大黃利藥,利者百無一生。郭稽中婦人方

久年心痛,十年五年者,煎湖茶以頭醋和勻,服之,良。 兵部手集

腰痛難轉,煎茶五合,投醋二合,頓服。孟詵食療 嗜茶成癖:一人病此,一方士,令以新鞋盛茶,令滿,任 意食盡,再盛一鞋,如此三度,自不喫也。男用女鞋,女 用男鞋,用之果愈也。集簡方

解諸中毒:芽茶、白礬等分,碾末,冷水調下。簡便方 痘瘡作癢:房中宜燒茶煙恆薰之。

陰囊生瘡:用蠟面茶為末,先以甘草湯洗後,貼之,妙。 經驗方

腳椏濕爛:茶葉嚼爛傅之,有效。攝生方

GJfont尿瘡:初如糝粟,漸大如豆,更大如火烙漿炰,疼 痛至甚者,速以草茶并蠟茶,俱可,以生油調傅,藥至痛乃止。勝金方

風痰顛疾:茶芽、卮子各一兩,煎濃汁一碗,服。良久,探 吐。摘元方

霍亂煩悶:茶末一錢,煎水,調乾薑末一錢,服之,即安。 聖濟總錄

月水不通:茶清一瓶,入沙糖少許,露一夜服。雖三箇 月胎,亦通,不可輕視。鮑氏方

痰喘咳嗽,不能睡臥:好末茶一兩,白僵蠶一兩,為末, 放GJfont內,蓋定,傾沸湯一小盞,臨臥再添湯,點服。瑞竹堂方

《茶子》
编辑

《氣味》
编辑

苦寒,有毒。

《主治》
编辑

李時珍曰:喘急欬嗽,去痰垢,擣仁,洗衣除油膩。

《附方》
编辑

上氣喘急時,有欬嗽:茶子百合等分為末,蜜丸梧子 大,每服七丸,新汲水下。聖惠方

喘嗽齁:不拘大人小兒,用糯米泔少許,磨茶子,滴 入鼻中,令吸入口,服之。口咬竹筒,少頃,涎出如線,不 過二三次,絕根。屢驗。經驗良方

頭腦鳴響,狀如蟲蛀,名大白蟻:以茶子為末,吹入鼻 中,取效。楊拱醫方摘要

《遵生八牋》
编辑

《論茶品》
编辑

茶之產於天下,多矣。若劍南有蒙頂石花,湖州有顧 渚紫筍,峽州有碧澗明月,邛州有火井思安,渠江有 薄片,巴東有真香,福州有柏巖,洪州有白露,常之陽 羨,婺之舉巖,丫山之陽坡,龍安之騎火,黔陽之都濡 高株,瀘川之納溪,梅嶺之數者,其名皆著,品第之,則 石花最上,紫筍次之,又次則碧澗明月之類是也。惜 皆不可致耳。若近時虎丘山茶,亦可稱奇,惜不多得。 若天池茶,在穀雨前收細芽,炒得法者,青翠芳馨,嗅 亦消渴。若真GJfont茶,其價甚重,兩倍天池。惜乎難得,須 用自己令人採收,方妙。又如浙之六安,茶品亦精,但 不善炒,不能發香而味苦。茶之本性實佳。如杭之龍 泓即龍井也茶,真者,天池不能及也。山中僅有一二家,炒 法甚精。近有山僧焙者,亦妙。但出龍井者方妙,而龍 井之山,不過十數畝,外此有茶似,皆不及。附近假充, 猶之可也。至於北山西溪,俱充龍井,即杭人識龍井 茶味者,亦少,以亂真多耳。意者,天開龍井,美泉山靈, 特生佳茗以副之耳。不得其遠者,當以天池龍井為 最。外此天竺靈隱為龍井之次,臨安於潛生於天目 山者,與舒州同亦次品也。茶自浙以北皆較勝,惟閩 廣以南,不惟水不可輕飲,而茶亦宜慎。昔鴻漸未詳 嶺南諸茶,乃云嶺南茶味極佳。孰知嶺南之地多瘴 癘之氣,染著草木,北人食之,多致成疾。故當慎之。要 當採時,待其日出,山霽霧障山嵐收淨,採之可也。茶 團茶片,皆出碾磑,大失真味。茶以日曬者佳,甚青翠 香潔,更勝火炒多矣。

《採茶》
编辑

團黃有一旗一鎗之號,言一葉一芽也。凡早取為茶, 晚取為荈。穀雨前後收者為佳,粗細皆可用。惟在採 摘之時,天色晴明,炒焙適中,盛貯如法。

《藏茶》
编辑

茶宜蒻葉而畏香藥,喜溫燥而忌冷濕。故收藏之家, 以蒻葉封裹入焙中,兩三日一次用火,當如人體溫。 溫則去濕潤,若火多,則茶焦不可食矣。

又云:以中GJfont盛茶,十斤一瓶,每年燒稻草灰入大桶, 茶瓶座桶中,以灰四面填桶,瓶上覆灰築實。每用,撥 灰開瓶,取茶些少,仍復覆灰,再無蒸壞。次年換灰為 之。

又云:空樓中懸架,將茶瓶口朝下放,不蒸。原蒸自天 而下,故宜倒放。

若上二種芽茶,除以清泉烹外,花香雜果,俱不容入。 人有好以花拌茶者,此用平等細茶拌之,庶茶味不 減,花香盈頰,終不脫俗。如橙茶,蓮花茶,於日未出時, 將半含蓮花撥開,放細茶一撮,納滿蕊中,以麻皮略 縶,令其經宿。次早,摘花,傾出茶葉,用建紙包茶,焙乾。 再如前法,又將茶葉入別蕊中,如此者數次,取其焙 乾收用,不勝香美。

木樨、茉莉、玟瑰、薔薇、蘭蕙、橘花、梔子、木香、梅花,皆可 作茶。諸花開時,摘其半含半放蕊之香氣全者,量其 茶葉多少,摘花為拌。花多則太香而脫茶韻,花少則 不香而不盡美。三停茶葉,一停花,始稱。假如木樨花, 須去其枝蔕,及塵垢蟲蟻,用磁罐,一層花,一層茶,投 間至滿,紙箬縶固,入鍋重湯煮之。取出,待冷,用紙封 裹,置火上焙乾,收用。諸花倣此。

《煎茶四要》
编辑

《一擇水》
编辑

凡水泉,不甘能損茶味,故古人擇水最為切要。山水 上,江水次,井水下。山水乳泉漫流者為上,瀑湧湍激勿食,食久令人有頸疾。江水取去人遠者,井水取汲 多者。如蟹黃混濁鹹苦者,皆勿用。若杭湖心水,吳山 第一泉,郭璞井,虎跑泉,龍井,葛仙翁井,俱佳。

《二洗茶》
编辑

凡烹茶,先以熱湯洗茶葉,去其塵垢,冷氣烹之,則美。

《三候湯》
编辑

凡茶,須緩火炙,活火煎。活火,謂炭火之有焰者。當使 湯無妄沸,庶可養茶。始則魚目散布,微微有聲。中則 四邊泉湧,纍纍連珠。終則騰波鼓浪,水氣全消。謂之 老湯。三沸之法,非活火不能成也。最忌柴葉煙熏煎 茶。為此,《清異錄》云:五賊六魔湯也。

凡茶少湯多,則雲腳散。湯少茶多,則乳面聚。

《四擇品》
编辑

凡瓶要小者,易候湯,又點茶注湯相應。若瓶大,啜存 停久,味過則不佳矣。茶銚、茶瓶,磁砂為上,銅錫次之。 磁壺注茶,砂銚煮水為上。《清異錄》云:富貴湯,當以銀 銚煮湯,佳甚。銅銚煮水,錫壺注茶次之。

茶盞,惟宣窯壇盞為最,質厚白瑩,樣式古雅,有等宣 窯印花白甌式樣得中,而瑩然如玉,次則喜窯心內 茶字小琖為美。欲試茶色黃白,豈容青花亂之。注酒 亦然。惟純白色器皿,為最上乘品,餘皆不及。

《試茶三要》
编辑

《一滌器》
编辑

茶瓶、茶盞、茶匙,生鉎音星致損茶味,必須先時洗潔,則 美。

《二熁盞》
编辑

凡點茶,先須熁盞令熱,則茶面聚乳,冷則茶色不浮。

《三擇果》
编辑

茶有真香,有佳味,有正色。烹點之際,不宜以珍果香 草雜之。奪其香者,松子、柑橙、蓮心、木瓜、梅花、茉莉、薔 薇、木樨之類是也。奪其味者,牛乳、番桃、荔枝、圓眼、枇 杷之類是也。奪其色者,柿餅、膠棗、火桃、楊梅、橙橘之 類是也。凡飲佳茶,去果,方覺清絕。雜之則無辨矣。若 欲用之,所宜核桃、榛子、瓜仁、杏仁、欖仁、栗子、雞頭、銀 杏之類,或可用也。

《茶效》
编辑

人飲真茶,能止渴消食,除痰少睡,利水道,明目益思, 出《本草拾遺》除煩去膩。人固不可一日無茶。然或有忌而 不飲,每食已,輒以濃茶漱口,煩膩既去,而脾胃不損, 凡肉之在齒間者,得茶漱滌之,乃盡消縮,不覺脫去, 不煩刺挑也。而齒性便苦,緣此漸堅密,蠹毒自已矣。 然率用中茶。

茶具十六器,收貯於器局,供役苦節君者,故立名管之。蓋欲歸統於一,以其素有貞心雅操,而自能守之也。

商象 古石鼎也,用以煎茶。

歸潔 竹筅GJfont也,用以滌壺。 分盈 杓也,用以量水斤兩。

遞火 銅火斗也,用以搬火。

降紅 銅火著也,用以簇火。

執權 準茶秤也,每杓水二斤,用茶一兩。

團風 素竹扇也,用以發火。

漉塵 茶洗也,用以洗茶。

靜沸 竹架,即《茶經》支腹也。

注春 磁瓦壺也,用以注茶。

運鋒 劖果刀也,用以切果。

甘鈍 木碪墩也。

啜香 磁瓦甌也,用以啜茶。

撩雲 竹茶匙也,用以取果。

納敬 竹茶橐也,用以放盞。

受污 拭抹布也,用以潔甌。

《總貯茶器七具》
编辑

苦節君 煮茶竹爐也,用以煎茶。更有行者收藏。 建城 以篛為籠,封茶,以貯高閣。

雲屯 磁瓶用以杓泉,以供煮也。

烏府 以竹為籃,用以盛炭,為煎茶之資。

水曹 即磁矼瓦缶,用以貯泉,以供火鼎。

器局 竹編為方箱,用以收茶具者。

外有品司 竹編圓橦提合,用以收貯各品茶葉,以 待烹品者也。

《論泉水》
编辑

田子藝曰:山下出泉,為蒙GJfont也。物GJfont則天全,水GJfont則 味全。故鴻漸曰:山水上。其曰乳泉、石池,慢流者,蒙之 謂也。其曰瀑湧湍激者,則非蒙矣。宜戒人勿食。 混混不舍,皆有神以主之。故天神引出萬物,而《漢書》 三神,山嶽,其一也。

源泉必重,而泉之佳者尢重。餘杭徐隱翁,嘗為余言, 以鳳凰山泉較阿姥墩百花泉,便不及五泉。可見仙 源之勝矣。

山厚者泉厚,山奇者泉奇,山清者泉清,山幽者泉幽, 皆佳品也。不厚則薄,不奇則蠢,不清則濁,不幽則喧,必無佳泉。

山不停處,水必不停。若停,即無源者矣。旱必易涸。

《石流》
编辑

石山,骨也。流水,行也。山宣氣以產萬物,氣宣則脈長, 故曰山水上。《博物志》曰:石者,金之根。甲石流精,以生 水。又曰:山泉者,引地氣也。

泉非石出者,必不佳。故《楚詞》云:飲石泉兮蔭松柏。皇 甫曾送陸羽詩:幽期山寺遠,野汲石泉清。梅堯臣碧 霄峰茗詩:烹處石泉嘉。又云:小石冷泉留早味,誠可 為賞鑑者矣。

泉往往有伏流沙土中者,挹之不竭,即可食。不然,則 滲瀦之潦耳。雖清,勿食。

流遠則味淡,須深潭停畜,以復其味,乃可食。

泉不流者,食之有害。《博物志》曰:山居之民,多癭腫疾, 由於飲泉之不流者。

泉湧出曰濆,在在所稱。珍珠泉者,皆氣盛而脈湧耳。 切不可食,取以釀酒,或有力。

泉縣出曰沃暴,溜曰瀑,皆不可食。而廬山水簾,洪州 天台瀑布,皆入水品,與陸經背矣。故張曲江廬山瀑 布詩:吾聞山下蒙,今乃林巒表。物性有詭激,坤元曷 紛矯。默然置此去,變化誰能了。則識者固不食也。然 瀑布,實山居之珠箔錦幕也。以供耳目,誰曰不宜。

《清寒》
编辑

清,朗也,靜也,澂水之貌。寒,冽也,凍也,覆水之貌。泉不 難於清,而難於寒。其瀨峻流駛而清,岩奧陰積而寒 者,亦非佳品。

石少土多,沙膩泥凝者,必不清寒。

蒙之象曰果行,井之象曰寒泉。不果則氣滯而光,不 澄寒則性燥,而味必嗇。

冰,堅水也。窮谷,陰氣所聚,不洩則結而為伏陰也。在 地英明者,惟水而冰,則精而且冷,是固清寒之極也。 謝康樂詩:鑿冰煮朝飧。《拾遺記》:蓬萊山冰水,飲者千 歲。

下有石硫黃者,發為溫泉,在在有之。又有共出一壑, 半溫半冷者,亦在在有之。皆非食品。特新安黃山朱 砂湯泉,可食。《圖經》云:黃山,舊名黟山,東峰下有朱砂 湯泉,可點茗。春色微紅,此則自然之丹液也。《拾遺記》: 蓬萊山沸水,飲者千歲。此又仙飲。

有黃金處,水必清。有明珠處,水必媚。有子鮒處,水必 腥腐。有蛟龍處,水必洞黑,媺惡,不可不辨也。

《甘香》
编辑

甘,美也。香,芳也。《尚書》:稼穡作甘黍,甘為香。黍惟甘香, 故能養人。泉惟甘香,故亦能養人。然甘易而香難,未 有香而不甘者也。

味美者曰甘泉,氣芳者曰香泉,所在間有之。泉上有 惡水,則葉滋根潤,皆能損其甘香。甚者能釀毒液,尤 宜去之。

甜水,以甘稱也。《拾遺記》:員嶠山北,甜水遶之,味甜如 蜜。《十洲記》:元洲元澗水,如蜜漿,飲之與天地相畢。又 曰:生洲之水,味如飴酪。

水中有丹者,不唯其味異常,而能延年卻疾,須名山 大川諸仙翁修煉之所,有之。葛元少時為臨沅令,此 縣廖氏家世壽,疑其井水殊赤。乃試掘井左右,得古 人埋丹砂數十斛。西湖葛井,乃稚川煉丹所在。馬家 園後淘井,出石甕,中有丹數枚。如芡實,啖之無味,棄 之有施。漁翁者拾一粒食之,壽一百六歲。此丹水尢 不易得,凡不淨之器,切不可汲。

煮茶得宜,而飲非其人,猶汲乳泉以灌蒿萊,罪莫大 焉。飲之者,一吸而盡,不暇辨味,俗莫甚焉。

《靈水》
编辑

靈,神也。天一生水而精明不淆,故上天自降之澤,實 靈水也。古稀上池之水者,非歟。要之皆仙飲也。

大甕收藏黃梅雨水、雪水,下放鵝子石十數塊,經年不壞。用栗炭三四寸許,燒紅,投淬水中,不生跳蟲。

靈者,陽氣勝而所散也。色濃為甘,露凝如脂,美如飴, 一名膏露,一名天酒是也。

雪者,天地之積寒也。汜勝書雪為五穀之精。《拾遺記》: 穆王東至大之谷,西王母來進GJfont州甜雪,是靈雪 也。陶穀取雪水烹團茶,而丁謂煎茶詩:痛惜藏書篋, 堅留待雪天。李虛己建茶呈學士詩:試將梁苑雪,煎 動建溪春。是雪尢宜茶飲也。處士列諸末品,何耶。意 者以其味之燥乎。若言太冷,則不然矣。

雨者,陰陽之和,天地之施,水從雲下,輔時生養者也。 和風順雨,明雲甘雨。《拾遺記》:香雲遍潤,則成香雨。皆 靈雨也。固可食。若夫龍所行者,暴而霪者,旱而凍者, 腥而墨者,及簷溜者,皆不可食。潮汐近地,必無佳泉, 蓋斥鹵誘之也。天下潮汐,惟武林最盛,故無佳泉。西 湖山中則有之。

揚子,固江也,其南泠則夾石渟淵,特入首品。余嘗試 之,誠與山東無異。若吳淞江,則水之最下者也。亦復入品,甚不可解。

《井水》
编辑

井,清也,泉之清潔者也。通也,物所通用者也。法也,節 也,法制居人,令節飲食無窮竭也。其清出於陰,其通 入於淆,其法節由於得己,脈暗而味滯。故鴻漸曰:井 水下。其曰井取汲多者,蓋汲多則氣通而流活耳。終 非佳品。養水取白石子入甕中,雖養其味,亦可澄水 不淆。

高子曰:井水美者,天下知鍾泠泉矣。然而焦山一泉, 余曾味過數四,不減鍾泠惠山之水,味淡而清,允為 上品。吾杭之水,山泉以虎跑為最,老龍井、真珠寺二 泉亦甘。北山葛仙翁井水,食之味厚。城中之水,以吳 山第一泉首稱。予品不及施公井、郭婆井二水清冽 可茶。若湖南近二橋中水,清晨取之,烹茶妙甚,無伺 他求。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