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年譜 歐陽文忠公文集 序
宋 歐陽脩 撰 宋 胡柯 撰年譜 景上海涵芬樓藏元刊本
居士集目録

居士集序

  門人翰林學士承旨左朝奉郎知制誥兼侍讀蘇軾撰

夫言有大而非夸逹者信之衆人疑焉孔子曰天之

將喪斯文也後死者不得與於斯文也孟子曰禹抑

洪水孔子作春秋而予距楊墨蓋以是配禹也文章

之得喪何與於天而禹之功與天地並孔子孟子以

空言配之不巳夸乎自春秋作而亂臣賊子懼孟子

之言行而楊墨之道廢天下以爲是二字一作是爲固然而

不知其功孟子旣没有申商韓非之學違道而趣利

殘民以厚主其說至𨹟也而士以是罔其上上之人

僥倖一切之功靡然從之而世無大人先生如孔子

孟子者推其本末權其禍福之輕重以救其惑故其

學遂行秦以是喪天下陵夷至於勝廣劉項之禍死

者十八九天下蕭然洪水之患蓋不至此也方秦之

未得志也使復有一孟子則申韓爲空言作於其心

害於其事作於其事害於其政者必不至若是烈也

使楊墨得志於天下其禍豈減於申韓哉由此言之

雖以孟子配禹可也太史公曰蓋公言黃老賈誼晁

錯明申韓錯不足道也而誼亦爲之予以是知邪說

之移人雖豪傑之士有不免者况衆人乎自漢以來

道術不出於孔氏而亂天下者多矣晉以老莊亡梁

以佛亡莫或正之五百餘年而後得韓愈學者以愈

配孟子蓋庶幾焉愈之後三百有餘年而後得歐陽

子其學推韓愈孟子以逹於孔氏著禮樂仁義之實

以合於大道其言簡而明信而通引物連𩔖折之於

至理以服人心故天下翕然師尊之自歐陽子之存

世之不說者譁而攻之能折困其身而不能屈其言

士無賢不肖不謀而同曰歐陽子今之韓愈也宋興

七十餘年民不知兵冨而教之至天聖景祐極矣而

斯文終有愧於古士亦因𨹟守舊論卑而氣弱自歐

陽子出天下爭自濯磨以通經學古爲高以救時行

道爲賢以犯顔納說爲忠長育成就至嘉祐末號稱

多士歐陽子之功爲多嗚呼此豈人力也哉非天其

孰能使之歐陽子没十有餘年士始爲新學以佛老

之似亂周孔之實識者憂之賴天子明聖詔修取士

法風厲學者專治孔氏黜異端然後風俗一變考論

師友淵源所自復知誦習歐陽子之書予得其詩文

七百六十六篇於其子棐乃次而論之曰歐陽子論

大道似韓愈論事似陸䞇記事似司馬遷詩賦似李

白此非予言也天下之言也歐陽子諱脩字永叔旣

老自謂六一居士云元祐六年六月十五日敘綿本作三

年十二月是時任翰林學士



不知其功一作不可知其功納說一作納諫

此非予一有私字言也天下之一有公字言也歐陽子諱脩字

永叔既老自謂一作六一居士云綿州重刻大杭本及眉州本皆無歐

陽子以下十七字六月十五日序有兩碑本其一六月作三月其序作引盖蘇公䜂序

故此作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