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經濟彙編/食貨典/第300卷

經濟彙編 食貨典 第二百九十九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經濟彙編 第三百卷
經濟彙編 食貨典 第三百一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經濟彙編食貨典

 第三百卷目錄

 醬部紀事

 醬部雜錄

 醬部外編

 醋部彙考

  禮記曲禮 內則

  儀禮士昏禮 聘禮

  周禮天官

  釋名釋飲食

  廣雅釋器

  食經苦酒

  齊民要術作酢 作大酢法 秫米神酢法 又法 又法 粟米麴作酢法 秫

  米醋法 大麥酢法 燒餅作酢法 迴酒酢法 動酒酢法 又方 神酢法 作糟糠酢

  法 酒糟酢法 作糟酢法 食經作大豆千歲苦酒法 作小豆千歲苦酒法 作小麥苦

  酒法 水苦酒法 新成苦酒法 烏梅苦酒法 蜜苦酒法 外國苦酒法

  元氏掖庭記

  本草綱目醋 米醋

  證治準繩苦酒

 醋部紀事

 醋部雜錄

 醋部外編

食貨典第三百卷

醬部紀事编辑

《汲冢周書》:伊尹受命于湯,賜GJfont之醬。 《漢書·西南夷傳》:建元六年,大行王恢擊東粵,東粵殺 王郢以報。恢因兵威使番陽令唐蒙風曉南粵。南粵 食蒙蜀枸醬,蒙問所從來,曰:道西北牂柯江,出番禺 城下。蒙歸至長安,問蜀賈人,獨蜀出枸醬,多持竊出 市夜郎。

《貨殖傳》:張氏以賣醬而隃侈。

《天中記》:漢武帝逐夷至海濱,聞有香氣而不見物。令 人推求,乃是漁父造魚腸于坑中,以土覆之,香氣上 達。取而食之,以為滋味。逐夷得此物,因名之置魚腸 醬也。

《桓譚·新論》:鄙人有得醬而美之,及飯,惡與人共食。 即少唾其中,而共食者因涕其醬,遂棄而俱不得焉。 晉武帝與山濤書,兼致魚醬一斗。

《世說》:陸機入洛,欲為《三都賦》聞左思作之,撫掌而笑。 與弟雲書云:此間有傖父,欲作《三都賦》,須其成,當以 覆醬瓮耳。

《異苑》:潁川庾澤太元間,三桓還。值其家作醬,澤曰:誠 知之。

《梁書·阮孝緒傳》:孝緒外兄王晏貴顯,屢至其門,孝緒 度之必至顛覆,常逃匿不與相見。曾食醬美,問之,云 是王家所得,便吐飧覆醢。及晏誅,其親戚咸為之懼, 孝緒曰:親而不黨,何坐之及。竟獲免。

《隋書·房陵王勇傳》:勇,高祖長子。高祖輔政,立為世子。 勇嘗文飾蜀鎧,上見而不悅,恐致奢侈之漸,因而誡 之曰:吾昔日衣服,各留一物,時復看之,以自警戒。又 擬分賜汝兄弟,恐汝以今日忘昔時之事。故賜汝我 舊所帶刀子一枚,并葅醬一合,汝昔作上士時,所嘗 食如此,若存憶前事,應知我心。

《雲仙雜記》:九華小民浚池得物,狀類竹根,旁有一銘 曰:浮陽筍太古孕,舉投醬缶,三年不盡。民不識字,使 人讀之,試以豆一斗造醬。投物其中,果三年不減。 《玉堂閑話》:光啟年中,左神策軍,四軍軍使王卞出鎮 振武置宴,樂戲。既畢,乃命角抵。有一夫甚魁岸,自鄰 州來此較力,遂選三人相次而敵之,魁岸者俱勝。帥 及座客稱善久之,時有一秀才坐於席上,忽告主帥 曰:某撲得此人。主帥頗駭,其言所請既堅,遂許之。秀 才降階先入廚。少頃而出,遂掩綰衣服,握左拳而前。 魁梧者微笑曰:此一指必倒矣。及漸相逼,急展左手 示之,魁岸者懵然而倒,合座大笑。秀才徐步而出,盥 手而登席焉。邊帥詰之何術也。對曰:頃年,客途曾於 道店逢此人,纔近食案踉蹌而倒,有同伴曰:有醬見 之,輒倒。某聞而志之,適詣廚求得少醬,握在手中,此 人見之,果自倒。聊為宴設之歡笑耳,有邊岫判官目 睹其事。

《續聞見近錄》:京師諸海物,國初以來,亦未嘗多有錢。 司空以蛤蜊為醬,於是海錯悉鹽以走四方。

《括異志》:紹興兵火之變,所在荒涼,盱眙有市人儲醬 一瓮,獲利已多,然貪心愈生,設計售偽,日以鹹水及 碎瓦屑炭煤之屬和之,所得十倍。一夕,風雨屋棟桁 折,而夫婦正臥其下,皆壓死,瓮亦破焉。而傍舍略無 損動,何提刑詩云:萬偽何緣鬥一真,時間謾得面前人。生男種女多喑啞,果報元來必有因。可不信哉。

醬部雜錄编辑

《禮記·曲禮》:獻孰食者操醬齊。醬齊為食之主,執主 來則食可知。若見芥醬,必知獻魚膾之屬也。

《儀禮·士昏禮》:饌于房中,醯醬二豆,菹醢四豆,兼巾之。 醯醬者,以醯和醬巾為禦塵。得醯者,無醬。得醬 者,無醯。若和之則夫婦皆有,是以知以醯和醬也。 贊者,設醬于席前,

設對醬于東。對醬,婦醬也。婿東面設醬,在南為 右,婦西面則醬,在北為右。

質明,贊見婦于舅姑,舅姑入于室,婦盥饋,婦餕,舅辭 易醬。辭易醬者,嫌淬汙。

《爾雅》:肉謂之醢,有骨者謂之臡。雜骨醬之也。 《史記·貨殖傳》:通邑大都,醢醬千瓿,比千乘之家。 《淮南畢萬術》:敝箕止鹹,取箕以內醬中,鹹著箕矣。 《枚乘七發》:熊蹯之臑,芍藥之醬。

《方言》:魚皮,GJfont之醬為貴。 《論衡》:作豆醬惡聞雷,欲使人急作,不欲積家踰至春 也。

《說文》:肥乾肉芥醬,臑有骨醢醬,榆醬。

《風俗通》:醬成于鹽,而鹹于鹽。夫物之變,有時而重。 雷不作醬,俗說令人腹內雷聲。

《雲仙雜記》:唐世風俗,貴重葫蘆醬。

《資暇錄》:人間多取正月晦日合醬,是日偶不暇為之 者,則云時已失,大誤也。案昔者王政,趨民正月作醬。 是日以農事未興之時,俾民乘此閑隙,備一歲調鼎 之用。故紿云雷鳴不作醬,腹中當鳴。所貴今民不於 二三月作醬,恐奪農事也。今不躬耕之家,何必以正 晦為限。亦不須避雷,但問菽趨得法否耳。

《清異錄》:醬八珍,主人也。醋食,總管也。反是為惡醬,為 廚司大耗,惡醋為小耗。

《老學庵筆記》、《北戶錄》云:廣人於山間掘取大蟻卵為 醬,名蟻子醬。按此即禮所謂蚳醢也。三代以前,固以 為食矣。然則漢人以蛙祭宗廟,何足怪哉。

《祛疑說》:虹蜺,妖氣也,入醬則化水。

《真臘風土記》:土人不識合醬,為無麥與豆故也。 《清言》:金吾厚享千鍾,命慳於豆醬,學士御食,二器數 定于橘湯。

《岩棲幽事》:玫瑰、薔薇、茱GJfont可以釀醬。 《海槎餘錄》:儋耳、青橄欖無仁,烏橄欖有仁。外肉取來, 杵碎乾放,則自有霜堆起,如白鹽,名曰欖醬。

《泉南雜志》、《雜俎》云:鼎俎之味,有蚶醬。

醬部外編编辑

《異苑》:晉川荀澤,以太元中亡恆形,見還與婦。魯國 孔氏嬿婉綢繆,遂有妊焉。十月而產,產悉是水,別房 作醬澤。曰:汝知喪家不當作醬;而故為之。今上官責 我數豆,致劬不復堪,經少時而絕。

《指月錄》:洪州百丈山,懷海禪師馬祖,寄三甕醬至師。 集眾上堂開書,了拈拄杖指甕曰:道得即不打破,道 不得即打破。眾無語,師打,破,歸方丈。

醋部彙考编辑

《禮記》

《曲禮》
编辑

膾炙處外,醯醬處內。

醯醬者,食之主。膾炙皆在豆。

《內則》
编辑

三牲用藙,和用醯,獸用梅。

和用醯,以醯和三牲也。獸用梅,以梅和獸也。大全方氏曰:醯與梅皆酸也,和之以此,所以收其味。用醯用梅,各以其類而已。

《儀禮》
编辑

《士昏禮》
编辑

饌于房中,醯醬二豆,菹醢四豆,皆巾之。

醢醬者,以醯和醬巾為。禦塵疏曰:得醯者無醬,得醬者無醯。和之則夫婦皆有,是知以醯和醬也。

《聘禮》
编辑

醯醢百罋,夾碑十以為列,醯在東。

醯在東,醯穀陽也。醯是釀穀為之,酒之類。

《周禮》
编辑

《天官》
编辑

醯人掌共五齊七菹。凡醯物,以共祭祀之齊菹。凡醯 醬之物賓客亦如之。王舉,則共齊菹醯物六十罋,共 后及世子之醬齊菹,賓客之禮,共醯五十罋。凡事共 醯。

鄭云:齊菹醬皆須醯成味,故與醯人共掌云。

《釋名》
编辑

《釋飲食》
编辑

苦酒淳毒甚者,酢苦也。

《廣雅》
编辑

《釋器》
编辑

所艦且冉GJfont初艦GJfont酸酮,洞同二音酢也。

《食經》
编辑

《苦酒》
编辑

作苦酒法,用烏梅以苦酒漬之,曝乾作屑,欲食輒投 水內。

卒成苦酒,其法取黍米一斛,以熱粥澆其上,二日便 成酢。

《齊民要術》
编辑

《作酢》
编辑

凡酢甕下,皆須安磚石,以離濕潤。為妊娠婦人所壞者,磚輒中乾土末淘著甕中,即還好。

作大酢法:编辑

七月七日取水作之。大率麥GJfont二斗,勿揚簸;水三斗; 粟米熟飯三斗,攤令冷。任甕大小,依法加之,以滿為 限。先下麥GJfont,次下水,次下飯,直置物攪之。以綿幕甕 口,扳刀橫甕上。一七,旦,著井花水一碗。三七日,旦,又 著一碗,便熟。常置一瓠瓢,以挹酢;若用濕器內甕中, 則壞酢味也。

秫米神酢法:编辑

七月七日作。置甕於屋下。大率麥GJfont一斗,水一石,秫 米三斗,無秫者,粘黍米亦中用。隨甕大小,以向滿為 限。先量水,浸麥GJfont訖;然後淨淘米,炊而再餾,攤令冷, 細擘GJfont破,勿令有塊子,二頓下釀,更不重投。又以水 就甕裏搦破小塊,痛攪令和,如粥乃止,以綿幕口。一 七日,一攪;二七日,一攪;三七日,亦二攪。一月日,極熟。 十石甕,不過五斗澱。得數年停,久為驗。其淘米泔即 瀉去,勿令狗鼠啖得食。貴添亦不得人啖。

又法:编辑

亦以七月七日取水。大率麥GJfont一斗,水三斗,粟米熟 飯二斗。隨飯大小,以向滿為度。水及黃衣,當日頓下 之。其飯分為三分:七日初作時下一分,當夜即沸;又 三七日,更炊一分投之;又三日,復投一分。但綿幕甕 口,無機刀、益水之事。溢即加甑。

又法:编辑

亦七月七日作。大率麥GJfont一升,水九升,粟飯九升,一 時頓下,亦向滿為限。綿幕甕口。三七日熟。前件二種 酢,例清沙澱多。至十月終,如壓酒法,毛袋壓出,則貯 之。其糟,別甕水澄,壓取先食也。

粟米、麴作酢法:编辑

七月、二月向末為上時,八月、四月亦得作。大率笨麴 末一斗,井花水一石,粟米飯一石。明旦作酢,今夜炊 飯,薄攤使冷。日未出前,汲井花水,斗量著甕中。量飯 著盆中,或栲栳中,然後瀉飯著甕中。瀉時直傾之,勿 以手撥飯。水量麴末,為著飯上,慎勿撓攪,亦勿移動。 綿幕甕口。三七日熟。美釅少澱,久停彌好。凡酢未熟、 已熟而移甕者,率多壞矣;熟則無忘。接取清,別甕著 之。

秫米醋法:编辑

五月五日作,七月七日熟。入五月則多收粟米飯醋 醬,以擬和釀,不用水也。醬以極醋為佳。末乾麴,下絹 篩。經用GJfont、秫米為第一,黍米亦佳。一石,用麴末一斗, GJfont多則醋不美。唯再餾。淘不用多遍。初淘瀋汁為卻。 其第二淘泔,即餾以浸饋,令飲泔汁盡,重裝作再餾 飯。下,撣去熱氣,令如人體,於盆中和之,擘去飯塊,以 GJfont拌之,必令均調。下醬醋,更搦破,令薄粥粥。稠則醋 剋,稀則味薄。內著甕中,隨甕大小,以滿為限。七日間, 一日一度攪之;七日以外,十日一攪,三十日止。初置 甕於北蔭中風涼之處,勿令見日。時時汲冷水遍澆 甕外,引去熱氣,但勿令生水甕中。取十石甕,不過五 六斗糟耳。接取清,別甕貯之,得停數年也。

大麥酢法:编辑

七月七日作。若七日不得作者,必須收藏取七日水, 十五日。作除此兩日則不成。於屋裏近戶裏邊置甕。 大率小麥GJfont一石,水三石,大麥細造一石,不用作米 則科麗,是以用造。簸訖,淨淘,炊作再餾飯。撣令小煖 如人體,下釀,以杷攪之,綿幕甕口。二日便發。時數攪, 不攪則生白醭,則不好。以棘子徹底攪之:恐有人髮 落中,則壞醋。悉爾,亦去髮則還好。六七日,淨淘粟米 五升,亦不用過細,炊作再餾飯,亦撣如人體投之,杷攪,綿幕。三四日,看水消,攪而嘗之,味甘美則罷;若苦 者,更炊三二升粟米投之,以意斟量。二七日可食,三 七日好熟。香美淳釅,一盞醋,和水一碗,乃可食之。八 月中,接取清,別甕貯之,盆合,泥頭,得停數年。未熟時, 一日三日,須以冷水澆甕外,引出熱氣,勿令生水入 甕中。若用黍、米投彌佳,白、倉粟米亦得。

燒餅作酢法:编辑

亦七月七日。大率麥GJfont一斗,水三斗,亦隨甕大小,任 人增加。水、GJfont亦當日頓下。初作日,軟溲數升GJfont,作燒 餅,待冷下之。經宿,看餅漸消盡,更作燒餅投。凡四五 度後,當味美沸定便止。有薄緣諸GJfont餅,但是燒GJfont者, 皆得投之。

迴酒酢法:编辑

凡釀酒失所味醋者,或初好後動味壓者,皆宜迴作 酢。大率五斗米酒醅,更著麴末一斗,麥GJfont一斗,井花 水一石;粟米飯二石,攤令冷如人體,投之,杷攪,綿幕 甕口。每日再度攪之。春下七日熟 秋冬稍遲,皆美香。 清澄後一月,接取,別器貯之。

動酒酢法:编辑

春酒壓訖而動不中飲者,皆可作酢。大率酒一斗,用 水三斗,合甕盛,置日中曝之。雨則盆蓋之,勿令水入; 晴還去盆。七日後當臭,衣生,勿得怪也,但停置,勿移 動、攪撓之。數十日,醋成,衣沈,反更香美。日久彌佳。

又方:编辑

大率酒兩石,麥GJfont一斗,粟米飯六斗,少煖投之,杷攪, 綿幕甕口。二七日熟,美釅殊常矣。

神酢法:编辑

要用七月七日合和。甕須好。蒸乾黃蒸一斛,熟蒸 三斛:凡二物,溫溫煖,便和之。水多少,要使相淹漬,水 多則酢薄不好。甕中用經再宿,三日便睦之,如睦酒 法。壓訖,澄清,內大甕中。經三二日,甕熱,必以冷水澆 之;不爾,酢壞。其上有白醭浮,接去之。滿一月,酢成可 食。初熟,忌澆熱食,犯之必壞酢。若無黃蒸及者,用 麥GJfont一石,粟米飯一斛合和之。方與黃蒸同。盛置如 前法。甕常以綿幕之,不得蓋。

作糟糠酢法:编辑

置甕於屋內。春秋冬夏,皆以穰茹甕下,不茹則臭。大 率酒糟、粟糠中半。粗糠不任用,細則泥,唯中間收者 佳。和糟、糠,必令均調,勿令有塊。先內荊、葉竹於甕中, 然後下糠、糟於外,均平以手按之,去甕口一尺許 便止。及冷水,遶外均澆之,候中水深淺半糟便 止。以蓋覆甕口。每日四五度,以碗杷取中汁,澆四 畔糟糠上。三日後,糟熱,發香氣。夏七日,冬二七日,嘗 酢極甜味,無糟糠氣,便熟矣。猶小苦者,是未熟,更澆 如初。候好熟,乃杷取復中淳濃者,別器盛。更汲冷水 澆淋,味薄乃止。淋法,令當日即了。糟任飼豬,其初杷 淳濃者,夏得二十日,乃止,冬得六十日;後淋澆者,止 得三五日供食也。

酒糟酢法:编辑

春酒糟則壓,頤須糟亦中用。然欲作酢者,糟常濕者 下;壓糟極燥者,酢味薄。作法:用石磑子棘部著切谷 令破,以水拌而蒸之。熟便下,撣去熱氣,與糟相拌,必 令其均調,大率糟常居多。和訖,臥於酢甕中,以向滿 為限,以綿幕甕口。七日後,酢香熟,便下水,令相淹漬。 經宿,孔子下之。夏日作者,宜冷水淋之;春秋作者, 宜溫臥,以旅茹甕,湯淋之。以意消息之。

作糟酢法:编辑

用春糟,以水和,粥破塊,使厚薄如未壓須。經三日,壓 取清水汁兩石許,著熱粟米飯四斗投之,盆覆,密泥。 二七日酢熟,美釅,得夏停之。甕置屋下陰地之處。

《食經》
作大豆千歲苦酒法:
编辑

用大豆一斗,熟沃之,漬令澤。炊,曝極燥。以酒灌之。任 性多少,以此為率。

作小豆千歲苦酒法:编辑

用生小豆六斗,水汰,則、甕中。黍米作饋,覆豆上。酒三 石灌之,綿幕甕口。二十日,苦酢成。

作小麥苦酒法:编辑

小麥三斗,炊令熟,者坍中,以布密封其口。七日開之, 以二石薄酒沃之,可久長不敗也。

水苦酒法:编辑

取麴、粗米各二斗,清水一石,漬之一宿,沸取汁。滋米 麴飯令熟,極熟投甕中。以漬米汁隨甕邊稍稍沃之, 勿使麴發飯起。土張邊,間中央,板蓋其上。下居,十三 日便醋。

新成苦酒法:编辑

取黍米一斗,水五升,煮作粥。麴一斤,燒令黃,搥破,著 甕底。以熟好泥。二日便醋。已嘗經試,直醋亦不美。以 粟米一斗投之,二七日後,清澄美釅,與大醋不殊也。

烏梅苦酒法:编辑

烏梅去核一升許肉,以五斤苦酒漬數日,曝乾,擣作 屑。欲食,輒投水中,即成醋耳。

蜜苦酒法:编辑

水一石,蜜一斗,攪使調和,蜜蓋甕口。著日中,二十日 可熟也。

外國苦酒法:编辑

蜜一斤,水二合,封著器中;與少胡麥子著中,以辟,得 不生蟲。正月作,九月九日熟。以一銅匕匕水添之,可 三十人食。

崔氏曰:四月可作酢。五月五日亦可作酢。

《元氏掖庭記》
编辑

《醋》
编辑

醋有杏花酸,脆棗酸,潤腸酸,苦蘇漿。

《本草綱目》
编辑

《醋》
编辑

《釋名》
编辑

酢、音醋醯、音兮苦酒。

陶弘景曰:醋酒為用,無所不入,愈久愈良。亦謂之醯。 以有苦味,俗呼苦酒。丹家又加餘物,謂為華池左味。 李時珍曰:《劉熙釋名》云:醋,措也。能措置食毒也,古方 多用酢字也。

《集解》
编辑

蘇恭曰:醋有數種,有米醋,麥醋、麴醋、糠醋、糟醋、餳醋、 桃醋、葡萄、大棗、蘡薁等諸雜果醋。會意者,亦極酸烈。 惟米醋二三年者,入藥,餘止可噉,不可入藥也。 孟詵曰:北人多為糟醋,江河人多為米醋、小麥醋,不 及糟醋為多,妨忌也。大麥醋良。

陳藏器曰:蘇言葡萄、大棗諸果,堪作醋。緣渠是荊楚 人,土地儉嗇,果敗則以釀酒也,糟醋猶不入藥,況於 果乎。

李時珍曰:米醋三伏時,用倉米一斗,淘淨蒸飯,攤冷 GJfont黃曬,簸水淋淨別,以倉米二斗,蒸飯和勻,入甕以 水淹過,密封暖處,三七日成矣。糯米醋,秋社日用糯 米一斗,淘蒸,用六月六日造成小麥、大麴和勻,用水 二斗入甕封釀,三七日成矣。粟米醋,用陳粟米一斗, 淘浸七日,再蒸淘熟,入甕密封,日夕攪之,七日成矣。 小麥醋,用小麥水浸三日,蒸熟GJfont黃入甕水淹,七七 日成矣。大麥醋,用大麥米一斗水浸,蒸飯GJfont黃曬乾, 水淋過,再以麥飯二斗和勻,入水封閉,三七日成矣。 餳醋,用餳一斤,水三升煎化,入白麴末二,兩瓶封曬 成,其餘糟糠等醋,皆不入藥,不能盡紀也。

《米醋》
编辑

氣味

酸苦溫無毒。

孟詵曰:大麥醋微寒,餘醋並同。

陶弘景曰:多食損人肌臟。

陳藏器曰:多食損筋骨,亦損胃,不益男子,損人顏色。 醋發諸藥,不可同食。

李時珍曰:酸屬木脾病,毋多食。酸,酸傷脾肉,而脣 揭。服茯苓,丹參,人不可食醋。

鏡源曰:米醋煮制四黃丹,砂膽,礬常山,諸藥也。

主治

《別錄》曰:消癰腫,散水氣,殺邪毒。

扁鵲曰:理諸藥,消毒。

陳藏器曰:治產後血運,除癥塊堅,積消食,殺惡毒,破 結氣,心中酸水,痰飲。

陳日華曰:下氣除煩,治婦人心痛血氣,并產後及傷 損,金瘡出血昏運,殺一切魚肉菜毒。

孟詵曰:酸,磨青木香止卒,心痛血氣痛,浸黃蘗含之。 治口瘡,調大黃末塗,腫毒,煎生大黃服,治GJfont癖甚良。 散瘀血,治黃疸、黃汗。

王好古曰:張仲景治黃汗,有黃蓍芍藥,桂枝,苦酒湯。 治黃疸有麻黃,醇酒湯。用苦酒清酒,方見《金匱要略》。

發明

寇宗奭曰:米醋比諸醋最釅,入藥多用之。穀氣全也。 故勝糟醋,產婦房中常以火炭沃醋,氣為佳酸益血 也。以磨雄黃塗蜂蠆毒,亦取其收而不散之義。今人 食酸則齒軟,謂其水生木,水氣弱,木氣強,故如是。造 靴皮者,須得醋而紋皺,故知其性收斂,不負酸收之 意。

李時珍曰:按孫光憲《北夢瑣言》云:一婢抱兒落炭火 上燒灼,以醋泥傅之,旋愈無痕。又一少年眼中常見 一鏡,趙卿謂之曰:來晨以魚鱠奉,候及期延至從容。 久之,少年飢甚。見臺上一甌芥醋,旋旋啜之。遂覺胸 中,豁然眼花不見。卿云:君喫魚鱠太多,魚畏芥醋,故 權誑而愈其疾也。觀此二事,可證《別錄》治癰腫,殺邪 毒之驗也。大抵醋治諸瘡腫積塊,心腹疼痛,痰水血 病,殺魚肉菜及諸蟲毒氣,無非取其酸收之義。而又 有散瘀解毒之功,李廷飛云:醋能少飲,辟寒勝酒。王 戩自幼不食醋,年踰八十猶能傳神也。

附方

身體卒腫,醋和蚯蚓屎傅之。千金方

白虎風毒,以三年釅醋五升,煎五沸,切蔥白三升煎一沸漉出,以布染乘熱裹之,痛止乃已。外臺祕要 霍亂吐痢,鹽醋煎服,甚良。如宜方

霍亂煩脹未得吐下,以好苦酒三升飲之。千金方 足上轉筋,以故綿浸醋中,甑蒸熱裹之,冷即易勿停, 取瘥止。外臺祕要

出汗不滴、瘦卻腰腳,并耳聾者,米醋浸荊三稜,夏四 日冬六日為末醋湯調,下二錢即瘥。經驗後方 腋下胡臭,三年釅酢和石灰傅之。外臺祕要

GJfont瘍風病,酢和硫黃末傅之。外臺祕要 癰疽不潰,苦酒和雀屎如小豆大,傅瘡頭上,即穿也。 肘后方

舌腫不消,以酢和釜底墨,厚傅舌之上,下脫則更傅, 須臾即消。千金方

木舌腫,強糖醋時時含漱。普濟方

牙齒疼痛,大醋煮枸杞,白皮一升,取半升含,嗽即瘥。 肘后方

鼻中出血,酢和胡粉半棗許服。又法用醋和土塗 陰囊,乾即易之。千金方

塞耳治聾,以醇酢微火炙,附子削尖塞之。千金方GJfont雀卵,苦酒漬木常常拭之。肘后方 中砒石毒,飲釅醋得吐,即愈,不可飲水。廣記

服硫發癰酢,和豉研膏傅之,燥則易。千金方

食雞子毒,飲醋少,許即消。廣記

渾身虱出,方見石部鹽石。

毒殺傷螫,清醋急飲一二GJfont,令毒氣不散,然後用藥。 濟急方

蠍刺螫人,酢磨附子汁傅之。醫學心鏡

蜈蚣咬毒,醋磨生鐵傅之。篋中方

蜘蛛咬毒,方同上。

GJfont尿瘡,以醋和胡粉傅之。千金方 諸蟲入耳,凡百節蚰蜒蟻入耳,以苦酒注入,起行即 出。錢相公篋中方

湯火傷灼,即以酸醋淋洗,并以醋泥塗之,甚妙,亦無 瘢痕也。

狼煙入口,以醋少許飲之。外臺祕要

足上凍瘡,以醋洗足,研藕傅之。

胞衣不下,腹滿則殺人,以水入醋,少許噀面,神效。聖惠 方

鬼擊卒死,吹醋少許入鼻中。千金方

乳癰堅硬,以罐盛醋,燒熱石投之二次,溫漬之,冷則 更燒石投之,不過三次即愈。千金方

疔腫,初起,用麴圍住,以針亂刺瘡上,銅器煎醋,沸傾 入圍中,令容一盞,冷即易,三度根即出也。

《證治準繩》
编辑

《苦酒》
编辑

苦酒氣溫味酸無毒,張仲景治黃汗,有黃蓍芍藥桂 枝苦酒湯,治黃疸有麻黃醇酒湯,用苦酒清酒,方見 《金匱要略》蓋取其酸收之義,而又有散瘀解毒之功。

醋部紀事编辑

《禮記·檀弓》:宋襄公喪其夫人,醯醢百甕。

《魏名臣奏》:劉放奏云:今官販苦酒,與百姓爭錐刀之 末,宜其息絕。苦酒醋也

《吳錄·地里志》:吳王築城以貯醯醢。今俗人呼苦酒城。 《南史·孝義傳》:王虛之,喪父,二十五年鹽醋不入口。 張昭弟乾,字元明,聰敏好學,亦有至性。及父卒,兄弟 並不食鹽酢。

《隋書·酷吏傳》:元弘嗣除幽州總管長史。為政,酷甚。每 推鞫囚徒,多以酢灌鼻,或GJfont弋其下竅,無敢隱情,姦 偽屏息。

《桂苑叢談》:崔弘度,隋文時為太僕卿,嘗戒左右曰:無 得誑我。後因食鱉,問侍者曰:美乎。曰:美。弘度曰:汝不 食,安知其美。皆杖焉,長安為之語曰:寧飲三斗醋,不 見崔弘度。

《唐書·薛舉傳》:舉子仁杲。拔秦州,取富人倒縣,以酢注 鼻,以求財。

《龍城錄》:魏左相有日退朝,太宗笑謂侍臣曰:此羊鼻 公,不知遺何。好而能動其情。侍臣曰:魏徵好嗜醋芹, 每食之欣然稱快,此見其真態也。明旦召賜食,有醋 芹三杯,公見之欣喜翼。然食未竟而芹已盡。太宗笑 曰:卿謂無所好,今朕見之矣。公拜謝曰:君無為,故無 所好,臣執作從事,獨癖此收斂物。太宗默而感之,公 退,太宗仰睨,而三歎之。

《唐國史補》:盧相邁不食鹽醋,同列問之:足下不食鹽 醋,何堪。邁笑而答曰:足下終日食鹽醋,復又何堪。 任迪簡為天德軍判官,軍讌後至,當飲觥酒,軍吏誤以醋酌。迪簡以軍使李景略,嚴暴,發之則死者多矣。 乃強飲之,吐血而歸。軍中聞者皆感泣,後景略因為 之省刑,及景略卒,軍中請以為主,自衛佐拜御史中 丞,為軍使。後至易定節度使時,人呼為呷醋節度。 《北夢瑣言》:有少年眼中常見一小鏡子,醫工趙卿診 之,與少年期,來晨以魚鱠奉候,少年及期赴之,延於 閣子內,且令從容俟客退後,方得攀接,俄而設臺於 上,施一甌芥醋,更無他味。卿亦未出,迨日中久候不 至,少年飢甚,且聞醋香,不免輕啜之,逡巡又啜之,覺 胸中豁然,眼花不見,因竭甌啜之。趙卿探之方出,少 年以啜醋慚,謝卿曰:郎君喫鱠太多,醬醋不快,又有 魚鱗在胸中,所以眼花,適來所備醬醋,只欲郎君因 飢以啜之,果愈此疾。烹鮮之會乃權誑也,請退謀餐 他妙多斯類。非庸醫所及也。

《宋史·孝義傳》:陳思道,江陰人。喪父,事母兄以孝悌聞。 鬻醯市側,以給晨夕,買物不酬價,如所索與之。母病, 思道衣不解帶者數月,雙目瘡爛,飲食隨母多少。洎 母喪,水漿不入口七日。既葬,裒鬻醯之利,得錢十萬, 奉其兄。結廬墓側。

《官箴》:王沂公常說喫得三斗釅醋,方做得宰相。蓋言 忍受得事。

《文昌雜錄》:石曼卿善豪飲,與布衣劉潛為友。嘗通判 海州,劉潛來訪之,曼卿與劇飲,中夜酒欲竭。顧船中 有醋斗餘,乃傾入酒中併飲之。至明日,酒醋俱盡。 《泉南雜志》:萬安橋,乃宋蔡忠惠公所造,世謂洛陽橋 是也,俗傳公造此橋,限以濤勢不能。案址乃檄江神 得一醋,字公云:廿一日酉時為之。

《夢溪筆談》:吳人多謂梅子為曹公,以其嘗望梅止渴 也。又謂鵝為右軍。有一士人遺人醋梅與燖鵝,作書 云:醋浸曹公一甏,湯燖右軍兩隻,聊備一饌。

《委巷叢談》:自元豐制尚書省,復二十四曹吏輩,又為 之語曰:兵職駕庫,咬薑呷醋。

《宋史·食貨志》:崇寧二年,知漣水軍錢景允言建立學 舍,請以承買醋坊錢給用。詔常平司計無害公費如 所請,仍令他路準行之。初,元祐臣僚請罷榷醋,戶部 謂本無禁文。後翟思請以諸郡醋坊日息用餘悉歸 常平,至是,景允有請,故令常平計之。大觀四年,又詔: 諸郡並別遣倉官。賣醋毋得越郡城五里外,凡縣、鎮、 村並禁,其息悉歸轉運司,舊屬常平者如故。宣和七 年,諸路鬻醋息,率十五為公使,餘如鈔旁法,令提刑 司季具儲備之數,毋得移用。

《徽宗紀》:重和元年九月,詔罷取醋息。

《癸辛雜識》:束元嘉知嘉陵,泰州禁醋甚嚴,有大書於郡 門曰:束手無措。

《金史·章宗紀》:承安三年三月壬寅,始榷醋。

《食貨志》:元光元年,復設麴使司。醋稅:自大定初,以國 用不足,設官榷之,以助經用。至二十三年,以府庫充 牣,遂罷之。章宗明昌五年,以有司所入不充所出,言 事者請榷醋息,遂令設官榷之,其課額,GJfont當差官定 之。後罷。承安三年三月,省臣以國用浩大,遂復榷之。 五百貫以上設都監,千貫以上設同監一員。

《元史·食貨志》:元之有酒醋課,自太宗始。其後皆著定 額,為國賦之一。

天下每歲總入之數:醋課:腹裏,三千五百七十六錠 四十八兩九錢。遼陽行省,三十四錠二十六兩五錢。 河南行省,二千七百四十錠三十六兩四錢。陝西行 省,一千五百七十三錠三十九兩二錢。四川行省,六 百一十六錠一十二兩八錢。江浙行省,一萬一千八 百七十錠一十九兩六錢。江西行省,九百五十一錠 二十四兩五錢。湖廣行省,一千二百三十一錠二十 七兩九錢。

至元二十二年,詔免農民醋課。

《樂郊私語》:元延祐間,程文憲條言江南酒醋等稅,近 來節次增添,比初時十倍,今又逐季增添,正緣管課 程官虛添課額,以諂上司,其實利則歸己,虛額則張 掛欠籍云云。

《見聞錄》:三原王公承裕自少有雅量,諸老嫂嘗試之。 暑月先生如廁,必置扇外舍牖間,使婢藏之,出視無 扇,輒住,及三置三藏之,則不復置扇,而終無慍色。諸 老嫂相與笑曰:七叔量大如海,其將鼻吸三斗醋耶。 公後果至南京戶部尚書。

醋部雜錄编辑

《禮記·內則》:肉腥,細者為膾,大者為軒,或曰:麋鹿魚為 菹,麇為辟雞,野豕為軒,兔為宛脾,切蔥若薤,實諸醯 以柔之。細切者為膾,大片切者為軒,實諸醯以柔 之言肉無蔥薤,皆實諸醯浸漬而熟,則柔軟矣。 《晏子春秋·內篇》:醯醢腐不勝沽也,酒醴酸不勝飲也。 《外篇》:水火醯醢鹽梅,以烹魚肉。

《呂氏春秋·功名篇》:缶醯黃,蚋聚之,有酸。

《史記·貨殖傳》:通邑大都,醯醬千瓿,比千乘家。《淮南子·說林訓》:醯酸不慕蚋,蚋慕於醯酸。

《風俗通》:酢如蓂莢。按蓂味酸,工者取以調味。

《博物志》:酒,暴熟者。酢醢,酸者,易臭。龍肉以醯漬之, 則文章生。

《葛洪·肘後方》:治齒痛,用多年GJfont酢。 《盧諶祭記》:四時之祠,皆用苦酒。

《記事珠》:唐世風俗,貴重桃花醋。

《資暇錄》:人稱士流為醋,大言其峭醋,而冠四人之首。 一說衣冠儼然,黎庶望之,有不可犯之色,犯必有驗。 比於醋而更驗,故謂之焉。或云:往有士人貧,居新鄭 之交,以驢負醋,巡邑而賣,復落魄不調,邑人指其醋 馱而號之。

《唐國史補》:舊說聖善寺閣常貯醋數十甕,恐為蛟龍 所伏,以致雷霆也。

《清異錄》:醬八珍,主人也。醋食總管也,反是為惡醬,為 廚司大耗,惡醋為小耗。

《夢溪筆談》:天蛇,其大如著,而匾長三四尺,色黃赤。多 生於幽陰之地,遇驟雨後則出。越人深畏之,以醋澆 之則消。

學齋《呫嗶九經》:中無醋字,止有醯,及和用酸而已。至 漢方有此字。

《真臘風土記》:土人不能為醋,羹中欲酸,則著以咸平 樹葉。樹既莢則用莢,既生子則用子。

《群碎錄》:苦吟王維至,走入醋甕。

《雲煙過眼錄》:長生螺數枚,置之醋中則活。

《海槎餘錄》:相思子生於海中,如螺之狀,而中實若石 焉,大比豆粒。好事者藏置篋笥,積歲不壞,亦不轉動。 若置醋一盂,試投其中。遂移動盤旋不已,亦一奇物 也。

玳瑁,產於海洋深處,其大者不可得,小者時時有之。 其狀如龜鱉,背負十二葉,有文藻,即玳瑁也。取用時, 必倒懸其身,用器盛滾醋潑下,逐片應手而下,但不 老,大則其皮薄,不堪用耳。

酸筍大如臂,摘至用沸湯泡出苦水,投冷井水中浸 二三日,取出縷如絲,醋煮可食。好事者GJfont入中州,成 罕物,京師勳戚家,會酸筍湯即此品也。

醋部外編编辑

《漢武內傳》:西王母謂帝曰:仙藥有鳳林鳴酢。

《續博物志》:仙家謂醋為華池左味。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