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歐陽文忠公文集 (四部叢刊本)/河東奉使奉草卷上

奏議卷第十八 歐陽文忠公文集 河東奉使奉草卷上
宋 歐陽脩 撰 宋 胡柯 撰年譜 景上海涵芬樓藏元刊本
河東奉使奉草卷下

河東奉使奏草卷上 歐陽文忠公集一百十五

   畫一起請劄子

臣準勑差徃河東擘畫粮草合有起請事件今具畫

一如後

 一臣伏詳勑㫖本爲河東民力困乏差臣擘畫利

  害竊慮州縣未體朝廷之意因而搔擾臣今欲

  乞特降聖㫖指揮下河東路候臣到彼不得令

  官吏及諸色人出城迎送及不得作樂筵席

 一臣準勑計置擘畫河東一路經乆利害竊縁河

 東地分闊逺山川險絶竊慮僻逺之處不能徧

  至又縁本路文武官吏不少内有乆諳彼處民

  情事體者或在不當驛路守官致臣無由見得

  臣今欲乞許臣採問官吏就近召與相見所貴

  詢訪兵民利病仍慮有合行事件亦乞於本路

  選擇幹事官員暫差勾當

  一臣所授勑只是與轉運司計置擘畫邊上粮草

  竊縁一路州縣賦租户口兵馬錢帛及公私財

  用利害要見本末文字竊慮所在不畫時應副

  仍乞指揮一路州軍凡有取索文字並令畫時

  應副

 一臣伏見國家自兵興以來言事之人多陳利害

  竊慮有前後上文字人内有陳河東一路事宜

  所言大體利害詳明朝廷未暇施行者乞於中

  書樞宻院檢尋所上文字付臣看詳到彼叅驗

  利害可否囬日聞奏

 一臣準勑除擘畫粮草外竊慮更有可以因便勾

  當事件伏乞令中書樞宻院畫一條目付臣施

  行取進止

   辟郭固隨行劄子

臣準勑差徃河東路計置經乆利害伏見新授寧州

軍事推官郭固熟知㳂邊兵民利害曽隨韓𤦺奉使

陜西近差充涇原路叅謀見未赴任臣今欲乞暫將

帶本人隨行候臣囬日令一面發赴本任如允臣所

請乞降朝㫖指揮取進止

   免晉絳等州人户逺請蠶鹽牒

當所訪聞晉絳慈隰四州百姓毎年所請蠶鹽並於

解池請領近聞省司指揮支移徃三門鹽倉請領道

路遥逺竊知百姓多不願徃彼般請須議專行公文

者右具如前今欲牒州候牒到日請不移時疾速詳

前項事理如委實省司有此指揮及百姓情願依舊

送納鹽錢不請三門官鹽仰立復差人前路曉示百

姓各令逐便不得勒抑監催須令前去免使麥蠶農

忙之際虚勞百姓逺路艱辛兼當所巳具一面施行

奏聞仍請具巳施行公文疾速入馬遞囬報當所不

管遟延住滯者

   同前

當所訪聞晉絳慈隰四州百姓毎年所請蠶鹽並於

解池請領近聞省司指揮支移徃三門鹽倉請領道

路遥逺竊知百姓多不願徃彼般請須議專行公文

者右具如前當所雖已牒晉絳慈隰等四州請詳前

項事理如委實省司有此指揮及百姓情願依舊送

納鹽錢不請三門官鹽仰立便差人前路曉示百姓

各令逐便不得抑勒監催須令前去竊慮百姓已到

解池及前去未逺今欲牒解州安邑知縣請詳前項

事理如是請鹽百姓見在彼處請就近告示逐人如

依舊送納鹽錢情願不徃三門請鹽者各令歸本縣

仍希巳施行公文回報當所者

   相度併縣牒

當所體量得潞州八縣内屯留𥠖城壷𨵿三縣地居

僻逺户口凋零全少詞訟盗賊逐縣虚占令佐及諸

色公人色役今欲擘畫將三縣併省分割入隣近縣

分可以寛減民役兼省吏員須議差官相度利害者

右具如前今欲牒上黨縣鄶主簿請詳上項事理躬

親遍徃屯留等縣相度地里逺近接連彊畔就近可

以分割併省利害務令人户穩便仍具可以分併地

里𦘕成紙圖及取索逐縣見在户口賦稅見役諸色

公人數目畫一開坐連申無致鹵莽者

   同前奏狀

右臣近自威勝軍至遼州體量得遼州州界東西二

百五十里南北一百五十九里所管户口主客二千

七百餘户地里人户不及一中下小縣而分建一州

四縣内榆社縣主客一千七十二户其餘遼山縣主

客五百六十九户平城縣主客六百一十八户和順

縣主客四百五十九户各不及一鎮人煙及潞州管

内八縣亦有似此地里絶近人户全少處虚立縣名

枉占官吏毎縣曹司弓手手力解子之𩔖各近伯人

外别有供應本州𠫊子客司承符散從及本村里正

户長𦒿長壯丁色役人户凋零差役繁重以臣相度

可以將帶就近分割併省庻使減省官吏寛紓民役

縁臣時暫經過竊慮不盡民間利害已宻牒知遼州

國子博士蓋平上黨縣主簿鄶唐等審細相度可與

不可分併利害臣今前去所過州縣除邊防要切縣

分外其餘地里迫窄人户凋零絶然小縣有可以分

割併省者並欲隨近選差幹敏之官宻切先行相度

可與不可分割利害候臣奉使回日别具條陳敷奏

   𠋣閣忻代州和糴米奏狀

右臣準中書劄子節文臣寮上言勘㑹忻代二州裏

外分配博糴斛斗共玖萬餘碩即今催納方及二分

今來巳是五月粒食踴貴之際民間斛斗甚是難得

欲乞朝廷特賜■愍許將已支絹帛及大鐵錢合納米

粟特與𠋣閣候將來秋成一併送納奉聖㫖令臣與

河東轉運司同共相度施行者臣尋至忻代二州取

索逐州元分配錢絹次第及見納見欠白米一宗文

字看詳元是冨弼起請爲去年河東秋大熟乞朝廷

輟那錢銀絹廣謀粮草三司遂支雜州絹二十萬疋

與河東内代州分配到伍萬疋並是在京及并晉等

州比及旋旋般來徃復拖延直至冬末春𥘉方行俵

散至今年五月分配纔畢巳是麥熟夏稅起納民間

豈復更有白米輸官其絹五萬疋并本州舊有絹三

千餘疋共博糴白米九萬五千二百餘碩州縣從春

至夏枷棒催驅只納到四萬餘碩見欠五萬四千餘

石本州爲催納不前遂申轉運司乞令將隔年陳米

減價折納雖有此擘畫亦並無人送納蓋爲過時無

可収糴其忻州差配名目尤多去年一年内除稅賦

和糴㳂邊送納外配銀送納見錢収買肉羊羊皮數

目不少又有酒務十五年積壓損爛酒糟白酵分配

人户令納清醋價錢又有轉運司先配絹三千疋博

糴諸色斛米除此多般科配巳催納了足外方到一

項大鐵錢絹博糴白米是今來臣寮起請乞行𠋣閣

者其鐵錢絹元抛配博糴白米肆萬餘石因轉運司

自見人民不易先減一半外尚有二萬八千四百餘

碩後爲送納不前運司又巳與𠋣閣一半候秋熟併

納外有一萬餘碩係見行催納臣遂取索本倉受納

日曆㸃檢逐日全無人户送納亦爲過時無可収糴

兼兩州百姓累經臣陳狀臣上禀朝㫖親見民間疾

苦又縁轉運使二人並在潞州相去絶逺不及計㑹

商量兼勘㑹二州人粮見在忻州約支二年有餘代

州亦約支一年半不至闕備又前去秋熟日月不逺

臣已一面出牓及牒本州令𠋣閣候至秋熟一併送

納施行訖謹具狀奏聞

   義勇指揮使代貧民差役奏狀

右臣準中書批送下二狀河東都轉運司準康定元

年九月十四日勑節文河東路強壯應見充正副指

揮使内雖係第一至第三等户者州縣更不得輪次

别差色役竊縁義勇指揮使各是郷村第一第二等

力及有家活産業人户今來一年之内只是一季上

畨多在本家管勾農業兼當司體量得正副指揮使

等俱是上等人户㨂充最属僥倖其餘等第人户丁

數稍多亦是一般㸃充義勇祗應仍更不免州縣差

役所有軍貟巳是優便仍更依條免放州縣色役頗

見影庇却郷縣重難差役却差下等義勇人户充州

縣重難里正或衙前等差役計其勞逸深爲不便欲

乞朝廷早賜特降指揮下諸處義勇正副指揮使乞

依其餘義勇體例各依等第户例輪次差定州縣色

役庻得均濟臣勘㑹河東一路郷兵除係籍強壯不

勾追教閱外所有刺手背義勇見管七萬二千八百

七十二人毎年秋冬上畨教閱州縣因而諸雜役使

常於秋冬邊地支移稅賦和糴逺納之時復有上畨

之役凡一家三兩丁者一人上州教閱一人供送一

人或在州縣執役或逺地輸納稅租所存但有衰老

或有全無𠋣托者廢業忘家不勝其苦其間惟有正

副指揮使並是州縣中最有物力上等人户却獨得

免差役是下等人户常有勞役最豪冨者獨得寛優

兼自兵事已來州縣差役頻併素來力及之户累世

勤儉積畜只於三五年重疊差役例各減耗貧虚逃

亡破敗而州郡事多差役難減徃徃將第三第四等

人差充第一等色役亦有主户小處差稍有家活客

户充役勾當如此上下窘乏之際惟義勇正副指揮

使豈容獨免兼自差管轄義勇以來已避免却數年

色役當衆人苦於勞耗之際獨𫉬寛優之幸已多兼

臣累過州軍體問得逐處義勇指揮使等家業例皆

物力不減人丁又多若令一例差役可以貧冨均濟

稍寛已困之民其都轉運司起請伏乞朝廷特賜允

許施行今具狀奏聞伏候勑㫖

   舉米光濬狀

右臣伏自準勑計置河東㳂邊粮草所過州軍遍見

文武官吏不少其間臨民治軍可稱邊任者絶難得

人伏見西頭供奉官閤門祗候岢嵐軍使米光濬年

四十餘世家代州熟知本路邊事出於將種練習兵

機兼有膽勇㑹弓馬自到岢嵐二年處置皆合事宜

昨代州寧化各爲守將非才引惹北人爭侵疆界惟

岢嵐草城川正當北界要害之地去年北人來侵疆

界光濬應機拒守故獨岢嵐得不侵却地土亦不張

皇臣自過本軍體問軍民備得其實伏覩近降宣命

指揮差李偉替令赴闕切以邊鄙常患難材苟得其

人豈宜屢易兼自有移替宣命軍民並各衆狀舉留

其米光濬臣今同罪保舉再任岢嵐如再任後犯入

已贓及邊防軍政但有一事敗悮並甘連坐今欲具

狀奏聞伏候勑㫖

   米光濬斬决逃軍乞免勘狀

右臣訪聞岢嵐軍昨於四月中捉𫉬逃走萬勝長行

張貴虎翼張貴李徳等三人並係禁兵本軍勘正法

司檢用編勑禁軍料錢滿五百文逃走捕捉𫉬者處

斬訖奏其張貴等並依法處斬訖本路轉運司檢㑹

先降令勑春夏不行斬刑合决重杖處死糺駮本軍

不合斬斷見差嵐州團練判官劉述取勘岢嵐軍使

米光濬等竊縁岢嵐軍地接西北二虜正是秋冬大

屯軍馬之處若管軍將率斬一逃軍却遭勘罰則無

由統衆漸啓兵驕況重杖與處斬俱是死刑無所失

入運司守令勑糺按雖執常科兵官以軍令斬人亦

是常事況米光濬等勘成公案亦不過得違制失入

刑名論情定罪所犯至輕沮將率以長兵驕其損不

細伏乞朝廷只作訪聞此事特降聖㫖與免勘劾所

貴㳂邊將率知朝廷委遇之恩盡心効用兵戎畏肅

不致驕恣生事謹具狀奏

   乞減配賣銀五萬兩狀

右臣伏見河東路轉運司近準三司從京支撥得銀

十萬兩於本路州軍配賣見錢臣體問得此銀本非

運司因闕乏陳乞忽自省司特行支撥蓋是朝廷優

恤三路軍須不足特此輟賜助濟用度以舒疲民又

慮朝廷訪聞今年河東二麥大熟欲使將此銀十萬

兩乗時収糴軍儲有以見聖心憂念邊防寛䘏民力

臣昨因至寧化軍有百姓衆狀經臣馬前陳訴爲配

銀數多臣遂取索本軍人户物力次第及前後配歛

數目看詳本軍人户全少城郭主客十等共三十四

戶内五等巳上只十五户其餘六等已下貧弱之家

共有一十九户去年共配銀三百兩數月枷棒催驅

方能了納今年所配一千兩比常年三倍是致百姓

送納不前衆狀詞訴又縁寧化軍屯兵不多本軍自

有納便鹽錢及諸雜課利見錢不致闕用本軍地寒

民不種麥又無夏糴倉當其軍用未闕民間難得錢

時可惜虚困民力臣巳牒本軍且令配賣五百兩其

餘别候朝㫖尚慮河東一路州軍極有見今未至闕

錢及地髙不種二麥無可収糴去處不宜一例急歛

横困疲民臣今欲乞聖慈特下本路轉運司令將已

分銀十萬兩除見今闕錢州軍及二麥大熟合行収

糴處依數配賣其餘見不闕錢及不糴夏麥處且只

配一半候闕錢不得已即漸漸分配所貴少紓民力

上副陛下憂民念邊之意謹具狀奏聞伏候勑㫖

   相度銅利牒

當所據澤州進士閻玠司法叅軍萬頥等狀並爲河

東皷鑄鐵錢盗鑄者不少竊見絳州稷山垣曲縣三

處皆有銅鑛欲乞遍徃有銅鑛處宻切詢訪採取烹

煉皷鑄錢幣者當所檢尋古跡翼城縣有唐錢坊一

在縣東十五里翔臯山下又有唐王城冶在縣北平

城三十六里又有曹公冶在縣東南七十五里又有

廢銅窟在縣西三十里稷山縣甘祚郷有銅冶村絳

縣有唐古銅冶在縣南五十里含山谷内垣曲縣有

錢坊在縣西北九十二里程子村銅源監内自唐以

來絳州舊曽皷鑄銅錢鑪冶古跡見在其廢巳乆山

澤銅鑛産育必多兼訪知絳州人户多私採鑄貨賣

銅器近年錢幣闕乏以來亦曾有人獻言乞尋銅鑛

烹鑄前後差官尋訪多是不曉事體張皇驚擾私鑄

之家避犯禁之罪不肯指引採取又鑛銅側近民居

懼見官中興置爐冶各相蔽固並稱無銅所差官貟

又不盡心多方求訪遂使銅寳不能興發須議專委

通幹之官宻切求訪者右具如前欲牒絳州管界廵

檢孫借職仰細詳前項事理只作界内廵警名目遍

至四縣多設方畧先且誘賺得民間私賣銅器一兩

件然後訽求出鑛之家及細問烹煉之法須使姦民

不能隠蔽或須要私鑄之人指引烹煉即設權宜許

其免罪或别加酬奬務要求出銅寳不爲民間藏閉

候見次第宻具公文囬申無至張皇悮事者

   再乞减配銀狀

右臣近爲三司抛降銀一十萬兩與河東諸州軍配

賣臣尋體量得河東諸州軍錢糧各有準備見今不

至闕乏民間即目難得見錢遂曽具狀論奏且欲配

賣一半乞朝廷特降指揮與都轉運司後來聞有朝

㫖只與減得些小價錢其諸州軍百姓累經臣告訴

並稱銀價雖然不髙各爲見錢難以變轉伏縁河東

州軍昨來只是澤潞兩州二麥大熟晉絳并汾石隰

等處係種麥地分並只熟及三五分其秋稼尋遭夏

旱垂欲焦死近方得雨只可救得四五分見今物價

甚髙民間窘急無異㐫𡻕況配賣銀絹乃是緩急不

得巳之事今諸州軍幸各錢糧不闕不必非時抑配

重擾人民只可留之以備緩急若巳知縣官實爲闕

乏則勵力供納自不怨嗟以理論之其銀盡可罷配

又縁都轉運司已俵與州軍故臣且乞只配一半日

近臣不住見百姓以配銀爲苦已牒諸州軍且令先

配一半其餘聽候朝㫖比欲候臣到闕更自論請竊

慮臣離河東後轉運司依舊催促盡令俵配伏望聖

慈特賜矜恤仍乞檢㑹臣前後奏狀早降朝㫖

   再舉米光濬狀

右臣近曽同罪奏舉西頭供奉官閤門祗候米光濬

再任岢嵐軍使竊知朝廷爲光濬病患曽加體量臣

昨徃岢嵐親見光濬絶無病狀體問得去年偶因飲

酒暫曽不安竊縁本人有心力㑹弓馬諳熟邊事善

撫軍民況岢嵐當草城川一路地形平坦與北虜止

隔界壕不比代州尚有險固捍禦控扼尤藉得人臣

甞見朝廷選擇邊將比及於武臣中求得一人常患

難得而任使俟其知次第亦須年𡻕之間其米光濬

於武臣之中不易多得在岢嵐旣乆乆巳知次第其

人旣不病患又無過犯料其替去别得差遣必與今

任輕重一般與其移易徃來不若責之乆任況知光

濬亦累曽乞替臣今所舉非徇光濬之私蓋爲邊防

之計其米光濬伏望聖慈特加奬擢與優轉一官且

令再任以防緩急可以使喚如朝廷遷官及再任後

犯入已贓及邊事有所敗悮臣並甘同罪

   論礬務利害狀

臣昨準三司牒繳連録到晉州博賣生熟礬始末一

宗事理及備録中書批狀牒臣候到河東與施昌言

等同共相度經乆利害聞奏臣未到河東間施昌言

等巳一面先具相度申奏訖尋又準中書劄子送下

施昌言等奏狀付臣奉聖㫖更切相度具經乆利害

聞奏者臣看詳都運司狀内元牒晉州通判殿中丞

榮諲相度事節似有未便遂牒并州通判祕書丞張

日用就晉州計㑹榮諲取索一宗文字子細議定經

乆利害尋據張日用狀果與榮諲始𥘉相度利害不

同今具畫一如後

  一晉州折博務元定年額錢一十六萬餘貫自來

  許客人入中紬絹絲綿見錢茶貨筭請生礬上

  京重别煎煉後取便賣與通商路分客人後至

  景祐四年三司爲客旅並不入銀絹見錢只將

  茶貨入納遂額定令客人毎年於晉州折博務

  入納茶一十萬斤在京榷貨務入納見錢五萬

  貫文自此杜昇李慶等六户管認上件年額錢

  茶等請生礬於京師重煎貨賣

  一慶曆元年河東都轉運司始於晉州官置鍋鑊

  自煎熟礬一面勒杜昇等六户依舊管認年額

  錢茶博筭生礬一面將新煎熟礬别招客旅出

  賣是致杜昇等六户稱積壓礬貨出賣不行累

  年拖欠課利有煩官司催督及引惹六户詞訴

  不絶

  一據榮諲元狀内聲說晉州起立煉礬重煎作明

  白熟礬貨賣慶曆元年入到絲綿見錢五萬七

  千八百餘貫并収在京入納見錢及晉州入到

  茶錢一十一萬六千八百餘貫都収一十七萬

  四千六百餘貫慶曆二年収絲絹綿錢四萬二

  千餘貫并錢茶都収一十九萬五百餘貫慶曆

  三年収絲綿錢四萬七千餘貫并錢茶都収二

  十萬五千餘貫自晉州置煉礬務後來比祖額

  各有増剰況自六家撲斷後來景祐四年只賣

  過生礬五十五萬七千餘斤寳元元年賣過生

  礬七十二萬二千餘斤寳元二年賣過生礬三

  十五萬一千餘斤康定元年賣過生礬三十六

  萬五千餘斤自慶曆元年起置煉礬務重煎後

  來當年支賣生熟礬八十四萬九千餘斤慶曆

  二年支賣生熟礬八十五萬五千餘斤慶曆三

  年支賣生熟礬一百四萬六千餘斤比附未煎

  已前逐年大有増剰今相度欲乞依巳前體例

  指揮在京榷貨務及本州折博務出牓告示招

  召諸色客旅投狀在京入納見錢及取便於晉

  潞等州入納茶貨金銀錢帛絲布斛㪷更不限

  定人數姓名斤兩多少取便依則例入折博筭

  請晉州重煉熟礬兼問得晉慈州生礬染麄色

  亦可以生使並許依則例筭射興販更不拘定

  杜昇等六户認納年額錢茶仍乞指揮逐户將

  煎礬鍋鑊家事納官今後更不𠂻私重煎只令

  晉州煉礬務一面重煎収辦課利

  一據張日用狀與晉州通判榮殿丞將慶曆元年

  置煎礬務後収到課利比對本州煎礬務止賣

  到折撲見錢五萬七千八百二十三貫八百三

  十文在京六户納折到錢一十一萬六千八百

  三十八貫八百五十文慶曆二年本務止賣到

  四萬二千一十八貫一百一十文在京六户収

  到一十四萬八千四百八十六貫五十文慶曆

  三年本務収到四萬七千二百三十三貫七百

  五十五文在京六户収到一十五萬八千三百

  四十五貫三百五十文是煉礬務出賣得錢常

  少六户入納數目常多遂將三年置到煎礬務

  通比皆不過五萬貫及四萬貫今年自正月一

  日至六月終収到入絲課利錢一千九百五十

  九貫有零課利不敷惟是六户逐年納數常多

  若遂放令六户逐便必致大段𧇊少課利況今

  用兵之際若行寛法客人有利必𡻕額遂増今

  將三年止於五萬數目遂便止令官賣必恐大

  𧇊年計今乞廢罷晉州煉礬務一就令在京六

  户管認年額錢茶所貴經乆通行逐年入得茶

  貨充備河東路并汾等十餘州軍支折和糴有

  備不致悮闕

右謹具如前臣今將三司録到一宗始末文字子細

看詳蓋由河東都轉運司改法官自煉礬出賣見一

時之小利致經乆之難行從𥘉本爲課額不敷遂定

爲錢茶十五萬數許六户管認即不當更自官賣與

其爭利若云官賣有利則六户便合除免年額臣今

看詳榮諲張日用等二人狀内開說自官置煉礬務

後來逐年所賣生熟礬折撲到見錢數目蓋是榮諲

從𥘉將生熟兩色礬博賣到錢數衮合比筭便謂自

起立煉礬務後來年額課利増盈遂欲罷六户筭請

生礬舊額及榮諲再與張日用等子細將生熟兩色

礬課利遞年比𩔖其熟礬自慶曆元年只賣及五萬

二年三年已只及四萬貫有零今年自正月一日至

六月終半年只賣及一千貫若將生礬貨利與熟礬

衮合筭數則似有増盈若各别比較則熟礬賣錢全

少又一年𧇊於一年今若依榮諲罷賣生熟礬即據

近年課利𧇊減次第必慮向去無客筭請𧇊䧟官中

年額錢茶臣今相度欲乞官罷自煎熟礬出賣只令

杜昇等六户依舊管認年額入納錢茶十五萬數將

見今晉州已煎下熟礬并生礬相兼其六户本爲官

賣熟礬侵爭其利致其積壓貨賣不行今若官罷自

賣則六户更難詞說如此則官中雖𡻕失三五萬貫

自賣之利而於錢茶十五萬舊額却有準的不至𧇊

䧟必若不欲抑勒六户認額即乞未立定年額但選

差清強官吏剏新一面博賣熟礬候三二年取一年

爲定額蓋縁熟礬見巳課利大𧇊若自新官賣必不

能敷及遞年與生礬俱賣時常額免使監臨官吏枉

遭決罰年計用度虚爲指準於此二說伏乞朝廷裁

擇施行

   論西北事宜劄子

臣昨在河東聞北虜事宜說者多端而少實其役兵

動衆修城堀壕凡所興爲則有蹤跡昨三月四月之

間於北界地名大栁谷銀瓮口與蕃族相殺契丹累

敗折却主將數人見今抄㸃中軍秋冬必大交戰此

說者多同而不虚惟云夾山部落叛歸元昊契丹

與西賊相攻又云西賊見在河灣㑹劄寨兵馬尤多

或云二虜詐謀欲合而攻我此一事則說者雖多而

以人情料之皆不可信自西賊叛我以來更事契丹

甚謹蓋已與中國交爭則屈已事隣乃其常理二虜

自來未聞釁𨻶而忽納夾山小族反與契丹立爲大

敵但恐元昊𭶑羌不爲此事以此言之不可信也契

丹若冦邊鄙當先自河北不應便出河東若云出吾

不意則兵釁未成必未突然入吾險地是北虜必不

攻河東矣西賊二年之間累次遣人通好國家過當

許物已多今盟約垂成而忽借契丹數百里之路﨑

嶇勞師入吾險固以此而言是西賊必不攻河東此

其不可信者也然北戎抄㸃人馬聲張巳乆今漸向

秋必已聚集邊臣但見虜兵聚在界上不得不至驚

疑惟在朝廷料敵制謀養威持重不爲輕發使虜不

可窺則得計矣其宻爲禦備次第臣今具管見畫一

如後

 一據今事宜不問北虜攻夾城與元昊但不過夷

  狄自相攻耳然虜兵在我境上不可不爲支準

  惟當持重以待未宜便若冦至而大集窮邊虚

 成自擾但訓兵練卒於并忻嵐憲屯結以俟太

  原去忻州一日半可至忻州去代州一日半可

  至嵐州去岢嵐一日中可至憲州亦然今以兵

 屯忻并而應援代州屯嵐憲而應援岢嵐賊至

  則使代州岢嵐堅壁清野待其師老徐以忻嵐

  等兵擊之此用兵之法也如此則虜來不失應

  敵不來不至虚驚其代州岢嵐但用去年防秋

  兵數可矣惟治器械擇將帥此非倉卒可辦宜

  急爲之具

  一河東㳂邊州軍器械全然不堪臣昨到彼見逐

  處弓弩無十數枝可施用者問其何故云爲省

  司惜筋膠支請不得縱支得即角短筋碎不堪

  使用乆無物料修治是致廢壞臣亦知京中筋

  膠角絶少然若遍支與諸州軍即恐不及欲乞

  且只支與㳂邊州軍仍乞選差幹事官逐州自

  遣一貟上京支請便令自監脩𥙷其諸州木羽

  箭臣曽逐色用草人𬒳甲去三十歩以硬弩射

   之或箭幹飛掉不至或箭頭卷折不入甲此乃

  臨陣悮事之物十無一二堪者惟舊竹箭雖翎

  損鏃生秀然射之亦能入甲又數目不多亦乞

  委官㨂㸃脩換

  一代州知州康徳輿老懦不濟事臣方欲到京奏

  乞替却近知已差張亢然徳輿却充并代鈐轄

   只此職亦非徳輿所堪乞與一近裏小處知州

  鈐轄别選差人

  一代州諸寨主監押三十餘貟内無三四人能幹

  而曉事者伏乞早行替換仍乞於近日臣寮準

  宻院劄子舉到堪充將領人内差充寨主監押

  一岢嵐軍地接草城川口無險可恃而城小壕淺

  須合増城浚壕乞降指揮下河東那打白草廂

  軍及本軍係役兵士早併力脩葺臣曽兩狀奏

  乞米光濬且令知軍蓋光濬已知彼中次第當

  事宜之際若李緯乍到恐處事未盡合宜又緯

  必非岢嵐乆住之人其米光濬伏乞檢㑹臣前

  奏施行取進止

   論宣毅萬勝等兵劄子

臣昨準勑差徃河東續準樞宻院劄子奉聖㫖所到

州軍體量諸軍指揮自來習學武藝并教閱戰陣次

第精與未精緩急堪與不堪陣敵使喚者臣尋至諸

州軍令主兵官吏依常式教閱觀其精粗所用陣法

除四官陣舊法外亦有自爲新陣者大抵只是齊得

進退不亂行伍而巳諸處所較不多其陣法則皆未

可用惟有踏硬射親最爲實藝見今經略司分差主

將諸州廵教以三等弓弩拍試漸次亦當精熟然而

主將不一器械不精此二事須更别爲制置其諸軍

禁兵共九萬五千餘人内駐泊兵三萬餘人惟萬勝

最多最不精本路就糧禁兵六萬餘人惟宣毅最多

最不精臣今欲乞定主將精器械此二事條目甚多

容臣續具畫一其宣毅萬勝等兵臣今先具起請如

 一臣勘㑹河東駐泊禁兵六十八指揮共三萬二

  千餘人内萬勝二十指揮一萬一千一百餘人

  當𥘉招募倉卒不能精擇此中外共知自到河

  東巳及三年其射親踏硬弩比𥘉到則漸慣熟

  但其人大小強怯不等又不耐辛苦其事藝勉

  力不及河東最下清邊而料錢請受與最上神

  衞等見今多差在河外五寨縁請受旣大於他

   軍則重難倫次須至差撥其使喚乃不及下軍

  緩急常憂敗悮臣今欲乞於河東見在廂軍三

  萬人數内㨂少壯有勇力者増置清邊及於京

  師差撥三百料錢禁軍充足一萬人數抵替萬

  勝抽回兼其人到河東巳二年餘人各有辛苦

  思歸之意

  一臣勘㑹河東本路就糧禁兵共一百四十九指

  揮六萬二千七百餘人内宣毅四十四指揮二

  萬二百餘人宣毅招揀不精無異萬勝惟河東

  稍勝諸路蓋土人天性勁勇耐辛苦然終是不

  及自投軍者其農夫生梗難以教訓至今全未

  堪使喚臣到澤州有一指揮只㨂出九十餘人

  呈教尚亦生踈威勝軍兩指揮内一指揮絶然

  不成次第問之云差出近方歸本營蓋河東多

  將宣毅差在廵檢下及諸處便不教閱臣今欲

  乞將見在宣毅委河東都轉運使親至諸州將

  短小怯弱者先揀退充廂軍其餘堪教者不得

  差徃廵檢下及防河寨栅不教閱處專令逐州

  軍教一二年必漸可用

   論麟州事宜劄子

臣昨奉聖㫖至河東與明鎬商量麟州事縁臣未到

間鎬已一面與施昌言等先有奏議尋再準樞宻院

劄子備録鎬等所奏令臣更切同共從長相度臣遂

親至河外相度利害與明鎬等再行商議乞那減兵

馬人數可以粗減兵費已具連署奏聞此外臣别有

短見合盡條陳其利害措置之說列爲四議一曰辨

說二曰較存廢三曰減寨卒四曰委土豪如此則

經乆之謀庶近禦邊之䇿謹具畫一如後

 一曰辨衆說者臣竊詳前後臣寮起請其說有四

  或欲廢爲寨名或欲移近河次或欲抽兵馬以

  減省饋運或欲添城堡以招輯蕃漢然廢爲寨

  而不能減兵則不若不廢苟能減兵而省費則

  何害爲州其城壁堅完地形髙峻乃是天設之

  險可守而不可攻其至黄河與府州各𦆵百餘

  里若徙之河次不過移得五七十里之近而弃

  易守難攻之天險以此而言移廢二說未見其

  可至如抽減兵馬誠是邊議之一端然兵冗不

  獨麟州大弊乃在五寨若只減麟州而不減五

  寨與不減同凢招輯蕃漢之民最爲實邊之本

  然非朝廷一力可自爲必須委付邊臣許其乆

  任漸推恩信不限𡻕年使得失不繫於朝廷之

  急而營緝如其家事之專方可収其逺効非二

  年一替之吏所能爲也臣謂減兵添堡之說

  之而未得其要

 二曰較存廢者今河外之兵除分休外尚及二萬

  大抵盡河東二十州軍以贍二州五寨爲河外

  數百邊户而竭數百萬民財賊雖不來吾巳自

  困使賊得不戰疲人之䇿而我有殘民歛怨之

  勞以此而思則似可廢然未知可存之利今二

  州五寨雖云空守無人之境然賊亦未敢據吾

  地是尚能斥賊於二三百里外若麟州一議移

  廢則五寨𫝑亦難存兀爾府州便爲孤壘而自

  守不暇是賊可以入據我城堡耕牧我土田夾

  河對岸爲其巢穴今賊在數百里外㳂河尚費

   於防秋若使夾岸相望則泛舟踐氷終𡻕常憂

   冦至㳂河内郡盡爲邊戍以此而慮則不可不

  存然須得存之之術

  三曰減寨卒者臣勘㑹慶曆三年一年用度麟州

  用糧七萬餘石草二十一萬餘束五寨用糧一

  十四萬餘石草四十萬餘束其費倍於麟州於

  一百二十五里之地列此五寨除分兵歇泊外

  尚有七千五百人别用二千五百人負糧又有

  并忻等十州軍百姓輸納外及商旅入中徃來

  其冗長勞費不可勝言逐寨不過三五十𮪍廵

  綽伏路其餘坐無所爲蓋𥘉建五寨之時本不

  如此寨兵各有定數建寧置一千五百人其餘

  四寨各止三百至五百今之冗數並是後來増

  添臣謂今事宜稍緩不比建寨之𥘉然且約舊

  數尚不至冗費臣請只於建寧留一千人置一

  都廵檢其鎮川中堠百勝三寨各留五百其餘

  寨兵所減者屯於清塞堡以一都廵檢領之縁

   此堡最在近東隔河便是保徳軍屯兵可以就

   保徳軍請糧則不煩輸運過河供饋若平日路

   人宿食諸寨五百之卒廵綽有餘或些小賊馬

  則建寧之兵可以禦捍若賊數稍多則清塞之

   兵不失應援蓋都不去百里之内非是減兵但

   那移就食而巳如此則河外省費民力可紓

  四曰委土豪者今議麟州者存之則困河東弃之

  則失河外若欲兩全而不失莫若擇一土豪委

  之自守麟州堅險與兵二千其守足矣況所謂

  土豪者乃其材勇獨出一方威名旣著敵所畏

  服又能諳敵情僞凢於戰守不至乖謀若委以

  一州則其當自視州如家繫巳休戚其戰自勇

  其守自堅又其旣是土人與其風俗情接人頼

  其勇亦喜附之則蕃漢之民可使漸自招集是

  外能捍賊而戰守内可輯民以實邊省費減兵

  無所不便比於命吏而徃凢事仰給於朝廷利

  害百倍也必用土豪非王吉不可吉見在建寧

  寨蕃漢依吉而耕於寨側者已三百家其材勇

  則素巳知名况其宫序自可知州一二年間視

  其後効苟能善守則可世任之使長爲捍邊之

  守

右臣所陳乃是大計伏望聖慈特賜裁擇若可以施

行則紓民減費之事容臣續具條列取進止

   乞罷鐵錢劄子

臣準中書劄子備録臣寮四狀並爲上言河東大小

鐵錢事奉聖㫖相度利害聞奏者臣尋至河東取索

晉澤二州鑄錢監及諸州軍見使鐵錢數又將都轉

運司供到慶曆三年一年都収支錢數約度用度多

少及探問軍民用鐵錢便與不便今具利害畫一如

 一見在大小鐵錢數大鐵錢自起鑄至目下共鑄

  到四萬四千八百餘貫小鐵錢自起鑄至目下

  共鑄到一十一萬七千七百餘貫是大小鐵錢

  未及六十萬貫銅錢數見在官私行用

 一大小鐵錢官本及淨利數目晉州大錢計用一

  萬七千八百餘貫省陌銅錢官本鑄成大錢二

  萬八千八百餘貫當二十八萬八千餘貫銅錢

  凢用一萬七千餘貫本得一十七萬餘貫利其

  利約一十五倍有餘晉州小錢計用四萬六千

  貫足陌銅錢官本鑄成一十一萬四千五百餘

  貫凢用四萬六千貫本得六萬八千餘貫淨利

  其利一倍有餘澤州大錢計用六千四百餘貫

  省陌銅錢官本鑄成大錢一萬六千餘貫省當

  一十六萬餘貫銅錢九用六千四百餘貫本得

  一十五萬三千八百餘貫利其利二十三倍有

  餘澤州小錢計用九百八十貫省陌銅錢官本

  鑄成四千餘貫凢用九百餘貫大得三千餘貫

  利其利兩倍

 一都轉運司一年支収錢數實収諸雜課利客便

  賣鹽礬斗秤夏秋稅出糴斛斗賣疋帛絲綿銀

  進納雜収等錢二百一十七萬二千二百三十

  貫實支係隨衣添支特支料錢旬設公使國忌

  獄空祭神地里脚錢買羊馬糧草客便招軍人

  户和糴礬本雜支等錢一百九十九萬八千四

  百一十四貫

右謹具如前臣今相度大小鐵錢其可廢者有五據

都轉運司慶曆三年一年支収實數比筭實収二百

一十七萬二千餘貫實支一百九十九萬八千餘貫

是毎𡻕只將河東一路實収錢支遣自足外尚有一

十七萬四千餘貫剰數其大小鐵錢可以罷鑄一也

小鐵錢將本利計筭其利甚薄不過一倍略將鑄造

工課約筭兩監逐日共鑄不過四百貫文一𡻕不過

鑄得十六萬貫内除約六萬貫爲官本外只𫉬淨利

十萬貫若罷大錢而只用小錢是一𡻕爲十萬貫錢

而壞銅錢舊法䧟民刑戮者不絶其大錢利旣博至

二十餘倍議者皆謂其利厚於黄白術雖有死刑不

能禁止臣昨在河東於提刑司取索得犯私錢人數

已五火自臣出界後又續供到新捉𫉬二火是小錢

利薄不足鑄大錢犯法者日漸多皆可以罷鑄二也

今開厚利之門而致人死法則誘愚民以趍死若貸

其死則犯者愈多急於捕察則良民一例搔擾縱而

緩禁則民不勝姦是深法不可緩法又不可捕察又

不可縱之又不可以此而言其可罷三也用之旣乆

幣輕物貴惟姦民盗鑄者𫉬利而良民與官中常以

髙價市貴物是官私乆逺害深其可罷四也臣勘㑹

河東十九州軍凢四十九處剏新開沽酒務據轉運

司供到每月約収二萬貫有餘計一𡻕合得二十四

五萬貫又麟州元許入中七萬石斛㪷昨來爲入中

數多無處収貯見移於府州入中日近明鎬又減放

馬軍歸京是利入之數漸多用物之兵日減此其可

罷五也今見在官私鐵錢共不過六十萬數旣未多

罷之甚易況河東一路二十二州軍贍廂禁兵共十

二三萬略計所闕不多不比陜西事體其大小鐵錢

伏乞特罷鑄造行用取進止

   麟州五寨兵糧地里

   乞免諸州一年支移劄子

臣昨至河東體訪一路百姓貧弊勞擾本爲河外麟

府二州闕少軍糧遂於近裏二十州軍逓相支配今

來麟州見在兵馬糧可支三年府州見有一十三萬

石不支糧米諸寨各有糧不少兼臣将慶曆三年

運司抛配秋稅支移數目勘筭得今年博糴斛㪷可

以減放和糴可以不支過河如此則少紓民困大息

怨嗟其科配減放次第今具畫一如後

 一河外麟州見有三年糧府州兵士見於河南保

  徳軍請給府州見有不支糧一十三萬石

 一去年并忻嵐憲石州岢嵐火山寧化保徳等軍

  凢九處和糴斛㪷共十四萬二千餘石支徃河

  外麟府二州送納今來河外糧斛已多上件九

 州軍和糴只乞於保徳軍送納

 一去年并忻汾遼潞晉絳澤石隰慈等州威勝平

 定軍凢十三處博糴斛㪷共一十七萬六千餘

  石徃保徳軍送納今來河外旣不支移那得并

 忻等九州軍和糴十四萬石於保徳軍納則此

  十三處博糴可以減放

   乞不配賣醋糟與人户劄子

臣昨至忻州見百姓人户經臣出頭怨嗟告訴爲轉

運司將十五年積壓損爛酒糟俵配與人户要清醋

價錢縁已配納了當臣方欲奏乞今後不得抑配續

據石州狀申本務見管醋糟六千餘石本州見取索

在州及諸縣坊郭郷村酒户等第及州縣色役公人

姓名欲行俵配次其糟毎㪷價錢二十五文足陌縁

臣已離河東只曽行移文字且令未得俵配别候指

揮臣欲乞特降朝㫖下轉運司今後醋糟只許官務

造醋沽買及令百姓取便買糟醖醋不得抑配人户

其糟所得之利不多但虚爲搔擾以歛怨嗟伏望聖

慈特賜矜免其石州醋糟尚慮本州已行俵配即乞

特與減落一半價錢令漸次送納



河東奉使奏草卷上

  紹熈五年十月郡人王伯芻校正


義勇指揮使代貧民差役奏狀小處小疑作少客户充役

此下空處疑是勾字

乞減配賣銀五萬兩狀將巳分銀銀字上脫配字

論礬務利害狀都運司都字下疑脫轉字今後更不此下脫許字

煉礬出賣此下一有徒字罷賣生熟礬一作罷生礬只賣熟礬

論麟州事宜劄子合盡條陳一本以盡字爲畫一廵綽長編作下同

坐無所爲坐一作别

乞罷鐵錢劄子出糴斛斗糴疑作糶

乞不配賣醋糟劄子沽買買疑作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