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歐陽文忠公文集 (四部叢刊本)/集古錄跋尾卷第七

集古錄跋尾卷第六 歐陽文忠公文集 集古錄跋尾卷第七
宋 歐陽脩 撰 宋 胡柯 撰年譜 景上海涵芬樓藏元刊本
集古錄跋尾卷第八

集古録跋尾卷第七 歐陽文忠公集一百四十

   唐開元金籙齋頌天寳九年衞包書撰

右開元金籙齋頌雖不著書人姓氏而字爲古文實

爲包書也唐世華山碑刻爲古文者皆包所書包以

古文見稱當時甚盛蓋古文世俗罕通徒見其字畫

多竒而不知其筆法非工也余以集録所見三代以

來古字尤多遂識之爾右集本

   唐龍興七祖堂頌天寳十年

右龍興寺七祖堂頌陳章甫撰胡霈然書霈然筆法

雖未至而媚熟可喜今上黨佛寺畫壁有霈然所書

多爲流俗取去匣而藏之以爲竒翫余數數於人家

見之其墨蹟尤工非石刻比也右眞蹟

   唐明禪師碑天寳十年鄭炅之撰徐浩書

秋暑困甚覽之醒然治平丙午孟饗致齋東閤書右眞

   唐徐浩玄𨼆塔銘天寳十一年

右玄𨼆塔銘徐浩撰并書嗚呼物有幸不幸者視其

所託與其所遭如何爾詩書遭秦不免煨燼而浮圖

老子以託於字畫之善遂見珍藏余於集録屢誌此

言蓋慮後世以余爲惑於邪說八字集本作之疑余也比見

當世知名士方少壯時力排異說及老病畏死則歸

心𥼶老反恨得之晚者徃徃如此也可勝歎哉右真

   唐顔真卿書東方朔畫賛天寳十三年

右東方朔畫賛晉夏侯湛撰唐顔真卿書賛在文選

中今較選本二字不同而義無異也選本曰棄俗登

仙而此云棄世選本曰神交造化而此云神友右集

   唐畫賛碑隂歳月見本文

右畫賛碑隂唐顔真卿撰并書湛賛開元八年徳州

刺史韓思復刻于廟天寳十三年真卿始别書之右集

   唐顔魯公題名歳月見本文

右靖居寺題名唐顔真卿題按唐書紀傳真卿當代

宗時爲撿校刑部尚書為宰相元載所惡坐論祭器

不修為誹謗貶硤州貟外别駕撫州湖州刺史載誅

復為刑部尚書而此題名云永泰二年真卿以罪佐

吉州與史不同據真卿湖州放生池碑隂所序云貶

硤州旬餘再貶吉州蓋真卿未甞至硤遂貶吉而史

氏但據𥘉貶書于紀傳耳真卿大曆三年始移撫州

當遊靖居時猶在吉也右集本

   同前

右魯公題名言五字集本作顔魯公華嶽靖居寺東西二林題名靖居寺在吉州據魯公

永泰二年真卿以罪貶佐吉州據舊二字集本作按唐書

列傳云真卿代宗時為刑部尚書為宰相元載所惡

貶硤州貟外别駕撫州湖州刺史載誅復為刑部尚

書不書其貶吉州也按真卿湖州放生池碑隂自敘

云貶硤州旬餘再貶吉州蓋真卿未甞至硤遂貶吉

集本無此四字而史官闕漏但書其初貶爾嘉祐八年

月廿三日書右眞蹟

   唐顔眞卿麻姑壇記大曆六年

右麻姑壇記顔真卿撰并書顔公忠義之節皎如日

月其為人尊嚴剛勁𧰼其筆畫而不免惑於神僊之

說釋老之為斯民患也深矣右集本

   唐顔真卿小字麻姑壇記歳月闕

右小字麻姑壇記顔真卿撰并書或疑非魯公書魯

公喜書大字余家所藏顔氏碑最多未甞有小字者

惟干禄字書注最為小字而其體法與此記不同蓋

干禄之注持重舒和而不局蹙此記遒峻緊結尤為

集本無此字精悍此所以或者疑之也余𥘉亦頗以為惑

及把翫乆之筆畫巨細皆有法愈看愈佳然後知非

魯公不能書也故聊誌之以釋疑者治平元年二月

六日書右眞蹟

   唐中興頌大曆六年

右大唐中興頌元結撰顔真卿書書字尤竒偉而文

辭古雅世多模以黄絹為圖障碑在永州磨崖石而

刻之模打既多石亦殘缺今世人所傳字畫完好者

多是傳模𥙷足非其真者此本得自故西京留臺御

史李建中家蓋四十年前崖石眞本也尤為難得爾

右集本

   又

右中興頌世傳顔氏書中興頌多矣然其崖石歳乆

剥裂故字多訛缺近時人家所有徃徃為好事者嫌

其剥缺以墨増𥙷之多失其真余此本得自故西臺

李建中家蓋四十年前舊本最為真爾右眞蹟

   唐干禄字様大曆九年

右干禄字樣别有模本文注完全可備檢用此本刻

石殘缺處多直以魯公所書真本而録之爾魯公書

刻石者多而絶少小字惟此注最小而筆力精勁可

法尤冝愛惜而世俗多傳模本此以殘缺不傳獨余

家藏之治平丙午九月二十九日書右集本

   唐干禄字様模本歳月見本文

右干禄字樣模本顔真卿書楊漢公模真卿所書乃

大曆九年刻石至開成中遽已訛缺漢公以謂一二

工人用爲衣食之業故摹多而速損者非也蓋公筆

法爲世楷模而字書辨正偽繆尤爲學者所資故當

時盛傳於世所以模多爾豈止工人爲衣食業邪今

世人所傳乃漢公模本而大曆真本以不完遂不復

傳若顔公真蹟今世在者得其零落之餘藏之足以

爲寳豈問其完不完也故余并録二本並藏之亦欲

俾覽者知模本之多失真也右集本

   又

右顔魯公干禄字書乃大曆九年刻石至開成中遽

巳訛缺蓋由公筆法爲世楷模而字書辨正偽繆尤

爲學者所資而當時盛傳於世爾漢公謂一二工人

用爲衣食之業者惜其傳模多而早損然豈止爲工

人爲衣食業也今世人多傳漢公模本而大曆真本

以不完遂不復傳若顔公真蹟今世在者得其零落

之餘藏之尤足爲寳豈問其完不完也故余并録二

本並藏之亦欲俾覽者知模本之多失真也治平元

年正月五日錫慶院賜壽聖節宴歸書右眞蹟

   唐歐陽琟碑大曆十年

右歐陽琟碑顔真卿撰并書余自皇祐至和以来頗

求歐陽氏之遺文以續家譜之闕既得顔魯公歐陽

琟碑又得鄭真義歐陽諶墓銘以與家所傳舊譜及

陳書元和姓纂諸書參較又問於吕學士夏卿夏卿

世稱博學精於史傳因為余考正訛舛而家譜遂為

定本然獨琟碑所失者四顔公書穆公封山陽郡公

吕學士云陳無山陽郡山陽今楚州是也當梁陳時

自為南兖州而以連州為陽山郡然則陳書及舊譜

皆云穆公封陽山公為是而顔公所失者一也舊譜

皆云堅石子質南奔長沙顔公云自景逹始南遷其

所失者二也歐陽生自前漢以來諸史皆云字和伯

而顔公獨云字伯和二字義雖不異然當從衆又顔

氏獨異初無所據蓋其繆爾其所失者三也元和姓

纂及諶銘皆云㣧約之子而顔公獨以為紇子其所

失者四也琟之世次不應舛亂如此蓋諶之卒𦵏在

咸亨上元之間去率更未逺真義所誌冝得其實琟

卒大曆中唐之士族遭天寳之亂失其譜繫者多顔

公之失當時所傳如此不足恠也治平元年夏至日

書銘闕其末數句不𥙷右眞蹟

   唐杜濟神道碑大曆十二年

右杜濟神道碑顔真卿撰并書藝之至者如庖丁之

刀輪扁之斵無不中也顔魯公之書刻於石者多矣

而有精有粗雖他人皆莫可及然在其一家自有優

劣余意傳模鐫刻之有工拙也而此碑字畫遒勁豈

傳刻不失其真者皆若是歟碑巳殘缺銓次不能成

集本有其字文第録其字法爾嘉祐八年中元假日書

眞蹟

   唐杜濟墓誌銘大曆十二年

右杜濟墓誌銘但云顔真卿撰而不云書然其筆法

非魯公不能為也蓋世頗以為非顔氏書更俟識者

辨之右眞蹟

   唐顔真卿射堂記大曆十二年

右射堂記顔真卿書魯公在湖州所書刻于石者余

家集録多得之惟放生池碑字畫完好如干禄字書

之𩔖今已殘闕毎為之歎惜若射堂記者最後得之

今僕射相公筆法精妙為余稱顔氏書射堂記最佳

遂以此本遺余以余家素所藏諸書較之惟張敬因

碑與斯記為尤精勁惜其皆殘闕也右集本

   唐張敬因碑大暦十四年

右張敬因碑顔真卿撰并書碑在許州臨潁縣民田

中慶曆初有知此碑者稍稍徃模之民家患其踐田

稼遂擊碎之余在滁陽聞而遣人徃求之得其殘闕

者爲七叚矣其文不可次第獨其名氏存焉曰君諱

敬因南陽人也乃祖乃父曰澄曰運其字畫尤竒甚

可惜也右集本

   又

右魯公之碑世所竒重此尤可珍賞也廬陵歐陽脩

右續添

   唐顔勤禮神道禆大曆十四年

右顔勤禮神道碑顔真卿撰并書序顔温二家之盛

云思魯大雅在隋俱仕東宫愍楚彦博同直内史省

遊秦彦將皆典祕閣按唐書云温大雅字彦弘弟彦

博字大臨弟大有字彦將兄弟義當一體而名大者

字彦名彦者字大不應如此蓋唐世諸賢名字可疑

者多封徳彞云名倫房玄齡云名喬髙士㢘云名儉

顔師古云名籀而皆云以字行倫喬儉籀在唐無所

諱不知何避而行字余於中書見顔氏裔孫有獻其

家世所藏告身三卷以求官者其一思魯除儀同制

其一勤禮除詹事府主簿制其一師古加正議大夫

制思魯制云内史令臣瑀宣者蕭瑀也侍郎臣封徳

彞奉舎人臣彦將行不應内史令書名而侍郎舎人

書字又必不稱臣而書字則徳彞彦將皆當為名師

古制有尚書左僕射梁國公玄齡右僕射申國公士

廉又有吏部尚書君集者侯君集也侍郎纂者楊纂

也四人並列於後不應二人書名二人書字也則玄

齡士廉亦皆當為名矣又師古與令狐徳棻同制不

應徳棻書名而師古書字則師古亦當為名也然余

家集録有申文獻公塋兆記是髙宗時許敬宗撰云

公諱儉字士廉敬宗與士廉同時人而為其家作記

必不繆誤則士廉又當為字也然告身書字在理豈

安今新唐書雖云房玄齡字喬顔師古字籀以髙儉

塋兆記為名則喬籀果為字乎又按元和姓纂封氏

蓨人隋通州刺史繡生四子曰徳(⿰氵閠)徳輿徳如徳彞

又云徳彞更名倫亦不知果是否唐去今未逺事載

文字者未甚訛舛殘缺尚可考求而紛亂如此故余

甞謂君子之學有所不知雖聖人猶闕其疑以待來

者蓋慎之至也右集本

   唐顔氏家廟碑建中元年

右顔氏家廟碑顔真卿撰并書真卿父名惟貞仕至

薛王友真卿其第七子也述其祖禰羣從官爵甚詳

右集本

   唐顔魯公書殘碑歳月闕

右顔氏殘碑以家廟碑考之是顔允南碑也家廟碑

云允南歷殿中膳部司封郎中司業金郷男此碑云

肅宗入中京遷司封尋封金郷縣男又云遷國子司

業此碑云二子潁熲熲好為五言詩授校書郎早卒家

廟碑亦云熲好五言校書而此碑又云與弟允臧同

時臺省則為允南可知不疑惟書潁事家廟碑云侍

郎蔣冽賞其判此碑云為崔器所賞小不同爾治平

元年寒食日書右真蹟

   又

余謂顔公書如忠臣烈士道徳君子其端嚴尊重人

初見而畏之然愈乆而愈可愛也其見寳于世者不

必多然雖多而不厭也故雖其殘缺不忍棄之右集

   唐湖州石記𡻕月闕

右湖州石記文字殘缺其存者僅可識讀考其所記

不可詳也惟其筆畫竒偉非顔魯公不能書也公忠

義之節明若日月而堅若金石自可以光後世傳無

窮不待其書然後不朽然公所至必有遺蹟故今處

處有之唐人筆蹟見扵今者惟公爲最多視其鉅書

深刻㦯託扵山崖其用意未嘗不爲無窮計也盖亦

有趣好所樂爾其在湖州所書爲世所傳者惟干禄

字放生池碑尚多見於人家而干禄字書乃楊漢公

摹本其真本以訛缺遂不復傳獨余集録有之惟好

古之士知前人用意之深則其堙沉磨滅之餘尤為

可惜者也右集本

   唐顔魯公帖歳月闕

右蔡明逺帖寒食帖附皆顔魯公書魯公後帖流俗

多傳謂之寒食帖集本無此十三字集本有後字印文曰忠孝

之家者錢文僖公自號也希聖錢公字也又曰化鶴

之系者丁崖相印也潤州觀察使者錢惟濟也右眞

   唐顔魯公二十二字帖嵗月闕

斯人忠義出於天性故其字畫剛勁獨立不襲前蹟

挺然竒偉有似其為人右眞蹟

   唐顔魯公法帖虞世南帖附歳月闕

右顔真卿書二帖并虞世南一帖合為一卷顔帖為

刑部尚書時乞米於李大夫云拙於生事舉家食粥

來巳數月今又罄乏實用憂煎蓋其貧如此此本墨

蹟在予亡友王子野家子野出於相家而清苦甚於

寒士甞模帖刻石以遺朋友故人云魯公為尚書其

貧如此吾徒安得不思守約世南書七十八字尤可

愛在智永千字文後今附于此右集本

   唐元次山銘歳月闕

右元次山銘顔真卿撰并書唐自太宗致治之盛幾

乎三代之隆而惟文章獨不能革五國二字集本作陳隋

弊既乆而集本有其字後韓栁之徒出蓋習俗難變而文

章變體集本作之又難也次山當開元天寳時獨作古文

其筆力雄健意氣超拔不減韓之徒也十二字集本作雖少雄健

而意SKchar不俗亦可謂特立之士哉右眞蹟

   唐吕諲表上元二年

右吕諲表元結撰顧戒奢八分書景祐三年余謫夷

陵過荆南謁吕公祠堂見此碑立廡下碑無趺石埋

地中𫝑若將踣惜其文翰遂得斯本而入于地處字

多缺滅今世傳元子文編亦有此文以碑考之集本

首尾不完中間時時小異當以石本為是然石本亦

自多亡缺可不惜哉右集本

   又

景祐三年余謫夷𨹧過荆南謁吕公祠堂見此碑立

廡下碑無趺石埋地中勢若將踣惜其文翰遂得斯

本而入于地處字多缺滅今世傳元子文編所載首

尾不完中間時時小異當以石本為是集録實不為

無益矣然石本亦自多亡缺可不惜哉書者顧戒奢

也余得此碑三十年矣暇日因偶題之嘉祐八年

月中旬休日書右眞蹟

   唐元結窪罇銘永泰二年

右窪罇銘元結撰瞿令問書次山喜名之士也其所

有為惟恐不異於人所以自傳於後世者亦惟恐不

竒而無以動人之耳目也視其辭翰可以知矣古之

君子誠耻於無聞然不如是集本有人字之汲汲也右眞

   唐元結陽華巖銘永泰二年

右陽華巖銘元結撰瞿令問書元結好竒之士也其

所居山水必自名之惟恐不竒而其文章用意亦然

而氣力不足故少遺韻集本無此九字君子之欲著于不朽

者有諸其内而見於外者必得於自然顔子蕭然卧

於陋巷人莫見其所為而名髙萬世所謂得之自然

集本有者字也結之汲汲於後世之名亦已勞矣嘉祐八

年十二月二十六日書右眞蹟

   唐元結峿臺銘大曆二年

右斯人之作非好古者不知為可愛也然來者安知

無同好也邪右眞蹟

   唐張中丞傳歳月闕

古張中丞傳李翰撰嗚呼集本無此二字張廵許逺之事壯

矣秉筆之士皆喜為之稱述也然以翰所記考唐書

列傳及韓退之所書皆互有得失而列傳最為踈略

雖云史家當記大節然其大小數百戰屢敗賊兵其

智謀材力亦有過人可以示後者史家皆滅而不著

甚可惜也翰之所書誠為太繁然廣記備言所以備

史官之采也右眞蹟

   唐李陽冰城隍神記乾元二年

右城隍神記唐李陽冰撰并書陽冰為縉雲令遭旱

禱雨約以七日不雨將焚其祠既而雨遂徙廟于西

山陽冰所記云城隍神祀典無之呉越有爾然今非

止呉越天下皆有而縣則少也右集本

   唐李陽冰忘歸臺銘乾元二年

右忘歸臺銘唐李陽冰撰并書銘及孔子廟城隍神

記三碑並在縉雲其篆刻比陽冰平生所篆最細痩

世言此三石皆活歲乆漸生刻處幾合故細爾然時

有數字筆畫特偉勁者乃真蹟也右集本

   唐縉雲孔子廟記上元二年

右縉雲孔子廟記李陽冰撰并書孔子廟像之制前

史不載開元八年國子司業郭瓘奏云先聖孔宣父

以先師顔子配其像爲立侍配享冝坐弟子十哲雖

得列像而不在祀享之位按祠令何休范寗等二十

二賢猶蒙從祀十哲請列享在何休等上於是詔十

哲皆為坐像據陽冰記云換夫子之容貌増侍立者

九人蓋獨顔回配坐而閔損等九人為立像矣陽冰

修廟在肅宗上元二年其不用開元之詔何也右集

   唐裴虬怡亭銘永泰元年

右怡亭在武昌江水中小島上武昌人謂其地為呉

王散花灘亭裴鶠造李陽冰名而篆之裴虬銘李莒

八分書刻于島石四十六字集本作怡亭銘李陽冰篆裴虬撰李莒書銘在武昌江水

中有小島亭在其上人謂其地為吴王散花灘銘刻于島石常為江水所没故世

亦罕傳鶠集本以鶠字作亭裴公作不知何人虬代宗時集本有為字

道州刺史韓愈集本作退之為其子復墓志云虬為諌議

大夫有寵代宗朝屢諫諍數命以官多辭不拜然唐

史不見其事李莒華弟也治平二年正月十日孟春

薦饗攝事致𪗉中書東閤書右真蹟

   唐李陽冰庻子泉銘大曆六年

右庻子泉銘李陽冰撰并書慶曆五年余自河北都

轉運使貶滁陽屢至陽冰刻石處未甞不裴回其下

庻子泉昔為流谿今為山僧填為平地起屋于其上

問其泉則指一大井示余集本無此二字曰此庻子泉也可

不惜哉右眞蹟

   唐李陽冰阮客舊居詩歲月闕

右李陽冰阮客舊居詩云阮客身何在僊雲洞口横

人間不到處今日此中行阮客者不見其名氏蓋縉

雲之𨼆者也彼以遁俗為高而終以無名於後世可

謂獲其志矣然聖人有所不取也陽冰欲稱其人而

不顯其名字何哉豈阮客見稱於當時而陽冰不慮

於後世邪夫士固有顯聞於一時而泯没於萬集本作後

世者矣顧其道何如集本作如何也陽冰篆字世傳多矣

此磨滅而僅存尤可惜也治平元年四月二十有六

日書右眞蹟

   唐裴公紀徳碣銘歲月見本文

右裴公紀徳碣銘唐越州刺史王宻撰國子監丞集

賢院學士李陽冰篆裴公儆為明州刺史宻代之為

作此文其文云皇唐御神器一百四十二年天下大

康海隅小冦結亂甌越因言明州當出兵之衝民物

殘弊儆撫綏有恵愛而人思之爾按唐自戊寅武徳

元年受命至己亥乾元二年乃一百四十二年是時

肅宗新起靈武上皇自蜀初還史思明僣號于河北

是嵗洛陽汝鄭等州皆䧟于賊不得云天下大康而

海隅小㓂也考于史傳又不見其事惟台州賊𡊮晁

攻䧟浙東州郡乃寳應元年當云一百四十五年又

據宻代儆為明州刺史至大曆十四年移湖州則儆

宻相繼為刺史冝在代宗時然宻當時人推次唐年

不應有失余友王回深父曰唐自武徳至大曆八年

實一百五十六年中間除則天稱周十四年則正得

一百四十二年是時天下粗定文人著辭以為大康

理亦可通是歲廣州哥舒晃作亂海隅小冦豈謂此

歟余以謂晃之亂唐命江西路嗣恭討平之不當自

明州出兵深父曰然兵家出竒明州海道去廣不逺

亦或然也故并著之右集本

   又

右裴公紀徳碣王宻撰裴公名儆代宗時為明州刺

史宻代之碣文云皇唐御神器一百四十二載天下

大康而海隅小冦結亂甌越按唐自武徳元年至乾

元二年實一百四十二年是時肅宗新起靈武上皇

自蜀初還史思明僣號于河北是歲洛陽汝鄭等州

皆䧟于賊不得云天下大康而海隅小冦考于史傳

又不見其事然宻當時人推次唐年不冝有失王回

大曆八年廣州哥舒晃作亂此所謂海隅小冦者

也自武徳元年至是歲實一百五十六年中間則天

稱周者十四年去之正得一百四十二年矣豈謂此

歟以事考驗理冝如此又不知宻意為如何也姑志

其語以俟知集本有之字嘉祐八年十月三十日書右真

   唐玄靜先生碑大曆七年

右玄靜先生碑柳識撰張從申書李陽冰篆額唐世

工書之士多故以書知名者難自非有以過人者不

能也然而張從申以書得名於當時者何也從申毎

所書碑李陽冰多為之篆額時人必稱為二絶其為

世所重如此余以集録古文閱書既多故雖不能書

而稍識字法從申所書棄者多矣而時録其一二者

以名取之也夫非衆人之所稱任獨見以自信君子

於是慎之故特録之必待知者右眞蹟

   售龍興寺四絶碑首大曆八年

右四絶碑首者李陽冰篆法慎律師碑額也在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

龍興寺售李華文張從申書李陽冰篆額律師者淮

南愚俗素信重之謂此碑為四絶碑律師非余所知

華文與從申書余亦不甚好故獨録此篆右集本

   唐滑州新驛記大曆九年

右新驛記李陽冰篆碑在今滑州驛中其隂有銘曰

斯去千載冰生唐時冰今又去後來者誰後千年有

人吾不知之後千年無人當盡於斯嗚呼郡人爲吾

寳之不知作者爲誰然賈躭嘗爲李騰序說文字源

盛稱陽冰此記躭爲滑州刺史因見斯記而稱之耳

陽冰所書世固多有可愛者不獨斯記也嘉祐八年

十二月甘六日書右眞蹟

   唐王師乾神道碑大曆十三年

右王師乾神道碑張從申書余初不甚以爲佳但怪

唐人多稱之第録此碑以俟識者前歲在亳社因與

秦玠郎中論書玠學書於李西臺建中而西臺之名

重於當世余因問玠西臺學何人書云學張從申也

問玠識從申書否云未甞見也因以此碑示之玠大

驚曰西臺未能至也以此知世以鑒書為難者誠然

也從申所書碑今絶不行於世惟予集録有之者呉

季子碑隂記崔圓頌德碑并此纔三爾熈寧三年十

月二十七日書右眞蹟




集古録跋尾卷第七

開元金籙齋頌元第七百二十七姓氏一作名氏治平元年七月

三十日一有此九字

七祖堂頌元第三十三

明禪師碑元第五百二十五

玄𨼆塔銘元第五百九十

東方朔畫賛元第五十九

畫賛碑隂元第六十

顔魯公題名元第一百二

麻姑壇記元第四十

小字麻姑壇記元第三百

唐中興頌元第四十八至五十

干禄字樣元第二百三十七

干禄字樣模本元第二百三十八

歐陽琟碑元第七百七十六至七百七十七

杜濟神道碑元第曰百五碑巳一作

杜濟墓誌銘元第三百七十七

射堂記元第五百三十為余二字上一有數字諸書一作治平元年

七月二十二日中書東閤書一有此十五字

或問余曰何謂六一居士余曰吾家有書一萬卷

 集古録一千卷棊一局琴一張常置酒一壺問者

 曰此五一也奈何余曰以吾一翁老於五物之間

豈非六一乎治平丙午秋饗攝事齋于東閤書

 一有此七十五字

張敬因碑元第四十二至四十三

顔勤禮碑元第三百四十五至三百四十六彦將皆當為名此下一有也字

字乎一作治平元年二月二十八日書一有此十一字

顔氏家廟碑元第五十二至五十三

顔魯公書殘碑元第三百九十七

又棄之一作

湖州石記元第二百七十七後世此下一有而字不朽此下一有也字亦有

一作治平元年正月二十日書一有此十字

顔魯公帖元第一百八十罄乏石本作罄竭

顔魯公二十二字帖元無卷第

顔魯公并虞世南帖元無卷第

元次山銘元第二百四十三

吕諲表元第一百五十五

窪罇銘元第三百一十八

陽華巖銘元第二百二見於此下一有其字

峿臺銘元第一百七十六

張中丞傳元第二百八十二至二百八十三最為一無為字

城隍神記元第一百三

忘歸臺記元附一百四

縉雲孔子廟記元第一百四郭瓘一作郭元瓘或作李元瓘案唐志李元瓘爲是

嘉祐八年十月二十三日一有此十字

怡亭銘元第一百一十二

庶子泉銘元第七十裴回一作徘徊

阮客舊居詩元第五百九十五

裴公紀徳碣元第一百一十八

玄静先生碑元第五百二十七之必二字一作以

四絶碑首元第一百七十九覺寂碑首附嘉祐八年夏至日書

此八

 覺寂碑首亦陽冰篆跋後又有此九字

滑州新驛記元第二百一十

王師乹碑元第七百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