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歐陽行周文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五

卷第四 歐陽行周文集 卷第五
唐 歐陽詹 撰 景平湖葛氏傳樸堂藏明正德刊本
卷第六

 歐陽行周文集卷第五

  記

   曲江池記

 木不注川者在藪澤則曰陂曰湖在苑囿則爲池爲沼苑

 之沼囿之池力墾而成則多天然而有則寡玆池者其天

 然歟脩原北峙廻岡旁轉圓環四匝中成窞坎窙窌港洞

 生泉潝源東西三里而遙南北三里而近當天邑别卜繚

 垣未繞刀空山之濼曠野之湫然黃河作其左壍淸渭爲

 其後洫裒斜右走太一前橫崇山濬川鈎結盤護不南

 北湛然中亭西北有地平坦彌望五六十里而無窪坳紫

 蓋凝而不散黃旗鬱以常在實陶鈞之至造化之功沙汰

 一氣之辰財成六合之日旣以磽確外爲寰宇敞無垠堮

 以居億兆又選英精内爲區域束以襟帶用宅君長若人

 斯生支體具矣有心以繫其神焉(⿱艹石)堂斯考廊廡設矣有

 室以處其尊焉彼如紫蓋黃旗之氣豈陶鈞造化者用宅

 君長英精之所耶夫物苟相表裏製必同象泄夫外則廓

 以靈海導夫内則融乎此湫歴代帝王未得而有豈降巢

 宅土之後聮綿千百之代建卜都邑不欲合夫天意而居

 乎將天意尚伺其根𭰹蔕固可與終畢者而命處之故於

 有隋兆我皇唐之在孕逮其季主營之以湏焉揆北辰以

 正方度南端而製極墉隍劃趾鈎陳定位地廻帝室湫成

 厥池旣由我身纔成伊去眞主巍巍龍盤虎踞爰自中而

 𮜿物取諸象以正名字曰曲江儀形也觀夫妙用在人豐

 功及物則總天府之津液䟽皇居之墊隘潢汚入其洞澈

 銷涎漦以下澄汚廅随其佳氣蕩鬱攸而上㓕萬戸無重

 膇之患千門就爽塏之致其流惡含和厚生蠲疾有如此

 者皎晶如練淸明在空俯睇冲融得渭北之飛鴈斜窺澹

 泞見終南之片石珍木周庇奇華中縟重樓夭矯以縈映

 危榭巉嵒以輝燭芬芳䕃滲滉瀁電烻凝煙吐靄泛羽遊

 鱗斐郁郁以閑麗謐徽徽而淸肅其涵虚抱景氣象澄鮮

 有如此者皇皇后辟振振都人遇佳辰於今月就妙賞乎

 勝趣九重繡轂翼六龍而畢降千門錦帳同五侯而偕至

 泛菊則因高乎斷岸祓禊則就潔乎芳沚戲舟載酒或在

 中流淸芬入𬓛沉昏以滌寒光炫目貞白以生絲竹駢羅

 緹綺交錯五色結章於下地八音成文于上空砰輷沸渭

 神仙奏均天於赤水黤藹敷兪天人曵雲霓於玄都其洗

 慮延歡俾人怡懌有如此者至(⿱艹石)嬉遊以節宴賞有經則

 纎埃不動微波以寧熒熒渟渟瑞現祥形其或淫𭰫以情

 泛覽無斁則飄風𭧂振洪濤噴射崩騰駱驛妖生禍覿其

 棲神育靈與善懲惡有如此者小子幸因受遣觀光上國

 身不佞而自棄日無名以多暇詢奇覽物得之於斯瞩太

 始之玄造訪前蹤於碩老天生地成之理識之於性情物

 義人事之端徴之於耳目夫流惡含和厚生蠲疾則去隂

 之慝輔陽之德也涵虛抱景氣象澄鮮則藻飾神州芳榮

 帝宇也延歡滌慮俾人怡悅則致民樂土而安其志也棲

 神育靈與善懲惡則俗知所勸而重其敎也號惟天邑非

 可謬創一山一水拳石草樹皆有所謂玆池者其有謂之

 雄焉意有我皇唐湏有此地以居之有此地須有此池以

 毗之右至仁之亭毒贊無言之化育至矣哉以其廣狹而

 方於大則小矣以其淵洞而諭夫𭰹則淺矣而有功如彼

 有德(⿱艹石)此代之君子蓋有知之而不述今民無德而稱焉

 輙粗陳其㫖刋諸岸石庶元元荷日用之力也貞元五年

 歳在巳巳夏五月十有五曰記

   大學張愽士講禮記記

 說釋典籍謂之講講之爲言溝也如農之耕田疇焉田疇

 將植而求實雖耕矣必溝分其畦壟嘉榖由是乎生典籍

 將𨽻以求明雖習矣必講窮其㫖趣儒術由是乎成我國

 庠春享先師後更月命太學愽士淸河張公講禮記成儒

 術也聖祖三刋經九公通其六精於五而禮記在乎其中

 禮也者御人之大故首于群籍而講之束脩旣行筵肆乃

 設公就几北坐南面直講抗牘南坐北靣大司成端委居

 于東小司成率屬列于西國子師長序公侯子孫自其館

 太學師長序鄕大夫子孫自其館四門師長序八方俊造

 自其館廣文師長序天下秀彥自其館其餘法家墨家筭

 家輟業以從亦自其館𣳚堦雲來即集鱗居攅弁如星連

 襟成帷公先申有禮之本次陳用禮之要正三代損益得

 失定百家䟽義長短鎔乎作者之意注乎學者之耳河傾

 于懸風落于天清冷灑蕩幽遠無泥所昧鏡徹於靈臺所

 疑冰釋於心泉後一日聞于朝百司逹官造者半後一日

 聞于都九域知名造者半皆尋聲得器虚來實歸予職在

 下庠亦掌有敎道不足訓領徒從公惟始洎終覩公之美

 敬書盛事記諸屋壁拜列當時執簡摳衣者于左偏貞元

 十四年五月二十七日記

   福州南澗寺上方石像記

 萬物闐闐各由襲㳂無襲無㳂而忽以然苟非妖怪實爲

 珍慶斯石像者其珍慶歟始孕靈韞質兆朕未見則峨峨

 巨石巖峭山立鎮郡城之前阜壓蓮宮之上界海若鞭而

 莫動天時泐而終固皇唐天寳八年五月六日淸晝忽騰

 雲旁涌驟雨來集驚飊環駭軯訇杳𡨋雄雄者雷騞然中

 震迸火噴野大聲殷空岑嶺躨跜潭洞簛蕩須㬰風雨散

 雲雷收項劈輪囷斬然中闢南委地以柹落北干霄而碣

 樹不上不下不西不東亭亭厥心隱岀眞像三十二相具

 八十種好備列侍環衛品覺有序莊嚴供養文物咸秩端

 然慈面儼矣儀形似倚雪山而授法如開月殿以趺坐異

 矣哉不曰愽聞乎未聆於旣徃不曰多智乎罔測其所來

 且物之堅莫堅於石况高原廣袤又群石之傑一朝𤓰剖

 中有雕琢其爲造石之初致有相而外封乎其爲有石之

 後入無間以内攻乎意不可以人事徴請試以神化察巍

 巍釋氏發輝道精其身旣傾其神不生等二儀以通變齊

 四大而有力敎於時有所頽靡人於教有所忸怩則爲不

 可思議以煦以吹故示此無跡之跡難然之然俾知我存

 存我之門經曰千百億化身蓋随感而應玆身者則百億

 之一焉昔諸佛報見皆託於有命有命則有生有生則有

 㓕SKchar若因其不朽之物馮乎不動之基形旣長存法亦随

 是與夫爲童男而岀世假長者以來化玄玄之徼則雖一

 永永之利則不侔可以禮足而悔罪寄影以安樂予則求

 福不回者焚香跪仰或從釋子之後故於巉巉之餘仞聊

 書其所由來貞元六年七月十五日記

   右街副使㕔壁記

 使有副副之言繼也其一繼之輔也所以繼其或缺而又

 輔其違焉其亦總使之務歟皇街使之副其職大矣天子

 外有六合故内闢六街以逹之彼爲庭除此爲堂室靜諸

 外必先諸内乃置使以淸之我唐新典也蓋以警正天衢

 紏逖王慝傾環游式遏之卒專扞掫徼循之令夫京師豪

 傑英俊之都會蠻夷戎狄之來萃排輪重足馮衆多撓我

 防則户伊動必由我察則目伊瑕必見繇是九城之中乗

 避貴負敬長金玉可拾遺則猶土㓜弱可欺遇則如傷出

 門若有賔讓路若有神雲興烏合而無暴自東自西以咸

 萃憧憧焉斯焉而能在其中悖悖焉斯焉而謹在其中六

 合澄晏六街源之則街使之功副使攸同也貞元八年

 以元舅兵部尚書大金吾濮陽公兼右街使俾訪忠良以

 自佐濮陽公先以節行選次以材能擇加之以更歴因之

 以故舊得建州别駕前白衣奉御高陽許公以聞上素知

 公名即日召見敷對器實有符曩聲當錫紫綬金章於殿

 庭而𠃔其請濮陽公本官用視玆佐得人街之政悉以相

 付公靜而敏淸而貞堅鑰禁樞𭰹鋤事根不誡而部伍增

 肅不按而逵陌倍理日出作日入息三條四岀風恬月靜

 職斯有述公此無作遷蘄州别駕副使如故旌其勞且藉

 能也夫跡以行生言由事覩公𨤲斯署之績得國家建斯

 署之義遂書其義昭其績爲公㕔之壁記云其或接公之

 武踐玆位者任是旣重德亦無輕列公之左雖百氏可也

 貞元十一年五月記

   泉州北樓記

 釋名曰樓瞜也謂其高明覿遠瞜瞜然也建於第宅則以

 閱園林有媚樹於雉堞則以警㓂盗不虞故墨子曰城三

 十歩一坐候樓百歩一立候樓玆樓者蓋此郡北墉之立

 候樓也卜築之始微而具之袤不倍常廣唯再尋製造日

 遠土木力殆左騫右陊上露下圯有年數矣邦牧安定席

 公貞元七年下車至九年目之三祀重民力而未形言是

 年暮秋歲豐農隙有司率常典告有事于土功公曰斯郡

 之南極也元后帝鄕實在於北詩不云乎心乎愛矣遐不

 謂矣欲因恋主向方瞻瞩惟北有樓半傾半摧日夜闕登

 陴擊柝之所風雨憂折榱復隍之患政因時令爾其營之

 俾有布席跪立之地間更人防卒之蒞事予將時躋展北靣

 拱辰之心焉受命者感公之意如公之意野人群庶感公

 之誠如公之誠川朝子來坏崩易蠧趾有餘而不剗基墌

 自延材有長而不剪棟宇自崇旣望庀徒未晦成功𠋣層

 霄於軒檻納千里乎牕牖如鱗之廨署(⿱艹石)岸之軍壁得之

 之狀(⿱艹石)連山之有重巒長江之蹙洪濤氣勢繇是以雄焉

 公每子牟情來莊舄思生俯仰於斯徘徊於斯夫完城壯

 邑有邦之本也戀闕愛君爲臣之節也善矣哉公廣玆樓

 也遠得有邦之本大有爲臣之節執邦之本曰公謹臣之

 節曰忠唯公與忠公斯昭矣小子家在委巷多聞輿頌藝

 沗儒術毎侍公居上志下𠂻兩𫉬而逹敬書其事爲之記

 以獻至(⿱艹石)眺四維之雲物臨萬井之煙景遐象佳致眸莫

 勝觀非公有樓之素故不之載貞元九年秋九月三十日

 獻

   泉州六曹新都堂記

 貞元八年刺史安定席公爲邦之二祀冬造六曹之都堂

 公表微而慮逺也天子建六官紀綱天下分刺史六司用

 經緯封中猶天之有四時而人之有四肢一時不(⿱艹石)則歳

 罔成功一肢不和則體莫全用公以六司之掾如股肱思

 安之與身之安也火流㝎中將坏城郭親覽廨宇首視斯

 署旣隤而隘非凝神揆務之所日撫人民不則有國營宮

 室是亦爲政乃量羡府以度用指斯宇而命易又曰處湫

 居卑非智也煩人蠹財非仁也吾欲全仁而就智藏事者

 志之有司於是審基趾程廣袤山節藻梲僣也削而不取

 土階茅欄逼也革而是捐非約非豐𠃔執厥中然後計具

 材量日力山木則詶之如市入功則稅之(⿱艹石)時物樂民願

 未旬而畢飛梁三道而通負連楣六接以都豁陽軒遐引

 隂室旁啓挹以重屏翼以廻廊䁆黔黔以秘邃屹崇崇而

 宏敞夏處其逹則炎天以凉冬居其隩則凄風以温足以

 寧肌静心𨤲厥職者也夫哲人有作不唯利身在利人不

 唯利今在利後相斯堂者公侯卿士禮隔殊品公不之降也

 斯不亦利人不唯利於身歟堅壯固護存延千祀人不之

 逮也斯不亦利後不唯利於今歟覩斯堂見公之意時某

 處某乙爲司功某處某乙司戸司倉司法司兵司田皆外

 莊内融懷材抱忠無回邪以莅下有謇諤以承上當時之彥

 也請列于記左庶後之君子覩名訪德知夫是日堂有人

 焉建堂之明年記

   二公亭記泉州

 勝屋曰亭優爲之名也古者創棟宇𦆵禦風雨從時適體

 未盡其要則夏寢冬室春由秋戸寒暑酷受不能自减隆

 及中古乃有樓觀臺榭異於平居所以便春夏而陶湮鬱

 也樓則重搆功用倍也觀亦再成勤勞厚也臺煩版築榭

 加欄檻暢耳目逹神氣就則就矣量材力實猶有蠧近代

 襲古增妙者更作爲亭亭也者籍之於人則與樓觀臺榭

 同製之於人則與樓觀臺榭殊無重構再成之縻費如版

 築欄檻之可處事約而用愽賢人君子多建之其建之皆

 選之於勝境今年暮春月邦牧安定席公别駕置同正前

 相國天水姜公念兹邦川逼溟渤山連蒼梧炎氛時廻溼

 雲多來又日臨胃次斗建辰位和氣將徂畏景方至月令

 云可以升山陵可以居高明蓋謂是月向地理卑庳而不

 擇爽塏以蕩夫汚廅乎因問俗相原隰郭東里所共得奇

 阜高不至崇庳不至夷形勢廣袤四隅若一含之以澄湖

 萬頃挹之以危峯干嶺㸃圓水之心當奔崖之前如鏡之

 鈿狀鼇之首二公止旌輿以廻睇假漁舟而上陟幕煙茵

 草翫懌移日心眸意籌有建亭之筭而未之言也二公旣

 廻邑人踵公遊於斯者如市登中𨺚觀媚麗前來後至異

 口同詞曰漢帝不曰百姓安其田里而無愁怨之聲者其

 由良二千石乎是謂政平敎成使俗泰而民以寧者也虞

 書不曰股肱良哉庻事康哉是謂翼帝藩皇調隂序陽使

 物阜而民以昌者也席公今日之化育吾徒是以寧姜公

 昔歲之弼諧吾徒是以昌且以之寧又以之昌愷悌君子

 也詩云愷悌君子民之父母二公者眞吾父母矣兹阜二

 公攸選尚而加愛務休訟簡必復斯至上露下蕪忍令父

 母憇之乎遂偕發爲公就亭之如墻而前陳誠于縣尹縣

 尹𠃔其請而爲之辨方經蹠等周環當上頂誡奢訓簡以

 授子來於是家有餘粮圃有餘木或掬一抔土焉或剪一

 枝材焉一心百身𧊵還蟻徃榛莽可去以自薙瓦甓無脛

 而奔萃一之日斤斧之功畢二之日圬塓之傭息再晨而

 成二公莫知層梁亘以中豁飛甍翼而四翥東南西北方

 不殊致糊白墳以呈素雘頳壤而垂繪通以虹橋綴以綺

 樹華而非侈儉而不陋煙水交浮巖巒疊廻精舍奉其旁

 逹都城企其遐際容影光彩搖漪入瀾指朱軒於潭底閱

 雲岑乎波裏爌潢油演如飛若動又釣人飄颻於左右游

 禽出𣳚乎前後一眄一睐千趣萬態稅息之者(⿱艹石)在蓬壼

 方丈之上二公重淸曠於舊賞納𠂻懇乎群庶尋幽採異

 常於斯勞賔祖客常於斯加以平疇間闢通途在下可以

 親耕耨可以採謳謠作一亭而衆美具噫大造玆阜其固

 與人爲亭歟不然何不遠郛郭而愽敞詭秀之若此非常

 之地意待非常之人故越千萬祀而至二公方覿也邑人

 想之復言曰事無隱義物有正名地爲二公而見亭從二

 公而建斯亭也可署曰二公亭雖芻蕘之云中實有謂二

 公不忽遂以爲號小子藝忝于文曾觀光上國去之日歴

 越遊吳歸之辰踰荆泛漢會稽之蘭亭姑蘇之華亭襄陽

 峴首豫章湖中皆古今稱爲佳境或棟宇猶在或基趾未

 流山川物象遍得而覽方之於此遠有慙德懿哉二公智

 周德厚卜地如此感民(⿱艹石)彼某非飾說入吾邑者升吾亭

 者知之古之製器物造宮室或有銘頌以昭其義斯亭也

 豈無斆古而爲之章句者小子薄劣不敢議其事粗述其

 㫖姑爲之記兼借二公之名于記左以爲邦榮在位元寮

 亦以次序從公而列貞元九年三月二十五日記

   同州韓城縣西尉㕔記

 說文曰尉畏也亦慰也主也故字從尸示寸寸者寸量禮

 度以敬上示者示陳敎令以諭下尸者典職司以居位敬

 上所謂畏諭下所謂慰居位所謂主全玆三者以莅王爵

 則仕義周是以古之人嘉用尉字爲官號陶唐有太尉周

 有軍尉秦亦有太尉輿尉東南尉洎漢則復命縣SKchar曰尉

 自是以名至於我唐無或易所命善也我唐極天啓宇窮

 地闢上列縣岀于千分爲七等第一曰赤次赤曰畿次畿

 曰望次望曰緊次緊曰上次上曰中次中曰下赤縣僅二

 十萬年爲之最畿縣僅于百渭南爲之最望縣岀于伯鄭

 縣爲之最緊縣岀于百夏陽爲之最上縣僅二伯韓城爲

 之最上之最次于緊之最非最之緊無與焉緊之最次于畿之最非最之

 畿無與焉畿之最次于赤之最非最之赤無與焉最之縣

 長於餘縣如麟鳯五靈之長於郡靈也數長不數𩔖則韓

 城之稱與萬年渭南鄭縣夏陽竝自緊而上簿尉皆再命

 三命巳徃而授資歴至之而至也上縣而下則自解褐授

 韓城旣上縣之最簿尉解褐之貴者唯三員伺其闕非年

 年之有或一員之闕天下皆知之授之日亦皆知之曰某

 人授韓城尉是其人則頌非其人則誹雖一命之官其爲

 人尚也如此則主司愼擇方地精美縣亦有六曹尉二人

 一判功戸倉其署曰東㕔一判兵法士其署曰西㕔玆㕔

 兵法士之㕔也根之州則司兵司法司士盡在形之國即

 兵部刑部工部盡在兵主武法主刑士主工今武未大威

 務尚繁刑未大措訟尚生工與人興無時休州或雙曹六

 人分其職國則部屬寮八九十人分其職一人理六人八

 九十人之理雖大小有異而揆緒不殊官其官其官不易

 能至於易者則人無敢易之人無敢易之則國必重之國

 重之則踐洪鈞大柄所由乎此也貞元十五年春余友人

 滎陽鄭伯義授焉鄭自上葉聲名爲天下聞鄭以經明登

 科又三舉進士屈於命詞學亦流軰推内行第一其受命

 之年五月余詣焉十月又詣焉見東𠫊有記西㕔無記因

 記書其姓氏序于左其或先于鄭芳馨猶在者亦得之至

 于鄭繫于鄭若土壤廣狹物産有無尉非得主不敢僣序

 十月十五日記



 歐陽行周文集卷第五