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經濟彙編/食貨典/第314卷

經濟彙編 食貨典 第三百十三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經濟彙編 第三百十四卷
經濟彙編 食貨典 第三百十五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經濟彙編食貨典

 第三百十四卷目錄

 布部紀事

 布部雜錄

 布部外編

 褐部彙考

  詩經豳風七月

  說文釋褐

  唐國史補兔褐

  天工開物褐氈

 褐部選句

 褐部紀事

 褐部雜錄

 帛部彙考

  書經禹貢

  禮記王制

  周禮夏官 冬官

  方言帛部雜釋

  釋名釋綵帛

  財貨源流

  演繁露厚帛

  本草綱目

 帛部藝文

  省試恩賜耆老布帛     唐李絳

 帛部選句

食貨典第三百十四卷

布部紀事编辑

《周禮·地官·載師》:凡宅不毛者有里布。

《閭師》:凡無職者出夫布。

王子年拾遺,記周成王六年,然丘國遣使貢獻,使者 衣雲霞之布,如今之朝霞布也。

《列子·殷湯篇》:周穆王大征西戎,西戎獻錕鋙之劍,火 浣之布。其布浣之必投於火;布則火色,垢則布色;出 火而振之,皓然疑乎雪。

《列女傳》:楚江乙母者,楚大夫江乙之母也。當恭王之 時,乙為郢大夫。有入王宮盜者,令尹以罪乙,請於王 而黜之。處家無幾,其母亡布八尋,言:令尹盜之。王方 在小曲臺,令尹侍焉。王謂母曰:令尹信盜也,寡人不 為其富貴不行法焉。若不盜而誣之,楚國有常法。母 曰:令尹非身盜之也,乃使人盜之。王曰:奈何。對曰:昔 孫叔敖之為令尹也,道不拾遺,民不閉關,而盜賊自 禁。今令尹之為治也,耳目不明,盜賊縱橫,是故盜妾 之布,是與使之何異。王曰:令尹在上,寇盜在下,令尹 不知有何罪焉。母曰:昔者妾子為郢大夫,有盜王宮 中之物,妾子坐而黜之,妾子亦豈知之乎。然終坐之, 令尹獨何,以不坐是為過也。王曰:善。非徒譏令尹,又 譏寡人。令吏償母之布,因賜金十鎰,讓金布曰:妾豈 貪貨而干王哉。王召江乙而用之。

《左傳》:襄公十年夏,晉荀偃,士丐,請伐偪陽,孟氏之臣 秦菫父,輦重如役。主人懸布,菫父登之,及堞而絕之, 隊則又懸之,蘇而復上者三,主人辭焉。乃退,帶其斷 以徇於軍三日。

晏子景公謂晏子曰:東海中有水而赤,有棗華而不 實,何也。晏子曰:昔秦穆公乘龍理天下,以黃帝布裹 蒸棗至海,而投其棗布,故水赤,蒸棗故華而不實。公 曰:吾佯問子耳。對曰:嬰聞佯問者,亦佯對之。

《史記·循吏傳》:公儀休為魯相。見其家織布好,而疾出 其家婦,燔其機,云令農士工女安所讎其貨乎。 《禮記·檀弓》:子柳之母死,既葬,子碩欲以賻布之餘具 祭器。子柳曰:不可,吾聞之也。君子不家於喪,請班諸 兄弟之貧者。

《孔叢子·陳士義篇》:秦王得西戎利刃以之割玉如割 木焉,以示東方諸侯。魏王問子順曰:古亦有之乎。對 曰周穆王大征西戎。西戎獻錕鋙之劍火浣之布。其 劍長尺有咫。鍊鋼赤劍用之切玉如泥焉。是則古亦 有焉。王曰火浣之布若何。對曰周書火浣布垢必投 諸火,布則火色,垢則灰色,出火振之皜然。疑乎雪焉。 王曰今何以獨無。對曰秦貪而多求。求欲無厭。是故 西戎閉而不致。此以素防絕之也。然則人主貪欲。異 物所以不至。不可不慎也。

《莊子·山木篇》:莊子衣大布而補之,正緳係履而過魏 王。魏王曰:何先生之憊邪。莊子曰:貧也,非憊也。 《漢書·淮南厲王長傳》:長,高帝少子也,文帝時得罪處 蜀嚴道邛郵。不食而死,民有作歌歌淮南王曰:一尺 布,尚可縫;一斗粟,尚可舂。兄弟二人,不相容。

《史記·景帝紀》:後二年,令徒隸衣七GJfont布。 《漢書·張騫傳》:騫拜大中大夫,為天子言。曰:臣在大夏 時,見邛竹杖、蜀布,問安得此,大夏國人曰:吾賈人往 市之身毒國。《太平御覽》:張敞為京兆尹,長安遊徼受贓布,罪名已 定。其母年八十,守遺腹,子詣敞自陳,願乞一命。敞多 其母守節,而出教更量。所受布狹幅短,度中疏虧。二 尺價值五百,由此得不死。

《後漢書·馬援傳》:公孫述稱帝於蜀,援往觀之,述為制 都布單衣。東觀記曰都作荅。史記曰:荅布千匹。前 書音義曰:荅布,白疊布也。何承天纂文曰:都致、錯履、 無極,皆布名。

《後漢書·獨行傳》:陸續字智初,會稽吳人也。世為族姓。 祖父閎,字子春,建武中為尚書令。美姿貌,喜著越布 單衣,光武見而好之,自是常敕會稽郡獻越布。 《郅惲傳》:惲為上東城門侯。帝嘗出獵,車駕夜還,惲拒 關不開。帝令從者見面於門間。惲曰:火明遼遠。遂不 受詔。帝乃迴從東中門入。明日,惲上書諫,賜布百匹。 《馬皇后紀》:后賜諸貴人有白越三千端。白越,越布 也。

《東觀漢記》:廉范年十五入蜀迎母。喪,及到葭萌渡,船 沒幾死。太守張穆持筒中布數篋與范。范曰:石生堅, 堅生香。前後相違,不忍行也。遂不受。

永平中,衛尉馬廖以布三千匹,私贍三輔衣冠,知與 不知,莫不畢給。

建初元年,詔賈逵入北宮虎觀、南宮雲臺。講左氏傳, 又使發出左氏大義長於二傳者。書奏,上嘉之,賜布 五百匹,衣一襲。

《後漢書·章帝紀》:元和二年夏,詔令天下大酺五日。賜 公卿已下錢帛各有差;及洛陽人當酺者布,戶一匹, 城外三戶共一匹。賜博士弟子員見在太學者布,人 三匹。

《三國·魏志·齊王芳紀·傅子》曰:漢桓帝時,大將軍梁 冀以火浣布為單衣,常大會賓客,冀陽爭酒,失杯而 污之,偽怒,解之曰:燒之。布得火,赫然,如燒凡布,垢盡 火滅,粲然潔白,若用灰水焉。

《後漢書·楊璇傳》:靈帝時璇為零陵太守。時蒼梧、桂陽 猾賊相聚,吏人憂恐。璇乃特制馬車數十乘,以排囊 盛石灰於車上,繫布索於馬尾,順風鼓灰,賊不得視, 因以火燒布,布然馬驚,奔突賊陣。群盜破散。

《魏志·董卓傳·獻帝紀》曰:卓獲山東兵,以豬膏塗布 十餘匹,用纏其身,然後燒之,先從足起。

《後漢書·董卓傳》:王允與呂布及僕射士孫瑞謀誅卓。 有人書呂字於布上,負而行於市,歌曰:布乎。有告卓 者,卓不悟。王允乃與士孫瑞密表其事,使瑞自書詔 以授布。布持矛刺卓,趣兵斬之。

《先賢行狀》:國中有盜牛者,牛主得。盜者曰:我邂逅迷 惑,從今以後將改過,幸無使王烈聞之。人有以告烈 者,烈以布一端遺之。曰:是知恥惡。知恥惡,則善心將 生,故與之勸為善也。

《廣州先賢傳》:丁密,蒼梧廣信人也。清貧高節,非家織 布不衣。

《魏略》:皇甫隆為燉煌太守,燉煌婦人作裙,率縮如羊 腸,用布一匹;隆禁止之,所省復不貲。

《搜神記》:崑崙之墟,有炎火之山。山上有鳥獸草木,皆 生於炎火之中;故有火浣布,非此山草木之皮枲,則 其鳥獸之毛也。漢世西域皆獻此布,中間久絕。至魏 初時,人疑其無有。文帝以為火性酷烈,無含生之氣, 著之典論,明其不然之事,絕智者之聽。及明帝立,詔 三公曰:先帝昔著典論,不朽之格言,其刊石於廟門 之外及太學,與石經並以永示來世。至是,西域使至 而獻火浣布焉,於是刊滅此論,而天下笑之。

《拾遺記》:晉太康中有羽山之民獻火浣布。前虞舜時 獻黃布,漢末獻赤布,梁冀製為衣。

《晉書·王戎傳》:戎為侍中。南郡太守劉肇賂戎筒中細 布五十端,為司隸所糾,以知而未納,故得不坐,然議 者尤之。

《十六國春秋·光祿大夫傅》:祇太常摯虞遺張軌書,告 以京師饑軌。即遣參軍杜勳獻毯布三萬匹。

郭子劉道貞常為徒扶風,王以五匹布贖之。既而用 為從事中郎,當時以為美談。

《晉書·元帝紀》:帝性簡儉沖素。有司嘗奏太極殿廣室 施絳帳,帝曰:漢文集上書皁囊為帷。遂令冬施青布, 夏施青絲帷帳。

《謝尚傳》:尚督江夏義陽隨三郡軍事,始到官,郡府以 布四十匹為尚作烏布帳。尚壞之,以為軍士襦褲。 俗說桓豹奴善乘騎,亦有極快馬。有一諸葛郎,自云 能走與馬,等桓車騎。以百匹布置埒,令豹奴乘馬。諸 葛競走先。至者,得布。便俱走,諸葛桓與馬齊欲至埒 頭,去布三尺許。諸葛一躍坐布上,遂得之。

《笑林》:沈珩弟峻字叔山,有名譽而性儉GJfont。張溫使蜀 入內,良久出。語溫曰:向擇一端布,欲以送卿,而無麤 者。溫嘉其能顯非。

《燕書》:宋該字宜弘,為右長史。太祖會群僚以該性貪, 故賜布百餘匹,令負而歸。重不能勝,乃至僵。頓以愧辱之。

《宋書·王元謨傳》:孝武大舉北征,以元謨為寧朔將軍, 前鋒元謨營貨利,一匹布責人八百梨,以此倍失人 心。

《南史·庾域傳》:長沙王為益州域,隨為懷寧太守。罷任 還家,妻子猶事井臼,而域所衣大布,餘俸專充供養。 《梁書·王僧孺傳》:僧孺除游擊將軍,兼御史中丞。僧孺 幼貧,其母鬻紗布以自業,嘗攜僧孺至市,道遇中丞 鹵簿,驅迫溝中。及是拜日,引騶清道,悲感不自勝。 《南史·宗室傳》:鄱陽忠烈王恢,為郢州刺史,境內大寧。 時有進筒中布者,恢以奇貨異服,即命焚之,於是百 姓仰德。

《梁四公記》:梁天監中,有蜀闖GJfont杰,GJfontGJfontGJfont。四公謁 武帝杰公嘗與諸儒語及方域,間歲海南商人齎火 浣布三端。帝以雜布積之,令杰公以他事召。至於市 所,杰公遙識曰:此火浣布也。二是緝木皮所作,一是 續鼠毛所作。以詰商人具如所說。

《陳書·姚察傳》:察自居顯要,一不交通。嘗有私門生不 敢厚餉,止送南布一端,花練一匹。察謂之曰:吾所衣 著,止是麻布蒲練,此物於吾無用。既欲相款接,幸不 煩爾。此人遜請,猶冀受納,察厲色驅出,因此伏事者 莫敢餽遺。

《北史·魏鄭羲傳》:羲孫述祖為光州刺史。有人入市盜 布,其父怒曰:何負吾君。執之以歸首。述祖特原之,自 是境內無盜。

《隋書·文帝紀》:開皇十五年夏,相州刺史豆盧通貢綾 文布,命焚之於朝堂。

《大業拾遺錄》:七年十二月,朱寬征琉球國。還獲男女 千餘人,并雜物產。與中國多不同,緝木皮為布甚細, 而幅闊三尺二寸,亦有細班布幅闊四尺許。

《唐書·南蠻傳》:貞觀時,王頭黎獻朝霞布。

《舊唐書·太宗紀》:貞觀十八年,命將征遼東,安州人彭 通請出布五千匹,以資征人。上喜之,比於漢之卜式。 拜為宣義郎。

《六帖》:唐開元初,日本栗由復朝,請從諸儒受經。詔四 門助教趙元默即鴻臚為師,獻元默大幅布。

《唐書·隱逸傳》:張志和,嘗欲以大布製裘,嫂為躬績織, 及成,衣之,雖暑不解。

《郭子儀傳》:子儀封汾陽郡王,屯絳州時。帝引至臥內, 賜布九萬匹。

《玉泉子》:夏侯孜為左拾遺,常著桂管布衫朝謁。開成 中,文宗無忌諱。好文問孜,衫何太麤澀。具言桂管產, 此布厚可以御寒。他日,上問宰相:朕察拾遺夏侯孜, 必貞介之士。宰相曰:其行今之顏冉。上嗟嘆,亦效著 桂管布。滿朝皆倣之,此布為驟貴也。

《宋史·哲宗紀》:元祐四年十一月,敕溪洞彭儒武等進 溪洞布。

《食貨志》:紹興二十年,詔:廣西折布錢因張浚增至兩 倍以上,今減作一貫文折輸。

布部雜錄编辑

《易經·說卦傳》:坤為布。正義曰:取其地廣載也。大全徐 氏曰:動闢而廣,故為布。吳氏曰:旁有邊幅,而中平廣 也。

《禮記·玉藻》:年不順成,君衣布搢本。

《荀子》:璇、玉、瑤、珠,不知佩也,雜布與錦,不知異也。 《史記·貨殖傳》:筋角丹沙千斤,其帛絮細布千鈞,文采 千匹,榻布皮革千石。榻布:粗厚之布也。

《漢書·食貨志》:凡浮游無事,出夫布一匹。

《越絕書》:白越,細布也。

《淮南子·說山訓》:鄉者其人。見彈而求鶚炙,見卵而求 晨夜,見黂而求成布,雖其理哉,亦不病暮。象解其牙, 不憎人之利之也。

《說林訓》:曹氏之裂布,蛷者貴之,然非夏后氏之璜。 楚人命名為曹。今俗間以始織布,繫著其旁,謂之曹 布。燒以傅蝫,蛷瘡則愈。故蛷者貴之璜,以發眾國家 之寶,故曰:然非夏后氏之璜也。

《十洲記》:炎洲有火林山,山中有火光。獸大如鼠毛,長 三四寸。或赤,或白,山可三百里許。晦夜即見此山林, 乃是此獸光照。狀如火光相似,取其獸毛以緝為布。 時人號為火浣布,此是也。國人衣服垢污,以灰汁浣 之,終無潔淨。惟火燒此衣服,兩盤飯間振擺,其垢自 落,潔白如雪,亦多仙家。

《說苑》:墨子曰:古有用無文者,禹是也,土階三等,衣裳 細布;當此時,黼黻無所用,務在堅完。

《後漢書·南蠻傳》:秦惠王併巴中,以巴氏為蠻夷君長, 世尚秦女,其民爵比不更,有罪得以爵除。其君長歲出賦二千一十六錢,三歲一出義賦千八百錢。其民 戶出幏布八丈二尺,雞羽三十鍭。

《洞冥記》:波祗國亦名波弋國,獻神精香草:一名荃靡, 一名春蕪,一根百條。其間如竹節,柔軟。其皮如絲可 為布。所謂春蕪布,亦名香荃布。堅密如冰紈也。握一 片滿室皆香,婦人帶之彌月芬馥。

末多國人長四寸,織麟毛為布,以文石為床。人形雖 小,而室宇崇曠。織鳳毛錦,以錦為帷幕也。

《三國·魏志·東夷傳》:夫餘在長城之北,其民在國衣尚 白,白布大袂,袍、褲,履革鞜。

挹婁在夫餘東北。其土地多山險。有五穀、牛、馬、麻布。 韓有三種。馬韓在西。其民土著,種植,知蠶桑,作綿布。 弁辰國。土地肥美,曉蠶桑,作縑布。

《抱朴子·廣譬篇》:寸裂之錦,黻未若堅,完之韋布。 《元中記》:元菟北有山,山有花。人取紡織為布。

《梁書·高昌國傳》:高昌,草實如繭,繭中絲如細纑,名為 白疊子,國人多取織以為布。布甚軟白,交市用焉。 《述異記》:揚州有蛇市,市人鬻珠玉。而雜貨鮫布,鮫人 即泉先也,又名泉客。

《南州異物志》:五色斑衣以絲布古具木所作。此木熟 時狀如鵝毳,中有核如珠。細過絲綿,人將用之則 治出其核。但紡不織,任意牽引,無有斷絕。欲為斑布, 則染之五色。織以為布,弱軟厚緻,上毳毛外徼。人以 斑布,文最煩縟多巧者,名曰城。城其次小麤者,名曰 文辱。又次麤者,名曰鳥麟。

《周書·異域傳》:稽胡,一名步落稽,劉元海五部之苗裔 也。其俗少桑蠶,多麻布。

《南史·海南諸國傳》:林邑國出古貝樹,其花如鵝毳,抽 其緒紡之以作布,布與紵布不殊。亦染成五色,織為 斑布。

《西南夷傳》:狼牙修國,男女皆袒而被髮。其王及貴臣 乃加雲霞布覆胛,以金繩為絡帶。

《北史·高麗傳》:其國春秋校獵,王親臨之。稅,布五匹、穀 五石;游人則三年一稅,十人共細布一匹。

《西域傳》:高昌賦稅計田輸銀錢,無者輸麻布。

《隋書·南蠻傳》:林邑國。王戴金花冠,衣朝霞布,珠璣瓔 珞。

赤土國。男女以朝霞、朝雲雜色布為衣。豪富之家,恣 意華靡。

《唐書·地理志》:山南道。郢州富水郡,上。土貢:紵布。 淮南道。厥賦:絁、絹、綿、布。厥貢:絲、布、紵、葛。

劍南道。有交梭,彌牟、布。

《唐六典》:勝寧等州出女稽布,濟州出賨布,海州出楚 布,涪州出連頭獠布,巴州出闌干布,涼州出毼布,西 州出白GJfont,南州出斑布,漢州出彌牟布,韶州出竹子 布。

《五代史·契丹附錄》:西婁有邑屋市肆,交易無錢而市 布。

《宋史·龜茲國傳》:國城有市井而無錢貨,以花蕊布博 易。

《桂海虞衡志》:黎單黎人所織青紅間道木綿布也,桂 林人悉買以為臥具。

《揮麈前錄》:高昌國出白GJfont、繡文花蕊布。 賢奕尚衣縫人,云上近體俱松江三梭布所製,本朝 家法如此,大廟紅紵絲拜裀立腳處,乃紅布其品節。 又如此今富貴家,佻達子弟乃有以紵絲綾段為褲 者,其暴殄過分,亦已甚矣。

布部外編编辑

《洞冥記》:東方朔字曼倩,父張夷字少平,妻田氏女夷, 年二百歲。顏如童子,朔生三日而田氏死。時景帝三 年也。鄰母拾而養之,三歲。天下祕讖,一覽闇誦於口。 居常指撝天下,空中獨語。鄰母忽失,朔累月方歸。母 笞之後,復去。經年乃歸,母忽見。大驚曰:汝行經年一 歸,何以慰我耶。朔曰:兒至紫泥海,有紫泥污衣,仍過 虞淵湔浣朝發中返。何云經年乎。母問之汝悉是何 處行。朔曰:兒湔衣竟暫息都崇堂,王公飴之以丹霞 漿,兒食之太飽,悶幾死。乃飲元天黃露,半合即醒。既 而還路,遇一蒼虎息於道傍。兒騎虎還,打捶過痛,虎 囓兒,腳傷。母悲嗟,乃裂青布裳裹之。朔復去家萬里, 見一枯樹。脫布掛於樹,布化為龍,因名其地為布龍 澤。

褐部彙考编辑

《詩經》

《豳風七月》
编辑

無衣無褐,何以卒歲。

褐毛布也,正義曰毛布。用毛為布,今夷狄作褐,皆織毛為之,賤者所服。

《說文》
编辑

《釋褐》
编辑

褐短衣也。

《唐國史補》
编辑

《兔褐》
编辑

宣州以兔毛為褐,亞於錦綺。復有染絲織者,尤妙。故 時人以為兔褐,真不如假也。

《天工開物》
编辑

《褐氈》
编辑

凡綿羊有二種:一曰蓑衣羊。剪其毳為氈為絨,片帽 襪遍天下。胥此出焉。古者西域羊,未入中國。作褐為 賤者,服亦以其毛為之。褐有粗而無精。今日粗褐亦 間出此羊之身。此種自徐淮以北州郡,無不繁生。南 方唯湖郡飼畜。綿羊一歲三剪毛。夏季希革不生每羊一隻 歲得絨襪料。三雙生羔牝牡,合數得二羔。故北方家 畜綿羊百隻,則歲入計百金,云一種矞GJfont羊。番語唐末 始自西域傳來,外毛不甚蓑長。內毳細軟,取織絨褐。 秦人名曰山羊,以別於綿羊。此種先自西域傳入,臨 洮今蘭州獨盛。故褐之細者,皆出籣州。一曰蘭絨,番 語謂之孤古絨,從其初號也。山羊毳絨亦分兩等:一 曰搊絨,用梳櫛搊下打線織帛。曰褐子、把子、諸名色。 一曰拔絨。乃毳毛精細者。以兩指甲逐莖撏下,打線 織絨褐。此褐織成,揩面如絲帛滑膩。每人窮日之力, 打線只得一錢重。費半載工夫,方成匹帛之料。若搊 絨打線,日多拔絨數倍。凡打褐絨線,冶鉛為錘。墜於 緒端,兩手宛轉搓成。凡織絨褐機,大於布機。用綜八 扇穿經度縷,下施四踏輪。踏起經隔二拋緯,故織出 文成斜現。其梭長一尺二寸,機織羊種皆彼時歸夷 傳來。名姓再詳故至今織工皆其族類,中國無與也。凡綿 羊剪毳,粗者為氈。細者為絨氈。皆煎燒沸湯,投於其 中搓洗。俟其粘合,以木板定物式。鋪絨其上,運軸赶 成。凡氈絨白黑為本色,其餘皆染色。其氍毹、氆氌等 名稱皆華夷各方語。所命若最粗而為毯者,則駑馬 諸料雜錯而成,非專取料於羊也。

褐部選句编辑

趙壹疾邪賦:勢家多所宜,咳唾自成珠。披褐懷金玉, 蘭蕙化為芻。

古詩:短褐中無絮,帶斷續以繩。

褐部紀事编辑

《史記·商君傳》:趙良曰:五羖大夫,荊之鄙人也。聞秦繆 公之賢而願望見,行而無資,自粥于秦客,被褐食牛。 期年,繆公知之,舉之牛口之下,而加之百姓之上。 《淮南子》:宓子治單父三年,而巫馬期衣短褐,易容貌, 往觀化焉。

《左傳》:哀公十三年,吳申叔儀,乞糧于公孫有山氏。曰: 佩玉蕊兮,予無所繫之,旨酒一盛兮,余與褐之父睨 之,對曰:粱則無矣。麤則有之,若登首山以呼曰:庚癸 乎,則諾。

《新序·雜事篇》:齊有婦人,極醜無雙,號:無鹽女。行年三 十,無所容入,衒嫁不售,乃拂短褐,自詣宣王,願一見。 于是宣王召而見之。

《韓詩外傳》:東郭先生知宋將亡,褰褐而過其朝曰:宋 將有荊棘之患,索吾褐故褰而避之。

《史記·藺相如傳》:趙惠文王,得楚和氏璧。秦昭王遺趙 王書,願以十五城易璧。趙王召見藺相如。遂遣相如 奉璧西入秦。秦王無意償趙城,相如乃使其從者衣 褐,懷其璧,從徑道亡,歸璧于趙。

《漢書·婁敬傳》:敬,齊人也。漢五年,戍隴西,過雒陽,高帝 在焉。敬脫輓輅,見齊人虞將軍曰:臣願見上言便宜。 虞將軍欲與鮮衣,敬曰:臣衣帛,衣帛見,衣褐,衣褐見, 不敢易衣。虞將軍入言上,上召見。

《貢禹傳》:元帝時,齊三服官。遷禹為光祿大夫,禹上書 曰:臣禹年老貧窮,家訾不滿萬錢,妻子糠豆不贍,裋 褐不完。有田百三十畝,陛下過意徵臣,臣賣田百畝 以供車馬。《晉書·王獻之傳》:獻之疏曰:故太傅臣謝安。弱冠遐棲, 則契齊箕皓;應運釋褐,而王猷允塞。

GJfont超傳》:桓溫將伐慕容氏,超進策曰:北土早寒,三軍 裘褐者少,恐不可涉冬。

《晉書·隱逸傳》:楊軻,常衣褐縕袍,人不堪其憂,而軻悠 然自得。

《藝術傳》:單道開,敦煌人也。常衣麤褐,或贈以繒服,皆 不著。

《孝友傳》:何琦善養性,老而不衰,布褐蔬食,恆以述作 為事。

《隱逸傳》:劉驎之少尚質素,虛退寡欲。桓沖聞其名,請 為長史,驎之固辭不受。沖嘗到其家,驎之于樹條桑, 使者致命,驎之曰:使君既枉駕光臨,宜先詣家君。沖 乃造其父。父命驎之,然後方還,拂短褐與沖言話。 《苻堅載記》:王猛懷佐世之志。桓溫入關,猛被褐而詣 之,一面談當世之事,捫虱而言,旁若無人。

《陶潛五柳先生傳》:短褐穿結,簞瓢屢空,晏如也。 《南史·何點傳》:梁武帝與點有舊。及踐阼,召之。點以巾 褐引入華林園,帝賜詩酒,恩禮如舊。

《北史·魏侯深傳》:深背杜洛周歸尒朱榮。路中遇寇,身 被苫褐。榮賜其衣帽,厚待之。

《顏氏家訓》:思魯嘗謂吾曰:朝無祿位,家無積財,當肆 筋力,以申供養。吾命之曰:若務先王之道,家世之業, 藜羹縕褐,我自欲之。

《唐書·卓行傳》:陽城德宗,召拜右諫議大夫,遣長安尉 楊寧齎束帛詣其家。城褐衣到闕下辭讓,帝遣中人 持緋衣衣之,召見。

《嘉話錄》:有朝士詣友,生見衲衣道人在坐。他日,曰:公 好毳褐之,夫吾但覺其臭耳。友生曰:毳褐之臭,豈甚 銅乳之臭,吾視毳褐愈于朱紫遠矣。

《宋史·徐鉉傳》:鉉歷左常侍。淳化二年,廬州女僧道安 誣鉉姦私下吏,道安坐不實抵罪,鉉亦貶靜難行軍 司馬。初,鉉至京師,見被毛褐者輒哂之,邠州苦寒,終 不御毛褐,致冷疾。一日晨起方冠帶,遽索筆手疏,約 束後事,又別署曰:道者,天地之母。書訖而卒。

《聞見錄》:邵康節,熙寧初始為隱者。之服烏帽縚褐,見 卿相不易也。

《家世舊聞》:泰州徐神翁能知未來事。召至都下,用太 宗見陳摶故事。御絛褐,即便殿以賓禮接之。

褐部雜錄编辑

《老子·知難篇》:聖人被褐懷玉。

《墨子·非樂篇》:人不可衣短褐;衣服不美,身體從容,不 足觀也。

《呂氏春秋》:被褐而出,衣錦而入。藏文于內,固不可也。 《中論》:視袞龍之文,然後知被褐之陋。

《晉書·皇甫謐傳》:謐疏曰:皋陶振褐,不仁者遠。

《抱朴子》:結褐嚼蔬,而不悒悒也。黃髮終否,而不恨恨 也。

《唐書·地理志》:常州晉陵郡。土貢:兔褐。

會州會寧郡。土貢:駝毛褐。

《裴淵記》:蠻夷取榖樹皮,熟搥之以為褐。

《明道雜志》:南唐平徐鉉入朝,見朝中士大夫寒月衣 毛衫。乃嘆曰:自五胡猾,夏乃有此風鉉。鄙之不肯服。 在邠州中寒疾死。鉉之為此言,是不甘為亡國之俘。 為醜言以薄中朝士大夫耳。不然,豈不讀毛詩也。《詩》 曰:無衣無褐。鄭元注褐毛,布也。毛布非今段子乎。則 其來自三代也。古人衣裘,并皮衣之為裘,取毛織之 為褐,理何爽乎。

帛部彙考编辑

《書經》

《禹貢》
编辑

徐州厥篚元纖縞。

蔡傳元赤黑色幣也。纖縞皆繒也。《禮》曰:及期而大祥,素縞麻衣,中月而禫,禫而纖。《記》曰:有虞氏縞衣而養老,則知纖縞皆繒之名也。曾氏曰:元赤而有黑色,以之為袞,所以祭也。以之為端,所以齊也。以之為冠,以為首服也。黑經白緯曰纖。纖也縞也,皆去

凶即吉之所服也。

荊州厥篚元纁。

蔡傳《周禮》:染人,夏纁元,纁絳色幣也。大全鄭氏曰:染纁者三入而成。又再染以黑,則為緅。又再染以黑,則為緇。元色在緅緇之間,其六入者是染元纁之法也。此州染元纁色善,故貢之。

《禮記》
编辑

《王制》
编辑

布,帛精麤不中數,幅廣狹不中量,不粥于市,姦色亂 正色,不粥于市。

陳注數升縷多寡之數也,帛廣二尺四寸。

《周禮》
编辑

《夏官》
编辑

《職方氏》:正北曰并州,其利布帛。

《冬官》
编辑

GJfont氏湅帛以欄為灰,渥淳其帛,實諸澤器,淫之以蜃。

訂義易氏曰:絲弱于帛,帛壯于絲,湅絲不過涗水而漚之,湅帛則以欄為灰,煮而熟之,以至淫之盝之,又至于塗之宿之,其GJfont為特詳。 趙氏曰:以欄為灰。謂燒,欄木。以為灰也。渥淳以灰煮,熟漸,漬其帛也。淳沃也,渥漬之使厚也。既曰:渥淳不可遽至乾熇,故實諸潤澤濕之器。蜃白蛤也,以蛤為粉,浸淫器中,欲令帛白也,淫即善防者,水淫之,之淫。 陳用之曰:既曰渥淳必有水焉,非特灰而已,故實于澤器,欲其不遽以乾熇,故也淫謂粉蜃以淫其上,則閉其濕于澤器之中,而得以漸漬之矣。 毛氏曰:以欄為灰,變生而熟,以蜃為灰,變質而白。

清其灰而盝之,而揮之。

鄭康成曰:清澄也。于灰澄而出,盝晞之晞而揮,去其蜃。 毛氏曰:于器從而振之謂之盝。 陳用之曰:盝以盛之。 王昭禹曰:灰既澄而清,則盝而出之,而揮去其所惹之蜃灰。

而沃之,而盝之,而塗之,而宿之。

鄭康成曰:更渥淳之。 王昭禹曰:既揮其灰,沃之以水,又從而盝出之。既盝出矣,又從而塗之以蜃灰而宿之,則使經宿焉。 毛氏曰:自此不復用湅,亦不須和以水,其帛且濕,但塗以乾灰而已,豈非變生為熟易,而變質為白難乎。 陳用之曰:或言實諸澤器,不言塗宿。或言塗宿而不言灰蜃之用,相備以見也。

明日沃而盝之。

毛氏曰:塗之矣,復以清水沃而盝之者,去其所塗之灰也。然塗之宿而已,明日從而盝之,與夫清其灰而盝之異矣。此盝之二。每事不同,因其事也。

晝暴諸日,夜宿諸井,七日七夜,是謂水湅。

王昭禹曰:又從而暴諸日,而溫之以陽氣,宿諸井而寒之以陰氣。

《方言》
编辑

《帛部雜釋》
编辑

繒帛之細者謂之纖。東齊言布帛之細者曰綾,秦晉 曰靡。

《釋名》
编辑

《釋綵帛》
编辑

紡麤絲織之曰疏。疏寥也,寥寥然也。

縠粟也,其文足,足而踧,視之如粟也,又謂沙縠,亦取 踧,踧如沙也。

繐,齊人謂涼,謂惠,言服之輕細涼惠也。

紈渙也,細澤有光,渙渙然也。

紬抽也,抽引絲端出細緒也,又謂之絓。絓挂也,挂于 帳端振舉之也。

繭幕也,貧者著衣,可以幕絡絮也,或謂之牽離,煮熟 爛牽引,使離散如綿然也。

素朴素也,已織則供用,不復加巧飾也。

《財貨源流》
编辑

《帛》
编辑

帛繒也,繒帛之總名。

《演繁露》
编辑

《厚帛》
编辑

繒厚帛也,蔡邕女誡曰:繒貴厚而色尚深,為其堅韌 也。按此即厚帛乃始名繒其著色深也。

《本草綱目》
编辑

《帛》
编辑

釋名

李時珍曰:素絲所織,長狹如巾,故字從白巾。厚者曰 繒雙,絲者曰縑。後人以染絲造之,有五色帛。

主治

陳藏器曰:緋帛燒研,傅初生兒臍。未落時,腫痛又療 惡,瘡丁腫諸瘡有根者入膏用為上仍以掌大一片 同露蜂房棘刺鉤爛草節亂髮等分燒研,空腹服方 寸匕。

王好古曰:主墜馬,及一切筋骨損。李時珍曰:燒研療血崩,金瘡出血,白駁風。

陳藏器曰:五色帛主盜汗,拭乾,訖棄道頭。

附方

肥脈癮GJfont:曹姓帛,拭之愈。千金方

帛部藝文编辑

《省試恩賜耆老布帛》
唐·李絳
编辑

渙汗中天發,殊私海外存。衰顏逢聖代,華髮受皇恩。 燭物明堯日,垂衣闢禹門。惜時悲落景,賜帛慰餘魂。 厚澤沾翔泳,微生保子孫。盛明今尚齒,歡奉九衢樽。

帛部選句编辑

漢劉向《九歎》:申誠信而罔違兮,情素結于紉帛。 班婕妤《擣素賦》:改容飾而相命,卷霜帛而下庭。 班固《竇車騎北征》:頌同庖廚之珍饌,分裂室之纖帛。 張衡《東京賦》:通帛績GJfont聘丘園之耿潔,履束帛之 戔戔。

蔡邕《團扇賦》:裁帛製扇,陳象應矩。

梁元帝《薦鮑幾表》:旌蒲出魯賁,帛歸齊頌聲,既興盛 業斯在。

唐駱賓王《上崔長史啟》:籯金味道之子,候纁帛以彈 冠。屑玉含毫之人,望弓旌而蹺足。

蕭穎士《蓮蕊散賦》:滫以蘇膏,幕以油帛。

李白《明堂賦》:奉珪瓚獻琛帛。

宋曾鞏戶部侍郎:制田疇生齒之籍,穀帛貨泉之計。 魏曹植《美女篇》:媒氏何所營,玉帛不時安。

唐李GJfont《同望幸新亭賜錢公宴》詩:賜錢開漢府,分帛 醉堯人。

岑參詩:天門街西聞擣帛。

杜甫詩:那無囊中帛,救汝寒凜慄。自京赴奉先縣。 詠懷詩:彤庭所分帛,本自寒女出。鞭撻其夫家,聚斂 貢城闕。

嚴維《贈別至弘上人》詩:衲衣求壞帛,野飯拾春蔬。 戴叔倫詩:尺帛無長裁,淺水無長流。屯田詞:捕蝗 歸來守空屋,囊無寸帛缾無粟。

于鵠秋衣詞:篋中有秋帛,裁作遠客衣。

白居易詩:磨刀不如礪,擣帛不如砧。

周賀《逢播公》詩:衲衣春壞帛,香印雨霑灰。

賈島詩:衣褐惟麤帛,筐箱祇素書。

《僧寒山》詩:仕魯蒙幘帛,且愛裹疏巾。

《善住》詩:亂藤懸雨壁,壞帛挂風枝。

宋蘇軾詩:青綾衲衫暖襯甲,納線勒帛光透脅。 元柳貫詩:江驛北來無鴈帛,水鄉隨處有魚罾。 明莫士安《題湖山清曉圖》詩:書封鴈帛感蘇卿,膾斫 鱸絲羨張翰。

王士熙《早朝行》:輦金馱帛分遠行,龍沙士飽無鼓聲。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