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歐陽文忠公文集 (四部叢刊本)/奏議卷第三

奏議卷第二 歐陽文忠公文集 奏議卷第三
宋 歐陽脩 撰 宋 胡柯 撰年譜 景上海涵芬樓藏元刊本
奏議卷第四

奏議卷第三    歐陽文忠公集九十九

  諫院

   論郭承祐不可將兵狀慶暦三年

右臣伏聞朝㫖用郭承祐爲鎮定部署臣自聞此除

改夙夜思惟一作竊見朝廷以郭承祐爲鎮定路緫管事關利害臣職當言國家用

兵巳五六年未有纎毫所得挫盡朝廷威𫝑困却天

下生靈細一作𭰹思厥由其失安在患在朝廷拘守常

例不肯越次擇材心知小一作人付以重一作任後

雖敗事亦終不悔今毎有除擬一作差不當人或問於大

臣則曰雖知非材捨此别無人一有矣字甚者欲塞人言

則必曰爾試别思更有誰可用乎一作臣亦嘗聞此

言毎退而歎息夫所謂别無人者豈是天下真無人

乎蓋不力一作求之耳今不肯勞心一無二字一作

一作次而用一有而字但守常循例輕用小人寧誤犬

計一誤不一作悔後又復然至如葛懷敏頃在西邊

天下皆知其不可當時議者但曰捨懷敏一有則字别未

有人難爲換易一無此四字及其戰敗身亡横屍原野懷

敏旣不復生亦湏别求一作别湏有人用臣謂二字一作且

日任 作承祐亦猶當時用懷敏也況如一無如字承祐

者凡庸一無三字奴𨽻之才不及懷敏逺甚頃在澶州只

一有營字一有州字城㡬至生變豈可當此一路一作

謂朝廷一作天下非不知承祐非才議者不過曰例當敘

進别更無人此乃因循之說爾方今𭶑一作虜狂謀

禍端已兆中外之士一無二字見國家輕忽戎患弛武北

方人皆獻言願早爲備忽見如此除改誰不驚憂前

者劉六符之一作一有便使二字朝廷忍耻就議蓋爲河

朔無可自一作素無可恃難與速一作爭湏至屈意苟和

少寛禍患今幸得此自紓之計所冝多方汲汲一無二字

精意一作將臣先爲禦一作備猶恐不及豈是因循

守例輕任一作小人之日也一無也字其郭承祐欲乞早

移與一不用兵處知州或召還别與一閑慢職秩若

欲録其勤一作舊優其戚里之恩閑官厚禄足可飬

之不必湏令居此要任伏願陛下深思大計不憚改

爲則天下幸甚取進止

   論元昊來人不可令朝臣管伴劄子同前

臣風一作聞朝旨一作欲以殿中丞任顓管領元昊

遣來一行人等一本此十字只作管待西人臣竊知元昊此來全

無好意一無此四字一作肯稱臣一有又字索物太多其志

不小一作乃是欲以強相迫脅爾一無此九字朝廷旣

不能從則待其來人凡事不可過分至於禮數厚

薄賜與多少雖云小事不足較量然於事體之間所

繫者大凡兵交之使來入一無入字大國必湏窺伺將相

勇怯覘察國家強弱(⿱艹石)一作見朝廷威怒未息一作

事𫝑一作未削則必内憂斬戮次恐拘留一本此十二字只作

莫測必有斬使出兵之懼拘日在館之憂使其偶得生歸自爲大幸則我

弱形未露壯論可持今(⿱艹石)便損國威過加厚禮先爲

自弱長彼驕心使其知我可欺則議論愈一作論事恐益

合矣必若成就其事尤湏鎮重爲先況其議必不成

可惜空損事體前次元昊來人至少朝廷只差一作

一班行一有人字待之今來漸多遂差朝士(⿱艹石)其後次

來者漸一作盛則必湏差近侍矣是彼一本彼字作令賊

轉自強我轉自弱一有矣字況聞邵良佐昨來往彼僅免

屈辱而還則彼雖戎一作狄不謂無謀今其來人必

湏極騁強辭以圖相勝(⿱艹石)一無能字先薄其禮以折之

亦挫賊一作廟謀之一端也其元昊來人欲乞更不差官

管領送置驛中不湏急問一本其字下卄一字止作冝罷館待而比於前次更

可減至於監視饋犒一作館待傳道語言一了一作事班

行足一作矣臣料今國家若不能曲從其意即一本無此

雖尊寵一無寵字來人厚加禮遇一本人字下四字作而不從其請則

昊不免出兵一無此二字攻冦一有邊鄙字一作彼忿心等

是不和何必自𧇊事一作體不(⿱艹石)急脩一作速嚴邊備以

圖勝筭一作廟勝取進止三字一作惟陛下留意

   論元昊不可稱吾祖劄子同前

臣伏見如定等來西賊欲稱吾祖嚮聞朝議巳不許

之今日風聞議却未定不知虚的深切驚憂且吾祖

兩字是何等語便當拒絶理在不疑安有未定之說

哉夫吾者我也祖者俗所謂翁也今匹夫臣庻尚不

肯妄呼人爲父若欲許其稱此號則今後詔書湏呼

吾祖是欲使朝廷呼蕃賊爲我翁矣不知何人敢開

此口且蕃賊撰此名號之時故欲侮翫中國而已今

(⿱艹石)得其稱臣則此二字尤湏論辨今自元昊已下名

稱官號皆用夷狄(⿱艹石)蕃語兀卒華言吾祖則今賊中

每事自用夷禮安得惟於此號獨用華言而不稱兀

卒且彼於我稱臣而使我呼爲祖於禮非便故當以

此折之可也朝廷自有西事以來處置乖方取𥬇於

人者多矣未有如此一事最可𥬇也竊慮小人妄有

議論伏乞拒而不聽取進止

   論乞廷議元吴通和事狀同前

右臣近有奏論今後軍國大事不湏祕密請集百官

廷議近聞以上一作伏見元昊再遣使人將至闕下一無下字

之與否決在此行竊計廟謀合思成筭臣謂此最大

事也天下安危繫之今公卿士大夫愛君憂國者人

人各爲陛下深思極一作慮惟恐廟堂之失䇿遂落

夷狄之姦謀衆口云云一作紛紛各有論議一曰天下困

矣不和則力不能支少屈就之可以紓患一曰羌夷

險詐雖和而不敢罷兵則與不和無異是空包一作

屈就之羞全無紓患之實一曰自屈志一無此三字講和

之後一有不過欲字退而休息練兵訓卒一作訓兵選將以爲後圖

然此亦必不能者只以河朔一有料字之事可知蓋慮纔

和之後便忘發憤因循弛廢一作廢弛爲患轉深一曰縱

使元昊復一作一有而字西邊減費不弛武備不忘後

圖然猶有大可憂者北戎將一作攬通和之事以爲

己功過有邀求遂興兵革是暫息小患於關西復生

大患於河北臣忝爲耳目之官見國有大事旁採外

一作論所聞如此異同然大抵皆謂就和則難不和

則易不和則害少和則害多然臣又不知朝廷之意

其議云何臣見漢唐故事一有祖宗旧制大事必湏廷一作

議蓋以朝廷示廣大不欲自狹謀臣思公共不敢自

強故舉事多臧衆心皆服伏思國家自兵興以來常

祕大事𥘉欲𨼆藏護惜不使人知及其處置乖違豈

能掩蔽臣謂莫(⿱艹石)採大公之議収衆善之謀待其都

無所長四字一作所言無可採自用廟謀一有固亦未晚其元昊請

和一事伏乞二字一作請於使人未至之前一有先字集百官

廷議臣只自朝夕以來諸處詢訪已聞衆說如此(⿱艹石)

使並集於廷各陳所見必有長策以禆萬一一有惟陛下裁

幸無下九字謹具狀奏聞伏𠋫勑旨

   論西賊議和利害狀同前

右臣伏自一作如定等到京以來竊聞朝議不許賊

稱吾祖必欲令其稱臣然後許和此乃國家大計廟

堂得策蓋由陛下至聖至明不苟目前之事能慮嚮

去之憂斷自宸𠂻決定大議然數日來風聞頗有無

識之人妄陳愚見不思逺患欲急就和臣雖知必不

能上惑聖聦然亦慮萬一少生疑沮則必壞巳成之

計臣職在言責理合辨明伏自西賊請和以來衆議

頗有異同多謂朝廷若許賊不稱臣則慮北戎别索

中國名分此誠大患然臣猶謂縱使賊肯稱臣則北

戎尚有邀功責報之患是臣與不臣皆有後害如不

得已則臣而通好猶勝不臣然於後患不免也此有

識之士憂國之人所以不願急和者也今若不許通

和不過懼賊來冦耳且數年西兵遭賊而敗非是賊

能善戰蓋由我自繆謀今如遣范仲淹處置邊防稍

不失所一有則字賊之勝負尚未可知以彼驕兵當吾整

旅使我因而𫉬勝則善不可加但得兩不相傷亦巳

一作挫賊銳氣縱仲淹不幸小敗亦所失不至如前

後之繆謀一作是比於通和之後别有大患則所損

猶少此善筭之士見逺之人所以知不和害小而不

懼未和也臣謂方今不羞屈志急欲就和者其人有

五一曰不忠於陛下者欲急和二曰無識之人欲急

和三曰姦邪之人欲急和四曰疲兵懦將欲急和五

曰陜西之民欲急和自用兵以來居廟堂者勞於斡

運在邊鄙者勞於戎事(⿱艹石)有避此勤勞茍欲陛下屈

節就和而自偷目下安逸他時後患任陛下獨當此

臣所謂不忠之臣欲急和者也和而偷安利在目下

和後大患伏而未發此臣所謂無識之人欲急和者

也自兵興以來陛下憂勤庻政今小人但欲苟和之

後寛陛下以太平無事而望聖心怠於庻政一作

欲進其邪佞惑亂聦明大抵古今人主憂勤小人所

不願也此臣所謂姦邪之人欲急和也屢敗之軍不

知得人則勝但謂賊來常敗此臣所謂懦將疲兵欲

急和也此四者皆不足聽也惟西民困乏意必望和

請因宣撫使告以朝廷非不欲和而賊未遜順之意

然後深戒有司寛其力役可也其餘一切小人無識

之論伏望聖慈絶而不聽使大議不沮而善筭有成

則社稷之福也謹具狀奏聞伏候勑㫖

   論乞不遣張子奭使元昊劄子同前

臣竊聞昊賊來人議論數日全無遜順之意朝廷又

欲遣張子奭復往賊中仍聞且只一有令字在延州伺候

賊意待其來迎方敢前進不知果有如此議否(⿱艹石)

有之大爲不便臣謂方今兩議未決正是各爭名分

之時尤不可自𧇊事體元昊旣見朝廷議論不合必

料邊防湏爲準備其僞以好辭來迎子奭使我望和

而少弛然後不意以出一作出不意以攻子奭或𬒳拘留或

遭虐害以爲中國萬世之辱則悔何及焉雖不如此

使子奭端坐延州不來省問欲歸則又慮來迎乆待

則寂然無報進退不得何耻如之蓋元昊已與中國

三次商量必知難合子奭之往又别無議論未盡之

事彼一有必字不急求相見則於臣二說慮有一焉臣不

知朝廷以昊賊爲可臣乎不可乎若有可臣則自當

以重兵壓境仍選忠厚知謀之士直入賊中說令臣

伏如其不可則何必遣人或但欲遷延歳月不拒絶

之則只當因如定之回賜以甘言許其厚賂諭以若

能遜順則使通意邊臣俟得其實然後定議乃是未

絶其來之意也不可令天子使臣待賊命而進退萬

一遭其拒絶或𬒳拘執則於事無益空損國威爲今

計者不若速遣范仲淹嚴備邊境徐放如定等還當

自爲謀以求勝筭取進止

   論乞不受吕紹寜所進羡餘錢劄子同前

臣風聞轉運使吕紹寜纔至淮南便進見錢十萬貫

不知是一作否臣見兵興以來天下困弊者非獨備

邊之費半由官吏壞之今三司自爲闕錢累於東南

剗刷及以糓帛回易則南方庫藏豈有剰錢閭里編

民必無藏鏹故淮甸近歳號爲錢荒不知紹寜纔至

淮南用何術於何處得此錢以進若將官庫錢上進

則逐州合使錢處甚多必致闕乏若於民間科率則

人力豈任且十萬緡錢國家得之所益至微外處取

之爲害不細往年李定王逵一作軰皆刻剥疲民進

奉至今南方嗟怨況今年江淮王倫大三字一作諸路自

劫後繼以蝗旱爲孽民間困窘尤要撫存而紹寜欺

罔朝廷妄有進獻伏乞特降指揮下别路選差一精

強官將淮南一路見管錢帛磨勘大數取見紹寜所

進何處得來苟渉欺妄乞賜重行朝典其所進錢伏

乞聖慈拒而不受以彰朝廷均䘏外方防禦姦吏刻

剥之意取進止

   論孫抃不可使契丹劄子慶暦三年

臣伏見差孫抃等充契丹人使臣謂朝廷新遭契丹

侮慢陵辱之後必能發憤毎事挂心几在機冝合慎

措置及見抃等𬒳選乃知忘忽慮患依舊因循今西

賊議和事連北虜中間屢牒邊郡來問西事了與未

了今專使到彼必先問及應對之際動關利害一言

苟失爲患非輕豈可四人之中令抃先往抃本蜀人

語音訛謬又其爲性靜黙自安軍國之謀未甞與議

凡關機事多不諳詳臣聞古者遣使最號難才不受

以辭許其專對蓋取其臨事而敏應卒一作無窮今

抃旣不可預教以言則將何以應卒苟一踈脫取𥬇

四夷其孫抃欲乞不令出使或恐中書不能逆抃人

情尚執一作前議即乞别今一人言語分明稍知朝

廷事者先往貴不誤事且醜虜君臣頗爲強𭶑中國

常落其計不可不知今欲雪前耻雖知未能其如後

患豈可不慮伏望聖慈早令兩府别議取進止

   論范仲淹宣慰陜西劄子同前

臣風聞如定等不乆放還竊縁此來議論必未諧和

湏慮驕賊猖狂忿兵攻冦凡関邊備正要枝梧伏覩

朝旨己差范仲淹田況等爲宣撫使今日風聞韓𤦺

以仲淹已作參政欲自請行不知是否以臣愚見不

若且遣仲淹速去𤦺與仲淹皆是國家委任之臣材

識俱堪信用然仲淹於陜西軍民恩信尤爲衆所推

伏今若仲淹外捍冦兵而𤦺居中應副必能共濟大

事庻免後艱若陛下以新用仲淹責其展効則且令

了此一事俟邊防稍定不兩三月自可還朝旣先弭

於外虞可漸修於闕政今邊事是目下之急不可遲

緩以失事機伏望斷自宸𠂻輟仲淹速去以備不虞

取進止


奏議卷第三


論廷議元昊通和事狀將至至一作到所聞如此異同

雖有異有同一作措置

論乞不受吕紹寧所進羡餘劄子紹寧所進此下一有自字

論孫抃劄子際一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