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經濟彙編/食貨典/第290卷

經濟彙編 食貨典 第二百八十九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經濟彙編 第二百九十卷
經濟彙編 食貨典 第二百九十一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經濟彙編食貨典

 第二百九十卷目錄

 茶部彙考七

  宋無名氏北苑別錄序 御園 開焙 采茶 揀茶 蒸茶 榨茶

  研茶 造茶 過黃 細色第一綱龍焙貢新 細色第二綱龍焙試新 細色第三綱龍團

  勝雪 白茶 御苑玉芽 萬壽龍芽 上林第一 乙夜清供 承平雅玩 龍鳳英華

  玉除清賞 啟沃承恩 雪英 雲葉 蜀葵 金錢 寸金 細色第四綱龍團勝雪 無

  比壽芽 萬春銀葉 宜年寶玉 玉清慶雲 無疆壽龍 玉葉長春 瑞雲翔龍 長壽

  玉圭 興國巖銙 香口焙銙 上品揀芽 新收揀芽 細色第五綱太平嘉瑞 龍苑報

  春 南山應瑞 興國巖揀茶 興國巖小龍 興國巖小鳳 先春雨色 太平嘉瑞 長

  壽玉圭 續入額四色御苑玉芽 萬壽龍芽 無比壽芽 瑞雲翔龍 麤色第一綱正貢

   增添 麤色第二綱正貢 增添 麤色第三綱正貢 增添 麤色第四綱正貢 麤色

  第五綱正貢 麤色第六綱正貢 麤色第七綱正貢 細色五綱 麤色七綱 開畬 外

  焙

  明陸樹聲茶寮記總敘 雲腳乳面 茗戰 茶名 候湯三沸 祕水

  火前茶 五花茶 文火長泉 報春鳥 酪蒼頭 漚花 換骨輕身 花乳 瑞草魁

  白泥赤印 茗粥

  顧元慶茶譜序 茶略 茶品 藝茶 採茶 藏茶 製茶諸法 煎茶四要

  一擇水 二洗茶 三候湯 四擇品 茶三要一滌器 二熁盞 三擇果 茶效

  馮時可茶錄總敘

  熊明遇羅𡵚茶記七則

  泉南雜志清源山茶英山茶

  許次忬茶疏產茶 採摘 炒茶 𡵚中製法 收藏 置頓 取用 包裹

  日用頓置

  聞龍茶箋製法

  羅廩茶解十二則

食貨典第二百九十卷

茶部彙考七编辑

《宋無名氏北苑別錄》
编辑

《序》
编辑

建安之東三十里,有山曰鳳凰,其下直北苑,旁聯諸 焙,厥土赤壤,厥茶惟上上。太平興國中,初為御焙,歲 模龍鳳,以羞貢篚,蓋表珍異。慶曆中,漕臺益重其事, 品數日增,制度日精。厥今茶自北苑上者,獨冠天下, 非人間所可得也。方其春蟲震蟄,群夫雷動,一時之 盛,誠為大觀。故《建人》謂「至建安而不詣北苑,與不至」 者同,僕同攝事,遂得研究其始末,姑摭其大概,修為 十餘類,目曰《北苑別錄》云。

《御園》
编辑

九窠十二隴: 麥窠    壤園

「龍游窠。」   《小苦竹》。   《苦竹裡》。

《雞數窠》,   苦竹    苦竹源。

《鼯鼠窠》,   《教練隴》。   《鳳凰山》。

大小焊   橫,坑    猿游隴。

張坑    《帶園    焙東》。

《中曆》:    東際、    西際。

官平    石碎窠,   上下官坑。

《虎膝窠》   《樓隴    蕉窠》

新園    天樓基   院坑。

曾坑    黃際    馬安山。

《林園    和尚》:《園   黃淡窠》。

吳彥山   《羅漢山   水》。《桑窠》

銅場    師如園   《靈滋》。

苑馬園   高畬    《大窠頭》。

《小山》。

右四十六所,廣袤三十餘里,自官平而上為內園,官坑而下為外園。方春靈芽萌拆,先民焙十餘日,如九窠十二隴,龍游窠小苦竹張坑西際,又為禁園之先也。

《開焙》
编辑

《驚蟄節》,萬物始萌,每歲常以前三日開焙,遇閏則後 之,以其氣候少遲故也。

《采茶》
编辑

采茶之法,須是清晨,不可見日。晨則夜露未晞,茶芽 斯潤。見日則為陽氣所薄,使芽之膏腴內耗,至受水 而不鮮明。故每日常以五更檛鼓,集群夫於鳳凰山。 山有打鼓亭「監采官人給一牌入山,至辰刻則復鳴鑼以 聚之,恐其踰時,貪多務得也。」大抵采茶亦須習熟,募 夫之際,必擇土著及諳曉之人,非特識茶發早晚所 在,而於采摘亦知其指要。蓋以指而不以甲,則多溫 而易損;以甲而不以指,則速斷而不柔。從舊說也故《采夫》 欲其習熟,政為是耳。采夫日役二百二十二人

《揀茶》
编辑

茶有小芽,有中芽,有紫芽,有白合、有烏蔕,不可不辨。 小芽者,其小如鷹爪。初造龍團,勝雪白茶。以其芽先 次蒸熟,置之水盆中,剔取其精英,僅如針小,謂之水 芽,是小芽中之最精者也。中芽,古謂之「一鎗二旗」是 也。紫芽,葉之紫者也;白合乃小芽,有兩葉抱而生者 是也。烏蔕,茶之蔕頭是也。凡茶以水芽為上,小芽次 之,中芽又次之,紫芽、白合、烏蔕皆在所不取。使其擇焉而精,則茶之色味無不佳。萬一雜之以所不取,則 首面不均,色濁而味重也。

《蒸茶》
编辑

「茶芽再四洗滌,取令潔淨,然後入甑,俟湯沸蒸之。」然 蒸有過熟之患,有不熟之患。過熟則色黃而味淡,不 熟則色青易沈,而有草木之氣。唯在得中為當。

《榨茶》
编辑

《茶既熟》,謂茶黃,須淋洗數過。欲其冷也方入小榨,以去其 水,又入大榨,出其膏。水芽則以高榨壓之以其芽嫩故也先是包以布 帛,束以竹皮,然後入大榨壓之。至中夜取出揉勻,復 如前入榨,謂之「翻榨。」徹曉奮擊,必至於乾淨而後已。 蓋建茶之味遠而力厚,非江茶之比。江茶畏沈其膏, 建茶唯恐其膏之不盡,膏不盡則色味重濁矣。

《研茶》
编辑

研茶之具,以柯為杵,以瓦為盆,分團酌水,亦皆有數, 上而勝。雪白茶以十六水,下而揀芽之水六,小龍鳳 四,大龍鳳二,其餘皆一十二焉。自十二水而上曰研 一團,自六水而下曰研三團,至七團。每水研之,必至 於水乾茶熟而後已。水不乾則茶不熟,茶不熟則首 面不勻,煎試易沈,故研夫尤貴於彊有力者也。嘗謂 「天下之理,未有不須而成者,有北苑之芽,而後有龍 井之水。龍井之水,清而且甘,晝夜酌之而不竭,凡茶 自北苑上者皆資焉,亦猶錦之於蜀江,膠之於阿井, 詎不信然。」

《造茶》
编辑

造茶舊分四局,匠者起好勝之心,彼此相誇,不能無 弊,遂併而為二焉。故茶堂有「東局」、「西局」之名,茶銙有 「東作」、「西作」之號。凡茶之初出,研盆盪之欲其勻,操之 欲其膩,然後入園製銙,隨笪過黃有方。故銙有花,銙 有大龍,有小龍,品色不同,其名亦異,隨綱繫之於貢 茶云。

《過黃》
编辑

「茶之過黃,初入烈火焙之,次過沸湯爁之,凡如是者 三,而後宿一火,至翌日遂過煙焙之。火不欲烈,烈則 面炮而色黑;又不欲煙,煙則香盡而味焦,但取其溫 溫而已。」凡火之數多寡,皆視其銙之厚薄。銙之厚者, 有十火,至於十五火;銙之薄者,八火,至於六火。火數 既足,然後過湯上出色。出色之後,置之密室,急以扇 扇之。則色澤自然光瑩矣。

綱次:

《細色第一綱》
编辑

《龍焙貢新》
编辑

水芽 十二水, 十宿火, 正貢三十銙, 創添二 十銙。

《細色第二綱》
编辑

《龍焙試新》
编辑

水芽 十二水, 十宿火, 正貢一百銙, 創添五 十銙。

《細色第三綱》
编辑

《龍團勝雪》
编辑

水芽 十六水, 十二宿火, 正貢三十銙, 續添 二十銙, 創添二十銙。

《白茶》
编辑

水芽 十六水, 七宿火, 正貢三十銙, 續添五 十銙, 創添八十銙。

《御苑玉芽》
编辑

小芽 十二水, 八宿火, 正貢一百片。

《萬壽龍芽》
编辑

小芽 十二水, 八宿火, 正貢一百片。

《上林第一》
编辑

小芽 十二水, 十宿火, 正貢一百銙。

《乙夜清供》
编辑

小芽 十二水, 十宿火, 正貢一百銙。

《承平雅玩》
编辑

小芽 十二水, 十宿火, 正貢一百銙。

《龍鳳英華》
编辑

小芽 十二水, 十宿火, 正貢一百銙。

《玉除清賞》
编辑

小芽 十二水, 十宿火, 正貢一百銙。

《啟沃承恩》
编辑

小芽 十二水, 十宿火, 正貢一百銙。

《雪英》
编辑

小芽 十二水, 七宿火, 正貢一百片。

《雲葉》
编辑

小芽 十二水, 七宿火, 正貢一百片。

《蜀葵》
编辑

小芽 十二水, 七宿火, 正貢一百片。

《金錢》
编辑

小芽 十二水, 七宿火, 正貢一百片。

《寸金》
编辑

小芽 十二水, 九宿火, 正貢一百銙

《細色第四綱》
编辑

《龍團勝雪》
编辑

水芽 十六水, 十二宿火, 正貢一百五十銙。

《無比壽芽》
编辑

小芽 十二水, 十五宿火, 正貢五十銙, 創添 五十銙。

《萬春銀葉》
编辑

小芽 十二水, 十宿火, 正貢四十片, 創添六 十片。

《宜年寶玉》
编辑

小芽 十二水, 十宿火, 正貢四十片, 創添六 十片。

《玉清慶雲》
编辑

小芽 十二水, 十五宿火, 正貢四十片, 創添 六十片。

《無疆壽龍》
编辑

小芽 十二水, 十五宿火, 正貢四十片, 創添 六十片。

《玉葉長春》
编辑

小芽 十二水, 七宿火, 正貢一百片。

《瑞雲翔龍》
编辑

小芽 十二水, 九宿火, 正貢一百八片。

《長壽玉圭》
编辑

小芽 十二水, 九宿火, 正貢二百片。

《興國巖銙》
编辑

中芽 十二水, 十宿火, 正貢一百七十銙。

《香口焙銙》
编辑

中芽 十二水, 十宿火, 正貢五十銙。

《上品揀芽》
编辑

小芽 十二水, 十宿火, 正貢一百片。

《新收揀芽》
编辑

中芽 十二水, 十宿火, 正貢六百片。

《細色第五綱》
编辑

《太平嘉瑞》
编辑

小芽 十二水, 九宿火, 正貢三百片。

《龍苑報春》
编辑

小芽 十二水, 九宿火, 正貢六十片, 創添六 十片。

《南山應瑞》
编辑

小芽 十二水, 十五宿火, 正貢六十銙, 創添 六十銙。

《興國巖揀茶》
编辑

中芽 十二水, 十宿火, 正貢五百十片。

《興國巖小龍》
编辑

「中芽」 十二水, 十五宿火, 正貢七百五片。

《興國巖小鳳》
编辑

中芽 十二水 十五宿火, 正貢五十片。

《先春雨色》
编辑

《太平嘉瑞》
编辑

已見前 「《正貢》二百片。」

《長壽玉圭》
编辑

已見前 「《正貢》一百片。」

《續入額四色》
编辑

《御苑玉芽》
编辑

已見前 「《正貢》一百片。」

《萬壽龍芽》
编辑

已見前 「《正貢》一百片。」

《無比壽芽》
编辑

已見前 「《正貢》一百片。」

《瑞雲翔龍》
编辑

已見前 「《正貢》一百片。」

《麤色第一綱》
编辑

《正貢》
编辑

不入腦子上品揀芽小龍一千二百片。 六水 十 宿火。

入腦子小龍七百片。 四水 十五宿火。

《增添》
编辑

不入腦子上品揀芽小龍一千二百片。

《入腦子》小龍七百片。

建寧府、附發《小龍茶》八百四十片

《麤色第二綱》
编辑

《正貢》
编辑

不入腦子上品揀芽小龍六百四十片。

《入腦子》小龍六百七十二片。

「入腦子小鳳一千三百四十片」, 四水 十五宿火。 入腦子大龍七百二十片, 二水 十五宿火。 入腦子大鳳七百二十片, 二水 十五宿火。

《增添》
编辑

不入腦子上品揀芽小龍一千二百片。

《入腦子》小龍七百片。

建寧府、附發「《小鳳》茶」一千三百片

《麤色第三綱》
编辑

《正貢》
编辑

不入腦子上品揀芽小龍六百四十片。

《入腦子》小龍六百四十片。

「《入腦子》《小鳳》」六百七十二片。

《入腦子》大龍,一千八百片。

《入腦子》大鳳,一千八百片,

《增添》
编辑

不入腦子上品揀芽小龍一千二百片。

《入腦子》小龍七百片。

建寧府附發大龍茶四百片。大鳳茶四百片

《麤色第四綱》
编辑

《正貢》
编辑

不入腦子上品揀芽小龍六百片。

「《入腦子》小龍」三百三十六片。

「《入腦子》《小鳳》」三百三十六片。

《入腦子》大龍一千二百四十片。

「《入腦子》《大鳳》」一千二百四十片。

建寧府附發大龍茶四百片。大鳳茶四十片

《麤色第五綱》
编辑

《正貢》
编辑

《入腦子》大龍一千三百六十八片。

「《入腦子》《大鳳》」一千三百六十八片。

京鋌、改造大龍一千六百片

建寧府附發大龍茶八百片。大鳳茶八百片

《麤色第六綱》
编辑

《正貢》
编辑

《入腦子》大龍一千三百六十片。

「《入腦子》《大鳳》」一千三百六十片。

京鋌、改造大龍一千六百片

建寧府附發大龍茶八百片。大鳳茶八百片

京鋌、改造大龍一千二百片

《麤色第七綱》
编辑

《正貢》
编辑

《入腦子》大龍一千二百四十片。

「《入腦子》《大鳳》」一千二百四十片。

京鋌改造大龍二千三百二十片

建寧府、附發大龍茶二百四十片。《大鳳》茶二百四十 片

《京鋌》改造大龍四百八十片

《細色五綱》
编辑

貢新為最上,後開焙十日,入貢龍團為最精,而建人 有「直四萬錢」之語。夫茶之入貢,圈以箬葉,內以黃斗, 盛以花箱,護以重篚,花箱內外又有黃羅羃之,可謂 十襲之珍矣。

《麤色七綱》
编辑

揀芽以四十餅為角,小龍鳳以二十餅為角,大龍鳳 以八餅為角,圈以箬葉,束以紅縷,包以紅紙,緘以蒨 綾。惟揀芽俱以黃焉。

《開畬》
编辑

草木至夜益盛,故欲尊生長之氣,以滲雨露之澤。每 歲六月興工,虛其本,培其末,滋蔓之草,遏鬱之木,悉 用除之,政所以導生長之氣,而滲雨露之澤也。此之 謂開畬,惟桐木則留焉。桐木之性,與茶相宜,而又茶 至冬則畏寒,桐木望秋而先落,茶至夏而畏日,桐木 至春而漸茂,理亦然也。

《外焙》
编辑

石門 乳。《吉 香口》。

右三焙,常後北苑五七日興工,每日採茶蒸榨,以其黃悉送北苑併造。

《明陸樹聲茶寮記》
编辑

《總敘》
编辑

園居,敞小寮於嘯軒埤垣之西。中設茶竈,凡瓢汲、罌 注、濯沸之具咸庀,擇一人稍通茗事者主之,一人佐 炊汲。客至,則茶煙隱隱起竹外。其禪客過從余者,每 與余相對結跏趺坐,啜茗汁,舉無生話。終南僧明亮 者,近從天池來餉余。天池苦茶,授余烹點法甚細。余 嘗受其法於陽羨士人,大率先火候,其次候湯,所謂 「蟹眼魚目參」,沸沫浮沈,以驗生熟者,法皆同。而僧所 烹點味絕清,乳面不黟,是具入清淨味中三昧者。要 之,此一味非眠雲跂石人,未易領略。余方遠俗,雅意 禪棲,安知不因是遂悟入趙州耶?時杪秋既望,適園 無諍居士與五臺僧演鎮、終南僧明亮,同試天池茶 於茶寮中。

《雲腳乳面》
编辑

凡茶少湯多則「雲腳散」,湯少茶多則乳面浮。

《茗戰》
编辑

建人謂鬥茶為「茗戰。」

《茶名》
编辑

一曰茶,二曰檟,三曰蔎,四曰茗,五曰荈。《揚雄注》云:「蜀 西南謂茶曰蔎。」郭璞云:「早取為茶,晚為茗,又為荈

《候湯三沸》
编辑

《茶經》:「凡候湯有三沸,如魚眼微有聲,為一沸;四向如 湧泉連珠,為二沸;騰波鼓浪,為三沸,則湯老。」

《祕水》
编辑

唐祕書省中水最佳,故名「祕水。」

《火前茶》
编辑

蜀雅州蒙山頂上火前茶最好。謂禁火以前採者,後 者謂之「火後茶。」

《五花茶》
编辑

《蒙頂》又有五花茶,其房作五出。

《文火長泉》
编辑

顧況《論茶》云:「前以文火細煙,小鼎長泉。」

《報春鳥》
编辑

《顧渚山茶記》:山中有鳥,每至正月二月鳴,云春起也。 至三月四月,云「春去也。」採茶者咸呼為「報春鳥。」

《酪蒼頭》
编辑

謝宗論「茶,豈可為酪蒼頭,便應代酒從事。」

《漚花》
编辑

又曰:「候蟾背之芳香,觀蝦目之沸湧,故細漚花泛,浮 餑雲騰,昏俗塵勞,一啜而散。」

《換骨輕身》
编辑

陶弘景云:「苦茶,換骨輕身。昔丹丘山黃山服之。」

《花乳》
编辑

劉禹錫《試茶歌》:「欲知花乳清泠味,須是眠雲跂石人。」

《瑞草魁》
编辑

杜牧《茶山》詩云:「山實東吳秀,茶稱瑞草魁。」

《白泥赤印》
编辑

劉禹錫《試茶歌》云:「何況蒙山顧渚春,白泥赤印走風 塵。」

《茗粥》
编辑

茗古不聞食,晉宋已降,吳人採葉煮之,曰「茗粥。」

《顧元慶茶譜》
编辑

《序》
编辑

余性嗜茗,弱冠時,識吳心遠於陽羨,識過養拙於琴川,二公極於茗事者也。授余收焙烹點法,頗為簡易。及閱唐、宋《茶譜》《茶錄》諸書,法用熟碾細羅為末為餅,所謂小龍團,尤為珍重。故當時有「金易得而龍餅不易得」之語。嗚呼,豈士人而能為此哉!頃見友蘭翁所集《茶譜》,其法於二公頗合,但收採古今,篇什太繁,甚失譜意。余暇日刪校,仍附王友「石《竹爐》。」即《苦節君像》。并分封六事於後。重梓於《大石山房》。當與有「玉川之癖」者共之也。

《茶略》
编辑

茶者,南方嘉木,自一尺二尺至數十尺,其巴峽有兩 人抱者。伐而掇之,樹如瓜蘆,葉如梔子,花如白薔薇, 實如栟櫚,蔕如丁香,根如胡桃。

《茶品》
编辑

茶之產於天下多矣。若劍南有「蒙頂石花」,湖州有顧 渚紫筍,峽州有「碧澗明月」,卭州有火并、思安,渠江有 薄片,巴東有真香,福州有柏巖,洪州有白露,常之陽 羨,婺之「舉巖」,丫山之陽坡,龍安之騎火,黔陽之都濡、 高株,瀘川之納溪、梅嶺之數者,其名皆著品。第之則 石花最上,紫筍次之,又次則「碧澗」「明月」之類是也。惜 皆不可致耳。

《藝茶》
编辑

藝茶欲茂,法如種瓜,三歲可採。陽崖陰林,紫者為上, 綠者次之。

《採茶》
编辑

團黃有「一旗二鎗」之號,言一葉二芽也。凡早取為茶, 晚取為荈。穀雨前後收者為佳。麤細皆可用。惟在採 摘之時,天色晴明,炒焙適中,盛貯如法。

《藏茶》
编辑

茶宜蒻葉而畏香藥,喜溫燥而忌冷濕,故收藏之家, 以蒻葉封裹入焙中,兩三日一次。用火當如人體溫, 溫則去濕潤,若火多則茶焦不可食。

茶諸法编辑

橙茶:將橙皮切作細絲一斤,以好茶五斤焙乾,入橙 絲間和,用密麻布襯墊火箱,置茶於上,烘熱淨綿被 ⿱𠔿奄之三兩時,隨用建連紙袋封裹,仍以被⿱𠔿奄焙乾收 用。

蓮花茶於日未出時,將半含蓮花撥開,放細茶一撮, 納滿蕊中,以麻皮略縶,令其經宿。次早摘花,傾出茶 葉,用建紙包茶焙乾,再如前法。又將茶葉入別蕊中, 如此者數次,取其焙乾收用,不勝香美。

木樨、茉莉、玫瑰、薔薇、蘭蕙、橘花、梔子、木香、梅花,皆可 作茶。諸花開時,摘其半含半放蕊之香氣全者,量其 茶葉多少摘花為茶。花多則太香而脫茶韻,花少則 不香而不盡美。三停茶葉一停花,始稱假如木樨花, 須去其枝蔕及塵垢蟲蟻,用磁罐一層茶,一層花,投 間至滿,紙箬縶固,入鍋重湯煮之,取出待冷,用紙封 裹,置火上焙乾收用。《諸花倣此

《煎茶四要》
编辑

《一擇水》
编辑

凡水泉不甘,能損茶味之嚴,故古人擇水最為切要。 山水上,江水次,井水下。山水乳泉漫流者為上,瀑湧 湍激勿食,食久令人有頸疾。江水取去人遠者,井水 取汲多者。如蟹黃,混濁鹹苦者,皆勿用。

《二洗茶》
编辑

凡烹茶,先以熱湯洗茶葉,去其塵垢冷氣,烹之則美。

《三候湯》
编辑

凡茶須緩火炙,活火煎。活火謂炭火之有焰者,當使 湯無妄沸,庶可養茶。始則魚目散布,微微有聲;中則 四邊泉湧,纍纍連珠。終則騰波鼓浪,水氣全消,謂之 「老湯。」三沸之法,非活火不能成也。

凡茶少湯多則雲腳散,湯少茶多則乳面聚。

《四擇品》
编辑

凡瓶,要小者易候湯,又點茶注湯有應。若瓶大啜存, 停久味過,則不佳矣。《茶銚》茶瓶,銀錫為上,瓷石次之 耳。

茶色白,宜黑盞。建安所造者,紺黑紋如兔毫,其坯微 厚,熁之久熱難冷,最為要用。出他處者,或薄坯色異, 皆不及也。

《茶三要》
编辑

《一滌器》
编辑

茶瓶茶盞茶匙生鉎致損茶味,必須先時洗潔則美。

《二熁盞》
编辑

凡點茶,先須熁盞令熱,則茶面聚乳,冷則茶色不浮。

《三擇果》
编辑

茶有真香,有佳味,有正色。烹點之際,不宜以珍果香 草雜之。奪其香者,松子、柑橙、杏仁、蓮心、木香、梅花、茉 莉、薔薇、木樨之類是也。奪其味者,牛乳、番桃、荔枝、圓 眼、水梨、枇杷之類是也。奪其色者,柿餅、膠棗、火桃、楊 梅、橙橘之類是也。凡飲佳茶,去果方覺清絕,雜之則 無辯矣。若必曰所宜,核桃、榛子、瓜仁、藻仁、菱米、欖仁、 栗子、雞豆、銀杏、山藥、筍乾、芝麻、莒蒿、萵苣、芹菜之類, 精製或可用也。

《茶效》
编辑

人飲真茶,能止渴消食,除痰少睡,利水道,明目益思, 除煩去膩。人固不可一日無茶,然或有忌而不飲,每 食已輒以濃茶漱口,煩膩既去,而脾胃健旺。

凡肉之在齒間者。得茶漱滌之。乃盡消縮。不覺脫去。 不煩刺挑也。而齒性便苦。緣此漸堅密。蠹毒自已矣。 然率用中下茶。出蘇文

《馮時可茶錄》
编辑

《總敘》
编辑

茶一名檟,又名蔎、名茗、名荈。檟,苦茶也。蔎則西蜀語, 茗則晚取者。《本草》「荈甘檟苦」,《羽經》則稱「檟甘荈苦。」茶 尊為經,自陸羽始。《羽經》稱:茶味至寒,採不時,造不精, 雜以卉莽,飲之成疾。若採造得宜,便與醍醐甘露抗 衡,故知茶全貴採造。蘇州茶飲遍天下,專以採造勝 耳。徽郡向無茶,近出松蘿茶,最為時尚。是茶始比丘 大方,大方居虎丘最久,得採造法。其後於徽之松蘿 結庵,採諸山茶於庵焙製。遠邇爭市,價倏翔湧,人因 稱松蘿茶,實非松蘿所出也。是茶比天池茶稍麤,而 氣甚香,味更清,然於虎丘能稱仲不能伯也。松郡佘 山亦有茶,與天池無異,顧採造不如。近有比丘來,以 虎丘法製之,味與松蘿等。老衲亟逐之曰:「無為此山 開羶徑而置火坑。蓋佛以名為五欲之一,名媒利,利 媒禍物且難容,況人乎?」

鴻漸伎倆磊塊,著是《茶經》,蓋以逃名也。示人以處其 小,無志於大也。意亦與韓康市藥事相同,不知者乃 謂其宿名。夫羽惡用名?彼用名者,且經六經而經茶 乎?張步兵有云:「使我有身後名,不如生前一杯酒。」夫 一杯酒之可以逃名也,又惡知一杯茶之欲以逃名 也?

芘莉一曰篣筤,茶籠也。犧,木杓也,瓢也。永嘉中,餘姚 人虞洪入瀑布山採茗,遇一修真道士云:「吾丹丘子, 祈子他日甌犧之餘,乞相遺也。」故知神仙之貴茶久 矣。

《茶經》用水,以山為上,江為中,井為下。山勿太高,勿多 石,勿太荒遠。蓋潛龍巨虺所蓄毒多於斯也。又其瀑 湧湍激者,氣最悍,食之令頸疾。惠泉最宜人,無前患 耳。

江水取去人遠者,井取汲多者,其沸如魚目,微有聲, 為一沸;緣邊如湧泉連珠,為二沸;騰波鼓浪,為三沸。 過此水老不可食也。沫餑,湯之華也,華之薄者曰沬, 厚者曰餑,皆《茶經》中語。大抵畜水惡其停,煮水惡其 老,皆於陰陽不適,故不宜人耳。

熊明遇羅𡵚茶記===
《七則》
===
编辑

產茶處山之夕陽勝於朝陽廟。後山西向,故稱佳,總 不如洞山南向受陽氣,特專稱仙品茶產平地,受土氣多,故其質濁。𡵚茗產於高山,渾是 風露清虛之氣,故為可尚。

茶以初出雨前者佳,惟羅𡵚立夏開園,吳中所貴。梗 觕葉厚,有蕭箬之氣,還是夏前六七日,如雀舌者佳, 最不易得。

藏茶宜箬葉而畏香藥,喜溫燥而忌冷濕。收藏時,先 用青箬,以竹絲編之,置罌四週,焙茶俟冷,貯器中,以 生炭火鍛過,烈日中暴之令滅亂插茶中,封固罌口, 覆以新磚,置高爽近人處,霉天雨候,切忌發覆,須於 晴明取少許別貯小瓶空缺處即以箬填滿,封置如 故,方為可久。或夏至後一焙,或秋分後一焙。

烹茶水之功居六,無泉則用天水。秋雨為上,梅雨次 之。秋雨冽而白,梅雨醇而白。雪水,天地之精也,色不 能白,養水須置石子於甕,不惟益水,而白石清泉會 心,亦不在遠。

茶之色重、味重、香重者,俱非上品。松蘿香重六安,味 苦而香與松蘿同。天池亦有草萊氣,龍井如之。至「雲 霧」則色重而味濃矣。嘗啜虎丘茶,色白而香似嬰兒 肉,真精絕。

茶色貴白,然白亦不難。泉清瓶潔,葉少水洗,旋烹旋 啜,其色自白,然真味抑鬱,徒為日食耳。若取青綠,則 天池、松蘿及𡵚之最下者,雖冬月色亦如苔衣,何足 為妙?莫若余所收洞山茶,自穀雨後五日者,以湯薄 澣,貯壺良久,其色如玉。至冬則嫩綠,味甘色淡,韻清 氣醇,亦作嬰兒肉香,而芝芬浮蕩,則虎丘所無也。

《泉南雜志》
编辑

《清源山茶 英山茶》
编辑

清源山茶,青翠芳馨,超軼天池之上。南安縣《英山茶》, 精者可亞虎丘,惜所產不若清源之多也。閩地氣暖, 桃李冬花,故茶較吳中差早。

許次忬茶疏===
《產茶》
===
编辑

天下名山必產靈草江南地暖故獨宜茶大江以北 則稱六安然六安乃其郡名其實產霍山縣之大蜀 山也茶生最多名品亦振於南山陝人皆用之南方 謂其能消垢膩去積滯亦甚寶愛顧彼山中不善製 造就於食鐺大薪炒焙未及出釜業已焦枯詎堪用 哉兼以竹造巨筍乘熱便貯雖有綠枝紫筍輒就萎 黃僅供下食奚堪品鬥江南之茶唐人首稱陽羨宋 人最重建州於今貢茶兩地獨多陽羨僅有其名建 茶亦非最上惟有武夷雨前最勝近日所尚者為長 興之羅𡵚疑即古人顧渚紫筍也介於山中謂之𡵚 羅氏隱焉故名羅然𡵚故有數處今惟洞山最佳姚 伯道云明月之峽厥有佳茗是名上乘要之採之以 時製之盡法無不佳者其韻致清遠滋味甘香清渴 除煩足稱仙品此自一種也若在顧渚亦有佳者人 但以水口茶名之全與𡵚別矣若歙之松蘿吳之虎 丘錢塘之龍井香氣穠郁並可與𡵚鴈行次甫亟稱 黃山黃山亦在歙中然去松蘿遠甚士人皆貴天池 天池產者飲之略多令人脹滿自余始下其品向多 非之近來賞奇者始信余言矣浙之產又曰天台之 鴈宕括蒼之大盤東陽之金華紹興之日鑄皆與武 夷相為伯仲然雖有名茶而土人之製造不精收藏 無法一行出山香味色俱減錢塘諸山產茶甚多南 山盡佳北山次之北山勤於用糞莖雖易茁氣韻反 薄武夷之外有泉州之清源倘以好手製之亦與武 夷亞匹惜多焦枯令人意盡楚之產曰寶慶滇之產 曰五華此皆表表有名猶在鴈茶之上其他名山所 產當不止此余不及論

《採摘》
编辑

清明穀雨摘茶之候也清明太早立夏太遲穀雨前 後其時適中若肯再遲一二日期待其氣力完足香 烈尢倍易於收藏梅時不蒸雖稍長大故是嫩枝柔 葉也杭俗喜於盂中撮點故貴極細理煩散鬱未可 遽非吳松人極貴吾鄉龍井肯以重價購雨前細者 狃於故常未解妙理𡵚中之人非夏前不摘初試摘 者謂之開園採自正夏謂之春茶其地稍寒故須待 夏此又不當以太遲病之往日無有於秋日摘茶者 近乃有之秋七八月重摘一番謂之早春其品甚佳 不嫌少薄他山射利多摘梅茶梅茶澀苦止堪作下 食且傷秋摘佳產戒之

《炒茶》
编辑

生茶初摘,香氣未透,必借火力,以發其香。然性不耐 勞,炒不宜久,多取入鐺,則手力不勻,久於鐺中,過熟 而香散矣。甚且枯焦,不堪烹點。炒茶之器,最嫌新鐵, 鐵腥一入,不復有香。尢忌脂膩,害甚於鐵。須豫取一 鐺,專用炊飲,無得別作他用。炒茶之薪,僅可樹枝,不 用幹葉,幹則火力猛熾,葉則易燄易滅。鐺必磨瑩,旋 「摘旋炒。一鐺之內,僅容四兩。先用文火焙軟,次用武 火催之,手加木指,急急鈔轉,以半熟為度。微俟香發, 是其候矣。」急用小扇鈔置被籠,純綿大紙襯底,燥焙積多,候冷,入瓶收藏。人力若多,數鐺數籠,人力即少。 僅一鐺二鐺,亦須四五竹籠。蓋炒速而焙遲,燥濕不 可相混,混則大減香力。一葉稍焦,全鐺無用。然火雖 忌猛尢。嫌鐺冷則枝葉不柔。以意消息。最難最難。

《𡵚中製法》
编辑

𡵚之茶不炒,甑中蒸熟,然後烘焙。緣其摘遲,枝葉微 老,炒亦不能使軟,徒枯碎耳。亦有一種極細炒𡵚,乃 采之他山炒焙,以欺好奇者。彼中甚愛惜茶,決不忍 乘嫩摘採,以傷樹本。余意他山所產,亦稍遲採之,待 其長大,如𡵚中之法蒸之,似無不可。但未試嘗,不敢 漫作。

《收藏》
编辑

收藏宜用瓷甕,大容一二十斤,四圍厚箬,中則貯茶, 須極燥極新。專供此事,久乃愈佳,不必歲易。茶須築 實,仍用厚箬填緊甕口,再加以箬,以真皮紙包之,以 苧麻緊札,壓以大新磚,勿令微風得入,可以接新。

《置頓》
编辑

「茶。惡濕而喜燥,畏寒而喜溫,忌蒸鬱而喜清涼。置頓 之所,須在時時坐臥之處,逼近人氣則常溫不寒。必 在板房,不宜土室。板房則燥,土室則蒸,又要透風,勿 置幽隱,幽隱之處,尢易蒸濕,兼恐有失點檢。其閣庋 之方,宜磚底數層,四圍磚砌,形若火爐,愈大愈善。勿 近土牆,頓甕其上,隨時取竈下火灰,候冷簇於甕傍」 半尺以外,仍隨時取灰火簇之,令裡灰常燥。一以避 風,一以避濕,卻忌火氣入甕則能黃茶。世人多用竹 器貯茶,雖復多用箬護,然箬性峭勁,不甚妥帖,最難 緊實,能無滲罅,風濕易侵,多故無益也。其不堪地貯 頓,萬萬不可。人有以竹器盛茶,置被籠中,用火焙黃, 除火即潤,忌之忌之。

《取用》
编辑

茶之所忌,上條備矣。然則陰雨之日,豈宜擅開?如欲 取用,必候天氣晴明,融和高朗,然後開缶,庶無風濕。 先用熱水濯手,麻帨拭燥,缶口內箬,別置燥處。另取 小罌貯所。取茶量日幾何,以十日為限。去茶盈寸,則 以寸箬補之,仍須碎剪,茶日漸少,箬日漸多,此其要 也。焙燥築實,包紥如前。

《包裹》
编辑

茶性畏紙,紙於水中成受水氣多也。紙裹一夕,隨紙 作氣盡矣。雖火中焙出,少頃即潤。鴈宕諸山,首坐此 病,每以紙帖寄遠,安得復佳?

《日用頓置》
编辑

日用所須,貯小罌中,箬包苧紥,亦勿見風,宜即置之 案頭,勿頓巾箱,書簏尢忌與食器同處,並香藥則染 香藥,海味則染海味,其他以類而推,不過一夕,黃色 變矣。

《聞龍茶箋》
编辑

《製法》
编辑

「茶初摘時,須揀去枝梗老葉,惟取嫩葉,又須去尖與 柄,恐其易焦。」此松蘿法也。炒時須一人從傍扇之,以 祛熱氣,否則黃色香味俱減。予所親試。扇者色翠,不 扇色黃,炒起出鐺時,置大瓷盤中,仍須急扇,令熱氣 稍退,以手重揉之,再散入鐺,文火炒乾,入焙蓋揉則 其津上浮,點時香味易出。《田子萟》以生曬、不炒、不揉 者為佳,亦未之試耳。

經云:「焙鑿地深二尺,闊一尺五寸,長一丈,上作短牆, 高二尺,泥之以木,構於焙上。編木兩層,高一尺以焙 茶。茶之半乾昇下棚,全乾昇上棚。」愚謂今人不必全 用此法。予嘗構一焙室,高不踰尋,方不及丈,縱廣正 等,四圍及頂,綿紙密糊,無小罅隙。置三四火缸於中, 安新竹篩於缸內,預洗新麻布一片以襯之,散所炒 茶於篩上,闔戶而焙,上面不可覆蓋,蓋茶葉尚潤,一 覆則氣悶⿱𠔿奄黃,須焙二三時,俟潤氣盡,然後覆以竹 箕,焙極乾,出缸待冷,入器收藏。後再焙,亦用此法,色 香與味不致大減。

諸名茶法多用炒,惟羅𡵚宜於蒸焙,味真蘊藉,世競 珍之。即顧渚、陽羨,密邇洞山,不復倣此。想此法偏宜 於𡵚,未可概施他茗。而《經》已云「蒸之焙之」,則所從來 遠矣。

吳人絕重𡵚茶,往往雜以黃黑箬,大是闕事。余每藏 茶,必令樵青入山採竹箭箬拭淨烘乾,護罌四週,半 用剪碎拌入茶中,經年發覆,青翠如新。

吾鄉四陲皆山泉水,在在有之,然皆淡而不甘。獨所 謂它泉者,其源出自四明潺湲洞,歷大闌、「小皎」諸名 岫,迴溪百折,幽澗千支,沿洄漫衍,不舍晝夜。唐鄞令 王公元偉,築埭它山,以分注江河。自洞抵埭,不下三 數百里,水色蔚藍,素砂白石,粼粼見底,清寒甘滑,甲 於郡中。余愧不能為浮家泛宅送老于斯。每一臨泛, 浹旬忘返,㩦茗就烹,珍鮮特甚,洵源泉之最勝,甌犧 之上味矣。以僻在海陬,《圖經》是漏,故「又新」之記罔聞, 「季疵」之杓莫及,遂不得與谷簾諸泉齒。譬猶肥遁吉 人,滅影貞士,直將逃名世外,亦且永托知稀矣山林隱逸,水銚用銀,尚不易得,何況鍑乎?若用之恆, 而卒歸於鐵也。

茶具滌畢,覆於竹架,俟其自乾為佳。其拭巾,只宜拭 外,切忌拭內。蓋布帨雖潔,一經人手,極易作氣,縱器 不乾,亦無大害。

吳興姚叔度言:「茶葉多焙一次,則香味隨減一次。」予 驗之良。然但於始焙極燥,多用炭箬,如法封固,即梅 雨連旬,燥固自若。惟開罎頻取,所以生潤,不得不再 焙耳。自四五月至八月,極宜致謹。九月以後,天氣漸 肅,便可解嚴矣。雖然,能不弛懈尢?妙尢!妙!

東坡云:「蔡君謨嗜茶,老病不能飲,日烹而玩之,可發 來者之一笑也。孰知千載之下,有同病焉。」余嘗有詩 云:「年老耽彌甚,脾寒量不勝。去烹而玩之者,幾希矣。」 因憶老友周文甫,自少至老,茗碗薰爐,無時蹔廢。飲 茶日有定期,旦明晏食,禺中、餔時下舂,黃昏凡六舉, 其僮僕烹點不與焉。壽八十五,無疾而卒。非宿植清 福,烏能畢世安享?視好而不能飲者,所得不既多乎? 家中有龔春壺,摩挲寶愛,不啻掌珠。用之既久,外類 紫玉,內如碧雲,真奇物也。後以殉葬。

按:《經》云:「第二沸留熱以貯之,以備育華救沸之用者, 名曰雋永。」五人則行三盌,七人則行五盌。若遇六人, 但闕其一,正得五人,即行三盌。以雋永補所闕人,故 不必別約盌數也。

《羅廩茶解》
编辑

《十二則》
编辑

按:唐時產茶地僅僅如季疵所稱,而今之「虎丘」、羅𡵚、 天池、顧渚、松羅、龍井、鴈石、武夷、靈山、大盤、「日鑄」、「朱溪」 諸名茶無一與焉。乃知靈草在在有之,但培植不嘉, 或疏採製耳。

茶地南向為佳,向陰者遂劣;故一山之中,美惡大相 懸也。

茶固不宜加以惡木,惟「桂梅、辛夷、玉蘭、玫瑰、蒼松翠 竹與之間植,足以蔽覆霜雪,掩映秋陽。其下可植芳 蘭幽菊,清芬之物,最忌菜畦相逼,不免滲漉,滓厥清 真。」

凡貯茶之器,始終貯茶,不得移為他用。

烹茶須甘泉,次梅水。梅雨如膏,萬物賴以滋養,其味 獨甘,梅後便不堪飲。大甕滿貯,投伏龍肝一塊,即竈 中心乾土也,乘熱投之。

貯水甕須置陰庭,覆以沙石,使承星露,則英華不散, 靈氣常存。假令壓以木石,封以紙箬,暴於日中,則外 耗其神,內閉其氣,水神敝矣。

李南金謂「當用背二涉三之際為合量」,此真《賞鑒》之 言。而羅鶴林懼湯老,欲於松風澗水後移瓶去火,少 待沸止而瀹之,此語亦未中窾。殊不知湯既老矣,雖 去火何捄哉?

茶爐或瓦或竹,大小與湯銚稱。

採茶制茶,最忌手汗膻氣,口臭多涕不潔之人,及月 信婦人,又忌酒氣。蓋茶酒性不相入,故製茶人切忌 沾醉。

茶性淫,易於染著,無論腥穢及有氣息之物,不宜近, 即名香亦不宜近。

「山堂夜坐,汲泉煮茗,至水火相戰,如聽松濤,清芬滿 杯,雲光艷㶑」,此時幽趣,故難與俗人言矣。 茶色白味甘,鮮香觸鼻,乃為精品。茶之精者,淡亦白, 濃亦白。初潑白,少頃亦白,味甘色白,其香自溢者,得 則俱得也。近來好事者,或慮其色重,先注之湯,投茶 數片,味固不足,香亦窅,然終不免水厄之誚矣。然尢 貴擇水香,以蘭花上,蠶荳花次之,水以山上石池泉, 旋汲用之斯良。丙舍在城,夫豈易得,故宜多汲,貯以 大甕,但忌新器,為其火氣未退,易於敗水,亦易生蟲, 久用則善,最嫌他用。水性忌木,松杉為甚。木桶貯水, 其害滋甚,挈瓶為佳耳。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