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歐陽文忠公文集 (四部叢刊本)/河東奉使奉草卷下

河東奉使奉草卷上 歐陽文忠公文集 河東奉使奉草卷下
宋 歐陽脩 撰 宋 胡柯 撰年譜 景上海涵芬樓藏元刊本
河東奉使奉草跋

河東奉使奏草卷下 歐陽文忠公集一百十六

   乞減放逃户和糴劄子

臣伏見河東百姓科配最重者額定和糴糧草五百

萬石徃時所糴之物官支價直不虧百姓盡得茶絲

見錢自兵興數年糧草之價數倍踴貴而官支價直

十分無二三百姓毎於邊上納米一斗用錢叄伯文

而官支價錢三十内二十折得朽惡下色茶草價大

約𩔖此遂致百姓貧困逃移而州縣例不申舉其本

户二稅和糴不與開閣稅則户長陪納和糴則村户

均攤已逃者旣破其家而未逃者科配日重臣至代

州崞縣累據百姓陳狀其一村有逃及一半人户者

尚納全村和糴舊額均配與見在人臣兼曽差大理

寺丞史譚檢得嵐州平夷一縣已逃未檢人户共四

十一户諸州似此者甚衆臣今欲乞下轉運司差清

幹官三兩人於并代等十五州軍係有和糴處檢括

已逃人户其逐户下二稅和糴額定數目並與𠋣閣

候招輯得人户歸業各令依舊均配仍許諸縣人户

見均攤着和糴及户長陪納逃稅者列狀自陳所貴

重困之民免此重疊科配

   請耕禁地劄子

臣昨奉使河東相度㳂邊經乆利害臣竊見河東之

患患在盡禁㳂邊之地不許人耕而私糴北界斛斗

以爲邊儲其大害有四以臣相度今若募人耕植禁

地則去四大害而有四大利河東地形山險輦運不

通邊地旣禁則㳂邊乏食毎𡻕仰河東一路稅賦和

糴入中和博斛㪷支徃㳂邊人户旣阻險逺不能輦

運遂賫金銀絹銅錢等物就㳂邊貴價私糴北界斛

㪷北界禁民以粟馬南入我境其法至死今邊民冒

禁私相交易時引爭闘輒相斫射萬一興訟遂構事

端其引惹之患一也今吾有地不自耕植而偷糴隣

界之物以仰給若敵常𡻕豐及緩法不察而米過吾

界則尚有可望萬一虜𡻕不豐或其與我有𨻶頓嚴

邊界禁約而閉糴不通則我軍遂至乏食是我師飢

飽繫在敵人其患二也代州岢嵐寧化火山四州軍

㳂邊地旣不耕荒無定主虜人得以侵占徃時代州

陽武寨爲蘇直等爭界訟乆不决卒侵却二三十里

見今寧化軍天池之側杜思榮等又來爭侵經年未

決岢嵐軍爭掘界壕頼米光濬多方力拒而定是自

空其地引惹北人𡻕𡻕爭界其害三也禁膏SKchar之地

不耕而困民之力以逺輸其害四也臣謂禁地若耕

則一二𡻕間北界斛㪷可以不糴則邊民無爭糴引

惹之害我軍無飢飽在敵之害㳂邊地有定主無爭

界之害邊州自有粟則内地之民無逺輸之害是謂

去四大害而有四大利今四州軍地可二三萬頃若

盡耕之則其利𡻕可得三五百萬石伏望聖慈特十

兩府商議如可施行則召募耕種稅入之法各有事

目容臣續具條陳取進止

   乞減樂平縣課額劄子

臣昨至河東據平定軍知樂平縣孫直方狀爲本縣

酒稅課利錢舊額四千一百餘貫本縣不當驛路舊

有兵士四指揮軍營在縣自慶曆三年三月内移起

軍營徃并州在縣只有居民百餘户人煙旣少客旅

不來酒稅課利無由趂辦本軍亦曽申奏乞行減額

省司下轉運司保明尋蒙轉運司令將起移軍營後

一年比較重立祖額只及二千八百餘貫亦曽差遼

州知州孟濟定奪及轉運司保明申省省司指揮勒

本縣収趂課利不得減額臣勘㑹平定軍樂平縣最

孤僻若無軍營人户絶少實難趂辦課利見今專

副等逐月逐季逐年各有比較決責未嘗虚日及虚

令監官殿降考第臣今欲乞特降勑㫖下轉運司令

自起却樂平縣軍營後來一年内所収課利立爲祖

額與免舊額虚數所貴專副不至重疊𬒳刑監官虚

負殿罰取進止

   乞放麟州百姓沽酒劄子

臣伏見麟州元是百姓沽酒自經事宜後來轉運司

擘畫官自開沽臣昨令本州勘㑹一年自去年十二

月開沽至今年六月用米麴本錢三千五百貫所収

淨利只及一千八百貫然官私勞費不少自并嵐等

州造麴千里般運又配百姓造酒黄米逺行輸納麟

州自經賊馬後來人户𦆵有三二百家又榷其沽酒

之利市肆頓無營運居者各欲逃移今來麟州旣不

移廢則凢事却須葺理其沽酒之利官中所得不多

而勞費甚大臣今欲乞令百姓依舊開沽所貴存養

一州人户漸成生業今取進止

   舉孫直方奏狀

右臣伏見平定軍知樂平縣事著作佐郎孫直方進

士及第爲性明敏有吏材臣昨至河東備見直方治

縣事善狀臣今保舉堪充大藩通判兼臣勘㑹代州

通判李舜元到任已及二年三箇月有餘見今北面

事宜代州最爲要地尤藉得人伏乞就差孫直方充

代州通判如後犯正入已贓及職事敗闕並甘同罪

謹具狀奏聞

   條列文武官材能劄子

臣昨奉勑差徃河東體量得一路官吏才能善惡其

間文武官共二十五人各有所長堪備任使今具姓

名條列如後

 一戰將八人緩急可以使喚

  如京使孟元知兵書踈財善撫士然未經戰陣

  内殿承制郝質沉厚有勇善用兵累經戰陣

  北作坊使田朏有勇累戰有功

  崇儀副使王吉臣已有論薦

  禮賔副使張𡵒河西人有武勇智謀善戰

   百勝寨主折繼長有勇好戰曽立功

  權鎮川堡陳懷順府州人有勇好戰

  麟州兵馬都監田嶼有勇好戰

  一武臣中材幹者三人

  岢嵐軍使米光濬已曽薦舉

  知保徳軍劉承嗣

  建寧寨主陳昭兼有勇好戰未曽經行陣

  岢嵐軍五谷廵檢夏侯合

  一通判中五人可以升陟差使

  并州通判祕書丞張日用通曉民事

  嵐州通判殿中丞董沔清潔勤於吏事

  寧化軍通判大理寺丞武陶勤幹

  屯田貟外郎麟州通判孫預清勤

  保徳軍通判賛善大夫吴中廉幹

  一知縣令州縣職官中材幹可用者九人

  著作佐郎知平定軍樂平縣事孫直方

  代州崞縣令王旭

  府州簽署判官公事史譚

  絳州稷山縣令劉處中

  潞州屯田縣令張曜縣尉王荀龍

  大理寺丞知并州陽曲縣事張景儉

  知并州大谷縣張伯玉

  大理寺丞知榆次縣吴天常

  岢嵐軍嵐谷縣尉安吉

右謹具如前伏乞聖㫖送中書樞宻院記録姓名差

使今取進止

   舉劉羲叟劄子

臣昨奉勑差徃河東伏見澤州進士劉羲叟 -- 臾 ?有純朴

之行爲郷里所稱博渉經史明於治亂其學通天人

禍福之際可與漢之歆向張衡郎顗之徒爲比致之

朝廷可備顧問伏乞特賜召試或不如所舉臣甘當

朝典今取進止

   繳進劉羲叟春秋災異奏狀

右臣近曽薦舉澤州進士劉羲叟學通天人禍福之

際如漢歆向張衡郎顗之比乞賜召試升之朝廷可

備顧門臣今有収得劉羲叟所撰春秋災異集一冊

其辭章精博學識該明論議有出於古人文字可行

於當世然止是羲叟所學之一端其學業通博詰之

不可窮屈其文字一冊臣今謹具進呈伏望聖慈下

兩制看詳如有可採乞早賜召試謹具狀奏聞

   論代州開壕事宜劄子

臣昨到代州見其城壁甚堅壕雖三重而地髙無水

惟一面有城中弃水停聚其壕不足恃以爲固然尚

爲三重髙下相連猶可以隔奔突近年有臣寮擘畫

欲掘出重岸通爲一壕以臣相度若壕無水而通爲

一則坦爲平地不異無壕又工料極大去年大役鄉

兵所開未及三二分又治險爲平非自固之計兼工

大猝難了當虚勞人力欲乞特賜止絶取進止

   舉張㫖代王凱劄子

臣昨至河東伏見西京作坊使王凱見在麟府路勾

當軍馬司公事此一職乃是河外將領其任非輕凱

雖將家姿性柔謹雖聞前後累經戰闘而詢訪彼中

衆議皆云得功非實冒賞最多見今勾當軍馬一司

雖無大過而軍民將校不得其情衆口紛然莫能服

衆臣亦累詢其緼畜絶無所長緩急邊防事宜必不

能指揮諸將奮勇立功況其在彼將及二年伏見河

東提㸃刑獄職方貟外郎張㫖爲人有心力膽勇材

幹可稱先在府州經第一次圍閉倉卒之際應變有

謀至今府人思之不巳兼諳知邊事曉逹軍情臣今

保舉堪充邊將任使欲乞特出聖恩與超換一近上

使名令代王凱庻幾緩急可捍邊防如蒙朝廷擢用

後犯正入已贓及邊事敗悮臣並甘同罪今取進㫖

   論不才官吏狀

臣昨徃河東一路所見官吏内有全然不任其職須

至替移者今具姓名如後

 一知澤州度支郎中直史館鮑亞之年老昬昧視

  聽不明行歩艱澁本州職事全然不治昨轉運

  使劉京至澤州決遣公人手分六十餘人兼信

  縱手分拆諸縣村學要蓋州學及歛掠人户錢

   一千餘貫充蓋造州學使用等事件甚多其人

  西京廣有家活而昬病之年貪禄不止伏乞轉

  與一致仕官

  一知汾州虞部郎中范尹年老昬昧不能檢束子

  弟在州販賣搔擾人民伏乞特與一致仕官

  一憲州通判國子博士劉與年及七十行歩艱難

  精神昬昧雖巳得替伏乞特與一致仕官

  一平定軍樂平縣監酒借職石貴本是軍中出職

  因捉賊不𫉬降充監當其人不識字又是獨貟

   如允臣所奏乞下樞宻院三班著爲定令

右謹具如前今取進止

   乞罷刈白草劄子

臣昨至河東問得去年轉運司擘畫於諸州軍差兵

士収刈白草數目雖多然其害不淺臣所過州軍皆

稱白草爲患蓋河東山嶮地土平闊處少髙山峻坂

並爲人户耕種惟荒閑草地去人絶逺兼又不多兵

士収刈般擔地里闊逺工課不辦其兵士徃徃逃亡

州縣遂差郷兵及村民配數般擔百姓避見逺般辛

苦褁費又多遂只將稈草送納非次更成一重科配

其納下真白草者支與軍人餵馬不及稈草又皆不

樂及草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中不耐停留專副有損爛陪填之患兼虚

占却雜役兵士諸處脩𥙷城壁諸般工役處處闕人

不便事多臣今略舉數事如後

 一據遼州狀分析勘㑹在州及外縣寨專副楊晸

  等下山白草共肆萬柒阡伍伯陸拾肆束内在

  州毎月約支叄伯壹拾叄束及外縣寨毎月約

  支壹伯肆拾餘束約得向去捌年零柒箇月支

  遣其上件山白草自去年八月巳後至年終本

  州及外縣鎮差兵士并散從官歩奏官承符手

  力諸色公人等入山収刈到逐旋般運赴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

  納積疊収管其上件山白草若經今夏雨水必

  是大段損爛不堪經乆存留委是詣實

  一臣昨六月中旬内至保徳軍聞得本處白草差

  百姓公人般擔至今尚未了疑其白草是去年

  秋間刈下積露田野必須損爛因採問得村外

  白草巳並無其差配着擔草人户却於請白草

  兵士處旋買納官毎一䭾子三百文省

  一據岢嵐軍狀自八月二日起首至十月三日住

  止元差兵士一千三十八人至放散日逃亡一

  百三十六人只有九百餘人入役収刈到草玖

  萬二千九百餘束將軍人請受諸般錢物計七

  千三百七十二貫文若比筭買草價錢毎束及

  七十九文省

 一平定軍元差宣毅兵士刈草本軍爲兵士辛苦

  逃亡及自縊者一月中四五十人遂枚散兵士

  差兩縣村民徃徃只將稈草送納忻州亦爲刈

  下無人般擔配與百姓人户亦多將稈草送納

右具如前其諸州軍各稱白草不便不能一一條列

伏乞特降朝㫖速令止絶縁臣昨七月𥘉離汾州見

轉運司已抽晉絳兵士稱於㳂邊刈草竊恐即今已

下手収刈乞早降指揮放散況勘㑹本路一年秋稅

和糴等草共五百餘萬束慶曆三年一年只支四百

餘萬今年馬軍抽減歸京後馬數少於去年其稈草

等數必不至闕少今取進止

   乞免浮客及下等人户差科劄子

臣昨見河東人民疲弊道路怨嗟盖自兵革一興調

歛繁重今兵未能減用未能節但當䘏其貧困稍得

均平則民力粗寛怨嗟可息徃時因爲臣寮起請將

天下州縣城郭人户分爲十等差科當定户之時繫

其官吏能否有只將堪任差配人户定爲十等者有

將城邑之民不問貧窮孤老盡充十等者有只將主

户爲十等者有并客户亦定十等者州縣大小貧冨

旣各不同而等第差科之間又由官吏臨時均配就

中僻小州縣官吏多非其人是小處貧民常苦重歛

河東諸州并州最大遼州最小并州客户不入等第

遼州盡入等第臣昨至遼州人户累有詞狀遂牒本

州據州狀稱檢估得第七等一户髙榮家業共直十

四貫文省其人賣松明爲活第五等一户韓嗣家業

二十七貫文第八等一户韓祕家業九貫文第四等

一户開餅店爲活日掠房錢六文其餘嵐憲等州岢

嵐寧化等軍並係僻小凋殘之處其十等人户内有

賣水賣柴及孤老婦人不能自存者並一例科配臣

勘㑹慶曆三年一年諸州軍科配惟并遼州火山軍

三處第九第十兩等人户免得配率若并州免得則

他處豈可不免蓋由官吏臨時均配是致不均臣今

欲乞特降朝㫖下河東路一槩將貧民下户減放差

配今具畫一如後

 一并州最大在城浮客不入等第遼州最小縣郭

  浮客盡充等第臣今欲乞將遼州客户比𩔖并

  州特與放免等第其岢嵐保徳軍嵐忻等州亦

  有浮客充等第者縁彼處浮客當屯兵之地經

  營物力過於主户尚堪差配遼州荒僻與近邊

  州郡不同乞特與放免

  一臣體問得河北陜西二路州縣科配止於第六

  第七等今河東除并遼火山三處外並差配下

  及十等臣今欲相度并晉絳潞汾澤等六州在

  河東物力比他州富實其第九第十兩等人户

  乞與免差配其餘州軍第八第九第十三等人

  户並乞特與放免差配取進止

   乞免蒿頭酒户課利劄子

臣竊見河東買撲酒户自兵興數年不計逺近並將

月納課利支徃邊上折納米粟近又轉運司擘畫將

課利稍多者四十九處並巳官自開沽其餘衙前百

姓買撲者皆是利薄之處其衙前公人差遣重難百

倍徃日而酬奬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務有利處官已奪之其見今利薄

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務又更有邊逺折納陪填之費兊欠課額破家業

𬒳鞭扑不堪其苦其百姓買撲者自兵興以來苦於

支移輸納並無人肯承替有開沽五七年十年已上

者家業已破酒務不開而空納課利民間謂之蒿頭

供輸臣昨至忻州據百姓陳明狀稱元有盖順天禧

四年買撲酒務至乹興元年身死家破什保人陳明

等蒿頭代納至今二十五年臣遂差崞縣令王旭於

忻代二州一一㸃檢酒户見今開沽及即目正名身

死人户蒿頭代納者尋據王旭狀列一十八户係正

名身死什保人開沽送納十二户係並無人開沽只

是什保及干繫公人里正等陪納及什保人家破後

來承買什保人産業户下蒿頭代納臣略行勘㑹二

州已有三十户則諸州其數極多臣今欲乞下轉運

司差官遍詣諸州㸃檢應有蒿頭供納者並與開閣

放免係代保人開沽并正名買撲見開沽人並乞特

與權免支移邊上三二年所貴利薄酒户稍𫉬寛舒

況今㳂邊粮儲不至闕少

   舉陸詢武劄子

臣昨奉使河東得西頭供奉官并代州駐泊都監米

光濬西京作坊使并代州鈐轄王凱四方館使并代

州鈐轄張亢内殿承制并代州都監郝質供備庫使

并代州都監田朏崇儀副使麟府路都監王吉等六

狀各爲進士陸詢武有材勇乆在邊上累曽隨諸將

戰闘乞朝廷録用臣亦曽召詢武詢問其人曽應進

士舉熟知邊事通習兵書善弓馬有膽勇伏乞朝廷

特賜収録與一借奉職或縣尉名目安排令於邊防

或内地多賊縣分展効如後本人犯入已贓及不如

舉狀臣並甘同罪今取進止

   論舉官未行劄子

臣近曽有劄子奏舉河東路提㸃刑獄張㫖乞超換

一近上使額替王凱勾當麟府路軍馬公事兼奏舉

平定軍知樂平縣孫直方堪充代州通判替李舜元

各未蒙朝廷櫂用臣伏見近日保州兵士作過與國

家生一大患尺爲知州通判非人不能早察軍情制

於永亂朝廷以此可爲鍳戒王凱在河外不得軍民

之情及李舜元不曉邊郡事體臣所舉張㫖孫直方

並無僥倖但以臣忝在兩制奉朝命廵行邊郡所見

宦吏能否合有陳列兼臣並是同罪保舉伏望朝廷

特加信納其張㫖孫直方早與升擢移換

   論永寧軍捉𫉬作過兵士劄子

臣近據永寧軍捉𫉬作過兵士已曽具結集作過因

依聞奏訖蓋以河北屯聚兵馬雖多自來未有威名

將帥鎮撫而卒士驕狠相習爲常昨自保州變亂之

後安肅軍衛州通利軍等處相繼結集不已只如今

來趙牧等本亦别無酷虐情狀只是偶然柬試不當

況自有部署轉運提㸃刑獄司等處自可依公論訴

豈得小不如意便謀結集以此見雖是官吏乖方亦

由驕兵好亂臣伏見有唐驕兵逐帥之禍起自河北

始務姑息養成大患況今河北爲國家重地事之利

害所繫不輕尤宜逺慮周思防微杜漸今官吏敗事

偶寛責罰未至失刑若驕兵過示姑息一啓其端則

他時有不可制之患昨保州之事知州通判並遭殺

害其餘官吏各重行責降至今保兵自爲得志動皆

引以爲言而即目統兵之官亦自始以爲戒軍威日

削士氣益驕今永寧之事亦因兹而馴致也其趙牧

等雖爲可罪若便重行黜責則河北驕兵結集竊恐

自此漸多開啓其端養成後患以此而言趙牧等可

罪之人誠不足惜所可惜者朝廷事體也其趙牧等

欲乞候斷訖作過兵士且與移一河北隣近依舊資

序差遣不使驕兵得志而後患轉滋必欲更行移降

朝㫖定逾時亦未爲晚



河東奉使奏草卷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