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卷一百十八 欽定續文獻通考 卷一百十九 卷一百二十

  欽定四庫全書
  欽定續文獻通考卷一百十九
  樂考
  散樂百戲
  宋
  周宻齊東野語曰州郡遇聖節錫宴率命猥奴數十羣舞於庭作天下太平字而唐樂府雜録云舞有字以舞人亞身於地布成字也王建宫詞云羅衫葉葉繡重重金鳳銀鵝各一樷每遍舞頭分兩向太平萬嵗字當中則此事由來久矣
  俞琰席上腐談曰嚮見官妓舞柘枝戴一紅物體長而頭尖儼如角形想即是今之罟姑也瑣碎録云柘枝舞本北魏拓拔之名易拓為柘易拔為枝葉少藴避暑録話曰仁廟初即位秋宴百戲有縁撞竿者忽墜地碎其骨死上惻然憐之命以金帛厚賜其家且詔自是撞竿減去三之一晏元獻作詩紀之曰君王特賜推溝念詔截危竿横賜錢余往在從班侍宴時見百戲撞竿纔二丈餘與外間絶不同一老中貴人為余言後閲元獻詩果見之廟號稱仁信哉
  又曰丁仙現自言及見前朝老樂工間有優諢及人所不敢言者不徒為諧謔往往因以達下情故仙現亦時時效之非為優戲則容貌儼如士大夫
  
  樂志曰漢武帝以李延年典樂府稍用西凉之制今之散樂俳優歌舞雜進往往有漢樂府之遺聲晉天福三年遣劉煦以伶官來歸遼有散樂葢由此矣
  冊皇后呈百戲角觝戲馬以為樂
  皇帝生辰酒一行𥷑篥起歌酒二行歌手伎入酒三行琵琶獨彈餅茶致語食入雜劇進酒四行酒五行笙獨吹鼓笛進酒六行筝獨彈築毬酒七行歌曲破角觝
  曲宴宋國使酒一行𥷑篥起歌酒二行歌酒三行歌手伎入酒四行琵琶獨彈餅茶致語食入雜劇進酒五行酒六行笙獨吹合法曲酒七行筝獨彈酒八行歌撃架樂酒九行歌角觝
  散樂以三音該三才之氣四氣調四時之氣應十二管之數截竹為四竅之笛以叶音聲而被之絃歌三音天音揚地音抑人音中皆有聲無文四時春聲曰平夏聲曰上秋聲曰去冬聲曰入
  散樂器𥷑篥 簫 笛 笙 琵琶 五絃 箜篌筝 方響 杖鼓 第二鼓 第三鼓 腰鼓
  大鼓 鞚 拍板
  契丹國志曰國主吹角為號衆則頓舍環遶穹廬又曰每嵗七月上旬入山射鹿夜半令獵人吹角做鹿鳴鹿既集而射之
  三月三日國人以木雕為兎分兩朋走馬射之先中者勝其負朋下馬跪奉勝朋人酒勝朋於馬上接盃飲之北呼此節為陶拉噶爾布
  成徳渌水亭雜識曰遼曲宴宋使酒一行𥷑篥起歌酒三行手伎入酒四行琵琶獨彈然後食入雜劇進以吹笙彈筝歌撃架樂角觝王介甫詩𣵠州沙上飲盤桓看舞春風小契丹盖紀其事也至范致能北使有鷓鴣天詞亦云休舞銀貂小契丹蒲堂賓客盡闗山則金源宴賓或襲為故事未可定耳
  太宗天顯四年正月朔宴羣臣及諸國使觀俳優角觝戲
  五年五月射栁於行在
  六年閏五月射栁於近郊
  七年六月觀角觝戲
  㑹同三年五月以端午宴群臣及諸國使命囬鶻燉煌二使作本俗舞俾諸使觀之
  穆宗應厯三年三月如應州擊鞠
  十九年正月與羣臣為葉格戲
  聖宗統和元年七月上與諸王分朋擊鞠
  十二月燃萬魚燈於雙溪
  四年十月上與大臣分朋擊鞠
  六年八月皇太后幸韓徳譲帳厚加賞賚命從臣分朋雙陸以盡歡
  七年四月諌議大夫馬得臣以帝好擊毬上疏諌奏畧曰臣伏見陛下聴朝之暇以擊毬為樂臣思此事有三不宜上下分朋君臣争勝君得臣奪君輸臣喜一不宜也往來交錯前後遮約争心競起禮容全廢若貪月杖誤拂天衣臣既失儀君又難責二不宜也輕萬乘之貴逐廣塲之娛地雖平至為堅确馬雖良亦有驚蹶或因奔擊失其控御聖體寧無虧損太后豈不驚懼三不宜也望陛下念繼承之重止危險之戲疏奏大嘉納之
  開泰七年八月行大射栁之禮
  太平元年十月幸通天觀觀魚龍曼衍之戲
  興宗景福元年七月帝召晋王蕭布庫等飲博夜分乃罷丁未擊鞠
  重熈五年四月帝與大臣分朋擊鞠
  七年十二月召善擊鞠者數十人於東京令與近臣角勝帝臨觀之
  十年四月以東京留守蕭薩巴言弛東京擊鞠之禁十月以皇子庫魯噶里生北宰相駙馬賽音巴寜迎帝至其第飲宴帝命衛士與漢人角觝為樂
  十五年四月禁五京吏民擊鞠
  天祚天慶二年九月射獲熊宴羣臣帝親御琵琶金太祖收國元年五月拜天射栁故事五月五日七月十五日九月九日拜天射栁嵗以為常
  樂志曰金因遼舊俗以重五中元重九日行拜天之禮重五於鞠塲中元於内殿重九於都城外其制刳木為盤如舟状赤為質畫雲鶴文為架髙五六尺置盤其上薦食物其中聚宗族拜之若至尊則於常武殿築䑓為拜天所重五日質明陳設畢百官班俟於毬塲樂亭南皇帝靴袍乘輦宣徽使前導自毬塲南門入至拜天䑓降輦至褥位皇太子以下百官皆詣褥位宣徽贊拜皇帝再拜上香又再拜排食抛盞畢又再拜飲福酒跪飲畢又再拜百官陪拜引皇太子以下先出皆如前導引皇帝囬輦至幄次更衣行
  又曰射栁擊毬之戲亦遼俗也金因之凡重五日拜天禮畢挿栁毬塲為兩行當射者以尊卑序各以帕識其枝去地約數寸削其皮而白之先以一人馳馬前導後馳至以無羽横鏇箭射之既斷栁又以手接而馳去者為上斷而不能接去者次之或中其青處及中而不能斷與不能中者為負每射必伐鼓以助其氣已而擊毬各乘所常習馬持鞠杖杖長數尺其端如偃月分其衆為兩隊共争擊一毬先於毬塲南立雙桓置板下開一孔為門而加網為囊能奪得鞠擊入網囊者為勝或曰兩端對立二門互相排擊各以出門為勝毬狀小如拳以輕韌木枵其中而朱之皆所以習蹺捷也既畢賜宴嵗以為常
  海陵天徳三年正月初造燈山於宫中
  貞元二年九月常武殿擊鞠令百姓縱觀
  三年六月登寳昌門觀角觝百姓縱觀
  正隆元年正月乙丑觀角觝戲
  世宗大定三年五月以重五幸廣樂園射栁命皇太子親王百官皆射勝者賜物有差帝復御常武殿賜宴擊毬自是嵗以為常
  四年五月旱禁宫中音樂放毬塲役夫
  六年三月如西京謁太祖廟擊毬百姓縱觀
  八年擊毬於常武殿司天馬貴中諫曰陛下為天下主守宗廟社稷之重圍獵習毬皆危事也前日皇太子墜馬可以為戒願一切罷之帝曰祖宗以武定天下豈以承平遽忘之耶皇統嘗罷此事當時以為非朕所親見故示天下以習武爾
  章宗明昌元年三月擊毬於西苑百寮㑹觀五月拜天於西苑射栁擊毬縱百姓觀
  等謹按章宗為原王時詔習騎鞠完顔守道諫曰哀制中未可帝曰此習武備耳自為之則不可從朕之命庸何傷乎然亦不可數也
  泰和元年五月擊毬於臨武殿令都民縱觀
  三年五月以重五拜天射栁帝三發三中四品以上官侍宴魚𧁑殿以天氣方暑命兵士甲者釋之
  七年五月幸東苑射栁十二月詔䇿論進士免試弓箭擊毬
  承安三年五月射栁擊毬縱百姓觀
  宣宗貞祐三年七月工部下開封市白牯取皮治御用鞠杖珠格筠壽以其家所有鞠杖以進
  筠夀奏畧曰中都食盡逺葉廟社陛下當坐薪懸膽之日奈何以毬鞠細物動搖民間使屠宰耕牛以供不急之用非所以示百姓也帝不懌擲杖籠中明日出筠夀為橋西提控
  興定四年五月帝擊鞠於臨武殿十二月詔京官許月擊毬者三次以習武事
  哀宗正大元年六月甲戌宰執請擊鞠帝以新喪不許元世祖一日獵還賀勝㕘乘伶人蒙采毳作獅子舞以迎駕輿象驚奔逸不可制勝投身當象前後至者斷靷縱象乘輿乃安勝退創甚帝親撫之遣尚醫尚食視䕶武宗至大二年仲秋之夜武宗與諸嬪妃泛月於禁苑太液池中開宴張樂令宫女披羅曳縠前為八展舞歌賀新凉一曲
  泰定帝泰定元年二月作佛事命僧百八人及倡優百戲導帝師㳺京城
  至正十四年製天魔舞
  時帝荒於游宴以宫女三聖努妙樂努文殊努等一十六人按舞名為十六天魔首埀髮數辮戴象牙佛冠身被瓔珞大紅銷金長短裙金雜襖雲肩合袖天衣綬帶鞋襪各執噶布喇完之器内一人執鈴杵奏樂又宫女一十一人練槌髻勒帕常服或用唐㡌窄衫所奏樂用龍笛頭管小鼓筝𥱧琵琶笙胡琴響板拍板以宦者長安拜布哈管領遇宫中讚佛則按舞奏樂宦官受袐密戒者得入餘不得預
  草木子曰元有十六天魔舞盖以珠瓔盛餙美女十六人為佛菩薩相而舞
  周憲王元宫詞曰背畨蓮掌舞天魔二八華年賽月娥本是河西㕘佛曲把來宫苑席前歌按舞婵娟十六人内園樂部每承恩纒頭例是宫中賞妙樂文殊二宫女名錦最新隊裡惟誇三聖女清歌妙舞世間無御前供奉䝉深寵賜得西洋照夜珠胡應麟少室山房筆樷曰天魔舞唐時樂王建宫詞十六天魔舞袖長不始元末也
  胡兆鳳韞光樓雜志曰元制嵗責高麗貢美女故張光弼輦下曲云宫衣新尚髙麗様方領過腰半臂裁竊疑明初猶沿元制未改此孝陵有碽妃長陵有權妃也
  元氏掖庭記每過上已令諸嬪妃祓於内園迎祥亭漾碧池或執蘭蕙或擊毬筑謂之水上迎祥之樂
  吳萊椀珠伎詩曰椀珠聞自宫掖來長竿寳椀手中逥日光正髙竿影直風力旋空珠勢側當時想像鼻生葱宛轉白額栽芙蓉筯頭交筯忽神駭矛葉舞矛憂伎窮昔人因戲存戒懼後人忘戒但SKchar豫漢朝索撞險還愁晉世桮柈危不寤徘徘徊徊奪目睛欹欹傾傾獻玉纓滑涎器從龍堂出輝𤐰命與鬼骨争君不見王家大娘材藝絶勤政樓前戲竿折市人歡笑但喧城驚動金吾白挺聲
  明洪武初勅中書省令天下郡縣舉素志髙潔博古通今之士禮送至京同製樂章有起臨濠開太平削羣雄平幽都龍池宴定封賞大一統守承平等曲命協音律者歌之
  海瑞傳曰瑞為南京右都御史有御史偶陳戲樂欲遵太祖法予之杖百師惴恐多患苦之
  劉若愚蕪史曰打稻之戲駕幸無逸殿鐘鼓司扮農夫饁婦及田畯官吏徵租納税等事
  曾三異同話録曰散樂出周禮注云野人之能樂舞者今乃謂之路岐人此皆市井之談入士大夫之口而當文之豈可習為鄙俚
  永樂十一年五月端午節車駕幸東苑觀擊毬射栁分擊毬官為兩朋駙馬都尉廣平侯袁容領左朋寧陽侯陳𢡟領右朋自皇太孫而下諸王大臣以次擊射皇太孫連發皆中上大喜射畢命屬對上曰萬方玉帛風雲㑹對曰一統山河日月明上喜甚賜名馬錦綺羅紗蕃國布諸王大臣以下擊射中者賜綵幣夏布有差遂命儒臣賦詩賜羣臣宴及鈔帛
  尹直蹇齋瑣綴曰永樂間禁中凡端午重九時節㳺賞如剪栁諸樂事翰林儒臣皆小㡌曳撒侍從以觀觀畢各獻詩歌詞上親第髙下賞黄封寳楮有差至宣徳間猶然
  十三年五月辛丒端午節上御東苑觀擊毬射栁十四年五月丙申端午節御東苑觀擊毬射栁
  周賓所識小編曰永樂時禁中有剪栁之戲即射栁也
  彭時筆記曰五月五日賜文武官走驃騎於後苑其制一人騎馬執旗引於前一人馳騎出呈藝於馬上或上或下或左或右騰擲趫捷人馬相得如此者數百騎後乃為胡服臂鷹走犬圍獵狀終塲俗名曰走獬觀畢賜宴而囬
  葉夢得石林燕語曰金明水戰不復習而諸軍猶為鬼神戲謂之旱教
  憲宗成化十九年中官阿丒善詼諧恒於上前作院本頗有譎諫風時汪直用事勢傾中外一日丑作醉人酗酒一人佯曰某官至酗如故又曰駕至酗亦如故又曰汪太監來矣醉者驚迫帖然傍一人曰駕至不懼而懼汪太監何也曰吾知有汪太監不知有天子矣時王鉞陳鉞媚直丑復作直持雙斧趨蹌而行或問故答曰吾將兵惟仗此兩鉞耳問鉞何名曰王鉞陳鉞也上㣲哂孝宗𢎞治三年秋召各畨使入大内看戲獅子
  十二月禮科給事中王綸言皇祖明訓有曰凡吾平日持身之道無優伶近狎之失無酣歌夜飲之歡伏望皇上丙枕不寐平旦有為獅子可觀也勿縱觀以妨政龍船可遊也勿慢遊以荒政
  武宗正徳十二年閏十二月立春上迎春於宣府備諸戲劇又飾大車數十輛令僧與婦女數百共載婦女各執圓毬車既馳交擊僧頭或相觸而墜上視之大笑以為樂
  十五年正月立春上迎春於南京備諸戲劇如宣府之為者
  世宗嘉靖十年更定攛掇百戲於宴時承應
  熹宗天啓五年正月上傳嚴禁民間舉放花炮流星擊鼓踢毬
  畨經厰内官遇萬夀元旦等節於英華殿作佛事卒事之日一人扮韋䭾抱杵畫北立餘披瓔珞鳴鑼鼓吹海螺諸樂器贊唱經呪
  愍帝宴玉熈宫作過錦水嬉之戲
  髙士竒金鼇退食記曰玉熈宫在西安裏門街北金鼇玉蝀橋之西明愍帝每宴玉熈宫作過錦水嬉之戲一日宴次報至汴梁失守親藩被害遂大慟而罷自是不復幸玉熈宫矣
  曹静照宫詞口勅傳宣幸玉熈樂工先候九龍池粧成傀儡新畨戲盡日開簾看水嬉
  鼓吹
  宋
  吳萊淵穎集曰宋武彛謝翺臯羽故廬陵文公客也於是本其造基立極親征遣將東討西伐作為鐃歌騎吹等曲文句炫煌音韵雄壯如使人親在短簫鼓吹間斯亦足以盡孤臣孽子之心矣初漢曲二十二篇魏晉又更造新曲十二篇但頌國家功徳不言别事大樂氏失職唐栁宗元﨑嶇山谷之間亦擬魏晉未及肄樂府今翺又擬夫宗元者也鐃歌自日出至上之囬凡十二篇騎吹曲自親征至邸吏謁故主凡十篇云
  夢溪筆談曰鼓吹部有拱辰管即古之义手管也太宗皇帝賜今名邊兵毎得勝囬則連隊抗聲凱歌乃古之遺音也凱歌詞甚多皆市井鄙俚之語予在鄜延時製數十曲令士卒歌之今粗記得數篇其一先取山西十二州别分子將打衙頭囬看秦塞低如馬漸見黄河直北流其二天威巻地過黄河萬里羗人盡漢歌莫堰横山倒流水從教西去作恩波其三馬尾攜琴隨漢車曲聲猶自怨單于彎弓莫射雲中雁歸雁如今不寄書其四旗隊渾如錦繡堆銀裝背嵬打囬囬先教浄掃安西路待向河源飲馬来其五靈武西涼不用圍蕃家總待納王師城中半是關西種猶有當時軋吃兒
  
  樂志曰鼓吹樂一曰短簫鐃歌樂遼雜禮朝㑹設熊羆十二案法駕有前後部鼓吹百官鹵簿皆有鼓吹樂
  前部 鼓吹令二人 掆鼔十二 金鉦十二大鼓百十二 長鳴百十二 鐃十二 鼔十二歌二十四 管二十四 簫二十四 笳二十
  
  後部 大角百二十 鼔吹丞二人 羽葆十二鼔十二 管二十四 簫二十四 鐃十二
  鼓十二 簫二十四 笳二十四
  右前後鼓吹行則導駕奏之朝會則列仗設而不奏
  横吹樂
  横吹亦軍樂與鼓吹分部皆屬鼔吹令
  前部 大横吹百二十 節鼓二 笛二十四𥷑篥二十四 笳二十四 桃皮𥷑篥二十四掆鼓十二 金鉦十二 小鼓百二十 中鳴百二十 羽葆十二 鼓十二 管二十四 簫二十四 笳二十四
  後部 小横吹百二十四 笛二十四 簫二十四 𥷑篥二十四 桃皮𥷑篥二十四
  
  樂志曰鼓吹樂馬上樂也天子鼓吹横吹各有前後部部又各分二節金初用遼故物其後雜用宋儀海陵遷𦵏及大定十一年鹵簿皆分鼓吹為四節其他行幸惟用兩部而已
  前部第一 鼓吹令二人 掆鼓十二 金鉦十二 大鼓百二十 長鳴百二十 鐃鼓一十二歌二十四 拱辰管二十四 簫二十四 笳
  二十四 大横吹一百二十
  前部第二 節鼓二 笛二十四 簫二十四𥷑篥二十四 笳二十四 桃皮𥷑篥二十四掆鼔十二 金鉦十二 小鼓百二十 中鳴百二十 羽葆鼓十二 歌二十四 拱辰管二十四 簫二十四
  後部第一 鼓吹丞二人 掆鼓三 金鉦三羽葆鼓十二 歌二十四 拱辰管二十四 簫二十四 節鼓二 鐃鼔十二 歌十六 簫二十四 笳二十四 小横吹百二十
  後部第二 笛二十四 簫二十四 𥷑篥二十四 笳二十四 桃皮𥷑篥二十四
  
  樂志曰太祖初年徵用西夏舊樂其聲樂清厲頓挫有唐鼓吹之遺音焉
  草木子曰元朝樂駕行前部用胡駕前用清樂大樂其部隊遵依金制駕後用馬軍庫庫隊栁貫馬仲珍墓誌銘曰仲珍嘗倣漢魏樂府辭唐栁栁州新體製皇元鐃歌鼓吹曲十有二將稿之走京師冀塵乙夜之覽而未及脫藁
  明恵帝建文元年國子博士王紳預脩太祖實録獻大明鐃歌鼓吹曲十二章
  宣宗宣德三年九月帝破烏梁海還楊士竒進鐃歌鼓吹曲詞十二篇
  景泰六年十月編修黄諫上大明鐃歌鼓吹十四曲頌太祖太宗功德送翰林院收之
  唐順之稗編曰漢之大予雅頌黄門鼓吹者其樂章無存惟短簫鐃歌二十二曲大率叙戰陳之事然明之曰上之囬巡幸之事也上陵祭祀之事也朱鷺祥瑞之事也艾如張巫山髙釣竿篇之屬則各指其事非專為戰伐也晉魏以來倣漢制為之而易其名各述其伐叛討亂肇造區宇之事是晉魏以來短簫鐃歌即古雅頌矣雅頌何嘗亡哉書曰詩言志歌永言聲依永律和聲盖謂詩者所以言其心之所向也歌者所以引其言使之長也金石絲竹之聲必依循乎所永之言也五凡工尺上等字之律所以和樂之聲也歌即詠也詠即永言也宋志大樂七失其一曰歌不永言聲不依永律不和聲盖金聲舂容失之則重石聲温潤失之則輕土聲函胡失之則下竹聲清越失之則髙絲聲纎微失之則細革聲隆大失之則洪匏聲叢聚失之則長木聲無餘失之則短惟人稟中和之氣而有中和之聲八音律吕皆以人聲為度言雖永不可以愈其聲令歌者或詠一言而濫及數律或章句已闋而樂音未終所謂歌不永言也請節其繁聲以一聲歌一言且詩言人志詠以為歌五聲隨歌是謂依永律吕協奏是謂和聲先儒以為依人音而制樂度樂器以寫音樂本效人非人效樂者此也今祭祀樂章並隨月律聲不依永以永依聲律不和聲以聲和律非古制也







  欽定續文獻通考卷一百十九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