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歐陽文忠公文集 (四部叢刊本)/附錄卷第四

附錄卷第三 歐陽文忠公文集 附錄卷第四
宋 歐陽脩 撰 宋 胡柯 撰年譜 景上海涵芬樓藏元刊本
附錄卷第五

附録卷第四

  傳

   神宗舊史本傳

歐陽脩字永叔吉州永豐人四歳孤母鄭教讀書爲

文中進士第𥙷西京留守推官召試學士院遷鎭南

軍節度掌書記館閣校勘時范仲淹以言事忤宰相

貶知饒州論救者甚衆而諌官髙若訥獨不言脩以

書責之以爲不知耻若訥怒連其書以聞坐貶峽州

夷陵令徙光化軍乾徳令改武成軍節度判官遷太

子中允館閣校勘預修崇文總目書成改集賢校理

知太常禮院出通判滑州慶曆初吕夷簡老病在相

位天下事積成抏弊元昊盜邊陜右師老兵頓天子

憂之一日夷簡罷相夏竦爲樞宻使既除復罷而更

用杜衍又范仲淹冨弼韓𤦺同時擢執政𭣣攬一時

名士增諌官貟脩首在選中擢太常丞知諫院脩力

◍時事屢請責執政以時所可爲者於是仁宗開天

章閣給二府筆札令具所以施行條上其後下詔勸

農桑興學校抑僥倖脩之發明居多是時執政皆脩

素所厚善而脩所言事一意徑行不以形迹嫌疑顧

避天下之士知其立朝有本未質行正直衆頗推許

小人自此側目而黨人之論興矣初石介作慶曆聖

徳詩言進賢退姦之難其指以美杜衍等進而竦見

黜也竦既懷不滿因與其黨造爲黨論目仲淹衍及

脩爲黨人脩乃上朋黨論其大略言小人無朋惟君

子則有之如書曰受有臣億萬惟億萬心周有臣三

千惟一心紂億萬人各異心可謂無朋矣而紂因以

亡武王之臣三千人可謂大朋矣而周用以興蓋君

子之朋雖多而不厭故也擢同修起居注閱月拜右

正言知制誥於是爲黨論者惡脩擿語其情狀使内

侍藍元震宻上䟽言范仲淹歐陽脩尹洙余靖前日

蔡襄謂之四賢斥去未㡬復還四人得志遂引襄爲

同列以爵禄爲𥝠惠膠固朋黨轉相汲引不過三二

年布滿要路則誤朝迷國誰敢有言仁宗不聽㑹

𬒳㫖使河東自陜西兵興芻糧乆不繼言者屢請廢

麟州脩請移兵就食於濵河諸堡使緩急不失應援

平時可省餽運麟州以故不廢又建言忻代州岢嵐

火山軍故時並邊皆民田潘美患虜入㓂乃使民内

徙空其地自後虜人盜耕不巳請益募民賦田入租

歳可得榖數百萬斛給邊仍計頃出丁爲兵不者他

日盡爲虜所有矣從之㑹保州兵叛出脩爲龍圖閣

直學士河北都轉運使仁宗靣諭曰勿爲乆計有事

第言之脩對以諫官乃得風聞今在外使事有指越

職罪也仁宗曰事苟冝聞豈可以中外爲辭甞上䟽言

今杜衍韓𤦺范仲淹冨弼相繼罷去天下皆知其有

可用之賢而不聞其有可罷之罪自古小人敗事其

說不逺欲廣䧟良善則指爲朋黨欲動摇大臣則誣

以專權蓋去一善人而衆善人尚在則未爲小人之

利欲盡去之則善人少過難一一求瑕唯是指以爲

朋則可盡逐至如自古大臣𬒳主知而蒙信任則難

以他事動摇惟有專權是上之所惡方可傾之夫正

士在朝羣邪所忌謀臣不用敵國之福今此四人一

旦罷去而使群邪相賀於内四夷相賀於外臣所以

爲陛下惜之也於是爲黨論者愈益忌之初脩妹適

張龜正卒無子而有女女實前妻所生甫四歳以無

所歸其母擕養於外氏及笄脩以嫁族兄之子晟㑹

張氏與奴姦事下開封獄獄吏因附致其言以及脩

詔以户部判官蘇安世内侍王昭明雜治之卒無狀

乃坐用張氏匳中物買田立歐陽氏劵左遷知制誥

知滁州乆之遷起居舎人知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州徙潁州復龍圖閣

直學士知應天府以母憂去既免喪入見脩老矣髪

白仁宗惻然問在外㡬年今年㡬何恩意甚渥命判

流内銓小人恐脩復用乃僞爲脩奏乞汰内侍挾威

令爲姦利者宦者人人忿怨楊永徳者隂以言中脩

出知同州仁宗悟留刋修唐書爲翰林學士加史館

脩撰勾當三班院改侍讀學士知蔡州未行復爲翰

林學士判太常寺時文士以磔裂怪僻相尚脩知貢

舉深革其敝前在髙第者盡黜之務求平淡典要舉

子皆造言謗之巳而文亦卒變拜右諌議大夫判尚

書禮部又判祕閣祕書省加兼侍讀辭不受同修玉

牒兼龍圖閣學士權知開封府以給事中罷同提舉

諸司庫務改羣牧使唐書成拜禮部侍郎爲樞宻副

使嘗因水災凡𠕅上䟽請立皇子言甚激切未幾參

知政事與韓𤦺等恊定大議立英宗巳而英宗力辭

宗正之命脩進曰宗室不領職事今忽有此除天下

皆知陛下将以爲嗣也不若遂正其名且宗正誥𠡠

付閤門故得不受若立為皇子則止降一詔書大事

定矣不可辭也仁宗以為然遂下詔及英宗以疾未

親政事慈聖光獻太后垂簾脩與二三大臣主國論

每簾前奏事或執政聚議有未可脩未嘗不抗是非

力爭臺諫官至政事堂論事事雖非已出同列未及

啓口而脩已直折其短以至士大夫建明利害及所

祈請前此執政多媕阿不明白是非至脩必一二數

之曰某事可行某事不可行用是怨誹者益多英宗

嘗面稱脩曰性直不避衆怨脩亦嘗稱誦故相王曽

之言曰恩欲歸已怨使誰當及上即位御史蔣之竒

言脩帷箔事連其長子婦吴氏脩杜門請付有司按

治先是脩妻之從弟薛宗孺坐舉官𬒳劾内冀㑹赦

免而脩乃言不可以臣故徼幸乞特不原以故宗孺

坐免官怨脩因構爲無根之言欲以汙辱之㑹劉瑾

亦素仇家乃騰其謗以語中丞彭思永思永以語之

竒之竒始以私議濮王事與脩合而脩特薦爲御史

時方患衆論指目爲姦邪及得此因亟持以自解扵

是詔詁語所從來之竒言得之思永以與瑾同郷故

力抵以爲風聞上爲其辭窮降思永知黄州之竒監

道州酒遣中使手詔慰安脩脩遂稱疾力乞解機務

以觀文殿學士刑部尚書知亳州時脩年六十乃連

六表乞致仕不從遷兵部尚書知青州脩嘗薦王安

石扵朝及安石執政助神宗有爲脩不悅常平法下

乃以擅止散青苗錢詔釋其罪除檢校太保宣徽南

院使判太原府三辭不受徙知蔡州以老病乞骸骨

章數上乃爲觀文殿學士太子少師致仕卒年六十

六贈太子太師太常𥘉謚曰文常秩曰脩有定䇿之

功請加以忠乃謚曰文忠𥘉英宗即位追贈宗室尊

屬至濮安懿王中書以本朝未有故事請付有司詳議

英宗謙恭重其事詔湏大祥後議之後乃詔禮官與

侍制以上詳議而有司以爲王當稱伯改封大國朝

廷以典禮未正再下尚書省集議而皇太后手書以

議事詰責執政扵是手詔權罷議令有司博求典故

以聞御史吕誨等彈奏脩首𨳩邪議𤦺公亮槩附㑹

不正請如有司議脩論本生之親改稱皇伯歷考前

世皆無典據進封大國則又禮無加爵之理已而皇

太后出手書曰濮安懿王及譙國太夫人王氏襄國

太夫人韓氏仙㳺縣君任氏可令皇帝稱親仍尊濮

安懿王爲皇三夫人並稱后是日手詔欲遵太后手

稱親而不敢當追崇之典誨及范純仁𫝊堯俞趙

瞻趙鼎論列不巳英宗問執政當如何脩對曰御史

以爲理難並立若以臣等有罪即留御史若非罪則

惟聖㫖是聴英宗乃令出御史其後脩著濮議引䘮

服記曰爲人後者爲其父母報報者齊衰期也謂之

降服親不可降降者降其外物爾喪服是也其必降

者示有𠩄屈也以其承大宗之重尊祖而爲之屈爾

屈扵此以伸扵彼也生莫重扵父母而爲之屈者以

見承大宗者亦重此以義制者也父子之道天性也

臨之以大義有可以降其外物而本之扵至仁則不

可絶其天性絶人道而滅天理此不仁者之或不為

也故聖人制服為降三年爲朞而不没其父母之名

以見服可降而名不可没也此以仁存心者也又曰

令議者欲以為人後之故使一旦反視父母若未嘗

生我者其絶之巳甚矣使其真絶之歟是非人情也

迫扵義而偽絶之歟是仁義者敎人為偽也𠩄議大

略如此國朝接唐五代末流文章專以聲病對偶為

工剽剥故事彫刻破碎甚者若俳優之辭如楊億劉

筠輩其學博矣然其文亦不能自拔扵流俗反吹波

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瀾助其氣𫝑一時慕効謂其文為崑體時韓愈文

人尚未知讀也脩始年十五六扵鄰家壁角破簏中

得本學之後獨能擺弃時俗故歩與劉向班固韓愈

柳宗元爭馳逐是時尹洙與脩亦皆以古文倡率學

者然洙材下人莫之與至脩文一出天下士皆嚮慕

為之唯恐不及一時文章大變庶幾乎西漢之盛者

由脩發之然至論易則以繫辭非孔子之言論周禮

則疑非周公所作是以君子之愛其文者猶嘆息扵

斯焉脩性剛直處善惡黒白明遇事直前不避機穽

其放逐流離者屢矣而復振起志氣猶自若也嘗集

三代以来金石刻爲一千卷頗是正譌謬𠩄著易童

子問三卷詩本義十四卷居士集五十卷内外制奏

議四六集又四十餘卷子發奕棐辯文史臣曰法言

變而有離騷自是而降相望千百年其間雖有名世

者而馬遷韓愈莫能過也宋興承平百年士生斯時

多矣然接五代琱瑑之習風聲氣俗尚在也歐陽脩

奮然躡二子之後無愧焉至其以繫辭爲非孔子所

作此道隱扵小成言隱扵浮華者歟

   四朝國史本傳淳熈間進

歐陽脩字永叔吉州永豐人四歳而孤母鄭氏親誨

之學及冠嶷然有聲宋興且百年而文章體裁猶仍

五季餘習鎪刻駢偶淟涊弗振士因陋守舊論卑氣

弱蘇舜元舜欽柳𨳩穆脩輩咸有意作而張之而力

不足韓愈遺藁閟扵世學者不復道脩㳺隨得扵廢

書簏中讀而心慕焉晝停飡夜忘寐苦志探𧷤必欲

并轡絶馳而追與之並舉進士試南宫第一擢甲科

調西京推官留守錢惟演器其材不攖以吏事脩以

故益得盡力扵學入朝爲館閣校勘范仲淹以言時

事貶在廷多論救司諫高若訥獨以爲當黜脩詒書

責之謂不知世間有羞恥事若訥上其書坐貶夷陵

令稍徙乾德令武成節度判官仲淹使陕西辟掌書

記脩𥬇而辭曰昔者之舉豈以爲利哉同其退不同

其進可也乆之復校勘進集賢校理慶曆三年知諫

院時仁宗更用大臣杜衍富弼韓𤦺仲淹皆在位增

諫官員脩首在選中每進見勸帝延問執政咨所宜

行旣多所張施小人翕翕不便脩慮善人必不勝數

爲帝分别言之又上朋黨論其畧以謂小人無朋惟

君子則有之小人𠩄好者利禄所貪者財貨當同利

之時暫相黨引及見利而爭先則反相賊害雖兄弟

親戚不能相保故曰小人無朋君子則不然𠩄守者

道義所行者忠信𠩄惜者名節以之脩身則同道而

相益以之事國則同心而共濟終始如一故曰君子

有朋紂有臣億萬惟億萬心可謂無朋矣而紂用以

亡武王有臣三千惟一心可謂大朋矣而周用以興

蓋君子之朋雖多而不厭故也脩天性疾惡論事無

所回隱人視之如仇而愈奮厲不顧帝獨奨其敢言

靣賜五品服顧侍臣曰如歐陽脩者何處得來同脩

起居注遂知制誥故事必試而後命詔特除之奉使

河東自西方用兵議者欲廢麟州以省餽餉脩曰麟

州天險不可廢廢之則河内郡縣民皆不安居矣不

若分其兵駐並河諸堡緩急得以應援而平時可省

轉輸扵䇿爲便由是州得存又言忻代岢嵐多禁地

廢田願令民得耕之不然将爲虜有朝廷下其議乆

乃行歳得粟數百萬斛使還會保州兵亂以爲龍圖

閣直學士河北都轉運使陛辭帝曰勿爲乆留計有

所欲言言之對曰臣在諫職得論事今越職而言罪

也帝曰但言之母以中外爲間賊平大将李昭亮通

判馮愽文私納婦女脩捕愽文繫獄昭亮懼立出之

兵之始亂也招以不死旣而皆殺之脅從二千人分

隸諸郡富弼爲宣撫使恐後生變将使同日誅之與

脩遇扵内黄夜半屏人告之故脩曰禍莫大扵殺巳

降況脅從乎旣非朝命脫一郡不從爲變不細弼悟

而止杜衍等相繼罷去脩上䟽曰此四人者天下皆

知其有可用之賢而不聞其有可罷之罪小人欲廣

䧟良善必指爲朋黨欲動摇大臣必誣以顓權蓋善

人少過唯指以爲黨則可一時盡逐今四人一旦罷

去臣爲朝廷惜之扵是邪黨益忌脩因其孤甥張氏

獄傅致以罪左遷知制誥知滁州居二年徙揚州潁

州復學士召判流内銓時在外十一年矣帝見其髪

白問勞甚至又有詐爲脩奏乞汰内侍爲姦利者其

羣皆怨怒譛之出知同州帝納吴充言而止遷翰林

學士扵是冨弼韓𤦺復用慶暦故臣稍集士大夫知

天子有致治之意相賀扵朝脩乞蔡州去帝復納劉

敞趙抃之言而止奉使契丹其主命貴臣四人押燕

曰此非常制以卿名重故爾知嘉祐二年貢舉時士

子尚爲險怪竒澀之文號太學體脩痛排抑之凡如

是者輙黜畢事向之囂薄者伺脩出聚譟扵馬首街

邏不能制然場屋之習從是遂變加龍圖閣學士知

開封府承包拯威嚴之後簡易循理不求赫赫名京

師亦治旬月改羣牧使在翰林八年知無不言河決

商胡北京留守賈昌朝欲𨳩横壠故道回河使東有

李仲昌者欲導入六塔河議者莫知𠩄從脩以爲河

水重濁理無不淤下流旣淤上流必決以近事驗之

決河非不能力塞故道非不能力復但𫝑不能乆耳

横壠功大難成雖成将復決六塔狹小而以全河注

之濵 德博必𬒳其害不若因水𠩄趨増隄峻防䟽

其下流縱使入海此數十年之利也宰相陳執中主

昌朝文彦博主仲昌竟爲河北患狄青爲樞宻使有

威名帝不豫訛言籍籍脩請出之扵外以保其終嘉

祐元年水災嘉祐二年知舉扵前而記元年水災扵後當時史院進本差誤脩上

䟽曰陛下臨御三紀而儲宫未建昔漢文帝𥘉即位

以羣臣之言即立太子而享國長乆爲漢大宗唐明

宗惡人言儲嗣事不肯早定致秦王之亂宗社遂覆

陛下何疑而乆不定乎其後建立英宗蓋原扵此五

年拜樞宻副使六年參知政事英宗未親政皇太后

御簾大臣奏事間有未可脩必力抗是非臺諫官至

政事堂所論或矯異它執政未及言已面折其短朝

士建白利害及凡𠩄求請必明告之曰某事可行某

事不可行以是怨誹益衆帝将追崇濮王命有司訂

議皆謂當稱皇伯改封大國脩引喪服記以爲為人

後者為其父母報降三年爲期而不没其父母之名

以見服可降而名不可没也若本生之親改稱皇伯

歷考前世皆無典據進封大國則又禮無加爵之道

故中書之議不與衆同太后出手書許帝稱親尊王

爲皇三夫人爲后帝不敢當扵是御史吕誨等六人

爭論不巳指脩爲主議皆𬒳逐惟蔣之竒之說合脩

意脩薦為御史衆目爲姦邪之竒患之則思𠩄以自

 解脩婦弟薛宗孺有憾扵脩造帷薄不根之謗摧辱

 之展轉逹扵中丞彭思永思永以告之竒之竒即上

 章劾脩神宗初即位欲深譴脩訪扵故宫臣孫思恭

 思恭爲辨釋脩杜門請推治帝使詰思永之竒問𠩄

 從来辭窮皆坐黜脩亦罷爲觀文殿學士知亳州明

 年移青州改宣徽南院使判太原府辭不拜徙蔡州

 脩本以風節自持旣數困汙衊𦆵年六十即連乞謝

 事帝輙優詔弗許及守青又以擅止散青苗錢爲王

 安石所詆故求歸愈切熈寧四年以太子少師致仕

 五年薨年六十六贈太子太師謚曰文忠脩始在滁

州號醉翁晚更號六一居士天資剛勁見義勇爲雖

機穽在前觸發之不顧放逐流離至于𠕅三志氣自

若不悔也爲文天材自然豐約中度其學推韓愈孟

軻以逹扵孔氏著禮樂仁義之實以合扵大道其言

簡而明信而通引物連𩔖折之扵至理以服人心超

然獨騖衆莫能及故天下翕然師尊之奨引後進如

恐不及賞識之下率為聞人曽鞏王安石蘇洵洵子

軾轍布衣屏處未爲人知脩即㳺其聲譽謂必顯扵

世篤扵朋友生則振掖之死則調護其家好古耆學

凡周漢以降金石遺文㫁篇殘簡一切掇拾研稽異

 同立說扵左的的可表證謂之集古録奉詔脩唐書

 紀志表自撰五代史記法嚴詞約多取春秋遺旨殆

 與史漢相上下蘇軾叙其文曰論大道似韓愈論事

 似陸贄記事似司馬遷詩賦似李白識者以爲名言

 中子棐棐字叔弼廣覽彊記能文詞年十三時見脩

 著鳴蟬賦侍扵側不去脩撫之曰兒異時必能為此

 因書以遺之用䕃爲祕書省正字登進士乙科念父

 老不肯仕強之乃調陳州判官終不行脩𠩄為文湏

 人代者多出其手脩薨代草遺表神宗讀而愛之意

 脩自作也免喪始為審官主簿官制局檢詳官太常

博士主客考功員外郎議者患選人貟多請令二十

五歳而試扵銓又守選三年而後仕進士特奏名者

予之官而不使調選棐曰是非朝廷所以立議本意

也且𠩄爲議冗官者欲利士人耳今加年而使守選

是反害之也𠩄謂特奏名者非它儒人老扵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屋者

也閔其無成而老故予之微官使霑禄而後歸今乃

授之虚名是終窮之也遂得不變元祐初以集賢校

理爲著作郎判登聞鼓院復徙職方禮部員外郎知

襄州曽布執政其婦兄魏泰恃聲𫝑来居襄規占公

私田園強市買與民爭利郡縣莫敢誰何至是指州

門東偏官邸廢址爲天荒而請之吏具成牘至棐曰

孰謂州門之東偏而有天荒乎卻之衆共白曰泰横

扵漢南乆今求地而緩與之且不可而又可卻邪棐

竟持不與泰怒譛扵布徙之潞州旋又罷去奪校理

元符末還朝歴吏部右司二郎中以直祕閣知蔡州

蔡地薄賦重轉運使又爲覆折之令多取扵民民不

堪命㑹有詔禁止而佐吏憚使者不敢以詔旨從事

棐曰州郡之扵民詔令茍有未便猶将建請今天子

徳意深厚知覆折之病民手詔止之若有憚而不行

何以爲長吏命即日行之未幾坐黨籍廢十餘年卒

年六十七 史臣曰由三代以降薄乎秦漢文章雖

與時盛衰而藹如其言曄如其光皦如其音蓋均有

先王之遺烈渉𣈆魏而弊至唐韓愈氏乃復起唐之

文渉五季而弊至脩復起閼百川之頽波導之東注

斯文正傳追歩前古匹夫而為百世師一言而為天

下法此兩人足以當之愈不極扵用脩用矣而不極

其至然國朝文風彬彬至今脩之功學士大夫相與

尸而祝之可也


附録卷第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