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經濟彙編/食貨典/第313卷

經濟彙編 食貨典 第三百十二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經濟彙編 第三百十三卷
經濟彙編 食貨典 第三百十四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經濟彙編食貨典

 第三百十三卷目錄

 絲部紀事

 絲部雜錄

 絲部外編

 絨部彙考

  群碎錄

 絨部選句

 絨部紀事

 絨部雜錄

 布部彙考

  禮記王制 月令

  儀禮大射儀

  周禮夏官

  神異經火浣布

  洞冥記春蕪布 竹練布

  釋名釋綵帛

  魏略大秦國布

  抱朴子火浣布

  裴氏廣州記蠻裔布

  顧微廣州記阿林縣布

  廣志桐葉毳布

  異物志火浣布

  南州志緣藤布

  桂海器志練子 黎幕 黎單

  地理志黃草布 海西布

  海錄碎事高昌布

  輟耕錄吉貝

  瀛涯勝覽沙塌兒布

  本草綱目

  天工開物布衣 赶 彈 紡

 布部藝文一

  奇布賦          晉殷臣

  謝周明帝賜絲布等啟   北周庾信

  謝趙王賚絲布等啟      前人

  謝趙王賚絲布啟       前人

  謝趙王賚息絲布啟      前人

  代宰相謝賜布帛表     唐錢珝

  布賦          明徐獻忠

 布部藝文二

  布            唐李嶠

  恩賜耆老布帛        崔樞

 布部選句

食貨典第三百十三卷

絲部紀事编辑

《桓譚新論》:昔神農始削桐為琴,繩絲為絃。以通神明 之德,合天地之序。

《拾遺記》:東海員嶠山有冰蠶。長七寸,以雪霜覆之,然 後作繭。繭長一尺,其色五采。唐堯之世,海人獻之。堯 以為黼黻。

《山海經·海外北經》:歐絲之野在大踵東,一女子跪據 樹歐絲。言噉桑而吐絲蓋蠶類也。

《周禮·天官·大宰之職》:以九職任萬民;七曰嬪婦,化治 絲枲。謂國中婦人有德行者,變化絲枲以為布帛 之等也。

《拾遺記》:成王時,因祇國,致女工一人。善織以五色絲, 內口中手引而結之,則成文錦。

《詩經·衛風氓篇》:氓之蚩蚩,抱布貿絲,匪來貿絲,來即 我謀。季春始蠶,孟夏賣絲。朱注此淫婦為人所棄,而 自敘其事。

《公羊傳》:莊公二十有五年六月,辛未朔,日有食之。以 朱絲縈社。

《管子》:齊桓公伐楚。濟汝水,踰方城,使貢絲于周室。 《左傳》:襄公十八年秋,晉侯伐齊,將濟河,獻子以朱絲 係玉二玨而禱。

《烈女傳》:樂羊子遠遊尋師,一年來。歸妻引刀趨機,曰: 此織本自蠶繭,成于機杼。一絲而累至寸不已,遂成 尺累。尺不已,遂成丈匹。若今斷之則損全功。羊子感 之,七年不歸。

《墨子·所染篇》:子墨子言見染絲者而歎,曰:染于蒼則 蒼,染于黃則黃,五入,則為五色。不可不慎。非獨染絲 然也,國亦有染。

《瑯嬛記》:越巂國貢吸華絲。凡華著之不即墮落,用以 織錦。漢時,國人奉貢。武帝賜麗娟二兩,命作舞衣。春 暮宴于花下,舞時故以袖拂落花,滿身都著。舞態愈 媚,謂之百華之舞。

《西京雜記》:公孫弘以元光五年為國士所推尚為賢 良。國人鄒長倩以其家貧,少有資。致乃解衣裳以衣 之釋,所著冠履以與之,又贈以芻一束,素絲一襚撲滿一枚,書題遺之。曰:夫人無幽,顯道在則為尊。雖生 芻之賤也,不能脫落君子。故贈君生芻一束,詩人所 謂生芻一束其人如玉。五絲為GJfont,倍GJfont為升,倍升為 ,倍為紀,倍紀為GJfont,倍GJfont為襚此。自少之多,自微 至著也。士之立功勳效,名節亦復如之。勿以小善不 足修而不為也。故贈君素絲一襚,撲滿者以土為器, 以蓄錢。具其有入竅而無出竅,滿則撲之土粗物也。 錢,重貨也。入而不出,積而不散,故撲之上。有聚斂而 不能散者,將有撲滿之敗,可不誡歟。故贈君撲滿一 枚,猗嗟盛哉。山川修阻加以風露,次卿足下勉作功 名。竊在下風以俟,嘉譽弘答爛敗不存。

謝承《後漢書》:丹陽方儲為郎中章。帝使文郎居左,武 郎居右。儲正住中,曰:臣文武兼備,在所施用。上嘉其 才,以繁亂絲付儲,使理儲拔佩刀三斷之。對曰:反經 任勢,臨事宜然。

袁宏漢記《郭泰傳》:童子魏照求入其房供給灑掃。泰 曰:當精義講書,何來相近。照曰:經師易獲,人師難遭。 欲以素絲之質,附近采藍。

賈氏《說林》:蠶最巧作繭,往往遇物成形。有寡女獨宿, 倚枕不寐,私於壁孔中視鄰家蠶箔。明日繭多類之 雖眉目不甚,悉而望去,隱然似愁女。蔡邕見之,厚價 市歸繅絲,製琴絃彈之,有憂愁哀慟之音。問女,琰琰 曰:此寡女絲也。

《魏略》:文帝欲受禪,野蠶成絲。

《晉書·山濤傳》:初,陳郡袁毅嘗為鬲令,貪濁而賂遺公 卿,以求虛譽,亦遺濤絲百斤,濤不欲異於時,受而藏 於閣上。後毅事露,檻車送廷尉,凡所受賂,皆見推檢。 濤乃取絲付吏,積年塵埃,印封如初。

晉陽秋武帝時,有司奏以青絲為牛靷,詔以青麻代 之。

王隱《晉書》:呂光竊號河右。中書監張資病,光博營救 療。有外國道人羅義,云能差資病。光喜,給賜甚重。鳩 摩羅什知義誑詐,告資曰:義不能為益,徒煩費耳。冥 運雖隱,可以事試也。乃以五色絲作繩結之,燒為灰 末,投水中,灰若出水還成繩者,病不可愈。須臾,灰聚 浮出,復為繩,義療果無效,少日資亡。

《南史·循吏傳》:傅琰為山陰令。有賣針、賣糖老姥爭團 絲來詣琰,琰挂團絲於柱鞭之,密視有鐵屑,乃罰賣 糖者。

《梁四公記》:扶桑國貢黃絲三百斤。即扶桑蠶所吐,桑 灰汁所煮之絲也。帝有金罏重五十斤,繫六絲以懸 罏,絲有餘力。

《北史·齊文宣帝紀》:神武嘗令諸子,各理亂絲,帝獨抽 刀斬之,曰:亂者須斬。神武以為然。

《北齊書·張亮傳》:亮,拜大中大夫。薛淑嘗夢亮於山上 挂絲,以告亮,且占之曰:山上絲,幽字也。君其為幽州 乎。數月,亮出為幽州刺史。

《雲仙雜記》:杜甫寓蜀,每蠶熟即與兒躬行而乞,曰:如 或相憫,惠我一絲兩絲。

《珍珠船》:天寶中,異國獻軟玉。鞭屈之,首尾相就。舒之 則勁直如繩。乃以聯蟬繡為袋,碧蠶絲為鞘。碧蠶絲 彌羅國所貢,自然碧色,縱之一尺引之一丈。

《杜陽雜編》:上嘗幸興慶宮,於複壁間得寶匣。匣中獲 玉鞭,鞭末有文曰:軟玉鞭即天寶中異國所獻,光可 鑑物,節文端妍。雖藍田之美不能過也。屈之則頭尾 相就,舒之則勁直如繩。雖以斧鑕鍛斫,終不傷缺。上 嘆為異物,遂命聯蟬繡為囊,碧玉絲為鞘。碧玉蠶絲 即永泰元年東海彌羅國所貢。云其國有桑,枝幹盤 屈,覆地而生。大者連延十數頃,小者蔭百畝。其上有 蠶可長四寸,其色金,其絲碧。亦謂之金蠶絲。縱之一 尺,引之一丈。撚而為鞘,表裏通瑩如貫。瑟瑟雖併十 夫之力,挽之不斷。為琴瑟絃則鬼神悲愁忭舞。為弩 絃則箭出一千步。為弓絃則箭出五百步。上令藏之 於內府。至朱泚犯禁,闈其鞭,不知所在。

《宋史·荊罕儒傳》:罕儒歷青州兵馬鈐轄。罕儒雖不知 書,好禮接儒士。進士趙保雍登科覆落,客遊海陵。罕 儒問其所欲,保雍以將歸京師,且言緣江榷務以絲 易茗有厚利。罕儒立召主藏奴,令籍藏中絲,得四千 餘兩,盡以與之。

《元史·成宗紀》:大德九年三月,給還安西王積年所減 歲賜絲一萬一千九百斤。

《武宗紀》:至大元年三月,建興聖宮,給絲二萬斤。

絲部雜錄编辑

《禮記·月令》:季春之月,蠶事既畢,分繭稱絲效功。 《內則》:子能言,男唯女俞,男鞶革,女鞶絲。

《少儀》:國家靡敝,則君子不履絲。

《左傳》:隱公四年,公問于眾仲曰:衛州吁其成乎。對曰: 臣聞以德和民,不聞以亂,以亂,猶治絲而棼之也。 成公九年,君子曰:詩曰:雖有絲麻,無棄菅蒯。逸詩 也。

《春秋考異》:郵四月,蠶餌絲。《家語》:子張問入官。子曰:返身修道。故夫女工必自擇 絲麻,良匠完材,賢君選左右。

《呂氏春秋》:惠子曰:使女工化而為絲,不能治絲;大匠 化而為木,不能治木也。

《淮南子》:蠶餌絲則商絃絕。

枚乘《七發》:龍門之桐高百尺,而無枝。斬以為琴,野繭 之絲以為絃。

《說苑》:石稱丈量,徑而寡失;簡絲數米,煩而不察。故大 較易為力,曲辨難為慧。

《論衡》:蠶合絲而商絃絕,按子生而父氣衰。新絲既登, 故休者自壞耳。

《說文》:蠶眠成繭,繭繰成絲。

《風俗通》:五月五日賜五色續命絲,俗說益人命。 《陸凱奏》:事諸暨永,安出御絲。

《正部》:皎皎練絲,得藍則青,得丹則赤,得蘗則黃,得泥 則黑。

七緯絲俱生於蠶,為繒則賤,為錦則貴。

《博物志》:君子國民,衣野絲好禮讓。

《神仙傳》:仙人用五色絲作續命幡,幡安五色。

《劉子新論》:玉屑盈匣,不可琢為珪璋。剉絲滿篋,不可 織為綺綬。

學齋呫嗶聶夷中傷田家詩:最得風人之體,但二月 賣新絲。恐當作四月,蓋二月則蠶尚未生。戴勝降於 桑,乃三月內節所在。必於此時蠶事方盛,蓋月令蠶 事乃在季春之月。而《祭義蠶歲注》亦云,三月月盡,以 後豳風。蠶月條桑,亦指三月。二月安得有新絲耶。當 是四字傳寫者訛耳。其曰五月糶新穀,卻有之。 西吳枝乘湖民以蠶為田,故謂勝意則增饒。失手則 坐困綿以兩蠶。共作繭者為同功,綿值即倍常其絲。 以三繭抽者為合羅絲,歲以充御服,士庶家不得有 也。

《群碎錄》:織絲織音志今訛為注絲。又轉訛為紵絲,紵 音宁,非注也。見鄭氏《釋文》。

絲部外編编辑

《神仙傳》:園客者,濟陰人。貌美,而良邑人多欲以女妻 之。客終不娶,常種五色香草。積數十年,服食其實。忽 有五色蛾,集香草之上。客收而薦之,以布生華蠶焉。 至蠶時,有一女自來助客養,蠶亦以香草食之。蠶收 得繭百二十枚,繭大如甕。每一繭繰六七日絲乃盡。 繰訖此,女與園客俱去。

《瑯嬛記》:沈休文雨夜齋中獨坐,風開竹扉。有一女子 攜絡絲具入門便坐。風飄細雨如絲,女隨風引絡。絡 繹不斷,斷時亦就口續之。若真絲焉。燭未及,跋得數 兩,起贈沈曰:此謂冰絲,贈君造以為冰紈。忽不見,沈 後織成紈。鮮潔明淨,不異於冰製扇。當夏日甫攜,在 手不搖而自涼。

絨部彙考编辑

《群碎錄》

《絨》
编辑

子氄,北方毛段細軟者。書鳥獸氄毛是也。今訛為紫 茸。

絨部選句编辑

《元虞集》詩:海東之鷙王不驕,錦韝金鏇紅絨絛。 楊維楨詩:繡線添來日正遲,香絨倦理一支頤。卻 嗔昨夜狸奴惡,搔亂金床五色絨。

絨部紀事编辑

《元史·輿服志》:金輅,紅絨引輅索二,黃絨執綏一。

絨部雜錄编辑

《元史》:石絨,織以為布,火不能燒。

布部彙考编辑

《禮記》

《王制》
编辑

布,帛精麤不中數,幅廣狹不中量,不粥于市,姦色亂 正色,不粥于市。

陳注數升縷多,寡之數也。布幅廣二尺二寸。

《月令》
编辑

仲夏之月,毋暴布。

陳注暴,暴之于日也。布者陰功所成,不可以少陰干盛陽也。

《儀禮》
编辑

《大射儀》
编辑

司宮尊于東楹之西,兩方壺,膳尊兩甒在南有豐GJfont, 用錫若絺。

錫,細布也。絺,細葛也。錫者,十五升抽其布無事其縷。有事其布曰錫,謂之錫者治其布,使滑易也。

《周禮》
编辑

《夏官》
编辑

《職方氏》:正北曰并州,其利布帛。

《神異經》
编辑

《火浣布》
编辑

南方有火山,長四十里。生不燼之木。晝夜火然,得暴 風不熾,猛雨不滅。火中有鼠,重百斤。毛長二尺餘,細 如絲,恆在火中不出。外而色白,以水逐沃之。即死,取 其毛織以作布,用之若垢污,以火燒之,即清潔也。

《洞冥記》
编辑

《春蕪布》
编辑

波祇國產荃蘼草,亦曰春蕪草。其皮如絲,可以為布。 所謂春蕪布,亦曰香荃布。

《竹練布》
编辑

簟竹葉疏而大,一節相去六七尺,出九真彼人,取嫩 者GJfont浸紡績為布,謂之竹練布。

《釋名》
编辑

《釋綵帛》
编辑

布,布也。布列眾縷為經,以緯橫成之也。又太古衣皮, 女工之始始於是。施布其法,使民盡用之也。

《魏略》
编辑

《大秦國布》
编辑

大秦國出金塗布、緋持渠布、火浣布、阿羅得布、巴則 布、度伐布、溫宿布、五色桃布。

《抱朴子》
编辑

《火浣布》
编辑

海中蕭丘有自生火,常以夏起而秋滅。生一種木,里 人以為薪。用之不窮,取木葉績以為布。其皮赤,剝以 灰,煮治以為布。又曰白鼠毛,長三寸許。入火中不灼。 其毛又可績為布,故火浣有三種。

《裴氏廣州記》
编辑

《蠻裔布》
编辑

蠻裔不蠶,採木綿為絮。剝古綠藤績以為布。

《顧微廣州記》
编辑

《阿林縣布》
编辑

阿林縣有句芒木,里人斫其大樹。半斷,新條更生。取 其皮績以為布,軟滑甚好。

《廣志》
编辑

《桐葉毳布》
编辑

桐木,其葉有白毳。取其毳,淹織緝以為布。

《異物志》
编辑

《火浣布》
编辑

斯調國有大洲,在南海中。其上有野火,春夏自生秋 冬自死。有木生於其中,而不消。其俗常以冬採其毛, 以為布。色小青黑,若塵垢。污之便投火中,則更鮮明 也。

《南州志》
编辑

《緣藤布》
编辑

桂州豐水縣有緣藤,俚人以為布。

《桂海器志》
编辑

《練子》
编辑

練子出兩江州洞,大略似苧布。有花紋者謂之花練。 土人亦自貴重。

《黎幕》
编辑

黎幕出海南,黎峒人得。中國錦綵折取色絲,間木綿挑織而成。每以四幅聯成一幕。

《黎單》
编辑

黎單亦黎人,所織青紅間,道木棉布也。桂林人悉買 以為臥具。

《地理志》
编辑

《黃草布》
编辑

湖州有黃草布,布出各縣。極細者與葛無異。

《海西布》
编辑

海西織水羊毛為布,曰海西布。

《海錄碎事》
编辑

《高昌布》
编辑

高昌國有草實,如繭中絲,如細纑,名為白疊子。國人 取以為布。

《輟耕錄》
编辑

《吉貝》
编辑

閩廣多種木棉,紡績為布,名曰吉貝。

《瀛涯勝覽》
编辑

《沙塌兒布》
编辑

榜葛剌國出沙塌兒布。闊三尺五寸,長四丈。背面皆 毳絨,厚可五分,即兜羅錦也。

《本草綱目》
编辑

《布》
编辑

釋名

李時珍曰:布有麻布,絲布,木綿布。字從手中巾會意 也。

主治

李時珍曰:新麻布能逐淤血,婦人血閉腹痛,產後血 痛。以數重包白鹽,一合鍛研。溫酒服之。 舊麻布同 旱蓮草等分,瓶內泥固,鍛研。日用揩齒,能固牙烏鬚。 李時珍曰:白布治口脣緊小,不能開合。飲食不治,殺 人作大炷,安刀斧。上燒令汗出,拭塗之。日三五度,仍 以青布燒灰酒服。

陳藏器曰:青布解諸物毒,天行煩毒,小兒寒熱丹毒。 并水漬取汁飲之。浸汁和生薑汁服,止霍亂。燒灰傅 惡瘡,經年不瘥者,及灸瘡止血。令不傷風,水燒煙熏 嗽殺蟲熏,虎狼咬瘡,能出水毒,入諸膏藥,療丁毒狐 尿等惡瘡。

李時珍曰:燒灰酒服,主脣裂生瘡,口臭。仍和脂塗之, 與藍靛同功。

附方

惡瘡:防水青布和蠟燒煙,筒中熏之。入水不爛。陳藏器本 草

瘡傷:風水青布燒煙於器中,以器口熏瘡,得惡汗。出 則痛痒瘥。陳藏器本草

GJfont瘡潰爛:陳艾五錢,雄黃二錢,青布卷作大炷。點火 熏之,熱水流數次愈。鄧筆峰雜興方

交接違禮,女人血出不止:青布同髮燒灰納之。僧坦集驗 方

霍亂轉筋入腹無可奈何者:以酢煮,青布搽之。冷則 易。千金方

傷寒陽毒,狂亂甚者:青布一尺,浸冷水貼胸前。活人書 目痛磣濇不得瞑:用青布炙熱,以時熨之。仍蒸大豆 作枕。聖惠方

病後目赤:有方同上。 《千金方》用冷水漬青布掩之, 數易。

《天工開物》
编辑

《布衣》 《赶》 《彈》 《紡》
编辑

凡棉布禦寒,貴賤同之棉花。古書名枲麻,種遍天下。 種有木棉,草棉兩者。花有白紫二色種者。白居十九, 紫居十一。凡棉春種秋花,花先綻者逐日摘取。取不 一時,其花粘子於腹。登赶車而分之,去子取花,懸弓 彈化。為挾纊溫衾襖者就此止功彈後以木板擦,成長條。以登紡, 車引緒糾成紗縷然後繞GJfont牽經就織,凡紡工能者 一手握三管,紡於鋌上。捷則不堅凡棉布寸土,皆有而織。 造尚淞江,漿染尚蕪湖。凡布縷緊則堅,緩則脆。碾石 取江北,性冷質膩者。每塊佳者值十餘金石不發燒則縷緊不 鬆。泛蕪湖巨店,首尚佳石廣南。為布藪而偏取遠產 必有所試矣。為衣敝浣猶尚寒砧擣聲,其義亦猶是 也。外國朝鮮造法相同。惟西洋則未覈其質,併不得 其機織之妙。凡織布有雲花、斜文、象眼等,皆倣花機 而生義。然既曰布衣太素,足矣。

布部藝文一编辑

《奇布賦有序
晉·殷臣
编辑

惟泰康二年,安南將軍廣州牧,滕侯作鎮南方。余時承乏忝備下僚。俄而大秦國奉獻琛來經於州。眾寶既麗,火布尤奇,乃作賦曰:

伊荒服之外國,逮大秦以為名。仰皇風而悅化,超重 譯而來庭。貢方物之綺麗,亦受氣於妙靈。美斯布之 出類,稟太陽之純精。越常品乎意外,獨詭異而特生。 森森豐林在海之洲,煌煌烈火焚焉靡休。天性固然茲殖是由。牙萌炭中,穎發燼隅。葉因焰潔,翹與炎敷。 焱榮華實,焚灼萼珠。丹輝電激,彤炯星梳。飛耀衝霄, 光赫天區。惟造化之所陶,理萬端而難察。燎無爍而 不燋,在茲林而獨昵。火焚木而勿枯,木吐火而無竭。 同五行而並在,與大椿其相率。乃採乃析,是紡是績。 每以為布,不盈數尺。以為巾帊,服之無斁。既垢,既污, 以焚為濯。投之朱罏,載然載赫。停而冷之,皎然潔白。

《謝周明帝賜絲布等啟》
北周·庾信
编辑

臣某啟奉敕垂賜雜色絲布綿絹等三十段,銀錢二 百文。某比年以來,殊有闕乏。白社之內,拂草看冰。靈 臺之中,吹塵視甑。懟妻狠妾,既嗟且憎。瘠子羸孫,虛 恭實怨。王人忽降,大賚先臨。天帝賜年,無踰此樂。仙 童贈藥,未均斯喜。張袖而舞,元鶴欲來。撫節而歌,行 雲幾斷,所謂舟楫無岸。海若為之,反風薺麥。將枯山 靈為之出雨,況復全抽素繭雪GJfont。疑傾併落青鳧銀 山,或動是知青牛道士,更延將盡之命白鹿真人。能 生已枯之骨,雖復拔山超海,負德未勝,垂露懸針。書 恩不盡,蓬萊謝恩之雀,白玉四環漢水,報德之蛇。明 珠一寸,某之觀此,寧無愧心,直以物受其生於天。不 謝謹啟。

《謝趙王賚絲布等啟》
前人
编辑

某啟鄭叡至,蒙賜絲布綾等十段。王褒至又賜。許賜 錢等,望外之恩,實符大賚。非常之錫,乃溢生涯曳練 且觀。無勞白馬之望流泉,欲委佇見青鳧之蜚楊池。 掘荷李園,移樹既欣。谷利彌思,青林陳留。下粟有媿, 深恩櫟陽。雨金翻慚,曲施靈臺。久客從此,數炊黍谷。 長寒於今,更暖從雲夢之田。不喻此樂,得豐城之劍。 未均斯喜,謹啟。

《謝趙王賚絲布啟》
前人
编辑

某啟奉教垂賚,雜色絲布三十段。去冬凝閉,今春嚴 勁。霰似瓊田,凌如鹽浦。張超之壁未足障風袁安之 門無人開。雪覆鳥毛而不暖,然獸炭而逾寒。遠降聖 慈,曲垂矜賑。諭其蠶月殆罄桑車,津實秉杼,幾空織 室。遂令新市數錢,忽疑販綵平陵。月夜驚聞擣衣,妾 遇新縑,自然心伏。妻聞裂帛,方當含笑。莊周車轍,實 有涸魚。信陵鞭前,元非窮鳥。仰蒙經濟,伏荷深慈。謹 啟。

《謝趙王賚息絲布啟》
前人
编辑

某啟某息苟娘昨,蒙恩引曲,賜絲布等五段。南冠獲 宥既預禮延稚子,勝衣還蒙,拜謁關尹津梁之織。鄴 地雙絲,扶風彩文之機。仙園獨繭,青矜宜襲。書生無 廢學之詩。春服既成,童子得雩沂之舞。況復栖烏挾 子同知。桂樹之恩澤,雉將雛共喜。行春之令,根株一 潤,枝葉俱榮。謹啟。

《代宰相謝賜布帛表》
唐·錢珝
编辑

臣某言今月某日中,使某至奉宣聖旨。賜臣絹一千 匹,布二千匹者。臣某誠哀誠感,頓首頓首。臣災集衰 門,禍貽諸父。執禮既循於經典,成喪將服於冠裳。何 言臣子之情必軫,君親之念近校。承命飛星,忽降于 重霄寵。數有章束帛載,頒於內府。哀榮曲被,跪受難 勝上感聖慈。臣無任涕泣,惶越之至。

《布賦》并序
明·徐獻忠
编辑

土人以布縷為業。農甿之困藉,以稍濟。然其為生甚疲苦,非若他郡邑蠶繅枲苧之業,力少利倍者可同語也。然天下所共衣被,而詳其衷者,甚寡於是。核其事,告諸觀風者,作布賦曰:

客有至吳下邑,覽織婦之布素,歆卉物之流澤。收島 夷之末計,啟閨房之長息。迺喟然而歎曰:美哉布乎。 是固一匹可以愧盜,心不得千金之償約者,歟何齎 者之逐逐,而拾者之,菫堇也。下邑之士曰:羅紈繡文, 素綈錦綾,長裙交褘,流景飛晶。此居者之所揚輝,而 觀者之所凝睇也。子不是慕而慕諸,貧民之業亦有 說乎。客曰:布通貴賤,之服不擇溫涼,而適其為製也。 疏陋縑繒密殊絹。縠有氍毹之毛毳,齊縞素之潔白 賤,靡綺之浮華,傷貝錦之徒飾。孺子匹婦可濟其乏 缺。通都大色與千乘之富相埒,豈虛言哉。曰:子何不 傷其勞,而徒羨其美。不稽其私,而徒誇其會子。亦欲 聞其勞且病乎。若乃鐵木相軋,手挽足壓,且餧且扐, 出絮吐核,張弓挂絃。絃急聲噎,牽條絡車,咿啞錯雜。 借光焚膏,繼夜併日。心急忘寐,力疲彊發。衾簟空寒, 漏水寂溢。婦子喧闐,老稚畢力。客曰:若是勞乎。曰:未 也。嫠婦卷袖,妖姬解珮。含愁入機,凝寒弄杼。流蘇綰 綜,一伏一起,踏躡相次,上下不已。縷斷苦接,梭澀恐 膩,手習檻匡,聲揚宮徵,長夜凄然,得尺望咫。寒雞喔 喔,解軸趨市。方是時也,母聞謗而不暇投杼,妻迎夫 而帖然坐起。客曰:若是勞乎。曰:未也。織婦拖凍,龜手 不顧。匹夫懷飢,奔走長路。持鹵莽者以入市,恐精麤 之不中數。飾粉傅脂,護持風露。摩肩臂以授人,騰口 說而售我。思得金之如攫媚,賈師以如父幸。而入選 如脫重,負坐守風簷,平明返顧。客曰:若是勞乎。曰:未 也。婦辭機而望遠,子牽裳而愬飢。先潔釜,而待米。旋汲水而候炊。語少待以相慰,既久佇而始歸。夫嬰嬰 以隕涕,云攘攘者在途。索子錢而不釋,併布母以如 飛,夫狼攫虎噉肉。寒骨解無一語之抗聲,猶三而 稱GJfont握。兩手以授之,拂空拳而吞欬。雖卒歲之靡,從 完小信而不怠。是豈但一婦織,而衣十人。殆所謂一 室肥,而眾俱瘵者也。客曰:若是病乎。曰:未也。海上之 民,土薄水淺。其惡易遘,枵腹者未知其稅。駕鶉衣者 徒羨夫長袖。夫廣儲豐積,出自農夫之耕。一絲寸縷, 皆從匹婦之手。然而繭絲告成,置蠶不問。耕犁召豐, 於牛何有。是固天下之同風。惟江南為叢,藪畝鍾之 他稅。從升泥途之末路,計斗是以手不停機。而終歲 無衣,窮年仡仡而不贍其口。客曰:何言之過也。滄海 變遷,化為陵陸。禹土塗泥,蔭注滐淥。禾黍芃芃,滿家 彌谷。貧攜自墮,富樹華屋。婚媾靡靡,徒侶簇簇。顧今 日之江南,殆海內之樂國。雖有布縷之征,亦豈加於 穀粟。何徒抱杞人之憂,損名都之望乎。曰:否,否。不然 恆歲之運水毀木飢消長,相代前建後除陽九陰七 聽命皇祇今,昔庚申火仇。馮彝亢令,爍金天漢。飛灰 槁土,沃焦赤地。坼龜既葵,藜之莫采。亦木棉之變,衰 枝無垂GJfont。絮罕葳蕤,傾筐脫負。采掇支離,寡夫臃腫。 哲婦鴟夷,里胥蹀躞。督郵喧豗,無尺寸之可縫。況綱 運之崔巍,匪凶歲之取盈。抑國計之在茲。當是時也, 雖使星婺獻技,火鼠脫鬣,罄大夏之全產,省公儀之 百室。偪陽不懸於城雉,匡廬借練於飛瀑,亦何以應 之。客曰:嗟哉,下邑之民若是病乎。曰:未也,工以習勝, 巧自技生。傷末路之靡淫,變素樸為華英。始力作以 助農,終GJfont麗以耀名。競良工之巧思,幻化國之神能。 於是飄絮若蓬,刻縷若。積歲成匹,累纖敵絨。廣倍 乎東海之二尺,袤齊乎別渚之五虹。鑿以團鳳,繞以 飛龍。綴金章以錯綠,變猩草之鮮紅。爛太霞之朝采, 奪景烏之精瑩。GJfont已浮乎龍水,絹何羨乎鮫宮。蓋其 技巧,始於渡海之黃嫗。聲聞出自戀,闕之鉅公忘萬 家之膏腴。邀一日之懽悰,傳觀內近。遂入公宮一匹, 遂抵於千緡聯筐。始達於重瞳,民已窮而益偪,霜既 結而冰從。嗚呼嗟乎。蒟醬竹杖,天馬葡萄。通西國而 開越嶲,窮異詭而馳臆胸。啟皇武之遠略,GJfont臣騫之 作俑。朝槿不思其暮落,寒灰尚戀夫冬烘。竟殘桃之 取戾,何獻曝之耿衷。方今聖主龍飛問民疾苦,諸非 著令改不暖坐首蠲。茲役卹我隕,仆尚衣之絺繡。有 章進御之浮靡,不取免徭征之巨累。始息肩而就臥, 雖紅紗之綱運尚存。而貂璫之督課稍妥。客乃瞿然 作而言曰:甚哉,鄙人不知民之病苦若是也。九月授 衣,猶以為晚。終歲作勞,祁寒不免。吾又何敢袖手以 向人,徒負暄而思暖。迺授簡而書之,告輶軒以示遠。

布部藝文二编辑

《布》
唐·李嶠
编辑

御績創羲黃,緇冠表素王。瀑飛臨碧海,火浣擅炎方。 孫被登三相,劉衣闡四方。佇因舂斗粟,來曉棣華芳。

《恩賜耆老布帛》
崔樞
编辑

殊私及耆老,聖德振黎元。布帛忻天賜,生涯拜主恩。 情均皆挾纊,禮異賁丘園。慶洽時方泰,仁沾月告存。 寧知酬雨露,空識荷乾坤。擊壤將何幸,徘徊望九門。

布部選句编辑

梁劉孝綽謝越布;啟比納方綃,既輕且麗。珍邁龍水, 妙越鳥夷。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