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卷二百二十五 欽定續文獻通考 卷二百二十六 卷二百二十七

  欽定四庫全書
  欽定續文獻通考卷二百二十六
  物異考
  人異
  宋寧宗慶元元年永州民産兒有角翅尤溪縣民陳油妻産二子肢體異而胸膈相連
  等謹按王圻續通考載陳升之將生母荆國夫人常聞排榻有聲者累日索之無所見既産升之其聲遂息得大蛇蜕於褥下鱗甲首尾俱備惟腹下脱一鱗升之既長腹亦有鱗可磨指甲封秀國公楊億初生母章氏夢羽衣人自言武夷仙脱化既誕則一鶴雛也舉家驚駭貯而棄之江其叔曰吾聞世之異人其生亦異如姜嫄有棄簡狄有契乃追至江濵開視之鶴已脱而嬰兒具焉體猶有紫毳尺餘次日乃落考列傳多不符姑從附録
  遼穆宗應厯十二年八月女真進鼻上毛小兒
  金太祖駐軍寧江人馬異狀
  帝未即位時軍寧江駐髙阜薩哈仰見太祖體如喬松所乘馬如岡阜之大帝亦視薩哈人馬異常薩哈因白所見太祖喜曰此吉兆也即舉酒酧之曰異日成功當識此地
  熙宗天眷元年夏熙州見一人乘白馬紅袍玉帯如少年官狀馬前有六蟾蜍
  凡三時乃沒郡人競往觀之
  海陵正隆元年五月辛亥修容安氏閤女御為妖所憑舞譟宫中命殺之
  世宗大定十二年三月宛平人張孝善子曰合得旦死至暮復活
  十三年正月尚書省奏合得復活自云本是良鄉王建子喜兒而喜兒前三年已死建驗以家事能具道之此盖假屍還魂擬付王建為子帝曰若是則姦倖小人競生詐偽凟亂人倫止付孝善
  哀宗正大元年有人衣麻衣望承天門大笑者三大哭者三
  有司拘而問之其人曰我先笑者笑許大天下將相無人後哭者哀祖宗國家破蕩至此也有司議置重典帝曰今詔草澤之士並許直言雖渉譏訕亦不治罪况此人言亦有理只不應笑哭闕下耳乃杖之
  元太祖十世祖勃端察爾母夢金色神人有娠
  勃端察爾母阿倫果斡寡居夜寢帳中夢白光自天窗中入化為金色神人來趨卧榻阿倫果斡驚覺遂有娠産一子即勃端察爾也
  世祖中統二年九月河南民王四妻靳氏一産三男唐志云物反常為妖隂氣盛則母道壯也
  至元元年四月黄崗民婦生男狗頭 二年正月武城縣民王氏妻崔氏一産三男 八年平灤路昌黎縣民生子中夜有光
  詔加鞠養或以為非宜帝曰何幸生一好人毋生嫉心也
  十年八月甲寅鳯翔寳雞縣劉鐵牛妻一産三男 二十年二月髙州張丑妻李氏一産三男一女四月固安州王得林妻張氏懷孕五月生一男四手四足圓頭三耳一耳附腦後生而即死 二十二年四月江陵民張二妻鄧氏一産三男 二十八年九月襄陽南漳縣民李氏妻一産三男
  成宗大徳元年五月辛未遂寧州軍户任福妻一産三男十一月遼陽打鷹布哷齊户諾海妻哈瑪爾一産四男 四年三月寳應縣民孫奕妻朱氏一産三男 十年正月江州湖口縣民方丙妻甘氏一産四男
  泰定帝泰定元年十月秦州成紀縣趙思直妻張氏一産三子 四年十二月絳州太平縣趙氏婦一産三子致和元年三月太平路當塗縣楊太妻呉氏一産三子順帝至元元年正月雲南婦人一産三男又廣西師宗州㱔生妻適和一産三男汴梁祥符縣市中一乞丐婦人忽生髭鬚 二年四月黄州黄崗縣周氏婦産一男即死狗頭人身
  王圻曰至元三年民間謡言拘刷童男女以故婚姻不問長㓜平江蘇達卿時為上海縣吏有女年十一贅里人浦仲明之子為婿明年生一子
  至元九年棗陽縣民張氏婦生男甫及周嵗暴長四尺許容貎異常皤腹擁腫見人輒嬉笑如世俗所畵布袋和尚云 十年春有人伏麗正門樓斗拱中
  人伏斗拱内不知何自而至逺近聚觀之門尉以白留守達於都堂上聞有㫖令取付法司鞠問但云薊州人問其姓名詰其所從來皆惘若無知惟妄言禍福而已乃以不應之罪笞之忽不知所在
  二十三年五月覇州民王馬駒妻趙氏一産三男六月亳州務李閏妻張氏一産三男
  明太祖洪武二十四年八月河南龍門婦司氏死三年借屍復生
  河南府龍門内有婦人司牡丹者為夫蹴死越三年同鄉袁馬頭死而復甦自言我司牡丹也召其家人問之良是云死後為薄姬廟侍婢今借屍還魂耳時懿文太子自陜還聞于上乃賜以鈔帛令兩家給養
  宣宗宣徳元年十一月行在錦衣衛校尉綦榮妻皮氏一産四子
  英宗天順四年四月揚州民婦一産五男
  憲宗成化十三年二月南京鷹揚衛軍陳僧兒妻朱氏一産三男一女 十七年六月宿州民張珍妻王氏臍下右側裂生二子 二十年十二月徐州婦人肋下生瘤乆之漸大兒從瘤出 二十一年嘉善民鄒亮妻初乳生三子再乳生四子三乳生六子
  孝宗𢎞治十一年六月騰驤左衛百户黄盛妻宜氏一産三男一女 十六年五月應山民張本華妻崔氏生鬚長三寸時鄭陽商婦生鬚三繚約百餘莖
  世宗嘉靖二年六月曲靖衛舍人胡晟妻生一男兩頭四手三足 四年横涇農孔方脇下産肉塊剖視之一兒宛然 五年江南民婦生妖六目四面有角手足各一節獨爪鬼聲 十一年當塗民婦一産三男一女十二年貴州安衛軍李華妻生男兩頭四手四足 二十七年七月大同右衛叅將馬繼舍人馬録女年十七化為男子
  穆宗隆慶二年十二月静樂男子李良雨化為婦人五年二月唐山民婦生兒從左脇出
  神宗萬厯十年淅川人化為狼 十八年南宿州民婦一産七子
  七子髪膚紅白黒青各色時以為妖屬人瘞之是夜里有長者夢神謂曰明七將軍在阨過爾門當捄之長者起覘門外果見所識人抱一筐衣覆其上問知其故遂如神言收養越數年婦老竟無子思昔所瘞之子㣲聞在長者家因屬人訪求其子長者曰神以兒屬我安有還理於是與見而兩家子焉
  三十七年六月繁峙民李宜妻牛氏一産二女頭面相連手足各分 四十六年廣寧衛民婦産一猴二角四齒是時大同民婦一産四男
  愍帝崇禎八年夏鎮江民婦産一子頂戴兩首與母俱斃 十五年十一月曹縣民婦産兒兩頭頂上有眼手過膝
  詩異
  等謹按童謡輿誦自昔志之葢語同天籟事未形而機先動誠格物之君子所不廢也但小說諸家或彼此相襲異代如出一口或術數相矜事後强為傅㑹類皆不足徴信即載出正史如宋之紙錢使不行寒到五更頭語涉䜟緯詭誕非若謡誦出於自然者可比故概從削略
  宋度宗咸淳五年都人以碾玉為首飾有詩曰京師禁珠翠天下盡琉璃
  金章宗泰和八年有童謡云易水流汴水流百年易過又休休兩家都好住前後總成留
  至貞祐中舉國遷汴
  宣宗貞祐元年衛州有童謡曰團戀冬劈半年寒食節沒人烟
  明年正月元兵破衛城遂邱墟
  興定五年京師有童謡云青山轉轉山青耽誤盡少年人
  盖言是時人皆為兵轉鬭山谷戰伐不休當至老也
  元世祖初宋未下時江南謡言江南若破百雁來過當時莫喻其意及宋亡乃知指丞相巴延也
  順帝元統二年六月彰徳雨白毛民謡曰天雨氂事不齊 至元三年彰徳雨線民謡云天雨線民起怨中原地事必變 五年八月京師童謡云白雁望南飛馬札望北跳
  等謹按至元三年王圻續通考作至正十六年誤今從志
  至正五年淮楚間童謡云富漢莫起樓貧漢莫起屋但看羊兒年便是呉家國 十年河南北童謡云石人一隻眼挑動黄河天下反
  王圻曰嗣嘉魯治河果於黄陵崗得石人一眼而汝頴之變起
  十三年蓚縣有皇舅墓元初即有謡云皇舅墓門閉運糧向北去水渰墓門開運糧却回來
  王圻曰是年中原大水水退土阜崩墓門顯露自後天下多事海運不通卒如其謡
  十六年正月松江府民謡曰滿城多是火官府四散躱城裏無一人紅軍府上座
  時常熟州䧟松江府印造官號給散吏兵佩帶以防奸偽號之製作畫為圓圈繞圍皆火熖圈之内一府字以府印印府字上圈之外四角府官花押故民間有是謡不二月城破悉如所言
  二十八年六月壬寅彰徳路天寧寺塔忽變紅色詳見赤𤯝赤祥門時河北有童謡云塔而黒北人作主南人客塔而紅朱衣人作主人公
  明太祖呉元年蘇州民謡曰丞相做事業專靠黄蔡葉一朝西風起乾鼈
  時張士誠弟偽丞相士信及黄敬夫葉徳新蔡彦文用事未幾蘇州平士信及三人者皆被誅
  惠帝建文初年有道士歌於途曰莫逐燕逐燕日髙飛髙飛上帝畿
  已忽不見是靖難之䜟也
  英宗正統二年京師旱街巷小兒為土龍禱雨拜而歌曰雨帝雨帝城隍土地雨若再來還我土地
  説者謂雨帝者與弟也帝弟同音城隍者郕王再來還土地者復辟也
  神宗萬厯末年有道士歌於市曰委鬼當頭坐茄花遍地生
  北人讀客為楷茄又轉音為魏忠賢客氏之兆
  愍帝崇禎十七年流賊張獻忠毁廻瀾塔有古碑云修塔余一龍拆塔張獻忠嵗逄甲乙丙此地血流紅妖運終川北毒氣播川東吹簫不用竹一箭貫當胸漢元興元年丞相諸葛孔明記
  塔在成都東門外鎮江橋萬厯中布政余一龍所修也獻忠破蜀毁之穿地取磚得碑上有篆書如此
  本朝大兵西征獻忠被射而死時肅王為將又有謡曰鄴臺復鄴臺曹操再出來賊羅汝材自號曹操乃其兆也
  訛言
  宋寧宗時浙東訛言嵊縣有虎神募人捕之
  理宗時僉書樞密院事林存為賈似道所擯死於漳漳有富民蓄油煔木甚佳林氏子弟求之價髙不可得因撫其木曰收取收取待賈丞相用恭宗徳祐元年似道謫死郡守與之經營竟得此木以殮
  金衛紹王即位改元大安四年改曰崇慶既而又改曰至寧有訛言曰三元大崇至矣俄而有呼沙呼之變王圻曰大崇者大蟲也俗稱虎為大蟲
  宣宗貞祐三年六月京城中夜妄相驚逐狼月餘方息元太宗九年左翼部訛言括民女帝怒因括以賜麾下世祖至元十一年四月甲寅誅西京訛言惑衆者成宗大徳六年九月己酉龍興民訛言括童男女至有殺其子者命捕為首者三人誅之始息
  順帝至元三年五月民訛言朝廷拘刷童男童女一時嫁娶殆盡
  時訛言者謂將采童男女以授韃靼為奴婢且令父母䕶送直抵北交割故自中原至於江南凡品官庶人家但有男女年十二三以上便為婚嫁雖守土官吏與夫韃靼色目之人亦如之十餘日乃止
  胡粹中曰人必好色然後疑其淫人必貪財然後疑其盜訛言雖起於閭閻之小人亦在上者露其機括故因以發之耳當時順帝志荒而欲縱聲色之好不待哈瑪爾進秘密而後肆也訛言其必有所自矣
  至正元年江浙行省平章政事珠爾噶岱入城之任日衣紅衣童謡曰火殃來矣
  至四月十九日杭州灾燬官民房屋公廨寺觀一萬五千七百五十五間燒死七十六人明年四月又灾甚於前自昔所未有也
  等謹按明史五行志無訛言可考惟王圻續通考載英宗正統元年京師天旱祈雨小兒口中羣誦雨帝雨帝城隍土地隨有土木之變已見前詩異門又云十三年有人夢開黄榜傳第一名彭時國子生其人言於朋軰徧傳都下又一人謂岳正曰我昨夢見賢兄魁多士正曰若夢可信則已有人夢彭時作魁矣其人戯曰㑹試廷試有兩魁二人各占其一可也已而果然是時有童謡云衆人知不知今嵗狀元是彭時不知何自而起也服妖
  宋理宗朝宫妃繫前後掩裙而長窣地名趕上裙梳髙髻於頂曰不走落束足纎直名快上馬粉㸃眼角名淚妝剃削童髪必留大錢許於頂左名偏頂或留之頂前束以綵繒宛若博焦之狀或曰鵓角
  度宗咸淳五年都人以碾玉為首飾
  是時有詩云京師禁珠翠天下盡琉璃互見詩異門
  元世祖至元二十八年九月命尚衣局織無縫衣順帝至元五年十月許男子裹青巾婦女服紫衣不許戴笠乘馬
  明武宗正徳元年婦女多用珠結盖頭謂之瓔珞 十三年正月車駕還京令朝臣用曳撒大㡌鸞帯
  給事中朱鳴陽言曳撒大㡌行役所用非見君服皆近服妖也
  十五年十二月帝平宸濠還京俘從逆者及懸諸逆首於竿皆標以白幟數里皆白
  愍帝崇禎時朝臣好以紗縠竹籜為帯取其便易北方小民製幘低側其簷自掩眉目名曰不認親
  其後冦亂民散途遇親戚有飲泣不敢言或掉臂去之者
  射妖
  金哀宗天興元年閏八月己未有箭射入宫中
  等謹按馬端臨通考載射妖始於周宣王訖於宋寧宗慶元五年今考厯代史書惟上一條餘無可見






  欽定續文獻通考卷二百二十六
<史部,政書類,通制之屬,欽定續文獻通考>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