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卷二百二十六 欽定續文獻通考 卷二百二十七 卷二百二十八

  欽定四庫全書
  欽定續文獻通考卷二百二十七
  物異考
  毛蟲之異
  宋度宗咸淳九年十一月辛夘黎明有虎出於揚州市毛色㣲黑都撥𤼵官曹安國率良家子數十人射之制置使李庭芝占曰十日之内殺一大将於是臠其肉於城外而厭之
  王圻曰建炎間荆南張四者虎突至其家急登梁喘伏虎未之見也升堂脱其皮變為男子遍歴室中及居側林莾中尋之張乃下取其皮縛置梁上暮虎還視其皮大咤曰吾奉天符取十七人止餘汝在善還我皮當捨汝張乃應之曰還皮易耳汝即食我奈何曰我雖異類不忍負信遂出懐中天符索筆勾其名擲皮下虎䝉於體復故形哮吼奮迅跳出明日聞六十里外夜大雷震死一虎
  遼太祖神册六年十二月癸亥有白虎縁壘而上時圍涿州是日破其郛
  太宗以唐天復二年生獵者獲白鹿人以爲瑞 天顯三年二月己亥特哩衮尼嚕古進白狼 九年正月己亥南京進白麞 㑹同元年二月壬午室韋進白麃十月壬寅晉遣使進獨峯駞 二年四月癸巳東京路奏狼食人 三年三月癸未獵水門獲白鹿 四年二月丙申皇太子獲白麞 六年六月己未奚楚庫勒部進白麝
  穆宗應厯二年十一月己夘朔州民進黒兎 十四年十二月丙午以黒兎祭神 十八年六月甲戌特烈於雕巢中得牝犬來進 十九年三月甲子漢遣使進白麃
  聖宗統和四年十二月辛卯伐宋㨗還次白佛塔川獲自落馴狐
  帝以為吉徴祭天地
  興宗重熈五年九月癸巳獵黄花山獲熊三十六等謹按遼史所載白狼白麝等多互見土貢門
  金太祖未即位時使烏色伐髙麗為具於毬塲以待㨗音有二麞渡水而至獲之
  帝曰此休徴也克之必矣言未既而㨗書至衆大異之
  熈宗皇統三年七月庚辰太原路進獬豸 七年十一月乙亥兵部尚書秉德進三角羊
  等謹按三年七月庚辰志作丙寅今從紀
  海陵正隆六年十月丁未大軍渡淮将至廬州獲白鹿時自将伐宋以為武王白魚之兆
  章宗泰和八年八月乙酉有虎至陽春門外
  駕出射獲之
  宣宗興定元年十月邠州進白兎 二年五月庚子秦陜狼害人 元光元年十月上獵近郊獲白兔
  羣臣以為瑞明日御便殿置鈴於項将縱之兔驚躍不已忽斃几上
  二年十一月開封有虎晝害人
  是時屢有妖怪二年之中白日虎入正門吏部及宫中有狐狼鬼夜哭於輦路
  哀宗天興初荆王守純府第每夜羣狐號鳴秉燭逐捕則失所在
  未幾哀宗遷歸德崔立以城降而守純等皆死青城
  元太祖十九年角端見
  時帝至印度國駐軍鐡門闗有獸髙數丈鹿形馬尾色緑而獨角作人言謂侍衛者曰汝主冝早還以問耶律楚材對曰此瑞獸也其名角端旄星之精也能言四方語好生惡殺聖人在位則此獸奉書而至且能日馳萬八千里𤫊異如鬼神不可犯也今大軍征西已四年盖上天惡殺遣之告陛下願承天心宥此數國人命實無疆之福乃班師
  陶九成曰稽之前志神禹氏治水功成天降飛兔日行三萬里而未嘗善言也又后土鐡蹄之獸善言而未聞獨角也軒轅獲飛黄而獨角漢武獲獸併角而五蹄又未嘗聞其善言能走也及聖祖誕膺天命而角端出焉夫一角者所以明海宇之一萬八千里之渉者所以示無逺弗屆也
  世祖至元十九年俱藍國進黑猿一 二十四年三月丙辰馬八兒國進竒獸一類騾而巨毛黑白閒錯名阿塔必即 二十六年六月己未西畨進黑豹 二十八年八月戊子咀喃藩邦進黒獅子
  王圻曰至元二十八年虎入南城翰林侍講學士趙與𤍟上䟽言權臣專政之咎
  成宗元貞二年正月海州牟平縣獲白鹿於聖水山以獻
  等謹按元貞惟有二年志作三年誤也
  武宗至大二年九月占八國貢白面象
  英宗至治二年二月辛亥諸王徹伯爾遣使進文豹泰定帝泰定三年九月湖州長興州民王俊家牛生一獸鱗身牛尾口目皆赤墮地即大鳴
  母不乳之具圖以上不知何獸或曰此瑞也宜俾史紀録
  四年三月諸王保賽音遣使獻獅子十二月𤓰哇遣使獻金豹白猴各一
  文宗天厯二年四月占臘國貢白猿
  順帝至正十年彰德境内狼狽為害
  夜如人形入人家哭就人懐抱中取小兒食之王圻曰是年浙江鄉試八月二十二日夜院中彷彿見一物馳過甚疾其狀如猛獸者軍卒從而喧哄因出角端為賦題
  二十三年正月福州連江縣有虎入於縣治 二十四年七月福州白晝獲虎於城西
  時績溪縣嘗有羣虎入境又有猛獸如彪逐虎食之虎駭而悉去
  等謹按元史所載毛蟲之異亦多互見於土貢門
  明太祖洪武九年十月有虎晝入漢西門傷二人成祖永樂十六年正月陜西耀州民獻元兔
  尚書呂震請賀不許
  宣宗宣德八年閏八月編脩許彬進麒麟獅子福鹿元虎稱為四祥
  孝宗𢎞治十一年六月有熊自西直門入城
  時郎中何孟春謂熊入城當備盗亦宜慎火宋紹興間熊抵永嘉城州守髙世則以熊字能火戒郡中慎火果延燒廬舍此其兆也是年城内多火災
  世宗嘉靖五年七月南城縣有虎具人手足 四十五年六月大醫院吏目李乾獻免體備五色以為瑞兔等謹按王圻續通考三十七年胡宗憲獻白虎白鹿三十九年秋宗憲又進白鹿夀芝四十年春正月陜西商南山萬夀宫前芝叢中土人得白鹿廵撫以獻是年二月南京錦衣衛指揮徐繼勲獻白鹿四十三年甲子五月十八日又得一瑞桃明史世宗紀作乙夘乃十四日獲桃於御帳羣臣表賀是日内畜玉兔生二子閣臣徐階等率百官上表賀盖其時樂報嘉祥羣相獻媚故不特醫院小臣已也又其事見於土貢門者甚多茲不贅載
  麒麟
  金熈宗皇統五年閏十月戊寅大明府進牛生麟元成宗大徳九年二月大同平地縣穆爾德濟家牛生麒麟而死
  武宗至大四年六月時仁宗已即位大同宣寧縣民瑪竒家牛生一犢其質有鱗無毛其色青黄類麟以其鞟上之等謹按王圻續通考載仁宗皇慶元年六月武安樂陽村産麒麟二年二月樂陽村麒麟又生始生其母懼而不近三步之外直視之而鳴麟亦鳴聲不類犢史不載
  英宗至治元年三月己丑大同路麒麟生
  泰定帝泰定三年湖州府長興州民家牛生一獸麟身牛尾互見毛蟲之異門
  順帝至正九年三月陳州牛生黄犢火光滿室麻頂緑角間生緑毛不乳而死
  明成祖永樂十二年榜葛剌王表獻麒麟
  上命免賀
  十三年麻林國進麒麟
  尚書吕震請表賀上曰翰林徃日修五經四書性理大全朕則許之麒麟有無何所損益其已之
  等謹按外國獻麒麟互見土貢考
  騶虞
  等謹按馬端臨通考麒麟後附以騶虞今考宋寧宗慶元以後及遼金元明正史内俱未之見惟王圻續通考有三條載入毛蟲之異一門謹録於左
  明成祖永樂二年秋周王以騶虞來獻 十一年六月山東曹縣獻騶虞白質黑章性仁而馴
  宣宗宣徳四年二月襄城伯李隆獻騶虞二素質黒文馴狎不驚
  馬異
  宋寧宗嘉定十三年華容鄧氏馬産龍駒
  事聞命有司立馬監於此以識其祥後復産於其隣又蒋粹翁政和人宋季爲太學生元混一天下隠於滿月山嘗言其先世家九峰山下畜一牝馬舍側有龍潭馬入浴其中龍與之媾而生龍駒龍首馬身狀如負河圖者後牧於山林竟失所在
  等謹按遼金二代無馬異可考
  元順帝至正二年七月拂郎國貢異馬長一丈三尺三寸髙六尺四寸身純黒後二蹄皆白
  明成祖永樂十八年九月諸城進龍馬
  民有牝馬牧於海濵一日雲霧晦𡨋有物蜿蜒與馬接産駒具龍文其色青蒼謂之龍馬云
  宣宗宣德七年五月忻州民武煥家馬生一駒鹿耳牛尾玉面瓊蹄肉文被體如鱗七月滄州畜官馬一産二駒州以為祥獻於朝帝曰物理之常何足異也
  憲宗成化十七年六月興濟馬生二駒
  孝宗𢎞治元年二月景寧屏風山有異物成羣大如羊狀如白馬數以萬計首尾相啣迤邐騰空而去
  牛禍
  宋理宗端平元年八月紹慶府黄登進對奏到任後牛生獨角
  等謹按黄登進對叠奏祥瑞王圻續通考備載之不足信也遼則無可見者
  金熈宗皇統七年十一月乙亥兵部尚書完顔秉德進三角牛
  元世祖至元十六年四月益都樂安縣朱十五家牛生㹀犢兩頭四耳三尾其色黄生而即死
  武宗至大四年大同宣寧牛生一犢狀類麟
  泰定帝泰定三年湖州長興州牛生一獸鱗身牛尾等謹按上二條互見毛蟲之異及麒麟門
  順帝至正十年秋襄陽民家牛生犢五足前三後二十六年春汴梁祥符縣牛生犢雙首二日即死 二十八年五月東昌聊城縣錢鎮撫家牛生黄犢六足前二後四二日而死
  明武宗正德十二年徐州牛産犢一頭二舌两尾八足世宗嘉靖五年七月南陽牛産犢一首兩身 六年十一月漳浦有牛産犢三目三角 十一年二月銅仁黄㹀産犢滿身有紋即死 十二年山東平山衛牛生犢有紋前兩足及尾悉具鱗甲中皆毳毛
  王圻曰嘉靖四十年福建漳浦縣牛生犢三目三角人以為牛妖
  神宗萬厯十三年九月光山牛産一物火光滿地鱗甲森然一夕斃 三十七年五月歴城髙苑二縣牛各産犢雙頭三眼兩鼻二口 三十八年三月獲嘉牛産犢一身兩頭四眼四耳两口兩足一尾 三十九年二月汲縣牛産犢一膞兩頭兩口四眼兩耳七蹄四月降夷部牛産犢人頭羊耳 四十五年八月開州牛産犢兩口三眼
  等謹按王圻續通考萬厯二十四年正月瀘州張四兒家訟於州稱四兒業屠牛衛軍馬洋回回種也性亦嗜食牛自鄉牽牛赴州至大渡口登舟牽繩忽斷牛奔入市過四兒家四兒恃力直前縳之不能制大懼奔入一店中牛亦追入店四兒登樓牛亦登樓觸四兒腸出死牛下樓復轉入一牛肉肆適其主他出盡毁其家噐業始徐徐出郊聞之客店樓小梯狹而牛上下無碍其事甚怪
  熹宗天啟元年十月㑹寧牛産異獸徧體鱗甲有火光三年十月沅陵㹀生犢一身兩頭三尾 七年三月
  莒州牛産犢如麟
  愍帝崇禎十三年襄陽牛産犢兩頭二目
  豕禍
  等謹按馬端臨通考豕禍起春秋迄慶元自後宋遼金三朝無可見者
  元順帝至正三年秋建寜浦縣民家豕生豚二尾八足十五年鎮江民家豕生豚如象形 二十四年春正
  月庚辰保徳州民家豕生豚一身二首八蹄二尾等謹按王圻續通考載至正十二年江寧永寧鄉陸氏家一猪産十四兒内一豚人之首靣手足而猪身二十四年海鹽趙氏宰猪小腸皆已脩治忽併如蛇蜿蜒而走将及里許而止此亦豕異也
  明世宗嘉靖七年杭州民家有豕肉膜間生字
  神宗萬厯二十三年春三河民家生八豕一類人形手足俱備額上一目 三十八年四月燕河路營生豕一身二頭六蹄二尾六月大同後衛生豕兩頭四眼四耳四十七年六月黄縣生豕雙頭四耳一身八足七月
  寧逺生豕身白無毛長鼻象嘴
  熹宗天啟三年七月辰州翫平溪生豕猪身人足一目四年三月神木生豕額多一鼻逆生目深藏皮肉合
  則不見四月榆林生豕一首二身二尾八足六月霍州生豕二身二眼象鼻四耳四乳
  愍帝崇禎元年三月石泉生豕類象鼻一目甚大身無毛皮肉皆白 六年二月建昌生豕二身一首八蹄二尾 十五年七月聊城生豕一首二尾七蹄
  羊禍
  等謹按馬端臨通考羊禍亦起春秋左傳迄慶元三年自後宋遼元無所考
  金熈宗皇統七年十一月乙亥兵部尚書秉徳進三角羊
  等謹按此已見毛蟲之異反牛禍門以志作牛紀作羊故互載之
  明神宗萬厯三十八年四月崞縣民家羊産羔一首二眼四耳三尾八足 三十九年四月降夷部産羊羔人而羊身
  犬異
  宋恭帝德祐元年五月壬申揚州禁軍民毋得蓄犬城中殺犬數萬輸皮納官
  遼穆宗應厯十八年六月甲戍特烈於鵰巢中得牝犬來進互見毛蟲之異門
  等謹按金史無犬異可見王圻續通考亦闕之
  元成宗元貞丙申秋大都南城武仲祥家有乳犬懐胎左脇下忽腫成瘡六七日後於瘡内生五子色皆青蒼每當脊梁自頂至尾生逆毛一道又數日瘡亦平復順帝至正二十一年昆明縣玊案山下産赤小犬色如火羣吠遍野 二十二年八月上海縣金夀一家已閹雄狗生小狗八其一嘴爪紅如鮮血
  明世宗嘉靖二十年民家生一犬八足四耳四目神宗萬厯四十七年七月懐寧民家産一犬長五寸髙四寸一頭二身八脚状如人
  下體生上之疴
  等謹按馬端臨通考載下體生上之疴所有禽獸凡三條考宋寧宗以後及遼金元明正史俱無所見謹從其闕
  羽蟲之異
  等謹按王圻續通考載宋永州澹巖有馴狐凡貴客至則鳴鄒浩將至而狐鳴寺僧出迎浩怪之僧以狐鳴為言浩常有詩云走入山來亦偶然初聞消息與人傳馴狐底事先知得隔夜飛鳴報老禅此應載入毛蟲之異不宜混入羽蟲也又長安女紹蘭適任宗宗為賈湘中數年不歸暏梁燕而語之曰吾聞燕自海東來往必由湘中欲憑汝附書於夫言訖淚下燕頡頏若有所諾復曰若允當拍我懷燕遂棲膝上蘭以詩繫定云一自去重湖臨窗泣血書殷勤慿燕翼寄與薄情夫宗時在荆州忽燕子柏於肩解足書視之感泣遂歸以年月無所繫附錄之
  遼太宗生時獵者獲白鷹人以為瑞 天顯九年八月帝自将南伐伊喇嘉哩手接飛鴈帝異之因以祭天地十一年九月自将援石敬塘有飛鴛自墜而死南府額爾竒木和倫得之以獻卜之吉帝曰此從珂自滅之兆也
  景帝乾亨二年閏三月庚午有鴇飛止御帳獲以祭天聖宗統和四年四月親伐宋次沙姑河之北淀以近侍納穆爾所進自落鴇祭天地 九年八月壬午東京進三足鳥
  興宗重熈中崇義軍烏鵲同巢
  崇義節度使劉伸政務簡静民用不擾致有此應詔褒遷其官
  金太宗天會四年八月甲寅新城縣進白烏 九年七月丙申咸州所貢白雀音忽異常
  時帝御西樓聽政聞白雀音忽有異起視之見東樓外光明中有像巍然髙五丈許下有紅雲承之若世所謂佛者乃擎跽修䖍久之而沒
  熈宗天眷十五年七月辛巳有司進四足雀
  世宗大定二十九年十二月丁亥宻州進白鶉白雉各一
  章宗明昌元年六月庚子都水進異卵
  宣宗元光二年正月辛酉日午有鶴千餘翔於殿庭移刻乃去又烏鵲夜驚飛鳴蔽天
  哀宗正大六年五月隴州防禦使舒穆嚕棟爾進黄鸚鵡
  元太祖十世祖孛端又兒得馴鷹以給膳
  時勃端察爾居巴爾圗敖拉之地食飲無所得適有蒼鷹搏野獸而食以緡設機取之鷹即馴狎乃臂鷹獵禽以為膳或缺即繼似有天相之
  世祖至元十五年四月濟南無棣縣獲白雉以獻 二十年十月癸未羅斛國貢丹頂鶴五色鸚鵡
  黄瑜雙槐嵗抄曰元成宗元貞二年雙燕巢於燕人栁湯佐之宅一夕家人舉燈照蠍其雄驚墜猫食之雌彷徨悲鳴不已朝夕守巢哺諸雛成翼而去明年雌獨來復巢其處自是春去秋來凡六稔觀者譁然目為貞燕
  成宗大徳三年七月揚州淮安蝗在地者為鶖啄食飛者以翅擊死乃禁捕鶖
  泰定帝泰定四年十二月爪哇遣使獻白鸚鵡一文宗天厯元年十月賜特穆爾海東白鶻青鶻各一至順三年二月諸王逹爾嗎實哩哈爾滿各遣使來貢金鴉鶻
  順帝至元三年七月河南武陟縣鷹食蝗
  時禾将熟有蝗自東來縣尹張寛仰天祝曰寜殺縣尹毋殺百姓俄有魚鷹羣飛啄食之互見蝗門
  等謹按葉夢得石林詩話江淮間有水禽號魚虎或即中州所謂魚鷹也
  等謹按王圻續通考載世祖至元五年秋七月螟生牧野南尋有鸜鵒自西北踰山來方六七里間林木皆滿遂下啄蝗食且盡乃作陣飛去此與淮揚之鶖武陟之鷹事相類紀志皆不載
  至正十一年五月興國有大鳥百餘飛至郡西白郎山巔状如人立去而復至者數次 十九年京師鴟鴞夜鳴逹旦連月乃止有杜鵑啼於城中居庸闗亦如之二十七年三月丁丑朔萊州招逺縣大社里黑風大起有大鳥自南飛至
  鳥状類鶴色蒼白展翅如席俄頃飛去遺下粟黍稻麥黄黒豆蕎麥於張家屋上約數升許是年大稔
  明太祖洪武十一年戊午元旦早朝有鴟鴞自天而隕見者異之
  孝宗𢎞治十四年正月保定知府獻白鴉
  尚書傅澣劾其不當奏詔斥遣之
  世宗嘉靖四十一年湖廣廵撫徐南金獻白鵲
  神宗萬厯二十五年二月壬午岳州民家有鴨含絮裹火飛上屋入竹椽茅茨中火四起延燒数百家 四十三年四月壬午雙鶴銜火飛集掖縣海神廟殿明日廟火愍帝崇禎六年汝寧有鳥鳩身猴足鳯陽惡鳥數萬兔頭鷄身鼠足供饌甚肥犯其骨立死
  鳯凰
  等謹按馬端臨通考載鳯凰自虞至宋熈寕七年止此後宋無可考
  遼天祚帝乾統四年十月己酉鳳凰見於漷隂
  金章宗泰和二年八月丙申鳯凰見於磁州武安縣鼓山石聖臺
  時有大鳥十集於臺上其羽五色爛然文多赤黄赭冠雞項尾濶而脩状若鯉尾而長髙可逾人九子差小侍旁亦髙四五尺禽鳥萬數形色各異或飛或蹲或歩或立皆成行列首皆正向如朝拱然初自東南來勢如連雲聲如殷雷林木震動牧者驚惶即驅牛擊物以驚之殊不為動俄有大鳥如鵰鶚者怒來搏擊之民益恐奔告縣官以為鳯凰也命工圗上之留二日西北去按視其處糞迹數頃其色各異遺禽數千累日不能去所食皆巨鯉大者丈餘魚骨蔽地以其事告宗廟詔中外
  元順帝至正十一年廣西慶逺府有異禽雙飛見於述昆鄉飛鳥千百随之
  其一飛去其一留止者為獞人射死首長尺許毛羽五色有藏之以獻於帥府者久而其色鮮明如生
  明熹宗天啟二年九月鳯凰至河南禹州身長丈餘百鳥相從止七日去
  等謹按明史帝紀及五行志俱無可考
  雞禍
  宋度宗咸淳五年常州雞羽生距
  等謹按遼金二代雞禍無可考
  元順帝至正十七年春三月上海李勝一家雞伏七雞一雛作牡雞状鼓翼長鳴 十八年戊戌春正月錢塘盧子明家一雞伏九雛一雛有四足二足在翼下不數日皆死 二十二年龍泉縣人家一雞二形翼左右分雄雌能鳴能伏 二十五年瑞安縣鄭鎮撫家有雄雞生子殺之腹中有子纍纍然
  明孝宗𢎞治十四年華容民劉福家雞雛三足 十七年六月崇明民顧孟文家雞生雛猴頭而人形身長四寸有尾活動無聲
  世宗嘉靖四年長垣民王憲家雞抱卵内成人形耳目口鼻四肢皆具
  神宗萬厯二十二年六月靖邉營軍家雌雞化為雄愍帝崇禎九年淮安民家牝雞啼躍化為雄 十年宣武門外民家白雞喙距純赤重四十斤或曰此鷔也所見之處國亡十四年太倉衛指揮姜周輔家雞伏子兩頭四翼八
  















  欽定續文獻通考卷二百二十七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