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歐陽文忠公文集 (四部叢刊本)/居士集卷第二十

居士集卷第十九 歐陽文忠公文集 居士集卷第二十
宋 歐陽脩 撰 宋 胡柯 撰年譜 景上海涵芬樓藏元刊本
居士集卷第二十一

居士集卷第二十  歐陽文忠公集二十

  碑銘

   金部郎中贈兵部侍郎閻公神道碑銘并序

惟閻氏世家于鄆其先曰太原王寳以武顯於梁晉

之間實佐莊宗戰河上取常山功書史官爵有王土

鄆之諸閻皆王後也周廣順二年以鄆州之鉅野鄆

城爲濟州閻氏今爲濟州鉅野人也公生漢晉之間

遭世多虞雖出將家而不喜戰鬭獨好學通三禮頗

習子史爲文辭是時鉅野大賊有衆千餘人以公郷

里儒者掠致賊中問以謀略公毅然未甞有所言而

爲人狀皃竒偉舉止嚴重有威儀賊皆憚之莫敢害

賊平公還郷里以三禮教授弟子大宋受命天下將

平公乃岀以三禮舉中建隆某年某科歷漢州之金

堂虢州之湖城二縣尉遷濮州濮陽令皆有吏績太

宗皇帝遣使者行視天下使者還言公可用召見奏

事語音鬯然殿中皆聳動太宗竒之拜太子洗馬知

岳州一有遷殿中丞知均州一作鄆州呉越忠懿王再朝京師籍其

所有浙東西之地納之有司天子以爲新附之邦

以禁兵千人屬公安撫其人遂知蘇州一有又知婺州五代

之際江海之間分爲五大者竊名號其次擅征伐故

皆峻刑法急聚歛以制命於其民越雖名爲臣屬之

邦然閡於江淮與中國隔不相及者乆矣公以齊魯

之人悉能知越風俗而揉以善政或摩以漸或革以

冝推凡上之所欲施寛凡民之所不堪恩涵澤濡民

以蘇息政成召還以國子博士知濟州又知晉州入

拜尚書水部員外郎廣平郡王府翊善賜緋衣銀魚

居六年廣平封陳王出閤公以司門員外郎求知黃

州陳王徙封許乃詔公還遷庫部員外郎賜金紫侍

講許王府王薨公出知 州居歳餘以淮陽近鉅野

乃求知淮陽軍公雖居許王府而眞宗素知其賢數

詔訪以經術謂之閻君子眞宗即位問公何在左右

具言所以然即時召之巳在道拜金部郎中知靑州

其後鄆州守臣某臨遣對殿上眞宗問鄆去靑遠近

守臣對(⿱艹石)干眞宗曰爲吾告之將召也已而見召行

至鉅野遇疾使者臨問慰賜滿百日賜告下濟州伺

疾少間趨一作就道巳而疾病一作亟一作革以某年某月

某日薨于濟州享年七十有七贈兵部侍郎葬于鉅

野大一有關字徐村公諱𧰼字某曽祖諱某某官祖諱某

某官考一作諱某某官公娶孫氏封冨春縣君用子

貴追封泗水縣太君子男三人長曰某某官次曰某

某官次曰某某官女三人皆適士族孫五人一早亡

次皆巳仕曽孫十人仕者五人嗚呼士患不逢時時

逢矣患人主之不知知矣而不及用者命也惟公履

道純正生於多艱而卒遇太平以奮其身又遭人主

之知甞用矣而不暇於大用以殁殁而無章焉則其

遂不見於後丗乎景祐五年冬其子光禄君自光化

罷還郷閭乃謀刻其先德於墓之碑而以其辭屬脩

詞曰

閻世將家大纛髙牙有封太原王功桓桓公不勇力

而勇於學奮身逢時卒有成業不大其榮繼丗而卿

一作其後丗多有孫曽有墓于里有碑其隧郷人

無傷郷之君子

   太子太師致仕贈司空兼侍中文惠陳公神

   道碑銘并序

潁川公旣葬于新鄭其子尚書主客郎中述古等七

人具公之行事及太常之狀祁伯之銘以來告曰唯

陳氏丗有顯人我先正文惠公歷事太宗眞宗而相

今天子其出處始終之大節可考不誣如此故敢請

以墓隧之碑予爲考其丗次得其所以基于初盛于

中有于終而大施于其後者曰信哉陳氏載德晦顯

以時其畜厚來遠故能發大而流長自公五丗以上

爲博州人皇髙祖翔當五代時爲王建掌書記建欲

帝蜀以逆順禍福譬之不聽棄官于閬州之西水遂

爲西水人皇曽祖齊國公諱詡皇祖楚國公諱昭汶

皇考秦國公諱省華皆開府儀同三司太師尚書令

兼中書令自翔巳下三丗不顯于蜀至秦公始事聖

朝爲左諫議大夫其配曰燕國太夫人馮氏公其次

子也諱堯佐字希元舉進士及第累遷太常丞知開

封府録事參軍用理獄有能績遷府推官以言事切

直貶通判潮州自潮還獻詩數百篇而大臣亦薦其

文學得直史館知壽廬二州提㸃府界諸縣公事丁

秦公憂服除判三司都勾院兩浙轉運使徙京西河

東河北三路糾察在京刑獄天禧三年編次御試進

士坐誤差其第貶監鄂州茶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未至丁燕國太夫人

憂明年河決滑州天子念非公不可塞乃起公知滑

乾興元年作永定陵徙公京西轉運使以辦其事

入爲三司戸部副使徙副度支拜知制誥兼史館修

撰同知天聖二年貢舉知通進銀臺司遷龍圖閣直

學士知河南府徙并州知審官院開封府拜翰林學

士兼龍圖閣學士七年拜樞宻副使其年八月叅知

政事居三歲間凡三請罷明道二年罷知永興軍行

過鄭州爲狂人所誣御史中丞范諷辨公無罪徙知

廬州又徙同州復徙永興又徙鄭州累官至戸部侍

景祐四年四月召拜同中書門下平章事公爲人

剛毅篤實好古博學居官無大小所至必聞一有其仁足以

庇民智足以利物忠足以事上誠足以信于人潮州惡谿鱷魚食人不可近

公命捕得鳴鼔于市以文告而戮之鱷一作患屏息

潮人歎曰昔韓公諭鱷而聽今公戮鱷而懼所爲雖

異其能使異物醜𩔖革化而利人一也吾潮間三百

年而得二公幸矣在潮修孔子廟韓公祠率其州民

之秀者就于學知壽州遭歲大饑公自出米爲糜以

食餓者吏民以公故皆爭出米其活數萬人公曰吾

豈以是爲私惠邪蓋以令率人不(⿱艹石)身先而使其從

之樂也錢塘江堤以竹籠石而潮嚙之不數歲輒壞

而復理公歎曰堤以捍患而反病民乃議易以薪土

而害公政者言于朝以爲非便是時丁晉公叅知政

事主言者以黜公公爭不已乃徙公京西而籠石爲

堤數歲功不就民力大困卒用公議堤乃成河東地

寒而民貧奏除石炭稅減官冶鐵課歲數十萬以便

民曰轉運征利之官也利有本末下有餘則上足吾

豈爲俗吏哉太行山當河東河北兩路之界公以謂

晉自前丗爲險國常先叛而後服者恃此也其在河

東鑿澤州路後徙河北鑿懷州路而太行之險通行

者德公以爲利公曰吾豈爲今日利哉河決壞滑州

水力悍甚毎埽下湍激并人以没不見蹤跡者不可

勝數公躬自𭧂露晝夜督促剏爲木龍以巨木駢齒

浮水上下殺其𭧂堤乃成又爲長堤以護其外滑人

得復其居相戒曰不可使後人忘我陳公因號其堤

爲陳公堤開封府治京師公以謂治煩之術任威以

擊彊盡察以防姦譬於激水而欲其澄也故公爲政

一以誠信毎歲正月夜放燈則悉籍惡少年禁錮之

一夲有歲以爲常公召少年諭曰尹以惡人待汝汝安得爲

善吾以善人待汝汝其爲惡邪因盡縱之凡五夜無

一人犯法者太常博士陳詁知祥符縣縣吏惡其明

察欲中以事而詁公廉事不可得乃欲以竒動京師

自録事巳下空一縣皆逃去京師果諠言詁政苛𭧂

是時章獻明肅太后猶聽政怒詁欲加以罪公爲樞

宻副使力爭之以謂罪詁則姦人得計而沮能吏詁

由是獲免公十典大州六爲轉運副使一無副字一無副使字

常以方嚴肅下一作方嚴清肅莅下使人知畏而重犯法至其

過失則多保佑之故未甞桉黜一下吏公貶潮州其

所言事蓋人臣所難言者其平生奏䟽尤多悉焚其

藁其他文章有文集三十卷又有野廬編潮陽編愚

丘集多慕韓愈爲文與修眞宗實録又修國史故事

知制誥者常先試其文辭天子以公文學天下所知

不復命試自國朝以來不試而知制誥者惟楊億及

公二人而已公居官不妄進取爲太常丞者十三年

不遷爲起居郎者七年不遷自議錢塘堤爲丁晉公

所絀後晉公益用事專威福故人子弟以公乆于外

多勉以進取公曰惟乆然後見吾守如是十五年今

天子即位晉公事敗投海外公乃見召用公𥘉作相

以唐劉蕡所對䇿進曰天下治亂自朝廷始朝廷賞

罰自近始凡蕡之所究言者皆當今之弊此臣所欲

言而陛下之所冝行且臣等之職也天子嘉納之公

在相位不乆其年冬雷地震星𧰼數變公言王隨位

在臣上而病不任事程琳等位皆在下乃引漢故事

以災異自責求罷章凡四上明年三月拜淮康軍節

度使檢校太傅同中書門下平章事判鄭州康定元

年五月以太子太師致仕詔大朝㑹立宰相班遂居

于鄭其起居飲食康寜如少者後四年年八十有二

以疾卒于家公居家以儉約爲法雖巳貴常使其子

弟親執賤事曰孔子固多能鄙事作爲善箴以戒子

孫臨卒口占數十言自誌其墓公前娶曰𣏌國夫人

宋氏後娶曰沂國夫人王氏子男十人長曰述古次

曰比部員外郎求古主客員外郎學古虞部員外郎

道古大理評事館閣校勘博古殿中丞脩古秘書省

正字履古光禄寺丞游古大理寺丞襲古太常寺太

祝𧰼古秦公三子長曰堯叟爲樞宻使同中書門下

平章事季曰堯咨爲武信軍節度使皆舉進士第一

一無人字及第一無第字三子已貴秦公尚無恙毎賔客至

其家公及伯季侍立左右坐客䠞蹜不安求去秦公

笑曰此學一作子輩耳故天下皆以秦公教子爲法

而以陳氏丗家爲榮公之孫四十人曽孫二人合伯

季之後(⿱艹石)(⿱艹石)(⿱艹石)曽孫六十有八人女(⿱艹石)孫曽五

十有四人而仕于朝者多以材稱於時一無於時嗚呼可

謂盛矣銘曰

陳氏髙節在汚全潔閟德潛光有俟而發其發惟時

自公啓之英英伯季踵武偕來相車崇崇武節之雄

髙幢巨轂四丗六公惟丗有封秦楚及齊尚書中書

儀同太師祖考在前孫曽盈後公居于中伯季左右

惟勤其始以享其終惟能其約以有其豐休庸顯問

播美家邦有遠其貽有大其繼刻詩垂聲以質來裔

   資政殿學士戸部侍郎文正范公神道碑

   銘并序

皇祐四年五月甲子資政殿學士尚書户部侍郎汝

南文正公薨于徐州以其年十有二月壬申葬于河

南尹樊里之萬安山下公諱仲淹字希文五代之際

丗家蘇州事呉越太宗皇帝時呉越獻其地公之皇

考從錢俶朝京師後爲武寧軍掌書記以卒公生二

歲而孤母夫人貧無依再適長山朱氏旣長知其丗

家感泣去之南都入學舎掃一室晝夜講誦其起居

飲食人所不堪而公自刻益苦居五年大通六經之

㫖爲文章論說必本於仁義祥符八年舉進士禮部

選第一遂中乙科爲廣德軍司理叅軍始歸迎其母

以養及公旣貴天子贈公曽祖蘇州粮料判官諱夢

齡爲太保祖秘書監諱賛時爲太傅考諱墉爲太師

妣謝氏爲呉國夫人公少有大節於冨貴貧賤毀譽

歡戚不一動其心而慨然有志於天下常自誦曰士

當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而樂也其事上遇

人一以自信不擇利害爲趨捨其所有爲必盡其方

曰爲之自我者當如是其成與否有不在我者雖聖

賢不能必吾豈苟哉天聖中晏丞相薦公文學以大

理寺丞爲秘閣校理以言事忤章獻太后㫖通判河

中府一有陳州乆之上記其忠召拜右司諫當太后臨朝

聽政時以至日大㑹前殿上將率百官爲壽有司巳

具公上䟽言天子無北面且開後丗弱人主以彊母

后之漸其事遂巳又上書請還政天子不報及太后

崩言事者希㫖多求太后時事欲深治之公獨以謂

太后受託先帝保佑聖躬始終十年未見過失冝掩

其小故以全大德初太后有遺命立楊太妃代爲太

后公諫曰太后母號也自古無代立者由是罷其冊

命是歲大旱蝗奉使安撫東南使還㑹郭皇后廢率

諫官御史伏閤爭不能得貶知睦州又徙蘇州歲餘

即拜禮部員外郎天章閣待制召還益論時政闕失

而大臣權倖多忌惡之居數月以公知開封府開封

素號難治公治有聲事日益簡暇則益取古今治亂

安危爲上開說又爲百官圗以獻曰任人各以其材

而百職修堯舜之治不過此也因指其遷進遲速次

序曰如此而可以爲公可以爲私亦不可以不察由

是吕丞相怒至交論上前公求對辨語切坐落職知

饒州明年吕公亦罷公徙潤州又徙越州而趙元昊

反河西上復召相吕公乃以公爲陜西經略安撫副

使遷龍圗閣直學士是時新失大將延州危公請自

守鄜延扞賊乃知延州元昊遣人遺書以求和公以

謂無事請和難信且書有僭號不可以聞乃自爲書

告以逆順成敗之說甚辯坐擅復書奪一官知耀州

未逾月徙知慶州旣而四路置帥以公爲環慶路經

略安撫招討使兵馬都部署累遷諫議大夫樞宻直

學士公爲將務持重不急近功小利於延州築靑澗

城墾營田復承平永平廢寨熟羌歸業者數萬戸於

慶州城大順以據要害一本有奪賊地而耕之六字又城細𦝫胡

蘆於是明珠滅臧等大族皆去賊爲中國用自邊制

乆隳至兵與將常不相識公始分延州兵爲六將訓

練齊整諸路皆用以爲法公之所在賊不敢犯人或

疑公見敵應變爲如何至其城大順也一旦引兵出

諸將不知所向軍至柔遠始號令告其地處使徃築

城至於版築之用大小畢具而軍中𥘉不知賊以𮪍

三萬來爭公戒諸將戰而賊走追勿過河巳而賊果

走追者不渡而河外果有伏賊一有旣字失計乃引去於

是諸將皆服公爲不可及公待將吏必使畏法而愛

己所得賜賚皆以上意分賜諸將使自爲謝諸蕃質

子縱其出入無一人逃者蕃酋來見召之卧内屏人

徹衛與語不疑公居三歲士勇邊實恩信大洽乃决

䇿謀取橫山復靈武而元昊數遣使稱臣請和上亦

召公歸矣初西人籍爲郷兵者十數萬旣而黥以爲

軍惟公所部但刺其手公去兵罷獨得復爲民其於

兩路旣得熟羌爲用使以守邊因徙屯兵就食内地

而紓西人饋輓之勞其所設施去而人德之與守其

法不敢變者至今尤多自公坐吕公貶羣士大夫各

持二公曲直吕公患之凡直公者皆指爲黨或坐竄

逐及吕公復相公亦再起被用於是二公驩然相約

勠力平賊天下之士皆以此多二公然朋黨之論遂

起而不能止上旣賢公可大用故卒置羣議而用之

慶曆三年春召爲樞宻副使五讓不許乃就道旣至

數月以爲叅知政事毎進見必以太平責之公歎曰

上之用我者至矣然事有先後而革弊於乆安非朝

夕可也旣而上再賜手詔趣使條天下事又開天章

閣召見賜坐授以紙筆使䟽于前公惶恐避席始退

而條列時所冝先者十數事上之其詔天下興學取

士先德行不專文辭革磨勘例遷以别能否減任子

之數而除濫官用農桑考課守宰等事方施行而磨

勘任子之法僥倖之人皆不便因相與騰口而嫉公

者亦幸外有言喜爲之佐佑㑹邊奏有警公即請行

乃以公爲河東陜西宣撫使至則上書願復守邊即

拜資政殿學士知邠州兼陜西四路安撫使其知政

事𦆵一歲而罷有司悉奏罷公前所施行而復其故

言者遂以危事中之頼上察其忠不聽是時夏人巳

稱臣公因以疾請鄧州守鄧三歲求知杭州又徙靑

州公益病又求知潁州肩舁至徐遂不起享年六十

有四方公之病上賜藥存問旣薨輟朝一日以其遺

表無所請使就問其家所欲一有贈以兵部尚書所

以哀䘏之甚厚公爲人外和内剛樂善汎愛喪其母

時尚貧終身非賔客食不重肉臨財好施意豁如也

及退而視其私妻子僅給衣食其爲政所至民多立

祠畫像其行已臨事自山林一作搢紳處士里閭田野之

人外至夷狄莫不知其名字而樂道其事者甚衆及

其丗次官爵誌于墓譜于家藏于有司者皆不論著

著其繫天下國家之大者亦公之志也歟銘曰

范於呉越丗實陪臣俶納山川及其士民范始來北

中間幾息公𡚒自躬與時偕逢事有罪功言有違從

豈公必能天子用公其艱其勞一其初終夏童跳邊

乗吏怠一作安帝命公徃問彼驕頑有不聽順鋤其

穴根公居三年怯勇隳完兒憐獸擾卒俾來臣夏人

在廷其事方議帝趣公來以就予治公拜稽首茲惟

一作哉初匪其難在其終之羣言營營卒壞于成

匪惡其成惟公是傾不傾不危天子之明存有顯榮

殁有贈謚藏其子孫寵及後丗惟百有位可勸無怠



居士集卷第二十

 熈寧五年秋七月男發等編定

  紹熈二年三月郡人孫謙益校正

 范文正公神道碑自公坐吕公貶羣士大夫各持

 二公曲直吕公患之凡直公者皆指爲黨或坐竄

 逐及吕公復相公亦再起被用於是二公驩然相

 約勠力平賊天下之士皆以此多二公然朋黨之

 論遂起而不能止○按司馬文正公記聞景祐中

 吕許公執政范文正公知開封屢改吕短坐落職

 知饒州康定元年復舊職知永興㑹許公復相言

 於仁宗曰仲淹賢者朝廷將用之豈可但除舊職

 即除龍圖閣直學士陜西經略安撫副使上以許

 公爲長者天下亦以許公不念舊惡又蘇文定公

 龍川志范文正自饒州還朝出領西事恐申公不

 爲之地無以成功乃爲書自咎解仇而去故歐陽

 公作文正碑有二公晚年歡然相得之語後生不

 知皆咎歐陽公予見張公安道言之乃信又邵氏

 聞見録當時文正子堯夫不以爲然從歐陽公辯

 不可得則自削去驩然勠力等語公不樂謂蘇明

 𠃔曰范公碑爲其子弟擅於石本改動文字令人

 恨之故今羅氏本於坐落職知饒州下無明年吕

 公亦罷六字爲陜西經略安撫副使上無上復召

 相吕公六字又無自公坐吕公貶已下至故卒置

 羣議而用之一段以此觀之諸家本乃當時定本

 也羅氏本堯夫改本也今從衆而載堯夫所改如

 此陳無巳談叢叙二公曲折未必盡然吕公薨范

 公雖有祭文蓋交際常禮今載集中詞意亦平平

 無已謂歸重而自訟過矣

陳文惠公碑棄官此下一有家字當作

范文正公碑來臣來一作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